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呼吁信:请关注被捕的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



此呼吁信为开放式签名,请国内外人士支持!

3月28日,中国公安机关逮捕了天安门母亲主要成员: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女士。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呼吁国内外舆论和所有人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惊悉:2004年3月28日,中国国安机构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先后在江苏无锡逮捕了丁子霖女士,在北京逮捕了 张先玲女士和黄金平女士,同时查抄了三人的家。而且,直到丁子霖女士被逮捕24小时之后,其夫蒋培坤先生仍然没有接到有关部门的任何通知,而中国法律规 定:在拘捕行动发生12小时内通知家属,但迄今他没有得到警方任何通知。

众所周知,三位难属的亲人皆在十五年前的大悲剧中殉难,丁子霖女士的十七岁儿子蒋捷连,正在读高中,1989年6月3日夜间在北京木樨地被枪杀; 张先玲女士的儿子王楠,六月四日凌晨被打死于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年仅十九岁,正在读高二;黄金平女士的丈夫杨燕声,生前为《中国体育报社》编辑部计算 机室职员,1989年6月4日7时在正义路抢救伤员中弹,子弹射入肝部,在体内炸开,不治身亡,遇难时年仅三十岁。

六四后,以丁子霖女士为代表的六四难属群体一直致力于追问真相、讨还公正的人道主义救助活动,她们收集天安门事件受难者名单,帮助受难者家 属,对外公布难属的证词,每年向中国政府发出为六四正名的呼吁,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制造六四惨案的有关责任人,今年又向正在举行的联合国人权大会提供证词。

但在中国大陆,六四,这一当代中国的关键词,在国内的所有媒体上被遮蔽,关于六四真相的言说很可能导致言说者被打入黑牢,这群受难母亲也遭到 当局的长期迫害。当局不许她们说出真相,不许她们公开祭奠亲人的亡灵,对她们的合理合法的正义诉求不予理睬,还蛮横地冻结和截扣国内外捐助给难属们的人道 善款,她们从事崇高的人道救助运动竟成为极危险的事业。然而,她们没有被恐怖政治吓倒,而是以极大的耐心和理性,更以温爱心、勇敢、宽容,与威吓、监 控、跟踪、拘留、查扣人道捐款相周旋相抗争。她们一个个寻访,一点点积累,不放过每一点线索,让血的事实变成活生生的具体细节,让这些血淋淋的细节变 成人们的记忆,见证八九运动,见证六四大屠杀,见证这个社会的灵魂,见证这十五年来中共政权的种种倒行逆施。而这事实的见证,对还原历史和伸张正义,比泪 水、比愤怒、比呐喊,更加有力。

因为,中华民族能否公正地对待六四问题,关乎殉难者的宝贵生命、关乎难属们的冤屈、关乎中国当代历史的真相、关乎中国人和国家的未来命运、关乎普世性的人权保护和人类正义!

受难自有同情,因为公道自在人心。六四难属群体基于人道救助的抗争,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的支持和同情。

十五年来,民间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呼声从来没有消失过,在大陆,每年都会有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多封联名信发表,也会有许多记忆六四、谴责屠杀和要求公 正的文章在民间流传;在一国两制的香港,每年都要举行悼念六四亡灵的烛光晚会;散布在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也都会在每年的六四祭日举行悼念活动。其中,一 些有良知有威望的老知识分子和老共产党人,也公开发出为六四正名的呼吁:因六四而身陷囹圄七年的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先生,出狱后一直为六四正名而大声疾 呼;1995年,由著名科学家王淦昌领衔发出《迎接联合国宽容年 呼吁实现国内宽容》公开信,主题之一就是呼吁中国政府以重新评价六四问题为突破口来实现社会和解,签名者中有诸多德高望重的知识分子和身为院士的自然科学 家,包括杨宪益、吴祖光、楼适夷、周辅成、许良英、范岱年、王子嵩、王若水等人。同年,在另一封与为六四正名有关的公开信中,签名中有北京大学著名教授季 羡林、汤一介、乐黛云,北京师范大学著名教授何兹全、童庆炳、王富仁等。同年,老中青三代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共同签署的《汲取血的教训 推进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签名者包括包遵信、徐文立、王丹、刘晓波、廖亦武、江棋生、陈子明、陈小平、周 舵、吴学灿、刘念春等异议人士,还有著名诗人芒克和著名画评家粟宪庭等人。1999年,正值六四十周年之际,著名知识分子李慎之先生发表《风雨仓皇五十 年》一文,公开要求中共当局尽早解决六四问题,激起了国内外广泛的反响;2002年中共十六大期间,中共老党员李锐先生也公开要求当局重新评价六四,作为 政治改革的起点;2002年年底,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在声援六四难属的公开信上签名;最新的例证就发生前不久的2004年2月24日,蒋彦永大夫给中 国当局的上书、要求为六四正名,现在,支持蒋大夫的网络签名已经高达5400人左右。

同时,六四难属群体也得到了世界性的同情和声援,先后获得过荣获了一系列人权奖,1994年,丁子霖女士获美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杰出民主人士 奖;1995年,获格利莱兹曼公民成就奖和纽约科学院的科学家人权奖;1996年,获万人杰新闻文化奖;1998年,获瑞士自由与人权基金会奖;1999 年,获意大利亚历山大兰格基金会奖。同时,1996年丁子霖夫妇共同获法兰西自由基金会的记忆奖;2000年,第二届世界民主大会在巴西圣保罗召开,六四 难属群体被大会赞誉为天安门母亲运动,获得大会颁发的民主勇敢奖。最近两年,天安门母亲运动又连续获得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

十五年前,六四难属们的亲人被罪恶的屠杀夺走了最宝贵的生命;之后,她们又在已经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煎熬了十五年,也在中共当局的压制下抗争了十几年;现在,她们本人又遭到当局的逮捕,连为亲人讨还公正的权利和自己的人身自由也被剥夺!

