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私产遭强拆,母亲被逼死
张雪英 (上海强迁户)



我是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101号市民张雪英,我家是沿街门面私房,二层楼,未动迁前,我家三代6人过着小康的生活。
 
2002年9月我家也成为圈地运动中的对象。当时我们的要求是公平合理地安置我们。但在2003年3月20日,动迁组无任何法律手续,违法先砸了我失业孩子和无业母亲赖以生存的私有店铺,并于2004年2月10日全家遭强迁,私有财产被掠夺一空,无家可归。

开发商是上海市同湖岩石技术工程公司,总经理计永荣曾任上海市杨浦区第十一届政协委员等职。在这背景下,不具备拆迁资格的开发商轻易地拿到了拆迁许可证,说是将旧区改造变为临时绿地,实是建高层商品住宅大楼。并且2003年3月24日,同湖公司已将该建设项目转让给现在的上海市兴平昌置业有限公司,因此同湖公司与被拆迁人已没有任何法律关系,按照法律规定其既无拆迁主体资格,更无申请裁决资格。但杨浦区土地管理局2003年11月17日违法作出裁决。2004年6月25号法院撤销房屋拆迁裁决,但至今我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强迁那天,我母亲被他们绑架到车上,还往她嘴里不知塞了什么药。到房子铲平才放她下车。2004年9月20日,母亲、姐姐、我3人到北京上访,被驻京办截访回上海。在路上母亲心脏病发作,他们不但不给看,不给吃,还将她关押在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6个小时左右。派出所副所长倪龙当着我家人对我殴打,还拍着桌子对我破口大骂你就是无家可归。我有老婆孩子,我有老酒喝,多舒服。你是鸡蛋,我是石头,你敢碰吗?

从那以后,我母亲一下病重不起,没有了店铺,失去了一切经济来源,没钱看病,求助政府,杨浦区政府信访办主任杨文渊说;年纪大了,该死了,不要浪费钱了。由于我母亲没有及时得到很好的治疗,导致我母亲病情恶化,脑出血,肺炎,因缺少营养而引起低蛋白全身水肿。全身瘫痪将2年,2008年10月25日含冤而亡。未动迁前,我母亲身体非常的健康,从不看病,过着幸福的晚年。由于动迁造成我母亲患高血压,心脏病等病。整个人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见照那遗像是2004年9月在北京照的,当时为80岁)我母亲的尸体至今还在那冰冷的太平间。

我母亲活着的时候,伤心地说过去日本人也没有抢我房子,现新社会了,我年纪这么大了却无家可归。杨浦区政府腐败官灭绝人性,害得我们失去亲人,家破人亡。
 
2008年12月24日上午,陈小明的家属和访民在上海市徐汇区龙华寺给被迫害的维权者陈小明,英雄杨佳做佛事。我同时也超度我冤死的母亲,这天寺内人特别多,该庙寺做水陆道场超度亡灵。当天政府动用了大批便衣警察和政府成员监控,他们连死去的人也不放过,不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中午12点左右,我站在寺庙人行道上吃东西,抬头只见很多便衣在对我摄像,一会儿一大群人猛冲上前,我吓得大喊救命,但仍被强拖到一间佛堂,几个男人马上强行拉掉束在我腰部的白孝布和头上的白花。然后强行扒掉我的写有冤字的上衣,还对我破口大骂你昏头了,你找死啊拳头也挥了上来,我气愤地说我犯什么法了?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能穿这衣服,我妈已被你们害死了,是你们昏头了。这些职业流氓说:你再说,对你就不客气了。边说边拿过来一块脏布要塞我的嘴。一个警号021238的警察对我骂到:你妈死了,你也死了吧!。另一个男人手指指到我脸上说打你又怎么样!又一个男人把我的颈托抢去。、(我的颈椎在2007年10月19日在北京遭驻京办上海市信访办,被警察暴殴致伤详见控告书。我服药至今颈椎未好转。颈椎压迫两臂神经两手发麻痛,带上颈托疼痛可以减轻点),又翻我的挎包,将东西乱扔。一个约40多岁高大的男人又冲上前,猛将我左手臂用力拧向后背,痛得我整个身体朝下不能动。他们是职业打手,所以外面伤看不出,最多有点青紫,但已引起内伤,至今手臂不能动,一动就痛。他们在这神圣的佛地,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对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大施酷刑。在将我带走前,他们猛用衣服紧紧包住我整个头,使我透不过气。他们把我强行拉到龙华派出所,对我强制做笔录。在这寒冷的冬天,我的衣服被抢去,又冷又饥。到下午5点左右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警察沈飞龙带了2个警察又将我强行拉到该所,再次强作笔录,逼迫作手印。我问沈要传唤证,他说:我们是口头传唤,他们已违反治安处罚法。随后,他们派了2个保安看守我。警察沈飞龙对我说24小时我不能离开派出所。


