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十七条与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刘路(美国)



达赖的中间道路是目前处理西藏问题的最温和、最现实的方案。



西藏的人权问题向来少有人关注。 日前中共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审议通过并于2009年2月1日下发的《2009年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要点》指出: 2009年中共将持续严打各种渗透颠覆与分裂破坏势力,其中藏人的抗议活动俨然成为中共严打的重点。这份《工作要点》提出要对三类藏人实行管控:即:1、 曾参与打砸抢烧活动被非罪处理人员;2、 非法出境回流人员;3、 寺庙清退人员。在公开的文件中宣布要对非罪的部分藏民实行管控,不仅反映了中共在西藏问题上的强硬态度,也显现了他们对藏人人权的粗暴践踏。这让我们对2009年的西藏人权状况深深忧虑。

中国由于在近代历史上屡遭列强欺凌,民族心理异常敏感,中共当局时常利用这个话题挑动民族主义情绪。但是,中国在西藏执行的就是典型的帝国政策。


一、 一九五零年之前西藏的法律地位

1720年满清帝国的军队首次来到西藏时,西藏的独立地位是没有任何争议的。在此之前满清皇帝跟达赖喇嘛之间是一种供施关系,满清政府也是以这种关系作为基础,根据藏人的要求协助驱逐入侵者。满清军队护送达赖喇嘛到拉萨,这个事实可以用来说明清朝皇帝是作为施主和护法主在履行供施关系中履行义务。清朝临时指派一位钦差大臣,监督西藏恢复有效的管理,也是基于保护者的身份和义务。在第一次介入之后,西藏一如既往自主决定包括外交等大部分政府事务,即使在防务方面,满清也只有最低限度的监督。

1908年-1911年,曾发生过满清对西藏的军事占领,但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抵抗活动始终没有停止,并最终打败并赶走了满清的军队。这个历史不仅不能损害西藏国家的继续存在,而且还表明西藏跟满清皇帝之间名义上的关系完全终结。

1911年到1913年,清廷官员和军队被陆续逐出西藏,达赖喇嘛重返西藏,他的政府恢复了对西藏的有效控制,同时西藏放弃了极端闭关独立的政策,寻求与英国保持密切关系。1913年以后的40年里,西藏不仅完全恢复了独立的地位,而且一直具有构成一个国家的条件而自立于世。
              
1950年10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两个半周后,中国政府宣布:人民解放军部队奉命开进西藏,使三百万西藏人民摆脱帝国主义压迫,巩固中国西部边境的国防。问题是,中国军队是进入还是侵略西藏?首先,在中国军队进入(或者侵入)西藏之前,西藏存在一个合法的并对西藏进行有效管辖的政府,这个政府没有邀请中国军队来,并在中国军队到来之后向联合国控告。西藏政府在给联合国秘书长的信中说:秘书长先生:西藏人民深知阻止不了中国人的进攻,因而已经接受了与中国政府进行和谈。西藏人不能不经一战而低头屈服,但始终热爱和平的西藏人民要抵抗娴熟于战争的中国军队似乎并没有战胜的希望。但我们相信不论世界的任何国家发生侵略战争,联合国都会制止。
              
萨尔瓦多政府要求联合国对西藏的报告进行讨论,美国和印度也都支持。萨尔瓦多政府代表指出:中国无端侵略了西藏,这个地区虽然有一段时间是中国的保护国,但至少从1912年开始是一个完全享有主权的国家,如果联合国对这种侵略行径不予谴责,则应视为是联合国的失职。
              
1950年12月,美国也首次发布了对西藏地位问题的官方立场:
美国是首先支持人民自决理念的国家之一,因此美国相信西藏人民也和其他民族一样享有决定自己政治前途的固有权力,而且在情势发展必要时,也可以考虑承认西藏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从以上材料来看,毫无疑问,中国军队对西藏的军事行动更符合侵略的定义。


二、十七条协议的法律效力

1951年,西藏政府派出由噶伦阿沛.阿旺晋美率领的15人代表团赴京与中国政府谈判。因为这是在大兵压境武力威胁之下的谈判,达赖担心代表团可能会在威逼之下不得不屈服,所以没有授予全权。而是命令和谈代表凡是重大事情都必须报请拉萨或者在亚东的临时政府做出决定。正如达赖所料,西藏代表果然在压力下在所谓十七条协议上签了字。但是和谈代表声明:我们仅仅是代表个人签字,我们没有权力代表达赖喇嘛或者西藏人民在协议上签字。当时和谈代表没有带对签署协议至关重要的政府印章,而盖在协议文本上的西藏政府印章是中国人在北京制造的赝品。
              
协议包括一个序言和十七条款项,其中包括给予中国军队进入西藏以及由中国政府掌控西藏外交与国防事务的权力;中国政府则承诺不改变西藏现行政治制度和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固有的地位和职权。协议规定西藏人民有实施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表示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有关西藏内部的改革不加强迫,而是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式解决之,同时还规定为了保证协议之执行,成立了一个包括爱国藏人在内的工作小组等。
              
上述消息让临时首府亚东和拉萨感到震惊,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均表示无法接受这个协议,和谈代表也未被授予签约的权力。但是出于种种考虑,达赖喇嘛也没有公开出面否定协议。9月9日,三千中国军队进入拉萨,不久由张国华将军率领的两万中国军队也进入了拉萨,从新疆进入的西藏的中国军队则相继占领了日土、噶妥、江孜和日咯则等重要城市,并在西藏东部和西部聚集了大量军队,实现了对西藏的军事占领。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已经无意再就十七条内容跟西藏谈判,达赖喇嘛和他的政权也除了接受协议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因此张经武代表达赖喇嘛给毛泽东写信表示达赖喇嘛已经接受了协议。
              
达赖喇嘛1959年流亡到西藏后发布声明说:虽然我和西藏政府从未自愿接受协议,我们仍被迫接受并遵守协议,以免西藏人民和西藏遭受彻底的毁灭。十七条是在中国军队强占西藏领土的状态下签署的,中国政府严重违背了国际法原则:第一使用武力;第二、强迫签署条约。这就影响到十七条协议的法律效力。国际上《放弃战争通约》(也称1928年的基洛格-布里安条约,中国政府也是签约国)规定:第一条:所有本条约之签署国郑重地宣布,不得为解决国际争端而诉诸战争,在各国交往中不得将战争视为国家政策的一种工具。第二条:所有本条约之签署国都同意对各国彼此间可能出现的争议或斗争,不论其初始原因或性质是什么,都只能寻求和平方式寻求解决。这些基本原则不仅为19个签约国所坚持,而且其主张也在随后的联合国大会上得到肯定。

中国政府一直以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西藏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为理由,为中国军队侵入西藏辩解。如果这个理由成立,那么朝鲜、越南和缅甸等国,在历史上跟中国的关系比西藏深远得多,为何不是内政问题?

条约的签署必须出于各方的自愿,强迫签署的条约没有合法性。换言之,以威胁手段强签署的协议无效。中国政府也在建政后宣布所有满清政府、北洋政府以及国民政府跟外国政府签署的不平等条约,均属无效,中国政府一概不予承认。它的依据也是这个国际法的原则。
由上理由,中国军队对西藏的入侵,不论从习惯法还是国际条约都是非法行为。中国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包括侵犯国家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以及禁止使用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

鉴于存在着以上这两个法律上的障碍,《十七条协议》显然不具有法律效力,也不能成为否定西藏独立国家主体的法律地位的理由。


三、名存实亡的民族区域自治

1959年西藏人民发动起义,以付出数万生命的代价被残酷镇压,达赖和主要政府成员被迫流亡印度。周恩来宣布解散西藏政府。从此,西藏彻底沦为中国政府的铁血统治之下,跟内地的一个省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中共统治至今,大概造成了100万藏民的非正常死亡,另外还至少100万人因为宗教信仰和言论曾被判罪关押。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大量汉人入藏。在西藏的东部,汉人的数量甚至远远超过了藏人。在达赖的故乡,中国政府的统计是汉族250万,藏族75万。即使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中国政府的资料显示汉人的数量也还是超过了藏人。目前中国政府已经殖民750万汉人到西藏,这些还不含在藏区的30-50万中国军队。藏族这个独特的民族,正在像其他少数民族一样被渐渐同化。

西藏的人权问题之严重也是世界瞩目的,也可以说是最严重的。西藏的所有权力都被中共党和中国军队把持,虽然也有极少数的藏族人能进入政府和司法机关,但是他们对权力的掌控和对社会的影响微乎其微。无数的藏民因为宗教信仰和政治信仰被关进监狱或者劳改营。
              
