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左翼也应该践行《零八宪章》
刘逸明(深圳)



此次《零八宪章》事件,毛左们站在当局一边,对之围剿,着实显出堕落。



随着一代暴君毛泽东的去世,改革开放的时代得以开启,中国的左翼力量很快就失去了先前的影响力,到如今即使有新左派的出现,他们依然难扭颓势。虽然像郎咸平这样的新左派尚能赢得一些民众的支持,但让人感到痛心的是,毛泽东虽然已经死亡了30余年,但中国社会仍然存在着不计其数的毛泽东崇拜者,这种毛泽东原教旨主义者被人们习惯地称之为毛左。

如果说新左派还有一定支持率的话,毛左则是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在现实中,有毛左倾向的人大多是毛时期的红卫兵。但如今的年轻人中也有一部分人属于毛左,但他们往往不会随便表露自己的思想,因为他们对毛左的处境不乏自知之明。

不过,毛左在网络上却异常活跃,毛泽东旗帜网、祖国网、乌有之乡等网站都是毛左的阵地。中华网更是人气鼎盛,被称之为中国左翼和民族主义者的大本营。一旦中国与其它国家发生纠葛的时候,民族情绪升温,这些网站便成了毛左们的乐园。在今年西藏骚乱发生后,中华网论坛刊发的一篇长平的文章点击率竟然高达百万。毛左的思想核心既包括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包括根深蒂固的反改革意识。

毛左们不仅仅热衷于对其它国家喊打喊杀,而且自由知识分子也毫不留情,很多毛左对自由派的攻击可谓是充满了暴戾之气,一旦毛泽东时代卷土重来,这些人肯定又是当年的红卫兵。毛左们从来都不认同民主、自由、人权等现代普世价值,这也是他们无法取得民众支持的原因。毛左们虽然已经被边缘化,但他们却永远不甘于落伍,总是在关键时刻对自由派落井下石。

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所作所为更多时候是为这个国家和民族考量,往往置个人安危于不顾,而毛左们所做的却多是为了争夺公共话语权。几年前的反日活动有毛左的影子,今年的反法活动同样也和他们脱不了干系。中国社会有太多的不公,但他们往往视而不见,只有在中国与它国发生矛盾时他们才勇敢地站了出来,你相信他们是真正的爱国者吗?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30个年头,跛足的改革已经使得中国社会产生了各种严重的问题,当中国的经济状况在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冲击下显得前景黯淡时,各种社会矛盾便越发地凸显出来,从2008年所发生的一系列群体事件来看,中国已经临近了社会危机全面爆发的临界点。

在2008年这个特殊年头即将走完的12月,也就是在《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纪念日的前夕,中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发表了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零八宪章》。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全球开展纪念世界人权日之际,中国政府竟然动用警力于12月8日将著名的异见人士刘晓波先生抓捕,因为他参与了起草《零八宪章》。

《零八宪章》刚一发布,就引起了海外媒体和国内民众的强烈关注,签名者与日俱增。然而,左派网站又开始了对《零八宪章》和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攻击。他们给《零八宪章》扣上了企图分裂国家和推翻共产党的大帽子,对逮捕刘晓波幸灾乐祸,并要求中共对签署者绳之以法。他们实在缺少人性,要置人于死地。

逮捕刘晓波先生没能阻止民众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反而激发了民间
签署《零八宪章》的热情。作家和学者们也纷纷撰文声援刘晓波和要求践行《零八宪章》。短短的几天,海内外论坛有关《零八宪章》的议论铺天盖地,网警删不胜删。左翼也乘势批判《零八宪章》。乌有之乡网站特别设立了《零八宪章》与颜色革命专题,大量散布围剿《零八宪章》的言论。司马南在一篇文章中信誓旦旦地说,如果《零八宪章》签名人超过两千,他就吃屎。截止12月15日,签名人已超过3600人,司马南将如何兑现自己的诺言?

