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致退休老干部李瑞环的一封公开信
昝爱宗



尊敬的李瑞环老先生:

过年好!

1月24日,猴年的大年初三,正是假期走亲访友时候,下午四点多钟,当我与家人乘坐出租车赶往杭州西湖边南山路潘天寿纪念馆一侧的景云村途中,不 料遇到阁下您的车队,致使我乘坐的车不能直接抵达目的地,原本只有十五元的车费,最后绕了几个弯路口,又等候了二十来分钟,车费就升到二十五元,才到达目 的地。大过年的,我当然不能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让出租车司机多赚了点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当我等到下车后才知道是您老人家大驾光临时,我觉得有必要把一 些要说的话对您说说。

我想,您老作为一位退休的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春节期间四处走走散散心,安度晚年,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动静才对。可是,当我看到南山路的交通警察拦截 著正在通行的众多车辆时,总以为两三分钟就可以放行的,可事实上,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也未见可以通行的指令。没办法,见过很多类似场面的出租车司机,在征 求交警同意后,当街调头走旁边的小路了,等车赶到景云村小巷口停下时,才发现前面仍然是警察频频示意司机停车。车开进去了,我们只好下车,下车时听到路上 有人说是您李瑞环来了,小巷内停著很多车辆,还有几量“WJ”红字头的警车,以及一些手拿对讲机的著便装人员以及一些警察。大约快到晚上五点左右,车队才 陆续驶出潘天寿纪念馆和中国美术学院小巷内的大门,然后南山路上的车流又将恢复正常了。

我在车上无聊地等候警察放行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出租车司机一定猜出了前面肯定有什么人用路,所以别的车辆一律暂时停止行使。当然这个司机是什么话 都可以说出口的,我是不愿意复述的,我只是想:为什么一位年至七旬的正式退休的老人,不能与民众一起使用马路呢?即使您是“微服私访”,那就更不应该打扰 路人了。而且我看到您的车队,我觉得退休的老人应该享受的是一种高级的生活上的待遇,而不是高级特权。如果人人知道特权那么管用,那么刘邦的身影是不是又 回归到民间?《史记·高祖本记》有记载:高祖尝游咸阳,观秦皇帝,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对于刘邦来说,这并非惊人之语,狂妄之想,而是 史书上的真实记载,后来身为草芥小民的刘邦终于实现了他的当皇帝的理想。

看看一部厚厚的《资治通鉴》,无论翻到哪一页,估计都能看到透过纸背的争权夺利,血腥风雨,无权者都想当皇帝,当皇帝的都不想把手中的至高无上的 权力放弃,于是靠暴力,靠计谋,靠利益,几千年来,你方唱罢我登场,他们始终不变的梦想就是成为人上人。与刘邦一样,同样看到秦皇帝威仪的项羽,他这样 说:“彼可取而代之也。”所谓历史,不是国家的历史,而是皇帝们和那些想当皇帝的准皇帝们权位争夺的历史;所谓历史,也不是人类的历史,而是“利”史,如 果一个皇帝不是为了争夺马上到手的利益而创造历史,那么他的一生就不会被史家们如此认真地记载。

当然,当我看到特权就发生在眼前,我总会自然地联想到历史上一些典故,认为已经二十一世纪了,“群众利益无小事”,特权之类的事情不应该多了,而 应该是少了。可是,这仅仅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事实上特权并没有减少,而是比比皆是啊。比如无论是春运,还是非春运期间,一些紧俏路线的火车卧铺票总是买 不到,而火车上总是有富裕的铺位。一句话,少数人总能通过特权搞到紧俏的车票;比如大城市要求外来人员办理暂住证,多少年了,中国公民在自己的祖国只能暂 住,也没见社会各界少提意见,但是谁看见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把暂住证取消了?我觉得,特权不仅仅是一种行为,而是一种特权思想在作怪,特权思想还应该是一 种封建意识,一种家长作风。特权的背后,岂不都是为了利益?

李瑞环先生,我十分景仰您的才干,也曾经看到过您手书的字,“鉴往知来,古为今用”,这是您1989年7月为一本名为《从政史鉴》的书(天津社会 科学院出版社1989年出版)所题写的辞。您在书前还写了一篇序,提出“我国几千年来诸多政治家、思想家、明君贤相,乃至‘身在江湖,心悬魏阙(朝廷) ’、‘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布衣之士,他们‘治国平天下’的抱负、论述,政事活动的经验体会,荟萃一书,既博且精。”我想,您作为平民出身的高级干部,年轻 的时候,也应该是其中“身在江湖,心悬魏阙”、“位卑未敢忘忧国”者之一吧。记得我曾经在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新闻节目中看到:2001年4月20日您在南非 开普敦访问时,来到曾因关押过南非前总统曼德拉18年而闻名世界的罗本岛监狱参观,您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由于政治家的地位特殊,他的工作影响国计 民生,他的行为对社会的发展有加速或延缓的作用,因而他总是不可避免地受到历史的检验和人民的评论。历史是无情的,人民是公正的。只要他为人民谋了利益, 办了好事,为国家为民族立了功劳,争了荣誉,人民就不会忘记他。功过谁评说,后生定先祖。劝君莫论一时遇,九泉之下看荣辱。我相信,曼德拉先生和历史上许 多伟大的民族英雄一样,将受到本国人民、非洲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世代景仰(《人民日报海外版》2001年4月21日第一版)。”

