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西藏问题的急迫和出路
陈维健(新西兰)



中共倒台可以说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的出路。而中共的倒台需要汉藏二个民族的共同的努力。



今年三月十日,是西藏抗暴五十周年,五十年来中共在西藏的统治,一如在内地的统治一样,越发不得人心。中共在西藏的暴政,在剥夺自由人权基础上又多了一重民族压迫。

去年三月发生的西藏抗暴事件,由于正临北京奥运前夕,使该事件受到国际间的强烈关注,并且引发出一场国际性的对北京奥运火炬的抗议和围剿,使西藏问题成为持续性的国际问题,但是在国际社会促使下的中藏谈判,则没有使西藏问题得到缓和,得到某种程度的解决,而是越发白热化,西藏几乎完全处在军事管制的恐怖之下,和平抗议和暴力镇压每天都在发生。

西藏问题自从达赖喇嘛被迫出走那一天开始,至今已过去了五十个年头,西藏问题已无时间等待,在中共的暴政之下,在中共灭绝西藏语言文化政策之下,在一个不太长的时间内,西藏民族作为一种文化生活方式将不复存在,西藏和中国内地的任何一个地区一样,除出几座作为点缀性,旅游性的佛寺,和表演团体演出以外很难找到西藏的痕迹。西藏问题确实是一个等不起的问题。

达赖喇嘛作为一个凡间圣人,具有无可比拟的超凡脱俗的智慧,又具有世人所不具有的海天阔地的胸怀。他的慈悲,宽容,调服人的内心平和以及利益众生,解决世界所面临的危机和人类的冲突的思想,几乎摄服了整个世界,使他成为当代世界最伟大的智者,但他的思想和人格却没有因此调服中共这头魔兽。近年来西藏问题上,尊者越慈悲,中共越残暴;尊者越宽容,中共越无耻;尊者越平和,中共越歇斯底里。达赖喇嘛的不独立非暴力的和平路线始终不得其果,西藏和西藏流亡社区的藏人对此有相当的挫折感,处于不能等待,不可等待的焦虑之中,特别是在暴政之下的藏区,许多藏人在残酷的压迫之下忍无可忍走上街头,喊出了西藏自由独立的口号,遭受中共的枪杀和刑囚。藏历新年之际达赖喇嘛向藏人呼吁:不要对中共的挑衅作出反应,以免失去生命。他促请藏民要有耐心,并提醒藏民非暴力道路是他坚定不渝的承诺。达赖喇嘛珍惜藏人的生命,发慈悲愿,一而再,再而三地向藏人发出告诫。对于藏人来说忍耐非暴力虽然会减少牺牲,但既感化不了中共官员,也不会就此平安。在中共现行利益集团的统治之下,吃西藏饭的各类机关部门,没有事件就会制造事端,以争取其最大的利益,只要部门的利益得到保证得到增加,他们是不会考虑中央要求的稳定。比如去年三月的西藏暴动,就是中共在西藏的部门所制造的。开始,藏人进行和平请愿,当局进行了暴力镇压,于是藏人开始出现暴力反抗,而当局却有意放纵,在二、三天的时间内,他们听之任之,等事态扩大,便大规模地镇压。最近藏地出现公安便衣深夜张帖西藏独立的标语,白天等着线人汇报,然后地方当局当作重大政治问题向上汇报,争取更多的经费。将小事变大事,无中生有,把刑事案件当作政治事件,这些戏法近年来在西藏比比皆是。中央即使知情也奈何不得他们,毕竟中央政权是依靠这些部门控制西藏。因此即使藏人不做任何反抗,西藏也依然不会安宁;如果西藏安宁了,与西藏问题有关部门的权力就会缩小,经费就会被削减。这是中共政权腐败的一个特色。在这种状态下,藏人即使非暴力也难。如果藏人想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干脆来真的好了,以暴反暴 ,但这又正中共的下怀,他们可借此大开杀戒。六百万藏人,如何经得起现代化武装起来的百万军警乃至军队。杀人对于中共来说从来都是拿手好戏,中共杀自己汉族同胞都没有手软过,何况杀的是异族藏人,并且还有被谎言煽动起来的汉人的支持。在西藏抗暴五十周年纪念会上,达赖喇嘛对中国在藏的统治作了强烈的谴责:中国政府50年来给西藏造成了难以形容的苦难和毁灭,导致西藏人民陷入人间地狱。但是他依然强调:透过公正,非暴力的途径,继续努力,实现我们的愿望。

