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警笛常鸣,二十多名消防武警官兵抄百姓家
北风



五辆消防车警笛长鸣,呼啸而过,在一户居民房前急停。紧接著,二十多名消防官兵飞身下车,手持斧头、棍棒冲入民宅,一气乱砍乱砸,霎时间一户民宅的大门、 房门、窗户变成了一片废墟。为首的军官大声喊叫:给我砸、给我砍、出来一个杀一个,今天非把北园(辽阳市郊的一个区)给我平了不可,一切后果我负责!

青平世界,哪冒出一伙土匪兵?事情发生在2000年4月23日下午,辽宁省辽阳市北园村的付亚娟家的房客王尔刚,与姐夫朱庆勇(辽阳市消防局付中 队长)和小舅子三人喝酒,不知什么原因,三人突然相互厮打起来。房东付亚娟闻声出来劝架,结果被朱一脚踢倒在地,付亚娟儿子与丈夫赶来相助王尔刚,将朱痛 打一顿。朱庆勇大怒,跑回消防队调来五辆消防车、二十多名武警消防官兵前来复仇。付亚娟的邻居见状跑来惊呼:朱庆勇带兵来了,快进屋叉门。付亚娟一家 躲进屋里,结果就出现了前面的武警官兵抄百姓家,消防车围困村民住所的一幕。

躲在房屋角落里的付亚娟已被吓的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付的丈夫与儿子瑟瑟发抖的从后门逃出,多次给110报警中心打电话报警,包括当地群众也给 110打电话报警,可警察却迟迟未到。无奈,群众又打市长公开电话投诉,110巡警才姗姗赶来。可是窄窄的街道已被消防官兵站满,巡警无法下车,在巡警们 苦口婆心劝说以至于哀求下,消防官兵才闪开条缝让其下车。房客王尔刚与邻居,趁机忙将已神魂颠倒的付亚娟送上警车。110巡警车这才把付送入医院救治,并 且将付的丈夫与儿子送到当地派出所解决与朱的民事纠纷。在派出所里,朱仍然气焰嚣张的指著付亚娟儿子说:你等著,早晚我得宰了你。

付亚娟在医院被确诊为严重的精神分裂症。为了给付治病,其丈夫武振强将仅有的房屋抵押给了医院。事后,付亚娟的丈夫武振强去消防局投诉,消防局政 委正好是朱庆勇的叔叔,他表示:朱庆勇打架属个人行为,与消防局无关。而消防局长更为咄咄逼人的扬言:别说去五辆消防车,就是去一百辆消防车,你又 能怎样?你爱上哪告,上哪告去,我们等著你。

无奈,武振强在2000年12月27日,将朱庆勇和辽阳消防局告上法庭。2001年6月7日,消防局提出对病人做法医鉴定。由法院法官与消防局人 员及病人家属,先后在辽宁省精神卫生中心、上海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司法精神鉴定中心鉴定,结论为反应性精神病。患病与2000年4月事件精神 刺激有直接因果关系。消防局领导认识到伤害确实存在,不是积极解决矛盾,而是拉关系走后门,干涉司法公正,以至造成简单的民事赔偿案。从起诉到判决,整整 用了15个多月的时间。一审判决后,武振强不服,上诉到中级法院。中级法院在开庭双方辩论之时,审判员竟然斥责付亚娟律师说:闭上你的臭嘴,不要胡说八 道。武振强气愤之余声辩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身为法官,为什么骂人?法官命法警将武强制押出法庭。

在2003年6月底,中法做出终审判决;辽阳消防局不承担任何责任,由朱庆勇个人过错,造成付亚娟和家人的损失与精神损失,赔偿其医药费与其它各项及精神损失费共计十四万多元。

在如今吃人的医院里,整整三年多的时间,为付亚娟治病,十几万元如何够花费?在专制的治安处罚条例下,仅仅是平常的打架斗殴,也要被警察局刑事拘 留,罚款赔偿医药费。可率军队抄家之罪的朱庆勇,至今未受任何处罚,仍然逍遥的坐著中队长的交椅。更无法让人接受的是,法院判决朱庆勇在25年的时间内, 在工资里分别扣除这十四万元。而现年已49岁的付亚娟,别说是疾病缠身,就是身体健康,也未必能活到朱付完其医药费的时间。

荒唐与失衡的判决,让武振强愤怒无助,有苦无处诉的中国百姓最终怎样来解除冤屈的痛苦?恐怕是天安门自焚的烈火,不定哪一天会再点燃。

2004-1-1

五辆消防车警笛长鸣,呼啸而过,在一户居民房前急停。紧接著,二十多名消防官兵飞身下车,手持斧头、棍棒冲入民宅,一气乱砍乱砸,霎时间一户民宅的大门、 房门、窗户变成了一片废墟。为首的军官大声喊叫:给我砸、给我砍、出来一个杀一个,今天非把北园(辽阳市郊的一个区)给我平了不可,一切后果我负责!

