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黄静父母肝肠寸断向人大发出呼吁书
黄国华 黄淑华



有关黄静案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南省、湘潭市人民代表大会呼吁书  

各位人大代表:  

我们是黄静的父母黄国华、黄淑华,现因我们的女儿湘潭市临丰小学音乐教师黄静被强奸、杀害一案向你们发出呼吁,请人民代表履行法律赋予的监督职责,督请有关部门依法办案,为我们的女儿讨还公道。

一、黄静基本情况

黄静,女、现年21岁,2003年2月24日上午,被人发现裸体死于其工作的小学宿舍,全身覆盖折叠平整的棉被,遗体(双手、双腿、胸、颈等)有 多处多类伤痕,现场的卫生纸团遗留有男性精液。当晚,其欲分手的男友姜俊武在其宿舍留宿,有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强奸等重大犯罪嫌疑。   


二、公安机关没有依法履行侦查职责

此案发生后,雨湖区公安分局并未按照重大刑事案件侦破的基本程序速派员封锁、勘察现场,仅有平政路派出所的警察到过现场,且在没有深入细致的勘察 现场、没有对尸体进行检验的情况下,仅靠雨湖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法医草草肉眼观看尸体,就以死者身上无致命伤为由,宣布排除他杀,不予立案。在我们的强烈质 疑和要求下,2月25日上午,法医才对死者进一步尸检,并初步查出了暴力性侵犯证据。可在3月6日,湘潭市公安局做出潭公检字(2003)第204号《尸 体检验鉴定书》中,却认定黄静系患心脏疾病急性发作导致急性心、肺功能衰竭瘁死,且完全否认2月25日上午的检查结论,并对死者身上的累累伤痕不作任何分 析。家属认为,黄静从来没有心肺系统疾病,因此要求复检。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3月19日对尸体进行了复检,湘潭市的三个公安法医一个也没回避,并于5月7 日做出(2003)湘公刑技第093号《法医学鉴定书》,再次认定黄静系因肺梗死引起急性心力衰竭而死亡。家属对此结论仍持异议。此间三个多月,本地公安 机关对黄静之死拒绝立案侦查,对嫌疑人姜俊武也没有采取任何强制措施。

为了查清黄静的死因,为亲人伸冤,我们奔走呼号,并向社会发出不断的呼吁和求助。此案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共鸣。6月16日,记者朱寅年在现代教育报 上率先对此案进行了进一步的报道,随后,e时代周刊、香港卫视、潇湘晨报、东方早报和千龙网等多家媒体陆续进行了报道,从而进一步引起了大众的广泛关注。

正是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公安部领导也先后对此案做出过批示,才促使黄静案进入了立案侦查阶段。姜俊武在6月2日被刑事拘留,7月8日被湘潭市检 察院批准逮捕;8月1日,姜俊武被湘潭市公安局以涉嫌强奸(中止)罪移送湘潭市检察院审查起诉,12月15日,雨湖区检察院正式向法院提起公诉。

三、法医鉴定存在严重瑕疵

由于三个多月没有立案,许多有形的犯罪证据已经销毁流失。并且,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于6月8日再次做出(2003)湘公刑技第210号《复核鉴定 意见书》,结论仍然认定黄静系肺梗死致急性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面对这一严峻形势,我们委托南京医科大学著名法医学专家对潭公检字(2003)第204号 《尸体检验鉴定书》、(2003)湘公刑技字第093号《法医学鉴定书》及湖南省公安厅(2003)刑技字第102号物证检验报告等三份鉴定书进行法 医学理论审查。结果,南京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所于7月3日出具《书证审查意见书》(南医鉴[2003]审字第16号),做出了与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完全 不同的鉴定结论:1、黄静属非正常死亡,因风心、冠心病或肺梗死瘁死根据不足;2、尸体有进一步检查的必要。

为了给侦破案情提供证据,在各方的联系帮助下,依据法定程序,黄静的家人又再委托广州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进行遗体鉴定。8月2日,由全国法医病 理委员会主任、知名的法医专家及中山大学法医学教授博导陈玉川等5名法医,在湘潭市公安局法医解剖室对黄静尸体再做检验鉴定。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8月 14日出具《司法鉴定书》(中鉴号:20032016,病理号:3029),鉴定结论认为:黄静因风湿性心脏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肺梗死致死 缺乏证据。这一结论再一次否定了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湘潭市公安局两级公安机关出具的有关黄静因病死亡的法医鉴定,排除了黄静因病而死的说法,黄静又不 可能是自杀或死于意外,从理论上讲,黄静只有一种死因,那就是他杀。这一结论也成为指证姜俊武确有故意杀人等重大犯罪嫌疑的关键证据。

四、检察院起诉意见严重背离事实,客观上起了放纵犯罪的作用

检察院起诉书称:2002年5月,经人介绍,被告人姜俊武与湘潭市临丰学校女音乐教师黄静认识,俩人在随后的交往中确立了恋爱关系。2003年 2月24日凌晨3点左右,姜俊武在临丰学校黄静的宿舍内与黄同睡一床,姜俊武提出与黄静发生性关系,黄不同意。姜俊武强行要与黄性交,黄静夹紧双腿反抗, 姜俊武用双手扳黄的下肢,企图扳开黄的双腿,黄仍不从,被告人姜俊武便放弃奸淫。当日早晨,黄静因病死亡。  

起诉书刻意抹杀姜的性暴力行为与黄静之死之间不可推脱的关系。为此,我们严正声明:

(一)、我们的女儿黄静一向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疾病,正值21岁青春年华,绝无可能一夜之间染上暴病身亡。我们女儿遗体上所留的斑斑伤痕,全都证明她是因姜俊武的性暴力侵犯而丧失生命。

(二)、南京医科大学、广州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的法医专家,运用大量的证据和科学严谨的论证,一致否定我们女儿黄静因病死亡的结论。湘潭市雨湖 区检察院没有理由排除南京医科大学和广州中山大学的法医鉴定;湖南公安部门关于黄静死于心脏病、肺梗死的结论自相矛盾,不负责任;采用这种无法自圆其说的 法医鉴定,其实质是包庇犯罪嫌疑人。

(三)、根据现场勘验情况、黄静身体及脖颈上的伤痕以及被告人的供述,结合中山大学、南京医科大学的法医鉴定考虑,黄静显然是在反抗姜俊武强奸的过程中,被姜俊武暴力窒息而死,被告人姜俊武有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和强奸致人死命罪的犯罪嫌疑。

(四)、起诉书称黄静与被告人姜俊武为恋爱关系,这不符合事实;黄静日记证明黄静生前已发现姜俊武恶劣品行,决定与其解除恋爱关系。起诉书称姜俊 武自动中止强奸的结论与现场勘验情况不符,现场发现的精斑和黄静外阴被擦伤的事实表明,他不仅完成了强奸行为,而且因为他的暴力侵犯导致黄静当场身亡;所 谓强奸中止根本不能成立。

尊敬的各位人大代表,根据生活常识,一个一向身体健康,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如何可能在没有受到严重暴力侵犯的情况下一夜暴亡?可是偏偏我们的检 察机关就相信这种连三岁的小孩都欺骗不了的鬼话。在他们眼里,我们女儿遗体上的斑斑伤痕、留在现场的男性秽物、被伪装的现场衣被、南京大学、中山大学的权 威法医鉴定,统统不值得相信。只有犯罪嫌疑人的漏洞百出、互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的狡辩成了唯一的真理,这哪是在追究犯罪,分明是在为罪犯开脱。已经有人 扬言,检察院如此起诉,被告人姜俊武肯定无罪开释,因为姜俊武的行为与其说强奸,不如说求奸,请看检察院的逻辑:黄静、姜俊武是恋人,两人同睡一 床,姜提出要发生关系,黄不同意,姜虽然坚持但并未采取暴烈行动,遭遇抵制后即自动放弃。这些日常生活中大量发生在夫妻、恋人之间的生活事实,哪能够成立 犯罪?检察院如此起诉,难道不是有意放纵犯罪吗?

如果说检察院起诉书讲的就是事实,那么如何解释黄静不能自己形成的包括腿上、脖颈上的斑斑伤痕?如何解释现场的七团精液?如何解释年轻健康女孩的无疾而终?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我们的女儿虽然死了,但她的遗体会说话,她的冤魂会说话,就看我们的人民代表要不要问,要不要听!      

一对心力交瘁、肝肠寸断的父母:黄国华、黄淑华

2004年1月2日

附:悲情尸检─黄静案遗体解剖鉴定侧记


作者:刘路


七月初,我在青岛的华青别墅校对文稿,接到一位大连网友的电话,他希望我能为黄静案推荐一位湖南籍的代理律师,我推荐了中律网上认识的唐远瞩律师 和刘华玲律师。刘律师由青岛的张海律师负责联系,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接受委托。唐律师则由我亲自做工作,接下了此案。      

不久,大连的朋友又来电话,他说黄静案的关键在于尸检结果,前两次由公安做出的结论都不理想,希望我能协助唐律师,具体做法是由我出面委托中山大 学主持过孙志刚案尸检的专家到湘潭对黄静遗体再做尸检,以求查明死亡真相。此时,我正与长春罗永忠的家属联系为罗永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准备去 长春会见罗永忠,朋友一再坚持要我看一下黄静案的网上材料,他认为,这个案子对推动国家法医学鉴定制度改革的社会影响,不会小于孙志刚案。我连夜看完了这 个案子的所有网上资料,决定代理此案。      

其时,我的律师证尚在省司法厅注册,能否拿回来心里根本没有数。每年这个时候,好事的「同行们」总会给省厅寄上几封匿名投诉信,害得我被调查几个 月,等完全洗清「罪状」才能拿回律师证。好在今年投诉信晚到了几天,我的证已被所里安全领回,我一到济南就拿到新证,一高兴,请所里的小王、孙姐喝啤酒以 示庆贺。      

7月13日下午四时,我从济南启程,经郑州转车,14日晚到长沙,在车站见到黄静的母亲黄淑华和妹妹黄惠芳,办好委托书,一小时后,重新坐上了赴广州的火车。      

艰难的委托     

到达广州已是十二号上午八时。我从火车站直接打的去了中山大学医学院,不想要找的竞花兰副教授正在开会,等了几个小时,会议终于开完,教授却说经 集体研究不能接受委托,因为尸体已搞过多少次鉴定,很难有新的发现,而孙志刚的案子一开始就是请了中山大学做的鉴定,所以相对容易,对黄静案他们无能为 力。      

大连的朋友让我去找中大的艾晓明教授,「或许她能帮你。」几经辗转找到艾教授,不想艾教授非常热情,听我简单介绍了情况,她说,恐怕只能直接去找陈玉川校长了。      

七月的广州,骄阳似火,酷暑难当,矮矮胖胖的艾教授亲自带我去找校长。校长的秘书说,陈校长只有10分钟的时间接见你们。我们只好在校长办公室 等,好在有空调,艾老师不再频频拭汗,我的心情也稍稍好受一些。一会儿陈校长回来,艾老师简单介绍了情况,陈校长开始看材料,这个过程我一直紧张的盯著他 的脸部变化,心里像揣了一颗炸弹,紧张极了。
     
陈校长终于放下了材料,说:「这个案子有典型意义,我看可以做。」我小心翼翼地说,「可竞教授他们说尸体已经动过了,存放时间也长,不便再做 了。」陈校长说,「存放时间长更有挑战性嘛,他们的工作我来做,不过不能马上进行,这个月我有出差任务,起码要八月初。」      

我在心里说,感谢上帝,我成功啦!艾老师也很高兴,晚上找了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庆贺。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大连的朋友,这个好心又急性的朋友并不满 意,一再坚持要我再做工作,请陈校长马上进行尸检。我跟他争论了半个小时,论辩不休,只好苦笑:老兄,你以为我是谁?教育部长吗?我只是个小律师,怎么可 能安排堂堂中山大学副校长的日程呢。      

正在我们为尸检时间争论不休的时刻,湘潭传来更凶险的消息:政法委要强制火化黄静尸体!      

徂击尸体火化     

早晨六时我赶到长沙,跟唐远瞩律师联系,他已经在去湘潭的路上了。黄静的母亲准备了车子,我们立即去湘潭。在雨湖区政府的大门口,我见到了神交已 久的唐律师。唐律师是中律网上的第一才子,风流儒雅,文采超人,不知倾倒了多少律师网友。虽然心心相印,却是首次见面,激动的心情无法表达。      

九时三十分,雨湖区政法委组织的黄静尸体火化协调会开始,会议由政法委的两位副书记主持。参加人有雨湖区公安分局、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区教育局等单位的领导和黄静的家属以及我们两位律师。      

湘潭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胡副支队长首先通报案件情况,他的讲话主要有三个内容:一、在雨湖区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兄弟部门的帮助下,黄静案已经取 得突破,犯罪嫌疑人已被逮捕。二、案件的侦破中湘潭市公安部门排除了阻碍,顶住压力,做了大量的工作。三、因为案件已经侦破,尸体存放已无必要,可以火 化。      

政法委的两位领导接著发言,内容大略是:尸体必须在星期四以前火化。教育局组织好尸体火化,律师、家属作好配合工作,以维护稳定,出现问题要追究法律责任。      

我对公安局和政法委负责人的谈话内容感到震惊和愤怒,我说:「公安局领导认为他们对案件侦破做出了努力,我们的感觉恰恰相反。我们认为案件拖了三 个月之久才逮捕犯罪嫌疑人,实属亡羊补牢,而且没有补好。黄静案一开始就具备了重大刑事案件的立案条件,裸体死亡、不能自己形成的伤痕、男人精斑,任何一 个没有受过刑事侦查训练的人,都能得出出现奸情致死可能的结论,也就是说现场发现犯罪迹象。根据刑事侦查的一般要求,应该有分局的主管领导亲临现场指挥、 封锁现场,勘察、检验尸体,排查犯罪嫌疑人。但我们平政路派出所的公安人员和法医,草草看了一下现场,就得出自然死亡、不予立案的结论,这岂不太草率了? 由于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三个月之久,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很多原始证据已消失殆尽,要想突破本案,已经相当困难。我们在这个时候火化尸体,依靠漏洞百 出的法医鉴定,如何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其次,尸体鉴定存在严重的常识性错误,南京大学的法医鉴定意见,已经完全否定了公安的两份鉴定书,后者对死因、 体内是否存在毒物、是否存在性侵害,均没有得出符合事实和法医学逻辑的解释,尸体必须重新鉴定。再次,尸体的处置权归家属,任何机关都无权处理,这是法律 常识。况且,犯罪嫌疑人拒绝认罪,法律规定当事人在侦查、审查起诉、开庭审判三个阶段,都有权利要求对尸体重新鉴定,我们现在把尸体火化了,将来犯罪嫌疑 人申请重新鉴定,我们捧著骨灰去鉴定吗?      
我讲完以后,唐律师又做了补充发言。会议最终结果是,取消尸体火化,胡副支队长要求我与唐律师去公安局看材料,进一步协商重新鉴定的问题。      
下午在胡副支队长办公室,这位领导又收回了要我们看材料的意见,理由是犯罪嫌疑人的律师也没有看到材料。结果我们只看到了省公安厅做的复检意见书。      

