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战场介绍藏文杂志《夏东日》
桑杰嘉 (达兰萨拉)



寻找真理,平等和自由的真理。寻找勇气,批判与探索的勇气。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开始,西藏三区发生了近五十年来规模最大的反抗运动,不仅震惊了中国,也惊动了世界。这场运动囊括了整个藏区:卫藏、安多和康区。参加的民众包括学生、市民、僧侣、商人、牧民,甚至老人、妇女和儿童。这是一场藏人反对殖民统治的"战争",一场反压迫的正义"战争"。中共对之实行了严厉镇压,很多藏人失去了生命,更多的人被逮捕关押,给西藏留下太多的痛苦和伤痕。但是,西藏人民和历史不会忘记那些为民族自由事业奋斗的藏族英勇儿女。对这场反抗,中共解释是极少数的分裂分子的破坏,甚至指控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进行了策划。但是,该运动的实质是西藏民族对于殖民统治的反抗。
 
我在这里,要向读者介绍的是这场反抗运动的另一个方面,即西藏知识分子在思想文化的反抗。为参加11月17日 的藏人特别会议,我从美国匆匆飞回印度,连夜赶到达兰萨拉。第二天大会就开幕了。其间,一本朋友给我介绍了一本杂志。对这本杂志,应该说我是熟悉的。那年,我们大学毕业,几位西藏学生便开始在筹划出版一本独立的藏语杂志。转眼间已过了十年,我几乎不相信它现在终于到了我的手中。这本藏语杂志名字是《夏东日》,民间刊物。我手中的这本《夏东日》是在印度缩印的第二十一期,想它的诞生、出版、发行一定走过艰难的历程,在大陆能够出到二十一期,已经很辉煌了。这本藏文杂志的宗旨是:寻找真理,平等和自由的真理。寻找勇气,批判与探索的勇气。杂志内容以评论主,分有直剥假面具、 切除顽固之病、呼唤灵魂、理论. 实践.见证、生命、反省、正义、黑暗、恐惧、吼叫和会议、讨论、宽宏等栏目。其中最后一栏目翻译发表了《中国部分知识份子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
 
2008年的《夏东日》中刊登有十四篇署名文章,其中九篇文章跟今年3月西藏事件有关,真实地报道评述了该事件。本刊物的后记说:旋风般的今年,雪域西藏的山水和所有生灵都被封锁,枪口时时盯着这一切。中共枪口下流失了孕育着雪域真理的无数灵魂,它们对我们呼唤自由。《夏东日》冲破重重困难,伴随着零八年的伤痛,为维护去世的那些灵魂而进入你的视野。《夏东日》记录着一代人用血写下的历史,问世了!《夏东日》最后发下誓言:《夏东日》活,要活得有力量;死,要死得有光彩!"。
 
在呼唤灵魂栏目中,署名奥巴的文章这样写了中共对西藏的入侵:几十年前,额头镶有五星的野狼进入了这个高原。对中共屠杀藏人,作者写道: 一个生命,两个生命,三个生命---一百个就着这样无间断地流逝着。因此,我们应该要哀悼,我们应该纪念,我们永远不能在历史的间隙中遗忘!他呼吁:为了境内外藏人在西藏高原故园的团聚,要鼓起勇气向无形的柏林墙说出真理。"
 
在理 论、实践、见证栏目,署名思僧玛的作者在民族自治与民族生存一文开头是这样写的:今年以拉萨为主的西藏三区发生了血醒的民族事件,全世界被震惊。 虽然,在过去的历史上诸多民族问题酿成血腥事件。但一般来说,民族问题不会成为血腥事件,特别是在一个民主和开放的国家。政府越是民主、法制,民族问题越难向破坏和血腥方面变化。作者否定了中共现行的所谓的民族区域自治: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只能延长一点民族同化时间而已,其无法保障我们少数民族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各少数民族迟早会消失。他总结说:一、国家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建立只是个策略,并非目的。与这个制度有关的法律无法保障少数民族的不被同化。二,如果目前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继续存在的话,国家可以随时收回赐予民族区域极小的自治权力。
 
一位署名宋布的作者在这个理由是假的一文中这样写了现中共统治下对少数民族的不公平:"平等,要生存平等,语言平等,权利平等,机会平等。在这个国家里,五十六个民族的生存是平等的么?可以大声说:不!"他在这篇文章中明确地否定了少数民族和汉族谁也离不开谁的说法,他说这只是个阴谋。因为"少数民族离开了汉民族,是强权统治下的解放;而汉族离开少数民族是失去了奴隶。"
 
伦布尼托在展向高空的正义之翅的文章这样写道:"今天我要为真理和事实说话,如果不能为真理和事实说话,我将抵押这条命给你们。""反动统治者持民族集权主义思想,没有实施民族区域自治,造成今天我们西藏天地震动。我们的责任是反对这些空想主义者和民族集权主义。颠覆压迫民族语言文字的反动统治集团,维护民主利益是我们这一代的责任。""只有争得的民主,绝没有等到的民主。"
 
关于2008年西藏和平抗议事件,《夏东日》在反省与思考栏目中,刊登了回忆中填满伤痛的三月一文,作者说:"两千零八年三月对于世界来说是个严重关切的时刻。三月十四日,从圣地拉萨开始,人民站出来进行抗议游行。我的家乡安多阿坝,从三月中旬,大批扛着各式武器的军队威风凛凛地巡逻,在各处转来转去,并大声呵斥藏人,日夜监控。三月十六日,由民众和僧人组成队伍从格德寺附近开始了抗议游行示威。但是,政府认定是打、砸,抢、烧事件,将罪名扣在西藏人身上。作者记述:"三月十六日之后,数目庞大的军警封锁了所有的道路,对来往的民众进行了搜查。军警对阿坝格德寺每个僧舍和护法殿都进行了搜查,他们的电视和报纸宣称搜出了大量的武器。西藏和汉民族从历史上是邻国,这种关系从远古至今保持下来的。新中国成立后,西藏民族列入了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之中,至今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愤慨的是军队对寺院进行军事进攻,在护法殿中随意拿取圣物。他们还对藏族宗教进行不符事实、歪曲的解释,这不是在践踏西藏民族的信仰?""为什么一个泱泱大国的政府不能承认正义和事实?如果说西藏人不是中国国民,为什么划入中国;说是,为什么又没有国民最基本的权利? "文章最后写道:"我在这里向雪域同胞们想说,我们遭受了不可思议的痛苦和暴虐,我们除了仇恨与愤怒一无所获。对此,无数断了气的宝贵之生命们会算账。事实上,在我们身后燃烧着人类的正义和自由的火焰。"
 
在 我们没有人权的文章中,作者写道:"我们家乡的很多很多同胞拥抱着心中的国家离开了这个世界多么悲壮啊!为了保护家乡同胞的生命,我们为什么连个求救的地方都找不到?黑暗、残暴、入侵和压迫能使我们家乡的每根小草和每滴水都会打碎。..在枪口和钢鞭前,我们僧俗男女们个个心中筑有座座雪域灵魂。此时此刻,世界正义的眼睛为什么不向这边注视?"作者评述三月事件:"3月14日拉萨的天空滚滚浓烟是五十年来忍耐的浓烟,是五十年来同胞们硬咽在腹中的浓烟,难道不是腹中整整停留五十年后喷出的浓烟?家乡背着痛苦的包袱,互不相识的同胞们与我有关,西藏三区的那些同胞与我有着密切的关系。很多很多年来在城镇和乡村间欺压的例子无穷无尽.失去怙主,失去保护,失去支援,失去亲人的藏人们没有一丝颠覆中
共政府的想法。是为了人权,忍无可忍地在各地进行抗议的..。眼前的暴乱用武器可以暂时解决,但是武器留下的伤口和血腥留给了未来的世世代代。对只会使用武器的政府,民众心中不会有一丝文明之味。""在听不到自由、民主和平等的社会里,直接与枪口碰撞是没有选择的选择,藏人最大的痛苦并非是无处诉说痛苦,而是不让诉说痛苦"作者对今年三月的西藏事件之起因这样看待:"这次在各地发生的藏汉民族之间的矛盾直接与中共政府有关。中共拖延而没有解决一些旧的事件,结果成为西藏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原因。历史将永远不会忘记对一个 痛苦往心中埋藏之民族进行的镇压,殴打和屠杀。"
 