西藏的自然环境和宗教文化一样受到毁灭性破坏。西藏原来是个具有独特自然环境的佛国。中国军队入侵之后的数十年来,这里的动植物遭到严重毁坏,环境急剧恶化。西藏作为世界上最后一块纯净、和平的雪域高原,正在沦为环境、宗教、文化面临毁损灭绝的境地。中国政府在宪法上规定西藏是个民族自治地区,但是自治却成了藏人的梦想,也成了中国的最大谎言。


四、西藏的主张:中间道路
              
虽然西藏谋求独立没有任何法理障碍,达赖和西藏流亡政府还是采取了尊重现实政治的策略,不再谋求西藏的独立,而是提出走中间道路的主张。所谓中间道路,指的是在解决西藏问题的过程中,西藏人既不接受西藏在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处的地位或状态,也不寻求西藏的主权独立地位,而是取中间路线,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范围内寻求整个西藏三区实施名副其实的自主自治。

西藏流亡政府认为,对西藏而言,中间道路可以保障西藏的宗教、文化与民族特性之保护、延续与发展;对于中方,中间道路可以保证中国的国家安全与领土完整统一;而对于其他邻国或第三国来说,中间道路可以促进边界的和平安宁,推进国际外交活动。中间道路的核心价值是实现西藏的真正自治而不是徒有虚名的自治,同时又不脱离中国。
              
达赖喇嘛提出中间路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在1979年对西藏谈判代表说的话:只要不提独立,什么都可以谈。中国著名作家,研究西藏问题的专家王力雄先生曾对媒体说:我是赞同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的。我认为,这是解决西藏问题一个较好的办法。但高度自治必然引向民主政治,由人民选择他们的领导人。现在的西藏名义上也自治,但官员都是北京指派的,那么怎么可能自治呢?

针对北京当局攻击达赖喇嘛主张大藏区,系对中国提出领土要求的说法,王力雄驳斥说:所谓领土要求也是在中国境内,如要把藏区合在一起,只是行政区划重新划分,并不存在领土问题。所以,这个问题并不重要。连当年陈毅都说过,可以考虑将藏区合并在一起。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政治体制相互不相容的问题。

笔者认为,达赖的中间道路是目前处理西藏问题的最温和、最现实的方案,既照顾到了历史因素和藏民的感情因素,也照顾到了国际政治的现实因素,是为西藏的和平和自由,为藏民的长远利益和福祉提出的伟大构想,非具有悲天悯人襟怀的达赖,很难想象还有谁能提出这么具有包容性和现实性的方略。但是中国政府却不惜食言自肥,百般曲解、污蔑达赖的建议,达赖特使跟中国政府举行的七次谈判,均因为中国政府缺乏起码诚意而无果而终。


2009年2月16日于纽约







达赖的中间道路是目前处理西藏问题的最温和、最现实的方案。



西藏的人权问题向来少有人关注。 日前中共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审议通过并于2009年2月1日下发的《2009年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要点》指出: 2009年中共将持续严打各种渗透颠覆与分裂破坏势力,其中藏人的抗议活动俨然成为中共严打的重点。这份《工作要点》提出要对三类藏人实行管控:即:1、 曾参与打砸抢烧活动被非罪处理人员;2、 非法出境回流人员;3、 寺庙清退人员。在公开的文件中宣布要对非罪的部分藏民实行管控,不仅反映了中共在西藏问题上的强硬态度,也显现了他们对藏人人权的粗暴践踏。这让我们对2009年的西藏人权状况深深忧虑。

中国由于在近代历史上屡遭列强欺凌,民族心理异常敏感,中共当局时常利用这个话题挑动民族主义情绪。但是,中国在西藏执行的就是典型的帝国政策。


一、 一九五零年之前西藏的法律地位

1720年满清帝国的军队首次来到西藏时,西藏的独立地位是没有任何争议的。在此之前满清皇帝跟达赖喇嘛之间是一种供施关系,满清政府也是以这种关系作为基础,根据藏人的要求协助驱逐入侵者。满清军队护送达赖喇嘛到拉萨,这个事实可以用来说明清朝皇帝是作为施主和护法主在履行供施关系中履行义务。清朝临时指派一位钦差大臣,监督西藏恢复有效的管理,也是基于保护者的身份和义务。在第一次介入之后,西藏一如既往自主决定包括外交等大部分政府事务,即使在防务方面,满清也只有最低限度的监督。

1908年-1911年,曾发生过满清对西藏的军事占领,但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抵抗活动始终没有停止,并最终打败并赶走了满清的军队。这个历史不仅不能损害西藏国家的继续存在,而且还表明西藏跟满清皇帝之间名义上的关系完全终结。

1911年到1913年,清廷官员和军队被陆续逐出西藏,达赖喇嘛重返西藏,他的政府恢复了对西藏的有效控制,同时西藏放弃了极端闭关独立的政策,寻求与英国保持密切关系。1913年以后的40年里,西藏不仅完全恢复了独立的地位,而且一直具有构成一个国家的条件而自立于世。
              
1950年10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两个半周后,中国政府宣布:人民解放军部队奉命开进西藏,使三百万西藏人民摆脱帝国主义压迫,巩固中国西部边境的国防。问题是,中国军队是进入还是侵略西藏?首先,在中国军队进入(或者侵入)西藏之前,西藏存在一个合法的并对西藏进行有效管辖的政府,这个政府没有邀请中国军队来,并在中国军队到来之后向联合国控告。西藏政府在给联合国秘书长的信中说:秘书长先生:西藏人民深知阻止不了中国人的进攻,因而已经接受了与中国政府进行和谈。西藏人不能不经一战而低头屈服,但始终热爱和平的西藏人民要抵抗娴熟于战争的中国军队似乎并没有战胜的希望。但我们相信不论世界的任何国家发生侵略战争,联合国都会制止。
              
萨尔瓦多政府要求联合国对西藏的报告进行讨论,美国和印度也都支持。萨尔瓦多政府代表指出:中国无端侵略了西藏,这个地区虽然有一段时间是中国的保护国,但至少从1912年开始是一个完全享有主权的国家,如果联合国对这种侵略行径不予谴责,则应视为是联合国的失职。
              
1950年12月,美国也首次发布了对西藏地位问题的官方立场:
美国是首先支持人民自决理念的国家之一,因此美国相信西藏人民也和其他民族一样享有决定自己政治前途的固有权力,而且在情势发展必要时,也可以考虑承认西藏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从以上材料来看,毫无疑问,中国军队对西藏的军事行动更符合侵略的定义。


二、十七条协议的法律效力

1951年,西藏政府派出由噶伦阿沛.阿旺晋美率领的15人代表团赴京与中国政府谈判。因为这是在大兵压境武力威胁之下的谈判,达赖担心代表团可能会在威逼之下不得不屈服,所以没有授予全权。而是命令和谈代表凡是重大事情都必须报请拉萨或者在亚东的临时政府做出决定。正如达赖所料,西藏代表果然在压力下在所谓十七条协议上签了字。但是和谈代表声明:我们仅仅是代表个人签字,我们没有权力代表达赖喇嘛或者西藏人民在协议上签字。当时和谈代表没有带对签署协议至关重要的政府印章,而盖在协议文本上的西藏政府印章是中国人在北京制造的赝品。
              
协议包括一个序言和十七条款项,其中包括给予中国军队进入西藏以及由中国政府掌控西藏外交与国防事务的权力;中国政府则承诺不改变西藏现行政治制度和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固有的地位和职权。协议规定西藏人民有实施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表示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有关西藏内部的改革不加强迫,而是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式解决之,同时还规定为了保证协议之执行,成立了一个包括爱国藏人在内的工作小组等。
              
上述消息让临时首府亚东和拉萨感到震惊,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均表示无法接受这个协议,和谈代表也未被授予签约的权力。但是出于种种考虑,达赖喇嘛也没有公开出面否定协议。9月9日,三千中国军队进入拉萨,不久由张国华将军率领的两万中国军队也进入了拉萨,从新疆进入的西藏的中国军队则相继占领了日土、噶妥、江孜和日咯则等重要城市,并在西藏东部和西部聚集了大量军队,实现了对西藏的军事占领。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已经无意再就十七条内容跟西藏谈判,达赖喇嘛和他的政权也除了接受协议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因此张经武代表达赖喇嘛给毛泽东写信表示达赖喇嘛已经接受了协议。
              
达赖喇嘛1959年流亡到西藏后发布声明说:虽然我和西藏政府从未自愿接受协议,我们仍被迫接受并遵守协议,以免西藏人民和西藏遭受彻底的毁灭。十七条是在中国军队强占西藏领土的状态下签署的,中国政府严重违背了国际法原则:第一使用武力;第二、强迫签署条约。这就影响到十七条协议的法律效力。国际上《放弃战争通约》(也称1928年的基洛格-布里安条约,中国政府也是签约国)规定:第一条:所有本条约之签署国郑重地宣布,不得为解决国际争端而诉诸战争,在各国交往中不得将战争视为国家政策的一种工具。第二条:所有本条约之签署国都同意对各国彼此间可能出现的争议或斗争,不论其初始原因或性质是什么,都只能寻求和平方式寻求解决。这些基本原则不仅为19个签约国所坚持,而且其主张也在随后的联合国大会上得到肯定。

中国政府一直以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西藏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为理由,为中国军队侵入西藏辩解。如果这个理由成立,那么朝鲜、越南和缅甸等国,在历史上跟中国的关系比西藏深远得多,为何不是内政问题?

