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阻挡不了的春天 一个五七老人谈零八宪章
铁流(北京)



我得签下自已的名字,让历史记住有这么一件事情,生命里有这一闪的火花。


             
中国社科院专家单光鼎在回答《南方周末》记者提问说: 我们要给民众一个合理表达诉求的渠道。现在是各地民众自已在寻找理性有效的表达方式,老百姓在不断试水,一方面,他们希望以这种无组织、有规矩的和平抗议方式表达自已的诉求;另方面,力求尽可能做到不违背现有的社会规制。因此创造了散步、购物、集体喝茶、集体休息等形式。这也实属无奈之举。我以为,去年岁末发生在中国大陆的08宪章签名一事,也属中国知识人的无奈之举。

中国知识人活得很可怜,虽有一张嘴巴却不敢表达心里要想说的话,虽有一双腿却不能去想去的地方,有时咳嗽都得压着嗓子。大声了主人会不高兴。主人是谁?大大小小的政府官员。得听他们的话,按他们的指示行事,要不会有麻烦。

虽然当今世界互联网把地球变成一个村落,网络风暴冲破种种传统思想的禁区,而在中国却是绝对地例外。中国不能有游行示威,不能结社集会,不能自办媒体监督政府,不能这不能那,只要与执政党不一个调就不能。正如儿子不能反对老子一样。在这个伟大的国度里,谁敢与政府唱对台戏就是人民的敌人。按照这个逻辑:人民只能唱一首歌,拥护一个领袖,高呼一个口号,如不这样则是非我族类别有异心,自被专政。一言蔽之,在这个国家无论是谁只能老老实实地做人,与党一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说的是大实话。我家是个地地道道的三世穷人,没房、没地、没财产,自幼受苦当学徒。新中国伊始,我 投身革命追随共产党、毛主席去解放天下受苦人。后自学,挤进知识人队伍,当了地方党报文艺编辑。1956年响应党的号召:文艺作品要干预生活,于是竟为一篇发在党刊上的几千字的小说,在1957年划为极右分子,整整被关押了23年,自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伤口未今未愈,隔三岔四还梦见监狱、血腥,手铐脚镣仍在眼前幌动。

1980年,我改正回到原单位,当局没有向我(我们五十五万老右)道歉,也没有补发工资,可是我们这些贱骨头不计前嫌,为了四个现代化,又忍辱负重亡命地干了起来,再次充当驯服工具。由于老右有能力,又任劳任怨,故过上了几天清静日子。所谓清静,就是没再批再斗,能吃饭穿衣了,但不敢言及过去,就像阿Q头上的疮,深恐别人看见。

忘记历史的民族不是一个好的民族,忘记灾难的国家会再次重蹈灾难,失忆是中国人民最大的不幸!2007年是反右五十周年,中共失忆了,政府失忆了,各种大小媒体失忆了,我们这些受过伤害的人也失忆了。正确地说不是失忆,是政府掩盖,是大家仍心存余悸,多么严重的历史悲剧啊!说明专政之下,我们仍然生活在恐惧中。

我们这些老右派,凡是不愿失忆,想走出阴影的人,只要出来参予反右纪念活动,无不遭到专政铁拳的威胁、打压。这些阎王不请自已去的老人,一下又成了中共重点监控的对象,不是上门拜访,就是限制行动,六十年一贯制的共产党,你能怎样?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永运是写出来看的,不是拿来用的,中共执政者永远是和尚打伞。

零八宪章并未超越中国宪法,只是希望它不再是摆设,应是国人和执政者严守的信条。我们反对暴力,同时也反对暴政!什么是暴政?不让人讲话、不让人表达思想、不让人发表不同意见、不让人集会结社,以及不尊重人格、尊严、信仰、自由,都是暴政。我在互联网上读到 零八宪章,觉得它说出了我心里话。如果中共尊重宪法,就不会有那场57年的灾难,就不会有50多万右派家毁人亡,教训还不大吗? 因此我几次地阅读了零八宪章,凝目沉思,最后慎重地写下了自已的名字。这是知识人的理性诉求,也是我渴望民主自由的无奈之举。虽然,我也明知道签了白签。
中共当局是个强势的独裁政权,独裁了60年,他们拥有国家一切资源,握有一切现化代化武器,决不会倾听民众的声音,六四的百万之众的民主运动,不是在一夜之间被坦克车轮辗得粉碎了吗?但我还是要签!我不能泯灭希望,不能泯灭对美好的追求。一个人活着连希望都没有了,还活什么?

零八宪章所说的没错: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续2000多年的皇权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囿于当时内忧外患的特定历史条件,共和政体只是昙花一现,专制主义旋即卷土重来。 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 。"几十年来毛泽东伤天害理,倒行逆施,反右、大跃进、文革不但老百姓保不住小命,纵是国家主席也惨死牢狱。国家都付出了如此惨重代价,实行零八宪章所提出的民主宪政之路有什么不好?为什要打压签署者?为什么要抓捕刘晓波?

我是历史老人,各种灾难的见证者,为了捍卫民主自由,推动改革开放,构建和谐社会,为反右不再重演,我得签下自已的名字,让历史记住有这么一件事情,生命里有这一闪的火花。我知道签名会给自已带来风险,但一个有良知的知识人能为苟且而不关心国家民族的大事吗?

