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目前政治状况下中国有毒食品必然愈演愈烈
刘青 (美国)



食品掺毒最为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专制政体,因为这个政体本身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法无天的。



河北石家庄三鹿毒奶事件,仅是中国有毒食品新闻报道的一个高潮,未来中国不仅仍会不时爆发有毒食品丑闻,而且比三鹿毒奶更为骇人听闻的,也必然陆续出现并且有增无减,也就是说中国的有毒食品问题只会愈演愈烈。中国过往的有毒食品演变情况,可以证实有毒食品愈演愈烈,是对这一社会丑恶状况的客观真实总结。香港有媒体撰文说中国八十年代前的食品,尽管包装土气但从未让人对其有毒安全担心,那时只要标志是中国制造的食品就可以放心大胆食用。其实八十年代我在陕西监狱关押中便知道,中国小贩们制作的食品已经问题频现。例如陕西一些小贩已经在贩售的辣椒面中,掺入重量达三成的红砖面面贩售谋利。但是当时正规的食品加工厂以及食品加工作坊,鲜少有敢于如此不择手段坑害消费大众健康的。

不过这种自身制约很快被不择手段谋取暴利的社会潮流吞噬,中国毒食的相关报道开始频繁出现于报刊版面。而且在食品中加毒的也不再只是一些个体作坊,不论公私的大型食品加工厂都陆续名列其中。例如这次三鹿公司引发的毒奶粉案件,一检验便知道中国的顶级奶制品厂家,如蒙牛、伊利、光明等无一例外都是加毒厂家。人们仅是统计中国媒体自己报道的食品掺毒事例,便发现中国的食品已经达到凡食皆有毒的程度,禁不住发出中国还有什么是可以吃的悲叹。

粗略对中国媒体报道过的食品掺毒加以统计,便有粮食及其制成品加毒的大量事例,如高致癌有毒大米、面粉全都掺加漂白剂,馒头、花卷、饺子、月饼和膨化食品掺毒等等;数不清的肉蛋类食品掺毒事例,如用瘦肉精喂养肉猪,用加丽素喂养蛋鸡,用敌敌畏泡金华火腿,香肠、牛肉、肉松等卤腊食品用漂白水及着色剂、添加剂制作;中国的水果蔬菜残留农药全都超标,而加工制作的蔬果更是掺毒频频,如工业盐硫磺腌制泡菜竹笋土豆豆芽桂圆,用激素催熟猕猴桃草莓等;副食、水发食品和调料制剂等也均有毒有害,如用猪大粪浸泡臭豆腐,用人尿浸泡鲜海虾,用化学致癌物加工腐竹、粉丝,用硫磺加工银耳、花椒、红辣椒等,用墨水染黑木耳,用色素染制绿茶,用敌敌畏及工业酒精勾兑白酒,在下水道淘制的潲水油,毛发水勾兑的酱油,还有老陈醋、果汁、假鸡精、方便食品、各种饮料等等,无一不是有毒有害的。至于本身用途是治疗疾病的医药,由于造假或掺入有毒物品,害死患者的事例也屡有所闻。甚至餐饮用具也是有毒有害的,例如一次性使用的筷子等也有害健康。
  
中国为什么会出现食品即毒品的社会状况,而且为什么说在目前政治状况下,食品变毒品不仅难以消除且要愈演愈烈?这既有中国社会大众尤其是食品生产者的问题,更有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政治现实的问题。中国社会大众面对几乎无食不毒的现状,虽有愤怒不满但更多的是无奈甚至麻木接受,没有也不敢形成社会力量追究政府和黑心商人的罪责。所以通常情况下都是受害者及亲属要追究罪责和寻求赔偿,例如这次毒奶粉事件就是受害婴儿的父母要追究,汶川地震就是死于豆腐渣工程学校的学生亲属要讨还公道。而不是这些直接受害者及其亲属则觉得事不关己,对受害者及他们亲属的行动没有强烈的有力度支持,从而让受害者和他们的亲属形影相吊孤立无援,面对政府的推诿不理睬根本讨不到任何说法。

至于中国有毒食品的制造商家,一方面是中国传统道德价值观念丧失,一方面是唯钱是问的社会潮流泯灭人性,所以为了多赚钱顺利赚钱无所不用无法无天。对于这样的商家本来最有效的武器就是法律,如民主法治的国家对不负责任的商家,对一杯咖啡的烫伤都会重罚数百万美元,更不要说恶意掺毒伤害顾客的健康甚至性命了。但是在中国却没有严厉处罚这些黑心商家的司法体系,完全是受政治所左右的舍车保帅甚至包庇纵容做法,所以黑心商家有持无恐地在食品中掺毒。像这次三鹿毒奶粉爆发后进行的奶制品的全国查验,证明在奶制品中参加三聚氰胺是全国性的普遍现象,但只有极少数的奶农和撞在枪口上的倒霉蛋受到追究,这让黑心商家无疑会更加肆无忌惮的掺毒谋利。

