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湖北基层选举,姚立法遭绑架 采访姚立法先生
李铭(本杂志记者)



在选举中发生这样的事情,不仅是侵犯人权,而且是对中国民主选举的挑衅和破坏。



编者按:

这一段时间,湖北、江西、山西三个省在进行基层选举。为了推动中国的民主选举,姚立法先生及中国农民维权协会筹备委员会的同仁们,积极地投入了这一活动。他们 在三省二十多个地区,宣传选举法,印发选举资料,给农民进行选举培训,为农民解答选举中的问题,及监督政府在选举中的 非法作为。但是湖北省潜江市当局为了操纵选举,他们在选举期间将姚立法非法绑架关押。在选举中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深感遗憾。这不仅是侵犯姚立法先生的人权,而且是对中国民主选举的挑衅和破坏。在姚立法先生被软禁期间 ,他怀孕的妻子 得不到任何有关 丈夫的消息,由于着急、奔波和四处求助,而导致大出血入院急救。姚立法先生获释后,本杂志就此绑架事件采访了他 。

:姚先生您好!终于接通了您的电话,真不容易。您失踪了很长时间,大家都很为您着急。现在您得到获释,大家也就放心了!

:谢谢社会各界的关心,感谢国际媒体的呼吁和报道!

:您是哪天开始被软禁的? 哪天获得释放?

:我在10月31日遭到绑架,被软禁,11月12日被释放,共被非法监禁13天。

:我知道,潜江市正在举行基层选举。他们是为此软禁您的吧?

:这一段时间,湖北、江西、山西三个省都在进行基层选举。我们中国农民维权协会筹备委员会的同仁们,在三省二十多个地区帮助农民参与基层选举。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宣传国家选举法,为农民解答选举中的问题,对农民选举进行培训。同时,我们也揭露政府及官员在选举中的非法行为。众所周知,中国所谓的选举是被政府控制的,在基层选举中,他们不遵守国家选举法,而用种种非法行为操纵选举。

:我的理解,您和您的同仁的工作一方面是宣传国家选举法,帮助农民依法选举;另一方面就是监督政府和官员在选举中的非法行为。

:正是这样。也为此,我们成了政府操纵选举的障碍。所以,在这段选举期间,他们将我绑架,软禁起来。

:他们把您关到了哪里?

:他们把我拉到70公里外的大西垸农场第二招待所。整座旅馆都被他们包下来了。


:您在里面这些天是怎么过的?

:我被关在旅馆的房间中,不允许出去,也不允许与外界联系。有十多个人看守,他们分为两部分人员,一部分是公安人员;另一部分是政府人员。开始,他们让我交出手机,我没有答应。于是,他们便动手抢我的手机和充电器。我警告他们:你们绑架我是违法的,抢夺我的手机也是违法的。你们将为此付出代价。

:他们抢走您的手机了吗?

:在我的警告下,他们放弃了。最终,他们弄来两台会议保密机,也就是电波干扰器,让我的手机接不到也收不到信号。

:我说您的电话怎么也接不通呢?他们没有虐待您吗?

:在房间里,24小时开着灯和电视。睡觉时,我的双手不许放在被子里面,他们担心我在被子里用手机发短信。

:我们知道,你被绑架走后,您的妻子很着急,她完全不知道您的去向。他们不允许您和妻子联系吗?

:他们完全是非法的,是黑社会的手段。我的妻子是孕妇,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由于担惊受怕,加之为我四处奔走,她在11月12日早上大出血,是流产先兆,被紧急送进医院。

:您是由于这个原因被释放的吗?

:这是直接原因,但释放我,其中也有社会舆论和国际呼吁的影响。所以,我还是要感谢大家!

:您的妻子现在的情况如何?还有危险吗?

:目前,她的病情稳定,胎儿也还好。

:潜江的基层选举结束了吗?

:湖北的选举基本算是结束了,但是潜江的选举还没有完,要等到12月中旬。

:目前,您还被监视吗?

:表面上还看不出。

:我们祝愿您的妻子和她腹中的孩子平安!我们也祝愿您平安!

