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我们应当如何看待西藏问题
胡平(美国)



如果让藏人自治,中共对西藏的一党专制就保不住了,这才是拒绝达赖喇嘛关于西藏实行真正自治的最根本的原因。



近来一段时期,达赖喇嘛不止一次表示,他对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信任愈来愈淡薄,但对中国人民的信心一直未曾动摇过。解决西藏问题的希望,来自中国人民。

去年10月,达赖喇嘛方面向中共当局提交了一份《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中共当局一方面封锁消息,不让国人看到这份备忘录;另一方面又给这份备忘录扣上搞独立和分裂国家的罪名。今年3月10日,达赖喇嘛发表讲话,反驳了中共当局的无理指控,进一步阐明了藏人的理念与要求。海外一些网站都全文刊登了这份备忘录和达赖喇嘛3.10讲话。希望广大关心西藏问题的朋友、特别是汉人朋友都能读一读。

备忘录明确讲到:藏人的愿望是,在不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宗旨的情况下,得到名符其实的民族自治地位。藏人明确做出了不寻求独立或分裂的承诺,并设法通过名符其实的民族自治来解决西藏问题。我这里要补充的是,其实中共当局早就知道,而且也承认达赖喇嘛只要求自治不要求独立,否则他们就不会和达赖喇嘛方面进行八次会谈了。因为邓小平讲过,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这也就是说,如果达赖喇嘛方面坚持独立,中共就不会和他谈。既然已经谈了八次之多,而且多次触及到实质问题,可见双方的分歧不在于要独立还是要自治,而在于如何自治,在于要真自治还是要假自治。

中共当局多少也意识到,直接指控藏人搞独立不大站得住脚,因此它又添上一句,说达赖喇嘛搞变相独立。然而细读备忘录全文我们可以发现。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原则上并不比历史上藏人所拥有的更多,比如说,并不比清代藏人所拥有的更多――实际上还更少一些,更不必说明代和民国了。因此,除非中共说历史上的西藏就是实质独立的,否则它就没有理由把今天藏人的类似要求说成是变相独立。此其一。

第二,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原则上也没有超出中共在香港澳门实行的一国两制,更没有超出中共许诺台湾的一国两制。为什么同样的情况,放在西藏就算变相独立,放在香港澳门就不算独立算统一呢?1992年,台湾清华大学校长沈君山会见江泽民,谈到一国两制问题。沈君山说:西藏倒是应该行一国两制。江泽民回答道:说法是对的,不过现在路已经走过来,不能再回过头来在西藏搞一国两制了。可见,中共领导人其实很清楚,西藏本来是应该实行一国两制式的高度自治;可见,中共领导人很清楚,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根本不是什么独立或变相独立的问题。只因为中共已经在西藏建立起一党专制,如果让藏人自治,中共对西藏的一党专制就保不住了。这才是中共拒绝达赖喇嘛关于西藏实行真正自治的最根本的原因。

这里不妨讲讲所谓大西藏问题。中共指控达赖喇嘛搞大西藏是要把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土分裂出去。这种指控毫无道理。因为不管大西藏小西藏,藏人说的都是自治,和分裂不沾边。再说,关于大西藏的设想,中共领导人自己就讲过。例如陈毅副总理在1956年筹建西藏自治区时,就指着地图说,如果拉萨在未来能够成为所有藏区的自治中心,有利于汉藏之间的友谊和西藏的发展。另外我们也要看到,备忘录里写的是:西藏民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范围内享受自治权利时,如果能够统一普及到整个西藏民族地区,将有助于实现具实质意义的民族区域自治。这里用的是如果,意思是可以讨论可以商议的。

达赖喇嘛在3.10讲话里讲得好:既然中共当局反对藏人的要求,就应该提出一个认为合理的让藏人思考,但是没有。为什么中共当局不肯提出一个他们认为合理的方案呢?因为他们提不出。中共当局反复宣称现在的西藏就已经是实行了真正的高度自治。中共当局不肯放弃他们在西藏的一党专制。这才是他们拒绝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关键所在。

对于我们广大汉人来说,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除非你甘当中共专制统治者的应声虫,一口咬定现在的西藏就已经是实行了真正的高度自治,否则你就必须拒绝中共的立场,拒绝中共对达赖喇嘛搞独立搞分裂的指控。并转而从原则上支持、起码是认真思考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事情就这么简单。








