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档案

 5 月 - 2009 年

 4 月 - 2009 年

 3 月 - 2009 年

 2 月 - 2009 年

 1 月 - 2009 年


更多


维权、民主与法制

殷海光与五四——为台北殷海光故居落成而作

关于农村基督教的文化思考

规范律协选举——民主法治进步的一个阶梯

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不能半途而废

维权律师推进非暴力不合作路径——采访唐荆陵律师谈中国维权律师维权之路

“谁叫你不是日本人?”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雷区?

关于中国《国家人权报告》的不同意见书

我的终身遗恨

人权日:贵阳警察如此践踏人权——四名维权人士被“软禁”采访录

人权日:贵阳警察如此践踏人权——四名维权人士被“软禁”采访录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战场——介绍藏文杂志《夏东日》

胡佳入狱一周年忆札

中国农民的人权状况

捍卫人权,抗争强权——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人权日:贵阳警察如此践踏人权——四名维权人士被“软禁”采访录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世界上任何专制集权的国家,都没有真实意义的法院。

中国律协:“最中国”的“NGO”?

北京律师呼吁"律协直选"被打压真相调查

当代文字狱恶法的典型滥用——评陈道军案

暴政蹂躏下的日记

北大魂—追忆林昭

盛世危言:人文黑暗的灾难性后果

我无法放弃——记一次“绑架”

祭奠亡灵,哭望天涯 (之三) ——一个灾区志愿者的见闻

我用跟你们不一样的方式爱中国——《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评《深圳市近期改革纲要》的反动性和欺骗性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生存与发展不可分割

祭奠亡灵,哭望天涯 (之二) ——一个灾区志愿者的见闻

外地儿童高考权利的缺失酿造中国人权灾难 (下 )

我亲历的计划生育运动

奥运金牌与独生子女政策

陆铿先生,魂归来兮!

国旗的由来和更改

外地儿童高考权利的缺失酿造中国人权灾难 (上 )

认识劳动教养制度

中国农民没有自治权——湖南省第七届村委会选举观察

记忆的启示——在克莱蒙特学院《人权与中国》座谈会上的发言

爸爸,你回来晚了

拉萨,在恐惧中发声

帝国遗产的命运

写给王元化先生的在天之灵

李艳琴从依法维权到以法上访

艰辛的维权路—— 李国宏妻子的叙述

有“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中国大陆警察暴行见闻

人民法院,请不要玩失了身份

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你可以强迫我上床……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劳教制度摧残举报人

香港民众有公民抗命的权利

城管——恶劣社会形态的象征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妻子张青于绝食抗议日致郭飞雄的公开信(之一)

郭飞雄妻张青绝食日致胡锦涛公开信 (之四)

威权政治下的土地调控及房价上涨之惑

惟民主化才是澳門出路

新《律师法》制造“鸟笼律师”

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一村妇敲了一次铜锣,被判11年徒刑

保护维权律师,实现法治——采访法学博士滕彪律师

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但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蒙受耻辱

红十字下的罪恶

由“我的朋友胡适之”到胡思杜自杀—也谈中国的思想改造

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其它文章

“2009•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简报

专访:鲍朴谈赵紫阳回忆录出版

美国参议员联名致信胡锦涛 呼吁释放高智晟

夏明: 川震的政治余震

 荆方:历史不应忘记――记六四暴徒高鸿卫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