据我知,凡是签名支持零八宪章的人,都先后受到公安机关的关怀,不是叫到派驻所作笔录,便是登门拜访,我也不会例外。去年12月16日下午,两位著便装的年轻公安来到我家,态度谦和,再三声称奉命而为。主要问几个问题:1、我是不是中文笔会会员?2、怎么看到和知道零八宪章 的?3、谁是起草者和组织者?我回答:我什么也不是,任何组织不参加,我的脑袋长在自已脖子上。只要上网,就能看见零八宪章。

出于爱护,他们再三提醒我:就此为止,不能去参予任何活动,最后还告知我:刘晓波已经刑事拘留。我问他们是否看过零八宪章,他们说没有。我介绍他们看看,他们显得十分惊慌,连说不看,不看,我们不介入政治问题。我不禁哑然失笑说:你们干的就是政治,怎说不介入政治?中国的事滑稽不滑稽?就像交警纠正驾驶员违章,他却不知道交通法规,我能说什么呢?我理解同情他们,为了要吃饭穿衣养家活口,不能不奉命行事,五十年前的我不也这样吗?我以我的经历,耐心地向他介绍了什么是反胡风?抓右派?大跃进?反右倾?十年文革?以及天安门事件?

他们听得专注认真,就像听天书 。我还告诉他们:零八宪章十分理性和平,是知识人真心实意地诉求。如果政府认为这是犯罪,我不回避这种犯罪,甘愿承担责任与后果。因为我们是人,人得有尊严、有人格、有自信,就得有权利关心国家大事,就得有讲真话的权利、批评政府不作为的权利、游行示威的权利、结社集会的权利、办刊办报的权利可是我们什么权利也没有。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60周年,于人来说已是老年期了,可直到今天我们国家仍没有新闻自由、没有人权保障、没有司法保障、没有对权力的监督..。零八宪章提出这些问题,有什么错?中共当局漠视人权,仇恨宪政,反对自由,扼杀人性,与进步力量为敌,动不动就是境外反华势力,少数人别有用心。他们不正视现实,不反思历史,轻率动力警力,激化矛盾,继续坚持阶级斗争为纲的老路。据我所知,零八宪章的几千签名者,还没有人低头认罪的。因为自由民主早已深入人心,任何强大的势力也阻挡不了春天的到来!







我得签下自已的名字,让历史记住有这么一件事情,生命里有这一闪的火花。


             
中国社科院专家单光鼎在回答《南方周末》记者提问说: 我们要给民众一个合理表达诉求的渠道。现在是各地民众自已在寻找理性有效的表达方式,老百姓在不断试水,一方面,他们希望以这种无组织、有规矩的和平抗议方式表达自已的诉求;另方面,力求尽可能做到不违背现有的社会规制。因此创造了散步、购物、集体喝茶、集体休息等形式。这也实属无奈之举。我以为,去年岁末发生在中国大陆的08宪章签名一事,也属中国知识人的无奈之举。

中国知识人活得很可怜,虽有一张嘴巴却不敢表达心里要想说的话,虽有一双腿却不能去想去的地方,有时咳嗽都得压着嗓子。大声了主人会不高兴。主人是谁?大大小小的政府官员。得听他们的话,按他们的指示行事,要不会有麻烦。

虽然当今世界互联网把地球变成一个村落,网络风暴冲破种种传统思想的禁区,而在中国却是绝对地例外。中国不能有游行示威,不能结社集会,不能自办媒体监督政府,不能这不能那,只要与执政党不一个调就不能。正如儿子不能反对老子一样。在这个伟大的国度里,谁敢与政府唱对台戏就是人民的敌人。按照这个逻辑:人民只能唱一首歌,拥护一个领袖,高呼一个口号,如不这样则是非我族类别有异心,自被专政。一言蔽之,在这个国家无论是谁只能老老实实地做人,与党一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说的是大实话。我家是个地地道道的三世穷人,没房、没地、没财产,自幼受苦当学徒。新中国伊始,我 投身革命追随共产党、毛主席去解放天下受苦人。后自学,挤进知识人队伍,当了地方党报文艺编辑。1956年响应党的号召:文艺作品要干预生活,于是竟为一篇发在党刊上的几千字的小说,在1957年划为极右分子,整整被关押了23年,自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伤口未今未愈,隔三岔四还梦见监狱、血腥,手铐脚镣仍在眼前幌动。

1980年,我改正回到原单位,当局没有向我(我们五十五万老右)道歉,也没有补发工资,可是我们这些贱骨头不计前嫌,为了四个现代化,又忍辱负重亡命地干了起来,再次充当驯服工具。由于老右有能力,又任劳任怨,故过上了几天清静日子。所谓清静,就是没再批再斗,能吃饭穿衣了,但不敢言及过去,就像阿Q头上的疮,深恐别人看见。

忘记历史的民族不是一个好的民族,忘记灾难的国家会再次重蹈灾难,失忆是中国人民最大的不幸!2007年是反右五十周年,中共失忆了,政府失忆了,各种大小媒体失忆了,我们这些受过伤害的人也失忆了。正确地说不是失忆,是政府掩盖,是大家仍心存余悸,多么严重的历史悲剧啊!说明专政之下,我们仍然生活在恐惧中。

我们这些老右派,凡是不愿失忆,想走出阴影的人,只要出来参予反右纪念活动,无不遭到专政铁拳的威胁、打压。这些阎王不请自已去的老人,一下又成了中共重点监控的对象,不是上门拜访,就是限制行动,六十年一贯制的共产党,你能怎样?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永运是写出来看的,不是拿来用的,中共执政者永远是和尚打伞。

零八宪章并未超越中国宪法,只是希望它不再是摆设,应是国人和执政者严守的信条。我们反对暴力,同时也反对暴政!什么是暴政?不让人讲话、不让人表达思想、不让人发表不同意见、不让人集会结社,以及不尊重人格、尊严、信仰、自由,都是暴政。我在互联网上读到 零八宪章,觉得它说出了我心里话。如果中共尊重宪法,就不会有那场57年的灾难,就不会有50多万右派家毁人亡,教训还不大吗? 因此我几次地阅读了零八宪章,凝目沉思,最后慎重地写下了自已的名字。这是知识人的理性诉求,也是我渴望民主自由的无奈之举。虽然,我也明知道签了白签。
中共当局是个强势的独裁政权,独裁了60年,他们拥有国家一切资源,握有一切现化代化武器,决不会倾听民众的声音,六四的百万之众的民主运动,不是在一夜之间被坦克车轮辗得粉碎了吗?但我还是要签!我不能泯灭希望,不能泯灭对美好的追求。一个人活着连希望都没有了,还活什么?