如果让藏人自治,中共对西藏的一党专制就保不住了,这才是拒绝达赖喇嘛关于西藏实行真正自治的最根本的原因。



近来一段时期,达赖喇嘛不止一次表示,他对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信任愈来愈淡薄,但对中国人民的信心一直未曾动摇过。解决西藏问题的希望,来自中国人民。

去年10月,达赖喇嘛方面向中共当局提交了一份《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中共当局一方面封锁消息,不让国人看到这份备忘录;另一方面又给这份备忘录扣上搞独立和分裂国家的罪名。今年3月10日,达赖喇嘛发表讲话,反驳了中共当局的无理指控,进一步阐明了藏人的理念与要求。海外一些网站都全文刊登了这份备忘录和达赖喇嘛3.10讲话。希望广大关心西藏问题的朋友、特别是汉人朋友都能读一读。

备忘录明确讲到:藏人的愿望是,在不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宗旨的情况下,得到名符其实的民族自治地位。藏人明确做出了不寻求独立或分裂的承诺,并设法通过名符其实的民族自治来解决西藏问题。我这里要补充的是,其实中共当局早就知道,而且也承认达赖喇嘛只要求自治不要求独立,否则他们就不会和达赖喇嘛方面进行八次会谈了。因为邓小平讲过,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这也就是说,如果达赖喇嘛方面坚持独立,中共就不会和他谈。既然已经谈了八次之多,而且多次触及到实质问题,可见双方的分歧不在于要独立还是要自治,而在于如何自治,在于要真自治还是要假自治。

中共当局多少也意识到,直接指控藏人搞独立不大站得住脚,因此它又添上一句,说达赖喇嘛搞变相独立。然而细读备忘录全文我们可以发现。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原则上并不比历史上藏人所拥有的更多,比如说,并不比清代藏人所拥有的更多――实际上还更少一些,更不必说明代和民国了。因此,除非中共说历史上的西藏就是实质独立的,否则它就没有理由把今天藏人的类似要求说成是变相独立。此其一。

第二,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原则上也没有超出中共在香港澳门实行的一国两制,更没有超出中共许诺台湾的一国两制。为什么同样的情况,放在西藏就算变相独立,放在香港澳门就不算独立算统一呢?1992年,台湾清华大学校长沈君山会见江泽民,谈到一国两制问题。沈君山说:西藏倒是应该行一国两制。江泽民回答道:说法是对的,不过现在路已经走过来,不能再回过头来在西藏搞一国两制了。可见,中共领导人其实很清楚,西藏本来是应该实行一国两制式的高度自治;可见,中共领导人很清楚,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根本不是什么独立或变相独立的问题。只因为中共已经在西藏建立起一党专制,如果让藏人自治,中共对西藏的一党专制就保不住了。这才是中共拒绝达赖喇嘛关于西藏实行真正自治的最根本的原因。

这里不妨讲讲所谓大西藏问题。中共指控达赖喇嘛搞大西藏是要把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土分裂出去。这种指控毫无道理。因为不管大西藏小西藏,藏人说的都是自治,和分裂不沾边。再说,关于大西藏的设想,中共领导人自己就讲过。例如陈毅副总理在1956年筹建西藏自治区时,就指着地图说,如果拉萨在未来能够成为所有藏区的自治中心,有利于汉藏之间的友谊和西藏的发展。另外我们也要看到,备忘录里写的是:西藏民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范围内享受自治权利时,如果能够统一普及到整个西藏民族地区,将有助于实现具实质意义的民族区域自治。这里用的是如果,意思是可以讨论可以商议的。

达赖喇嘛在3.10讲话里讲得好:既然中共当局反对藏人的要求,就应该提出一个认为合理的让藏人思考,但是没有。为什么中共当局不肯提出一个他们认为合理的方案呢?因为他们提不出。中共当局反复宣称现在的西藏就已经是实行了真正的高度自治。中共当局不肯放弃他们在西藏的一党专制。这才是他们拒绝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关键所在。

对于我们广大汉人来说,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除非你甘当中共专制统治者的应声虫,一口咬定现在的西藏就已经是实行了真正的高度自治,否则你就必须拒绝中共的立场,拒绝中共对达赖喇嘛搞独立搞分裂的指控。并转而从原则上支持、起码是认真思考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事情就这么简单。








