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香港文汇报、德国之声和德国统战人物联袂出击,对德国总理访华施压
王容芬(德国)



11月18日德国议会将讨论德国之声问题,包括它过去的节目是否有违德国法律关于德国之声的规定以及敏感的人事问题。



在德国总理默克尔前往北京参加亚欧峰会之际,《香港文汇报》不失时机转发了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对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研究所所长桑德施耐德的采访。在"默克尔访华前张丹红复出德国之声"的标题下,《香港文汇报》加了立场鲜明的按语:

在默克尔启程前往中国之前,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就德中关係现状採访了德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研究所所长桑德施耐德教授。这亦标志着,在被禁2个多月后,张丹红正式复出。

华人记者张丹红原是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奥运前夕因反对西方媒体片面报道中国而受到一批在海外的对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攻击,后被德国之声停职。攻击者们还要求重组德国之声中文部,因为他们认为中文部的报道过于亲华。

不久前,49名德国和欧洲政治家及中国问题专家向德国联邦议会发表公开信,支持张丹红、反对清洗和审查德国之声中文部。之后,德国当今顶尖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也在公开信上签名,支持张丹红。

桑德施耐德早已成为中共高级统战人员,名字不时现于《人民日报》。桑氏在众多采访中为中共外交和军事政策说话,称"谁对中国采取对抗的策略,将中国视为威 胁,甚至是敌手,那么历史的经验表明,中国最终也就会变成他的敌人。"其新著《全球对手中国的崛起与西方的无能》警告西方,不要把中国的和平发展逼向武 力对抗。

张丹红开门见山,给访谈定下为中共歌功颂德的基调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

默克尔女士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前往中国参加亚欧峰会,她也将与中国总理温家宝举行双边会谈。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使国际政治格局出现了有利于中国的倾斜。德国经济现在是否更加依赖于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中国呢?

桑德施耐德配合跟进,把颂歌拔到共产主义的中国支撑资本主义的西方的高度

我的看法是,这场危机和过去的所有危机一样终将成为过去,并给国际政治格局带来了变化。我们会得出结论,中国及海湾合作组织的一些国家为克服危机做出了重要贡献。说得更明确一些,共产主义的中国起了支撑资本主义的西方的作用。

"复出"的张丹红抓住时机讥讽德国政府的人权价值观是权宜:
人权问题也将是默克尔与温家宝会谈的内容之一吗?还是说价值观外交只适用于经济景气的年代?

桑德施耐德把德国政府的人权政策说成会谈机制,强调谈人权不是为了控诉中国

默克尔在北京会谈及人权,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是默克尔就任总理以来在与中国政府 打交道时的必谈话题,而且不光是中国。我们在中国谈人权问题,我们知道中国在人权方面还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我们也设立了会谈的机制,因为我们谈人权不 是为了控诉中国,而是为了帮助中国,比如通过法制国家对话和人权对话。这个话题也不该被抛到一边,因为中国的人权状况还远远没有好到不需再谈的地步。因 此,人权问题在今后也将是与中国政治对话的核心组成部分。

谈到世界金融危机,两位都认为金融危机影响不了中国,把中国政府看成德国的救星。张暗示德国政府应该就西藏问题先向中共道歉:

再回到金融危机。迄今中国像激流中的岩石一样岿然不动,尽管其经济、特别是出口已经受到影响。您认为中国在多大程度上愿意在危机中助德国一臂之力呢,比如通过进口更多德国的产品?两国间的气氛在经历了西藏问题和奥运会前的激烈讨论还是处于一种热不起来的状态。

桑德施耐德则认为,中国即使出于自身的目的也会积极参与全球范围内的缓解危机措施。于是问的答的共识:危机使各方采取实用主义路线,人权问题一风吹了。桑德施耐德称:这往往是危机的积极效益

张丹红最后用提问表达了她的观点:中国与西方国家的患难与共是否会导致此间媒体今后在对中国的报导方面用更全面、更客观的眼光看中国呢

这是德国之声反击的信号。11月18日德国议会将讨论德国之声问题,包括它过去的节目是否有违德国法律关于德国之声的规定以及敏感的人事问题该单位是否有前中共、苏共党员和东德国安部人员。