对我们要求重新鉴定的问题,胡副支队长表示支持,但要请示领导同意。第二天下午五点,胡副支队长分别打电话告诉我和唐律师,领导同意并准备给我们出具鉴定委托书。      

带著这个成果,我再次坐火车赶到广州中山大学交了鉴定费,竞花兰教授向我祝贺说,你真行,居然请动了陈校长,我们也多了一次学习的机会。我心里也 很高兴,不过,竟教授接著又说,「你必须保证我们能有解剖尸体的基本条件,能看到前几次尸检的切片。否则,尸检即使做了也不会成功。」竞教授的话让我刚刚 高兴起来的心情又沉重起来。      

悲情尸检     

7月31日,黄静妈妈打电话告诉我尸检提前,法医8月1日到长沙,而公安又打电话说不同意尸检了。我本来准备8月2日、3日两天参加英语考试,只 好放弃飞赴长沙。8月1日早晨,我见到胡副支队长第一句话就说:这样不行,你开始同意了,法医也请了,机票卖好马上法医就要到了,我们不能把法医往后推, 法医五个人:三个教授,两个博士。我说全国人民现在都知道马上就要做尸检了,你现在不同意,我没法交待。胡副支队长说:你不能不让我干了,我说了也不算,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副队长。我一看不行,就去找了市公安局的杨局长,杨局长除了对网友的攻击有些情绪之外,对尸检还是支持的,当即同意了,并打电话过去给负 责的副局长。但当我们从局长那?婸马鴗銇云蠵鴗蔚??氶A胡副支队长说局长并没有给他打电话。没办法我又拨通了局长的电话,局长当面安排尸检,胡支队长才 同意了,我打了借条,到医院借了切片和肝脏组织标本。谁知晚上11点多,这个支队长又打电话过来,说不行了,「我们副局长不同意,你马上把切片送回来。」 我没有按他说的办,他又给负责尸检的教授打了电话,但我们都没有理他。      

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第二天赶到了殡仪馆,公安局没有来人配合,又没有手续。殡仪馆馆长就不同意我们做,我叫杨局长打电话给馆长,馆长还让我写了个 证明,证明确实是局长打电话同意做,害怕以后对方否认,我就写了个证明,馆长才同意。但又出现了问题,管著尸检室的人又不同意了,说这是公安局的,他们不 来人不能让你们做,把陈玉川等教授赶了出来。最后没办法,黄静的母亲下跪了,哭了半个小时,这帮人才开了门。      

在尸检室,我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尸体。这个高挑漂亮的姑娘的遗体已经高度腐败了,脸部已经腐烂、变形,眼睛凹陷,哪还是那个端庄秀丽、才华横溢 的女教师?两个多小时的尸检中我基本没有离开尸检室,我详细的观看了黄静遗体的所有伤痕,特别是颈部,皮肤剖开后有大片的皮下血迹,林教授说,这是生前外 力卡压的痕迹,这说明存在著剧烈的反抗。根据法医学常识,机械性窒息死亡鼻子和嘴角应留下伤痕,但黄静的脸部已经被水泡得发胀,连眼睛都凹陷进去了,哪还 能找到痕迹?教授们扼腕长叹:尸体怎么会保存到这个样子?      
为了安全起见,在做尸检以前,我让唐律师将切片转到了长沙。      

干律师的都知道,我打了借条,如果丢了一片就是毁灭证据,要坐牢的。法医们离开长沙后,因为是星期日,我无法送回标本。因为还要防止出现突发事 件,怕被人抢走,我一个人一手提著黄静的尸体标本,肝呀肺呀的,一手提著装切片的包,吃饭、睡觉、坐车,寸步不敢离开。一天换了两个宾馆。在宾馆里,那个 星期日的晚上,几趺缓涎鄣墓??艘灰埂?     

从那时起一连两周,晚上睡觉一闭眼,黄静已腐烂的尸体就出现在眼前,心理医生说这是强烈的刺激形成的影像。      

第二天一早,我赶到湘潭,和黄静父母一起将切片和标本送回公安局,直到公安局的法医一片一片数完,核对无误换回借条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我回到青岛。20天后,陈教授的法医鉴定出来,黄静因病死亡证据不足。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谨以此文向李健先生、艾晓明教授、宋先科先生、唐荆陵律师、温克坚先生、李英强(林江仙)先生表示敬意。他们是我在办理这个案子的过程中新结识的朋友,他们都有一颗热情、善良、果敢、正义、无所畏惧的心灵,他们将永远是我灵魂的靠山!

有关黄静案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南省、湘潭市人民代表大会呼吁书  

各位人大代表:  

我们是黄静的父母黄国华、黄淑华,现因我们的女儿湘潭市临丰小学音乐教师黄静被强奸、杀害一案向你们发出呼吁,请人民代表履行法律赋予的监督职责,督请有关部门依法办案,为我们的女儿讨还公道。

一、黄静基本情况

黄静,女、现年21岁,2003年2月24日上午,被人发现裸体死于其工作的小学宿舍,全身覆盖折叠平整的棉被,遗体(双手、双腿、胸、颈等)有 多处多类伤痕,现场的卫生纸团遗留有男性精液。当晚,其欲分手的男友姜俊武在其宿舍留宿,有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强奸等重大犯罪嫌疑。   


二、公安机关没有依法履行侦查职责

此案发生后,雨湖区公安分局并未按照重大刑事案件侦破的基本程序速派员封锁、勘察现场,仅有平政路派出所的警察到过现场,且在没有深入细致的勘察 现场、没有对尸体进行检验的情况下,仅靠雨湖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法医草草肉眼观看尸体,就以死者身上无致命伤为由,宣布排除他杀,不予立案。在我们的强烈质 疑和要求下,2月25日上午,法医才对死者进一步尸检,并初步查出了暴力性侵犯证据。可在3月6日,湘潭市公安局做出潭公检字(2003)第204号《尸 体检验鉴定书》中,却认定黄静系患心脏疾病急性发作导致急性心、肺功能衰竭瘁死,且完全否认2月25日上午的检查结论,并对死者身上的累累伤痕不作任何分 析。家属认为,黄静从来没有心肺系统疾病,因此要求复检。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3月19日对尸体进行了复检,湘潭市的三个公安法医一个也没回避,并于5月7 日做出(2003)湘公刑技第093号《法医学鉴定书》,再次认定黄静系因肺梗死引起急性心力衰竭而死亡。家属对此结论仍持异议。此间三个多月,本地公安 机关对黄静之死拒绝立案侦查,对嫌疑人姜俊武也没有采取任何强制措施。

为了查清黄静的死因,为亲人伸冤,我们奔走呼号,并向社会发出不断的呼吁和求助。此案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共鸣。6月16日,记者朱寅年在现代教育报 上率先对此案进行了进一步的报道,随后,e时代周刊、香港卫视、潇湘晨报、东方早报和千龙网等多家媒体陆续进行了报道,从而进一步引起了大众的广泛关注。

正是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公安部领导也先后对此案做出过批示,才促使黄静案进入了立案侦查阶段。姜俊武在6月2日被刑事拘留,7月8日被湘潭市检 察院批准逮捕;8月1日,姜俊武被湘潭市公安局以涉嫌强奸(中止)罪移送湘潭市检察院审查起诉,12月15日,雨湖区检察院正式向法院提起公诉。

三、法医鉴定存在严重瑕疵

由于三个多月没有立案,许多有形的犯罪证据已经销毁流失。并且,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于6月8日再次做出(2003)湘公刑技第210号《复核鉴定 意见书》,结论仍然认定黄静系肺梗死致急性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面对这一严峻形势,我们委托南京医科大学著名法医学专家对潭公检字(2003)第204号 《尸体检验鉴定书》、(2003)湘公刑技字第093号《法医学鉴定书》及湖南省公安厅(2003)刑技字第102号物证检验报告等三份鉴定书进行法 医学理论审查。结果,南京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所于7月3日出具《书证审查意见书》(南医鉴[2003]审字第16号),做出了与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完全 不同的鉴定结论:1、黄静属非正常死亡,因风心、冠心病或肺梗死瘁死根据不足;2、尸体有进一步检查的必要。

为了给侦破案情提供证据,在各方的联系帮助下,依据法定程序,黄静的家人又再委托广州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进行遗体鉴定。8月2日,由全国法医病 理委员会主任、知名的法医专家及中山大学法医学教授博导陈玉川等5名法医,在湘潭市公安局法医解剖室对黄静尸体再做检验鉴定。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8月 14日出具《司法鉴定书》(中鉴号:20032016,病理号:3029),鉴定结论认为:黄静因风湿性心脏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肺梗死致死 缺乏证据。这一结论再一次否定了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湘潭市公安局两级公安机关出具的有关黄静因病死亡的法医鉴定,排除了黄静因病而死的说法,黄静又不 可能是自杀或死于意外,从理论上讲,黄静只有一种死因,那就是他杀。这一结论也成为指证姜俊武确有故意杀人等重大犯罪嫌疑的关键证据。

四、检察院起诉意见严重背离事实,客观上起了放纵犯罪的作用

检察院起诉书称:2002年5月,经人介绍,被告人姜俊武与湘潭市临丰学校女音乐教师黄静认识,俩人在随后的交往中确立了恋爱关系。2003年 2月24日凌晨3点左右,姜俊武在临丰学校黄静的宿舍内与黄同睡一床,姜俊武提出与黄静发生性关系,黄不同意。姜俊武强行要与黄性交,黄静夹紧双腿反抗, 姜俊武用双手扳黄的下肢,企图扳开黄的双腿,黄仍不从,被告人姜俊武便放弃奸淫。当日早晨,黄静因病死亡。  

起诉书刻意抹杀姜的性暴力行为与黄静之死之间不可推脱的关系。为此,我们严正声明:

(一)、我们的女儿黄静一向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疾病,正值21岁青春年华,绝无可能一夜之间染上暴病身亡。我们女儿遗体上所留的斑斑伤痕,全都证明她是因姜俊武的性暴力侵犯而丧失生命。

(二)、南京医科大学、广州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的法医专家,运用大量的证据和科学严谨的论证,一致否定我们女儿黄静因病死亡的结论。湘潭市雨湖 区检察院没有理由排除南京医科大学和广州中山大学的法医鉴定;湖南公安部门关于黄静死于心脏病、肺梗死的结论自相矛盾,不负责任;采用这种无法自圆其说的 法医鉴定,其实质是包庇犯罪嫌疑人。

(三)、根据现场勘验情况、黄静身体及脖颈上的伤痕以及被告人的供述,结合中山大学、南京医科大学的法医鉴定考虑,黄静显然是在反抗姜俊武强奸的过程中,被姜俊武暴力窒息而死,被告人姜俊武有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和强奸致人死命罪的犯罪嫌疑。

(四)、起诉书称黄静与被告人姜俊武为恋爱关系,这不符合事实;黄静日记证明黄静生前已发现姜俊武恶劣品行,决定与其解除恋爱关系。起诉书称姜俊 武自动中止强奸的结论与现场勘验情况不符,现场发现的精斑和黄静外阴被擦伤的事实表明,他不仅完成了强奸行为,而且因为他的暴力侵犯导致黄静当场身亡;所 谓强奸中止根本不能成立。

尊敬的各位人大代表,根据生活常识,一个一向身体健康,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如何可能在没有受到严重暴力侵犯的情况下一夜暴亡?可是偏偏我们的检 察机关就相信这种连三岁的小孩都欺骗不了的鬼话。在他们眼里,我们女儿遗体上的斑斑伤痕、留在现场的男性秽物、被伪装的现场衣被、南京大学、中山大学的权 威法医鉴定,统统不值得相信。只有犯罪嫌疑人的漏洞百出、互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的狡辩成了唯一的真理,这哪是在追究犯罪,分明是在为罪犯开脱。已经有人 扬言,检察院如此起诉,被告人姜俊武肯定无罪开释,因为姜俊武的行为与其说强奸,不如说求奸,请看检察院的逻辑:黄静、姜俊武是恋人,两人同睡一 床,姜提出要发生关系,黄不同意,姜虽然坚持但并未采取暴烈行动,遭遇抵制后即自动放弃。这些日常生活中大量发生在夫妻、恋人之间的生活事实,哪能够成立 犯罪?检察院如此起诉,难道不是有意放纵犯罪吗?

如果说检察院起诉书讲的就是事实,那么如何解释黄静不能自己形成的包括腿上、脖颈上的斑斑伤痕?如何解释现场的七团精液?如何解释年轻健康女孩的无疾而终?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我们的女儿虽然死了,但她的遗体会说话,她的冤魂会说话,就看我们的人民代表要不要问,要不要听!      

