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居委会非法关押孕妇
厦门岳阳社区者受害人



2008年12月25日,是圣诞节,这是一个快乐的节日!可是这一天对我来说,是个黑暗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厦门岳阳社区居委会的20几个身宽体胖、无比强悍的妇女给了我一份黑色的礼物。因为这份礼物,致使我现在身心重创,因为悲伤、劳累、受伤、精神受到致命的刺激,导致我现在生活失去自理的状态,已卧床不起。枕巾被我的冷汗和泪水禁湿又风干,风干又禁湿了,老公因此也没有去工作,与我 执手相望泪眼。
  

我和老公是1981年出生的,今年28岁,已经属于晚婚晚育的年龄。相知相恋于今年甜蜜结合,在家里举行结婚仪式后,还来不及去办理结婚证、生育证, (老公的户口因为上大学迁到外地,办登记结婚要迁户口和其他手续,要两地来回奔波,极其麻烦)就这样,一个小生命悄悄来临了,喜愁参半的我们傻眼了,喜的是一个小生命的诞生,忧愁的是我们还来不及去办理结婚证,生育证。痛苦决择中,家里人考虑到年纪很大了,赶紧去ZF计划生育部门咨询这个情况,给予的答复 是:到了晚婚晚育的年龄,初次怀孕,是第一胎,是可以补办结婚证、生育证。满心欢喜的我们决定留下这个孩子,正积极准备资料登记结婚。怎知接下来的妊娠反 应如此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已经天天卧床没有办法进食,并且呕吐严重,为了保胎,只好到去医院吊瓶来维持体能(这些都有医院的资料)。因为这样,老公一边 工作一边照顾我,忙得焦头烂额,家里人又不在身边。所以去办结婚证的事情就这样耽误了,心想着等我身体好了生活能自理了就去办证。
  
因为这种致命的耽误,成了我这辈子胸口永远的痛!正当最近我身体好一点的时候,可以去办证了。就在圣诞节这天早上,我刚起床出门准备吃早餐,在路上走的时候,突然间,20几个人一窝蜂出现在我面前,无比强悍的男男女女把我围起来,突如其来,我惊恐万分,准备走开,这时,无数双手对我拉拉扯扯,而且力气 之大,动作之粗鲁,可怜我一个怀有身孕并且饭都没吃的弱女子,怎么能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吓,惊恐万状的我开始挣扎,情绪失控,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10几 个身材非常强悍的妇女跟我推推搡搡,我好几次摔倒在地,头上都摔了一个大包,被拉扯的肌肉酸痛无比,这其间,好几辆车都差点撞到我。不罢休的浩浩荡荡的这 一群居委会的队伍,冷漠的看着身体虚弱的我N次几欲晕倒,无数支肥壮手臂对我死拉活推的过程中,居然有人攻击我的肚子,在有人用力攻击我肚子两下的时候, 母性的本能让我冷静了下来,瑟瑟发抖的我嚎啕大哭站在路中,我坚强的宝宝非常坚强紧紧依附在我肚子里面,没有被这攻击的两下给打死。(写到这里,键盘已经 都是泪水了)
  
这时候,来了一辆车,这回是几个男人七手八脚不由分说的把我抬上了车。就这样,拉到了员当街道计生部,被关了起来,好几个人看管。街道的人非常好心的 让我坐下,虚脱状态的我坐在椅子上,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衣服被拉破了,身上受了伤,手被人用指甲抠掉一块肉,我的肚子又酸又痛,四面白墙面对我的痛哭默默无语,我上了洗手间,发现肚子受到攻击,已经出血了。我一个弱女子能怎么样呢?除了哭,我什么也做不了,不管说什么,是没有人相信你的。 唯一我能做的是,祈祷我的宝宝平安!祈祷我肚子的痛能减轻,不要大出血。
  
街道的人看着快要死掉的我,马上就跟我的户口所在地联系了,户口所在地的工作人员要求我本人马上回去当地办相关手续及证件。这也就好了,我回去补一下手续就没事了。可是街道却不知为何,不肯放人,继续关着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好任人宰割。无能为力的老公在一边看着我,此时,我悔恨交加,我责备他 无能,为什么没有及早去办证,害我这样子,甚至萌生了分手的念头,打掉孩子。让美丽的厦门多一个破碎的家,多一个无辜的灵魂,内心万念俱灰,失去了继续生 活的勇气,直想一头撞死,想着一天的折腾,尊严扫地。
  
