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竞选危害健康(首发)
(武汉)李卫平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 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 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顿时,一股巨大的暖流涌上心头,鼻子禁不住一酸,热泪几近溢出眼眶。这么多年了,笔者与很多人不停歇地指责我党国拒不实行民主,言辞颇为激烈。我 党国除不时震怒外,便默不作声。以前总以为是我党国自知理亏,羞于多言,却原来党国为我等小老百姓之基本利益忍辱负重如斯,怎不教人感激涕零!直到现在, 我党国仍然不肯直截了当地指出民主危害健康,而是羞羞答答曲曲折折地小声说竞选危害健康。可见我党国用心何其良苦也!笔者不由唏嘘嗟叹不止。

上前仔细一看,却发现与笔者所想完全不同。原来,几位奥地利医学专家经长期研究,证明从政对健康有害。也就是说,专家们结论的外延比编辑们明显要 广泛得多,不仅民主政治,而且专制独裁政治,也就是暗箱操作,以在背后陷害告密勾心斗角为能事,同样危害健康。笔者为此专门造访了心理学家,其称这种缺德 少才做贼心虚的行为较公开的竞争更有害健康。

令人称奇的是,编辑们居然敢对如此清晰明确的信息肆意按自己的需要解读,公然蔑视新闻的生命──真实性,完全丧失了新闻道德与良知。真不知他们意欲何为是何居心?不过,若你只看标题,就不知觉间又给误导了一把。妈的,无端便被白白弄得心旌摇荡一回,操!

竞选中,激烈的交锋对抗,对胜利的强烈渴望,情况不明时的焦虑以及成功后的巨大喜悦,将损害参选者的健康,这十分可信。但这并没有构成对参选者的 不公。民主制度是开放的体系,如果某人认为参选得不偿失或有其它考虑,他完全能够遂其意愿退出竞选,如果而后他又改变了主意,还可以依公开公平的规则重新 投入竞选。

独裁政治中,从政者一方面千方百计苦心孤诣讨好上峰,拼尽吃奶的力气向上爬,另一方面则须时刻提防,以免被挤迫出局,于是由背后极尽挑拨离间分化 瓦解栽赃陷害之能事;若有幸登上大宝,则立刻惶惶不可终日,猜忌怀疑所有人,惟恐一朝失权。其如热锅上的蚂蚁,再也不得安生。显然,这一切对健康的危害更 严重。不过,却从未见有人主动退出,从黑箱中抛出者非败即死。前者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后者则往往被加上所谓积劳成疾的冠冕。

尽管从政会危害健康,但不少人却仍然趋之若骛,正如人们明知烟草有毒,依然欲罢不能一般。且不说那些正在前台表演者个个志得意满,一付大家风范的 模样;也不说那些已被淘汰出局者终日沉溺于过去的荣光,以此维系自己可怜的自尊;单看那明知实力不济无缘参与者也于台下七短八长羡艳嫉妒乍舌连连,一付跃 跃欲试恨不能冲上台去一展身手或哪怕胡闹一番的模样,便可知政坛超常的诱人魔力。或许,从政是人类深藏于心底的爱好和最大的乐趣,也许就是最吸引人的游 戏。正因为此,从政者才如过江之鲫,一拨紧跟著一拨,源源不断;而且失利者永不言败,削尖脑袋回过头来又继续猛往里钻。

不过,笔者绝对无意鄙薄热衷从政者,相反,在下以为一个人如果有志为人类的进步与发展做出伟大的贡献,那是可钦可佩的;而如果恰巧其又满腹经伦才 高八斗领袖群伦,则他正应该从政。这不仅是为他个人的前途,更是为了国家与民族的未来。因为政治领袖如同乐队指挥,不仅指引著社会的发展方向,更制定和执 行保证社会存在与发展的规范,实在是最重要的社会角色。不过,德才却不是相互吹捧出来的,也不是自封的,更不能以暴力强迫他人承认,而必须是在相关的类似 市场的环境中经由自由竞争,由将要被他们统治的民众认可。既然是自愿,他们就须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既满足了游戏的欲望,又一副为人民大众付出健康代 价牺牲者的崇高模样。有如美国的瘾君子,明知吸烟有害健康,仍照抽不误,后却以健康受损为由,将烟草公司告上法庭,既享受了抽烟的乐趣,又拿到了巨额赔 款。这是货真价实的无赖行径。