零八宪章所说的没错: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续2000多年的皇权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囿于当时内忧外患的特定历史条件,共和政体只是昙花一现,专制主义旋即卷土重来。 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 。"几十年来毛泽东伤天害理,倒行逆施,反右、大跃进、文革不但老百姓保不住小命,纵是国家主席也惨死牢狱。国家都付出了如此惨重代价,实行零八宪章所提出的民主宪政之路有什么不好?为什要打压签署者?为什么要抓捕刘晓波?

我是历史老人,各种灾难的见证者,为了捍卫民主自由,推动改革开放,构建和谐社会,为反右不再重演,我得签下自已的名字,让历史记住有这么一件事情,生命里有这一闪的火花。我知道签名会给自已带来风险,但一个有良知的知识人能为苟且而不关心国家民族的大事吗?

据我知,凡是签名支持零八宪章的人,都先后受到公安机关的关怀,不是叫到派驻所作笔录,便是登门拜访,我也不会例外。去年12月16日下午,两位著便装的年轻公安来到我家,态度谦和,再三声称奉命而为。主要问几个问题:1、我是不是中文笔会会员?2、怎么看到和知道零八宪章 的?3、谁是起草者和组织者?我回答:我什么也不是,任何组织不参加,我的脑袋长在自已脖子上。只要上网,就能看见零八宪章。

出于爱护,他们再三提醒我:就此为止,不能去参予任何活动,最后还告知我:刘晓波已经刑事拘留。我问他们是否看过零八宪章,他们说没有。我介绍他们看看,他们显得十分惊慌,连说不看,不看,我们不介入政治问题。我不禁哑然失笑说:你们干的就是政治,怎说不介入政治?中国的事滑稽不滑稽?就像交警纠正驾驶员违章,他却不知道交通法规,我能说什么呢?我理解同情他们,为了要吃饭穿衣养家活口,不能不奉命行事,五十年前的我不也这样吗?我以我的经历,耐心地向他介绍了什么是反胡风?抓右派?大跃进?反右倾?十年文革?以及天安门事件?

他们听得专注认真,就像听天书 。我还告诉他们:零八宪章十分理性和平,是知识人真心实意地诉求。如果政府认为这是犯罪,我不回避这种犯罪,甘愿承担责任与后果。因为我们是人,人得有尊严、有人格、有自信,就得有权利关心国家大事,就得有讲真话的权利、批评政府不作为的权利、游行示威的权利、结社集会的权利、办刊办报的权利可是我们什么权利也没有。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60周年,于人来说已是老年期了,可直到今天我们国家仍没有新闻自由、没有人权保障、没有司法保障、没有对权力的监督..。零八宪章提出这些问题,有什么错?中共当局漠视人权,仇恨宪政,反对自由,扼杀人性,与进步力量为敌,动不动就是境外反华势力,少数人别有用心。他们不正视现实,不反思历史,轻率动力警力,激化矛盾,继续坚持阶级斗争为纲的老路。据我所知,零八宪章的几千签名者,还没有人低头认罪的。因为自由民主早已深入人心,任何强大的势力也阻挡不了春天的到来!







我得签下自已的名字,让历史记住有这么一件事情,生命里有这一闪的火花。


             
中国社科院专家单光鼎在回答《南方周末》记者提问说: 我们要给民众一个合理表达诉求的渠道。现在是各地民众自已在寻找理性有效的表达方式,老百姓在不断试水,一方面,他们希望以这种无组织、有规矩的和平抗议方式表达自已的诉求;另方面,力求尽可能做到不违背现有的社会规制。因此创造了散步、购物、集体喝茶、集体休息等形式。这也实属无奈之举。我以为,去年岁末发生在中国大陆的08宪章签名一事,也属中国知识人的无奈之举。

中国知识人活得很可怜,虽有一张嘴巴却不敢表达心里要想说的话,虽有一双腿却不能去想去的地方,有时咳嗽都得压着嗓子。大声了主人会不高兴。主人是谁?大大小小的政府官员。得听他们的话,按他们的指示行事,要不会有麻烦。

虽然当今世界互联网把地球变成一个村落,网络风暴冲破种种传统思想的禁区,而在中国却是绝对地例外。中国不能有游行示威,不能结社集会,不能自办媒体监督政府,不能这不能那,只要与执政党不一个调就不能。正如儿子不能反对老子一样。在这个伟大的国度里,谁敢与政府唱对台戏就是人民的敌人。按照这个逻辑:人民只能唱一首歌,拥护一个领袖,高呼一个口号,如不这样则是非我族类别有异心,自被专政。一言蔽之,在这个国家无论是谁只能老老实实地做人,与党一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说的是大实话。我家是个地地道道的三世穷人,没房、没地、没财产,自幼受苦当学徒。新中国伊始,我 投身革命追随共产党、毛主席去解放天下受苦人。后自学,挤进知识人队伍,当了地方党报文艺编辑。1956年响应党的号召:文艺作品要干预生活,于是竟为一篇发在党刊上的几千字的小说,在1957年划为极右分子,整整被关押了23年,自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伤口未今未愈,隔三岔四还梦见监狱、血腥,手铐脚镣仍在眼前幌动。