该文章还讽刺西藏的藏人官员、喇嘛和学者们:"非常感谢,我们广大农牧民的根本上师、转世的仁波切们,西藏各地名存实亡的各级官员和肩负研究西藏文化之重担的全体达官贵人们,你们在电视上和报纸上分辨是非、作证为明,是在同胞们的伤口上撒盐。"作者列举了他们的名字和言论。其中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竹古嘉木样,全国政协副主席阿沛阿旺晋美,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拉巴平措,西藏自治区政协委员著名的藏学家忠布次仁多杰等。
 
作者说:"为什么藏人在自己可爱的故土上遭受无法忍受的欺压、灾难和暴虐?永远不该忘记为脚下这片热土而献出宝贵生命的僧俗男女。没有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但为什么他们连自己的生命都会献出来呢?那难道不是,因无法目睹统治者的残酷?僧人、学生、平民们的可爱生命被推向世界的黑暗中时,无论如何我无法保持沉默,他们的厄运与我的笔之间有着很深很深的关系。" 文章最后庄重的表明:这篇文章所有责任都均由作者承担。
 
这期《夏东日》刊登了涛灵在三月二十五日写的一篇日记,记述了那天中共在西藏安多阿坝马尔康师范学校抓捕西藏学生的情景:

二零零八年三月17日,阳光还没有照耀大地,天较阴。
马尔康师范学校、阿坝民族高中并不大的校园里全体师生拥挤着、哭声震天,高呼:"不许杀同学!不许抓同胞!"每个人脸上充满了愤慨,眼中喷发着火花。"
两天后,"二十多名学生的姓名、籍贯、年级和身高等列入表格,一个个带出了学门。其中十四名学生从此没有回来,不知他们在黑暗的监狱中忍受多少暴虐?
他们只是十五岁到二十一岁的青少年,当对他们扣上这个年龄无法担负的大帽时,我在梦中听到,不做亏心事,不怕进地狱,在真理前没有低头而咀牙嚼齿后的声音。我从梦中惊醒。
在天地间,在二十一世纪的如今,难道我们连痛苦的哭泣都不行?
我怎样思考,我怎样入睡,我怎样低头总是给你真理,但是看到可爱的学生们张张愤怒的脸,我们一个个灵魂以及他们心灵间纯净的爱。你们从学生变为囚犯的那天。你们被那些"权贵们"一个个像宰羊般抓走。我不得不将一个个记录下来。
可爱的学生们!如今是二十一世纪,并非祖辈们讲过的"文革"时期。我们青春的花朵会养育历史的正义。
一次历史事件,无法从历史明镜中消失,民族的历史也将无法忘记。
 
在一篇是谁把仇恨的钉子钉入心头?的文章也指出了这次抗议运动的爆发是必然的。文章最后追思了这次抗议运动中牺牲的藏人:"最后向被黑暗吞食的光明的生命硬骨头的人们表示哀悼和支持。在无数的压力下发出抗议的怒吼表示为你们哀悼!并向争取正义的人们表示敬意!"
 
相信任何人读到这些冒着生命危险,出自肺腑的真言后,可以看到西藏2008年三月开始的抗议事件发生的真正原因:中共统治西藏,藏人忍无可忍。
 
2008年12月19日 达兰萨拉



寻找真理,平等和自由的真理。寻找勇气,批判与探索的勇气。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开始,西藏三区发生了近五十年来规模最大的反抗运动,不仅震惊了中国,也惊动了世界。这场运动囊括了整个藏区:卫藏、安多和康区。参加的民众包括学生、市民、僧侣、商人、牧民,甚至老人、妇女和儿童。这是一场藏人反对殖民统治的"战争",一场反压迫的正义"战争"。中共对之实行了严厉镇压,很多藏人失去了生命,更多的人被逮捕关押,给西藏留下太多的痛苦和伤痕。但是,西藏人民和历史不会忘记那些为民族自由事业奋斗的藏族英勇儿女。对这场反抗,中共解释是极少数的分裂分子的破坏,甚至指控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进行了策划。但是,该运动的实质是西藏民族对于殖民统治的反抗。
 
我在这里,要向读者介绍的是这场反抗运动的另一个方面,即西藏知识分子在思想文化的反抗。为参加11月17日 的藏人特别会议,我从美国匆匆飞回印度,连夜赶到达兰萨拉。第二天大会就开幕了。其间,一本朋友给我介绍了一本杂志。对这本杂志,应该说我是熟悉的。那年,我们大学毕业,几位西藏学生便开始在筹划出版一本独立的藏语杂志。转眼间已过了十年,我几乎不相信它现在终于到了我的手中。这本藏语杂志名字是《夏东日》,民间刊物。我手中的这本《夏东日》是在印度缩印的第二十一期,想它的诞生、出版、发行一定走过艰难的历程,在大陆能够出到二十一期,已经很辉煌了。这本藏文杂志的宗旨是:寻找真理,平等和自由的真理。寻找勇气,批判与探索的勇气。杂志内容以评论主,分有直剥假面具、 切除顽固之病、呼唤灵魂、理论. 实践.见证、生命、反省、正义、黑暗、恐惧、吼叫和会议、讨论、宽宏等栏目。其中最后一栏目翻译发表了《中国部分知识份子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
 
2008年的《夏东日》中刊登有十四篇署名文章,其中九篇文章跟今年3月西藏事件有关,真实地报道评述了该事件。本刊物的后记说:旋风般的今年,雪域西藏的山水和所有生灵都被封锁,枪口时时盯着这一切。中共枪口下流失了孕育着雪域真理的无数灵魂,它们对我们呼唤自由。《夏东日》冲破重重困难,伴随着零八年的伤痛,为维护去世的那些灵魂而进入你的视野。《夏东日》记录着一代人用血写下的历史,问世了!《夏东日》最后发下誓言:《夏东日》活,要活得有力量;死,要死得有光彩!"。
 
在呼唤灵魂栏目中,署名奥巴的文章这样写了中共对西藏的入侵:几十年前,额头镶有五星的野狼进入了这个高原。对中共屠杀藏人,作者写道: 一个生命,两个生命,三个生命---一百个就着这样无间断地流逝着。因此,我们应该要哀悼,我们应该纪念,我们永远不能在历史的间隙中遗忘!他呼吁:为了境内外藏人在西藏高原故园的团聚,要鼓起勇气向无形的柏林墙说出真理。"
 
在理 论、实践、见证栏目,署名思僧玛的作者在民族自治与民族生存一文开头是这样写的:今年以拉萨为主的西藏三区发生了血醒的民族事件,全世界被震惊。 虽然,在过去的历史上诸多民族问题酿成血腥事件。但一般来说,民族问题不会成为血腥事件,特别是在一个民主和开放的国家。政府越是民主、法制,民族问题越难向破坏和血腥方面变化。作者否定了中共现行的所谓的民族区域自治: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只能延长一点民族同化时间而已,其无法保障我们少数民族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各少数民族迟早会消失。他总结说:一、国家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建立只是个策略,并非目的。与这个制度有关的法律无法保障少数民族的不被同化。二,如果目前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继续存在的话,国家可以随时收回赐予民族区域极小的自治权力。
 
一位署名宋布的作者在这个理由是假的一文中这样写了现中共统治下对少数民族的不公平:"平等,要生存平等,语言平等,权利平等,机会平等。在这个国家里,五十六个民族的生存是平等的么?可以大声说:不!"他在这篇文章中明确地否定了少数民族和汉族谁也离不开谁的说法,他说这只是个阴谋。因为"少数民族离开了汉民族,是强权统治下的解放;而汉族离开少数民族是失去了奴隶。"
 
伦布尼托在展向高空的正义之翅的文章这样写道:"今天我要为真理和事实说话,如果不能为真理和事实说话,我将抵押这条命给你们。""反动统治者持民族集权主义思想,没有实施民族区域自治,造成今天我们西藏天地震动。我们的责任是反对这些空想主义者和民族集权主义。颠覆压迫民族语言文字的反动统治集团,维护民主利益是我们这一代的责任。""只有争得的民主,绝没有等到的民主。"
 