就在半个月之前,中共人大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现在,联合国人权大会正在日内瓦举行。而就在此刻,中共政权却逮捕三名六四难属,公然违背自己的承诺和全不顾忌正在举行联合国人权大会,进行赤裸裸的政治迫害。

面对国内外对六四难属群体的支持,面对在联合国人权大会将要遭到的谴责,也面对刚刚通过的人权入宪的承诺,中共当局难道非要用如此反人权的政 治迫害来自取其辱吗?即便我们不奢求中共现政权具有承担罪责和纠正错误的魄力,也不奢求现政权能够完全兑现刚刚通过的宪法承诺,也不奢望现政权能够完全履 行它所签署的联合国保障人权的两大国际公约,但在保障基本人权成为普世价值的当今世界,在中国政府以人权入宪来标榜进步之时,我们起码期望中国政府具 有最低限度的人道主义,还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位难属以人身自由。

为此

我们强烈抗议对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逮捕!

我们强烈要求立刻释放三位难属!

我们呼吁联合国人权大会、欧盟人权委员会、各国政府和非政府人权组织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我们也呼吁国内外舆论和所有人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
2004年3月29日

说明:此呼吁信为开放式签名,请国内外人士支持!
笔会网页:http://www.penchinese.net/icpcappeal.htm 有签名信箱,请 Email icpc@penchinese.net签名。

2004-03-30



此呼吁信为开放式签名,请国内外人士支持!

3月28日,中国公安机关逮捕了天安门母亲主要成员: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女士。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呼吁国内外舆论和所有人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惊悉:2004年3月28日,中国国安机构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先后在江苏无锡逮捕了丁子霖女士,在北京逮捕了 张先玲女士和黄金平女士,同时查抄了三人的家。而且,直到丁子霖女士被逮捕24小时之后,其夫蒋培坤先生仍然没有接到有关部门的任何通知,而中国法律规 定:在拘捕行动发生12小时内通知家属,但迄今他没有得到警方任何通知。

众所周知,三位难属的亲人皆在十五年前的大悲剧中殉难,丁子霖女士的十七岁儿子蒋捷连,正在读高中,1989年6月3日夜间在北京木樨地被枪杀; 张先玲女士的儿子王楠,六月四日凌晨被打死于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年仅十九岁,正在读高二;黄金平女士的丈夫杨燕声,生前为《中国体育报社》编辑部计算 机室职员,1989年6月4日7时在正义路抢救伤员中弹,子弹射入肝部,在体内炸开,不治身亡,遇难时年仅三十岁。

六四后,以丁子霖女士为代表的六四难属群体一直致力于追问真相、讨还公正的人道主义救助活动,她们收集天安门事件受难者名单,帮助受难者家 属,对外公布难属的证词,每年向中国政府发出为六四正名的呼吁,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制造六四惨案的有关责任人,今年又向正在举行的联合国人权大会提供证词。

但在中国大陆,六四,这一当代中国的关键词,在国内的所有媒体上被遮蔽,关于六四真相的言说很可能导致言说者被打入黑牢,这群受难母亲也遭到 当局的长期迫害。当局不许她们说出真相,不许她们公开祭奠亲人的亡灵,对她们的合理合法的正义诉求不予理睬,还蛮横地冻结和截扣国内外捐助给难属们的人道 善款,她们从事崇高的人道救助运动竟成为极危险的事业。然而,她们没有被恐怖政治吓倒,而是以极大的耐心和理性,更以温爱心、勇敢、宽容,与威吓、监 控、跟踪、拘留、查扣人道捐款相周旋相抗争。她们一个个寻访,一点点积累,不放过每一点线索,让血的事实变成活生生的具体细节,让这些血淋淋的细节变 成人们的记忆,见证八九运动,见证六四大屠杀,见证这个社会的灵魂,见证这十五年来中共政权的种种倒行逆施。而这事实的见证,对还原历史和伸张正义,比泪 水、比愤怒、比呐喊,更加有力。

因为,中华民族能否公正地对待六四问题,关乎殉难者的宝贵生命、关乎难属们的冤屈、关乎中国当代历史的真相、关乎中国人和国家的未来命运、关乎普世性的人权保护和人类正义!

