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在哪里
剑中(四川)



中共腐败何时了,裸官知多少;陇南昨夜又暴动,恰似一江怒水向东流!


 
金融风暴波及中国大陆,企业倒闭、民工返乡,经济危机看似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其实不然。
 
9月24日,在纽约华尔道夫饭店,面对美国经济金融界知名人士, 温家宝总理说:"在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果真如此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11月17日发出通知,强调要把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稳定就业局势作为当前头等大事来抓,在确保尽量减少裁员的基础上,暂缓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并可适当降低基本医疗保险费率。
 
众所周知,中国产能过剩是外向型经济的主要原因,海外市场受金融风暴的影响急剧萎缩,劳动密集型产业形势严峻,稳定企业最低工资与缓解企业面临的市场问题风马牛不相及,但对农民工影响甚巨,实打实地降低了农民工的收入水平,同时减少了社会消费的愿望,提升消费需求的也就成了无源之水。
 
今年8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还曾下发通知,要求今年尚未调整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下半年应及时调整。出尔反尔、朝令夕改,信用何在?"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的信心从何而来?
 
企业目前的根本困境在于没有市场,东西再便宜,但收入缩水即对解决市场问题于事无补----早在今年5月,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出席陆家嘴论坛时就表示,正研究推出政策扩大内部消费,降低经济对外贸依赖,同时不会大幅推高通胀。
 
可见,在当前情势下,扩大内部消费振兴经济方为上策,而稳定企业最低工资导致社会消费愿望下降,人们不敢消费、无钱消费,扩大内部消费自然成了镜花水月,稳定就业成为纸上谈兵,形成恶性循环:工资低、消费下降、国内市场的萎缩加剧企业困境、失业、消费更加下降
 
以工资收入和福利待遇而言,背井离乡的农民工处于最低的档次,也是话语权最为缺乏的群体。中共标榜的以人为本,意味着文化建设、经济建设等一切人类的体力与智力活动都要最终服务于人。但建立在低工资、低福利之上的经济发展,不仅违背了以人为本的初衷,而且不利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应对经济危机,政府能做该做的事有很多,垄断企业的高工资和政府部门的高福利,以及适当减免企业的税收,都大有文章可做。一遇到危机,就"柿子专挑软的捏",拿最为弱势的群体开刀,实质上是一种政策腐败,以这样的思路来解决经济危机,恐怕结果就是南辕北辙。
 
需要着重强调的是,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还不是经济,而是政治,是自上而下、从里到外、愈演愈烈的腐败。包括胡锦涛在内的领导核心,多次表示腐败关系到中共的生死存亡,但在没有强大的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始终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和魄力。中共的危机应对从本质上说还没有脱离地下党的色彩,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再跌若干次。
 
为强行阻止经济下滑的势头,中共计划拿出4万亿刺激经济、扩大内需,但如不从制度的源头遏制腐败问题,施行权力制衡、新闻自由、官员民选,这4万亿势必成为权贵资本主义的盛筵。
 
11月18日凤凰卫视播出《锵锵三人行》,许子东教授与窦文涛、梁文道议论杭州市地铁大跃进造成塌陷致21人死亡的惨剧时,许教授预计:扩大内需的4万亿将有2万亿可能被贪官污吏"回收"到自家腰包。三人担心"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将刺激更多"地铁大跃进",4万亿的一半将为腐败与事故吞没。
 
11月20日《南方周末》报道:为了挤上"四万亿"这趟车,中国的各个地方政府都在挑灯夜战。发改委大楼所在的三里河,所有宾馆都已客满。截至目前,每个省份都已经至少上报了一百个项目,国家发改委工作人员也不得不日夜加班,人员仍不充足,只得从其它部委抽调人员审批相关领域项目。
 
中共官员别的不积极,政改、民生、社会福利都可以走半步看30步,但捞钱、争投资的速度却比他们脱裤子还快。为在"四万亿"的大餐中分得一杯羹,个个奋勇、人人争先,以捞得少为耻,以祸国殃民为荣。
 