条约的签署必须出于各方的自愿,强迫签署的条约没有合法性。换言之,以威胁手段强签署的协议无效。中国政府也在建政后宣布所有满清政府、北洋政府以及国民政府跟外国政府签署的不平等条约,均属无效,中国政府一概不予承认。它的依据也是这个国际法的原则。
由上理由,中国军队对西藏的入侵,不论从习惯法还是国际条约都是非法行为。中国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包括侵犯国家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以及禁止使用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

鉴于存在着以上这两个法律上的障碍,《十七条协议》显然不具有法律效力,也不能成为否定西藏独立国家主体的法律地位的理由。


三、名存实亡的民族区域自治

1959年西藏人民发动起义,以付出数万生命的代价被残酷镇压,达赖和主要政府成员被迫流亡印度。周恩来宣布解散西藏政府。从此,西藏彻底沦为中国政府的铁血统治之下,跟内地的一个省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中共统治至今,大概造成了100万藏民的非正常死亡,另外还至少100万人因为宗教信仰和言论曾被判罪关押。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大量汉人入藏。在西藏的东部,汉人的数量甚至远远超过了藏人。在达赖的故乡,中国政府的统计是汉族250万,藏族75万。即使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中国政府的资料显示汉人的数量也还是超过了藏人。目前中国政府已经殖民750万汉人到西藏,这些还不含在藏区的30-50万中国军队。藏族这个独特的民族,正在像其他少数民族一样被渐渐同化。

西藏的人权问题之严重也是世界瞩目的,也可以说是最严重的。西藏的所有权力都被中共党和中国军队把持,虽然也有极少数的藏族人能进入政府和司法机关,但是他们对权力的掌控和对社会的影响微乎其微。无数的藏民因为宗教信仰和政治信仰被关进监狱或者劳改营。
              
西藏的自然环境和宗教文化一样受到毁灭性破坏。西藏原来是个具有独特自然环境的佛国。中国军队入侵之后的数十年来,这里的动植物遭到严重毁坏,环境急剧恶化。西藏作为世界上最后一块纯净、和平的雪域高原,正在沦为环境、宗教、文化面临毁损灭绝的境地。中国政府在宪法上规定西藏是个民族自治地区,但是自治却成了藏人的梦想,也成了中国的最大谎言。


四、西藏的主张:中间道路
              
虽然西藏谋求独立没有任何法理障碍,达赖和西藏流亡政府还是采取了尊重现实政治的策略,不再谋求西藏的独立,而是提出走中间道路的主张。所谓中间道路,指的是在解决西藏问题的过程中,西藏人既不接受西藏在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处的地位或状态,也不寻求西藏的主权独立地位,而是取中间路线,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范围内寻求整个西藏三区实施名副其实的自主自治。

西藏流亡政府认为,对西藏而言,中间道路可以保障西藏的宗教、文化与民族特性之保护、延续与发展;对于中方,中间道路可以保证中国的国家安全与领土完整统一;而对于其他邻国或第三国来说,中间道路可以促进边界的和平安宁,推进国际外交活动。中间道路的核心价值是实现西藏的真正自治而不是徒有虚名的自治,同时又不脱离中国。
              
达赖喇嘛提出中间路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在1979年对西藏谈判代表说的话:只要不提独立,什么都可以谈。中国著名作家,研究西藏问题的专家王力雄先生曾对媒体说:我是赞同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的。我认为,这是解决西藏问题一个较好的办法。但高度自治必然引向民主政治,由人民选择他们的领导人。现在的西藏名义上也自治,但官员都是北京指派的,那么怎么可能自治呢?

针对北京当局攻击达赖喇嘛主张大藏区,系对中国提出领土要求的说法,王力雄驳斥说:所谓领土要求也是在中国境内,如要把藏区合在一起,只是行政区划重新划分,并不存在领土问题。所以,这个问题并不重要。连当年陈毅都说过,可以考虑将藏区合并在一起。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政治体制相互不相容的问题。

笔者认为,达赖的中间道路是目前处理西藏问题的最温和、最现实的方案,既照顾到了历史因素和藏民的感情因素,也照顾到了国际政治的现实因素,是为西藏的和平和自由,为藏民的长远利益和福祉提出的伟大构想,非具有悲天悯人襟怀的达赖,很难想象还有谁能提出这么具有包容性和现实性的方略。但是中国政府却不惜食言自肥,百般曲解、污蔑达赖的建议,达赖特使跟中国政府举行的七次谈判,均因为中国政府缺乏起码诚意而无果而终。


2009年2月16日于纽约







达赖的中间道路是目前处理西藏问题的最温和、最现实的方案。



西藏的人权问题向来少有人关注。 日前中共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审议通过并于2009年2月1日下发的《2009年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要点》指出: 2009年中共将持续严打各种渗透颠覆与分裂破坏势力,其中藏人的抗议活动俨然成为中共严打的重点。这份《工作要点》提出要对三类藏人实行管控:即:1、 曾参与打砸抢烧活动被非罪处理人员;2、 非法出境回流人员;3、 寺庙清退人员。在公开的文件中宣布要对非罪的部分藏民实行管控,不仅反映了中共在西藏问题上的强硬态度,也显现了他们对藏人人权的粗暴践踏。这让我们对2009年的西藏人权状况深深忧虑。

中国由于在近代历史上屡遭列强欺凌,民族心理异常敏感,中共当局时常利用这个话题挑动民族主义情绪。但是,中国在西藏执行的就是典型的帝国政策。


一、 一九五零年之前西藏的法律地位

1720年满清帝国的军队首次来到西藏时,西藏的独立地位是没有任何争议的。在此之前满清皇帝跟达赖喇嘛之间是一种供施关系,满清政府也是以这种关系作为基础,根据藏人的要求协助驱逐入侵者。满清军队护送达赖喇嘛到拉萨,这个事实可以用来说明清朝皇帝是作为施主和护法主在履行供施关系中履行义务。清朝临时指派一位钦差大臣,监督西藏恢复有效的管理,也是基于保护者的身份和义务。在第一次介入之后,西藏一如既往自主决定包括外交等大部分政府事务,即使在防务方面,满清也只有最低限度的监督。

1908年-1911年,曾发生过满清对西藏的军事占领,但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抵抗活动始终没有停止,并最终打败并赶走了满清的军队。这个历史不仅不能损害西藏国家的继续存在,而且还表明西藏跟满清皇帝之间名义上的关系完全终结。

1911年到1913年,清廷官员和军队被陆续逐出西藏,达赖喇嘛重返西藏,他的政府恢复了对西藏的有效控制,同时西藏放弃了极端闭关独立的政策,寻求与英国保持密切关系。1913年以后的40年里,西藏不仅完全恢复了独立的地位,而且一直具有构成一个国家的条件而自立于世。
              
1950年10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两个半周后,中国政府宣布:人民解放军部队奉命开进西藏,使三百万西藏人民摆脱帝国主义压迫,巩固中国西部边境的国防。问题是,中国军队是进入还是侵略西藏?首先,在中国军队进入(或者侵入)西藏之前,西藏存在一个合法的并对西藏进行有效管辖的政府,这个政府没有邀请中国军队来,并在中国军队到来之后向联合国控告。西藏政府在给联合国秘书长的信中说:秘书长先生:西藏人民深知阻止不了中国人的进攻,因而已经接受了与中国政府进行和谈。西藏人不能不经一战而低头屈服,但始终热爱和平的西藏人民要抵抗娴熟于战争的中国军队似乎并没有战胜的希望。但我们相信不论世界的任何国家发生侵略战争,联合国都会制止。
              
