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档案

 5 月 - 2009 年

 4 月 - 2009 年

 3 月 - 2009 年

 2 月 - 2009 年

 1 月 - 2009 年


更多


杂文与随笔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汕尾,为你下半旗(诗)

土匪,都是土匪!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我的名字叫念

两封旧信

观北京上演奥威尔《动物农庄》有感:享乐主义取代共产主义

选举权: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爱国与卖国【首发】

遍地流氓下夕烟【首发】

灾难铸定的中国房地产【首发】

我亲历的新闻出版自由【首发】

我们不做亡国奴 (首发)

双十节一步两岗 (首发)

藏身于北大荒粪坑中的艺术(首发)

中美文化差异说之肤浅

自杀的民族

杜绝恶法

一位普通中国人的人权意识

审慎的欢迎

人权觉醒:签名抗议精英色彩的淡化

权贵私有化与矫正正义

醉鬼在流亡

谁的毛泽东?

致退休老干部李瑞环的一封公开信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呼吁信:请关注被捕的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评中共当局的和平崛起论

六四:民间见证对官方封锁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港人治港与民族自治为什么都失败?

评中国政府的人权策略

教育体制改革必须先行

评《天安门文件》

江泽民交权的根源

赵紫阳八五诞辰感言 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

为什么说黄金高不讲政治、不顾大局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

中国扫黄,越扫越黄

悼念赵紫阳先生

叩访富强胡同六号

赵紫阳现象

改革的终结和中国共产党人事业的终结

在表面的平静背后

中国应以办奥运的投入来办社会保障 评《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白皮书》

社会不公是骚乱的原因, 人治不是治病的良药

胡温的危险倾向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那一夜,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

中国知识分子摆脱党文化束缚的觉醒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其它文章

2009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简报

专访:鲍朴谈赵紫阳回忆录出版

美国参议员联名致信胡锦涛呼吁释放高智晟

夏明: 川震的政治余震

 荆方:历史不应忘记――记六四暴徒高鸿卫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