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北京网友捐助活动记实
五岳散人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上午9:00以后,各位网友渐渐聚集,有很多网友是专门请假,把东西送到后,还要回去上班的。还有很多网友干脆请全天的假,为了做义工而不惜损失 一部分收入。胡涂的旁观者亲自去接作为见证与监督的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绿尘与萧阳飞芳负责请捐助的网友登记并签署由胡涂的旁观者起草、打印的《委 托书》。

大约9:20分,我们租用的金杯面包车到了,大家一起装车。衣被是很占地方的物品,网友捐助的衣被很快就把车上装的很满。一些网友临时到药店买各 种药品,吹口琴的猫拿来了大量的感冒清热冲剂,还有一位网友货比三家后,以最低的价钱买了一大包药品回来。老图与小熊买的是方便面与火腿肠。上海的网 友一个有良心的医生也借出差的机会参加了捐助,因为本次活动不收现金,她从小店中买了许多的食品。

大约在9:30分左右,另一位监督人张祖桦先生也赶到了。9:45分左右,杨支柱先生、崔卫平教授也赶到现场,带来自己捐赠的物品。到10点钟,大约有近60位网友到场进行了捐赠,并有大约20位网友表示要到上访村协助分发物品。

10:10分左右,大家出发去上访村。上访村位于北京南站附近,是一个周围林立著崭新的楼房的地方。不走到里面,是无法知道其中生活的人,是如何 生活的。在一间面积只有10平方米的房间里,住著8个人,房间挤的无法下脚,如果没有看见过集中营是什么样子的住宿环境,看这里基本能有感性认识。由 于面积窄小,房间中没有任何取暖的设备,除了没有风,室外的温度与室内温度几乎相同。床上的被褥已经肮脏、破烂的很了,许多人穿著棉衣拥被而坐。一个上访 者指著一个目光呆滞的人告诉我们,他已经什么钱都没有了,这半个月来,就靠拣早市的剩菜帮子为生。在这个小聚居地中,唯一有取暖设备的,是女人、孩子的房 间。那几个孩子基本没有棉衣。

这些还不是景况最糟糕的。最凄惨的是,有些人连这样的房子都没有,他们只能在桥洞下栖身,没有御寒的衣物与被褥,甚至也没有食物。许多人生了病只能等疾病自己消失,他们没有多余的钱买任何药品。

在这些人中,甚至有的在自学研究生课程。他们每天除了上访外,自己学习各种法律知识,省下可怜的一点钱买报纸,了解政策。任何好消息都让他们激动万分。

到达后,为了不影响正常的秩序,我们与上访村中的组织者决定,把网友募集的物品集中堆放到一个房间里,由这些对上访村非常熟悉的人发放。首先应该 保证最困难的人得到捐助。在我们搬运捐助物品的时候,周围聚集了几百人。他们纷纷拿出上访的材料,希望我们可以帮助他们。但这是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在搬运过程完成后,与地方完成交接的手续,并约定回访的时间,把领用的表格交给他们后,我们匆匆的离开。时间大约为11:20分。

这次活动由于经验不足,还是有些漏洞。首先,没有估计到上访的民众对任何一点可能的帮助的渴望,几乎被围住无法脱身。其次,当场发放是不现实的,幸好及时终止,未造成现场的混乱。

这次活动中,北京的许多网友即使有事情不能来,也委托其它网友代买物品。外地的网友的捐赠也陆续到达,相信在春节后,这些捐赠的物品也能够有一个很大的积累,可以再次去做一次这样的活动。

感谢胡星斗教授、张祖桦先生,在百忙中抽出时间监督、见证这次网友自发组织的活动。感谢崔卫平教授、杨支柱先生的支持。

感谢有关部门的同志,为了活动顺利进行而派出人员在旁关注、关心。

各位关注此事的朋友们,在全部捐助资料整理完毕后,我们将把资料上网,包括捐助物品的清单以及被捐助者的领用情况。祝大家在爱心中,度过新春!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上午9:00以后,各位网友渐渐聚集,有很多网友是专门请假,把东西送到后,还要回去上班的。还有很多网友干脆请全天的假,为了做义工而不惜损失 一部分收入。胡涂的旁观者亲自去接作为见证与监督的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绿尘与萧阳飞芳负责请捐助的网友登记并签署由胡涂的旁观者起草、打印的《委 托书》。

