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捍卫人权,抗争强权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吴玉琴 (贵州)



我们坚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的春天!



贵州人权研讨会为了响应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的号召,为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将2008年定为"国际人权年",在年初我们就启动了"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前3届的人权研讨会,我们差不多在每年的10月左右才启动。在此届人权研讨会启动以来,我们的每次活动都受到了"国保"人员的阻挠和威胁,从"3.15"走向广场宣传"世界人权宣言",到"六四"19周年举行纪念活动,到"瓮安事件"成立"真相调查组"去实地调查,及"奥运会"期间我们每周五的文化讲坛,全都受到了来自于"国保"、 公安、办事处、社区干部的监视、跟踪、甚至是光天化日之下的非法暴力绑架。可以说,为了对付我们,他们用尽了各种卑劣手段。
 
尽管在如此强权的高压下,"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成员为了捍卫人权,却始终不懈地坚持着。进入10月,"国保"就频繁地威胁和警告3名联系人: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不准他们再继续人权纪念日的活动,并无理地要求他们3人写声明退出人权研讨会。这种种的威胁和警告甚至波及到家属,"国保"甚至撂下惯用的是断人"生路"的狠话。但是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三人义正词严据理力争,谁也没有退缩。这期间,人权研讨会成员的手机及电话受到了警方全方位的监控和监听,不准三名联系人外出,也不准他们外地的朋友进入贵州。湖南朋友易尧到贵阳来,由于与廖双元通了一个电话,就被贵阳"国保"遣返回湖南;欧阳小戎在贵阳被"国保"驱逐;广州陈姓访民到贵阳见陈西未到10分钟,就被"国保"强行搜查后押离。在一党专制的强权下,哪有人权?人权又在哪里得到了尊重和保障?
 
在"世界人权日"(12月10日)之前,在贵阳定居的诗人小王子先生决定在12月5日举行婚礼,可是在婚礼前,他就被"国保"多次找去谈话,警告他不要请人权研讨会成员参加婚礼,但被小王子拒绝。之后,他们甚至威胁说,如果不听招呼,他们就不让小王子在贵阳定居。12月4日,"国保"对人权研讨会成员采取了强行手段。当天的晚上6点左右,陈西的夫人张姐打电话给我说,她一回到家中就发现,许多人来过家里,并且有打斗痕迹,烧水的开水壶,壶盖与壶身各在一处,陈西不知去向。我一听就知道陈西可能出事了。话筒未放,我家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许多的脚步声让我意识到来者不善。这时我马上对张姐说,陈西可能出事了,因为我家这 里也有人在敲门,我不挂电话,你顺便听一下来者是谁?这时我就问敲门之人,你是谁?有什么事?来人说:"吴姐、我是小牟、派出所的牟文俊,你打开门,我们 看廖哥在不在?我们要找他!"我对他们说:"廖双元没在家,我不开门!",随他们把门拍得震天响,我都无暇理会了。我关上里门,随即与张姐结束通话后,我 就打电话与申有连联系,电话一通,申有连就告诉我,现在公安就在他家门外,他也不愿开门,双方在僵持着,从电话里传过来的拍门声和狗叫声是乱成一片。我再 次打电话告诉莫建刚、黄燕明先生,可是都刚说得一句,电话就被中断了。这时,申有连的电话再一次响起,他说他妻子快要回家了,他不愿让他的妻子受到惊吓, 他决定开门面对。我告诉他,我家已被派出所的人把电断了,现在是漆黑一片。申有连在电话里谴责这些人是流氓、说明明知道我是一个单身女人在家,却用这种下 三滥的手段,真是卑鄙无耻极了!当申有连开门面对之时被"国保"强行带走。
 
第二天在小王子婚礼时,我们才得知,被强行带走的还有杜和平先生,他们3人被分别软禁在不同的宾馆或招待所。小王子先生的婚礼从始至终都是处于"国保"人员的监视之下。在婚礼的当天晚上,"国保"都还在向我追问廖双元的下落。
 
12月10日这天,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同仁一致决定,不管现政权对我们施加任何的打压和阻挠,我们的人权研讨会将如期举行。我们甚至每一个人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当我们想方设法的来到河滨公园时,"国保"却是用多于我们数倍的人在此监视着。
 
当天的气候阴沉沉的,面对如此多的"国保"、公安和警察,我们大家的心也是沉重的。想着我们为关注人权、维护人权、探讨人权,是一件极正义的事,可是我们所遭遇的却好象是我们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样!好在现场来了许多的维权市民,他们从贵州的毕节、遵义、安顺等地来到河滨公园,甚至有一残疾的女人说,她是毕节来的,她们那里一共来了20多人,可是由于我们的联系人的手机被控无法联系,使得这20多人找不着河滨公园而没有到来。
 
