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请拿出勇气,冲破禁区,直面六四
天安门母亲群体



天安门母亲始终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切按事实说话、做事,不相信任何谎言。



尊敬的十一届二次会议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今年,是六四大屠杀20年。

上一个世纪的1989年6月4日,中国当局发动了一场对首都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大屠杀,严重违背了本国的宪法,违背了一个主权国家所应承担的保护人类的国际义务,由对人权和公民权的一贯侮蔑发展为反人道的暴行。

在已经过去的漫长岁月里,政府当局刻意淡化六四,不准国人谈论六四,禁止媒体涉足六四。中国犹如一间密不通风的铁屋子,把民间所有关于六四的呼声,把六四受难亲属和伤残者的一切哀号,一切哭诉、一切呻吟都挡在了铁屋子以外。今天,你们作为两会代表、委员,庄严地坐在大会堂里,能听到来自六四的呐喊吗?能听到六四难属的痛苦叹息吗?现如今,当年的血迹早已被冲刷,弹痕也早已被抹去,屠杀的现场摆满了奇花异草,变成了一片和平繁荣的景象。

可这一切能掩盖得了当年的罪恶,能消除得了遇难亲属年甚一年的伤痛吗?

不!绝对不可能。六四大屠杀早已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它绝不是轻描淡写的政治风波,也不是什么严重的政治风波,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反人道暴行。无论何种力量,都无法否定20年前被机枪、坦克夺去千百条鲜活生命这一严酷的事实!

二十年的时光不算短了,足够一代人的成长。后起的一代,没有经历过当年的腥风血雨,没有感受过屠城后凄厉静寂的死地。过去了,似乎一切都过去了,请君莫唱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这二十年,国家领导人换了一代又一代,从第二代到了第三代、第四代。你们两会代表、委员也换了一届又一届。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势的变化,似乎给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提供了一种有利于弱化六四,把六四推向遥远历史年代的机会。

然而,中国的天安门母亲不答应。我们认为,在六四定性问题上,来不得半点含糊,无论是坚持最初的说法,还是改变这种说法,都应该以事实为依据,让真相来说话。如果当年军委主席邓小平发动的平息反革命暴乱搞错了,那就必须推翻,必须通过既定的法律程序予以纠正,向全社会公布,不能用含糊其辞的政治风波来搪塞。

天安门母亲始终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切按事实说话、做事,不相信任何谎言。我们从最早的寻访活动起,对所寻访的人员都经过反复查证、核实,到目前已知的194位死难者中,无一人有任何暴力行为。他们均属于那场屠杀事件的无辜受害者。他们是为正义而死的,我们惟有为他(她)们讨回公道,追寻迟到的正义。否则,我们将无颜面对死者的亡灵。

从上个世纪的1995年起,我们这群六四惨案的受难者和受难亲属,每年郑重地给两会写信,提出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这就是: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死者人数、死者名单;就每一位死者向其家属作出个案交待,依法给予赔偿;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追究责任者刑责。这三项概括起来,就是 真相、赔偿、问责六个字。

我们始终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则,呼吁两会和政府当局按照民主、法制的程序,以协商、对话的方式求得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然而,我们的此项要求始终没有得到两会的讨论。

为了打破解决六四事件的僵局,使事态沿着平稳的道路发展,我们于2006年提出:可以按照先易后难的原则,对一些存在重大分歧,一时无法取得共识的问题,可以暂时搁置争议,首先解决一些涉及受害人基本权利和切身利益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1,撤销对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的监控和人身限制;2,允许死难亲属公开悼念自己的亲人;3,不再阻截、扣没海内外人道救助捐款,悉数发还已冻结的救助款项;4,政府有关部门本着人道精神帮助生活有困难的受害人解决就业、低保等基本生活保障,此项帮助不应附加任何政治条件;5,消除对六四伤残者的政治歧视,在公共参与、社会待遇上与普通残疾人一视同仁,等等。

