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中国应以办奥运的投入来办社会保障 评《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白皮书》
张伟国



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大陆,社会保障制度无公正可言。如果中国能以争奥运的资源及精神,来努力建设社会保障机制,至少会接近一点社会主义。

2004年9月7日中国国务院发表了《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白皮书》,内容涉及养老、失业、医疗、社会福利、住房保障等10个方面的社会保障现况。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北京政府以"社会主义"和"人民民主"的名义执政了55年之后,发表的第一部社会保障白皮书。

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实施的经济改革,取消了计划经济时代的国家保障,从1993年开始,每个工人都需要缴付个人社会保障金,中国政府每年拨款 500亿元人民币(60亿美元)给与社会保障,占社会保障总额的16%。但其中相当一部分资金被用来做退休金,眼下已达到了三个在职人养一个退休人的比 例,预计到本世纪二十年代末期,老龄化会进入到高峰期,那时候将要达到十个在职的人要养活四个或者更多的退休人的比例。

尽管白皮书罗列了中国政府在社会保障政策方面的一系列成就:目前政府已经统一了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建立了城镇职工基本医疗、失业、工商、生育 保险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有2200多万城市贫困人口享受最低生活保障, 2800多万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得到救济,3600多万离退休人员足额领到养老金,在各项社会保障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截至2003年底,中国全国参加失业 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人数都达到一亿多人,医疗保险已经覆盖城镇所有用人单位,另外参加工商保险的职工人数将近5000万人,参加生育保险的职工有3600 多万人,并在农村积极推动农村养老保险和医疗、救助等制度。

但是,这些成就无法掩盖无比残酷的社会现实:现有的社会保障机制所服务的对象,首先就不包括在中国占绝大多数的10亿农民,中国恰恰是一个以农民 为主体的国家,又是一个号称保障多数人利益的社会主义国家,任何将农民排除在外的社会保障注定是欺世盗名之作;其次就是他宣称的城市和企业的服务对象,实 际上也是缺少真正的有效保障:不要说当局所承诺的他们的医药费用经常无法报销,就是他们的工资也常被打白条,大批年富力强的劳动力被强行买断工龄提前退 休。要求工资福利住房等合法权益的民众、下岗工人、甚至离退休干部,成为各级政府门口抗议示威的常客。

这是一个十分残酷的事实,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中国大陆,现有的社会保障制度毫无社会公正可言,其实仅仅只是保障极少数既得利益的特权阶层。以至 于到国外访问的人(包括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在了解了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福利保障制度以后,最大的一个感叹就是:人家这才叫"社会主义"!

中国如今是经济已经"崛起"的强国了,在刚刚结束的雅典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获得了32块金牌,有人统计了每块金牌政府的投入近7亿,这说明中国并不是没有钱,也不是舍不得花钱,而是拿钱花错了地方。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中国能以争取奥运金牌的投入资源及精神,来努力建设中国真正的社会保障机制,其情形或许会很不一样,至少还接近一点社会主 义了。旨在体现社会公正的社会保障机制在中国建立之前,中国其实是没有资格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当然就更不配叫"人民民主"了。在中国的人大会议 上,不知会不会有代表就此问题提一个提案。2008年的奥运会,中国的作为似乎是能够预期的,然而到能个时候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却还无法预期,至少 应该努力将这两件事情挂起钩来。

中国对人权的需要远胜于对武器的需要


法国总统希拉克在访问中国的时候,为了其商业利益说了一些为中南海专制政权开拓的话,并呼吁欧盟解除十五年前六四事件开始的对中国武器禁运。此举 遭到了不少的批评,其中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丁子霖就发表了一份给希拉克总统的公开信,强调六四后北京政权并没有改变,当年欧盟实施武器禁运的那些前提条件依 然存在,中国对人权的需要胜于对武器的需要!

人类最初发明武器,完全是为了自卫,是为了抵抗异类的侵犯、维护自己的家园和最起码的人生安全工具,故也可以说,人类发明武器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基 本生存权利,武器这种东西的本意就是服务、保卫人权的工具。随著人类社会的演变,尤其是科技生产力的发展,武器的种类和功能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它似乎越来 越多的用于不同族群和国家、不同政治集团或利益集团之间的斗争,战争成为了最高级别的政治形式,为了土地、资源和各种利益或意识形态,各种战争此起彼伏, 武器作为战争的主要工具,成为伤害和剥夺人的生命的工具,渐渐的它开始了一个从服务于人,转变为奴役人的异化过程。

在异化了武器观念的支配下,有些人以为只要掌握了最先进的武器,就可以为所欲为,实现普通政治手段无法达成的目标,甚至可以主宰整个世界。恐怖主 义者藉此千方百计地窃取或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朝鲜就是饿著肚子也要发展核子武器。反恐战争一方则针锋相对的要严格查禁这类武器交易和武器发展。到底 是保卫人权还是侵犯人权,端视武器掌握在谁的手里。

中国是一党专政的国家,长期以来实行的是一种国家恐怖主义,半个多世纪的统治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合,其中以六四事件 中用机枪、坦克等现代武器屠杀学生平民为最典型。包括美国、欧盟在内的西方文明国家,当时据此对中国采取了武器禁运,这本身就是一种反恐和扞卫人权原则的 体现,这其中包含了人类文明的一条地线:武器是用以保卫人权而绝非侵犯人权。