寒冬腊月,西北风呼呼刮,衣服被没收(见扣押单)我只能穿着单薄的毛衣,冷得直发抖。全身又累又疼,也不给我睡觉,存心折磨我。到半夜23点半左右,我才逃离这非法关押之地。在外面见别人在欢天喜地欢度圣诞之夜,我同样是个人却遭受这非人的折磨和侵害。
 
做梦也没想到在当今二十一世纪,号称法制,构建和谐社会的中国老百姓没有人权,生命、财产无保障。那些强大无比的邪恶势力,他们控制着警察等暴力机器,可以随时置你于死地。但他们也有恐惧的时候,见我身上的冤字会如此害怕。相信在中国的土地上将会出现千万个杨佳似的英雄。总不会再来个六四大屠杀吧。







我是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101号市民张雪英,我家是沿街门面私房,二层楼,未动迁前,我家三代6人过着小康的生活。
 
2002年9月我家也成为圈地运动中的对象。当时我们的要求是公平合理地安置我们。但在2003年3月20日,动迁组无任何法律手续,违法先砸了我失业孩子和无业母亲赖以生存的私有店铺,并于2004年2月10日全家遭强迁,私有财产被掠夺一空,无家可归。

开发商是上海市同湖岩石技术工程公司,总经理计永荣曾任上海市杨浦区第十一届政协委员等职。在这背景下,不具备拆迁资格的开发商轻易地拿到了拆迁许可证,说是将旧区改造变为临时绿地,实是建高层商品住宅大楼。并且2003年3月24日,同湖公司已将该建设项目转让给现在的上海市兴平昌置业有限公司,因此同湖公司与被拆迁人已没有任何法律关系,按照法律规定其既无拆迁主体资格,更无申请裁决资格。但杨浦区土地管理局2003年11月17日违法作出裁决。2004年6月25号法院撤销房屋拆迁裁决,但至今我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强迁那天,我母亲被他们绑架到车上,还往她嘴里不知塞了什么药。到房子铲平才放她下车。2004年9月20日,母亲、姐姐、我3人到北京上访,被驻京办截访回上海。在路上母亲心脏病发作,他们不但不给看,不给吃,还将她关押在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6个小时左右。派出所副所长倪龙当着我家人对我殴打,还拍着桌子对我破口大骂你就是无家可归。我有老婆孩子,我有老酒喝,多舒服。你是鸡蛋,我是石头,你敢碰吗?

从那以后,我母亲一下病重不起,没有了店铺,失去了一切经济来源,没钱看病,求助政府,杨浦区政府信访办主任杨文渊说;年纪大了,该死了,不要浪费钱了。由于我母亲没有及时得到很好的治疗,导致我母亲病情恶化,脑出血,肺炎,因缺少营养而引起低蛋白全身水肿。全身瘫痪将2年,2008年10月25日含冤而亡。未动迁前,我母亲身体非常的健康,从不看病,过着幸福的晚年。由于动迁造成我母亲患高血压,心脏病等病。整个人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见照那遗像是2004年9月在北京照的,当时为80岁)我母亲的尸体至今还在那冰冷的太平间。