青平世界,哪冒出一伙土匪兵?事情发生在2000年4月23日下午,辽宁省辽阳市北园村的付亚娟家的房客王尔刚,与姐夫朱庆勇(辽阳市消防局付中 队长)和小舅子三人喝酒,不知什么原因,三人突然相互厮打起来。房东付亚娟闻声出来劝架,结果被朱一脚踢倒在地,付亚娟儿子与丈夫赶来相助王尔刚,将朱痛 打一顿。朱庆勇大怒,跑回消防队调来五辆消防车、二十多名武警消防官兵前来复仇。付亚娟的邻居见状跑来惊呼:朱庆勇带兵来了,快进屋叉门。付亚娟一家 躲进屋里,结果就出现了前面的武警官兵抄百姓家,消防车围困村民住所的一幕。

躲在房屋角落里的付亚娟已被吓的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付的丈夫与儿子瑟瑟发抖的从后门逃出,多次给110报警中心打电话报警,包括当地群众也给 110打电话报警,可警察却迟迟未到。无奈,群众又打市长公开电话投诉,110巡警才姗姗赶来。可是窄窄的街道已被消防官兵站满,巡警无法下车,在巡警们 苦口婆心劝说以至于哀求下,消防官兵才闪开条缝让其下车。房客王尔刚与邻居,趁机忙将已神魂颠倒的付亚娟送上警车。110巡警车这才把付送入医院救治,并 且将付的丈夫与儿子送到当地派出所解决与朱的民事纠纷。在派出所里,朱仍然气焰嚣张的指著付亚娟儿子说:你等著,早晚我得宰了你。

付亚娟在医院被确诊为严重的精神分裂症。为了给付治病,其丈夫武振强将仅有的房屋抵押给了医院。事后,付亚娟的丈夫武振强去消防局投诉,消防局政 委正好是朱庆勇的叔叔,他表示:朱庆勇打架属个人行为,与消防局无关。而消防局长更为咄咄逼人的扬言:别说去五辆消防车,就是去一百辆消防车,你又 能怎样?你爱上哪告,上哪告去,我们等著你。

无奈,武振强在2000年12月27日,将朱庆勇和辽阳消防局告上法庭。2001年6月7日,消防局提出对病人做法医鉴定。由法院法官与消防局人 员及病人家属,先后在辽宁省精神卫生中心、上海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司法精神鉴定中心鉴定,结论为反应性精神病。患病与2000年4月事件精神 刺激有直接因果关系。消防局领导认识到伤害确实存在,不是积极解决矛盾,而是拉关系走后门,干涉司法公正,以至造成简单的民事赔偿案。从起诉到判决,整整 用了15个多月的时间。一审判决后,武振强不服,上诉到中级法院。中级法院在开庭双方辩论之时,审判员竟然斥责付亚娟律师说:闭上你的臭嘴,不要胡说八 道。武振强气愤之余声辩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身为法官,为什么骂人?法官命法警将武强制押出法庭。

在2003年6月底,中法做出终审判决;辽阳消防局不承担任何责任,由朱庆勇个人过错,造成付亚娟和家人的损失与精神损失,赔偿其医药费与其它各项及精神损失费共计十四万多元。

在如今吃人的医院里,整整三年多的时间,为付亚娟治病,十几万元如何够花费?在专制的治安处罚条例下,仅仅是平常的打架斗殴,也要被警察局刑事拘 留,罚款赔偿医药费。可率军队抄家之罪的朱庆勇,至今未受任何处罚,仍然逍遥的坐著中队长的交椅。更无法让人接受的是,法院判决朱庆勇在25年的时间内, 在工资里分别扣除这十四万元。而现年已49岁的付亚娟,别说是疾病缠身,就是身体健康,也未必能活到朱付完其医药费的时间。

荒唐与失衡的判决,让武振强愤怒无助,有苦无处诉的中国百姓最终怎样来解除冤屈的痛苦?恐怕是天安门自焚的烈火,不定哪一天会再点燃。

2004-1-1

五辆消防车警笛长鸣,呼啸而过,在一户居民房前急停。紧接著,二十多名消防官兵飞身下车,手持斧头、棍棒冲入民宅,一气乱砍乱砸,霎时间一户民宅的大门、 房门、窗户变成了一片废墟。为首的军官大声喊叫:给我砸、给我砍、出来一个杀一个,今天非把北园(辽阳市郊的一个区)给我平了不可,一切后果我负责!