正如《零八宪章》中所言,中国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然而,民主不会从天而降,它需要所有有良知、有责任感、有勇气的民众主动地去寻求和推动。没有民主制度作保障,中华民族也许永远都无法真正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零八宪章》是民权运动的纲领,需要更多的中国民众去践行。左翼人士对《零八宪章》的表现让人深感失望。记得几年前,个别左翼网站遭到中共的封杀,当时左翼和自由派虽然在一些问题上有重大分歧,但在反对监控言论拓展自由空间方面还是有共识。但此次《零八宪章》事件,毛左们却站在当局一边,对之围剿,着实显出堕落。


2008年12月16日







此次《零八宪章》事件,毛左们站在当局一边,对之围剿,着实显出堕落。



随着一代暴君毛泽东的去世,改革开放的时代得以开启,中国的左翼力量很快就失去了先前的影响力,到如今即使有新左派的出现,他们依然难扭颓势。虽然像郎咸平这样的新左派尚能赢得一些民众的支持,但让人感到痛心的是,毛泽东虽然已经死亡了30余年,但中国社会仍然存在着不计其数的毛泽东崇拜者,这种毛泽东原教旨主义者被人们习惯地称之为毛左。

如果说新左派还有一定支持率的话,毛左则是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在现实中,有毛左倾向的人大多是毛时期的红卫兵。但如今的年轻人中也有一部分人属于毛左,但他们往往不会随便表露自己的思想,因为他们对毛左的处境不乏自知之明。

不过,毛左在网络上却异常活跃,毛泽东旗帜网、祖国网、乌有之乡等网站都是毛左的阵地。中华网更是人气鼎盛,被称之为中国左翼和民族主义者的大本营。一旦中国与其它国家发生纠葛的时候,民族情绪升温,这些网站便成了毛左们的乐园。在今年西藏骚乱发生后,中华网论坛刊发的一篇长平的文章点击率竟然高达百万。毛左的思想核心既包括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包括根深蒂固的反改革意识。

毛左们不仅仅热衷于对其它国家喊打喊杀,而且自由知识分子也毫不留情,很多毛左对自由派的攻击可谓是充满了暴戾之气,一旦毛泽东时代卷土重来,这些人肯定又是当年的红卫兵。毛左们从来都不认同民主、自由、人权等现代普世价值,这也是他们无法取得民众支持的原因。毛左们虽然已经被边缘化,但他们却永远不甘于落伍,总是在关键时刻对自由派落井下石。

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所作所为更多时候是为这个国家和民族考量,往往置个人安危于不顾,而毛左们所做的却多是为了争夺公共话语权。几年前的反日活动有毛左的影子,今年的反法活动同样也和他们脱不了干系。中国社会有太多的不公,但他们往往视而不见,只有在中国与它国发生矛盾时他们才勇敢地站了出来,你相信他们是真正的爱国者吗?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30个年头,跛足的改革已经使得中国社会产生了各种严重的问题,当中国的经济状况在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冲击下显得前景黯淡时,各种社会矛盾便越发地凸显出来,从2008年所发生的一系列群体事件来看,中国已经临近了社会危机全面爆发的临界点。

在2008年这个特殊年头即将走完的12月,也就是在《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纪念日的前夕,中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发表了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零八宪章》。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全球开展纪念世界人权日之际,中国政府竟然动用警力于12月8日将著名的异见人士刘晓波先生抓捕,因为他参与了起草《零八宪章》。

《零八宪章》刚一发布,就引起了海外媒体和国内民众的强烈关注,签名者与日俱增。然而,左派网站又开始了对《零八宪章》和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攻击。他们给《零八宪章》扣上了企图分裂国家和推翻共产党的大帽子,对逮捕刘晓波幸灾乐祸,并要求中共对签署者绳之以法。他们实在缺少人性,要置人于死地。

逮捕刘晓波先生没能阻止民众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反而激发了民间
签署《零八宪章》的热情。作家和学者们也纷纷撰文声援刘晓波和要求践行《零八宪章》。短短的几天,海内外论坛有关《零八宪章》的议论铺天盖地,网警删不胜删。左翼也乘势批判《零八宪章》。乌有之乡网站特别设立了《零八宪章》与颜色革命专题,大量散布围剿《零八宪章》的言论。司马南在一篇文章中信誓旦旦地说,如果《零八宪章》签名人超过两千,他就吃屎。截止12月15日,签名人已超过3600人,司马南将如何兑现自己的诺言?