大约9:20分,我们租用的金杯面包车到了,大家一起装车。衣被是很占地方的物品,网友捐助的衣被很快就把车上装的很满。一些网友临时到药店买各 种药品,吹口琴的猫拿来了大量的感冒清热冲剂,还有一位网友货比三家后,以最低的价钱买了一大包药品回来。老图与小熊买的是方便面与火腿肠。上海的网 友一个有良心的医生也借出差的机会参加了捐助,因为本次活动不收现金,她从小店中买了许多的食品。

大约在9:30分左右,另一位监督人张祖桦先生也赶到了。9:45分左右,杨支柱先生、崔卫平教授也赶到现场,带来自己捐赠的物品。到10点钟,大约有近60位网友到场进行了捐赠,并有大约20位网友表示要到上访村协助分发物品。

10:10分左右,大家出发去上访村。上访村位于北京南站附近,是一个周围林立著崭新的楼房的地方。不走到里面,是无法知道其中生活的人,是如何 生活的。在一间面积只有10平方米的房间里,住著8个人,房间挤的无法下脚,如果没有看见过集中营是什么样子的住宿环境,看这里基本能有感性认识。由 于面积窄小,房间中没有任何取暖的设备,除了没有风,室外的温度与室内温度几乎相同。床上的被褥已经肮脏、破烂的很了,许多人穿著棉衣拥被而坐。一个上访 者指著一个目光呆滞的人告诉我们,他已经什么钱都没有了,这半个月来,就靠拣早市的剩菜帮子为生。在这个小聚居地中,唯一有取暖设备的,是女人、孩子的房 间。那几个孩子基本没有棉衣。

这些还不是景况最糟糕的。最凄惨的是,有些人连这样的房子都没有,他们只能在桥洞下栖身,没有御寒的衣物与被褥,甚至也没有食物。许多人生了病只能等疾病自己消失,他们没有多余的钱买任何药品。

在这些人中,甚至有的在自学研究生课程。他们每天除了上访外,自己学习各种法律知识,省下可怜的一点钱买报纸,了解政策。任何好消息都让他们激动万分。

到达后,为了不影响正常的秩序,我们与上访村中的组织者决定,把网友募集的物品集中堆放到一个房间里,由这些对上访村非常熟悉的人发放。首先应该 保证最困难的人得到捐助。在我们搬运捐助物品的时候,周围聚集了几百人。他们纷纷拿出上访的材料,希望我们可以帮助他们。但这是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在搬运过程完成后,与地方完成交接的手续,并约定回访的时间,把领用的表格交给他们后,我们匆匆的离开。时间大约为11:20分。

这次活动由于经验不足,还是有些漏洞。首先,没有估计到上访的民众对任何一点可能的帮助的渴望,几乎被围住无法脱身。其次,当场发放是不现实的,幸好及时终止,未造成现场的混乱。

这次活动中,北京的许多网友即使有事情不能来,也委托其它网友代买物品。外地的网友的捐赠也陆续到达,相信在春节后,这些捐赠的物品也能够有一个很大的积累,可以再次去做一次这样的活动。

感谢胡星斗教授、张祖桦先生,在百忙中抽出时间监督、见证这次网友自发组织的活动。感谢崔卫平教授、杨支柱先生的支持。

感谢有关部门的同志,为了活动顺利进行而派出人员在旁关注、关心。

各位关注此事的朋友们,在全部捐助资料整理完毕后,我们将把资料上网,包括捐助物品的清单以及被捐助者的领用情况。祝大家在爱心中,度过新春!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上午9:00以后,各位网友渐渐聚集,有很多网友是专门请假,把东西送到后,还要回去上班的。还有很多网友干脆请全天的假,为了做义工而不惜损失 一部分收入。胡涂的旁观者亲自去接作为见证与监督的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绿尘与萧阳飞芳负责请捐助的网友登记并签署由胡涂的旁观者起草、打印的《委 托书》。