一对心力交瘁、肝肠寸断的父母:黄国华、黄淑华

2004年1月2日

附:悲情尸检─黄静案遗体解剖鉴定侧记


作者:刘路


七月初,我在青岛的华青别墅校对文稿,接到一位大连网友的电话,他希望我能为黄静案推荐一位湖南籍的代理律师,我推荐了中律网上认识的唐远瞩律师 和刘华玲律师。刘律师由青岛的张海律师负责联系,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接受委托。唐律师则由我亲自做工作,接下了此案。      

不久,大连的朋友又来电话,他说黄静案的关键在于尸检结果,前两次由公安做出的结论都不理想,希望我能协助唐律师,具体做法是由我出面委托中山大 学主持过孙志刚案尸检的专家到湘潭对黄静遗体再做尸检,以求查明死亡真相。此时,我正与长春罗永忠的家属联系为罗永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准备去 长春会见罗永忠,朋友一再坚持要我看一下黄静案的网上材料,他认为,这个案子对推动国家法医学鉴定制度改革的社会影响,不会小于孙志刚案。我连夜看完了这 个案子的所有网上资料,决定代理此案。      

其时,我的律师证尚在省司法厅注册,能否拿回来心里根本没有数。每年这个时候,好事的「同行们」总会给省厅寄上几封匿名投诉信,害得我被调查几个 月,等完全洗清「罪状」才能拿回律师证。好在今年投诉信晚到了几天,我的证已被所里安全领回,我一到济南就拿到新证,一高兴,请所里的小王、孙姐喝啤酒以 示庆贺。      

7月13日下午四时,我从济南启程,经郑州转车,14日晚到长沙,在车站见到黄静的母亲黄淑华和妹妹黄惠芳,办好委托书,一小时后,重新坐上了赴广州的火车。      

艰难的委托     

到达广州已是十二号上午八时。我从火车站直接打的去了中山大学医学院,不想要找的竞花兰副教授正在开会,等了几个小时,会议终于开完,教授却说经 集体研究不能接受委托,因为尸体已搞过多少次鉴定,很难有新的发现,而孙志刚的案子一开始就是请了中山大学做的鉴定,所以相对容易,对黄静案他们无能为 力。      

大连的朋友让我去找中大的艾晓明教授,「或许她能帮你。」几经辗转找到艾教授,不想艾教授非常热情,听我简单介绍了情况,她说,恐怕只能直接去找陈玉川校长了。      

七月的广州,骄阳似火,酷暑难当,矮矮胖胖的艾教授亲自带我去找校长。校长的秘书说,陈校长只有10分钟的时间接见你们。我们只好在校长办公室 等,好在有空调,艾老师不再频频拭汗,我的心情也稍稍好受一些。一会儿陈校长回来,艾老师简单介绍了情况,陈校长开始看材料,这个过程我一直紧张的盯著他 的脸部变化,心里像揣了一颗炸弹,紧张极了。
     
陈校长终于放下了材料,说:「这个案子有典型意义,我看可以做。」我小心翼翼地说,「可竞教授他们说尸体已经动过了,存放时间也长,不便再做 了。」陈校长说,「存放时间长更有挑战性嘛,他们的工作我来做,不过不能马上进行,这个月我有出差任务,起码要八月初。」      

我在心里说,感谢上帝,我成功啦!艾老师也很高兴,晚上找了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庆贺。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大连的朋友,这个好心又急性的朋友并不满 意,一再坚持要我再做工作,请陈校长马上进行尸检。我跟他争论了半个小时,论辩不休,只好苦笑:老兄,你以为我是谁?教育部长吗?我只是个小律师,怎么可 能安排堂堂中山大学副校长的日程呢。      

正在我们为尸检时间争论不休的时刻,湘潭传来更凶险的消息:政法委要强制火化黄静尸体!      

徂击尸体火化     

早晨六时我赶到长沙,跟唐远瞩律师联系,他已经在去湘潭的路上了。黄静的母亲准备了车子,我们立即去湘潭。在雨湖区政府的大门口,我见到了神交已 久的唐律师。唐律师是中律网上的第一才子,风流儒雅,文采超人,不知倾倒了多少律师网友。虽然心心相印,却是首次见面,激动的心情无法表达。      

九时三十分,雨湖区政法委组织的黄静尸体火化协调会开始,会议由政法委的两位副书记主持。参加人有雨湖区公安分局、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区教育局等单位的领导和黄静的家属以及我们两位律师。      

湘潭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胡副支队长首先通报案件情况,他的讲话主要有三个内容:一、在雨湖区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兄弟部门的帮助下,黄静案已经取 得突破,犯罪嫌疑人已被逮捕。二、案件的侦破中湘潭市公安部门排除了阻碍,顶住压力,做了大量的工作。三、因为案件已经侦破,尸体存放已无必要,可以火 化。      

政法委的两位领导接著发言,内容大略是:尸体必须在星期四以前火化。教育局组织好尸体火化,律师、家属作好配合工作,以维护稳定,出现问题要追究法律责任。      

我对公安局和政法委负责人的谈话内容感到震惊和愤怒,我说:「公安局领导认为他们对案件侦破做出了努力,我们的感觉恰恰相反。我们认为案件拖了三 个月之久才逮捕犯罪嫌疑人,实属亡羊补牢,而且没有补好。黄静案一开始就具备了重大刑事案件的立案条件,裸体死亡、不能自己形成的伤痕、男人精斑,任何一 个没有受过刑事侦查训练的人,都能得出出现奸情致死可能的结论,也就是说现场发现犯罪迹象。根据刑事侦查的一般要求,应该有分局的主管领导亲临现场指挥、 封锁现场,勘察、检验尸体,排查犯罪嫌疑人。但我们平政路派出所的公安人员和法医,草草看了一下现场,就得出自然死亡、不予立案的结论,这岂不太草率了? 由于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三个月之久,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很多原始证据已消失殆尽,要想突破本案,已经相当困难。我们在这个时候火化尸体,依靠漏洞百 出的法医鉴定,如何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其次,尸体鉴定存在严重的常识性错误,南京大学的法医鉴定意见,已经完全否定了公安的两份鉴定书,后者对死因、 体内是否存在毒物、是否存在性侵害,均没有得出符合事实和法医学逻辑的解释,尸体必须重新鉴定。再次,尸体的处置权归家属,任何机关都无权处理,这是法律 常识。况且,犯罪嫌疑人拒绝认罪,法律规定当事人在侦查、审查起诉、开庭审判三个阶段,都有权利要求对尸体重新鉴定,我们现在把尸体火化了,将来犯罪嫌疑 人申请重新鉴定,我们捧著骨灰去鉴定吗?      
我讲完以后,唐律师又做了补充发言。会议最终结果是,取消尸体火化,胡副支队长要求我与唐律师去公安局看材料,进一步协商重新鉴定的问题。      
下午在胡副支队长办公室,这位领导又收回了要我们看材料的意见,理由是犯罪嫌疑人的律师也没有看到材料。结果我们只看到了省公安厅做的复检意见书。      

对我们要求重新鉴定的问题,胡副支队长表示支持,但要请示领导同意。第二天下午五点,胡副支队长分别打电话告诉我和唐律师,领导同意并准备给我们出具鉴定委托书。      

带著这个成果,我再次坐火车赶到广州中山大学交了鉴定费,竞花兰教授向我祝贺说,你真行,居然请动了陈校长,我们也多了一次学习的机会。我心里也 很高兴,不过,竟教授接著又说,「你必须保证我们能有解剖尸体的基本条件,能看到前几次尸检的切片。否则,尸检即使做了也不会成功。」竞教授的话让我刚刚 高兴起来的心情又沉重起来。      

悲情尸检     

7月31日,黄静妈妈打电话告诉我尸检提前,法医8月1日到长沙,而公安又打电话说不同意尸检了。我本来准备8月2日、3日两天参加英语考试,只 好放弃飞赴长沙。8月1日早晨,我见到胡副支队长第一句话就说:这样不行,你开始同意了,法医也请了,机票卖好马上法医就要到了,我们不能把法医往后推, 法医五个人:三个教授,两个博士。我说全国人民现在都知道马上就要做尸检了,你现在不同意,我没法交待。胡副支队长说:你不能不让我干了,我说了也不算,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副队长。我一看不行,就去找了市公安局的杨局长,杨局长除了对网友的攻击有些情绪之外,对尸检还是支持的,当即同意了,并打电话过去给负 责的副局长。但当我们从局长那?婸马鴗銇云蠵鴗蔚??氶A胡副支队长说局长并没有给他打电话。没办法我又拨通了局长的电话,局长当面安排尸检,胡支队长才 同意了,我打了借条,到医院借了切片和肝脏组织标本。谁知晚上11点多,这个支队长又打电话过来,说不行了,「我们副局长不同意,你马上把切片送回来。」 我没有按他说的办,他又给负责尸检的教授打了电话,但我们都没有理他。      

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第二天赶到了殡仪馆,公安局没有来人配合,又没有手续。殡仪馆馆长就不同意我们做,我叫杨局长打电话给馆长,馆长还让我写了个 证明,证明确实是局长打电话同意做,害怕以后对方否认,我就写了个证明,馆长才同意。但又出现了问题,管著尸检室的人又不同意了,说这是公安局的,他们不 来人不能让你们做,把陈玉川等教授赶了出来。最后没办法,黄静的母亲下跪了,哭了半个小时,这帮人才开了门。      

在尸检室,我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尸体。这个高挑漂亮的姑娘的遗体已经高度腐败了,脸部已经腐烂、变形,眼睛凹陷,哪还是那个端庄秀丽、才华横溢 的女教师?两个多小时的尸检中我基本没有离开尸检室,我详细的观看了黄静遗体的所有伤痕,特别是颈部,皮肤剖开后有大片的皮下血迹,林教授说,这是生前外 力卡压的痕迹,这说明存在著剧烈的反抗。根据法医学常识,机械性窒息死亡鼻子和嘴角应留下伤痕,但黄静的脸部已经被水泡得发胀,连眼睛都凹陷进去了,哪还 能找到痕迹?教授们扼腕长叹:尸体怎么会保存到这个样子?      
为了安全起见,在做尸检以前,我让唐律师将切片转到了长沙。      

干律师的都知道,我打了借条,如果丢了一片就是毁灭证据,要坐牢的。法医们离开长沙后,因为是星期日,我无法送回标本。因为还要防止出现突发事 件,怕被人抢走,我一个人一手提著黄静的尸体标本,肝呀肺呀的,一手提著装切片的包,吃饭、睡觉、坐车,寸步不敢离开。一天换了两个宾馆。在宾馆里,那个 星期日的晚上,几趺缓涎鄣墓??艘灰埂?     

从那时起一连两周,晚上睡觉一闭眼,黄静已腐烂的尸体就出现在眼前,心理医生说这是强烈的刺激形成的影像。      

第二天一早,我赶到湘潭,和黄静父母一起将切片和标本送回公安局,直到公安局的法医一片一片数完,核对无误换回借条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我回到青岛。20天后,陈教授的法医鉴定出来,黄静因病死亡证据不足。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谨以此文向李健先生、艾晓明教授、宋先科先生、唐荆陵律师、温克坚先生、李英强(林江仙)先生表示敬意。他们是我在办理这个案子的过程中新结识的朋友,他们都有一颗热情、善良、果敢、正义、无所畏惧的心灵,他们将永远是我灵魂的靠山!

有关黄静案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南省、湘潭市人民代表大会呼吁书  

各位人大代表:  

我们是黄静的父母黄国华、黄淑华,现因我们的女儿湘潭市临丰小学音乐教师黄静被强奸、杀害一案向你们发出呼吁,请人民代表履行法律赋予的监督职责,督请有关部门依法办案,为我们的女儿讨还公道。

一、黄静基本情况

黄静,女、现年21岁,2003年2月24日上午,被人发现裸体死于其工作的小学宿舍,全身覆盖折叠平整的棉被,遗体(双手、双腿、胸、颈等)有 多处多类伤痕,现场的卫生纸团遗留有男性精液。当晚,其欲分手的男友姜俊武在其宿舍留宿,有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强奸等重大犯罪嫌疑。   


二、公安机关没有依法履行侦查职责

此案发生后,雨湖区公安分局并未按照重大刑事案件侦破的基本程序速派员封锁、勘察现场,仅有平政路派出所的警察到过现场,且在没有深入细致的勘察 现场、没有对尸体进行检验的情况下,仅靠雨湖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法医草草肉眼观看尸体,就以死者身上无致命伤为由,宣布排除他杀,不予立案。在我们的强烈质 疑和要求下,2月25日上午,法医才对死者进一步尸检,并初步查出了暴力性侵犯证据。可在3月6日,湘潭市公安局做出潭公检字(2003)第204号《尸 体检验鉴定书》中,却认定黄静系患心脏疾病急性发作导致急性心、肺功能衰竭瘁死,且完全否认2月25日上午的检查结论,并对死者身上的累累伤痕不作任何分 析。家属认为,黄静从来没有心肺系统疾病,因此要求复检。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3月19日对尸体进行了复检,湘潭市的三个公安法医一个也没回避,并于5月7 日做出(2003)湘公刑技第093号《法医学鉴定书》,再次认定黄静系因肺梗死引起急性心力衰竭而死亡。家属对此结论仍持异议。此间三个多月,本地公安 机关对黄静之死拒绝立案侦查,对嫌疑人姜俊武也没有采取任何强制措施。

为了查清黄静的死因,为亲人伸冤,我们奔走呼号,并向社会发出不断的呼吁和求助。此案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共鸣。6月16日,记者朱寅年在现代教育报 上率先对此案进行了进一步的报道,随后,e时代周刊、香港卫视、潇湘晨报、东方早报和千龙网等多家媒体陆续进行了报道,从而进一步引起了大众的广泛关注。

正是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公安部领导也先后对此案做出过批示,才促使黄静案进入了立案侦查阶段。姜俊武在6月2日被刑事拘留,7月8日被湘潭市检 察院批准逮捕;8月1日,姜俊武被湘潭市公安局以涉嫌强奸(中止)罪移送湘潭市检察院审查起诉,12月15日,雨湖区检察院正式向法院提起公诉。

三、法医鉴定存在严重瑕疵

由于三个多月没有立案,许多有形的犯罪证据已经销毁流失。并且,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于6月8日再次做出(2003)湘公刑技第210号《复核鉴定 意见书》,结论仍然认定黄静系肺梗死致急性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面对这一严峻形势,我们委托南京医科大学著名法医学专家对潭公检字(2003)第204号 《尸体检验鉴定书》、(2003)湘公刑技字第093号《法医学鉴定书》及湖南省公安厅(2003)刑技字第102号物证检验报告等三份鉴定书进行法 医学理论审查。结果,南京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所于7月3日出具《书证审查意见书》(南医鉴[2003]审字第16号),做出了与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完全 不同的鉴定结论:1、黄静属非正常死亡,因风心、冠心病或肺梗死瘁死根据不足;2、尸体有进一步检查的必要。

为了给侦破案情提供证据,在各方的联系帮助下,依据法定程序,黄静的家人又再委托广州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进行遗体鉴定。8月2日,由全国法医病 理委员会主任、知名的法医专家及中山大学法医学教授博导陈玉川等5名法医,在湘潭市公安局法医解剖室对黄静尸体再做检验鉴定。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8月 14日出具《司法鉴定书》(中鉴号:20032016,病理号:3029),鉴定结论认为:黄静因风湿性心脏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肺梗死致死 缺乏证据。这一结论再一次否定了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湘潭市公安局两级公安机关出具的有关黄静因病死亡的法医鉴定,排除了黄静因病而死的说法,黄静又不 可能是自杀或死于意外,从理论上讲,黄静只有一种死因,那就是他杀。这一结论也成为指证姜俊武确有故意杀人等重大犯罪嫌疑的关键证据。

四、检察院起诉意见严重背离事实,客观上起了放纵犯罪的作用

检察院起诉书称:2002年5月,经人介绍,被告人姜俊武与湘潭市临丰学校女音乐教师黄静认识,俩人在随后的交往中确立了恋爱关系。2003年 2月24日凌晨3点左右,姜俊武在临丰学校黄静的宿舍内与黄同睡一床,姜俊武提出与黄静发生性关系,黄不同意。姜俊武强行要与黄性交,黄静夹紧双腿反抗, 姜俊武用双手扳黄的下肢,企图扳开黄的双腿,黄仍不从,被告人姜俊武便放弃奸淫。当日早晨,黄静因病死亡。  