2008年,我们又向两会代表提出:今天,世界潮流是对话代替对抗。中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上主张用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分歧与争端,那么,我们也就有更充分的理由,要求政府当局以同样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分歧与争端。如果能在六四问题上,争取实现以对话来代替对抗,那将是整个民族的幸事、全体国人的福祉。多一分对话,就多一分文明与法纪,也就少一分愚昧与专横。对话不是把社会导向对立和仇恨,而是把社会导向宽容与和解。以对话方式解决六四问题,将是达成社会和解的必由之路。

现在,又一年过去了,依然是杳无音信。

我们注意到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不久前的一份公开讲话中,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们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制定各项方针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对此,我们表示欢迎。既然如此,我们建议人大、政协不妨在全国,尤其是北京,解除六四禁区,就六四事件开展一次广泛的民意调查,看看民众究竟拥护什么?赞成什么?高兴什么?答应什么?我们想,此事不难做到。

然而,中国民众心里都清楚,六四惨案是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一手制造的铁案,在当前全国上下以及未来历史上只要邓小平的余威尚在,想要搬倒这个党和政府早已定性的结论,抛弃新的凡是,那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即使平息反革命暴乱变成了严重的政治风波,其实质结论并没有改变。   

这就需要各位代表拿出非凡的胆略,拿出政治的勇气和智慧,突破禁区,直面二十年前那场惨绝人寰的悲剧,按照事实真相解决六四事件。果真如此,那就必将造福于黎民百姓,功垂千秋。
  
签名者: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何凤亭 谭淑琴 (共127人)


2009年2月26日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鈺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 罗  让 严光汉 李贞英 邝涤清  (共19人)

天安门母亲始终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切按事实说话、做事,不相信任何谎言。



尊敬的十一届二次会议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今年,是六四大屠杀20年。

上一个世纪的1989年6月4日,中国当局发动了一场对首都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大屠杀,严重违背了本国的宪法,违背了一个主权国家所应承担的保护人类的国际义务,由对人权和公民权的一贯侮蔑发展为反人道的暴行。

在已经过去的漫长岁月里,政府当局刻意淡化六四,不准国人谈论六四,禁止媒体涉足六四。中国犹如一间密不通风的铁屋子,把民间所有关于六四的呼声,把六四受难亲属和伤残者的一切哀号,一切哭诉、一切呻吟都挡在了铁屋子以外。今天,你们作为两会代表、委员,庄严地坐在大会堂里,能听到来自六四的呐喊吗?能听到六四难属的痛苦叹息吗?现如今,当年的血迹早已被冲刷,弹痕也早已被抹去,屠杀的现场摆满了奇花异草,变成了一片和平繁荣的景象。

可这一切能掩盖得了当年的罪恶,能消除得了遇难亲属年甚一年的伤痛吗?

不!绝对不可能。六四大屠杀早已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它绝不是轻描淡写的政治风波,也不是什么严重的政治风波,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反人道暴行。无论何种力量,都无法否定20年前被机枪、坦克夺去千百条鲜活生命这一严酷的事实!

二十年的时光不算短了,足够一代人的成长。后起的一代,没有经历过当年的腥风血雨,没有感受过屠城后凄厉静寂的死地。过去了,似乎一切都过去了,请君莫唱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这二十年,国家领导人换了一代又一代,从第二代到了第三代、第四代。你们两会代表、委员也换了一届又一届。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势的变化,似乎给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提供了一种有利于弱化六四,把六四推向遥远历史年代的机会。

然而,中国的天安门母亲不答应。我们认为,在六四定性问题上,来不得半点含糊,无论是坚持最初的说法,还是改变这种说法,都应该以事实为依据,让真相来说话。如果当年军委主席邓小平发动的平息反革命暴乱搞错了,那就必须推翻,必须通过既定的法律程序予以纠正,向全社会公布,不能用含糊其辞的政治风波来搪塞。

天安门母亲始终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切按事实说话、做事,不相信任何谎言。我们从最早的寻访活动起,对所寻访的人员都经过反复查证、核实,到目前已知的194位死难者中,无一人有任何暴力行为。他们均属于那场屠杀事件的无辜受害者。他们是为正义而死的,我们惟有为他(她)们讨回公道,追寻迟到的正义。否则,我们将无颜面对死者的亡灵。