关于2008年西藏和平抗议事件,《夏东日》在反省与思考栏目中,刊登了回忆中填满伤痛的三月一文,作者说:"两千零八年三月对于世界来说是个严重关切的时刻。三月十四日,从圣地拉萨开始,人民站出来进行抗议游行。我的家乡安多阿坝,从三月中旬,大批扛着各式武器的军队威风凛凛地巡逻,在各处转来转去,并大声呵斥藏人,日夜监控。三月十六日,由民众和僧人组成队伍从格德寺附近开始了抗议游行示威。但是,政府认定是打、砸,抢、烧事件,将罪名扣在西藏人身上。作者记述:"三月十六日之后,数目庞大的军警封锁了所有的道路,对来往的民众进行了搜查。军警对阿坝格德寺每个僧舍和护法殿都进行了搜查,他们的电视和报纸宣称搜出了大量的武器。西藏和汉民族从历史上是邻国,这种关系从远古至今保持下来的。新中国成立后,西藏民族列入了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之中,至今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愤慨的是军队对寺院进行军事进攻,在护法殿中随意拿取圣物。他们还对藏族宗教进行不符事实、歪曲的解释,这不是在践踏西藏民族的信仰?""为什么一个泱泱大国的政府不能承认正义和事实?如果说西藏人不是中国国民,为什么划入中国;说是,为什么又没有国民最基本的权利? "文章最后写道:"我在这里向雪域同胞们想说,我们遭受了不可思议的痛苦和暴虐,我们除了仇恨与愤怒一无所获。对此,无数断了气的宝贵之生命们会算账。事实上,在我们身后燃烧着人类的正义和自由的火焰。"
 
在 我们没有人权的文章中,作者写道:"我们家乡的很多很多同胞拥抱着心中的国家离开了这个世界多么悲壮啊!为了保护家乡同胞的生命,我们为什么连个求救的地方都找不到?黑暗、残暴、入侵和压迫能使我们家乡的每根小草和每滴水都会打碎。..在枪口和钢鞭前,我们僧俗男女们个个心中筑有座座雪域灵魂。此时此刻,世界正义的眼睛为什么不向这边注视?"作者评述三月事件:"3月14日拉萨的天空滚滚浓烟是五十年来忍耐的浓烟,是五十年来同胞们硬咽在腹中的浓烟,难道不是腹中整整停留五十年后喷出的浓烟?家乡背着痛苦的包袱,互不相识的同胞们与我有关,西藏三区的那些同胞与我有着密切的关系。很多很多年来在城镇和乡村间欺压的例子无穷无尽.失去怙主,失去保护,失去支援,失去亲人的藏人们没有一丝颠覆中
共政府的想法。是为了人权,忍无可忍地在各地进行抗议的..。眼前的暴乱用武器可以暂时解决,但是武器留下的伤口和血腥留给了未来的世世代代。对只会使用武器的政府,民众心中不会有一丝文明之味。""在听不到自由、民主和平等的社会里,直接与枪口碰撞是没有选择的选择,藏人最大的痛苦并非是无处诉说痛苦,而是不让诉说痛苦"作者对今年三月的西藏事件之起因这样看待:"这次在各地发生的藏汉民族之间的矛盾直接与中共政府有关。中共拖延而没有解决一些旧的事件,结果成为西藏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原因。历史将永远不会忘记对一个 痛苦往心中埋藏之民族进行的镇压,殴打和屠杀。"
 
该文章还讽刺西藏的藏人官员、喇嘛和学者们:"非常感谢,我们广大农牧民的根本上师、转世的仁波切们,西藏各地名存实亡的各级官员和肩负研究西藏文化之重担的全体达官贵人们,你们在电视上和报纸上分辨是非、作证为明,是在同胞们的伤口上撒盐。"作者列举了他们的名字和言论。其中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竹古嘉木样,全国政协副主席阿沛阿旺晋美,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拉巴平措,西藏自治区政协委员著名的藏学家忠布次仁多杰等。
 
作者说:"为什么藏人在自己可爱的故土上遭受无法忍受的欺压、灾难和暴虐?永远不该忘记为脚下这片热土而献出宝贵生命的僧俗男女。没有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但为什么他们连自己的生命都会献出来呢?那难道不是,因无法目睹统治者的残酷?僧人、学生、平民们的可爱生命被推向世界的黑暗中时,无论如何我无法保持沉默,他们的厄运与我的笔之间有着很深很深的关系。" 文章最后庄重的表明:这篇文章所有责任都均由作者承担。
 
这期《夏东日》刊登了涛灵在三月二十五日写的一篇日记,记述了那天中共在西藏安多阿坝马尔康师范学校抓捕西藏学生的情景:

二零零八年三月17日,阳光还没有照耀大地,天较阴。
马尔康师范学校、阿坝民族高中并不大的校园里全体师生拥挤着、哭声震天,高呼:"不许杀同学!不许抓同胞!"每个人脸上充满了愤慨,眼中喷发着火花。"
两天后,"二十多名学生的姓名、籍贯、年级和身高等列入表格,一个个带出了学门。其中十四名学生从此没有回来,不知他们在黑暗的监狱中忍受多少暴虐?
他们只是十五岁到二十一岁的青少年,当对他们扣上这个年龄无法担负的大帽时,我在梦中听到,不做亏心事,不怕进地狱,在真理前没有低头而咀牙嚼齿后的声音。我从梦中惊醒。
在天地间,在二十一世纪的如今,难道我们连痛苦的哭泣都不行?
我怎样思考,我怎样入睡,我怎样低头总是给你真理,但是看到可爱的学生们张张愤怒的脸,我们一个个灵魂以及他们心灵间纯净的爱。你们从学生变为囚犯的那天。你们被那些"权贵们"一个个像宰羊般抓走。我不得不将一个个记录下来。
可爱的学生们!如今是二十一世纪,并非祖辈们讲过的"文革"时期。我们青春的花朵会养育历史的正义。
一次历史事件,无法从历史明镜中消失,民族的历史也将无法忘记。
 
在一篇是谁把仇恨的钉子钉入心头?的文章也指出了这次抗议运动的爆发是必然的。文章最后追思了这次抗议运动中牺牲的藏人:"最后向被黑暗吞食的光明的生命硬骨头的人们表示哀悼和支持。在无数的压力下发出抗议的怒吼表示为你们哀悼!并向争取正义的人们表示敬意!"
 
相信任何人读到这些冒着生命危险,出自肺腑的真言后,可以看到西藏2008年三月开始的抗议事件发生的真正原因:中共统治西藏,藏人忍无可忍。
 
2008年12月19日 达兰萨拉



寻找真理,平等和自由的真理。寻找勇气,批判与探索的勇气。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开始,西藏三区发生了近五十年来规模最大的反抗运动,不仅震惊了中国,也惊动了世界。这场运动囊括了整个藏区:卫藏、安多和康区。参加的民众包括学生、市民、僧侣、商人、牧民,甚至老人、妇女和儿童。这是一场藏人反对殖民统治的"战争",一场反压迫的正义"战争"。中共对之实行了严厉镇压,很多藏人失去了生命,更多的人被逮捕关押,给西藏留下太多的痛苦和伤痕。但是,西藏人民和历史不会忘记那些为民族自由事业奋斗的藏族英勇儿女。对这场反抗,中共解释是极少数的分裂分子的破坏,甚至指控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进行了策划。但是,该运动的实质是西藏民族对于殖民统治的反抗。
 
我在这里,要向读者介绍的是这场反抗运动的另一个方面,即西藏知识分子在思想文化的反抗。为参加11月17日 的藏人特别会议,我从美国匆匆飞回印度,连夜赶到达兰萨拉。第二天大会就开幕了。其间,一本朋友给我介绍了一本杂志。对这本杂志,应该说我是熟悉的。那年,我们大学毕业,几位西藏学生便开始在筹划出版一本独立的藏语杂志。转眼间已过了十年,我几乎不相信它现在终于到了我的手中。这本藏语杂志名字是《夏东日》,民间刊物。我手中的这本《夏东日》是在印度缩印的第二十一期,想它的诞生、出版、发行一定走过艰难的历程,在大陆能够出到二十一期,已经很辉煌了。这本藏文杂志的宗旨是:寻找真理,平等和自由的真理。寻找勇气,批判与探索的勇气。杂志内容以评论主,分有直剥假面具、 切除顽固之病、呼唤灵魂、理论. 实践.见证、生命、反省、正义、黑暗、恐惧、吼叫和会议、讨论、宽宏等栏目。其中最后一栏目翻译发表了《中国部分知识份子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
 
2008年的《夏东日》中刊登有十四篇署名文章,其中九篇文章跟今年3月西藏事件有关,真实地报道评述了该事件。本刊物的后记说:旋风般的今年,雪域西藏的山水和所有生灵都被封锁,枪口时时盯着这一切。中共枪口下流失了孕育着雪域真理的无数灵魂,它们对我们呼唤自由。《夏东日》冲破重重困难,伴随着零八年的伤痛,为维护去世的那些灵魂而进入你的视野。《夏东日》记录着一代人用血写下的历史,问世了!《夏东日》最后发下誓言:《夏东日》活,要活得有力量;死,要死得有光彩!"。
 