民主政治与独裁政治的区别在于,前者通过竞选提供了普通民众制约政治组织与其领袖权力的机制,从根本上保护了民众的利益;后者,老百姓不仅无法制 约公权,而且他们个人的命运也掌握在独裁者的手中,独裁者为所欲为,人民的利益完全得不到保障。若欲摆脱独裁者的强力控制,通过诉诸民意限制其专权,则立 刻会遭受严厉的政治迫害。

一瞬间,笔者突然明白了竞选危害健康的真正含义。它是说在中国搞民主竞选,不是被当局关进精神病院,便是被劳动教养,或是干脆宣布你罪大恶 极,直接投入监狱。在里面,从身体到精神均倍受煎熬折磨,时不常还要接受暴力的洗礼,自然是健康不保咯!妈的,原以为《参考消息》中有些人是狗娘养的,没 料想他们居然说的是事实。哎......啊......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 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 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顿时,一股巨大的暖流涌上心头,鼻子禁不住一酸,热泪几近溢出眼眶。这么多年了,笔者与很多人不停歇地指责我党国拒不实行民主,言辞颇为激烈。我 党国除不时震怒外,便默不作声。以前总以为是我党国自知理亏,羞于多言,却原来党国为我等小老百姓之基本利益忍辱负重如斯,怎不教人感激涕零!直到现在, 我党国仍然不肯直截了当地指出民主危害健康,而是羞羞答答曲曲折折地小声说竞选危害健康。可见我党国用心何其良苦也!笔者不由唏嘘嗟叹不止。

上前仔细一看,却发现与笔者所想完全不同。原来,几位奥地利医学专家经长期研究,证明从政对健康有害。也就是说,专家们结论的外延比编辑们明显要 广泛得多,不仅民主政治,而且专制独裁政治,也就是暗箱操作,以在背后陷害告密勾心斗角为能事,同样危害健康。笔者为此专门造访了心理学家,其称这种缺德 少才做贼心虚的行为较公开的竞争更有害健康。

令人称奇的是,编辑们居然敢对如此清晰明确的信息肆意按自己的需要解读,公然蔑视新闻的生命──真实性,完全丧失了新闻道德与良知。真不知他们意欲何为是何居心?不过,若你只看标题,就不知觉间又给误导了一把。妈的,无端便被白白弄得心旌摇荡一回,操!

竞选中,激烈的交锋对抗,对胜利的强烈渴望,情况不明时的焦虑以及成功后的巨大喜悦,将损害参选者的健康,这十分可信。但这并没有构成对参选者的 不公。民主制度是开放的体系,如果某人认为参选得不偿失或有其它考虑,他完全能够遂其意愿退出竞选,如果而后他又改变了主意,还可以依公开公平的规则重新 投入竞选。

独裁政治中,从政者一方面千方百计苦心孤诣讨好上峰,拼尽吃奶的力气向上爬,另一方面则须时刻提防,以免被挤迫出局,于是由背后极尽挑拨离间分化 瓦解栽赃陷害之能事;若有幸登上大宝,则立刻惶惶不可终日,猜忌怀疑所有人,惟恐一朝失权。其如热锅上的蚂蚁,再也不得安生。显然,这一切对健康的危害更 严重。不过,却从未见有人主动退出,从黑箱中抛出者非败即死。前者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后者则往往被加上所谓积劳成疾的冠冕。