从上个世纪的1995年起,我们这群六四惨案的受难者和受难亲属,每年郑重地给两会写信,提出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这就是: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死者人数、死者名单;就每一位死者向其家属作出个案交待,依法给予赔偿;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追究责任者刑责。这三项概括起来,就是 真相、赔偿、问责六个字。

我们始终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则,呼吁两会和政府当局按照民主、法制的程序,以协商、对话的方式求得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然而,我们的此项要求始终没有得到两会的讨论。

为了打破解决六四事件的僵局,使事态沿着平稳的道路发展,我们于2006年提出:可以按照先易后难的原则,对一些存在重大分歧,一时无法取得共识的问题,可以暂时搁置争议,首先解决一些涉及受害人基本权利和切身利益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1,撤销对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的监控和人身限制;2,允许死难亲属公开悼念自己的亲人;3,不再阻截、扣没海内外人道救助捐款,悉数发还已冻结的救助款项;4,政府有关部门本着人道精神帮助生活有困难的受害人解决就业、低保等基本生活保障,此项帮助不应附加任何政治条件;5,消除对六四伤残者的政治歧视,在公共参与、社会待遇上与普通残疾人一视同仁,等等。

2008年,我们又向两会代表提出:今天,世界潮流是对话代替对抗。中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上主张用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分歧与争端,那么,我们也就有更充分的理由,要求政府当局以同样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分歧与争端。如果能在六四问题上,争取实现以对话来代替对抗,那将是整个民族的幸事、全体国人的福祉。多一分对话,就多一分文明与法纪,也就少一分愚昧与专横。对话不是把社会导向对立和仇恨,而是把社会导向宽容与和解。以对话方式解决六四问题,将是达成社会和解的必由之路。

现在,又一年过去了,依然是杳无音信。

我们注意到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不久前的一份公开讲话中,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们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制定各项方针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对此,我们表示欢迎。既然如此,我们建议人大、政协不妨在全国,尤其是北京,解除六四禁区,就六四事件开展一次广泛的民意调查,看看民众究竟拥护什么?赞成什么?高兴什么?答应什么?我们想,此事不难做到。

然而,中国民众心里都清楚,六四惨案是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一手制造的铁案,在当前全国上下以及未来历史上只要邓小平的余威尚在,想要搬倒这个党和政府早已定性的结论,抛弃新的凡是,那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即使平息反革命暴乱变成了严重的政治风波,其实质结论并没有改变。   

这就需要各位代表拿出非凡的胆略,拿出政治的勇气和智慧,突破禁区,直面二十年前那场惨绝人寰的悲剧,按照事实真相解决六四事件。果真如此,那就必将造福于黎民百姓,功垂千秋。
  
签名者: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何凤亭 谭淑琴 (共127人)


2009年2月26日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鈺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 罗  让 严光汉 李贞英 邝涤清  (共19人)

天安门母亲始终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切按事实说话、做事,不相信任何谎言。



尊敬的十一届二次会议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今年,是六四大屠杀20年。

上一个世纪的1989年6月4日,中国当局发动了一场对首都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大屠杀,严重违背了本国的宪法,违背了一个主权国家所应承担的保护人类的国际义务,由对人权和公民权的一贯侮蔑发展为反人道的暴行。

在已经过去的漫长岁月里,政府当局刻意淡化六四,不准国人谈论六四,禁止媒体涉足六四。中国犹如一间密不通风的铁屋子,把民间所有关于六四的呼声,把六四受难亲属和伤残者的一切哀号,一切哭诉、一切呻吟都挡在了铁屋子以外。今天,你们作为两会代表、委员,庄严地坐在大会堂里,能听到来自六四的呐喊吗?能听到六四难属的痛苦叹息吗?现如今,当年的血迹早已被冲刷,弹痕也早已被抹去,屠杀的现场摆满了奇花异草,变成了一片和平繁荣的景象。

可这一切能掩盖得了当年的罪恶,能消除得了遇难亲属年甚一年的伤痛吗?

不!绝对不可能。六四大屠杀早已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它绝不是轻描淡写的政治风波,也不是什么严重的政治风波,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反人道暴行。无论何种力量,都无法否定20年前被机枪、坦克夺去千百条鲜活生命这一严酷的事实!