过去15年来,导致六四事件的中国政府虽然更换了领导人,但是其侵犯人权的国家恐怖主义本质并没有改变,它非但不为六四事件道歉认错,反 而继续恐怖暴政,残酷镇压法轮功、地下教会和异议人士。与此同时,它自恃经济发展的实力,在外交上反守为攻,威逼利诱法国总统希拉克那样短视的国际政 客。胡锦涛因为刚刚接掌军权,为了其内部的政治需要,以及继续保持并增加对台湾的武力恐吓,北京确实有大肆采购先进武器的冲动,然而在一个口口声声标榜要 和平崛起的政府,这种行为给国际社会带来了极大的疑虑,这与北京期盼获得世界主要大国的国际影响力的目标是相冲突的。

也可以这么说,在当今世界,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政治军事实体,并不存在著需要先进军事装备保卫的外部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国一味追求尖端军事装备 就不是用防卫需要所能搪塞的,这种尖端武器用于进攻的特性本身只能暴露中共的扩张、及其最终与世界超强争霸的称雄野心。你就是说一千遍不称霸,也 抵不过一个采购军备的行为,更能展现这个政府的本质。事实上,国际政坛不乏清醒的有识之士,他们完全明白:如果解除对导致六四的中共政权的武器禁运, 不缔于向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发放通行证。

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标榜务实理性的中南海不把投在希拉克之类政客身上的精力,转用到政治改革上来,从根本上杜绝六四事件的再次发生;把投在军购 上的资源,用在改善人权方面。当中国政府成为一个真正尊重人权政府的时候,国际社会的任何武器禁运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前提。或许中国在尝到了改善人权的甜头 之后,也可能对采购尖端军备失去了兴趣。

2004-12-01



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大陆,社会保障制度无公正可言。如果中国能以争奥运的资源及精神,来努力建设社会保障机制,至少会接近一点社会主义。

2004年9月7日中国国务院发表了《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白皮书》,内容涉及养老、失业、医疗、社会福利、住房保障等10个方面的社会保障现况。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北京政府以"社会主义"和"人民民主"的名义执政了55年之后,发表的第一部社会保障白皮书。

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实施的经济改革,取消了计划经济时代的国家保障,从1993年开始,每个工人都需要缴付个人社会保障金,中国政府每年拨款 500亿元人民币(60亿美元)给与社会保障,占社会保障总额的16%。但其中相当一部分资金被用来做退休金,眼下已达到了三个在职人养一个退休人的比 例,预计到本世纪二十年代末期,老龄化会进入到高峰期,那时候将要达到十个在职的人要养活四个或者更多的退休人的比例。

尽管白皮书罗列了中国政府在社会保障政策方面的一系列成就:目前政府已经统一了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建立了城镇职工基本医疗、失业、工商、生育 保险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有2200多万城市贫困人口享受最低生活保障, 2800多万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得到救济,3600多万离退休人员足额领到养老金,在各项社会保障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截至2003年底,中国全国参加失业 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人数都达到一亿多人,医疗保险已经覆盖城镇所有用人单位,另外参加工商保险的职工人数将近5000万人,参加生育保险的职工有3600 多万人,并在农村积极推动农村养老保险和医疗、救助等制度。

但是,这些成就无法掩盖无比残酷的社会现实:现有的社会保障机制所服务的对象,首先就不包括在中国占绝大多数的10亿农民,中国恰恰是一个以农民 为主体的国家,又是一个号称保障多数人利益的社会主义国家,任何将农民排除在外的社会保障注定是欺世盗名之作;其次就是他宣称的城市和企业的服务对象,实 际上也是缺少真正的有效保障:不要说当局所承诺的他们的医药费用经常无法报销,就是他们的工资也常被打白条,大批年富力强的劳动力被强行买断工龄提前退 休。要求工资福利住房等合法权益的民众、下岗工人、甚至离退休干部,成为各级政府门口抗议示威的常客。

这是一个十分残酷的事实,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中国大陆,现有的社会保障制度毫无社会公正可言,其实仅仅只是保障极少数既得利益的特权阶层。以至 于到国外访问的人(包括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在了解了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福利保障制度以后,最大的一个感叹就是:人家这才叫"社会主义"!

中国如今是经济已经"崛起"的强国了,在刚刚结束的雅典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获得了32块金牌,有人统计了每块金牌政府的投入近7亿,这说明中国并不是没有钱,也不是舍不得花钱,而是拿钱花错了地方。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中国能以争取奥运金牌的投入资源及精神,来努力建设中国真正的社会保障机制,其情形或许会很不一样,至少还接近一点社会主 义了。旨在体现社会公正的社会保障机制在中国建立之前,中国其实是没有资格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当然就更不配叫"人民民主"了。在中国的人大会议 上,不知会不会有代表就此问题提一个提案。2008年的奥运会,中国的作为似乎是能够预期的,然而到能个时候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却还无法预期,至少 应该努力将这两件事情挂起钩来。

中国对人权的需要远胜于对武器的需要


法国总统希拉克在访问中国的时候,为了其商业利益说了一些为中南海专制政权开拓的话,并呼吁欧盟解除十五年前六四事件开始的对中国武器禁运。此举 遭到了不少的批评,其中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丁子霖就发表了一份给希拉克总统的公开信,强调六四后北京政权并没有改变,当年欧盟实施武器禁运的那些前提条件依 然存在,中国对人权的需要胜于对武器的需要!