起诉书刻意抹杀姜的性暴力行为与黄静之死之间不可推脱的关系。为此,我们严正声明:

(一)、我们的女儿黄静一向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疾病,正值21岁青春年华,绝无可能一夜之间染上暴病身亡。我们女儿遗体上所留的斑斑伤痕,全都证明她是因姜俊武的性暴力侵犯而丧失生命。

(二)、南京医科大学、广州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的法医专家,运用大量的证据和科学严谨的论证,一致否定我们女儿黄静因病死亡的结论。湘潭市雨湖 区检察院没有理由排除南京医科大学和广州中山大学的法医鉴定;湖南公安部门关于黄静死于心脏病、肺梗死的结论自相矛盾,不负责任;采用这种无法自圆其说的 法医鉴定,其实质是包庇犯罪嫌疑人。

(三)、根据现场勘验情况、黄静身体及脖颈上的伤痕以及被告人的供述,结合中山大学、南京医科大学的法医鉴定考虑,黄静显然是在反抗姜俊武强奸的过程中,被姜俊武暴力窒息而死,被告人姜俊武有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和强奸致人死命罪的犯罪嫌疑。

(四)、起诉书称黄静与被告人姜俊武为恋爱关系,这不符合事实;黄静日记证明黄静生前已发现姜俊武恶劣品行,决定与其解除恋爱关系。起诉书称姜俊 武自动中止强奸的结论与现场勘验情况不符,现场发现的精斑和黄静外阴被擦伤的事实表明,他不仅完成了强奸行为,而且因为他的暴力侵犯导致黄静当场身亡;所 谓强奸中止根本不能成立。

尊敬的各位人大代表,根据生活常识,一个一向身体健康,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如何可能在没有受到严重暴力侵犯的情况下一夜暴亡?可是偏偏我们的检 察机关就相信这种连三岁的小孩都欺骗不了的鬼话。在他们眼里,我们女儿遗体上的斑斑伤痕、留在现场的男性秽物、被伪装的现场衣被、南京大学、中山大学的权 威法医鉴定,统统不值得相信。只有犯罪嫌疑人的漏洞百出、互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的狡辩成了唯一的真理,这哪是在追究犯罪,分明是在为罪犯开脱。已经有人 扬言,检察院如此起诉,被告人姜俊武肯定无罪开释,因为姜俊武的行为与其说强奸,不如说求奸,请看检察院的逻辑:黄静、姜俊武是恋人,两人同睡一 床,姜提出要发生关系,黄不同意,姜虽然坚持但并未采取暴烈行动,遭遇抵制后即自动放弃。这些日常生活中大量发生在夫妻、恋人之间的生活事实,哪能够成立 犯罪?检察院如此起诉,难道不是有意放纵犯罪吗?

如果说检察院起诉书讲的就是事实,那么如何解释黄静不能自己形成的包括腿上、脖颈上的斑斑伤痕?如何解释现场的七团精液?如何解释年轻健康女孩的无疾而终?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我们的女儿虽然死了,但她的遗体会说话,她的冤魂会说话,就看我们的人民代表要不要问,要不要听!      

一对心力交瘁、肝肠寸断的父母:黄国华、黄淑华

2004年1月2日

附:悲情尸检─黄静案遗体解剖鉴定侧记


作者:刘路


七月初,我在青岛的华青别墅校对文稿,接到一位大连网友的电话,他希望我能为黄静案推荐一位湖南籍的代理律师,我推荐了中律网上认识的唐远瞩律师 和刘华玲律师。刘律师由青岛的张海律师负责联系,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接受委托。唐律师则由我亲自做工作,接下了此案。      

不久,大连的朋友又来电话,他说黄静案的关键在于尸检结果,前两次由公安做出的结论都不理想,希望我能协助唐律师,具体做法是由我出面委托中山大 学主持过孙志刚案尸检的专家到湘潭对黄静遗体再做尸检,以求查明死亡真相。此时,我正与长春罗永忠的家属联系为罗永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准备去 长春会见罗永忠,朋友一再坚持要我看一下黄静案的网上材料,他认为,这个案子对推动国家法医学鉴定制度改革的社会影响,不会小于孙志刚案。我连夜看完了这 个案子的所有网上资料,决定代理此案。      

其时,我的律师证尚在省司法厅注册,能否拿回来心里根本没有数。每年这个时候,好事的「同行们」总会给省厅寄上几封匿名投诉信,害得我被调查几个 月,等完全洗清「罪状」才能拿回律师证。好在今年投诉信晚到了几天,我的证已被所里安全领回,我一到济南就拿到新证,一高兴,请所里的小王、孙姐喝啤酒以 示庆贺。      

7月13日下午四时,我从济南启程,经郑州转车,14日晚到长沙,在车站见到黄静的母亲黄淑华和妹妹黄惠芳,办好委托书,一小时后,重新坐上了赴广州的火车。      

艰难的委托     

到达广州已是十二号上午八时。我从火车站直接打的去了中山大学医学院,不想要找的竞花兰副教授正在开会,等了几个小时,会议终于开完,教授却说经 集体研究不能接受委托,因为尸体已搞过多少次鉴定,很难有新的发现,而孙志刚的案子一开始就是请了中山大学做的鉴定,所以相对容易,对黄静案他们无能为 力。      

大连的朋友让我去找中大的艾晓明教授,「或许她能帮你。」几经辗转找到艾教授,不想艾教授非常热情,听我简单介绍了情况,她说,恐怕只能直接去找陈玉川校长了。      

七月的广州,骄阳似火,酷暑难当,矮矮胖胖的艾教授亲自带我去找校长。校长的秘书说,陈校长只有10分钟的时间接见你们。我们只好在校长办公室 等,好在有空调,艾老师不再频频拭汗,我的心情也稍稍好受一些。一会儿陈校长回来,艾老师简单介绍了情况,陈校长开始看材料,这个过程我一直紧张的盯著他 的脸部变化,心里像揣了一颗炸弹,紧张极了。
     
陈校长终于放下了材料,说:「这个案子有典型意义,我看可以做。」我小心翼翼地说,「可竞教授他们说尸体已经动过了,存放时间也长,不便再做 了。」陈校长说,「存放时间长更有挑战性嘛,他们的工作我来做,不过不能马上进行,这个月我有出差任务,起码要八月初。」      

我在心里说,感谢上帝,我成功啦!艾老师也很高兴,晚上找了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庆贺。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大连的朋友,这个好心又急性的朋友并不满 意,一再坚持要我再做工作,请陈校长马上进行尸检。我跟他争论了半个小时,论辩不休,只好苦笑:老兄,你以为我是谁?教育部长吗?我只是个小律师,怎么可 能安排堂堂中山大学副校长的日程呢。      

正在我们为尸检时间争论不休的时刻,湘潭传来更凶险的消息:政法委要强制火化黄静尸体!      

徂击尸体火化     

早晨六时我赶到长沙,跟唐远瞩律师联系,他已经在去湘潭的路上了。黄静的母亲准备了车子,我们立即去湘潭。在雨湖区政府的大门口,我见到了神交已 久的唐律师。唐律师是中律网上的第一才子,风流儒雅,文采超人,不知倾倒了多少律师网友。虽然心心相印,却是首次见面,激动的心情无法表达。      

九时三十分,雨湖区政法委组织的黄静尸体火化协调会开始,会议由政法委的两位副书记主持。参加人有雨湖区公安分局、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区教育局等单位的领导和黄静的家属以及我们两位律师。      

湘潭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胡副支队长首先通报案件情况,他的讲话主要有三个内容:一、在雨湖区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兄弟部门的帮助下,黄静案已经取 得突破,犯罪嫌疑人已被逮捕。二、案件的侦破中湘潭市公安部门排除了阻碍,顶住压力,做了大量的工作。三、因为案件已经侦破,尸体存放已无必要,可以火 化。      

政法委的两位领导接著发言,内容大略是:尸体必须在星期四以前火化。教育局组织好尸体火化,律师、家属作好配合工作,以维护稳定,出现问题要追究法律责任。      

我对公安局和政法委负责人的谈话内容感到震惊和愤怒,我说:「公安局领导认为他们对案件侦破做出了努力,我们的感觉恰恰相反。我们认为案件拖了三 个月之久才逮捕犯罪嫌疑人,实属亡羊补牢,而且没有补好。黄静案一开始就具备了重大刑事案件的立案条件,裸体死亡、不能自己形成的伤痕、男人精斑,任何一 个没有受过刑事侦查训练的人,都能得出出现奸情致死可能的结论,也就是说现场发现犯罪迹象。根据刑事侦查的一般要求,应该有分局的主管领导亲临现场指挥、 封锁现场,勘察、检验尸体,排查犯罪嫌疑人。但我们平政路派出所的公安人员和法医,草草看了一下现场,就得出自然死亡、不予立案的结论,这岂不太草率了? 由于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三个月之久,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很多原始证据已消失殆尽,要想突破本案,已经相当困难。我们在这个时候火化尸体,依靠漏洞百 出的法医鉴定,如何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其次,尸体鉴定存在严重的常识性错误,南京大学的法医鉴定意见,已经完全否定了公安的两份鉴定书,后者对死因、 体内是否存在毒物、是否存在性侵害,均没有得出符合事实和法医学逻辑的解释,尸体必须重新鉴定。再次,尸体的处置权归家属,任何机关都无权处理,这是法律 常识。况且,犯罪嫌疑人拒绝认罪,法律规定当事人在侦查、审查起诉、开庭审判三个阶段,都有权利要求对尸体重新鉴定,我们现在把尸体火化了,将来犯罪嫌疑 人申请重新鉴定,我们捧著骨灰去鉴定吗?      
我讲完以后,唐律师又做了补充发言。会议最终结果是,取消尸体火化,胡副支队长要求我与唐律师去公安局看材料,进一步协商重新鉴定的问题。      
下午在胡副支队长办公室,这位领导又收回了要我们看材料的意见,理由是犯罪嫌疑人的律师也没有看到材料。结果我们只看到了省公安厅做的复检意见书。      

对我们要求重新鉴定的问题,胡副支队长表示支持,但要请示领导同意。第二天下午五点,胡副支队长分别打电话告诉我和唐律师,领导同意并准备给我们出具鉴定委托书。      

带著这个成果,我再次坐火车赶到广州中山大学交了鉴定费,竞花兰教授向我祝贺说,你真行,居然请动了陈校长,我们也多了一次学习的机会。我心里也 很高兴,不过,竟教授接著又说,「你必须保证我们能有解剖尸体的基本条件,能看到前几次尸检的切片。否则,尸检即使做了也不会成功。」竞教授的话让我刚刚 高兴起来的心情又沉重起来。      

悲情尸检     

7月31日,黄静妈妈打电话告诉我尸检提前,法医8月1日到长沙,而公安又打电话说不同意尸检了。我本来准备8月2日、3日两天参加英语考试,只 好放弃飞赴长沙。8月1日早晨,我见到胡副支队长第一句话就说:这样不行,你开始同意了,法医也请了,机票卖好马上法医就要到了,我们不能把法医往后推, 法医五个人:三个教授,两个博士。我说全国人民现在都知道马上就要做尸检了,你现在不同意,我没法交待。胡副支队长说:你不能不让我干了,我说了也不算,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副队长。我一看不行,就去找了市公安局的杨局长,杨局长除了对网友的攻击有些情绪之外,对尸检还是支持的,当即同意了,并打电话过去给负 责的副局长。但当我们从局长那?婸马鴗銇云蠵鴗蔚??氶A胡副支队长说局长并没有给他打电话。没办法我又拨通了局长的电话,局长当面安排尸检,胡支队长才 同意了,我打了借条,到医院借了切片和肝脏组织标本。谁知晚上11点多,这个支队长又打电话过来,说不行了,「我们副局长不同意,你马上把切片送回来。」 我没有按他说的办,他又给负责尸检的教授打了电话,但我们都没有理他。      

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第二天赶到了殡仪馆,公安局没有来人配合,又没有手续。殡仪馆馆长就不同意我们做,我叫杨局长打电话给馆长,馆长还让我写了个 证明,证明确实是局长打电话同意做,害怕以后对方否认,我就写了个证明,馆长才同意。但又出现了问题,管著尸检室的人又不同意了,说这是公安局的,他们不 来人不能让你们做,把陈玉川等教授赶了出来。最后没办法,黄静的母亲下跪了,哭了半个小时,这帮人才开了门。      

在尸检室,我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尸体。这个高挑漂亮的姑娘的遗体已经高度腐败了,脸部已经腐烂、变形,眼睛凹陷,哪还是那个端庄秀丽、才华横溢 的女教师?两个多小时的尸检中我基本没有离开尸检室,我详细的观看了黄静遗体的所有伤痕,特别是颈部,皮肤剖开后有大片的皮下血迹,林教授说,这是生前外 力卡压的痕迹,这说明存在著剧烈的反抗。根据法医学常识,机械性窒息死亡鼻子和嘴角应留下伤痕,但黄静的脸部已经被水泡得发胀,连眼睛都凹陷进去了,哪还 能找到痕迹?教授们扼腕长叹:尸体怎么会保存到这个样子?      
为了安全起见,在做尸检以前,我让唐律师将切片转到了长沙。      

干律师的都知道,我打了借条,如果丢了一片就是毁灭证据,要坐牢的。法医们离开长沙后,因为是星期日,我无法送回标本。因为还要防止出现突发事 件,怕被人抢走,我一个人一手提著黄静的尸体标本,肝呀肺呀的,一手提著装切片的包,吃饭、睡觉、坐车,寸步不敢离开。一天换了两个宾馆。在宾馆里,那个 星期日的晚上,几趺缓涎鄣墓??艘灰埂?     

从那时起一连两周,晚上睡觉一闭眼,黄静已腐烂的尸体就出现在眼前,心理医生说这是强烈的刺激形成的影像。      

第二天一早,我赶到湘潭,和黄静父母一起将切片和标本送回公安局,直到公安局的法医一片一片数完,核对无误换回借条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我回到青岛。20天后,陈教授的法医鉴定出来,黄静因病死亡证据不足。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谨以此文向李健先生、艾晓明教授、宋先科先生、唐荆陵律师、温克坚先生、李英强(林江仙)先生表示敬意。他们是我在办理这个案子的过程中新结识的朋友,他们都有一颗热情、善良、果敢、正义、无所畏惧的心灵,他们将永远是我灵魂的靠山!