西藏这些年来,能够成为世界的焦点,受到西方政府的关怀,是和达赖喇嘛巨大的个人魅力所分不开的。但是今日在金融风暴之下的西方社会是自顾不暇,他们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更显重要,加之中共手上捏着美国一万多亿美元的债券,这对美国的政治有不可低估的影响。去年法国总统萨科奇会见达赖喇嘛,中共对法在经济上下重手,把他排斥在欧盟各国贸易之外,并撤消了许多已经签订的定单。在信仰与现实经济之间,法国选择对西藏的支持实属难能可贵,但这种精神在巨大的经济压力下又能持续多久? 这次奥巴马上台,中国的民主人权人士,包括藏人对奥巴马都满怀希望;但是最近国务郷希拉莉到访中国,声称:美国在对中国人权问题上的关心,不会妨碍与中国的经济往来和发展友好关系。希拉莉的话非常清楚表明,美国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仅仅是说说而已,希望中国不必为此当真。西藏问题作为中国的人权问题的一部分,当然也包括其内。西藏问题在全球性的金融风暴之下,国际社会对他的关注必然受到相当程度的影响。如果西藏在国际上所受到的支持被削弱了,藏民族面临的状况是如此地险恶。

藏族文化在中共文化灭绝政策下正在迅速地消失,而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化消失,等同一个民族的消失,达赖喇嘛对此忧心如焚。他说,也许十五年西藏的文化就会消失。因此西藏问题有着它的急迫性。藏民族作为一个民族的文化会不会消失?就看这十年二十年中共会不会倒台,中共倒台可以说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的出路。而中共的倒台需要汉藏二个民族的共同的努力。去年达赖喇嘛在中藏第七次谈判失败后,表示已經失去设法与中共現任領导阶层达成解決的希望,因為他們根本无意解決問题。但是他对中国民众仍然满怀信心。西藏抗暴纪念五十周年之时,一支有史以来最大的汉族民运团队,到达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的印度达兰萨拉参加纪念活动,由汉藏协会赠送,中国雕塑家陈维明的大型高浮雕西藏自由之路参加纽约西藏抗暴五十周年活动,汉藏共同反抗中共暴政的团结战斗已经开始。中共的倒台是汉民族的希望所在,也是藏民族的希望所在。







中共倒台可以说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的出路。而中共的倒台需要汉藏二个民族的共同的努力。



今年三月十日,是西藏抗暴五十周年,五十年来中共在西藏的统治,一如在内地的统治一样,越发不得人心。中共在西藏的暴政,在剥夺自由人权基础上又多了一重民族压迫。

去年三月发生的西藏抗暴事件,由于正临北京奥运前夕,使该事件受到国际间的强烈关注,并且引发出一场国际性的对北京奥运火炬的抗议和围剿,使西藏问题成为持续性的国际问题,但是在国际社会促使下的中藏谈判,则没有使西藏问题得到缓和,得到某种程度的解决,而是越发白热化,西藏几乎完全处在军事管制的恐怖之下,和平抗议和暴力镇压每天都在发生。

西藏问题自从达赖喇嘛被迫出走那一天开始,至今已过去了五十个年头,西藏问题已无时间等待,在中共的暴政之下,在中共灭绝西藏语言文化政策之下,在一个不太长的时间内,西藏民族作为一种文化生活方式将不复存在,西藏和中国内地的任何一个地区一样,除出几座作为点缀性,旅游性的佛寺,和表演团体演出以外很难找到西藏的痕迹。西藏问题确实是一个等不起的问题。

达赖喇嘛作为一个凡间圣人,具有无可比拟的超凡脱俗的智慧,又具有世人所不具有的海天阔地的胸怀。他的慈悲,宽容,调服人的内心平和以及利益众生,解决世界所面临的危机和人类的冲突的思想,几乎摄服了整个世界,使他成为当代世界最伟大的智者,但他的思想和人格却没有因此调服中共这头魔兽。近年来西藏问题上,尊者越慈悲,中共越残暴;尊者越宽容,中共越无耻;尊者越平和,中共越歇斯底里。达赖喇嘛的不独立非暴力的和平路线始终不得其果,西藏和西藏流亡社区的藏人对此有相当的挫折感,处于不能等待,不可等待的焦虑之中,特别是在暴政之下的藏区,许多藏人在残酷的压迫之下忍无可忍走上街头,喊出了西藏自由独立的口号,遭受中共的枪杀和刑囚。藏历新年之际达赖喇嘛向藏人呼吁:不要对中共的挑衅作出反应,以免失去生命。他促请藏民要有耐心,并提醒藏民非暴力道路是他坚定不渝的承诺。达赖喇嘛珍惜藏人的生命,发慈悲愿,一而再,再而三地向藏人发出告诫。对于藏人来说忍耐非暴力虽然会减少牺牲,但既感化不了中共官员,也不会就此平安。在中共现行利益集团的统治之下,吃西藏饭的各类机关部门,没有事件就会制造事端,以争取其最大的利益,只要部门的利益得到保证得到增加,他们是不会考虑中央要求的稳定。比如去年三月的西藏暴动,就是中共在西藏的部门所制造的。开始,藏人进行和平请愿,当局进行了暴力镇压,于是藏人开始出现暴力反抗,而当局却有意放纵,在二、三天的时间内,他们听之任之,等事态扩大,便大规模地镇压。最近藏地出现公安便衣深夜张帖西藏独立的标语,白天等着线人汇报,然后地方当局当作重大政治问题向上汇报,争取更多的经费。将小事变大事,无中生有,把刑事案件当作政治事件,这些戏法近年来在西藏比比皆是。中央即使知情也奈何不得他们,毕竟中央政权是依靠这些部门控制西藏。因此即使藏人不做任何反抗,西藏也依然不会安宁;如果西藏安宁了,与西藏问题有关部门的权力就会缩小,经费就会被削减。这是中共政权腐败的一个特色。在这种状态下,藏人即使非暴力也难。如果藏人想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干脆来真的好了,以暴反暴 ,但这又正中共的下怀,他们可借此大开杀戒。六百万藏人,如何经得起现代化武装起来的百万军警乃至军队。杀人对于中共来说从来都是拿手好戏,中共杀自己汉族同胞都没有手软过,何况杀的是异族藏人,并且还有被谎言煽动起来的汉人的支持。在西藏抗暴五十周年纪念会上,达赖喇嘛对中国在藏的统治作了强烈的谴责:中国政府50年来给西藏造成了难以形容的苦难和毁灭,导致西藏人民陷入人间地狱。但是他依然强调:透过公正,非暴力的途径,继续努力,实现我们的愿望。