现场上,当我们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时,"国保"人员多次蠢蠢欲动,妄图实施暴力,强行迫使我们离开,可是访民及其它维权人士们却用身躯与"国保"抗衡,指责"国保",尽力地保护着我们。本来这些访民及维权人士走进我们的人权研讨会,是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可是现实却是他们帮助了我们!可见,人权理念的普世 价值,就是必须让所有的普通老百姓都能意识到,只有不懈地坚持抗争才能最终的取得胜利!
 
人权周,8日至13日,我们的帕套克语音室人权研讨会一直坚持了6晚。当我的丈夫在10日晚被北京昌平的"国保"强行带走之后,我能及时的通过语音室把这一消息传送到海内、外。国际社会、海内、外关注人权的仁人志士们随时随地的关注和支持着我们人权研讨会的成员,使我们才有力量坚守了我们的理念和追求!
 
贵州人权研讨会已经走过了艰难的四届,尽管每一届我们都受到了当局的打压和阻挠,可是我们却用行为和语言坚持着我们的诉求。我们希望人权对于中国普通老百姓来说,不应该是一个梦;我们希望写进《宪法》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不再是谎言;我们希望《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是一个真正的行动计划,而不是文字游戏。 而我们也坚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的春天!


                                                                  2008年12月15日于贵阳
 
 





我们坚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的春天!



贵州人权研讨会为了响应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的号召,为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将2008年定为"国际人权年",在年初我们就启动了"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前3届的人权研讨会,我们差不多在每年的10月左右才启动。在此届人权研讨会启动以来,我们的每次活动都受到了"国保"人员的阻挠和威胁,从"3.15"走向广场宣传"世界人权宣言",到"六四"19周年举行纪念活动,到"瓮安事件"成立"真相调查组"去实地调查,及"奥运会"期间我们每周五的文化讲坛,全都受到了来自于"国保"、 公安、办事处、社区干部的监视、跟踪、甚至是光天化日之下的非法暴力绑架。可以说,为了对付我们,他们用尽了各种卑劣手段。
 
尽管在如此强权的高压下,"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成员为了捍卫人权,却始终不懈地坚持着。进入10月,"国保"就频繁地威胁和警告3名联系人: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不准他们再继续人权纪念日的活动,并无理地要求他们3人写声明退出人权研讨会。这种种的威胁和警告甚至波及到家属,"国保"甚至撂下惯用的是断人"生路"的狠话。但是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三人义正词严据理力争,谁也没有退缩。这期间,人权研讨会成员的手机及电话受到了警方全方位的监控和监听,不准三名联系人外出,也不准他们外地的朋友进入贵州。湖南朋友易尧到贵阳来,由于与廖双元通了一个电话,就被贵阳"国保"遣返回湖南;欧阳小戎在贵阳被"国保"驱逐;广州陈姓访民到贵阳见陈西未到10分钟,就被"国保"强行搜查后押离。在一党专制的强权下,哪有人权?人权又在哪里得到了尊重和保障?
 
在"世界人权日"(12月10日)之前,在贵阳定居的诗人小王子先生决定在12月5日举行婚礼,可是在婚礼前,他就被"国保"多次找去谈话,警告他不要请人权研讨会成员参加婚礼,但被小王子拒绝。之后,他们甚至威胁说,如果不听招呼,他们就不让小王子在贵阳定居。12月4日,"国保"对人权研讨会成员采取了强行手段。当天的晚上6点左右,陈西的夫人张姐打电话给我说,她一回到家中就发现,许多人来过家里,并且有打斗痕迹,烧水的开水壶,壶盖与壶身各在一处,陈西不知去向。我一听就知道陈西可能出事了。话筒未放,我家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许多的脚步声让我意识到来者不善。这时我马上对张姐说,陈西可能出事了,因为我家这 里也有人在敲门,我不挂电话,你顺便听一下来者是谁?这时我就问敲门之人,你是谁?有什么事?来人说:"吴姐、我是小牟、派出所的牟文俊,你打开门,我们 看廖哥在不在?我们要找他!"我对他们说:"廖双元没在家,我不开门!",随他们把门拍得震天响,我都无暇理会了。我关上里门,随即与张姐结束通话后,我 就打电话与申有连联系,电话一通,申有连就告诉我,现在公安就在他家门外,他也不愿开门,双方在僵持着,从电话里传过来的拍门声和狗叫声是乱成一片。我再 次打电话告诉莫建刚、黄燕明先生,可是都刚说得一句,电话就被中断了。这时,申有连的电话再一次响起,他说他妻子快要回家了,他不愿让他的妻子受到惊吓, 他决定开门面对。我告诉他,我家已被派出所的人把电断了,现在是漆黑一片。申有连在电话里谴责这些人是流氓、说明明知道我是一个单身女人在家,却用这种下 三滥的手段,真是卑鄙无耻极了!当申有连开门面对之时被"国保"强行带走。
 