1980年,我改正回到原单位,当局没有向我(我们五十五万老右)道歉,也没有补发工资,可是我们这些贱骨头不计前嫌,为了四个现代化,又忍辱负重亡命地干了起来,再次充当驯服工具。由于老右有能力,又任劳任怨,故过上了几天清静日子。所谓清静,就是没再批再斗,能吃饭穿衣了,但不敢言及过去,就像阿Q头上的疮,深恐别人看见。

忘记历史的民族不是一个好的民族,忘记灾难的国家会再次重蹈灾难,失忆是中国人民最大的不幸!2007年是反右五十周年,中共失忆了,政府失忆了,各种大小媒体失忆了,我们这些受过伤害的人也失忆了。正确地说不是失忆,是政府掩盖,是大家仍心存余悸,多么严重的历史悲剧啊!说明专政之下,我们仍然生活在恐惧中。

我们这些老右派,凡是不愿失忆,想走出阴影的人,只要出来参予反右纪念活动,无不遭到专政铁拳的威胁、打压。这些阎王不请自已去的老人,一下又成了中共重点监控的对象,不是上门拜访,就是限制行动,六十年一贯制的共产党,你能怎样?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永运是写出来看的,不是拿来用的,中共执政者永远是和尚打伞。

零八宪章并未超越中国宪法,只是希望它不再是摆设,应是国人和执政者严守的信条。我们反对暴力,同时也反对暴政!什么是暴政?不让人讲话、不让人表达思想、不让人发表不同意见、不让人集会结社,以及不尊重人格、尊严、信仰、自由,都是暴政。我在互联网上读到 零八宪章,觉得它说出了我心里话。如果中共尊重宪法,就不会有那场57年的灾难,就不会有50多万右派家毁人亡,教训还不大吗? 因此我几次地阅读了零八宪章,凝目沉思,最后慎重地写下了自已的名字。这是知识人的理性诉求,也是我渴望民主自由的无奈之举。虽然,我也明知道签了白签。
中共当局是个强势的独裁政权,独裁了60年,他们拥有国家一切资源,握有一切现化代化武器,决不会倾听民众的声音,六四的百万之众的民主运动,不是在一夜之间被坦克车轮辗得粉碎了吗?但我还是要签!我不能泯灭希望,不能泯灭对美好的追求。一个人活着连希望都没有了,还活什么?

零八宪章所说的没错: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续2000多年的皇权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囿于当时内忧外患的特定历史条件,共和政体只是昙花一现,专制主义旋即卷土重来。 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 。"几十年来毛泽东伤天害理,倒行逆施,反右、大跃进、文革不但老百姓保不住小命,纵是国家主席也惨死牢狱。国家都付出了如此惨重代价,实行零八宪章所提出的民主宪政之路有什么不好?为什要打压签署者?为什么要抓捕刘晓波?

我是历史老人,各种灾难的见证者,为了捍卫民主自由,推动改革开放,构建和谐社会,为反右不再重演,我得签下自已的名字,让历史记住有这么一件事情,生命里有这一闪的火花。我知道签名会给自已带来风险,但一个有良知的知识人能为苟且而不关心国家民族的大事吗?

据我知,凡是签名支持零八宪章的人,都先后受到公安机关的关怀,不是叫到派驻所作笔录,便是登门拜访,我也不会例外。去年12月16日下午,两位著便装的年轻公安来到我家,态度谦和,再三声称奉命而为。主要问几个问题:1、我是不是中文笔会会员?2、怎么看到和知道零八宪章 的?3、谁是起草者和组织者?我回答:我什么也不是,任何组织不参加,我的脑袋长在自已脖子上。只要上网,就能看见零八宪章。

出于爱护,他们再三提醒我:就此为止,不能去参予任何活动,最后还告知我:刘晓波已经刑事拘留。我问他们是否看过零八宪章,他们说没有。我介绍他们看看,他们显得十分惊慌,连说不看,不看,我们不介入政治问题。我不禁哑然失笑说:你们干的就是政治,怎说不介入政治?中国的事滑稽不滑稽?就像交警纠正驾驶员违章,他却不知道交通法规,我能说什么呢?我理解同情他们,为了要吃饭穿衣养家活口,不能不奉命行事,五十年前的我不也这样吗?我以我的经历,耐心地向他介绍了什么是反胡风?抓右派?大跃进?反右倾?十年文革?以及天安门事件?

他们听得专注认真,就像听天书 。我还告诉他们:零八宪章十分理性和平,是知识人真心实意地诉求。如果政府认为这是犯罪,我不回避这种犯罪,甘愿承担责任与后果。因为我们是人,人得有尊严、有人格、有自信,就得有权利关心国家大事,就得有讲真话的权利、批评政府不作为的权利、游行示威的权利、结社集会的权利、办刊办报的权利可是我们什么权利也没有。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60周年,于人来说已是老年期了,可直到今天我们国家仍没有新闻自由、没有人权保障、没有司法保障、没有对权力的监督..。零八宪章提出这些问题,有什么错?中共当局漠视人权,仇恨宪政,反对自由,扼杀人性,与进步力量为敌,动不动就是境外反华势力,少数人别有用心。他们不正视现实,不反思历史,轻率动力警力,激化矛盾,继续坚持阶级斗争为纲的老路。据我所知,零八宪章的几千签名者,还没有人低头认罪的。因为自由民主早已深入人心,任何强大的势力也阻挡不了春天的到来!