注:作者简介

王蓉芬: 1966年王蓉芳上书"伟大领袖",写道:"尊敬的毛泽东主席:请您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名义想一想:您在干什么?请您以党的名义想一想:眼前发生的一切意味 着什么?请您以中国人民的名义想一想:您将把中国引向何处去?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场群众运动,是一个人在用枪杆子运动群众致礼!北京外国语学院东欧 语系德语专业四年级一班学生王蓉芬 1966年9月24日。"(引自《"文化大革命"中的名人之思》中央民族学院 出版社1993年8月第1版,340页)

那年8月18号,王容芬参加了天安门广场的百万红卫兵被接见集会,由于她对德国历史深有研究,觉得毛是" 披上新衣的皇帝",和希特勒像极了。之后,她抱着必死的决心发出以上的这封信,买了四瓶敌敌畏,在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前全部喝下。等她醒来时,她已经躺在公 安医院,接着被送往监狱。在关押了近十年后,她在1978年1月被判处无期徒刑,3年后被无罪释放。

1981年王容芬被释放,被费孝通先生推荐到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从事研究工作,后来成为著名的研究韦伯思想的专家,译介了大量德文社会科学名著包括这本马克斯韦伯的"儒教与道教"到中国,1989年6月她前往德国定居。






11月18日德国议会将讨论德国之声问题,包括它过去的节目是否有违德国法律关于德国之声的规定以及敏感的人事问题。



在德国总理默克尔前往北京参加亚欧峰会之际,《香港文汇报》不失时机转发了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对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研究所所长桑德施耐德的采访。在"默克尔访华前张丹红复出德国之声"的标题下,《香港文汇报》加了立场鲜明的按语:

在默克尔启程前往中国之前,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就德中关係现状採访了德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研究所所长桑德施耐德教授。这亦标志着,在被禁2个多月后,张丹红正式复出。

华人记者张丹红原是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奥运前夕因反对西方媒体片面报道中国而受到一批在海外的对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攻击,后被德国之声停职。攻击者们还要求重组德国之声中文部,因为他们认为中文部的报道过于亲华。

不久前,49名德国和欧洲政治家及中国问题专家向德国联邦议会发表公开信,支持张丹红、反对清洗和审查德国之声中文部。之后,德国当今顶尖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也在公开信上签名,支持张丹红。

桑德施耐德早已成为中共高级统战人员,名字不时现于《人民日报》。桑氏在众多采访中为中共外交和军事政策说话,称"谁对中国采取对抗的策略,将中国视为威 胁,甚至是敌手,那么历史的经验表明,中国最终也就会变成他的敌人。"其新著《全球对手中国的崛起与西方的无能》警告西方,不要把中国的和平发展逼向武 力对抗。

张丹红开门见山,给访谈定下为中共歌功颂德的基调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

默克尔女士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前往中国参加亚欧峰会,她也将与中国总理温家宝举行双边会谈。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使国际政治格局出现了有利于中国的倾斜。德国经济现在是否更加依赖于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中国呢?

桑德施耐德配合跟进,把颂歌拔到共产主义的中国支撑资本主义的西方的高度

我的看法是,这场危机和过去的所有危机一样终将成为过去,并给国际政治格局带来了变化。我们会得出结论,中国及海湾合作组织的一些国家为克服危机做出了重要贡献。说得更明确一些,共产主义的中国起了支撑资本主义的西方的作用。

"复出"的张丹红抓住时机讥讽德国政府的人权价值观是权宜:
人权问题也将是默克尔与温家宝会谈的内容之一吗?还是说价值观外交只适用于经济景气的年代?

