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北京新青年学会成员杨子立和张宏海服刑8年后获释
中国人权



2009年03月12日

北京新青年学会成员杨子立和张宏海分 别在北京市第二监狱和浙江省乔司监狱第九分监狱服满8年刑期后于2009年3月12日获释。他们均因参与北京新青年学会活动被当局判刑。根据判决,他 们获释后仍被剥夺包括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在内的政治权利两年。在此期间,如果没有当局的批准,他们将不能接受外国媒体的採访,也不能跟海外团体进行联 络。

消息来源透露,张宏海在离开监狱后表示,他终于和全世界人民一样在同一个蓝天下呼吁,但是他已经被共产党从新青年变成新中年了。

2000年,杨子立、张宏海、徐伟、靳海科参加北京新青年学会。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国内的政治改革问题,尤其是农村的民主变革,还在网络上发表文章,包括《做新公民,重塑中国》、《怎麽办》等。

2001 年3月,杨子立、张宏海、徐伟和靳海科一起被当局指控妄图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2003年5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颠覆国家政权 罪将4人判刑。徐伟和靳海科被判有期徒刑10年,杨子立和张宏海被判8年。被拘留时,他们都是不满30岁的年轻人,杨子立是电脑工程师,徐伟是北京《消 费日报》的记者和编辑,靳海科是地质工程师,张宏海是自由撰稿人,被誉为北京四君
子。

在法庭上,杨子立等抗议他们在长达两年多羁押期间所受到的酷刑虐待,包括遭殴打、被用电警棍捅击生殖器、强迫以固定姿势坐10个小时以上的体罚等,但当局从未对此进行过调查。

庭 审中为检方作証的3名証人都来自新青年学会。其中一人是北京市国安局安插的卧底。杨子立等4人判刑后,3名証人均表示他们的証词是受威胁作出的。那名 卧底証人后来逃到泰国,在那裡接受媒体採访时表示,新青年学会的活动并未违法。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4人上诉时,却不准証人出庭作証推翻先前的 証词,也不採纳律师提出的証人的翻証材料。

消息来源告诉中国人权,张宏海先被关押在国安局位于北京大红门南路47号的看守 所大约两年半,那裡条件最差,跟刑事犯一起,被关在一间隻能走出七、八步的小牢房裡。张宏海后来被转到北京的天河监狱,在那裡关了9个月。后他又被转往浙 江省的乔司监狱,在那裡的4年多时间裡他一直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杨子立家人说,作为不认罪的政治犯,杨子立不能像一般犯人享受通电话的待遇,隻有遇到急事或重大节日,经申请才能跟家人通电话。在杨子立被关押的8年期间,杨子立隻见过他的父亲5次,每次不超过半小时。他的母亲因受刺激而神经错乱,一直需要有人陪伴照料。

靳海科目前仍在北京第二监狱服刑。他于2007年10月患阑尾炎,因未及时治疗导致健康恶化,监狱当局拒绝其家属多次提出的保外就医请求,也不允许律师与靳海科见面。据报道,徐伟在监狱中已被鉴定为精神病,转到专门关押患病犯人的北京市延庆监狱。
 

欲了解更多有关靳海科、徐伟、杨子立和张宏海的消息,请参阅:
    徐伟被判刑后开始绝食,现已进入第七天 2003年06月02日
    徐伟、杨子立等四青年被判刑 2003年05月28日

    






2009年03月12日

北京新青年学会成员杨子立和张宏海分 别在北京市第二监狱和浙江省乔司监狱第九分监狱服满8年刑期后于2009年3月12日获释。他们均因参与北京新青年学会活动被当局判刑。根据判决,他 们获释后仍被剥夺包括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在内的政治权利两年。在此期间,如果没有当局的批准,他们将不能接受外国媒体的採访,也不能跟海外团体进行联 络。