李先生,正是因为看到或听到您说的这些话,又亲身经历您的车队导致我多花了一些车费,我才想起给您唠唠嗑。或许您并不知道您的出行致使别的社会车 辆不能通行,或许您也没有办法,这是您应该享受的待遇。不过,作为公民,我只是觉得自己有义务提出我的看法,您看到看不到并不重要。我记得我认识的北大的 焦国标先生这样给温总理写一封公开信,他告诉新一届政府总理说,“中央领导是应该下到基层去,到基层现场办办公。如果中央领导在中央电视台东门口、天安门 广场或国家信访局门口设张办公桌,效果肯定同样好,甚至更好。……如果在天安门广场设个现场办公桌,那么安徽的朱正亮,还有这位湖北老乡,或不至于浇汽油 自焚。(2003年10月5日搜狐网上发表)”焦先生还表示,他“以平常心写此信,我心坦荡!至于有没有用,我以非愤世嫉俗之心待之。”其实,我写这封信 的心态也与焦国标先生一样,并不期待有什么回应。我只是说在现实中国,特权的空间还很大很大,实行政治文明,不但要自上而下,还要自下而上同时进行。政治 透明了,民心也透明了。得民心的事项,老百姓可以积极响应;不得民心的事项,老百姓可以抵制,甚至主动修正。到那个时候,特权或许就像过街的老鼠一样,人 人喊打了,政治文明也就伸手可及了。

最后,不多说了,希望您老的退休生活更加愉快。

一普通公民  昝爱宗
2004年1月24日晚

尊敬的李瑞环老先生:

过年好!

1月24日,猴年的大年初三,正是假期走亲访友时候,下午四点多钟,当我与家人乘坐出租车赶往杭州西湖边南山路潘天寿纪念馆一侧的景云村途中,不 料遇到阁下您的车队,致使我乘坐的车不能直接抵达目的地,原本只有十五元的车费,最后绕了几个弯路口,又等候了二十来分钟,车费就升到二十五元,才到达目 的地。大过年的,我当然不能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让出租车司机多赚了点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当我等到下车后才知道是您老人家大驾光临时,我觉得有必要把一 些要说的话对您说说。

我想,您老作为一位退休的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春节期间四处走走散散心,安度晚年,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动静才对。可是,当我看到南山路的交通警察拦截 著正在通行的众多车辆时,总以为两三分钟就可以放行的,可事实上,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也未见可以通行的指令。没办法,见过很多类似场面的出租车司机,在征 求交警同意后,当街调头走旁边的小路了,等车赶到景云村小巷口停下时,才发现前面仍然是警察频频示意司机停车。车开进去了,我们只好下车,下车时听到路上 有人说是您李瑞环来了,小巷内停著很多车辆,还有几量“WJ”红字头的警车,以及一些手拿对讲机的著便装人员以及一些警察。大约快到晚上五点左右,车队才 陆续驶出潘天寿纪念馆和中国美术学院小巷内的大门,然后南山路上的车流又将恢复正常了。

我在车上无聊地等候警察放行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出租车司机一定猜出了前面肯定有什么人用路,所以别的车辆一律暂时停止行使。当然这个司机是什么话 都可以说出口的,我是不愿意复述的,我只是想:为什么一位年至七旬的正式退休的老人,不能与民众一起使用马路呢?即使您是“微服私访”,那就更不应该打扰 路人了。而且我看到您的车队,我觉得退休的老人应该享受的是一种高级的生活上的待遇,而不是高级特权。如果人人知道特权那么管用,那么刘邦的身影是不是又 回归到民间?《史记·高祖本记》有记载:高祖尝游咸阳,观秦皇帝,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对于刘邦来说,这并非惊人之语,狂妄之想,而是 史书上的真实记载,后来身为草芥小民的刘邦终于实现了他的当皇帝的理想。

看看一部厚厚的《资治通鉴》,无论翻到哪一页,估计都能看到透过纸背的争权夺利,血腥风雨,无权者都想当皇帝,当皇帝的都不想把手中的至高无上的 权力放弃,于是靠暴力,靠计谋,靠利益,几千年来,你方唱罢我登场,他们始终不变的梦想就是成为人上人。与刘邦一样,同样看到秦皇帝威仪的项羽,他这样 说:“彼可取而代之也。”所谓历史,不是国家的历史,而是皇帝们和那些想当皇帝的准皇帝们权位争夺的历史;所谓历史,也不是人类的历史,而是“利”史,如 果一个皇帝不是为了争夺马上到手的利益而创造历史,那么他的一生就不会被史家们如此认真地记载。

当然,当我看到特权就发生在眼前,我总会自然地联想到历史上一些典故,认为已经二十一世纪了,“群众利益无小事”,特权之类的事情不应该多了,而 应该是少了。可是,这仅仅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事实上特权并没有减少,而是比比皆是啊。比如无论是春运,还是非春运期间,一些紧俏路线的火车卧铺票总是买 不到,而火车上总是有富裕的铺位。一句话,少数人总能通过特权搞到紧俏的车票;比如大城市要求外来人员办理暂住证,多少年了,中国公民在自己的祖国只能暂 住,也没见社会各界少提意见,但是谁看见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把暂住证取消了?我觉得,特权不仅仅是一种行为,而是一种特权思想在作怪,特权思想还应该是一 种封建意识,一种家长作风。特权的背后,岂不都是为了利益?