正如《零八宪章》中所言,中国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然而,民主不会从天而降,它需要所有有良知、有责任感、有勇气的民众主动地去寻求和推动。没有民主制度作保障,中华民族也许永远都无法真正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零八宪章》是民权运动的纲领,需要更多的中国民众去践行。左翼人士对《零八宪章》的表现让人深感失望。记得几年前,个别左翼网站遭到中共的封杀,当时左翼和自由派虽然在一些问题上有重大分歧,但在反对监控言论拓展自由空间方面还是有共识。但此次《零八宪章》事件,毛左们却站在当局一边,对之围剿,着实显出堕落。


2008年12月16日







此次《零八宪章》事件,毛左们站在当局一边,对之围剿,着实显出堕落。



随着一代暴君毛泽东的去世,改革开放的时代得以开启,中国的左翼力量很快就失去了先前的影响力,到如今即使有新左派的出现,他们依然难扭颓势。虽然像郎咸平这样的新左派尚能赢得一些民众的支持,但让人感到痛心的是,毛泽东虽然已经死亡了30余年,但中国社会仍然存在着不计其数的毛泽东崇拜者,这种毛泽东原教旨主义者被人们习惯地称之为毛左。

如果说新左派还有一定支持率的话,毛左则是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在现实中,有毛左倾向的人大多是毛时期的红卫兵。但如今的年轻人中也有一部分人属于毛左,但他们往往不会随便表露自己的思想,因为他们对毛左的处境不乏自知之明。

不过,毛左在网络上却异常活跃,毛泽东旗帜网、祖国网、乌有之乡等网站都是毛左的阵地。中华网更是人气鼎盛,被称之为中国左翼和民族主义者的大本营。一旦中国与其它国家发生纠葛的时候,民族情绪升温,这些网站便成了毛左们的乐园。在今年西藏骚乱发生后,中华网论坛刊发的一篇长平的文章点击率竟然高达百万。毛左的思想核心既包括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包括根深蒂固的反改革意识。

毛左们不仅仅热衷于对其它国家喊打喊杀,而且自由知识分子也毫不留情,很多毛左对自由派的攻击可谓是充满了暴戾之气,一旦毛泽东时代卷土重来,这些人肯定又是当年的红卫兵。毛左们从来都不认同民主、自由、人权等现代普世价值,这也是他们无法取得民众支持的原因。毛左们虽然已经被边缘化,但他们却永远不甘于落伍,总是在关键时刻对自由派落井下石。

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所作所为更多时候是为这个国家和民族考量,往往置个人安危于不顾,而毛左们所做的却多是为了争夺公共话语权。几年前的反日活动有毛左的影子,今年的反法活动同样也和他们脱不了干系。中国社会有太多的不公,但他们往往视而不见,只有在中国与它国发生矛盾时他们才勇敢地站了出来,你相信他们是真正的爱国者吗?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30个年头,跛足的改革已经使得中国社会产生了各种严重的问题,当中国的经济状况在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冲击下显得前景黯淡时,各种社会矛盾便越发地凸显出来,从2008年所发生的一系列群体事件来看,中国已经临近了社会危机全面爆发的临界点。

在2008年这个特殊年头即将走完的12月,也就是在《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纪念日的前夕,中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发表了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零八宪章》。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全球开展纪念世界人权日之际,中国政府竟然动用警力于12月8日将著名的异见人士刘晓波先生抓捕,因为他参与了起草《零八宪章》。

《零八宪章》刚一发布,就引起了海外媒体和国内民众的强烈关注,签名者与日俱增。然而,左派网站又开始了对《零八宪章》和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攻击。他们给《零八宪章》扣上了企图分裂国家和推翻共产党的大帽子,对逮捕刘晓波幸灾乐祸,并要求中共对签署者绳之以法。他们实在缺少人性,要置人于死地。

逮捕刘晓波先生没能阻止民众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反而激发了民间
签署《零八宪章》的热情。作家和学者们也纷纷撰文声援刘晓波和要求践行《零八宪章》。短短的几天,海内外论坛有关《零八宪章》的议论铺天盖地,网警删不胜删。左翼也乘势批判《零八宪章》。乌有之乡网站特别设立了《零八宪章》与颜色革命专题,大量散布围剿《零八宪章》的言论。司马南在一篇文章中信誓旦旦地说,如果《零八宪章》签名人超过两千,他就吃屎。截止12月15日,签名人已超过3600人,司马南将如何兑现自己的诺言?