青平世界,哪冒出一伙土匪兵?事情发生在2000年4月23日下午,辽宁省辽阳市北园村的付亚娟家的房客王尔刚,与姐夫朱庆勇(辽阳市消防局付中 队长)和小舅子三人喝酒,不知什么原因,三人突然相互厮打起来。房东付亚娟闻声出来劝架,结果被朱一脚踢倒在地,付亚娟儿子与丈夫赶来相助王尔刚,将朱痛 打一顿。朱庆勇大怒,跑回消防队调来五辆消防车、二十多名武警消防官兵前来复仇。付亚娟的邻居见状跑来惊呼:朱庆勇带兵来了,快进屋叉门。付亚娟一家 躲进屋里,结果就出现了前面的武警官兵抄百姓家,消防车围困村民住所的一幕。

躲在房屋角落里的付亚娟已被吓的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付的丈夫与儿子瑟瑟发抖的从后门逃出,多次给110报警中心打电话报警,包括当地群众也给 110打电话报警,可警察却迟迟未到。无奈,群众又打市长公开电话投诉,110巡警才姗姗赶来。可是窄窄的街道已被消防官兵站满,巡警无法下车,在巡警们 苦口婆心劝说以至于哀求下,消防官兵才闪开条缝让其下车。房客王尔刚与邻居,趁机忙将已神魂颠倒的付亚娟送上警车。110巡警车这才把付送入医院救治,并 且将付的丈夫与儿子送到当地派出所解决与朱的民事纠纷。在派出所里,朱仍然气焰嚣张的指著付亚娟儿子说:你等著,早晚我得宰了你。

付亚娟在医院被确诊为严重的精神分裂症。为了给付治病,其丈夫武振强将仅有的房屋抵押给了医院。事后,付亚娟的丈夫武振强去消防局投诉,消防局政 委正好是朱庆勇的叔叔,他表示:朱庆勇打架属个人行为,与消防局无关。而消防局长更为咄咄逼人的扬言:别说去五辆消防车,就是去一百辆消防车,你又 能怎样?你爱上哪告,上哪告去,我们等著你。

无奈,武振强在2000年12月27日,将朱庆勇和辽阳消防局告上法庭。2001年6月7日,消防局提出对病人做法医鉴定。由法院法官与消防局人 员及病人家属,先后在辽宁省精神卫生中心、上海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司法精神鉴定中心鉴定,结论为反应性精神病。患病与2000年4月事件精神 刺激有直接因果关系。消防局领导认识到伤害确实存在,不是积极解决矛盾,而是拉关系走后门,干涉司法公正,以至造成简单的民事赔偿案。从起诉到判决,整整 用了15个多月的时间。一审判决后,武振强不服,上诉到中级法院。中级法院在开庭双方辩论之时,审判员竟然斥责付亚娟律师说:闭上你的臭嘴,不要胡说八 道。武振强气愤之余声辩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身为法官,为什么骂人?法官命法警将武强制押出法庭。

在2003年6月底,中法做出终审判决;辽阳消防局不承担任何责任,由朱庆勇个人过错,造成付亚娟和家人的损失与精神损失,赔偿其医药费与其它各项及精神损失费共计十四万多元。

在如今吃人的医院里,整整三年多的时间,为付亚娟治病,十几万元如何够花费?在专制的治安处罚条例下,仅仅是平常的打架斗殴,也要被警察局刑事拘 留,罚款赔偿医药费。可率军队抄家之罪的朱庆勇,至今未受任何处罚,仍然逍遥的坐著中队长的交椅。更无法让人接受的是,法院判决朱庆勇在25年的时间内, 在工资里分别扣除这十四万元。而现年已49岁的付亚娟,别说是疾病缠身,就是身体健康,也未必能活到朱付完其医药费的时间。

荒唐与失衡的判决,让武振强愤怒无助,有苦无处诉的中国百姓最终怎样来解除冤屈的痛苦?恐怕是天安门自焚的烈火,不定哪一天会再点燃。

2004-1-1

五辆消防车警笛长鸣,呼啸而过,在一户居民房前急停。紧接著,二十多名消防官兵飞身下车,手持斧头、棍棒冲入民宅,一气乱砍乱砸,霎时间一户民宅的大门、 房门、窗户变成了一片废墟。为首的军官大声喊叫:给我砸、给我砍、出来一个杀一个,今天非把北园(辽阳市郊的一个区)给我平了不可,一切后果我负责!