第二天在小王子婚礼时,我们才得知,被强行带走的还有杜和平先生,他们3人被分别软禁在不同的宾馆或招待所。小王子先生的婚礼从始至终都是处于"国保"人员的监视之下。在婚礼的当天晚上,"国保"都还在向我追问廖双元的下落。
 
12月10日这天,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同仁一致决定,不管现政权对我们施加任何的打压和阻挠,我们的人权研讨会将如期举行。我们甚至每一个人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当我们想方设法的来到河滨公园时,"国保"却是用多于我们数倍的人在此监视着。
 
当天的气候阴沉沉的,面对如此多的"国保"、公安和警察,我们大家的心也是沉重的。想着我们为关注人权、维护人权、探讨人权,是一件极正义的事,可是我们所遭遇的却好象是我们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样!好在现场来了许多的维权市民,他们从贵州的毕节、遵义、安顺等地来到河滨公园,甚至有一残疾的女人说,她是毕节来的,她们那里一共来了20多人,可是由于我们的联系人的手机被控无法联系,使得这20多人找不着河滨公园而没有到来。
 
现场上,当我们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时,"国保"人员多次蠢蠢欲动,妄图实施暴力,强行迫使我们离开,可是访民及其它维权人士们却用身躯与"国保"抗衡,指责"国保",尽力地保护着我们。本来这些访民及维权人士走进我们的人权研讨会,是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可是现实却是他们帮助了我们!可见,人权理念的普世 价值,就是必须让所有的普通老百姓都能意识到,只有不懈地坚持抗争才能最终的取得胜利!
 
人权周,8日至13日,我们的帕套克语音室人权研讨会一直坚持了6晚。当我的丈夫在10日晚被北京昌平的"国保"强行带走之后,我能及时的通过语音室把这一消息传送到海内、外。国际社会、海内、外关注人权的仁人志士们随时随地的关注和支持着我们人权研讨会的成员,使我们才有力量坚守了我们的理念和追求!
 
贵州人权研讨会已经走过了艰难的四届,尽管每一届我们都受到了当局的打压和阻挠,可是我们却用行为和语言坚持着我们的诉求。我们希望人权对于中国普通老百姓来说,不应该是一个梦;我们希望写进《宪法》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不再是谎言;我们希望《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是一个真正的行动计划,而不是文字游戏。 而我们也坚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的春天!


                                                                  2008年12月15日于贵阳
 
 





我们坚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的春天!



贵州人权研讨会为了响应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的号召,为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将2008年定为"国际人权年",在年初我们就启动了"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前3届的人权研讨会,我们差不多在每年的10月左右才启动。在此届人权研讨会启动以来,我们的每次活动都受到了"国保"人员的阻挠和威胁,从"3.15"走向广场宣传"世界人权宣言",到"六四"19周年举行纪念活动,到"瓮安事件"成立"真相调查组"去实地调查,及"奥运会"期间我们每周五的文化讲坛,全都受到了来自于"国保"、 公安、办事处、社区干部的监视、跟踪、甚至是光天化日之下的非法暴力绑架。可以说,为了对付我们,他们用尽了各种卑劣手段。
 
尽管在如此强权的高压下,"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成员为了捍卫人权,却始终不懈地坚持着。进入10月,"国保"就频繁地威胁和警告3名联系人: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不准他们再继续人权纪念日的活动,并无理地要求他们3人写声明退出人权研讨会。这种种的威胁和警告甚至波及到家属,"国保"甚至撂下惯用的是断人"生路"的狠话。但是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三人义正词严据理力争,谁也没有退缩。这期间,人权研讨会成员的手机及电话受到了警方全方位的监控和监听,不准三名联系人外出,也不准他们外地的朋友进入贵州。湖南朋友易尧到贵阳来,由于与廖双元通了一个电话,就被贵阳"国保"遣返回湖南;欧阳小戎在贵阳被"国保"驱逐;广州陈姓访民到贵阳见陈西未到10分钟,就被"国保"强行搜查后押离。在一党专制的强权下,哪有人权?人权又在哪里得到了尊重和保障?
 