我得签下自已的名字,让历史记住有这么一件事情,生命里有这一闪的火花。


             
中国社科院专家单光鼎在回答《南方周末》记者提问说: 我们要给民众一个合理表达诉求的渠道。现在是各地民众自已在寻找理性有效的表达方式,老百姓在不断试水,一方面,他们希望以这种无组织、有规矩的和平抗议方式表达自已的诉求;另方面,力求尽可能做到不违背现有的社会规制。因此创造了散步、购物、集体喝茶、集体休息等形式。这也实属无奈之举。我以为,去年岁末发生在中国大陆的08宪章签名一事,也属中国知识人的无奈之举。

中国知识人活得很可怜,虽有一张嘴巴却不敢表达心里要想说的话,虽有一双腿却不能去想去的地方,有时咳嗽都得压着嗓子。大声了主人会不高兴。主人是谁?大大小小的政府官员。得听他们的话,按他们的指示行事,要不会有麻烦。

虽然当今世界互联网把地球变成一个村落,网络风暴冲破种种传统思想的禁区,而在中国却是绝对地例外。中国不能有游行示威,不能结社集会,不能自办媒体监督政府,不能这不能那,只要与执政党不一个调就不能。正如儿子不能反对老子一样。在这个伟大的国度里,谁敢与政府唱对台戏就是人民的敌人。按照这个逻辑:人民只能唱一首歌,拥护一个领袖,高呼一个口号,如不这样则是非我族类别有异心,自被专政。一言蔽之,在这个国家无论是谁只能老老实实地做人,与党一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说的是大实话。我家是个地地道道的三世穷人,没房、没地、没财产,自幼受苦当学徒。新中国伊始,我 投身革命追随共产党、毛主席去解放天下受苦人。后自学,挤进知识人队伍,当了地方党报文艺编辑。1956年响应党的号召:文艺作品要干预生活,于是竟为一篇发在党刊上的几千字的小说,在1957年划为极右分子,整整被关押了23年,自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伤口未今未愈,隔三岔四还梦见监狱、血腥,手铐脚镣仍在眼前幌动。

1980年,我改正回到原单位,当局没有向我(我们五十五万老右)道歉,也没有补发工资,可是我们这些贱骨头不计前嫌,为了四个现代化,又忍辱负重亡命地干了起来,再次充当驯服工具。由于老右有能力,又任劳任怨,故过上了几天清静日子。所谓清静,就是没再批再斗,能吃饭穿衣了,但不敢言及过去,就像阿Q头上的疮,深恐别人看见。

忘记历史的民族不是一个好的民族,忘记灾难的国家会再次重蹈灾难,失忆是中国人民最大的不幸!2007年是反右五十周年,中共失忆了,政府失忆了,各种大小媒体失忆了,我们这些受过伤害的人也失忆了。正确地说不是失忆,是政府掩盖,是大家仍心存余悸,多么严重的历史悲剧啊!说明专政之下,我们仍然生活在恐惧中。

我们这些老右派,凡是不愿失忆,想走出阴影的人,只要出来参予反右纪念活动,无不遭到专政铁拳的威胁、打压。这些阎王不请自已去的老人,一下又成了中共重点监控的对象,不是上门拜访,就是限制行动,六十年一贯制的共产党,你能怎样?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永运是写出来看的,不是拿来用的,中共执政者永远是和尚打伞。

零八宪章并未超越中国宪法,只是希望它不再是摆设,应是国人和执政者严守的信条。我们反对暴力,同时也反对暴政!什么是暴政?不让人讲话、不让人表达思想、不让人发表不同意见、不让人集会结社,以及不尊重人格、尊严、信仰、自由,都是暴政。我在互联网上读到 零八宪章,觉得它说出了我心里话。如果中共尊重宪法,就不会有那场57年的灾难,就不会有50多万右派家毁人亡,教训还不大吗? 因此我几次地阅读了零八宪章,凝目沉思,最后慎重地写下了自已的名字。这是知识人的理性诉求,也是我渴望民主自由的无奈之举。虽然,我也明知道签了白签。
中共当局是个强势的独裁政权,独裁了60年,他们拥有国家一切资源,握有一切现化代化武器,决不会倾听民众的声音,六四的百万之众的民主运动,不是在一夜之间被坦克车轮辗得粉碎了吗?但我还是要签!我不能泯灭希望,不能泯灭对美好的追求。一个人活着连希望都没有了,还活什么?

零八宪章所说的没错: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续2000多年的皇权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囿于当时内忧外患的特定历史条件,共和政体只是昙花一现,专制主义旋即卷土重来。 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 。"几十年来毛泽东伤天害理,倒行逆施,反右、大跃进、文革不但老百姓保不住小命,纵是国家主席也惨死牢狱。国家都付出了如此惨重代价,实行零八宪章所提出的民主宪政之路有什么不好?为什要打压签署者?为什么要抓捕刘晓波?

我是历史老人,各种灾难的见证者,为了捍卫民主自由,推动改革开放,构建和谐社会,为反右不再重演,我得签下自已的名字,让历史记住有这么一件事情,生命里有这一闪的火花。我知道签名会给自已带来风险,但一个有良知的知识人能为苟且而不关心国家民族的大事吗?

