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教育,中国最短的一块木板
毅海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大的失败是教育。现今中国人的首要不是反日反美而是争取受教育的权力。

读中国的报纸,对于中国的未来总有那么多振奋人心的消息。在国人畅想中国人的世纪时,我却要先泼桶冷水──别想得那么美,先看看中国的教育!根据木桶效应,愚以为教育就是中国发展的最短一块木板,它决定了中国的前途和未来的生活水平。

制约一个国家发展的最大两个因素是教育和政治体制。教育是立国之本,没有好的体制,培养的人才无法人尽其才;而即使有好的体制,没有人才也无法体 现其优越性。可惜的是中国这两大因素都差之又差。在1月21日在达沃斯论坛上,克林顿就把宝押在印度身上,这位伟大的美国前总统讲话中说,印度的潜力将比 中国大。他强调说,印度很快将有一个世界上规模最庞大的中产阶级,这个中产阶级将会推动国内消费。印度是当今世界全球化的象征,同时又是一个权力下放的国 家。克林顿是位智者能人,他的话是有预见性的,很值得我们反思。

我知道中国人向来是看不起印度的,但我要说:不要小看印度,人家许多方面比咱强得多!就说教育,中国成人中文盲率不到15%,而印度则仍高于 40%,但是印度有7%的青年能上大学,而中国只有5%,而且印度的高等教育比大陆好得多。一个文盲率高于40%的国家有7%的青年能上大学,是印度比中 国有钱,还是印度人比中国人品种优良?不是,而是印度的民选政府必须拿出钱来办教育,否则甭指望人民选你做领导人(这便制度上的优势)!有人在报纸上取笑 印度人贫穷,因为印度政府的办公室里没安装空调(印度的天气是很热的),甚至国防部长办公室都没空调。读罢,我骂作者白痴!印度是比咱中国穷,但难道国防 部长办公室都安装不起空调?当然不是,印度用官员的奢侈消费挤出了教育经费,而中国呢?我敢说,如果中国再不进行有效的教育体制改革,加大教育投资,建立 独立的司法制度、促进信息的自由流动,克林顿的预言就会实现,中国在国际竞争中必会被印度击败!

春节期间,于报上读到一则震撼人心的消息,台塑大王──王永庆老先生要大陆要在大陆盖一万所小学!计划每所平均200个学生,让200万贫困儿童 有书读。我要盖一万间小学!先盖1500间!大陆31省,平均下去找,他在接受《商业周刊》时如是说。说实话,我对现实已经冷漠寒了心,但这让我感动 许久,感动之余不禁想让200万贫困儿童有书读,也就是说中国最少有200万贫困儿童没书读。王老是搞企业的,不可能说有20万贫困儿童没书读,可他 要盖可以供200万孩子读书的小学。其次,我想我们的政府在干什么呢?纳税人的钱都用在什么地方了?!

捐款、救助,靠富豪的善心能解决国家教育问题吗?不能,关键还是政府应担起应担的责任。我对人说希望工程其实是个耻辱工程,不是因为希望工程出了 贪污挪用现象,而是因为教育本是政府的首要职责,教育投入是政府的法定义务,而我们的政府并没有做到。中国的教育开支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仅是联合国 规定最低标准的三分之一,列在全世界倒数的几位,比非洲穷国乌干达还低。当局虽在1996年制订了义务教育法,规定全国教育开支不得低于国民生产总值 的6%,但七年过去了,仍然在2%左右徘徊。相反,学费却一直暴涨。我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大的失败便是教育。众人皆知一个国家要走出贫困,要确立的一 个长期反贫困的策略,一定要搞义务教育。要改变量以千万计的孩子的命运,主要靠的是政府的投入,这些孩子的命运便决定了他们家庭的命运。日本在明治维新时 期就施行了免费义务教育,每天还管一顿午饭,一年免费一套校服,这样的子弟能不为国尽忠吗?但是那时的日本是国弱人穷,起码比中国穷很多,清政府赔得起亿 两银子,却不会去实行义务教育。清华大学,还有已成文物的老北京图书馆都是美国人用清政府的赔款建的。即使不用培款,清政府也不会建图书馆的,他们宁愿用 来挥霍,当年德国给清政府用于海军的贷款不就被慈禧用来修颐和园了吗?依愚之见,如今政府与晚清政府差不多,看看政府办公楼之豪华,公仆坐骑之豪华,再看 看那无数失学孩子及为孩子上大学而疲于奔命的家庭,─切尽在不言中。引一组数据以证吾言非虚:仅中国大陆干部公费出国(境)考察经费,每年高达三百亿美元 (约2550亿人民币),而义务教育总支出仅有1500亿元左右。

反观历史,从中日两国对教育的态度便知中日两国如今之必然,而且从教育仍可观出两国的未来之路。中国之贫首因是教育,而日本之 富强首因也是教育。自胜者强,内因永远是一个国家强弱的主因,只有那些愚昧之人才会将中国之贫归咎于列强之侵略。当年国弱民贫,饱受列强欺凌的日本最后不 但脱贫,而且走上了富强,不过,由于走上了军国主义道路,战败后又贫困了。但日本二战后又在教育中振兴了起来,且相对国力比二战前还强。中国人的思想是穷 了就办不起教育,其实越穷越要勒紧裤带办教育,唯有教育才能脱贫,唯教育才能富强!

