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为我们说句公道话吧!
苏州市菱塘新村北区居民



编辑:你好!

春节既将来临,人们都在准备着欢欢喜喜的过大年!

可是我们的心中却充满了悲痛、无奈与深深的怨,因为我们的住房,我们赖以遮风避雨的家将在除夕(元月二十五日)开始面临强制性拆迁了!

七八十年前的一个除夕夜,杨白劳被黄世仁逼债而亡,现在想起戏上的情节仍让我们愤恨与不平!可是说实在的,杨白劳比起我们来实在是不算什么了!因为,不管如何说,杨白劳必竟是欠了黄世仁的钱的!可是我们没有欠任何人一分钱,我们的住房是有合法的产权证的!我们没有在任何一张纸上按过手印,从没有承诺要出卖我们的住房!有关政府凭什么就可以强制来把我们赶出家门呢?

人们常说人权,我们真不知道人权究竟是体现在那里的?

人们常说我们是国家的主人,我们真不知道为何公仆可以赶走主人?

报纸上,电视台还天天在讲,要严肃追究给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和公民合法权益造成严重损害的行为。可是我们的合法权益却随时会被损害啊?



记住我们的怨,记住我们的痛吧!
   

回顾介绍一下经过:

我们是来自江苏省苏州市菱塘新村北区(30、31、32、34、35、36幢)六幢民房的部分住户,在我们这里共有二百七十多户人家, 地处苏州最繁华的商圈,极具升值潜力的地块之一!

五月份我们被突然告知,我们的住房即将要被拆迁,原因是:我们这里将被用于建造苏州轨道交通的控制中心大厦。该大厦地面以上二十三层,地下三层,共二十六层高。

如果要在此建造这四五间轨道交通的控制室,就需要拆掉六幢民房,搬迁二百七十多户人家,动用将近四、五亿的财政资金,我们也就不禁要问:为何要耗费如此巨资将一栋用于交通指挥大楼建于如此繁华的商圈之中?要知道纵观整条轻轨线路,能用于建造这样一栋大楼的空地比比皆是,而且成本可以远远低于在此建造的费用!他们也该为政府的财政支出算算帐啊?!

轻轨的控制中心为何要如此选址?二十公里长的一条轻轨要这么一座控制中心吗?这不禁让人心生疑问。

为此我们走访了许多相关部门,甚至包括上海的地铁单位,得到的答案是:控制中心只需要四五间办公室。而且是在地下的建筑,通过调阅苏州轻轨施工图纸,也证实了这一点。所谓市政工程拆迁,恐怕只是苏州市有关方面借市政拆迁的名义,搞商业开发!

为了维护我们合法的权益,我们要求苏州市政府有关方面公示这二十六层大厦相关的建设项目批文等法规性文件!在这半年中,有关方面没有答复!更没有一位政府的官员来与我们对话过!听取我们的意见!

在这半年中,我们整天面对着野蛮的拆迁!他们持有着一张与我们风马牛不相及的广济路站拆迁许可证,而我们的住房远离广济路站!

在这半年中,有关方面用手中的权力,对我们是威胁,逼迫!许多公务员在单位领导不断的做工作下,只能含泪,无奈的搬走了!有关方面无所不用其极,出动特警,张贴强制拆迁的公告!

我们感到好无助,好无奈,也好屈辱!

为了维护我们的权益,我们开始了无数的信访!从苏州市到江苏省,直至中央的几个大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甚至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我们都写信进行了信访,无数次的写,许多人写,可是大多数的信都杳无音讯,石沉大海!难得有一、二封回信也是通过苏州市的拆迁我们住房的相关部门转来的!让他们转的理由是按国务院信访条例说的: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我们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们告一位贪污受贿的官员,这封信是否就会转到这位贪官手上? 我们心中感到无限的悲凉,无限的绝望!

强拆的日子正在临近,我们唯一的家随时会被强拆了,我们没有活路可走了!

万般无奈中,我们只能拿起法律的武器,我们希望神圣的法律能为我们主持公道!可是法院拒绝我们要求保护的请求!

当我们的房屋面临拆迁,生存权岌岌可危时,我们想到了人民法院,用法律来维护我们最基本的权利。可是当我们面对一个不为民的人民法院时,作为一个普通的弱势群众,我们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来捍卫我们的家园,维护我们的权益。

尊敬的编辑,我们实在是到了走投无路了地步了!

救救我们吧,为我们指条明路吧!