在呼唤灵魂栏目中,署名奥巴的文章这样写了中共对西藏的入侵:几十年前,额头镶有五星的野狼进入了这个高原。对中共屠杀藏人,作者写道: 一个生命,两个生命,三个生命---一百个就着这样无间断地流逝着。因此,我们应该要哀悼,我们应该纪念,我们永远不能在历史的间隙中遗忘!他呼吁:为了境内外藏人在西藏高原故园的团聚,要鼓起勇气向无形的柏林墙说出真理。"
 
在理 论、实践、见证栏目,署名思僧玛的作者在民族自治与民族生存一文开头是这样写的:今年以拉萨为主的西藏三区发生了血醒的民族事件,全世界被震惊。 虽然,在过去的历史上诸多民族问题酿成血腥事件。但一般来说,民族问题不会成为血腥事件,特别是在一个民主和开放的国家。政府越是民主、法制,民族问题越难向破坏和血腥方面变化。作者否定了中共现行的所谓的民族区域自治: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只能延长一点民族同化时间而已,其无法保障我们少数民族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各少数民族迟早会消失。他总结说:一、国家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建立只是个策略,并非目的。与这个制度有关的法律无法保障少数民族的不被同化。二,如果目前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继续存在的话,国家可以随时收回赐予民族区域极小的自治权力。
 
一位署名宋布的作者在这个理由是假的一文中这样写了现中共统治下对少数民族的不公平:"平等,要生存平等,语言平等,权利平等,机会平等。在这个国家里,五十六个民族的生存是平等的么?可以大声说:不!"他在这篇文章中明确地否定了少数民族和汉族谁也离不开谁的说法,他说这只是个阴谋。因为"少数民族离开了汉民族,是强权统治下的解放;而汉族离开少数民族是失去了奴隶。"
 
伦布尼托在展向高空的正义之翅的文章这样写道:"今天我要为真理和事实说话,如果不能为真理和事实说话,我将抵押这条命给你们。""反动统治者持民族集权主义思想,没有实施民族区域自治,造成今天我们西藏天地震动。我们的责任是反对这些空想主义者和民族集权主义。颠覆压迫民族语言文字的反动统治集团,维护民主利益是我们这一代的责任。""只有争得的民主,绝没有等到的民主。"
 
关于2008年西藏和平抗议事件,《夏东日》在反省与思考栏目中,刊登了回忆中填满伤痛的三月一文,作者说:"两千零八年三月对于世界来说是个严重关切的时刻。三月十四日,从圣地拉萨开始,人民站出来进行抗议游行。我的家乡安多阿坝,从三月中旬,大批扛着各式武器的军队威风凛凛地巡逻,在各处转来转去,并大声呵斥藏人,日夜监控。三月十六日,由民众和僧人组成队伍从格德寺附近开始了抗议游行示威。但是,政府认定是打、砸,抢、烧事件,将罪名扣在西藏人身上。作者记述:"三月十六日之后,数目庞大的军警封锁了所有的道路,对来往的民众进行了搜查。军警对阿坝格德寺每个僧舍和护法殿都进行了搜查,他们的电视和报纸宣称搜出了大量的武器。西藏和汉民族从历史上是邻国,这种关系从远古至今保持下来的。新中国成立后,西藏民族列入了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之中,至今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愤慨的是军队对寺院进行军事进攻,在护法殿中随意拿取圣物。他们还对藏族宗教进行不符事实、歪曲的解释,这不是在践踏西藏民族的信仰?""为什么一个泱泱大国的政府不能承认正义和事实?如果说西藏人不是中国国民,为什么划入中国;说是,为什么又没有国民最基本的权利? "文章最后写道:"我在这里向雪域同胞们想说,我们遭受了不可思议的痛苦和暴虐,我们除了仇恨与愤怒一无所获。对此,无数断了气的宝贵之生命们会算账。事实上,在我们身后燃烧着人类的正义和自由的火焰。"
 
在 我们没有人权的文章中,作者写道:"我们家乡的很多很多同胞拥抱着心中的国家离开了这个世界多么悲壮啊!为了保护家乡同胞的生命,我们为什么连个求救的地方都找不到?黑暗、残暴、入侵和压迫能使我们家乡的每根小草和每滴水都会打碎。..在枪口和钢鞭前,我们僧俗男女们个个心中筑有座座雪域灵魂。此时此刻,世界正义的眼睛为什么不向这边注视?"作者评述三月事件:"3月14日拉萨的天空滚滚浓烟是五十年来忍耐的浓烟,是五十年来同胞们硬咽在腹中的浓烟,难道不是腹中整整停留五十年后喷出的浓烟?家乡背着痛苦的包袱,互不相识的同胞们与我有关,西藏三区的那些同胞与我有着密切的关系。很多很多年来在城镇和乡村间欺压的例子无穷无尽.失去怙主,失去保护,失去支援,失去亲人的藏人们没有一丝颠覆中
共政府的想法。是为了人权,忍无可忍地在各地进行抗议的..。眼前的暴乱用武器可以暂时解决,但是武器留下的伤口和血腥留给了未来的世世代代。对只会使用武器的政府,民众心中不会有一丝文明之味。""在听不到自由、民主和平等的社会里,直接与枪口碰撞是没有选择的选择,藏人最大的痛苦并非是无处诉说痛苦,而是不让诉说痛苦"作者对今年三月的西藏事件之起因这样看待:"这次在各地发生的藏汉民族之间的矛盾直接与中共政府有关。中共拖延而没有解决一些旧的事件,结果成为西藏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原因。历史将永远不会忘记对一个 痛苦往心中埋藏之民族进行的镇压,殴打和屠杀。"
 
该文章还讽刺西藏的藏人官员、喇嘛和学者们:"非常感谢,我们广大农牧民的根本上师、转世的仁波切们,西藏各地名存实亡的各级官员和肩负研究西藏文化之重担的全体达官贵人们,你们在电视上和报纸上分辨是非、作证为明,是在同胞们的伤口上撒盐。"作者列举了他们的名字和言论。其中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竹古嘉木样,全国政协副主席阿沛阿旺晋美,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拉巴平措,西藏自治区政协委员著名的藏学家忠布次仁多杰等。
 
作者说:"为什么藏人在自己可爱的故土上遭受无法忍受的欺压、灾难和暴虐?永远不该忘记为脚下这片热土而献出宝贵生命的僧俗男女。没有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但为什么他们连自己的生命都会献出来呢?那难道不是,因无法目睹统治者的残酷?僧人、学生、平民们的可爱生命被推向世界的黑暗中时,无论如何我无法保持沉默,他们的厄运与我的笔之间有着很深很深的关系。" 文章最后庄重的表明:这篇文章所有责任都均由作者承担。
 
这期《夏东日》刊登了涛灵在三月二十五日写的一篇日记,记述了那天中共在西藏安多阿坝马尔康师范学校抓捕西藏学生的情景:

二零零八年三月17日,阳光还没有照耀大地,天较阴。
马尔康师范学校、阿坝民族高中并不大的校园里全体师生拥挤着、哭声震天,高呼:"不许杀同学!不许抓同胞!"每个人脸上充满了愤慨,眼中喷发着火花。"
两天后,"二十多名学生的姓名、籍贯、年级和身高等列入表格,一个个带出了学门。其中十四名学生从此没有回来,不知他们在黑暗的监狱中忍受多少暴虐?
他们只是十五岁到二十一岁的青少年,当对他们扣上这个年龄无法担负的大帽时,我在梦中听到,不做亏心事,不怕进地狱,在真理前没有低头而咀牙嚼齿后的声音。我从梦中惊醒。
在天地间,在二十一世纪的如今,难道我们连痛苦的哭泣都不行?
我怎样思考,我怎样入睡,我怎样低头总是给你真理,但是看到可爱的学生们张张愤怒的脸,我们一个个灵魂以及他们心灵间纯净的爱。你们从学生变为囚犯的那天。你们被那些"权贵们"一个个像宰羊般抓走。我不得不将一个个记录下来。
可爱的学生们!如今是二十一世纪,并非祖辈们讲过的"文革"时期。我们青春的花朵会养育历史的正义。
一次历史事件,无法从历史明镜中消失,民族的历史也将无法忘记。
 
在一篇是谁把仇恨的钉子钉入心头?的文章也指出了这次抗议运动的爆发是必然的。文章最后追思了这次抗议运动中牺牲的藏人:"最后向被黑暗吞食的光明的生命硬骨头的人们表示哀悼和支持。在无数的压力下发出抗议的怒吼表示为你们哀悼!并向争取正义的人们表示敬意!"
 
