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被放逐的卧病于远方的英雄在戈扬追思会上的书面发言
郑义 (美国)



今天,我们又在流经自由女神的哈得逊河入海口聚会,爲一位老人送行。



戈扬老离我们而去了,这是一件令人伤感的事。
   
继王若望、刘宾雁等老先生之后,戈扬老又给我们树立起一座反抗极权专制,宁愿客死异乡而绝不低眉俯首的光辉典范,这又是一件令人感佩景仰的事。
   
如同上世纪前半叶成千上万投身共产主义理想的中国知识分子一样,戈扬怀抱救国救民,在地上建立人间天堂的梦想而献身于中共革命。在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新兴思潮而具有极大魅惑力的那个时代,这不仅是相当数量知识分子出于社会责任的一种自然选择,而且是一种极其真诚的良心选择。作为晚辈,我们生活在与他们完全不同的时代。在我们的时代,共产主义的世界性之残暴与欺骗已显露无遗,我们当然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就是我们这一代,在自己的青年时代,也曾经被那些壮丽的谎言所鼓动,热血沸腾地 争当共产主义接班人。我们这两代中国人中,少有如同写《1984》 的奥威尔那样的先知。我们都有一个被欺骗而后反叛的曲折经历。戈扬是我们之中的佼佼者。她当年投身革命,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随时准备为真理献身,后 来,当她怀疑革命并逐渐走上反叛之路时,同样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随时准备抛弃前半生奋斗而得到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历史。20年前,八九民运使我们一起与中共彻底决裂,从此走上一条不归的流亡之路。那时,她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由于她与共产革命血肉相连,她所经历的灵魂挣扎,比我们要深刻得多,痛苦得多。就这一点来说,她有一颗强健的,英雄般的灵魂。
   
如果能再过一生,如果仍然是那个时代,我想或许戈扬和她的同志们会有不同的选择,但就真诚、纯洁、为真理献身这些人类基本品质而言,戈扬是不会有改变的。在今日之中国,在这个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道德普遍堕落的时代,戈扬的这种精神,使她成为我们的榜样,成为人杰。无论兴亡成败,也无论得失毁誉,我们都要向戈扬那样"守死善 道"。因为我们同极权主义最本质的冲突,就在于人性。
   
七年前,为王老送行时,我曾写道:美国最伟大的诗人惠特曼把老年比喻爲"在入海处逐渐宏伟地扩大幷展开的河口"。今天,我们又在流经自由女神的哈得逊河入海口聚会,爲一位老人送行。这位老人正是惠特曼所讴歌的那种"被放逐、卧病在遥远的远方"的英雄。
 
戈扬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09年1月24日







今天,我们又在流经自由女神的哈得逊河入海口聚会,爲一位老人送行。



戈扬老离我们而去了,这是一件令人伤感的事。
   
继王若望、刘宾雁等老先生之后,戈扬老又给我们树立起一座反抗极权专制,宁愿客死异乡而绝不低眉俯首的光辉典范,这又是一件令人感佩景仰的事。
   
如同上世纪前半叶成千上万投身共产主义理想的中国知识分子一样,戈扬怀抱救国救民,在地上建立人间天堂的梦想而献身于中共革命。在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新兴思潮而具有极大魅惑力的那个时代,这不仅是相当数量知识分子出于社会责任的一种自然选择,而且是一种极其真诚的良心选择。作为晚辈,我们生活在与他们完全不同的时代。在我们的时代,共产主义的世界性之残暴与欺骗已显露无遗,我们当然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就是我们这一代,在自己的青年时代,也曾经被那些壮丽的谎言所鼓动,热血沸腾地 争当共产主义接班人。我们这两代中国人中,少有如同写《1984》 的奥威尔那样的先知。我们都有一个被欺骗而后反叛的曲折经历。戈扬是我们之中的佼佼者。她当年投身革命,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随时准备为真理献身,后 来,当她怀疑革命并逐渐走上反叛之路时,同样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随时准备抛弃前半生奋斗而得到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历史。20年前,八九民运使我们一起与中共彻底决裂,从此走上一条不归的流亡之路。那时,她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由于她与共产革命血肉相连,她所经历的灵魂挣扎,比我们要深刻得多,痛苦得多。就这一点来说,她有一颗强健的,英雄般的灵魂。
   
如果能再过一生,如果仍然是那个时代,我想或许戈扬和她的同志们会有不同的选择,但就真诚、纯洁、为真理献身这些人类基本品质而言,戈扬是不会有改变的。在今日之中国,在这个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道德普遍堕落的时代,戈扬的这种精神,使她成为我们的榜样,成为人杰。无论兴亡成败,也无论得失毁誉,我们都要向戈扬那样"守死善 道"。因为我们同极权主义最本质的冲突,就在于人性。
   
七年前,为王老送行时,我曾写道:美国最伟大的诗人惠特曼把老年比喻爲"在入海处逐渐宏伟地扩大幷展开的河口"。今天,我们又在流经自由女神的哈得逊河入海口聚会,爲一位老人送行。这位老人正是惠特曼所讴歌的那种"被放逐、卧病在遥远的远方"的英雄。
 