萨尔瓦多政府要求联合国对西藏的报告进行讨论,美国和印度也都支持。萨尔瓦多政府代表指出:中国无端侵略了西藏,这个地区虽然有一段时间是中国的保护国,但至少从1912年开始是一个完全享有主权的国家,如果联合国对这种侵略行径不予谴责,则应视为是联合国的失职。
              
1950年12月,美国也首次发布了对西藏地位问题的官方立场:
美国是首先支持人民自决理念的国家之一,因此美国相信西藏人民也和其他民族一样享有决定自己政治前途的固有权力,而且在情势发展必要时,也可以考虑承认西藏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从以上材料来看,毫无疑问,中国军队对西藏的军事行动更符合侵略的定义。


二、十七条协议的法律效力

1951年,西藏政府派出由噶伦阿沛.阿旺晋美率领的15人代表团赴京与中国政府谈判。因为这是在大兵压境武力威胁之下的谈判,达赖担心代表团可能会在威逼之下不得不屈服,所以没有授予全权。而是命令和谈代表凡是重大事情都必须报请拉萨或者在亚东的临时政府做出决定。正如达赖所料,西藏代表果然在压力下在所谓十七条协议上签了字。但是和谈代表声明:我们仅仅是代表个人签字,我们没有权力代表达赖喇嘛或者西藏人民在协议上签字。当时和谈代表没有带对签署协议至关重要的政府印章,而盖在协议文本上的西藏政府印章是中国人在北京制造的赝品。
              
协议包括一个序言和十七条款项,其中包括给予中国军队进入西藏以及由中国政府掌控西藏外交与国防事务的权力;中国政府则承诺不改变西藏现行政治制度和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固有的地位和职权。协议规定西藏人民有实施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表示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有关西藏内部的改革不加强迫,而是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式解决之,同时还规定为了保证协议之执行,成立了一个包括爱国藏人在内的工作小组等。
              
上述消息让临时首府亚东和拉萨感到震惊,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均表示无法接受这个协议,和谈代表也未被授予签约的权力。但是出于种种考虑,达赖喇嘛也没有公开出面否定协议。9月9日,三千中国军队进入拉萨,不久由张国华将军率领的两万中国军队也进入了拉萨,从新疆进入的西藏的中国军队则相继占领了日土、噶妥、江孜和日咯则等重要城市,并在西藏东部和西部聚集了大量军队,实现了对西藏的军事占领。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已经无意再就十七条内容跟西藏谈判,达赖喇嘛和他的政权也除了接受协议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因此张经武代表达赖喇嘛给毛泽东写信表示达赖喇嘛已经接受了协议。
              
达赖喇嘛1959年流亡到西藏后发布声明说:虽然我和西藏政府从未自愿接受协议,我们仍被迫接受并遵守协议,以免西藏人民和西藏遭受彻底的毁灭。十七条是在中国军队强占西藏领土的状态下签署的,中国政府严重违背了国际法原则:第一使用武力;第二、强迫签署条约。这就影响到十七条协议的法律效力。国际上《放弃战争通约》(也称1928年的基洛格-布里安条约,中国政府也是签约国)规定:第一条:所有本条约之签署国郑重地宣布,不得为解决国际争端而诉诸战争,在各国交往中不得将战争视为国家政策的一种工具。第二条:所有本条约之签署国都同意对各国彼此间可能出现的争议或斗争,不论其初始原因或性质是什么,都只能寻求和平方式寻求解决。这些基本原则不仅为19个签约国所坚持,而且其主张也在随后的联合国大会上得到肯定。

中国政府一直以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西藏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为理由,为中国军队侵入西藏辩解。如果这个理由成立,那么朝鲜、越南和缅甸等国,在历史上跟中国的关系比西藏深远得多,为何不是内政问题?

条约的签署必须出于各方的自愿,强迫签署的条约没有合法性。换言之,以威胁手段强签署的协议无效。中国政府也在建政后宣布所有满清政府、北洋政府以及国民政府跟外国政府签署的不平等条约,均属无效,中国政府一概不予承认。它的依据也是这个国际法的原则。
由上理由,中国军队对西藏的入侵,不论从习惯法还是国际条约都是非法行为。中国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包括侵犯国家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以及禁止使用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

鉴于存在着以上这两个法律上的障碍,《十七条协议》显然不具有法律效力,也不能成为否定西藏独立国家主体的法律地位的理由。


三、名存实亡的民族区域自治

1959年西藏人民发动起义,以付出数万生命的代价被残酷镇压,达赖和主要政府成员被迫流亡印度。周恩来宣布解散西藏政府。从此,西藏彻底沦为中国政府的铁血统治之下,跟内地的一个省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中共统治至今,大概造成了100万藏民的非正常死亡,另外还至少100万人因为宗教信仰和言论曾被判罪关押。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大量汉人入藏。在西藏的东部,汉人的数量甚至远远超过了藏人。在达赖的故乡,中国政府的统计是汉族250万,藏族75万。即使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中国政府的资料显示汉人的数量也还是超过了藏人。目前中国政府已经殖民750万汉人到西藏,这些还不含在藏区的30-50万中国军队。藏族这个独特的民族,正在像其他少数民族一样被渐渐同化。

西藏的人权问题之严重也是世界瞩目的,也可以说是最严重的。西藏的所有权力都被中共党和中国军队把持,虽然也有极少数的藏族人能进入政府和司法机关,但是他们对权力的掌控和对社会的影响微乎其微。无数的藏民因为宗教信仰和政治信仰被关进监狱或者劳改营。
              
西藏的自然环境和宗教文化一样受到毁灭性破坏。西藏原来是个具有独特自然环境的佛国。中国军队入侵之后的数十年来,这里的动植物遭到严重毁坏,环境急剧恶化。西藏作为世界上最后一块纯净、和平的雪域高原,正在沦为环境、宗教、文化面临毁损灭绝的境地。中国政府在宪法上规定西藏是个民族自治地区,但是自治却成了藏人的梦想,也成了中国的最大谎言。


四、西藏的主张:中间道路
              
虽然西藏谋求独立没有任何法理障碍,达赖和西藏流亡政府还是采取了尊重现实政治的策略,不再谋求西藏的独立,而是提出走中间道路的主张。所谓中间道路,指的是在解决西藏问题的过程中,西藏人既不接受西藏在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处的地位或状态,也不寻求西藏的主权独立地位,而是取中间路线,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范围内寻求整个西藏三区实施名副其实的自主自治。

西藏流亡政府认为,对西藏而言,中间道路可以保障西藏的宗教、文化与民族特性之保护、延续与发展;对于中方,中间道路可以保证中国的国家安全与领土完整统一;而对于其他邻国或第三国来说,中间道路可以促进边界的和平安宁,推进国际外交活动。中间道路的核心价值是实现西藏的真正自治而不是徒有虚名的自治,同时又不脱离中国。
              
达赖喇嘛提出中间路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在1979年对西藏谈判代表说的话:只要不提独立,什么都可以谈。中国著名作家,研究西藏问题的专家王力雄先生曾对媒体说:我是赞同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的。我认为,这是解决西藏问题一个较好的办法。但高度自治必然引向民主政治,由人民选择他们的领导人。现在的西藏名义上也自治,但官员都是北京指派的,那么怎么可能自治呢?

