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上海访民两会期间进京向人大陈冤被拘留
马亚莲(上海)



一、马亚莲、韩忠明回上海被拘留

2009年3月12日下午,我和韩忠明、许金凤、李彩娣、杜阳明妻子、朱黎斌妻儿等七人打算前往公安部状告北京治安总队,其不但拒收我们的游行申请,而且电话通知上海驻京办对我们违法截访;同日,我们还准备向全国人大大会秘书处递交公民建议和上海民众冤状。在路经北京饭店时,意外看到饭店大楼门口有人大代表和人大工作人员。我们向一工作人员询问是否可将材料交给他们,向代表反映。此人说他会让专门人员接待,收受材料。他和警察让我们上车,登记了姓名和要反映的事项,称会将我们送到人大接待处,绝对不会把我们交给上海驻京办。但我们却被送到了东华门派出所,再次登记,等了很长时间,无任何人来接待我们,最终却被上海驻京办接走。在我们之后,被送到东华门派出所的还有另外两个上海浦东新区访民。

2009年3月13日上午8时许返回上海后,当公安不经任何手续,将我送至老西门派出所。等到下午约16时,应我多次要求,他们才出具传唤证。17:30时左右,他们不说明任何理由,宣布对我行政拘留5天,罪名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我要求告知事由,及行使申辩权,并告知他们我因二年半劳教患有脑垂体瘤、脑缺血(梗)、脊椎病变、脚踝距骨坏死等病,提出行政复议和暂缓执行申请,但被拒绝。结果,我被强行押进黄浦区拘留所。同时被行政拘留的还有韩忠明。

按规定,拘留所对身患严重疾病的人更要验明健康状况,决定能否收押。我身患重病,但是未经体检,他们将我收押是违法的。并且,拘留所医生不肯如实填写我的病情,用阿斯匹林替代我的脑瘤药和脑缺血的药,经我强烈抗议后其才更正,给我提供相关药物。

3月17日,众多访民闻讯我被拘留,非常愤怒,他们赶到黄浦区拘留所外,不惧公安摄像威胁,大声呼冤,燃放爆竹以示抗议,并表示次日再来。18日凌晨0时许,黄浦警方将我和韩忠明偷偷摸摸地从拘留所强行接出,送回家。


二、依程序向公安部申请游行,孙建敏、李惠芳回上海被拘留

鉴于北京治安总队屡拒访民合法的游行示威申请,上海访民孙建敏、李惠芳、童国菁等共8人,于3月9日按程序到公安部控告北京治安总队,并提出游行申请。他们无任何违法言行,却被天安门地区公安通知驻京办,接回上海。回沪后,3月11日孙建敏、李惠芳分别以在天安门地区扰乱单位秩序扰乱公共秩序拘留5天。


三、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两会前软禁至今,音讯全无

冯正虎先生自2月16日被驻京办从北京押回上海,软禁在旅馆至今。虽然全国人民代表已返回各地,但上海当局依然扣押着冯先生,且禁止家人探望。冯正虎先生是著名维权人士。


四、18位访民绝食抗争

自3月6日,黄浦区半淞园街道18个访民被软禁于松江区汉庭连锁酒店。据朱桂和说,他们分别被关在三、四、五层楼,每层有4个武警、1个警察、1个街道人员,共6人看管。晚上,每个男访民都有一个武警在房内陪睡,女访民则由2个街道女社保陪睡。为抗议非法关押,18名访民进行绝食抗议。

身患糖尿病的姚祥发绝食3天后心痛发作,要求就诊,看管人员置之不理,傍晚病危才送到松江医院抢救,病情稍缓就被押回酒店继续关押。访民赵加林,绝食中8天不吃饭、5天未喝水。13日释放后,他去医院就诊,因身体极度虚弱,医院大门口摔倒,髌骨骨折,住院手术。朱采芬在绝食曾休克,身体极度虚弱,释放时被看管人员扔在马路上,经民众交涉,才将她送医院救治。