裸官(指那些妻儿都在境外,孤身一人在国内的贪官)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腐败现象:90年代中期以来,近2万贪官外逃,108万家属移居海外,携带款项达8千亿元人民币。据媒体报道,由于贪官妻子儿女情妇移民境外成风,还形成了北美太平洋西海岸卓有特色的洛杉矶"二奶村"、温哥华"大奶屯"。这两个地方的妇女有一个共同特点:豪宅、名车、没男人。台湾大学国际公共关系学明居正教授去年到澳洲开会,到邦带海滩旅游,海滩后面小山上的豪宅有三分之一是华人拥有,其中很多人都是付现金买房买车。明居正教授认为,共产党最清楚贪腐情况,他们先贪腐、再"弃船",最后就只能保命了。冲击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和变迁最重要的非经济因素不是别的,就是腐败。
 
最近的陇南暴动的导火索就是行政中心的不合理搬迁,搬迁可以争取投资,工程越多腐败官员上下其手的机会就越多,老百姓就越加困苦。这正是:中共腐败何时了,裸官知多少;陇南昨夜又暴动,恰似一江怒水向东流!







中共腐败何时了,裸官知多少;陇南昨夜又暴动,恰似一江怒水向东流!


 
金融风暴波及中国大陆,企业倒闭、民工返乡,经济危机看似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其实不然。
 
9月24日,在纽约华尔道夫饭店,面对美国经济金融界知名人士, 温家宝总理说:"在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果真如此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11月17日发出通知,强调要把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稳定就业局势作为当前头等大事来抓,在确保尽量减少裁员的基础上,暂缓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并可适当降低基本医疗保险费率。
 
众所周知,中国产能过剩是外向型经济的主要原因,海外市场受金融风暴的影响急剧萎缩,劳动密集型产业形势严峻,稳定企业最低工资与缓解企业面临的市场问题风马牛不相及,但对农民工影响甚巨,实打实地降低了农民工的收入水平,同时减少了社会消费的愿望,提升消费需求的也就成了无源之水。
 
今年8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还曾下发通知,要求今年尚未调整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下半年应及时调整。出尔反尔、朝令夕改,信用何在?"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的信心从何而来?
 
企业目前的根本困境在于没有市场,东西再便宜,但收入缩水即对解决市场问题于事无补----早在今年5月,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出席陆家嘴论坛时就表示,正研究推出政策扩大内部消费,降低经济对外贸依赖,同时不会大幅推高通胀。
 
可见,在当前情势下,扩大内部消费振兴经济方为上策,而稳定企业最低工资导致社会消费愿望下降,人们不敢消费、无钱消费,扩大内部消费自然成了镜花水月,稳定就业成为纸上谈兵,形成恶性循环:工资低、消费下降、国内市场的萎缩加剧企业困境、失业、消费更加下降
 
以工资收入和福利待遇而言,背井离乡的农民工处于最低的档次,也是话语权最为缺乏的群体。中共标榜的以人为本,意味着文化建设、经济建设等一切人类的体力与智力活动都要最终服务于人。但建立在低工资、低福利之上的经济发展,不仅违背了以人为本的初衷,而且不利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应对经济危机,政府能做该做的事有很多,垄断企业的高工资和政府部门的高福利,以及适当减免企业的税收,都大有文章可做。一遇到危机,就"柿子专挑软的捏",拿最为弱势的群体开刀,实质上是一种政策腐败,以这样的思路来解决经济危机,恐怕结果就是南辕北辙。
 
需要着重强调的是,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还不是经济,而是政治,是自上而下、从里到外、愈演愈烈的腐败。包括胡锦涛在内的领导核心,多次表示腐败关系到中共的生死存亡,但在没有强大的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始终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和魄力。中共的危机应对从本质上说还没有脱离地下党的色彩,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再跌若干次。
 
为强行阻止经济下滑的势头,中共计划拿出4万亿刺激经济、扩大内需,但如不从制度的源头遏制腐败问题,施行权力制衡、新闻自由、官员民选,这4万亿势必成为权贵资本主义的盛筵。
 
11月18日凤凰卫视播出《锵锵三人行》,许子东教授与窦文涛、梁文道议论杭州市地铁大跃进造成塌陷致21人死亡的惨剧时,许教授预计:扩大内需的4万亿将有2万亿可能被贪官污吏"回收"到自家腰包。三人担心"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将刺激更多"地铁大跃进",4万亿的一半将为腐败与事故吞没。
 
11月20日《南方周末》报道:为了挤上"四万亿"这趟车,中国的各个地方政府都在挑灯夜战。发改委大楼所在的三里河,所有宾馆都已客满。截至目前,每个省份都已经至少上报了一百个项目,国家发改委工作人员也不得不日夜加班,人员仍不充足,只得从其它部委抽调人员审批相关领域项目。
 