我母亲活着的时候,伤心地说过去日本人也没有抢我房子,现新社会了,我年纪这么大了却无家可归。杨浦区政府腐败官灭绝人性,害得我们失去亲人,家破人亡。
 
2008年12月24日上午,陈小明的家属和访民在上海市徐汇区龙华寺给被迫害的维权者陈小明,英雄杨佳做佛事。我同时也超度我冤死的母亲,这天寺内人特别多,该庙寺做水陆道场超度亡灵。当天政府动用了大批便衣警察和政府成员监控,他们连死去的人也不放过,不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中午12点左右,我站在寺庙人行道上吃东西,抬头只见很多便衣在对我摄像,一会儿一大群人猛冲上前,我吓得大喊救命,但仍被强拖到一间佛堂,几个男人马上强行拉掉束在我腰部的白孝布和头上的白花。然后强行扒掉我的写有冤字的上衣,还对我破口大骂你昏头了,你找死啊拳头也挥了上来,我气愤地说我犯什么法了?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能穿这衣服,我妈已被你们害死了,是你们昏头了。这些职业流氓说:你再说,对你就不客气了。边说边拿过来一块脏布要塞我的嘴。一个警号021238的警察对我骂到:你妈死了,你也死了吧!。另一个男人手指指到我脸上说打你又怎么样!又一个男人把我的颈托抢去。、(我的颈椎在2007年10月19日在北京遭驻京办上海市信访办,被警察暴殴致伤详见控告书。我服药至今颈椎未好转。颈椎压迫两臂神经两手发麻痛,带上颈托疼痛可以减轻点),又翻我的挎包,将东西乱扔。一个约40多岁高大的男人又冲上前,猛将我左手臂用力拧向后背,痛得我整个身体朝下不能动。他们是职业打手,所以外面伤看不出,最多有点青紫,但已引起内伤,至今手臂不能动,一动就痛。他们在这神圣的佛地,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对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大施酷刑。在将我带走前,他们猛用衣服紧紧包住我整个头,使我透不过气。他们把我强行拉到龙华派出所,对我强制做笔录。在这寒冷的冬天,我的衣服被抢去,又冷又饥。到下午5点左右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警察沈飞龙带了2个警察又将我强行拉到该所,再次强作笔录,逼迫作手印。我问沈要传唤证,他说:我们是口头传唤,他们已违反治安处罚法。随后,他们派了2个保安看守我。警察沈飞龙对我说24小时我不能离开派出所。


寒冬腊月,西北风呼呼刮,衣服被没收(见扣押单)我只能穿着单薄的毛衣,冷得直发抖。全身又累又疼,也不给我睡觉,存心折磨我。到半夜23点半左右,我才逃离这非法关押之地。在外面见别人在欢天喜地欢度圣诞之夜,我同样是个人却遭受这非人的折磨和侵害。
 
做梦也没想到在当今二十一世纪,号称法制,构建和谐社会的中国老百姓没有人权,生命、财产无保障。那些强大无比的邪恶势力,他们控制着警察等暴力机器,可以随时置你于死地。但他们也有恐惧的时候,见我身上的冤字会如此害怕。相信在中国的土地上将会出现千万个杨佳似的英雄。总不会再来个六四大屠杀吧。







我是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101号市民张雪英,我家是沿街门面私房,二层楼,未动迁前,我家三代6人过着小康的生活。
 
2002年9月我家也成为圈地运动中的对象。当时我们的要求是公平合理地安置我们。但在2003年3月20日,动迁组无任何法律手续,违法先砸了我失业孩子和无业母亲赖以生存的私有店铺,并于2004年2月10日全家遭强迁,私有财产被掠夺一空,无家可归。

开发商是上海市同湖岩石技术工程公司,总经理计永荣曾任上海市杨浦区第十一届政协委员等职。在这背景下,不具备拆迁资格的开发商轻易地拿到了拆迁许可证,说是将旧区改造变为临时绿地,实是建高层商品住宅大楼。并且2003年3月24日,同湖公司已将该建设项目转让给现在的上海市兴平昌置业有限公司,因此同湖公司与被拆迁人已没有任何法律关系,按照法律规定其既无拆迁主体资格,更无申请裁决资格。但杨浦区土地管理局2003年11月17日违法作出裁决。2004年6月25号法院撤销房屋拆迁裁决,但至今我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强迁那天,我母亲被他们绑架到车上,还往她嘴里不知塞了什么药。到房子铲平才放她下车。2004年9月20日,母亲、姐姐、我3人到北京上访,被驻京办截访回上海。在路上母亲心脏病发作,他们不但不给看,不给吃,还将她关押在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6个小时左右。派出所副所长倪龙当着我家人对我殴打,还拍着桌子对我破口大骂你就是无家可归。我有老婆孩子,我有老酒喝,多舒服。你是鸡蛋,我是石头,你敢碰吗?