想着想着,天就黑了,欢天喜地的人们去狂欢庆祝圣诞节了,这本该也是我的节日,可是,此时的我只能绻缩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天越来越暗了,身上的酸痛越 来越厉害了,四面白墙越来越冰冷了,老公也回去了。没有床可以睡,没有被子可以盖,就这样到了夜里11点多,因为身体疼痛等原因,我让老公过来看我,来了这后被保安挡在门外,说下班了,我们是不可以见面的。工作人员说,我们没有办证,他不是我老公的,而且他们也不能确定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老公的等等之类的话。 僵持之后,我老公报警了,警察来了之后,跟工作人员说了两分钟,给我丢下一句你违规,就走了,老公站在大门外求是没有用的,他无能为力地看着警察走了,我被隔离了,我只能痛哭,想从窗户跳下去,不想活着,但是都被看管我的人好心的拉回来了,就这样一个人被关到天亮。
  
9点的时候,我老公没有带5000块钱去交,我就被强行带上车,直接把我带去把孩子打掉。后来一个好心的亲戚联系了相关的计生工作人员,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户口地所在地的计生人员让我在一个月内办理完所有手续,交了押金,就这样,我孩子保住了,我也被当场放了。可是街道和居委会的人说,在证没有办好之前,我是不能再让她们碰到的,不然她们会直接把我拉去流产,因为她们是有这种权利的。所以说,我是没有自由的人,我现在只能躲着,老公已经去外地办相 关手续了。可是遭到如此重大打击和受伤,我不知道我肚子里面的宝宝是不是平安的,这种如履薄冰的心情将伴随我度过接下来的日子,直接孩子平安出生。
  
这种痛苦的煎熬不知何时结束,短短的两天时间,我却感觉好像已经经历了人间千年。身体的创伤会愈合,心里的伤将一直存在。现在只能有一个孩子,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知道我活着有什么意义。我是个罪人,因为我而给肚子里的孩子带来伤害,也许有一天我也可能不活了。







2008年12月25日,是圣诞节,这是一个快乐的节日!可是这一天对我来说,是个黑暗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厦门岳阳社区居委会的20几个身宽体胖、无比强悍的妇女给了我一份黑色的礼物。因为这份礼物,致使我现在身心重创,因为悲伤、劳累、受伤、精神受到致命的刺激,导致我现在生活失去自理的状态,已卧床不起。枕巾被我的冷汗和泪水禁湿又风干,风干又禁湿了,老公因此也没有去工作,与我 执手相望泪眼。
  

我和老公是1981年出生的,今年28岁,已经属于晚婚晚育的年龄。相知相恋于今年甜蜜结合,在家里举行结婚仪式后,还来不及去办理结婚证、生育证, (老公的户口因为上大学迁到外地,办登记结婚要迁户口和其他手续,要两地来回奔波,极其麻烦)就这样,一个小生命悄悄来临了,喜愁参半的我们傻眼了,喜的是一个小生命的诞生,忧愁的是我们还来不及去办理结婚证,生育证。痛苦决择中,家里人考虑到年纪很大了,赶紧去ZF计划生育部门咨询这个情况,给予的答复 是:到了晚婚晚育的年龄,初次怀孕,是第一胎,是可以补办结婚证、生育证。满心欢喜的我们决定留下这个孩子,正积极准备资料登记结婚。怎知接下来的妊娠反 应如此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已经天天卧床没有办法进食,并且呕吐严重,为了保胎,只好到去医院吊瓶来维持体能(这些都有医院的资料)。因为这样,老公一边 工作一边照顾我,忙得焦头烂额,家里人又不在身边。所以去办结婚证的事情就这样耽误了,心想着等我身体好了生活能自理了就去办证。
  
因为这种致命的耽误,成了我这辈子胸口永远的痛!正当最近我身体好一点的时候,可以去办证了。就在圣诞节这天早上,我刚起床出门准备吃早餐,在路上走的时候,突然间,20几个人一窝蜂出现在我面前,无比强悍的男男女女把我围起来,突如其来,我惊恐万分,准备走开,这时,无数双手对我拉拉扯扯,而且力气 之大,动作之粗鲁,可怜我一个怀有身孕并且饭都没吃的弱女子,怎么能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吓,惊恐万状的我开始挣扎,情绪失控,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10几 个身材非常强悍的妇女跟我推推搡搡,我好几次摔倒在地,头上都摔了一个大包,被拉扯的肌肉酸痛无比,这其间,好几辆车都差点撞到我。不罢休的浩浩荡荡的这 一群居委会的队伍,冷漠的看着身体虚弱的我N次几欲晕倒,无数支肥壮手臂对我死拉活推的过程中,居然有人攻击我的肚子,在有人用力攻击我肚子两下的时候, 母性的本能让我冷静了下来,瑟瑟发抖的我嚎啕大哭站在路中,我坚强的宝宝非常坚强紧紧依附在我肚子里面,没有被这攻击的两下给打死。(写到这里,键盘已经 都是泪水了)
  