大约9:20分,我们租用的金杯面包车到了,大家一起装车。衣被是很占地方的物品,网友捐助的衣被很快就把车上装的很满。一些网友临时到药店买各 种药品,吹口琴的猫拿来了大量的感冒清热冲剂,还有一位网友货比三家后,以最低的价钱买了一大包药品回来。老图与小熊买的是方便面与火腿肠。上海的网 友一个有良心的医生也借出差的机会参加了捐助,因为本次活动不收现金,她从小店中买了许多的食品。

大约在9:30分左右,另一位监督人张祖桦先生也赶到了。9:45分左右,杨支柱先生、崔卫平教授也赶到现场,带来自己捐赠的物品。到10点钟,大约有近60位网友到场进行了捐赠,并有大约20位网友表示要到上访村协助分发物品。

10:10分左右,大家出发去上访村。上访村位于北京南站附近,是一个周围林立著崭新的楼房的地方。不走到里面,是无法知道其中生活的人,是如何 生活的。在一间面积只有10平方米的房间里,住著8个人,房间挤的无法下脚,如果没有看见过集中营是什么样子的住宿环境,看这里基本能有感性认识。由 于面积窄小,房间中没有任何取暖的设备,除了没有风,室外的温度与室内温度几乎相同。床上的被褥已经肮脏、破烂的很了,许多人穿著棉衣拥被而坐。一个上访 者指著一个目光呆滞的人告诉我们,他已经什么钱都没有了,这半个月来,就靠拣早市的剩菜帮子为生。在这个小聚居地中,唯一有取暖设备的,是女人、孩子的房 间。那几个孩子基本没有棉衣。

这些还不是景况最糟糕的。最凄惨的是,有些人连这样的房子都没有,他们只能在桥洞下栖身,没有御寒的衣物与被褥,甚至也没有食物。许多人生了病只能等疾病自己消失,他们没有多余的钱买任何药品。

在这些人中,甚至有的在自学研究生课程。他们每天除了上访外,自己学习各种法律知识,省下可怜的一点钱买报纸,了解政策。任何好消息都让他们激动万分。

到达后,为了不影响正常的秩序,我们与上访村中的组织者决定,把网友募集的物品集中堆放到一个房间里,由这些对上访村非常熟悉的人发放。首先应该 保证最困难的人得到捐助。在我们搬运捐助物品的时候,周围聚集了几百人。他们纷纷拿出上访的材料,希望我们可以帮助他们。但这是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在搬运过程完成后,与地方完成交接的手续,并约定回访的时间,把领用的表格交给他们后,我们匆匆的离开。时间大约为11:20分。

这次活动由于经验不足,还是有些漏洞。首先,没有估计到上访的民众对任何一点可能的帮助的渴望,几乎被围住无法脱身。其次,当场发放是不现实的,幸好及时终止,未造成现场的混乱。

这次活动中,北京的许多网友即使有事情不能来,也委托其它网友代买物品。外地的网友的捐赠也陆续到达,相信在春节后,这些捐赠的物品也能够有一个很大的积累,可以再次去做一次这样的活动。

感谢胡星斗教授、张祖桦先生,在百忙中抽出时间监督、见证这次网友自发组织的活动。感谢崔卫平教授、杨支柱先生的支持。

感谢有关部门的同志,为了活动顺利进行而派出人员在旁关注、关心。

各位关注此事的朋友们,在全部捐助资料整理完毕后,我们将把资料上网,包括捐助物品的清单以及被捐助者的领用情况。祝大家在爱心中,度过新春!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上午9:00以后,各位网友渐渐聚集,有很多网友是专门请假,把东西送到后,还要回去上班的。还有很多网友干脆请全天的假,为了做义工而不惜损失 一部分收入。胡涂的旁观者亲自去接作为见证与监督的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绿尘与萧阳飞芳负责请捐助的网友登记并签署由胡涂的旁观者起草、打印的《委 托书》。