当然食品掺毒最为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专制政体,因为这个政体本身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法无天的。现阶段中共政权的主要目的就是维护经济高速增长,因为经过执政以来的数十年政治运动迫害,尤其是当着全世界的面进行的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中共政权在民众心中的合法性早已经荡然无存,保持经济高速增长才可能维护政权转变被动和危机。所以为了经济高速增长中共对众多有害问题,例如环境污染和经济生产的安全健康问题,都是默许放纵甚至支持的。另一个造成有毒食品泛滥的因素是官商勾结,中国的黑心厂家和商人所获得暴利中,有一部分是交给相关官员来获得支持和保护的,所以有毒有害的生产和商品才可能得到当地官员放行。除此之外中共高官吃的都是特别生产的特供食品,保障了他们自身可以免除有毒食品危害健康和生命,更使他们可以放心放纵有毒食品的生产流通,并且对有毒食品问题加以否认和诡辩。例如一年前美国媒体就揭露中国奶制品中三聚氰胺的问题,中共当局从外交部到媒体不仅死口否认,而且反过来讽刺挖苦美国产品的安全和健康问题。再如毒奶粉发展到今天,中共官员和媒体竟然大肆宣传,食品中有些三聚氰胺没问题,所以出现了本应下架销毁的奶制品,却公然降价促销,而大学生则成了疯狂抢购主体。在如此的中共政体和社会现实面前,中国的有毒食品当然只会愈演愈烈。


                                        2008年10月20日







食品掺毒最为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专制政体,因为这个政体本身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法无天的。



河北石家庄三鹿毒奶事件,仅是中国有毒食品新闻报道的一个高潮,未来中国不仅仍会不时爆发有毒食品丑闻,而且比三鹿毒奶更为骇人听闻的,也必然陆续出现并且有增无减,也就是说中国的有毒食品问题只会愈演愈烈。中国过往的有毒食品演变情况,可以证实有毒食品愈演愈烈,是对这一社会丑恶状况的客观真实总结。香港有媒体撰文说中国八十年代前的食品,尽管包装土气但从未让人对其有毒安全担心,那时只要标志是中国制造的食品就可以放心大胆食用。其实八十年代我在陕西监狱关押中便知道,中国小贩们制作的食品已经问题频现。例如陕西一些小贩已经在贩售的辣椒面中,掺入重量达三成的红砖面面贩售谋利。但是当时正规的食品加工厂以及食品加工作坊,鲜少有敢于如此不择手段坑害消费大众健康的。

不过这种自身制约很快被不择手段谋取暴利的社会潮流吞噬,中国毒食的相关报道开始频繁出现于报刊版面。而且在食品中加毒的也不再只是一些个体作坊,不论公私的大型食品加工厂都陆续名列其中。例如这次三鹿公司引发的毒奶粉案件,一检验便知道中国的顶级奶制品厂家,如蒙牛、伊利、光明等无一例外都是加毒厂家。人们仅是统计中国媒体自己报道的食品掺毒事例,便发现中国的食品已经达到凡食皆有毒的程度,禁不住发出中国还有什么是可以吃的悲叹。

粗略对中国媒体报道过的食品掺毒加以统计,便有粮食及其制成品加毒的大量事例,如高致癌有毒大米、面粉全都掺加漂白剂,馒头、花卷、饺子、月饼和膨化食品掺毒等等;数不清的肉蛋类食品掺毒事例,如用瘦肉精喂养肉猪,用加丽素喂养蛋鸡,用敌敌畏泡金华火腿,香肠、牛肉、肉松等卤腊食品用漂白水及着色剂、添加剂制作;中国的水果蔬菜残留农药全都超标,而加工制作的蔬果更是掺毒频频,如工业盐硫磺腌制泡菜竹笋土豆豆芽桂圆,用激素催熟猕猴桃草莓等;副食、水发食品和调料制剂等也均有毒有害,如用猪大粪浸泡臭豆腐,用人尿浸泡鲜海虾,用化学致癌物加工腐竹、粉丝,用硫磺加工银耳、花椒、红辣椒等,用墨水染黑木耳,用色素染制绿茶,用敌敌畏及工业酒精勾兑白酒,在下水道淘制的潲水油,毛发水勾兑的酱油,还有老陈醋、果汁、假鸡精、方便食品、各种饮料等等,无一不是有毒有害的。至于本身用途是治疗疾病的医药,由于造假或掺入有毒物品,害死患者的事例也屡有所闻。甚至餐饮用具也是有毒有害的,例如一次性使用的筷子等也有害健康。
  
