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胡佳入狱一周年忆札
齐志勇(六四伤残者)



冬季的寒风,冻不僵我们对胡佳早日回家的热切盼望!



今天是12月21日,阴历十一月二十四,冬至。本周星期六27日,倒计时还有六天,就整一周年了。去年的这一天,下午三点多钟我和胡佳正在SKYPE上文字交谈中。突然中断了文字回复,原来就在此时,市公安国保警察突闯他家,把胡佳抓走了!

 ......本来,明天22日是胡妈妈和金燕母女,按预期探视胡佳之日。没想到,被市监狱方面给割折了。我与胡妈通电话得知此事后、不禁脱口痛骂出声;XXX共军!人家在世界上,得了人权大奖,你们就耍流氓!骚弄小儿科的把戏;打不过人家欧盟议会,打孩子呀!吃醋、生气......这就是泱泱 大国的政治流氓的风范吗?!

胡佳,念胡佳、盼胡佳、早日回到我们大家庭里来!是你、我、她的日月所思之念!

去年的今天,我在上访村见到一位退伍武警战士也在上访。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身穿武警制服,很单薄。几天后,在首届各地在京访民的申冤节,我又碰见了这 位战士。他当时穿着很少,我问他,为何来京?他不顾寒风冻骨,赤裸臂膀让我看;我看见了他身上的疤痕,是歹徒劫持他的出租车时被刺伤的。

就是这张照片,胡佳看到了、他心疼了、他流泪了。胡佳立刻给我打来电话;老齐,你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那位退伍的武警站士,我要给他购买一件棉大衣!之后,胡佳和我商定要在新年前夕,为不能回老家过年的外地老弱病残访民送棉大衣!今日回想起胡佳第一次获奖,就用奖金来救济访民,能不使我们赞叹吗!

今天,北京新闻报道;通州区下雪了,我家住南城,没有下雪,就是风大,特别冷。我的伤腿一年四季每逢阴天,不管降不降雨和雪,都疼痛难忍呀!我记得,每在我阴天难受时,总能接到胡佳弟兄的问候!他那轻声温和的问候,到现在还鼓舞着我。可惜、可怜、谦慈宝宝,至今都未能享受爸爸的恩爱呵护。

冬季的寒风,冻不僵我们对胡佳早日回家的热切盼望!

2008.2.1,冬至,于北京家







冬季的寒风,冻不僵我们对胡佳早日回家的热切盼望!



今天是12月21日,阴历十一月二十四,冬至。本周星期六27日,倒计时还有六天,就整一周年了。去年的这一天,下午三点多钟我和胡佳正在SKYPE上文字交谈中。突然中断了文字回复,原来就在此时,市公安国保警察突闯他家,把胡佳抓走了!

 ......本来,明天22日是胡妈妈和金燕母女,按预期探视胡佳之日。没想到,被市监狱方面给割折了。我与胡妈通电话得知此事后、不禁脱口痛骂出声;XXX共军!人家在世界上,得了人权大奖,你们就耍流氓!骚弄小儿科的把戏;打不过人家欧盟议会,打孩子呀!吃醋、生气......这就是泱泱 大国的政治流氓的风范吗?!

胡佳,念胡佳、盼胡佳、早日回到我们大家庭里来!是你、我、她的日月所思之念!

去年的今天,我在上访村见到一位退伍武警战士也在上访。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身穿武警制服,很单薄。几天后,在首届各地在京访民的申冤节,我又碰见了这 位战士。他当时穿着很少,我问他,为何来京?他不顾寒风冻骨,赤裸臂膀让我看;我看见了他身上的疤痕,是歹徒劫持他的出租车时被刺伤的。

就是这张照片,胡佳看到了、他心疼了、他流泪了。胡佳立刻给我打来电话;老齐,你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那位退伍的武警站士,我要给他购买一件棉大衣!之后,胡佳和我商定要在新年前夕,为不能回老家过年的外地老弱病残访民送棉大衣!今日回想起胡佳第一次获奖,就用奖金来救济访民,能不使我们赞叹吗!

今天,北京新闻报道;通州区下雪了,我家住南城,没有下雪,就是风大,特别冷。我的伤腿一年四季每逢阴天,不管降不降雨和雪,都疼痛难忍呀!我记得,每在我阴天难受时,总能接到胡佳弟兄的问候!他那轻声温和的问候,到现在还鼓舞着我。可惜、可怜、谦慈宝宝,至今都未能享受爸爸的恩爱呵护。

冬季的寒风,冻不僵我们对胡佳早日回家的热切盼望!