相信任何人读到这些冒着生命危险,出自肺腑的真言后,可以看到西藏2008年三月开始的抗议事件发生的真正原因:中共统治西藏,藏人忍无可忍。
 
2008年12月19日 达兰萨拉



寻找真理,平等和自由的真理。寻找勇气,批判与探索的勇气。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开始,西藏三区发生了近五十年来规模最大的反抗运动,不仅震惊了中国,也惊动了世界。这场运动囊括了整个藏区:卫藏、安多和康区。参加的民众包括学生、市民、僧侣、商人、牧民,甚至老人、妇女和儿童。这是一场藏人反对殖民统治的"战争",一场反压迫的正义"战争"。中共对之实行了严厉镇压,很多藏人失去了生命,更多的人被逮捕关押,给西藏留下太多的痛苦和伤痕。但是,西藏人民和历史不会忘记那些为民族自由事业奋斗的藏族英勇儿女。对这场反抗,中共解释是极少数的分裂分子的破坏,甚至指控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进行了策划。但是,该运动的实质是西藏民族对于殖民统治的反抗。
 
我在这里,要向读者介绍的是这场反抗运动的另一个方面,即西藏知识分子在思想文化的反抗。为参加11月17日 的藏人特别会议,我从美国匆匆飞回印度,连夜赶到达兰萨拉。第二天大会就开幕了。其间,一本朋友给我介绍了一本杂志。对这本杂志,应该说我是熟悉的。那年,我们大学毕业,几位西藏学生便开始在筹划出版一本独立的藏语杂志。转眼间已过了十年,我几乎不相信它现在终于到了我的手中。这本藏语杂志名字是《夏东日》,民间刊物。我手中的这本《夏东日》是在印度缩印的第二十一期,想它的诞生、出版、发行一定走过艰难的历程,在大陆能够出到二十一期,已经很辉煌了。这本藏文杂志的宗旨是:寻找真理,平等和自由的真理。寻找勇气,批判与探索的勇气。杂志内容以评论主,分有直剥假面具、 切除顽固之病、呼唤灵魂、理论. 实践.见证、生命、反省、正义、黑暗、恐惧、吼叫和会议、讨论、宽宏等栏目。其中最后一栏目翻译发表了《中国部分知识份子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
 
2008年的《夏东日》中刊登有十四篇署名文章,其中九篇文章跟今年3月西藏事件有关,真实地报道评述了该事件。本刊物的后记说:旋风般的今年,雪域西藏的山水和所有生灵都被封锁,枪口时时盯着这一切。中共枪口下流失了孕育着雪域真理的无数灵魂,它们对我们呼唤自由。《夏东日》冲破重重困难,伴随着零八年的伤痛,为维护去世的那些灵魂而进入你的视野。《夏东日》记录着一代人用血写下的历史,问世了!《夏东日》最后发下誓言:《夏东日》活,要活得有力量;死,要死得有光彩!"。
 
在呼唤灵魂栏目中,署名奥巴的文章这样写了中共对西藏的入侵:几十年前,额头镶有五星的野狼进入了这个高原。对中共屠杀藏人,作者写道: 一个生命,两个生命,三个生命---一百个就着这样无间断地流逝着。因此,我们应该要哀悼,我们应该纪念,我们永远不能在历史的间隙中遗忘!他呼吁:为了境内外藏人在西藏高原故园的团聚,要鼓起勇气向无形的柏林墙说出真理。"
 
在理 论、实践、见证栏目,署名思僧玛的作者在民族自治与民族生存一文开头是这样写的:今年以拉萨为主的西藏三区发生了血醒的民族事件,全世界被震惊。 虽然,在过去的历史上诸多民族问题酿成血腥事件。但一般来说,民族问题不会成为血腥事件,特别是在一个民主和开放的国家。政府越是民主、法制,民族问题越难向破坏和血腥方面变化。作者否定了中共现行的所谓的民族区域自治: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只能延长一点民族同化时间而已,其无法保障我们少数民族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各少数民族迟早会消失。他总结说:一、国家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建立只是个策略,并非目的。与这个制度有关的法律无法保障少数民族的不被同化。二,如果目前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继续存在的话,国家可以随时收回赐予民族区域极小的自治权力。
 
一位署名宋布的作者在这个理由是假的一文中这样写了现中共统治下对少数民族的不公平:"平等,要生存平等,语言平等,权利平等,机会平等。在这个国家里,五十六个民族的生存是平等的么?可以大声说:不!"他在这篇文章中明确地否定了少数民族和汉族谁也离不开谁的说法,他说这只是个阴谋。因为"少数民族离开了汉民族,是强权统治下的解放;而汉族离开少数民族是失去了奴隶。"
 
伦布尼托在展向高空的正义之翅的文章这样写道:"今天我要为真理和事实说话,如果不能为真理和事实说话,我将抵押这条命给你们。""反动统治者持民族集权主义思想,没有实施民族区域自治,造成今天我们西藏天地震动。我们的责任是反对这些空想主义者和民族集权主义。颠覆压迫民族语言文字的反动统治集团,维护民主利益是我们这一代的责任。""只有争得的民主,绝没有等到的民主。"
 
关于2008年西藏和平抗议事件,《夏东日》在反省与思考栏目中,刊登了回忆中填满伤痛的三月一文,作者说:"两千零八年三月对于世界来说是个严重关切的时刻。三月十四日,从圣地拉萨开始,人民站出来进行抗议游行。我的家乡安多阿坝,从三月中旬,大批扛着各式武器的军队威风凛凛地巡逻,在各处转来转去,并大声呵斥藏人,日夜监控。三月十六日,由民众和僧人组成队伍从格德寺附近开始了抗议游行示威。但是,政府认定是打、砸,抢、烧事件,将罪名扣在西藏人身上。作者记述:"三月十六日之后,数目庞大的军警封锁了所有的道路,对来往的民众进行了搜查。军警对阿坝格德寺每个僧舍和护法殿都进行了搜查,他们的电视和报纸宣称搜出了大量的武器。西藏和汉民族从历史上是邻国,这种关系从远古至今保持下来的。新中国成立后,西藏民族列入了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之中,至今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愤慨的是军队对寺院进行军事进攻,在护法殿中随意拿取圣物。他们还对藏族宗教进行不符事实、歪曲的解释,这不是在践踏西藏民族的信仰?""为什么一个泱泱大国的政府不能承认正义和事实?如果说西藏人不是中国国民,为什么划入中国;说是,为什么又没有国民最基本的权利? "文章最后写道:"我在这里向雪域同胞们想说,我们遭受了不可思议的痛苦和暴虐,我们除了仇恨与愤怒一无所获。对此,无数断了气的宝贵之生命们会算账。事实上,在我们身后燃烧着人类的正义和自由的火焰。"
 
在 我们没有人权的文章中,作者写道:"我们家乡的很多很多同胞拥抱着心中的国家离开了这个世界多么悲壮啊!为了保护家乡同胞的生命,我们为什么连个求救的地方都找不到?黑暗、残暴、入侵和压迫能使我们家乡的每根小草和每滴水都会打碎。..在枪口和钢鞭前,我们僧俗男女们个个心中筑有座座雪域灵魂。此时此刻,世界正义的眼睛为什么不向这边注视?"作者评述三月事件:"3月14日拉萨的天空滚滚浓烟是五十年来忍耐的浓烟,是五十年来同胞们硬咽在腹中的浓烟,难道不是腹中整整停留五十年后喷出的浓烟?家乡背着痛苦的包袱,互不相识的同胞们与我有关,西藏三区的那些同胞与我有着密切的关系。很多很多年来在城镇和乡村间欺压的例子无穷无尽.失去怙主,失去保护,失去支援,失去亲人的藏人们没有一丝颠覆中
共政府的想法。是为了人权,忍无可忍地在各地进行抗议的..。眼前的暴乱用武器可以暂时解决,但是武器留下的伤口和血腥留给了未来的世世代代。对只会使用武器的政府,民众心中不会有一丝文明之味。""在听不到自由、民主和平等的社会里,直接与枪口碰撞是没有选择的选择,藏人最大的痛苦并非是无处诉说痛苦,而是不让诉说痛苦"作者对今年三月的西藏事件之起因这样看待:"这次在各地发生的藏汉民族之间的矛盾直接与中共政府有关。中共拖延而没有解决一些旧的事件,结果成为西藏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原因。历史将永远不会忘记对一个 痛苦往心中埋藏之民族进行的镇压,殴打和屠杀。"
 
该文章还讽刺西藏的藏人官员、喇嘛和学者们:"非常感谢,我们广大农牧民的根本上师、转世的仁波切们,西藏各地名存实亡的各级官员和肩负研究西藏文化之重担的全体达官贵人们,你们在电视上和报纸上分辨是非、作证为明,是在同胞们的伤口上撒盐。"作者列举了他们的名字和言论。其中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竹古嘉木样,全国政协副主席阿沛阿旺晋美,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拉巴平措,西藏自治区政协委员著名的藏学家忠布次仁多杰等。
 