李瑞环先生,我十分景仰您的才干,也曾经看到过您手书的字,“鉴往知来,古为今用”,这是您1989年7月为一本名为《从政史鉴》的书(天津社会 科学院出版社1989年出版)所题写的辞。您在书前还写了一篇序,提出“我国几千年来诸多政治家、思想家、明君贤相,乃至‘身在江湖,心悬魏阙(朝廷) ’、‘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布衣之士,他们‘治国平天下’的抱负、论述,政事活动的经验体会,荟萃一书,既博且精。”我想,您作为平民出身的高级干部,年轻 的时候,也应该是其中“身在江湖,心悬魏阙”、“位卑未敢忘忧国”者之一吧。记得我曾经在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新闻节目中看到:2001年4月20日您在南非 开普敦访问时,来到曾因关押过南非前总统曼德拉18年而闻名世界的罗本岛监狱参观,您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由于政治家的地位特殊,他的工作影响国计 民生,他的行为对社会的发展有加速或延缓的作用,因而他总是不可避免地受到历史的检验和人民的评论。历史是无情的,人民是公正的。只要他为人民谋了利益, 办了好事,为国家为民族立了功劳,争了荣誉,人民就不会忘记他。功过谁评说,后生定先祖。劝君莫论一时遇,九泉之下看荣辱。我相信,曼德拉先生和历史上许 多伟大的民族英雄一样,将受到本国人民、非洲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世代景仰(《人民日报海外版》2001年4月21日第一版)。”

李先生,正是因为看到或听到您说的这些话,又亲身经历您的车队导致我多花了一些车费,我才想起给您唠唠嗑。或许您并不知道您的出行致使别的社会车 辆不能通行,或许您也没有办法,这是您应该享受的待遇。不过,作为公民,我只是觉得自己有义务提出我的看法,您看到看不到并不重要。我记得我认识的北大的 焦国标先生这样给温总理写一封公开信,他告诉新一届政府总理说,“中央领导是应该下到基层去,到基层现场办办公。如果中央领导在中央电视台东门口、天安门 广场或国家信访局门口设张办公桌,效果肯定同样好,甚至更好。……如果在天安门广场设个现场办公桌,那么安徽的朱正亮,还有这位湖北老乡,或不至于浇汽油 自焚。(2003年10月5日搜狐网上发表)”焦先生还表示,他“以平常心写此信,我心坦荡!至于有没有用,我以非愤世嫉俗之心待之。”其实,我写这封信 的心态也与焦国标先生一样,并不期待有什么回应。我只是说在现实中国,特权的空间还很大很大,实行政治文明,不但要自上而下,还要自下而上同时进行。政治 透明了,民心也透明了。得民心的事项,老百姓可以积极响应;不得民心的事项,老百姓可以抵制,甚至主动修正。到那个时候,特权或许就像过街的老鼠一样,人 人喊打了,政治文明也就伸手可及了。

最后,不多说了,希望您老的退休生活更加愉快。

一普通公民  昝爱宗
2004年1月24日晚

尊敬的李瑞环老先生:

过年好!

1月24日,猴年的大年初三,正是假期走亲访友时候,下午四点多钟,当我与家人乘坐出租车赶往杭州西湖边南山路潘天寿纪念馆一侧的景云村途中,不 料遇到阁下您的车队,致使我乘坐的车不能直接抵达目的地,原本只有十五元的车费,最后绕了几个弯路口,又等候了二十来分钟,车费就升到二十五元,才到达目 的地。大过年的,我当然不能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让出租车司机多赚了点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当我等到下车后才知道是您老人家大驾光临时,我觉得有必要把一 些要说的话对您说说。

我想,您老作为一位退休的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春节期间四处走走散散心,安度晚年,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动静才对。可是,当我看到南山路的交通警察拦截 著正在通行的众多车辆时,总以为两三分钟就可以放行的,可事实上,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也未见可以通行的指令。没办法,见过很多类似场面的出租车司机,在征 求交警同意后,当街调头走旁边的小路了,等车赶到景云村小巷口停下时,才发现前面仍然是警察频频示意司机停车。车开进去了,我们只好下车,下车时听到路上 有人说是您李瑞环来了,小巷内停著很多车辆,还有几量“WJ”红字头的警车,以及一些手拿对讲机的著便装人员以及一些警察。大约快到晚上五点左右,车队才 陆续驶出潘天寿纪念馆和中国美术学院小巷内的大门,然后南山路上的车流又将恢复正常了。

