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国家主义批判(首发)
(安徽)张林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人们之所以建立各级政府,把自己的政治权利分别授予联邦、州、县、市镇,是因为他们有不同的功能,能够更好地为我们服务。人们之所以建立这些政府,不是为自己寻找一个主子,而是为了保障自己的基本政治权利,使自己生活得更好。

当然,彻底贯彻这个原则,人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不能回避,我们传统的国家概念,应该根据自由民主和人权理念重新定义。

在美国,每个州、每个县、每个市、每个村都有权立法,只要这些法律不损害别地居民的利益。所以许多地方的法律是千奇百怪的,有点类似几个不同地方来的人在一起玩牌,很多规矩都是临时匆匆商定的。

美国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国家,而是联邦,类似于联合体或联合国的概念,更像一个董事会。与传统的国家概念相比,美国的一个州,甚至一个县,才更像一个国家。

假如美国存在一个类似台湾的地方,早就独立了。加拿大的魁北克,就独立问题不是进行了两次住民公决吗?被人们遗忘的波多黎各,一直是独立的,只是他们宁愿让美国托管下去。

各地美国人之所以不愿独立,是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这个联邦是他们所有人共同建立的,也值得他们热爱。美国人民对联邦政府的授权,也是不断通过大选调整的。如果哪一天美国总统实行独裁,各州会立即宣布独立,应该是毫无疑问的。

对于今天的人类,国家不再是我们唯一忠诚的对象,我们不能在批评美国处理每一件国际事务还不能完全公正的时候,还把自己的国家当作唯一效忠的对象。这不是太自私、太狭隘了吗?对于今天的人类,公平、正义、契约,自由、民主、基本人权更重要。

如果我们在国家概念上永远停留在中世纪,那么人类的所有进步随时都可能毁于一旦。

《尼克松回忆录里》写道,当勃列日涅夫告诉尼克松,苏共准备在必要的时候,用核武库彻底毁灭中共,当然也包括所有中国人的时候,尼克松感到简直不可思议。毫无疑问,文明的美国人确实无法理解怎么能这样干?竟然要这样对待10亿中国人!这不是赤裸裸的种族灭绝罪吗?

同样毫无疑问的是,勃列日涅夫、毛泽东、希特勒、金正日、萨达姆、波尔布特、卡扎菲却认为这样干是天经地义的!只要符合自己国家的利益,他们随时准备毁掉全人类!这些愚昧的恶棍只恨自己没有这个本事!

多么可怕的爱国主义!

在欧洲,国家概念日益淡漠。因为欧洲人已经在他们从野蛮走向文明的过程中,通过一战二战,在付出了可怕的鲜血和尸骨之后,明白了什么叫做国家主义!而我们很多人还不明白!

国家主义好听一点叫爱国主义,难听一点叫法西斯主义。

20世纪的两大危害就是国家主义和共产主义,人们不应该忘记,国家主义几乎毁灭掉当代文明!那些不要命的法西斯分子,不管是德国的,还是日本的、意大利的,统统都是极端的爱国主义者,都是最正统、最狂热的国家主义者。

他们残酷地屠杀犹太人、中国人、俄罗斯人、奥会人的时候,也是很疑惑的,海因里希看到焚尸炉就晕了过去,他们都是为了他们的国家而置人伦于不顾,他们坚信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当美国宣布独立的时候,英国派兵镇压;但是到了1907年新西兰宣布独立的时候,英国只是祝福他们,同时表示愿意保护他们的独立!

也就是从20世纪初起,英国人放弃了国家主义,英国人建立的现代文明终于达到了高峰!

尽管大英帝国从此衰落!他们卷入一战二战,都是违反他们国家利益的,但从1907年起,正义和信约在英国人心目中已高于国家主义!

其实这正是英美现代文明与其它国家传统文明之间巨大差异之处。普京、希拉克像小偷一样偷偷地卖军火给萨达姆,干这种丢脸的事,都是传统的国家主义在作崇。

欧洲的民主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是美英以武力建立的。即使法国,也还没有成熟。凡是国家主义曾经高于一切的国家,到现在还深受国家主义的损害。与 美英相比,法国还没有充分贯彻住民自决原理,从而导致国家权力过大,各级地方政府权力过小,各行政部门的权力分配也不合理,弊病重重。

法国中央政府一贯腐败,几乎历届总统都贪污受贿,而英美的首相、总统近100年都没出这样的问题了。连法国的脸面-戴高乐机场都管理不好,那?媢麉搕什磥H的态度,比当年纳粹对待法国人还要恶劣!

另一个更典型的例子是日本,日本经济已停滞了10多年,经济学家从各种角度分析,得出了各种结论,而依我看,这个问题应该从政治和文化上找原因,就像小泉坚持参拜靖国神社一样,他们始终还在国家主义这个圈子里打转转。

日本所有的巨型跨国公司,都是靠政府担保提供巨额银行贷款支持,这种做法首先导致了黑金政治,其次违反了市场公平竞争的原则,第三掩盖了这些大公司的弊病,最终反而害了他们。这样拖到后来,日本政府就很难解决这些恐龙了。

日本国民对这些问题还没有足够的认识,只得任由政阀和财阀勾结起来宰割他们。所以尽管日本人拚命干活,人均收入比美国还高,但日本人的实际生活水 平却只相当于美国人的1卅3左右,一个东京普通职员干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东京的单元住宅!而一个纽约普通职员轻轻松松工作3年就行了。

50多年来,西欧和日本尽管在美国的庇护下,政治和经济获得了巨大进步,但迄今并没有成熟,还有许多政治问题要解决,还不能承担应有的国际公民义务,伊拉克战争就充分暴露了这些问题。

英国是现代文明的发源地,虽然她的国力很有限,但在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她一直在认真履行自己的国际公民义务,许多情况下甚至比美国还积极。

回顾历史,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国家主义是人类大部分战争的根源。在我的印象里,信奉国家主义的国民,受害最深的还不是德、日、意,而是南美洲小 国巴拉圭。在19世纪60年代,因为一点点国土争执,220万巴拉圭国民高呼著征服,或者死的口号,与巴西、阿根廷、乌拉圭作战,90%的国民都战死 了,战到最后全国只剩下22万拿不动枪的老人儿童,何其可悲!

