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贩卖尸体的第一大国中国
廖天琪



这几天走在德国的大街上,满目都是《明镜周刊》张贴的本期封面故事:戴一顶黑呢帽的死亡医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和一左一右两具骷髅干尸。这位以发明并制作真人尸体标本而出名又发财的德国人,一时成为炙手可热的媒体焦点人物。文豪歌德笔下那位将灵魂买 给魔鬼梅非斯托的福士德博士(Dr. Faust),是为了求知欲而疯狂,毕竟还很有浪漫的悲剧情结。如今这位冯哈根斯所干的买卖,可就是赤裸裸地为名为利了。跟他打交道的对手不谋而合,也是 魔鬼-中国式的疯狂的金钱欲。

冯哈根斯发明了一套用溶剂和冷冻方法处理尸体的方法,利用人工合成剂的再注射,加上佐以人造纤维及其它的材料,人体可以完好地保存。这些标本的特 点是,每个被展示的身体部位,都被揭了皮肤和脂肪,观者可以直接看到人体内脏、骨骼、肌肉神经、大脑等的真实原样。冯哈根斯将这些干尸进行画龙点睛的艺术 造型处理,制成一具具既逼真又不过于恐怖的标本,在欧洲(德、英、瑞士、奥地利、比利时)和亚洲(日本、韩国、新加坡)各国,以人体世界的名义推出展 览,果然好评如潮,人们趋之若骛。据统计,已经有大约一千四百万名参观者观赏过了。

当人们面对一具具的死亡模特儿时,赞叹之余不禁要问:这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来自何处?总不会都是自愿捐献者吧?这种展览涉及到伦理和道德的问题, 因为人毕竟不是物。《明镜周刊》的两位记者(Sven Roebel, Andreas Wassermann)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查,发觉在艺术、科学、教育的背后,是全套的违背西方道德的金钱交易和商业活动,甚至是违法的行为。笔者在 此强调西方道德,因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的生命和尊严是没有价值的,也不受法律保护,中国人变态地追求物欲和金钱,道德观念已经从人们的意识中逐渐 消逝殆尽。

早在十多年前,冯哈根斯就进行了尸体和器官的交易。他有三家生物塑化公司尸体工厂,最大的一家在大连,名叫Plastination Ltd.。这栋七层楼、占地三万平方米的尸体工厂,雇佣了170名中国员工。在那儿负责的总经理是隋鸿锦医生。工作人员在金属制的操作台上,将尸体剥皮, 刮掉脂肪,去骨,为血脉管道注射溶剂,挖出内脏,各类器官都将分别加工。案头上挂著一条条剔了骨的手臂、大腿,猛一看好似肉脯,令人误认为这是分类较细的 肉类工厂,操刀的不是屠夫,而是穿著白色和蓝色大褂的医生。据《明镜周刊》记者的调查,工厂的附近有三所劳改营。他们估计很多尸体是被枪毙的死刑犯。

中国每年处决二千至四千名罪犯。按照人民最高法院、人民最高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卫生部和司法部1984年的关于利用死刑犯尸体或尸体器官 的暂行办法,凡是无人认领和自愿捐献者的尸体,都可以被利用。引伸其意,凡是死在公安警察之手的无人认领者,也在此废物利用(中国医生 用语)之列。像孙志刚或法轮功成员在警局或劳教所被折磨打死,家人一般收不到通知书,自然都归类为无主的尸体,可以依法抽筋剥皮了。

2001年6月,一名天津武警医院的烧伤科专家王国齐在美国国会作证,他说自己不下百次被派到刑场上去搬运尸体,并进行剥皮(天津建了一所皮库) 和摘除眼角膜的工作。这些被枪决的死刑犯,绝大多数根本不知道自己死后还要遭受如此的侮辱性处理。王国齐的证词,只不过为中国那种无法无天、野蛮功利的现 实,加了一个注解,添了个旁证。大部分中国人都知道这种现实情况,只要被剥皮抽筋的不是他的兄弟舅子,就都视而不见。

冯哈根斯去年弄到647个全尸,外加3909个身体零件。货源除了来自中国外,还有俄国和吉尔吉斯坦。他在大连的加工厂最令他得意,中国人比较好 管理,他手下用的人也很卖力。2001年11月12日,大连工厂的女主管孙梅玉(译音)向他汇报,大卡车刚运到31具新鲜的尸体,27名男人,4名女 人。12月29日,隋大夫发电子邮件到德国海德堡总部,有一男一女两具年轻的尸体运到。头上有枪眼,肚子上划了十字刀口,两人的肝刚刚被摘走。12月初, 又到了一批40人的新货。2002年1月,火车载运来60具全尸。

由于有所顾虑,冯哈根斯装模作样说他不要死刑犯人的尸体。但是面对这种丰富的货源,不怕他不动心。他开出了价码,一具尸体220 欧元。据说重庆第三军医大学的价格最高,在308欧元左右,川北医学院只要254欧元。除了年轻男女是抢手货外,还有许多从三个月至九个月不等的胎儿,也 在冯哈根斯的价目表上。这也算是中国一胎化人口政策间接造福人类的意外结果了。中国强制性堕胎的胎儿和弃婴特别多,计生干部和医务人员联手,可以有求 必应提供胎儿。