中国为什么会出现食品即毒品的社会状况,而且为什么说在目前政治状况下,食品变毒品不仅难以消除且要愈演愈烈?这既有中国社会大众尤其是食品生产者的问题,更有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政治现实的问题。中国社会大众面对几乎无食不毒的现状,虽有愤怒不满但更多的是无奈甚至麻木接受,没有也不敢形成社会力量追究政府和黑心商人的罪责。所以通常情况下都是受害者及亲属要追究罪责和寻求赔偿,例如这次毒奶粉事件就是受害婴儿的父母要追究,汶川地震就是死于豆腐渣工程学校的学生亲属要讨还公道。而不是这些直接受害者及其亲属则觉得事不关己,对受害者及他们亲属的行动没有强烈的有力度支持,从而让受害者和他们的亲属形影相吊孤立无援,面对政府的推诿不理睬根本讨不到任何说法。

至于中国有毒食品的制造商家,一方面是中国传统道德价值观念丧失,一方面是唯钱是问的社会潮流泯灭人性,所以为了多赚钱顺利赚钱无所不用无法无天。对于这样的商家本来最有效的武器就是法律,如民主法治的国家对不负责任的商家,对一杯咖啡的烫伤都会重罚数百万美元,更不要说恶意掺毒伤害顾客的健康甚至性命了。但是在中国却没有严厉处罚这些黑心商家的司法体系,完全是受政治所左右的舍车保帅甚至包庇纵容做法,所以黑心商家有持无恐地在食品中掺毒。像这次三鹿毒奶粉爆发后进行的奶制品的全国查验,证明在奶制品中参加三聚氰胺是全国性的普遍现象,但只有极少数的奶农和撞在枪口上的倒霉蛋受到追究,这让黑心商家无疑会更加肆无忌惮的掺毒谋利。

当然食品掺毒最为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专制政体,因为这个政体本身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法无天的。现阶段中共政权的主要目的就是维护经济高速增长,因为经过执政以来的数十年政治运动迫害,尤其是当着全世界的面进行的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中共政权在民众心中的合法性早已经荡然无存,保持经济高速增长才可能维护政权转变被动和危机。所以为了经济高速增长中共对众多有害问题,例如环境污染和经济生产的安全健康问题,都是默许放纵甚至支持的。另一个造成有毒食品泛滥的因素是官商勾结,中国的黑心厂家和商人所获得暴利中,有一部分是交给相关官员来获得支持和保护的,所以有毒有害的生产和商品才可能得到当地官员放行。除此之外中共高官吃的都是特别生产的特供食品,保障了他们自身可以免除有毒食品危害健康和生命,更使他们可以放心放纵有毒食品的生产流通,并且对有毒食品问题加以否认和诡辩。例如一年前美国媒体就揭露中国奶制品中三聚氰胺的问题,中共当局从外交部到媒体不仅死口否认,而且反过来讽刺挖苦美国产品的安全和健康问题。再如毒奶粉发展到今天,中共官员和媒体竟然大肆宣传,食品中有些三聚氰胺没问题,所以出现了本应下架销毁的奶制品,却公然降价促销,而大学生则成了疯狂抢购主体。在如此的中共政体和社会现实面前,中国的有毒食品当然只会愈演愈烈。


                                        2008年10月20日







食品掺毒最为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专制政体,因为这个政体本身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法无天的。



河北石家庄三鹿毒奶事件,仅是中国有毒食品新闻报道的一个高潮,未来中国不仅仍会不时爆发有毒食品丑闻,而且比三鹿毒奶更为骇人听闻的,也必然陆续出现并且有增无减,也就是说中国的有毒食品问题只会愈演愈烈。中国过往的有毒食品演变情况,可以证实有毒食品愈演愈烈,是对这一社会丑恶状况的客观真实总结。香港有媒体撰文说中国八十年代前的食品,尽管包装土气但从未让人对其有毒安全担心,那时只要标志是中国制造的食品就可以放心大胆食用。其实八十年代我在陕西监狱关押中便知道,中国小贩们制作的食品已经问题频现。例如陕西一些小贩已经在贩售的辣椒面中,掺入重量达三成的红砖面面贩售谋利。但是当时正规的食品加工厂以及食品加工作坊,鲜少有敢于如此不择手段坑害消费大众健康的。

不过这种自身制约很快被不择手段谋取暴利的社会潮流吞噬,中国毒食的相关报道开始频繁出现于报刊版面。而且在食品中加毒的也不再只是一些个体作坊,不论公私的大型食品加工厂都陆续名列其中。例如这次三鹿公司引发的毒奶粉案件,一检验便知道中国的顶级奶制品厂家,如蒙牛、伊利、光明等无一例外都是加毒厂家。人们仅是统计中国媒体自己报道的食品掺毒事例,便发现中国的食品已经达到凡食皆有毒的程度,禁不住发出中国还有什么是可以吃的悲叹。

