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高智晟妻子致美国国会议员公开信
中国人权



2009年04月23日

中国着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于2009年4月23日写信给美国国会议员,要求美国国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公开说明自今年2月失踪丈夫的下落。耿和授权中国人权发表这封公开信。

高智晟律师以代理拆迁户、法轮功学员和家庭教会活跃人士的桉件,直言批评中国政府而闻名。自2005年他连续写信给中国领导人,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和 异议人士后,便成为中国政府打压的对象。在2006年12月,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他3年有期徒刑,缓刑5年。在缓刑期间,高智晟遭到当局多 次拘禁,他的家人也遭到警方的长期骚扰。2007年9月,高智晟因给美国国会写公开信,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遭到当局的绑架,长达59天。在此期间,他遭 到警方的酷刑折磨。中国人权于2009年2月初受权发表高智晟本人对遭受酷刑的详述。

2009年1月9日,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携子女逃离中国,一个星期后到达泰国。2月4日,目击者见到高智晟被10多名国安人员从他老家陝西省佳县神泉乡 小石板桥村强行带走,此后便失去音讯。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于2009年3月11日抵达美国。目前,已有许多政府、人权团体和律师组织紧急表达对高智晟律师 安全的严重关切。


                                高智晟妻子致美国国会议员公开信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

我叫耿和,是中国大陆正在遭受迫害的政治犯高智晟律师的妻子。今年3月11日,我携带一儿一女来到美国政治避难。我写信给您们,首先对美国政府表示 感谢。在我们一家身处危境之际,美国政府的人道主义援手使得我和子女得以逃脱残酷的迫害。现在我们安全了,但我的丈夫高智晟的处境却更危险了。因此,我恳 请您们能够进一步帮助我们一家,制止中国政府迫害我的先生高智晟律师。

我的先生高智晟,是一位正直的律师。由于他的专业能力,我们一家曾经有很好的经济收入和生活。从2003年开始,我先生开始参与维权桉例,为此频繁 与大陆各级腐败黑社会化的政府发生冲突。2004年,他调查和披露中国大陆最大的政治迫害桉中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并三次致信中国领导人,要求停止迫 害法轮功。他这样做,虽然并不违背中国的法律,但是各级政府还是不断威胁他,并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他亲身经历的问题使得他认识到,如果不改变中国的政治 体制,就无法依照法律维护公民的安全、利益和尊严。于是,他在中国宪法和法律允许的框架中,发起一次次公民和平示威请愿,揭露和抗议政府的腐败和暴政问 题。

我先生的正义行动,招致中国政府不断升级的迫害。2006年8月15日,他们绑架了我先生,并于9月21日正式逮捕他。其间,当局为摧毁我先生的意 志,百般折磨他,还绑架、骚扰和折磨我和我们的孩子。2006年12月21日,在剥夺了我先生聘请辩护律师权利的情况下,当局判决我先生有罪并处以刑罚。

我先生随后向国际社会揭露了这些问题。当局非常恼火。多次对他实施绑架和迫害。2007年9月21日晚上,我先生被套上黑头套,绑架到不知名的地 方,多人对他进行长达59天的各种酷刑摧残。其中,有电棍击打身体、竹签捅生殖器和烟熏五官等酷刑。当时,我先生疼痛难当,汗水、血水和各种体液,流了一 地。当局声称折磨我先生的理由之一,是他写信给美国国会。

2009年1月9日,由于不堪中国政府的流氓野蛮骚扰和迫害,我带着孩子踏上逃离中国的艰险路途。2月4日,我先生在陝西老家再度失踪,至今音信全无。这肯定是中国政府报复我们的逃亡,将他再次绑架。鉴于过去的恐怖经验,我非常担心我先生的安全。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作为妻子,我现在心乱如麻,怀疑我是否应该离开中国。尽管我有思想准备与我先生共患难,但是我们的孩子,一个16岁,另一个隻 有5岁,已经在当局的绑架、恫吓和殴打下,无法上学。女儿甚至离家出走,亲友们担心恐惧会导致她精神不正常。如不离开那个可怕的国家,他们的一生就毁掉 了。但是,我先生却因我们逃离中国而备遭折磨,对此我真的心如刀割。孩子天天也追问我,爸爸在哪裡?我孤身无援,万般无奈,隻能向您们呼吁,对中国政府施 加压力,让他们停止迫害我先生,并告诉全世界我先生在什麽地方以及情况怎样。
我的朋友告诉我,美国这个伟大的国家把人权作为国家外交政策的基石,决不会坐视我先生受苦而不管。因此,他们鼓励和建议我写信给您们,寻求帮助。我 想起我先生还有自由的时候,每当中国有重大人权迫害桉发生时,他总是把眼光投向美国。他总是说,美国是世界自由和人权秩序的基石;美国不会容忍强权暴政 肆无忌惮地凌辱弱者和民众。
我到美国刚刚一个多月,但我已经感受到,在这个伟大的宪政民主国家中,公民享受安全、自由和尊严。我更加理解我先生奋斗的意义。他曾经以极大勇气告诉世人,他要让中国人像美国人民一样,享受免除恐惧的自由和尊严。为此,他正遭受着迫害。

过去,当我每每为他挑战暴政的举动感到担心时,我先生还经常安慰我说,邪不压正,得道多助;如果有一天他因为理念和正义而受到迫害,全世界爱好正义 的人们会声援和支持他的。我知道,他在监狱裡忍受各种迫害时,内心怀着怎样的光明和希望!在面对巨大的暴政机器时,这样的希望可能显得很弱小但却非常坚 定,因为对美国的信心和期待是这份希望和期待的核心!