桑德施耐德把德国政府的人权政策说成会谈机制,强调谈人权不是为了控诉中国

默克尔在北京会谈及人权,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是默克尔就任总理以来在与中国政府 打交道时的必谈话题,而且不光是中国。我们在中国谈人权问题,我们知道中国在人权方面还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我们也设立了会谈的机制,因为我们谈人权不 是为了控诉中国,而是为了帮助中国,比如通过法制国家对话和人权对话。这个话题也不该被抛到一边,因为中国的人权状况还远远没有好到不需再谈的地步。因 此,人权问题在今后也将是与中国政治对话的核心组成部分。

谈到世界金融危机,两位都认为金融危机影响不了中国,把中国政府看成德国的救星。张暗示德国政府应该就西藏问题先向中共道歉:

再回到金融危机。迄今中国像激流中的岩石一样岿然不动,尽管其经济、特别是出口已经受到影响。您认为中国在多大程度上愿意在危机中助德国一臂之力呢,比如通过进口更多德国的产品?两国间的气氛在经历了西藏问题和奥运会前的激烈讨论还是处于一种热不起来的状态。

桑德施耐德则认为,中国即使出于自身的目的也会积极参与全球范围内的缓解危机措施。于是问的答的共识:危机使各方采取实用主义路线,人权问题一风吹了。桑德施耐德称:这往往是危机的积极效益

张丹红最后用提问表达了她的观点:中国与西方国家的患难与共是否会导致此间媒体今后在对中国的报导方面用更全面、更客观的眼光看中国呢

这是德国之声反击的信号。11月18日德国议会将讨论德国之声问题,包括它过去的节目是否有违德国法律关于德国之声的规定以及敏感的人事问题该单位是否有前中共、苏共党员和东德国安部人员。



注:作者简介

王蓉芬: 1966年王蓉芳上书"伟大领袖",写道:"尊敬的毛泽东主席:请您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名义想一想:您在干什么?请您以党的名义想一想:眼前发生的一切意味 着什么?请您以中国人民的名义想一想:您将把中国引向何处去?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场群众运动,是一个人在用枪杆子运动群众致礼!北京外国语学院东欧 语系德语专业四年级一班学生王蓉芬 1966年9月24日。"(引自《"文化大革命"中的名人之思》中央民族学院 出版社1993年8月第1版,340页)

那年8月18号,王容芬参加了天安门广场的百万红卫兵被接见集会,由于她对德国历史深有研究,觉得毛是" 披上新衣的皇帝",和希特勒像极了。之后,她抱着必死的决心发出以上的这封信,买了四瓶敌敌畏,在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前全部喝下。等她醒来时,她已经躺在公 安医院,接着被送往监狱。在关押了近十年后,她在1978年1月被判处无期徒刑,3年后被无罪释放。

1981年王容芬被释放,被费孝通先生推荐到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从事研究工作,后来成为著名的研究韦伯思想的专家,译介了大量德文社会科学名著包括这本马克斯韦伯的"儒教与道教"到中国,1989年6月她前往德国定居。






11月18日德国议会将讨论德国之声问题,包括它过去的节目是否有违德国法律关于德国之声的规定以及敏感的人事问题。



在德国总理默克尔前往北京参加亚欧峰会之际,《香港文汇报》不失时机转发了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对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研究所所长桑德施耐德的采访。在"默克尔访华前张丹红复出德国之声"的标题下,《香港文汇报》加了立场鲜明的按语:

在默克尔启程前往中国之前,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就德中关係现状採访了德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研究所所长桑德施耐德教授。这亦标志着,在被禁2个多月后,张丹红正式复出。

华人记者张丹红原是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奥运前夕因反对西方媒体片面报道中国而受到一批在海外的对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攻击,后被德国之声停职。攻击者们还要求重组德国之声中文部,因为他们认为中文部的报道过于亲华。

不久前,49名德国和欧洲政治家及中国问题专家向德国联邦议会发表公开信,支持张丹红、反对清洗和审查德国之声中文部。之后,德国当今顶尖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也在公开信上签名,支持张丹红。

桑德施耐德早已成为中共高级统战人员,名字不时现于《人民日报》。桑氏在众多采访中为中共外交和军事政策说话,称"谁对中国采取对抗的策略,将中国视为威 胁,甚至是敌手,那么历史的经验表明,中国最终也就会变成他的敌人。"其新著《全球对手中国的崛起与西方的无能》警告西方,不要把中国的和平发展逼向武 力对抗。

张丹红开门见山,给访谈定下为中共歌功颂德的基调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

默克尔女士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前往中国参加亚欧峰会,她也将与中国总理温家宝举行双边会谈。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使国际政治格局出现了有利于中国的倾斜。德国经济现在是否更加依赖于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中国呢?