受难自有同情,因为公道自在人心。六四难属群体基于人道救助的抗争,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的支持和同情。

十五年来,民间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呼声从来没有消失过,在大陆,每年都会有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多封联名信发表,也会有许多记忆六四、谴责屠杀和要求公 正的文章在民间流传;在一国两制的香港,每年都要举行悼念六四亡灵的烛光晚会;散布在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也都会在每年的六四祭日举行悼念活动。其中,一 些有良知有威望的老知识分子和老共产党人,也公开发出为六四正名的呼吁:因六四而身陷囹圄七年的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先生,出狱后一直为六四正名而大声疾 呼;1995年,由著名科学家王淦昌领衔发出《迎接联合国宽容年 呼吁实现国内宽容》公开信,主题之一就是呼吁中国政府以重新评价六四问题为突破口来实现社会和解,签名者中有诸多德高望重的知识分子和身为院士的自然科学 家,包括杨宪益、吴祖光、楼适夷、周辅成、许良英、范岱年、王子嵩、王若水等人。同年,在另一封与为六四正名有关的公开信中,签名中有北京大学著名教授季 羡林、汤一介、乐黛云,北京师范大学著名教授何兹全、童庆炳、王富仁等。同年,老中青三代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共同签署的《汲取血的教训 推进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签名者包括包遵信、徐文立、王丹、刘晓波、廖亦武、江棋生、陈子明、陈小平、周 舵、吴学灿、刘念春等异议人士,还有著名诗人芒克和著名画评家粟宪庭等人。1999年,正值六四十周年之际,著名知识分子李慎之先生发表《风雨仓皇五十 年》一文,公开要求中共当局尽早解决六四问题,激起了国内外广泛的反响;2002年中共十六大期间,中共老党员李锐先生也公开要求当局重新评价六四,作为 政治改革的起点;2002年年底,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在声援六四难属的公开信上签名;最新的例证就发生前不久的2004年2月24日,蒋彦永大夫给中 国当局的上书、要求为六四正名,现在,支持蒋大夫的网络签名已经高达5400人左右。

同时,六四难属群体也得到了世界性的同情和声援,先后获得过荣获了一系列人权奖,1994年,丁子霖女士获美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杰出民主人士 奖;1995年,获格利莱兹曼公民成就奖和纽约科学院的科学家人权奖;1996年,获万人杰新闻文化奖;1998年,获瑞士自由与人权基金会奖;1999 年,获意大利亚历山大兰格基金会奖。同时,1996年丁子霖夫妇共同获法兰西自由基金会的记忆奖;2000年,第二届世界民主大会在巴西圣保罗召开,六四 难属群体被大会赞誉为天安门母亲运动,获得大会颁发的民主勇敢奖。最近两年,天安门母亲运动又连续获得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

十五年前,六四难属们的亲人被罪恶的屠杀夺走了最宝贵的生命;之后,她们又在已经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煎熬了十五年,也在中共当局的压制下抗争了十几年;现在,她们本人又遭到当局的逮捕,连为亲人讨还公正的权利和自己的人身自由也被剥夺!

就在半个月之前,中共人大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现在,联合国人权大会正在日内瓦举行。而就在此刻,中共政权却逮捕三名六四难属,公然违背自己的承诺和全不顾忌正在举行联合国人权大会,进行赤裸裸的政治迫害。

面对国内外对六四难属群体的支持,面对在联合国人权大会将要遭到的谴责,也面对刚刚通过的人权入宪的承诺,中共当局难道非要用如此反人权的政 治迫害来自取其辱吗?即便我们不奢求中共现政权具有承担罪责和纠正错误的魄力,也不奢求现政权能够完全兑现刚刚通过的宪法承诺,也不奢望现政权能够完全履 行它所签署的联合国保障人权的两大国际公约,但在保障基本人权成为普世价值的当今世界,在中国政府以人权入宪来标榜进步之时,我们起码期望中国政府具 有最低限度的人道主义,还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位难属以人身自由。

为此

我们强烈抗议对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逮捕!

我们强烈要求立刻释放三位难属!

我们呼吁联合国人权大会、欧盟人权委员会、各国政府和非政府人权组织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我们也呼吁国内外舆论和所有人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
2004年3月29日

说明:此呼吁信为开放式签名,请国内外人士支持!
笔会网页:http://www.penchinese.net/icpcappeal.htm 有签名信箱,请 Email icpc@penchinese.net签名。

2004-03-30



此呼吁信为开放式签名,请国内外人士支持!

3月28日,中国公安机关逮捕了天安门母亲主要成员: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女士。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呼吁国内外舆论和所有人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惊悉:2004年3月28日,中国国安机构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先后在江苏无锡逮捕了丁子霖女士,在北京逮捕了 张先玲女士和黄金平女士,同时查抄了三人的家。而且,直到丁子霖女士被逮捕24小时之后,其夫蒋培坤先生仍然没有接到有关部门的任何通知,而中国法律规 定:在拘捕行动发生12小时内通知家属,但迄今他没有得到警方任何通知。

众所周知,三位难属的亲人皆在十五年前的大悲剧中殉难,丁子霖女士的十七岁儿子蒋捷连,正在读高中,1989年6月3日夜间在北京木樨地被枪杀; 张先玲女士的儿子王楠,六月四日凌晨被打死于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年仅十九岁,正在读高二;黄金平女士的丈夫杨燕声,生前为《中国体育报社》编辑部计算 机室职员,1989年6月4日7时在正义路抢救伤员中弹,子弹射入肝部,在体内炸开,不治身亡,遇难时年仅三十岁。

六四后,以丁子霖女士为代表的六四难属群体一直致力于追问真相、讨还公正的人道主义救助活动,她们收集天安门事件受难者名单,帮助受难者家 属,对外公布难属的证词,每年向中国政府发出为六四正名的呼吁,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制造六四惨案的有关责任人,今年又向正在举行的联合国人权大会提供证词。