消息来源透露,张宏海在离开监狱后表示,他终于和全世界人民一样在同一个蓝天下呼吁,但是他已经被共产党从新青年变成新中年了。

2000年,杨子立、张宏海、徐伟、靳海科参加北京新青年学会。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国内的政治改革问题,尤其是农村的民主变革,还在网络上发表文章,包括《做新公民,重塑中国》、《怎麽办》等。

2001 年3月,杨子立、张宏海、徐伟和靳海科一起被当局指控妄图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2003年5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颠覆国家政权 罪将4人判刑。徐伟和靳海科被判有期徒刑10年,杨子立和张宏海被判8年。被拘留时,他们都是不满30岁的年轻人,杨子立是电脑工程师,徐伟是北京《消 费日报》的记者和编辑,靳海科是地质工程师,张宏海是自由撰稿人,被誉为北京四君
子。

在法庭上,杨子立等抗议他们在长达两年多羁押期间所受到的酷刑虐待,包括遭殴打、被用电警棍捅击生殖器、强迫以固定姿势坐10个小时以上的体罚等,但当局从未对此进行过调查。

庭 审中为检方作証的3名証人都来自新青年学会。其中一人是北京市国安局安插的卧底。杨子立等4人判刑后,3名証人均表示他们的証词是受威胁作出的。那名 卧底証人后来逃到泰国,在那裡接受媒体採访时表示,新青年学会的活动并未违法。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4人上诉时,却不准証人出庭作証推翻先前的 証词,也不採纳律师提出的証人的翻証材料。

消息来源告诉中国人权,张宏海先被关押在国安局位于北京大红门南路47号的看守 所大约两年半,那裡条件最差,跟刑事犯一起,被关在一间隻能走出七、八步的小牢房裡。张宏海后来被转到北京的天河监狱,在那裡关了9个月。后他又被转往浙 江省的乔司监狱,在那裡的4年多时间裡他一直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杨子立家人说,作为不认罪的政治犯,杨子立不能像一般犯人享受通电话的待遇,隻有遇到急事或重大节日,经申请才能跟家人通电话。在杨子立被关押的8年期间,杨子立隻见过他的父亲5次,每次不超过半小时。他的母亲因受刺激而神经错乱,一直需要有人陪伴照料。

靳海科目前仍在北京第二监狱服刑。他于2007年10月患阑尾炎,因未及时治疗导致健康恶化,监狱当局拒绝其家属多次提出的保外就医请求,也不允许律师与靳海科见面。据报道,徐伟在监狱中已被鉴定为精神病,转到专门关押患病犯人的北京市延庆监狱。
 

欲了解更多有关靳海科、徐伟、杨子立和张宏海的消息,请参阅:
    徐伟被判刑后开始绝食,现已进入第七天 2003年06月02日
    徐伟、杨子立等四青年被判刑 2003年05月28日

    






2009年03月12日

北京新青年学会成员杨子立和张宏海分 别在北京市第二监狱和浙江省乔司监狱第九分监狱服满8年刑期后于2009年3月12日获释。他们均因参与北京新青年学会活动被当局判刑。根据判决,他 们获释后仍被剥夺包括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在内的政治权利两年。在此期间,如果没有当局的批准,他们将不能接受外国媒体的採访,也不能跟海外团体进行联 络。

消息来源透露,张宏海在离开监狱后表示,他终于和全世界人民一样在同一个蓝天下呼吁,但是他已经被共产党从新青年变成新中年了。

2000年,杨子立、张宏海、徐伟、靳海科参加北京新青年学会。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国内的政治改革问题,尤其是农村的民主变革,还在网络上发表文章,包括《做新公民,重塑中国》、《怎麽办》等。

2001 年3月,杨子立、张宏海、徐伟和靳海科一起被当局指控妄图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2003年5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颠覆国家政权 罪将4人判刑。徐伟和靳海科被判有期徒刑10年,杨子立和张宏海被判8年。被拘留时,他们都是不满30岁的年轻人,杨子立是电脑工程师,徐伟是北京《消 费日报》的记者和编辑,靳海科是地质工程师,张宏海是自由撰稿人,被誉为北京四君
子。