便宜的进货,经过精心地加工制作,这些尸体又能以近千倍的价格出售。阿拉伯国家由于宗教和文化的缘故,对尸身有所敬畏。他们在医学研究上所需要的人体和器官就得进口。冯哈根斯的塑料人体打入了阿拉伯世界的市场,来自大学和医科研究所的订货源源不绝。

在处理人体各部位时,冯哈根斯觉得东方男人的生殖器太小儿科,作为展览品不够壮观,因此下令工作人员动些手脚,将那话儿的尺寸加大。其实他低估了 中国人的能量,他手下的干将隋大夫最近跟他分道扬镳,创立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公司地点与哈根斯公司咫尺之遥。原来中国政府心里打了如意算 盘:看这个海德堡的德国人名利双收,十分眼红,暗里陈仓暗渡,让他的中国徒弟们把那套本领学到手,打算也来个中国式的尸体展览,用以迎接2008年的北京 奥运。如果冯哈根斯胆敢投诉中国侵犯他的专利权,那么中方定然握有某些他非法取得尸体的把柄,来个黑吃黑。

依照中国的法律,人体器官、血液和组织是不允许进行买卖的。现在这位德国死亡医生,居然大手笔地在中国动用公共交通工具(卡车,火车,飞机)买 进、卖出死人,并将外国的尸体进口到中国进行加工制造,尸体成品被打包出口,活人、死人进出中国海关如入无人之境,人们不禁要问:中国的国法安在?平常人 们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质疑劳改产品出口的合法性,现在连劳改犯人,死刑犯人的尸体都可以公然进出国门,成为商品流通全世界,天下事还有比这更荒谬的吗?

《观察》首发

这几天走在德国的大街上,满目都是《明镜周刊》张贴的本期封面故事:戴一顶黑呢帽的死亡医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和一左一右两具骷髅干尸。这位以发明并制作真人尸体标本而出名又发财的德国人,一时成为炙手可热的媒体焦点人物。文豪歌德笔下那位将灵魂买 给魔鬼梅非斯托的福士德博士(Dr. Faust),是为了求知欲而疯狂,毕竟还很有浪漫的悲剧情结。如今这位冯哈根斯所干的买卖,可就是赤裸裸地为名为利了。跟他打交道的对手不谋而合,也是 魔鬼-中国式的疯狂的金钱欲。

冯哈根斯发明了一套用溶剂和冷冻方法处理尸体的方法,利用人工合成剂的再注射,加上佐以人造纤维及其它的材料,人体可以完好地保存。这些标本的特 点是,每个被展示的身体部位,都被揭了皮肤和脂肪,观者可以直接看到人体内脏、骨骼、肌肉神经、大脑等的真实原样。冯哈根斯将这些干尸进行画龙点睛的艺术 造型处理,制成一具具既逼真又不过于恐怖的标本,在欧洲(德、英、瑞士、奥地利、比利时)和亚洲(日本、韩国、新加坡)各国,以人体世界的名义推出展 览,果然好评如潮,人们趋之若骛。据统计,已经有大约一千四百万名参观者观赏过了。

当人们面对一具具的死亡模特儿时,赞叹之余不禁要问:这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来自何处?总不会都是自愿捐献者吧?这种展览涉及到伦理和道德的问题, 因为人毕竟不是物。《明镜周刊》的两位记者(Sven Roebel, Andreas Wassermann)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查,发觉在艺术、科学、教育的背后,是全套的违背西方道德的金钱交易和商业活动,甚至是违法的行为。笔者在 此强调西方道德,因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的生命和尊严是没有价值的,也不受法律保护,中国人变态地追求物欲和金钱,道德观念已经从人们的意识中逐渐 消逝殆尽。

早在十多年前,冯哈根斯就进行了尸体和器官的交易。他有三家生物塑化公司尸体工厂,最大的一家在大连,名叫Plastination Ltd.。这栋七层楼、占地三万平方米的尸体工厂,雇佣了170名中国员工。在那儿负责的总经理是隋鸿锦医生。工作人员在金属制的操作台上,将尸体剥皮, 刮掉脂肪,去骨,为血脉管道注射溶剂,挖出内脏,各类器官都将分别加工。案头上挂著一条条剔了骨的手臂、大腿,猛一看好似肉脯,令人误认为这是分类较细的 肉类工厂,操刀的不是屠夫,而是穿著白色和蓝色大褂的医生。据《明镜周刊》记者的调查,工厂的附近有三所劳改营。他们估计很多尸体是被枪毙的死刑犯。

中国每年处决二千至四千名罪犯。按照人民最高法院、人民最高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卫生部和司法部1984年的关于利用死刑犯尸体或尸体器官 的暂行办法,凡是无人认领和自愿捐献者的尸体,都可以被利用。引伸其意,凡是死在公安警察之手的无人认领者,也在此废物利用(中国医生 用语)之列。像孙志刚或法轮功成员在警局或劳教所被折磨打死,家人一般收不到通知书,自然都归类为无主的尸体,可以依法抽筋剥皮了。