现在,我愿尽我所能,不让他失望!我想通过您们,让他得到伟大的美国的帮助。那是他在黑牢中忍受各种酷刑时内心中珍存的一份信念和希望!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请帮助我,声援我的先生高智晟律师,让邪恶的势力知道,迫害不是没有阻力的;让成千上万的暴政下痛苦地生活的中国人知道,美国在关注着他们的人权状况,不会放弃。我先生会因此更加不屈,中国人会因此而受到鼓舞,中国和世界会因此而最终得到改变!

万分感谢您们的关注!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 耿和
2009年4月23日


欲了解更多有关高智晟的消息,请参阅:
    《维权律师高智晟家属抵达美国》, 2009年2月11日
    《中国人权获被绑架的维权律师高智晟遭酷刑消息》, 2009年2月8日
    大赦国际、人权观察和中国人权的联合声明, 《中国当局任意拘押维权律师》, 2009年2月2日
    Kerry Brown, 评高智晟的《神与我们并肩作战》,中国人权论坛 2008年,第1期 (英文)
    《中国人权对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判刑的声明》, 2006年12月21日
高智晟2007年曾被当局绑架和遭受酷刑的描述:
    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中文原文)
    Dark Night, Dark Hood, and Kidnapping by Dark Mafia (英文翻译)
 








2009年04月23日

中国着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于2009年4月23日写信给美国国会议员,要求美国国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公开说明自今年2月失踪丈夫的下落。耿和授权中国人权发表这封公开信。

高智晟律师以代理拆迁户、法轮功学员和家庭教会活跃人士的桉件,直言批评中国政府而闻名。自2005年他连续写信给中国领导人,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和 异议人士后,便成为中国政府打压的对象。在2006年12月,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他3年有期徒刑,缓刑5年。在缓刑期间,高智晟遭到当局多 次拘禁,他的家人也遭到警方的长期骚扰。2007年9月,高智晟因给美国国会写公开信,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遭到当局的绑架,长达59天。在此期间,他遭 到警方的酷刑折磨。中国人权于2009年2月初受权发表高智晟本人对遭受酷刑的详述。

2009年1月9日,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携子女逃离中国,一个星期后到达泰国。2月4日,目击者见到高智晟被10多名国安人员从他老家陝西省佳县神泉乡 小石板桥村强行带走,此后便失去音讯。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于2009年3月11日抵达美国。目前,已有许多政府、人权团体和律师组织紧急表达对高智晟律师 安全的严重关切。


                                高智晟妻子致美国国会议员公开信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

我叫耿和,是中国大陆正在遭受迫害的政治犯高智晟律师的妻子。今年3月11日,我携带一儿一女来到美国政治避难。我写信给您们,首先对美国政府表示 感谢。在我们一家身处危境之际,美国政府的人道主义援手使得我和子女得以逃脱残酷的迫害。现在我们安全了,但我的丈夫高智晟的处境却更危险了。因此,我恳 请您们能够进一步帮助我们一家,制止中国政府迫害我的先生高智晟律师。

我的先生高智晟,是一位正直的律师。由于他的专业能力,我们一家曾经有很好的经济收入和生活。从2003年开始,我先生开始参与维权桉例,为此频繁 与大陆各级腐败黑社会化的政府发生冲突。2004年,他调查和披露中国大陆最大的政治迫害桉中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并三次致信中国领导人,要求停止迫 害法轮功。他这样做,虽然并不违背中国的法律,但是各级政府还是不断威胁他,并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他亲身经历的问题使得他认识到,如果不改变中国的政治 体制,就无法依照法律维护公民的安全、利益和尊严。于是,他在中国宪法和法律允许的框架中,发起一次次公民和平示威请愿,揭露和抗议政府的腐败和暴政问 题。

我先生的正义行动,招致中国政府不断升级的迫害。2006年8月15日,他们绑架了我先生,并于9月21日正式逮捕他。其间,当局为摧毁我先生的意 志,百般折磨他,还绑架、骚扰和折磨我和我们的孩子。2006年12月21日,在剥夺了我先生聘请辩护律师权利的情况下,当局判决我先生有罪并处以刑罚。

我先生随后向国际社会揭露了这些问题。当局非常恼火。多次对他实施绑架和迫害。2007年9月21日晚上,我先生被套上黑头套,绑架到不知名的地 方,多人对他进行长达59天的各种酷刑摧残。其中,有电棍击打身体、竹签捅生殖器和烟熏五官等酷刑。当时,我先生疼痛难当,汗水、血水和各种体液,流了一 地。当局声称折磨我先生的理由之一,是他写信给美国国会。