大约9:20分,我们租用的金杯面包车到了,大家一起装车。衣被是很占地方的物品,网友捐助的衣被很快就把车上装的很满。一些网友临时到药店买各 种药品,吹口琴的猫拿来了大量的感冒清热冲剂,还有一位网友货比三家后,以最低的价钱买了一大包药品回来。老图与小熊买的是方便面与火腿肠。上海的网 友一个有良心的医生也借出差的机会参加了捐助,因为本次活动不收现金,她从小店中买了许多的食品。

大约在9:30分左右,另一位监督人张祖桦先生也赶到了。9:45分左右,杨支柱先生、崔卫平教授也赶到现场,带来自己捐赠的物品。到10点钟,大约有近60位网友到场进行了捐赠,并有大约20位网友表示要到上访村协助分发物品。

10:10分左右,大家出发去上访村。上访村位于北京南站附近,是一个周围林立著崭新的楼房的地方。不走到里面,是无法知道其中生活的人,是如何 生活的。在一间面积只有10平方米的房间里,住著8个人,房间挤的无法下脚,如果没有看见过集中营是什么样子的住宿环境,看这里基本能有感性认识。由 于面积窄小,房间中没有任何取暖的设备,除了没有风,室外的温度与室内温度几乎相同。床上的被褥已经肮脏、破烂的很了,许多人穿著棉衣拥被而坐。一个上访 者指著一个目光呆滞的人告诉我们,他已经什么钱都没有了,这半个月来,就靠拣早市的剩菜帮子为生。在这个小聚居地中,唯一有取暖设备的,是女人、孩子的房 间。那几个孩子基本没有棉衣。

这些还不是景况最糟糕的。最凄惨的是,有些人连这样的房子都没有,他们只能在桥洞下栖身,没有御寒的衣物与被褥,甚至也没有食物。许多人生了病只能等疾病自己消失,他们没有多余的钱买任何药品。

在这些人中,甚至有的在自学研究生课程。他们每天除了上访外,自己学习各种法律知识,省下可怜的一点钱买报纸,了解政策。任何好消息都让他们激动万分。

到达后,为了不影响正常的秩序,我们与上访村中的组织者决定,把网友募集的物品集中堆放到一个房间里,由这些对上访村非常熟悉的人发放。首先应该 保证最困难的人得到捐助。在我们搬运捐助物品的时候,周围聚集了几百人。他们纷纷拿出上访的材料,希望我们可以帮助他们。但这是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在搬运过程完成后,与地方完成交接的手续,并约定回访的时间,把领用的表格交给他们后,我们匆匆的离开。时间大约为11:20分。

这次活动由于经验不足,还是有些漏洞。首先,没有估计到上访的民众对任何一点可能的帮助的渴望,几乎被围住无法脱身。其次,当场发放是不现实的,幸好及时终止,未造成现场的混乱。

这次活动中,北京的许多网友即使有事情不能来,也委托其它网友代买物品。外地的网友的捐赠也陆续到达,相信在春节后,这些捐赠的物品也能够有一个很大的积累,可以再次去做一次这样的活动。

感谢胡星斗教授、张祖桦先生,在百忙中抽出时间监督、见证这次网友自发组织的活动。感谢崔卫平教授、杨支柱先生的支持。

感谢有关部门的同志,为了活动顺利进行而派出人员在旁关注、关心。

各位关注此事的朋友们,在全部捐助资料整理完毕后,我们将把资料上网,包括捐助物品的清单以及被捐助者的领用情况。祝大家在爱心中,度过新春!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上午9:00以后,各位网友渐渐聚集,有很多网友是专门请假,把东西送到后,还要回去上班的。还有很多网友干脆请全天的假,为了做义工而不惜损失 一部分收入。胡涂的旁观者亲自去接作为见证与监督的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绿尘与萧阳飞芳负责请捐助的网友登记并签署由胡涂的旁观者起草、打印的《委 托书》。