2001年6月,一名天津武警医院的烧伤科专家王国齐在美国国会作证,他说自己不下百次被派到刑场上去搬运尸体,并进行剥皮(天津建了一所皮库) 和摘除眼角膜的工作。这些被枪决的死刑犯,绝大多数根本不知道自己死后还要遭受如此的侮辱性处理。王国齐的证词,只不过为中国那种无法无天、野蛮功利的现 实,加了一个注解,添了个旁证。大部分中国人都知道这种现实情况,只要被剥皮抽筋的不是他的兄弟舅子,就都视而不见。

冯哈根斯去年弄到647个全尸,外加3909个身体零件。货源除了来自中国外,还有俄国和吉尔吉斯坦。他在大连的加工厂最令他得意,中国人比较好 管理,他手下用的人也很卖力。2001年11月12日,大连工厂的女主管孙梅玉(译音)向他汇报,大卡车刚运到31具新鲜的尸体,27名男人,4名女 人。12月29日,隋大夫发电子邮件到德国海德堡总部,有一男一女两具年轻的尸体运到。头上有枪眼,肚子上划了十字刀口,两人的肝刚刚被摘走。12月初, 又到了一批40人的新货。2002年1月,火车载运来60具全尸。

由于有所顾虑,冯哈根斯装模作样说他不要死刑犯人的尸体。但是面对这种丰富的货源,不怕他不动心。他开出了价码,一具尸体220 欧元。据说重庆第三军医大学的价格最高,在308欧元左右,川北医学院只要254欧元。除了年轻男女是抢手货外,还有许多从三个月至九个月不等的胎儿,也 在冯哈根斯的价目表上。这也算是中国一胎化人口政策间接造福人类的意外结果了。中国强制性堕胎的胎儿和弃婴特别多,计生干部和医务人员联手,可以有求 必应提供胎儿。

便宜的进货,经过精心地加工制作,这些尸体又能以近千倍的价格出售。阿拉伯国家由于宗教和文化的缘故,对尸身有所敬畏。他们在医学研究上所需要的人体和器官就得进口。冯哈根斯的塑料人体打入了阿拉伯世界的市场,来自大学和医科研究所的订货源源不绝。

在处理人体各部位时,冯哈根斯觉得东方男人的生殖器太小儿科,作为展览品不够壮观,因此下令工作人员动些手脚,将那话儿的尺寸加大。其实他低估了 中国人的能量,他手下的干将隋大夫最近跟他分道扬镳,创立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公司地点与哈根斯公司咫尺之遥。原来中国政府心里打了如意算 盘:看这个海德堡的德国人名利双收,十分眼红,暗里陈仓暗渡,让他的中国徒弟们把那套本领学到手,打算也来个中国式的尸体展览,用以迎接2008年的北京 奥运。如果冯哈根斯胆敢投诉中国侵犯他的专利权,那么中方定然握有某些他非法取得尸体的把柄,来个黑吃黑。

依照中国的法律,人体器官、血液和组织是不允许进行买卖的。现在这位德国死亡医生,居然大手笔地在中国动用公共交通工具(卡车,火车,飞机)买 进、卖出死人,并将外国的尸体进口到中国进行加工制造,尸体成品被打包出口,活人、死人进出中国海关如入无人之境,人们不禁要问:中国的国法安在?平常人 们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质疑劳改产品出口的合法性,现在连劳改犯人,死刑犯人的尸体都可以公然进出国门,成为商品流通全世界,天下事还有比这更荒谬的吗?

《观察》首发

这几天走在德国的大街上,满目都是《明镜周刊》张贴的本期封面故事:戴一顶黑呢帽的死亡医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和一左一右两具骷髅干尸。这位以发明并制作真人尸体标本而出名又发财的德国人,一时成为炙手可热的媒体焦点人物。文豪歌德笔下那位将灵魂买 给魔鬼梅非斯托的福士德博士(Dr. Faust),是为了求知欲而疯狂,毕竟还很有浪漫的悲剧情结。如今这位冯哈根斯所干的买卖,可就是赤裸裸地为名为利了。跟他打交道的对手不谋而合,也是 魔鬼-中国式的疯狂的金钱欲。

冯哈根斯发明了一套用溶剂和冷冻方法处理尸体的方法,利用人工合成剂的再注射,加上佐以人造纤维及其它的材料,人体可以完好地保存。这些标本的特 点是,每个被展示的身体部位,都被揭了皮肤和脂肪,观者可以直接看到人体内脏、骨骼、肌肉神经、大脑等的真实原样。冯哈根斯将这些干尸进行画龙点睛的艺术 造型处理,制成一具具既逼真又不过于恐怖的标本,在欧洲(德、英、瑞士、奥地利、比利时)和亚洲(日本、韩国、新加坡)各国,以人体世界的名义推出展 览,果然好评如潮,人们趋之若骛。据统计,已经有大约一千四百万名参观者观赏过了。