:谢谢你们!谢谢所有人的关心和呼吁!



2008年11月17日







在选举中发生这样的事情,不仅是侵犯人权,而且是对中国民主选举的挑衅和破坏。



编者按:

这一段时间,湖北、江西、山西三个省在进行基层选举。为了推动中国的民主选举,姚立法先生及中国农民维权协会筹备委员会的同仁们,积极地投入了这一活动。他们 在三省二十多个地区,宣传选举法,印发选举资料,给农民进行选举培训,为农民解答选举中的问题,及监督政府在选举中的 非法作为。但是湖北省潜江市当局为了操纵选举,他们在选举期间将姚立法非法绑架关押。在选举中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深感遗憾。这不仅是侵犯姚立法先生的人权,而且是对中国民主选举的挑衅和破坏。在姚立法先生被软禁期间 ,他怀孕的妻子 得不到任何有关 丈夫的消息,由于着急、奔波和四处求助,而导致大出血入院急救。姚立法先生获释后,本杂志就此绑架事件采访了他 。

:姚先生您好!终于接通了您的电话,真不容易。您失踪了很长时间,大家都很为您着急。现在您得到获释,大家也就放心了!

:谢谢社会各界的关心,感谢国际媒体的呼吁和报道!

:您是哪天开始被软禁的? 哪天获得释放?

:我在10月31日遭到绑架,被软禁,11月12日被释放,共被非法监禁13天。

:我知道,潜江市正在举行基层选举。他们是为此软禁您的吧?

:这一段时间,湖北、江西、山西三个省都在进行基层选举。我们中国农民维权协会筹备委员会的同仁们,在三省二十多个地区帮助农民参与基层选举。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宣传国家选举法,为农民解答选举中的问题,对农民选举进行培训。同时,我们也揭露政府及官员在选举中的非法行为。众所周知,中国所谓的选举是被政府控制的,在基层选举中,他们不遵守国家选举法,而用种种非法行为操纵选举。

:我的理解,您和您的同仁的工作一方面是宣传国家选举法,帮助农民依法选举;另一方面就是监督政府和官员在选举中的非法行为。

:正是这样。也为此,我们成了政府操纵选举的障碍。所以,在这段选举期间,他们将我绑架,软禁起来。

:他们把您关到了哪里?

:他们把我拉到70公里外的大西垸农场第二招待所。整座旅馆都被他们包下来了。


:您在里面这些天是怎么过的?

:我被关在旅馆的房间中,不允许出去,也不允许与外界联系。有十多个人看守,他们分为两部分人员,一部分是公安人员;另一部分是政府人员。开始,他们让我交出手机,我没有答应。于是,他们便动手抢我的手机和充电器。我警告他们:你们绑架我是违法的,抢夺我的手机也是违法的。你们将为此付出代价。

:他们抢走您的手机了吗?

:在我的警告下,他们放弃了。最终,他们弄来两台会议保密机,也就是电波干扰器,让我的手机接不到也收不到信号。

:我说您的电话怎么也接不通呢?他们没有虐待您吗?

:在房间里,24小时开着灯和电视。睡觉时,我的双手不许放在被子里面,他们担心我在被子里用手机发短信。

:我们知道,你被绑架走后,您的妻子很着急,她完全不知道您的去向。他们不允许您和妻子联系吗?

:他们完全是非法的,是黑社会的手段。我的妻子是孕妇,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由于担惊受怕,加之为我四处奔走,她在11月12日早上大出血,是流产先兆,被紧急送进医院。

:您是由于这个原因被释放的吗?

:这是直接原因,但释放我,其中也有社会舆论和国际呼吁的影响。所以,我还是要感谢大家!

:您的妻子现在的情况如何?还有危险吗?

:目前,她的病情稳定,胎儿也还好。

:潜江的基层选举结束了吗?

:湖北的选举基本算是结束了,但是潜江的选举还没有完,要等到12月中旬。

:目前,您还被监视吗?

:表面上还看不出。

:我们祝愿您的妻子和她腹中的孩子平安!我们也祝愿您平安!