有关黄静案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南省、湘潭市人民代表大会呼吁书  

各位人大代表:  

我们是黄静的父母黄国华、黄淑华,现因我们的女儿湘潭市临丰小学音乐教师黄静被强奸、杀害一案向你们发出呼吁,请人民代表履行法律赋予的监督职责,督请有关部门依法办案,为我们的女儿讨还公道。

一、黄静基本情况

黄静,女、现年21岁,2003年2月24日上午,被人发现裸体死于其工作的小学宿舍,全身覆盖折叠平整的棉被,遗体(双手、双腿、胸、颈等)有 多处多类伤痕,现场的卫生纸团遗留有男性精液。当晚,其欲分手的男友姜俊武在其宿舍留宿,有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强奸等重大犯罪嫌疑。   


二、公安机关没有依法履行侦查职责

此案发生后,雨湖区公安分局并未按照重大刑事案件侦破的基本程序速派员封锁、勘察现场,仅有平政路派出所的警察到过现场,且在没有深入细致的勘察 现场、没有对尸体进行检验的情况下,仅靠雨湖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法医草草肉眼观看尸体,就以死者身上无致命伤为由,宣布排除他杀,不予立案。在我们的强烈质 疑和要求下,2月25日上午,法医才对死者进一步尸检,并初步查出了暴力性侵犯证据。可在3月6日,湘潭市公安局做出潭公检字(2003)第204号《尸 体检验鉴定书》中,却认定黄静系患心脏疾病急性发作导致急性心、肺功能衰竭瘁死,且完全否认2月25日上午的检查结论,并对死者身上的累累伤痕不作任何分 析。家属认为,黄静从来没有心肺系统疾病,因此要求复检。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3月19日对尸体进行了复检,湘潭市的三个公安法医一个也没回避,并于5月7 日做出(2003)湘公刑技第093号《法医学鉴定书》,再次认定黄静系因肺梗死引起急性心力衰竭而死亡。家属对此结论仍持异议。此间三个多月,本地公安 机关对黄静之死拒绝立案侦查,对嫌疑人姜俊武也没有采取任何强制措施。

为了查清黄静的死因,为亲人伸冤,我们奔走呼号,并向社会发出不断的呼吁和求助。此案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共鸣。6月16日,记者朱寅年在现代教育报 上率先对此案进行了进一步的报道,随后,e时代周刊、香港卫视、潇湘晨报、东方早报和千龙网等多家媒体陆续进行了报道,从而进一步引起了大众的广泛关注。

正是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公安部领导也先后对此案做出过批示,才促使黄静案进入了立案侦查阶段。姜俊武在6月2日被刑事拘留,7月8日被湘潭市检 察院批准逮捕;8月1日,姜俊武被湘潭市公安局以涉嫌强奸(中止)罪移送湘潭市检察院审查起诉,12月15日,雨湖区检察院正式向法院提起公诉。

三、法医鉴定存在严重瑕疵

由于三个多月没有立案,许多有形的犯罪证据已经销毁流失。并且,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于6月8日再次做出(2003)湘公刑技第210号《复核鉴定 意见书》,结论仍然认定黄静系肺梗死致急性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面对这一严峻形势,我们委托南京医科大学著名法医学专家对潭公检字(2003)第204号 《尸体检验鉴定书》、(2003)湘公刑技字第093号《法医学鉴定书》及湖南省公安厅(2003)刑技字第102号物证检验报告等三份鉴定书进行法 医学理论审查。结果,南京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所于7月3日出具《书证审查意见书》(南医鉴[2003]审字第16号),做出了与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完全 不同的鉴定结论:1、黄静属非正常死亡,因风心、冠心病或肺梗死瘁死根据不足;2、尸体有进一步检查的必要。

为了给侦破案情提供证据,在各方的联系帮助下,依据法定程序,黄静的家人又再委托广州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进行遗体鉴定。8月2日,由全国法医病 理委员会主任、知名的法医专家及中山大学法医学教授博导陈玉川等5名法医,在湘潭市公安局法医解剖室对黄静尸体再做检验鉴定。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8月 14日出具《司法鉴定书》(中鉴号:20032016,病理号:3029),鉴定结论认为:黄静因风湿性心脏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肺梗死致死 缺乏证据。这一结论再一次否定了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湘潭市公安局两级公安机关出具的有关黄静因病死亡的法医鉴定,排除了黄静因病而死的说法,黄静又不 可能是自杀或死于意外,从理论上讲,黄静只有一种死因,那就是他杀。这一结论也成为指证姜俊武确有故意杀人等重大犯罪嫌疑的关键证据。

四、检察院起诉意见严重背离事实,客观上起了放纵犯罪的作用

检察院起诉书称:2002年5月,经人介绍,被告人姜俊武与湘潭市临丰学校女音乐教师黄静认识,俩人在随后的交往中确立了恋爱关系。2003年 2月24日凌晨3点左右,姜俊武在临丰学校黄静的宿舍内与黄同睡一床,姜俊武提出与黄静发生性关系,黄不同意。姜俊武强行要与黄性交,黄静夹紧双腿反抗, 姜俊武用双手扳黄的下肢,企图扳开黄的双腿,黄仍不从,被告人姜俊武便放弃奸淫。当日早晨,黄静因病死亡。  

起诉书刻意抹杀姜的性暴力行为与黄静之死之间不可推脱的关系。为此,我们严正声明:

(一)、我们的女儿黄静一向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疾病,正值21岁青春年华,绝无可能一夜之间染上暴病身亡。我们女儿遗体上所留的斑斑伤痕,全都证明她是因姜俊武的性暴力侵犯而丧失生命。

(二)、南京医科大学、广州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的法医专家,运用大量的证据和科学严谨的论证,一致否定我们女儿黄静因病死亡的结论。湘潭市雨湖 区检察院没有理由排除南京医科大学和广州中山大学的法医鉴定;湖南公安部门关于黄静死于心脏病、肺梗死的结论自相矛盾,不负责任;采用这种无法自圆其说的 法医鉴定,其实质是包庇犯罪嫌疑人。

(三)、根据现场勘验情况、黄静身体及脖颈上的伤痕以及被告人的供述,结合中山大学、南京医科大学的法医鉴定考虑,黄静显然是在反抗姜俊武强奸的过程中,被姜俊武暴力窒息而死,被告人姜俊武有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和强奸致人死命罪的犯罪嫌疑。

(四)、起诉书称黄静与被告人姜俊武为恋爱关系,这不符合事实;黄静日记证明黄静生前已发现姜俊武恶劣品行,决定与其解除恋爱关系。起诉书称姜俊 武自动中止强奸的结论与现场勘验情况不符,现场发现的精斑和黄静外阴被擦伤的事实表明,他不仅完成了强奸行为,而且因为他的暴力侵犯导致黄静当场身亡;所 谓强奸中止根本不能成立。

尊敬的各位人大代表,根据生活常识,一个一向身体健康,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如何可能在没有受到严重暴力侵犯的情况下一夜暴亡?可是偏偏我们的检 察机关就相信这种连三岁的小孩都欺骗不了的鬼话。在他们眼里,我们女儿遗体上的斑斑伤痕、留在现场的男性秽物、被伪装的现场衣被、南京大学、中山大学的权 威法医鉴定,统统不值得相信。只有犯罪嫌疑人的漏洞百出、互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的狡辩成了唯一的真理,这哪是在追究犯罪,分明是在为罪犯开脱。已经有人 扬言,检察院如此起诉,被告人姜俊武肯定无罪开释,因为姜俊武的行为与其说强奸,不如说求奸,请看检察院的逻辑:黄静、姜俊武是恋人,两人同睡一 床,姜提出要发生关系,黄不同意,姜虽然坚持但并未采取暴烈行动,遭遇抵制后即自动放弃。这些日常生活中大量发生在夫妻、恋人之间的生活事实,哪能够成立 犯罪?检察院如此起诉,难道不是有意放纵犯罪吗?

如果说检察院起诉书讲的就是事实,那么如何解释黄静不能自己形成的包括腿上、脖颈上的斑斑伤痕?如何解释现场的七团精液?如何解释年轻健康女孩的无疾而终?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我们的女儿虽然死了,但她的遗体会说话,她的冤魂会说话,就看我们的人民代表要不要问,要不要听!      

一对心力交瘁、肝肠寸断的父母:黄国华、黄淑华

2004年1月2日

附:悲情尸检─黄静案遗体解剖鉴定侧记


作者:刘路


七月初,我在青岛的华青别墅校对文稿,接到一位大连网友的电话,他希望我能为黄静案推荐一位湖南籍的代理律师,我推荐了中律网上认识的唐远瞩律师 和刘华玲律师。刘律师由青岛的张海律师负责联系,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接受委托。唐律师则由我亲自做工作,接下了此案。      

不久,大连的朋友又来电话,他说黄静案的关键在于尸检结果,前两次由公安做出的结论都不理想,希望我能协助唐律师,具体做法是由我出面委托中山大 学主持过孙志刚案尸检的专家到湘潭对黄静遗体再做尸检,以求查明死亡真相。此时,我正与长春罗永忠的家属联系为罗永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准备去 长春会见罗永忠,朋友一再坚持要我看一下黄静案的网上材料,他认为,这个案子对推动国家法医学鉴定制度改革的社会影响,不会小于孙志刚案。我连夜看完了这 个案子的所有网上资料,决定代理此案。      

其时,我的律师证尚在省司法厅注册,能否拿回来心里根本没有数。每年这个时候,好事的「同行们」总会给省厅寄上几封匿名投诉信,害得我被调查几个 月,等完全洗清「罪状」才能拿回律师证。好在今年投诉信晚到了几天,我的证已被所里安全领回,我一到济南就拿到新证,一高兴,请所里的小王、孙姐喝啤酒以 示庆贺。      

7月13日下午四时,我从济南启程,经郑州转车,14日晚到长沙,在车站见到黄静的母亲黄淑华和妹妹黄惠芳,办好委托书,一小时后,重新坐上了赴广州的火车。      

艰难的委托     

到达广州已是十二号上午八时。我从火车站直接打的去了中山大学医学院,不想要找的竞花兰副教授正在开会,等了几个小时,会议终于开完,教授却说经 集体研究不能接受委托,因为尸体已搞过多少次鉴定,很难有新的发现,而孙志刚的案子一开始就是请了中山大学做的鉴定,所以相对容易,对黄静案他们无能为 力。      

大连的朋友让我去找中大的艾晓明教授,「或许她能帮你。」几经辗转找到艾教授,不想艾教授非常热情,听我简单介绍了情况,她说,恐怕只能直接去找陈玉川校长了。      

七月的广州,骄阳似火,酷暑难当,矮矮胖胖的艾教授亲自带我去找校长。校长的秘书说,陈校长只有10分钟的时间接见你们。我们只好在校长办公室 等,好在有空调,艾老师不再频频拭汗,我的心情也稍稍好受一些。一会儿陈校长回来,艾老师简单介绍了情况,陈校长开始看材料,这个过程我一直紧张的盯著他 的脸部变化,心里像揣了一颗炸弹,紧张极了。
     
陈校长终于放下了材料,说:「这个案子有典型意义,我看可以做。」我小心翼翼地说,「可竞教授他们说尸体已经动过了,存放时间也长,不便再做 了。」陈校长说,「存放时间长更有挑战性嘛,他们的工作我来做,不过不能马上进行,这个月我有出差任务,起码要八月初。」      

我在心里说,感谢上帝,我成功啦!艾老师也很高兴,晚上找了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庆贺。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大连的朋友,这个好心又急性的朋友并不满 意,一再坚持要我再做工作,请陈校长马上进行尸检。我跟他争论了半个小时,论辩不休,只好苦笑:老兄,你以为我是谁?教育部长吗?我只是个小律师,怎么可 能安排堂堂中山大学副校长的日程呢。      

正在我们为尸检时间争论不休的时刻,湘潭传来更凶险的消息:政法委要强制火化黄静尸体!      

徂击尸体火化     

早晨六时我赶到长沙,跟唐远瞩律师联系,他已经在去湘潭的路上了。黄静的母亲准备了车子,我们立即去湘潭。在雨湖区政府的大门口,我见到了神交已 久的唐律师。唐律师是中律网上的第一才子,风流儒雅,文采超人,不知倾倒了多少律师网友。虽然心心相印,却是首次见面,激动的心情无法表达。      

九时三十分,雨湖区政法委组织的黄静尸体火化协调会开始,会议由政法委的两位副书记主持。参加人有雨湖区公安分局、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区教育局等单位的领导和黄静的家属以及我们两位律师。      

湘潭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胡副支队长首先通报案件情况,他的讲话主要有三个内容:一、在雨湖区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兄弟部门的帮助下,黄静案已经取 得突破,犯罪嫌疑人已被逮捕。二、案件的侦破中湘潭市公安部门排除了阻碍,顶住压力,做了大量的工作。三、因为案件已经侦破,尸体存放已无必要,可以火 化。      

政法委的两位领导接著发言,内容大略是:尸体必须在星期四以前火化。教育局组织好尸体火化,律师、家属作好配合工作,以维护稳定,出现问题要追究法律责任。      

我对公安局和政法委负责人的谈话内容感到震惊和愤怒,我说:「公安局领导认为他们对案件侦破做出了努力,我们的感觉恰恰相反。我们认为案件拖了三 个月之久才逮捕犯罪嫌疑人,实属亡羊补牢,而且没有补好。黄静案一开始就具备了重大刑事案件的立案条件,裸体死亡、不能自己形成的伤痕、男人精斑,任何一 个没有受过刑事侦查训练的人,都能得出出现奸情致死可能的结论,也就是说现场发现犯罪迹象。根据刑事侦查的一般要求,应该有分局的主管领导亲临现场指挥、 封锁现场,勘察、检验尸体,排查犯罪嫌疑人。但我们平政路派出所的公安人员和法医,草草看了一下现场,就得出自然死亡、不予立案的结论,这岂不太草率了? 由于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三个月之久,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很多原始证据已消失殆尽,要想突破本案,已经相当困难。我们在这个时候火化尸体,依靠漏洞百 出的法医鉴定,如何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其次,尸体鉴定存在严重的常识性错误,南京大学的法医鉴定意见,已经完全否定了公安的两份鉴定书,后者对死因、 体内是否存在毒物、是否存在性侵害,均没有得出符合事实和法医学逻辑的解释,尸体必须重新鉴定。再次,尸体的处置权归家属,任何机关都无权处理,这是法律 常识。况且,犯罪嫌疑人拒绝认罪,法律规定当事人在侦查、审查起诉、开庭审判三个阶段,都有权利要求对尸体重新鉴定,我们现在把尸体火化了,将来犯罪嫌疑 人申请重新鉴定,我们捧著骨灰去鉴定吗?      
我讲完以后,唐律师又做了补充发言。会议最终结果是,取消尸体火化,胡副支队长要求我与唐律师去公安局看材料,进一步协商重新鉴定的问题。      
下午在胡副支队长办公室,这位领导又收回了要我们看材料的意见,理由是犯罪嫌疑人的律师也没有看到材料。结果我们只看到了省公安厅做的复检意见书。      