当人们面对一具具的死亡模特儿时,赞叹之余不禁要问:这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来自何处?总不会都是自愿捐献者吧?这种展览涉及到伦理和道德的问题, 因为人毕竟不是物。《明镜周刊》的两位记者(Sven Roebel, Andreas Wassermann)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查,发觉在艺术、科学、教育的背后,是全套的违背西方道德的金钱交易和商业活动,甚至是违法的行为。笔者在 此强调西方道德,因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的生命和尊严是没有价值的,也不受法律保护,中国人变态地追求物欲和金钱,道德观念已经从人们的意识中逐渐 消逝殆尽。

早在十多年前,冯哈根斯就进行了尸体和器官的交易。他有三家生物塑化公司尸体工厂,最大的一家在大连,名叫Plastination Ltd.。这栋七层楼、占地三万平方米的尸体工厂,雇佣了170名中国员工。在那儿负责的总经理是隋鸿锦医生。工作人员在金属制的操作台上,将尸体剥皮, 刮掉脂肪,去骨,为血脉管道注射溶剂,挖出内脏,各类器官都将分别加工。案头上挂著一条条剔了骨的手臂、大腿,猛一看好似肉脯,令人误认为这是分类较细的 肉类工厂,操刀的不是屠夫,而是穿著白色和蓝色大褂的医生。据《明镜周刊》记者的调查,工厂的附近有三所劳改营。他们估计很多尸体是被枪毙的死刑犯。

中国每年处决二千至四千名罪犯。按照人民最高法院、人民最高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卫生部和司法部1984年的关于利用死刑犯尸体或尸体器官 的暂行办法,凡是无人认领和自愿捐献者的尸体,都可以被利用。引伸其意,凡是死在公安警察之手的无人认领者,也在此废物利用(中国医生 用语)之列。像孙志刚或法轮功成员在警局或劳教所被折磨打死,家人一般收不到通知书,自然都归类为无主的尸体,可以依法抽筋剥皮了。

2001年6月,一名天津武警医院的烧伤科专家王国齐在美国国会作证,他说自己不下百次被派到刑场上去搬运尸体,并进行剥皮(天津建了一所皮库) 和摘除眼角膜的工作。这些被枪决的死刑犯,绝大多数根本不知道自己死后还要遭受如此的侮辱性处理。王国齐的证词,只不过为中国那种无法无天、野蛮功利的现 实,加了一个注解,添了个旁证。大部分中国人都知道这种现实情况,只要被剥皮抽筋的不是他的兄弟舅子,就都视而不见。

冯哈根斯去年弄到647个全尸,外加3909个身体零件。货源除了来自中国外,还有俄国和吉尔吉斯坦。他在大连的加工厂最令他得意,中国人比较好 管理,他手下用的人也很卖力。2001年11月12日,大连工厂的女主管孙梅玉(译音)向他汇报,大卡车刚运到31具新鲜的尸体,27名男人,4名女 人。12月29日,隋大夫发电子邮件到德国海德堡总部,有一男一女两具年轻的尸体运到。头上有枪眼,肚子上划了十字刀口,两人的肝刚刚被摘走。12月初, 又到了一批40人的新货。2002年1月,火车载运来60具全尸。

由于有所顾虑,冯哈根斯装模作样说他不要死刑犯人的尸体。但是面对这种丰富的货源,不怕他不动心。他开出了价码,一具尸体220 欧元。据说重庆第三军医大学的价格最高,在308欧元左右,川北医学院只要254欧元。除了年轻男女是抢手货外,还有许多从三个月至九个月不等的胎儿,也 在冯哈根斯的价目表上。这也算是中国一胎化人口政策间接造福人类的意外结果了。中国强制性堕胎的胎儿和弃婴特别多,计生干部和医务人员联手,可以有求 必应提供胎儿。

便宜的进货,经过精心地加工制作,这些尸体又能以近千倍的价格出售。阿拉伯国家由于宗教和文化的缘故,对尸身有所敬畏。他们在医学研究上所需要的人体和器官就得进口。冯哈根斯的塑料人体打入了阿拉伯世界的市场,来自大学和医科研究所的订货源源不绝。

在处理人体各部位时,冯哈根斯觉得东方男人的生殖器太小儿科,作为展览品不够壮观,因此下令工作人员动些手脚,将那话儿的尺寸加大。其实他低估了 中国人的能量,他手下的干将隋大夫最近跟他分道扬镳,创立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公司地点与哈根斯公司咫尺之遥。原来中国政府心里打了如意算 盘:看这个海德堡的德国人名利双收,十分眼红,暗里陈仓暗渡,让他的中国徒弟们把那套本领学到手,打算也来个中国式的尸体展览,用以迎接2008年的北京 奥运。如果冯哈根斯胆敢投诉中国侵犯他的专利权,那么中方定然握有某些他非法取得尸体的把柄,来个黑吃黑。

依照中国的法律,人体器官、血液和组织是不允许进行买卖的。现在这位德国死亡医生,居然大手笔地在中国动用公共交通工具(卡车,火车,飞机)买 进、卖出死人,并将外国的尸体进口到中国进行加工制造,尸体成品被打包出口,活人、死人进出中国海关如入无人之境,人们不禁要问:中国的国法安在?平常人 们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质疑劳改产品出口的合法性,现在连劳改犯人,死刑犯人的尸体都可以公然进出国门,成为商品流通全世界,天下事还有比这更荒谬的吗?