由于醉心于短期的经济表现,如今政府并不愿意将钱投入教育,但教育才是持续发展的主动力,教育的投入不会在短期有明显的经济效 应,但在未来必会得到丰厚的回报,就像日本。涸泽而渔地发展经济,只能暂时改进物质上的生活,之后我们将为之付出惨重代价。中国大陆如今制度上的缺陷就是 为官者只注重短期的经济表现,因为这才是他们升官发财的资本,而教育上的回报他们等不及,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他们是绝不为之的,这是制度的必然。

在信息封锁和愚民教育之下,如今的青年已不知道如何爱国了。西大的学生走上街头反日,而只有一位老人敢于独自举牌反教育产业化。我要对那些反日反 美的愤青们说,别反了,如果你们真的爱国就干些象样的正事儿,像那位老人学习,向政府要教育经费去!如今中国人的首要不是反日反美而是争取受教育的权力! 我国是一个以青少年为主体的国家,且进入义务教育阶段人口仍在不断增加,再不加大教育投入,中国是没有前途的!看看美国,1999年,教育总投资已占其国 内生产总值的7.7%(当年中国的GDP只有美国的10%),达到6350亿美元,像中国这样一个处在发展阶段的国家,拿出10%的GDP来办教育是不为 过的,台湾在经济起飞之际,GDP的12%到22%都用来办教育了。如果政府将铁血政策用于教育上,拿出15%的GDP办教育不是不可能的。

我之所以一次次撰文为教育呐喊,是因为教育不仅关系著国家前途,还关系著民族尊严。我受过高等教育,我若只想著个人,追求物质生活对我而言并不 难,但是民族尊严是物质生活满足的了的吗?不!我希望国人提高素质,不是只想著改进生活,而是想我们民族有尊严的活著。只能提供廉价劳动力的国度不仅没有 前途,且是没有尊严的。即使中国的GDP达到世界第一,中国也不可能像美国那样赢得尊重,因为中国人的整体素质比美国人还差得远。

中国总喜欢畅想中国人的世纪,其实没有高素质的国人,21世纪依然是中国人的世纪,只不过是中国人做苦力的世纪。劳心者制人,劳力者受制 于人,这是必然。你以为中国成为世界工场是什么好事?工场污染的是中国,不是那些发达国家。若真的成为世界工场,那么21世纪中国的环境必然进一 步恶化,特别是如今国人的环保意识并不高,政府宣传很不够的情况下,中国人的生存环境将会变得更加恶劣。

在报纸电视大谈经济成就时,我要提醒国民非常重要的一点,对于一届政府的成就,不要仅关注经济增长,还要看教育、医疗、环保等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 的方面。如果经济的成长只表现在数码上,而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并没有进步,那么数码必然是虚的,毕竟生活才是真实的。以愚之见,即使经济不增长,如果胡温在 任时能做到没有孩子因为家穷而上不起学,那已是一届很伟大的政府了。

毅海2004年二月十八日写于病榻之上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大的失败是教育。现今中国人的首要不是反日反美而是争取受教育的权力。

读中国的报纸,对于中国的未来总有那么多振奋人心的消息。在国人畅想中国人的世纪时,我却要先泼桶冷水──别想得那么美,先看看中国的教育!根据木桶效应,愚以为教育就是中国发展的最短一块木板,它决定了中国的前途和未来的生活水平。

制约一个国家发展的最大两个因素是教育和政治体制。教育是立国之本,没有好的体制,培养的人才无法人尽其才;而即使有好的体制,没有人才也无法体 现其优越性。可惜的是中国这两大因素都差之又差。在1月21日在达沃斯论坛上,克林顿就把宝押在印度身上,这位伟大的美国前总统讲话中说,印度的潜力将比 中国大。他强调说,印度很快将有一个世界上规模最庞大的中产阶级,这个中产阶级将会推动国内消费。印度是当今世界全球化的象征,同时又是一个权力下放的国 家。克林顿是位智者能人,他的话是有预见性的,很值得我们反思。

我知道中国人向来是看不起印度的,但我要说:不要小看印度,人家许多方面比咱强得多!就说教育,中国成人中文盲率不到15%,而印度则仍高于 40%,但是印度有7%的青年能上大学,而中国只有5%,而且印度的高等教育比大陆好得多。一个文盲率高于40%的国家有7%的青年能上大学,是印度比中 国有钱,还是印度人比中国人品种优良?不是,而是印度的民选政府必须拿出钱来办教育,否则甭指望人民选你做领导人(这便制度上的优势)!有人在报纸上取笑 印度人贫穷,因为印度政府的办公室里没安装空调(印度的天气是很热的),甚至国防部长办公室都没空调。读罢,我骂作者白痴!印度是比咱中国穷,但难道国防 部长办公室都安装不起空调?当然不是,印度用官员的奢侈消费挤出了教育经费,而中国呢?我敢说,如果中国再不进行有效的教育体制改革,加大教育投资,建立 独立的司法制度、促进信息的自由流动,克林顿的预言就会实现,中国在国际竞争中必会被印度击败!

春节期间,于报上读到一则震撼人心的消息,台塑大王──王永庆老先生要大陆要在大陆盖一万所小学!计划每所平均200个学生,让200万贫困儿童 有书读。我要盖一万间小学!先盖1500间!大陆31省,平均下去找,他在接受《商业周刊》时如是说。说实话,我对现实已经冷漠寒了心,但这让我感动 许久,感动之余不禁想让200万贫困儿童有书读,也就是说中国最少有200万贫困儿童没书读。王老是搞企业的,不可能说有20万贫困儿童没书读,可他 要盖可以供200万孩子读书的小学。其次,我想我们的政府在干什么呢?纳税人的钱都用在什么地方了?!

捐款、救助,靠富豪的善心能解决国家教育问题吗?不能,关键还是政府应担起应担的责任。我对人说希望工程其实是个耻辱工程,不是因为希望工程出了 贪污挪用现象,而是因为教育本是政府的首要职责,教育投入是政府的法定义务,而我们的政府并没有做到。中国的教育开支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仅是联合国 规定最低标准的三分之一,列在全世界倒数的几位,比非洲穷国乌干达还低。当局虽在1996年制订了义务教育法,规定全国教育开支不得低于国民生产总值 的6%,但七年过去了,仍然在2%左右徘徊。相反,学费却一直暴涨。我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大的失败便是教育。众人皆知一个国家要走出贫困,要确立的一 个长期反贫困的策略,一定要搞义务教育。要改变量以千万计的孩子的命运,主要靠的是政府的投入,这些孩子的命运便决定了他们家庭的命运。日本在明治维新时 期就施行了免费义务教育,每天还管一顿午饭,一年免费一套校服,这样的子弟能不为国尽忠吗?但是那时的日本是国弱人穷,起码比中国穷很多,清政府赔得起亿 两银子,却不会去实行义务教育。清华大学,还有已成文物的老北京图书馆都是美国人用清政府的赔款建的。即使不用培款,清政府也不会建图书馆的,他们宁愿用 来挥霍,当年德国给清政府用于海军的贷款不就被慈禧用来修颐和园了吗?依愚之见,如今政府与晚清政府差不多,看看政府办公楼之豪华,公仆坐骑之豪华,再看 看那无数失学孩子及为孩子上大学而疲于奔命的家庭,─切尽在不言中。引一组数据以证吾言非虚:仅中国大陆干部公费出国(境)考察经费,每年高达三百亿美元 (约2550亿人民币),而义务教育总支出仅有1500亿元左右。