从那以后,我母亲一下病重不起,没有了店铺,失去了一切经济来源,没钱看病,求助政府,杨浦区政府信访办主任杨文渊说;年纪大了,该死了,不要浪费钱了。由于我母亲没有及时得到很好的治疗,导致我母亲病情恶化,脑出血,肺炎,因缺少营养而引起低蛋白全身水肿。全身瘫痪将2年,2008年10月25日含冤而亡。未动迁前,我母亲身体非常的健康,从不看病,过着幸福的晚年。由于动迁造成我母亲患高血压,心脏病等病。整个人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见照那遗像是2004年9月在北京照的,当时为80岁)我母亲的尸体至今还在那冰冷的太平间。

我母亲活着的时候,伤心地说过去日本人也没有抢我房子,现新社会了,我年纪这么大了却无家可归。杨浦区政府腐败官灭绝人性,害得我们失去亲人,家破人亡。
 
2008年12月24日上午,陈小明的家属和访民在上海市徐汇区龙华寺给被迫害的维权者陈小明,英雄杨佳做佛事。我同时也超度我冤死的母亲,这天寺内人特别多,该庙寺做水陆道场超度亡灵。当天政府动用了大批便衣警察和政府成员监控,他们连死去的人也不放过,不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中午12点左右,我站在寺庙人行道上吃东西,抬头只见很多便衣在对我摄像,一会儿一大群人猛冲上前,我吓得大喊救命,但仍被强拖到一间佛堂,几个男人马上强行拉掉束在我腰部的白孝布和头上的白花。然后强行扒掉我的写有冤字的上衣,还对我破口大骂你昏头了,你找死啊拳头也挥了上来,我气愤地说我犯什么法了?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能穿这衣服,我妈已被你们害死了,是你们昏头了。这些职业流氓说:你再说,对你就不客气了。边说边拿过来一块脏布要塞我的嘴。一个警号021238的警察对我骂到:你妈死了,你也死了吧!。另一个男人手指指到我脸上说打你又怎么样!又一个男人把我的颈托抢去。、(我的颈椎在2007年10月19日在北京遭驻京办上海市信访办,被警察暴殴致伤详见控告书。我服药至今颈椎未好转。颈椎压迫两臂神经两手发麻痛,带上颈托疼痛可以减轻点),又翻我的挎包,将东西乱扔。一个约40多岁高大的男人又冲上前,猛将我左手臂用力拧向后背,痛得我整个身体朝下不能动。他们是职业打手,所以外面伤看不出,最多有点青紫,但已引起内伤,至今手臂不能动,一动就痛。他们在这神圣的佛地,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对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大施酷刑。在将我带走前,他们猛用衣服紧紧包住我整个头,使我透不过气。他们把我强行拉到龙华派出所,对我强制做笔录。在这寒冷的冬天,我的衣服被抢去,又冷又饥。到下午5点左右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警察沈飞龙带了2个警察又将我强行拉到该所,再次强作笔录,逼迫作手印。我问沈要传唤证,他说:我们是口头传唤,他们已违反治安处罚法。随后,他们派了2个保安看守我。警察沈飞龙对我说24小时我不能离开派出所。


寒冬腊月,西北风呼呼刮,衣服被没收(见扣押单)我只能穿着单薄的毛衣,冷得直发抖。全身又累又疼,也不给我睡觉,存心折磨我。到半夜23点半左右,我才逃离这非法关押之地。在外面见别人在欢天喜地欢度圣诞之夜,我同样是个人却遭受这非人的折磨和侵害。
 
做梦也没想到在当今二十一世纪,号称法制,构建和谐社会的中国老百姓没有人权,生命、财产无保障。那些强大无比的邪恶势力,他们控制着警察等暴力机器,可以随时置你于死地。但他们也有恐惧的时候,见我身上的冤字会如此害怕。相信在中国的土地上将会出现千万个杨佳似的英雄。总不会再来个六四大屠杀吧。