如果让藏人自治,中共对西藏的一党专制就保不住了,这才是拒绝达赖喇嘛关于西藏实行真正自治的最根本的原因。



近来一段时期,达赖喇嘛不止一次表示,他对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信任愈来愈淡薄,但对中国人民的信心一直未曾动摇过。解决西藏问题的希望,来自中国人民。

去年10月,达赖喇嘛方面向中共当局提交了一份《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中共当局一方面封锁消息,不让国人看到这份备忘录;另一方面又给这份备忘录扣上搞独立和分裂国家的罪名。今年3月10日,达赖喇嘛发表讲话,反驳了中共当局的无理指控,进一步阐明了藏人的理念与要求。海外一些网站都全文刊登了这份备忘录和达赖喇嘛3.10讲话。希望广大关心西藏问题的朋友、特别是汉人朋友都能读一读。

备忘录明确讲到:藏人的愿望是,在不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宗旨的情况下,得到名符其实的民族自治地位。藏人明确做出了不寻求独立或分裂的承诺,并设法通过名符其实的民族自治来解决西藏问题。我这里要补充的是,其实中共当局早就知道,而且也承认达赖喇嘛只要求自治不要求独立,否则他们就不会和达赖喇嘛方面进行八次会谈了。因为邓小平讲过,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这也就是说,如果达赖喇嘛方面坚持独立,中共就不会和他谈。既然已经谈了八次之多,而且多次触及到实质问题,可见双方的分歧不在于要独立还是要自治,而在于如何自治,在于要真自治还是要假自治。

中共当局多少也意识到,直接指控藏人搞独立不大站得住脚,因此它又添上一句,说达赖喇嘛搞变相独立。然而细读备忘录全文我们可以发现。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原则上并不比历史上藏人所拥有的更多,比如说,并不比清代藏人所拥有的更多――实际上还更少一些,更不必说明代和民国了。因此,除非中共说历史上的西藏就是实质独立的,否则它就没有理由把今天藏人的类似要求说成是变相独立。此其一。

第二,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原则上也没有超出中共在香港澳门实行的一国两制,更没有超出中共许诺台湾的一国两制。为什么同样的情况,放在西藏就算变相独立,放在香港澳门就不算独立算统一呢?1992年,台湾清华大学校长沈君山会见江泽民,谈到一国两制问题。沈君山说:西藏倒是应该行一国两制。江泽民回答道:说法是对的,不过现在路已经走过来,不能再回过头来在西藏搞一国两制了。可见,中共领导人其实很清楚,西藏本来是应该实行一国两制式的高度自治;可见,中共领导人很清楚,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根本不是什么独立或变相独立的问题。只因为中共已经在西藏建立起一党专制,如果让藏人自治,中共对西藏的一党专制就保不住了。这才是中共拒绝达赖喇嘛关于西藏实行真正自治的最根本的原因。

这里不妨讲讲所谓大西藏问题。中共指控达赖喇嘛搞大西藏是要把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土分裂出去。这种指控毫无道理。因为不管大西藏小西藏,藏人说的都是自治,和分裂不沾边。再说,关于大西藏的设想,中共领导人自己就讲过。例如陈毅副总理在1956年筹建西藏自治区时,就指着地图说,如果拉萨在未来能够成为所有藏区的自治中心,有利于汉藏之间的友谊和西藏的发展。另外我们也要看到,备忘录里写的是:西藏民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范围内享受自治权利时,如果能够统一普及到整个西藏民族地区,将有助于实现具实质意义的民族区域自治。这里用的是如果,意思是可以讨论可以商议的。

达赖喇嘛在3.10讲话里讲得好:既然中共当局反对藏人的要求,就应该提出一个认为合理的让藏人思考,但是没有。为什么中共当局不肯提出一个他们认为合理的方案呢?因为他们提不出。中共当局反复宣称现在的西藏就已经是实行了真正的高度自治。中共当局不肯放弃他们在西藏的一党专制。这才是他们拒绝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关键所在。

对于我们广大汉人来说,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除非你甘当中共专制统治者的应声虫,一口咬定现在的西藏就已经是实行了真正的高度自治,否则你就必须拒绝中共的立场,拒绝中共对达赖喇嘛搞独立搞分裂的指控。并转而从原则上支持、起码是认真思考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事情就这么简单。