我在车上无聊地等候警察放行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出租车司机一定猜出了前面肯定有什么人用路,所以别的车辆一律暂时停止行使。当然这个司机是什么话 都可以说出口的,我是不愿意复述的,我只是想:为什么一位年至七旬的正式退休的老人,不能与民众一起使用马路呢?即使您是“微服私访”,那就更不应该打扰 路人了。而且我看到您的车队,我觉得退休的老人应该享受的是一种高级的生活上的待遇,而不是高级特权。如果人人知道特权那么管用,那么刘邦的身影是不是又 回归到民间?《史记·高祖本记》有记载:高祖尝游咸阳,观秦皇帝,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对于刘邦来说,这并非惊人之语,狂妄之想,而是 史书上的真实记载,后来身为草芥小民的刘邦终于实现了他的当皇帝的理想。

看看一部厚厚的《资治通鉴》,无论翻到哪一页,估计都能看到透过纸背的争权夺利,血腥风雨,无权者都想当皇帝,当皇帝的都不想把手中的至高无上的 权力放弃,于是靠暴力,靠计谋,靠利益,几千年来,你方唱罢我登场,他们始终不变的梦想就是成为人上人。与刘邦一样,同样看到秦皇帝威仪的项羽,他这样 说:“彼可取而代之也。”所谓历史,不是国家的历史,而是皇帝们和那些想当皇帝的准皇帝们权位争夺的历史;所谓历史,也不是人类的历史,而是“利”史,如 果一个皇帝不是为了争夺马上到手的利益而创造历史,那么他的一生就不会被史家们如此认真地记载。

当然,当我看到特权就发生在眼前,我总会自然地联想到历史上一些典故,认为已经二十一世纪了,“群众利益无小事”,特权之类的事情不应该多了,而 应该是少了。可是,这仅仅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事实上特权并没有减少,而是比比皆是啊。比如无论是春运,还是非春运期间,一些紧俏路线的火车卧铺票总是买 不到,而火车上总是有富裕的铺位。一句话,少数人总能通过特权搞到紧俏的车票;比如大城市要求外来人员办理暂住证,多少年了,中国公民在自己的祖国只能暂 住,也没见社会各界少提意见,但是谁看见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把暂住证取消了?我觉得,特权不仅仅是一种行为,而是一种特权思想在作怪,特权思想还应该是一 种封建意识,一种家长作风。特权的背后,岂不都是为了利益?

李瑞环先生,我十分景仰您的才干,也曾经看到过您手书的字,“鉴往知来,古为今用”,这是您1989年7月为一本名为《从政史鉴》的书(天津社会 科学院出版社1989年出版)所题写的辞。您在书前还写了一篇序,提出“我国几千年来诸多政治家、思想家、明君贤相,乃至‘身在江湖,心悬魏阙(朝廷) ’、‘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布衣之士,他们‘治国平天下’的抱负、论述,政事活动的经验体会,荟萃一书,既博且精。”我想,您作为平民出身的高级干部,年轻 的时候,也应该是其中“身在江湖,心悬魏阙”、“位卑未敢忘忧国”者之一吧。记得我曾经在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新闻节目中看到:2001年4月20日您在南非 开普敦访问时,来到曾因关押过南非前总统曼德拉18年而闻名世界的罗本岛监狱参观,您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由于政治家的地位特殊,他的工作影响国计 民生,他的行为对社会的发展有加速或延缓的作用,因而他总是不可避免地受到历史的检验和人民的评论。历史是无情的,人民是公正的。只要他为人民谋了利益, 办了好事,为国家为民族立了功劳,争了荣誉,人民就不会忘记他。功过谁评说,后生定先祖。劝君莫论一时遇,九泉之下看荣辱。我相信,曼德拉先生和历史上许 多伟大的民族英雄一样,将受到本国人民、非洲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世代景仰(《人民日报海外版》2001年4月21日第一版)。”

李先生,正是因为看到或听到您说的这些话,又亲身经历您的车队导致我多花了一些车费,我才想起给您唠唠嗑。或许您并不知道您的出行致使别的社会车 辆不能通行,或许您也没有办法,这是您应该享受的待遇。不过,作为公民,我只是觉得自己有义务提出我的看法,您看到看不到并不重要。我记得我认识的北大的 焦国标先生这样给温总理写一封公开信,他告诉新一届政府总理说,“中央领导是应该下到基层去,到基层现场办办公。如果中央领导在中央电视台东门口、天安门 广场或国家信访局门口设张办公桌,效果肯定同样好,甚至更好。……如果在天安门广场设个现场办公桌,那么安徽的朱正亮,还有这位湖北老乡,或不至于浇汽油 自焚。(2003年10月5日搜狐网上发表)”焦先生还表示,他“以平常心写此信,我心坦荡!至于有没有用,我以非愤世嫉俗之心待之。”其实,我写这封信 的心态也与焦国标先生一样,并不期待有什么回应。我只是说在现实中国,特权的空间还很大很大,实行政治文明,不但要自上而下,还要自下而上同时进行。政治 透明了,民心也透明了。得民心的事项,老百姓可以积极响应;不得民心的事项,老百姓可以抵制,甚至主动修正。到那个时候,特权或许就像过街的老鼠一样,人 人喊打了,政治文明也就伸手可及了。

最后,不多说了,希望您老的退休生活更加愉快。

一普通公民  昝爱宗
2004年1月24日晚

尊敬的李瑞环老先生:

过年好!