二十年的时光不算短了,足够一代人的成长。后起的一代,没有经历过当年的腥风血雨,没有感受过屠城后凄厉静寂的死地。过去了,似乎一切都过去了,请君莫唱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这二十年,国家领导人换了一代又一代,从第二代到了第三代、第四代。你们两会代表、委员也换了一届又一届。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势的变化,似乎给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提供了一种有利于弱化六四,把六四推向遥远历史年代的机会。

然而,中国的天安门母亲不答应。我们认为,在六四定性问题上,来不得半点含糊,无论是坚持最初的说法,还是改变这种说法,都应该以事实为依据,让真相来说话。如果当年军委主席邓小平发动的平息反革命暴乱搞错了,那就必须推翻,必须通过既定的法律程序予以纠正,向全社会公布,不能用含糊其辞的政治风波来搪塞。

天安门母亲始终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切按事实说话、做事,不相信任何谎言。我们从最早的寻访活动起,对所寻访的人员都经过反复查证、核实,到目前已知的194位死难者中,无一人有任何暴力行为。他们均属于那场屠杀事件的无辜受害者。他们是为正义而死的,我们惟有为他(她)们讨回公道,追寻迟到的正义。否则,我们将无颜面对死者的亡灵。

从上个世纪的1995年起,我们这群六四惨案的受难者和受难亲属,每年郑重地给两会写信,提出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这就是: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死者人数、死者名单;就每一位死者向其家属作出个案交待,依法给予赔偿;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追究责任者刑责。这三项概括起来,就是 真相、赔偿、问责六个字。

我们始终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则,呼吁两会和政府当局按照民主、法制的程序,以协商、对话的方式求得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然而,我们的此项要求始终没有得到两会的讨论。

为了打破解决六四事件的僵局,使事态沿着平稳的道路发展,我们于2006年提出:可以按照先易后难的原则,对一些存在重大分歧,一时无法取得共识的问题,可以暂时搁置争议,首先解决一些涉及受害人基本权利和切身利益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1,撤销对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的监控和人身限制;2,允许死难亲属公开悼念自己的亲人;3,不再阻截、扣没海内外人道救助捐款,悉数发还已冻结的救助款项;4,政府有关部门本着人道精神帮助生活有困难的受害人解决就业、低保等基本生活保障,此项帮助不应附加任何政治条件;5,消除对六四伤残者的政治歧视,在公共参与、社会待遇上与普通残疾人一视同仁,等等。

2008年,我们又向两会代表提出:今天,世界潮流是对话代替对抗。中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上主张用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分歧与争端,那么,我们也就有更充分的理由,要求政府当局以同样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分歧与争端。如果能在六四问题上,争取实现以对话来代替对抗,那将是整个民族的幸事、全体国人的福祉。多一分对话,就多一分文明与法纪,也就少一分愚昧与专横。对话不是把社会导向对立和仇恨,而是把社会导向宽容与和解。以对话方式解决六四问题,将是达成社会和解的必由之路。

现在,又一年过去了,依然是杳无音信。

我们注意到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不久前的一份公开讲话中,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们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制定各项方针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对此,我们表示欢迎。既然如此,我们建议人大、政协不妨在全国,尤其是北京,解除六四禁区,就六四事件开展一次广泛的民意调查,看看民众究竟拥护什么?赞成什么?高兴什么?答应什么?我们想,此事不难做到。

然而,中国民众心里都清楚,六四惨案是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一手制造的铁案,在当前全国上下以及未来历史上只要邓小平的余威尚在,想要搬倒这个党和政府早已定性的结论,抛弃新的凡是,那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即使平息反革命暴乱变成了严重的政治风波,其实质结论并没有改变。   

这就需要各位代表拿出非凡的胆略,拿出政治的勇气和智慧,突破禁区,直面二十年前那场惨绝人寰的悲剧,按照事实真相解决六四事件。果真如此,那就必将造福于黎民百姓,功垂千秋。
  
签名者: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何凤亭 谭淑琴 (共127人)


2009年2月26日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鈺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 罗  让 严光汉 李贞英 邝涤清  (共19人)