西藏这些年来,能够成为世界的焦点,受到西方政府的关怀,是和达赖喇嘛巨大的个人魅力所分不开的。但是今日在金融风暴之下的西方社会是自顾不暇,他们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更显重要,加之中共手上捏着美国一万多亿美元的债券,这对美国的政治有不可低估的影响。去年法国总统萨科奇会见达赖喇嘛,中共对法在经济上下重手,把他排斥在欧盟各国贸易之外,并撤消了许多已经签订的定单。在信仰与现实经济之间,法国选择对西藏的支持实属难能可贵,但这种精神在巨大的经济压力下又能持续多久? 这次奥巴马上台,中国的民主人权人士,包括藏人对奥巴马都满怀希望;但是最近国务郷希拉莉到访中国,声称:美国在对中国人权问题上的关心,不会妨碍与中国的经济往来和发展友好关系。希拉莉的话非常清楚表明,美国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仅仅是说说而已,希望中国不必为此当真。西藏问题作为中国的人权问题的一部分,当然也包括其内。西藏问题在全球性的金融风暴之下,国际社会对他的关注必然受到相当程度的影响。如果西藏在国际上所受到的支持被削弱了,藏民族面临的状况是如此地险恶。

藏族文化在中共文化灭绝政策下正在迅速地消失,而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化消失,等同一个民族的消失,达赖喇嘛对此忧心如焚。他说,也许十五年西藏的文化就会消失。因此西藏问题有着它的急迫性。藏民族作为一个民族的文化会不会消失?就看这十年二十年中共会不会倒台,中共倒台可以说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的出路。而中共的倒台需要汉藏二个民族的共同的努力。去年达赖喇嘛在中藏第七次谈判失败后,表示已經失去设法与中共現任領导阶层达成解決的希望,因為他們根本无意解決問题。但是他对中国民众仍然满怀信心。西藏抗暴纪念五十周年之时,一支有史以来最大的汉族民运团队,到达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的印度达兰萨拉参加纪念活动,由汉藏协会赠送,中国雕塑家陈维明的大型高浮雕西藏自由之路参加纽约西藏抗暴五十周年活动,汉藏共同反抗中共暴政的团结战斗已经开始。中共的倒台是汉民族的希望所在,也是藏民族的希望所在。







中共倒台可以说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的出路。而中共的倒台需要汉藏二个民族的共同的努力。



今年三月十日,是西藏抗暴五十周年,五十年来中共在西藏的统治,一如在内地的统治一样,越发不得人心。中共在西藏的暴政,在剥夺自由人权基础上又多了一重民族压迫。

去年三月发生的西藏抗暴事件,由于正临北京奥运前夕,使该事件受到国际间的强烈关注,并且引发出一场国际性的对北京奥运火炬的抗议和围剿,使西藏问题成为持续性的国际问题,但是在国际社会促使下的中藏谈判,则没有使西藏问题得到缓和,得到某种程度的解决,而是越发白热化,西藏几乎完全处在军事管制的恐怖之下,和平抗议和暴力镇压每天都在发生。

西藏问题自从达赖喇嘛被迫出走那一天开始,至今已过去了五十个年头,西藏问题已无时间等待,在中共的暴政之下,在中共灭绝西藏语言文化政策之下,在一个不太长的时间内,西藏民族作为一种文化生活方式将不复存在,西藏和中国内地的任何一个地区一样,除出几座作为点缀性,旅游性的佛寺,和表演团体演出以外很难找到西藏的痕迹。西藏问题确实是一个等不起的问题。