尽管从政会危害健康,但不少人却仍然趋之若骛,正如人们明知烟草有毒,依然欲罢不能一般。且不说那些正在前台表演者个个志得意满,一付大家风范的 模样;也不说那些已被淘汰出局者终日沉溺于过去的荣光,以此维系自己可怜的自尊;单看那明知实力不济无缘参与者也于台下七短八长羡艳嫉妒乍舌连连,一付跃 跃欲试恨不能冲上台去一展身手或哪怕胡闹一番的模样,便可知政坛超常的诱人魔力。或许,从政是人类深藏于心底的爱好和最大的乐趣,也许就是最吸引人的游 戏。正因为此,从政者才如过江之鲫,一拨紧跟著一拨,源源不断;而且失利者永不言败,削尖脑袋回过头来又继续猛往里钻。

不过,笔者绝对无意鄙薄热衷从政者,相反,在下以为一个人如果有志为人类的进步与发展做出伟大的贡献,那是可钦可佩的;而如果恰巧其又满腹经伦才 高八斗领袖群伦,则他正应该从政。这不仅是为他个人的前途,更是为了国家与民族的未来。因为政治领袖如同乐队指挥,不仅指引著社会的发展方向,更制定和执 行保证社会存在与发展的规范,实在是最重要的社会角色。不过,德才却不是相互吹捧出来的,也不是自封的,更不能以暴力强迫他人承认,而必须是在相关的类似 市场的环境中经由自由竞争,由将要被他们统治的民众认可。既然是自愿,他们就须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既满足了游戏的欲望,又一副为人民大众付出健康代 价牺牲者的崇高模样。有如美国的瘾君子,明知吸烟有害健康,仍照抽不误,后却以健康受损为由,将烟草公司告上法庭,既享受了抽烟的乐趣,又拿到了巨额赔 款。这是货真价实的无赖行径。

民主政治与独裁政治的区别在于,前者通过竞选提供了普通民众制约政治组织与其领袖权力的机制,从根本上保护了民众的利益;后者,老百姓不仅无法制 约公权,而且他们个人的命运也掌握在独裁者的手中,独裁者为所欲为,人民的利益完全得不到保障。若欲摆脱独裁者的强力控制,通过诉诸民意限制其专权,则立 刻会遭受严厉的政治迫害。

一瞬间,笔者突然明白了竞选危害健康的真正含义。它是说在中国搞民主竞选,不是被当局关进精神病院,便是被劳动教养,或是干脆宣布你罪大恶 极,直接投入监狱。在里面,从身体到精神均倍受煎熬折磨,时不常还要接受暴力的洗礼,自然是健康不保咯!妈的,原以为《参考消息》中有些人是狗娘养的,没 料想他们居然说的是事实。哎......啊......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 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 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顿时,一股巨大的暖流涌上心头,鼻子禁不住一酸,热泪几近溢出眼眶。这么多年了,笔者与很多人不停歇地指责我党国拒不实行民主,言辞颇为激烈。我 党国除不时震怒外,便默不作声。以前总以为是我党国自知理亏,羞于多言,却原来党国为我等小老百姓之基本利益忍辱负重如斯,怎不教人感激涕零!直到现在, 我党国仍然不肯直截了当地指出民主危害健康,而是羞羞答答曲曲折折地小声说竞选危害健康。可见我党国用心何其良苦也!笔者不由唏嘘嗟叹不止。

上前仔细一看,却发现与笔者所想完全不同。原来,几位奥地利医学专家经长期研究,证明从政对健康有害。也就是说,专家们结论的外延比编辑们明显要 广泛得多,不仅民主政治,而且专制独裁政治,也就是暗箱操作,以在背后陷害告密勾心斗角为能事,同样危害健康。笔者为此专门造访了心理学家,其称这种缺德 少才做贼心虚的行为较公开的竞争更有害健康。

令人称奇的是,编辑们居然敢对如此清晰明确的信息肆意按自己的需要解读,公然蔑视新闻的生命──真实性,完全丧失了新闻道德与良知。真不知他们意欲何为是何居心?不过,若你只看标题,就不知觉间又给误导了一把。妈的,无端便被白白弄得心旌摇荡一回,操!