这时候,来了一辆车,这回是几个男人七手八脚不由分说的把我抬上了车。就这样,拉到了员当街道计生部,被关了起来,好几个人看管。街道的人非常好心的 让我坐下,虚脱状态的我坐在椅子上,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衣服被拉破了,身上受了伤,手被人用指甲抠掉一块肉,我的肚子又酸又痛,四面白墙面对我的痛哭默默无语,我上了洗手间,发现肚子受到攻击,已经出血了。我一个弱女子能怎么样呢?除了哭,我什么也做不了,不管说什么,是没有人相信你的。 唯一我能做的是,祈祷我的宝宝平安!祈祷我肚子的痛能减轻,不要大出血。
  
街道的人看着快要死掉的我,马上就跟我的户口所在地联系了,户口所在地的工作人员要求我本人马上回去当地办相关手续及证件。这也就好了,我回去补一下手续就没事了。可是街道却不知为何,不肯放人,继续关着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好任人宰割。无能为力的老公在一边看着我,此时,我悔恨交加,我责备他 无能,为什么没有及早去办证,害我这样子,甚至萌生了分手的念头,打掉孩子。让美丽的厦门多一个破碎的家,多一个无辜的灵魂,内心万念俱灰,失去了继续生 活的勇气,直想一头撞死,想着一天的折腾,尊严扫地。
  
想着想着,天就黑了,欢天喜地的人们去狂欢庆祝圣诞节了,这本该也是我的节日,可是,此时的我只能绻缩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天越来越暗了,身上的酸痛越 来越厉害了,四面白墙越来越冰冷了,老公也回去了。没有床可以睡,没有被子可以盖,就这样到了夜里11点多,因为身体疼痛等原因,我让老公过来看我,来了这后被保安挡在门外,说下班了,我们是不可以见面的。工作人员说,我们没有办证,他不是我老公的,而且他们也不能确定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老公的等等之类的话。 僵持之后,我老公报警了,警察来了之后,跟工作人员说了两分钟,给我丢下一句你违规,就走了,老公站在大门外求是没有用的,他无能为力地看着警察走了,我被隔离了,我只能痛哭,想从窗户跳下去,不想活着,但是都被看管我的人好心的拉回来了,就这样一个人被关到天亮。
  
9点的时候,我老公没有带5000块钱去交,我就被强行带上车,直接把我带去把孩子打掉。后来一个好心的亲戚联系了相关的计生工作人员,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户口地所在地的计生人员让我在一个月内办理完所有手续,交了押金,就这样,我孩子保住了,我也被当场放了。可是街道和居委会的人说,在证没有办好之前,我是不能再让她们碰到的,不然她们会直接把我拉去流产,因为她们是有这种权利的。所以说,我是没有自由的人,我现在只能躲着,老公已经去外地办相 关手续了。可是遭到如此重大打击和受伤,我不知道我肚子里面的宝宝是不是平安的,这种如履薄冰的心情将伴随我度过接下来的日子,直接孩子平安出生。
  
这种痛苦的煎熬不知何时结束,短短的两天时间,我却感觉好像已经经历了人间千年。身体的创伤会愈合,心里的伤将一直存在。现在只能有一个孩子,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知道我活着有什么意义。我是个罪人,因为我而给肚子里的孩子带来伤害,也许有一天我也可能不活了。







2008年12月25日,是圣诞节,这是一个快乐的节日!可是这一天对我来说,是个黑暗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厦门岳阳社区居委会的20几个身宽体胖、无比强悍的妇女给了我一份黑色的礼物。因为这份礼物,致使我现在身心重创,因为悲伤、劳累、受伤、精神受到致命的刺激,导致我现在生活失去自理的状态,已卧床不起。枕巾被我的冷汗和泪水禁湿又风干,风干又禁湿了,老公因此也没有去工作,与我 执手相望泪眼。
  

我和老公是1981年出生的,今年28岁,已经属于晚婚晚育的年龄。相知相恋于今年甜蜜结合,在家里举行结婚仪式后,还来不及去办理结婚证、生育证, (老公的户口因为上大学迁到外地,办登记结婚要迁户口和其他手续,要两地来回奔波,极其麻烦)就这样,一个小生命悄悄来临了,喜愁参半的我们傻眼了,喜的是一个小生命的诞生,忧愁的是我们还来不及去办理结婚证,生育证。痛苦决择中,家里人考虑到年纪很大了,赶紧去ZF计划生育部门咨询这个情况,给予的答复 是:到了晚婚晚育的年龄,初次怀孕,是第一胎,是可以补办结婚证、生育证。满心欢喜的我们决定留下这个孩子,正积极准备资料登记结婚。怎知接下来的妊娠反 应如此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已经天天卧床没有办法进食,并且呕吐严重,为了保胎,只好到去医院吊瓶来维持体能(这些都有医院的资料)。因为这样,老公一边 工作一边照顾我,忙得焦头烂额,家里人又不在身边。所以去办结婚证的事情就这样耽误了,心想着等我身体好了生活能自理了就去办证。
  