3月7日,被关押的访民朱桂和腰痛难忍,数次提出看病要求全都被拒。悲愤之下,朱桂和找到铁钉,当着看管人员的面吞下。之后,他被送往到医院抢救。为逃避医药费用,警方第二天便让他出院,说是释放。释放后,朱桂和忿而进京向两会上访,但是被上海驻京办押回,以在天安门广场地区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拘留5天。

此次半淞园街道18个绝食访民是(均取读音):赵加林、徐秋凤、赵国林、姚祥发、杨方敬、杨方建、魏海珍、刘明、陈莉丽、徐小林、陈莉莉、刘冀文、朱再芬、张明、张丽萍、朱桂和、黄玉琴、俞女王(张忠平妻)。


五、裘美莉因两会期间上访人大,再被拘留10天

因在两会期间,进京向人大陈冤。上海黄浦区访民裘美莉,也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被拘留10天。自2005年起至今,她已被行政拘留过7次。


2009 年3 月26日



通讯联系:
马亚莲:黄浦区凝和路147弄1号102室(暂住处),
手机:13761265924,宅电:021-63695924。
韩忠明:13671719261,赵加林:13701735686,
孙建敏:13671947476,李惠芳:13052088636,
朱桂和:13381687725,裘美莉:63727836







一、马亚莲、韩忠明回上海被拘留

2009年3月12日下午,我和韩忠明、许金凤、李彩娣、杜阳明妻子、朱黎斌妻儿等七人打算前往公安部状告北京治安总队,其不但拒收我们的游行申请,而且电话通知上海驻京办对我们违法截访;同日,我们还准备向全国人大大会秘书处递交公民建议和上海民众冤状。在路经北京饭店时,意外看到饭店大楼门口有人大代表和人大工作人员。我们向一工作人员询问是否可将材料交给他们,向代表反映。此人说他会让专门人员接待,收受材料。他和警察让我们上车,登记了姓名和要反映的事项,称会将我们送到人大接待处,绝对不会把我们交给上海驻京办。但我们却被送到了东华门派出所,再次登记,等了很长时间,无任何人来接待我们,最终却被上海驻京办接走。在我们之后,被送到东华门派出所的还有另外两个上海浦东新区访民。

2009年3月13日上午8时许返回上海后,当公安不经任何手续,将我送至老西门派出所。等到下午约16时,应我多次要求,他们才出具传唤证。17:30时左右,他们不说明任何理由,宣布对我行政拘留5天,罪名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我要求告知事由,及行使申辩权,并告知他们我因二年半劳教患有脑垂体瘤、脑缺血(梗)、脊椎病变、脚踝距骨坏死等病,提出行政复议和暂缓执行申请,但被拒绝。结果,我被强行押进黄浦区拘留所。同时被行政拘留的还有韩忠明。

按规定,拘留所对身患严重疾病的人更要验明健康状况,决定能否收押。我身患重病,但是未经体检,他们将我收押是违法的。并且,拘留所医生不肯如实填写我的病情,用阿斯匹林替代我的脑瘤药和脑缺血的药,经我强烈抗议后其才更正,给我提供相关药物。

3月17日,众多访民闻讯我被拘留,非常愤怒,他们赶到黄浦区拘留所外,不惧公安摄像威胁,大声呼冤,燃放爆竹以示抗议,并表示次日再来。18日凌晨0时许,黄浦警方将我和韩忠明偷偷摸摸地从拘留所强行接出,送回家。


二、依程序向公安部申请游行,孙建敏、李惠芳回上海被拘留

鉴于北京治安总队屡拒访民合法的游行示威申请,上海访民孙建敏、李惠芳、童国菁等共8人,于3月9日按程序到公安部控告北京治安总队,并提出游行申请。他们无任何违法言行,却被天安门地区公安通知驻京办,接回上海。回沪后,3月11日孙建敏、李惠芳分别以在天安门地区扰乱单位秩序扰乱公共秩序拘留5天。