此致
敬礼

联系电话:13656227954



编辑:你好!

春节既将来临,人们都在准备着欢欢喜喜的过大年!

可是我们的心中却充满了悲痛、无奈与深深的怨,因为我们的住房,我们赖以遮风避雨的家将在除夕(元月二十五日)开始面临强制性拆迁了!

七八十年前的一个除夕夜,杨白劳被黄世仁逼债而亡,现在想起戏上的情节仍让我们愤恨与不平!可是说实在的,杨白劳比起我们来实在是不算什么了!因为,不管如何说,杨白劳必竟是欠了黄世仁的钱的!可是我们没有欠任何人一分钱,我们的住房是有合法的产权证的!我们没有在任何一张纸上按过手印,从没有承诺要出卖我们的住房!有关政府凭什么就可以强制来把我们赶出家门呢?

人们常说人权,我们真不知道人权究竟是体现在那里的?

人们常说我们是国家的主人,我们真不知道为何公仆可以赶走主人?

报纸上,电视台还天天在讲,要严肃追究给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和公民合法权益造成严重损害的行为。可是我们的合法权益却随时会被损害啊?



记住我们的怨,记住我们的痛吧!
   

回顾介绍一下经过:

我们是来自江苏省苏州市菱塘新村北区(30、31、32、34、35、36幢)六幢民房的部分住户,在我们这里共有二百七十多户人家, 地处苏州最繁华的商圈,极具升值潜力的地块之一!

五月份我们被突然告知,我们的住房即将要被拆迁,原因是:我们这里将被用于建造苏州轨道交通的控制中心大厦。该大厦地面以上二十三层,地下三层,共二十六层高。

如果要在此建造这四五间轨道交通的控制室,就需要拆掉六幢民房,搬迁二百七十多户人家,动用将近四、五亿的财政资金,我们也就不禁要问:为何要耗费如此巨资将一栋用于交通指挥大楼建于如此繁华的商圈之中?要知道纵观整条轻轨线路,能用于建造这样一栋大楼的空地比比皆是,而且成本可以远远低于在此建造的费用!他们也该为政府的财政支出算算帐啊?!

轻轨的控制中心为何要如此选址?二十公里长的一条轻轨要这么一座控制中心吗?这不禁让人心生疑问。

为此我们走访了许多相关部门,甚至包括上海的地铁单位,得到的答案是:控制中心只需要四五间办公室。而且是在地下的建筑,通过调阅苏州轻轨施工图纸,也证实了这一点。所谓市政工程拆迁,恐怕只是苏州市有关方面借市政拆迁的名义,搞商业开发!

为了维护我们合法的权益,我们要求苏州市政府有关方面公示这二十六层大厦相关的建设项目批文等法规性文件!在这半年中,有关方面没有答复!更没有一位政府的官员来与我们对话过!听取我们的意见!

在这半年中,我们整天面对着野蛮的拆迁!他们持有着一张与我们风马牛不相及的广济路站拆迁许可证,而我们的住房远离广济路站!

在这半年中,有关方面用手中的权力,对我们是威胁,逼迫!许多公务员在单位领导不断的做工作下,只能含泪,无奈的搬走了!有关方面无所不用其极,出动特警,张贴强制拆迁的公告!

我们感到好无助,好无奈,也好屈辱!

为了维护我们的权益,我们开始了无数的信访!从苏州市到江苏省,直至中央的几个大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甚至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我们都写信进行了信访,无数次的写,许多人写,可是大多数的信都杳无音讯,石沉大海!难得有一、二封回信也是通过苏州市的拆迁我们住房的相关部门转来的!让他们转的理由是按国务院信访条例说的: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我们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们告一位贪污受贿的官员,这封信是否就会转到这位贪官手上? 我们心中感到无限的悲凉,无限的绝望!

强拆的日子正在临近,我们唯一的家随时会被强拆了,我们没有活路可走了!

万般无奈中,我们只能拿起法律的武器,我们希望神圣的法律能为我们主持公道!可是法院拒绝我们要求保护的请求!

当我们的房屋面临拆迁,生存权岌岌可危时,我们想到了人民法院,用法律来维护我们最基本的权利。可是当我们面对一个不为民的人民法院时,作为一个普通的弱势群众,我们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来捍卫我们的家园,维护我们的权益。

尊敬的编辑,我们实在是到了走投无路了地步了!

救救我们吧,为我们指条明路吧!