1月24日,猴年的大年初三,正是假期走亲访友时候,下午四点多钟,当我与家人乘坐出租车赶往杭州西湖边南山路潘天寿纪念馆一侧的景云村途中,不 料遇到阁下您的车队,致使我乘坐的车不能直接抵达目的地,原本只有十五元的车费,最后绕了几个弯路口,又等候了二十来分钟,车费就升到二十五元,才到达目 的地。大过年的,我当然不能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让出租车司机多赚了点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当我等到下车后才知道是您老人家大驾光临时,我觉得有必要把一 些要说的话对您说说。

我想,您老作为一位退休的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春节期间四处走走散散心,安度晚年,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动静才对。可是,当我看到南山路的交通警察拦截 著正在通行的众多车辆时,总以为两三分钟就可以放行的,可事实上,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也未见可以通行的指令。没办法,见过很多类似场面的出租车司机,在征 求交警同意后,当街调头走旁边的小路了,等车赶到景云村小巷口停下时,才发现前面仍然是警察频频示意司机停车。车开进去了,我们只好下车,下车时听到路上 有人说是您李瑞环来了,小巷内停著很多车辆,还有几量“WJ”红字头的警车,以及一些手拿对讲机的著便装人员以及一些警察。大约快到晚上五点左右,车队才 陆续驶出潘天寿纪念馆和中国美术学院小巷内的大门,然后南山路上的车流又将恢复正常了。

我在车上无聊地等候警察放行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出租车司机一定猜出了前面肯定有什么人用路,所以别的车辆一律暂时停止行使。当然这个司机是什么话 都可以说出口的,我是不愿意复述的,我只是想:为什么一位年至七旬的正式退休的老人,不能与民众一起使用马路呢?即使您是“微服私访”,那就更不应该打扰 路人了。而且我看到您的车队,我觉得退休的老人应该享受的是一种高级的生活上的待遇,而不是高级特权。如果人人知道特权那么管用,那么刘邦的身影是不是又 回归到民间?《史记·高祖本记》有记载:高祖尝游咸阳,观秦皇帝,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对于刘邦来说,这并非惊人之语,狂妄之想,而是 史书上的真实记载,后来身为草芥小民的刘邦终于实现了他的当皇帝的理想。

看看一部厚厚的《资治通鉴》,无论翻到哪一页,估计都能看到透过纸背的争权夺利,血腥风雨,无权者都想当皇帝,当皇帝的都不想把手中的至高无上的 权力放弃,于是靠暴力,靠计谋,靠利益,几千年来,你方唱罢我登场,他们始终不变的梦想就是成为人上人。与刘邦一样,同样看到秦皇帝威仪的项羽,他这样 说:“彼可取而代之也。”所谓历史,不是国家的历史,而是皇帝们和那些想当皇帝的准皇帝们权位争夺的历史;所谓历史,也不是人类的历史,而是“利”史,如 果一个皇帝不是为了争夺马上到手的利益而创造历史,那么他的一生就不会被史家们如此认真地记载。

当然,当我看到特权就发生在眼前,我总会自然地联想到历史上一些典故,认为已经二十一世纪了,“群众利益无小事”,特权之类的事情不应该多了,而 应该是少了。可是,这仅仅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事实上特权并没有减少,而是比比皆是啊。比如无论是春运,还是非春运期间,一些紧俏路线的火车卧铺票总是买 不到,而火车上总是有富裕的铺位。一句话,少数人总能通过特权搞到紧俏的车票;比如大城市要求外来人员办理暂住证,多少年了,中国公民在自己的祖国只能暂 住,也没见社会各界少提意见,但是谁看见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把暂住证取消了?我觉得,特权不仅仅是一种行为,而是一种特权思想在作怪,特权思想还应该是一 种封建意识,一种家长作风。特权的背后,岂不都是为了利益?

李瑞环先生,我十分景仰您的才干,也曾经看到过您手书的字,“鉴往知来,古为今用”,这是您1989年7月为一本名为《从政史鉴》的书(天津社会 科学院出版社1989年出版)所题写的辞。您在书前还写了一篇序,提出“我国几千年来诸多政治家、思想家、明君贤相,乃至‘身在江湖,心悬魏阙(朝廷) ’、‘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布衣之士,他们‘治国平天下’的抱负、论述,政事活动的经验体会,荟萃一书,既博且精。”我想,您作为平民出身的高级干部,年轻 的时候,也应该是其中“身在江湖,心悬魏阙”、“位卑未敢忘忧国”者之一吧。记得我曾经在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新闻节目中看到:2001年4月20日您在南非 开普敦访问时,来到曾因关押过南非前总统曼德拉18年而闻名世界的罗本岛监狱参观,您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由于政治家的地位特殊,他的工作影响国计 民生,他的行为对社会的发展有加速或延缓的作用,因而他总是不可避免地受到历史的检验和人民的评论。历史是无情的,人民是公正的。只要他为人民谋了利益, 办了好事,为国家为民族立了功劳,争了荣誉,人民就不会忘记他。功过谁评说,后生定先祖。劝君莫论一时遇,九泉之下看荣辱。我相信,曼德拉先生和历史上许 多伟大的民族英雄一样,将受到本国人民、非洲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世代景仰(《人民日报海外版》2001年4月21日第一版)。”

