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档案

 5 月 - 2009 年

 4 月 - 2009 年

 3 月 - 2009 年

 2 月 - 2009 年

 1 月 - 2009 年


更多


1 月 - 2004 年

 时政焦点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时政焦点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时政焦点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时政焦点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时政焦点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时政焦点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公民权益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公民权益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公民权益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公民权益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公民权益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公民权益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我称去年是一个新民权行动年,一系列维护民权的案例和围绕个案的舆论潮流,如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刘涌案,的确出于网络舆论的主导。但这一趋势中的主要主体,并不是所谓网络媒体,因为网络媒体并不象传统平面媒体那样,在每次网络舆论的潮流中发挥著主动的策划者和推动者的作用。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浅谈毛泽东时代的公正与廉洁
当今毛泽东热,确实从一定程度上,是源于人们对社会公正的呼唤和对当今腐败现象的反感。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二00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十时左右,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富含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的天然气喷出高达三十米,毒气在附近几公里的山谷中飘动。一批作业人员吸入硫化氢当场死亡,大批民众在睡梦中吸入毒气,也有人伏尸菜田、街头,尸横遍野。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潜在的革命:不安全感和寻找认同感
好的制度使穷人变富,坏的制度使富人变穷。没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写在前面

 专题探讨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专题探讨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专题探讨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专题探讨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专题探讨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专题探讨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首发)
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是21世纪中国最恐怖的一分钟,这一分钟恐怖袭击了我的家乡重庆。就在这一分钟,一个当代中国纪录最悲惨之矿难纪录噩梦般地降临到了重庆开县西南油气田分公司川东北气矿罗家16H井(二号井)。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劳改后遗症
劳改是可怕的,仿佛是地狱旅行。中国劳改队比但丁在神曲里描绘的地狱还要可怕得多,尤其对于异常孤立的政治犯。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

 杂文与随笔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杂文与随笔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杂文与随笔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杂文与随笔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杂文与随笔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杂文与随笔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谁的毛泽东?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人权与法制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人权与法制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人权与法制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人权与法制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人权与法制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人权与法制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谎言中的愚民欺骗和我们的话语权力(首发)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胡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我们知识分子、文学艺术写作者来说,就势必影响和动摇我们运用我们手中掌握的文学艺术话语权力,对于追求并争取民主进程的前途的认识能力和必胜的坚定信心。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不相信政府:美国式的爱国主义读《必要之恶》
美国的强大,在于人民的强大,不在于政府的强大。恰恰相反,美国的政府一直算不上强大。从建国伊始,美国人民就想方设法防止政府的强大。不相信政府,对政府满怀戒心,唯恐政府变得过于强大,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传统,这是美国特色的政治,这是美国式的爱国主义。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其它文章

2009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简报

专访:鲍朴谈赵紫阳回忆录出版

美国参议员联名致信胡锦涛呼吁释放高智晟

夏明: 川震的政治余震

 荆方:历史不应忘记――记六四暴徒高鸿卫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