人类最初发明武器,完全是为了自卫,是为了抵抗异类的侵犯、维护自己的家园和最起码的人生安全工具,故也可以说,人类发明武器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基 本生存权利,武器这种东西的本意就是服务、保卫人权的工具。随著人类社会的演变,尤其是科技生产力的发展,武器的种类和功能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它似乎越来 越多的用于不同族群和国家、不同政治集团或利益集团之间的斗争,战争成为了最高级别的政治形式,为了土地、资源和各种利益或意识形态,各种战争此起彼伏, 武器作为战争的主要工具,成为伤害和剥夺人的生命的工具,渐渐的它开始了一个从服务于人,转变为奴役人的异化过程。

在异化了武器观念的支配下,有些人以为只要掌握了最先进的武器,就可以为所欲为,实现普通政治手段无法达成的目标,甚至可以主宰整个世界。恐怖主 义者藉此千方百计地窃取或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朝鲜就是饿著肚子也要发展核子武器。反恐战争一方则针锋相对的要严格查禁这类武器交易和武器发展。到底 是保卫人权还是侵犯人权,端视武器掌握在谁的手里。

中国是一党专政的国家,长期以来实行的是一种国家恐怖主义,半个多世纪的统治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合,其中以六四事件 中用机枪、坦克等现代武器屠杀学生平民为最典型。包括美国、欧盟在内的西方文明国家,当时据此对中国采取了武器禁运,这本身就是一种反恐和扞卫人权原则的 体现,这其中包含了人类文明的一条地线:武器是用以保卫人权而绝非侵犯人权。

过去15年来,导致六四事件的中国政府虽然更换了领导人,但是其侵犯人权的国家恐怖主义本质并没有改变,它非但不为六四事件道歉认错,反 而继续恐怖暴政,残酷镇压法轮功、地下教会和异议人士。与此同时,它自恃经济发展的实力,在外交上反守为攻,威逼利诱法国总统希拉克那样短视的国际政 客。胡锦涛因为刚刚接掌军权,为了其内部的政治需要,以及继续保持并增加对台湾的武力恐吓,北京确实有大肆采购先进武器的冲动,然而在一个口口声声标榜要 和平崛起的政府,这种行为给国际社会带来了极大的疑虑,这与北京期盼获得世界主要大国的国际影响力的目标是相冲突的。

也可以这么说,在当今世界,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政治军事实体,并不存在著需要先进军事装备保卫的外部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国一味追求尖端军事装备 就不是用防卫需要所能搪塞的,这种尖端武器用于进攻的特性本身只能暴露中共的扩张、及其最终与世界超强争霸的称雄野心。你就是说一千遍不称霸,也 抵不过一个采购军备的行为,更能展现这个政府的本质。事实上,国际政坛不乏清醒的有识之士,他们完全明白:如果解除对导致六四的中共政权的武器禁运, 不缔于向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发放通行证。

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标榜务实理性的中南海不把投在希拉克之类政客身上的精力,转用到政治改革上来,从根本上杜绝六四事件的再次发生;把投在军购 上的资源,用在改善人权方面。当中国政府成为一个真正尊重人权政府的时候,国际社会的任何武器禁运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前提。或许中国在尝到了改善人权的甜头 之后,也可能对采购尖端军备失去了兴趣。

2004-12-01



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大陆,社会保障制度无公正可言。如果中国能以争奥运的资源及精神,来努力建设社会保障机制,至少会接近一点社会主义。

2004年9月7日中国国务院发表了《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白皮书》,内容涉及养老、失业、医疗、社会福利、住房保障等10个方面的社会保障现况。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北京政府以"社会主义"和"人民民主"的名义执政了55年之后,发表的第一部社会保障白皮书。

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实施的经济改革,取消了计划经济时代的国家保障,从1993年开始,每个工人都需要缴付个人社会保障金,中国政府每年拨款 500亿元人民币(60亿美元)给与社会保障,占社会保障总额的16%。但其中相当一部分资金被用来做退休金,眼下已达到了三个在职人养一个退休人的比 例,预计到本世纪二十年代末期,老龄化会进入到高峰期,那时候将要达到十个在职的人要养活四个或者更多的退休人的比例。

尽管白皮书罗列了中国政府在社会保障政策方面的一系列成就:目前政府已经统一了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建立了城镇职工基本医疗、失业、工商、生育 保险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有2200多万城市贫困人口享受最低生活保障, 2800多万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得到救济,3600多万离退休人员足额领到养老金,在各项社会保障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截至2003年底,中国全国参加失业 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人数都达到一亿多人,医疗保险已经覆盖城镇所有用人单位,另外参加工商保险的职工人数将近5000万人,参加生育保险的职工有3600 多万人,并在农村积极推动农村养老保险和医疗、救助等制度。

但是,这些成就无法掩盖无比残酷的社会现实:现有的社会保障机制所服务的对象,首先就不包括在中国占绝大多数的10亿农民,中国恰恰是一个以农民 为主体的国家,又是一个号称保障多数人利益的社会主义国家,任何将农民排除在外的社会保障注定是欺世盗名之作;其次就是他宣称的城市和企业的服务对象,实 际上也是缺少真正的有效保障:不要说当局所承诺的他们的医药费用经常无法报销,就是他们的工资也常被打白条,大批年富力强的劳动力被强行买断工龄提前退 休。要求工资福利住房等合法权益的民众、下岗工人、甚至离退休干部,成为各级政府门口抗议示威的常客。

这是一个十分残酷的事实,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中国大陆,现有的社会保障制度毫无社会公正可言,其实仅仅只是保障极少数既得利益的特权阶层。以至 于到国外访问的人(包括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在了解了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福利保障制度以后,最大的一个感叹就是:人家这才叫"社会主义"!