但在中国大陆,六四,这一当代中国的关键词,在国内的所有媒体上被遮蔽,关于六四真相的言说很可能导致言说者被打入黑牢,这群受难母亲也遭到 当局的长期迫害。当局不许她们说出真相,不许她们公开祭奠亲人的亡灵,对她们的合理合法的正义诉求不予理睬,还蛮横地冻结和截扣国内外捐助给难属们的人道 善款,她们从事崇高的人道救助运动竟成为极危险的事业。然而,她们没有被恐怖政治吓倒,而是以极大的耐心和理性,更以温爱心、勇敢、宽容,与威吓、监 控、跟踪、拘留、查扣人道捐款相周旋相抗争。她们一个个寻访,一点点积累,不放过每一点线索,让血的事实变成活生生的具体细节,让这些血淋淋的细节变 成人们的记忆,见证八九运动,见证六四大屠杀,见证这个社会的灵魂,见证这十五年来中共政权的种种倒行逆施。而这事实的见证,对还原历史和伸张正义,比泪 水、比愤怒、比呐喊,更加有力。

因为,中华民族能否公正地对待六四问题,关乎殉难者的宝贵生命、关乎难属们的冤屈、关乎中国当代历史的真相、关乎中国人和国家的未来命运、关乎普世性的人权保护和人类正义!

受难自有同情,因为公道自在人心。六四难属群体基于人道救助的抗争,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的支持和同情。

十五年来,民间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呼声从来没有消失过,在大陆,每年都会有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多封联名信发表,也会有许多记忆六四、谴责屠杀和要求公 正的文章在民间流传;在一国两制的香港,每年都要举行悼念六四亡灵的烛光晚会;散布在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也都会在每年的六四祭日举行悼念活动。其中,一 些有良知有威望的老知识分子和老共产党人,也公开发出为六四正名的呼吁:因六四而身陷囹圄七年的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先生,出狱后一直为六四正名而大声疾 呼;1995年,由著名科学家王淦昌领衔发出《迎接联合国宽容年 呼吁实现国内宽容》公开信,主题之一就是呼吁中国政府以重新评价六四问题为突破口来实现社会和解,签名者中有诸多德高望重的知识分子和身为院士的自然科学 家,包括杨宪益、吴祖光、楼适夷、周辅成、许良英、范岱年、王子嵩、王若水等人。同年,在另一封与为六四正名有关的公开信中,签名中有北京大学著名教授季 羡林、汤一介、乐黛云,北京师范大学著名教授何兹全、童庆炳、王富仁等。同年,老中青三代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共同签署的《汲取血的教训 推进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签名者包括包遵信、徐文立、王丹、刘晓波、廖亦武、江棋生、陈子明、陈小平、周 舵、吴学灿、刘念春等异议人士,还有著名诗人芒克和著名画评家粟宪庭等人。1999年,正值六四十周年之际,著名知识分子李慎之先生发表《风雨仓皇五十 年》一文,公开要求中共当局尽早解决六四问题,激起了国内外广泛的反响;2002年中共十六大期间,中共老党员李锐先生也公开要求当局重新评价六四,作为 政治改革的起点;2002年年底,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在声援六四难属的公开信上签名;最新的例证就发生前不久的2004年2月24日,蒋彦永大夫给中 国当局的上书、要求为六四正名,现在,支持蒋大夫的网络签名已经高达5400人左右。

同时,六四难属群体也得到了世界性的同情和声援,先后获得过荣获了一系列人权奖,1994年,丁子霖女士获美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杰出民主人士 奖;1995年,获格利莱兹曼公民成就奖和纽约科学院的科学家人权奖;1996年,获万人杰新闻文化奖;1998年,获瑞士自由与人权基金会奖;1999 年,获意大利亚历山大兰格基金会奖。同时,1996年丁子霖夫妇共同获法兰西自由基金会的记忆奖;2000年,第二届世界民主大会在巴西圣保罗召开,六四 难属群体被大会赞誉为天安门母亲运动,获得大会颁发的民主勇敢奖。最近两年,天安门母亲运动又连续获得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

十五年前,六四难属们的亲人被罪恶的屠杀夺走了最宝贵的生命;之后,她们又在已经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煎熬了十五年,也在中共当局的压制下抗争了十几年;现在,她们本人又遭到当局的逮捕,连为亲人讨还公正的权利和自己的人身自由也被剥夺!

就在半个月之前,中共人大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现在,联合国人权大会正在日内瓦举行。而就在此刻,中共政权却逮捕三名六四难属,公然违背自己的承诺和全不顾忌正在举行联合国人权大会,进行赤裸裸的政治迫害。

面对国内外对六四难属群体的支持,面对在联合国人权大会将要遭到的谴责,也面对刚刚通过的人权入宪的承诺,中共当局难道非要用如此反人权的政 治迫害来自取其辱吗?即便我们不奢求中共现政权具有承担罪责和纠正错误的魄力,也不奢求现政权能够完全兑现刚刚通过的宪法承诺,也不奢望现政权能够完全履 行它所签署的联合国保障人权的两大国际公约,但在保障基本人权成为普世价值的当今世界,在中国政府以人权入宪来标榜进步之时,我们起码期望中国政府具 有最低限度的人道主义,还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位难属以人身自由。

为此

我们强烈抗议对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逮捕!

我们强烈要求立刻释放三位难属!

我们呼吁联合国人权大会、欧盟人权委员会、各国政府和非政府人权组织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我们也呼吁国内外舆论和所有人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
2004年3月29日

说明:此呼吁信为开放式签名,请国内外人士支持!
笔会网页:http://www.penchinese.net/icpcappeal.htm 有签名信箱,请 Email icpc@penchinese.net签名。

2004-03-30



此呼吁信为开放式签名,请国内外人士支持!