粗略对中国媒体报道过的食品掺毒加以统计,便有粮食及其制成品加毒的大量事例,如高致癌有毒大米、面粉全都掺加漂白剂,馒头、花卷、饺子、月饼和膨化食品掺毒等等;数不清的肉蛋类食品掺毒事例,如用瘦肉精喂养肉猪,用加丽素喂养蛋鸡,用敌敌畏泡金华火腿,香肠、牛肉、肉松等卤腊食品用漂白水及着色剂、添加剂制作;中国的水果蔬菜残留农药全都超标,而加工制作的蔬果更是掺毒频频,如工业盐硫磺腌制泡菜竹笋土豆豆芽桂圆,用激素催熟猕猴桃草莓等;副食、水发食品和调料制剂等也均有毒有害,如用猪大粪浸泡臭豆腐,用人尿浸泡鲜海虾,用化学致癌物加工腐竹、粉丝,用硫磺加工银耳、花椒、红辣椒等,用墨水染黑木耳,用色素染制绿茶,用敌敌畏及工业酒精勾兑白酒,在下水道淘制的潲水油,毛发水勾兑的酱油,还有老陈醋、果汁、假鸡精、方便食品、各种饮料等等,无一不是有毒有害的。至于本身用途是治疗疾病的医药,由于造假或掺入有毒物品,害死患者的事例也屡有所闻。甚至餐饮用具也是有毒有害的,例如一次性使用的筷子等也有害健康。
  
中国为什么会出现食品即毒品的社会状况,而且为什么说在目前政治状况下,食品变毒品不仅难以消除且要愈演愈烈?这既有中国社会大众尤其是食品生产者的问题,更有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政治现实的问题。中国社会大众面对几乎无食不毒的现状,虽有愤怒不满但更多的是无奈甚至麻木接受,没有也不敢形成社会力量追究政府和黑心商人的罪责。所以通常情况下都是受害者及亲属要追究罪责和寻求赔偿,例如这次毒奶粉事件就是受害婴儿的父母要追究,汶川地震就是死于豆腐渣工程学校的学生亲属要讨还公道。而不是这些直接受害者及其亲属则觉得事不关己,对受害者及他们亲属的行动没有强烈的有力度支持,从而让受害者和他们的亲属形影相吊孤立无援,面对政府的推诿不理睬根本讨不到任何说法。

至于中国有毒食品的制造商家,一方面是中国传统道德价值观念丧失,一方面是唯钱是问的社会潮流泯灭人性,所以为了多赚钱顺利赚钱无所不用无法无天。对于这样的商家本来最有效的武器就是法律,如民主法治的国家对不负责任的商家,对一杯咖啡的烫伤都会重罚数百万美元,更不要说恶意掺毒伤害顾客的健康甚至性命了。但是在中国却没有严厉处罚这些黑心商家的司法体系,完全是受政治所左右的舍车保帅甚至包庇纵容做法,所以黑心商家有持无恐地在食品中掺毒。像这次三鹿毒奶粉爆发后进行的奶制品的全国查验,证明在奶制品中参加三聚氰胺是全国性的普遍现象,但只有极少数的奶农和撞在枪口上的倒霉蛋受到追究,这让黑心商家无疑会更加肆无忌惮的掺毒谋利。

当然食品掺毒最为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专制政体,因为这个政体本身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法无天的。现阶段中共政权的主要目的就是维护经济高速增长,因为经过执政以来的数十年政治运动迫害,尤其是当着全世界的面进行的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中共政权在民众心中的合法性早已经荡然无存,保持经济高速增长才可能维护政权转变被动和危机。所以为了经济高速增长中共对众多有害问题,例如环境污染和经济生产的安全健康问题,都是默许放纵甚至支持的。另一个造成有毒食品泛滥的因素是官商勾结,中国的黑心厂家和商人所获得暴利中,有一部分是交给相关官员来获得支持和保护的,所以有毒有害的生产和商品才可能得到当地官员放行。除此之外中共高官吃的都是特别生产的特供食品,保障了他们自身可以免除有毒食品危害健康和生命,更使他们可以放心放纵有毒食品的生产流通,并且对有毒食品问题加以否认和诡辩。例如一年前美国媒体就揭露中国奶制品中三聚氰胺的问题,中共当局从外交部到媒体不仅死口否认,而且反过来讽刺挖苦美国产品的安全和健康问题。再如毒奶粉发展到今天,中共官员和媒体竟然大肆宣传,食品中有些三聚氰胺没问题,所以出现了本应下架销毁的奶制品,却公然降价促销,而大学生则成了疯狂抢购主体。在如此的中共政体和社会现实面前,中国的有毒食品当然只会愈演愈烈。