中国如今是经济已经"崛起"的强国了,在刚刚结束的雅典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获得了32块金牌,有人统计了每块金牌政府的投入近7亿,这说明中国并不是没有钱,也不是舍不得花钱,而是拿钱花错了地方。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中国能以争取奥运金牌的投入资源及精神,来努力建设中国真正的社会保障机制,其情形或许会很不一样,至少还接近一点社会主 义了。旨在体现社会公正的社会保障机制在中国建立之前,中国其实是没有资格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当然就更不配叫"人民民主"了。在中国的人大会议 上,不知会不会有代表就此问题提一个提案。2008年的奥运会,中国的作为似乎是能够预期的,然而到能个时候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却还无法预期,至少 应该努力将这两件事情挂起钩来。

中国对人权的需要远胜于对武器的需要


法国总统希拉克在访问中国的时候,为了其商业利益说了一些为中南海专制政权开拓的话,并呼吁欧盟解除十五年前六四事件开始的对中国武器禁运。此举 遭到了不少的批评,其中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丁子霖就发表了一份给希拉克总统的公开信,强调六四后北京政权并没有改变,当年欧盟实施武器禁运的那些前提条件依 然存在,中国对人权的需要胜于对武器的需要!

人类最初发明武器,完全是为了自卫,是为了抵抗异类的侵犯、维护自己的家园和最起码的人生安全工具,故也可以说,人类发明武器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基 本生存权利,武器这种东西的本意就是服务、保卫人权的工具。随著人类社会的演变,尤其是科技生产力的发展,武器的种类和功能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它似乎越来 越多的用于不同族群和国家、不同政治集团或利益集团之间的斗争,战争成为了最高级别的政治形式,为了土地、资源和各种利益或意识形态,各种战争此起彼伏, 武器作为战争的主要工具,成为伤害和剥夺人的生命的工具,渐渐的它开始了一个从服务于人,转变为奴役人的异化过程。

在异化了武器观念的支配下,有些人以为只要掌握了最先进的武器,就可以为所欲为,实现普通政治手段无法达成的目标,甚至可以主宰整个世界。恐怖主 义者藉此千方百计地窃取或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朝鲜就是饿著肚子也要发展核子武器。反恐战争一方则针锋相对的要严格查禁这类武器交易和武器发展。到底 是保卫人权还是侵犯人权,端视武器掌握在谁的手里。

中国是一党专政的国家,长期以来实行的是一种国家恐怖主义,半个多世纪的统治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合,其中以六四事件 中用机枪、坦克等现代武器屠杀学生平民为最典型。包括美国、欧盟在内的西方文明国家,当时据此对中国采取了武器禁运,这本身就是一种反恐和扞卫人权原则的 体现,这其中包含了人类文明的一条地线:武器是用以保卫人权而绝非侵犯人权。

过去15年来,导致六四事件的中国政府虽然更换了领导人,但是其侵犯人权的国家恐怖主义本质并没有改变,它非但不为六四事件道歉认错,反 而继续恐怖暴政,残酷镇压法轮功、地下教会和异议人士。与此同时,它自恃经济发展的实力,在外交上反守为攻,威逼利诱法国总统希拉克那样短视的国际政 客。胡锦涛因为刚刚接掌军权,为了其内部的政治需要,以及继续保持并增加对台湾的武力恐吓,北京确实有大肆采购先进武器的冲动,然而在一个口口声声标榜要 和平崛起的政府,这种行为给国际社会带来了极大的疑虑,这与北京期盼获得世界主要大国的国际影响力的目标是相冲突的。

也可以这么说,在当今世界,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政治军事实体,并不存在著需要先进军事装备保卫的外部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国一味追求尖端军事装备 就不是用防卫需要所能搪塞的,这种尖端武器用于进攻的特性本身只能暴露中共的扩张、及其最终与世界超强争霸的称雄野心。你就是说一千遍不称霸,也 抵不过一个采购军备的行为,更能展现这个政府的本质。事实上,国际政坛不乏清醒的有识之士,他们完全明白:如果解除对导致六四的中共政权的武器禁运, 不缔于向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发放通行证。

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标榜务实理性的中南海不把投在希拉克之类政客身上的精力,转用到政治改革上来,从根本上杜绝六四事件的再次发生;把投在军购 上的资源,用在改善人权方面。当中国政府成为一个真正尊重人权政府的时候,国际社会的任何武器禁运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前提。或许中国在尝到了改善人权的甜头 之后,也可能对采购尖端军备失去了兴趣。