在21世纪,如何恰当地看待国家主义已经成为检验一个人、一个国家是否真正文明的度量衡。国家主义在本质上不承认别的国家、别的人民的权利。

在正义、信约、人权问题上,哪一个更重要?所谓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就是等于声明:只要我的国家需要,谁都应该死,其它国民更应该死!

我爱我的家人,但是当我的家人侵害别人的时候,我也去助纣为虐吗?

我爱我的国家,但是当我的国家侵害别人的时候,我也去助纣为虐吗?

两个国家为了一寸土地就打个你死我活,与两个人为了一分钱争执就拚起命来是同样愚蠢的。盲目的、过时的爱国主义,可以休矣。

当然,我们也不能放弃国家观念,就像我们不能丢掉我们的家庭观念一样。但是,过分强调恐怕有害无益。忠诚于家庭决不意味著必须合伙犯罪,忠诚于国家也不意味著必须同流合污。全世界所有的专制独裁者,现在都是高举国家主义大旗,残酷压榨本国人民,威胁国际和平。

坦率的说,我并不支持台独,但台独毕竟是一股代表部分民意的民主性质的政治力量,他们没有拿刀子威胁任何人,所以我们要尊重愿意与我们平等对话的台独,而反对视我们为奴隶,并进而企图奴役台湾人的中共,这个原则立场是不能动摇的!

我们也反对毫无意义的、甚至是虚伪的一国两制。1998年广州市政府以非法入境罪处我三年劳教,我曾愤怒地质问他们:整个世界都视香港 为中国领土,而中国政府为了迫害民运人士,竟然视香港为外国领土。我从香港到广州,是公民在自己的祖国领土上旅行,竟然被视为非法入境!中国的国境线到底 在哪?

由此可见,中共连国境线在哪都不知道,还说什么爱国主义!红军长征的口号和目的便是北上抗日,武装保卫苏联!他们眼里哪有中国?他们从来不爱国!

就大陆与台湾的历史关系来说,我们大陆人先是把他们出卖给日本50年,使他们成了没娘的孩子,然后又以武力威胁他们50年,换任何一群人,他们能信任我们大陆人吗?

即便我们渴望与他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我也认为,我们应该首先考虑他们有什么愿望?有什么要求?我们能为他们做点什么!而不是武断地要求他们为我们做什么!

听说刘少奇同志临死时连写遗书的权利都被剥夺,比一般判死刑的罪犯还要悲惨,连奴隶都不如,所以最近我做了一点善事,替这位国家主席起草了一份遗书:

当毛泽东迫害张国焘的时候,我是打手;当毛泽东迫害王明的时候,我也是打手;当毛泽东迫害高岗、饶漱石、彭德怀的时候,我还是打手;现在毛泽东把矛头指向了我,尽管我的主张是对的,全国人民却都踊跃充当毛泽东的打手,一起打我骂我。

我以毕生精力帮助毛泽东建立了这架绞肉机,现在轮到我被塞进去了。我现在别无选择,只有在开封这间黑牢里病死饿死了。尽管我死不瞑目,但我实在是咎由自取,不应该有一点点怨言。

这个政治原理贯穿了中国专制历史,现在还在激烈地演绎。中国人总喜欢与强者结盟,而不是扶助弱者,坚守正义。所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人人都去保卫毛主席,人人都甘心去作奴隶。

在中共奴役打压西藏的时候,我们不是西藏人,所以我们不吱声;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时候,我们不是法轮功,所以我们也不吱声;在中共打压台湾的时候,我们不是台湾人,所以我们还不吱声;到了最后,当中共再打压民运的时候,我们能指望谁援助我们?

欧洲在联合,美洲在联合,非洲在联合,东盟在联合,这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大家都在克服中世纪式的国家主义情结,走进新世纪。但这都是建立在公平合作基础上,通过谈判实现的,不能以武力强迫的。

在这个全球融合的大趋势里,台湾独立不独立都是一个时间性的、阶段性的、次要的问题,就是她独立了又怎么样?对中国大陆又有什么害处?

香港倒是收回来了,对双方的人民有什么好处吗?在目前这个阶段,还不如让她彻底自治更好。香港人过得不开心,50万人冒著烈日上街游行几个小时抗议,而穷困的大陆人民还要勒紧裤腰带给香港输血,维持虚荣。有什么意义?

如果大陆实行民主制度,100个香港也可以建立起来!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北方领土都可以弃之如敞履,还在乎香港、台湾那弹丸之地?

国家只是为民众办事的服务机构,没有任何神秘色彩,我们应该现实地、理性地看待这个级别的办事机构,给她恰当的地位。

英国人主动放弃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方,那是什么境界!是遇到武装反抗了吗?我看过马哈蒂尔自传,他之所以投身政治活动,建立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 个政治组织,就是为了反对英国政府把一些互不归属的酋长国凑在一起,建立马来西亚联邦,让马来西亚独立,弃马来人不管,任马来人自生自灭!

波多黎各、海地、菲律宾还想与美国统一,想加入美国呢!美国愿意接纳他们,愿意与他们分享一切吗?更明显的是东欧列国,几乎是拚了命地要加入欧盟、加入北约,甘愿放弃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军事上的独立!为什么?