此致
敬礼

联系电话:13656227954



编辑:你好!

春节既将来临,人们都在准备着欢欢喜喜的过大年!

可是我们的心中却充满了悲痛、无奈与深深的怨,因为我们的住房,我们赖以遮风避雨的家将在除夕(元月二十五日)开始面临强制性拆迁了!

七八十年前的一个除夕夜,杨白劳被黄世仁逼债而亡,现在想起戏上的情节仍让我们愤恨与不平!可是说实在的,杨白劳比起我们来实在是不算什么了!因为,不管如何说,杨白劳必竟是欠了黄世仁的钱的!可是我们没有欠任何人一分钱,我们的住房是有合法的产权证的!我们没有在任何一张纸上按过手印,从没有承诺要出卖我们的住房!有关政府凭什么就可以强制来把我们赶出家门呢?

人们常说人权,我们真不知道人权究竟是体现在那里的?

人们常说我们是国家的主人,我们真不知道为何公仆可以赶走主人?

报纸上,电视台还天天在讲,要严肃追究给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和公民合法权益造成严重损害的行为。可是我们的合法权益却随时会被损害啊?



记住我们的怨,记住我们的痛吧!
   

回顾介绍一下经过:

我们是来自江苏省苏州市菱塘新村北区(30、31、32、34、35、36幢)六幢民房的部分住户,在我们这里共有二百七十多户人家, 地处苏州最繁华的商圈,极具升值潜力的地块之一!

五月份我们被突然告知,我们的住房即将要被拆迁,原因是:我们这里将被用于建造苏州轨道交通的控制中心大厦。该大厦地面以上二十三层,地下三层,共二十六层高。

如果要在此建造这四五间轨道交通的控制室,就需要拆掉六幢民房,搬迁二百七十多户人家,动用将近四、五亿的财政资金,我们也就不禁要问:为何要耗费如此巨资将一栋用于交通指挥大楼建于如此繁华的商圈之中?要知道纵观整条轻轨线路,能用于建造这样一栋大楼的空地比比皆是,而且成本可以远远低于在此建造的费用!他们也该为政府的财政支出算算帐啊?!

轻轨的控制中心为何要如此选址?二十公里长的一条轻轨要这么一座控制中心吗?这不禁让人心生疑问。

为此我们走访了许多相关部门,甚至包括上海的地铁单位,得到的答案是:控制中心只需要四五间办公室。而且是在地下的建筑,通过调阅苏州轻轨施工图纸,也证实了这一点。所谓市政工程拆迁,恐怕只是苏州市有关方面借市政拆迁的名义,搞商业开发!

为了维护我们合法的权益,我们要求苏州市政府有关方面公示这二十六层大厦相关的建设项目批文等法规性文件!在这半年中,有关方面没有答复!更没有一位政府的官员来与我们对话过!听取我们的意见!

在这半年中,我们整天面对着野蛮的拆迁!他们持有着一张与我们风马牛不相及的广济路站拆迁许可证,而我们的住房远离广济路站!

在这半年中,有关方面用手中的权力,对我们是威胁,逼迫!许多公务员在单位领导不断的做工作下,只能含泪,无奈的搬走了!有关方面无所不用其极,出动特警,张贴强制拆迁的公告!

我们感到好无助,好无奈,也好屈辱!

为了维护我们的权益,我们开始了无数的信访!从苏州市到江苏省,直至中央的几个大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甚至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我们都写信进行了信访,无数次的写,许多人写,可是大多数的信都杳无音讯,石沉大海!难得有一、二封回信也是通过苏州市的拆迁我们住房的相关部门转来的!让他们转的理由是按国务院信访条例说的: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我们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们告一位贪污受贿的官员,这封信是否就会转到这位贪官手上? 我们心中感到无限的悲凉,无限的绝望!

强拆的日子正在临近,我们唯一的家随时会被强拆了,我们没有活路可走了!

万般无奈中,我们只能拿起法律的武器,我们希望神圣的法律能为我们主持公道!可是法院拒绝我们要求保护的请求!

当我们的房屋面临拆迁,生存权岌岌可危时,我们想到了人民法院,用法律来维护我们最基本的权利。可是当我们面对一个不为民的人民法院时,作为一个普通的弱势群众,我们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来捍卫我们的家园,维护我们的权益。

尊敬的编辑,我们实在是到了走投无路了地步了!

救救我们吧,为我们指条明路吧!