2004-12-01



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大陆,社会保障制度无公正可言。如果中国能以争奥运的资源及精神,来努力建设社会保障机制,至少会接近一点社会主义。

2004年9月7日中国国务院发表了《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白皮书》,内容涉及养老、失业、医疗、社会福利、住房保障等10个方面的社会保障现况。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北京政府以"社会主义"和"人民民主"的名义执政了55年之后,发表的第一部社会保障白皮书。

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实施的经济改革,取消了计划经济时代的国家保障,从1993年开始,每个工人都需要缴付个人社会保障金,中国政府每年拨款 500亿元人民币(60亿美元)给与社会保障,占社会保障总额的16%。但其中相当一部分资金被用来做退休金,眼下已达到了三个在职人养一个退休人的比 例,预计到本世纪二十年代末期,老龄化会进入到高峰期,那时候将要达到十个在职的人要养活四个或者更多的退休人的比例。

尽管白皮书罗列了中国政府在社会保障政策方面的一系列成就:目前政府已经统一了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建立了城镇职工基本医疗、失业、工商、生育 保险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有2200多万城市贫困人口享受最低生活保障, 2800多万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得到救济,3600多万离退休人员足额领到养老金,在各项社会保障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截至2003年底,中国全国参加失业 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人数都达到一亿多人,医疗保险已经覆盖城镇所有用人单位,另外参加工商保险的职工人数将近5000万人,参加生育保险的职工有3600 多万人,并在农村积极推动农村养老保险和医疗、救助等制度。

但是,这些成就无法掩盖无比残酷的社会现实:现有的社会保障机制所服务的对象,首先就不包括在中国占绝大多数的10亿农民,中国恰恰是一个以农民 为主体的国家,又是一个号称保障多数人利益的社会主义国家,任何将农民排除在外的社会保障注定是欺世盗名之作;其次就是他宣称的城市和企业的服务对象,实 际上也是缺少真正的有效保障:不要说当局所承诺的他们的医药费用经常无法报销,就是他们的工资也常被打白条,大批年富力强的劳动力被强行买断工龄提前退 休。要求工资福利住房等合法权益的民众、下岗工人、甚至离退休干部,成为各级政府门口抗议示威的常客。

这是一个十分残酷的事实,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中国大陆,现有的社会保障制度毫无社会公正可言,其实仅仅只是保障极少数既得利益的特权阶层。以至 于到国外访问的人(包括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在了解了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福利保障制度以后,最大的一个感叹就是:人家这才叫"社会主义"!

中国如今是经济已经"崛起"的强国了,在刚刚结束的雅典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获得了32块金牌,有人统计了每块金牌政府的投入近7亿,这说明中国并不是没有钱,也不是舍不得花钱,而是拿钱花错了地方。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中国能以争取奥运金牌的投入资源及精神,来努力建设中国真正的社会保障机制,其情形或许会很不一样,至少还接近一点社会主 义了。旨在体现社会公正的社会保障机制在中国建立之前,中国其实是没有资格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当然就更不配叫"人民民主"了。在中国的人大会议 上,不知会不会有代表就此问题提一个提案。2008年的奥运会,中国的作为似乎是能够预期的,然而到能个时候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却还无法预期,至少 应该努力将这两件事情挂起钩来。

中国对人权的需要远胜于对武器的需要


法国总统希拉克在访问中国的时候,为了其商业利益说了一些为中南海专制政权开拓的话,并呼吁欧盟解除十五年前六四事件开始的对中国武器禁运。此举 遭到了不少的批评,其中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丁子霖就发表了一份给希拉克总统的公开信,强调六四后北京政权并没有改变,当年欧盟实施武器禁运的那些前提条件依 然存在,中国对人权的需要胜于对武器的需要!

人类最初发明武器,完全是为了自卫,是为了抵抗异类的侵犯、维护自己的家园和最起码的人生安全工具,故也可以说,人类发明武器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基 本生存权利,武器这种东西的本意就是服务、保卫人权的工具。随著人类社会的演变,尤其是科技生产力的发展,武器的种类和功能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它似乎越来 越多的用于不同族群和国家、不同政治集团或利益集团之间的斗争,战争成为了最高级别的政治形式,为了土地、资源和各种利益或意识形态,各种战争此起彼伏, 武器作为战争的主要工具,成为伤害和剥夺人的生命的工具,渐渐的它开始了一个从服务于人,转变为奴役人的异化过程。

在异化了武器观念的支配下,有些人以为只要掌握了最先进的武器,就可以为所欲为,实现普通政治手段无法达成的目标,甚至可以主宰整个世界。恐怖主 义者藉此千方百计地窃取或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朝鲜就是饿著肚子也要发展核子武器。反恐战争一方则针锋相对的要严格查禁这类武器交易和武器发展。到底 是保卫人权还是侵犯人权,端视武器掌握在谁的手里。

中国是一党专政的国家,长期以来实行的是一种国家恐怖主义,半个多世纪的统治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合,其中以六四事件 中用机枪、坦克等现代武器屠杀学生平民为最典型。包括美国、欧盟在内的西方文明国家,当时据此对中国采取了武器禁运,这本身就是一种反恐和扞卫人权原则的 体现,这其中包含了人类文明的一条地线:武器是用以保卫人权而绝非侵犯人权。