三、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两会前软禁至今,音讯全无

冯正虎先生自2月16日被驻京办从北京押回上海,软禁在旅馆至今。虽然全国人民代表已返回各地,但上海当局依然扣押着冯先生,且禁止家人探望。冯正虎先生是著名维权人士。


四、18位访民绝食抗争

自3月6日,黄浦区半淞园街道18个访民被软禁于松江区汉庭连锁酒店。据朱桂和说,他们分别被关在三、四、五层楼,每层有4个武警、1个警察、1个街道人员,共6人看管。晚上,每个男访民都有一个武警在房内陪睡,女访民则由2个街道女社保陪睡。为抗议非法关押,18名访民进行绝食抗议。

身患糖尿病的姚祥发绝食3天后心痛发作,要求就诊,看管人员置之不理,傍晚病危才送到松江医院抢救,病情稍缓就被押回酒店继续关押。访民赵加林,绝食中8天不吃饭、5天未喝水。13日释放后,他去医院就诊,因身体极度虚弱,医院大门口摔倒,髌骨骨折,住院手术。朱采芬在绝食曾休克,身体极度虚弱,释放时被看管人员扔在马路上,经民众交涉,才将她送医院救治。

3月7日,被关押的访民朱桂和腰痛难忍,数次提出看病要求全都被拒。悲愤之下,朱桂和找到铁钉,当着看管人员的面吞下。之后,他被送往到医院抢救。为逃避医药费用,警方第二天便让他出院,说是释放。释放后,朱桂和忿而进京向两会上访,但是被上海驻京办押回,以在天安门广场地区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拘留5天。

此次半淞园街道18个绝食访民是(均取读音):赵加林、徐秋凤、赵国林、姚祥发、杨方敬、杨方建、魏海珍、刘明、陈莉丽、徐小林、陈莉莉、刘冀文、朱再芬、张明、张丽萍、朱桂和、黄玉琴、俞女王(张忠平妻)。


五、裘美莉因两会期间上访人大,再被拘留10天

因在两会期间,进京向人大陈冤。上海黄浦区访民裘美莉,也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被拘留10天。自2005年起至今,她已被行政拘留过7次。


2009 年3 月26日



通讯联系:
马亚莲:黄浦区凝和路147弄1号102室(暂住处),
手机:13761265924,宅电:021-63695924。
韩忠明:13671719261,赵加林:13701735686,
孙建敏:13671947476,李惠芳:13052088636,
朱桂和:13381687725,裘美莉:63727836







一、马亚莲、韩忠明回上海被拘留

2009年3月12日下午,我和韩忠明、许金凤、李彩娣、杜阳明妻子、朱黎斌妻儿等七人打算前往公安部状告北京治安总队,其不但拒收我们的游行申请,而且电话通知上海驻京办对我们违法截访;同日,我们还准备向全国人大大会秘书处递交公民建议和上海民众冤状。在路经北京饭店时,意外看到饭店大楼门口有人大代表和人大工作人员。我们向一工作人员询问是否可将材料交给他们,向代表反映。此人说他会让专门人员接待,收受材料。他和警察让我们上车,登记了姓名和要反映的事项,称会将我们送到人大接待处,绝对不会把我们交给上海驻京办。但我们却被送到了东华门派出所,再次登记,等了很长时间,无任何人来接待我们,最终却被上海驻京办接走。在我们之后,被送到东华门派出所的还有另外两个上海浦东新区访民。

2009年3月13日上午8时许返回上海后,当公安不经任何手续,将我送至老西门派出所。等到下午约16时,应我多次要求,他们才出具传唤证。17:30时左右,他们不说明任何理由,宣布对我行政拘留5天,罪名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我要求告知事由,及行使申辩权,并告知他们我因二年半劳教患有脑垂体瘤、脑缺血(梗)、脊椎病变、脚踝距骨坏死等病,提出行政复议和暂缓执行申请,但被拒绝。结果,我被强行押进黄浦区拘留所。同时被行政拘留的还有韩忠明。