因为这种致命的耽误,成了我这辈子胸口永远的痛!正当最近我身体好一点的时候,可以去办证了。就在圣诞节这天早上,我刚起床出门准备吃早餐,在路上走的时候,突然间,20几个人一窝蜂出现在我面前,无比强悍的男男女女把我围起来,突如其来,我惊恐万分,准备走开,这时,无数双手对我拉拉扯扯,而且力气 之大,动作之粗鲁,可怜我一个怀有身孕并且饭都没吃的弱女子,怎么能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吓,惊恐万状的我开始挣扎,情绪失控,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10几 个身材非常强悍的妇女跟我推推搡搡,我好几次摔倒在地,头上都摔了一个大包,被拉扯的肌肉酸痛无比,这其间,好几辆车都差点撞到我。不罢休的浩浩荡荡的这 一群居委会的队伍,冷漠的看着身体虚弱的我N次几欲晕倒,无数支肥壮手臂对我死拉活推的过程中,居然有人攻击我的肚子,在有人用力攻击我肚子两下的时候, 母性的本能让我冷静了下来,瑟瑟发抖的我嚎啕大哭站在路中,我坚强的宝宝非常坚强紧紧依附在我肚子里面,没有被这攻击的两下给打死。(写到这里,键盘已经 都是泪水了)
  
这时候,来了一辆车,这回是几个男人七手八脚不由分说的把我抬上了车。就这样,拉到了员当街道计生部,被关了起来,好几个人看管。街道的人非常好心的 让我坐下,虚脱状态的我坐在椅子上,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衣服被拉破了,身上受了伤,手被人用指甲抠掉一块肉,我的肚子又酸又痛,四面白墙面对我的痛哭默默无语,我上了洗手间,发现肚子受到攻击,已经出血了。我一个弱女子能怎么样呢?除了哭,我什么也做不了,不管说什么,是没有人相信你的。 唯一我能做的是,祈祷我的宝宝平安!祈祷我肚子的痛能减轻,不要大出血。
  
街道的人看着快要死掉的我,马上就跟我的户口所在地联系了,户口所在地的工作人员要求我本人马上回去当地办相关手续及证件。这也就好了,我回去补一下手续就没事了。可是街道却不知为何,不肯放人,继续关着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好任人宰割。无能为力的老公在一边看着我,此时,我悔恨交加,我责备他 无能,为什么没有及早去办证,害我这样子,甚至萌生了分手的念头,打掉孩子。让美丽的厦门多一个破碎的家,多一个无辜的灵魂,内心万念俱灰,失去了继续生 活的勇气,直想一头撞死,想着一天的折腾,尊严扫地。
  
想着想着,天就黑了,欢天喜地的人们去狂欢庆祝圣诞节了,这本该也是我的节日,可是,此时的我只能绻缩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天越来越暗了,身上的酸痛越 来越厉害了,四面白墙越来越冰冷了,老公也回去了。没有床可以睡,没有被子可以盖,就这样到了夜里11点多,因为身体疼痛等原因,我让老公过来看我,来了这后被保安挡在门外,说下班了,我们是不可以见面的。工作人员说,我们没有办证,他不是我老公的,而且他们也不能确定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老公的等等之类的话。 僵持之后,我老公报警了,警察来了之后,跟工作人员说了两分钟,给我丢下一句你违规,就走了,老公站在大门外求是没有用的,他无能为力地看着警察走了,我被隔离了,我只能痛哭,想从窗户跳下去,不想活着,但是都被看管我的人好心的拉回来了,就这样一个人被关到天亮。
  
9点的时候,我老公没有带5000块钱去交,我就被强行带上车,直接把我带去把孩子打掉。后来一个好心的亲戚联系了相关的计生工作人员,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户口地所在地的计生人员让我在一个月内办理完所有手续,交了押金,就这样,我孩子保住了,我也被当场放了。可是街道和居委会的人说,在证没有办好之前,我是不能再让她们碰到的,不然她们会直接把我拉去流产,因为她们是有这种权利的。所以说,我是没有自由的人,我现在只能躲着,老公已经去外地办相 关手续了。可是遭到如此重大打击和受伤,我不知道我肚子里面的宝宝是不是平安的,这种如履薄冰的心情将伴随我度过接下来的日子,直接孩子平安出生。
  
这种痛苦的煎熬不知何时结束,短短的两天时间,我却感觉好像已经经历了人间千年。身体的创伤会愈合,心里的伤将一直存在。现在只能有一个孩子,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知道我活着有什么意义。我是个罪人,因为我而给肚子里的孩子带来伤害,也许有一天我也可能不活了。