:谢谢你们!谢谢所有人的关心和呼吁!



2008年11月17日







在选举中发生这样的事情,不仅是侵犯人权,而且是对中国民主选举的挑衅和破坏。



编者按:

这一段时间,湖北、江西、山西三个省在进行基层选举。为了推动中国的民主选举,姚立法先生及中国农民维权协会筹备委员会的同仁们,积极地投入了这一活动。他们 在三省二十多个地区,宣传选举法,印发选举资料,给农民进行选举培训,为农民解答选举中的问题,及监督政府在选举中的 非法作为。但是湖北省潜江市当局为了操纵选举,他们在选举期间将姚立法非法绑架关押。在选举中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深感遗憾。这不仅是侵犯姚立法先生的人权,而且是对中国民主选举的挑衅和破坏。在姚立法先生被软禁期间 ,他怀孕的妻子 得不到任何有关 丈夫的消息,由于着急、奔波和四处求助,而导致大出血入院急救。姚立法先生获释后,本杂志就此绑架事件采访了他 。

:姚先生您好!终于接通了您的电话,真不容易。您失踪了很长时间,大家都很为您着急。现在您得到获释,大家也就放心了!

:谢谢社会各界的关心,感谢国际媒体的呼吁和报道!

:您是哪天开始被软禁的? 哪天获得释放?

:我在10月31日遭到绑架,被软禁,11月12日被释放,共被非法监禁13天。

:我知道,潜江市正在举行基层选举。他们是为此软禁您的吧?

:这一段时间,湖北、江西、山西三个省都在进行基层选举。我们中国农民维权协会筹备委员会的同仁们,在三省二十多个地区帮助农民参与基层选举。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宣传国家选举法,为农民解答选举中的问题,对农民选举进行培训。同时,我们也揭露政府及官员在选举中的非法行为。众所周知,中国所谓的选举是被政府控制的,在基层选举中,他们不遵守国家选举法,而用种种非法行为操纵选举。

:我的理解,您和您的同仁的工作一方面是宣传国家选举法,帮助农民依法选举;另一方面就是监督政府和官员在选举中的非法行为。

:正是这样。也为此,我们成了政府操纵选举的障碍。所以,在这段选举期间,他们将我绑架,软禁起来。

:他们把您关到了哪里?

:他们把我拉到70公里外的大西垸农场第二招待所。整座旅馆都被他们包下来了。


:您在里面这些天是怎么过的?

:我被关在旅馆的房间中,不允许出去,也不允许与外界联系。有十多个人看守,他们分为两部分人员,一部分是公安人员;另一部分是政府人员。开始,他们让我交出手机,我没有答应。于是,他们便动手抢我的手机和充电器。我警告他们:你们绑架我是违法的,抢夺我的手机也是违法的。你们将为此付出代价。

:他们抢走您的手机了吗?

:在我的警告下,他们放弃了。最终,他们弄来两台会议保密机,也就是电波干扰器,让我的手机接不到也收不到信号。

:我说您的电话怎么也接不通呢?他们没有虐待您吗?

:在房间里,24小时开着灯和电视。睡觉时,我的双手不许放在被子里面,他们担心我在被子里用手机发短信。

:我们知道,你被绑架走后,您的妻子很着急,她完全不知道您的去向。他们不允许您和妻子联系吗?

:他们完全是非法的,是黑社会的手段。我的妻子是孕妇,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由于担惊受怕,加之为我四处奔走,她在11月12日早上大出血,是流产先兆,被紧急送进医院。

:您是由于这个原因被释放的吗?

:这是直接原因,但释放我,其中也有社会舆论和国际呼吁的影响。所以,我还是要感谢大家!

:您的妻子现在的情况如何?还有危险吗?

:目前,她的病情稳定,胎儿也还好。

:潜江的基层选举结束了吗?

:湖北的选举基本算是结束了,但是潜江的选举还没有完,要等到12月中旬。

:目前,您还被监视吗?

:表面上还看不出。

:我们祝愿您的妻子和她腹中的孩子平安!我们也祝愿您平安!