在法庭上,杨子立等抗议他们在长达两年多羁押期间所受到的酷刑虐待,包括遭殴打、被用电警棍捅击生殖器、强迫以固定姿势坐10个小时以上的体罚等,但当局从未对此进行过调查。

庭 审中为检方作証的3名証人都来自新青年学会。其中一人是北京市国安局安插的卧底。杨子立等4人判刑后,3名証人均表示他们的証词是受威胁作出的。那名 卧底証人后来逃到泰国,在那裡接受媒体採访时表示,新青年学会的活动并未违法。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4人上诉时,却不准証人出庭作証推翻先前的 証词,也不採纳律师提出的証人的翻証材料。

消息来源告诉中国人权,张宏海先被关押在国安局位于北京大红门南路47号的看守 所大约两年半,那裡条件最差,跟刑事犯一起,被关在一间隻能走出七、八步的小牢房裡。张宏海后来被转到北京的天河监狱,在那裡关了9个月。后他又被转往浙 江省的乔司监狱,在那裡的4年多时间裡他一直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杨子立家人说,作为不认罪的政治犯,杨子立不能像一般犯人享受通电话的待遇,隻有遇到急事或重大节日,经申请才能跟家人通电话。在杨子立被关押的8年期间,杨子立隻见过他的父亲5次,每次不超过半小时。他的母亲因受刺激而神经错乱,一直需要有人陪伴照料。

靳海科目前仍在北京第二监狱服刑。他于2007年10月患阑尾炎,因未及时治疗导致健康恶化,监狱当局拒绝其家属多次提出的保外就医请求,也不允许律师与靳海科见面。据报道,徐伟在监狱中已被鉴定为精神病,转到专门关押患病犯人的北京市延庆监狱。
 

欲了解更多有关靳海科、徐伟、杨子立和张宏海的消息,请参阅:
    徐伟被判刑后开始绝食,现已进入第七天 2003年06月02日
    徐伟、杨子立等四青年被判刑 2003年05月28日

    






2009年03月12日

北京新青年学会成员杨子立和张宏海分 别在北京市第二监狱和浙江省乔司监狱第九分监狱服满8年刑期后于2009年3月12日获释。他们均因参与北京新青年学会活动被当局判刑。根据判决,他 们获释后仍被剥夺包括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在内的政治权利两年。在此期间,如果没有当局的批准,他们将不能接受外国媒体的採访,也不能跟海外团体进行联 络。

消息来源透露,张宏海在离开监狱后表示,他终于和全世界人民一样在同一个蓝天下呼吁,但是他已经被共产党从新青年变成新中年了。

2000年,杨子立、张宏海、徐伟、靳海科参加北京新青年学会。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国内的政治改革问题,尤其是农村的民主变革,还在网络上发表文章,包括《做新公民,重塑中国》、《怎麽办》等。

2001 年3月,杨子立、张宏海、徐伟和靳海科一起被当局指控妄图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2003年5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颠覆国家政权 罪将4人判刑。徐伟和靳海科被判有期徒刑10年,杨子立和张宏海被判8年。被拘留时,他们都是不满30岁的年轻人,杨子立是电脑工程师,徐伟是北京《消 费日报》的记者和编辑,靳海科是地质工程师,张宏海是自由撰稿人,被誉为北京四君
子。

在法庭上,杨子立等抗议他们在长达两年多羁押期间所受到的酷刑虐待,包括遭殴打、被用电警棍捅击生殖器、强迫以固定姿势坐10个小时以上的体罚等,但当局从未对此进行过调查。

庭 审中为检方作証的3名証人都来自新青年学会。其中一人是北京市国安局安插的卧底。杨子立等4人判刑后,3名証人均表示他们的証词是受威胁作出的。那名 卧底証人后来逃到泰国,在那裡接受媒体採访时表示,新青年学会的活动并未违法。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4人上诉时,却不准証人出庭作証推翻先前的 証词,也不採纳律师提出的証人的翻証材料。