作者说:"为什么藏人在自己可爱的故土上遭受无法忍受的欺压、灾难和暴虐?永远不该忘记为脚下这片热土而献出宝贵生命的僧俗男女。没有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但为什么他们连自己的生命都会献出来呢?那难道不是,因无法目睹统治者的残酷?僧人、学生、平民们的可爱生命被推向世界的黑暗中时,无论如何我无法保持沉默,他们的厄运与我的笔之间有着很深很深的关系。" 文章最后庄重的表明:这篇文章所有责任都均由作者承担。
 
这期《夏东日》刊登了涛灵在三月二十五日写的一篇日记,记述了那天中共在西藏安多阿坝马尔康师范学校抓捕西藏学生的情景:

二零零八年三月17日,阳光还没有照耀大地,天较阴。
马尔康师范学校、阿坝民族高中并不大的校园里全体师生拥挤着、哭声震天,高呼:"不许杀同学!不许抓同胞!"每个人脸上充满了愤慨,眼中喷发着火花。"
两天后,"二十多名学生的姓名、籍贯、年级和身高等列入表格,一个个带出了学门。其中十四名学生从此没有回来,不知他们在黑暗的监狱中忍受多少暴虐?
他们只是十五岁到二十一岁的青少年,当对他们扣上这个年龄无法担负的大帽时,我在梦中听到,不做亏心事,不怕进地狱,在真理前没有低头而咀牙嚼齿后的声音。我从梦中惊醒。
在天地间,在二十一世纪的如今,难道我们连痛苦的哭泣都不行?
我怎样思考,我怎样入睡,我怎样低头总是给你真理,但是看到可爱的学生们张张愤怒的脸,我们一个个灵魂以及他们心灵间纯净的爱。你们从学生变为囚犯的那天。你们被那些"权贵们"一个个像宰羊般抓走。我不得不将一个个记录下来。
可爱的学生们!如今是二十一世纪,并非祖辈们讲过的"文革"时期。我们青春的花朵会养育历史的正义。
一次历史事件,无法从历史明镜中消失,民族的历史也将无法忘记。
 
在一篇是谁把仇恨的钉子钉入心头?的文章也指出了这次抗议运动的爆发是必然的。文章最后追思了这次抗议运动中牺牲的藏人:"最后向被黑暗吞食的光明的生命硬骨头的人们表示哀悼和支持。在无数的压力下发出抗议的怒吼表示为你们哀悼!并向争取正义的人们表示敬意!"
 
相信任何人读到这些冒着生命危险,出自肺腑的真言后,可以看到西藏2008年三月开始的抗议事件发生的真正原因:中共统治西藏,藏人忍无可忍。
 
2008年12月19日 达兰萨拉



寻找真理,平等和自由的真理。寻找勇气,批判与探索的勇气。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开始,西藏三区发生了近五十年来规模最大的反抗运动,不仅震惊了中国,也惊动了世界。这场运动囊括了整个藏区:卫藏、安多和康区。参加的民众包括学生、市民、僧侣、商人、牧民,甚至老人、妇女和儿童。这是一场藏人反对殖民统治的"战争",一场反压迫的正义"战争"。中共对之实行了严厉镇压,很多藏人失去了生命,更多的人被逮捕关押,给西藏留下太多的痛苦和伤痕。但是,西藏人民和历史不会忘记那些为民族自由事业奋斗的藏族英勇儿女。对这场反抗,中共解释是极少数的分裂分子的破坏,甚至指控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进行了策划。但是,该运动的实质是西藏民族对于殖民统治的反抗。
 
我在这里,要向读者介绍的是这场反抗运动的另一个方面,即西藏知识分子在思想文化的反抗。为参加11月17日 的藏人特别会议,我从美国匆匆飞回印度,连夜赶到达兰萨拉。第二天大会就开幕了。其间,一本朋友给我介绍了一本杂志。对这本杂志,应该说我是熟悉的。那年,我们大学毕业,几位西藏学生便开始在筹划出版一本独立的藏语杂志。转眼间已过了十年,我几乎不相信它现在终于到了我的手中。这本藏语杂志名字是《夏东日》,民间刊物。我手中的这本《夏东日》是在印度缩印的第二十一期,想它的诞生、出版、发行一定走过艰难的历程,在大陆能够出到二十一期,已经很辉煌了。这本藏文杂志的宗旨是:寻找真理,平等和自由的真理。寻找勇气,批判与探索的勇气。杂志内容以评论主,分有直剥假面具、 切除顽固之病、呼唤灵魂、理论. 实践.见证、生命、反省、正义、黑暗、恐惧、吼叫和会议、讨论、宽宏等栏目。其中最后一栏目翻译发表了《中国部分知识份子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
 
2008年的《夏东日》中刊登有十四篇署名文章,其中九篇文章跟今年3月西藏事件有关,真实地报道评述了该事件。本刊物的后记说:旋风般的今年,雪域西藏的山水和所有生灵都被封锁,枪口时时盯着这一切。中共枪口下流失了孕育着雪域真理的无数灵魂,它们对我们呼唤自由。《夏东日》冲破重重困难,伴随着零八年的伤痛,为维护去世的那些灵魂而进入你的视野。《夏东日》记录着一代人用血写下的历史,问世了!《夏东日》最后发下誓言:《夏东日》活,要活得有力量;死,要死得有光彩!"。
 
在呼唤灵魂栏目中,署名奥巴的文章这样写了中共对西藏的入侵:几十年前,额头镶有五星的野狼进入了这个高原。对中共屠杀藏人,作者写道: 一个生命,两个生命,三个生命---一百个就着这样无间断地流逝着。因此,我们应该要哀悼,我们应该纪念,我们永远不能在历史的间隙中遗忘!他呼吁:为了境内外藏人在西藏高原故园的团聚,要鼓起勇气向无形的柏林墙说出真理。"
 
在理 论、实践、见证栏目,署名思僧玛的作者在民族自治与民族生存一文开头是这样写的:今年以拉萨为主的西藏三区发生了血醒的民族事件,全世界被震惊。 虽然,在过去的历史上诸多民族问题酿成血腥事件。但一般来说,民族问题不会成为血腥事件,特别是在一个民主和开放的国家。政府越是民主、法制,民族问题越难向破坏和血腥方面变化。作者否定了中共现行的所谓的民族区域自治: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只能延长一点民族同化时间而已,其无法保障我们少数民族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各少数民族迟早会消失。他总结说:一、国家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建立只是个策略,并非目的。与这个制度有关的法律无法保障少数民族的不被同化。二,如果目前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继续存在的话,国家可以随时收回赐予民族区域极小的自治权力。
 
一位署名宋布的作者在这个理由是假的一文中这样写了现中共统治下对少数民族的不公平:"平等,要生存平等,语言平等,权利平等,机会平等。在这个国家里,五十六个民族的生存是平等的么?可以大声说:不!"他在这篇文章中明确地否定了少数民族和汉族谁也离不开谁的说法,他说这只是个阴谋。因为"少数民族离开了汉民族,是强权统治下的解放;而汉族离开少数民族是失去了奴隶。"
 
伦布尼托在展向高空的正义之翅的文章这样写道:"今天我要为真理和事实说话,如果不能为真理和事实说话,我将抵押这条命给你们。""反动统治者持民族集权主义思想,没有实施民族区域自治,造成今天我们西藏天地震动。我们的责任是反对这些空想主义者和民族集权主义。颠覆压迫民族语言文字的反动统治集团,维护民主利益是我们这一代的责任。""只有争得的民主,绝没有等到的民主。"
 
关于2008年西藏和平抗议事件,《夏东日》在反省与思考栏目中,刊登了回忆中填满伤痛的三月一文,作者说:"两千零八年三月对于世界来说是个严重关切的时刻。三月十四日,从圣地拉萨开始,人民站出来进行抗议游行。我的家乡安多阿坝,从三月中旬,大批扛着各式武器的军队威风凛凛地巡逻,在各处转来转去,并大声呵斥藏人,日夜监控。三月十六日,由民众和僧人组成队伍从格德寺附近开始了抗议游行示威。但是,政府认定是打、砸,抢、烧事件,将罪名扣在西藏人身上。作者记述:"三月十六日之后,数目庞大的军警封锁了所有的道路,对来往的民众进行了搜查。军警对阿坝格德寺每个僧舍和护法殿都进行了搜查,他们的电视和报纸宣称搜出了大量的武器。西藏和汉民族从历史上是邻国,这种关系从远古至今保持下来的。新中国成立后,西藏民族列入了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之中,至今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愤慨的是军队对寺院进行军事进攻,在护法殿中随意拿取圣物。他们还对藏族宗教进行不符事实、歪曲的解释,这不是在践踏西藏民族的信仰?""为什么一个泱泱大国的政府不能承认正义和事实?如果说西藏人不是中国国民,为什么划入中国;说是,为什么又没有国民最基本的权利? "文章最后写道:"我在这里向雪域同胞们想说,我们遭受了不可思议的痛苦和暴虐,我们除了仇恨与愤怒一无所获。对此,无数断了气的宝贵之生命们会算账。事实上,在我们身后燃烧着人类的正义和自由的火焰。"
 