2009年1月9日,由于不堪中国政府的流氓野蛮骚扰和迫害,我带着孩子踏上逃离中国的艰险路途。2月4日,我先生在陝西老家再度失踪,至今音信全无。这肯定是中国政府报复我们的逃亡,将他再次绑架。鉴于过去的恐怖经验,我非常担心我先生的安全。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作为妻子,我现在心乱如麻,怀疑我是否应该离开中国。尽管我有思想准备与我先生共患难,但是我们的孩子,一个16岁,另一个隻 有5岁,已经在当局的绑架、恫吓和殴打下,无法上学。女儿甚至离家出走,亲友们担心恐惧会导致她精神不正常。如不离开那个可怕的国家,他们的一生就毁掉 了。但是,我先生却因我们逃离中国而备遭折磨,对此我真的心如刀割。孩子天天也追问我,爸爸在哪裡?我孤身无援,万般无奈,隻能向您们呼吁,对中国政府施 加压力,让他们停止迫害我先生,并告诉全世界我先生在什麽地方以及情况怎样。
我的朋友告诉我,美国这个伟大的国家把人权作为国家外交政策的基石,决不会坐视我先生受苦而不管。因此,他们鼓励和建议我写信给您们,寻求帮助。我 想起我先生还有自由的时候,每当中国有重大人权迫害桉发生时,他总是把眼光投向美国。他总是说,美国是世界自由和人权秩序的基石;美国不会容忍强权暴政 肆无忌惮地凌辱弱者和民众。
我到美国刚刚一个多月,但我已经感受到,在这个伟大的宪政民主国家中,公民享受安全、自由和尊严。我更加理解我先生奋斗的意义。他曾经以极大勇气告诉世人,他要让中国人像美国人民一样,享受免除恐惧的自由和尊严。为此,他正遭受着迫害。

过去,当我每每为他挑战暴政的举动感到担心时,我先生还经常安慰我说,邪不压正,得道多助;如果有一天他因为理念和正义而受到迫害,全世界爱好正义 的人们会声援和支持他的。我知道,他在监狱裡忍受各种迫害时,内心怀着怎样的光明和希望!在面对巨大的暴政机器时,这样的希望可能显得很弱小但却非常坚 定,因为对美国的信心和期待是这份希望和期待的核心!

现在,我愿尽我所能,不让他失望!我想通过您们,让他得到伟大的美国的帮助。那是他在黑牢中忍受各种酷刑时内心中珍存的一份信念和希望!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请帮助我,声援我的先生高智晟律师,让邪恶的势力知道,迫害不是没有阻力的;让成千上万的暴政下痛苦地生活的中国人知道,美国在关注着他们的人权状况,不会放弃。我先生会因此更加不屈,中国人会因此而受到鼓舞,中国和世界会因此而最终得到改变!

万分感谢您们的关注!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 耿和
2009年4月23日


欲了解更多有关高智晟的消息,请参阅:
    《维权律师高智晟家属抵达美国》, 2009年2月11日
    《中国人权获被绑架的维权律师高智晟遭酷刑消息》, 2009年2月8日
    大赦国际、人权观察和中国人权的联合声明, 《中国当局任意拘押维权律师》, 2009年2月2日
    Kerry Brown, 评高智晟的《神与我们并肩作战》,中国人权论坛 2008年,第1期 (英文)
    《中国人权对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判刑的声明》, 2006年12月21日
高智晟2007年曾被当局绑架和遭受酷刑的描述:
    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中文原文)
    Dark Night, Dark Hood, and Kidnapping by Dark Mafia (英文翻译)
 








2009年04月23日

中国着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于2009年4月23日写信给美国国会议员,要求美国国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公开说明自今年2月失踪丈夫的下落。耿和授权中国人权发表这封公开信。

高智晟律师以代理拆迁户、法轮功学员和家庭教会活跃人士的桉件,直言批评中国政府而闻名。自2005年他连续写信给中国领导人,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和 异议人士后,便成为中国政府打压的对象。在2006年12月,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他3年有期徒刑,缓刑5年。在缓刑期间,高智晟遭到当局多 次拘禁,他的家人也遭到警方的长期骚扰。2007年9月,高智晟因给美国国会写公开信,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遭到当局的绑架,长达59天。在此期间,他遭 到警方的酷刑折磨。中国人权于2009年2月初受权发表高智晟本人对遭受酷刑的详述。

2009年1月9日,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携子女逃离中国,一个星期后到达泰国。2月4日,目击者见到高智晟被10多名国安人员从他老家陝西省佳县神泉乡 小石板桥村强行带走,此后便失去音讯。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于2009年3月11日抵达美国。目前,已有许多政府、人权团体和律师组织紧急表达对高智晟律师 安全的严重关切。


                                高智晟妻子致美国国会议员公开信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

我叫耿和,是中国大陆正在遭受迫害的政治犯高智晟律师的妻子。今年3月11日,我携带一儿一女来到美国政治避难。我写信给您们,首先对美国政府表示 感谢。在我们一家身处危境之际,美国政府的人道主义援手使得我和子女得以逃脱残酷的迫害。现在我们安全了,但我的丈夫高智晟的处境却更危险了。因此,我恳 请您们能够进一步帮助我们一家,制止中国政府迫害我的先生高智晟律师。