消息来源告诉中国人权,张宏海先被关押在国安局位于北京大红门南路47号的看守 所大约两年半,那裡条件最差,跟刑事犯一起,被关在一间隻能走出七、八步的小牢房裡。张宏海后来被转到北京的天河监狱,在那裡关了9个月。后他又被转往浙 江省的乔司监狱,在那裡的4年多时间裡他一直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杨子立家人说,作为不认罪的政治犯,杨子立不能像一般犯人享受通电话的待遇,隻有遇到急事或重大节日,经申请才能跟家人通电话。在杨子立被关押的8年期间,杨子立隻见过他的父亲5次,每次不超过半小时。他的母亲因受刺激而神经错乱,一直需要有人陪伴照料。

靳海科目前仍在北京第二监狱服刑。他于2007年10月患阑尾炎,因未及时治疗导致健康恶化,监狱当局拒绝其家属多次提出的保外就医请求,也不允许律师与靳海科见面。据报道,徐伟在监狱中已被鉴定为精神病,转到专门关押患病犯人的北京市延庆监狱。
 

欲了解更多有关靳海科、徐伟、杨子立和张宏海的消息,请参阅:
    徐伟被判刑后开始绝食,现已进入第七天 2003年06月02日
    徐伟、杨子立等四青年被判刑 2003年05月28日

    






2009年03月12日

北京新青年学会成员杨子立和张宏海分 别在北京市第二监狱和浙江省乔司监狱第九分监狱服满8年刑期后于2009年3月12日获释。他们均因参与北京新青年学会活动被当局判刑。根据判决,他 们获释后仍被剥夺包括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在内的政治权利两年。在此期间,如果没有当局的批准,他们将不能接受外国媒体的採访,也不能跟海外团体进行联 络。

消息来源透露,张宏海在离开监狱后表示,他终于和全世界人民一样在同一个蓝天下呼吁,但是他已经被共产党从新青年变成新中年了。

2000年,杨子立、张宏海、徐伟、靳海科参加北京新青年学会。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国内的政治改革问题,尤其是农村的民主变革,还在网络上发表文章,包括《做新公民,重塑中国》、《怎麽办》等。

2001 年3月,杨子立、张宏海、徐伟和靳海科一起被当局指控妄图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2003年5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颠覆国家政权 罪将4人判刑。徐伟和靳海科被判有期徒刑10年,杨子立和张宏海被判8年。被拘留时,他们都是不满30岁的年轻人,杨子立是电脑工程师,徐伟是北京《消 费日报》的记者和编辑,靳海科是地质工程师,张宏海是自由撰稿人,被誉为北京四君
子。

在法庭上,杨子立等抗议他们在长达两年多羁押期间所受到的酷刑虐待,包括遭殴打、被用电警棍捅击生殖器、强迫以固定姿势坐10个小时以上的体罚等,但当局从未对此进行过调查。

庭 审中为检方作証的3名証人都来自新青年学会。其中一人是北京市国安局安插的卧底。杨子立等4人判刑后,3名証人均表示他们的証词是受威胁作出的。那名 卧底証人后来逃到泰国,在那裡接受媒体採访时表示,新青年学会的活动并未违法。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4人上诉时,却不准証人出庭作証推翻先前的 証词,也不採纳律师提出的証人的翻証材料。

消息来源告诉中国人权,张宏海先被关押在国安局位于北京大红门南路47号的看守 所大约两年半,那裡条件最差,跟刑事犯一起,被关在一间隻能走出七、八步的小牢房裡。张宏海后来被转到北京的天河监狱,在那裡关了9个月。后他又被转往浙 江省的乔司监狱,在那裡的4年多时间裡他一直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杨子立家人说,作为不认罪的政治犯,杨子立不能像一般犯人享受通电话的待遇,隻有遇到急事或重大节日,经申请才能跟家人通电话。在杨子立被关押的8年期间,杨子立隻见过他的父亲5次,每次不超过半小时。他的母亲因受刺激而神经错乱,一直需要有人陪伴照料。