我是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101号市民张雪英,我家是沿街门面私房,二层楼,未动迁前,我家三代6人过着小康的生活。
 
2002年9月我家也成为圈地运动中的对象。当时我们的要求是公平合理地安置我们。但在2003年3月20日,动迁组无任何法律手续,违法先砸了我失业孩子和无业母亲赖以生存的私有店铺,并于2004年2月10日全家遭强迁,私有财产被掠夺一空,无家可归。

开发商是上海市同湖岩石技术工程公司,总经理计永荣曾任上海市杨浦区第十一届政协委员等职。在这背景下,不具备拆迁资格的开发商轻易地拿到了拆迁许可证,说是将旧区改造变为临时绿地,实是建高层商品住宅大楼。并且2003年3月24日,同湖公司已将该建设项目转让给现在的上海市兴平昌置业有限公司,因此同湖公司与被拆迁人已没有任何法律关系,按照法律规定其既无拆迁主体资格,更无申请裁决资格。但杨浦区土地管理局2003年11月17日违法作出裁决。2004年6月25号法院撤销房屋拆迁裁决,但至今我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强迁那天,我母亲被他们绑架到车上,还往她嘴里不知塞了什么药。到房子铲平才放她下车。2004年9月20日,母亲、姐姐、我3人到北京上访,被驻京办截访回上海。在路上母亲心脏病发作,他们不但不给看,不给吃,还将她关押在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6个小时左右。派出所副所长倪龙当着我家人对我殴打,还拍着桌子对我破口大骂你就是无家可归。我有老婆孩子,我有老酒喝,多舒服。你是鸡蛋,我是石头,你敢碰吗?

从那以后,我母亲一下病重不起,没有了店铺,失去了一切经济来源,没钱看病,求助政府,杨浦区政府信访办主任杨文渊说;年纪大了,该死了,不要浪费钱了。由于我母亲没有及时得到很好的治疗,导致我母亲病情恶化,脑出血,肺炎,因缺少营养而引起低蛋白全身水肿。全身瘫痪将2年,2008年10月25日含冤而亡。未动迁前,我母亲身体非常的健康,从不看病,过着幸福的晚年。由于动迁造成我母亲患高血压,心脏病等病。整个人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见照那遗像是2004年9月在北京照的,当时为80岁)我母亲的尸体至今还在那冰冷的太平间。

我母亲活着的时候,伤心地说过去日本人也没有抢我房子,现新社会了,我年纪这么大了却无家可归。杨浦区政府腐败官灭绝人性,害得我们失去亲人,家破人亡。
 
2008年12月24日上午,陈小明的家属和访民在上海市徐汇区龙华寺给被迫害的维权者陈小明,英雄杨佳做佛事。我同时也超度我冤死的母亲,这天寺内人特别多,该庙寺做水陆道场超度亡灵。当天政府动用了大批便衣警察和政府成员监控,他们连死去的人也不放过,不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中午12点左右,我站在寺庙人行道上吃东西,抬头只见很多便衣在对我摄像,一会儿一大群人猛冲上前,我吓得大喊救命,但仍被强拖到一间佛堂,几个男人马上强行拉掉束在我腰部的白孝布和头上的白花。然后强行扒掉我的写有冤字的上衣,还对我破口大骂你昏头了,你找死啊拳头也挥了上来,我气愤地说我犯什么法了?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能穿这衣服,我妈已被你们害死了,是你们昏头了。这些职业流氓说:你再说,对你就不客气了。边说边拿过来一块脏布要塞我的嘴。一个警号021238的警察对我骂到:你妈死了,你也死了吧!。另一个男人手指指到我脸上说打你又怎么样!又一个男人把我的颈托抢去。、(我的颈椎在2007年10月19日在北京遭驻京办上海市信访办,被警察暴殴致伤详见控告书。我服药至今颈椎未好转。颈椎压迫两臂神经两手发麻痛,带上颈托疼痛可以减轻点),又翻我的挎包,将东西乱扔。一个约40多岁高大的男人又冲上前,猛将我左手臂用力拧向后背,痛得我整个身体朝下不能动。他们是职业打手,所以外面伤看不出,最多有点青紫,但已引起内伤,至今手臂不能动,一动就痛。他们在这神圣的佛地,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对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大施酷刑。在将我带走前,他们猛用衣服紧紧包住我整个头,使我透不过气。他们把我强行拉到龙华派出所,对我强制做笔录。在这寒冷的冬天,我的衣服被抢去,又冷又饥。到下午5点左右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警察沈飞龙带了2个警察又将我强行拉到该所,再次强作笔录,逼迫作手印。我问沈要传唤证,他说:我们是口头传唤,他们已违反治安处罚法。随后,他们派了2个保安看守我。警察沈飞龙对我说24小时我不能离开派出所。