天安门母亲始终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切按事实说话、做事,不相信任何谎言。



尊敬的十一届二次会议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今年,是六四大屠杀20年。

上一个世纪的1989年6月4日,中国当局发动了一场对首都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大屠杀,严重违背了本国的宪法,违背了一个主权国家所应承担的保护人类的国际义务,由对人权和公民权的一贯侮蔑发展为反人道的暴行。

在已经过去的漫长岁月里,政府当局刻意淡化六四,不准国人谈论六四,禁止媒体涉足六四。中国犹如一间密不通风的铁屋子,把民间所有关于六四的呼声,把六四受难亲属和伤残者的一切哀号,一切哭诉、一切呻吟都挡在了铁屋子以外。今天,你们作为两会代表、委员,庄严地坐在大会堂里,能听到来自六四的呐喊吗?能听到六四难属的痛苦叹息吗?现如今,当年的血迹早已被冲刷,弹痕也早已被抹去,屠杀的现场摆满了奇花异草,变成了一片和平繁荣的景象。

可这一切能掩盖得了当年的罪恶,能消除得了遇难亲属年甚一年的伤痛吗?

不!绝对不可能。六四大屠杀早已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它绝不是轻描淡写的政治风波,也不是什么严重的政治风波,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反人道暴行。无论何种力量,都无法否定20年前被机枪、坦克夺去千百条鲜活生命这一严酷的事实!

二十年的时光不算短了,足够一代人的成长。后起的一代,没有经历过当年的腥风血雨,没有感受过屠城后凄厉静寂的死地。过去了,似乎一切都过去了,请君莫唱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这二十年,国家领导人换了一代又一代,从第二代到了第三代、第四代。你们两会代表、委员也换了一届又一届。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势的变化,似乎给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提供了一种有利于弱化六四,把六四推向遥远历史年代的机会。

然而,中国的天安门母亲不答应。我们认为,在六四定性问题上,来不得半点含糊,无论是坚持最初的说法,还是改变这种说法,都应该以事实为依据,让真相来说话。如果当年军委主席邓小平发动的平息反革命暴乱搞错了,那就必须推翻,必须通过既定的法律程序予以纠正,向全社会公布,不能用含糊其辞的政治风波来搪塞。

天安门母亲始终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切按事实说话、做事,不相信任何谎言。我们从最早的寻访活动起,对所寻访的人员都经过反复查证、核实,到目前已知的194位死难者中,无一人有任何暴力行为。他们均属于那场屠杀事件的无辜受害者。他们是为正义而死的,我们惟有为他(她)们讨回公道,追寻迟到的正义。否则,我们将无颜面对死者的亡灵。

从上个世纪的1995年起,我们这群六四惨案的受难者和受难亲属,每年郑重地给两会写信,提出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这就是: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死者人数、死者名单;就每一位死者向其家属作出个案交待,依法给予赔偿;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追究责任者刑责。这三项概括起来,就是 真相、赔偿、问责六个字。

我们始终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则,呼吁两会和政府当局按照民主、法制的程序,以协商、对话的方式求得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然而,我们的此项要求始终没有得到两会的讨论。

为了打破解决六四事件的僵局,使事态沿着平稳的道路发展,我们于2006年提出:可以按照先易后难的原则,对一些存在重大分歧,一时无法取得共识的问题,可以暂时搁置争议,首先解决一些涉及受害人基本权利和切身利益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1,撤销对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的监控和人身限制;2,允许死难亲属公开悼念自己的亲人;3,不再阻截、扣没海内外人道救助捐款,悉数发还已冻结的救助款项;4,政府有关部门本着人道精神帮助生活有困难的受害人解决就业、低保等基本生活保障,此项帮助不应附加任何政治条件;5,消除对六四伤残者的政治歧视,在公共参与、社会待遇上与普通残疾人一视同仁,等等。

2008年,我们又向两会代表提出:今天,世界潮流是对话代替对抗。中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上主张用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分歧与争端,那么,我们也就有更充分的理由,要求政府当局以同样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分歧与争端。如果能在六四问题上,争取实现以对话来代替对抗,那将是整个民族的幸事、全体国人的福祉。多一分对话,就多一分文明与法纪,也就少一分愚昧与专横。对话不是把社会导向对立和仇恨,而是把社会导向宽容与和解。以对话方式解决六四问题,将是达成社会和解的必由之路。