对我们要求重新鉴定的问题,胡副支队长表示支持,但要请示领导同意。第二天下午五点,胡副支队长分别打电话告诉我和唐律师,领导同意并准备给我们出具鉴定委托书。      

带著这个成果,我再次坐火车赶到广州中山大学交了鉴定费,竞花兰教授向我祝贺说,你真行,居然请动了陈校长,我们也多了一次学习的机会。我心里也 很高兴,不过,竟教授接著又说,「你必须保证我们能有解剖尸体的基本条件,能看到前几次尸检的切片。否则,尸检即使做了也不会成功。」竞教授的话让我刚刚 高兴起来的心情又沉重起来。      

悲情尸检     

7月31日,黄静妈妈打电话告诉我尸检提前,法医8月1日到长沙,而公安又打电话说不同意尸检了。我本来准备8月2日、3日两天参加英语考试,只 好放弃飞赴长沙。8月1日早晨,我见到胡副支队长第一句话就说:这样不行,你开始同意了,法医也请了,机票卖好马上法医就要到了,我们不能把法医往后推, 法医五个人:三个教授,两个博士。我说全国人民现在都知道马上就要做尸检了,你现在不同意,我没法交待。胡副支队长说:你不能不让我干了,我说了也不算,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副队长。我一看不行,就去找了市公安局的杨局长,杨局长除了对网友的攻击有些情绪之外,对尸检还是支持的,当即同意了,并打电话过去给负 责的副局长。但当我们从局长那?婸马鴗銇云蠵鴗蔚??氶A胡副支队长说局长并没有给他打电话。没办法我又拨通了局长的电话,局长当面安排尸检,胡支队长才 同意了,我打了借条,到医院借了切片和肝脏组织标本。谁知晚上11点多,这个支队长又打电话过来,说不行了,「我们副局长不同意,你马上把切片送回来。」 我没有按他说的办,他又给负责尸检的教授打了电话,但我们都没有理他。      

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第二天赶到了殡仪馆,公安局没有来人配合,又没有手续。殡仪馆馆长就不同意我们做,我叫杨局长打电话给馆长,馆长还让我写了个 证明,证明确实是局长打电话同意做,害怕以后对方否认,我就写了个证明,馆长才同意。但又出现了问题,管著尸检室的人又不同意了,说这是公安局的,他们不 来人不能让你们做,把陈玉川等教授赶了出来。最后没办法,黄静的母亲下跪了,哭了半个小时,这帮人才开了门。      

在尸检室,我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尸体。这个高挑漂亮的姑娘的遗体已经高度腐败了,脸部已经腐烂、变形,眼睛凹陷,哪还是那个端庄秀丽、才华横溢 的女教师?两个多小时的尸检中我基本没有离开尸检室,我详细的观看了黄静遗体的所有伤痕,特别是颈部,皮肤剖开后有大片的皮下血迹,林教授说,这是生前外 力卡压的痕迹,这说明存在著剧烈的反抗。根据法医学常识,机械性窒息死亡鼻子和嘴角应留下伤痕,但黄静的脸部已经被水泡得发胀,连眼睛都凹陷进去了,哪还 能找到痕迹?教授们扼腕长叹:尸体怎么会保存到这个样子?      
为了安全起见,在做尸检以前,我让唐律师将切片转到了长沙。      

干律师的都知道,我打了借条,如果丢了一片就是毁灭证据,要坐牢的。法医们离开长沙后,因为是星期日,我无法送回标本。因为还要防止出现突发事 件,怕被人抢走,我一个人一手提著黄静的尸体标本,肝呀肺呀的,一手提著装切片的包,吃饭、睡觉、坐车,寸步不敢离开。一天换了两个宾馆。在宾馆里,那个 星期日的晚上,几趺缓涎鄣墓??艘灰埂?     

从那时起一连两周,晚上睡觉一闭眼,黄静已腐烂的尸体就出现在眼前,心理医生说这是强烈的刺激形成的影像。      

第二天一早,我赶到湘潭,和黄静父母一起将切片和标本送回公安局,直到公安局的法医一片一片数完,核对无误换回借条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我回到青岛。20天后,陈教授的法医鉴定出来,黄静因病死亡证据不足。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谨以此文向李健先生、艾晓明教授、宋先科先生、唐荆陵律师、温克坚先生、李英强(林江仙)先生表示敬意。他们是我在办理这个案子的过程中新结识的朋友,他们都有一颗热情、善良、果敢、正义、无所畏惧的心灵,他们将永远是我灵魂的靠山!

有关黄静案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南省、湘潭市人民代表大会呼吁书  

各位人大代表:  

我们是黄静的父母黄国华、黄淑华,现因我们的女儿湘潭市临丰小学音乐教师黄静被强奸、杀害一案向你们发出呼吁,请人民代表履行法律赋予的监督职责,督请有关部门依法办案,为我们的女儿讨还公道。

一、黄静基本情况

黄静,女、现年21岁,2003年2月24日上午,被人发现裸体死于其工作的小学宿舍,全身覆盖折叠平整的棉被,遗体(双手、双腿、胸、颈等)有 多处多类伤痕,现场的卫生纸团遗留有男性精液。当晚,其欲分手的男友姜俊武在其宿舍留宿,有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强奸等重大犯罪嫌疑。   


二、公安机关没有依法履行侦查职责

此案发生后,雨湖区公安分局并未按照重大刑事案件侦破的基本程序速派员封锁、勘察现场,仅有平政路派出所的警察到过现场,且在没有深入细致的勘察 现场、没有对尸体进行检验的情况下,仅靠雨湖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法医草草肉眼观看尸体,就以死者身上无致命伤为由,宣布排除他杀,不予立案。在我们的强烈质 疑和要求下,2月25日上午,法医才对死者进一步尸检,并初步查出了暴力性侵犯证据。可在3月6日,湘潭市公安局做出潭公检字(2003)第204号《尸 体检验鉴定书》中,却认定黄静系患心脏疾病急性发作导致急性心、肺功能衰竭瘁死,且完全否认2月25日上午的检查结论,并对死者身上的累累伤痕不作任何分 析。家属认为,黄静从来没有心肺系统疾病,因此要求复检。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3月19日对尸体进行了复检,湘潭市的三个公安法医一个也没回避,并于5月7 日做出(2003)湘公刑技第093号《法医学鉴定书》,再次认定黄静系因肺梗死引起急性心力衰竭而死亡。家属对此结论仍持异议。此间三个多月,本地公安 机关对黄静之死拒绝立案侦查,对嫌疑人姜俊武也没有采取任何强制措施。

为了查清黄静的死因,为亲人伸冤,我们奔走呼号,并向社会发出不断的呼吁和求助。此案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共鸣。6月16日,记者朱寅年在现代教育报 上率先对此案进行了进一步的报道,随后,e时代周刊、香港卫视、潇湘晨报、东方早报和千龙网等多家媒体陆续进行了报道,从而进一步引起了大众的广泛关注。

正是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公安部领导也先后对此案做出过批示,才促使黄静案进入了立案侦查阶段。姜俊武在6月2日被刑事拘留,7月8日被湘潭市检 察院批准逮捕;8月1日,姜俊武被湘潭市公安局以涉嫌强奸(中止)罪移送湘潭市检察院审查起诉,12月15日,雨湖区检察院正式向法院提起公诉。

三、法医鉴定存在严重瑕疵

由于三个多月没有立案,许多有形的犯罪证据已经销毁流失。并且,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于6月8日再次做出(2003)湘公刑技第210号《复核鉴定 意见书》,结论仍然认定黄静系肺梗死致急性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面对这一严峻形势,我们委托南京医科大学著名法医学专家对潭公检字(2003)第204号 《尸体检验鉴定书》、(2003)湘公刑技字第093号《法医学鉴定书》及湖南省公安厅(2003)刑技字第102号物证检验报告等三份鉴定书进行法 医学理论审查。结果,南京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所于7月3日出具《书证审查意见书》(南医鉴[2003]审字第16号),做出了与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完全 不同的鉴定结论:1、黄静属非正常死亡,因风心、冠心病或肺梗死瘁死根据不足;2、尸体有进一步检查的必要。

为了给侦破案情提供证据,在各方的联系帮助下,依据法定程序,黄静的家人又再委托广州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进行遗体鉴定。8月2日,由全国法医病 理委员会主任、知名的法医专家及中山大学法医学教授博导陈玉川等5名法医,在湘潭市公安局法医解剖室对黄静尸体再做检验鉴定。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8月 14日出具《司法鉴定书》(中鉴号:20032016,病理号:3029),鉴定结论认为:黄静因风湿性心脏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肺梗死致死 缺乏证据。这一结论再一次否定了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湘潭市公安局两级公安机关出具的有关黄静因病死亡的法医鉴定,排除了黄静因病而死的说法,黄静又不 可能是自杀或死于意外,从理论上讲,黄静只有一种死因,那就是他杀。这一结论也成为指证姜俊武确有故意杀人等重大犯罪嫌疑的关键证据。

四、检察院起诉意见严重背离事实,客观上起了放纵犯罪的作用

检察院起诉书称:2002年5月,经人介绍,被告人姜俊武与湘潭市临丰学校女音乐教师黄静认识,俩人在随后的交往中确立了恋爱关系。2003年 2月24日凌晨3点左右,姜俊武在临丰学校黄静的宿舍内与黄同睡一床,姜俊武提出与黄静发生性关系,黄不同意。姜俊武强行要与黄性交,黄静夹紧双腿反抗, 姜俊武用双手扳黄的下肢,企图扳开黄的双腿,黄仍不从,被告人姜俊武便放弃奸淫。当日早晨,黄静因病死亡。  

起诉书刻意抹杀姜的性暴力行为与黄静之死之间不可推脱的关系。为此,我们严正声明:

(一)、我们的女儿黄静一向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疾病,正值21岁青春年华,绝无可能一夜之间染上暴病身亡。我们女儿遗体上所留的斑斑伤痕,全都证明她是因姜俊武的性暴力侵犯而丧失生命。

(二)、南京医科大学、广州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的法医专家,运用大量的证据和科学严谨的论证,一致否定我们女儿黄静因病死亡的结论。湘潭市雨湖 区检察院没有理由排除南京医科大学和广州中山大学的法医鉴定;湖南公安部门关于黄静死于心脏病、肺梗死的结论自相矛盾,不负责任;采用这种无法自圆其说的 法医鉴定,其实质是包庇犯罪嫌疑人。

(三)、根据现场勘验情况、黄静身体及脖颈上的伤痕以及被告人的供述,结合中山大学、南京医科大学的法医鉴定考虑,黄静显然是在反抗姜俊武强奸的过程中,被姜俊武暴力窒息而死,被告人姜俊武有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和强奸致人死命罪的犯罪嫌疑。

(四)、起诉书称黄静与被告人姜俊武为恋爱关系,这不符合事实;黄静日记证明黄静生前已发现姜俊武恶劣品行,决定与其解除恋爱关系。起诉书称姜俊 武自动中止强奸的结论与现场勘验情况不符,现场发现的精斑和黄静外阴被擦伤的事实表明,他不仅完成了强奸行为,而且因为他的暴力侵犯导致黄静当场身亡;所 谓强奸中止根本不能成立。

尊敬的各位人大代表,根据生活常识,一个一向身体健康,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如何可能在没有受到严重暴力侵犯的情况下一夜暴亡?可是偏偏我们的检 察机关就相信这种连三岁的小孩都欺骗不了的鬼话。在他们眼里,我们女儿遗体上的斑斑伤痕、留在现场的男性秽物、被伪装的现场衣被、南京大学、中山大学的权 威法医鉴定,统统不值得相信。只有犯罪嫌疑人的漏洞百出、互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的狡辩成了唯一的真理,这哪是在追究犯罪,分明是在为罪犯开脱。已经有人 扬言,检察院如此起诉,被告人姜俊武肯定无罪开释,因为姜俊武的行为与其说强奸,不如说求奸,请看检察院的逻辑:黄静、姜俊武是恋人,两人同睡一 床,姜提出要发生关系,黄不同意,姜虽然坚持但并未采取暴烈行动,遭遇抵制后即自动放弃。这些日常生活中大量发生在夫妻、恋人之间的生活事实,哪能够成立 犯罪?检察院如此起诉,难道不是有意放纵犯罪吗?

如果说检察院起诉书讲的就是事实,那么如何解释黄静不能自己形成的包括腿上、脖颈上的斑斑伤痕?如何解释现场的七团精液?如何解释年轻健康女孩的无疾而终?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我们的女儿虽然死了,但她的遗体会说话,她的冤魂会说话,就看我们的人民代表要不要问,要不要听!      