:谢谢你们!谢谢所有人的关心和呼吁!



2008年11月17日







在选举中发生这样的事情,不仅是侵犯人权,而且是对中国民主选举的挑衅和破坏。



编者按:

这一段时间,湖北、江西、山西三个省在进行基层选举。为了推动中国的民主选举,姚立法先生及中国农民维权协会筹备委员会的同仁们,积极地投入了这一活动。他们 在三省二十多个地区,宣传选举法,印发选举资料,给农民进行选举培训,为农民解答选举中的问题,及监督政府在选举中的 非法作为。但是湖北省潜江市当局为了操纵选举,他们在选举期间将姚立法非法绑架关押。在选举中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深感遗憾。这不仅是侵犯姚立法先生的人权,而且是对中国民主选举的挑衅和破坏。在姚立法先生被软禁期间 ,他怀孕的妻子 得不到任何有关 丈夫的消息,由于着急、奔波和四处求助,而导致大出血入院急救。姚立法先生获释后,本杂志就此绑架事件采访了他 。

:姚先生您好!终于接通了您的电话,真不容易。您失踪了很长时间,大家都很为您着急。现在您得到获释,大家也就放心了!

:谢谢社会各界的关心,感谢国际媒体的呼吁和报道!

:您是哪天开始被软禁的? 哪天获得释放?

:我在10月31日遭到绑架,被软禁,11月12日被释放,共被非法监禁13天。

:我知道,潜江市正在举行基层选举。他们是为此软禁您的吧?

:这一段时间,湖北、江西、山西三个省都在进行基层选举。我们中国农民维权协会筹备委员会的同仁们,在三省二十多个地区帮助农民参与基层选举。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宣传国家选举法,为农民解答选举中的问题,对农民选举进行培训。同时,我们也揭露政府及官员在选举中的非法行为。众所周知,中国所谓的选举是被政府控制的,在基层选举中,他们不遵守国家选举法,而用种种非法行为操纵选举。

:我的理解,您和您的同仁的工作一方面是宣传国家选举法,帮助农民依法选举;另一方面就是监督政府和官员在选举中的非法行为。

:正是这样。也为此,我们成了政府操纵选举的障碍。所以,在这段选举期间,他们将我绑架,软禁起来。

:他们把您关到了哪里?

:他们把我拉到70公里外的大西垸农场第二招待所。整座旅馆都被他们包下来了。


:您在里面这些天是怎么过的?

:我被关在旅馆的房间中,不允许出去,也不允许与外界联系。有十多个人看守,他们分为两部分人员,一部分是公安人员;另一部分是政府人员。开始,他们让我交出手机,我没有答应。于是,他们便动手抢我的手机和充电器。我警告他们:你们绑架我是违法的,抢夺我的手机也是违法的。你们将为此付出代价。

:他们抢走您的手机了吗?

:在我的警告下,他们放弃了。最终,他们弄来两台会议保密机,也就是电波干扰器,让我的手机接不到也收不到信号。

:我说您的电话怎么也接不通呢?他们没有虐待您吗?

:在房间里,24小时开着灯和电视。睡觉时,我的双手不许放在被子里面,他们担心我在被子里用手机发短信。

:我们知道,你被绑架走后,您的妻子很着急,她完全不知道您的去向。他们不允许您和妻子联系吗?

:他们完全是非法的,是黑社会的手段。我的妻子是孕妇,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由于担惊受怕,加之为我四处奔走,她在11月12日早上大出血,是流产先兆,被紧急送进医院。

:您是由于这个原因被释放的吗?

:这是直接原因,但释放我,其中也有社会舆论和国际呼吁的影响。所以,我还是要感谢大家!

:您的妻子现在的情况如何?还有危险吗?

:目前,她的病情稳定,胎儿也还好。

:潜江的基层选举结束了吗?

:湖北的选举基本算是结束了,但是潜江的选举还没有完,要等到12月中旬。

:目前,您还被监视吗?

:表面上还看不出。

:我们祝愿您的妻子和她腹中的孩子平安!我们也祝愿您平安!

:谢谢你们!谢谢所有人的关心和呼吁!