中共官员别的不积极,政改、民生、社会福利都可以走半步看30步,但捞钱、争投资的速度却比他们脱裤子还快。为在"四万亿"的大餐中分得一杯羹,个个奋勇、人人争先,以捞得少为耻,以祸国殃民为荣。
 
裸官(指那些妻儿都在境外,孤身一人在国内的贪官)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腐败现象:90年代中期以来,近2万贪官外逃,108万家属移居海外,携带款项达8千亿元人民币。据媒体报道,由于贪官妻子儿女情妇移民境外成风,还形成了北美太平洋西海岸卓有特色的洛杉矶"二奶村"、温哥华"大奶屯"。这两个地方的妇女有一个共同特点:豪宅、名车、没男人。台湾大学国际公共关系学明居正教授去年到澳洲开会,到邦带海滩旅游,海滩后面小山上的豪宅有三分之一是华人拥有,其中很多人都是付现金买房买车。明居正教授认为,共产党最清楚贪腐情况,他们先贪腐、再"弃船",最后就只能保命了。冲击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和变迁最重要的非经济因素不是别的,就是腐败。
 
最近的陇南暴动的导火索就是行政中心的不合理搬迁,搬迁可以争取投资,工程越多腐败官员上下其手的机会就越多,老百姓就越加困苦。这正是:中共腐败何时了,裸官知多少;陇南昨夜又暴动,恰似一江怒水向东流!







中共腐败何时了,裸官知多少;陇南昨夜又暴动,恰似一江怒水向东流!


 
金融风暴波及中国大陆,企业倒闭、民工返乡,经济危机看似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其实不然。
 
9月24日,在纽约华尔道夫饭店,面对美国经济金融界知名人士, 温家宝总理说:"在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果真如此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11月17日发出通知,强调要把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稳定就业局势作为当前头等大事来抓,在确保尽量减少裁员的基础上,暂缓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并可适当降低基本医疗保险费率。
 
众所周知,中国产能过剩是外向型经济的主要原因,海外市场受金融风暴的影响急剧萎缩,劳动密集型产业形势严峻,稳定企业最低工资与缓解企业面临的市场问题风马牛不相及,但对农民工影响甚巨,实打实地降低了农民工的收入水平,同时减少了社会消费的愿望,提升消费需求的也就成了无源之水。
 
今年8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还曾下发通知,要求今年尚未调整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下半年应及时调整。出尔反尔、朝令夕改,信用何在?"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的信心从何而来?
 
企业目前的根本困境在于没有市场,东西再便宜,但收入缩水即对解决市场问题于事无补----早在今年5月,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出席陆家嘴论坛时就表示,正研究推出政策扩大内部消费,降低经济对外贸依赖,同时不会大幅推高通胀。
 
可见,在当前情势下,扩大内部消费振兴经济方为上策,而稳定企业最低工资导致社会消费愿望下降,人们不敢消费、无钱消费,扩大内部消费自然成了镜花水月,稳定就业成为纸上谈兵,形成恶性循环:工资低、消费下降、国内市场的萎缩加剧企业困境、失业、消费更加下降
 
以工资收入和福利待遇而言,背井离乡的农民工处于最低的档次,也是话语权最为缺乏的群体。中共标榜的以人为本,意味着文化建设、经济建设等一切人类的体力与智力活动都要最终服务于人。但建立在低工资、低福利之上的经济发展,不仅违背了以人为本的初衷,而且不利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应对经济危机,政府能做该做的事有很多,垄断企业的高工资和政府部门的高福利,以及适当减免企业的税收,都大有文章可做。一遇到危机,就"柿子专挑软的捏",拿最为弱势的群体开刀,实质上是一种政策腐败,以这样的思路来解决经济危机,恐怕结果就是南辕北辙。
 
需要着重强调的是,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还不是经济,而是政治,是自上而下、从里到外、愈演愈烈的腐败。包括胡锦涛在内的领导核心,多次表示腐败关系到中共的生死存亡,但在没有强大的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始终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和魄力。中共的危机应对从本质上说还没有脱离地下党的色彩,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再跌若干次。
 
为强行阻止经济下滑的势头,中共计划拿出4万亿刺激经济、扩大内需,但如不从制度的源头遏制腐败问题,施行权力制衡、新闻自由、官员民选,这4万亿势必成为权贵资本主义的盛筵。
 