针对北京当局攻击达赖喇嘛主张大藏区,系对中国提出领土要求的说法,王力雄驳斥说:所谓领土要求也是在中国境内,如要把藏区合在一起,只是行政区划重新划分,并不存在领土问题。所以,这个问题并不重要。连当年陈毅都说过,可以考虑将藏区合并在一起。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政治体制相互不相容的问题。

笔者认为,达赖的中间道路是目前处理西藏问题的最温和、最现实的方案,既照顾到了历史因素和藏民的感情因素,也照顾到了国际政治的现实因素,是为西藏的和平和自由,为藏民的长远利益和福祉提出的伟大构想,非具有悲天悯人襟怀的达赖,很难想象还有谁能提出这么具有包容性和现实性的方略。但是中国政府却不惜食言自肥,百般曲解、污蔑达赖的建议,达赖特使跟中国政府举行的七次谈判,均因为中国政府缺乏起码诚意而无果而终。


2009年2月16日于纽约







达赖的中间道路是目前处理西藏问题的最温和、最现实的方案。



西藏的人权问题向来少有人关注。 日前中共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审议通过并于2009年2月1日下发的《2009年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要点》指出: 2009年中共将持续严打各种渗透颠覆与分裂破坏势力,其中藏人的抗议活动俨然成为中共严打的重点。这份《工作要点》提出要对三类藏人实行管控:即:1、 曾参与打砸抢烧活动被非罪处理人员;2、 非法出境回流人员;3、 寺庙清退人员。在公开的文件中宣布要对非罪的部分藏民实行管控,不仅反映了中共在西藏问题上的强硬态度,也显现了他们对藏人人权的粗暴践踏。这让我们对2009年的西藏人权状况深深忧虑。

中国由于在近代历史上屡遭列强欺凌,民族心理异常敏感,中共当局时常利用这个话题挑动民族主义情绪。但是,中国在西藏执行的就是典型的帝国政策。


一、 一九五零年之前西藏的法律地位

1720年满清帝国的军队首次来到西藏时,西藏的独立地位是没有任何争议的。在此之前满清皇帝跟达赖喇嘛之间是一种供施关系,满清政府也是以这种关系作为基础,根据藏人的要求协助驱逐入侵者。满清军队护送达赖喇嘛到拉萨,这个事实可以用来说明清朝皇帝是作为施主和护法主在履行供施关系中履行义务。清朝临时指派一位钦差大臣,监督西藏恢复有效的管理,也是基于保护者的身份和义务。在第一次介入之后,西藏一如既往自主决定包括外交等大部分政府事务,即使在防务方面,满清也只有最低限度的监督。

1908年-1911年,曾发生过满清对西藏的军事占领,但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抵抗活动始终没有停止,并最终打败并赶走了满清的军队。这个历史不仅不能损害西藏国家的继续存在,而且还表明西藏跟满清皇帝之间名义上的关系完全终结。

1911年到1913年,清廷官员和军队被陆续逐出西藏,达赖喇嘛重返西藏,他的政府恢复了对西藏的有效控制,同时西藏放弃了极端闭关独立的政策,寻求与英国保持密切关系。1913年以后的40年里,西藏不仅完全恢复了独立的地位,而且一直具有构成一个国家的条件而自立于世。
              
1950年10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两个半周后,中国政府宣布:人民解放军部队奉命开进西藏,使三百万西藏人民摆脱帝国主义压迫,巩固中国西部边境的国防。问题是,中国军队是进入还是侵略西藏?首先,在中国军队进入(或者侵入)西藏之前,西藏存在一个合法的并对西藏进行有效管辖的政府,这个政府没有邀请中国军队来,并在中国军队到来之后向联合国控告。西藏政府在给联合国秘书长的信中说:秘书长先生:西藏人民深知阻止不了中国人的进攻,因而已经接受了与中国政府进行和谈。西藏人不能不经一战而低头屈服,但始终热爱和平的西藏人民要抵抗娴熟于战争的中国军队似乎并没有战胜的希望。但我们相信不论世界的任何国家发生侵略战争,联合国都会制止。
              
萨尔瓦多政府要求联合国对西藏的报告进行讨论,美国和印度也都支持。萨尔瓦多政府代表指出:中国无端侵略了西藏,这个地区虽然有一段时间是中国的保护国,但至少从1912年开始是一个完全享有主权的国家,如果联合国对这种侵略行径不予谴责,则应视为是联合国的失职。
              
1950年12月,美国也首次发布了对西藏地位问题的官方立场:
美国是首先支持人民自决理念的国家之一,因此美国相信西藏人民也和其他民族一样享有决定自己政治前途的固有权力,而且在情势发展必要时,也可以考虑承认西藏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从以上材料来看,毫无疑问,中国军队对西藏的军事行动更符合侵略的定义。


二、十七条协议的法律效力

1951年,西藏政府派出由噶伦阿沛.阿旺晋美率领的15人代表团赴京与中国政府谈判。因为这是在大兵压境武力威胁之下的谈判,达赖担心代表团可能会在威逼之下不得不屈服,所以没有授予全权。而是命令和谈代表凡是重大事情都必须报请拉萨或者在亚东的临时政府做出决定。正如达赖所料,西藏代表果然在压力下在所谓十七条协议上签了字。但是和谈代表声明:我们仅仅是代表个人签字,我们没有权力代表达赖喇嘛或者西藏人民在协议上签字。当时和谈代表没有带对签署协议至关重要的政府印章,而盖在协议文本上的西藏政府印章是中国人在北京制造的赝品。
              
协议包括一个序言和十七条款项,其中包括给予中国军队进入西藏以及由中国政府掌控西藏外交与国防事务的权力;中国政府则承诺不改变西藏现行政治制度和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固有的地位和职权。协议规定西藏人民有实施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表示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有关西藏内部的改革不加强迫,而是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式解决之,同时还规定为了保证协议之执行,成立了一个包括爱国藏人在内的工作小组等。
              
上述消息让临时首府亚东和拉萨感到震惊,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均表示无法接受这个协议,和谈代表也未被授予签约的权力。但是出于种种考虑,达赖喇嘛也没有公开出面否定协议。9月9日,三千中国军队进入拉萨,不久由张国华将军率领的两万中国军队也进入了拉萨,从新疆进入的西藏的中国军队则相继占领了日土、噶妥、江孜和日咯则等重要城市,并在西藏东部和西部聚集了大量军队,实现了对西藏的军事占领。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已经无意再就十七条内容跟西藏谈判,达赖喇嘛和他的政权也除了接受协议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因此张经武代表达赖喇嘛给毛泽东写信表示达赖喇嘛已经接受了协议。
              
达赖喇嘛1959年流亡到西藏后发布声明说:虽然我和西藏政府从未自愿接受协议,我们仍被迫接受并遵守协议,以免西藏人民和西藏遭受彻底的毁灭。十七条是在中国军队强占西藏领土的状态下签署的,中国政府严重违背了国际法原则:第一使用武力;第二、强迫签署条约。这就影响到十七条协议的法律效力。国际上《放弃战争通约》(也称1928年的基洛格-布里安条约,中国政府也是签约国)规定:第一条:所有本条约之签署国郑重地宣布,不得为解决国际争端而诉诸战争,在各国交往中不得将战争视为国家政策的一种工具。第二条:所有本条约之签署国都同意对各国彼此间可能出现的争议或斗争,不论其初始原因或性质是什么,都只能寻求和平方式寻求解决。这些基本原则不仅为19个签约国所坚持,而且其主张也在随后的联合国大会上得到肯定。

中国政府一直以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西藏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为理由,为中国军队侵入西藏辩解。如果这个理由成立,那么朝鲜、越南和缅甸等国,在历史上跟中国的关系比西藏深远得多,为何不是内政问题?

条约的签署必须出于各方的自愿,强迫签署的条约没有合法性。换言之,以威胁手段强签署的协议无效。中国政府也在建政后宣布所有满清政府、北洋政府以及国民政府跟外国政府签署的不平等条约,均属无效,中国政府一概不予承认。它的依据也是这个国际法的原则。
由上理由,中国军队对西藏的入侵,不论从习惯法还是国际条约都是非法行为。中国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包括侵犯国家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以及禁止使用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

鉴于存在着以上这两个法律上的障碍,《十七条协议》显然不具有法律效力,也不能成为否定西藏独立国家主体的法律地位的理由。


三、名存实亡的民族区域自治

1959年西藏人民发动起义,以付出数万生命的代价被残酷镇压,达赖和主要政府成员被迫流亡印度。周恩来宣布解散西藏政府。从此,西藏彻底沦为中国政府的铁血统治之下,跟内地的一个省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中共统治至今,大概造成了100万藏民的非正常死亡,另外还至少100万人因为宗教信仰和言论曾被判罪关押。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大量汉人入藏。在西藏的东部,汉人的数量甚至远远超过了藏人。在达赖的故乡,中国政府的统计是汉族250万,藏族75万。即使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中国政府的资料显示汉人的数量也还是超过了藏人。目前中国政府已经殖民750万汉人到西藏,这些还不含在藏区的30-50万中国军队。藏族这个独特的民族,正在像其他少数民族一样被渐渐同化。

西藏的人权问题之严重也是世界瞩目的,也可以说是最严重的。西藏的所有权力都被中共党和中国军队把持,虽然也有极少数的藏族人能进入政府和司法机关,但是他们对权力的掌控和对社会的影响微乎其微。无数的藏民因为宗教信仰和政治信仰被关进监狱或者劳改营。
              