现在,又一年过去了,依然是杳无音信。

我们注意到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不久前的一份公开讲话中,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们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制定各项方针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对此,我们表示欢迎。既然如此,我们建议人大、政协不妨在全国,尤其是北京,解除六四禁区,就六四事件开展一次广泛的民意调查,看看民众究竟拥护什么?赞成什么?高兴什么?答应什么?我们想,此事不难做到。

然而,中国民众心里都清楚,六四惨案是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一手制造的铁案,在当前全国上下以及未来历史上只要邓小平的余威尚在,想要搬倒这个党和政府早已定性的结论,抛弃新的凡是,那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即使平息反革命暴乱变成了严重的政治风波,其实质结论并没有改变。   

这就需要各位代表拿出非凡的胆略,拿出政治的勇气和智慧,突破禁区,直面二十年前那场惨绝人寰的悲剧,按照事实真相解决六四事件。果真如此,那就必将造福于黎民百姓,功垂千秋。
  
签名者: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何凤亭 谭淑琴 (共127人)


2009年2月26日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鈺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 罗  让 严光汉 李贞英 邝涤清  (共19人)

天安门母亲始终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切按事实说话、做事,不相信任何谎言。



尊敬的十一届二次会议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今年,是六四大屠杀20年。

上一个世纪的1989年6月4日,中国当局发动了一场对首都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大屠杀,严重违背了本国的宪法,违背了一个主权国家所应承担的保护人类的国际义务,由对人权和公民权的一贯侮蔑发展为反人道的暴行。

在已经过去的漫长岁月里,政府当局刻意淡化六四,不准国人谈论六四,禁止媒体涉足六四。中国犹如一间密不通风的铁屋子,把民间所有关于六四的呼声,把六四受难亲属和伤残者的一切哀号,一切哭诉、一切呻吟都挡在了铁屋子以外。今天,你们作为两会代表、委员,庄严地坐在大会堂里,能听到来自六四的呐喊吗?能听到六四难属的痛苦叹息吗?现如今,当年的血迹早已被冲刷,弹痕也早已被抹去,屠杀的现场摆满了奇花异草,变成了一片和平繁荣的景象。

可这一切能掩盖得了当年的罪恶,能消除得了遇难亲属年甚一年的伤痛吗?

不!绝对不可能。六四大屠杀早已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它绝不是轻描淡写的政治风波,也不是什么严重的政治风波,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反人道暴行。无论何种力量,都无法否定20年前被机枪、坦克夺去千百条鲜活生命这一严酷的事实!

二十年的时光不算短了,足够一代人的成长。后起的一代,没有经历过当年的腥风血雨,没有感受过屠城后凄厉静寂的死地。过去了,似乎一切都过去了,请君莫唱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这二十年,国家领导人换了一代又一代,从第二代到了第三代、第四代。你们两会代表、委员也换了一届又一届。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势的变化,似乎给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提供了一种有利于弱化六四,把六四推向遥远历史年代的机会。

然而,中国的天安门母亲不答应。我们认为,在六四定性问题上,来不得半点含糊,无论是坚持最初的说法,还是改变这种说法,都应该以事实为依据,让真相来说话。如果当年军委主席邓小平发动的平息反革命暴乱搞错了,那就必须推翻,必须通过既定的法律程序予以纠正,向全社会公布,不能用含糊其辞的政治风波来搪塞。

天安门母亲始终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切按事实说话、做事,不相信任何谎言。我们从最早的寻访活动起,对所寻访的人员都经过反复查证、核实,到目前已知的194位死难者中,无一人有任何暴力行为。他们均属于那场屠杀事件的无辜受害者。他们是为正义而死的,我们惟有为他(她)们讨回公道,追寻迟到的正义。否则,我们将无颜面对死者的亡灵。