在"世界人权日"(12月10日)之前,在贵阳定居的诗人小王子先生决定在12月5日举行婚礼,可是在婚礼前,他就被"国保"多次找去谈话,警告他不要请人权研讨会成员参加婚礼,但被小王子拒绝。之后,他们甚至威胁说,如果不听招呼,他们就不让小王子在贵阳定居。12月4日,"国保"对人权研讨会成员采取了强行手段。当天的晚上6点左右,陈西的夫人张姐打电话给我说,她一回到家中就发现,许多人来过家里,并且有打斗痕迹,烧水的开水壶,壶盖与壶身各在一处,陈西不知去向。我一听就知道陈西可能出事了。话筒未放,我家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许多的脚步声让我意识到来者不善。这时我马上对张姐说,陈西可能出事了,因为我家这 里也有人在敲门,我不挂电话,你顺便听一下来者是谁?这时我就问敲门之人,你是谁?有什么事?来人说:"吴姐、我是小牟、派出所的牟文俊,你打开门,我们 看廖哥在不在?我们要找他!"我对他们说:"廖双元没在家,我不开门!",随他们把门拍得震天响,我都无暇理会了。我关上里门,随即与张姐结束通话后,我 就打电话与申有连联系,电话一通,申有连就告诉我,现在公安就在他家门外,他也不愿开门,双方在僵持着,从电话里传过来的拍门声和狗叫声是乱成一片。我再 次打电话告诉莫建刚、黄燕明先生,可是都刚说得一句,电话就被中断了。这时,申有连的电话再一次响起,他说他妻子快要回家了,他不愿让他的妻子受到惊吓, 他决定开门面对。我告诉他,我家已被派出所的人把电断了,现在是漆黑一片。申有连在电话里谴责这些人是流氓、说明明知道我是一个单身女人在家,却用这种下 三滥的手段,真是卑鄙无耻极了!当申有连开门面对之时被"国保"强行带走。
 
第二天在小王子婚礼时,我们才得知,被强行带走的还有杜和平先生,他们3人被分别软禁在不同的宾馆或招待所。小王子先生的婚礼从始至终都是处于"国保"人员的监视之下。在婚礼的当天晚上,"国保"都还在向我追问廖双元的下落。
 
12月10日这天,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同仁一致决定,不管现政权对我们施加任何的打压和阻挠,我们的人权研讨会将如期举行。我们甚至每一个人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当我们想方设法的来到河滨公园时,"国保"却是用多于我们数倍的人在此监视着。
 
当天的气候阴沉沉的,面对如此多的"国保"、公安和警察,我们大家的心也是沉重的。想着我们为关注人权、维护人权、探讨人权,是一件极正义的事,可是我们所遭遇的却好象是我们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样!好在现场来了许多的维权市民,他们从贵州的毕节、遵义、安顺等地来到河滨公园,甚至有一残疾的女人说,她是毕节来的,她们那里一共来了20多人,可是由于我们的联系人的手机被控无法联系,使得这20多人找不着河滨公园而没有到来。
 
现场上,当我们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时,"国保"人员多次蠢蠢欲动,妄图实施暴力,强行迫使我们离开,可是访民及其它维权人士们却用身躯与"国保"抗衡,指责"国保",尽力地保护着我们。本来这些访民及维权人士走进我们的人权研讨会,是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可是现实却是他们帮助了我们!可见,人权理念的普世 价值,就是必须让所有的普通老百姓都能意识到,只有不懈地坚持抗争才能最终的取得胜利!
 
人权周,8日至13日,我们的帕套克语音室人权研讨会一直坚持了6晚。当我的丈夫在10日晚被北京昌平的"国保"强行带走之后,我能及时的通过语音室把这一消息传送到海内、外。国际社会、海内、外关注人权的仁人志士们随时随地的关注和支持着我们人权研讨会的成员,使我们才有力量坚守了我们的理念和追求!
 
贵州人权研讨会已经走过了艰难的四届,尽管每一届我们都受到了当局的打压和阻挠,可是我们却用行为和语言坚持着我们的诉求。我们希望人权对于中国普通老百姓来说,不应该是一个梦;我们希望写进《宪法》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不再是谎言;我们希望《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是一个真正的行动计划,而不是文字游戏。 而我们也坚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的春天!


                                                                  2008年12月15日于贵阳
 
 





我们坚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的春天!