2008年12月25日,是圣诞节,这是一个快乐的节日!可是这一天对我来说,是个黑暗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厦门岳阳社区居委会的20几个身宽体胖、无比强悍的妇女给了我一份黑色的礼物。因为这份礼物,致使我现在身心重创,因为悲伤、劳累、受伤、精神受到致命的刺激,导致我现在生活失去自理的状态,已卧床不起。枕巾被我的冷汗和泪水禁湿又风干,风干又禁湿了,老公因此也没有去工作,与我 执手相望泪眼。
  

我和老公是1981年出生的,今年28岁,已经属于晚婚晚育的年龄。相知相恋于今年甜蜜结合,在家里举行结婚仪式后,还来不及去办理结婚证、生育证, (老公的户口因为上大学迁到外地,办登记结婚要迁户口和其他手续,要两地来回奔波,极其麻烦)就这样,一个小生命悄悄来临了,喜愁参半的我们傻眼了,喜的是一个小生命的诞生,忧愁的是我们还来不及去办理结婚证,生育证。痛苦决择中,家里人考虑到年纪很大了,赶紧去ZF计划生育部门咨询这个情况,给予的答复 是:到了晚婚晚育的年龄,初次怀孕,是第一胎,是可以补办结婚证、生育证。满心欢喜的我们决定留下这个孩子,正积极准备资料登记结婚。怎知接下来的妊娠反 应如此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已经天天卧床没有办法进食,并且呕吐严重,为了保胎,只好到去医院吊瓶来维持体能(这些都有医院的资料)。因为这样,老公一边 工作一边照顾我,忙得焦头烂额,家里人又不在身边。所以去办结婚证的事情就这样耽误了,心想着等我身体好了生活能自理了就去办证。
  
因为这种致命的耽误,成了我这辈子胸口永远的痛!正当最近我身体好一点的时候,可以去办证了。就在圣诞节这天早上,我刚起床出门准备吃早餐,在路上走的时候,突然间,20几个人一窝蜂出现在我面前,无比强悍的男男女女把我围起来,突如其来,我惊恐万分,准备走开,这时,无数双手对我拉拉扯扯,而且力气 之大,动作之粗鲁,可怜我一个怀有身孕并且饭都没吃的弱女子,怎么能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吓,惊恐万状的我开始挣扎,情绪失控,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10几 个身材非常强悍的妇女跟我推推搡搡,我好几次摔倒在地,头上都摔了一个大包,被拉扯的肌肉酸痛无比,这其间,好几辆车都差点撞到我。不罢休的浩浩荡荡的这 一群居委会的队伍,冷漠的看着身体虚弱的我N次几欲晕倒,无数支肥壮手臂对我死拉活推的过程中,居然有人攻击我的肚子,在有人用力攻击我肚子两下的时候, 母性的本能让我冷静了下来,瑟瑟发抖的我嚎啕大哭站在路中,我坚强的宝宝非常坚强紧紧依附在我肚子里面,没有被这攻击的两下给打死。(写到这里,键盘已经 都是泪水了)
  
这时候,来了一辆车,这回是几个男人七手八脚不由分说的把我抬上了车。就这样,拉到了员当街道计生部,被关了起来,好几个人看管。街道的人非常好心的 让我坐下,虚脱状态的我坐在椅子上,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衣服被拉破了,身上受了伤,手被人用指甲抠掉一块肉,我的肚子又酸又痛,四面白墙面对我的痛哭默默无语,我上了洗手间,发现肚子受到攻击,已经出血了。我一个弱女子能怎么样呢?除了哭,我什么也做不了,不管说什么,是没有人相信你的。 唯一我能做的是,祈祷我的宝宝平安!祈祷我肚子的痛能减轻,不要大出血。
  
街道的人看着快要死掉的我,马上就跟我的户口所在地联系了,户口所在地的工作人员要求我本人马上回去当地办相关手续及证件。这也就好了,我回去补一下手续就没事了。可是街道却不知为何,不肯放人,继续关着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好任人宰割。无能为力的老公在一边看着我,此时,我悔恨交加,我责备他 无能,为什么没有及早去办证,害我这样子,甚至萌生了分手的念头,打掉孩子。让美丽的厦门多一个破碎的家,多一个无辜的灵魂,内心万念俱灰,失去了继续生 活的勇气,直想一头撞死,想着一天的折腾,尊严扫地。
  