桑德施耐德配合跟进,把颂歌拔到共产主义的中国支撑资本主义的西方的高度

我的看法是,这场危机和过去的所有危机一样终将成为过去,并给国际政治格局带来了变化。我们会得出结论,中国及海湾合作组织的一些国家为克服危机做出了重要贡献。说得更明确一些,共产主义的中国起了支撑资本主义的西方的作用。

"复出"的张丹红抓住时机讥讽德国政府的人权价值观是权宜:
人权问题也将是默克尔与温家宝会谈的内容之一吗?还是说价值观外交只适用于经济景气的年代?

桑德施耐德把德国政府的人权政策说成会谈机制,强调谈人权不是为了控诉中国

默克尔在北京会谈及人权,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是默克尔就任总理以来在与中国政府 打交道时的必谈话题,而且不光是中国。我们在中国谈人权问题,我们知道中国在人权方面还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我们也设立了会谈的机制,因为我们谈人权不 是为了控诉中国,而是为了帮助中国,比如通过法制国家对话和人权对话。这个话题也不该被抛到一边,因为中国的人权状况还远远没有好到不需再谈的地步。因 此,人权问题在今后也将是与中国政治对话的核心组成部分。

谈到世界金融危机,两位都认为金融危机影响不了中国,把中国政府看成德国的救星。张暗示德国政府应该就西藏问题先向中共道歉:

再回到金融危机。迄今中国像激流中的岩石一样岿然不动,尽管其经济、特别是出口已经受到影响。您认为中国在多大程度上愿意在危机中助德国一臂之力呢,比如通过进口更多德国的产品?两国间的气氛在经历了西藏问题和奥运会前的激烈讨论还是处于一种热不起来的状态。

桑德施耐德则认为,中国即使出于自身的目的也会积极参与全球范围内的缓解危机措施。于是问的答的共识:危机使各方采取实用主义路线,人权问题一风吹了。桑德施耐德称:这往往是危机的积极效益

张丹红最后用提问表达了她的观点:中国与西方国家的患难与共是否会导致此间媒体今后在对中国的报导方面用更全面、更客观的眼光看中国呢

这是德国之声反击的信号。11月18日德国议会将讨论德国之声问题,包括它过去的节目是否有违德国法律关于德国之声的规定以及敏感的人事问题该单位是否有前中共、苏共党员和东德国安部人员。



注:作者简介

王蓉芬: 1966年王蓉芳上书"伟大领袖",写道:"尊敬的毛泽东主席:请您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名义想一想:您在干什么?请您以党的名义想一想:眼前发生的一切意味 着什么?请您以中国人民的名义想一想:您将把中国引向何处去?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场群众运动,是一个人在用枪杆子运动群众致礼!北京外国语学院东欧 语系德语专业四年级一班学生王蓉芬 1966年9月24日。"(引自《"文化大革命"中的名人之思》中央民族学院 出版社1993年8月第1版,340页)

那年8月18号,王容芬参加了天安门广场的百万红卫兵被接见集会,由于她对德国历史深有研究,觉得毛是" 披上新衣的皇帝",和希特勒像极了。之后,她抱着必死的决心发出以上的这封信,买了四瓶敌敌畏,在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前全部喝下。等她醒来时,她已经躺在公 安医院,接着被送往监狱。在关押了近十年后,她在1978年1月被判处无期徒刑,3年后被无罪释放。

1981年王容芬被释放,被费孝通先生推荐到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从事研究工作,后来成为著名的研究韦伯思想的专家,译介了大量德文社会科学名著包括这本马克斯韦伯的"儒教与道教"到中国,1989年6月她前往德国定居。