贵州人权研讨会为了响应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的号召,为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将2008年定为"国际人权年",在年初我们就启动了"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前3届的人权研讨会,我们差不多在每年的10月左右才启动。在此届人权研讨会启动以来,我们的每次活动都受到了"国保"人员的阻挠和威胁,从"3.15"走向广场宣传"世界人权宣言",到"六四"19周年举行纪念活动,到"瓮安事件"成立"真相调查组"去实地调查,及"奥运会"期间我们每周五的文化讲坛,全都受到了来自于"国保"、 公安、办事处、社区干部的监视、跟踪、甚至是光天化日之下的非法暴力绑架。可以说,为了对付我们,他们用尽了各种卑劣手段。
 
尽管在如此强权的高压下,"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成员为了捍卫人权,却始终不懈地坚持着。进入10月,"国保"就频繁地威胁和警告3名联系人: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不准他们再继续人权纪念日的活动,并无理地要求他们3人写声明退出人权研讨会。这种种的威胁和警告甚至波及到家属,"国保"甚至撂下惯用的是断人"生路"的狠话。但是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三人义正词严据理力争,谁也没有退缩。这期间,人权研讨会成员的手机及电话受到了警方全方位的监控和监听,不准三名联系人外出,也不准他们外地的朋友进入贵州。湖南朋友易尧到贵阳来,由于与廖双元通了一个电话,就被贵阳"国保"遣返回湖南;欧阳小戎在贵阳被"国保"驱逐;广州陈姓访民到贵阳见陈西未到10分钟,就被"国保"强行搜查后押离。在一党专制的强权下,哪有人权?人权又在哪里得到了尊重和保障?
 
在"世界人权日"(12月10日)之前,在贵阳定居的诗人小王子先生决定在12月5日举行婚礼,可是在婚礼前,他就被"国保"多次找去谈话,警告他不要请人权研讨会成员参加婚礼,但被小王子拒绝。之后,他们甚至威胁说,如果不听招呼,他们就不让小王子在贵阳定居。12月4日,"国保"对人权研讨会成员采取了强行手段。当天的晚上6点左右,陈西的夫人张姐打电话给我说,她一回到家中就发现,许多人来过家里,并且有打斗痕迹,烧水的开水壶,壶盖与壶身各在一处,陈西不知去向。我一听就知道陈西可能出事了。话筒未放,我家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许多的脚步声让我意识到来者不善。这时我马上对张姐说,陈西可能出事了,因为我家这 里也有人在敲门,我不挂电话,你顺便听一下来者是谁?这时我就问敲门之人,你是谁?有什么事?来人说:"吴姐、我是小牟、派出所的牟文俊,你打开门,我们 看廖哥在不在?我们要找他!"我对他们说:"廖双元没在家,我不开门!",随他们把门拍得震天响,我都无暇理会了。我关上里门,随即与张姐结束通话后,我 就打电话与申有连联系,电话一通,申有连就告诉我,现在公安就在他家门外,他也不愿开门,双方在僵持着,从电话里传过来的拍门声和狗叫声是乱成一片。我再 次打电话告诉莫建刚、黄燕明先生,可是都刚说得一句,电话就被中断了。这时,申有连的电话再一次响起,他说他妻子快要回家了,他不愿让他的妻子受到惊吓, 他决定开门面对。我告诉他,我家已被派出所的人把电断了,现在是漆黑一片。申有连在电话里谴责这些人是流氓、说明明知道我是一个单身女人在家,却用这种下 三滥的手段,真是卑鄙无耻极了!当申有连开门面对之时被"国保"强行带走。
 
第二天在小王子婚礼时,我们才得知,被强行带走的还有杜和平先生,他们3人被分别软禁在不同的宾馆或招待所。小王子先生的婚礼从始至终都是处于"国保"人员的监视之下。在婚礼的当天晚上,"国保"都还在向我追问廖双元的下落。
 
12月10日这天,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同仁一致决定,不管现政权对我们施加任何的打压和阻挠,我们的人权研讨会将如期举行。我们甚至每一个人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当我们想方设法的来到河滨公园时,"国保"却是用多于我们数倍的人在此监视着。
 
当天的气候阴沉沉的,面对如此多的"国保"、公安和警察,我们大家的心也是沉重的。想着我们为关注人权、维护人权、探讨人权,是一件极正义的事,可是我们所遭遇的却好象是我们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样!好在现场来了许多的维权市民,他们从贵州的毕节、遵义、安顺等地来到河滨公园,甚至有一残疾的女人说,她是毕节来的,她们那里一共来了20多人,可是由于我们的联系人的手机被控无法联系,使得这20多人找不着河滨公园而没有到来。
 
现场上,当我们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时,"国保"人员多次蠢蠢欲动,妄图实施暴力,强行迫使我们离开,可是访民及其它维权人士们却用身躯与"国保"抗衡,指责"国保",尽力地保护着我们。本来这些访民及维权人士走进我们的人权研讨会,是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可是现实却是他们帮助了我们!可见,人权理念的普世 价值,就是必须让所有的普通老百姓都能意识到,只有不懈地坚持抗争才能最终的取得胜利!
 