想着想着,天就黑了,欢天喜地的人们去狂欢庆祝圣诞节了,这本该也是我的节日,可是,此时的我只能绻缩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天越来越暗了,身上的酸痛越 来越厉害了,四面白墙越来越冰冷了,老公也回去了。没有床可以睡,没有被子可以盖,就这样到了夜里11点多,因为身体疼痛等原因,我让老公过来看我,来了这后被保安挡在门外,说下班了,我们是不可以见面的。工作人员说,我们没有办证,他不是我老公的,而且他们也不能确定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老公的等等之类的话。 僵持之后,我老公报警了,警察来了之后,跟工作人员说了两分钟,给我丢下一句你违规,就走了,老公站在大门外求是没有用的,他无能为力地看着警察走了,我被隔离了,我只能痛哭,想从窗户跳下去,不想活着,但是都被看管我的人好心的拉回来了,就这样一个人被关到天亮。
  
9点的时候,我老公没有带5000块钱去交,我就被强行带上车,直接把我带去把孩子打掉。后来一个好心的亲戚联系了相关的计生工作人员,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户口地所在地的计生人员让我在一个月内办理完所有手续,交了押金,就这样,我孩子保住了,我也被当场放了。可是街道和居委会的人说,在证没有办好之前,我是不能再让她们碰到的,不然她们会直接把我拉去流产,因为她们是有这种权利的。所以说,我是没有自由的人,我现在只能躲着,老公已经去外地办相 关手续了。可是遭到如此重大打击和受伤,我不知道我肚子里面的宝宝是不是平安的,这种如履薄冰的心情将伴随我度过接下来的日子,直接孩子平安出生。
  
这种痛苦的煎熬不知何时结束,短短的两天时间,我却感觉好像已经经历了人间千年。身体的创伤会愈合,心里的伤将一直存在。现在只能有一个孩子,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知道我活着有什么意义。我是个罪人,因为我而给肚子里的孩子带来伤害,也许有一天我也可能不活了。







2008年12月25日,是圣诞节,这是一个快乐的节日!可是这一天对我来说,是个黑暗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厦门岳阳社区居委会的20几个身宽体胖、无比强悍的妇女给了我一份黑色的礼物。因为这份礼物,致使我现在身心重创,因为悲伤、劳累、受伤、精神受到致命的刺激,导致我现在生活失去自理的状态,已卧床不起。枕巾被我的冷汗和泪水禁湿又风干,风干又禁湿了,老公因此也没有去工作,与我 执手相望泪眼。
  

我和老公是1981年出生的,今年28岁,已经属于晚婚晚育的年龄。相知相恋于今年甜蜜结合,在家里举行结婚仪式后,还来不及去办理结婚证、生育证, (老公的户口因为上大学迁到外地,办登记结婚要迁户口和其他手续,要两地来回奔波,极其麻烦)就这样,一个小生命悄悄来临了,喜愁参半的我们傻眼了,喜的是一个小生命的诞生,忧愁的是我们还来不及去办理结婚证,生育证。痛苦决择中,家里人考虑到年纪很大了,赶紧去ZF计划生育部门咨询这个情况,给予的答复 是:到了晚婚晚育的年龄,初次怀孕,是第一胎,是可以补办结婚证、生育证。满心欢喜的我们决定留下这个孩子,正积极准备资料登记结婚。怎知接下来的妊娠反 应如此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已经天天卧床没有办法进食,并且呕吐严重,为了保胎,只好到去医院吊瓶来维持体能(这些都有医院的资料)。因为这样,老公一边 工作一边照顾我,忙得焦头烂额,家里人又不在身边。所以去办结婚证的事情就这样耽误了,心想着等我身体好了生活能自理了就去办证。
  
因为这种致命的耽误,成了我这辈子胸口永远的痛!正当最近我身体好一点的时候,可以去办证了。就在圣诞节这天早上,我刚起床出门准备吃早餐,在路上走的时候,突然间,20几个人一窝蜂出现在我面前,无比强悍的男男女女把我围起来,突如其来,我惊恐万分,准备走开,这时,无数双手对我拉拉扯扯,而且力气 之大,动作之粗鲁,可怜我一个怀有身孕并且饭都没吃的弱女子,怎么能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吓,惊恐万状的我开始挣扎,情绪失控,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10几 个身材非常强悍的妇女跟我推推搡搡,我好几次摔倒在地,头上都摔了一个大包,被拉扯的肌肉酸痛无比,这其间,好几辆车都差点撞到我。不罢休的浩浩荡荡的这 一群居委会的队伍,冷漠的看着身体虚弱的我N次几欲晕倒,无数支肥壮手臂对我死拉活推的过程中,居然有人攻击我的肚子,在有人用力攻击我肚子两下的时候, 母性的本能让我冷静了下来,瑟瑟发抖的我嚎啕大哭站在路中,我坚强的宝宝非常坚强紧紧依附在我肚子里面,没有被这攻击的两下给打死。(写到这里,键盘已经 都是泪水了)
  