反观历史,从中日两国对教育的态度便知中日两国如今之必然,而且从教育仍可观出两国的未来之路。中国之贫首因是教育,而日本之 富强首因也是教育。自胜者强,内因永远是一个国家强弱的主因,只有那些愚昧之人才会将中国之贫归咎于列强之侵略。当年国弱民贫,饱受列强欺凌的日本最后不 但脱贫,而且走上了富强,不过,由于走上了军国主义道路,战败后又贫困了。但日本二战后又在教育中振兴了起来,且相对国力比二战前还强。中国人的思想是穷 了就办不起教育,其实越穷越要勒紧裤带办教育,唯有教育才能脱贫,唯教育才能富强!

由于醉心于短期的经济表现,如今政府并不愿意将钱投入教育,但教育才是持续发展的主动力,教育的投入不会在短期有明显的经济效 应,但在未来必会得到丰厚的回报,就像日本。涸泽而渔地发展经济,只能暂时改进物质上的生活,之后我们将为之付出惨重代价。中国大陆如今制度上的缺陷就是 为官者只注重短期的经济表现,因为这才是他们升官发财的资本,而教育上的回报他们等不及,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他们是绝不为之的,这是制度的必然。

在信息封锁和愚民教育之下,如今的青年已不知道如何爱国了。西大的学生走上街头反日,而只有一位老人敢于独自举牌反教育产业化。我要对那些反日反 美的愤青们说,别反了,如果你们真的爱国就干些象样的正事儿,像那位老人学习,向政府要教育经费去!如今中国人的首要不是反日反美而是争取受教育的权力! 我国是一个以青少年为主体的国家,且进入义务教育阶段人口仍在不断增加,再不加大教育投入,中国是没有前途的!看看美国,1999年,教育总投资已占其国 内生产总值的7.7%(当年中国的GDP只有美国的10%),达到6350亿美元,像中国这样一个处在发展阶段的国家,拿出10%的GDP来办教育是不为 过的,台湾在经济起飞之际,GDP的12%到22%都用来办教育了。如果政府将铁血政策用于教育上,拿出15%的GDP办教育不是不可能的。

我之所以一次次撰文为教育呐喊,是因为教育不仅关系著国家前途,还关系著民族尊严。我受过高等教育,我若只想著个人,追求物质生活对我而言并不 难,但是民族尊严是物质生活满足的了的吗?不!我希望国人提高素质,不是只想著改进生活,而是想我们民族有尊严的活著。只能提供廉价劳动力的国度不仅没有 前途,且是没有尊严的。即使中国的GDP达到世界第一,中国也不可能像美国那样赢得尊重,因为中国人的整体素质比美国人还差得远。

中国总喜欢畅想中国人的世纪,其实没有高素质的国人,21世纪依然是中国人的世纪,只不过是中国人做苦力的世纪。劳心者制人,劳力者受制 于人,这是必然。你以为中国成为世界工场是什么好事?工场污染的是中国,不是那些发达国家。若真的成为世界工场,那么21世纪中国的环境必然进一 步恶化,特别是如今国人的环保意识并不高,政府宣传很不够的情况下,中国人的生存环境将会变得更加恶劣。

在报纸电视大谈经济成就时,我要提醒国民非常重要的一点,对于一届政府的成就,不要仅关注经济增长,还要看教育、医疗、环保等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 的方面。如果经济的成长只表现在数码上,而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并没有进步,那么数码必然是虚的,毕竟生活才是真实的。以愚之见,即使经济不增长,如果胡温在 任时能做到没有孩子因为家穷而上不起学,那已是一届很伟大的政府了。

毅海2004年二月十八日写于病榻之上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大的失败是教育。现今中国人的首要不是反日反美而是争取受教育的权力。

读中国的报纸,对于中国的未来总有那么多振奋人心的消息。在国人畅想中国人的世纪时,我却要先泼桶冷水──别想得那么美,先看看中国的教育!根据木桶效应,愚以为教育就是中国发展的最短一块木板,它决定了中国的前途和未来的生活水平。

制约一个国家发展的最大两个因素是教育和政治体制。教育是立国之本,没有好的体制,培养的人才无法人尽其才;而即使有好的体制,没有人才也无法体 现其优越性。可惜的是中国这两大因素都差之又差。在1月21日在达沃斯论坛上,克林顿就把宝押在印度身上,这位伟大的美国前总统讲话中说,印度的潜力将比 中国大。他强调说,印度很快将有一个世界上规模最庞大的中产阶级,这个中产阶级将会推动国内消费。印度是当今世界全球化的象征,同时又是一个权力下放的国 家。克林顿是位智者能人,他的话是有预见性的,很值得我们反思。

我知道中国人向来是看不起印度的,但我要说:不要小看印度,人家许多方面比咱强得多!就说教育,中国成人中文盲率不到15%,而印度则仍高于 40%,但是印度有7%的青年能上大学,而中国只有5%,而且印度的高等教育比大陆好得多。一个文盲率高于40%的国家有7%的青年能上大学,是印度比中 国有钱,还是印度人比中国人品种优良?不是,而是印度的民选政府必须拿出钱来办教育,否则甭指望人民选你做领导人(这便制度上的优势)!有人在报纸上取笑 印度人贫穷,因为印度政府的办公室里没安装空调(印度的天气是很热的),甚至国防部长办公室都没空调。读罢,我骂作者白痴!印度是比咱中国穷,但难道国防 部长办公室都安装不起空调?当然不是,印度用官员的奢侈消费挤出了教育经费,而中国呢?我敢说,如果中国再不进行有效的教育体制改革,加大教育投资,建立 独立的司法制度、促进信息的自由流动,克林顿的预言就会实现,中国在国际竞争中必会被印度击败!