达赖喇嘛作为一个凡间圣人,具有无可比拟的超凡脱俗的智慧,又具有世人所不具有的海天阔地的胸怀。他的慈悲,宽容,调服人的内心平和以及利益众生,解决世界所面临的危机和人类的冲突的思想,几乎摄服了整个世界,使他成为当代世界最伟大的智者,但他的思想和人格却没有因此调服中共这头魔兽。近年来西藏问题上,尊者越慈悲,中共越残暴;尊者越宽容,中共越无耻;尊者越平和,中共越歇斯底里。达赖喇嘛的不独立非暴力的和平路线始终不得其果,西藏和西藏流亡社区的藏人对此有相当的挫折感,处于不能等待,不可等待的焦虑之中,特别是在暴政之下的藏区,许多藏人在残酷的压迫之下忍无可忍走上街头,喊出了西藏自由独立的口号,遭受中共的枪杀和刑囚。藏历新年之际达赖喇嘛向藏人呼吁:不要对中共的挑衅作出反应,以免失去生命。他促请藏民要有耐心,并提醒藏民非暴力道路是他坚定不渝的承诺。达赖喇嘛珍惜藏人的生命,发慈悲愿,一而再,再而三地向藏人发出告诫。对于藏人来说忍耐非暴力虽然会减少牺牲,但既感化不了中共官员,也不会就此平安。在中共现行利益集团的统治之下,吃西藏饭的各类机关部门,没有事件就会制造事端,以争取其最大的利益,只要部门的利益得到保证得到增加,他们是不会考虑中央要求的稳定。比如去年三月的西藏暴动,就是中共在西藏的部门所制造的。开始,藏人进行和平请愿,当局进行了暴力镇压,于是藏人开始出现暴力反抗,而当局却有意放纵,在二、三天的时间内,他们听之任之,等事态扩大,便大规模地镇压。最近藏地出现公安便衣深夜张帖西藏独立的标语,白天等着线人汇报,然后地方当局当作重大政治问题向上汇报,争取更多的经费。将小事变大事,无中生有,把刑事案件当作政治事件,这些戏法近年来在西藏比比皆是。中央即使知情也奈何不得他们,毕竟中央政权是依靠这些部门控制西藏。因此即使藏人不做任何反抗,西藏也依然不会安宁;如果西藏安宁了,与西藏问题有关部门的权力就会缩小,经费就会被削减。这是中共政权腐败的一个特色。在这种状态下,藏人即使非暴力也难。如果藏人想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干脆来真的好了,以暴反暴 ,但这又正中共的下怀,他们可借此大开杀戒。六百万藏人,如何经得起现代化武装起来的百万军警乃至军队。杀人对于中共来说从来都是拿手好戏,中共杀自己汉族同胞都没有手软过,何况杀的是异族藏人,并且还有被谎言煽动起来的汉人的支持。在西藏抗暴五十周年纪念会上,达赖喇嘛对中国在藏的统治作了强烈的谴责:中国政府50年来给西藏造成了难以形容的苦难和毁灭,导致西藏人民陷入人间地狱。但是他依然强调:透过公正,非暴力的途径,继续努力,实现我们的愿望。

西藏这些年来,能够成为世界的焦点,受到西方政府的关怀,是和达赖喇嘛巨大的个人魅力所分不开的。但是今日在金融风暴之下的西方社会是自顾不暇,他们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更显重要,加之中共手上捏着美国一万多亿美元的债券,这对美国的政治有不可低估的影响。去年法国总统萨科奇会见达赖喇嘛,中共对法在经济上下重手,把他排斥在欧盟各国贸易之外,并撤消了许多已经签订的定单。在信仰与现实经济之间,法国选择对西藏的支持实属难能可贵,但这种精神在巨大的经济压力下又能持续多久? 这次奥巴马上台,中国的民主人权人士,包括藏人对奥巴马都满怀希望;但是最近国务郷希拉莉到访中国,声称:美国在对中国人权问题上的关心,不会妨碍与中国的经济往来和发展友好关系。希拉莉的话非常清楚表明,美国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仅仅是说说而已,希望中国不必为此当真。西藏问题作为中国的人权问题的一部分,当然也包括其内。西藏问题在全球性的金融风暴之下,国际社会对他的关注必然受到相当程度的影响。如果西藏在国际上所受到的支持被削弱了,藏民族面临的状况是如此地险恶。

藏族文化在中共文化灭绝政策下正在迅速地消失,而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化消失,等同一个民族的消失,达赖喇嘛对此忧心如焚。他说,也许十五年西藏的文化就会消失。因此西藏问题有着它的急迫性。藏民族作为一个民族的文化会不会消失?就看这十年二十年中共会不会倒台,中共倒台可以说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的出路。而中共的倒台需要汉藏二个民族的共同的努力。去年达赖喇嘛在中藏第七次谈判失败后,表示已經失去设法与中共現任領导阶层达成解決的希望,因為他們根本无意解決問题。但是他对中国民众仍然满怀信心。西藏抗暴纪念五十周年之时,一支有史以来最大的汉族民运团队,到达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的印度达兰萨拉参加纪念活动,由汉藏协会赠送,中国雕塑家陈维明的大型高浮雕西藏自由之路参加纽约西藏抗暴五十周年活动,汉藏共同反抗中共暴政的团结战斗已经开始。中共的倒台是汉民族的希望所在,也是藏民族的希望所在。