竞选中,激烈的交锋对抗,对胜利的强烈渴望,情况不明时的焦虑以及成功后的巨大喜悦,将损害参选者的健康,这十分可信。但这并没有构成对参选者的 不公。民主制度是开放的体系,如果某人认为参选得不偿失或有其它考虑,他完全能够遂其意愿退出竞选,如果而后他又改变了主意,还可以依公开公平的规则重新 投入竞选。

独裁政治中,从政者一方面千方百计苦心孤诣讨好上峰,拼尽吃奶的力气向上爬,另一方面则须时刻提防,以免被挤迫出局,于是由背后极尽挑拨离间分化 瓦解栽赃陷害之能事;若有幸登上大宝,则立刻惶惶不可终日,猜忌怀疑所有人,惟恐一朝失权。其如热锅上的蚂蚁,再也不得安生。显然,这一切对健康的危害更 严重。不过,却从未见有人主动退出,从黑箱中抛出者非败即死。前者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后者则往往被加上所谓积劳成疾的冠冕。

尽管从政会危害健康,但不少人却仍然趋之若骛,正如人们明知烟草有毒,依然欲罢不能一般。且不说那些正在前台表演者个个志得意满,一付大家风范的 模样;也不说那些已被淘汰出局者终日沉溺于过去的荣光,以此维系自己可怜的自尊;单看那明知实力不济无缘参与者也于台下七短八长羡艳嫉妒乍舌连连,一付跃 跃欲试恨不能冲上台去一展身手或哪怕胡闹一番的模样,便可知政坛超常的诱人魔力。或许,从政是人类深藏于心底的爱好和最大的乐趣,也许就是最吸引人的游 戏。正因为此,从政者才如过江之鲫,一拨紧跟著一拨,源源不断;而且失利者永不言败,削尖脑袋回过头来又继续猛往里钻。

不过,笔者绝对无意鄙薄热衷从政者,相反,在下以为一个人如果有志为人类的进步与发展做出伟大的贡献,那是可钦可佩的;而如果恰巧其又满腹经伦才 高八斗领袖群伦,则他正应该从政。这不仅是为他个人的前途,更是为了国家与民族的未来。因为政治领袖如同乐队指挥,不仅指引著社会的发展方向,更制定和执 行保证社会存在与发展的规范,实在是最重要的社会角色。不过,德才却不是相互吹捧出来的,也不是自封的,更不能以暴力强迫他人承认,而必须是在相关的类似 市场的环境中经由自由竞争,由将要被他们统治的民众认可。既然是自愿,他们就须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既满足了游戏的欲望,又一副为人民大众付出健康代 价牺牲者的崇高模样。有如美国的瘾君子,明知吸烟有害健康,仍照抽不误,后却以健康受损为由,将烟草公司告上法庭,既享受了抽烟的乐趣,又拿到了巨额赔 款。这是货真价实的无赖行径。

民主政治与独裁政治的区别在于,前者通过竞选提供了普通民众制约政治组织与其领袖权力的机制,从根本上保护了民众的利益;后者,老百姓不仅无法制 约公权,而且他们个人的命运也掌握在独裁者的手中,独裁者为所欲为,人民的利益完全得不到保障。若欲摆脱独裁者的强力控制,通过诉诸民意限制其专权,则立 刻会遭受严厉的政治迫害。

一瞬间,笔者突然明白了竞选危害健康的真正含义。它是说在中国搞民主竞选,不是被当局关进精神病院,便是被劳动教养,或是干脆宣布你罪大恶 极,直接投入监狱。在里面,从身体到精神均倍受煎熬折磨,时不常还要接受暴力的洗礼,自然是健康不保咯!妈的,原以为《参考消息》中有些人是狗娘养的,没 料想他们居然说的是事实。哎......啊......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 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 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顿时,一股巨大的暖流涌上心头,鼻子禁不住一酸,热泪几近溢出眼眶。这么多年了,笔者与很多人不停歇地指责我党国拒不实行民主,言辞颇为激烈。我 党国除不时震怒外,便默不作声。以前总以为是我党国自知理亏,羞于多言,却原来党国为我等小老百姓之基本利益忍辱负重如斯,怎不教人感激涕零!直到现在, 我党国仍然不肯直截了当地指出民主危害健康,而是羞羞答答曲曲折折地小声说竞选危害健康。可见我党国用心何其良苦也!笔者不由唏嘘嗟叹不止。