11月18日德国议会将讨论德国之声问题,包括它过去的节目是否有违德国法律关于德国之声的规定以及敏感的人事问题。



在德国总理默克尔前往北京参加亚欧峰会之际,《香港文汇报》不失时机转发了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对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研究所所长桑德施耐德的采访。在"默克尔访华前张丹红复出德国之声"的标题下,《香港文汇报》加了立场鲜明的按语:

在默克尔启程前往中国之前,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就德中关係现状採访了德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研究所所长桑德施耐德教授。这亦标志着,在被禁2个多月后,张丹红正式复出。

华人记者张丹红原是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奥运前夕因反对西方媒体片面报道中国而受到一批在海外的对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攻击,后被德国之声停职。攻击者们还要求重组德国之声中文部,因为他们认为中文部的报道过于亲华。

不久前,49名德国和欧洲政治家及中国问题专家向德国联邦议会发表公开信,支持张丹红、反对清洗和审查德国之声中文部。之后,德国当今顶尖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也在公开信上签名,支持张丹红。

桑德施耐德早已成为中共高级统战人员,名字不时现于《人民日报》。桑氏在众多采访中为中共外交和军事政策说话,称"谁对中国采取对抗的策略,将中国视为威 胁,甚至是敌手,那么历史的经验表明,中国最终也就会变成他的敌人。"其新著《全球对手中国的崛起与西方的无能》警告西方,不要把中国的和平发展逼向武 力对抗。

张丹红开门见山,给访谈定下为中共歌功颂德的基调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

默克尔女士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前往中国参加亚欧峰会,她也将与中国总理温家宝举行双边会谈。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使国际政治格局出现了有利于中国的倾斜。德国经济现在是否更加依赖于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中国呢?

桑德施耐德配合跟进,把颂歌拔到共产主义的中国支撑资本主义的西方的高度

我的看法是,这场危机和过去的所有危机一样终将成为过去,并给国际政治格局带来了变化。我们会得出结论,中国及海湾合作组织的一些国家为克服危机做出了重要贡献。说得更明确一些,共产主义的中国起了支撑资本主义的西方的作用。

"复出"的张丹红抓住时机讥讽德国政府的人权价值观是权宜:
人权问题也将是默克尔与温家宝会谈的内容之一吗?还是说价值观外交只适用于经济景气的年代?

桑德施耐德把德国政府的人权政策说成会谈机制,强调谈人权不是为了控诉中国

默克尔在北京会谈及人权,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是默克尔就任总理以来在与中国政府 打交道时的必谈话题,而且不光是中国。我们在中国谈人权问题,我们知道中国在人权方面还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我们也设立了会谈的机制,因为我们谈人权不 是为了控诉中国,而是为了帮助中国,比如通过法制国家对话和人权对话。这个话题也不该被抛到一边,因为中国的人权状况还远远没有好到不需再谈的地步。因 此,人权问题在今后也将是与中国政治对话的核心组成部分。

谈到世界金融危机,两位都认为金融危机影响不了中国,把中国政府看成德国的救星。张暗示德国政府应该就西藏问题先向中共道歉:

再回到金融危机。迄今中国像激流中的岩石一样岿然不动,尽管其经济、特别是出口已经受到影响。您认为中国在多大程度上愿意在危机中助德国一臂之力呢,比如通过进口更多德国的产品?两国间的气氛在经历了西藏问题和奥运会前的激烈讨论还是处于一种热不起来的状态。

桑德施耐德则认为,中国即使出于自身的目的也会积极参与全球范围内的缓解危机措施。于是问的答的共识:危机使各方采取实用主义路线,人权问题一风吹了。桑德施耐德称:这往往是危机的积极效益

张丹红最后用提问表达了她的观点:中国与西方国家的患难与共是否会导致此间媒体今后在对中国的报导方面用更全面、更客观的眼光看中国呢

这是德国之声反击的信号。11月18日德国议会将讨论德国之声问题,包括它过去的节目是否有违德国法律关于德国之声的规定以及敏感的人事问题该单位是否有前中共、苏共党员和东德国安部人员。