据我知,凡是签名支持零八宪章的人,都先后受到公安机关的关怀,不是叫到派驻所作笔录,便是登门拜访,我也不会例外。去年12月16日下午,两位著便装的年轻公安来到我家,态度谦和,再三声称奉命而为。主要问几个问题:1、我是不是中文笔会会员?2、怎么看到和知道零八宪章 的?3、谁是起草者和组织者?我回答:我什么也不是,任何组织不参加,我的脑袋长在自已脖子上。只要上网,就能看见零八宪章。

出于爱护,他们再三提醒我:就此为止,不能去参予任何活动,最后还告知我:刘晓波已经刑事拘留。我问他们是否看过零八宪章,他们说没有。我介绍他们看看,他们显得十分惊慌,连说不看,不看,我们不介入政治问题。我不禁哑然失笑说:你们干的就是政治,怎说不介入政治?中国的事滑稽不滑稽?就像交警纠正驾驶员违章,他却不知道交通法规,我能说什么呢?我理解同情他们,为了要吃饭穿衣养家活口,不能不奉命行事,五十年前的我不也这样吗?我以我的经历,耐心地向他介绍了什么是反胡风?抓右派?大跃进?反右倾?十年文革?以及天安门事件?

他们听得专注认真,就像听天书 。我还告诉他们:零八宪章十分理性和平,是知识人真心实意地诉求。如果政府认为这是犯罪,我不回避这种犯罪,甘愿承担责任与后果。因为我们是人,人得有尊严、有人格、有自信,就得有权利关心国家大事,就得有讲真话的权利、批评政府不作为的权利、游行示威的权利、结社集会的权利、办刊办报的权利可是我们什么权利也没有。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60周年,于人来说已是老年期了,可直到今天我们国家仍没有新闻自由、没有人权保障、没有司法保障、没有对权力的监督..。零八宪章提出这些问题,有什么错?中共当局漠视人权,仇恨宪政,反对自由,扼杀人性,与进步力量为敌,动不动就是境外反华势力,少数人别有用心。他们不正视现实,不反思历史,轻率动力警力,激化矛盾,继续坚持阶级斗争为纲的老路。据我所知,零八宪章的几千签名者,还没有人低头认罪的。因为自由民主早已深入人心,任何强大的势力也阻挡不了春天的到来!







我得签下自已的名字,让历史记住有这么一件事情,生命里有这一闪的火花。


             
中国社科院专家单光鼎在回答《南方周末》记者提问说: 我们要给民众一个合理表达诉求的渠道。现在是各地民众自已在寻找理性有效的表达方式,老百姓在不断试水,一方面,他们希望以这种无组织、有规矩的和平抗议方式表达自已的诉求;另方面,力求尽可能做到不违背现有的社会规制。因此创造了散步、购物、集体喝茶、集体休息等形式。这也实属无奈之举。我以为,去年岁末发生在中国大陆的08宪章签名一事,也属中国知识人的无奈之举。

中国知识人活得很可怜,虽有一张嘴巴却不敢表达心里要想说的话,虽有一双腿却不能去想去的地方,有时咳嗽都得压着嗓子。大声了主人会不高兴。主人是谁?大大小小的政府官员。得听他们的话,按他们的指示行事,要不会有麻烦。

虽然当今世界互联网把地球变成一个村落,网络风暴冲破种种传统思想的禁区,而在中国却是绝对地例外。中国不能有游行示威,不能结社集会,不能自办媒体监督政府,不能这不能那,只要与执政党不一个调就不能。正如儿子不能反对老子一样。在这个伟大的国度里,谁敢与政府唱对台戏就是人民的敌人。按照这个逻辑:人民只能唱一首歌,拥护一个领袖,高呼一个口号,如不这样则是非我族类别有异心,自被专政。一言蔽之,在这个国家无论是谁只能老老实实地做人,与党一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说的是大实话。我家是个地地道道的三世穷人,没房、没地、没财产,自幼受苦当学徒。新中国伊始,我 投身革命追随共产党、毛主席去解放天下受苦人。后自学,挤进知识人队伍,当了地方党报文艺编辑。1956年响应党的号召:文艺作品要干预生活,于是竟为一篇发在党刊上的几千字的小说,在1957年划为极右分子,整整被关押了23年,自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伤口未今未愈,隔三岔四还梦见监狱、血腥,手铐脚镣仍在眼前幌动。

1980年,我改正回到原单位,当局没有向我(我们五十五万老右)道歉,也没有补发工资,可是我们这些贱骨头不计前嫌,为了四个现代化,又忍辱负重亡命地干了起来,再次充当驯服工具。由于老右有能力,又任劳任怨,故过上了几天清静日子。所谓清静,就是没再批再斗,能吃饭穿衣了,但不敢言及过去,就像阿Q头上的疮,深恐别人看见。

忘记历史的民族不是一个好的民族,忘记灾难的国家会再次重蹈灾难,失忆是中国人民最大的不幸!2007年是反右五十周年,中共失忆了,政府失忆了,各种大小媒体失忆了,我们这些受过伤害的人也失忆了。正确地说不是失忆,是政府掩盖,是大家仍心存余悸,多么严重的历史悲剧啊!说明专政之下,我们仍然生活在恐惧中。

我们这些老右派,凡是不愿失忆,想走出阴影的人,只要出来参予反右纪念活动,无不遭到专政铁拳的威胁、打压。这些阎王不请自已去的老人,一下又成了中共重点监控的对象,不是上门拜访,就是限制行动,六十年一贯制的共产党,你能怎样?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永运是写出来看的,不是拿来用的,中共执政者永远是和尚打伞。

零八宪章并未超越中国宪法,只是希望它不再是摆设,应是国人和执政者严守的信条。我们反对暴力,同时也反对暴政!什么是暴政?不让人讲话、不让人表达思想、不让人发表不同意见、不让人集会结社,以及不尊重人格、尊严、信仰、自由,都是暴政。我在互联网上读到 零八宪章,觉得它说出了我心里话。如果中共尊重宪法,就不会有那场57年的灾难,就不会有50多万右派家毁人亡,教训还不大吗? 因此我几次地阅读了零八宪章,凝目沉思,最后慎重地写下了自已的名字。这是知识人的理性诉求,也是我渴望民主自由的无奈之举。虽然,我也明知道签了白签。
中共当局是个强势的独裁政权,独裁了60年,他们拥有国家一切资源,握有一切现化代化武器,决不会倾听民众的声音,六四的百万之众的民主运动,不是在一夜之间被坦克车轮辗得粉碎了吗?但我还是要签!我不能泯灭希望,不能泯灭对美好的追求。一个人活着连希望都没有了,还活什么?