中共倒台可以说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的出路。而中共的倒台需要汉藏二个民族的共同的努力。



今年三月十日,是西藏抗暴五十周年,五十年来中共在西藏的统治,一如在内地的统治一样,越发不得人心。中共在西藏的暴政,在剥夺自由人权基础上又多了一重民族压迫。

去年三月发生的西藏抗暴事件,由于正临北京奥运前夕,使该事件受到国际间的强烈关注,并且引发出一场国际性的对北京奥运火炬的抗议和围剿,使西藏问题成为持续性的国际问题,但是在国际社会促使下的中藏谈判,则没有使西藏问题得到缓和,得到某种程度的解决,而是越发白热化,西藏几乎完全处在军事管制的恐怖之下,和平抗议和暴力镇压每天都在发生。

西藏问题自从达赖喇嘛被迫出走那一天开始,至今已过去了五十个年头,西藏问题已无时间等待,在中共的暴政之下,在中共灭绝西藏语言文化政策之下,在一个不太长的时间内,西藏民族作为一种文化生活方式将不复存在,西藏和中国内地的任何一个地区一样,除出几座作为点缀性,旅游性的佛寺,和表演团体演出以外很难找到西藏的痕迹。西藏问题确实是一个等不起的问题。

达赖喇嘛作为一个凡间圣人,具有无可比拟的超凡脱俗的智慧,又具有世人所不具有的海天阔地的胸怀。他的慈悲,宽容,调服人的内心平和以及利益众生,解决世界所面临的危机和人类的冲突的思想,几乎摄服了整个世界,使他成为当代世界最伟大的智者,但他的思想和人格却没有因此调服中共这头魔兽。近年来西藏问题上,尊者越慈悲,中共越残暴;尊者越宽容,中共越无耻;尊者越平和,中共越歇斯底里。达赖喇嘛的不独立非暴力的和平路线始终不得其果,西藏和西藏流亡社区的藏人对此有相当的挫折感,处于不能等待,不可等待的焦虑之中,特别是在暴政之下的藏区,许多藏人在残酷的压迫之下忍无可忍走上街头,喊出了西藏自由独立的口号,遭受中共的枪杀和刑囚。藏历新年之际达赖喇嘛向藏人呼吁:不要对中共的挑衅作出反应,以免失去生命。他促请藏民要有耐心,并提醒藏民非暴力道路是他坚定不渝的承诺。达赖喇嘛珍惜藏人的生命,发慈悲愿,一而再,再而三地向藏人发出告诫。对于藏人来说忍耐非暴力虽然会减少牺牲,但既感化不了中共官员,也不会就此平安。在中共现行利益集团的统治之下,吃西藏饭的各类机关部门,没有事件就会制造事端,以争取其最大的利益,只要部门的利益得到保证得到增加,他们是不会考虑中央要求的稳定。比如去年三月的西藏暴动,就是中共在西藏的部门所制造的。开始,藏人进行和平请愿,当局进行了暴力镇压,于是藏人开始出现暴力反抗,而当局却有意放纵,在二、三天的时间内,他们听之任之,等事态扩大,便大规模地镇压。最近藏地出现公安便衣深夜张帖西藏独立的标语,白天等着线人汇报,然后地方当局当作重大政治问题向上汇报,争取更多的经费。将小事变大事,无中生有,把刑事案件当作政治事件,这些戏法近年来在西藏比比皆是。中央即使知情也奈何不得他们,毕竟中央政权是依靠这些部门控制西藏。因此即使藏人不做任何反抗,西藏也依然不会安宁;如果西藏安宁了,与西藏问题有关部门的权力就会缩小,经费就会被削减。这是中共政权腐败的一个特色。在这种状态下,藏人即使非暴力也难。如果藏人想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干脆来真的好了,以暴反暴 ,但这又正中共的下怀,他们可借此大开杀戒。六百万藏人,如何经得起现代化武装起来的百万军警乃至军队。杀人对于中共来说从来都是拿手好戏,中共杀自己汉族同胞都没有手软过,何况杀的是异族藏人,并且还有被谎言煽动起来的汉人的支持。在西藏抗暴五十周年纪念会上,达赖喇嘛对中国在藏的统治作了强烈的谴责:中国政府50年来给西藏造成了难以形容的苦难和毁灭,导致西藏人民陷入人间地狱。但是他依然强调:透过公正,非暴力的途径,继续努力,实现我们的愿望。