按规定,拘留所对身患严重疾病的人更要验明健康状况,决定能否收押。我身患重病,但是未经体检,他们将我收押是违法的。并且,拘留所医生不肯如实填写我的病情,用阿斯匹林替代我的脑瘤药和脑缺血的药,经我强烈抗议后其才更正,给我提供相关药物。

3月17日,众多访民闻讯我被拘留,非常愤怒,他们赶到黄浦区拘留所外,不惧公安摄像威胁,大声呼冤,燃放爆竹以示抗议,并表示次日再来。18日凌晨0时许,黄浦警方将我和韩忠明偷偷摸摸地从拘留所强行接出,送回家。


二、依程序向公安部申请游行,孙建敏、李惠芳回上海被拘留

鉴于北京治安总队屡拒访民合法的游行示威申请,上海访民孙建敏、李惠芳、童国菁等共8人,于3月9日按程序到公安部控告北京治安总队,并提出游行申请。他们无任何违法言行,却被天安门地区公安通知驻京办,接回上海。回沪后,3月11日孙建敏、李惠芳分别以在天安门地区扰乱单位秩序扰乱公共秩序拘留5天。


三、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两会前软禁至今,音讯全无

冯正虎先生自2月16日被驻京办从北京押回上海,软禁在旅馆至今。虽然全国人民代表已返回各地,但上海当局依然扣押着冯先生,且禁止家人探望。冯正虎先生是著名维权人士。


四、18位访民绝食抗争

自3月6日,黄浦区半淞园街道18个访民被软禁于松江区汉庭连锁酒店。据朱桂和说,他们分别被关在三、四、五层楼,每层有4个武警、1个警察、1个街道人员,共6人看管。晚上,每个男访民都有一个武警在房内陪睡,女访民则由2个街道女社保陪睡。为抗议非法关押,18名访民进行绝食抗议。

身患糖尿病的姚祥发绝食3天后心痛发作,要求就诊,看管人员置之不理,傍晚病危才送到松江医院抢救,病情稍缓就被押回酒店继续关押。访民赵加林,绝食中8天不吃饭、5天未喝水。13日释放后,他去医院就诊,因身体极度虚弱,医院大门口摔倒,髌骨骨折,住院手术。朱采芬在绝食曾休克,身体极度虚弱,释放时被看管人员扔在马路上,经民众交涉,才将她送医院救治。

3月7日,被关押的访民朱桂和腰痛难忍,数次提出看病要求全都被拒。悲愤之下,朱桂和找到铁钉,当着看管人员的面吞下。之后,他被送往到医院抢救。为逃避医药费用,警方第二天便让他出院,说是释放。释放后,朱桂和忿而进京向两会上访,但是被上海驻京办押回,以在天安门广场地区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拘留5天。

此次半淞园街道18个绝食访民是(均取读音):赵加林、徐秋凤、赵国林、姚祥发、杨方敬、杨方建、魏海珍、刘明、陈莉丽、徐小林、陈莉莉、刘冀文、朱再芬、张明、张丽萍、朱桂和、黄玉琴、俞女王(张忠平妻)。


五、裘美莉因两会期间上访人大,再被拘留10天

因在两会期间,进京向人大陈冤。上海黄浦区访民裘美莉,也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被拘留10天。自2005年起至今,她已被行政拘留过7次。


2009 年3 月26日



通讯联系:
马亚莲:黄浦区凝和路147弄1号102室(暂住处),
手机:13761265924,宅电:021-63695924。
韩忠明:13671719261,赵加林:13701735686,
孙建敏:13671947476,李惠芳:13052088636,
朱桂和:13381687725,裘美莉:63727836