《观察》首发

这几天走在德国的大街上,满目都是《明镜周刊》张贴的本期封面故事:戴一顶黑呢帽的死亡医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和一左一右两具骷髅干尸。这位以发明并制作真人尸体标本而出名又发财的德国人,一时成为炙手可热的媒体焦点人物。文豪歌德笔下那位将灵魂买 给魔鬼梅非斯托的福士德博士(Dr. Faust),是为了求知欲而疯狂,毕竟还很有浪漫的悲剧情结。如今这位冯哈根斯所干的买卖,可就是赤裸裸地为名为利了。跟他打交道的对手不谋而合,也是 魔鬼-中国式的疯狂的金钱欲。

冯哈根斯发明了一套用溶剂和冷冻方法处理尸体的方法,利用人工合成剂的再注射,加上佐以人造纤维及其它的材料,人体可以完好地保存。这些标本的特 点是,每个被展示的身体部位,都被揭了皮肤和脂肪,观者可以直接看到人体内脏、骨骼、肌肉神经、大脑等的真实原样。冯哈根斯将这些干尸进行画龙点睛的艺术 造型处理,制成一具具既逼真又不过于恐怖的标本,在欧洲(德、英、瑞士、奥地利、比利时)和亚洲(日本、韩国、新加坡)各国,以人体世界的名义推出展 览,果然好评如潮,人们趋之若骛。据统计,已经有大约一千四百万名参观者观赏过了。

当人们面对一具具的死亡模特儿时,赞叹之余不禁要问:这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来自何处?总不会都是自愿捐献者吧?这种展览涉及到伦理和道德的问题, 因为人毕竟不是物。《明镜周刊》的两位记者(Sven Roebel, Andreas Wassermann)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查,发觉在艺术、科学、教育的背后,是全套的违背西方道德的金钱交易和商业活动,甚至是违法的行为。笔者在 此强调西方道德,因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的生命和尊严是没有价值的,也不受法律保护,中国人变态地追求物欲和金钱,道德观念已经从人们的意识中逐渐 消逝殆尽。

早在十多年前,冯哈根斯就进行了尸体和器官的交易。他有三家生物塑化公司尸体工厂,最大的一家在大连,名叫Plastination Ltd.。这栋七层楼、占地三万平方米的尸体工厂,雇佣了170名中国员工。在那儿负责的总经理是隋鸿锦医生。工作人员在金属制的操作台上,将尸体剥皮, 刮掉脂肪,去骨,为血脉管道注射溶剂,挖出内脏,各类器官都将分别加工。案头上挂著一条条剔了骨的手臂、大腿,猛一看好似肉脯,令人误认为这是分类较细的 肉类工厂,操刀的不是屠夫,而是穿著白色和蓝色大褂的医生。据《明镜周刊》记者的调查,工厂的附近有三所劳改营。他们估计很多尸体是被枪毙的死刑犯。

中国每年处决二千至四千名罪犯。按照人民最高法院、人民最高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卫生部和司法部1984年的关于利用死刑犯尸体或尸体器官 的暂行办法,凡是无人认领和自愿捐献者的尸体,都可以被利用。引伸其意,凡是死在公安警察之手的无人认领者,也在此废物利用(中国医生 用语)之列。像孙志刚或法轮功成员在警局或劳教所被折磨打死,家人一般收不到通知书,自然都归类为无主的尸体,可以依法抽筋剥皮了。

2001年6月,一名天津武警医院的烧伤科专家王国齐在美国国会作证,他说自己不下百次被派到刑场上去搬运尸体,并进行剥皮(天津建了一所皮库) 和摘除眼角膜的工作。这些被枪决的死刑犯,绝大多数根本不知道自己死后还要遭受如此的侮辱性处理。王国齐的证词,只不过为中国那种无法无天、野蛮功利的现 实,加了一个注解,添了个旁证。大部分中国人都知道这种现实情况,只要被剥皮抽筋的不是他的兄弟舅子,就都视而不见。

冯哈根斯去年弄到647个全尸,外加3909个身体零件。货源除了来自中国外,还有俄国和吉尔吉斯坦。他在大连的加工厂最令他得意,中国人比较好 管理,他手下用的人也很卖力。2001年11月12日,大连工厂的女主管孙梅玉(译音)向他汇报,大卡车刚运到31具新鲜的尸体,27名男人,4名女 人。12月29日,隋大夫发电子邮件到德国海德堡总部,有一男一女两具年轻的尸体运到。头上有枪眼,肚子上划了十字刀口,两人的肝刚刚被摘走。12月初, 又到了一批40人的新货。2002年1月,火车载运来60具全尸。

由于有所顾虑,冯哈根斯装模作样说他不要死刑犯人的尸体。但是面对这种丰富的货源,不怕他不动心。他开出了价码,一具尸体220 欧元。据说重庆第三军医大学的价格最高,在308欧元左右,川北医学院只要254欧元。除了年轻男女是抢手货外,还有许多从三个月至九个月不等的胎儿,也 在冯哈根斯的价目表上。这也算是中国一胎化人口政策间接造福人类的意外结果了。中国强制性堕胎的胎儿和弃婴特别多,计生干部和医务人员联手,可以有求 必应提供胎儿。