上前仔细一看,却发现与笔者所想完全不同。原来,几位奥地利医学专家经长期研究,证明从政对健康有害。也就是说,专家们结论的外延比编辑们明显要 广泛得多,不仅民主政治,而且专制独裁政治,也就是暗箱操作,以在背后陷害告密勾心斗角为能事,同样危害健康。笔者为此专门造访了心理学家,其称这种缺德 少才做贼心虚的行为较公开的竞争更有害健康。

令人称奇的是,编辑们居然敢对如此清晰明确的信息肆意按自己的需要解读,公然蔑视新闻的生命──真实性,完全丧失了新闻道德与良知。真不知他们意欲何为是何居心?不过,若你只看标题,就不知觉间又给误导了一把。妈的,无端便被白白弄得心旌摇荡一回,操!

竞选中,激烈的交锋对抗,对胜利的强烈渴望,情况不明时的焦虑以及成功后的巨大喜悦,将损害参选者的健康,这十分可信。但这并没有构成对参选者的 不公。民主制度是开放的体系,如果某人认为参选得不偿失或有其它考虑,他完全能够遂其意愿退出竞选,如果而后他又改变了主意,还可以依公开公平的规则重新 投入竞选。

独裁政治中,从政者一方面千方百计苦心孤诣讨好上峰,拼尽吃奶的力气向上爬,另一方面则须时刻提防,以免被挤迫出局,于是由背后极尽挑拨离间分化 瓦解栽赃陷害之能事;若有幸登上大宝,则立刻惶惶不可终日,猜忌怀疑所有人,惟恐一朝失权。其如热锅上的蚂蚁,再也不得安生。显然,这一切对健康的危害更 严重。不过,却从未见有人主动退出,从黑箱中抛出者非败即死。前者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后者则往往被加上所谓积劳成疾的冠冕。

尽管从政会危害健康,但不少人却仍然趋之若骛,正如人们明知烟草有毒,依然欲罢不能一般。且不说那些正在前台表演者个个志得意满,一付大家风范的 模样;也不说那些已被淘汰出局者终日沉溺于过去的荣光,以此维系自己可怜的自尊;单看那明知实力不济无缘参与者也于台下七短八长羡艳嫉妒乍舌连连,一付跃 跃欲试恨不能冲上台去一展身手或哪怕胡闹一番的模样,便可知政坛超常的诱人魔力。或许,从政是人类深藏于心底的爱好和最大的乐趣,也许就是最吸引人的游 戏。正因为此,从政者才如过江之鲫,一拨紧跟著一拨,源源不断;而且失利者永不言败,削尖脑袋回过头来又继续猛往里钻。

不过,笔者绝对无意鄙薄热衷从政者,相反,在下以为一个人如果有志为人类的进步与发展做出伟大的贡献,那是可钦可佩的;而如果恰巧其又满腹经伦才 高八斗领袖群伦,则他正应该从政。这不仅是为他个人的前途,更是为了国家与民族的未来。因为政治领袖如同乐队指挥,不仅指引著社会的发展方向,更制定和执 行保证社会存在与发展的规范,实在是最重要的社会角色。不过,德才却不是相互吹捧出来的,也不是自封的,更不能以暴力强迫他人承认,而必须是在相关的类似 市场的环境中经由自由竞争,由将要被他们统治的民众认可。既然是自愿,他们就须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既满足了游戏的欲望,又一副为人民大众付出健康代 价牺牲者的崇高模样。有如美国的瘾君子,明知吸烟有害健康,仍照抽不误,后却以健康受损为由,将烟草公司告上法庭,既享受了抽烟的乐趣,又拿到了巨额赔 款。这是货真价实的无赖行径。