11月18日凤凰卫视播出《锵锵三人行》,许子东教授与窦文涛、梁文道议论杭州市地铁大跃进造成塌陷致21人死亡的惨剧时,许教授预计:扩大内需的4万亿将有2万亿可能被贪官污吏"回收"到自家腰包。三人担心"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将刺激更多"地铁大跃进",4万亿的一半将为腐败与事故吞没。
 
11月20日《南方周末》报道:为了挤上"四万亿"这趟车,中国的各个地方政府都在挑灯夜战。发改委大楼所在的三里河,所有宾馆都已客满。截至目前,每个省份都已经至少上报了一百个项目,国家发改委工作人员也不得不日夜加班,人员仍不充足,只得从其它部委抽调人员审批相关领域项目。
 
中共官员别的不积极,政改、民生、社会福利都可以走半步看30步,但捞钱、争投资的速度却比他们脱裤子还快。为在"四万亿"的大餐中分得一杯羹,个个奋勇、人人争先,以捞得少为耻,以祸国殃民为荣。
 
裸官(指那些妻儿都在境外,孤身一人在国内的贪官)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腐败现象:90年代中期以来,近2万贪官外逃,108万家属移居海外,携带款项达8千亿元人民币。据媒体报道,由于贪官妻子儿女情妇移民境外成风,还形成了北美太平洋西海岸卓有特色的洛杉矶"二奶村"、温哥华"大奶屯"。这两个地方的妇女有一个共同特点:豪宅、名车、没男人。台湾大学国际公共关系学明居正教授去年到澳洲开会,到邦带海滩旅游,海滩后面小山上的豪宅有三分之一是华人拥有,其中很多人都是付现金买房买车。明居正教授认为,共产党最清楚贪腐情况,他们先贪腐、再"弃船",最后就只能保命了。冲击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和变迁最重要的非经济因素不是别的,就是腐败。
 
最近的陇南暴动的导火索就是行政中心的不合理搬迁,搬迁可以争取投资,工程越多腐败官员上下其手的机会就越多,老百姓就越加困苦。这正是:中共腐败何时了,裸官知多少;陇南昨夜又暴动,恰似一江怒水向东流!







中共腐败何时了,裸官知多少;陇南昨夜又暴动,恰似一江怒水向东流!


 
金融风暴波及中国大陆,企业倒闭、民工返乡,经济危机看似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其实不然。
 
9月24日,在纽约华尔道夫饭店,面对美国经济金融界知名人士, 温家宝总理说:"在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果真如此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11月17日发出通知,强调要把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稳定就业局势作为当前头等大事来抓,在确保尽量减少裁员的基础上,暂缓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并可适当降低基本医疗保险费率。
 
众所周知,中国产能过剩是外向型经济的主要原因,海外市场受金融风暴的影响急剧萎缩,劳动密集型产业形势严峻,稳定企业最低工资与缓解企业面临的市场问题风马牛不相及,但对农民工影响甚巨,实打实地降低了农民工的收入水平,同时减少了社会消费的愿望,提升消费需求的也就成了无源之水。
 
今年8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还曾下发通知,要求今年尚未调整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下半年应及时调整。出尔反尔、朝令夕改,信用何在?"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的信心从何而来?
 
企业目前的根本困境在于没有市场,东西再便宜,但收入缩水即对解决市场问题于事无补----早在今年5月,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出席陆家嘴论坛时就表示,正研究推出政策扩大内部消费,降低经济对外贸依赖,同时不会大幅推高通胀。
 
可见,在当前情势下,扩大内部消费振兴经济方为上策,而稳定企业最低工资导致社会消费愿望下降,人们不敢消费、无钱消费,扩大内部消费自然成了镜花水月,稳定就业成为纸上谈兵,形成恶性循环:工资低、消费下降、国内市场的萎缩加剧企业困境、失业、消费更加下降
 
以工资收入和福利待遇而言,背井离乡的农民工处于最低的档次,也是话语权最为缺乏的群体。中共标榜的以人为本,意味着文化建设、经济建设等一切人类的体力与智力活动都要最终服务于人。但建立在低工资、低福利之上的经济发展,不仅违背了以人为本的初衷,而且不利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应对经济危机,政府能做该做的事有很多,垄断企业的高工资和政府部门的高福利,以及适当减免企业的税收,都大有文章可做。一遇到危机,就"柿子专挑软的捏",拿最为弱势的群体开刀,实质上是一种政策腐败,以这样的思路来解决经济危机,恐怕结果就是南辕北辙。
 