春节期间,于报上读到一则震撼人心的消息,台塑大王──王永庆老先生要大陆要在大陆盖一万所小学!计划每所平均200个学生,让200万贫困儿童 有书读。我要盖一万间小学!先盖1500间!大陆31省,平均下去找,他在接受《商业周刊》时如是说。说实话,我对现实已经冷漠寒了心,但这让我感动 许久,感动之余不禁想让200万贫困儿童有书读,也就是说中国最少有200万贫困儿童没书读。王老是搞企业的,不可能说有20万贫困儿童没书读,可他 要盖可以供200万孩子读书的小学。其次,我想我们的政府在干什么呢?纳税人的钱都用在什么地方了?!

捐款、救助,靠富豪的善心能解决国家教育问题吗?不能,关键还是政府应担起应担的责任。我对人说希望工程其实是个耻辱工程,不是因为希望工程出了 贪污挪用现象,而是因为教育本是政府的首要职责,教育投入是政府的法定义务,而我们的政府并没有做到。中国的教育开支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仅是联合国 规定最低标准的三分之一,列在全世界倒数的几位,比非洲穷国乌干达还低。当局虽在1996年制订了义务教育法,规定全国教育开支不得低于国民生产总值 的6%,但七年过去了,仍然在2%左右徘徊。相反,学费却一直暴涨。我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大的失败便是教育。众人皆知一个国家要走出贫困,要确立的一 个长期反贫困的策略,一定要搞义务教育。要改变量以千万计的孩子的命运,主要靠的是政府的投入,这些孩子的命运便决定了他们家庭的命运。日本在明治维新时 期就施行了免费义务教育,每天还管一顿午饭,一年免费一套校服,这样的子弟能不为国尽忠吗?但是那时的日本是国弱人穷,起码比中国穷很多,清政府赔得起亿 两银子,却不会去实行义务教育。清华大学,还有已成文物的老北京图书馆都是美国人用清政府的赔款建的。即使不用培款,清政府也不会建图书馆的,他们宁愿用 来挥霍,当年德国给清政府用于海军的贷款不就被慈禧用来修颐和园了吗?依愚之见,如今政府与晚清政府差不多,看看政府办公楼之豪华,公仆坐骑之豪华,再看 看那无数失学孩子及为孩子上大学而疲于奔命的家庭,─切尽在不言中。引一组数据以证吾言非虚:仅中国大陆干部公费出国(境)考察经费,每年高达三百亿美元 (约2550亿人民币),而义务教育总支出仅有1500亿元左右。

反观历史,从中日两国对教育的态度便知中日两国如今之必然,而且从教育仍可观出两国的未来之路。中国之贫首因是教育,而日本之 富强首因也是教育。自胜者强,内因永远是一个国家强弱的主因,只有那些愚昧之人才会将中国之贫归咎于列强之侵略。当年国弱民贫,饱受列强欺凌的日本最后不 但脱贫,而且走上了富强,不过,由于走上了军国主义道路,战败后又贫困了。但日本二战后又在教育中振兴了起来,且相对国力比二战前还强。中国人的思想是穷 了就办不起教育,其实越穷越要勒紧裤带办教育,唯有教育才能脱贫,唯教育才能富强!

由于醉心于短期的经济表现,如今政府并不愿意将钱投入教育,但教育才是持续发展的主动力,教育的投入不会在短期有明显的经济效 应,但在未来必会得到丰厚的回报,就像日本。涸泽而渔地发展经济,只能暂时改进物质上的生活,之后我们将为之付出惨重代价。中国大陆如今制度上的缺陷就是 为官者只注重短期的经济表现,因为这才是他们升官发财的资本,而教育上的回报他们等不及,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他们是绝不为之的,这是制度的必然。

在信息封锁和愚民教育之下,如今的青年已不知道如何爱国了。西大的学生走上街头反日,而只有一位老人敢于独自举牌反教育产业化。我要对那些反日反 美的愤青们说,别反了,如果你们真的爱国就干些象样的正事儿,像那位老人学习,向政府要教育经费去!如今中国人的首要不是反日反美而是争取受教育的权力! 我国是一个以青少年为主体的国家,且进入义务教育阶段人口仍在不断增加,再不加大教育投入,中国是没有前途的!看看美国,1999年,教育总投资已占其国 内生产总值的7.7%(当年中国的GDP只有美国的10%),达到6350亿美元,像中国这样一个处在发展阶段的国家,拿出10%的GDP来办教育是不为 过的,台湾在经济起飞之际,GDP的12%到22%都用来办教育了。如果政府将铁血政策用于教育上,拿出15%的GDP办教育不是不可能的。

我之所以一次次撰文为教育呐喊,是因为教育不仅关系著国家前途,还关系著民族尊严。我受过高等教育,我若只想著个人,追求物质生活对我而言并不 难,但是民族尊严是物质生活满足的了的吗?不!我希望国人提高素质,不是只想著改进生活,而是想我们民族有尊严的活著。只能提供廉价劳动力的国度不仅没有 前途,且是没有尊严的。即使中国的GDP达到世界第一,中国也不可能像美国那样赢得尊重,因为中国人的整体素质比美国人还差得远。

中国总喜欢畅想中国人的世纪,其实没有高素质的国人,21世纪依然是中国人的世纪,只不过是中国人做苦力的世纪。劳心者制人,劳力者受制 于人,这是必然。你以为中国成为世界工场是什么好事?工场污染的是中国,不是那些发达国家。若真的成为世界工场,那么21世纪中国的环境必然进一 步恶化,特别是如今国人的环保意识并不高,政府宣传很不够的情况下,中国人的生存环境将会变得更加恶劣。

在报纸电视大谈经济成就时,我要提醒国民非常重要的一点,对于一届政府的成就,不要仅关注经济增长,还要看教育、医疗、环保等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 的方面。如果经济的成长只表现在数码上,而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并没有进步,那么数码必然是虚的,毕竟生活才是真实的。以愚之见,即使经济不增长,如果胡温在 任时能做到没有孩子因为家穷而上不起学,那已是一届很伟大的政府了。