过去15年来,导致六四事件的中国政府虽然更换了领导人,但是其侵犯人权的国家恐怖主义本质并没有改变,它非但不为六四事件道歉认错,反 而继续恐怖暴政,残酷镇压法轮功、地下教会和异议人士。与此同时,它自恃经济发展的实力,在外交上反守为攻,威逼利诱法国总统希拉克那样短视的国际政 客。胡锦涛因为刚刚接掌军权,为了其内部的政治需要,以及继续保持并增加对台湾的武力恐吓,北京确实有大肆采购先进武器的冲动,然而在一个口口声声标榜要 和平崛起的政府,这种行为给国际社会带来了极大的疑虑,这与北京期盼获得世界主要大国的国际影响力的目标是相冲突的。

也可以这么说,在当今世界,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政治军事实体,并不存在著需要先进军事装备保卫的外部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国一味追求尖端军事装备 就不是用防卫需要所能搪塞的,这种尖端武器用于进攻的特性本身只能暴露中共的扩张、及其最终与世界超强争霸的称雄野心。你就是说一千遍不称霸,也 抵不过一个采购军备的行为,更能展现这个政府的本质。事实上,国际政坛不乏清醒的有识之士,他们完全明白:如果解除对导致六四的中共政权的武器禁运, 不缔于向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发放通行证。

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标榜务实理性的中南海不把投在希拉克之类政客身上的精力,转用到政治改革上来,从根本上杜绝六四事件的再次发生;把投在军购 上的资源,用在改善人权方面。当中国政府成为一个真正尊重人权政府的时候,国际社会的任何武器禁运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前提。或许中国在尝到了改善人权的甜头 之后,也可能对采购尖端军备失去了兴趣。

2004-12-01



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大陆,社会保障制度无公正可言。如果中国能以争奥运的资源及精神,来努力建设社会保障机制,至少会接近一点社会主义。

2004年9月7日中国国务院发表了《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白皮书》,内容涉及养老、失业、医疗、社会福利、住房保障等10个方面的社会保障现况。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北京政府以"社会主义"和"人民民主"的名义执政了55年之后,发表的第一部社会保障白皮书。

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实施的经济改革,取消了计划经济时代的国家保障,从1993年开始,每个工人都需要缴付个人社会保障金,中国政府每年拨款 500亿元人民币(60亿美元)给与社会保障,占社会保障总额的16%。但其中相当一部分资金被用来做退休金,眼下已达到了三个在职人养一个退休人的比 例,预计到本世纪二十年代末期,老龄化会进入到高峰期,那时候将要达到十个在职的人要养活四个或者更多的退休人的比例。

尽管白皮书罗列了中国政府在社会保障政策方面的一系列成就:目前政府已经统一了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建立了城镇职工基本医疗、失业、工商、生育 保险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有2200多万城市贫困人口享受最低生活保障, 2800多万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得到救济,3600多万离退休人员足额领到养老金,在各项社会保障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截至2003年底,中国全国参加失业 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人数都达到一亿多人,医疗保险已经覆盖城镇所有用人单位,另外参加工商保险的职工人数将近5000万人,参加生育保险的职工有3600 多万人,并在农村积极推动农村养老保险和医疗、救助等制度。

但是,这些成就无法掩盖无比残酷的社会现实:现有的社会保障机制所服务的对象,首先就不包括在中国占绝大多数的10亿农民,中国恰恰是一个以农民 为主体的国家,又是一个号称保障多数人利益的社会主义国家,任何将农民排除在外的社会保障注定是欺世盗名之作;其次就是他宣称的城市和企业的服务对象,实 际上也是缺少真正的有效保障:不要说当局所承诺的他们的医药费用经常无法报销,就是他们的工资也常被打白条,大批年富力强的劳动力被强行买断工龄提前退 休。要求工资福利住房等合法权益的民众、下岗工人、甚至离退休干部,成为各级政府门口抗议示威的常客。

这是一个十分残酷的事实,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中国大陆,现有的社会保障制度毫无社会公正可言,其实仅仅只是保障极少数既得利益的特权阶层。以至 于到国外访问的人(包括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在了解了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福利保障制度以后,最大的一个感叹就是:人家这才叫"社会主义"!

中国如今是经济已经"崛起"的强国了,在刚刚结束的雅典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获得了32块金牌,有人统计了每块金牌政府的投入近7亿,这说明中国并不是没有钱,也不是舍不得花钱,而是拿钱花错了地方。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中国能以争取奥运金牌的投入资源及精神,来努力建设中国真正的社会保障机制,其情形或许会很不一样,至少还接近一点社会主 义了。旨在体现社会公正的社会保障机制在中国建立之前,中国其实是没有资格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当然就更不配叫"人民民主"了。在中国的人大会议 上,不知会不会有代表就此问题提一个提案。2008年的奥运会,中国的作为似乎是能够预期的,然而到能个时候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却还无法预期,至少 应该努力将这两件事情挂起钩来。

中国对人权的需要远胜于对武器的需要


法国总统希拉克在访问中国的时候,为了其商业利益说了一些为中南海专制政权开拓的话,并呼吁欧盟解除十五年前六四事件开始的对中国武器禁运。此举 遭到了不少的批评,其中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丁子霖就发表了一份给希拉克总统的公开信,强调六四后北京政权并没有改变,当年欧盟实施武器禁运的那些前提条件依 然存在,中国对人权的需要胜于对武器的需要!