需要着重强调的是,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还不是经济,而是政治,是自上而下、从里到外、愈演愈烈的腐败。包括胡锦涛在内的领导核心,多次表示腐败关系到中共的生死存亡,但在没有强大的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始终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和魄力。中共的危机应对从本质上说还没有脱离地下党的色彩,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再跌若干次。
 
为强行阻止经济下滑的势头,中共计划拿出4万亿刺激经济、扩大内需,但如不从制度的源头遏制腐败问题,施行权力制衡、新闻自由、官员民选,这4万亿势必成为权贵资本主义的盛筵。
 
11月18日凤凰卫视播出《锵锵三人行》,许子东教授与窦文涛、梁文道议论杭州市地铁大跃进造成塌陷致21人死亡的惨剧时,许教授预计:扩大内需的4万亿将有2万亿可能被贪官污吏"回收"到自家腰包。三人担心"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将刺激更多"地铁大跃进",4万亿的一半将为腐败与事故吞没。
 
11月20日《南方周末》报道:为了挤上"四万亿"这趟车,中国的各个地方政府都在挑灯夜战。发改委大楼所在的三里河,所有宾馆都已客满。截至目前,每个省份都已经至少上报了一百个项目,国家发改委工作人员也不得不日夜加班,人员仍不充足,只得从其它部委抽调人员审批相关领域项目。
 
中共官员别的不积极,政改、民生、社会福利都可以走半步看30步,但捞钱、争投资的速度却比他们脱裤子还快。为在"四万亿"的大餐中分得一杯羹,个个奋勇、人人争先,以捞得少为耻,以祸国殃民为荣。
 
裸官(指那些妻儿都在境外,孤身一人在国内的贪官)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腐败现象:90年代中期以来,近2万贪官外逃,108万家属移居海外,携带款项达8千亿元人民币。据媒体报道,由于贪官妻子儿女情妇移民境外成风,还形成了北美太平洋西海岸卓有特色的洛杉矶"二奶村"、温哥华"大奶屯"。这两个地方的妇女有一个共同特点:豪宅、名车、没男人。台湾大学国际公共关系学明居正教授去年到澳洲开会,到邦带海滩旅游,海滩后面小山上的豪宅有三分之一是华人拥有,其中很多人都是付现金买房买车。明居正教授认为,共产党最清楚贪腐情况,他们先贪腐、再"弃船",最后就只能保命了。冲击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和变迁最重要的非经济因素不是别的,就是腐败。
 
最近的陇南暴动的导火索就是行政中心的不合理搬迁,搬迁可以争取投资,工程越多腐败官员上下其手的机会就越多,老百姓就越加困苦。这正是:中共腐败何时了,裸官知多少;陇南昨夜又暴动,恰似一江怒水向东流!







中共腐败何时了,裸官知多少;陇南昨夜又暴动,恰似一江怒水向东流!


 
金融风暴波及中国大陆,企业倒闭、民工返乡,经济危机看似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其实不然。
 
9月24日,在纽约华尔道夫饭店,面对美国经济金融界知名人士, 温家宝总理说:"在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果真如此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11月17日发出通知,强调要把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稳定就业局势作为当前头等大事来抓,在确保尽量减少裁员的基础上,暂缓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并可适当降低基本医疗保险费率。
 
众所周知,中国产能过剩是外向型经济的主要原因,海外市场受金融风暴的影响急剧萎缩,劳动密集型产业形势严峻,稳定企业最低工资与缓解企业面临的市场问题风马牛不相及,但对农民工影响甚巨,实打实地降低了农民工的收入水平,同时减少了社会消费的愿望,提升消费需求的也就成了无源之水。
 
今年8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还曾下发通知,要求今年尚未调整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下半年应及时调整。出尔反尔、朝令夕改,信用何在?"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的信心从何而来?
 