戈扬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09年1月24日







今天,我们又在流经自由女神的哈得逊河入海口聚会,爲一位老人送行。



戈扬老离我们而去了,这是一件令人伤感的事。
   
继王若望、刘宾雁等老先生之后,戈扬老又给我们树立起一座反抗极权专制,宁愿客死异乡而绝不低眉俯首的光辉典范,这又是一件令人感佩景仰的事。
   
如同上世纪前半叶成千上万投身共产主义理想的中国知识分子一样,戈扬怀抱救国救民,在地上建立人间天堂的梦想而献身于中共革命。在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新兴思潮而具有极大魅惑力的那个时代,这不仅是相当数量知识分子出于社会责任的一种自然选择,而且是一种极其真诚的良心选择。作为晚辈,我们生活在与他们完全不同的时代。在我们的时代,共产主义的世界性之残暴与欺骗已显露无遗,我们当然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就是我们这一代,在自己的青年时代,也曾经被那些壮丽的谎言所鼓动,热血沸腾地 争当共产主义接班人。我们这两代中国人中,少有如同写《1984》 的奥威尔那样的先知。我们都有一个被欺骗而后反叛的曲折经历。戈扬是我们之中的佼佼者。她当年投身革命,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随时准备为真理献身,后 来,当她怀疑革命并逐渐走上反叛之路时,同样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随时准备抛弃前半生奋斗而得到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历史。20年前,八九民运使我们一起与中共彻底决裂,从此走上一条不归的流亡之路。那时,她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由于她与共产革命血肉相连,她所经历的灵魂挣扎,比我们要深刻得多,痛苦得多。就这一点来说,她有一颗强健的,英雄般的灵魂。
   
如果能再过一生,如果仍然是那个时代,我想或许戈扬和她的同志们会有不同的选择,但就真诚、纯洁、为真理献身这些人类基本品质而言,戈扬是不会有改变的。在今日之中国,在这个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道德普遍堕落的时代,戈扬的这种精神,使她成为我们的榜样,成为人杰。无论兴亡成败,也无论得失毁誉,我们都要向戈扬那样"守死善 道"。因为我们同极权主义最本质的冲突,就在于人性。
   
七年前,为王老送行时,我曾写道:美国最伟大的诗人惠特曼把老年比喻爲"在入海处逐渐宏伟地扩大幷展开的河口"。今天,我们又在流经自由女神的哈得逊河入海口聚会,爲一位老人送行。这位老人正是惠特曼所讴歌的那种"被放逐、卧病在遥远的远方"的英雄。
 
戈扬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09年1月24日







今天,我们又在流经自由女神的哈得逊河入海口聚会,爲一位老人送行。



戈扬老离我们而去了,这是一件令人伤感的事。
   
继王若望、刘宾雁等老先生之后,戈扬老又给我们树立起一座反抗极权专制,宁愿客死异乡而绝不低眉俯首的光辉典范,这又是一件令人感佩景仰的事。
   
如同上世纪前半叶成千上万投身共产主义理想的中国知识分子一样,戈扬怀抱救国救民,在地上建立人间天堂的梦想而献身于中共革命。在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新兴思潮而具有极大魅惑力的那个时代,这不仅是相当数量知识分子出于社会责任的一种自然选择,而且是一种极其真诚的良心选择。作为晚辈,我们生活在与他们完全不同的时代。在我们的时代,共产主义的世界性之残暴与欺骗已显露无遗,我们当然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就是我们这一代,在自己的青年时代,也曾经被那些壮丽的谎言所鼓动,热血沸腾地 争当共产主义接班人。我们这两代中国人中,少有如同写《1984》 的奥威尔那样的先知。我们都有一个被欺骗而后反叛的曲折经历。戈扬是我们之中的佼佼者。她当年投身革命,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随时准备为真理献身,后 来,当她怀疑革命并逐渐走上反叛之路时,同样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随时准备抛弃前半生奋斗而得到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历史。20年前,八九民运使我们一起与中共彻底决裂,从此走上一条不归的流亡之路。那时,她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由于她与共产革命血肉相连,她所经历的灵魂挣扎,比我们要深刻得多,痛苦得多。就这一点来说,她有一颗强健的,英雄般的灵魂。
   
如果能再过一生,如果仍然是那个时代,我想或许戈扬和她的同志们会有不同的选择,但就真诚、纯洁、为真理献身这些人类基本品质而言,戈扬是不会有改变的。在今日之中国,在这个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道德普遍堕落的时代,戈扬的这种精神,使她成为我们的榜样,成为人杰。无论兴亡成败,也无论得失毁誉,我们都要向戈扬那样"守死善 道"。因为我们同极权主义最本质的冲突,就在于人性。
   
七年前,为王老送行时,我曾写道:美国最伟大的诗人惠特曼把老年比喻爲"在入海处逐渐宏伟地扩大幷展开的河口"。今天,我们又在流经自由女神的哈得逊河入海口聚会,爲一位老人送行。这位老人正是惠特曼所讴歌的那种"被放逐、卧病在遥远的远方"的英雄。
 