便宜的进货,经过精心地加工制作,这些尸体又能以近千倍的价格出售。阿拉伯国家由于宗教和文化的缘故,对尸身有所敬畏。他们在医学研究上所需要的人体和器官就得进口。冯哈根斯的塑料人体打入了阿拉伯世界的市场,来自大学和医科研究所的订货源源不绝。

在处理人体各部位时,冯哈根斯觉得东方男人的生殖器太小儿科,作为展览品不够壮观,因此下令工作人员动些手脚,将那话儿的尺寸加大。其实他低估了 中国人的能量,他手下的干将隋大夫最近跟他分道扬镳,创立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公司地点与哈根斯公司咫尺之遥。原来中国政府心里打了如意算 盘:看这个海德堡的德国人名利双收,十分眼红,暗里陈仓暗渡,让他的中国徒弟们把那套本领学到手,打算也来个中国式的尸体展览,用以迎接2008年的北京 奥运。如果冯哈根斯胆敢投诉中国侵犯他的专利权,那么中方定然握有某些他非法取得尸体的把柄,来个黑吃黑。

依照中国的法律,人体器官、血液和组织是不允许进行买卖的。现在这位德国死亡医生,居然大手笔地在中国动用公共交通工具(卡车,火车,飞机)买 进、卖出死人,并将外国的尸体进口到中国进行加工制造,尸体成品被打包出口,活人、死人进出中国海关如入无人之境,人们不禁要问:中国的国法安在?平常人 们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质疑劳改产品出口的合法性,现在连劳改犯人,死刑犯人的尸体都可以公然进出国门,成为商品流通全世界,天下事还有比这更荒谬的吗?

《观察》首发

这几天走在德国的大街上,满目都是《明镜周刊》张贴的本期封面故事:戴一顶黑呢帽的死亡医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和一左一右两具骷髅干尸。这位以发明并制作真人尸体标本而出名又发财的德国人,一时成为炙手可热的媒体焦点人物。文豪歌德笔下那位将灵魂买 给魔鬼梅非斯托的福士德博士(Dr. Faust),是为了求知欲而疯狂,毕竟还很有浪漫的悲剧情结。如今这位冯哈根斯所干的买卖,可就是赤裸裸地为名为利了。跟他打交道的对手不谋而合,也是 魔鬼-中国式的疯狂的金钱欲。

冯哈根斯发明了一套用溶剂和冷冻方法处理尸体的方法,利用人工合成剂的再注射,加上佐以人造纤维及其它的材料,人体可以完好地保存。这些标本的特 点是,每个被展示的身体部位,都被揭了皮肤和脂肪,观者可以直接看到人体内脏、骨骼、肌肉神经、大脑等的真实原样。冯哈根斯将这些干尸进行画龙点睛的艺术 造型处理,制成一具具既逼真又不过于恐怖的标本,在欧洲(德、英、瑞士、奥地利、比利时)和亚洲(日本、韩国、新加坡)各国,以人体世界的名义推出展 览,果然好评如潮,人们趋之若骛。据统计,已经有大约一千四百万名参观者观赏过了。

当人们面对一具具的死亡模特儿时,赞叹之余不禁要问:这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来自何处?总不会都是自愿捐献者吧?这种展览涉及到伦理和道德的问题, 因为人毕竟不是物。《明镜周刊》的两位记者(Sven Roebel, Andreas Wassermann)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查,发觉在艺术、科学、教育的背后,是全套的违背西方道德的金钱交易和商业活动,甚至是违法的行为。笔者在 此强调西方道德,因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的生命和尊严是没有价值的,也不受法律保护,中国人变态地追求物欲和金钱,道德观念已经从人们的意识中逐渐 消逝殆尽。

早在十多年前,冯哈根斯就进行了尸体和器官的交易。他有三家生物塑化公司尸体工厂,最大的一家在大连,名叫Plastination Ltd.。这栋七层楼、占地三万平方米的尸体工厂,雇佣了170名中国员工。在那儿负责的总经理是隋鸿锦医生。工作人员在金属制的操作台上,将尸体剥皮, 刮掉脂肪,去骨,为血脉管道注射溶剂,挖出内脏,各类器官都将分别加工。案头上挂著一条条剔了骨的手臂、大腿,猛一看好似肉脯,令人误认为这是分类较细的 肉类工厂,操刀的不是屠夫,而是穿著白色和蓝色大褂的医生。据《明镜周刊》记者的调查,工厂的附近有三所劳改营。他们估计很多尸体是被枪毙的死刑犯。

中国每年处决二千至四千名罪犯。按照人民最高法院、人民最高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卫生部和司法部1984年的关于利用死刑犯尸体或尸体器官 的暂行办法,凡是无人认领和自愿捐献者的尸体,都可以被利用。引伸其意,凡是死在公安警察之手的无人认领者,也在此废物利用(中国医生 用语)之列。像孙志刚或法轮功成员在警局或劳教所被折磨打死,家人一般收不到通知书,自然都归类为无主的尸体,可以依法抽筋剥皮了。