毅海2004年二月十八日写于病榻之上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大的失败是教育。现今中国人的首要不是反日反美而是争取受教育的权力。

读中国的报纸,对于中国的未来总有那么多振奋人心的消息。在国人畅想中国人的世纪时,我却要先泼桶冷水──别想得那么美,先看看中国的教育!根据木桶效应,愚以为教育就是中国发展的最短一块木板,它决定了中国的前途和未来的生活水平。

制约一个国家发展的最大两个因素是教育和政治体制。教育是立国之本,没有好的体制,培养的人才无法人尽其才;而即使有好的体制,没有人才也无法体 现其优越性。可惜的是中国这两大因素都差之又差。在1月21日在达沃斯论坛上,克林顿就把宝押在印度身上,这位伟大的美国前总统讲话中说,印度的潜力将比 中国大。他强调说,印度很快将有一个世界上规模最庞大的中产阶级,这个中产阶级将会推动国内消费。印度是当今世界全球化的象征,同时又是一个权力下放的国 家。克林顿是位智者能人,他的话是有预见性的,很值得我们反思。

我知道中国人向来是看不起印度的,但我要说:不要小看印度,人家许多方面比咱强得多!就说教育,中国成人中文盲率不到15%,而印度则仍高于 40%,但是印度有7%的青年能上大学,而中国只有5%,而且印度的高等教育比大陆好得多。一个文盲率高于40%的国家有7%的青年能上大学,是印度比中 国有钱,还是印度人比中国人品种优良?不是,而是印度的民选政府必须拿出钱来办教育,否则甭指望人民选你做领导人(这便制度上的优势)!有人在报纸上取笑 印度人贫穷,因为印度政府的办公室里没安装空调(印度的天气是很热的),甚至国防部长办公室都没空调。读罢,我骂作者白痴!印度是比咱中国穷,但难道国防 部长办公室都安装不起空调?当然不是,印度用官员的奢侈消费挤出了教育经费,而中国呢?我敢说,如果中国再不进行有效的教育体制改革,加大教育投资,建立 独立的司法制度、促进信息的自由流动,克林顿的预言就会实现,中国在国际竞争中必会被印度击败!

春节期间,于报上读到一则震撼人心的消息,台塑大王──王永庆老先生要大陆要在大陆盖一万所小学!计划每所平均200个学生,让200万贫困儿童 有书读。我要盖一万间小学!先盖1500间!大陆31省,平均下去找,他在接受《商业周刊》时如是说。说实话,我对现实已经冷漠寒了心,但这让我感动 许久,感动之余不禁想让200万贫困儿童有书读,也就是说中国最少有200万贫困儿童没书读。王老是搞企业的,不可能说有20万贫困儿童没书读,可他 要盖可以供200万孩子读书的小学。其次,我想我们的政府在干什么呢?纳税人的钱都用在什么地方了?!

捐款、救助,靠富豪的善心能解决国家教育问题吗?不能,关键还是政府应担起应担的责任。我对人说希望工程其实是个耻辱工程,不是因为希望工程出了 贪污挪用现象,而是因为教育本是政府的首要职责,教育投入是政府的法定义务,而我们的政府并没有做到。中国的教育开支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仅是联合国 规定最低标准的三分之一,列在全世界倒数的几位,比非洲穷国乌干达还低。当局虽在1996年制订了义务教育法,规定全国教育开支不得低于国民生产总值 的6%,但七年过去了,仍然在2%左右徘徊。相反,学费却一直暴涨。我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大的失败便是教育。众人皆知一个国家要走出贫困,要确立的一 个长期反贫困的策略,一定要搞义务教育。要改变量以千万计的孩子的命运,主要靠的是政府的投入,这些孩子的命运便决定了他们家庭的命运。日本在明治维新时 期就施行了免费义务教育,每天还管一顿午饭,一年免费一套校服,这样的子弟能不为国尽忠吗?但是那时的日本是国弱人穷,起码比中国穷很多,清政府赔得起亿 两银子,却不会去实行义务教育。清华大学,还有已成文物的老北京图书馆都是美国人用清政府的赔款建的。即使不用培款,清政府也不会建图书馆的,他们宁愿用 来挥霍,当年德国给清政府用于海军的贷款不就被慈禧用来修颐和园了吗?依愚之见,如今政府与晚清政府差不多,看看政府办公楼之豪华,公仆坐骑之豪华,再看 看那无数失学孩子及为孩子上大学而疲于奔命的家庭,─切尽在不言中。引一组数据以证吾言非虚:仅中国大陆干部公费出国(境)考察经费,每年高达三百亿美元 (约2550亿人民币),而义务教育总支出仅有1500亿元左右。

反观历史,从中日两国对教育的态度便知中日两国如今之必然,而且从教育仍可观出两国的未来之路。中国之贫首因是教育,而日本之 富强首因也是教育。自胜者强,内因永远是一个国家强弱的主因,只有那些愚昧之人才会将中国之贫归咎于列强之侵略。当年国弱民贫,饱受列强欺凌的日本最后不 但脱贫,而且走上了富强,不过,由于走上了军国主义道路,战败后又贫困了。但日本二战后又在教育中振兴了起来,且相对国力比二战前还强。中国人的思想是穷 了就办不起教育,其实越穷越要勒紧裤带办教育,唯有教育才能脱贫,唯教育才能富强!