戈扬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09年1月24日







今天,我们又在流经自由女神的哈得逊河入海口聚会,爲一位老人送行。



戈扬老离我们而去了,这是一件令人伤感的事。
   
继王若望、刘宾雁等老先生之后,戈扬老又给我们树立起一座反抗极权专制,宁愿客死异乡而绝不低眉俯首的光辉典范,这又是一件令人感佩景仰的事。
   
如同上世纪前半叶成千上万投身共产主义理想的中国知识分子一样,戈扬怀抱救国救民,在地上建立人间天堂的梦想而献身于中共革命。在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新兴思潮而具有极大魅惑力的那个时代,这不仅是相当数量知识分子出于社会责任的一种自然选择,而且是一种极其真诚的良心选择。作为晚辈,我们生活在与他们完全不同的时代。在我们的时代,共产主义的世界性之残暴与欺骗已显露无遗,我们当然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就是我们这一代,在自己的青年时代,也曾经被那些壮丽的谎言所鼓动,热血沸腾地 争当共产主义接班人。我们这两代中国人中,少有如同写《1984》 的奥威尔那样的先知。我们都有一个被欺骗而后反叛的曲折经历。戈扬是我们之中的佼佼者。她当年投身革命,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随时准备为真理献身,后 来,当她怀疑革命并逐渐走上反叛之路时,同样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随时准备抛弃前半生奋斗而得到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历史。20年前,八九民运使我们一起与中共彻底决裂,从此走上一条不归的流亡之路。那时,她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由于她与共产革命血肉相连,她所经历的灵魂挣扎,比我们要深刻得多,痛苦得多。就这一点来说,她有一颗强健的,英雄般的灵魂。
   
如果能再过一生,如果仍然是那个时代,我想或许戈扬和她的同志们会有不同的选择,但就真诚、纯洁、为真理献身这些人类基本品质而言,戈扬是不会有改变的。在今日之中国,在这个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道德普遍堕落的时代,戈扬的这种精神,使她成为我们的榜样,成为人杰。无论兴亡成败,也无论得失毁誉,我们都要向戈扬那样"守死善 道"。因为我们同极权主义最本质的冲突,就在于人性。
   
七年前,为王老送行时,我曾写道:美国最伟大的诗人惠特曼把老年比喻爲"在入海处逐渐宏伟地扩大幷展开的河口"。今天,我们又在流经自由女神的哈得逊河入海口聚会,爲一位老人送行。这位老人正是惠特曼所讴歌的那种"被放逐、卧病在遥远的远方"的英雄。
 
戈扬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09年1月24日







今天,我们又在流经自由女神的哈得逊河入海口聚会,爲一位老人送行。



戈扬老离我们而去了,这是一件令人伤感的事。
   
继王若望、刘宾雁等老先生之后,戈扬老又给我们树立起一座反抗极权专制,宁愿客死异乡而绝不低眉俯首的光辉典范,这又是一件令人感佩景仰的事。
   
如同上世纪前半叶成千上万投身共产主义理想的中国知识分子一样,戈扬怀抱救国救民,在地上建立人间天堂的梦想而献身于中共革命。在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新兴思潮而具有极大魅惑力的那个时代,这不仅是相当数量知识分子出于社会责任的一种自然选择,而且是一种极其真诚的良心选择。作为晚辈,我们生活在与他们完全不同的时代。在我们的时代,共产主义的世界性之残暴与欺骗已显露无遗,我们当然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就是我们这一代,在自己的青年时代,也曾经被那些壮丽的谎言所鼓动,热血沸腾地 争当共产主义接班人。我们这两代中国人中,少有如同写《1984》 的奥威尔那样的先知。我们都有一个被欺骗而后反叛的曲折经历。戈扬是我们之中的佼佼者。她当年投身革命,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随时准备为真理献身,后 来,当她怀疑革命并逐渐走上反叛之路时,同样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随时准备抛弃前半生奋斗而得到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历史。20年前,八九民运使我们一起与中共彻底决裂,从此走上一条不归的流亡之路。那时,她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由于她与共产革命血肉相连,她所经历的灵魂挣扎,比我们要深刻得多,痛苦得多。就这一点来说,她有一颗强健的,英雄般的灵魂。
   
如果能再过一生,如果仍然是那个时代,我想或许戈扬和她的同志们会有不同的选择,但就真诚、纯洁、为真理献身这些人类基本品质而言,戈扬是不会有改变的。在今日之中国,在这个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道德普遍堕落的时代,戈扬的这种精神,使她成为我们的榜样,成为人杰。无论兴亡成败,也无论得失毁誉,我们都要向戈扬那样"守死善 道"。因为我们同极权主义最本质的冲突,就在于人性。
   
七年前,为王老送行时,我曾写道:美国最伟大的诗人惠特曼把老年比喻爲"在入海处逐渐宏伟地扩大幷展开的河口"。今天,我们又在流经自由女神的哈得逊河入海口聚会,爲一位老人送行。这位老人正是惠特曼所讴歌的那种"被放逐、卧病在遥远的远方"的英雄。
 
戈扬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09年1月24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