《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档案

 5 月 - 2009 年

 4 月 - 2009 年

 3 月 - 2009 年

 2 月 - 2009 年

 1 月 - 2009 年


更多


7 月 - 2003 年

 时政焦点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时政焦点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时政焦点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时政焦点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时政焦点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时政焦点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北京非典中的民工问题【首发】
非典暴露了民工的低劣待遇、他们的人权遭践踏、以及体制与时下政策的残酷。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中国的酷刑:执法机构内部对改革的呼声(下)【中文首发】
近年来,官方开始公布国内施行酷刑的数据,司法部门刊物也开始载文批评酷刑。这些动向是否意味著政府有诚心打击酷刑?历次打击是否见效?

 专题探讨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专题探讨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专题探讨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专题探讨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专题探讨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专题探讨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为收容遣送制送终【首发】
只要户籍制度不废除,只要公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有迁徙自由,只要政权依然高于人权,孙志刚之后谁又敢说不会再有张志刚、王志刚?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留住孙志刚【首发】
舆论 能否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局限,并因此超越新闻时效,把孙志刚案深化到制度批判和制度创新层面呢?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首发】
6月5日下午,我和父亲一起亲自前往蒲政华正在搞建筑的工地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汉溪工地。经过一番颠簸,终于来到建筑工友一间只有12平米的住宿地,发现只有病痛在身的蒲政华的叔伯哥哥躺在床上,其余五个床位都没有人。见过这个建筑队的老板刘万光,我才知道蒲政华正在不远处1800平米的待建平房,正给尖?暀W的工友递木棒。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得多,全身发黑,头发稀疏。知道我的来意后,蒲政华连连感激:这事过去这么多天了,就你一个人来采访我,没人为咱老百姓撑腰啊。

 人权与法制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人权与法制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人权与法制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人权与法制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人权与法制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人权与法制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党性、人民性与言论自由: 读《胡绩伟自选集新闻卷》【首发】
为什么原《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社长,为共产党从事新闻工作长达五十年,在国内却找不到一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也不能公开上市出售他的文集?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其它文章

2009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简报

专访:鲍朴谈赵紫阳回忆录出版

美国参议员联名致信胡锦涛呼吁释放高智晟

夏明: 川震的政治余震

 荆方:历史不应忘记――记六四暴徒高鸿卫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