由于醉心于短期的经济表现,如今政府并不愿意将钱投入教育,但教育才是持续发展的主动力,教育的投入不会在短期有明显的经济效 应,但在未来必会得到丰厚的回报,就像日本。涸泽而渔地发展经济,只能暂时改进物质上的生活,之后我们将为之付出惨重代价。中国大陆如今制度上的缺陷就是 为官者只注重短期的经济表现,因为这才是他们升官发财的资本,而教育上的回报他们等不及,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他们是绝不为之的,这是制度的必然。

在信息封锁和愚民教育之下,如今的青年已不知道如何爱国了。西大的学生走上街头反日,而只有一位老人敢于独自举牌反教育产业化。我要对那些反日反 美的愤青们说,别反了,如果你们真的爱国就干些象样的正事儿,像那位老人学习,向政府要教育经费去!如今中国人的首要不是反日反美而是争取受教育的权力! 我国是一个以青少年为主体的国家,且进入义务教育阶段人口仍在不断增加,再不加大教育投入,中国是没有前途的!看看美国,1999年,教育总投资已占其国 内生产总值的7.7%(当年中国的GDP只有美国的10%),达到6350亿美元,像中国这样一个处在发展阶段的国家,拿出10%的GDP来办教育是不为 过的,台湾在经济起飞之际,GDP的12%到22%都用来办教育了。如果政府将铁血政策用于教育上,拿出15%的GDP办教育不是不可能的。

我之所以一次次撰文为教育呐喊,是因为教育不仅关系著国家前途,还关系著民族尊严。我受过高等教育,我若只想著个人,追求物质生活对我而言并不 难,但是民族尊严是物质生活满足的了的吗?不!我希望国人提高素质,不是只想著改进生活,而是想我们民族有尊严的活著。只能提供廉价劳动力的国度不仅没有 前途,且是没有尊严的。即使中国的GDP达到世界第一,中国也不可能像美国那样赢得尊重,因为中国人的整体素质比美国人还差得远。

中国总喜欢畅想中国人的世纪,其实没有高素质的国人,21世纪依然是中国人的世纪,只不过是中国人做苦力的世纪。劳心者制人,劳力者受制 于人,这是必然。你以为中国成为世界工场是什么好事?工场污染的是中国,不是那些发达国家。若真的成为世界工场,那么21世纪中国的环境必然进一 步恶化,特别是如今国人的环保意识并不高,政府宣传很不够的情况下,中国人的生存环境将会变得更加恶劣。

在报纸电视大谈经济成就时,我要提醒国民非常重要的一点,对于一届政府的成就,不要仅关注经济增长,还要看教育、医疗、环保等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 的方面。如果经济的成长只表现在数码上,而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并没有进步,那么数码必然是虚的,毕竟生活才是真实的。以愚之见,即使经济不增长,如果胡温在 任时能做到没有孩子因为家穷而上不起学,那已是一届很伟大的政府了。

毅海2004年二月十八日写于病榻之上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大的失败是教育。现今中国人的首要不是反日反美而是争取受教育的权力。

读中国的报纸,对于中国的未来总有那么多振奋人心的消息。在国人畅想中国人的世纪时,我却要先泼桶冷水──别想得那么美,先看看中国的教育!根据木桶效应,愚以为教育就是中国发展的最短一块木板,它决定了中国的前途和未来的生活水平。

制约一个国家发展的最大两个因素是教育和政治体制。教育是立国之本,没有好的体制,培养的人才无法人尽其才;而即使有好的体制,没有人才也无法体 现其优越性。可惜的是中国这两大因素都差之又差。在1月21日在达沃斯论坛上,克林顿就把宝押在印度身上,这位伟大的美国前总统讲话中说,印度的潜力将比 中国大。他强调说,印度很快将有一个世界上规模最庞大的中产阶级,这个中产阶级将会推动国内消费。印度是当今世界全球化的象征,同时又是一个权力下放的国 家。克林顿是位智者能人,他的话是有预见性的,很值得我们反思。

我知道中国人向来是看不起印度的,但我要说:不要小看印度,人家许多方面比咱强得多!就说教育,中国成人中文盲率不到15%,而印度则仍高于 40%,但是印度有7%的青年能上大学,而中国只有5%,而且印度的高等教育比大陆好得多。一个文盲率高于40%的国家有7%的青年能上大学,是印度比中 国有钱,还是印度人比中国人品种优良?不是,而是印度的民选政府必须拿出钱来办教育,否则甭指望人民选你做领导人(这便制度上的优势)!有人在报纸上取笑 印度人贫穷,因为印度政府的办公室里没安装空调(印度的天气是很热的),甚至国防部长办公室都没空调。读罢,我骂作者白痴!印度是比咱中国穷,但难道国防 部长办公室都安装不起空调?当然不是,印度用官员的奢侈消费挤出了教育经费,而中国呢?我敢说,如果中国再不进行有效的教育体制改革,加大教育投资,建立 独立的司法制度、促进信息的自由流动,克林顿的预言就会实现,中国在国际竞争中必会被印度击败!

春节期间,于报上读到一则震撼人心的消息,台塑大王──王永庆老先生要大陆要在大陆盖一万所小学!计划每所平均200个学生,让200万贫困儿童 有书读。我要盖一万间小学!先盖1500间!大陆31省,平均下去找,他在接受《商业周刊》时如是说。说实话,我对现实已经冷漠寒了心,但这让我感动 许久,感动之余不禁想让200万贫困儿童有书读,也就是说中国最少有200万贫困儿童没书读。王老是搞企业的,不可能说有20万贫困儿童没书读,可他 要盖可以供200万孩子读书的小学。其次,我想我们的政府在干什么呢?纳税人的钱都用在什么地方了?!

捐款、救助,靠富豪的善心能解决国家教育问题吗?不能,关键还是政府应担起应担的责任。我对人说希望工程其实是个耻辱工程,不是因为希望工程出了 贪污挪用现象,而是因为教育本是政府的首要职责,教育投入是政府的法定义务,而我们的政府并没有做到。中国的教育开支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仅是联合国 规定最低标准的三分之一,列在全世界倒数的几位,比非洲穷国乌干达还低。当局虽在1996年制订了义务教育法,规定全国教育开支不得低于国民生产总值 的6%,但七年过去了,仍然在2%左右徘徊。相反,学费却一直暴涨。我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大的失败便是教育。众人皆知一个国家要走出贫困,要确立的一 个长期反贫困的策略,一定要搞义务教育。要改变量以千万计的孩子的命运,主要靠的是政府的投入,这些孩子的命运便决定了他们家庭的命运。日本在明治维新时 期就施行了免费义务教育,每天还管一顿午饭,一年免费一套校服,这样的子弟能不为国尽忠吗?但是那时的日本是国弱人穷,起码比中国穷很多,清政府赔得起亿 两银子,却不会去实行义务教育。清华大学,还有已成文物的老北京图书馆都是美国人用清政府的赔款建的。即使不用培款,清政府也不会建图书馆的,他们宁愿用 来挥霍,当年德国给清政府用于海军的贷款不就被慈禧用来修颐和园了吗?依愚之见,如今政府与晚清政府差不多,看看政府办公楼之豪华,公仆坐骑之豪华,再看 看那无数失学孩子及为孩子上大学而疲于奔命的家庭,─切尽在不言中。引一组数据以证吾言非虚:仅中国大陆干部公费出国(境)考察经费,每年高达三百亿美元 (约2550亿人民币),而义务教育总支出仅有1500亿元左右。