                                        2008年10月20日







食品掺毒最为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专制政体,因为这个政体本身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法无天的。



河北石家庄三鹿毒奶事件,仅是中国有毒食品新闻报道的一个高潮,未来中国不仅仍会不时爆发有毒食品丑闻,而且比三鹿毒奶更为骇人听闻的,也必然陆续出现并且有增无减,也就是说中国的有毒食品问题只会愈演愈烈。中国过往的有毒食品演变情况,可以证实有毒食品愈演愈烈,是对这一社会丑恶状况的客观真实总结。香港有媒体撰文说中国八十年代前的食品,尽管包装土气但从未让人对其有毒安全担心,那时只要标志是中国制造的食品就可以放心大胆食用。其实八十年代我在陕西监狱关押中便知道,中国小贩们制作的食品已经问题频现。例如陕西一些小贩已经在贩售的辣椒面中,掺入重量达三成的红砖面面贩售谋利。但是当时正规的食品加工厂以及食品加工作坊,鲜少有敢于如此不择手段坑害消费大众健康的。

不过这种自身制约很快被不择手段谋取暴利的社会潮流吞噬,中国毒食的相关报道开始频繁出现于报刊版面。而且在食品中加毒的也不再只是一些个体作坊,不论公私的大型食品加工厂都陆续名列其中。例如这次三鹿公司引发的毒奶粉案件,一检验便知道中国的顶级奶制品厂家,如蒙牛、伊利、光明等无一例外都是加毒厂家。人们仅是统计中国媒体自己报道的食品掺毒事例,便发现中国的食品已经达到凡食皆有毒的程度,禁不住发出中国还有什么是可以吃的悲叹。

粗略对中国媒体报道过的食品掺毒加以统计,便有粮食及其制成品加毒的大量事例,如高致癌有毒大米、面粉全都掺加漂白剂,馒头、花卷、饺子、月饼和膨化食品掺毒等等;数不清的肉蛋类食品掺毒事例,如用瘦肉精喂养肉猪,用加丽素喂养蛋鸡,用敌敌畏泡金华火腿,香肠、牛肉、肉松等卤腊食品用漂白水及着色剂、添加剂制作;中国的水果蔬菜残留农药全都超标,而加工制作的蔬果更是掺毒频频,如工业盐硫磺腌制泡菜竹笋土豆豆芽桂圆,用激素催熟猕猴桃草莓等;副食、水发食品和调料制剂等也均有毒有害,如用猪大粪浸泡臭豆腐,用人尿浸泡鲜海虾,用化学致癌物加工腐竹、粉丝,用硫磺加工银耳、花椒、红辣椒等,用墨水染黑木耳,用色素染制绿茶,用敌敌畏及工业酒精勾兑白酒,在下水道淘制的潲水油,毛发水勾兑的酱油,还有老陈醋、果汁、假鸡精、方便食品、各种饮料等等,无一不是有毒有害的。至于本身用途是治疗疾病的医药,由于造假或掺入有毒物品,害死患者的事例也屡有所闻。甚至餐饮用具也是有毒有害的,例如一次性使用的筷子等也有害健康。
  
中国为什么会出现食品即毒品的社会状况,而且为什么说在目前政治状况下,食品变毒品不仅难以消除且要愈演愈烈?这既有中国社会大众尤其是食品生产者的问题,更有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政治现实的问题。中国社会大众面对几乎无食不毒的现状,虽有愤怒不满但更多的是无奈甚至麻木接受,没有也不敢形成社会力量追究政府和黑心商人的罪责。所以通常情况下都是受害者及亲属要追究罪责和寻求赔偿,例如这次毒奶粉事件就是受害婴儿的父母要追究,汶川地震就是死于豆腐渣工程学校的学生亲属要讨还公道。而不是这些直接受害者及其亲属则觉得事不关己,对受害者及他们亲属的行动没有强烈的有力度支持,从而让受害者和他们的亲属形影相吊孤立无援,面对政府的推诿不理睬根本讨不到任何说法。

至于中国有毒食品的制造商家,一方面是中国传统道德价值观念丧失,一方面是唯钱是问的社会潮流泯灭人性,所以为了多赚钱顺利赚钱无所不用无法无天。对于这样的商家本来最有效的武器就是法律,如民主法治的国家对不负责任的商家,对一杯咖啡的烫伤都会重罚数百万美元,更不要说恶意掺毒伤害顾客的健康甚至性命了。但是在中国却没有严厉处罚这些黑心商家的司法体系,完全是受政治所左右的舍车保帅甚至包庇纵容做法,所以黑心商家有持无恐地在食品中掺毒。像这次三鹿毒奶粉爆发后进行的奶制品的全国查验,证明在奶制品中参加三聚氰胺是全国性的普遍现象,但只有极少数的奶农和撞在枪口上的倒霉蛋受到追究,这让黑心商家无疑会更加肆无忌惮的掺毒谋利。