一、马亚莲、韩忠明回上海被拘留

2009年3月12日下午,我和韩忠明、许金凤、李彩娣、杜阳明妻子、朱黎斌妻儿等七人打算前往公安部状告北京治安总队,其不但拒收我们的游行申请,而且电话通知上海驻京办对我们违法截访;同日,我们还准备向全国人大大会秘书处递交公民建议和上海民众冤状。在路经北京饭店时,意外看到饭店大楼门口有人大代表和人大工作人员。我们向一工作人员询问是否可将材料交给他们,向代表反映。此人说他会让专门人员接待,收受材料。他和警察让我们上车,登记了姓名和要反映的事项,称会将我们送到人大接待处,绝对不会把我们交给上海驻京办。但我们却被送到了东华门派出所,再次登记,等了很长时间,无任何人来接待我们,最终却被上海驻京办接走。在我们之后,被送到东华门派出所的还有另外两个上海浦东新区访民。

2009年3月13日上午8时许返回上海后,当公安不经任何手续,将我送至老西门派出所。等到下午约16时,应我多次要求,他们才出具传唤证。17:30时左右,他们不说明任何理由,宣布对我行政拘留5天,罪名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我要求告知事由,及行使申辩权,并告知他们我因二年半劳教患有脑垂体瘤、脑缺血(梗)、脊椎病变、脚踝距骨坏死等病,提出行政复议和暂缓执行申请,但被拒绝。结果,我被强行押进黄浦区拘留所。同时被行政拘留的还有韩忠明。

按规定,拘留所对身患严重疾病的人更要验明健康状况,决定能否收押。我身患重病,但是未经体检,他们将我收押是违法的。并且,拘留所医生不肯如实填写我的病情,用阿斯匹林替代我的脑瘤药和脑缺血的药,经我强烈抗议后其才更正,给我提供相关药物。

3月17日,众多访民闻讯我被拘留,非常愤怒,他们赶到黄浦区拘留所外,不惧公安摄像威胁,大声呼冤,燃放爆竹以示抗议,并表示次日再来。18日凌晨0时许,黄浦警方将我和韩忠明偷偷摸摸地从拘留所强行接出,送回家。


二、依程序向公安部申请游行,孙建敏、李惠芳回上海被拘留

鉴于北京治安总队屡拒访民合法的游行示威申请,上海访民孙建敏、李惠芳、童国菁等共8人,于3月9日按程序到公安部控告北京治安总队,并提出游行申请。他们无任何违法言行,却被天安门地区公安通知驻京办,接回上海。回沪后,3月11日孙建敏、李惠芳分别以在天安门地区扰乱单位秩序扰乱公共秩序拘留5天。


三、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两会前软禁至今,音讯全无

冯正虎先生自2月16日被驻京办从北京押回上海,软禁在旅馆至今。虽然全国人民代表已返回各地,但上海当局依然扣押着冯先生,且禁止家人探望。冯正虎先生是著名维权人士。


四、18位访民绝食抗争

自3月6日,黄浦区半淞园街道18个访民被软禁于松江区汉庭连锁酒店。据朱桂和说,他们分别被关在三、四、五层楼,每层有4个武警、1个警察、1个街道人员,共6人看管。晚上,每个男访民都有一个武警在房内陪睡,女访民则由2个街道女社保陪睡。为抗议非法关押,18名访民进行绝食抗议。

身患糖尿病的姚祥发绝食3天后心痛发作,要求就诊,看管人员置之不理,傍晚病危才送到松江医院抢救,病情稍缓就被押回酒店继续关押。访民赵加林,绝食中8天不吃饭、5天未喝水。13日释放后,他去医院就诊,因身体极度虚弱,医院大门口摔倒,髌骨骨折,住院手术。朱采芬在绝食曾休克,身体极度虚弱,释放时被看管人员扔在马路上,经民众交涉,才将她送医院救治。