现在台商已控制了大陆制造业的半壁江山,如果中共果真想要统一,就先实现民主,建立法治,保障人权。到那个时候,台湾人既不用维持庞大军备,又可以尽情享用大陆市场;到那个时候,大陆想让台湾更名独立,恐怕台湾民众还不愿意,甚至可能游行示威,坚决要求统一呢!

人类已进入新世纪,该调整一些陈旧的观念了。

金家父子60年来始终高举爱国主义大旗,让人民受尽苦难,纷纷饿毙,还说是为了朝鲜的民族统一。请问这种统一有什么意义?尤其是让金家父子统一朝鲜!那不纯粹是把韩国人往虎口里送吗?那不纯粹是一种人道灾难吗?在当前世界,除了丧心病狂的国家主义者,恐怕谁也不希望如此。

金家父子没有资格去统一朝鲜,我们中国大陆人就有资格统一台湾了吗?我们管理一块地方,难道仅仅是为了占有土地统治人民吗?那跟一个强奸犯还有什么区别?那跟一个法西斯强盗还有什么区别?我们还是文明人吗?

如果我们不能像美军进入欧洲、日本、中东、中欧地区那样,有把握给这些地方的人民带去利益,我们就不应该考虑用兵于这些地区,否则便会有强盗嫌疑!

既然我们自认是文明人,我们就必须承认一个冷酷的事实:我们中国大陆人是目前世界上最无能的管理者,我们的政治能力最差!自从1949年以来,看 看我们的国家都干了些什么?我们自己受苦受累受折磨不说,还明确输出共产主义,暗中支持恐怖主义,扰乱世界安宁,威胁人类和平,从来没有尽国际义务,没作 过一点好事,而始终都是一个捣乱者和破坏者。我们不应该羞愧吗?

我们不能说这都是共产党的事,这与我们也有关,这都是我们的父老乡亲族人同胞干的!每个中国大陆人都有一份责任的!你若爱国,先担其责!

我们连自己的家乡,自己的祖国都没有管理好,我们在自己的故土上都不能立足,不得不忍受共产党的邪恶统治,或流亡国外,这不已经充分说明了我们的 无能吗?中国人讲究修身齐家平天下,我们连老家都没修齐,几乎沦落到叫花子的境地,我们还有什么能力去管理别人!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管理别人?谁能信 任我们,谁会授权给我们?

尤其对于不堪忍受中共奴役,逃到美国的人,你自己有权利追求自由,不愿被奴役,2300万台湾人就没有这种权利、就无权决定自己的命运了吗?就必 须捆绑在共产党的战车上了吗?就不能来一次集体大逃亡了吗?就算逃走时带走和海南岛差不多大的一块房地产,又算什么?跟几百万北方领土相比,简直不值一 提!

人的生命、人的权利、人的尊严、人类正义高于一切,离开这个主体,国家就剩下房地产了,能够与无数生命的价值相提并论吗?

国家的道理既不复杂,也不神秘。很简单,国同于家:捆绑不成夫妻,打压不成兄弟。

2004年1月2日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人们之所以建立各级政府,把自己的政治权利分别授予联邦、州、县、市镇,是因为他们有不同的功能,能够更好地为我们服务。人们之所以建立这些政府,不是为自己寻找一个主子,而是为了保障自己的基本政治权利,使自己生活得更好。

当然,彻底贯彻这个原则,人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不能回避,我们传统的国家概念,应该根据自由民主和人权理念重新定义。

在美国,每个州、每个县、每个市、每个村都有权立法,只要这些法律不损害别地居民的利益。所以许多地方的法律是千奇百怪的,有点类似几个不同地方来的人在一起玩牌,很多规矩都是临时匆匆商定的。

美国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国家,而是联邦,类似于联合体或联合国的概念,更像一个董事会。与传统的国家概念相比,美国的一个州,甚至一个县,才更像一个国家。

假如美国存在一个类似台湾的地方,早就独立了。加拿大的魁北克,就独立问题不是进行了两次住民公决吗?被人们遗忘的波多黎各,一直是独立的,只是他们宁愿让美国托管下去。

各地美国人之所以不愿独立,是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这个联邦是他们所有人共同建立的,也值得他们热爱。美国人民对联邦政府的授权,也是不断通过大选调整的。如果哪一天美国总统实行独裁,各州会立即宣布独立,应该是毫无疑问的。

对于今天的人类,国家不再是我们唯一忠诚的对象,我们不能在批评美国处理每一件国际事务还不能完全公正的时候,还把自己的国家当作唯一效忠的对象。这不是太自私、太狭隘了吗?对于今天的人类,公平、正义、契约,自由、民主、基本人权更重要。

如果我们在国家概念上永远停留在中世纪,那么人类的所有进步随时都可能毁于一旦。

《尼克松回忆录里》写道,当勃列日涅夫告诉尼克松,苏共准备在必要的时候,用核武库彻底毁灭中共,当然也包括所有中国人的时候,尼克松感到简直不可思议。毫无疑问,文明的美国人确实无法理解怎么能这样干?竟然要这样对待10亿中国人!这不是赤裸裸的种族灭绝罪吗?

同样毫无疑问的是,勃列日涅夫、毛泽东、希特勒、金正日、萨达姆、波尔布特、卡扎菲却认为这样干是天经地义的!只要符合自己国家的利益,他们随时准备毁掉全人类!这些愚昧的恶棍只恨自己没有这个本事!

多么可怕的爱国主义!

在欧洲,国家概念日益淡漠。因为欧洲人已经在他们从野蛮走向文明的过程中,通过一战二战,在付出了可怕的鲜血和尸骨之后,明白了什么叫做国家主义!而我们很多人还不明白!