反观历史,从中日两国对教育的态度便知中日两国如今之必然,而且从教育仍可观出两国的未来之路。中国之贫首因是教育,而日本之 富强首因也是教育。自胜者强,内因永远是一个国家强弱的主因,只有那些愚昧之人才会将中国之贫归咎于列强之侵略。当年国弱民贫,饱受列强欺凌的日本最后不 但脱贫,而且走上了富强,不过,由于走上了军国主义道路,战败后又贫困了。但日本二战后又在教育中振兴了起来,且相对国力比二战前还强。中国人的思想是穷 了就办不起教育,其实越穷越要勒紧裤带办教育,唯有教育才能脱贫,唯教育才能富强!

由于醉心于短期的经济表现,如今政府并不愿意将钱投入教育,但教育才是持续发展的主动力,教育的投入不会在短期有明显的经济效 应,但在未来必会得到丰厚的回报,就像日本。涸泽而渔地发展经济,只能暂时改进物质上的生活,之后我们将为之付出惨重代价。中国大陆如今制度上的缺陷就是 为官者只注重短期的经济表现,因为这才是他们升官发财的资本,而教育上的回报他们等不及,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他们是绝不为之的,这是制度的必然。

在信息封锁和愚民教育之下,如今的青年已不知道如何爱国了。西大的学生走上街头反日,而只有一位老人敢于独自举牌反教育产业化。我要对那些反日反 美的愤青们说,别反了,如果你们真的爱国就干些象样的正事儿,像那位老人学习,向政府要教育经费去!如今中国人的首要不是反日反美而是争取受教育的权力! 我国是一个以青少年为主体的国家,且进入义务教育阶段人口仍在不断增加,再不加大教育投入,中国是没有前途的!看看美国,1999年,教育总投资已占其国 内生产总值的7.7%(当年中国的GDP只有美国的10%),达到6350亿美元,像中国这样一个处在发展阶段的国家,拿出10%的GDP来办教育是不为 过的,台湾在经济起飞之际,GDP的12%到22%都用来办教育了。如果政府将铁血政策用于教育上,拿出15%的GDP办教育不是不可能的。

我之所以一次次撰文为教育呐喊,是因为教育不仅关系著国家前途,还关系著民族尊严。我受过高等教育,我若只想著个人,追求物质生活对我而言并不 难,但是民族尊严是物质生活满足的了的吗?不!我希望国人提高素质,不是只想著改进生活,而是想我们民族有尊严的活著。只能提供廉价劳动力的国度不仅没有 前途,且是没有尊严的。即使中国的GDP达到世界第一,中国也不可能像美国那样赢得尊重,因为中国人的整体素质比美国人还差得远。

中国总喜欢畅想中国人的世纪,其实没有高素质的国人,21世纪依然是中国人的世纪,只不过是中国人做苦力的世纪。劳心者制人,劳力者受制 于人,这是必然。你以为中国成为世界工场是什么好事?工场污染的是中国,不是那些发达国家。若真的成为世界工场,那么21世纪中国的环境必然进一 步恶化,特别是如今国人的环保意识并不高,政府宣传很不够的情况下,中国人的生存环境将会变得更加恶劣。

在报纸电视大谈经济成就时,我要提醒国民非常重要的一点,对于一届政府的成就,不要仅关注经济增长,还要看教育、医疗、环保等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 的方面。如果经济的成长只表现在数码上,而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并没有进步,那么数码必然是虚的,毕竟生活才是真实的。以愚之见,即使经济不增长,如果胡温在 任时能做到没有孩子因为家穷而上不起学,那已是一届很伟大的政府了。

毅海2004年二月十八日写于病榻之上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大的失败是教育。现今中国人的首要不是反日反美而是争取受教育的权力。

读中国的报纸,对于中国的未来总有那么多振奋人心的消息。在国人畅想中国人的世纪时,我却要先泼桶冷水──别想得那么美,先看看中国的教育!根据木桶效应,愚以为教育就是中国发展的最短一块木板,它决定了中国的前途和未来的生活水平。

制约一个国家发展的最大两个因素是教育和政治体制。教育是立国之本,没有好的体制,培养的人才无法人尽其才;而即使有好的体制,没有人才也无法体 现其优越性。可惜的是中国这两大因素都差之又差。在1月21日在达沃斯论坛上,克林顿就把宝押在印度身上,这位伟大的美国前总统讲话中说,印度的潜力将比 中国大。他强调说,印度很快将有一个世界上规模最庞大的中产阶级,这个中产阶级将会推动国内消费。印度是当今世界全球化的象征,同时又是一个权力下放的国 家。克林顿是位智者能人,他的话是有预见性的,很值得我们反思。

我知道中国人向来是看不起印度的,但我要说:不要小看印度,人家许多方面比咱强得多!就说教育,中国成人中文盲率不到15%,而印度则仍高于 40%,但是印度有7%的青年能上大学,而中国只有5%,而且印度的高等教育比大陆好得多。一个文盲率高于40%的国家有7%的青年能上大学,是印度比中 国有钱,还是印度人比中国人品种优良?不是,而是印度的民选政府必须拿出钱来办教育,否则甭指望人民选你做领导人(这便制度上的优势)!有人在报纸上取笑 印度人贫穷,因为印度政府的办公室里没安装空调(印度的天气是很热的),甚至国防部长办公室都没空调。读罢,我骂作者白痴!印度是比咱中国穷,但难道国防 部长办公室都安装不起空调?当然不是,印度用官员的奢侈消费挤出了教育经费,而中国呢?我敢说,如果中国再不进行有效的教育体制改革,加大教育投资,建立 独立的司法制度、促进信息的自由流动,克林顿的预言就会实现,中国在国际竞争中必会被印度击败!