3月7日,被关押的访民朱桂和腰痛难忍,数次提出看病要求全都被拒。悲愤之下,朱桂和找到铁钉,当着看管人员的面吞下。之后,他被送往到医院抢救。为逃避医药费用,警方第二天便让他出院,说是释放。释放后,朱桂和忿而进京向两会上访,但是被上海驻京办押回,以在天安门广场地区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拘留5天。

此次半淞园街道18个绝食访民是(均取读音):赵加林、徐秋凤、赵国林、姚祥发、杨方敬、杨方建、魏海珍、刘明、陈莉丽、徐小林、陈莉莉、刘冀文、朱再芬、张明、张丽萍、朱桂和、黄玉琴、俞女王(张忠平妻)。


五、裘美莉因两会期间上访人大,再被拘留10天

因在两会期间,进京向人大陈冤。上海黄浦区访民裘美莉,也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被拘留10天。自2005年起至今,她已被行政拘留过7次。


2009 年3 月26日



通讯联系:
马亚莲:黄浦区凝和路147弄1号102室(暂住处),
手机:13761265924,宅电:021-63695924。
韩忠明:13671719261,赵加林:13701735686,
孙建敏:13671947476,李惠芳:13052088636,
朱桂和:13381687725,裘美莉:63727836







一、马亚莲、韩忠明回上海被拘留

2009年3月12日下午,我和韩忠明、许金凤、李彩娣、杜阳明妻子、朱黎斌妻儿等七人打算前往公安部状告北京治安总队,其不但拒收我们的游行申请,而且电话通知上海驻京办对我们违法截访;同日,我们还准备向全国人大大会秘书处递交公民建议和上海民众冤状。在路经北京饭店时,意外看到饭店大楼门口有人大代表和人大工作人员。我们向一工作人员询问是否可将材料交给他们,向代表反映。此人说他会让专门人员接待,收受材料。他和警察让我们上车,登记了姓名和要反映的事项,称会将我们送到人大接待处,绝对不会把我们交给上海驻京办。但我们却被送到了东华门派出所,再次登记,等了很长时间,无任何人来接待我们,最终却被上海驻京办接走。在我们之后,被送到东华门派出所的还有另外两个上海浦东新区访民。

2009年3月13日上午8时许返回上海后,当公安不经任何手续,将我送至老西门派出所。等到下午约16时,应我多次要求,他们才出具传唤证。17:30时左右,他们不说明任何理由,宣布对我行政拘留5天,罪名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我要求告知事由,及行使申辩权,并告知他们我因二年半劳教患有脑垂体瘤、脑缺血(梗)、脊椎病变、脚踝距骨坏死等病,提出行政复议和暂缓执行申请,但被拒绝。结果,我被强行押进黄浦区拘留所。同时被行政拘留的还有韩忠明。

按规定,拘留所对身患严重疾病的人更要验明健康状况,决定能否收押。我身患重病,但是未经体检,他们将我收押是违法的。并且,拘留所医生不肯如实填写我的病情,用阿斯匹林替代我的脑瘤药和脑缺血的药,经我强烈抗议后其才更正,给我提供相关药物。

3月17日,众多访民闻讯我被拘留,非常愤怒,他们赶到黄浦区拘留所外,不惧公安摄像威胁,大声呼冤,燃放爆竹以示抗议,并表示次日再来。18日凌晨0时许,黄浦警方将我和韩忠明偷偷摸摸地从拘留所强行接出,送回家。


二、依程序向公安部申请游行,孙建敏、李惠芳回上海被拘留

鉴于北京治安总队屡拒访民合法的游行示威申请,上海访民孙建敏、李惠芳、童国菁等共8人,于3月9日按程序到公安部控告北京治安总队,并提出游行申请。他们无任何违法言行,却被天安门地区公安通知驻京办,接回上海。回沪后,3月11日孙建敏、李惠芳分别以在天安门地区扰乱单位秩序扰乱公共秩序拘留5天。