注:作者简介

王蓉芬: 1966年王蓉芳上书"伟大领袖",写道:"尊敬的毛泽东主席:请您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名义想一想:您在干什么?请您以党的名义想一想:眼前发生的一切意味 着什么?请您以中国人民的名义想一想:您将把中国引向何处去?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场群众运动,是一个人在用枪杆子运动群众致礼!北京外国语学院东欧 语系德语专业四年级一班学生王蓉芬 1966年9月24日。"(引自《"文化大革命"中的名人之思》中央民族学院 出版社1993年8月第1版,340页)

那年8月18号,王容芬参加了天安门广场的百万红卫兵被接见集会,由于她对德国历史深有研究,觉得毛是" 披上新衣的皇帝",和希特勒像极了。之后,她抱着必死的决心发出以上的这封信,买了四瓶敌敌畏,在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前全部喝下。等她醒来时,她已经躺在公 安医院,接着被送往监狱。在关押了近十年后,她在1978年1月被判处无期徒刑,3年后被无罪释放。

1981年王容芬被释放,被费孝通先生推荐到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从事研究工作,后来成为著名的研究韦伯思想的专家,译介了大量德文社会科学名著包括这本马克斯韦伯的"儒教与道教"到中国,1989年6月她前往德国定居。






11月18日德国议会将讨论德国之声问题,包括它过去的节目是否有违德国法律关于德国之声的规定以及敏感的人事问题。



在德国总理默克尔前往北京参加亚欧峰会之际,《香港文汇报》不失时机转发了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对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研究所所长桑德施耐德的采访。在"默克尔访华前张丹红复出德国之声"的标题下,《香港文汇报》加了立场鲜明的按语:

在默克尔启程前往中国之前,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就德中关係现状採访了德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研究所所长桑德施耐德教授。这亦标志着,在被禁2个多月后,张丹红正式复出。

华人记者张丹红原是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奥运前夕因反对西方媒体片面报道中国而受到一批在海外的对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攻击,后被德国之声停职。攻击者们还要求重组德国之声中文部,因为他们认为中文部的报道过于亲华。

不久前,49名德国和欧洲政治家及中国问题专家向德国联邦议会发表公开信,支持张丹红、反对清洗和审查德国之声中文部。之后,德国当今顶尖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也在公开信上签名,支持张丹红。

桑德施耐德早已成为中共高级统战人员,名字不时现于《人民日报》。桑氏在众多采访中为中共外交和军事政策说话,称"谁对中国采取对抗的策略,将中国视为威 胁,甚至是敌手,那么历史的经验表明,中国最终也就会变成他的敌人。"其新著《全球对手中国的崛起与西方的无能》警告西方,不要把中国的和平发展逼向武 力对抗。

张丹红开门见山,给访谈定下为中共歌功颂德的基调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

默克尔女士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前往中国参加亚欧峰会,她也将与中国总理温家宝举行双边会谈。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使国际政治格局出现了有利于中国的倾斜。德国经济现在是否更加依赖于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中国呢?

桑德施耐德配合跟进,把颂歌拔到共产主义的中国支撑资本主义的西方的高度

我的看法是,这场危机和过去的所有危机一样终将成为过去,并给国际政治格局带来了变化。我们会得出结论,中国及海湾合作组织的一些国家为克服危机做出了重要贡献。说得更明确一些,共产主义的中国起了支撑资本主义的西方的作用。

"复出"的张丹红抓住时机讥讽德国政府的人权价值观是权宜:
人权问题也将是默克尔与温家宝会谈的内容之一吗?还是说价值观外交只适用于经济景气的年代?