国家主义好听一点叫爱国主义,难听一点叫法西斯主义。

20世纪的两大危害就是国家主义和共产主义,人们不应该忘记,国家主义几乎毁灭掉当代文明!那些不要命的法西斯分子,不管是德国的,还是日本的、意大利的,统统都是极端的爱国主义者,都是最正统、最狂热的国家主义者。

他们残酷地屠杀犹太人、中国人、俄罗斯人、奥会人的时候,也是很疑惑的,海因里希看到焚尸炉就晕了过去,他们都是为了他们的国家而置人伦于不顾,他们坚信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当美国宣布独立的时候,英国派兵镇压;但是到了1907年新西兰宣布独立的时候,英国只是祝福他们,同时表示愿意保护他们的独立!

也就是从20世纪初起,英国人放弃了国家主义,英国人建立的现代文明终于达到了高峰!

尽管大英帝国从此衰落!他们卷入一战二战,都是违反他们国家利益的,但从1907年起,正义和信约在英国人心目中已高于国家主义!

其实这正是英美现代文明与其它国家传统文明之间巨大差异之处。普京、希拉克像小偷一样偷偷地卖军火给萨达姆,干这种丢脸的事,都是传统的国家主义在作崇。

欧洲的民主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是美英以武力建立的。即使法国,也还没有成熟。凡是国家主义曾经高于一切的国家,到现在还深受国家主义的损害。与 美英相比,法国还没有充分贯彻住民自决原理,从而导致国家权力过大,各级地方政府权力过小,各行政部门的权力分配也不合理,弊病重重。

法国中央政府一贯腐败,几乎历届总统都贪污受贿,而英美的首相、总统近100年都没出这样的问题了。连法国的脸面-戴高乐机场都管理不好,那?媢麉搕什磥H的态度,比当年纳粹对待法国人还要恶劣!

另一个更典型的例子是日本,日本经济已停滞了10多年,经济学家从各种角度分析,得出了各种结论,而依我看,这个问题应该从政治和文化上找原因,就像小泉坚持参拜靖国神社一样,他们始终还在国家主义这个圈子里打转转。

日本所有的巨型跨国公司,都是靠政府担保提供巨额银行贷款支持,这种做法首先导致了黑金政治,其次违反了市场公平竞争的原则,第三掩盖了这些大公司的弊病,最终反而害了他们。这样拖到后来,日本政府就很难解决这些恐龙了。

日本国民对这些问题还没有足够的认识,只得任由政阀和财阀勾结起来宰割他们。所以尽管日本人拚命干活,人均收入比美国还高,但日本人的实际生活水 平却只相当于美国人的1卅3左右,一个东京普通职员干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东京的单元住宅!而一个纽约普通职员轻轻松松工作3年就行了。

50多年来,西欧和日本尽管在美国的庇护下,政治和经济获得了巨大进步,但迄今并没有成熟,还有许多政治问题要解决,还不能承担应有的国际公民义务,伊拉克战争就充分暴露了这些问题。

英国是现代文明的发源地,虽然她的国力很有限,但在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她一直在认真履行自己的国际公民义务,许多情况下甚至比美国还积极。

回顾历史,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国家主义是人类大部分战争的根源。在我的印象里,信奉国家主义的国民,受害最深的还不是德、日、意,而是南美洲小 国巴拉圭。在19世纪60年代,因为一点点国土争执,220万巴拉圭国民高呼著征服,或者死的口号,与巴西、阿根廷、乌拉圭作战,90%的国民都战死 了,战到最后全国只剩下22万拿不动枪的老人儿童,何其可悲!

在21世纪,如何恰当地看待国家主义已经成为检验一个人、一个国家是否真正文明的度量衡。国家主义在本质上不承认别的国家、别的人民的权利。

在正义、信约、人权问题上,哪一个更重要?所谓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就是等于声明:只要我的国家需要,谁都应该死,其它国民更应该死!

我爱我的家人,但是当我的家人侵害别人的时候,我也去助纣为虐吗?

我爱我的国家,但是当我的国家侵害别人的时候,我也去助纣为虐吗?

两个国家为了一寸土地就打个你死我活,与两个人为了一分钱争执就拚起命来是同样愚蠢的。盲目的、过时的爱国主义,可以休矣。

当然,我们也不能放弃国家观念,就像我们不能丢掉我们的家庭观念一样。但是,过分强调恐怕有害无益。忠诚于家庭决不意味著必须合伙犯罪,忠诚于国家也不意味著必须同流合污。全世界所有的专制独裁者,现在都是高举国家主义大旗,残酷压榨本国人民,威胁国际和平。

坦率的说,我并不支持台独,但台独毕竟是一股代表部分民意的民主性质的政治力量,他们没有拿刀子威胁任何人,所以我们要尊重愿意与我们平等对话的台独,而反对视我们为奴隶,并进而企图奴役台湾人的中共,这个原则立场是不能动摇的!

我们也反对毫无意义的、甚至是虚伪的一国两制。1998年广州市政府以非法入境罪处我三年劳教,我曾愤怒地质问他们:整个世界都视香港 为中国领土,而中国政府为了迫害民运人士,竟然视香港为外国领土。我从香港到广州,是公民在自己的祖国领土上旅行,竟然被视为非法入境!中国的国境线到底 在哪?

由此可见,中共连国境线在哪都不知道,还说什么爱国主义!红军长征的口号和目的便是北上抗日,武装保卫苏联!他们眼里哪有中国?他们从来不爱国!

就大陆与台湾的历史关系来说,我们大陆人先是把他们出卖给日本50年,使他们成了没娘的孩子,然后又以武力威胁他们50年,换任何一群人,他们能信任我们大陆人吗?