从上个世纪的1995年起,我们这群六四惨案的受难者和受难亲属,每年郑重地给两会写信,提出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这就是: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死者人数、死者名单;就每一位死者向其家属作出个案交待,依法给予赔偿;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追究责任者刑责。这三项概括起来,就是 真相、赔偿、问责六个字。

我们始终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则,呼吁两会和政府当局按照民主、法制的程序,以协商、对话的方式求得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然而,我们的此项要求始终没有得到两会的讨论。

为了打破解决六四事件的僵局,使事态沿着平稳的道路发展,我们于2006年提出:可以按照先易后难的原则,对一些存在重大分歧,一时无法取得共识的问题,可以暂时搁置争议,首先解决一些涉及受害人基本权利和切身利益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1,撤销对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的监控和人身限制;2,允许死难亲属公开悼念自己的亲人;3,不再阻截、扣没海内外人道救助捐款,悉数发还已冻结的救助款项;4,政府有关部门本着人道精神帮助生活有困难的受害人解决就业、低保等基本生活保障,此项帮助不应附加任何政治条件;5,消除对六四伤残者的政治歧视,在公共参与、社会待遇上与普通残疾人一视同仁,等等。

2008年,我们又向两会代表提出:今天,世界潮流是对话代替对抗。中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上主张用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分歧与争端,那么,我们也就有更充分的理由,要求政府当局以同样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分歧与争端。如果能在六四问题上,争取实现以对话来代替对抗,那将是整个民族的幸事、全体国人的福祉。多一分对话,就多一分文明与法纪,也就少一分愚昧与专横。对话不是把社会导向对立和仇恨,而是把社会导向宽容与和解。以对话方式解决六四问题,将是达成社会和解的必由之路。

现在,又一年过去了,依然是杳无音信。

我们注意到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不久前的一份公开讲话中,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们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制定各项方针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对此,我们表示欢迎。既然如此,我们建议人大、政协不妨在全国,尤其是北京,解除六四禁区,就六四事件开展一次广泛的民意调查,看看民众究竟拥护什么?赞成什么?高兴什么?答应什么?我们想,此事不难做到。

然而,中国民众心里都清楚,六四惨案是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一手制造的铁案,在当前全国上下以及未来历史上只要邓小平的余威尚在,想要搬倒这个党和政府早已定性的结论,抛弃新的凡是,那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即使平息反革命暴乱变成了严重的政治风波,其实质结论并没有改变。   

这就需要各位代表拿出非凡的胆略,拿出政治的勇气和智慧,突破禁区,直面二十年前那场惨绝人寰的悲剧,按照事实真相解决六四事件。果真如此,那就必将造福于黎民百姓,功垂千秋。
  
签名者: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何凤亭 谭淑琴 (共127人)


2009年2月26日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鈺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 罗  让 严光汉 李贞英 邝涤清  (共19人)

天安门母亲始终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切按事实说话、做事,不相信任何谎言。



尊敬的十一届二次会议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今年,是六四大屠杀20年。

上一个世纪的1989年6月4日,中国当局发动了一场对首都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大屠杀,严重违背了本国的宪法,违背了一个主权国家所应承担的保护人类的国际义务,由对人权和公民权的一贯侮蔑发展为反人道的暴行。

在已经过去的漫长岁月里,政府当局刻意淡化六四,不准国人谈论六四,禁止媒体涉足六四。中国犹如一间密不通风的铁屋子,把民间所有关于六四的呼声,把六四受难亲属和伤残者的一切哀号,一切哭诉、一切呻吟都挡在了铁屋子以外。今天,你们作为两会代表、委员,庄严地坐在大会堂里,能听到来自六四的呐喊吗?能听到六四难属的痛苦叹息吗?现如今,当年的血迹早已被冲刷,弹痕也早已被抹去,屠杀的现场摆满了奇花异草,变成了一片和平繁荣的景象。

可这一切能掩盖得了当年的罪恶,能消除得了遇难亲属年甚一年的伤痛吗?

不!绝对不可能。六四大屠杀早已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它绝不是轻描淡写的政治风波,也不是什么严重的政治风波,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反人道暴行。无论何种力量,都无法否定20年前被机枪、坦克夺去千百条鲜活生命这一严酷的事实!