民主政治与独裁政治的区别在于,前者通过竞选提供了普通民众制约政治组织与其领袖权力的机制,从根本上保护了民众的利益;后者,老百姓不仅无法制 约公权,而且他们个人的命运也掌握在独裁者的手中,独裁者为所欲为,人民的利益完全得不到保障。若欲摆脱独裁者的强力控制,通过诉诸民意限制其专权,则立 刻会遭受严厉的政治迫害。

一瞬间,笔者突然明白了竞选危害健康的真正含义。它是说在中国搞民主竞选,不是被当局关进精神病院,便是被劳动教养,或是干脆宣布你罪大恶 极,直接投入监狱。在里面,从身体到精神均倍受煎熬折磨,时不常还要接受暴力的洗礼,自然是健康不保咯!妈的,原以为《参考消息》中有些人是狗娘养的,没 料想他们居然说的是事实。哎......啊......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 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 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顿时,一股巨大的暖流涌上心头,鼻子禁不住一酸,热泪几近溢出眼眶。这么多年了,笔者与很多人不停歇地指责我党国拒不实行民主,言辞颇为激烈。我 党国除不时震怒外,便默不作声。以前总以为是我党国自知理亏,羞于多言,却原来党国为我等小老百姓之基本利益忍辱负重如斯,怎不教人感激涕零!直到现在, 我党国仍然不肯直截了当地指出民主危害健康,而是羞羞答答曲曲折折地小声说竞选危害健康。可见我党国用心何其良苦也!笔者不由唏嘘嗟叹不止。

上前仔细一看,却发现与笔者所想完全不同。原来,几位奥地利医学专家经长期研究,证明从政对健康有害。也就是说,专家们结论的外延比编辑们明显要 广泛得多,不仅民主政治,而且专制独裁政治,也就是暗箱操作,以在背后陷害告密勾心斗角为能事,同样危害健康。笔者为此专门造访了心理学家,其称这种缺德 少才做贼心虚的行为较公开的竞争更有害健康。

令人称奇的是,编辑们居然敢对如此清晰明确的信息肆意按自己的需要解读,公然蔑视新闻的生命──真实性,完全丧失了新闻道德与良知。真不知他们意欲何为是何居心?不过,若你只看标题,就不知觉间又给误导了一把。妈的,无端便被白白弄得心旌摇荡一回,操!

竞选中,激烈的交锋对抗,对胜利的强烈渴望,情况不明时的焦虑以及成功后的巨大喜悦,将损害参选者的健康,这十分可信。但这并没有构成对参选者的 不公。民主制度是开放的体系,如果某人认为参选得不偿失或有其它考虑,他完全能够遂其意愿退出竞选,如果而后他又改变了主意,还可以依公开公平的规则重新 投入竞选。

独裁政治中,从政者一方面千方百计苦心孤诣讨好上峰,拼尽吃奶的力气向上爬,另一方面则须时刻提防,以免被挤迫出局,于是由背后极尽挑拨离间分化 瓦解栽赃陷害之能事;若有幸登上大宝,则立刻惶惶不可终日,猜忌怀疑所有人,惟恐一朝失权。其如热锅上的蚂蚁,再也不得安生。显然,这一切对健康的危害更 严重。不过,却从未见有人主动退出,从黑箱中抛出者非败即死。前者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后者则往往被加上所谓积劳成疾的冠冕。

尽管从政会危害健康,但不少人却仍然趋之若骛,正如人们明知烟草有毒,依然欲罢不能一般。且不说那些正在前台表演者个个志得意满,一付大家风范的 模样;也不说那些已被淘汰出局者终日沉溺于过去的荣光,以此维系自己可怜的自尊;单看那明知实力不济无缘参与者也于台下七短八长羡艳嫉妒乍舌连连,一付跃 跃欲试恨不能冲上台去一展身手或哪怕胡闹一番的模样,便可知政坛超常的诱人魔力。或许,从政是人类深藏于心底的爱好和最大的乐趣,也许就是最吸引人的游 戏。正因为此,从政者才如过江之鲫,一拨紧跟著一拨,源源不断;而且失利者永不言败,削尖脑袋回过头来又继续猛往里钻。