这时候,来了一辆车,这回是几个男人七手八脚不由分说的把我抬上了车。就这样,拉到了员当街道计生部,被关了起来,好几个人看管。街道的人非常好心的 让我坐下,虚脱状态的我坐在椅子上,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衣服被拉破了,身上受了伤,手被人用指甲抠掉一块肉,我的肚子又酸又痛,四面白墙面对我的痛哭默默无语,我上了洗手间,发现肚子受到攻击,已经出血了。我一个弱女子能怎么样呢?除了哭,我什么也做不了,不管说什么,是没有人相信你的。 唯一我能做的是,祈祷我的宝宝平安!祈祷我肚子的痛能减轻,不要大出血。
  
街道的人看着快要死掉的我,马上就跟我的户口所在地联系了,户口所在地的工作人员要求我本人马上回去当地办相关手续及证件。这也就好了,我回去补一下手续就没事了。可是街道却不知为何,不肯放人,继续关着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好任人宰割。无能为力的老公在一边看着我,此时,我悔恨交加,我责备他 无能,为什么没有及早去办证,害我这样子,甚至萌生了分手的念头,打掉孩子。让美丽的厦门多一个破碎的家,多一个无辜的灵魂,内心万念俱灰,失去了继续生 活的勇气,直想一头撞死,想着一天的折腾,尊严扫地。
  
想着想着,天就黑了,欢天喜地的人们去狂欢庆祝圣诞节了,这本该也是我的节日,可是,此时的我只能绻缩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天越来越暗了,身上的酸痛越 来越厉害了,四面白墙越来越冰冷了,老公也回去了。没有床可以睡,没有被子可以盖,就这样到了夜里11点多,因为身体疼痛等原因,我让老公过来看我,来了这后被保安挡在门外,说下班了,我们是不可以见面的。工作人员说,我们没有办证,他不是我老公的,而且他们也不能确定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老公的等等之类的话。 僵持之后,我老公报警了,警察来了之后,跟工作人员说了两分钟,给我丢下一句你违规,就走了,老公站在大门外求是没有用的,他无能为力地看着警察走了,我被隔离了,我只能痛哭,想从窗户跳下去,不想活着,但是都被看管我的人好心的拉回来了,就这样一个人被关到天亮。
  
9点的时候,我老公没有带5000块钱去交,我就被强行带上车,直接把我带去把孩子打掉。后来一个好心的亲戚联系了相关的计生工作人员,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户口地所在地的计生人员让我在一个月内办理完所有手续,交了押金,就这样,我孩子保住了,我也被当场放了。可是街道和居委会的人说,在证没有办好之前,我是不能再让她们碰到的,不然她们会直接把我拉去流产,因为她们是有这种权利的。所以说,我是没有自由的人,我现在只能躲着,老公已经去外地办相 关手续了。可是遭到如此重大打击和受伤,我不知道我肚子里面的宝宝是不是平安的,这种如履薄冰的心情将伴随我度过接下来的日子,直接孩子平安出生。
  
这种痛苦的煎熬不知何时结束,短短的两天时间,我却感觉好像已经经历了人间千年。身体的创伤会愈合,心里的伤将一直存在。现在只能有一个孩子,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知道我活着有什么意义。我是个罪人,因为我而给肚子里的孩子带来伤害,也许有一天我也可能不活了。







2008年12月25日,是圣诞节,这是一个快乐的节日!可是这一天对我来说,是个黑暗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厦门岳阳社区居委会的20几个身宽体胖、无比强悍的妇女给了我一份黑色的礼物。因为这份礼物,致使我现在身心重创,因为悲伤、劳累、受伤、精神受到致命的刺激,导致我现在生活失去自理的状态,已卧床不起。枕巾被我的冷汗和泪水禁湿又风干,风干又禁湿了,老公因此也没有去工作,与我 执手相望泪眼。
  

我和老公是1981年出生的,今年28岁,已经属于晚婚晚育的年龄。相知相恋于今年甜蜜结合,在家里举行结婚仪式后,还来不及去办理结婚证、生育证, (老公的户口因为上大学迁到外地,办登记结婚要迁户口和其他手续,要两地来回奔波,极其麻烦)就这样,一个小生命悄悄来临了,喜愁参半的我们傻眼了,喜的是一个小生命的诞生,忧愁的是我们还来不及去办理结婚证,生育证。痛苦决择中,家里人考虑到年纪很大了,赶紧去ZF计划生育部门咨询这个情况,给予的答复 是:到了晚婚晚育的年龄,初次怀孕,是第一胎,是可以补办结婚证、生育证。满心欢喜的我们决定留下这个孩子,正积极准备资料登记结婚。怎知接下来的妊娠反 应如此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已经天天卧床没有办法进食,并且呕吐严重,为了保胎,只好到去医院吊瓶来维持体能(这些都有医院的资料)。因为这样,老公一边 工作一边照顾我,忙得焦头烂额,家里人又不在身边。所以去办结婚证的事情就这样耽误了,心想着等我身体好了生活能自理了就去办证。
  