青平世界,哪冒出一伙土匪兵?事情发生在2000年4月23日下午,辽宁省辽阳市北园村的付亚娟家的房客王尔刚,与姐夫朱庆勇(辽阳市消防局付中 队长)和小舅子三人喝酒,不知什么原因,三人突然相互厮打起来。房东付亚娟闻声出来劝架,结果被朱一脚踢倒在地,付亚娟儿子与丈夫赶来相助王尔刚,将朱痛 打一顿。朱庆勇大怒,跑回消防队调来五辆消防车、二十多名武警消防官兵前来复仇。付亚娟的邻居见状跑来惊呼:朱庆勇带兵来了,快进屋叉门。付亚娟一家 躲进屋里,结果就出现了前面的武警官兵抄百姓家,消防车围困村民住所的一幕。

躲在房屋角落里的付亚娟已被吓的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付的丈夫与儿子瑟瑟发抖的从后门逃出,多次给110报警中心打电话报警,包括当地群众也给 110打电话报警,可警察却迟迟未到。无奈,群众又打市长公开电话投诉,110巡警才姗姗赶来。可是窄窄的街道已被消防官兵站满,巡警无法下车,在巡警们 苦口婆心劝说以至于哀求下,消防官兵才闪开条缝让其下车。房客王尔刚与邻居,趁机忙将已神魂颠倒的付亚娟送上警车。110巡警车这才把付送入医院救治,并 且将付的丈夫与儿子送到当地派出所解决与朱的民事纠纷。在派出所里,朱仍然气焰嚣张的指著付亚娟儿子说:你等著,早晚我得宰了你。

付亚娟在医院被确诊为严重的精神分裂症。为了给付治病,其丈夫武振强将仅有的房屋抵押给了医院。事后,付亚娟的丈夫武振强去消防局投诉,消防局政 委正好是朱庆勇的叔叔,他表示:朱庆勇打架属个人行为,与消防局无关。而消防局长更为咄咄逼人的扬言:别说去五辆消防车,就是去一百辆消防车,你又 能怎样?你爱上哪告,上哪告去,我们等著你。

无奈,武振强在2000年12月27日,将朱庆勇和辽阳消防局告上法庭。2001年6月7日,消防局提出对病人做法医鉴定。由法院法官与消防局人 员及病人家属,先后在辽宁省精神卫生中心、上海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司法精神鉴定中心鉴定,结论为反应性精神病。患病与2000年4月事件精神 刺激有直接因果关系。消防局领导认识到伤害确实存在,不是积极解决矛盾,而是拉关系走后门,干涉司法公正,以至造成简单的民事赔偿案。从起诉到判决,整整 用了15个多月的时间。一审判决后,武振强不服,上诉到中级法院。中级法院在开庭双方辩论之时,审判员竟然斥责付亚娟律师说:闭上你的臭嘴,不要胡说八 道。武振强气愤之余声辩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身为法官,为什么骂人?法官命法警将武强制押出法庭。

在2003年6月底,中法做出终审判决;辽阳消防局不承担任何责任,由朱庆勇个人过错,造成付亚娟和家人的损失与精神损失,赔偿其医药费与其它各项及精神损失费共计十四万多元。

在如今吃人的医院里,整整三年多的时间,为付亚娟治病,十几万元如何够花费?在专制的治安处罚条例下,仅仅是平常的打架斗殴,也要被警察局刑事拘 留,罚款赔偿医药费。可率军队抄家之罪的朱庆勇,至今未受任何处罚,仍然逍遥的坐著中队长的交椅。更无法让人接受的是,法院判决朱庆勇在25年的时间内, 在工资里分别扣除这十四万元。而现年已49岁的付亚娟,别说是疾病缠身,就是身体健康,也未必能活到朱付完其医药费的时间。

荒唐与失衡的判决,让武振强愤怒无助,有苦无处诉的中国百姓最终怎样来解除冤屈的痛苦?恐怕是天安门自焚的烈火,不定哪一天会再点燃。

2004-1-1

五辆消防车警笛长鸣,呼啸而过,在一户居民房前急停。紧接著,二十多名消防官兵飞身下车,手持斧头、棍棒冲入民宅,一气乱砍乱砸,霎时间一户民宅的大门、 房门、窗户变成了一片废墟。为首的军官大声喊叫:给我砸、给我砍、出来一个杀一个,今天非把北园(辽阳市郊的一个区)给我平了不可,一切后果我负责!