桑德施耐德把德国政府的人权政策说成会谈机制,强调谈人权不是为了控诉中国

默克尔在北京会谈及人权,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是默克尔就任总理以来在与中国政府 打交道时的必谈话题,而且不光是中国。我们在中国谈人权问题,我们知道中国在人权方面还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我们也设立了会谈的机制,因为我们谈人权不 是为了控诉中国,而是为了帮助中国,比如通过法制国家对话和人权对话。这个话题也不该被抛到一边,因为中国的人权状况还远远没有好到不需再谈的地步。因 此,人权问题在今后也将是与中国政治对话的核心组成部分。

谈到世界金融危机,两位都认为金融危机影响不了中国,把中国政府看成德国的救星。张暗示德国政府应该就西藏问题先向中共道歉:

再回到金融危机。迄今中国像激流中的岩石一样岿然不动,尽管其经济、特别是出口已经受到影响。您认为中国在多大程度上愿意在危机中助德国一臂之力呢,比如通过进口更多德国的产品?两国间的气氛在经历了西藏问题和奥运会前的激烈讨论还是处于一种热不起来的状态。

桑德施耐德则认为,中国即使出于自身的目的也会积极参与全球范围内的缓解危机措施。于是问的答的共识:危机使各方采取实用主义路线,人权问题一风吹了。桑德施耐德称:这往往是危机的积极效益

张丹红最后用提问表达了她的观点:中国与西方国家的患难与共是否会导致此间媒体今后在对中国的报导方面用更全面、更客观的眼光看中国呢

这是德国之声反击的信号。11月18日德国议会将讨论德国之声问题,包括它过去的节目是否有违德国法律关于德国之声的规定以及敏感的人事问题该单位是否有前中共、苏共党员和东德国安部人员。



注:作者简介

王蓉芬: 1966年王蓉芳上书"伟大领袖",写道:"尊敬的毛泽东主席:请您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名义想一想:您在干什么?请您以党的名义想一想:眼前发生的一切意味 着什么?请您以中国人民的名义想一想:您将把中国引向何处去?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场群众运动,是一个人在用枪杆子运动群众致礼!北京外国语学院东欧 语系德语专业四年级一班学生王蓉芬 1966年9月24日。"(引自《"文化大革命"中的名人之思》中央民族学院 出版社1993年8月第1版,340页)

那年8月18号,王容芬参加了天安门广场的百万红卫兵被接见集会,由于她对德国历史深有研究,觉得毛是" 披上新衣的皇帝",和希特勒像极了。之后,她抱着必死的决心发出以上的这封信,买了四瓶敌敌畏,在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前全部喝下。等她醒来时,她已经躺在公 安医院,接着被送往监狱。在关押了近十年后,她在1978年1月被判处无期徒刑,3年后被无罪释放。

1981年王容芬被释放,被费孝通先生推荐到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从事研究工作,后来成为著名的研究韦伯思想的专家,译介了大量德文社会科学名著包括这本马克斯韦伯的"儒教与道教"到中国,1989年6月她前往德国定居。






11月18日德国议会将讨论德国之声问题,包括它过去的节目是否有违德国法律关于德国之声的规定以及敏感的人事问题。



在德国总理默克尔前往北京参加亚欧峰会之际,《香港文汇报》不失时机转发了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对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研究所所长桑德施耐德的采访。在"默克尔访华前张丹红复出德国之声"的标题下,《香港文汇报》加了立场鲜明的按语:

在默克尔启程前往中国之前,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就德中关係现状採访了德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研究所所长桑德施耐德教授。这亦标志着,在被禁2个多月后,张丹红正式复出。

华人记者张丹红原是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奥运前夕因反对西方媒体片面报道中国而受到一批在海外的对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攻击,后被德国之声停职。攻击者们还要求重组德国之声中文部,因为他们认为中文部的报道过于亲华。

不久前,49名德国和欧洲政治家及中国问题专家向德国联邦议会发表公开信,支持张丹红、反对清洗和审查德国之声中文部。之后,德国当今顶尖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也在公开信上签名,支持张丹红。

桑德施耐德早已成为中共高级统战人员,名字不时现于《人民日报》。桑氏在众多采访中为中共外交和军事政策说话,称"谁对中国采取对抗的策略,将中国视为威 胁,甚至是敌手,那么历史的经验表明,中国最终也就会变成他的敌人。"其新著《全球对手中国的崛起与西方的无能》警告西方,不要把中国的和平发展逼向武 力对抗。

张丹红开门见山,给访谈定下为中共歌功颂德的基调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

默克尔女士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前往中国参加亚欧峰会,她也将与中国总理温家宝举行双边会谈。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使国际政治格局出现了有利于中国的倾斜。德国经济现在是否更加依赖于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中国呢?