西藏的自然环境和宗教文化一样受到毁灭性破坏。西藏原来是个具有独特自然环境的佛国。中国军队入侵之后的数十年来,这里的动植物遭到严重毁坏,环境急剧恶化。西藏作为世界上最后一块纯净、和平的雪域高原,正在沦为环境、宗教、文化面临毁损灭绝的境地。中国政府在宪法上规定西藏是个民族自治地区,但是自治却成了藏人的梦想,也成了中国的最大谎言。


四、西藏的主张:中间道路
              
虽然西藏谋求独立没有任何法理障碍,达赖和西藏流亡政府还是采取了尊重现实政治的策略,不再谋求西藏的独立,而是提出走中间道路的主张。所谓中间道路,指的是在解决西藏问题的过程中,西藏人既不接受西藏在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处的地位或状态,也不寻求西藏的主权独立地位,而是取中间路线,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范围内寻求整个西藏三区实施名副其实的自主自治。

西藏流亡政府认为,对西藏而言,中间道路可以保障西藏的宗教、文化与民族特性之保护、延续与发展;对于中方,中间道路可以保证中国的国家安全与领土完整统一;而对于其他邻国或第三国来说,中间道路可以促进边界的和平安宁,推进国际外交活动。中间道路的核心价值是实现西藏的真正自治而不是徒有虚名的自治,同时又不脱离中国。
              
达赖喇嘛提出中间路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在1979年对西藏谈判代表说的话:只要不提独立,什么都可以谈。中国著名作家,研究西藏问题的专家王力雄先生曾对媒体说:我是赞同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的。我认为,这是解决西藏问题一个较好的办法。但高度自治必然引向民主政治,由人民选择他们的领导人。现在的西藏名义上也自治,但官员都是北京指派的,那么怎么可能自治呢?

针对北京当局攻击达赖喇嘛主张大藏区,系对中国提出领土要求的说法,王力雄驳斥说:所谓领土要求也是在中国境内,如要把藏区合在一起,只是行政区划重新划分,并不存在领土问题。所以,这个问题并不重要。连当年陈毅都说过,可以考虑将藏区合并在一起。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政治体制相互不相容的问题。

笔者认为,达赖的中间道路是目前处理西藏问题的最温和、最现实的方案,既照顾到了历史因素和藏民的感情因素,也照顾到了国际政治的现实因素,是为西藏的和平和自由,为藏民的长远利益和福祉提出的伟大构想,非具有悲天悯人襟怀的达赖,很难想象还有谁能提出这么具有包容性和现实性的方略。但是中国政府却不惜食言自肥,百般曲解、污蔑达赖的建议,达赖特使跟中国政府举行的七次谈判,均因为中国政府缺乏起码诚意而无果而终。


2009年2月16日于纽约







达赖的中间道路是目前处理西藏问题的最温和、最现实的方案。



西藏的人权问题向来少有人关注。 日前中共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审议通过并于2009年2月1日下发的《2009年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要点》指出: 2009年中共将持续严打各种渗透颠覆与分裂破坏势力,其中藏人的抗议活动俨然成为中共严打的重点。这份《工作要点》提出要对三类藏人实行管控:即:1、 曾参与打砸抢烧活动被非罪处理人员;2、 非法出境回流人员;3、 寺庙清退人员。在公开的文件中宣布要对非罪的部分藏民实行管控,不仅反映了中共在西藏问题上的强硬态度,也显现了他们对藏人人权的粗暴践踏。这让我们对2009年的西藏人权状况深深忧虑。

中国由于在近代历史上屡遭列强欺凌,民族心理异常敏感,中共当局时常利用这个话题挑动民族主义情绪。但是,中国在西藏执行的就是典型的帝国政策。


一、 一九五零年之前西藏的法律地位

1720年满清帝国的军队首次来到西藏时,西藏的独立地位是没有任何争议的。在此之前满清皇帝跟达赖喇嘛之间是一种供施关系,满清政府也是以这种关系作为基础,根据藏人的要求协助驱逐入侵者。满清军队护送达赖喇嘛到拉萨,这个事实可以用来说明清朝皇帝是作为施主和护法主在履行供施关系中履行义务。清朝临时指派一位钦差大臣,监督西藏恢复有效的管理,也是基于保护者的身份和义务。在第一次介入之后,西藏一如既往自主决定包括外交等大部分政府事务,即使在防务方面,满清也只有最低限度的监督。

1908年-1911年,曾发生过满清对西藏的军事占领,但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抵抗活动始终没有停止,并最终打败并赶走了满清的军队。这个历史不仅不能损害西藏国家的继续存在,而且还表明西藏跟满清皇帝之间名义上的关系完全终结。

1911年到1913年,清廷官员和军队被陆续逐出西藏,达赖喇嘛重返西藏,他的政府恢复了对西藏的有效控制,同时西藏放弃了极端闭关独立的政策,寻求与英国保持密切关系。1913年以后的40年里,西藏不仅完全恢复了独立的地位,而且一直具有构成一个国家的条件而自立于世。
              
1950年10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两个半周后,中国政府宣布:人民解放军部队奉命开进西藏,使三百万西藏人民摆脱帝国主义压迫,巩固中国西部边境的国防。问题是,中国军队是进入还是侵略西藏?首先,在中国军队进入(或者侵入)西藏之前,西藏存在一个合法的并对西藏进行有效管辖的政府,这个政府没有邀请中国军队来,并在中国军队到来之后向联合国控告。西藏政府在给联合国秘书长的信中说:秘书长先生:西藏人民深知阻止不了中国人的进攻,因而已经接受了与中国政府进行和谈。西藏人不能不经一战而低头屈服,但始终热爱和平的西藏人民要抵抗娴熟于战争的中国军队似乎并没有战胜的希望。但我们相信不论世界的任何国家发生侵略战争,联合国都会制止。
              
萨尔瓦多政府要求联合国对西藏的报告进行讨论,美国和印度也都支持。萨尔瓦多政府代表指出:中国无端侵略了西藏,这个地区虽然有一段时间是中国的保护国,但至少从1912年开始是一个完全享有主权的国家,如果联合国对这种侵略行径不予谴责,则应视为是联合国的失职。
              
1950年12月,美国也首次发布了对西藏地位问题的官方立场:
美国是首先支持人民自决理念的国家之一,因此美国相信西藏人民也和其他民族一样享有决定自己政治前途的固有权力,而且在情势发展必要时,也可以考虑承认西藏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从以上材料来看,毫无疑问,中国军队对西藏的军事行动更符合侵略的定义。


二、十七条协议的法律效力

1951年,西藏政府派出由噶伦阿沛.阿旺晋美率领的15人代表团赴京与中国政府谈判。因为这是在大兵压境武力威胁之下的谈判,达赖担心代表团可能会在威逼之下不得不屈服,所以没有授予全权。而是命令和谈代表凡是重大事情都必须报请拉萨或者在亚东的临时政府做出决定。正如达赖所料,西藏代表果然在压力下在所谓十七条协议上签了字。但是和谈代表声明:我们仅仅是代表个人签字,我们没有权力代表达赖喇嘛或者西藏人民在协议上签字。当时和谈代表没有带对签署协议至关重要的政府印章,而盖在协议文本上的西藏政府印章是中国人在北京制造的赝品。
              
协议包括一个序言和十七条款项,其中包括给予中国军队进入西藏以及由中国政府掌控西藏外交与国防事务的权力;中国政府则承诺不改变西藏现行政治制度和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固有的地位和职权。协议规定西藏人民有实施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表示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有关西藏内部的改革不加强迫,而是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式解决之,同时还规定为了保证协议之执行,成立了一个包括爱国藏人在内的工作小组等。
              
上述消息让临时首府亚东和拉萨感到震惊,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均表示无法接受这个协议,和谈代表也未被授予签约的权力。但是出于种种考虑,达赖喇嘛也没有公开出面否定协议。9月9日,三千中国军队进入拉萨,不久由张国华将军率领的两万中国军队也进入了拉萨,从新疆进入的西藏的中国军队则相继占领了日土、噶妥、江孜和日咯则等重要城市,并在西藏东部和西部聚集了大量军队,实现了对西藏的军事占领。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已经无意再就十七条内容跟西藏谈判,达赖喇嘛和他的政权也除了接受协议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因此张经武代表达赖喇嘛给毛泽东写信表示达赖喇嘛已经接受了协议。
              
达赖喇嘛1959年流亡到西藏后发布声明说:虽然我和西藏政府从未自愿接受协议,我们仍被迫接受并遵守协议,以免西藏人民和西藏遭受彻底的毁灭。十七条是在中国军队强占西藏领土的状态下签署的,中国政府严重违背了国际法原则:第一使用武力;第二、强迫签署条约。这就影响到十七条协议的法律效力。国际上《放弃战争通约》(也称1928年的基洛格-布里安条约,中国政府也是签约国)规定:第一条:所有本条约之签署国郑重地宣布,不得为解决国际争端而诉诸战争,在各国交往中不得将战争视为国家政策的一种工具。第二条:所有本条约之签署国都同意对各国彼此间可能出现的争议或斗争,不论其初始原因或性质是什么,都只能寻求和平方式寻求解决。这些基本原则不仅为19个签约国所坚持,而且其主张也在随后的联合国大会上得到肯定。

中国政府一直以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西藏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为理由,为中国军队侵入西藏辩解。如果这个理由成立,那么朝鲜、越南和缅甸等国,在历史上跟中国的关系比西藏深远得多,为何不是内政问题?