李先生,正是因为看到或听到您说的这些话,又亲身经历您的车队导致我多花了一些车费,我才想起给您唠唠嗑。或许您并不知道您的出行致使别的社会车 辆不能通行,或许您也没有办法,这是您应该享受的待遇。不过,作为公民,我只是觉得自己有义务提出我的看法,您看到看不到并不重要。我记得我认识的北大的 焦国标先生这样给温总理写一封公开信,他告诉新一届政府总理说,“中央领导是应该下到基层去,到基层现场办办公。如果中央领导在中央电视台东门口、天安门 广场或国家信访局门口设张办公桌,效果肯定同样好,甚至更好。……如果在天安门广场设个现场办公桌,那么安徽的朱正亮,还有这位湖北老乡,或不至于浇汽油 自焚。(2003年10月5日搜狐网上发表)”焦先生还表示,他“以平常心写此信,我心坦荡!至于有没有用,我以非愤世嫉俗之心待之。”其实,我写这封信 的心态也与焦国标先生一样,并不期待有什么回应。我只是说在现实中国,特权的空间还很大很大,实行政治文明,不但要自上而下,还要自下而上同时进行。政治 透明了,民心也透明了。得民心的事项,老百姓可以积极响应;不得民心的事项,老百姓可以抵制,甚至主动修正。到那个时候,特权或许就像过街的老鼠一样,人 人喊打了,政治文明也就伸手可及了。

最后,不多说了,希望您老的退休生活更加愉快。

一普通公民  昝爱宗
2004年1月24日晚

尊敬的李瑞环老先生:

过年好!

1月24日,猴年的大年初三,正是假期走亲访友时候,下午四点多钟,当我与家人乘坐出租车赶往杭州西湖边南山路潘天寿纪念馆一侧的景云村途中,不 料遇到阁下您的车队,致使我乘坐的车不能直接抵达目的地,原本只有十五元的车费,最后绕了几个弯路口,又等候了二十来分钟,车费就升到二十五元,才到达目 的地。大过年的,我当然不能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让出租车司机多赚了点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当我等到下车后才知道是您老人家大驾光临时,我觉得有必要把一 些要说的话对您说说。

我想,您老作为一位退休的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春节期间四处走走散散心,安度晚年,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动静才对。可是,当我看到南山路的交通警察拦截 著正在通行的众多车辆时,总以为两三分钟就可以放行的,可事实上,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也未见可以通行的指令。没办法,见过很多类似场面的出租车司机,在征 求交警同意后,当街调头走旁边的小路了,等车赶到景云村小巷口停下时,才发现前面仍然是警察频频示意司机停车。车开进去了,我们只好下车,下车时听到路上 有人说是您李瑞环来了,小巷内停著很多车辆,还有几量“WJ”红字头的警车,以及一些手拿对讲机的著便装人员以及一些警察。大约快到晚上五点左右,车队才 陆续驶出潘天寿纪念馆和中国美术学院小巷内的大门,然后南山路上的车流又将恢复正常了。

我在车上无聊地等候警察放行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出租车司机一定猜出了前面肯定有什么人用路,所以别的车辆一律暂时停止行使。当然这个司机是什么话 都可以说出口的,我是不愿意复述的,我只是想:为什么一位年至七旬的正式退休的老人,不能与民众一起使用马路呢?即使您是“微服私访”,那就更不应该打扰 路人了。而且我看到您的车队,我觉得退休的老人应该享受的是一种高级的生活上的待遇,而不是高级特权。如果人人知道特权那么管用,那么刘邦的身影是不是又 回归到民间?《史记·高祖本记》有记载:高祖尝游咸阳,观秦皇帝,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对于刘邦来说,这并非惊人之语,狂妄之想,而是 史书上的真实记载,后来身为草芥小民的刘邦终于实现了他的当皇帝的理想。

看看一部厚厚的《资治通鉴》,无论翻到哪一页,估计都能看到透过纸背的争权夺利,血腥风雨,无权者都想当皇帝,当皇帝的都不想把手中的至高无上的 权力放弃,于是靠暴力,靠计谋,靠利益,几千年来,你方唱罢我登场,他们始终不变的梦想就是成为人上人。与刘邦一样,同样看到秦皇帝威仪的项羽,他这样 说:“彼可取而代之也。”所谓历史,不是国家的历史,而是皇帝们和那些想当皇帝的准皇帝们权位争夺的历史;所谓历史,也不是人类的历史,而是“利”史,如 果一个皇帝不是为了争夺马上到手的利益而创造历史,那么他的一生就不会被史家们如此认真地记载。

当然,当我看到特权就发生在眼前,我总会自然地联想到历史上一些典故,认为已经二十一世纪了,“群众利益无小事”,特权之类的事情不应该多了,而 应该是少了。可是,这仅仅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事实上特权并没有减少,而是比比皆是啊。比如无论是春运,还是非春运期间,一些紧俏路线的火车卧铺票总是买 不到,而火车上总是有富裕的铺位。一句话,少数人总能通过特权搞到紧俏的车票;比如大城市要求外来人员办理暂住证,多少年了,中国公民在自己的祖国只能暂 住,也没见社会各界少提意见,但是谁看见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把暂住证取消了?我觉得,特权不仅仅是一种行为,而是一种特权思想在作怪,特权思想还应该是一 种封建意识,一种家长作风。特权的背后,岂不都是为了利益?