西藏这些年来,能够成为世界的焦点,受到西方政府的关怀,是和达赖喇嘛巨大的个人魅力所分不开的。但是今日在金融风暴之下的西方社会是自顾不暇,他们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更显重要,加之中共手上捏着美国一万多亿美元的债券,这对美国的政治有不可低估的影响。去年法国总统萨科奇会见达赖喇嘛,中共对法在经济上下重手,把他排斥在欧盟各国贸易之外,并撤消了许多已经签订的定单。在信仰与现实经济之间,法国选择对西藏的支持实属难能可贵,但这种精神在巨大的经济压力下又能持续多久? 这次奥巴马上台,中国的民主人权人士,包括藏人对奥巴马都满怀希望;但是最近国务郷希拉莉到访中国,声称:美国在对中国人权问题上的关心,不会妨碍与中国的经济往来和发展友好关系。希拉莉的话非常清楚表明,美国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仅仅是说说而已,希望中国不必为此当真。西藏问题作为中国的人权问题的一部分,当然也包括其内。西藏问题在全球性的金融风暴之下,国际社会对他的关注必然受到相当程度的影响。如果西藏在国际上所受到的支持被削弱了,藏民族面临的状况是如此地险恶。

藏族文化在中共文化灭绝政策下正在迅速地消失,而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化消失,等同一个民族的消失,达赖喇嘛对此忧心如焚。他说,也许十五年西藏的文化就会消失。因此西藏问题有着它的急迫性。藏民族作为一个民族的文化会不会消失?就看这十年二十年中共会不会倒台,中共倒台可以说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的出路。而中共的倒台需要汉藏二个民族的共同的努力。去年达赖喇嘛在中藏第七次谈判失败后,表示已經失去设法与中共現任領导阶层达成解決的希望,因為他們根本无意解決問题。但是他对中国民众仍然满怀信心。西藏抗暴纪念五十周年之时,一支有史以来最大的汉族民运团队,到达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的印度达兰萨拉参加纪念活动,由汉藏协会赠送,中国雕塑家陈维明的大型高浮雕西藏自由之路参加纽约西藏抗暴五十周年活动,汉藏共同反抗中共暴政的团结战斗已经开始。中共的倒台是汉民族的希望所在,也是藏民族的希望所在。







中共倒台可以说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的出路。而中共的倒台需要汉藏二个民族的共同的努力。



今年三月十日,是西藏抗暴五十周年,五十年来中共在西藏的统治,一如在内地的统治一样,越发不得人心。中共在西藏的暴政,在剥夺自由人权基础上又多了一重民族压迫。

去年三月发生的西藏抗暴事件,由于正临北京奥运前夕,使该事件受到国际间的强烈关注,并且引发出一场国际性的对北京奥运火炬的抗议和围剿,使西藏问题成为持续性的国际问题,但是在国际社会促使下的中藏谈判,则没有使西藏问题得到缓和,得到某种程度的解决,而是越发白热化,西藏几乎完全处在军事管制的恐怖之下,和平抗议和暴力镇压每天都在发生。

西藏问题自从达赖喇嘛被迫出走那一天开始,至今已过去了五十个年头,西藏问题已无时间等待,在中共的暴政之下,在中共灭绝西藏语言文化政策之下,在一个不太长的时间内,西藏民族作为一种文化生活方式将不复存在,西藏和中国内地的任何一个地区一样,除出几座作为点缀性,旅游性的佛寺,和表演团体演出以外很难找到西藏的痕迹。西藏问题确实是一个等不起的问题。

达赖喇嘛作为一个凡间圣人,具有无可比拟的超凡脱俗的智慧,又具有世人所不具有的海天阔地的胸怀。他的慈悲,宽容,调服人的内心平和以及利益众生,解决世界所面临的危机和人类的冲突的思想,几乎摄服了整个世界,使他成为当代世界最伟大的智者,但他的思想和人格却没有因此调服中共这头魔兽。近年来西藏问题上,尊者越慈悲,中共越残暴;尊者越宽容,中共越无耻;尊者越平和,中共越歇斯底里。达赖喇嘛的不独立非暴力的和平路线始终不得其果,西藏和西藏流亡社区的藏人对此有相当的挫折感,处于不能等待,不可等待的焦虑之中,特别是在暴政之下的藏区,许多藏人在残酷的压迫之下忍无可忍走上街头,喊出了西藏自由独立的口号,遭受中共的枪杀和刑囚。藏历新年之际达赖喇嘛向藏人呼吁:不要对中共的挑衅作出反应,以免失去生命。他促请藏民要有耐心,并提醒藏民非暴力道路是他坚定不渝的承诺。达赖喇嘛珍惜藏人的生命,发慈悲愿,一而再,再而三地向藏人发出告诫。对于藏人来说忍耐非暴力虽然会减少牺牲,但既感化不了中共官员,也不会就此平安。在中共现行利益集团的统治之下,吃西藏饭的各类机关部门,没有事件就会制造事端,以争取其最大的利益,只要部门的利益得到保证得到增加,他们是不会考虑中央要求的稳定。比如去年三月的西藏暴动,就是中共在西藏的部门所制造的。开始,藏人进行和平请愿,当局进行了暴力镇压,于是藏人开始出现暴力反抗,而当局却有意放纵,在二、三天的时间内,他们听之任之,等事态扩大,便大规模地镇压。最近藏地出现公安便衣深夜张帖西藏独立的标语,白天等着线人汇报,然后地方当局当作重大政治问题向上汇报,争取更多的经费。将小事变大事,无中生有,把刑事案件当作政治事件,这些戏法近年来在西藏比比皆是。中央即使知情也奈何不得他们,毕竟中央政权是依靠这些部门控制西藏。因此即使藏人不做任何反抗,西藏也依然不会安宁;如果西藏安宁了,与西藏问题有关部门的权力就会缩小,经费就会被削减。这是中共政权腐败的一个特色。在这种状态下,藏人即使非暴力也难。如果藏人想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干脆来真的好了,以暴反暴 ,但这又正中共的下怀,他们可借此大开杀戒。六百万藏人,如何经得起现代化武装起来的百万军警乃至军队。杀人对于中共来说从来都是拿手好戏,中共杀自己汉族同胞都没有手软过,何况杀的是异族藏人,并且还有被谎言煽动起来的汉人的支持。在西藏抗暴五十周年纪念会上,达赖喇嘛对中国在藏的统治作了强烈的谴责:中国政府50年来给西藏造成了难以形容的苦难和毁灭,导致西藏人民陷入人间地狱。但是他依然强调:透过公正,非暴力的途径,继续努力,实现我们的愿望。