条约的签署必须出于各方的自愿,强迫签署的条约没有合法性。换言之,以威胁手段强签署的协议无效。中国政府也在建政后宣布所有满清政府、北洋政府以及国民政府跟外国政府签署的不平等条约,均属无效,中国政府一概不予承认。它的依据也是这个国际法的原则。
由上理由,中国军队对西藏的入侵,不论从习惯法还是国际条约都是非法行为。中国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包括侵犯国家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以及禁止使用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

鉴于存在着以上这两个法律上的障碍,《十七条协议》显然不具有法律效力,也不能成为否定西藏独立国家主体的法律地位的理由。


三、名存实亡的民族区域自治

1959年西藏人民发动起义,以付出数万生命的代价被残酷镇压,达赖和主要政府成员被迫流亡印度。周恩来宣布解散西藏政府。从此,西藏彻底沦为中国政府的铁血统治之下,跟内地的一个省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中共统治至今,大概造成了100万藏民的非正常死亡,另外还至少100万人因为宗教信仰和言论曾被判罪关押。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大量汉人入藏。在西藏的东部,汉人的数量甚至远远超过了藏人。在达赖的故乡,中国政府的统计是汉族250万,藏族75万。即使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中国政府的资料显示汉人的数量也还是超过了藏人。目前中国政府已经殖民750万汉人到西藏,这些还不含在藏区的30-50万中国军队。藏族这个独特的民族,正在像其他少数民族一样被渐渐同化。

西藏的人权问题之严重也是世界瞩目的,也可以说是最严重的。西藏的所有权力都被中共党和中国军队把持,虽然也有极少数的藏族人能进入政府和司法机关,但是他们对权力的掌控和对社会的影响微乎其微。无数的藏民因为宗教信仰和政治信仰被关进监狱或者劳改营。
              
西藏的自然环境和宗教文化一样受到毁灭性破坏。西藏原来是个具有独特自然环境的佛国。中国军队入侵之后的数十年来,这里的动植物遭到严重毁坏,环境急剧恶化。西藏作为世界上最后一块纯净、和平的雪域高原,正在沦为环境、宗教、文化面临毁损灭绝的境地。中国政府在宪法上规定西藏是个民族自治地区,但是自治却成了藏人的梦想,也成了中国的最大谎言。


四、西藏的主张:中间道路
              
虽然西藏谋求独立没有任何法理障碍,达赖和西藏流亡政府还是采取了尊重现实政治的策略,不再谋求西藏的独立,而是提出走中间道路的主张。所谓中间道路,指的是在解决西藏问题的过程中,西藏人既不接受西藏在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处的地位或状态,也不寻求西藏的主权独立地位,而是取中间路线,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范围内寻求整个西藏三区实施名副其实的自主自治。

西藏流亡政府认为,对西藏而言,中间道路可以保障西藏的宗教、文化与民族特性之保护、延续与发展;对于中方,中间道路可以保证中国的国家安全与领土完整统一;而对于其他邻国或第三国来说,中间道路可以促进边界的和平安宁,推进国际外交活动。中间道路的核心价值是实现西藏的真正自治而不是徒有虚名的自治,同时又不脱离中国。
              
达赖喇嘛提出中间路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在1979年对西藏谈判代表说的话:只要不提独立,什么都可以谈。中国著名作家,研究西藏问题的专家王力雄先生曾对媒体说:我是赞同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的。我认为,这是解决西藏问题一个较好的办法。但高度自治必然引向民主政治,由人民选择他们的领导人。现在的西藏名义上也自治,但官员都是北京指派的,那么怎么可能自治呢?

针对北京当局攻击达赖喇嘛主张大藏区,系对中国提出领土要求的说法,王力雄驳斥说:所谓领土要求也是在中国境内,如要把藏区合在一起,只是行政区划重新划分,并不存在领土问题。所以,这个问题并不重要。连当年陈毅都说过,可以考虑将藏区合并在一起。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政治体制相互不相容的问题。

笔者认为,达赖的中间道路是目前处理西藏问题的最温和、最现实的方案,既照顾到了历史因素和藏民的感情因素,也照顾到了国际政治的现实因素,是为西藏的和平和自由,为藏民的长远利益和福祉提出的伟大构想,非具有悲天悯人襟怀的达赖,很难想象还有谁能提出这么具有包容性和现实性的方略。但是中国政府却不惜食言自肥,百般曲解、污蔑达赖的建议,达赖特使跟中国政府举行的七次谈判,均因为中国政府缺乏起码诚意而无果而终。


2009年2月16日于纽约







达赖的中间道路是目前处理西藏问题的最温和、最现实的方案。



西藏的人权问题向来少有人关注。 日前中共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审议通过并于2009年2月1日下发的《2009年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要点》指出: 2009年中共将持续严打各种渗透颠覆与分裂破坏势力,其中藏人的抗议活动俨然成为中共严打的重点。这份《工作要点》提出要对三类藏人实行管控:即:1、 曾参与打砸抢烧活动被非罪处理人员;2、 非法出境回流人员;3、 寺庙清退人员。在公开的文件中宣布要对非罪的部分藏民实行管控,不仅反映了中共在西藏问题上的强硬态度,也显现了他们对藏人人权的粗暴践踏。这让我们对2009年的西藏人权状况深深忧虑。

中国由于在近代历史上屡遭列强欺凌,民族心理异常敏感,中共当局时常利用这个话题挑动民族主义情绪。但是,中国在西藏执行的就是典型的帝国政策。


一、 一九五零年之前西藏的法律地位

1720年满清帝国的军队首次来到西藏时,西藏的独立地位是没有任何争议的。在此之前满清皇帝跟达赖喇嘛之间是一种供施关系,满清政府也是以这种关系作为基础,根据藏人的要求协助驱逐入侵者。满清军队护送达赖喇嘛到拉萨,这个事实可以用来说明清朝皇帝是作为施主和护法主在履行供施关系中履行义务。清朝临时指派一位钦差大臣,监督西藏恢复有效的管理,也是基于保护者的身份和义务。在第一次介入之后,西藏一如既往自主决定包括外交等大部分政府事务,即使在防务方面,满清也只有最低限度的监督。

1908年-1911年,曾发生过满清对西藏的军事占领,但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抵抗活动始终没有停止,并最终打败并赶走了满清的军队。这个历史不仅不能损害西藏国家的继续存在,而且还表明西藏跟满清皇帝之间名义上的关系完全终结。

1911年到1913年,清廷官员和军队被陆续逐出西藏,达赖喇嘛重返西藏,他的政府恢复了对西藏的有效控制,同时西藏放弃了极端闭关独立的政策,寻求与英国保持密切关系。1913年以后的40年里,西藏不仅完全恢复了独立的地位,而且一直具有构成一个国家的条件而自立于世。
              
1950年10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两个半周后,中国政府宣布:人民解放军部队奉命开进西藏,使三百万西藏人民摆脱帝国主义压迫,巩固中国西部边境的国防。问题是,中国军队是进入还是侵略西藏?首先,在中国军队进入(或者侵入)西藏之前,西藏存在一个合法的并对西藏进行有效管辖的政府,这个政府没有邀请中国军队来,并在中国军队到来之后向联合国控告。西藏政府在给联合国秘书长的信中说:秘书长先生:西藏人民深知阻止不了中国人的进攻,因而已经接受了与中国政府进行和谈。西藏人不能不经一战而低头屈服,但始终热爱和平的西藏人民要抵抗娴熟于战争的中国军队似乎并没有战胜的希望。但我们相信不论世界的任何国家发生侵略战争,联合国都会制止。
              