李瑞环先生,我十分景仰您的才干,也曾经看到过您手书的字,“鉴往知来,古为今用”,这是您1989年7月为一本名为《从政史鉴》的书(天津社会 科学院出版社1989年出版)所题写的辞。您在书前还写了一篇序,提出“我国几千年来诸多政治家、思想家、明君贤相,乃至‘身在江湖,心悬魏阙(朝廷) ’、‘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布衣之士,他们‘治国平天下’的抱负、论述,政事活动的经验体会,荟萃一书,既博且精。”我想,您作为平民出身的高级干部,年轻 的时候,也应该是其中“身在江湖,心悬魏阙”、“位卑未敢忘忧国”者之一吧。记得我曾经在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新闻节目中看到:2001年4月20日您在南非 开普敦访问时,来到曾因关押过南非前总统曼德拉18年而闻名世界的罗本岛监狱参观,您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由于政治家的地位特殊,他的工作影响国计 民生,他的行为对社会的发展有加速或延缓的作用,因而他总是不可避免地受到历史的检验和人民的评论。历史是无情的,人民是公正的。只要他为人民谋了利益, 办了好事,为国家为民族立了功劳,争了荣誉,人民就不会忘记他。功过谁评说,后生定先祖。劝君莫论一时遇,九泉之下看荣辱。我相信,曼德拉先生和历史上许 多伟大的民族英雄一样,将受到本国人民、非洲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世代景仰(《人民日报海外版》2001年4月21日第一版)。”

李先生,正是因为看到或听到您说的这些话,又亲身经历您的车队导致我多花了一些车费,我才想起给您唠唠嗑。或许您并不知道您的出行致使别的社会车 辆不能通行,或许您也没有办法,这是您应该享受的待遇。不过,作为公民,我只是觉得自己有义务提出我的看法,您看到看不到并不重要。我记得我认识的北大的 焦国标先生这样给温总理写一封公开信,他告诉新一届政府总理说,“中央领导是应该下到基层去,到基层现场办办公。如果中央领导在中央电视台东门口、天安门 广场或国家信访局门口设张办公桌,效果肯定同样好,甚至更好。……如果在天安门广场设个现场办公桌,那么安徽的朱正亮,还有这位湖北老乡,或不至于浇汽油 自焚。(2003年10月5日搜狐网上发表)”焦先生还表示,他“以平常心写此信,我心坦荡!至于有没有用,我以非愤世嫉俗之心待之。”其实,我写这封信 的心态也与焦国标先生一样,并不期待有什么回应。我只是说在现实中国,特权的空间还很大很大,实行政治文明,不但要自上而下,还要自下而上同时进行。政治 透明了,民心也透明了。得民心的事项,老百姓可以积极响应;不得民心的事项,老百姓可以抵制,甚至主动修正。到那个时候,特权或许就像过街的老鼠一样,人 人喊打了,政治文明也就伸手可及了。

最后,不多说了,希望您老的退休生活更加愉快。

一普通公民  昝爱宗
2004年1月24日晚

尊敬的李瑞环老先生:

过年好!

1月24日,猴年的大年初三,正是假期走亲访友时候,下午四点多钟,当我与家人乘坐出租车赶往杭州西湖边南山路潘天寿纪念馆一侧的景云村途中,不 料遇到阁下您的车队,致使我乘坐的车不能直接抵达目的地,原本只有十五元的车费,最后绕了几个弯路口,又等候了二十来分钟,车费就升到二十五元,才到达目 的地。大过年的,我当然不能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让出租车司机多赚了点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当我等到下车后才知道是您老人家大驾光临时,我觉得有必要把一 些要说的话对您说说。

我想,您老作为一位退休的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春节期间四处走走散散心,安度晚年,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动静才对。可是,当我看到南山路的交通警察拦截 著正在通行的众多车辆时,总以为两三分钟就可以放行的,可事实上,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也未见可以通行的指令。没办法,见过很多类似场面的出租车司机,在征 求交警同意后,当街调头走旁边的小路了,等车赶到景云村小巷口停下时,才发现前面仍然是警察频频示意司机停车。车开进去了,我们只好下车,下车时听到路上 有人说是您李瑞环来了,小巷内停著很多车辆,还有几量“WJ”红字头的警车,以及一些手拿对讲机的著便装人员以及一些警察。大约快到晚上五点左右,车队才 陆续驶出潘天寿纪念馆和中国美术学院小巷内的大门,然后南山路上的车流又将恢复正常了。