2008.2.1,冬至,于北京家







冬季的寒风,冻不僵我们对胡佳早日回家的热切盼望!



今天是12月21日,阴历十一月二十四,冬至。本周星期六27日,倒计时还有六天,就整一周年了。去年的这一天,下午三点多钟我和胡佳正在SKYPE上文字交谈中。突然中断了文字回复,原来就在此时,市公安国保警察突闯他家,把胡佳抓走了!

 ......本来,明天22日是胡妈妈和金燕母女,按预期探视胡佳之日。没想到,被市监狱方面给割折了。我与胡妈通电话得知此事后、不禁脱口痛骂出声;XXX共军!人家在世界上,得了人权大奖,你们就耍流氓!骚弄小儿科的把戏;打不过人家欧盟议会,打孩子呀!吃醋、生气......这就是泱泱 大国的政治流氓的风范吗?!

胡佳,念胡佳、盼胡佳、早日回到我们大家庭里来!是你、我、她的日月所思之念!

去年的今天,我在上访村见到一位退伍武警战士也在上访。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身穿武警制服,很单薄。几天后,在首届各地在京访民的申冤节,我又碰见了这 位战士。他当时穿着很少,我问他,为何来京?他不顾寒风冻骨,赤裸臂膀让我看;我看见了他身上的疤痕,是歹徒劫持他的出租车时被刺伤的。

就是这张照片,胡佳看到了、他心疼了、他流泪了。胡佳立刻给我打来电话;老齐,你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那位退伍的武警站士,我要给他购买一件棉大衣!之后,胡佳和我商定要在新年前夕,为不能回老家过年的外地老弱病残访民送棉大衣!今日回想起胡佳第一次获奖,就用奖金来救济访民,能不使我们赞叹吗!

今天,北京新闻报道;通州区下雪了,我家住南城,没有下雪,就是风大,特别冷。我的伤腿一年四季每逢阴天,不管降不降雨和雪,都疼痛难忍呀!我记得,每在我阴天难受时,总能接到胡佳弟兄的问候!他那轻声温和的问候,到现在还鼓舞着我。可惜、可怜、谦慈宝宝,至今都未能享受爸爸的恩爱呵护。

冬季的寒风,冻不僵我们对胡佳早日回家的热切盼望!

2008.2.1,冬至,于北京家







冬季的寒风,冻不僵我们对胡佳早日回家的热切盼望!



今天是12月21日,阴历十一月二十四,冬至。本周星期六27日,倒计时还有六天,就整一周年了。去年的这一天,下午三点多钟我和胡佳正在SKYPE上文字交谈中。突然中断了文字回复,原来就在此时,市公安国保警察突闯他家,把胡佳抓走了!

 ......本来,明天22日是胡妈妈和金燕母女,按预期探视胡佳之日。没想到,被市监狱方面给割折了。我与胡妈通电话得知此事后、不禁脱口痛骂出声;XXX共军!人家在世界上,得了人权大奖,你们就耍流氓!骚弄小儿科的把戏;打不过人家欧盟议会,打孩子呀!吃醋、生气......这就是泱泱 大国的政治流氓的风范吗?!

胡佳,念胡佳、盼胡佳、早日回到我们大家庭里来!是你、我、她的日月所思之念!

去年的今天,我在上访村见到一位退伍武警战士也在上访。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身穿武警制服,很单薄。几天后,在首届各地在京访民的申冤节,我又碰见了这 位战士。他当时穿着很少,我问他,为何来京?他不顾寒风冻骨,赤裸臂膀让我看;我看见了他身上的疤痕,是歹徒劫持他的出租车时被刺伤的。

就是这张照片,胡佳看到了、他心疼了、他流泪了。胡佳立刻给我打来电话;老齐,你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那位退伍的武警站士,我要给他购买一件棉大衣!之后,胡佳和我商定要在新年前夕,为不能回老家过年的外地老弱病残访民送棉大衣!今日回想起胡佳第一次获奖,就用奖金来救济访民,能不使我们赞叹吗!

今天,北京新闻报道;通州区下雪了,我家住南城,没有下雪,就是风大,特别冷。我的伤腿一年四季每逢阴天,不管降不降雨和雪,都疼痛难忍呀!我记得,每在我阴天难受时,总能接到胡佳弟兄的问候!他那轻声温和的问候,到现在还鼓舞着我。可惜、可怜、谦慈宝宝,至今都未能享受爸爸的恩爱呵护。

冬季的寒风,冻不僵我们对胡佳早日回家的热切盼望!