如果让藏人自治,中共对西藏的一党专制就保不住了,这才是拒绝达赖喇嘛关于西藏实行真正自治的最根本的原因。



近来一段时期,达赖喇嘛不止一次表示,他对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信任愈来愈淡薄,但对中国人民的信心一直未曾动摇过。解决西藏问题的希望,来自中国人民。

去年10月,达赖喇嘛方面向中共当局提交了一份《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中共当局一方面封锁消息,不让国人看到这份备忘录;另一方面又给这份备忘录扣上搞独立和分裂国家的罪名。今年3月10日,达赖喇嘛发表讲话,反驳了中共当局的无理指控,进一步阐明了藏人的理念与要求。海外一些网站都全文刊登了这份备忘录和达赖喇嘛3.10讲话。希望广大关心西藏问题的朋友、特别是汉人朋友都能读一读。

备忘录明确讲到:藏人的愿望是,在不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宗旨的情况下,得到名符其实的民族自治地位。藏人明确做出了不寻求独立或分裂的承诺,并设法通过名符其实的民族自治来解决西藏问题。我这里要补充的是,其实中共当局早就知道,而且也承认达赖喇嘛只要求自治不要求独立,否则他们就不会和达赖喇嘛方面进行八次会谈了。因为邓小平讲过,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这也就是说,如果达赖喇嘛方面坚持独立,中共就不会和他谈。既然已经谈了八次之多,而且多次触及到实质问题,可见双方的分歧不在于要独立还是要自治,而在于如何自治,在于要真自治还是要假自治。

中共当局多少也意识到,直接指控藏人搞独立不大站得住脚,因此它又添上一句,说达赖喇嘛搞变相独立。然而细读备忘录全文我们可以发现。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原则上并不比历史上藏人所拥有的更多,比如说,并不比清代藏人所拥有的更多――实际上还更少一些,更不必说明代和民国了。因此,除非中共说历史上的西藏就是实质独立的,否则它就没有理由把今天藏人的类似要求说成是变相独立。此其一。

第二,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原则上也没有超出中共在香港澳门实行的一国两制,更没有超出中共许诺台湾的一国两制。为什么同样的情况,放在西藏就算变相独立,放在香港澳门就不算独立算统一呢?1992年,台湾清华大学校长沈君山会见江泽民,谈到一国两制问题。沈君山说:西藏倒是应该行一国两制。江泽民回答道:说法是对的,不过现在路已经走过来,不能再回过头来在西藏搞一国两制了。可见,中共领导人其实很清楚,西藏本来是应该实行一国两制式的高度自治;可见,中共领导人很清楚,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根本不是什么独立或变相独立的问题。只因为中共已经在西藏建立起一党专制,如果让藏人自治,中共对西藏的一党专制就保不住了。这才是中共拒绝达赖喇嘛关于西藏实行真正自治的最根本的原因。

这里不妨讲讲所谓大西藏问题。中共指控达赖喇嘛搞大西藏是要把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土分裂出去。这种指控毫无道理。因为不管大西藏小西藏,藏人说的都是自治,和分裂不沾边。再说,关于大西藏的设想,中共领导人自己就讲过。例如陈毅副总理在1956年筹建西藏自治区时,就指着地图说,如果拉萨在未来能够成为所有藏区的自治中心,有利于汉藏之间的友谊和西藏的发展。另外我们也要看到,备忘录里写的是:西藏民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范围内享受自治权利时,如果能够统一普及到整个西藏民族地区,将有助于实现具实质意义的民族区域自治。这里用的是如果,意思是可以讨论可以商议的。

达赖喇嘛在3.10讲话里讲得好:既然中共当局反对藏人的要求,就应该提出一个认为合理的让藏人思考,但是没有。为什么中共当局不肯提出一个他们认为合理的方案呢?因为他们提不出。中共当局反复宣称现在的西藏就已经是实行了真正的高度自治。中共当局不肯放弃他们在西藏的一党专制。这才是他们拒绝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关键所在。

对于我们广大汉人来说,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除非你甘当中共专制统治者的应声虫,一口咬定现在的西藏就已经是实行了真正的高度自治,否则你就必须拒绝中共的立场,拒绝中共对达赖喇嘛搞独立搞分裂的指控。并转而从原则上支持、起码是认真思考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事情就这么简单。