我的先生高智晟,是一位正直的律师。由于他的专业能力,我们一家曾经有很好的经济收入和生活。从2003年开始,我先生开始参与维权桉例,为此频繁 与大陆各级腐败黑社会化的政府发生冲突。2004年,他调查和披露中国大陆最大的政治迫害桉中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并三次致信中国领导人,要求停止迫 害法轮功。他这样做,虽然并不违背中国的法律,但是各级政府还是不断威胁他,并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他亲身经历的问题使得他认识到,如果不改变中国的政治 体制,就无法依照法律维护公民的安全、利益和尊严。于是,他在中国宪法和法律允许的框架中,发起一次次公民和平示威请愿,揭露和抗议政府的腐败和暴政问 题。

我先生的正义行动,招致中国政府不断升级的迫害。2006年8月15日,他们绑架了我先生,并于9月21日正式逮捕他。其间,当局为摧毁我先生的意 志,百般折磨他,还绑架、骚扰和折磨我和我们的孩子。2006年12月21日,在剥夺了我先生聘请辩护律师权利的情况下,当局判决我先生有罪并处以刑罚。

我先生随后向国际社会揭露了这些问题。当局非常恼火。多次对他实施绑架和迫害。2007年9月21日晚上,我先生被套上黑头套,绑架到不知名的地 方,多人对他进行长达59天的各种酷刑摧残。其中,有电棍击打身体、竹签捅生殖器和烟熏五官等酷刑。当时,我先生疼痛难当,汗水、血水和各种体液,流了一 地。当局声称折磨我先生的理由之一,是他写信给美国国会。

2009年1月9日,由于不堪中国政府的流氓野蛮骚扰和迫害,我带着孩子踏上逃离中国的艰险路途。2月4日,我先生在陝西老家再度失踪,至今音信全无。这肯定是中国政府报复我们的逃亡,将他再次绑架。鉴于过去的恐怖经验,我非常担心我先生的安全。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作为妻子,我现在心乱如麻,怀疑我是否应该离开中国。尽管我有思想准备与我先生共患难,但是我们的孩子,一个16岁,另一个隻 有5岁,已经在当局的绑架、恫吓和殴打下,无法上学。女儿甚至离家出走,亲友们担心恐惧会导致她精神不正常。如不离开那个可怕的国家,他们的一生就毁掉 了。但是,我先生却因我们逃离中国而备遭折磨,对此我真的心如刀割。孩子天天也追问我,爸爸在哪裡?我孤身无援,万般无奈,隻能向您们呼吁,对中国政府施 加压力,让他们停止迫害我先生,并告诉全世界我先生在什麽地方以及情况怎样。
我的朋友告诉我,美国这个伟大的国家把人权作为国家外交政策的基石,决不会坐视我先生受苦而不管。因此,他们鼓励和建议我写信给您们,寻求帮助。我 想起我先生还有自由的时候,每当中国有重大人权迫害桉发生时,他总是把眼光投向美国。他总是说,美国是世界自由和人权秩序的基石;美国不会容忍强权暴政 肆无忌惮地凌辱弱者和民众。
我到美国刚刚一个多月,但我已经感受到,在这个伟大的宪政民主国家中,公民享受安全、自由和尊严。我更加理解我先生奋斗的意义。他曾经以极大勇气告诉世人,他要让中国人像美国人民一样,享受免除恐惧的自由和尊严。为此,他正遭受着迫害。

过去,当我每每为他挑战暴政的举动感到担心时,我先生还经常安慰我说,邪不压正,得道多助;如果有一天他因为理念和正义而受到迫害,全世界爱好正义 的人们会声援和支持他的。我知道,他在监狱裡忍受各种迫害时,内心怀着怎样的光明和希望!在面对巨大的暴政机器时,这样的希望可能显得很弱小但却非常坚 定,因为对美国的信心和期待是这份希望和期待的核心!

现在,我愿尽我所能,不让他失望!我想通过您们,让他得到伟大的美国的帮助。那是他在黑牢中忍受各种酷刑时内心中珍存的一份信念和希望!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请帮助我,声援我的先生高智晟律师,让邪恶的势力知道,迫害不是没有阻力的;让成千上万的暴政下痛苦地生活的中国人知道,美国在关注着他们的人权状况,不会放弃。我先生会因此更加不屈,中国人会因此而受到鼓舞,中国和世界会因此而最终得到改变!