企业目前的根本困境在于没有市场,东西再便宜,但收入缩水即对解决市场问题于事无补----早在今年5月,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出席陆家嘴论坛时就表示,正研究推出政策扩大内部消费,降低经济对外贸依赖,同时不会大幅推高通胀。
 
可见,在当前情势下,扩大内部消费振兴经济方为上策,而稳定企业最低工资导致社会消费愿望下降,人们不敢消费、无钱消费,扩大内部消费自然成了镜花水月,稳定就业成为纸上谈兵,形成恶性循环:工资低、消费下降、国内市场的萎缩加剧企业困境、失业、消费更加下降
 
以工资收入和福利待遇而言,背井离乡的农民工处于最低的档次,也是话语权最为缺乏的群体。中共标榜的以人为本,意味着文化建设、经济建设等一切人类的体力与智力活动都要最终服务于人。但建立在低工资、低福利之上的经济发展,不仅违背了以人为本的初衷,而且不利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应对经济危机,政府能做该做的事有很多,垄断企业的高工资和政府部门的高福利,以及适当减免企业的税收,都大有文章可做。一遇到危机,就"柿子专挑软的捏",拿最为弱势的群体开刀,实质上是一种政策腐败,以这样的思路来解决经济危机,恐怕结果就是南辕北辙。
 
需要着重强调的是,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还不是经济,而是政治,是自上而下、从里到外、愈演愈烈的腐败。包括胡锦涛在内的领导核心,多次表示腐败关系到中共的生死存亡,但在没有强大的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始终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和魄力。中共的危机应对从本质上说还没有脱离地下党的色彩,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再跌若干次。
 
为强行阻止经济下滑的势头,中共计划拿出4万亿刺激经济、扩大内需,但如不从制度的源头遏制腐败问题,施行权力制衡、新闻自由、官员民选,这4万亿势必成为权贵资本主义的盛筵。
 
11月18日凤凰卫视播出《锵锵三人行》,许子东教授与窦文涛、梁文道议论杭州市地铁大跃进造成塌陷致21人死亡的惨剧时,许教授预计:扩大内需的4万亿将有2万亿可能被贪官污吏"回收"到自家腰包。三人担心"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将刺激更多"地铁大跃进",4万亿的一半将为腐败与事故吞没。
 
11月20日《南方周末》报道:为了挤上"四万亿"这趟车,中国的各个地方政府都在挑灯夜战。发改委大楼所在的三里河,所有宾馆都已客满。截至目前,每个省份都已经至少上报了一百个项目,国家发改委工作人员也不得不日夜加班,人员仍不充足,只得从其它部委抽调人员审批相关领域项目。
 
中共官员别的不积极,政改、民生、社会福利都可以走半步看30步,但捞钱、争投资的速度却比他们脱裤子还快。为在"四万亿"的大餐中分得一杯羹,个个奋勇、人人争先,以捞得少为耻,以祸国殃民为荣。
 
裸官(指那些妻儿都在境外,孤身一人在国内的贪官)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腐败现象:90年代中期以来,近2万贪官外逃,108万家属移居海外,携带款项达8千亿元人民币。据媒体报道,由于贪官妻子儿女情妇移民境外成风,还形成了北美太平洋西海岸卓有特色的洛杉矶"二奶村"、温哥华"大奶屯"。这两个地方的妇女有一个共同特点:豪宅、名车、没男人。台湾大学国际公共关系学明居正教授去年到澳洲开会,到邦带海滩旅游,海滩后面小山上的豪宅有三分之一是华人拥有,其中很多人都是付现金买房买车。明居正教授认为,共产党最清楚贪腐情况,他们先贪腐、再"弃船",最后就只能保命了。冲击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和变迁最重要的非经济因素不是别的,就是腐败。
 
最近的陇南暴动的导火索就是行政中心的不合理搬迁,搬迁可以争取投资,工程越多腐败官员上下其手的机会就越多,老百姓就越加困苦。这正是:中共腐败何时了,裸官知多少;陇南昨夜又暴动,恰似一江怒水向东流!







中共腐败何时了,裸官知多少;陇南昨夜又暴动,恰似一江怒水向东流!


 
金融风暴波及中国大陆,企业倒闭、民工返乡,经济危机看似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其实不然。
 
9月24日,在纽约华尔道夫饭店,面对美国经济金融界知名人士, 温家宝总理说:"在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果真如此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11月17日发出通知,强调要把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稳定就业局势作为当前头等大事来抓,在确保尽量减少裁员的基础上,暂缓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并可适当降低基本医疗保险费率。
 
众所周知,中国产能过剩是外向型经济的主要原因,海外市场受金融风暴的影响急剧萎缩,劳动密集型产业形势严峻,稳定企业最低工资与缓解企业面临的市场问题风马牛不相及,但对农民工影响甚巨,实打实地降低了农民工的收入水平,同时减少了社会消费的愿望,提升消费需求的也就成了无源之水。
 
今年8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还曾下发通知,要求今年尚未调整最低工资标准的地区,下半年应及时调整。出尔反尔、朝令夕改,信用何在?"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的信心从何而来?
 