西藏这些年来,能够成为世界的焦点,受到西方政府的关怀,是和达赖喇嘛巨大的个人魅力所分不开的。但是今日在金融风暴之下的西方社会是自顾不暇,他们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更显重要,加之中共手上捏着美国一万多亿美元的债券,这对美国的政治有不可低估的影响。去年法国总统萨科奇会见达赖喇嘛,中共对法在经济上下重手,把他排斥在欧盟各国贸易之外,并撤消了许多已经签订的定单。在信仰与现实经济之间,法国选择对西藏的支持实属难能可贵,但这种精神在巨大的经济压力下又能持续多久? 这次奥巴马上台,中国的民主人权人士,包括藏人对奥巴马都满怀希望;但是最近国务郷希拉莉到访中国,声称:美国在对中国人权问题上的关心,不会妨碍与中国的经济往来和发展友好关系。希拉莉的话非常清楚表明,美国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仅仅是说说而已,希望中国不必为此当真。西藏问题作为中国的人权问题的一部分,当然也包括其内。西藏问题在全球性的金融风暴之下,国际社会对他的关注必然受到相当程度的影响。如果西藏在国际上所受到的支持被削弱了,藏民族面临的状况是如此地险恶。

藏族文化在中共文化灭绝政策下正在迅速地消失,而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化消失,等同一个民族的消失,达赖喇嘛对此忧心如焚。他说,也许十五年西藏的文化就会消失。因此西藏问题有着它的急迫性。藏民族作为一个民族的文化会不会消失?就看这十年二十年中共会不会倒台,中共倒台可以说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的出路。而中共的倒台需要汉藏二个民族的共同的努力。去年达赖喇嘛在中藏第七次谈判失败后,表示已經失去设法与中共現任領导阶层达成解決的希望,因為他們根本无意解決問题。但是他对中国民众仍然满怀信心。西藏抗暴纪念五十周年之时,一支有史以来最大的汉族民运团队,到达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的印度达兰萨拉参加纪念活动,由汉藏协会赠送,中国雕塑家陈维明的大型高浮雕西藏自由之路参加纽约西藏抗暴五十周年活动,汉藏共同反抗中共暴政的团结战斗已经开始。中共的倒台是汉民族的希望所在,也是藏民族的希望所在。







中共倒台可以说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的出路。而中共的倒台需要汉藏二个民族的共同的努力。



今年三月十日,是西藏抗暴五十周年,五十年来中共在西藏的统治,一如在内地的统治一样,越发不得人心。中共在西藏的暴政,在剥夺自由人权基础上又多了一重民族压迫。

去年三月发生的西藏抗暴事件,由于正临北京奥运前夕,使该事件受到国际间的强烈关注,并且引发出一场国际性的对北京奥运火炬的抗议和围剿,使西藏问题成为持续性的国际问题,但是在国际社会促使下的中藏谈判,则没有使西藏问题得到缓和,得到某种程度的解决,而是越发白热化,西藏几乎完全处在军事管制的恐怖之下,和平抗议和暴力镇压每天都在发生。

西藏问题自从达赖喇嘛被迫出走那一天开始,至今已过去了五十个年头,西藏问题已无时间等待,在中共的暴政之下,在中共灭绝西藏语言文化政策之下,在一个不太长的时间内,西藏民族作为一种文化生活方式将不复存在,西藏和中国内地的任何一个地区一样,除出几座作为点缀性,旅游性的佛寺,和表演团体演出以外很难找到西藏的痕迹。西藏问题确实是一个等不起的问题。