万分感谢您们的关注!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 耿和
2009年4月23日


欲了解更多有关高智晟的消息,请参阅:
    《维权律师高智晟家属抵达美国》, 2009年2月11日
    《中国人权获被绑架的维权律师高智晟遭酷刑消息》, 2009年2月8日
    大赦国际、人权观察和中国人权的联合声明, 《中国当局任意拘押维权律师》, 2009年2月2日
    Kerry Brown, 评高智晟的《神与我们并肩作战》,中国人权论坛 2008年,第1期 (英文)
    《中国人权对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判刑的声明》, 2006年12月21日
高智晟2007年曾被当局绑架和遭受酷刑的描述:
    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中文原文)
    Dark Night, Dark Hood, and Kidnapping by Dark Mafia (英文翻译)
 








2009年04月23日

中国着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于2009年4月23日写信给美国国会议员,要求美国国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公开说明自今年2月失踪丈夫的下落。耿和授权中国人权发表这封公开信。

高智晟律师以代理拆迁户、法轮功学员和家庭教会活跃人士的桉件,直言批评中国政府而闻名。自2005年他连续写信给中国领导人,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和 异议人士后,便成为中国政府打压的对象。在2006年12月,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他3年有期徒刑,缓刑5年。在缓刑期间,高智晟遭到当局多 次拘禁,他的家人也遭到警方的长期骚扰。2007年9月,高智晟因给美国国会写公开信,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遭到当局的绑架,长达59天。在此期间,他遭 到警方的酷刑折磨。中国人权于2009年2月初受权发表高智晟本人对遭受酷刑的详述。

2009年1月9日,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携子女逃离中国,一个星期后到达泰国。2月4日,目击者见到高智晟被10多名国安人员从他老家陝西省佳县神泉乡 小石板桥村强行带走,此后便失去音讯。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于2009年3月11日抵达美国。目前,已有许多政府、人权团体和律师组织紧急表达对高智晟律师 安全的严重关切。


                                高智晟妻子致美国国会议员公开信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

我叫耿和,是中国大陆正在遭受迫害的政治犯高智晟律师的妻子。今年3月11日,我携带一儿一女来到美国政治避难。我写信给您们,首先对美国政府表示 感谢。在我们一家身处危境之际,美国政府的人道主义援手使得我和子女得以逃脱残酷的迫害。现在我们安全了,但我的丈夫高智晟的处境却更危险了。因此,我恳 请您们能够进一步帮助我们一家,制止中国政府迫害我的先生高智晟律师。

我的先生高智晟,是一位正直的律师。由于他的专业能力,我们一家曾经有很好的经济收入和生活。从2003年开始,我先生开始参与维权桉例,为此频繁 与大陆各级腐败黑社会化的政府发生冲突。2004年,他调查和披露中国大陆最大的政治迫害桉中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并三次致信中国领导人,要求停止迫 害法轮功。他这样做,虽然并不违背中国的法律,但是各级政府还是不断威胁他,并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他亲身经历的问题使得他认识到,如果不改变中国的政治 体制,就无法依照法律维护公民的安全、利益和尊严。于是,他在中国宪法和法律允许的框架中,发起一次次公民和平示威请愿,揭露和抗议政府的腐败和暴政问 题。

我先生的正义行动,招致中国政府不断升级的迫害。2006年8月15日,他们绑架了我先生,并于9月21日正式逮捕他。其间,当局为摧毁我先生的意 志,百般折磨他,还绑架、骚扰和折磨我和我们的孩子。2006年12月21日,在剥夺了我先生聘请辩护律师权利的情况下,当局判决我先生有罪并处以刑罚。

我先生随后向国际社会揭露了这些问题。当局非常恼火。多次对他实施绑架和迫害。2007年9月21日晚上,我先生被套上黑头套,绑架到不知名的地 方,多人对他进行长达59天的各种酷刑摧残。其中,有电棍击打身体、竹签捅生殖器和烟熏五官等酷刑。当时,我先生疼痛难当,汗水、血水和各种体液,流了一 地。当局声称折磨我先生的理由之一,是他写信给美国国会。

2009年1月9日,由于不堪中国政府的流氓野蛮骚扰和迫害,我带着孩子踏上逃离中国的艰险路途。2月4日,我先生在陝西老家再度失踪,至今音信全无。这肯定是中国政府报复我们的逃亡,将他再次绑架。鉴于过去的恐怖经验,我非常担心我先生的安全。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作为妻子,我现在心乱如麻,怀疑我是否应该离开中国。尽管我有思想准备与我先生共患难,但是我们的孩子,一个16岁,另一个隻 有5岁,已经在当局的绑架、恫吓和殴打下,无法上学。女儿甚至离家出走,亲友们担心恐惧会导致她精神不正常。如不离开那个可怕的国家,他们的一生就毁掉 了。但是,我先生却因我们逃离中国而备遭折磨,对此我真的心如刀割。孩子天天也追问我,爸爸在哪裡?我孤身无援,万般无奈,隻能向您们呼吁,对中国政府施 加压力,让他们停止迫害我先生,并告诉全世界我先生在什麽地方以及情况怎样。
我的朋友告诉我,美国这个伟大的国家把人权作为国家外交政策的基石,决不会坐视我先生受苦而不管。因此,他们鼓励和建议我写信给您们,寻求帮助。我 想起我先生还有自由的时候,每当中国有重大人权迫害桉发生时,他总是把眼光投向美国。他总是说,美国是世界自由和人权秩序的基石;美国不会容忍强权暴政 肆无忌惮地凌辱弱者和民众。
我到美国刚刚一个多月,但我已经感受到,在这个伟大的宪政民主国家中,公民享受安全、自由和尊严。我更加理解我先生奋斗的意义。他曾经以极大勇气告诉世人,他要让中国人像美国人民一样,享受免除恐惧的自由和尊严。为此,他正遭受着迫害。

过去,当我每每为他挑战暴政的举动感到担心时,我先生还经常安慰我说,邪不压正,得道多助;如果有一天他因为理念和正义而受到迫害,全世界爱好正义 的人们会声援和支持他的。我知道,他在监狱裡忍受各种迫害时,内心怀着怎样的光明和希望!在面对巨大的暴政机器时,这样的希望可能显得很弱小但却非常坚 定,因为对美国的信心和期待是这份希望和期待的核心!