当然食品掺毒最为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专制政体,因为这个政体本身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法无天的。现阶段中共政权的主要目的就是维护经济高速增长,因为经过执政以来的数十年政治运动迫害,尤其是当着全世界的面进行的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中共政权在民众心中的合法性早已经荡然无存,保持经济高速增长才可能维护政权转变被动和危机。所以为了经济高速增长中共对众多有害问题,例如环境污染和经济生产的安全健康问题,都是默许放纵甚至支持的。另一个造成有毒食品泛滥的因素是官商勾结,中国的黑心厂家和商人所获得暴利中,有一部分是交给相关官员来获得支持和保护的,所以有毒有害的生产和商品才可能得到当地官员放行。除此之外中共高官吃的都是特别生产的特供食品,保障了他们自身可以免除有毒食品危害健康和生命,更使他们可以放心放纵有毒食品的生产流通,并且对有毒食品问题加以否认和诡辩。例如一年前美国媒体就揭露中国奶制品中三聚氰胺的问题,中共当局从外交部到媒体不仅死口否认,而且反过来讽刺挖苦美国产品的安全和健康问题。再如毒奶粉发展到今天,中共官员和媒体竟然大肆宣传,食品中有些三聚氰胺没问题,所以出现了本应下架销毁的奶制品,却公然降价促销,而大学生则成了疯狂抢购主体。在如此的中共政体和社会现实面前,中国的有毒食品当然只会愈演愈烈。


                                        2008年10月20日







食品掺毒最为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专制政体,因为这个政体本身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法无天的。



河北石家庄三鹿毒奶事件,仅是中国有毒食品新闻报道的一个高潮,未来中国不仅仍会不时爆发有毒食品丑闻,而且比三鹿毒奶更为骇人听闻的,也必然陆续出现并且有增无减,也就是说中国的有毒食品问题只会愈演愈烈。中国过往的有毒食品演变情况,可以证实有毒食品愈演愈烈,是对这一社会丑恶状况的客观真实总结。香港有媒体撰文说中国八十年代前的食品,尽管包装土气但从未让人对其有毒安全担心,那时只要标志是中国制造的食品就可以放心大胆食用。其实八十年代我在陕西监狱关押中便知道,中国小贩们制作的食品已经问题频现。例如陕西一些小贩已经在贩售的辣椒面中,掺入重量达三成的红砖面面贩售谋利。但是当时正规的食品加工厂以及食品加工作坊,鲜少有敢于如此不择手段坑害消费大众健康的。

不过这种自身制约很快被不择手段谋取暴利的社会潮流吞噬,中国毒食的相关报道开始频繁出现于报刊版面。而且在食品中加毒的也不再只是一些个体作坊,不论公私的大型食品加工厂都陆续名列其中。例如这次三鹿公司引发的毒奶粉案件,一检验便知道中国的顶级奶制品厂家,如蒙牛、伊利、光明等无一例外都是加毒厂家。人们仅是统计中国媒体自己报道的食品掺毒事例,便发现中国的食品已经达到凡食皆有毒的程度,禁不住发出中国还有什么是可以吃的悲叹。

粗略对中国媒体报道过的食品掺毒加以统计,便有粮食及其制成品加毒的大量事例,如高致癌有毒大米、面粉全都掺加漂白剂,馒头、花卷、饺子、月饼和膨化食品掺毒等等;数不清的肉蛋类食品掺毒事例,如用瘦肉精喂养肉猪,用加丽素喂养蛋鸡,用敌敌畏泡金华火腿,香肠、牛肉、肉松等卤腊食品用漂白水及着色剂、添加剂制作;中国的水果蔬菜残留农药全都超标,而加工制作的蔬果更是掺毒频频,如工业盐硫磺腌制泡菜竹笋土豆豆芽桂圆,用激素催熟猕猴桃草莓等;副食、水发食品和调料制剂等也均有毒有害,如用猪大粪浸泡臭豆腐,用人尿浸泡鲜海虾,用化学致癌物加工腐竹、粉丝,用硫磺加工银耳、花椒、红辣椒等,用墨水染黑木耳,用色素染制绿茶,用敌敌畏及工业酒精勾兑白酒,在下水道淘制的潲水油,毛发水勾兑的酱油,还有老陈醋、果汁、假鸡精、方便食品、各种饮料等等,无一不是有毒有害的。至于本身用途是治疗疾病的医药,由于造假或掺入有毒物品,害死患者的事例也屡有所闻。甚至餐饮用具也是有毒有害的,例如一次性使用的筷子等也有害健康。
  