达赖喇嘛作为一个凡间圣人,具有无可比拟的超凡脱俗的智慧,又具有世人所不具有的海天阔地的胸怀。他的慈悲,宽容,调服人的内心平和以及利益众生,解决世界所面临的危机和人类的冲突的思想,几乎摄服了整个世界,使他成为当代世界最伟大的智者,但他的思想和人格却没有因此调服中共这头魔兽。近年来西藏问题上,尊者越慈悲,中共越残暴;尊者越宽容,中共越无耻;尊者越平和,中共越歇斯底里。达赖喇嘛的不独立非暴力的和平路线始终不得其果,西藏和西藏流亡社区的藏人对此有相当的挫折感,处于不能等待,不可等待的焦虑之中,特别是在暴政之下的藏区,许多藏人在残酷的压迫之下忍无可忍走上街头,喊出了西藏自由独立的口号,遭受中共的枪杀和刑囚。藏历新年之际达赖喇嘛向藏人呼吁:不要对中共的挑衅作出反应,以免失去生命。他促请藏民要有耐心,并提醒藏民非暴力道路是他坚定不渝的承诺。达赖喇嘛珍惜藏人的生命,发慈悲愿,一而再,再而三地向藏人发出告诫。对于藏人来说忍耐非暴力虽然会减少牺牲,但既感化不了中共官员,也不会就此平安。在中共现行利益集团的统治之下,吃西藏饭的各类机关部门,没有事件就会制造事端,以争取其最大的利益,只要部门的利益得到保证得到增加,他们是不会考虑中央要求的稳定。比如去年三月的西藏暴动,就是中共在西藏的部门所制造的。开始,藏人进行和平请愿,当局进行了暴力镇压,于是藏人开始出现暴力反抗,而当局却有意放纵,在二、三天的时间内,他们听之任之,等事态扩大,便大规模地镇压。最近藏地出现公安便衣深夜张帖西藏独立的标语,白天等着线人汇报,然后地方当局当作重大政治问题向上汇报,争取更多的经费。将小事变大事,无中生有,把刑事案件当作政治事件,这些戏法近年来在西藏比比皆是。中央即使知情也奈何不得他们,毕竟中央政权是依靠这些部门控制西藏。因此即使藏人不做任何反抗,西藏也依然不会安宁;如果西藏安宁了,与西藏问题有关部门的权力就会缩小,经费就会被削减。这是中共政权腐败的一个特色。在这种状态下,藏人即使非暴力也难。如果藏人想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干脆来真的好了,以暴反暴 ,但这又正中共的下怀,他们可借此大开杀戒。六百万藏人,如何经得起现代化武装起来的百万军警乃至军队。杀人对于中共来说从来都是拿手好戏,中共杀自己汉族同胞都没有手软过,何况杀的是异族藏人,并且还有被谎言煽动起来的汉人的支持。在西藏抗暴五十周年纪念会上,达赖喇嘛对中国在藏的统治作了强烈的谴责:中国政府50年来给西藏造成了难以形容的苦难和毁灭,导致西藏人民陷入人间地狱。但是他依然强调:透过公正,非暴力的途径,继续努力,实现我们的愿望。

西藏这些年来,能够成为世界的焦点,受到西方政府的关怀,是和达赖喇嘛巨大的个人魅力所分不开的。但是今日在金融风暴之下的西方社会是自顾不暇,他们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更显重要,加之中共手上捏着美国一万多亿美元的债券,这对美国的政治有不可低估的影响。去年法国总统萨科奇会见达赖喇嘛,中共对法在经济上下重手,把他排斥在欧盟各国贸易之外,并撤消了许多已经签订的定单。在信仰与现实经济之间,法国选择对西藏的支持实属难能可贵,但这种精神在巨大的经济压力下又能持续多久? 这次奥巴马上台,中国的民主人权人士,包括藏人对奥巴马都满怀希望;但是最近国务郷希拉莉到访中国,声称:美国在对中国人权问题上的关心,不会妨碍与中国的经济往来和发展友好关系。希拉莉的话非常清楚表明,美国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仅仅是说说而已,希望中国不必为此当真。西藏问题作为中国的人权问题的一部分,当然也包括其内。西藏问题在全球性的金融风暴之下,国际社会对他的关注必然受到相当程度的影响。如果西藏在国际上所受到的支持被削弱了,藏民族面临的状况是如此地险恶。

藏族文化在中共文化灭绝政策下正在迅速地消失,而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化消失,等同一个民族的消失,达赖喇嘛对此忧心如焚。他说,也许十五年西藏的文化就会消失。因此西藏问题有着它的急迫性。藏民族作为一个民族的文化会不会消失?就看这十年二十年中共会不会倒台,中共倒台可以说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的出路。而中共的倒台需要汉藏二个民族的共同的努力。去年达赖喇嘛在中藏第七次谈判失败后,表示已經失去设法与中共現任領导阶层达成解決的希望,因為他們根本无意解決問题。但是他对中国民众仍然满怀信心。西藏抗暴纪念五十周年之时,一支有史以来最大的汉族民运团队,到达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的印度达兰萨拉参加纪念活动,由汉藏协会赠送,中国雕塑家陈维明的大型高浮雕西藏自由之路参加纽约西藏抗暴五十周年活动,汉藏共同反抗中共暴政的团结战斗已经开始。中共的倒台是汉民族的希望所在,也是藏民族的希望所在。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