2001年6月,一名天津武警医院的烧伤科专家王国齐在美国国会作证,他说自己不下百次被派到刑场上去搬运尸体,并进行剥皮(天津建了一所皮库) 和摘除眼角膜的工作。这些被枪决的死刑犯,绝大多数根本不知道自己死后还要遭受如此的侮辱性处理。王国齐的证词,只不过为中国那种无法无天、野蛮功利的现 实,加了一个注解,添了个旁证。大部分中国人都知道这种现实情况,只要被剥皮抽筋的不是他的兄弟舅子,就都视而不见。

冯哈根斯去年弄到647个全尸,外加3909个身体零件。货源除了来自中国外,还有俄国和吉尔吉斯坦。他在大连的加工厂最令他得意,中国人比较好 管理,他手下用的人也很卖力。2001年11月12日,大连工厂的女主管孙梅玉(译音)向他汇报,大卡车刚运到31具新鲜的尸体,27名男人,4名女 人。12月29日,隋大夫发电子邮件到德国海德堡总部,有一男一女两具年轻的尸体运到。头上有枪眼,肚子上划了十字刀口,两人的肝刚刚被摘走。12月初, 又到了一批40人的新货。2002年1月,火车载运来60具全尸。

由于有所顾虑,冯哈根斯装模作样说他不要死刑犯人的尸体。但是面对这种丰富的货源,不怕他不动心。他开出了价码,一具尸体220 欧元。据说重庆第三军医大学的价格最高,在308欧元左右,川北医学院只要254欧元。除了年轻男女是抢手货外,还有许多从三个月至九个月不等的胎儿,也 在冯哈根斯的价目表上。这也算是中国一胎化人口政策间接造福人类的意外结果了。中国强制性堕胎的胎儿和弃婴特别多,计生干部和医务人员联手,可以有求 必应提供胎儿。

便宜的进货,经过精心地加工制作,这些尸体又能以近千倍的价格出售。阿拉伯国家由于宗教和文化的缘故,对尸身有所敬畏。他们在医学研究上所需要的人体和器官就得进口。冯哈根斯的塑料人体打入了阿拉伯世界的市场,来自大学和医科研究所的订货源源不绝。

在处理人体各部位时,冯哈根斯觉得东方男人的生殖器太小儿科,作为展览品不够壮观,因此下令工作人员动些手脚,将那话儿的尺寸加大。其实他低估了 中国人的能量,他手下的干将隋大夫最近跟他分道扬镳,创立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公司地点与哈根斯公司咫尺之遥。原来中国政府心里打了如意算 盘:看这个海德堡的德国人名利双收,十分眼红,暗里陈仓暗渡,让他的中国徒弟们把那套本领学到手,打算也来个中国式的尸体展览,用以迎接2008年的北京 奥运。如果冯哈根斯胆敢投诉中国侵犯他的专利权,那么中方定然握有某些他非法取得尸体的把柄,来个黑吃黑。

依照中国的法律,人体器官、血液和组织是不允许进行买卖的。现在这位德国死亡医生,居然大手笔地在中国动用公共交通工具(卡车,火车,飞机)买 进、卖出死人,并将外国的尸体进口到中国进行加工制造,尸体成品被打包出口,活人、死人进出中国海关如入无人之境,人们不禁要问:中国的国法安在?平常人 们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质疑劳改产品出口的合法性,现在连劳改犯人,死刑犯人的尸体都可以公然进出国门,成为商品流通全世界,天下事还有比这更荒谬的吗?

《观察》首发

这几天走在德国的大街上,满目都是《明镜周刊》张贴的本期封面故事:戴一顶黑呢帽的死亡医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和一左一右两具骷髅干尸。这位以发明并制作真人尸体标本而出名又发财的德国人,一时成为炙手可热的媒体焦点人物。文豪歌德笔下那位将灵魂买 给魔鬼梅非斯托的福士德博士(Dr. Faust),是为了求知欲而疯狂,毕竟还很有浪漫的悲剧情结。如今这位冯哈根斯所干的买卖,可就是赤裸裸地为名为利了。跟他打交道的对手不谋而合,也是 魔鬼-中国式的疯狂的金钱欲。

冯哈根斯发明了一套用溶剂和冷冻方法处理尸体的方法,利用人工合成剂的再注射,加上佐以人造纤维及其它的材料,人体可以完好地保存。这些标本的特 点是,每个被展示的身体部位,都被揭了皮肤和脂肪,观者可以直接看到人体内脏、骨骼、肌肉神经、大脑等的真实原样。冯哈根斯将这些干尸进行画龙点睛的艺术 造型处理,制成一具具既逼真又不过于恐怖的标本,在欧洲(德、英、瑞士、奥地利、比利时)和亚洲(日本、韩国、新加坡)各国,以人体世界的名义推出展 览,果然好评如潮,人们趋之若骛。据统计,已经有大约一千四百万名参观者观赏过了。