中国为什么会出现食品即毒品的社会状况,而且为什么说在目前政治状况下,食品变毒品不仅难以消除且要愈演愈烈?这既有中国社会大众尤其是食品生产者的问题,更有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政治现实的问题。中国社会大众面对几乎无食不毒的现状,虽有愤怒不满但更多的是无奈甚至麻木接受,没有也不敢形成社会力量追究政府和黑心商人的罪责。所以通常情况下都是受害者及亲属要追究罪责和寻求赔偿,例如这次毒奶粉事件就是受害婴儿的父母要追究,汶川地震就是死于豆腐渣工程学校的学生亲属要讨还公道。而不是这些直接受害者及其亲属则觉得事不关己,对受害者及他们亲属的行动没有强烈的有力度支持,从而让受害者和他们的亲属形影相吊孤立无援,面对政府的推诿不理睬根本讨不到任何说法。

至于中国有毒食品的制造商家,一方面是中国传统道德价值观念丧失,一方面是唯钱是问的社会潮流泯灭人性,所以为了多赚钱顺利赚钱无所不用无法无天。对于这样的商家本来最有效的武器就是法律,如民主法治的国家对不负责任的商家,对一杯咖啡的烫伤都会重罚数百万美元,更不要说恶意掺毒伤害顾客的健康甚至性命了。但是在中国却没有严厉处罚这些黑心商家的司法体系,完全是受政治所左右的舍车保帅甚至包庇纵容做法,所以黑心商家有持无恐地在食品中掺毒。像这次三鹿毒奶粉爆发后进行的奶制品的全国查验,证明在奶制品中参加三聚氰胺是全国性的普遍现象,但只有极少数的奶农和撞在枪口上的倒霉蛋受到追究,这让黑心商家无疑会更加肆无忌惮的掺毒谋利。

当然食品掺毒最为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专制政体,因为这个政体本身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法无天的。现阶段中共政权的主要目的就是维护经济高速增长,因为经过执政以来的数十年政治运动迫害,尤其是当着全世界的面进行的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中共政权在民众心中的合法性早已经荡然无存,保持经济高速增长才可能维护政权转变被动和危机。所以为了经济高速增长中共对众多有害问题,例如环境污染和经济生产的安全健康问题,都是默许放纵甚至支持的。另一个造成有毒食品泛滥的因素是官商勾结,中国的黑心厂家和商人所获得暴利中,有一部分是交给相关官员来获得支持和保护的,所以有毒有害的生产和商品才可能得到当地官员放行。除此之外中共高官吃的都是特别生产的特供食品,保障了他们自身可以免除有毒食品危害健康和生命,更使他们可以放心放纵有毒食品的生产流通,并且对有毒食品问题加以否认和诡辩。例如一年前美国媒体就揭露中国奶制品中三聚氰胺的问题,中共当局从外交部到媒体不仅死口否认,而且反过来讽刺挖苦美国产品的安全和健康问题。再如毒奶粉发展到今天,中共官员和媒体竟然大肆宣传,食品中有些三聚氰胺没问题,所以出现了本应下架销毁的奶制品,却公然降价促销,而大学生则成了疯狂抢购主体。在如此的中共政体和社会现实面前,中国的有毒食品当然只会愈演愈烈。


                                        2008年10月20日







食品掺毒最为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专制政体,因为这个政体本身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法无天的。



河北石家庄三鹿毒奶事件,仅是中国有毒食品新闻报道的一个高潮,未来中国不仅仍会不时爆发有毒食品丑闻,而且比三鹿毒奶更为骇人听闻的,也必然陆续出现并且有增无减,也就是说中国的有毒食品问题只会愈演愈烈。中国过往的有毒食品演变情况,可以证实有毒食品愈演愈烈,是对这一社会丑恶状况的客观真实总结。香港有媒体撰文说中国八十年代前的食品,尽管包装土气但从未让人对其有毒安全担心,那时只要标志是中国制造的食品就可以放心大胆食用。其实八十年代我在陕西监狱关押中便知道,中国小贩们制作的食品已经问题频现。例如陕西一些小贩已经在贩售的辣椒面中,掺入重量达三成的红砖面面贩售谋利。但是当时正规的食品加工厂以及食品加工作坊,鲜少有敢于如此不择手段坑害消费大众健康的。

不过这种自身制约很快被不择手段谋取暴利的社会潮流吞噬,中国毒食的相关报道开始频繁出现于报刊版面。而且在食品中加毒的也不再只是一些个体作坊,不论公私的大型食品加工厂都陆续名列其中。例如这次三鹿公司引发的毒奶粉案件,一检验便知道中国的顶级奶制品厂家,如蒙牛、伊利、光明等无一例外都是加毒厂家。人们仅是统计中国媒体自己报道的食品掺毒事例,便发现中国的食品已经达到凡食皆有毒的程度,禁不住发出中国还有什么是可以吃的悲叹。