一对心力交瘁、肝肠寸断的父母:黄国华、黄淑华

2004年1月2日

附:悲情尸检─黄静案遗体解剖鉴定侧记


作者:刘路


七月初,我在青岛的华青别墅校对文稿,接到一位大连网友的电话,他希望我能为黄静案推荐一位湖南籍的代理律师,我推荐了中律网上认识的唐远瞩律师 和刘华玲律师。刘律师由青岛的张海律师负责联系,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接受委托。唐律师则由我亲自做工作,接下了此案。      

不久,大连的朋友又来电话,他说黄静案的关键在于尸检结果,前两次由公安做出的结论都不理想,希望我能协助唐律师,具体做法是由我出面委托中山大 学主持过孙志刚案尸检的专家到湘潭对黄静遗体再做尸检,以求查明死亡真相。此时,我正与长春罗永忠的家属联系为罗永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准备去 长春会见罗永忠,朋友一再坚持要我看一下黄静案的网上材料,他认为,这个案子对推动国家法医学鉴定制度改革的社会影响,不会小于孙志刚案。我连夜看完了这 个案子的所有网上资料,决定代理此案。      

其时,我的律师证尚在省司法厅注册,能否拿回来心里根本没有数。每年这个时候,好事的「同行们」总会给省厅寄上几封匿名投诉信,害得我被调查几个 月,等完全洗清「罪状」才能拿回律师证。好在今年投诉信晚到了几天,我的证已被所里安全领回,我一到济南就拿到新证,一高兴,请所里的小王、孙姐喝啤酒以 示庆贺。      

7月13日下午四时,我从济南启程,经郑州转车,14日晚到长沙,在车站见到黄静的母亲黄淑华和妹妹黄惠芳,办好委托书,一小时后,重新坐上了赴广州的火车。      

艰难的委托     

到达广州已是十二号上午八时。我从火车站直接打的去了中山大学医学院,不想要找的竞花兰副教授正在开会,等了几个小时,会议终于开完,教授却说经 集体研究不能接受委托,因为尸体已搞过多少次鉴定,很难有新的发现,而孙志刚的案子一开始就是请了中山大学做的鉴定,所以相对容易,对黄静案他们无能为 力。      

大连的朋友让我去找中大的艾晓明教授,「或许她能帮你。」几经辗转找到艾教授,不想艾教授非常热情,听我简单介绍了情况,她说,恐怕只能直接去找陈玉川校长了。      

七月的广州,骄阳似火,酷暑难当,矮矮胖胖的艾教授亲自带我去找校长。校长的秘书说,陈校长只有10分钟的时间接见你们。我们只好在校长办公室 等,好在有空调,艾老师不再频频拭汗,我的心情也稍稍好受一些。一会儿陈校长回来,艾老师简单介绍了情况,陈校长开始看材料,这个过程我一直紧张的盯著他 的脸部变化,心里像揣了一颗炸弹,紧张极了。
     
陈校长终于放下了材料,说:「这个案子有典型意义,我看可以做。」我小心翼翼地说,「可竞教授他们说尸体已经动过了,存放时间也长,不便再做 了。」陈校长说,「存放时间长更有挑战性嘛,他们的工作我来做,不过不能马上进行,这个月我有出差任务,起码要八月初。」      

我在心里说,感谢上帝,我成功啦!艾老师也很高兴,晚上找了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庆贺。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大连的朋友,这个好心又急性的朋友并不满 意,一再坚持要我再做工作,请陈校长马上进行尸检。我跟他争论了半个小时,论辩不休,只好苦笑:老兄,你以为我是谁?教育部长吗?我只是个小律师,怎么可 能安排堂堂中山大学副校长的日程呢。      

正在我们为尸检时间争论不休的时刻,湘潭传来更凶险的消息:政法委要强制火化黄静尸体!      

徂击尸体火化     

早晨六时我赶到长沙,跟唐远瞩律师联系,他已经在去湘潭的路上了。黄静的母亲准备了车子,我们立即去湘潭。在雨湖区政府的大门口,我见到了神交已 久的唐律师。唐律师是中律网上的第一才子,风流儒雅,文采超人,不知倾倒了多少律师网友。虽然心心相印,却是首次见面,激动的心情无法表达。      

九时三十分,雨湖区政法委组织的黄静尸体火化协调会开始,会议由政法委的两位副书记主持。参加人有雨湖区公安分局、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区教育局等单位的领导和黄静的家属以及我们两位律师。      

湘潭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胡副支队长首先通报案件情况,他的讲话主要有三个内容:一、在雨湖区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兄弟部门的帮助下,黄静案已经取 得突破,犯罪嫌疑人已被逮捕。二、案件的侦破中湘潭市公安部门排除了阻碍,顶住压力,做了大量的工作。三、因为案件已经侦破,尸体存放已无必要,可以火 化。      

政法委的两位领导接著发言,内容大略是:尸体必须在星期四以前火化。教育局组织好尸体火化,律师、家属作好配合工作,以维护稳定,出现问题要追究法律责任。      

我对公安局和政法委负责人的谈话内容感到震惊和愤怒,我说:「公安局领导认为他们对案件侦破做出了努力,我们的感觉恰恰相反。我们认为案件拖了三 个月之久才逮捕犯罪嫌疑人,实属亡羊补牢,而且没有补好。黄静案一开始就具备了重大刑事案件的立案条件,裸体死亡、不能自己形成的伤痕、男人精斑,任何一 个没有受过刑事侦查训练的人,都能得出出现奸情致死可能的结论,也就是说现场发现犯罪迹象。根据刑事侦查的一般要求,应该有分局的主管领导亲临现场指挥、 封锁现场,勘察、检验尸体,排查犯罪嫌疑人。但我们平政路派出所的公安人员和法医,草草看了一下现场,就得出自然死亡、不予立案的结论,这岂不太草率了? 由于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三个月之久,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很多原始证据已消失殆尽,要想突破本案,已经相当困难。我们在这个时候火化尸体,依靠漏洞百 出的法医鉴定,如何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其次,尸体鉴定存在严重的常识性错误,南京大学的法医鉴定意见,已经完全否定了公安的两份鉴定书,后者对死因、 体内是否存在毒物、是否存在性侵害,均没有得出符合事实和法医学逻辑的解释,尸体必须重新鉴定。再次,尸体的处置权归家属,任何机关都无权处理,这是法律 常识。况且,犯罪嫌疑人拒绝认罪,法律规定当事人在侦查、审查起诉、开庭审判三个阶段,都有权利要求对尸体重新鉴定,我们现在把尸体火化了,将来犯罪嫌疑 人申请重新鉴定,我们捧著骨灰去鉴定吗?      
我讲完以后,唐律师又做了补充发言。会议最终结果是,取消尸体火化,胡副支队长要求我与唐律师去公安局看材料,进一步协商重新鉴定的问题。      
下午在胡副支队长办公室,这位领导又收回了要我们看材料的意见,理由是犯罪嫌疑人的律师也没有看到材料。结果我们只看到了省公安厅做的复检意见书。      

对我们要求重新鉴定的问题,胡副支队长表示支持,但要请示领导同意。第二天下午五点,胡副支队长分别打电话告诉我和唐律师,领导同意并准备给我们出具鉴定委托书。      

带著这个成果,我再次坐火车赶到广州中山大学交了鉴定费,竞花兰教授向我祝贺说,你真行,居然请动了陈校长,我们也多了一次学习的机会。我心里也 很高兴,不过,竟教授接著又说,「你必须保证我们能有解剖尸体的基本条件,能看到前几次尸检的切片。否则,尸检即使做了也不会成功。」竞教授的话让我刚刚 高兴起来的心情又沉重起来。      

悲情尸检     

7月31日,黄静妈妈打电话告诉我尸检提前,法医8月1日到长沙,而公安又打电话说不同意尸检了。我本来准备8月2日、3日两天参加英语考试,只 好放弃飞赴长沙。8月1日早晨,我见到胡副支队长第一句话就说:这样不行,你开始同意了,法医也请了,机票卖好马上法医就要到了,我们不能把法医往后推, 法医五个人:三个教授,两个博士。我说全国人民现在都知道马上就要做尸检了,你现在不同意,我没法交待。胡副支队长说:你不能不让我干了,我说了也不算,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副队长。我一看不行,就去找了市公安局的杨局长,杨局长除了对网友的攻击有些情绪之外,对尸检还是支持的,当即同意了,并打电话过去给负 责的副局长。但当我们从局长那?婸马鴗銇云蠵鴗蔚??氶A胡副支队长说局长并没有给他打电话。没办法我又拨通了局长的电话,局长当面安排尸检,胡支队长才 同意了,我打了借条,到医院借了切片和肝脏组织标本。谁知晚上11点多,这个支队长又打电话过来,说不行了,「我们副局长不同意,你马上把切片送回来。」 我没有按他说的办,他又给负责尸检的教授打了电话,但我们都没有理他。      

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第二天赶到了殡仪馆,公安局没有来人配合,又没有手续。殡仪馆馆长就不同意我们做,我叫杨局长打电话给馆长,馆长还让我写了个 证明,证明确实是局长打电话同意做,害怕以后对方否认,我就写了个证明,馆长才同意。但又出现了问题,管著尸检室的人又不同意了,说这是公安局的,他们不 来人不能让你们做,把陈玉川等教授赶了出来。最后没办法,黄静的母亲下跪了,哭了半个小时,这帮人才开了门。      

在尸检室,我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尸体。这个高挑漂亮的姑娘的遗体已经高度腐败了,脸部已经腐烂、变形,眼睛凹陷,哪还是那个端庄秀丽、才华横溢 的女教师?两个多小时的尸检中我基本没有离开尸检室,我详细的观看了黄静遗体的所有伤痕,特别是颈部,皮肤剖开后有大片的皮下血迹,林教授说,这是生前外 力卡压的痕迹,这说明存在著剧烈的反抗。根据法医学常识,机械性窒息死亡鼻子和嘴角应留下伤痕,但黄静的脸部已经被水泡得发胀,连眼睛都凹陷进去了,哪还 能找到痕迹?教授们扼腕长叹:尸体怎么会保存到这个样子?      
为了安全起见,在做尸检以前,我让唐律师将切片转到了长沙。      

干律师的都知道,我打了借条,如果丢了一片就是毁灭证据,要坐牢的。法医们离开长沙后,因为是星期日,我无法送回标本。因为还要防止出现突发事 件,怕被人抢走,我一个人一手提著黄静的尸体标本,肝呀肺呀的,一手提著装切片的包,吃饭、睡觉、坐车,寸步不敢离开。一天换了两个宾馆。在宾馆里,那个 星期日的晚上,几趺缓涎鄣墓??艘灰埂?     

从那时起一连两周,晚上睡觉一闭眼,黄静已腐烂的尸体就出现在眼前,心理医生说这是强烈的刺激形成的影像。      

第二天一早,我赶到湘潭,和黄静父母一起将切片和标本送回公安局,直到公安局的法医一片一片数完,核对无误换回借条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我回到青岛。20天后,陈教授的法医鉴定出来,黄静因病死亡证据不足。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谨以此文向李健先生、艾晓明教授、宋先科先生、唐荆陵律师、温克坚先生、李英强(林江仙)先生表示敬意。他们是我在办理这个案子的过程中新结识的朋友,他们都有一颗热情、善良、果敢、正义、无所畏惧的心灵,他们将永远是我灵魂的靠山!

有关黄静案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南省、湘潭市人民代表大会呼吁书  

各位人大代表:  

我们是黄静的父母黄国华、黄淑华,现因我们的女儿湘潭市临丰小学音乐教师黄静被强奸、杀害一案向你们发出呼吁,请人民代表履行法律赋予的监督职责,督请有关部门依法办案,为我们的女儿讨还公道。

一、黄静基本情况

黄静,女、现年21岁,2003年2月24日上午,被人发现裸体死于其工作的小学宿舍,全身覆盖折叠平整的棉被,遗体(双手、双腿、胸、颈等)有 多处多类伤痕,现场的卫生纸团遗留有男性精液。当晚,其欲分手的男友姜俊武在其宿舍留宿,有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强奸等重大犯罪嫌疑。   


二、公安机关没有依法履行侦查职责

此案发生后,雨湖区公安分局并未按照重大刑事案件侦破的基本程序速派员封锁、勘察现场,仅有平政路派出所的警察到过现场,且在没有深入细致的勘察 现场、没有对尸体进行检验的情况下,仅靠雨湖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法医草草肉眼观看尸体,就以死者身上无致命伤为由,宣布排除他杀,不予立案。在我们的强烈质 疑和要求下,2月25日上午,法医才对死者进一步尸检,并初步查出了暴力性侵犯证据。可在3月6日,湘潭市公安局做出潭公检字(2003)第204号《尸 体检验鉴定书》中,却认定黄静系患心脏疾病急性发作导致急性心、肺功能衰竭瘁死,且完全否认2月25日上午的检查结论,并对死者身上的累累伤痕不作任何分 析。家属认为,黄静从来没有心肺系统疾病,因此要求复检。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3月19日对尸体进行了复检,湘潭市的三个公安法医一个也没回避,并于5月7 日做出(2003)湘公刑技第093号《法医学鉴定书》,再次认定黄静系因肺梗死引起急性心力衰竭而死亡。家属对此结论仍持异议。此间三个多月,本地公安 机关对黄静之死拒绝立案侦查,对嫌疑人姜俊武也没有采取任何强制措施。

为了查清黄静的死因,为亲人伸冤,我们奔走呼号,并向社会发出不断的呼吁和求助。此案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共鸣。6月16日,记者朱寅年在现代教育报 上率先对此案进行了进一步的报道,随后,e时代周刊、香港卫视、潇湘晨报、东方早报和千龙网等多家媒体陆续进行了报道,从而进一步引起了大众的广泛关注。

正是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公安部领导也先后对此案做出过批示,才促使黄静案进入了立案侦查阶段。姜俊武在6月2日被刑事拘留,7月8日被湘潭市检 察院批准逮捕;8月1日,姜俊武被湘潭市公安局以涉嫌强奸(中止)罪移送湘潭市检察院审查起诉,12月15日,雨湖区检察院正式向法院提起公诉。

三、法医鉴定存在严重瑕疵

由于三个多月没有立案,许多有形的犯罪证据已经销毁流失。并且,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于6月8日再次做出(2003)湘公刑技第210号《复核鉴定 意见书》,结论仍然认定黄静系肺梗死致急性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面对这一严峻形势,我们委托南京医科大学著名法医学专家对潭公检字(2003)第204号 《尸体检验鉴定书》、(2003)湘公刑技字第093号《法医学鉴定书》及湖南省公安厅(2003)刑技字第102号物证检验报告等三份鉴定书进行法 医学理论审查。结果,南京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所于7月3日出具《书证审查意见书》(南医鉴[2003]审字第16号),做出了与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完全 不同的鉴定结论:1、黄静属非正常死亡,因风心、冠心病或肺梗死瘁死根据不足;2、尸体有进一步检查的必要。

为了给侦破案情提供证据,在各方的联系帮助下,依据法定程序,黄静的家人又再委托广州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进行遗体鉴定。8月2日,由全国法医病 理委员会主任、知名的法医专家及中山大学法医学教授博导陈玉川等5名法医,在湘潭市公安局法医解剖室对黄静尸体再做检验鉴定。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8月 14日出具《司法鉴定书》(中鉴号:20032016,病理号:3029),鉴定结论认为:黄静因风湿性心脏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肺梗死致死 缺乏证据。这一结论再一次否定了湖南省公安厅刑侦局、湘潭市公安局两级公安机关出具的有关黄静因病死亡的法医鉴定,排除了黄静因病而死的说法,黄静又不 可能是自杀或死于意外,从理论上讲,黄静只有一种死因,那就是他杀。这一结论也成为指证姜俊武确有故意杀人等重大犯罪嫌疑的关键证据。

四、检察院起诉意见严重背离事实,客观上起了放纵犯罪的作用

检察院起诉书称:2002年5月,经人介绍,被告人姜俊武与湘潭市临丰学校女音乐教师黄静认识,俩人在随后的交往中确立了恋爱关系。2003年 2月24日凌晨3点左右,姜俊武在临丰学校黄静的宿舍内与黄同睡一床,姜俊武提出与黄静发生性关系,黄不同意。姜俊武强行要与黄性交,黄静夹紧双腿反抗, 姜俊武用双手扳黄的下肢,企图扳开黄的双腿,黄仍不从,被告人姜俊武便放弃奸淫。当日早晨,黄静因病死亡。  