当人们面对一具具的死亡模特儿时,赞叹之余不禁要问:这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来自何处?总不会都是自愿捐献者吧?这种展览涉及到伦理和道德的问题, 因为人毕竟不是物。《明镜周刊》的两位记者(Sven Roebel, Andreas Wassermann)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查,发觉在艺术、科学、教育的背后,是全套的违背西方道德的金钱交易和商业活动,甚至是违法的行为。笔者在 此强调西方道德,因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的生命和尊严是没有价值的,也不受法律保护,中国人变态地追求物欲和金钱,道德观念已经从人们的意识中逐渐 消逝殆尽。

早在十多年前,冯哈根斯就进行了尸体和器官的交易。他有三家生物塑化公司尸体工厂,最大的一家在大连,名叫Plastination Ltd.。这栋七层楼、占地三万平方米的尸体工厂,雇佣了170名中国员工。在那儿负责的总经理是隋鸿锦医生。工作人员在金属制的操作台上,将尸体剥皮, 刮掉脂肪,去骨,为血脉管道注射溶剂,挖出内脏,各类器官都将分别加工。案头上挂著一条条剔了骨的手臂、大腿,猛一看好似肉脯,令人误认为这是分类较细的 肉类工厂,操刀的不是屠夫,而是穿著白色和蓝色大褂的医生。据《明镜周刊》记者的调查,工厂的附近有三所劳改营。他们估计很多尸体是被枪毙的死刑犯。

中国每年处决二千至四千名罪犯。按照人民最高法院、人民最高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卫生部和司法部1984年的关于利用死刑犯尸体或尸体器官 的暂行办法,凡是无人认领和自愿捐献者的尸体,都可以被利用。引伸其意,凡是死在公安警察之手的无人认领者,也在此废物利用(中国医生 用语)之列。像孙志刚或法轮功成员在警局或劳教所被折磨打死,家人一般收不到通知书,自然都归类为无主的尸体,可以依法抽筋剥皮了。

2001年6月,一名天津武警医院的烧伤科专家王国齐在美国国会作证,他说自己不下百次被派到刑场上去搬运尸体,并进行剥皮(天津建了一所皮库) 和摘除眼角膜的工作。这些被枪决的死刑犯,绝大多数根本不知道自己死后还要遭受如此的侮辱性处理。王国齐的证词,只不过为中国那种无法无天、野蛮功利的现 实,加了一个注解,添了个旁证。大部分中国人都知道这种现实情况,只要被剥皮抽筋的不是他的兄弟舅子,就都视而不见。

冯哈根斯去年弄到647个全尸,外加3909个身体零件。货源除了来自中国外,还有俄国和吉尔吉斯坦。他在大连的加工厂最令他得意,中国人比较好 管理,他手下用的人也很卖力。2001年11月12日,大连工厂的女主管孙梅玉(译音)向他汇报,大卡车刚运到31具新鲜的尸体,27名男人,4名女 人。12月29日,隋大夫发电子邮件到德国海德堡总部,有一男一女两具年轻的尸体运到。头上有枪眼,肚子上划了十字刀口,两人的肝刚刚被摘走。12月初, 又到了一批40人的新货。2002年1月,火车载运来60具全尸。

由于有所顾虑,冯哈根斯装模作样说他不要死刑犯人的尸体。但是面对这种丰富的货源,不怕他不动心。他开出了价码,一具尸体220 欧元。据说重庆第三军医大学的价格最高,在308欧元左右,川北医学院只要254欧元。除了年轻男女是抢手货外,还有许多从三个月至九个月不等的胎儿,也 在冯哈根斯的价目表上。这也算是中国一胎化人口政策间接造福人类的意外结果了。中国强制性堕胎的胎儿和弃婴特别多,计生干部和医务人员联手,可以有求 必应提供胎儿。

便宜的进货,经过精心地加工制作,这些尸体又能以近千倍的价格出售。阿拉伯国家由于宗教和文化的缘故,对尸身有所敬畏。他们在医学研究上所需要的人体和器官就得进口。冯哈根斯的塑料人体打入了阿拉伯世界的市场,来自大学和医科研究所的订货源源不绝。

在处理人体各部位时,冯哈根斯觉得东方男人的生殖器太小儿科,作为展览品不够壮观,因此下令工作人员动些手脚,将那话儿的尺寸加大。其实他低估了 中国人的能量,他手下的干将隋大夫最近跟他分道扬镳,创立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公司地点与哈根斯公司咫尺之遥。原来中国政府心里打了如意算 盘:看这个海德堡的德国人名利双收,十分眼红,暗里陈仓暗渡,让他的中国徒弟们把那套本领学到手,打算也来个中国式的尸体展览,用以迎接2008年的北京 奥运。如果冯哈根斯胆敢投诉中国侵犯他的专利权,那么中方定然握有某些他非法取得尸体的把柄,来个黑吃黑。

依照中国的法律,人体器官、血液和组织是不允许进行买卖的。现在这位德国死亡医生,居然大手笔地在中国动用公共交通工具(卡车,火车,飞机)买 进、卖出死人,并将外国的尸体进口到中国进行加工制造,尸体成品被打包出口,活人、死人进出中国海关如入无人之境,人们不禁要问:中国的国法安在?平常人 们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质疑劳改产品出口的合法性,现在连劳改犯人,死刑犯人的尸体都可以公然进出国门,成为商品流通全世界,天下事还有比这更荒谬的吗?

《观察》首发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