粗略对中国媒体报道过的食品掺毒加以统计,便有粮食及其制成品加毒的大量事例,如高致癌有毒大米、面粉全都掺加漂白剂,馒头、花卷、饺子、月饼和膨化食品掺毒等等;数不清的肉蛋类食品掺毒事例,如用瘦肉精喂养肉猪,用加丽素喂养蛋鸡,用敌敌畏泡金华火腿,香肠、牛肉、肉松等卤腊食品用漂白水及着色剂、添加剂制作;中国的水果蔬菜残留农药全都超标,而加工制作的蔬果更是掺毒频频,如工业盐硫磺腌制泡菜竹笋土豆豆芽桂圆,用激素催熟猕猴桃草莓等;副食、水发食品和调料制剂等也均有毒有害,如用猪大粪浸泡臭豆腐,用人尿浸泡鲜海虾,用化学致癌物加工腐竹、粉丝,用硫磺加工银耳、花椒、红辣椒等,用墨水染黑木耳,用色素染制绿茶,用敌敌畏及工业酒精勾兑白酒,在下水道淘制的潲水油,毛发水勾兑的酱油,还有老陈醋、果汁、假鸡精、方便食品、各种饮料等等,无一不是有毒有害的。至于本身用途是治疗疾病的医药,由于造假或掺入有毒物品,害死患者的事例也屡有所闻。甚至餐饮用具也是有毒有害的,例如一次性使用的筷子等也有害健康。
  
中国为什么会出现食品即毒品的社会状况,而且为什么说在目前政治状况下,食品变毒品不仅难以消除且要愈演愈烈?这既有中国社会大众尤其是食品生产者的问题,更有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政治现实的问题。中国社会大众面对几乎无食不毒的现状,虽有愤怒不满但更多的是无奈甚至麻木接受,没有也不敢形成社会力量追究政府和黑心商人的罪责。所以通常情况下都是受害者及亲属要追究罪责和寻求赔偿,例如这次毒奶粉事件就是受害婴儿的父母要追究,汶川地震就是死于豆腐渣工程学校的学生亲属要讨还公道。而不是这些直接受害者及其亲属则觉得事不关己,对受害者及他们亲属的行动没有强烈的有力度支持,从而让受害者和他们的亲属形影相吊孤立无援,面对政府的推诿不理睬根本讨不到任何说法。

至于中国有毒食品的制造商家,一方面是中国传统道德价值观念丧失,一方面是唯钱是问的社会潮流泯灭人性,所以为了多赚钱顺利赚钱无所不用无法无天。对于这样的商家本来最有效的武器就是法律,如民主法治的国家对不负责任的商家,对一杯咖啡的烫伤都会重罚数百万美元,更不要说恶意掺毒伤害顾客的健康甚至性命了。但是在中国却没有严厉处罚这些黑心商家的司法体系,完全是受政治所左右的舍车保帅甚至包庇纵容做法,所以黑心商家有持无恐地在食品中掺毒。像这次三鹿毒奶粉爆发后进行的奶制品的全国查验,证明在奶制品中参加三聚氰胺是全国性的普遍现象,但只有极少数的奶农和撞在枪口上的倒霉蛋受到追究,这让黑心商家无疑会更加肆无忌惮的掺毒谋利。

当然食品掺毒最为根本的原因是中共专制政体,因为这个政体本身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法无天的。现阶段中共政权的主要目的就是维护经济高速增长,因为经过执政以来的数十年政治运动迫害,尤其是当着全世界的面进行的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中共政权在民众心中的合法性早已经荡然无存,保持经济高速增长才可能维护政权转变被动和危机。所以为了经济高速增长中共对众多有害问题,例如环境污染和经济生产的安全健康问题,都是默许放纵甚至支持的。另一个造成有毒食品泛滥的因素是官商勾结,中国的黑心厂家和商人所获得暴利中,有一部分是交给相关官员来获得支持和保护的,所以有毒有害的生产和商品才可能得到当地官员放行。除此之外中共高官吃的都是特别生产的特供食品,保障了他们自身可以免除有毒食品危害健康和生命,更使他们可以放心放纵有毒食品的生产流通,并且对有毒食品问题加以否认和诡辩。例如一年前美国媒体就揭露中国奶制品中三聚氰胺的问题,中共当局从外交部到媒体不仅死口否认,而且反过来讽刺挖苦美国产品的安全和健康问题。再如毒奶粉发展到今天,中共官员和媒体竟然大肆宣传,食品中有些三聚氰胺没问题,所以出现了本应下架销毁的奶制品,却公然降价促销,而大学生则成了疯狂抢购主体。在如此的中共政体和社会现实面前,中国的有毒食品当然只会愈演愈烈。


                                        2008年10月20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