起诉书刻意抹杀姜的性暴力行为与黄静之死之间不可推脱的关系。为此,我们严正声明:

(一)、我们的女儿黄静一向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疾病,正值21岁青春年华,绝无可能一夜之间染上暴病身亡。我们女儿遗体上所留的斑斑伤痕,全都证明她是因姜俊武的性暴力侵犯而丧失生命。

(二)、南京医科大学、广州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的法医专家,运用大量的证据和科学严谨的论证,一致否定我们女儿黄静因病死亡的结论。湘潭市雨湖 区检察院没有理由排除南京医科大学和广州中山大学的法医鉴定;湖南公安部门关于黄静死于心脏病、肺梗死的结论自相矛盾,不负责任;采用这种无法自圆其说的 法医鉴定,其实质是包庇犯罪嫌疑人。

(三)、根据现场勘验情况、黄静身体及脖颈上的伤痕以及被告人的供述,结合中山大学、南京医科大学的法医鉴定考虑,黄静显然是在反抗姜俊武强奸的过程中,被姜俊武暴力窒息而死,被告人姜俊武有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和强奸致人死命罪的犯罪嫌疑。

(四)、起诉书称黄静与被告人姜俊武为恋爱关系,这不符合事实;黄静日记证明黄静生前已发现姜俊武恶劣品行,决定与其解除恋爱关系。起诉书称姜俊 武自动中止强奸的结论与现场勘验情况不符,现场发现的精斑和黄静外阴被擦伤的事实表明,他不仅完成了强奸行为,而且因为他的暴力侵犯导致黄静当场身亡;所 谓强奸中止根本不能成立。

尊敬的各位人大代表,根据生活常识,一个一向身体健康,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如何可能在没有受到严重暴力侵犯的情况下一夜暴亡?可是偏偏我们的检 察机关就相信这种连三岁的小孩都欺骗不了的鬼话。在他们眼里,我们女儿遗体上的斑斑伤痕、留在现场的男性秽物、被伪装的现场衣被、南京大学、中山大学的权 威法医鉴定,统统不值得相信。只有犯罪嫌疑人的漏洞百出、互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的狡辩成了唯一的真理,这哪是在追究犯罪,分明是在为罪犯开脱。已经有人 扬言,检察院如此起诉,被告人姜俊武肯定无罪开释,因为姜俊武的行为与其说强奸,不如说求奸,请看检察院的逻辑:黄静、姜俊武是恋人,两人同睡一 床,姜提出要发生关系,黄不同意,姜虽然坚持但并未采取暴烈行动,遭遇抵制后即自动放弃。这些日常生活中大量发生在夫妻、恋人之间的生活事实,哪能够成立 犯罪?检察院如此起诉,难道不是有意放纵犯罪吗?

如果说检察院起诉书讲的就是事实,那么如何解释黄静不能自己形成的包括腿上、脖颈上的斑斑伤痕?如何解释现场的七团精液?如何解释年轻健康女孩的无疾而终?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我们的女儿虽然死了,但她的遗体会说话,她的冤魂会说话,就看我们的人民代表要不要问,要不要听!      

一对心力交瘁、肝肠寸断的父母:黄国华、黄淑华

2004年1月2日

附:悲情尸检─黄静案遗体解剖鉴定侧记


作者:刘路


七月初,我在青岛的华青别墅校对文稿,接到一位大连网友的电话,他希望我能为黄静案推荐一位湖南籍的代理律师,我推荐了中律网上认识的唐远瞩律师 和刘华玲律师。刘律师由青岛的张海律师负责联系,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接受委托。唐律师则由我亲自做工作,接下了此案。      

不久,大连的朋友又来电话,他说黄静案的关键在于尸检结果,前两次由公安做出的结论都不理想,希望我能协助唐律师,具体做法是由我出面委托中山大 学主持过孙志刚案尸检的专家到湘潭对黄静遗体再做尸检,以求查明死亡真相。此时,我正与长春罗永忠的家属联系为罗永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准备去 长春会见罗永忠,朋友一再坚持要我看一下黄静案的网上材料,他认为,这个案子对推动国家法医学鉴定制度改革的社会影响,不会小于孙志刚案。我连夜看完了这 个案子的所有网上资料,决定代理此案。      

其时,我的律师证尚在省司法厅注册,能否拿回来心里根本没有数。每年这个时候,好事的「同行们」总会给省厅寄上几封匿名投诉信,害得我被调查几个 月,等完全洗清「罪状」才能拿回律师证。好在今年投诉信晚到了几天,我的证已被所里安全领回,我一到济南就拿到新证,一高兴,请所里的小王、孙姐喝啤酒以 示庆贺。      

7月13日下午四时,我从济南启程,经郑州转车,14日晚到长沙,在车站见到黄静的母亲黄淑华和妹妹黄惠芳,办好委托书,一小时后,重新坐上了赴广州的火车。      

艰难的委托     

到达广州已是十二号上午八时。我从火车站直接打的去了中山大学医学院,不想要找的竞花兰副教授正在开会,等了几个小时,会议终于开完,教授却说经 集体研究不能接受委托,因为尸体已搞过多少次鉴定,很难有新的发现,而孙志刚的案子一开始就是请了中山大学做的鉴定,所以相对容易,对黄静案他们无能为 力。      

大连的朋友让我去找中大的艾晓明教授,「或许她能帮你。」几经辗转找到艾教授,不想艾教授非常热情,听我简单介绍了情况,她说,恐怕只能直接去找陈玉川校长了。      

七月的广州,骄阳似火,酷暑难当,矮矮胖胖的艾教授亲自带我去找校长。校长的秘书说,陈校长只有10分钟的时间接见你们。我们只好在校长办公室 等,好在有空调,艾老师不再频频拭汗,我的心情也稍稍好受一些。一会儿陈校长回来,艾老师简单介绍了情况,陈校长开始看材料,这个过程我一直紧张的盯著他 的脸部变化,心里像揣了一颗炸弹,紧张极了。
     
陈校长终于放下了材料,说:「这个案子有典型意义,我看可以做。」我小心翼翼地说,「可竞教授他们说尸体已经动过了,存放时间也长,不便再做 了。」陈校长说,「存放时间长更有挑战性嘛,他们的工作我来做,不过不能马上进行,这个月我有出差任务,起码要八月初。」      

我在心里说,感谢上帝,我成功啦!艾老师也很高兴,晚上找了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庆贺。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大连的朋友,这个好心又急性的朋友并不满 意,一再坚持要我再做工作,请陈校长马上进行尸检。我跟他争论了半个小时,论辩不休,只好苦笑:老兄,你以为我是谁?教育部长吗?我只是个小律师,怎么可 能安排堂堂中山大学副校长的日程呢。      

正在我们为尸检时间争论不休的时刻,湘潭传来更凶险的消息:政法委要强制火化黄静尸体!      

徂击尸体火化     

早晨六时我赶到长沙,跟唐远瞩律师联系,他已经在去湘潭的路上了。黄静的母亲准备了车子,我们立即去湘潭。在雨湖区政府的大门口,我见到了神交已 久的唐律师。唐律师是中律网上的第一才子,风流儒雅,文采超人,不知倾倒了多少律师网友。虽然心心相印,却是首次见面,激动的心情无法表达。      

九时三十分,雨湖区政法委组织的黄静尸体火化协调会开始,会议由政法委的两位副书记主持。参加人有雨湖区公安分局、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区教育局等单位的领导和黄静的家属以及我们两位律师。      

湘潭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胡副支队长首先通报案件情况,他的讲话主要有三个内容:一、在雨湖区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兄弟部门的帮助下,黄静案已经取 得突破,犯罪嫌疑人已被逮捕。二、案件的侦破中湘潭市公安部门排除了阻碍,顶住压力,做了大量的工作。三、因为案件已经侦破,尸体存放已无必要,可以火 化。      

政法委的两位领导接著发言,内容大略是:尸体必须在星期四以前火化。教育局组织好尸体火化,律师、家属作好配合工作,以维护稳定,出现问题要追究法律责任。      

我对公安局和政法委负责人的谈话内容感到震惊和愤怒,我说:「公安局领导认为他们对案件侦破做出了努力,我们的感觉恰恰相反。我们认为案件拖了三 个月之久才逮捕犯罪嫌疑人,实属亡羊补牢,而且没有补好。黄静案一开始就具备了重大刑事案件的立案条件,裸体死亡、不能自己形成的伤痕、男人精斑,任何一 个没有受过刑事侦查训练的人,都能得出出现奸情致死可能的结论,也就是说现场发现犯罪迹象。根据刑事侦查的一般要求,应该有分局的主管领导亲临现场指挥、 封锁现场,勘察、检验尸体,排查犯罪嫌疑人。但我们平政路派出所的公安人员和法医,草草看了一下现场,就得出自然死亡、不予立案的结论,这岂不太草率了? 由于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三个月之久,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很多原始证据已消失殆尽,要想突破本案,已经相当困难。我们在这个时候火化尸体,依靠漏洞百 出的法医鉴定,如何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其次,尸体鉴定存在严重的常识性错误,南京大学的法医鉴定意见,已经完全否定了公安的两份鉴定书,后者对死因、 体内是否存在毒物、是否存在性侵害,均没有得出符合事实和法医学逻辑的解释,尸体必须重新鉴定。再次,尸体的处置权归家属,任何机关都无权处理,这是法律 常识。况且,犯罪嫌疑人拒绝认罪,法律规定当事人在侦查、审查起诉、开庭审判三个阶段,都有权利要求对尸体重新鉴定,我们现在把尸体火化了,将来犯罪嫌疑 人申请重新鉴定,我们捧著骨灰去鉴定吗?      
我讲完以后,唐律师又做了补充发言。会议最终结果是,取消尸体火化,胡副支队长要求我与唐律师去公安局看材料,进一步协商重新鉴定的问题。      
下午在胡副支队长办公室,这位领导又收回了要我们看材料的意见,理由是犯罪嫌疑人的律师也没有看到材料。结果我们只看到了省公安厅做的复检意见书。      

对我们要求重新鉴定的问题,胡副支队长表示支持,但要请示领导同意。第二天下午五点,胡副支队长分别打电话告诉我和唐律师,领导同意并准备给我们出具鉴定委托书。      

带著这个成果,我再次坐火车赶到广州中山大学交了鉴定费,竞花兰教授向我祝贺说,你真行,居然请动了陈校长,我们也多了一次学习的机会。我心里也 很高兴,不过,竟教授接著又说,「你必须保证我们能有解剖尸体的基本条件,能看到前几次尸检的切片。否则,尸检即使做了也不会成功。」竞教授的话让我刚刚 高兴起来的心情又沉重起来。      

悲情尸检     

7月31日,黄静妈妈打电话告诉我尸检提前,法医8月1日到长沙,而公安又打电话说不同意尸检了。我本来准备8月2日、3日两天参加英语考试,只 好放弃飞赴长沙。8月1日早晨,我见到胡副支队长第一句话就说:这样不行,你开始同意了,法医也请了,机票卖好马上法医就要到了,我们不能把法医往后推, 法医五个人:三个教授,两个博士。我说全国人民现在都知道马上就要做尸检了,你现在不同意,我没法交待。胡副支队长说:你不能不让我干了,我说了也不算,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副队长。我一看不行,就去找了市公安局的杨局长,杨局长除了对网友的攻击有些情绪之外,对尸检还是支持的,当即同意了,并打电话过去给负 责的副局长。但当我们从局长那?婸马鴗銇云蠵鴗蔚??氶A胡副支队长说局长并没有给他打电话。没办法我又拨通了局长的电话,局长当面安排尸检,胡支队长才 同意了,我打了借条,到医院借了切片和肝脏组织标本。谁知晚上11点多,这个支队长又打电话过来,说不行了,「我们副局长不同意,你马上把切片送回来。」 我没有按他说的办,他又给负责尸检的教授打了电话,但我们都没有理他。      

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第二天赶到了殡仪馆,公安局没有来人配合,又没有手续。殡仪馆馆长就不同意我们做,我叫杨局长打电话给馆长,馆长还让我写了个 证明,证明确实是局长打电话同意做,害怕以后对方否认,我就写了个证明,馆长才同意。但又出现了问题,管著尸检室的人又不同意了,说这是公安局的,他们不 来人不能让你们做,把陈玉川等教授赶了出来。最后没办法,黄静的母亲下跪了,哭了半个小时,这帮人才开了门。      

在尸检室,我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尸体。这个高挑漂亮的姑娘的遗体已经高度腐败了,脸部已经腐烂、变形,眼睛凹陷,哪还是那个端庄秀丽、才华横溢 的女教师?两个多小时的尸检中我基本没有离开尸检室,我详细的观看了黄静遗体的所有伤痕,特别是颈部,皮肤剖开后有大片的皮下血迹,林教授说,这是生前外 力卡压的痕迹,这说明存在著剧烈的反抗。根据法医学常识,机械性窒息死亡鼻子和嘴角应留下伤痕,但黄静的脸部已经被水泡得发胀,连眼睛都凹陷进去了,哪还 能找到痕迹?教授们扼腕长叹:尸体怎么会保存到这个样子?      
为了安全起见,在做尸检以前,我让唐律师将切片转到了长沙。      

干律师的都知道,我打了借条,如果丢了一片就是毁灭证据,要坐牢的。法医们离开长沙后,因为是星期日,我无法送回标本。因为还要防止出现突发事 件,怕被人抢走,我一个人一手提著黄静的尸体标本,肝呀肺呀的,一手提著装切片的包,吃饭、睡觉、坐车,寸步不敢离开。一天换了两个宾馆。在宾馆里,那个 星期日的晚上,几趺缓涎鄣墓??艘灰埂?     

从那时起一连两周,晚上睡觉一闭眼,黄静已腐烂的尸体就出现在眼前,心理医生说这是强烈的刺激形成的影像。      

第二天一早,我赶到湘潭,和黄静父母一起将切片和标本送回公安局,直到公安局的法医一片一片数完,核对无误换回借条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我回到青岛。20天后,陈教授的法医鉴定出来,黄静因病死亡证据不足。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谨以此文向李健先生、艾晓明教授、宋先科先生、唐荆陵律师、温克坚先生、李英强(林江仙)先生表示敬意。他们是我在办理这个案子的过程中新结识的朋友,他们都有一颗热情、善良、果敢、正义、无所畏惧的心灵,他们将永远是我灵魂的靠山!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