人权周,8日至13日,我们的帕套克语音室人权研讨会一直坚持了6晚。当我的丈夫在10日晚被北京昌平的"国保"强行带走之后,我能及时的通过语音室把这一消息传送到海内、外。国际社会、海内、外关注人权的仁人志士们随时随地的关注和支持着我们人权研讨会的成员,使我们才有力量坚守了我们的理念和追求!
 
贵州人权研讨会已经走过了艰难的四届,尽管每一届我们都受到了当局的打压和阻挠,可是我们却用行为和语言坚持着我们的诉求。我们希望人权对于中国普通老百姓来说,不应该是一个梦;我们希望写进《宪法》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不再是谎言;我们希望《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是一个真正的行动计划,而不是文字游戏。 而我们也坚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的春天!


                                                                  2008年12月15日于贵阳
 
 





我们坚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的春天!



贵州人权研讨会为了响应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的号召,为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将2008年定为"国际人权年",在年初我们就启动了"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前3届的人权研讨会,我们差不多在每年的10月左右才启动。在此届人权研讨会启动以来,我们的每次活动都受到了"国保"人员的阻挠和威胁,从"3.15"走向广场宣传"世界人权宣言",到"六四"19周年举行纪念活动,到"瓮安事件"成立"真相调查组"去实地调查,及"奥运会"期间我们每周五的文化讲坛,全都受到了来自于"国保"、 公安、办事处、社区干部的监视、跟踪、甚至是光天化日之下的非法暴力绑架。可以说,为了对付我们,他们用尽了各种卑劣手段。
 
尽管在如此强权的高压下,"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成员为了捍卫人权,却始终不懈地坚持着。进入10月,"国保"就频繁地威胁和警告3名联系人: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不准他们再继续人权纪念日的活动,并无理地要求他们3人写声明退出人权研讨会。这种种的威胁和警告甚至波及到家属,"国保"甚至撂下惯用的是断人"生路"的狠话。但是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三人义正词严据理力争,谁也没有退缩。这期间,人权研讨会成员的手机及电话受到了警方全方位的监控和监听,不准三名联系人外出,也不准他们外地的朋友进入贵州。湖南朋友易尧到贵阳来,由于与廖双元通了一个电话,就被贵阳"国保"遣返回湖南;欧阳小戎在贵阳被"国保"驱逐;广州陈姓访民到贵阳见陈西未到10分钟,就被"国保"强行搜查后押离。在一党专制的强权下,哪有人权?人权又在哪里得到了尊重和保障?
 
在"世界人权日"(12月10日)之前,在贵阳定居的诗人小王子先生决定在12月5日举行婚礼,可是在婚礼前,他就被"国保"多次找去谈话,警告他不要请人权研讨会成员参加婚礼,但被小王子拒绝。之后,他们甚至威胁说,如果不听招呼,他们就不让小王子在贵阳定居。12月4日,"国保"对人权研讨会成员采取了强行手段。当天的晚上6点左右,陈西的夫人张姐打电话给我说,她一回到家中就发现,许多人来过家里,并且有打斗痕迹,烧水的开水壶,壶盖与壶身各在一处,陈西不知去向。我一听就知道陈西可能出事了。话筒未放,我家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许多的脚步声让我意识到来者不善。这时我马上对张姐说,陈西可能出事了,因为我家这 里也有人在敲门,我不挂电话,你顺便听一下来者是谁?这时我就问敲门之人,你是谁?有什么事?来人说:"吴姐、我是小牟、派出所的牟文俊,你打开门,我们 看廖哥在不在?我们要找他!"我对他们说:"廖双元没在家,我不开门!",随他们把门拍得震天响,我都无暇理会了。我关上里门,随即与张姐结束通话后,我 就打电话与申有连联系,电话一通,申有连就告诉我,现在公安就在他家门外,他也不愿开门,双方在僵持着,从电话里传过来的拍门声和狗叫声是乱成一片。我再 次打电话告诉莫建刚、黄燕明先生,可是都刚说得一句,电话就被中断了。这时,申有连的电话再一次响起,他说他妻子快要回家了,他不愿让他的妻子受到惊吓, 他决定开门面对。我告诉他,我家已被派出所的人把电断了,现在是漆黑一片。申有连在电话里谴责这些人是流氓、说明明知道我是一个单身女人在家,却用这种下 三滥的手段,真是卑鄙无耻极了!当申有连开门面对之时被"国保"强行带走。
 