2008.2.1,冬至,于北京家







冬季的寒风,冻不僵我们对胡佳早日回家的热切盼望!



今天是12月21日,阴历十一月二十四,冬至。本周星期六27日,倒计时还有六天,就整一周年了。去年的这一天,下午三点多钟我和胡佳正在SKYPE上文字交谈中。突然中断了文字回复,原来就在此时,市公安国保警察突闯他家,把胡佳抓走了!

 ......本来,明天22日是胡妈妈和金燕母女,按预期探视胡佳之日。没想到,被市监狱方面给割折了。我与胡妈通电话得知此事后、不禁脱口痛骂出声;XXX共军!人家在世界上,得了人权大奖,你们就耍流氓!骚弄小儿科的把戏;打不过人家欧盟议会,打孩子呀!吃醋、生气......这就是泱泱 大国的政治流氓的风范吗?!

胡佳,念胡佳、盼胡佳、早日回到我们大家庭里来!是你、我、她的日月所思之念!

去年的今天,我在上访村见到一位退伍武警战士也在上访。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身穿武警制服,很单薄。几天后,在首届各地在京访民的申冤节,我又碰见了这 位战士。他当时穿着很少,我问他,为何来京?他不顾寒风冻骨,赤裸臂膀让我看;我看见了他身上的疤痕,是歹徒劫持他的出租车时被刺伤的。

就是这张照片,胡佳看到了、他心疼了、他流泪了。胡佳立刻给我打来电话;老齐,你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那位退伍的武警站士,我要给他购买一件棉大衣!之后,胡佳和我商定要在新年前夕,为不能回老家过年的外地老弱病残访民送棉大衣!今日回想起胡佳第一次获奖,就用奖金来救济访民,能不使我们赞叹吗!

今天,北京新闻报道;通州区下雪了,我家住南城,没有下雪,就是风大,特别冷。我的伤腿一年四季每逢阴天,不管降不降雨和雪,都疼痛难忍呀!我记得,每在我阴天难受时,总能接到胡佳弟兄的问候!他那轻声温和的问候,到现在还鼓舞着我。可惜、可怜、谦慈宝宝,至今都未能享受爸爸的恩爱呵护。

冬季的寒风,冻不僵我们对胡佳早日回家的热切盼望!

2008.2.1,冬至,于北京家







冬季的寒风,冻不僵我们对胡佳早日回家的热切盼望!



今天是12月21日,阴历十一月二十四,冬至。本周星期六27日,倒计时还有六天,就整一周年了。去年的这一天,下午三点多钟我和胡佳正在SKYPE上文字交谈中。突然中断了文字回复,原来就在此时,市公安国保警察突闯他家,把胡佳抓走了!

 ......本来,明天22日是胡妈妈和金燕母女,按预期探视胡佳之日。没想到,被市监狱方面给割折了。我与胡妈通电话得知此事后、不禁脱口痛骂出声;XXX共军!人家在世界上,得了人权大奖,你们就耍流氓!骚弄小儿科的把戏;打不过人家欧盟议会,打孩子呀!吃醋、生气......这就是泱泱 大国的政治流氓的风范吗?!

胡佳,念胡佳、盼胡佳、早日回到我们大家庭里来!是你、我、她的日月所思之念!

去年的今天,我在上访村见到一位退伍武警战士也在上访。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身穿武警制服,很单薄。几天后,在首届各地在京访民的申冤节,我又碰见了这 位战士。他当时穿着很少,我问他,为何来京?他不顾寒风冻骨,赤裸臂膀让我看;我看见了他身上的疤痕,是歹徒劫持他的出租车时被刺伤的。

就是这张照片,胡佳看到了、他心疼了、他流泪了。胡佳立刻给我打来电话;老齐,你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那位退伍的武警站士,我要给他购买一件棉大衣!之后,胡佳和我商定要在新年前夕,为不能回老家过年的外地老弱病残访民送棉大衣!今日回想起胡佳第一次获奖,就用奖金来救济访民,能不使我们赞叹吗!

今天,北京新闻报道;通州区下雪了,我家住南城,没有下雪,就是风大,特别冷。我的伤腿一年四季每逢阴天,不管降不降雨和雪,都疼痛难忍呀!我记得,每在我阴天难受时,总能接到胡佳弟兄的问候!他那轻声温和的问候,到现在还鼓舞着我。可惜、可怜、谦慈宝宝,至今都未能享受爸爸的恩爱呵护。

冬季的寒风,冻不僵我们对胡佳早日回家的热切盼望!

2008.2.1,冬至,于北京家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