三、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两会前软禁至今,音讯全无

冯正虎先生自2月16日被驻京办从北京押回上海,软禁在旅馆至今。虽然全国人民代表已返回各地,但上海当局依然扣押着冯先生,且禁止家人探望。冯正虎先生是著名维权人士。


四、18位访民绝食抗争

自3月6日,黄浦区半淞园街道18个访民被软禁于松江区汉庭连锁酒店。据朱桂和说,他们分别被关在三、四、五层楼,每层有4个武警、1个警察、1个街道人员,共6人看管。晚上,每个男访民都有一个武警在房内陪睡,女访民则由2个街道女社保陪睡。为抗议非法关押,18名访民进行绝食抗议。

身患糖尿病的姚祥发绝食3天后心痛发作,要求就诊,看管人员置之不理,傍晚病危才送到松江医院抢救,病情稍缓就被押回酒店继续关押。访民赵加林,绝食中8天不吃饭、5天未喝水。13日释放后,他去医院就诊,因身体极度虚弱,医院大门口摔倒,髌骨骨折,住院手术。朱采芬在绝食曾休克,身体极度虚弱,释放时被看管人员扔在马路上,经民众交涉,才将她送医院救治。

3月7日,被关押的访民朱桂和腰痛难忍,数次提出看病要求全都被拒。悲愤之下,朱桂和找到铁钉,当着看管人员的面吞下。之后,他被送往到医院抢救。为逃避医药费用,警方第二天便让他出院,说是释放。释放后,朱桂和忿而进京向两会上访,但是被上海驻京办押回,以在天安门广场地区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拘留5天。

此次半淞园街道18个绝食访民是(均取读音):赵加林、徐秋凤、赵国林、姚祥发、杨方敬、杨方建、魏海珍、刘明、陈莉丽、徐小林、陈莉莉、刘冀文、朱再芬、张明、张丽萍、朱桂和、黄玉琴、俞女王(张忠平妻)。


五、裘美莉因两会期间上访人大,再被拘留10天

因在两会期间,进京向人大陈冤。上海黄浦区访民裘美莉,也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被拘留10天。自2005年起至今,她已被行政拘留过7次。


2009 年3 月26日



通讯联系:
马亚莲:黄浦区凝和路147弄1号102室(暂住处),
手机:13761265924,宅电:021-63695924。
韩忠明:13671719261,赵加林:13701735686,
孙建敏:13671947476,李惠芳:13052088636,
朱桂和:13381687725,裘美莉:63727836







一、马亚莲、韩忠明回上海被拘留

2009年3月12日下午,我和韩忠明、许金凤、李彩娣、杜阳明妻子、朱黎斌妻儿等七人打算前往公安部状告北京治安总队,其不但拒收我们的游行申请,而且电话通知上海驻京办对我们违法截访;同日,我们还准备向全国人大大会秘书处递交公民建议和上海民众冤状。在路经北京饭店时,意外看到饭店大楼门口有人大代表和人大工作人员。我们向一工作人员询问是否可将材料交给他们,向代表反映。此人说他会让专门人员接待,收受材料。他和警察让我们上车,登记了姓名和要反映的事项,称会将我们送到人大接待处,绝对不会把我们交给上海驻京办。但我们却被送到了东华门派出所,再次登记,等了很长时间,无任何人来接待我们,最终却被上海驻京办接走。在我们之后,被送到东华门派出所的还有另外两个上海浦东新区访民。

2009年3月13日上午8时许返回上海后,当公安不经任何手续,将我送至老西门派出所。等到下午约16时,应我多次要求,他们才出具传唤证。17:30时左右,他们不说明任何理由,宣布对我行政拘留5天,罪名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我要求告知事由,及行使申辩权,并告知他们我因二年半劳教患有脑垂体瘤、脑缺血(梗)、脊椎病变、脚踝距骨坏死等病,提出行政复议和暂缓执行申请,但被拒绝。结果,我被强行押进黄浦区拘留所。同时被行政拘留的还有韩忠明。