如果让藏人自治,中共对西藏的一党专制就保不住了,这才是拒绝达赖喇嘛关于西藏实行真正自治的最根本的原因。



近来一段时期,达赖喇嘛不止一次表示,他对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信任愈来愈淡薄,但对中国人民的信心一直未曾动摇过。解决西藏问题的希望,来自中国人民。

去年10月,达赖喇嘛方面向中共当局提交了一份《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中共当局一方面封锁消息,不让国人看到这份备忘录;另一方面又给这份备忘录扣上搞独立和分裂国家的罪名。今年3月10日,达赖喇嘛发表讲话,反驳了中共当局的无理指控,进一步阐明了藏人的理念与要求。海外一些网站都全文刊登了这份备忘录和达赖喇嘛3.10讲话。希望广大关心西藏问题的朋友、特别是汉人朋友都能读一读。

备忘录明确讲到:藏人的愿望是,在不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宗旨的情况下,得到名符其实的民族自治地位。藏人明确做出了不寻求独立或分裂的承诺,并设法通过名符其实的民族自治来解决西藏问题。我这里要补充的是,其实中共当局早就知道,而且也承认达赖喇嘛只要求自治不要求独立,否则他们就不会和达赖喇嘛方面进行八次会谈了。因为邓小平讲过,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这也就是说,如果达赖喇嘛方面坚持独立,中共就不会和他谈。既然已经谈了八次之多,而且多次触及到实质问题,可见双方的分歧不在于要独立还是要自治,而在于如何自治,在于要真自治还是要假自治。

中共当局多少也意识到,直接指控藏人搞独立不大站得住脚,因此它又添上一句,说达赖喇嘛搞变相独立。然而细读备忘录全文我们可以发现。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原则上并不比历史上藏人所拥有的更多,比如说,并不比清代藏人所拥有的更多――实际上还更少一些,更不必说明代和民国了。因此,除非中共说历史上的西藏就是实质独立的,否则它就没有理由把今天藏人的类似要求说成是变相独立。此其一。

第二,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原则上也没有超出中共在香港澳门实行的一国两制,更没有超出中共许诺台湾的一国两制。为什么同样的情况,放在西藏就算变相独立,放在香港澳门就不算独立算统一呢?1992年,台湾清华大学校长沈君山会见江泽民,谈到一国两制问题。沈君山说:西藏倒是应该行一国两制。江泽民回答道:说法是对的,不过现在路已经走过来,不能再回过头来在西藏搞一国两制了。可见,中共领导人其实很清楚,西藏本来是应该实行一国两制式的高度自治;可见,中共领导人很清楚,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根本不是什么独立或变相独立的问题。只因为中共已经在西藏建立起一党专制,如果让藏人自治,中共对西藏的一党专制就保不住了。这才是中共拒绝达赖喇嘛关于西藏实行真正自治的最根本的原因。

这里不妨讲讲所谓大西藏问题。中共指控达赖喇嘛搞大西藏是要把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土分裂出去。这种指控毫无道理。因为不管大西藏小西藏,藏人说的都是自治,和分裂不沾边。再说,关于大西藏的设想,中共领导人自己就讲过。例如陈毅副总理在1956年筹建西藏自治区时,就指着地图说,如果拉萨在未来能够成为所有藏区的自治中心,有利于汉藏之间的友谊和西藏的发展。另外我们也要看到,备忘录里写的是:西藏民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范围内享受自治权利时,如果能够统一普及到整个西藏民族地区,将有助于实现具实质意义的民族区域自治。这里用的是如果,意思是可以讨论可以商议的。

达赖喇嘛在3.10讲话里讲得好:既然中共当局反对藏人的要求,就应该提出一个认为合理的让藏人思考,但是没有。为什么中共当局不肯提出一个他们认为合理的方案呢?因为他们提不出。中共当局反复宣称现在的西藏就已经是实行了真正的高度自治。中共当局不肯放弃他们在西藏的一党专制。这才是他们拒绝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关键所在。

对于我们广大汉人来说,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除非你甘当中共专制统治者的应声虫,一口咬定现在的西藏就已经是实行了真正的高度自治,否则你就必须拒绝中共的立场,拒绝中共对达赖喇嘛搞独立搞分裂的指控。并转而从原则上支持、起码是认真思考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事情就这么简单。