3月28日,中国公安机关逮捕了天安门母亲主要成员: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女士。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呼吁国内外舆论和所有人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惊悉:2004年3月28日,中国国安机构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先后在江苏无锡逮捕了丁子霖女士,在北京逮捕了 张先玲女士和黄金平女士,同时查抄了三人的家。而且,直到丁子霖女士被逮捕24小时之后,其夫蒋培坤先生仍然没有接到有关部门的任何通知,而中国法律规 定:在拘捕行动发生12小时内通知家属,但迄今他没有得到警方任何通知。

众所周知,三位难属的亲人皆在十五年前的大悲剧中殉难,丁子霖女士的十七岁儿子蒋捷连,正在读高中,1989年6月3日夜间在北京木樨地被枪杀; 张先玲女士的儿子王楠,六月四日凌晨被打死于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年仅十九岁,正在读高二;黄金平女士的丈夫杨燕声,生前为《中国体育报社》编辑部计算 机室职员,1989年6月4日7时在正义路抢救伤员中弹,子弹射入肝部,在体内炸开,不治身亡,遇难时年仅三十岁。

六四后,以丁子霖女士为代表的六四难属群体一直致力于追问真相、讨还公正的人道主义救助活动,她们收集天安门事件受难者名单,帮助受难者家 属,对外公布难属的证词,每年向中国政府发出为六四正名的呼吁,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制造六四惨案的有关责任人,今年又向正在举行的联合国人权大会提供证词。

但在中国大陆,六四,这一当代中国的关键词,在国内的所有媒体上被遮蔽,关于六四真相的言说很可能导致言说者被打入黑牢,这群受难母亲也遭到 当局的长期迫害。当局不许她们说出真相,不许她们公开祭奠亲人的亡灵,对她们的合理合法的正义诉求不予理睬,还蛮横地冻结和截扣国内外捐助给难属们的人道 善款,她们从事崇高的人道救助运动竟成为极危险的事业。然而,她们没有被恐怖政治吓倒,而是以极大的耐心和理性,更以温爱心、勇敢、宽容,与威吓、监 控、跟踪、拘留、查扣人道捐款相周旋相抗争。她们一个个寻访,一点点积累,不放过每一点线索,让血的事实变成活生生的具体细节,让这些血淋淋的细节变 成人们的记忆,见证八九运动,见证六四大屠杀,见证这个社会的灵魂,见证这十五年来中共政权的种种倒行逆施。而这事实的见证,对还原历史和伸张正义,比泪 水、比愤怒、比呐喊,更加有力。

因为,中华民族能否公正地对待六四问题,关乎殉难者的宝贵生命、关乎难属们的冤屈、关乎中国当代历史的真相、关乎中国人和国家的未来命运、关乎普世性的人权保护和人类正义!

受难自有同情,因为公道自在人心。六四难属群体基于人道救助的抗争,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的支持和同情。

十五年来,民间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呼声从来没有消失过,在大陆,每年都会有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多封联名信发表,也会有许多记忆六四、谴责屠杀和要求公 正的文章在民间流传;在一国两制的香港,每年都要举行悼念六四亡灵的烛光晚会;散布在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也都会在每年的六四祭日举行悼念活动。其中,一 些有良知有威望的老知识分子和老共产党人,也公开发出为六四正名的呼吁:因六四而身陷囹圄七年的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先生,出狱后一直为六四正名而大声疾 呼;1995年,由著名科学家王淦昌领衔发出《迎接联合国宽容年 呼吁实现国内宽容》公开信,主题之一就是呼吁中国政府以重新评价六四问题为突破口来实现社会和解,签名者中有诸多德高望重的知识分子和身为院士的自然科学 家,包括杨宪益、吴祖光、楼适夷、周辅成、许良英、范岱年、王子嵩、王若水等人。同年,在另一封与为六四正名有关的公开信中,签名中有北京大学著名教授季 羡林、汤一介、乐黛云,北京师范大学著名教授何兹全、童庆炳、王富仁等。同年,老中青三代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共同签署的《汲取血的教训 推进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签名者包括包遵信、徐文立、王丹、刘晓波、廖亦武、江棋生、陈子明、陈小平、周 舵、吴学灿、刘念春等异议人士,还有著名诗人芒克和著名画评家粟宪庭等人。1999年,正值六四十周年之际,著名知识分子李慎之先生发表《风雨仓皇五十 年》一文,公开要求中共当局尽早解决六四问题,激起了国内外广泛的反响;2002年中共十六大期间,中共老党员李锐先生也公开要求当局重新评价六四,作为 政治改革的起点;2002年年底,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在声援六四难属的公开信上签名;最新的例证就发生前不久的2004年2月24日,蒋彦永大夫给中 国当局的上书、要求为六四正名,现在,支持蒋大夫的网络签名已经高达5400人左右。

同时,六四难属群体也得到了世界性的同情和声援,先后获得过荣获了一系列人权奖,1994年,丁子霖女士获美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杰出民主人士 奖;1995年,获格利莱兹曼公民成就奖和纽约科学院的科学家人权奖;1996年,获万人杰新闻文化奖;1998年,获瑞士自由与人权基金会奖;1999 年,获意大利亚历山大兰格基金会奖。同时,1996年丁子霖夫妇共同获法兰西自由基金会的记忆奖;2000年,第二届世界民主大会在巴西圣保罗召开,六四 难属群体被大会赞誉为天安门母亲运动,获得大会颁发的民主勇敢奖。最近两年,天安门母亲运动又连续获得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

十五年前,六四难属们的亲人被罪恶的屠杀夺走了最宝贵的生命;之后,她们又在已经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煎熬了十五年,也在中共当局的压制下抗争了十几年;现在,她们本人又遭到当局的逮捕,连为亲人讨还公正的权利和自己的人身自由也被剥夺!