即便我们渴望与他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我也认为,我们应该首先考虑他们有什么愿望?有什么要求?我们能为他们做点什么!而不是武断地要求他们为我们做什么!

听说刘少奇同志临死时连写遗书的权利都被剥夺,比一般判死刑的罪犯还要悲惨,连奴隶都不如,所以最近我做了一点善事,替这位国家主席起草了一份遗书:

当毛泽东迫害张国焘的时候,我是打手;当毛泽东迫害王明的时候,我也是打手;当毛泽东迫害高岗、饶漱石、彭德怀的时候,我还是打手;现在毛泽东把矛头指向了我,尽管我的主张是对的,全国人民却都踊跃充当毛泽东的打手,一起打我骂我。

我以毕生精力帮助毛泽东建立了这架绞肉机,现在轮到我被塞进去了。我现在别无选择,只有在开封这间黑牢里病死饿死了。尽管我死不瞑目,但我实在是咎由自取,不应该有一点点怨言。

这个政治原理贯穿了中国专制历史,现在还在激烈地演绎。中国人总喜欢与强者结盟,而不是扶助弱者,坚守正义。所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人人都去保卫毛主席,人人都甘心去作奴隶。

在中共奴役打压西藏的时候,我们不是西藏人,所以我们不吱声;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时候,我们不是法轮功,所以我们也不吱声;在中共打压台湾的时候,我们不是台湾人,所以我们还不吱声;到了最后,当中共再打压民运的时候,我们能指望谁援助我们?

欧洲在联合,美洲在联合,非洲在联合,东盟在联合,这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大家都在克服中世纪式的国家主义情结,走进新世纪。但这都是建立在公平合作基础上,通过谈判实现的,不能以武力强迫的。

在这个全球融合的大趋势里,台湾独立不独立都是一个时间性的、阶段性的、次要的问题,就是她独立了又怎么样?对中国大陆又有什么害处?

香港倒是收回来了,对双方的人民有什么好处吗?在目前这个阶段,还不如让她彻底自治更好。香港人过得不开心,50万人冒著烈日上街游行几个小时抗议,而穷困的大陆人民还要勒紧裤腰带给香港输血,维持虚荣。有什么意义?

如果大陆实行民主制度,100个香港也可以建立起来!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北方领土都可以弃之如敞履,还在乎香港、台湾那弹丸之地?

国家只是为民众办事的服务机构,没有任何神秘色彩,我们应该现实地、理性地看待这个级别的办事机构,给她恰当的地位。

英国人主动放弃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方,那是什么境界!是遇到武装反抗了吗?我看过马哈蒂尔自传,他之所以投身政治活动,建立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 个政治组织,就是为了反对英国政府把一些互不归属的酋长国凑在一起,建立马来西亚联邦,让马来西亚独立,弃马来人不管,任马来人自生自灭!

波多黎各、海地、菲律宾还想与美国统一,想加入美国呢!美国愿意接纳他们,愿意与他们分享一切吗?更明显的是东欧列国,几乎是拚了命地要加入欧盟、加入北约,甘愿放弃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军事上的独立!为什么?

现在台商已控制了大陆制造业的半壁江山,如果中共果真想要统一,就先实现民主,建立法治,保障人权。到那个时候,台湾人既不用维持庞大军备,又可以尽情享用大陆市场;到那个时候,大陆想让台湾更名独立,恐怕台湾民众还不愿意,甚至可能游行示威,坚决要求统一呢!

人类已进入新世纪,该调整一些陈旧的观念了。

金家父子60年来始终高举爱国主义大旗,让人民受尽苦难,纷纷饿毙,还说是为了朝鲜的民族统一。请问这种统一有什么意义?尤其是让金家父子统一朝鲜!那不纯粹是把韩国人往虎口里送吗?那不纯粹是一种人道灾难吗?在当前世界,除了丧心病狂的国家主义者,恐怕谁也不希望如此。

金家父子没有资格去统一朝鲜,我们中国大陆人就有资格统一台湾了吗?我们管理一块地方,难道仅仅是为了占有土地统治人民吗?那跟一个强奸犯还有什么区别?那跟一个法西斯强盗还有什么区别?我们还是文明人吗?

如果我们不能像美军进入欧洲、日本、中东、中欧地区那样,有把握给这些地方的人民带去利益,我们就不应该考虑用兵于这些地区,否则便会有强盗嫌疑!

既然我们自认是文明人,我们就必须承认一个冷酷的事实:我们中国大陆人是目前世界上最无能的管理者,我们的政治能力最差!自从1949年以来,看 看我们的国家都干了些什么?我们自己受苦受累受折磨不说,还明确输出共产主义,暗中支持恐怖主义,扰乱世界安宁,威胁人类和平,从来没有尽国际义务,没作 过一点好事,而始终都是一个捣乱者和破坏者。我们不应该羞愧吗?

我们不能说这都是共产党的事,这与我们也有关,这都是我们的父老乡亲族人同胞干的!每个中国大陆人都有一份责任的!你若爱国,先担其责!

我们连自己的家乡,自己的祖国都没有管理好,我们在自己的故土上都不能立足,不得不忍受共产党的邪恶统治,或流亡国外,这不已经充分说明了我们的 无能吗?中国人讲究修身齐家平天下,我们连老家都没修齐,几乎沦落到叫花子的境地,我们还有什么能力去管理别人!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管理别人?谁能信 任我们,谁会授权给我们?

尤其对于不堪忍受中共奴役,逃到美国的人,你自己有权利追求自由,不愿被奴役,2300万台湾人就没有这种权利、就无权决定自己的命运了吗?就必 须捆绑在共产党的战车上了吗?就不能来一次集体大逃亡了吗?就算逃走时带走和海南岛差不多大的一块房地产,又算什么?跟几百万北方领土相比,简直不值一 提!