如果让藏人自治,中共对西藏的一党专制就保不住了,这才是拒绝达赖喇嘛关于西藏实行真正自治的最根本的原因。



近来一段时期,达赖喇嘛不止一次表示,他对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信任愈来愈淡薄,但对中国人民的信心一直未曾动摇过。解决西藏问题的希望,来自中国人民。

去年10月,达赖喇嘛方面向中共当局提交了一份《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中共当局一方面封锁消息,不让国人看到这份备忘录;另一方面又给这份备忘录扣上搞独立和分裂国家的罪名。今年3月10日,达赖喇嘛发表讲话,反驳了中共当局的无理指控,进一步阐明了藏人的理念与要求。海外一些网站都全文刊登了这份备忘录和达赖喇嘛3.10讲话。希望广大关心西藏问题的朋友、特别是汉人朋友都能读一读。

备忘录明确讲到:藏人的愿望是,在不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宗旨的情况下,得到名符其实的民族自治地位。藏人明确做出了不寻求独立或分裂的承诺,并设法通过名符其实的民族自治来解决西藏问题。我这里要补充的是,其实中共当局早就知道,而且也承认达赖喇嘛只要求自治不要求独立,否则他们就不会和达赖喇嘛方面进行八次会谈了。因为邓小平讲过,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这也就是说,如果达赖喇嘛方面坚持独立,中共就不会和他谈。既然已经谈了八次之多,而且多次触及到实质问题,可见双方的分歧不在于要独立还是要自治,而在于如何自治,在于要真自治还是要假自治。

中共当局多少也意识到,直接指控藏人搞独立不大站得住脚,因此它又添上一句,说达赖喇嘛搞变相独立。然而细读备忘录全文我们可以发现。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原则上并不比历史上藏人所拥有的更多,比如说,并不比清代藏人所拥有的更多――实际上还更少一些,更不必说明代和民国了。因此,除非中共说历史上的西藏就是实质独立的,否则它就没有理由把今天藏人的类似要求说成是变相独立。此其一。

第二,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原则上也没有超出中共在香港澳门实行的一国两制,更没有超出中共许诺台湾的一国两制。为什么同样的情况,放在西藏就算变相独立,放在香港澳门就不算独立算统一呢?1992年,台湾清华大学校长沈君山会见江泽民,谈到一国两制问题。沈君山说:西藏倒是应该行一国两制。江泽民回答道:说法是对的,不过现在路已经走过来,不能再回过头来在西藏搞一国两制了。可见,中共领导人其实很清楚,西藏本来是应该实行一国两制式的高度自治;可见,中共领导人很清楚,现在藏人提出的要求,根本不是什么独立或变相独立的问题。只因为中共已经在西藏建立起一党专制,如果让藏人自治,中共对西藏的一党专制就保不住了。这才是中共拒绝达赖喇嘛关于西藏实行真正自治的最根本的原因。

这里不妨讲讲所谓大西藏问题。中共指控达赖喇嘛搞大西藏是要把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土分裂出去。这种指控毫无道理。因为不管大西藏小西藏,藏人说的都是自治,和分裂不沾边。再说,关于大西藏的设想,中共领导人自己就讲过。例如陈毅副总理在1956年筹建西藏自治区时,就指着地图说,如果拉萨在未来能够成为所有藏区的自治中心,有利于汉藏之间的友谊和西藏的发展。另外我们也要看到,备忘录里写的是:西藏民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范围内享受自治权利时,如果能够统一普及到整个西藏民族地区,将有助于实现具实质意义的民族区域自治。这里用的是如果,意思是可以讨论可以商议的。

达赖喇嘛在3.10讲话里讲得好:既然中共当局反对藏人的要求,就应该提出一个认为合理的让藏人思考,但是没有。为什么中共当局不肯提出一个他们认为合理的方案呢?因为他们提不出。中共当局反复宣称现在的西藏就已经是实行了真正的高度自治。中共当局不肯放弃他们在西藏的一党专制。这才是他们拒绝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关键所在。

对于我们广大汉人来说,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除非你甘当中共专制统治者的应声虫,一口咬定现在的西藏就已经是实行了真正的高度自治,否则你就必须拒绝中共的立场,拒绝中共对达赖喇嘛搞独立搞分裂的指控。并转而从原则上支持、起码是认真思考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事情就这么简单。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