就在半个月之前,中共人大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现在,联合国人权大会正在日内瓦举行。而就在此刻,中共政权却逮捕三名六四难属,公然违背自己的承诺和全不顾忌正在举行联合国人权大会,进行赤裸裸的政治迫害。

面对国内外对六四难属群体的支持,面对在联合国人权大会将要遭到的谴责,也面对刚刚通过的人权入宪的承诺,中共当局难道非要用如此反人权的政 治迫害来自取其辱吗?即便我们不奢求中共现政权具有承担罪责和纠正错误的魄力,也不奢求现政权能够完全兑现刚刚通过的宪法承诺,也不奢望现政权能够完全履 行它所签署的联合国保障人权的两大国际公约,但在保障基本人权成为普世价值的当今世界,在中国政府以人权入宪来标榜进步之时,我们起码期望中国政府具 有最低限度的人道主义,还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位难属以人身自由。

为此

我们强烈抗议对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逮捕!

我们强烈要求立刻释放三位难属!

我们呼吁联合国人权大会、欧盟人权委员会、各国政府和非政府人权组织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我们也呼吁国内外舆论和所有人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
2004年3月29日

说明:此呼吁信为开放式签名,请国内外人士支持!
笔会网页:http://www.penchinese.net/icpcappeal.htm 有签名信箱,请 Email icpc@penchinese.net签名。

2004-03-30



此呼吁信为开放式签名,请国内外人士支持!

3月28日,中国公安机关逮捕了天安门母亲主要成员: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女士。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呼吁国内外舆论和所有人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惊悉:2004年3月28日,中国国安机构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先后在江苏无锡逮捕了丁子霖女士,在北京逮捕了 张先玲女士和黄金平女士,同时查抄了三人的家。而且,直到丁子霖女士被逮捕24小时之后,其夫蒋培坤先生仍然没有接到有关部门的任何通知,而中国法律规 定:在拘捕行动发生12小时内通知家属,但迄今他没有得到警方任何通知。

众所周知,三位难属的亲人皆在十五年前的大悲剧中殉难,丁子霖女士的十七岁儿子蒋捷连,正在读高中,1989年6月3日夜间在北京木樨地被枪杀; 张先玲女士的儿子王楠,六月四日凌晨被打死于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年仅十九岁,正在读高二;黄金平女士的丈夫杨燕声,生前为《中国体育报社》编辑部计算 机室职员,1989年6月4日7时在正义路抢救伤员中弹,子弹射入肝部,在体内炸开,不治身亡,遇难时年仅三十岁。

六四后,以丁子霖女士为代表的六四难属群体一直致力于追问真相、讨还公正的人道主义救助活动,她们收集天安门事件受难者名单,帮助受难者家 属,对外公布难属的证词,每年向中国政府发出为六四正名的呼吁,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制造六四惨案的有关责任人,今年又向正在举行的联合国人权大会提供证词。

但在中国大陆,六四,这一当代中国的关键词,在国内的所有媒体上被遮蔽,关于六四真相的言说很可能导致言说者被打入黑牢,这群受难母亲也遭到 当局的长期迫害。当局不许她们说出真相,不许她们公开祭奠亲人的亡灵,对她们的合理合法的正义诉求不予理睬,还蛮横地冻结和截扣国内外捐助给难属们的人道 善款,她们从事崇高的人道救助运动竟成为极危险的事业。然而,她们没有被恐怖政治吓倒,而是以极大的耐心和理性,更以温爱心、勇敢、宽容,与威吓、监 控、跟踪、拘留、查扣人道捐款相周旋相抗争。她们一个个寻访,一点点积累,不放过每一点线索,让血的事实变成活生生的具体细节,让这些血淋淋的细节变 成人们的记忆,见证八九运动,见证六四大屠杀,见证这个社会的灵魂,见证这十五年来中共政权的种种倒行逆施。而这事实的见证,对还原历史和伸张正义,比泪 水、比愤怒、比呐喊,更加有力。

因为,中华民族能否公正地对待六四问题,关乎殉难者的宝贵生命、关乎难属们的冤屈、关乎中国当代历史的真相、关乎中国人和国家的未来命运、关乎普世性的人权保护和人类正义!

受难自有同情,因为公道自在人心。六四难属群体基于人道救助的抗争,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的支持和同情。