正如《零八宪章》中所言,中国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然而,民主不会从天而降,它需要所有有良知、有责任感、有勇气的民众主动地去寻求和推动。没有民主制度作保障,中华民族也许永远都无法真正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零八宪章》是民权运动的纲领,需要更多的中国民众去践行。左翼人士对《零八宪章》的表现让人深感失望。记得几年前,个别左翼网站遭到中共的封杀,当时左翼和自由派虽然在一些问题上有重大分歧,但在反对监控言论拓展自由空间方面还是有共识。但此次《零八宪章》事件,毛左们却站在当局一边,对之围剿,着实显出堕落。


2008年12月16日







此次《零八宪章》事件,毛左们站在当局一边,对之围剿,着实显出堕落。



随着一代暴君毛泽东的去世,改革开放的时代得以开启,中国的左翼力量很快就失去了先前的影响力,到如今即使有新左派的出现,他们依然难扭颓势。虽然像郎咸平这样的新左派尚能赢得一些民众的支持,但让人感到痛心的是,毛泽东虽然已经死亡了30余年,但中国社会仍然存在着不计其数的毛泽东崇拜者,这种毛泽东原教旨主义者被人们习惯地称之为毛左。

如果说新左派还有一定支持率的话,毛左则是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在现实中,有毛左倾向的人大多是毛时期的红卫兵。但如今的年轻人中也有一部分人属于毛左,但他们往往不会随便表露自己的思想,因为他们对毛左的处境不乏自知之明。

不过,毛左在网络上却异常活跃,毛泽东旗帜网、祖国网、乌有之乡等网站都是毛左的阵地。中华网更是人气鼎盛,被称之为中国左翼和民族主义者的大本营。一旦中国与其它国家发生纠葛的时候,民族情绪升温,这些网站便成了毛左们的乐园。在今年西藏骚乱发生后,中华网论坛刊发的一篇长平的文章点击率竟然高达百万。毛左的思想核心既包括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包括根深蒂固的反改革意识。

毛左们不仅仅热衷于对其它国家喊打喊杀,而且自由知识分子也毫不留情,很多毛左对自由派的攻击可谓是充满了暴戾之气,一旦毛泽东时代卷土重来,这些人肯定又是当年的红卫兵。毛左们从来都不认同民主、自由、人权等现代普世价值,这也是他们无法取得民众支持的原因。毛左们虽然已经被边缘化,但他们却永远不甘于落伍,总是在关键时刻对自由派落井下石。

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所作所为更多时候是为这个国家和民族考量,往往置个人安危于不顾,而毛左们所做的却多是为了争夺公共话语权。几年前的反日活动有毛左的影子,今年的反法活动同样也和他们脱不了干系。中国社会有太多的不公,但他们往往视而不见,只有在中国与它国发生矛盾时他们才勇敢地站了出来,你相信他们是真正的爱国者吗?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30个年头,跛足的改革已经使得中国社会产生了各种严重的问题,当中国的经济状况在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冲击下显得前景黯淡时,各种社会矛盾便越发地凸显出来,从2008年所发生的一系列群体事件来看,中国已经临近了社会危机全面爆发的临界点。

在2008年这个特殊年头即将走完的12月,也就是在《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纪念日的前夕,中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发表了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零八宪章》。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全球开展纪念世界人权日之际,中国政府竟然动用警力于12月8日将著名的异见人士刘晓波先生抓捕,因为他参与了起草《零八宪章》。

《零八宪章》刚一发布,就引起了海外媒体和国内民众的强烈关注,签名者与日俱增。然而,左派网站又开始了对《零八宪章》和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攻击。他们给《零八宪章》扣上了企图分裂国家和推翻共产党的大帽子,对逮捕刘晓波幸灾乐祸,并要求中共对签署者绳之以法。他们实在缺少人性,要置人于死地。

逮捕刘晓波先生没能阻止民众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反而激发了民间
签署《零八宪章》的热情。作家和学者们也纷纷撰文声援刘晓波和要求践行《零八宪章》。短短的几天,海内外论坛有关《零八宪章》的议论铺天盖地,网警删不胜删。左翼也乘势批判《零八宪章》。乌有之乡网站特别设立了《零八宪章》与颜色革命专题,大量散布围剿《零八宪章》的言论。司马南在一篇文章中信誓旦旦地说,如果《零八宪章》签名人超过两千,他就吃屎。截止12月15日,签名人已超过3600人,司马南将如何兑现自己的诺言?