青平世界,哪冒出一伙土匪兵?事情发生在2000年4月23日下午,辽宁省辽阳市北园村的付亚娟家的房客王尔刚,与姐夫朱庆勇(辽阳市消防局付中 队长)和小舅子三人喝酒,不知什么原因,三人突然相互厮打起来。房东付亚娟闻声出来劝架,结果被朱一脚踢倒在地,付亚娟儿子与丈夫赶来相助王尔刚,将朱痛 打一顿。朱庆勇大怒,跑回消防队调来五辆消防车、二十多名武警消防官兵前来复仇。付亚娟的邻居见状跑来惊呼:朱庆勇带兵来了,快进屋叉门。付亚娟一家 躲进屋里,结果就出现了前面的武警官兵抄百姓家,消防车围困村民住所的一幕。

躲在房屋角落里的付亚娟已被吓的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付的丈夫与儿子瑟瑟发抖的从后门逃出,多次给110报警中心打电话报警,包括当地群众也给 110打电话报警,可警察却迟迟未到。无奈,群众又打市长公开电话投诉,110巡警才姗姗赶来。可是窄窄的街道已被消防官兵站满,巡警无法下车,在巡警们 苦口婆心劝说以至于哀求下,消防官兵才闪开条缝让其下车。房客王尔刚与邻居,趁机忙将已神魂颠倒的付亚娟送上警车。110巡警车这才把付送入医院救治,并 且将付的丈夫与儿子送到当地派出所解决与朱的民事纠纷。在派出所里,朱仍然气焰嚣张的指著付亚娟儿子说:你等著,早晚我得宰了你。

付亚娟在医院被确诊为严重的精神分裂症。为了给付治病,其丈夫武振强将仅有的房屋抵押给了医院。事后,付亚娟的丈夫武振强去消防局投诉,消防局政 委正好是朱庆勇的叔叔,他表示:朱庆勇打架属个人行为,与消防局无关。而消防局长更为咄咄逼人的扬言:别说去五辆消防车,就是去一百辆消防车,你又 能怎样?你爱上哪告,上哪告去,我们等著你。

无奈,武振强在2000年12月27日,将朱庆勇和辽阳消防局告上法庭。2001年6月7日,消防局提出对病人做法医鉴定。由法院法官与消防局人 员及病人家属,先后在辽宁省精神卫生中心、上海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司法精神鉴定中心鉴定,结论为反应性精神病。患病与2000年4月事件精神 刺激有直接因果关系。消防局领导认识到伤害确实存在,不是积极解决矛盾,而是拉关系走后门,干涉司法公正,以至造成简单的民事赔偿案。从起诉到判决,整整 用了15个多月的时间。一审判决后,武振强不服,上诉到中级法院。中级法院在开庭双方辩论之时,审判员竟然斥责付亚娟律师说:闭上你的臭嘴,不要胡说八 道。武振强气愤之余声辩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身为法官,为什么骂人?法官命法警将武强制押出法庭。

在2003年6月底,中法做出终审判决;辽阳消防局不承担任何责任,由朱庆勇个人过错,造成付亚娟和家人的损失与精神损失,赔偿其医药费与其它各项及精神损失费共计十四万多元。

在如今吃人的医院里,整整三年多的时间,为付亚娟治病,十几万元如何够花费?在专制的治安处罚条例下,仅仅是平常的打架斗殴,也要被警察局刑事拘 留,罚款赔偿医药费。可率军队抄家之罪的朱庆勇,至今未受任何处罚,仍然逍遥的坐著中队长的交椅。更无法让人接受的是,法院判决朱庆勇在25年的时间内, 在工资里分别扣除这十四万元。而现年已49岁的付亚娟,别说是疾病缠身,就是身体健康,也未必能活到朱付完其医药费的时间。

荒唐与失衡的判决,让武振强愤怒无助,有苦无处诉的中国百姓最终怎样来解除冤屈的痛苦?恐怕是天安门自焚的烈火,不定哪一天会再点燃。

2004-1-1

五辆消防车警笛长鸣,呼啸而过,在一户居民房前急停。紧接著,二十多名消防官兵飞身下车,手持斧头、棍棒冲入民宅,一气乱砍乱砸,霎时间一户民宅的大门、 房门、窗户变成了一片废墟。为首的军官大声喊叫:给我砸、给我砍、出来一个杀一个,今天非把北园(辽阳市郊的一个区)给我平了不可,一切后果我负责!