寒冬腊月,西北风呼呼刮,衣服被没收(见扣押单)我只能穿着单薄的毛衣,冷得直发抖。全身又累又疼,也不给我睡觉,存心折磨我。到半夜23点半左右,我才逃离这非法关押之地。在外面见别人在欢天喜地欢度圣诞之夜,我同样是个人却遭受这非人的折磨和侵害。
 
做梦也没想到在当今二十一世纪,号称法制,构建和谐社会的中国老百姓没有人权,生命、财产无保障。那些强大无比的邪恶势力,他们控制着警察等暴力机器,可以随时置你于死地。但他们也有恐惧的时候,见我身上的冤字会如此害怕。相信在中国的土地上将会出现千万个杨佳似的英雄。总不会再来个六四大屠杀吧。







我是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101号市民张雪英,我家是沿街门面私房,二层楼,未动迁前,我家三代6人过着小康的生活。
 
2002年9月我家也成为圈地运动中的对象。当时我们的要求是公平合理地安置我们。但在2003年3月20日,动迁组无任何法律手续,违法先砸了我失业孩子和无业母亲赖以生存的私有店铺,并于2004年2月10日全家遭强迁,私有财产被掠夺一空,无家可归。

开发商是上海市同湖岩石技术工程公司,总经理计永荣曾任上海市杨浦区第十一届政协委员等职。在这背景下,不具备拆迁资格的开发商轻易地拿到了拆迁许可证,说是将旧区改造变为临时绿地,实是建高层商品住宅大楼。并且2003年3月24日,同湖公司已将该建设项目转让给现在的上海市兴平昌置业有限公司,因此同湖公司与被拆迁人已没有任何法律关系,按照法律规定其既无拆迁主体资格,更无申请裁决资格。但杨浦区土地管理局2003年11月17日违法作出裁决。2004年6月25号法院撤销房屋拆迁裁决,但至今我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强迁那天,我母亲被他们绑架到车上,还往她嘴里不知塞了什么药。到房子铲平才放她下车。2004年9月20日,母亲、姐姐、我3人到北京上访,被驻京办截访回上海。在路上母亲心脏病发作,他们不但不给看,不给吃,还将她关押在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6个小时左右。派出所副所长倪龙当着我家人对我殴打,还拍着桌子对我破口大骂你就是无家可归。我有老婆孩子,我有老酒喝,多舒服。你是鸡蛋,我是石头,你敢碰吗?

从那以后,我母亲一下病重不起,没有了店铺,失去了一切经济来源,没钱看病,求助政府,杨浦区政府信访办主任杨文渊说;年纪大了,该死了,不要浪费钱了。由于我母亲没有及时得到很好的治疗,导致我母亲病情恶化,脑出血,肺炎,因缺少营养而引起低蛋白全身水肿。全身瘫痪将2年,2008年10月25日含冤而亡。未动迁前,我母亲身体非常的健康,从不看病,过着幸福的晚年。由于动迁造成我母亲患高血压,心脏病等病。整个人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见照那遗像是2004年9月在北京照的,当时为80岁)我母亲的尸体至今还在那冰冷的太平间。