春节期间,于报上读到一则震撼人心的消息,台塑大王──王永庆老先生要大陆要在大陆盖一万所小学!计划每所平均200个学生,让200万贫困儿童 有书读。我要盖一万间小学!先盖1500间!大陆31省,平均下去找,他在接受《商业周刊》时如是说。说实话,我对现实已经冷漠寒了心,但这让我感动 许久,感动之余不禁想让200万贫困儿童有书读,也就是说中国最少有200万贫困儿童没书读。王老是搞企业的,不可能说有20万贫困儿童没书读,可他 要盖可以供200万孩子读书的小学。其次,我想我们的政府在干什么呢?纳税人的钱都用在什么地方了?!

捐款、救助,靠富豪的善心能解决国家教育问题吗?不能,关键还是政府应担起应担的责任。我对人说希望工程其实是个耻辱工程,不是因为希望工程出了 贪污挪用现象,而是因为教育本是政府的首要职责,教育投入是政府的法定义务,而我们的政府并没有做到。中国的教育开支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仅是联合国 规定最低标准的三分之一,列在全世界倒数的几位,比非洲穷国乌干达还低。当局虽在1996年制订了义务教育法,规定全国教育开支不得低于国民生产总值 的6%,但七年过去了,仍然在2%左右徘徊。相反,学费却一直暴涨。我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大的失败便是教育。众人皆知一个国家要走出贫困,要确立的一 个长期反贫困的策略,一定要搞义务教育。要改变量以千万计的孩子的命运,主要靠的是政府的投入,这些孩子的命运便决定了他们家庭的命运。日本在明治维新时 期就施行了免费义务教育,每天还管一顿午饭,一年免费一套校服,这样的子弟能不为国尽忠吗?但是那时的日本是国弱人穷,起码比中国穷很多,清政府赔得起亿 两银子,却不会去实行义务教育。清华大学,还有已成文物的老北京图书馆都是美国人用清政府的赔款建的。即使不用培款,清政府也不会建图书馆的,他们宁愿用 来挥霍,当年德国给清政府用于海军的贷款不就被慈禧用来修颐和园了吗?依愚之见,如今政府与晚清政府差不多,看看政府办公楼之豪华,公仆坐骑之豪华,再看 看那无数失学孩子及为孩子上大学而疲于奔命的家庭,─切尽在不言中。引一组数据以证吾言非虚:仅中国大陆干部公费出国(境)考察经费,每年高达三百亿美元 (约2550亿人民币),而义务教育总支出仅有1500亿元左右。

反观历史,从中日两国对教育的态度便知中日两国如今之必然,而且从教育仍可观出两国的未来之路。中国之贫首因是教育,而日本之 富强首因也是教育。自胜者强,内因永远是一个国家强弱的主因,只有那些愚昧之人才会将中国之贫归咎于列强之侵略。当年国弱民贫,饱受列强欺凌的日本最后不 但脱贫,而且走上了富强,不过,由于走上了军国主义道路,战败后又贫困了。但日本二战后又在教育中振兴了起来,且相对国力比二战前还强。中国人的思想是穷 了就办不起教育,其实越穷越要勒紧裤带办教育,唯有教育才能脱贫,唯教育才能富强!

由于醉心于短期的经济表现,如今政府并不愿意将钱投入教育,但教育才是持续发展的主动力,教育的投入不会在短期有明显的经济效 应,但在未来必会得到丰厚的回报,就像日本。涸泽而渔地发展经济,只能暂时改进物质上的生活,之后我们将为之付出惨重代价。中国大陆如今制度上的缺陷就是 为官者只注重短期的经济表现,因为这才是他们升官发财的资本,而教育上的回报他们等不及,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他们是绝不为之的,这是制度的必然。

在信息封锁和愚民教育之下,如今的青年已不知道如何爱国了。西大的学生走上街头反日,而只有一位老人敢于独自举牌反教育产业化。我要对那些反日反 美的愤青们说,别反了,如果你们真的爱国就干些象样的正事儿,像那位老人学习,向政府要教育经费去!如今中国人的首要不是反日反美而是争取受教育的权力! 我国是一个以青少年为主体的国家,且进入义务教育阶段人口仍在不断增加,再不加大教育投入,中国是没有前途的!看看美国,1999年,教育总投资已占其国 内生产总值的7.7%(当年中国的GDP只有美国的10%),达到6350亿美元,像中国这样一个处在发展阶段的国家,拿出10%的GDP来办教育是不为 过的,台湾在经济起飞之际,GDP的12%到22%都用来办教育了。如果政府将铁血政策用于教育上,拿出15%的GDP办教育不是不可能的。

我之所以一次次撰文为教育呐喊,是因为教育不仅关系著国家前途,还关系著民族尊严。我受过高等教育,我若只想著个人,追求物质生活对我而言并不 难,但是民族尊严是物质生活满足的了的吗?不!我希望国人提高素质,不是只想著改进生活,而是想我们民族有尊严的活著。只能提供廉价劳动力的国度不仅没有 前途,且是没有尊严的。即使中国的GDP达到世界第一,中国也不可能像美国那样赢得尊重,因为中国人的整体素质比美国人还差得远。

中国总喜欢畅想中国人的世纪,其实没有高素质的国人,21世纪依然是中国人的世纪,只不过是中国人做苦力的世纪。劳心者制人,劳力者受制 于人,这是必然。你以为中国成为世界工场是什么好事?工场污染的是中国,不是那些发达国家。若真的成为世界工场,那么21世纪中国的环境必然进一 步恶化,特别是如今国人的环保意识并不高,政府宣传很不够的情况下,中国人的生存环境将会变得更加恶劣。

在报纸电视大谈经济成就时,我要提醒国民非常重要的一点,对于一届政府的成就,不要仅关注经济增长,还要看教育、医疗、环保等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 的方面。如果经济的成长只表现在数码上,而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并没有进步,那么数码必然是虚的,毕竟生活才是真实的。以愚之见,即使经济不增长,如果胡温在 任时能做到没有孩子因为家穷而上不起学,那已是一届很伟大的政府了。

毅海2004年二月十八日写于病榻之上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