人的生命、人的权利、人的尊严、人类正义高于一切,离开这个主体,国家就剩下房地产了,能够与无数生命的价值相提并论吗?

国家的道理既不复杂,也不神秘。很简单,国同于家:捆绑不成夫妻,打压不成兄弟。

2004年1月2日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人们之所以建立各级政府,把自己的政治权利分别授予联邦、州、县、市镇,是因为他们有不同的功能,能够更好地为我们服务。人们之所以建立这些政府,不是为自己寻找一个主子,而是为了保障自己的基本政治权利,使自己生活得更好。

当然,彻底贯彻这个原则,人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不能回避,我们传统的国家概念,应该根据自由民主和人权理念重新定义。

在美国,每个州、每个县、每个市、每个村都有权立法,只要这些法律不损害别地居民的利益。所以许多地方的法律是千奇百怪的,有点类似几个不同地方来的人在一起玩牌,很多规矩都是临时匆匆商定的。

美国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国家,而是联邦,类似于联合体或联合国的概念,更像一个董事会。与传统的国家概念相比,美国的一个州,甚至一个县,才更像一个国家。

假如美国存在一个类似台湾的地方,早就独立了。加拿大的魁北克,就独立问题不是进行了两次住民公决吗?被人们遗忘的波多黎各,一直是独立的,只是他们宁愿让美国托管下去。

各地美国人之所以不愿独立,是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这个联邦是他们所有人共同建立的,也值得他们热爱。美国人民对联邦政府的授权,也是不断通过大选调整的。如果哪一天美国总统实行独裁,各州会立即宣布独立,应该是毫无疑问的。

对于今天的人类,国家不再是我们唯一忠诚的对象,我们不能在批评美国处理每一件国际事务还不能完全公正的时候,还把自己的国家当作唯一效忠的对象。这不是太自私、太狭隘了吗?对于今天的人类,公平、正义、契约,自由、民主、基本人权更重要。

如果我们在国家概念上永远停留在中世纪,那么人类的所有进步随时都可能毁于一旦。

《尼克松回忆录里》写道,当勃列日涅夫告诉尼克松,苏共准备在必要的时候,用核武库彻底毁灭中共,当然也包括所有中国人的时候,尼克松感到简直不可思议。毫无疑问,文明的美国人确实无法理解怎么能这样干?竟然要这样对待10亿中国人!这不是赤裸裸的种族灭绝罪吗?

同样毫无疑问的是,勃列日涅夫、毛泽东、希特勒、金正日、萨达姆、波尔布特、卡扎菲却认为这样干是天经地义的!只要符合自己国家的利益,他们随时准备毁掉全人类!这些愚昧的恶棍只恨自己没有这个本事!

多么可怕的爱国主义!

在欧洲,国家概念日益淡漠。因为欧洲人已经在他们从野蛮走向文明的过程中,通过一战二战,在付出了可怕的鲜血和尸骨之后,明白了什么叫做国家主义!而我们很多人还不明白!

国家主义好听一点叫爱国主义,难听一点叫法西斯主义。

20世纪的两大危害就是国家主义和共产主义,人们不应该忘记,国家主义几乎毁灭掉当代文明!那些不要命的法西斯分子,不管是德国的,还是日本的、意大利的,统统都是极端的爱国主义者,都是最正统、最狂热的国家主义者。

他们残酷地屠杀犹太人、中国人、俄罗斯人、奥会人的时候,也是很疑惑的,海因里希看到焚尸炉就晕了过去,他们都是为了他们的国家而置人伦于不顾,他们坚信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当美国宣布独立的时候,英国派兵镇压;但是到了1907年新西兰宣布独立的时候,英国只是祝福他们,同时表示愿意保护他们的独立!

也就是从20世纪初起,英国人放弃了国家主义,英国人建立的现代文明终于达到了高峰!

尽管大英帝国从此衰落!他们卷入一战二战,都是违反他们国家利益的,但从1907年起,正义和信约在英国人心目中已高于国家主义!

其实这正是英美现代文明与其它国家传统文明之间巨大差异之处。普京、希拉克像小偷一样偷偷地卖军火给萨达姆,干这种丢脸的事,都是传统的国家主义在作崇。

欧洲的民主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是美英以武力建立的。即使法国,也还没有成熟。凡是国家主义曾经高于一切的国家,到现在还深受国家主义的损害。与 美英相比,法国还没有充分贯彻住民自决原理,从而导致国家权力过大,各级地方政府权力过小,各行政部门的权力分配也不合理,弊病重重。

法国中央政府一贯腐败,几乎历届总统都贪污受贿,而英美的首相、总统近100年都没出这样的问题了。连法国的脸面-戴高乐机场都管理不好,那?媢麉搕什磥H的态度,比当年纳粹对待法国人还要恶劣!

另一个更典型的例子是日本,日本经济已停滞了10多年,经济学家从各种角度分析,得出了各种结论,而依我看,这个问题应该从政治和文化上找原因,就像小泉坚持参拜靖国神社一样,他们始终还在国家主义这个圈子里打转转。

日本所有的巨型跨国公司,都是靠政府担保提供巨额银行贷款支持,这种做法首先导致了黑金政治,其次违反了市场公平竞争的原则,第三掩盖了这些大公司的弊病,最终反而害了他们。这样拖到后来,日本政府就很难解决这些恐龙了。

日本国民对这些问题还没有足够的认识,只得任由政阀和财阀勾结起来宰割他们。所以尽管日本人拚命干活,人均收入比美国还高,但日本人的实际生活水 平却只相当于美国人的1卅3左右,一个东京普通职员干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东京的单元住宅!而一个纽约普通职员轻轻松松工作3年就行了。

50多年来,西欧和日本尽管在美国的庇护下,政治和经济获得了巨大进步,但迄今并没有成熟,还有许多政治问题要解决,还不能承担应有的国际公民义务,伊拉克战争就充分暴露了这些问题。

英国是现代文明的发源地,虽然她的国力很有限,但在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她一直在认真履行自己的国际公民义务,许多情况下甚至比美国还积极。

回顾历史,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国家主义是人类大部分战争的根源。在我的印象里,信奉国家主义的国民,受害最深的还不是德、日、意,而是南美洲小 国巴拉圭。在19世纪60年代,因为一点点国土争执,220万巴拉圭国民高呼著征服,或者死的口号,与巴西、阿根廷、乌拉圭作战,90%的国民都战死 了,战到最后全国只剩下22万拿不动枪的老人儿童,何其可悲!