不过,笔者绝对无意鄙薄热衷从政者,相反,在下以为一个人如果有志为人类的进步与发展做出伟大的贡献,那是可钦可佩的;而如果恰巧其又满腹经伦才 高八斗领袖群伦,则他正应该从政。这不仅是为他个人的前途,更是为了国家与民族的未来。因为政治领袖如同乐队指挥,不仅指引著社会的发展方向,更制定和执 行保证社会存在与发展的规范,实在是最重要的社会角色。不过,德才却不是相互吹捧出来的,也不是自封的,更不能以暴力强迫他人承认,而必须是在相关的类似 市场的环境中经由自由竞争,由将要被他们统治的民众认可。既然是自愿,他们就须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既满足了游戏的欲望,又一副为人民大众付出健康代 价牺牲者的崇高模样。有如美国的瘾君子,明知吸烟有害健康,仍照抽不误,后却以健康受损为由,将烟草公司告上法庭,既享受了抽烟的乐趣,又拿到了巨额赔 款。这是货真价实的无赖行径。

民主政治与独裁政治的区别在于,前者通过竞选提供了普通民众制约政治组织与其领袖权力的机制,从根本上保护了民众的利益;后者,老百姓不仅无法制 约公权,而且他们个人的命运也掌握在独裁者的手中,独裁者为所欲为,人民的利益完全得不到保障。若欲摆脱独裁者的强力控制,通过诉诸民意限制其专权,则立 刻会遭受严厉的政治迫害。

一瞬间,笔者突然明白了竞选危害健康的真正含义。它是说在中国搞民主竞选,不是被当局关进精神病院,便是被劳动教养,或是干脆宣布你罪大恶 极,直接投入监狱。在里面,从身体到精神均倍受煎熬折磨,时不常还要接受暴力的洗礼,自然是健康不保咯!妈的,原以为《参考消息》中有些人是狗娘养的,没 料想他们居然说的是事实。哎......啊......

竞选危害健康几个黑体大字赫然立于《参考消息》显著版位,笔者脑海中立刻一番分析推理:惟民主国家方不惜百姓血汗,大张旗鼓搞所谓竞选,所以民主必然 危害健康。健康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因而民主政治便不折不扣是侵犯人权的政治制度。呵,难怪我党国要坚决拒绝西方资本主义三权分立制衡的民主制度呢!原 来是为国人的健康著想,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人的基本人权。明白了!

顿时,一股巨大的暖流涌上心头,鼻子禁不住一酸,热泪几近溢出眼眶。这么多年了,笔者与很多人不停歇地指责我党国拒不实行民主,言辞颇为激烈。我 党国除不时震怒外,便默不作声。以前总以为是我党国自知理亏,羞于多言,却原来党国为我等小老百姓之基本利益忍辱负重如斯,怎不教人感激涕零!直到现在, 我党国仍然不肯直截了当地指出民主危害健康,而是羞羞答答曲曲折折地小声说竞选危害健康。可见我党国用心何其良苦也!笔者不由唏嘘嗟叹不止。

上前仔细一看,却发现与笔者所想完全不同。原来,几位奥地利医学专家经长期研究,证明从政对健康有害。也就是说,专家们结论的外延比编辑们明显要 广泛得多,不仅民主政治,而且专制独裁政治,也就是暗箱操作,以在背后陷害告密勾心斗角为能事,同样危害健康。笔者为此专门造访了心理学家,其称这种缺德 少才做贼心虚的行为较公开的竞争更有害健康。

令人称奇的是,编辑们居然敢对如此清晰明确的信息肆意按自己的需要解读,公然蔑视新闻的生命──真实性,完全丧失了新闻道德与良知。真不知他们意欲何为是何居心?不过,若你只看标题,就不知觉间又给误导了一把。妈的,无端便被白白弄得心旌摇荡一回,操!