现在,我愿尽我所能,不让他失望!我想通过您们,让他得到伟大的美国的帮助。那是他在黑牢中忍受各种酷刑时内心中珍存的一份信念和希望!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请帮助我,声援我的先生高智晟律师,让邪恶的势力知道,迫害不是没有阻力的;让成千上万的暴政下痛苦地生活的中国人知道,美国在关注着他们的人权状况,不会放弃。我先生会因此更加不屈,中国人会因此而受到鼓舞,中国和世界会因此而最终得到改变!

万分感谢您们的关注!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 耿和
2009年4月23日


欲了解更多有关高智晟的消息,请参阅:
    《维权律师高智晟家属抵达美国》, 2009年2月11日
    《中国人权获被绑架的维权律师高智晟遭酷刑消息》, 2009年2月8日
    大赦国际、人权观察和中国人权的联合声明, 《中国当局任意拘押维权律师》, 2009年2月2日
    Kerry Brown, 评高智晟的《神与我们并肩作战》,中国人权论坛 2008年,第1期 (英文)
    《中国人权对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判刑的声明》, 2006年12月21日
高智晟2007年曾被当局绑架和遭受酷刑的描述:
    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中文原文)
    Dark Night, Dark Hood, and Kidnapping by Dark Mafia (英文翻译)
 








2009年04月23日

中国着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于2009年4月23日写信给美国国会议员,要求美国国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公开说明自今年2月失踪丈夫的下落。耿和授权中国人权发表这封公开信。

高智晟律师以代理拆迁户、法轮功学员和家庭教会活跃人士的桉件,直言批评中国政府而闻名。自2005年他连续写信给中国领导人,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和 异议人士后,便成为中国政府打压的对象。在2006年12月,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他3年有期徒刑,缓刑5年。在缓刑期间,高智晟遭到当局多 次拘禁,他的家人也遭到警方的长期骚扰。2007年9月,高智晟因给美国国会写公开信,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遭到当局的绑架,长达59天。在此期间,他遭 到警方的酷刑折磨。中国人权于2009年2月初受权发表高智晟本人对遭受酷刑的详述。

2009年1月9日,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携子女逃离中国,一个星期后到达泰国。2月4日,目击者见到高智晟被10多名国安人员从他老家陝西省佳县神泉乡 小石板桥村强行带走,此后便失去音讯。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于2009年3月11日抵达美国。目前,已有许多政府、人权团体和律师组织紧急表达对高智晟律师 安全的严重关切。


                                高智晟妻子致美国国会议员公开信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

我叫耿和,是中国大陆正在遭受迫害的政治犯高智晟律师的妻子。今年3月11日,我携带一儿一女来到美国政治避难。我写信给您们,首先对美国政府表示 感谢。在我们一家身处危境之际,美国政府的人道主义援手使得我和子女得以逃脱残酷的迫害。现在我们安全了,但我的丈夫高智晟的处境却更危险了。因此,我恳 请您们能够进一步帮助我们一家,制止中国政府迫害我的先生高智晟律师。

我的先生高智晟,是一位正直的律师。由于他的专业能力,我们一家曾经有很好的经济收入和生活。从2003年开始,我先生开始参与维权桉例,为此频繁 与大陆各级腐败黑社会化的政府发生冲突。2004年,他调查和披露中国大陆最大的政治迫害桉中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并三次致信中国领导人,要求停止迫 害法轮功。他这样做,虽然并不违背中国的法律,但是各级政府还是不断威胁他,并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他亲身经历的问题使得他认识到,如果不改变中国的政治 体制,就无法依照法律维护公民的安全、利益和尊严。于是,他在中国宪法和法律允许的框架中,发起一次次公民和平示威请愿,揭露和抗议政府的腐败和暴政问 题。

我先生的正义行动,招致中国政府不断升级的迫害。2006年8月15日,他们绑架了我先生,并于9月21日正式逮捕他。其间,当局为摧毁我先生的意 志,百般折磨他,还绑架、骚扰和折磨我和我们的孩子。2006年12月21日,在剥夺了我先生聘请辩护律师权利的情况下,当局判决我先生有罪并处以刑罚。

我先生随后向国际社会揭露了这些问题。当局非常恼火。多次对他实施绑架和迫害。2007年9月21日晚上,我先生被套上黑头套,绑架到不知名的地 方,多人对他进行长达59天的各种酷刑摧残。其中,有电棍击打身体、竹签捅生殖器和烟熏五官等酷刑。当时,我先生疼痛难当,汗水、血水和各种体液,流了一 地。当局声称折磨我先生的理由之一,是他写信给美国国会。