第二天在小王子婚礼时,我们才得知,被强行带走的还有杜和平先生,他们3人被分别软禁在不同的宾馆或招待所。小王子先生的婚礼从始至终都是处于"国保"人员的监视之下。在婚礼的当天晚上,"国保"都还在向我追问廖双元的下落。
 
12月10日这天,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同仁一致决定,不管现政权对我们施加任何的打压和阻挠,我们的人权研讨会将如期举行。我们甚至每一个人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当我们想方设法的来到河滨公园时,"国保"却是用多于我们数倍的人在此监视着。
 
当天的气候阴沉沉的,面对如此多的"国保"、公安和警察,我们大家的心也是沉重的。想着我们为关注人权、维护人权、探讨人权,是一件极正义的事,可是我们所遭遇的却好象是我们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样!好在现场来了许多的维权市民,他们从贵州的毕节、遵义、安顺等地来到河滨公园,甚至有一残疾的女人说,她是毕节来的,她们那里一共来了20多人,可是由于我们的联系人的手机被控无法联系,使得这20多人找不着河滨公园而没有到来。
 
现场上,当我们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时,"国保"人员多次蠢蠢欲动,妄图实施暴力,强行迫使我们离开,可是访民及其它维权人士们却用身躯与"国保"抗衡,指责"国保",尽力地保护着我们。本来这些访民及维权人士走进我们的人权研讨会,是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可是现实却是他们帮助了我们!可见,人权理念的普世 价值,就是必须让所有的普通老百姓都能意识到,只有不懈地坚持抗争才能最终的取得胜利!
 
人权周,8日至13日,我们的帕套克语音室人权研讨会一直坚持了6晚。当我的丈夫在10日晚被北京昌平的"国保"强行带走之后,我能及时的通过语音室把这一消息传送到海内、外。国际社会、海内、外关注人权的仁人志士们随时随地的关注和支持着我们人权研讨会的成员,使我们才有力量坚守了我们的理念和追求!
 
贵州人权研讨会已经走过了艰难的四届,尽管每一届我们都受到了当局的打压和阻挠,可是我们却用行为和语言坚持着我们的诉求。我们希望人权对于中国普通老百姓来说,不应该是一个梦;我们希望写进《宪法》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不再是谎言;我们希望《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是一个真正的行动计划,而不是文字游戏。 而我们也坚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的春天!


                                                                  2008年12月15日于贵阳
 
 





我们坚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的春天!



贵州人权研讨会为了响应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的号召,为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0周年将2008年定为"国际人权年",在年初我们就启动了"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前3届的人权研讨会,我们差不多在每年的10月左右才启动。在此届人权研讨会启动以来,我们的每次活动都受到了"国保"人员的阻挠和威胁,从"3.15"走向广场宣传"世界人权宣言",到"六四"19周年举行纪念活动,到"瓮安事件"成立"真相调查组"去实地调查,及"奥运会"期间我们每周五的文化讲坛,全都受到了来自于"国保"、 公安、办事处、社区干部的监视、跟踪、甚至是光天化日之下的非法暴力绑架。可以说,为了对付我们,他们用尽了各种卑劣手段。
 
尽管在如此强权的高压下,"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成员为了捍卫人权,却始终不懈地坚持着。进入10月,"国保"就频繁地威胁和警告3名联系人: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不准他们再继续人权纪念日的活动,并无理地要求他们3人写声明退出人权研讨会。这种种的威胁和警告甚至波及到家属,"国保"甚至撂下惯用的是断人"生路"的狠话。但是陈西、廖双元、申有连三人义正词严据理力争,谁也没有退缩。这期间,人权研讨会成员的手机及电话受到了警方全方位的监控和监听,不准三名联系人外出,也不准他们外地的朋友进入贵州。湖南朋友易尧到贵阳来,由于与廖双元通了一个电话,就被贵阳"国保"遣返回湖南;欧阳小戎在贵阳被"国保"驱逐;广州陈姓访民到贵阳见陈西未到10分钟,就被"国保"强行搜查后押离。在一党专制的强权下,哪有人权?人权又在哪里得到了尊重和保障?
 