在21世纪,如何恰当地看待国家主义已经成为检验一个人、一个国家是否真正文明的度量衡。国家主义在本质上不承认别的国家、别的人民的权利。

在正义、信约、人权问题上,哪一个更重要?所谓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就是等于声明:只要我的国家需要,谁都应该死,其它国民更应该死!

我爱我的家人,但是当我的家人侵害别人的时候,我也去助纣为虐吗?

我爱我的国家,但是当我的国家侵害别人的时候,我也去助纣为虐吗?

两个国家为了一寸土地就打个你死我活,与两个人为了一分钱争执就拚起命来是同样愚蠢的。盲目的、过时的爱国主义,可以休矣。

当然,我们也不能放弃国家观念,就像我们不能丢掉我们的家庭观念一样。但是,过分强调恐怕有害无益。忠诚于家庭决不意味著必须合伙犯罪,忠诚于国家也不意味著必须同流合污。全世界所有的专制独裁者,现在都是高举国家主义大旗,残酷压榨本国人民,威胁国际和平。

坦率的说,我并不支持台独,但台独毕竟是一股代表部分民意的民主性质的政治力量,他们没有拿刀子威胁任何人,所以我们要尊重愿意与我们平等对话的台独,而反对视我们为奴隶,并进而企图奴役台湾人的中共,这个原则立场是不能动摇的!

我们也反对毫无意义的、甚至是虚伪的一国两制。1998年广州市政府以非法入境罪处我三年劳教,我曾愤怒地质问他们:整个世界都视香港 为中国领土,而中国政府为了迫害民运人士,竟然视香港为外国领土。我从香港到广州,是公民在自己的祖国领土上旅行,竟然被视为非法入境!中国的国境线到底 在哪?

由此可见,中共连国境线在哪都不知道,还说什么爱国主义!红军长征的口号和目的便是北上抗日,武装保卫苏联!他们眼里哪有中国?他们从来不爱国!

就大陆与台湾的历史关系来说,我们大陆人先是把他们出卖给日本50年,使他们成了没娘的孩子,然后又以武力威胁他们50年,换任何一群人,他们能信任我们大陆人吗?

即便我们渴望与他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我也认为,我们应该首先考虑他们有什么愿望?有什么要求?我们能为他们做点什么!而不是武断地要求他们为我们做什么!

听说刘少奇同志临死时连写遗书的权利都被剥夺,比一般判死刑的罪犯还要悲惨,连奴隶都不如,所以最近我做了一点善事,替这位国家主席起草了一份遗书:

当毛泽东迫害张国焘的时候,我是打手;当毛泽东迫害王明的时候,我也是打手;当毛泽东迫害高岗、饶漱石、彭德怀的时候,我还是打手;现在毛泽东把矛头指向了我,尽管我的主张是对的,全国人民却都踊跃充当毛泽东的打手,一起打我骂我。

我以毕生精力帮助毛泽东建立了这架绞肉机,现在轮到我被塞进去了。我现在别无选择,只有在开封这间黑牢里病死饿死了。尽管我死不瞑目,但我实在是咎由自取,不应该有一点点怨言。

这个政治原理贯穿了中国专制历史,现在还在激烈地演绎。中国人总喜欢与强者结盟,而不是扶助弱者,坚守正义。所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人人都去保卫毛主席,人人都甘心去作奴隶。

在中共奴役打压西藏的时候,我们不是西藏人,所以我们不吱声;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时候,我们不是法轮功,所以我们也不吱声;在中共打压台湾的时候,我们不是台湾人,所以我们还不吱声;到了最后,当中共再打压民运的时候,我们能指望谁援助我们?

欧洲在联合,美洲在联合,非洲在联合,东盟在联合,这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大家都在克服中世纪式的国家主义情结,走进新世纪。但这都是建立在公平合作基础上,通过谈判实现的,不能以武力强迫的。

在这个全球融合的大趋势里,台湾独立不独立都是一个时间性的、阶段性的、次要的问题,就是她独立了又怎么样?对中国大陆又有什么害处?

香港倒是收回来了,对双方的人民有什么好处吗?在目前这个阶段,还不如让她彻底自治更好。香港人过得不开心,50万人冒著烈日上街游行几个小时抗议,而穷困的大陆人民还要勒紧裤腰带给香港输血,维持虚荣。有什么意义?

如果大陆实行民主制度,100个香港也可以建立起来!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北方领土都可以弃之如敞履,还在乎香港、台湾那弹丸之地?

国家只是为民众办事的服务机构,没有任何神秘色彩,我们应该现实地、理性地看待这个级别的办事机构,给她恰当的地位。

英国人主动放弃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方,那是什么境界!是遇到武装反抗了吗?我看过马哈蒂尔自传,他之所以投身政治活动,建立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 个政治组织,就是为了反对英国政府把一些互不归属的酋长国凑在一起,建立马来西亚联邦,让马来西亚独立,弃马来人不管,任马来人自生自灭!