此致
敬礼

联系电话:13656227954



编辑:你好!

春节既将来临,人们都在准备着欢欢喜喜的过大年!

可是我们的心中却充满了悲痛、无奈与深深的怨,因为我们的住房,我们赖以遮风避雨的家将在除夕(元月二十五日)开始面临强制性拆迁了!

七八十年前的一个除夕夜,杨白劳被黄世仁逼债而亡,现在想起戏上的情节仍让我们愤恨与不平!可是说实在的,杨白劳比起我们来实在是不算什么了!因为,不管如何说,杨白劳必竟是欠了黄世仁的钱的!可是我们没有欠任何人一分钱,我们的住房是有合法的产权证的!我们没有在任何一张纸上按过手印,从没有承诺要出卖我们的住房!有关政府凭什么就可以强制来把我们赶出家门呢?

人们常说人权,我们真不知道人权究竟是体现在那里的?

人们常说我们是国家的主人,我们真不知道为何公仆可以赶走主人?

报纸上,电视台还天天在讲,要严肃追究给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和公民合法权益造成严重损害的行为。可是我们的合法权益却随时会被损害啊?



记住我们的怨,记住我们的痛吧!
   

回顾介绍一下经过:

我们是来自江苏省苏州市菱塘新村北区(30、31、32、34、35、36幢)六幢民房的部分住户,在我们这里共有二百七十多户人家, 地处苏州最繁华的商圈,极具升值潜力的地块之一!

五月份我们被突然告知,我们的住房即将要被拆迁,原因是:我们这里将被用于建造苏州轨道交通的控制中心大厦。该大厦地面以上二十三层,地下三层,共二十六层高。

如果要在此建造这四五间轨道交通的控制室,就需要拆掉六幢民房,搬迁二百七十多户人家,动用将近四、五亿的财政资金,我们也就不禁要问:为何要耗费如此巨资将一栋用于交通指挥大楼建于如此繁华的商圈之中?要知道纵观整条轻轨线路,能用于建造这样一栋大楼的空地比比皆是,而且成本可以远远低于在此建造的费用!他们也该为政府的财政支出算算帐啊?!

轻轨的控制中心为何要如此选址?二十公里长的一条轻轨要这么一座控制中心吗?这不禁让人心生疑问。

为此我们走访了许多相关部门,甚至包括上海的地铁单位,得到的答案是:控制中心只需要四五间办公室。而且是在地下的建筑,通过调阅苏州轻轨施工图纸,也证实了这一点。所谓市政工程拆迁,恐怕只是苏州市有关方面借市政拆迁的名义,搞商业开发!

为了维护我们合法的权益,我们要求苏州市政府有关方面公示这二十六层大厦相关的建设项目批文等法规性文件!在这半年中,有关方面没有答复!更没有一位政府的官员来与我们对话过!听取我们的意见!

在这半年中,我们整天面对着野蛮的拆迁!他们持有着一张与我们风马牛不相及的广济路站拆迁许可证,而我们的住房远离广济路站!

在这半年中,有关方面用手中的权力,对我们是威胁,逼迫!许多公务员在单位领导不断的做工作下,只能含泪,无奈的搬走了!有关方面无所不用其极,出动特警,张贴强制拆迁的公告!

我们感到好无助,好无奈,也好屈辱!

为了维护我们的权益,我们开始了无数的信访!从苏州市到江苏省,直至中央的几个大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甚至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我们都写信进行了信访,无数次的写,许多人写,可是大多数的信都杳无音讯,石沉大海!难得有一、二封回信也是通过苏州市的拆迁我们住房的相关部门转来的!让他们转的理由是按国务院信访条例说的: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我们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们告一位贪污受贿的官员,这封信是否就会转到这位贪官手上? 我们心中感到无限的悲凉,无限的绝望!

强拆的日子正在临近,我们唯一的家随时会被强拆了,我们没有活路可走了!

万般无奈中,我们只能拿起法律的武器,我们希望神圣的法律能为我们主持公道!可是法院拒绝我们要求保护的请求!

当我们的房屋面临拆迁,生存权岌岌可危时,我们想到了人民法院,用法律来维护我们最基本的权利。可是当我们面对一个不为民的人民法院时,作为一个普通的弱势群众,我们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来捍卫我们的家园,维护我们的权益。

尊敬的编辑,我们实在是到了走投无路了地步了!

救救我们吧,为我们指条明路吧!