因为这种致命的耽误,成了我这辈子胸口永远的痛!正当最近我身体好一点的时候,可以去办证了。就在圣诞节这天早上,我刚起床出门准备吃早餐,在路上走的时候,突然间,20几个人一窝蜂出现在我面前,无比强悍的男男女女把我围起来,突如其来,我惊恐万分,准备走开,这时,无数双手对我拉拉扯扯,而且力气 之大,动作之粗鲁,可怜我一个怀有身孕并且饭都没吃的弱女子,怎么能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吓,惊恐万状的我开始挣扎,情绪失控,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10几 个身材非常强悍的妇女跟我推推搡搡,我好几次摔倒在地,头上都摔了一个大包,被拉扯的肌肉酸痛无比,这其间,好几辆车都差点撞到我。不罢休的浩浩荡荡的这 一群居委会的队伍,冷漠的看着身体虚弱的我N次几欲晕倒,无数支肥壮手臂对我死拉活推的过程中,居然有人攻击我的肚子,在有人用力攻击我肚子两下的时候, 母性的本能让我冷静了下来,瑟瑟发抖的我嚎啕大哭站在路中,我坚强的宝宝非常坚强紧紧依附在我肚子里面,没有被这攻击的两下给打死。(写到这里,键盘已经 都是泪水了)
  
这时候,来了一辆车,这回是几个男人七手八脚不由分说的把我抬上了车。就这样,拉到了员当街道计生部,被关了起来,好几个人看管。街道的人非常好心的 让我坐下,虚脱状态的我坐在椅子上,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衣服被拉破了,身上受了伤,手被人用指甲抠掉一块肉,我的肚子又酸又痛,四面白墙面对我的痛哭默默无语,我上了洗手间,发现肚子受到攻击,已经出血了。我一个弱女子能怎么样呢?除了哭,我什么也做不了,不管说什么,是没有人相信你的。 唯一我能做的是,祈祷我的宝宝平安!祈祷我肚子的痛能减轻,不要大出血。
  
街道的人看着快要死掉的我,马上就跟我的户口所在地联系了,户口所在地的工作人员要求我本人马上回去当地办相关手续及证件。这也就好了,我回去补一下手续就没事了。可是街道却不知为何,不肯放人,继续关着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好任人宰割。无能为力的老公在一边看着我,此时,我悔恨交加,我责备他 无能,为什么没有及早去办证,害我这样子,甚至萌生了分手的念头,打掉孩子。让美丽的厦门多一个破碎的家,多一个无辜的灵魂,内心万念俱灰,失去了继续生 活的勇气,直想一头撞死,想着一天的折腾,尊严扫地。
  
想着想着,天就黑了,欢天喜地的人们去狂欢庆祝圣诞节了,这本该也是我的节日,可是,此时的我只能绻缩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天越来越暗了,身上的酸痛越 来越厉害了,四面白墙越来越冰冷了,老公也回去了。没有床可以睡,没有被子可以盖,就这样到了夜里11点多,因为身体疼痛等原因,我让老公过来看我,来了这后被保安挡在门外,说下班了,我们是不可以见面的。工作人员说,我们没有办证,他不是我老公的,而且他们也不能确定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老公的等等之类的话。 僵持之后,我老公报警了,警察来了之后,跟工作人员说了两分钟,给我丢下一句你违规,就走了,老公站在大门外求是没有用的,他无能为力地看着警察走了,我被隔离了,我只能痛哭,想从窗户跳下去,不想活着,但是都被看管我的人好心的拉回来了,就这样一个人被关到天亮。
  
9点的时候,我老公没有带5000块钱去交,我就被强行带上车,直接把我带去把孩子打掉。后来一个好心的亲戚联系了相关的计生工作人员,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户口地所在地的计生人员让我在一个月内办理完所有手续,交了押金,就这样,我孩子保住了,我也被当场放了。可是街道和居委会的人说,在证没有办好之前,我是不能再让她们碰到的,不然她们会直接把我拉去流产,因为她们是有这种权利的。所以说,我是没有自由的人,我现在只能躲着,老公已经去外地办相 关手续了。可是遭到如此重大打击和受伤,我不知道我肚子里面的宝宝是不是平安的,这种如履薄冰的心情将伴随我度过接下来的日子,直接孩子平安出生。
  
这种痛苦的煎熬不知何时结束,短短的两天时间,我却感觉好像已经经历了人间千年。身体的创伤会愈合,心里的伤将一直存在。现在只能有一个孩子,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知道我活着有什么意义。我是个罪人,因为我而给肚子里的孩子带来伤害,也许有一天我也可能不活了。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