靳海科目前仍在北京第二监狱服刑。他于2007年10月患阑尾炎,因未及时治疗导致健康恶化,监狱当局拒绝其家属多次提出的保外就医请求,也不允许律师与靳海科见面。据报道,徐伟在监狱中已被鉴定为精神病,转到专门关押患病犯人的北京市延庆监狱。
 

欲了解更多有关靳海科、徐伟、杨子立和张宏海的消息,请参阅:
    徐伟被判刑后开始绝食,现已进入第七天 2003年06月02日
    徐伟、杨子立等四青年被判刑 2003年05月28日

    






2009年03月12日

北京新青年学会成员杨子立和张宏海分 别在北京市第二监狱和浙江省乔司监狱第九分监狱服满8年刑期后于2009年3月12日获释。他们均因参与北京新青年学会活动被当局判刑。根据判决,他 们获释后仍被剥夺包括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在内的政治权利两年。在此期间,如果没有当局的批准,他们将不能接受外国媒体的採访,也不能跟海外团体进行联 络。

消息来源透露,张宏海在离开监狱后表示,他终于和全世界人民一样在同一个蓝天下呼吁,但是他已经被共产党从新青年变成新中年了。

2000年,杨子立、张宏海、徐伟、靳海科参加北京新青年学会。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国内的政治改革问题,尤其是农村的民主变革,还在网络上发表文章,包括《做新公民,重塑中国》、《怎麽办》等。

2001 年3月,杨子立、张宏海、徐伟和靳海科一起被当局指控妄图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2003年5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颠覆国家政权 罪将4人判刑。徐伟和靳海科被判有期徒刑10年,杨子立和张宏海被判8年。被拘留时,他们都是不满30岁的年轻人,杨子立是电脑工程师,徐伟是北京《消 费日报》的记者和编辑,靳海科是地质工程师,张宏海是自由撰稿人,被誉为北京四君
子。

在法庭上,杨子立等抗议他们在长达两年多羁押期间所受到的酷刑虐待,包括遭殴打、被用电警棍捅击生殖器、强迫以固定姿势坐10个小时以上的体罚等,但当局从未对此进行过调查。

庭 审中为检方作証的3名証人都来自新青年学会。其中一人是北京市国安局安插的卧底。杨子立等4人判刑后,3名証人均表示他们的証词是受威胁作出的。那名 卧底証人后来逃到泰国,在那裡接受媒体採访时表示,新青年学会的活动并未违法。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4人上诉时,却不准証人出庭作証推翻先前的 証词,也不採纳律师提出的証人的翻証材料。

消息来源告诉中国人权,张宏海先被关押在国安局位于北京大红门南路47号的看守 所大约两年半,那裡条件最差,跟刑事犯一起,被关在一间隻能走出七、八步的小牢房裡。张宏海后来被转到北京的天河监狱,在那裡关了9个月。后他又被转往浙 江省的乔司监狱,在那裡的4年多时间裡他一直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杨子立家人说,作为不认罪的政治犯,杨子立不能像一般犯人享受通电话的待遇,隻有遇到急事或重大节日,经申请才能跟家人通电话。在杨子立被关押的8年期间,杨子立隻见过他的父亲5次,每次不超过半小时。他的母亲因受刺激而神经错乱,一直需要有人陪伴照料。

靳海科目前仍在北京第二监狱服刑。他于2007年10月患阑尾炎,因未及时治疗导致健康恶化,监狱当局拒绝其家属多次提出的保外就医请求,也不允许律师与靳海科见面。据报道,徐伟在监狱中已被鉴定为精神病,转到专门关押患病犯人的北京市延庆监狱。
 

欲了解更多有关靳海科、徐伟、杨子立和张宏海的消息,请参阅:
    徐伟被判刑后开始绝食,现已进入第七天 2003年06月02日
    徐伟、杨子立等四青年被判刑 2003年05月28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