此致
敬礼

联系电话:13656227954



编辑:你好!

春节既将来临,人们都在准备着欢欢喜喜的过大年!

可是我们的心中却充满了悲痛、无奈与深深的怨,因为我们的住房,我们赖以遮风避雨的家将在除夕(元月二十五日)开始面临强制性拆迁了!

七八十年前的一个除夕夜,杨白劳被黄世仁逼债而亡,现在想起戏上的情节仍让我们愤恨与不平!可是说实在的,杨白劳比起我们来实在是不算什么了!因为,不管如何说,杨白劳必竟是欠了黄世仁的钱的!可是我们没有欠任何人一分钱,我们的住房是有合法的产权证的!我们没有在任何一张纸上按过手印,从没有承诺要出卖我们的住房!有关政府凭什么就可以强制来把我们赶出家门呢?

人们常说人权,我们真不知道人权究竟是体现在那里的?

人们常说我们是国家的主人,我们真不知道为何公仆可以赶走主人?

报纸上,电视台还天天在讲,要严肃追究给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和公民合法权益造成严重损害的行为。可是我们的合法权益却随时会被损害啊?



记住我们的怨,记住我们的痛吧!
   

回顾介绍一下经过:

我们是来自江苏省苏州市菱塘新村北区(30、31、32、34、35、36幢)六幢民房的部分住户,在我们这里共有二百七十多户人家, 地处苏州最繁华的商圈,极具升值潜力的地块之一!

五月份我们被突然告知,我们的住房即将要被拆迁,原因是:我们这里将被用于建造苏州轨道交通的控制中心大厦。该大厦地面以上二十三层,地下三层,共二十六层高。

如果要在此建造这四五间轨道交通的控制室,就需要拆掉六幢民房,搬迁二百七十多户人家,动用将近四、五亿的财政资金,我们也就不禁要问:为何要耗费如此巨资将一栋用于交通指挥大楼建于如此繁华的商圈之中?要知道纵观整条轻轨线路,能用于建造这样一栋大楼的空地比比皆是,而且成本可以远远低于在此建造的费用!他们也该为政府的财政支出算算帐啊?!

轻轨的控制中心为何要如此选址?二十公里长的一条轻轨要这么一座控制中心吗?这不禁让人心生疑问。

为此我们走访了许多相关部门,甚至包括上海的地铁单位,得到的答案是:控制中心只需要四五间办公室。而且是在地下的建筑,通过调阅苏州轻轨施工图纸,也证实了这一点。所谓市政工程拆迁,恐怕只是苏州市有关方面借市政拆迁的名义,搞商业开发!

为了维护我们合法的权益,我们要求苏州市政府有关方面公示这二十六层大厦相关的建设项目批文等法规性文件!在这半年中,有关方面没有答复!更没有一位政府的官员来与我们对话过!听取我们的意见!

在这半年中,我们整天面对着野蛮的拆迁!他们持有着一张与我们风马牛不相及的广济路站拆迁许可证,而我们的住房远离广济路站!

在这半年中,有关方面用手中的权力,对我们是威胁,逼迫!许多公务员在单位领导不断的做工作下,只能含泪,无奈的搬走了!有关方面无所不用其极,出动特警,张贴强制拆迁的公告!

我们感到好无助,好无奈,也好屈辱!

为了维护我们的权益,我们开始了无数的信访!从苏州市到江苏省,直至中央的几个大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甚至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我们都写信进行了信访,无数次的写,许多人写,可是大多数的信都杳无音讯,石沉大海!难得有一、二封回信也是通过苏州市的拆迁我们住房的相关部门转来的!让他们转的理由是按国务院信访条例说的: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我们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们告一位贪污受贿的官员,这封信是否就会转到这位贪官手上? 我们心中感到无限的悲凉,无限的绝望!

强拆的日子正在临近,我们唯一的家随时会被强拆了,我们没有活路可走了!

万般无奈中,我们只能拿起法律的武器,我们希望神圣的法律能为我们主持公道!可是法院拒绝我们要求保护的请求!

当我们的房屋面临拆迁,生存权岌岌可危时,我们想到了人民法院,用法律来维护我们最基本的权利。可是当我们面对一个不为民的人民法院时,作为一个普通的弱势群众,我们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来捍卫我们的家园,维护我们的权益。

尊敬的编辑,我们实在是到了走投无路了地步了!

救救我们吧,为我们指条明路吧!

此致
敬礼

联系电话:13656227954



编辑:你好!