竞选中,激烈的交锋对抗,对胜利的强烈渴望,情况不明时的焦虑以及成功后的巨大喜悦,将损害参选者的健康,这十分可信。但这并没有构成对参选者的 不公。民主制度是开放的体系,如果某人认为参选得不偿失或有其它考虑,他完全能够遂其意愿退出竞选,如果而后他又改变了主意,还可以依公开公平的规则重新 投入竞选。

独裁政治中,从政者一方面千方百计苦心孤诣讨好上峰,拼尽吃奶的力气向上爬,另一方面则须时刻提防,以免被挤迫出局,于是由背后极尽挑拨离间分化 瓦解栽赃陷害之能事;若有幸登上大宝,则立刻惶惶不可终日,猜忌怀疑所有人,惟恐一朝失权。其如热锅上的蚂蚁,再也不得安生。显然,这一切对健康的危害更 严重。不过,却从未见有人主动退出,从黑箱中抛出者非败即死。前者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后者则往往被加上所谓积劳成疾的冠冕。

尽管从政会危害健康,但不少人却仍然趋之若骛,正如人们明知烟草有毒,依然欲罢不能一般。且不说那些正在前台表演者个个志得意满,一付大家风范的 模样;也不说那些已被淘汰出局者终日沉溺于过去的荣光,以此维系自己可怜的自尊;单看那明知实力不济无缘参与者也于台下七短八长羡艳嫉妒乍舌连连,一付跃 跃欲试恨不能冲上台去一展身手或哪怕胡闹一番的模样,便可知政坛超常的诱人魔力。或许,从政是人类深藏于心底的爱好和最大的乐趣,也许就是最吸引人的游 戏。正因为此,从政者才如过江之鲫,一拨紧跟著一拨,源源不断;而且失利者永不言败,削尖脑袋回过头来又继续猛往里钻。

不过,笔者绝对无意鄙薄热衷从政者,相反,在下以为一个人如果有志为人类的进步与发展做出伟大的贡献,那是可钦可佩的;而如果恰巧其又满腹经伦才 高八斗领袖群伦,则他正应该从政。这不仅是为他个人的前途,更是为了国家与民族的未来。因为政治领袖如同乐队指挥,不仅指引著社会的发展方向,更制定和执 行保证社会存在与发展的规范,实在是最重要的社会角色。不过,德才却不是相互吹捧出来的,也不是自封的,更不能以暴力强迫他人承认,而必须是在相关的类似 市场的环境中经由自由竞争,由将要被他们统治的民众认可。既然是自愿,他们就须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既满足了游戏的欲望,又一副为人民大众付出健康代 价牺牲者的崇高模样。有如美国的瘾君子,明知吸烟有害健康,仍照抽不误,后却以健康受损为由,将烟草公司告上法庭,既享受了抽烟的乐趣,又拿到了巨额赔 款。这是货真价实的无赖行径。

民主政治与独裁政治的区别在于,前者通过竞选提供了普通民众制约政治组织与其领袖权力的机制,从根本上保护了民众的利益;后者,老百姓不仅无法制 约公权,而且他们个人的命运也掌握在独裁者的手中,独裁者为所欲为,人民的利益完全得不到保障。若欲摆脱独裁者的强力控制,通过诉诸民意限制其专权,则立 刻会遭受严厉的政治迫害。

一瞬间,笔者突然明白了竞选危害健康的真正含义。它是说在中国搞民主竞选,不是被当局关进精神病院,便是被劳动教养,或是干脆宣布你罪大恶 极,直接投入监狱。在里面,从身体到精神均倍受煎熬折磨,时不常还要接受暴力的洗礼,自然是健康不保咯!妈的,原以为《参考消息》中有些人是狗娘养的,没 料想他们居然说的是事实。哎......啊......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