正如《零八宪章》中所言,中国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然而,民主不会从天而降,它需要所有有良知、有责任感、有勇气的民众主动地去寻求和推动。没有民主制度作保障,中华民族也许永远都无法真正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零八宪章》是民权运动的纲领,需要更多的中国民众去践行。左翼人士对《零八宪章》的表现让人深感失望。记得几年前,个别左翼网站遭到中共的封杀,当时左翼和自由派虽然在一些问题上有重大分歧,但在反对监控言论拓展自由空间方面还是有共识。但此次《零八宪章》事件,毛左们却站在当局一边,对之围剿,着实显出堕落。


2008年12月16日







此次《零八宪章》事件,毛左们站在当局一边,对之围剿,着实显出堕落。



随着一代暴君毛泽东的去世,改革开放的时代得以开启,中国的左翼力量很快就失去了先前的影响力,到如今即使有新左派的出现,他们依然难扭颓势。虽然像郎咸平这样的新左派尚能赢得一些民众的支持,但让人感到痛心的是,毛泽东虽然已经死亡了30余年,但中国社会仍然存在着不计其数的毛泽东崇拜者,这种毛泽东原教旨主义者被人们习惯地称之为毛左。

如果说新左派还有一定支持率的话,毛左则是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在现实中,有毛左倾向的人大多是毛时期的红卫兵。但如今的年轻人中也有一部分人属于毛左,但他们往往不会随便表露自己的思想,因为他们对毛左的处境不乏自知之明。

不过,毛左在网络上却异常活跃,毛泽东旗帜网、祖国网、乌有之乡等网站都是毛左的阵地。中华网更是人气鼎盛,被称之为中国左翼和民族主义者的大本营。一旦中国与其它国家发生纠葛的时候,民族情绪升温,这些网站便成了毛左们的乐园。在今年西藏骚乱发生后,中华网论坛刊发的一篇长平的文章点击率竟然高达百万。毛左的思想核心既包括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包括根深蒂固的反改革意识。

毛左们不仅仅热衷于对其它国家喊打喊杀,而且自由知识分子也毫不留情,很多毛左对自由派的攻击可谓是充满了暴戾之气,一旦毛泽东时代卷土重来,这些人肯定又是当年的红卫兵。毛左们从来都不认同民主、自由、人权等现代普世价值,这也是他们无法取得民众支持的原因。毛左们虽然已经被边缘化,但他们却永远不甘于落伍,总是在关键时刻对自由派落井下石。

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所作所为更多时候是为这个国家和民族考量,往往置个人安危于不顾,而毛左们所做的却多是为了争夺公共话语权。几年前的反日活动有毛左的影子,今年的反法活动同样也和他们脱不了干系。中国社会有太多的不公,但他们往往视而不见,只有在中国与它国发生矛盾时他们才勇敢地站了出来,你相信他们是真正的爱国者吗?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30个年头,跛足的改革已经使得中国社会产生了各种严重的问题,当中国的经济状况在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冲击下显得前景黯淡时,各种社会矛盾便越发地凸显出来,从2008年所发生的一系列群体事件来看,中国已经临近了社会危机全面爆发的临界点。

在2008年这个特殊年头即将走完的12月,也就是在《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纪念日的前夕,中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发表了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零八宪章》。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全球开展纪念世界人权日之际,中国政府竟然动用警力于12月8日将著名的异见人士刘晓波先生抓捕,因为他参与了起草《零八宪章》。

《零八宪章》刚一发布,就引起了海外媒体和国内民众的强烈关注,签名者与日俱增。然而,左派网站又开始了对《零八宪章》和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攻击。他们给《零八宪章》扣上了企图分裂国家和推翻共产党的大帽子,对逮捕刘晓波幸灾乐祸,并要求中共对签署者绳之以法。他们实在缺少人性,要置人于死地。

逮捕刘晓波先生没能阻止民众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反而激发了民间
签署《零八宪章》的热情。作家和学者们也纷纷撰文声援刘晓波和要求践行《零八宪章》。短短的几天,海内外论坛有关《零八宪章》的议论铺天盖地,网警删不胜删。左翼也乘势批判《零八宪章》。乌有之乡网站特别设立了《零八宪章》与颜色革命专题,大量散布围剿《零八宪章》的言论。司马南在一篇文章中信誓旦旦地说,如果《零八宪章》签名人超过两千,他就吃屎。截止12月15日,签名人已超过3600人,司马南将如何兑现自己的诺言?