在 我们没有人权的文章中,作者写道:"我们家乡的很多很多同胞拥抱着心中的国家离开了这个世界多么悲壮啊!为了保护家乡同胞的生命,我们为什么连个求救的地方都找不到?黑暗、残暴、入侵和压迫能使我们家乡的每根小草和每滴水都会打碎。..在枪口和钢鞭前,我们僧俗男女们个个心中筑有座座雪域灵魂。此时此刻,世界正义的眼睛为什么不向这边注视?"作者评述三月事件:"3月14日拉萨的天空滚滚浓烟是五十年来忍耐的浓烟,是五十年来同胞们硬咽在腹中的浓烟,难道不是腹中整整停留五十年后喷出的浓烟?家乡背着痛苦的包袱,互不相识的同胞们与我有关,西藏三区的那些同胞与我有着密切的关系。很多很多年来在城镇和乡村间欺压的例子无穷无尽.失去怙主,失去保护,失去支援,失去亲人的藏人们没有一丝颠覆中
共政府的想法。是为了人权,忍无可忍地在各地进行抗议的..。眼前的暴乱用武器可以暂时解决,但是武器留下的伤口和血腥留给了未来的世世代代。对只会使用武器的政府,民众心中不会有一丝文明之味。""在听不到自由、民主和平等的社会里,直接与枪口碰撞是没有选择的选择,藏人最大的痛苦并非是无处诉说痛苦,而是不让诉说痛苦"作者对今年三月的西藏事件之起因这样看待:"这次在各地发生的藏汉民族之间的矛盾直接与中共政府有关。中共拖延而没有解决一些旧的事件,结果成为西藏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原因。历史将永远不会忘记对一个 痛苦往心中埋藏之民族进行的镇压,殴打和屠杀。"
 
该文章还讽刺西藏的藏人官员、喇嘛和学者们:"非常感谢,我们广大农牧民的根本上师、转世的仁波切们,西藏各地名存实亡的各级官员和肩负研究西藏文化之重担的全体达官贵人们,你们在电视上和报纸上分辨是非、作证为明,是在同胞们的伤口上撒盐。"作者列举了他们的名字和言论。其中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竹古嘉木样,全国政协副主席阿沛阿旺晋美,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拉巴平措,西藏自治区政协委员著名的藏学家忠布次仁多杰等。
 
作者说:"为什么藏人在自己可爱的故土上遭受无法忍受的欺压、灾难和暴虐?永远不该忘记为脚下这片热土而献出宝贵生命的僧俗男女。没有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但为什么他们连自己的生命都会献出来呢?那难道不是,因无法目睹统治者的残酷?僧人、学生、平民们的可爱生命被推向世界的黑暗中时,无论如何我无法保持沉默,他们的厄运与我的笔之间有着很深很深的关系。" 文章最后庄重的表明:这篇文章所有责任都均由作者承担。
 
这期《夏东日》刊登了涛灵在三月二十五日写的一篇日记,记述了那天中共在西藏安多阿坝马尔康师范学校抓捕西藏学生的情景:

二零零八年三月17日,阳光还没有照耀大地,天较阴。
马尔康师范学校、阿坝民族高中并不大的校园里全体师生拥挤着、哭声震天,高呼:"不许杀同学!不许抓同胞!"每个人脸上充满了愤慨,眼中喷发着火花。"
两天后,"二十多名学生的姓名、籍贯、年级和身高等列入表格,一个个带出了学门。其中十四名学生从此没有回来,不知他们在黑暗的监狱中忍受多少暴虐?
他们只是十五岁到二十一岁的青少年,当对他们扣上这个年龄无法担负的大帽时,我在梦中听到,不做亏心事,不怕进地狱,在真理前没有低头而咀牙嚼齿后的声音。我从梦中惊醒。
在天地间,在二十一世纪的如今,难道我们连痛苦的哭泣都不行?
我怎样思考,我怎样入睡,我怎样低头总是给你真理,但是看到可爱的学生们张张愤怒的脸,我们一个个灵魂以及他们心灵间纯净的爱。你们从学生变为囚犯的那天。你们被那些"权贵们"一个个像宰羊般抓走。我不得不将一个个记录下来。
可爱的学生们!如今是二十一世纪,并非祖辈们讲过的"文革"时期。我们青春的花朵会养育历史的正义。
一次历史事件,无法从历史明镜中消失,民族的历史也将无法忘记。
 
在一篇是谁把仇恨的钉子钉入心头?的文章也指出了这次抗议运动的爆发是必然的。文章最后追思了这次抗议运动中牺牲的藏人:"最后向被黑暗吞食的光明的生命硬骨头的人们表示哀悼和支持。在无数的压力下发出抗议的怒吼表示为你们哀悼!并向争取正义的人们表示敬意!"
 
相信任何人读到这些冒着生命危险,出自肺腑的真言后,可以看到西藏2008年三月开始的抗议事件发生的真正原因:中共统治西藏,藏人忍无可忍。
 
2008年12月19日 达兰萨拉



寻找真理,平等和自由的真理。寻找勇气,批判与探索的勇气。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开始,西藏三区发生了近五十年来规模最大的反抗运动,不仅震惊了中国,也惊动了世界。这场运动囊括了整个藏区:卫藏、安多和康区。参加的民众包括学生、市民、僧侣、商人、牧民,甚至老人、妇女和儿童。这是一场藏人反对殖民统治的"战争",一场反压迫的正义"战争"。中共对之实行了严厉镇压,很多藏人失去了生命,更多的人被逮捕关押,给西藏留下太多的痛苦和伤痕。但是,西藏人民和历史不会忘记那些为民族自由事业奋斗的藏族英勇儿女。对这场反抗,中共解释是极少数的分裂分子的破坏,甚至指控西藏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进行了策划。但是,该运动的实质是西藏民族对于殖民统治的反抗。
 
我在这里,要向读者介绍的是这场反抗运动的另一个方面,即西藏知识分子在思想文化的反抗。为参加11月17日 的藏人特别会议,我从美国匆匆飞回印度,连夜赶到达兰萨拉。第二天大会就开幕了。其间,一本朋友给我介绍了一本杂志。对这本杂志,应该说我是熟悉的。那年,我们大学毕业,几位西藏学生便开始在筹划出版一本独立的藏语杂志。转眼间已过了十年,我几乎不相信它现在终于到了我的手中。这本藏语杂志名字是《夏东日》,民间刊物。我手中的这本《夏东日》是在印度缩印的第二十一期,想它的诞生、出版、发行一定走过艰难的历程,在大陆能够出到二十一期,已经很辉煌了。这本藏文杂志的宗旨是:寻找真理,平等和自由的真理。寻找勇气,批判与探索的勇气。杂志内容以评论主,分有直剥假面具、 切除顽固之病、呼唤灵魂、理论. 实践.见证、生命、反省、正义、黑暗、恐惧、吼叫和会议、讨论、宽宏等栏目。其中最后一栏目翻译发表了《中国部分知识份子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
 
2008年的《夏东日》中刊登有十四篇署名文章,其中九篇文章跟今年3月西藏事件有关,真实地报道评述了该事件。本刊物的后记说:旋风般的今年,雪域西藏的山水和所有生灵都被封锁,枪口时时盯着这一切。中共枪口下流失了孕育着雪域真理的无数灵魂,它们对我们呼唤自由。《夏东日》冲破重重困难,伴随着零八年的伤痛,为维护去世的那些灵魂而进入你的视野。《夏东日》记录着一代人用血写下的历史,问世了!《夏东日》最后发下誓言:《夏东日》活,要活得有力量;死,要死得有光彩!"。
 