二十年的时光不算短了,足够一代人的成长。后起的一代,没有经历过当年的腥风血雨,没有感受过屠城后凄厉静寂的死地。过去了,似乎一切都过去了,请君莫唱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这二十年,国家领导人换了一代又一代,从第二代到了第三代、第四代。你们两会代表、委员也换了一届又一届。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势的变化,似乎给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提供了一种有利于弱化六四,把六四推向遥远历史年代的机会。

然而,中国的天安门母亲不答应。我们认为,在六四定性问题上,来不得半点含糊,无论是坚持最初的说法,还是改变这种说法,都应该以事实为依据,让真相来说话。如果当年军委主席邓小平发动的平息反革命暴乱搞错了,那就必须推翻,必须通过既定的法律程序予以纠正,向全社会公布,不能用含糊其辞的政治风波来搪塞。

天安门母亲始终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切按事实说话、做事,不相信任何谎言。我们从最早的寻访活动起,对所寻访的人员都经过反复查证、核实,到目前已知的194位死难者中,无一人有任何暴力行为。他们均属于那场屠杀事件的无辜受害者。他们是为正义而死的,我们惟有为他(她)们讨回公道,追寻迟到的正义。否则,我们将无颜面对死者的亡灵。

从上个世纪的1995年起,我们这群六四惨案的受难者和受难亲属,每年郑重地给两会写信,提出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这就是: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死者人数、死者名单;就每一位死者向其家属作出个案交待,依法给予赔偿;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追究责任者刑责。这三项概括起来,就是 真相、赔偿、问责六个字。

我们始终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则,呼吁两会和政府当局按照民主、法制的程序,以协商、对话的方式求得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然而,我们的此项要求始终没有得到两会的讨论。

为了打破解决六四事件的僵局,使事态沿着平稳的道路发展,我们于2006年提出:可以按照先易后难的原则,对一些存在重大分歧,一时无法取得共识的问题,可以暂时搁置争议,首先解决一些涉及受害人基本权利和切身利益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1,撤销对六四受难者和受难亲属的监控和人身限制;2,允许死难亲属公开悼念自己的亲人;3,不再阻截、扣没海内外人道救助捐款,悉数发还已冻结的救助款项;4,政府有关部门本着人道精神帮助生活有困难的受害人解决就业、低保等基本生活保障,此项帮助不应附加任何政治条件;5,消除对六四伤残者的政治歧视,在公共参与、社会待遇上与普通残疾人一视同仁,等等。

2008年,我们又向两会代表提出:今天,世界潮流是对话代替对抗。中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上主张用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分歧与争端,那么,我们也就有更充分的理由,要求政府当局以同样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分歧与争端。如果能在六四问题上,争取实现以对话来代替对抗,那将是整个民族的幸事、全体国人的福祉。多一分对话,就多一分文明与法纪,也就少一分愚昧与专横。对话不是把社会导向对立和仇恨,而是把社会导向宽容与和解。以对话方式解决六四问题,将是达成社会和解的必由之路。

现在,又一年过去了,依然是杳无音信。

我们注意到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不久前的一份公开讲话中,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们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制定各项方针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对此,我们表示欢迎。既然如此,我们建议人大、政协不妨在全国,尤其是北京,解除六四禁区,就六四事件开展一次广泛的民意调查,看看民众究竟拥护什么?赞成什么?高兴什么?答应什么?我们想,此事不难做到。

然而,中国民众心里都清楚,六四惨案是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一手制造的铁案,在当前全国上下以及未来历史上只要邓小平的余威尚在,想要搬倒这个党和政府早已定性的结论,抛弃新的凡是,那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即使平息反革命暴乱变成了严重的政治风波,其实质结论并没有改变。   

这就需要各位代表拿出非凡的胆略,拿出政治的勇气和智慧,突破禁区,直面二十年前那场惨绝人寰的悲剧,按照事实真相解决六四事件。果真如此,那就必将造福于黎民百姓,功垂千秋。
  
签名者: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何凤亭 谭淑琴 (共127人)


2009年2月26日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鈺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 罗  让 严光汉 李贞英 邝涤清  (共19人)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