零八宪章所说的没错: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续2000多年的皇权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囿于当时内忧外患的特定历史条件,共和政体只是昙花一现,专制主义旋即卷土重来。 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 。"几十年来毛泽东伤天害理,倒行逆施,反右、大跃进、文革不但老百姓保不住小命,纵是国家主席也惨死牢狱。国家都付出了如此惨重代价,实行零八宪章所提出的民主宪政之路有什么不好?为什要打压签署者?为什么要抓捕刘晓波?

我是历史老人,各种灾难的见证者,为了捍卫民主自由,推动改革开放,构建和谐社会,为反右不再重演,我得签下自已的名字,让历史记住有这么一件事情,生命里有这一闪的火花。我知道签名会给自已带来风险,但一个有良知的知识人能为苟且而不关心国家民族的大事吗?

据我知,凡是签名支持零八宪章的人,都先后受到公安机关的关怀,不是叫到派驻所作笔录,便是登门拜访,我也不会例外。去年12月16日下午,两位著便装的年轻公安来到我家,态度谦和,再三声称奉命而为。主要问几个问题:1、我是不是中文笔会会员?2、怎么看到和知道零八宪章 的?3、谁是起草者和组织者?我回答:我什么也不是,任何组织不参加,我的脑袋长在自已脖子上。只要上网,就能看见零八宪章。

出于爱护,他们再三提醒我:就此为止,不能去参予任何活动,最后还告知我:刘晓波已经刑事拘留。我问他们是否看过零八宪章,他们说没有。我介绍他们看看,他们显得十分惊慌,连说不看,不看,我们不介入政治问题。我不禁哑然失笑说:你们干的就是政治,怎说不介入政治?中国的事滑稽不滑稽?就像交警纠正驾驶员违章,他却不知道交通法规,我能说什么呢?我理解同情他们,为了要吃饭穿衣养家活口,不能不奉命行事,五十年前的我不也这样吗?我以我的经历,耐心地向他介绍了什么是反胡风?抓右派?大跃进?反右倾?十年文革?以及天安门事件?

他们听得专注认真,就像听天书 。我还告诉他们:零八宪章十分理性和平,是知识人真心实意地诉求。如果政府认为这是犯罪,我不回避这种犯罪,甘愿承担责任与后果。因为我们是人,人得有尊严、有人格、有自信,就得有权利关心国家大事,就得有讲真话的权利、批评政府不作为的权利、游行示威的权利、结社集会的权利、办刊办报的权利可是我们什么权利也没有。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60周年,于人来说已是老年期了,可直到今天我们国家仍没有新闻自由、没有人权保障、没有司法保障、没有对权力的监督..。零八宪章提出这些问题,有什么错?中共当局漠视人权,仇恨宪政,反对自由,扼杀人性,与进步力量为敌,动不动就是境外反华势力,少数人别有用心。他们不正视现实,不反思历史,轻率动力警力,激化矛盾,继续坚持阶级斗争为纲的老路。据我所知,零八宪章的几千签名者,还没有人低头认罪的。因为自由民主早已深入人心,任何强大的势力也阻挡不了春天的到来!







我得签下自已的名字,让历史记住有这么一件事情,生命里有这一闪的火花。


             
中国社科院专家单光鼎在回答《南方周末》记者提问说: 我们要给民众一个合理表达诉求的渠道。现在是各地民众自已在寻找理性有效的表达方式,老百姓在不断试水,一方面,他们希望以这种无组织、有规矩的和平抗议方式表达自已的诉求;另方面,力求尽可能做到不违背现有的社会规制。因此创造了散步、购物、集体喝茶、集体休息等形式。这也实属无奈之举。我以为,去年岁末发生在中国大陆的08宪章签名一事,也属中国知识人的无奈之举。

中国知识人活得很可怜,虽有一张嘴巴却不敢表达心里要想说的话,虽有一双腿却不能去想去的地方,有时咳嗽都得压着嗓子。大声了主人会不高兴。主人是谁?大大小小的政府官员。得听他们的话,按他们的指示行事,要不会有麻烦。

虽然当今世界互联网把地球变成一个村落,网络风暴冲破种种传统思想的禁区,而在中国却是绝对地例外。中国不能有游行示威,不能结社集会,不能自办媒体监督政府,不能这不能那,只要与执政党不一个调就不能。正如儿子不能反对老子一样。在这个伟大的国度里,谁敢与政府唱对台戏就是人民的敌人。按照这个逻辑:人民只能唱一首歌,拥护一个领袖,高呼一个口号,如不这样则是非我族类别有异心,自被专政。一言蔽之,在这个国家无论是谁只能老老实实地做人,与党一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说的是大实话。我家是个地地道道的三世穷人,没房、没地、没财产,自幼受苦当学徒。新中国伊始,我 投身革命追随共产党、毛主席去解放天下受苦人。后自学,挤进知识人队伍,当了地方党报文艺编辑。1956年响应党的号召:文艺作品要干预生活,于是竟为一篇发在党刊上的几千字的小说,在1957年划为极右分子,整整被关押了23年,自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伤口未今未愈,隔三岔四还梦见监狱、血腥,手铐脚镣仍在眼前幌动。