大约9:20分,我们租用的金杯面包车到了,大家一起装车。衣被是很占地方的物品,网友捐助的衣被很快就把车上装的很满。一些网友临时到药店买各 种药品,吹口琴的猫拿来了大量的感冒清热冲剂,还有一位网友货比三家后,以最低的价钱买了一大包药品回来。老图与小熊买的是方便面与火腿肠。上海的网 友一个有良心的医生也借出差的机会参加了捐助,因为本次活动不收现金,她从小店中买了许多的食品。

大约在9:30分左右,另一位监督人张祖桦先生也赶到了。9:45分左右,杨支柱先生、崔卫平教授也赶到现场,带来自己捐赠的物品。到10点钟,大约有近60位网友到场进行了捐赠,并有大约20位网友表示要到上访村协助分发物品。

10:10分左右,大家出发去上访村。上访村位于北京南站附近,是一个周围林立著崭新的楼房的地方。不走到里面,是无法知道其中生活的人,是如何 生活的。在一间面积只有10平方米的房间里,住著8个人,房间挤的无法下脚,如果没有看见过集中营是什么样子的住宿环境,看这里基本能有感性认识。由 于面积窄小,房间中没有任何取暖的设备,除了没有风,室外的温度与室内温度几乎相同。床上的被褥已经肮脏、破烂的很了,许多人穿著棉衣拥被而坐。一个上访 者指著一个目光呆滞的人告诉我们,他已经什么钱都没有了,这半个月来,就靠拣早市的剩菜帮子为生。在这个小聚居地中,唯一有取暖设备的,是女人、孩子的房 间。那几个孩子基本没有棉衣。

这些还不是景况最糟糕的。最凄惨的是,有些人连这样的房子都没有,他们只能在桥洞下栖身,没有御寒的衣物与被褥,甚至也没有食物。许多人生了病只能等疾病自己消失,他们没有多余的钱买任何药品。

在这些人中,甚至有的在自学研究生课程。他们每天除了上访外,自己学习各种法律知识,省下可怜的一点钱买报纸,了解政策。任何好消息都让他们激动万分。

到达后,为了不影响正常的秩序,我们与上访村中的组织者决定,把网友募集的物品集中堆放到一个房间里,由这些对上访村非常熟悉的人发放。首先应该 保证最困难的人得到捐助。在我们搬运捐助物品的时候,周围聚集了几百人。他们纷纷拿出上访的材料,希望我们可以帮助他们。但这是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在搬运过程完成后,与地方完成交接的手续,并约定回访的时间,把领用的表格交给他们后,我们匆匆的离开。时间大约为11:20分。

这次活动由于经验不足,还是有些漏洞。首先,没有估计到上访的民众对任何一点可能的帮助的渴望,几乎被围住无法脱身。其次,当场发放是不现实的,幸好及时终止,未造成现场的混乱。

这次活动中,北京的许多网友即使有事情不能来,也委托其它网友代买物品。外地的网友的捐赠也陆续到达,相信在春节后,这些捐赠的物品也能够有一个很大的积累,可以再次去做一次这样的活动。

感谢胡星斗教授、张祖桦先生,在百忙中抽出时间监督、见证这次网友自发组织的活动。感谢崔卫平教授、杨支柱先生的支持。

感谢有关部门的同志,为了活动顺利进行而派出人员在旁关注、关心。

各位关注此事的朋友们,在全部捐助资料整理完毕后,我们将把资料上网,包括捐助物品的清单以及被捐助者的领用情况。祝大家在爱心中,度过新春!