2008年11月17日







在选举中发生这样的事情,不仅是侵犯人权,而且是对中国民主选举的挑衅和破坏。



编者按:

这一段时间,湖北、江西、山西三个省在进行基层选举。为了推动中国的民主选举,姚立法先生及中国农民维权协会筹备委员会的同仁们,积极地投入了这一活动。他们 在三省二十多个地区,宣传选举法,印发选举资料,给农民进行选举培训,为农民解答选举中的问题,及监督政府在选举中的 非法作为。但是湖北省潜江市当局为了操纵选举,他们在选举期间将姚立法非法绑架关押。在选举中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深感遗憾。这不仅是侵犯姚立法先生的人权,而且是对中国民主选举的挑衅和破坏。在姚立法先生被软禁期间 ,他怀孕的妻子 得不到任何有关 丈夫的消息,由于着急、奔波和四处求助,而导致大出血入院急救。姚立法先生获释后,本杂志就此绑架事件采访了他 。

:姚先生您好!终于接通了您的电话,真不容易。您失踪了很长时间,大家都很为您着急。现在您得到获释,大家也就放心了!

:谢谢社会各界的关心,感谢国际媒体的呼吁和报道!

:您是哪天开始被软禁的? 哪天获得释放?

:我在10月31日遭到绑架,被软禁,11月12日被释放,共被非法监禁13天。

:我知道,潜江市正在举行基层选举。他们是为此软禁您的吧?

:这一段时间,湖北、江西、山西三个省都在进行基层选举。我们中国农民维权协会筹备委员会的同仁们,在三省二十多个地区帮助农民参与基层选举。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宣传国家选举法,为农民解答选举中的问题,对农民选举进行培训。同时,我们也揭露政府及官员在选举中的非法行为。众所周知,中国所谓的选举是被政府控制的,在基层选举中,他们不遵守国家选举法,而用种种非法行为操纵选举。

:我的理解,您和您的同仁的工作一方面是宣传国家选举法,帮助农民依法选举;另一方面就是监督政府和官员在选举中的非法行为。

:正是这样。也为此,我们成了政府操纵选举的障碍。所以,在这段选举期间,他们将我绑架,软禁起来。

:他们把您关到了哪里?

:他们把我拉到70公里外的大西垸农场第二招待所。整座旅馆都被他们包下来了。


:您在里面这些天是怎么过的?

:我被关在旅馆的房间中,不允许出去,也不允许与外界联系。有十多个人看守,他们分为两部分人员,一部分是公安人员;另一部分是政府人员。开始,他们让我交出手机,我没有答应。于是,他们便动手抢我的手机和充电器。我警告他们:你们绑架我是违法的,抢夺我的手机也是违法的。你们将为此付出代价。

:他们抢走您的手机了吗?

:在我的警告下,他们放弃了。最终,他们弄来两台会议保密机,也就是电波干扰器,让我的手机接不到也收不到信号。

:我说您的电话怎么也接不通呢?他们没有虐待您吗?

:在房间里,24小时开着灯和电视。睡觉时,我的双手不许放在被子里面,他们担心我在被子里用手机发短信。

:我们知道,你被绑架走后,您的妻子很着急,她完全不知道您的去向。他们不允许您和妻子联系吗?

:他们完全是非法的,是黑社会的手段。我的妻子是孕妇,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由于担惊受怕,加之为我四处奔走,她在11月12日早上大出血,是流产先兆,被紧急送进医院。

:您是由于这个原因被释放的吗?

:这是直接原因,但释放我,其中也有社会舆论和国际呼吁的影响。所以,我还是要感谢大家!

:您的妻子现在的情况如何?还有危险吗?

:目前,她的病情稳定,胎儿也还好。

:潜江的基层选举结束了吗?

:湖北的选举基本算是结束了,但是潜江的选举还没有完,要等到12月中旬。

:目前,您还被监视吗?

:表面上还看不出。

:我们祝愿您的妻子和她腹中的孩子平安!我们也祝愿您平安!

:谢谢你们!谢谢所有人的关心和呼吁!