2009年1月9日,由于不堪中国政府的流氓野蛮骚扰和迫害,我带着孩子踏上逃离中国的艰险路途。2月4日,我先生在陝西老家再度失踪,至今音信全无。这肯定是中国政府报复我们的逃亡,将他再次绑架。鉴于过去的恐怖经验,我非常担心我先生的安全。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作为妻子,我现在心乱如麻,怀疑我是否应该离开中国。尽管我有思想准备与我先生共患难,但是我们的孩子,一个16岁,另一个隻 有5岁,已经在当局的绑架、恫吓和殴打下,无法上学。女儿甚至离家出走,亲友们担心恐惧会导致她精神不正常。如不离开那个可怕的国家,他们的一生就毁掉 了。但是,我先生却因我们逃离中国而备遭折磨,对此我真的心如刀割。孩子天天也追问我,爸爸在哪裡?我孤身无援,万般无奈,隻能向您们呼吁,对中国政府施 加压力,让他们停止迫害我先生,并告诉全世界我先生在什麽地方以及情况怎样。
我的朋友告诉我,美国这个伟大的国家把人权作为国家外交政策的基石,决不会坐视我先生受苦而不管。因此,他们鼓励和建议我写信给您们,寻求帮助。我 想起我先生还有自由的时候,每当中国有重大人权迫害桉发生时,他总是把眼光投向美国。他总是说,美国是世界自由和人权秩序的基石;美国不会容忍强权暴政 肆无忌惮地凌辱弱者和民众。
我到美国刚刚一个多月,但我已经感受到,在这个伟大的宪政民主国家中,公民享受安全、自由和尊严。我更加理解我先生奋斗的意义。他曾经以极大勇气告诉世人,他要让中国人像美国人民一样,享受免除恐惧的自由和尊严。为此,他正遭受着迫害。

过去,当我每每为他挑战暴政的举动感到担心时,我先生还经常安慰我说,邪不压正,得道多助;如果有一天他因为理念和正义而受到迫害,全世界爱好正义 的人们会声援和支持他的。我知道,他在监狱裡忍受各种迫害时,内心怀着怎样的光明和希望!在面对巨大的暴政机器时,这样的希望可能显得很弱小但却非常坚 定,因为对美国的信心和期待是这份希望和期待的核心!

现在,我愿尽我所能,不让他失望!我想通过您们,让他得到伟大的美国的帮助。那是他在黑牢中忍受各种酷刑时内心中珍存的一份信念和希望!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请帮助我,声援我的先生高智晟律师,让邪恶的势力知道,迫害不是没有阻力的;让成千上万的暴政下痛苦地生活的中国人知道,美国在关注着他们的人权状况,不会放弃。我先生会因此更加不屈,中国人会因此而受到鼓舞,中国和世界会因此而最终得到改变!

万分感谢您们的关注!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 耿和
2009年4月23日


欲了解更多有关高智晟的消息,请参阅:
    《维权律师高智晟家属抵达美国》, 2009年2月11日
    《中国人权获被绑架的维权律师高智晟遭酷刑消息》, 2009年2月8日
    大赦国际、人权观察和中国人权的联合声明, 《中国当局任意拘押维权律师》, 2009年2月2日
    Kerry Brown, 评高智晟的《神与我们并肩作战》,中国人权论坛 2008年,第1期 (英文)
    《中国人权对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判刑的声明》, 2006年12月21日
高智晟2007年曾被当局绑架和遭受酷刑的描述:
    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中文原文)
    Dark Night, Dark Hood, and Kidnapping by Dark Mafia (英文翻译)
 








2009年04月23日

中国着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于2009年4月23日写信给美国国会议员,要求美国国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公开说明自今年2月失踪丈夫的下落。耿和授权中国人权发表这封公开信。

高智晟律师以代理拆迁户、法轮功学员和家庭教会活跃人士的桉件,直言批评中国政府而闻名。自2005年他连续写信给中国领导人,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和 异议人士后,便成为中国政府打压的对象。在2006年12月,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他3年有期徒刑,缓刑5年。在缓刑期间,高智晟遭到当局多 次拘禁,他的家人也遭到警方的长期骚扰。2007年9月,高智晟因给美国国会写公开信,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遭到当局的绑架,长达59天。在此期间,他遭 到警方的酷刑折磨。中国人权于2009年2月初受权发表高智晟本人对遭受酷刑的详述。

2009年1月9日,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携子女逃离中国,一个星期后到达泰国。2月4日,目击者见到高智晟被10多名国安人员从他老家陝西省佳县神泉乡 小石板桥村强行带走,此后便失去音讯。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于2009年3月11日抵达美国。目前,已有许多政府、人权团体和律师组织紧急表达对高智晟律师 安全的严重关切。


                                高智晟妻子致美国国会议员公开信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

我叫耿和,是中国大陆正在遭受迫害的政治犯高智晟律师的妻子。今年3月11日,我携带一儿一女来到美国政治避难。我写信给您们,首先对美国政府表示 感谢。在我们一家身处危境之际,美国政府的人道主义援手使得我和子女得以逃脱残酷的迫害。现在我们安全了,但我的丈夫高智晟的处境却更危险了。因此,我恳 请您们能够进一步帮助我们一家,制止中国政府迫害我的先生高智晟律师。