人类最初发明武器,完全是为了自卫,是为了抵抗异类的侵犯、维护自己的家园和最起码的人生安全工具,故也可以说,人类发明武器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基 本生存权利,武器这种东西的本意就是服务、保卫人权的工具。随著人类社会的演变,尤其是科技生产力的发展,武器的种类和功能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它似乎越来 越多的用于不同族群和国家、不同政治集团或利益集团之间的斗争,战争成为了最高级别的政治形式,为了土地、资源和各种利益或意识形态,各种战争此起彼伏, 武器作为战争的主要工具,成为伤害和剥夺人的生命的工具,渐渐的它开始了一个从服务于人,转变为奴役人的异化过程。

在异化了武器观念的支配下,有些人以为只要掌握了最先进的武器,就可以为所欲为,实现普通政治手段无法达成的目标,甚至可以主宰整个世界。恐怖主 义者藉此千方百计地窃取或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朝鲜就是饿著肚子也要发展核子武器。反恐战争一方则针锋相对的要严格查禁这类武器交易和武器发展。到底 是保卫人权还是侵犯人权,端视武器掌握在谁的手里。

中国是一党专政的国家,长期以来实行的是一种国家恐怖主义,半个多世纪的统治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合,其中以六四事件 中用机枪、坦克等现代武器屠杀学生平民为最典型。包括美国、欧盟在内的西方文明国家,当时据此对中国采取了武器禁运,这本身就是一种反恐和扞卫人权原则的 体现,这其中包含了人类文明的一条地线:武器是用以保卫人权而绝非侵犯人权。

过去15年来,导致六四事件的中国政府虽然更换了领导人,但是其侵犯人权的国家恐怖主义本质并没有改变,它非但不为六四事件道歉认错,反 而继续恐怖暴政,残酷镇压法轮功、地下教会和异议人士。与此同时,它自恃经济发展的实力,在外交上反守为攻,威逼利诱法国总统希拉克那样短视的国际政 客。胡锦涛因为刚刚接掌军权,为了其内部的政治需要,以及继续保持并增加对台湾的武力恐吓,北京确实有大肆采购先进武器的冲动,然而在一个口口声声标榜要 和平崛起的政府,这种行为给国际社会带来了极大的疑虑,这与北京期盼获得世界主要大国的国际影响力的目标是相冲突的。

也可以这么说,在当今世界,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政治军事实体,并不存在著需要先进军事装备保卫的外部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国一味追求尖端军事装备 就不是用防卫需要所能搪塞的,这种尖端武器用于进攻的特性本身只能暴露中共的扩张、及其最终与世界超强争霸的称雄野心。你就是说一千遍不称霸,也 抵不过一个采购军备的行为,更能展现这个政府的本质。事实上,国际政坛不乏清醒的有识之士,他们完全明白:如果解除对导致六四的中共政权的武器禁运, 不缔于向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发放通行证。

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标榜务实理性的中南海不把投在希拉克之类政客身上的精力,转用到政治改革上来,从根本上杜绝六四事件的再次发生;把投在军购 上的资源,用在改善人权方面。当中国政府成为一个真正尊重人权政府的时候,国际社会的任何武器禁运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前提。或许中国在尝到了改善人权的甜头 之后,也可能对采购尖端军备失去了兴趣。

2004-12-01



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大陆,社会保障制度无公正可言。如果中国能以争奥运的资源及精神,来努力建设社会保障机制,至少会接近一点社会主义。

2004年9月7日中国国务院发表了《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白皮书》,内容涉及养老、失业、医疗、社会福利、住房保障等10个方面的社会保障现况。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北京政府以"社会主义"和"人民民主"的名义执政了55年之后,发表的第一部社会保障白皮书。

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实施的经济改革,取消了计划经济时代的国家保障,从1993年开始,每个工人都需要缴付个人社会保障金,中国政府每年拨款 500亿元人民币(60亿美元)给与社会保障,占社会保障总额的16%。但其中相当一部分资金被用来做退休金,眼下已达到了三个在职人养一个退休人的比 例,预计到本世纪二十年代末期,老龄化会进入到高峰期,那时候将要达到十个在职的人要养活四个或者更多的退休人的比例。

尽管白皮书罗列了中国政府在社会保障政策方面的一系列成就:目前政府已经统一了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建立了城镇职工基本医疗、失业、工商、生育 保险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有2200多万城市贫困人口享受最低生活保障, 2800多万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得到救济,3600多万离退休人员足额领到养老金,在各项社会保障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截至2003年底,中国全国参加失业 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人数都达到一亿多人,医疗保险已经覆盖城镇所有用人单位,另外参加工商保险的职工人数将近5000万人,参加生育保险的职工有3600 多万人,并在农村积极推动农村养老保险和医疗、救助等制度。

但是,这些成就无法掩盖无比残酷的社会现实:现有的社会保障机制所服务的对象,首先就不包括在中国占绝大多数的10亿农民,中国恰恰是一个以农民 为主体的国家,又是一个号称保障多数人利益的社会主义国家,任何将农民排除在外的社会保障注定是欺世盗名之作;其次就是他宣称的城市和企业的服务对象,实 际上也是缺少真正的有效保障:不要说当局所承诺的他们的医药费用经常无法报销,就是他们的工资也常被打白条,大批年富力强的劳动力被强行买断工龄提前退 休。要求工资福利住房等合法权益的民众、下岗工人、甚至离退休干部,成为各级政府门口抗议示威的常客。

这是一个十分残酷的事实,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中国大陆,现有的社会保障制度毫无社会公正可言,其实仅仅只是保障极少数既得利益的特权阶层。以至 于到国外访问的人(包括中国政府高级官员),在了解了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福利保障制度以后,最大的一个感叹就是:人家这才叫"社会主义"!