正如《零八宪章》中所言,中国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然而,民主不会从天而降,它需要所有有良知、有责任感、有勇气的民众主动地去寻求和推动。没有民主制度作保障,中华民族也许永远都无法真正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零八宪章》是民权运动的纲领,需要更多的中国民众去践行。左翼人士对《零八宪章》的表现让人深感失望。记得几年前,个别左翼网站遭到中共的封杀,当时左翼和自由派虽然在一些问题上有重大分歧,但在反对监控言论拓展自由空间方面还是有共识。但此次《零八宪章》事件,毛左们却站在当局一边,对之围剿,着实显出堕落。


2008年12月16日







此次《零八宪章》事件,毛左们站在当局一边,对之围剿,着实显出堕落。



随着一代暴君毛泽东的去世,改革开放的时代得以开启,中国的左翼力量很快就失去了先前的影响力,到如今即使有新左派的出现,他们依然难扭颓势。虽然像郎咸平这样的新左派尚能赢得一些民众的支持,但让人感到痛心的是,毛泽东虽然已经死亡了30余年,但中国社会仍然存在着不计其数的毛泽东崇拜者,这种毛泽东原教旨主义者被人们习惯地称之为毛左。

如果说新左派还有一定支持率的话,毛左则是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在现实中,有毛左倾向的人大多是毛时期的红卫兵。但如今的年轻人中也有一部分人属于毛左,但他们往往不会随便表露自己的思想,因为他们对毛左的处境不乏自知之明。

不过,毛左在网络上却异常活跃,毛泽东旗帜网、祖国网、乌有之乡等网站都是毛左的阵地。中华网更是人气鼎盛,被称之为中国左翼和民族主义者的大本营。一旦中国与其它国家发生纠葛的时候,民族情绪升温,这些网站便成了毛左们的乐园。在今年西藏骚乱发生后,中华网论坛刊发的一篇长平的文章点击率竟然高达百万。毛左的思想核心既包括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包括根深蒂固的反改革意识。

毛左们不仅仅热衷于对其它国家喊打喊杀,而且自由知识分子也毫不留情,很多毛左对自由派的攻击可谓是充满了暴戾之气,一旦毛泽东时代卷土重来,这些人肯定又是当年的红卫兵。毛左们从来都不认同民主、自由、人权等现代普世价值,这也是他们无法取得民众支持的原因。毛左们虽然已经被边缘化,但他们却永远不甘于落伍,总是在关键时刻对自由派落井下石。

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所作所为更多时候是为这个国家和民族考量,往往置个人安危于不顾,而毛左们所做的却多是为了争夺公共话语权。几年前的反日活动有毛左的影子,今年的反法活动同样也和他们脱不了干系。中国社会有太多的不公,但他们往往视而不见,只有在中国与它国发生矛盾时他们才勇敢地站了出来,你相信他们是真正的爱国者吗?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30个年头,跛足的改革已经使得中国社会产生了各种严重的问题,当中国的经济状况在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冲击下显得前景黯淡时,各种社会矛盾便越发地凸显出来,从2008年所发生的一系列群体事件来看,中国已经临近了社会危机全面爆发的临界点。

在2008年这个特殊年头即将走完的12月,也就是在《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纪念日的前夕,中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发表了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零八宪章》。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全球开展纪念世界人权日之际,中国政府竟然动用警力于12月8日将著名的异见人士刘晓波先生抓捕,因为他参与了起草《零八宪章》。

《零八宪章》刚一发布,就引起了海外媒体和国内民众的强烈关注,签名者与日俱增。然而,左派网站又开始了对《零八宪章》和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攻击。他们给《零八宪章》扣上了企图分裂国家和推翻共产党的大帽子,对逮捕刘晓波幸灾乐祸,并要求中共对签署者绳之以法。他们实在缺少人性,要置人于死地。

逮捕刘晓波先生没能阻止民众对自由民主的追求,反而激发了民间
签署《零八宪章》的热情。作家和学者们也纷纷撰文声援刘晓波和要求践行《零八宪章》。短短的几天,海内外论坛有关《零八宪章》的议论铺天盖地,网警删不胜删。左翼也乘势批判《零八宪章》。乌有之乡网站特别设立了《零八宪章》与颜色革命专题,大量散布围剿《零八宪章》的言论。司马南在一篇文章中信誓旦旦地说,如果《零八宪章》签名人超过两千,他就吃屎。截止12月15日,签名人已超过3600人,司马南将如何兑现自己的诺言?

正如《零八宪章》中所言,中国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然而,民主不会从天而降,它需要所有有良知、有责任感、有勇气的民众主动地去寻求和推动。没有民主制度作保障,中华民族也许永远都无法真正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零八宪章》是民权运动的纲领,需要更多的中国民众去践行。左翼人士对《零八宪章》的表现让人深感失望。记得几年前,个别左翼网站遭到中共的封杀,当时左翼和自由派虽然在一些问题上有重大分歧,但在反对监控言论拓展自由空间方面还是有共识。但此次《零八宪章》事件,毛左们却站在当局一边,对之围剿,着实显出堕落。


2008年12月16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