我母亲活着的时候,伤心地说过去日本人也没有抢我房子,现新社会了,我年纪这么大了却无家可归。杨浦区政府腐败官灭绝人性,害得我们失去亲人,家破人亡。
 
2008年12月24日上午,陈小明的家属和访民在上海市徐汇区龙华寺给被迫害的维权者陈小明,英雄杨佳做佛事。我同时也超度我冤死的母亲,这天寺内人特别多,该庙寺做水陆道场超度亡灵。当天政府动用了大批便衣警察和政府成员监控,他们连死去的人也不放过,不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中午12点左右,我站在寺庙人行道上吃东西,抬头只见很多便衣在对我摄像,一会儿一大群人猛冲上前,我吓得大喊救命,但仍被强拖到一间佛堂,几个男人马上强行拉掉束在我腰部的白孝布和头上的白花。然后强行扒掉我的写有冤字的上衣,还对我破口大骂你昏头了,你找死啊拳头也挥了上来,我气愤地说我犯什么法了?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能穿这衣服,我妈已被你们害死了,是你们昏头了。这些职业流氓说:你再说,对你就不客气了。边说边拿过来一块脏布要塞我的嘴。一个警号021238的警察对我骂到:你妈死了,你也死了吧!。另一个男人手指指到我脸上说打你又怎么样!又一个男人把我的颈托抢去。、(我的颈椎在2007年10月19日在北京遭驻京办上海市信访办,被警察暴殴致伤详见控告书。我服药至今颈椎未好转。颈椎压迫两臂神经两手发麻痛,带上颈托疼痛可以减轻点),又翻我的挎包,将东西乱扔。一个约40多岁高大的男人又冲上前,猛将我左手臂用力拧向后背,痛得我整个身体朝下不能动。他们是职业打手,所以外面伤看不出,最多有点青紫,但已引起内伤,至今手臂不能动,一动就痛。他们在这神圣的佛地,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对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大施酷刑。在将我带走前,他们猛用衣服紧紧包住我整个头,使我透不过气。他们把我强行拉到龙华派出所,对我强制做笔录。在这寒冷的冬天,我的衣服被抢去,又冷又饥。到下午5点左右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警察沈飞龙带了2个警察又将我强行拉到该所,再次强作笔录,逼迫作手印。我问沈要传唤证,他说:我们是口头传唤,他们已违反治安处罚法。随后,他们派了2个保安看守我。警察沈飞龙对我说24小时我不能离开派出所。


寒冬腊月,西北风呼呼刮,衣服被没收(见扣押单)我只能穿着单薄的毛衣,冷得直发抖。全身又累又疼,也不给我睡觉,存心折磨我。到半夜23点半左右,我才逃离这非法关押之地。在外面见别人在欢天喜地欢度圣诞之夜,我同样是个人却遭受这非人的折磨和侵害。
 
做梦也没想到在当今二十一世纪,号称法制,构建和谐社会的中国老百姓没有人权,生命、财产无保障。那些强大无比的邪恶势力,他们控制着警察等暴力机器,可以随时置你于死地。但他们也有恐惧的时候,见我身上的冤字会如此害怕。相信在中国的土地上将会出现千万个杨佳似的英雄。总不会再来个六四大屠杀吧。







我是上海市杨浦区国定路101号市民张雪英,我家是沿街门面私房,二层楼,未动迁前,我家三代6人过着小康的生活。
 
2002年9月我家也成为圈地运动中的对象。当时我们的要求是公平合理地安置我们。但在2003年3月20日,动迁组无任何法律手续,违法先砸了我失业孩子和无业母亲赖以生存的私有店铺,并于2004年2月10日全家遭强迁,私有财产被掠夺一空,无家可归。

开发商是上海市同湖岩石技术工程公司,总经理计永荣曾任上海市杨浦区第十一届政协委员等职。在这背景下,不具备拆迁资格的开发商轻易地拿到了拆迁许可证,说是将旧区改造变为临时绿地,实是建高层商品住宅大楼。并且2003年3月24日,同湖公司已将该建设项目转让给现在的上海市兴平昌置业有限公司,因此同湖公司与被拆迁人已没有任何法律关系,按照法律规定其既无拆迁主体资格,更无申请裁决资格。但杨浦区土地管理局2003年11月17日违法作出裁决。2004年6月25号法院撤销房屋拆迁裁决,但至今我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强迁那天,我母亲被他们绑架到车上,还往她嘴里不知塞了什么药。到房子铲平才放她下车。2004年9月20日,母亲、姐姐、我3人到北京上访,被驻京办截访回上海。在路上母亲心脏病发作,他们不但不给看,不给吃,还将她关押在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6个小时左右。派出所副所长倪龙当着我家人对我殴打,还拍着桌子对我破口大骂你就是无家可归。我有老婆孩子,我有老酒喝,多舒服。你是鸡蛋,我是石头,你敢碰吗?