按规定,拘留所对身患严重疾病的人更要验明健康状况,决定能否收押。我身患重病,但是未经体检,他们将我收押是违法的。并且,拘留所医生不肯如实填写我的病情,用阿斯匹林替代我的脑瘤药和脑缺血的药,经我强烈抗议后其才更正,给我提供相关药物。

3月17日,众多访民闻讯我被拘留,非常愤怒,他们赶到黄浦区拘留所外,不惧公安摄像威胁,大声呼冤,燃放爆竹以示抗议,并表示次日再来。18日凌晨0时许,黄浦警方将我和韩忠明偷偷摸摸地从拘留所强行接出,送回家。


二、依程序向公安部申请游行,孙建敏、李惠芳回上海被拘留

鉴于北京治安总队屡拒访民合法的游行示威申请,上海访民孙建敏、李惠芳、童国菁等共8人,于3月9日按程序到公安部控告北京治安总队,并提出游行申请。他们无任何违法言行,却被天安门地区公安通知驻京办,接回上海。回沪后,3月11日孙建敏、李惠芳分别以在天安门地区扰乱单位秩序扰乱公共秩序拘留5天。


三、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两会前软禁至今,音讯全无

冯正虎先生自2月16日被驻京办从北京押回上海,软禁在旅馆至今。虽然全国人民代表已返回各地,但上海当局依然扣押着冯先生,且禁止家人探望。冯正虎先生是著名维权人士。


四、18位访民绝食抗争

自3月6日,黄浦区半淞园街道18个访民被软禁于松江区汉庭连锁酒店。据朱桂和说,他们分别被关在三、四、五层楼,每层有4个武警、1个警察、1个街道人员,共6人看管。晚上,每个男访民都有一个武警在房内陪睡,女访民则由2个街道女社保陪睡。为抗议非法关押,18名访民进行绝食抗议。

身患糖尿病的姚祥发绝食3天后心痛发作,要求就诊,看管人员置之不理,傍晚病危才送到松江医院抢救,病情稍缓就被押回酒店继续关押。访民赵加林,绝食中8天不吃饭、5天未喝水。13日释放后,他去医院就诊,因身体极度虚弱,医院大门口摔倒,髌骨骨折,住院手术。朱采芬在绝食曾休克,身体极度虚弱,释放时被看管人员扔在马路上,经民众交涉,才将她送医院救治。

3月7日,被关押的访民朱桂和腰痛难忍,数次提出看病要求全都被拒。悲愤之下,朱桂和找到铁钉,当着看管人员的面吞下。之后,他被送往到医院抢救。为逃避医药费用,警方第二天便让他出院,说是释放。释放后,朱桂和忿而进京向两会上访,但是被上海驻京办押回,以在天安门广场地区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拘留5天。

此次半淞园街道18个绝食访民是(均取读音):赵加林、徐秋凤、赵国林、姚祥发、杨方敬、杨方建、魏海珍、刘明、陈莉丽、徐小林、陈莉莉、刘冀文、朱再芬、张明、张丽萍、朱桂和、黄玉琴、俞女王(张忠平妻)。


五、裘美莉因两会期间上访人大,再被拘留10天

因在两会期间,进京向人大陈冤。上海黄浦区访民裘美莉,也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被拘留10天。自2005年起至今,她已被行政拘留过7次。


2009 年3 月26日



通讯联系:
马亚莲:黄浦区凝和路147弄1号102室(暂住处),
手机:13761265924,宅电:021-63695924。
韩忠明:13671719261,赵加林:13701735686,
孙建敏:13671947476,李惠芳:13052088636,
朱桂和:13381687725,裘美莉:63727836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