春节既将来临,人们都在准备着欢欢喜喜的过大年!

可是我们的心中却充满了悲痛、无奈与深深的怨,因为我们的住房,我们赖以遮风避雨的家将在除夕(元月二十五日)开始面临强制性拆迁了!

七八十年前的一个除夕夜,杨白劳被黄世仁逼债而亡,现在想起戏上的情节仍让我们愤恨与不平!可是说实在的,杨白劳比起我们来实在是不算什么了!因为,不管如何说,杨白劳必竟是欠了黄世仁的钱的!可是我们没有欠任何人一分钱,我们的住房是有合法的产权证的!我们没有在任何一张纸上按过手印,从没有承诺要出卖我们的住房!有关政府凭什么就可以强制来把我们赶出家门呢?

人们常说人权,我们真不知道人权究竟是体现在那里的?

人们常说我们是国家的主人,我们真不知道为何公仆可以赶走主人?

报纸上,电视台还天天在讲,要严肃追究给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和公民合法权益造成严重损害的行为。可是我们的合法权益却随时会被损害啊?



记住我们的怨,记住我们的痛吧!
   

回顾介绍一下经过:

我们是来自江苏省苏州市菱塘新村北区(30、31、32、34、35、36幢)六幢民房的部分住户,在我们这里共有二百七十多户人家, 地处苏州最繁华的商圈,极具升值潜力的地块之一!

五月份我们被突然告知,我们的住房即将要被拆迁,原因是:我们这里将被用于建造苏州轨道交通的控制中心大厦。该大厦地面以上二十三层,地下三层,共二十六层高。

如果要在此建造这四五间轨道交通的控制室,就需要拆掉六幢民房,搬迁二百七十多户人家,动用将近四、五亿的财政资金,我们也就不禁要问:为何要耗费如此巨资将一栋用于交通指挥大楼建于如此繁华的商圈之中?要知道纵观整条轻轨线路,能用于建造这样一栋大楼的空地比比皆是,而且成本可以远远低于在此建造的费用!他们也该为政府的财政支出算算帐啊?!

轻轨的控制中心为何要如此选址?二十公里长的一条轻轨要这么一座控制中心吗?这不禁让人心生疑问。

为此我们走访了许多相关部门,甚至包括上海的地铁单位,得到的答案是:控制中心只需要四五间办公室。而且是在地下的建筑,通过调阅苏州轻轨施工图纸,也证实了这一点。所谓市政工程拆迁,恐怕只是苏州市有关方面借市政拆迁的名义,搞商业开发!

为了维护我们合法的权益,我们要求苏州市政府有关方面公示这二十六层大厦相关的建设项目批文等法规性文件!在这半年中,有关方面没有答复!更没有一位政府的官员来与我们对话过!听取我们的意见!

在这半年中,我们整天面对着野蛮的拆迁!他们持有着一张与我们风马牛不相及的广济路站拆迁许可证,而我们的住房远离广济路站!

在这半年中,有关方面用手中的权力,对我们是威胁,逼迫!许多公务员在单位领导不断的做工作下,只能含泪,无奈的搬走了!有关方面无所不用其极,出动特警,张贴强制拆迁的公告!

我们感到好无助,好无奈,也好屈辱!

为了维护我们的权益,我们开始了无数的信访!从苏州市到江苏省,直至中央的几个大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甚至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我们都写信进行了信访,无数次的写,许多人写,可是大多数的信都杳无音讯,石沉大海!难得有一、二封回信也是通过苏州市的拆迁我们住房的相关部门转来的!让他们转的理由是按国务院信访条例说的: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我们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们告一位贪污受贿的官员,这封信是否就会转到这位贪官手上? 我们心中感到无限的悲凉,无限的绝望!

强拆的日子正在临近,我们唯一的家随时会被强拆了,我们没有活路可走了!

万般无奈中,我们只能拿起法律的武器,我们希望神圣的法律能为我们主持公道!可是法院拒绝我们要求保护的请求!

当我们的房屋面临拆迁,生存权岌岌可危时,我们想到了人民法院,用法律来维护我们最基本的权利。可是当我们面对一个不为民的人民法院时,作为一个普通的弱势群众,我们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来捍卫我们的家园,维护我们的权益。

尊敬的编辑,我们实在是到了走投无路了地步了!

救救我们吧,为我们指条明路吧!

此致
敬礼

联系电话:13656227954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