十五年来,民间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呼声从来没有消失过,在大陆,每年都会有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多封联名信发表,也会有许多记忆六四、谴责屠杀和要求公 正的文章在民间流传;在一国两制的香港,每年都要举行悼念六四亡灵的烛光晚会;散布在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也都会在每年的六四祭日举行悼念活动。其中,一 些有良知有威望的老知识分子和老共产党人,也公开发出为六四正名的呼吁:因六四而身陷囹圄七年的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先生,出狱后一直为六四正名而大声疾 呼;1995年,由著名科学家王淦昌领衔发出《迎接联合国宽容年 呼吁实现国内宽容》公开信,主题之一就是呼吁中国政府以重新评价六四问题为突破口来实现社会和解,签名者中有诸多德高望重的知识分子和身为院士的自然科学 家,包括杨宪益、吴祖光、楼适夷、周辅成、许良英、范岱年、王子嵩、王若水等人。同年,在另一封与为六四正名有关的公开信中,签名中有北京大学著名教授季 羡林、汤一介、乐黛云,北京师范大学著名教授何兹全、童庆炳、王富仁等。同年,老中青三代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共同签署的《汲取血的教训 推进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签名者包括包遵信、徐文立、王丹、刘晓波、廖亦武、江棋生、陈子明、陈小平、周 舵、吴学灿、刘念春等异议人士,还有著名诗人芒克和著名画评家粟宪庭等人。1999年,正值六四十周年之际,著名知识分子李慎之先生发表《风雨仓皇五十 年》一文,公开要求中共当局尽早解决六四问题,激起了国内外广泛的反响;2002年中共十六大期间,中共老党员李锐先生也公开要求当局重新评价六四,作为 政治改革的起点;2002年年底,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在声援六四难属的公开信上签名;最新的例证就发生前不久的2004年2月24日,蒋彦永大夫给中 国当局的上书、要求为六四正名,现在,支持蒋大夫的网络签名已经高达5400人左右。

同时,六四难属群体也得到了世界性的同情和声援,先后获得过荣获了一系列人权奖,1994年,丁子霖女士获美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杰出民主人士 奖;1995年,获格利莱兹曼公民成就奖和纽约科学院的科学家人权奖;1996年,获万人杰新闻文化奖;1998年,获瑞士自由与人权基金会奖;1999 年,获意大利亚历山大兰格基金会奖。同时,1996年丁子霖夫妇共同获法兰西自由基金会的记忆奖;2000年,第二届世界民主大会在巴西圣保罗召开,六四 难属群体被大会赞誉为天安门母亲运动,获得大会颁发的民主勇敢奖。最近两年,天安门母亲运动又连续获得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

十五年前,六四难属们的亲人被罪恶的屠杀夺走了最宝贵的生命;之后,她们又在已经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煎熬了十五年,也在中共当局的压制下抗争了十几年;现在,她们本人又遭到当局的逮捕,连为亲人讨还公正的权利和自己的人身自由也被剥夺!

就在半个月之前,中共人大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现在,联合国人权大会正在日内瓦举行。而就在此刻,中共政权却逮捕三名六四难属,公然违背自己的承诺和全不顾忌正在举行联合国人权大会,进行赤裸裸的政治迫害。

面对国内外对六四难属群体的支持,面对在联合国人权大会将要遭到的谴责,也面对刚刚通过的人权入宪的承诺,中共当局难道非要用如此反人权的政 治迫害来自取其辱吗?即便我们不奢求中共现政权具有承担罪责和纠正错误的魄力,也不奢求现政权能够完全兑现刚刚通过的宪法承诺,也不奢望现政权能够完全履 行它所签署的联合国保障人权的两大国际公约,但在保障基本人权成为普世价值的当今世界,在中国政府以人权入宪来标榜进步之时,我们起码期望中国政府具 有最低限度的人道主义,还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位难属以人身自由。

为此

我们强烈抗议对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逮捕!

我们强烈要求立刻释放三位难属!

我们呼吁联合国人权大会、欧盟人权委员会、各国政府和非政府人权组织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我们也呼吁国内外舆论和所有人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
2004年3月29日

说明:此呼吁信为开放式签名,请国内外人士支持!
笔会网页:http://www.penchinese.net/icpcappeal.htm 有签名信箱,请 Email icpc@penchinese.net签名。

2004-03-30



此呼吁信为开放式签名,请国内外人士支持!

3月28日,中国公安机关逮捕了天安门母亲主要成员: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女士。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呼吁国内外舆论和所有人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惊悉:2004年3月28日,中国国安机构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先后在江苏无锡逮捕了丁子霖女士,在北京逮捕了 张先玲女士和黄金平女士,同时查抄了三人的家。而且,直到丁子霖女士被逮捕24小时之后,其夫蒋培坤先生仍然没有接到有关部门的任何通知,而中国法律规 定:在拘捕行动发生12小时内通知家属,但迄今他没有得到警方任何通知。

众所周知,三位难属的亲人皆在十五年前的大悲剧中殉难,丁子霖女士的十七岁儿子蒋捷连,正在读高中,1989年6月3日夜间在北京木樨地被枪杀; 张先玲女士的儿子王楠,六月四日凌晨被打死于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年仅十九岁,正在读高二;黄金平女士的丈夫杨燕声,生前为《中国体育报社》编辑部计算 机室职员,1989年6月4日7时在正义路抢救伤员中弹,子弹射入肝部,在体内炸开,不治身亡,遇难时年仅三十岁。

六四后,以丁子霖女士为代表的六四难属群体一直致力于追问真相、讨还公正的人道主义救助活动,她们收集天安门事件受难者名单,帮助受难者家 属,对外公布难属的证词,每年向中国政府发出为六四正名的呼吁,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制造六四惨案的有关责任人,今年又向正在举行的联合国人权大会提供证词。