中国如今是经济已经"崛起"的强国了,在刚刚结束的雅典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获得了32块金牌,有人统计了每块金牌政府的投入近7亿,这说明中国并不是没有钱,也不是舍不得花钱,而是拿钱花错了地方。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中国能以争取奥运金牌的投入资源及精神,来努力建设中国真正的社会保障机制,其情形或许会很不一样,至少还接近一点社会主 义了。旨在体现社会公正的社会保障机制在中国建立之前,中国其实是没有资格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当然就更不配叫"人民民主"了。在中国的人大会议 上,不知会不会有代表就此问题提一个提案。2008年的奥运会,中国的作为似乎是能够预期的,然而到能个时候中国的劳动和社会保障却还无法预期,至少 应该努力将这两件事情挂起钩来。

中国对人权的需要远胜于对武器的需要


法国总统希拉克在访问中国的时候,为了其商业利益说了一些为中南海专制政权开拓的话,并呼吁欧盟解除十五年前六四事件开始的对中国武器禁运。此举 遭到了不少的批评,其中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丁子霖就发表了一份给希拉克总统的公开信,强调六四后北京政权并没有改变,当年欧盟实施武器禁运的那些前提条件依 然存在,中国对人权的需要胜于对武器的需要!

人类最初发明武器,完全是为了自卫,是为了抵抗异类的侵犯、维护自己的家园和最起码的人生安全工具,故也可以说,人类发明武器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基 本生存权利,武器这种东西的本意就是服务、保卫人权的工具。随著人类社会的演变,尤其是科技生产力的发展,武器的种类和功能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它似乎越来 越多的用于不同族群和国家、不同政治集团或利益集团之间的斗争,战争成为了最高级别的政治形式,为了土地、资源和各种利益或意识形态,各种战争此起彼伏, 武器作为战争的主要工具,成为伤害和剥夺人的生命的工具,渐渐的它开始了一个从服务于人,转变为奴役人的异化过程。

在异化了武器观念的支配下,有些人以为只要掌握了最先进的武器,就可以为所欲为,实现普通政治手段无法达成的目标,甚至可以主宰整个世界。恐怖主 义者藉此千方百计地窃取或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朝鲜就是饿著肚子也要发展核子武器。反恐战争一方则针锋相对的要严格查禁这类武器交易和武器发展。到底 是保卫人权还是侵犯人权,端视武器掌握在谁的手里。

中国是一党专政的国家,长期以来实行的是一种国家恐怖主义,半个多世纪的统治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合,其中以六四事件 中用机枪、坦克等现代武器屠杀学生平民为最典型。包括美国、欧盟在内的西方文明国家,当时据此对中国采取了武器禁运,这本身就是一种反恐和扞卫人权原则的 体现,这其中包含了人类文明的一条地线:武器是用以保卫人权而绝非侵犯人权。

过去15年来,导致六四事件的中国政府虽然更换了领导人,但是其侵犯人权的国家恐怖主义本质并没有改变,它非但不为六四事件道歉认错,反 而继续恐怖暴政,残酷镇压法轮功、地下教会和异议人士。与此同时,它自恃经济发展的实力,在外交上反守为攻,威逼利诱法国总统希拉克那样短视的国际政 客。胡锦涛因为刚刚接掌军权,为了其内部的政治需要,以及继续保持并增加对台湾的武力恐吓,北京确实有大肆采购先进武器的冲动,然而在一个口口声声标榜要 和平崛起的政府,这种行为给国际社会带来了极大的疑虑,这与北京期盼获得世界主要大国的国际影响力的目标是相冲突的。

也可以这么说,在当今世界,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政治军事实体,并不存在著需要先进军事装备保卫的外部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国一味追求尖端军事装备 就不是用防卫需要所能搪塞的,这种尖端武器用于进攻的特性本身只能暴露中共的扩张、及其最终与世界超强争霸的称雄野心。你就是说一千遍不称霸,也 抵不过一个采购军备的行为,更能展现这个政府的本质。事实上,国际政坛不乏清醒的有识之士,他们完全明白:如果解除对导致六四的中共政权的武器禁运, 不缔于向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发放通行证。

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标榜务实理性的中南海不把投在希拉克之类政客身上的精力,转用到政治改革上来,从根本上杜绝六四事件的再次发生;把投在军购 上的资源,用在改善人权方面。当中国政府成为一个真正尊重人权政府的时候,国际社会的任何武器禁运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前提。或许中国在尝到了改善人权的甜头 之后,也可能对采购尖端军备失去了兴趣。

2004-12-01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