我在车上无聊地等候警察放行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出租车司机一定猜出了前面肯定有什么人用路,所以别的车辆一律暂时停止行使。当然这个司机是什么话 都可以说出口的,我是不愿意复述的,我只是想:为什么一位年至七旬的正式退休的老人,不能与民众一起使用马路呢?即使您是“微服私访”,那就更不应该打扰 路人了。而且我看到您的车队,我觉得退休的老人应该享受的是一种高级的生活上的待遇,而不是高级特权。如果人人知道特权那么管用,那么刘邦的身影是不是又 回归到民间?《史记·高祖本记》有记载:高祖尝游咸阳,观秦皇帝,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对于刘邦来说,这并非惊人之语,狂妄之想,而是 史书上的真实记载,后来身为草芥小民的刘邦终于实现了他的当皇帝的理想。

看看一部厚厚的《资治通鉴》,无论翻到哪一页,估计都能看到透过纸背的争权夺利,血腥风雨,无权者都想当皇帝,当皇帝的都不想把手中的至高无上的 权力放弃,于是靠暴力,靠计谋,靠利益,几千年来,你方唱罢我登场,他们始终不变的梦想就是成为人上人。与刘邦一样,同样看到秦皇帝威仪的项羽,他这样 说:“彼可取而代之也。”所谓历史,不是国家的历史,而是皇帝们和那些想当皇帝的准皇帝们权位争夺的历史;所谓历史,也不是人类的历史,而是“利”史,如 果一个皇帝不是为了争夺马上到手的利益而创造历史,那么他的一生就不会被史家们如此认真地记载。

当然,当我看到特权就发生在眼前,我总会自然地联想到历史上一些典故,认为已经二十一世纪了,“群众利益无小事”,特权之类的事情不应该多了,而 应该是少了。可是,这仅仅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事实上特权并没有减少,而是比比皆是啊。比如无论是春运,还是非春运期间,一些紧俏路线的火车卧铺票总是买 不到,而火车上总是有富裕的铺位。一句话,少数人总能通过特权搞到紧俏的车票;比如大城市要求外来人员办理暂住证,多少年了,中国公民在自己的祖国只能暂 住,也没见社会各界少提意见,但是谁看见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把暂住证取消了?我觉得,特权不仅仅是一种行为,而是一种特权思想在作怪,特权思想还应该是一 种封建意识,一种家长作风。特权的背后,岂不都是为了利益?

李瑞环先生,我十分景仰您的才干,也曾经看到过您手书的字,“鉴往知来,古为今用”,这是您1989年7月为一本名为《从政史鉴》的书(天津社会 科学院出版社1989年出版)所题写的辞。您在书前还写了一篇序,提出“我国几千年来诸多政治家、思想家、明君贤相,乃至‘身在江湖,心悬魏阙(朝廷) ’、‘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布衣之士,他们‘治国平天下’的抱负、论述,政事活动的经验体会,荟萃一书,既博且精。”我想,您作为平民出身的高级干部,年轻 的时候,也应该是其中“身在江湖,心悬魏阙”、“位卑未敢忘忧国”者之一吧。记得我曾经在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新闻节目中看到:2001年4月20日您在南非 开普敦访问时,来到曾因关押过南非前总统曼德拉18年而闻名世界的罗本岛监狱参观,您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由于政治家的地位特殊,他的工作影响国计 民生,他的行为对社会的发展有加速或延缓的作用,因而他总是不可避免地受到历史的检验和人民的评论。历史是无情的,人民是公正的。只要他为人民谋了利益, 办了好事,为国家为民族立了功劳,争了荣誉,人民就不会忘记他。功过谁评说,后生定先祖。劝君莫论一时遇,九泉之下看荣辱。我相信,曼德拉先生和历史上许 多伟大的民族英雄一样,将受到本国人民、非洲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世代景仰(《人民日报海外版》2001年4月21日第一版)。”

李先生,正是因为看到或听到您说的这些话,又亲身经历您的车队导致我多花了一些车费,我才想起给您唠唠嗑。或许您并不知道您的出行致使别的社会车 辆不能通行,或许您也没有办法,这是您应该享受的待遇。不过,作为公民,我只是觉得自己有义务提出我的看法,您看到看不到并不重要。我记得我认识的北大的 焦国标先生这样给温总理写一封公开信,他告诉新一届政府总理说,“中央领导是应该下到基层去,到基层现场办办公。如果中央领导在中央电视台东门口、天安门 广场或国家信访局门口设张办公桌,效果肯定同样好,甚至更好。……如果在天安门广场设个现场办公桌,那么安徽的朱正亮,还有这位湖北老乡,或不至于浇汽油 自焚。(2003年10月5日搜狐网上发表)”焦先生还表示,他“以平常心写此信,我心坦荡!至于有没有用,我以非愤世嫉俗之心待之。”其实,我写这封信 的心态也与焦国标先生一样,并不期待有什么回应。我只是说在现实中国,特权的空间还很大很大,实行政治文明,不但要自上而下,还要自下而上同时进行。政治 透明了,民心也透明了。得民心的事项,老百姓可以积极响应;不得民心的事项,老百姓可以抵制,甚至主动修正。到那个时候,特权或许就像过街的老鼠一样,人 人喊打了,政治文明也就伸手可及了。

最后,不多说了,希望您老的退休生活更加愉快。

一普通公民  昝爱宗
2004年1月24日晚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