萨尔瓦多政府要求联合国对西藏的报告进行讨论,美国和印度也都支持。萨尔瓦多政府代表指出:中国无端侵略了西藏,这个地区虽然有一段时间是中国的保护国,但至少从1912年开始是一个完全享有主权的国家,如果联合国对这种侵略行径不予谴责,则应视为是联合国的失职。
              
1950年12月,美国也首次发布了对西藏地位问题的官方立场:
美国是首先支持人民自决理念的国家之一,因此美国相信西藏人民也和其他民族一样享有决定自己政治前途的固有权力,而且在情势发展必要时,也可以考虑承认西藏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从以上材料来看,毫无疑问,中国军队对西藏的军事行动更符合侵略的定义。


二、十七条协议的法律效力

1951年,西藏政府派出由噶伦阿沛.阿旺晋美率领的15人代表团赴京与中国政府谈判。因为这是在大兵压境武力威胁之下的谈判,达赖担心代表团可能会在威逼之下不得不屈服,所以没有授予全权。而是命令和谈代表凡是重大事情都必须报请拉萨或者在亚东的临时政府做出决定。正如达赖所料,西藏代表果然在压力下在所谓十七条协议上签了字。但是和谈代表声明:我们仅仅是代表个人签字,我们没有权力代表达赖喇嘛或者西藏人民在协议上签字。当时和谈代表没有带对签署协议至关重要的政府印章,而盖在协议文本上的西藏政府印章是中国人在北京制造的赝品。
              
协议包括一个序言和十七条款项,其中包括给予中国军队进入西藏以及由中国政府掌控西藏外交与国防事务的权力;中国政府则承诺不改变西藏现行政治制度和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固有的地位和职权。协议规定西藏人民有实施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表示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有关西藏内部的改革不加强迫,而是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式解决之,同时还规定为了保证协议之执行,成立了一个包括爱国藏人在内的工作小组等。
              
上述消息让临时首府亚东和拉萨感到震惊,西藏政府和达赖喇嘛均表示无法接受这个协议,和谈代表也未被授予签约的权力。但是出于种种考虑,达赖喇嘛也没有公开出面否定协议。9月9日,三千中国军队进入拉萨,不久由张国华将军率领的两万中国军队也进入了拉萨,从新疆进入的西藏的中国军队则相继占领了日土、噶妥、江孜和日咯则等重要城市,并在西藏东部和西部聚集了大量军队,实现了对西藏的军事占领。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已经无意再就十七条内容跟西藏谈判,达赖喇嘛和他的政权也除了接受协议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因此张经武代表达赖喇嘛给毛泽东写信表示达赖喇嘛已经接受了协议。
              
达赖喇嘛1959年流亡到西藏后发布声明说:虽然我和西藏政府从未自愿接受协议,我们仍被迫接受并遵守协议,以免西藏人民和西藏遭受彻底的毁灭。十七条是在中国军队强占西藏领土的状态下签署的,中国政府严重违背了国际法原则:第一使用武力;第二、强迫签署条约。这就影响到十七条协议的法律效力。国际上《放弃战争通约》(也称1928年的基洛格-布里安条约,中国政府也是签约国)规定:第一条:所有本条约之签署国郑重地宣布,不得为解决国际争端而诉诸战争,在各国交往中不得将战争视为国家政策的一种工具。第二条:所有本条约之签署国都同意对各国彼此间可能出现的争议或斗争,不论其初始原因或性质是什么,都只能寻求和平方式寻求解决。这些基本原则不仅为19个签约国所坚持,而且其主张也在随后的联合国大会上得到肯定。

中国政府一直以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西藏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为理由,为中国军队侵入西藏辩解。如果这个理由成立,那么朝鲜、越南和缅甸等国,在历史上跟中国的关系比西藏深远得多,为何不是内政问题?

条约的签署必须出于各方的自愿,强迫签署的条约没有合法性。换言之,以威胁手段强签署的协议无效。中国政府也在建政后宣布所有满清政府、北洋政府以及国民政府跟外国政府签署的不平等条约,均属无效,中国政府一概不予承认。它的依据也是这个国际法的原则。
由上理由,中国军队对西藏的入侵,不论从习惯法还是国际条约都是非法行为。中国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包括侵犯国家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以及禁止使用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

鉴于存在着以上这两个法律上的障碍,《十七条协议》显然不具有法律效力,也不能成为否定西藏独立国家主体的法律地位的理由。


三、名存实亡的民族区域自治

1959年西藏人民发动起义,以付出数万生命的代价被残酷镇压,达赖和主要政府成员被迫流亡印度。周恩来宣布解散西藏政府。从此,西藏彻底沦为中国政府的铁血统治之下,跟内地的一个省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中共统治至今,大概造成了100万藏民的非正常死亡,另外还至少100万人因为宗教信仰和言论曾被判罪关押。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大量汉人入藏。在西藏的东部,汉人的数量甚至远远超过了藏人。在达赖的故乡,中国政府的统计是汉族250万,藏族75万。即使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中国政府的资料显示汉人的数量也还是超过了藏人。目前中国政府已经殖民750万汉人到西藏,这些还不含在藏区的30-50万中国军队。藏族这个独特的民族,正在像其他少数民族一样被渐渐同化。

西藏的人权问题之严重也是世界瞩目的,也可以说是最严重的。西藏的所有权力都被中共党和中国军队把持,虽然也有极少数的藏族人能进入政府和司法机关,但是他们对权力的掌控和对社会的影响微乎其微。无数的藏民因为宗教信仰和政治信仰被关进监狱或者劳改营。
              
西藏的自然环境和宗教文化一样受到毁灭性破坏。西藏原来是个具有独特自然环境的佛国。中国军队入侵之后的数十年来,这里的动植物遭到严重毁坏,环境急剧恶化。西藏作为世界上最后一块纯净、和平的雪域高原,正在沦为环境、宗教、文化面临毁损灭绝的境地。中国政府在宪法上规定西藏是个民族自治地区,但是自治却成了藏人的梦想,也成了中国的最大谎言。


四、西藏的主张:中间道路
              
虽然西藏谋求独立没有任何法理障碍,达赖和西藏流亡政府还是采取了尊重现实政治的策略,不再谋求西藏的独立,而是提出走中间道路的主张。所谓中间道路,指的是在解决西藏问题的过程中,西藏人既不接受西藏在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处的地位或状态,也不寻求西藏的主权独立地位,而是取中间路线,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范围内寻求整个西藏三区实施名副其实的自主自治。

西藏流亡政府认为,对西藏而言,中间道路可以保障西藏的宗教、文化与民族特性之保护、延续与发展;对于中方,中间道路可以保证中国的国家安全与领土完整统一;而对于其他邻国或第三国来说,中间道路可以促进边界的和平安宁,推进国际外交活动。中间道路的核心价值是实现西藏的真正自治而不是徒有虚名的自治,同时又不脱离中国。
              
达赖喇嘛提出中间路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在1979年对西藏谈判代表说的话:只要不提独立,什么都可以谈。中国著名作家,研究西藏问题的专家王力雄先生曾对媒体说:我是赞同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的。我认为,这是解决西藏问题一个较好的办法。但高度自治必然引向民主政治,由人民选择他们的领导人。现在的西藏名义上也自治,但官员都是北京指派的,那么怎么可能自治呢?

针对北京当局攻击达赖喇嘛主张大藏区,系对中国提出领土要求的说法,王力雄驳斥说:所谓领土要求也是在中国境内,如要把藏区合在一起,只是行政区划重新划分,并不存在领土问题。所以,这个问题并不重要。连当年陈毅都说过,可以考虑将藏区合并在一起。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政治体制相互不相容的问题。

笔者认为,达赖的中间道路是目前处理西藏问题的最温和、最现实的方案,既照顾到了历史因素和藏民的感情因素,也照顾到了国际政治的现实因素,是为西藏的和平和自由,为藏民的长远利益和福祉提出的伟大构想,非具有悲天悯人襟怀的达赖,很难想象还有谁能提出这么具有包容性和现实性的方略。但是中国政府却不惜食言自肥,百般曲解、污蔑达赖的建议,达赖特使跟中国政府举行的七次谈判,均因为中国政府缺乏起码诚意而无果而终。


2009年2月16日于纽约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