1980年,我改正回到原单位,当局没有向我(我们五十五万老右)道歉,也没有补发工资,可是我们这些贱骨头不计前嫌,为了四个现代化,又忍辱负重亡命地干了起来,再次充当驯服工具。由于老右有能力,又任劳任怨,故过上了几天清静日子。所谓清静,就是没再批再斗,能吃饭穿衣了,但不敢言及过去,就像阿Q头上的疮,深恐别人看见。

忘记历史的民族不是一个好的民族,忘记灾难的国家会再次重蹈灾难,失忆是中国人民最大的不幸!2007年是反右五十周年,中共失忆了,政府失忆了,各种大小媒体失忆了,我们这些受过伤害的人也失忆了。正确地说不是失忆,是政府掩盖,是大家仍心存余悸,多么严重的历史悲剧啊!说明专政之下,我们仍然生活在恐惧中。

我们这些老右派,凡是不愿失忆,想走出阴影的人,只要出来参予反右纪念活动,无不遭到专政铁拳的威胁、打压。这些阎王不请自已去的老人,一下又成了中共重点监控的对象,不是上门拜访,就是限制行动,六十年一贯制的共产党,你能怎样?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永运是写出来看的,不是拿来用的,中共执政者永远是和尚打伞。

零八宪章并未超越中国宪法,只是希望它不再是摆设,应是国人和执政者严守的信条。我们反对暴力,同时也反对暴政!什么是暴政?不让人讲话、不让人表达思想、不让人发表不同意见、不让人集会结社,以及不尊重人格、尊严、信仰、自由,都是暴政。我在互联网上读到 零八宪章,觉得它说出了我心里话。如果中共尊重宪法,就不会有那场57年的灾难,就不会有50多万右派家毁人亡,教训还不大吗? 因此我几次地阅读了零八宪章,凝目沉思,最后慎重地写下了自已的名字。这是知识人的理性诉求,也是我渴望民主自由的无奈之举。虽然,我也明知道签了白签。
中共当局是个强势的独裁政权,独裁了60年,他们拥有国家一切资源,握有一切现化代化武器,决不会倾听民众的声音,六四的百万之众的民主运动,不是在一夜之间被坦克车轮辗得粉碎了吗?但我还是要签!我不能泯灭希望,不能泯灭对美好的追求。一个人活着连希望都没有了,还活什么?

零八宪章所说的没错: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续2000多年的皇权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囿于当时内忧外患的特定历史条件,共和政体只是昙花一现,专制主义旋即卷土重来。 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 。"几十年来毛泽东伤天害理,倒行逆施,反右、大跃进、文革不但老百姓保不住小命,纵是国家主席也惨死牢狱。国家都付出了如此惨重代价,实行零八宪章所提出的民主宪政之路有什么不好?为什要打压签署者?为什么要抓捕刘晓波?

我是历史老人,各种灾难的见证者,为了捍卫民主自由,推动改革开放,构建和谐社会,为反右不再重演,我得签下自已的名字,让历史记住有这么一件事情,生命里有这一闪的火花。我知道签名会给自已带来风险,但一个有良知的知识人能为苟且而不关心国家民族的大事吗?

据我知,凡是签名支持零八宪章的人,都先后受到公安机关的关怀,不是叫到派驻所作笔录,便是登门拜访,我也不会例外。去年12月16日下午,两位著便装的年轻公安来到我家,态度谦和,再三声称奉命而为。主要问几个问题:1、我是不是中文笔会会员?2、怎么看到和知道零八宪章 的?3、谁是起草者和组织者?我回答:我什么也不是,任何组织不参加,我的脑袋长在自已脖子上。只要上网,就能看见零八宪章。

出于爱护,他们再三提醒我:就此为止,不能去参予任何活动,最后还告知我:刘晓波已经刑事拘留。我问他们是否看过零八宪章,他们说没有。我介绍他们看看,他们显得十分惊慌,连说不看,不看,我们不介入政治问题。我不禁哑然失笑说:你们干的就是政治,怎说不介入政治?中国的事滑稽不滑稽?就像交警纠正驾驶员违章,他却不知道交通法规,我能说什么呢?我理解同情他们,为了要吃饭穿衣养家活口,不能不奉命行事,五十年前的我不也这样吗?我以我的经历,耐心地向他介绍了什么是反胡风?抓右派?大跃进?反右倾?十年文革?以及天安门事件?

他们听得专注认真,就像听天书 。我还告诉他们:零八宪章十分理性和平,是知识人真心实意地诉求。如果政府认为这是犯罪,我不回避这种犯罪,甘愿承担责任与后果。因为我们是人,人得有尊严、有人格、有自信,就得有权利关心国家大事,就得有讲真话的权利、批评政府不作为的权利、游行示威的权利、结社集会的权利、办刊办报的权利可是我们什么权利也没有。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60周年,于人来说已是老年期了,可直到今天我们国家仍没有新闻自由、没有人权保障、没有司法保障、没有对权力的监督..。零八宪章提出这些问题,有什么错?中共当局漠视人权,仇恨宪政,反对自由,扼杀人性,与进步力量为敌,动不动就是境外反华势力,少数人别有用心。他们不正视现实,不反思历史,轻率动力警力,激化矛盾,继续坚持阶级斗争为纲的老路。据我所知,零八宪章的几千签名者,还没有人低头认罪的。因为自由民主早已深入人心,任何强大的势力也阻挡不了春天的到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