从那以后,我母亲一下病重不起,没有了店铺,失去了一切经济来源,没钱看病,求助政府,杨浦区政府信访办主任杨文渊说;年纪大了,该死了,不要浪费钱了。由于我母亲没有及时得到很好的治疗,导致我母亲病情恶化,脑出血,肺炎,因缺少营养而引起低蛋白全身水肿。全身瘫痪将2年,2008年10月25日含冤而亡。未动迁前,我母亲身体非常的健康,从不看病,过着幸福的晚年。由于动迁造成我母亲患高血压,心脏病等病。整个人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见照那遗像是2004年9月在北京照的,当时为80岁)我母亲的尸体至今还在那冰冷的太平间。

我母亲活着的时候,伤心地说过去日本人也没有抢我房子,现新社会了,我年纪这么大了却无家可归。杨浦区政府腐败官灭绝人性,害得我们失去亲人,家破人亡。
 
2008年12月24日上午,陈小明的家属和访民在上海市徐汇区龙华寺给被迫害的维权者陈小明,英雄杨佳做佛事。我同时也超度我冤死的母亲,这天寺内人特别多,该庙寺做水陆道场超度亡灵。当天政府动用了大批便衣警察和政府成员监控,他们连死去的人也不放过,不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中午12点左右,我站在寺庙人行道上吃东西,抬头只见很多便衣在对我摄像,一会儿一大群人猛冲上前,我吓得大喊救命,但仍被强拖到一间佛堂,几个男人马上强行拉掉束在我腰部的白孝布和头上的白花。然后强行扒掉我的写有冤字的上衣,还对我破口大骂你昏头了,你找死啊拳头也挥了上来,我气愤地说我犯什么法了?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能穿这衣服,我妈已被你们害死了,是你们昏头了。这些职业流氓说:你再说,对你就不客气了。边说边拿过来一块脏布要塞我的嘴。一个警号021238的警察对我骂到:你妈死了,你也死了吧!。另一个男人手指指到我脸上说打你又怎么样!又一个男人把我的颈托抢去。、(我的颈椎在2007年10月19日在北京遭驻京办上海市信访办,被警察暴殴致伤详见控告书。我服药至今颈椎未好转。颈椎压迫两臂神经两手发麻痛,带上颈托疼痛可以减轻点),又翻我的挎包,将东西乱扔。一个约40多岁高大的男人又冲上前,猛将我左手臂用力拧向后背,痛得我整个身体朝下不能动。他们是职业打手,所以外面伤看不出,最多有点青紫,但已引起内伤,至今手臂不能动,一动就痛。他们在这神圣的佛地,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对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大施酷刑。在将我带走前,他们猛用衣服紧紧包住我整个头,使我透不过气。他们把我强行拉到龙华派出所,对我强制做笔录。在这寒冷的冬天,我的衣服被抢去,又冷又饥。到下午5点左右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警察沈飞龙带了2个警察又将我强行拉到该所,再次强作笔录,逼迫作手印。我问沈要传唤证,他说:我们是口头传唤,他们已违反治安处罚法。随后,他们派了2个保安看守我。警察沈飞龙对我说24小时我不能离开派出所。


寒冬腊月,西北风呼呼刮,衣服被没收(见扣押单)我只能穿着单薄的毛衣,冷得直发抖。全身又累又疼,也不给我睡觉,存心折磨我。到半夜23点半左右,我才逃离这非法关押之地。在外面见别人在欢天喜地欢度圣诞之夜,我同样是个人却遭受这非人的折磨和侵害。
 
做梦也没想到在当今二十一世纪,号称法制,构建和谐社会的中国老百姓没有人权,生命、财产无保障。那些强大无比的邪恶势力,他们控制着警察等暴力机器,可以随时置你于死地。但他们也有恐惧的时候,见我身上的冤字会如此害怕。相信在中国的土地上将会出现千万个杨佳似的英雄。总不会再来个六四大屠杀吧。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