在"世界人权日"(12月10日)之前,在贵阳定居的诗人小王子先生决定在12月5日举行婚礼,可是在婚礼前,他就被"国保"多次找去谈话,警告他不要请人权研讨会成员参加婚礼,但被小王子拒绝。之后,他们甚至威胁说,如果不听招呼,他们就不让小王子在贵阳定居。12月4日,"国保"对人权研讨会成员采取了强行手段。当天的晚上6点左右,陈西的夫人张姐打电话给我说,她一回到家中就发现,许多人来过家里,并且有打斗痕迹,烧水的开水壶,壶盖与壶身各在一处,陈西不知去向。我一听就知道陈西可能出事了。话筒未放,我家门外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许多的脚步声让我意识到来者不善。这时我马上对张姐说,陈西可能出事了,因为我家这 里也有人在敲门,我不挂电话,你顺便听一下来者是谁?这时我就问敲门之人,你是谁?有什么事?来人说:"吴姐、我是小牟、派出所的牟文俊,你打开门,我们 看廖哥在不在?我们要找他!"我对他们说:"廖双元没在家,我不开门!",随他们把门拍得震天响,我都无暇理会了。我关上里门,随即与张姐结束通话后,我 就打电话与申有连联系,电话一通,申有连就告诉我,现在公安就在他家门外,他也不愿开门,双方在僵持着,从电话里传过来的拍门声和狗叫声是乱成一片。我再 次打电话告诉莫建刚、黄燕明先生,可是都刚说得一句,电话就被中断了。这时,申有连的电话再一次响起,他说他妻子快要回家了,他不愿让他的妻子受到惊吓, 他决定开门面对。我告诉他,我家已被派出所的人把电断了,现在是漆黑一片。申有连在电话里谴责这些人是流氓、说明明知道我是一个单身女人在家,却用这种下 三滥的手段,真是卑鄙无耻极了!当申有连开门面对之时被"国保"强行带走。
 
第二天在小王子婚礼时,我们才得知,被强行带走的还有杜和平先生,他们3人被分别软禁在不同的宾馆或招待所。小王子先生的婚礼从始至终都是处于"国保"人员的监视之下。在婚礼的当天晚上,"国保"都还在向我追问廖双元的下落。
 
12月10日这天,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同仁一致决定,不管现政权对我们施加任何的打压和阻挠,我们的人权研讨会将如期举行。我们甚至每一个人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当我们想方设法的来到河滨公园时,"国保"却是用多于我们数倍的人在此监视着。
 
当天的气候阴沉沉的,面对如此多的"国保"、公安和警察,我们大家的心也是沉重的。想着我们为关注人权、维护人权、探讨人权,是一件极正义的事,可是我们所遭遇的却好象是我们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样!好在现场来了许多的维权市民,他们从贵州的毕节、遵义、安顺等地来到河滨公园,甚至有一残疾的女人说,她是毕节来的,她们那里一共来了20多人,可是由于我们的联系人的手机被控无法联系,使得这20多人找不着河滨公园而没有到来。
 
现场上,当我们接受海外媒体的采访时,"国保"人员多次蠢蠢欲动,妄图实施暴力,强行迫使我们离开,可是访民及其它维权人士们却用身躯与"国保"抗衡,指责"国保",尽力地保护着我们。本来这些访民及维权人士走进我们的人权研讨会,是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可是现实却是他们帮助了我们!可见,人权理念的普世 价值,就是必须让所有的普通老百姓都能意识到,只有不懈地坚持抗争才能最终的取得胜利!
 
人权周,8日至13日,我们的帕套克语音室人权研讨会一直坚持了6晚。当我的丈夫在10日晚被北京昌平的"国保"强行带走之后,我能及时的通过语音室把这一消息传送到海内、外。国际社会、海内、外关注人权的仁人志士们随时随地的关注和支持着我们人权研讨会的成员,使我们才有力量坚守了我们的理念和追求!
 
贵州人权研讨会已经走过了艰难的四届,尽管每一届我们都受到了当局的打压和阻挠,可是我们却用行为和语言坚持着我们的诉求。我们希望人权对于中国普通老百姓来说,不应该是一个梦;我们希望写进《宪法》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不再是谎言;我们希望《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是一个真正的行动计划,而不是文字游戏。 而我们也坚信,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管多艰难,我们必将迎来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的春天!


                                                                  2008年12月15日于贵阳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