桑德施耐德配合跟进,把颂歌拔到共产主义的中国支撑资本主义的西方的高度

我的看法是,这场危机和过去的所有危机一样终将成为过去,并给国际政治格局带来了变化。我们会得出结论,中国及海湾合作组织的一些国家为克服危机做出了重要贡献。说得更明确一些,共产主义的中国起了支撑资本主义的西方的作用。

"复出"的张丹红抓住时机讥讽德国政府的人权价值观是权宜:
人权问题也将是默克尔与温家宝会谈的内容之一吗?还是说价值观外交只适用于经济景气的年代?

桑德施耐德把德国政府的人权政策说成会谈机制,强调谈人权不是为了控诉中国

默克尔在北京会谈及人权,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是默克尔就任总理以来在与中国政府 打交道时的必谈话题,而且不光是中国。我们在中国谈人权问题,我们知道中国在人权方面还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我们也设立了会谈的机制,因为我们谈人权不 是为了控诉中国,而是为了帮助中国,比如通过法制国家对话和人权对话。这个话题也不该被抛到一边,因为中国的人权状况还远远没有好到不需再谈的地步。因 此,人权问题在今后也将是与中国政治对话的核心组成部分。

谈到世界金融危机,两位都认为金融危机影响不了中国,把中国政府看成德国的救星。张暗示德国政府应该就西藏问题先向中共道歉:

再回到金融危机。迄今中国像激流中的岩石一样岿然不动,尽管其经济、特别是出口已经受到影响。您认为中国在多大程度上愿意在危机中助德国一臂之力呢,比如通过进口更多德国的产品?两国间的气氛在经历了西藏问题和奥运会前的激烈讨论还是处于一种热不起来的状态。

桑德施耐德则认为,中国即使出于自身的目的也会积极参与全球范围内的缓解危机措施。于是问的答的共识:危机使各方采取实用主义路线,人权问题一风吹了。桑德施耐德称:这往往是危机的积极效益

张丹红最后用提问表达了她的观点:中国与西方国家的患难与共是否会导致此间媒体今后在对中国的报导方面用更全面、更客观的眼光看中国呢

这是德国之声反击的信号。11月18日德国议会将讨论德国之声问题,包括它过去的节目是否有违德国法律关于德国之声的规定以及敏感的人事问题该单位是否有前中共、苏共党员和东德国安部人员。



注:作者简介

王蓉芬: 1966年王蓉芳上书"伟大领袖",写道:"尊敬的毛泽东主席:请您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名义想一想:您在干什么?请您以党的名义想一想:眼前发生的一切意味 着什么?请您以中国人民的名义想一想:您将把中国引向何处去?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场群众运动,是一个人在用枪杆子运动群众致礼!北京外国语学院东欧 语系德语专业四年级一班学生王蓉芬 1966年9月24日。"(引自《"文化大革命"中的名人之思》中央民族学院 出版社1993年8月第1版,340页)

那年8月18号,王容芬参加了天安门广场的百万红卫兵被接见集会,由于她对德国历史深有研究,觉得毛是" 披上新衣的皇帝",和希特勒像极了。之后,她抱着必死的决心发出以上的这封信,买了四瓶敌敌畏,在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前全部喝下。等她醒来时,她已经躺在公 安医院,接着被送往监狱。在关押了近十年后,她在1978年1月被判处无期徒刑,3年后被无罪释放。

1981年王容芬被释放,被费孝通先生推荐到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从事研究工作,后来成为著名的研究韦伯思想的专家,译介了大量德文社会科学名著包括这本马克斯韦伯的"儒教与道教"到中国,1989年6月她前往德国定居。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