在呼唤灵魂栏目中,署名奥巴的文章这样写了中共对西藏的入侵:几十年前,额头镶有五星的野狼进入了这个高原。对中共屠杀藏人,作者写道: 一个生命,两个生命,三个生命---一百个就着这样无间断地流逝着。因此,我们应该要哀悼,我们应该纪念,我们永远不能在历史的间隙中遗忘!他呼吁:为了境内外藏人在西藏高原故园的团聚,要鼓起勇气向无形的柏林墙说出真理。"
 
在理 论、实践、见证栏目,署名思僧玛的作者在民族自治与民族生存一文开头是这样写的:今年以拉萨为主的西藏三区发生了血醒的民族事件,全世界被震惊。 虽然,在过去的历史上诸多民族问题酿成血腥事件。但一般来说,民族问题不会成为血腥事件,特别是在一个民主和开放的国家。政府越是民主、法制,民族问题越难向破坏和血腥方面变化。作者否定了中共现行的所谓的民族区域自治: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只能延长一点民族同化时间而已,其无法保障我们少数民族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各少数民族迟早会消失。他总结说:一、国家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建立只是个策略,并非目的。与这个制度有关的法律无法保障少数民族的不被同化。二,如果目前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继续存在的话,国家可以随时收回赐予民族区域极小的自治权力。
 
一位署名宋布的作者在这个理由是假的一文中这样写了现中共统治下对少数民族的不公平:"平等,要生存平等,语言平等,权利平等,机会平等。在这个国家里,五十六个民族的生存是平等的么?可以大声说:不!"他在这篇文章中明确地否定了少数民族和汉族谁也离不开谁的说法,他说这只是个阴谋。因为"少数民族离开了汉民族,是强权统治下的解放;而汉族离开少数民族是失去了奴隶。"
 
伦布尼托在展向高空的正义之翅的文章这样写道:"今天我要为真理和事实说话,如果不能为真理和事实说话,我将抵押这条命给你们。""反动统治者持民族集权主义思想,没有实施民族区域自治,造成今天我们西藏天地震动。我们的责任是反对这些空想主义者和民族集权主义。颠覆压迫民族语言文字的反动统治集团,维护民主利益是我们这一代的责任。""只有争得的民主,绝没有等到的民主。"
 
关于2008年西藏和平抗议事件,《夏东日》在反省与思考栏目中,刊登了回忆中填满伤痛的三月一文,作者说:"两千零八年三月对于世界来说是个严重关切的时刻。三月十四日,从圣地拉萨开始,人民站出来进行抗议游行。我的家乡安多阿坝,从三月中旬,大批扛着各式武器的军队威风凛凛地巡逻,在各处转来转去,并大声呵斥藏人,日夜监控。三月十六日,由民众和僧人组成队伍从格德寺附近开始了抗议游行示威。但是,政府认定是打、砸,抢、烧事件,将罪名扣在西藏人身上。作者记述:"三月十六日之后,数目庞大的军警封锁了所有的道路,对来往的民众进行了搜查。军警对阿坝格德寺每个僧舍和护法殿都进行了搜查,他们的电视和报纸宣称搜出了大量的武器。西藏和汉民族从历史上是邻国,这种关系从远古至今保持下来的。新中国成立后,西藏民族列入了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之中,至今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愤慨的是军队对寺院进行军事进攻,在护法殿中随意拿取圣物。他们还对藏族宗教进行不符事实、歪曲的解释,这不是在践踏西藏民族的信仰?""为什么一个泱泱大国的政府不能承认正义和事实?如果说西藏人不是中国国民,为什么划入中国;说是,为什么又没有国民最基本的权利? "文章最后写道:"我在这里向雪域同胞们想说,我们遭受了不可思议的痛苦和暴虐,我们除了仇恨与愤怒一无所获。对此,无数断了气的宝贵之生命们会算账。事实上,在我们身后燃烧着人类的正义和自由的火焰。"
 
在 我们没有人权的文章中,作者写道:"我们家乡的很多很多同胞拥抱着心中的国家离开了这个世界多么悲壮啊!为了保护家乡同胞的生命,我们为什么连个求救的地方都找不到?黑暗、残暴、入侵和压迫能使我们家乡的每根小草和每滴水都会打碎。..在枪口和钢鞭前,我们僧俗男女们个个心中筑有座座雪域灵魂。此时此刻,世界正义的眼睛为什么不向这边注视?"作者评述三月事件:"3月14日拉萨的天空滚滚浓烟是五十年来忍耐的浓烟,是五十年来同胞们硬咽在腹中的浓烟,难道不是腹中整整停留五十年后喷出的浓烟?家乡背着痛苦的包袱,互不相识的同胞们与我有关,西藏三区的那些同胞与我有着密切的关系。很多很多年来在城镇和乡村间欺压的例子无穷无尽.失去怙主,失去保护,失去支援,失去亲人的藏人们没有一丝颠覆中
共政府的想法。是为了人权,忍无可忍地在各地进行抗议的..。眼前的暴乱用武器可以暂时解决,但是武器留下的伤口和血腥留给了未来的世世代代。对只会使用武器的政府,民众心中不会有一丝文明之味。""在听不到自由、民主和平等的社会里,直接与枪口碰撞是没有选择的选择,藏人最大的痛苦并非是无处诉说痛苦,而是不让诉说痛苦"作者对今年三月的西藏事件之起因这样看待:"这次在各地发生的藏汉民族之间的矛盾直接与中共政府有关。中共拖延而没有解决一些旧的事件,结果成为西藏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原因。历史将永远不会忘记对一个 痛苦往心中埋藏之民族进行的镇压,殴打和屠杀。"
 
该文章还讽刺西藏的藏人官员、喇嘛和学者们:"非常感谢,我们广大农牧民的根本上师、转世的仁波切们,西藏各地名存实亡的各级官员和肩负研究西藏文化之重担的全体达官贵人们,你们在电视上和报纸上分辨是非、作证为明,是在同胞们的伤口上撒盐。"作者列举了他们的名字和言论。其中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竹古嘉木样,全国政协副主席阿沛阿旺晋美,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拉巴平措,西藏自治区政协委员著名的藏学家忠布次仁多杰等。
 
作者说:"为什么藏人在自己可爱的故土上遭受无法忍受的欺压、灾难和暴虐?永远不该忘记为脚下这片热土而献出宝贵生命的僧俗男女。没有比生命更宝贵的东西。但为什么他们连自己的生命都会献出来呢?那难道不是,因无法目睹统治者的残酷?僧人、学生、平民们的可爱生命被推向世界的黑暗中时,无论如何我无法保持沉默,他们的厄运与我的笔之间有着很深很深的关系。" 文章最后庄重的表明:这篇文章所有责任都均由作者承担。
 
这期《夏东日》刊登了涛灵在三月二十五日写的一篇日记,记述了那天中共在西藏安多阿坝马尔康师范学校抓捕西藏学生的情景:

二零零八年三月17日,阳光还没有照耀大地,天较阴。
马尔康师范学校、阿坝民族高中并不大的校园里全体师生拥挤着、哭声震天,高呼:"不许杀同学!不许抓同胞!"每个人脸上充满了愤慨,眼中喷发着火花。"
两天后,"二十多名学生的姓名、籍贯、年级和身高等列入表格,一个个带出了学门。其中十四名学生从此没有回来,不知他们在黑暗的监狱中忍受多少暴虐?
他们只是十五岁到二十一岁的青少年,当对他们扣上这个年龄无法担负的大帽时,我在梦中听到,不做亏心事,不怕进地狱,在真理前没有低头而咀牙嚼齿后的声音。我从梦中惊醒。
在天地间,在二十一世纪的如今,难道我们连痛苦的哭泣都不行?
我怎样思考,我怎样入睡,我怎样低头总是给你真理,但是看到可爱的学生们张张愤怒的脸,我们一个个灵魂以及他们心灵间纯净的爱。你们从学生变为囚犯的那天。你们被那些"权贵们"一个个像宰羊般抓走。我不得不将一个个记录下来。
可爱的学生们!如今是二十一世纪,并非祖辈们讲过的"文革"时期。我们青春的花朵会养育历史的正义。
一次历史事件,无法从历史明镜中消失,民族的历史也将无法忘记。
 
在一篇是谁把仇恨的钉子钉入心头?的文章也指出了这次抗议运动的爆发是必然的。文章最后追思了这次抗议运动中牺牲的藏人:"最后向被黑暗吞食的光明的生命硬骨头的人们表示哀悼和支持。在无数的压力下发出抗议的怒吼表示为你们哀悼!并向争取正义的人们表示敬意!"
 
相信任何人读到这些冒着生命危险,出自肺腑的真言后,可以看到西藏2008年三月开始的抗议事件发生的真正原因:中共统治西藏,藏人忍无可忍。
 
2008年12月19日 达兰萨拉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