但在中国大陆,六四,这一当代中国的关键词,在国内的所有媒体上被遮蔽,关于六四真相的言说很可能导致言说者被打入黑牢,这群受难母亲也遭到 当局的长期迫害。当局不许她们说出真相,不许她们公开祭奠亲人的亡灵,对她们的合理合法的正义诉求不予理睬,还蛮横地冻结和截扣国内外捐助给难属们的人道 善款,她们从事崇高的人道救助运动竟成为极危险的事业。然而,她们没有被恐怖政治吓倒,而是以极大的耐心和理性,更以温爱心、勇敢、宽容,与威吓、监 控、跟踪、拘留、查扣人道捐款相周旋相抗争。她们一个个寻访,一点点积累,不放过每一点线索,让血的事实变成活生生的具体细节,让这些血淋淋的细节变 成人们的记忆,见证八九运动,见证六四大屠杀,见证这个社会的灵魂,见证这十五年来中共政权的种种倒行逆施。而这事实的见证,对还原历史和伸张正义,比泪 水、比愤怒、比呐喊,更加有力。

因为,中华民族能否公正地对待六四问题,关乎殉难者的宝贵生命、关乎难属们的冤屈、关乎中国当代历史的真相、关乎中国人和国家的未来命运、关乎普世性的人权保护和人类正义!

受难自有同情,因为公道自在人心。六四难属群体基于人道救助的抗争,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的支持和同情。

十五年来,民间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呼声从来没有消失过,在大陆,每年都会有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多封联名信发表,也会有许多记忆六四、谴责屠杀和要求公 正的文章在民间流传;在一国两制的香港,每年都要举行悼念六四亡灵的烛光晚会;散布在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也都会在每年的六四祭日举行悼念活动。其中,一 些有良知有威望的老知识分子和老共产党人,也公开发出为六四正名的呼吁:因六四而身陷囹圄七年的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先生,出狱后一直为六四正名而大声疾 呼;1995年,由著名科学家王淦昌领衔发出《迎接联合国宽容年 呼吁实现国内宽容》公开信,主题之一就是呼吁中国政府以重新评价六四问题为突破口来实现社会和解,签名者中有诸多德高望重的知识分子和身为院士的自然科学 家,包括杨宪益、吴祖光、楼适夷、周辅成、许良英、范岱年、王子嵩、王若水等人。同年,在另一封与为六四正名有关的公开信中,签名中有北京大学著名教授季 羡林、汤一介、乐黛云,北京师范大学著名教授何兹全、童庆炳、王富仁等。同年,老中青三代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共同签署的《汲取血的教训 推进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签名者包括包遵信、徐文立、王丹、刘晓波、廖亦武、江棋生、陈子明、陈小平、周 舵、吴学灿、刘念春等异议人士,还有著名诗人芒克和著名画评家粟宪庭等人。1999年,正值六四十周年之际,著名知识分子李慎之先生发表《风雨仓皇五十 年》一文,公开要求中共当局尽早解决六四问题,激起了国内外广泛的反响;2002年中共十六大期间,中共老党员李锐先生也公开要求当局重新评价六四,作为 政治改革的起点;2002年年底,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在声援六四难属的公开信上签名;最新的例证就发生前不久的2004年2月24日,蒋彦永大夫给中 国当局的上书、要求为六四正名,现在,支持蒋大夫的网络签名已经高达5400人左右。

同时,六四难属群体也得到了世界性的同情和声援,先后获得过荣获了一系列人权奖,1994年,丁子霖女士获美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杰出民主人士 奖;1995年,获格利莱兹曼公民成就奖和纽约科学院的科学家人权奖;1996年,获万人杰新闻文化奖;1998年,获瑞士自由与人权基金会奖;1999 年,获意大利亚历山大兰格基金会奖。同时,1996年丁子霖夫妇共同获法兰西自由基金会的记忆奖;2000年,第二届世界民主大会在巴西圣保罗召开,六四 难属群体被大会赞誉为天安门母亲运动,获得大会颁发的民主勇敢奖。最近两年,天安门母亲运动又连续获得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

十五年前,六四难属们的亲人被罪恶的屠杀夺走了最宝贵的生命;之后,她们又在已经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煎熬了十五年,也在中共当局的压制下抗争了十几年;现在,她们本人又遭到当局的逮捕,连为亲人讨还公正的权利和自己的人身自由也被剥夺!

就在半个月之前,中共人大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现在,联合国人权大会正在日内瓦举行。而就在此刻,中共政权却逮捕三名六四难属,公然违背自己的承诺和全不顾忌正在举行联合国人权大会,进行赤裸裸的政治迫害。

面对国内外对六四难属群体的支持,面对在联合国人权大会将要遭到的谴责,也面对刚刚通过的人权入宪的承诺,中共当局难道非要用如此反人权的政 治迫害来自取其辱吗?即便我们不奢求中共现政权具有承担罪责和纠正错误的魄力,也不奢求现政权能够完全兑现刚刚通过的宪法承诺,也不奢望现政权能够完全履 行它所签署的联合国保障人权的两大国际公约,但在保障基本人权成为普世价值的当今世界,在中国政府以人权入宪来标榜进步之时,我们起码期望中国政府具 有最低限度的人道主义,还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三位难属以人身自由。

为此

我们强烈抗议对六四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逮捕!

我们强烈要求立刻释放三位难属!

我们呼吁联合国人权大会、欧盟人权委员会、各国政府和非政府人权组织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我们也呼吁国内外舆论和所有人关注三位被捕难属的命运!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
2004年3月29日

说明:此呼吁信为开放式签名,请国内外人士支持!
笔会网页:http://www.penchinese.net/icpcappeal.htm 有签名信箱,请 Email icpc@penchinese.net签名。

2004-03-30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