我的先生高智晟,是一位正直的律师。由于他的专业能力,我们一家曾经有很好的经济收入和生活。从2003年开始,我先生开始参与维权桉例,为此频繁 与大陆各级腐败黑社会化的政府发生冲突。2004年,他调查和披露中国大陆最大的政治迫害桉中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并三次致信中国领导人,要求停止迫 害法轮功。他这样做,虽然并不违背中国的法律,但是各级政府还是不断威胁他,并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他亲身经历的问题使得他认识到,如果不改变中国的政治 体制,就无法依照法律维护公民的安全、利益和尊严。于是,他在中国宪法和法律允许的框架中,发起一次次公民和平示威请愿,揭露和抗议政府的腐败和暴政问 题。

我先生的正义行动,招致中国政府不断升级的迫害。2006年8月15日,他们绑架了我先生,并于9月21日正式逮捕他。其间,当局为摧毁我先生的意 志,百般折磨他,还绑架、骚扰和折磨我和我们的孩子。2006年12月21日,在剥夺了我先生聘请辩护律师权利的情况下,当局判决我先生有罪并处以刑罚。

我先生随后向国际社会揭露了这些问题。当局非常恼火。多次对他实施绑架和迫害。2007年9月21日晚上,我先生被套上黑头套,绑架到不知名的地 方,多人对他进行长达59天的各种酷刑摧残。其中,有电棍击打身体、竹签捅生殖器和烟熏五官等酷刑。当时,我先生疼痛难当,汗水、血水和各种体液,流了一 地。当局声称折磨我先生的理由之一,是他写信给美国国会。

2009年1月9日,由于不堪中国政府的流氓野蛮骚扰和迫害,我带着孩子踏上逃离中国的艰险路途。2月4日,我先生在陝西老家再度失踪,至今音信全无。这肯定是中国政府报复我们的逃亡,将他再次绑架。鉴于过去的恐怖经验,我非常担心我先生的安全。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作为妻子,我现在心乱如麻,怀疑我是否应该离开中国。尽管我有思想准备与我先生共患难,但是我们的孩子,一个16岁,另一个隻 有5岁,已经在当局的绑架、恫吓和殴打下,无法上学。女儿甚至离家出走,亲友们担心恐惧会导致她精神不正常。如不离开那个可怕的国家,他们的一生就毁掉 了。但是,我先生却因我们逃离中国而备遭折磨,对此我真的心如刀割。孩子天天也追问我,爸爸在哪裡?我孤身无援,万般无奈,隻能向您们呼吁,对中国政府施 加压力,让他们停止迫害我先生,并告诉全世界我先生在什麽地方以及情况怎样。
我的朋友告诉我,美国这个伟大的国家把人权作为国家外交政策的基石,决不会坐视我先生受苦而不管。因此,他们鼓励和建议我写信给您们,寻求帮助。我 想起我先生还有自由的时候,每当中国有重大人权迫害桉发生时,他总是把眼光投向美国。他总是说,美国是世界自由和人权秩序的基石;美国不会容忍强权暴政 肆无忌惮地凌辱弱者和民众。
我到美国刚刚一个多月,但我已经感受到,在这个伟大的宪政民主国家中,公民享受安全、自由和尊严。我更加理解我先生奋斗的意义。他曾经以极大勇气告诉世人,他要让中国人像美国人民一样,享受免除恐惧的自由和尊严。为此,他正遭受着迫害。

过去,当我每每为他挑战暴政的举动感到担心时,我先生还经常安慰我说,邪不压正,得道多助;如果有一天他因为理念和正义而受到迫害,全世界爱好正义 的人们会声援和支持他的。我知道,他在监狱裡忍受各种迫害时,内心怀着怎样的光明和希望!在面对巨大的暴政机器时,这样的希望可能显得很弱小但却非常坚 定,因为对美国的信心和期待是这份希望和期待的核心!

现在,我愿尽我所能,不让他失望!我想通过您们,让他得到伟大的美国的帮助。那是他在黑牢中忍受各种酷刑时内心中珍存的一份信念和希望!

尊敬的美国国会议员,请帮助我,声援我的先生高智晟律师,让邪恶的势力知道,迫害不是没有阻力的;让成千上万的暴政下痛苦地生活的中国人知道,美国在关注着他们的人权状况,不会放弃。我先生会因此更加不屈,中国人会因此而受到鼓舞,中国和世界会因此而最终得到改变!

万分感谢您们的关注!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 耿和
2009年4月23日


欲了解更多有关高智晟的消息,请参阅:
    《维权律师高智晟家属抵达美国》, 2009年2月11日
    《中国人权获被绑架的维权律师高智晟遭酷刑消息》, 2009年2月8日
    大赦国际、人权观察和中国人权的联合声明, 《中国当局任意拘押维权律师》, 2009年2月2日
    Kerry Brown, 评高智晟的《神与我们并肩作战》,中国人权论坛 2008年,第1期 (英文)
    《中国人权对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判刑的声明》, 2006年12月21日
高智晟2007年曾被当局绑架和遭受酷刑的描述:
    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中文原文)
    Dark Night, Dark Hood, and Kidnapping by Dark Mafia (英文翻译)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