北京这两天温度又降了。今天是阴天,气温更低。早上8:50分左右,我与绿尘、徐大明白夫妇赶到聚集地点,已经有网友在寒风中等候了。吹口琴的猫、沐溶和风等网友提前到了。

上午9:00以后,各位网友渐渐聚集,有很多网友是专门请假,把东西送到后,还要回去上班的。还有很多网友干脆请全天的假,为了做义工而不惜损失 一部分收入。胡涂的旁观者亲自去接作为见证与监督的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绿尘与萧阳飞芳负责请捐助的网友登记并签署由胡涂的旁观者起草、打印的《委 托书》。

大约9:20分,我们租用的金杯面包车到了,大家一起装车。衣被是很占地方的物品,网友捐助的衣被很快就把车上装的很满。一些网友临时到药店买各 种药品,吹口琴的猫拿来了大量的感冒清热冲剂,还有一位网友货比三家后,以最低的价钱买了一大包药品回来。老图与小熊买的是方便面与火腿肠。上海的网 友一个有良心的医生也借出差的机会参加了捐助,因为本次活动不收现金,她从小店中买了许多的食品。

大约在9:30分左右,另一位监督人张祖桦先生也赶到了。9:45分左右,杨支柱先生、崔卫平教授也赶到现场,带来自己捐赠的物品。到10点钟,大约有近60位网友到场进行了捐赠,并有大约20位网友表示要到上访村协助分发物品。

10:10分左右,大家出发去上访村。上访村位于北京南站附近,是一个周围林立著崭新的楼房的地方。不走到里面,是无法知道其中生活的人,是如何 生活的。在一间面积只有10平方米的房间里,住著8个人,房间挤的无法下脚,如果没有看见过集中营是什么样子的住宿环境,看这里基本能有感性认识。由 于面积窄小,房间中没有任何取暖的设备,除了没有风,室外的温度与室内温度几乎相同。床上的被褥已经肮脏、破烂的很了,许多人穿著棉衣拥被而坐。一个上访 者指著一个目光呆滞的人告诉我们,他已经什么钱都没有了,这半个月来,就靠拣早市的剩菜帮子为生。在这个小聚居地中,唯一有取暖设备的,是女人、孩子的房 间。那几个孩子基本没有棉衣。

这些还不是景况最糟糕的。最凄惨的是,有些人连这样的房子都没有,他们只能在桥洞下栖身,没有御寒的衣物与被褥,甚至也没有食物。许多人生了病只能等疾病自己消失,他们没有多余的钱买任何药品。

在这些人中,甚至有的在自学研究生课程。他们每天除了上访外,自己学习各种法律知识,省下可怜的一点钱买报纸,了解政策。任何好消息都让他们激动万分。

到达后,为了不影响正常的秩序,我们与上访村中的组织者决定,把网友募集的物品集中堆放到一个房间里,由这些对上访村非常熟悉的人发放。首先应该 保证最困难的人得到捐助。在我们搬运捐助物品的时候,周围聚集了几百人。他们纷纷拿出上访的材料,希望我们可以帮助他们。但这是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在搬运过程完成后,与地方完成交接的手续,并约定回访的时间,把领用的表格交给他们后,我们匆匆的离开。时间大约为11:20分。

这次活动由于经验不足,还是有些漏洞。首先,没有估计到上访的民众对任何一点可能的帮助的渴望,几乎被围住无法脱身。其次,当场发放是不现实的,幸好及时终止,未造成现场的混乱。

这次活动中,北京的许多网友即使有事情不能来,也委托其它网友代买物品。外地的网友的捐赠也陆续到达,相信在春节后,这些捐赠的物品也能够有一个很大的积累,可以再次去做一次这样的活动。

感谢胡星斗教授、张祖桦先生,在百忙中抽出时间监督、见证这次网友自发组织的活动。感谢崔卫平教授、杨支柱先生的支持。

感谢有关部门的同志,为了活动顺利进行而派出人员在旁关注、关心。

各位关注此事的朋友们,在全部捐助资料整理完毕后,我们将把资料上网,包括捐助物品的清单以及被捐助者的领用情况。祝大家在爱心中,度过新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