2008年11月17日







在选举中发生这样的事情,不仅是侵犯人权,而且是对中国民主选举的挑衅和破坏。



编者按:

这一段时间,湖北、江西、山西三个省在进行基层选举。为了推动中国的民主选举,姚立法先生及中国农民维权协会筹备委员会的同仁们,积极地投入了这一活动。他们 在三省二十多个地区,宣传选举法,印发选举资料,给农民进行选举培训,为农民解答选举中的问题,及监督政府在选举中的 非法作为。但是湖北省潜江市当局为了操纵选举,他们在选举期间将姚立法非法绑架关押。在选举中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深感遗憾。这不仅是侵犯姚立法先生的人权,而且是对中国民主选举的挑衅和破坏。在姚立法先生被软禁期间 ,他怀孕的妻子 得不到任何有关 丈夫的消息,由于着急、奔波和四处求助,而导致大出血入院急救。姚立法先生获释后,本杂志就此绑架事件采访了他 。

:姚先生您好!终于接通了您的电话,真不容易。您失踪了很长时间,大家都很为您着急。现在您得到获释,大家也就放心了!

:谢谢社会各界的关心,感谢国际媒体的呼吁和报道!

:您是哪天开始被软禁的? 哪天获得释放?

:我在10月31日遭到绑架,被软禁,11月12日被释放,共被非法监禁13天。

:我知道,潜江市正在举行基层选举。他们是为此软禁您的吧?

:这一段时间,湖北、江西、山西三个省都在进行基层选举。我们中国农民维权协会筹备委员会的同仁们,在三省二十多个地区帮助农民参与基层选举。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宣传国家选举法,为农民解答选举中的问题,对农民选举进行培训。同时,我们也揭露政府及官员在选举中的非法行为。众所周知,中国所谓的选举是被政府控制的,在基层选举中,他们不遵守国家选举法,而用种种非法行为操纵选举。

:我的理解,您和您的同仁的工作一方面是宣传国家选举法,帮助农民依法选举;另一方面就是监督政府和官员在选举中的非法行为。

:正是这样。也为此,我们成了政府操纵选举的障碍。所以,在这段选举期间,他们将我绑架,软禁起来。

:他们把您关到了哪里?

:他们把我拉到70公里外的大西垸农场第二招待所。整座旅馆都被他们包下来了。


:您在里面这些天是怎么过的?

:我被关在旅馆的房间中,不允许出去,也不允许与外界联系。有十多个人看守,他们分为两部分人员,一部分是公安人员;另一部分是政府人员。开始,他们让我交出手机,我没有答应。于是,他们便动手抢我的手机和充电器。我警告他们:你们绑架我是违法的,抢夺我的手机也是违法的。你们将为此付出代价。

:他们抢走您的手机了吗?

:在我的警告下,他们放弃了。最终,他们弄来两台会议保密机,也就是电波干扰器,让我的手机接不到也收不到信号。

:我说您的电话怎么也接不通呢?他们没有虐待您吗?

:在房间里,24小时开着灯和电视。睡觉时,我的双手不许放在被子里面,他们担心我在被子里用手机发短信。

:我们知道,你被绑架走后,您的妻子很着急,她完全不知道您的去向。他们不允许您和妻子联系吗?

:他们完全是非法的,是黑社会的手段。我的妻子是孕妇,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由于担惊受怕,加之为我四处奔走,她在11月12日早上大出血,是流产先兆,被紧急送进医院。

:您是由于这个原因被释放的吗?

:这是直接原因,但释放我,其中也有社会舆论和国际呼吁的影响。所以,我还是要感谢大家!

:您的妻子现在的情况如何?还有危险吗?

:目前,她的病情稳定,胎儿也还好。

:潜江的基层选举结束了吗?

:湖北的选举基本算是结束了,但是潜江的选举还没有完,要等到12月中旬。

:目前,您还被监视吗?

:表面上还看不出。

:我们祝愿您的妻子和她腹中的孩子平安!我们也祝愿您平安!

:谢谢你们!谢谢所有人的关心和呼吁!



2008年11月17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