企业目前的根本困境在于没有市场,东西再便宜,但收入缩水即对解决市场问题于事无补----早在今年5月,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出席陆家嘴论坛时就表示,正研究推出政策扩大内部消费,降低经济对外贸依赖,同时不会大幅推高通胀。
 
可见,在当前情势下,扩大内部消费振兴经济方为上策,而稳定企业最低工资导致社会消费愿望下降,人们不敢消费、无钱消费,扩大内部消费自然成了镜花水月,稳定就业成为纸上谈兵,形成恶性循环:工资低、消费下降、国内市场的萎缩加剧企业困境、失业、消费更加下降
 
以工资收入和福利待遇而言,背井离乡的农民工处于最低的档次,也是话语权最为缺乏的群体。中共标榜的以人为本,意味着文化建设、经济建设等一切人类的体力与智力活动都要最终服务于人。但建立在低工资、低福利之上的经济发展,不仅违背了以人为本的初衷,而且不利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应对经济危机,政府能做该做的事有很多,垄断企业的高工资和政府部门的高福利,以及适当减免企业的税收,都大有文章可做。一遇到危机,就"柿子专挑软的捏",拿最为弱势的群体开刀,实质上是一种政策腐败,以这样的思路来解决经济危机,恐怕结果就是南辕北辙。
 
需要着重强调的是,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还不是经济,而是政治,是自上而下、从里到外、愈演愈烈的腐败。包括胡锦涛在内的领导核心,多次表示腐败关系到中共的生死存亡,但在没有强大的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始终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和魄力。中共的危机应对从本质上说还没有脱离地下党的色彩,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再跌若干次。
 
为强行阻止经济下滑的势头,中共计划拿出4万亿刺激经济、扩大内需,但如不从制度的源头遏制腐败问题,施行权力制衡、新闻自由、官员民选,这4万亿势必成为权贵资本主义的盛筵。
 
11月18日凤凰卫视播出《锵锵三人行》,许子东教授与窦文涛、梁文道议论杭州市地铁大跃进造成塌陷致21人死亡的惨剧时,许教授预计:扩大内需的4万亿将有2万亿可能被贪官污吏"回收"到自家腰包。三人担心"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将刺激更多"地铁大跃进",4万亿的一半将为腐败与事故吞没。
 
11月20日《南方周末》报道:为了挤上"四万亿"这趟车,中国的各个地方政府都在挑灯夜战。发改委大楼所在的三里河,所有宾馆都已客满。截至目前,每个省份都已经至少上报了一百个项目,国家发改委工作人员也不得不日夜加班,人员仍不充足,只得从其它部委抽调人员审批相关领域项目。
 
中共官员别的不积极,政改、民生、社会福利都可以走半步看30步,但捞钱、争投资的速度却比他们脱裤子还快。为在"四万亿"的大餐中分得一杯羹,个个奋勇、人人争先,以捞得少为耻,以祸国殃民为荣。
 
裸官(指那些妻儿都在境外,孤身一人在国内的贪官)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腐败现象:90年代中期以来,近2万贪官外逃,108万家属移居海外,携带款项达8千亿元人民币。据媒体报道,由于贪官妻子儿女情妇移民境外成风,还形成了北美太平洋西海岸卓有特色的洛杉矶"二奶村"、温哥华"大奶屯"。这两个地方的妇女有一个共同特点:豪宅、名车、没男人。台湾大学国际公共关系学明居正教授去年到澳洲开会,到邦带海滩旅游,海滩后面小山上的豪宅有三分之一是华人拥有,其中很多人都是付现金买房买车。明居正教授认为,共产党最清楚贪腐情况,他们先贪腐、再"弃船",最后就只能保命了。冲击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和变迁最重要的非经济因素不是别的,就是腐败。
 
最近的陇南暴动的导火索就是行政中心的不合理搬迁,搬迁可以争取投资,工程越多腐败官员上下其手的机会就越多,老百姓就越加困苦。这正是:中共腐败何时了,裸官知多少;陇南昨夜又暴动,恰似一江怒水向东流!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