青平世界,哪冒出一伙土匪兵?事情发生在2000年4月23日下午,辽宁省辽阳市北园村的付亚娟家的房客王尔刚,与姐夫朱庆勇(辽阳市消防局付中 队长)和小舅子三人喝酒,不知什么原因,三人突然相互厮打起来。房东付亚娟闻声出来劝架,结果被朱一脚踢倒在地,付亚娟儿子与丈夫赶来相助王尔刚,将朱痛 打一顿。朱庆勇大怒,跑回消防队调来五辆消防车、二十多名武警消防官兵前来复仇。付亚娟的邻居见状跑来惊呼:朱庆勇带兵来了,快进屋叉门。付亚娟一家 躲进屋里,结果就出现了前面的武警官兵抄百姓家,消防车围困村民住所的一幕。

躲在房屋角落里的付亚娟已被吓的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付的丈夫与儿子瑟瑟发抖的从后门逃出,多次给110报警中心打电话报警,包括当地群众也给 110打电话报警,可警察却迟迟未到。无奈,群众又打市长公开电话投诉,110巡警才姗姗赶来。可是窄窄的街道已被消防官兵站满,巡警无法下车,在巡警们 苦口婆心劝说以至于哀求下,消防官兵才闪开条缝让其下车。房客王尔刚与邻居,趁机忙将已神魂颠倒的付亚娟送上警车。110巡警车这才把付送入医院救治,并 且将付的丈夫与儿子送到当地派出所解决与朱的民事纠纷。在派出所里,朱仍然气焰嚣张的指著付亚娟儿子说:你等著,早晚我得宰了你。

付亚娟在医院被确诊为严重的精神分裂症。为了给付治病,其丈夫武振强将仅有的房屋抵押给了医院。事后,付亚娟的丈夫武振强去消防局投诉,消防局政 委正好是朱庆勇的叔叔,他表示:朱庆勇打架属个人行为,与消防局无关。而消防局长更为咄咄逼人的扬言:别说去五辆消防车,就是去一百辆消防车,你又 能怎样?你爱上哪告,上哪告去,我们等著你。

无奈,武振强在2000年12月27日,将朱庆勇和辽阳消防局告上法庭。2001年6月7日,消防局提出对病人做法医鉴定。由法院法官与消防局人 员及病人家属,先后在辽宁省精神卫生中心、上海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司法精神鉴定中心鉴定,结论为反应性精神病。患病与2000年4月事件精神 刺激有直接因果关系。消防局领导认识到伤害确实存在,不是积极解决矛盾,而是拉关系走后门,干涉司法公正,以至造成简单的民事赔偿案。从起诉到判决,整整 用了15个多月的时间。一审判决后,武振强不服,上诉到中级法院。中级法院在开庭双方辩论之时,审判员竟然斥责付亚娟律师说:闭上你的臭嘴,不要胡说八 道。武振强气愤之余声辩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身为法官,为什么骂人?法官命法警将武强制押出法庭。

在2003年6月底,中法做出终审判决;辽阳消防局不承担任何责任,由朱庆勇个人过错,造成付亚娟和家人的损失与精神损失,赔偿其医药费与其它各项及精神损失费共计十四万多元。

在如今吃人的医院里,整整三年多的时间,为付亚娟治病,十几万元如何够花费?在专制的治安处罚条例下,仅仅是平常的打架斗殴,也要被警察局刑事拘 留,罚款赔偿医药费。可率军队抄家之罪的朱庆勇,至今未受任何处罚,仍然逍遥的坐著中队长的交椅。更无法让人接受的是,法院判决朱庆勇在25年的时间内, 在工资里分别扣除这十四万元。而现年已49岁的付亚娟,别说是疾病缠身,就是身体健康,也未必能活到朱付完其医药费的时间。

荒唐与失衡的判决,让武振强愤怒无助,有苦无处诉的中国百姓最终怎样来解除冤屈的痛苦?恐怕是天安门自焚的烈火,不定哪一天会再点燃。

2004-1-1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