波多黎各、海地、菲律宾还想与美国统一,想加入美国呢!美国愿意接纳他们,愿意与他们分享一切吗?更明显的是东欧列国,几乎是拚了命地要加入欧盟、加入北约,甘愿放弃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军事上的独立!为什么?

现在台商已控制了大陆制造业的半壁江山,如果中共果真想要统一,就先实现民主,建立法治,保障人权。到那个时候,台湾人既不用维持庞大军备,又可以尽情享用大陆市场;到那个时候,大陆想让台湾更名独立,恐怕台湾民众还不愿意,甚至可能游行示威,坚决要求统一呢!

人类已进入新世纪,该调整一些陈旧的观念了。

金家父子60年来始终高举爱国主义大旗,让人民受尽苦难,纷纷饿毙,还说是为了朝鲜的民族统一。请问这种统一有什么意义?尤其是让金家父子统一朝鲜!那不纯粹是把韩国人往虎口里送吗?那不纯粹是一种人道灾难吗?在当前世界,除了丧心病狂的国家主义者,恐怕谁也不希望如此。

金家父子没有资格去统一朝鲜,我们中国大陆人就有资格统一台湾了吗?我们管理一块地方,难道仅仅是为了占有土地统治人民吗?那跟一个强奸犯还有什么区别?那跟一个法西斯强盗还有什么区别?我们还是文明人吗?

如果我们不能像美军进入欧洲、日本、中东、中欧地区那样,有把握给这些地方的人民带去利益,我们就不应该考虑用兵于这些地区,否则便会有强盗嫌疑!

既然我们自认是文明人,我们就必须承认一个冷酷的事实:我们中国大陆人是目前世界上最无能的管理者,我们的政治能力最差!自从1949年以来,看 看我们的国家都干了些什么?我们自己受苦受累受折磨不说,还明确输出共产主义,暗中支持恐怖主义,扰乱世界安宁,威胁人类和平,从来没有尽国际义务,没作 过一点好事,而始终都是一个捣乱者和破坏者。我们不应该羞愧吗?

我们不能说这都是共产党的事,这与我们也有关,这都是我们的父老乡亲族人同胞干的!每个中国大陆人都有一份责任的!你若爱国,先担其责!

我们连自己的家乡,自己的祖国都没有管理好,我们在自己的故土上都不能立足,不得不忍受共产党的邪恶统治,或流亡国外,这不已经充分说明了我们的 无能吗?中国人讲究修身齐家平天下,我们连老家都没修齐,几乎沦落到叫花子的境地,我们还有什么能力去管理别人!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管理别人?谁能信 任我们,谁会授权给我们?

尤其对于不堪忍受中共奴役,逃到美国的人,你自己有权利追求自由,不愿被奴役,2300万台湾人就没有这种权利、就无权决定自己的命运了吗?就必 须捆绑在共产党的战车上了吗?就不能来一次集体大逃亡了吗?就算逃走时带走和海南岛差不多大的一块房地产,又算什么?跟几百万北方领土相比,简直不值一 提!

人的生命、人的权利、人的尊严、人类正义高于一切,离开这个主体,国家就剩下房地产了,能够与无数生命的价值相提并论吗?

国家的道理既不复杂,也不神秘。很简单,国同于家:捆绑不成夫妻,打压不成兄弟。

2004年1月2日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人们之所以建立各级政府,把自己的政治权利分别授予联邦、州、县、市镇,是因为他们有不同的功能,能够更好地为我们服务。人们之所以建立这些政府,不是为自己寻找一个主子,而是为了保障自己的基本政治权利,使自己生活得更好。

当然,彻底贯彻这个原则,人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不能回避,我们传统的国家概念,应该根据自由民主和人权理念重新定义。

在美国,每个州、每个县、每个市、每个村都有权立法,只要这些法律不损害别地居民的利益。所以许多地方的法律是千奇百怪的,有点类似几个不同地方来的人在一起玩牌,很多规矩都是临时匆匆商定的。

美国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国家,而是联邦,类似于联合体或联合国的概念,更像一个董事会。与传统的国家概念相比,美国的一个州,甚至一个县,才更像一个国家。

假如美国存在一个类似台湾的地方,早就独立了。加拿大的魁北克,就独立问题不是进行了两次住民公决吗?被人们遗忘的波多黎各,一直是独立的,只是他们宁愿让美国托管下去。

各地美国人之所以不愿独立,是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这个联邦是他们所有人共同建立的,也值得他们热爱。美国人民对联邦政府的授权,也是不断通过大选调整的。如果哪一天美国总统实行独裁,各州会立即宣布独立,应该是毫无疑问的。

对于今天的人类,国家不再是我们唯一忠诚的对象,我们不能在批评美国处理每一件国际事务还不能完全公正的时候,还把自己的国家当作唯一效忠的对象。这不是太自私、太狭隘了吗?对于今天的人类,公平、正义、契约,自由、民主、基本人权更重要。

如果我们在国家概念上永远停留在中世纪,那么人类的所有进步随时都可能毁于一旦。

《尼克松回忆录里》写道,当勃列日涅夫告诉尼克松,苏共准备在必要的时候,用核武库彻底毁灭中共,当然也包括所有中国人的时候,尼克松感到简直不可思议。毫无疑问,文明的美国人确实无法理解怎么能这样干?竟然要这样对待10亿中国人!这不是赤裸裸的种族灭绝罪吗?

同样毫无疑问的是,勃列日涅夫、毛泽东、希特勒、金正日、萨达姆、波尔布特、卡扎菲却认为这样干是天经地义的!只要符合自己国家的利益,他们随时准备毁掉全人类!这些愚昧的恶棍只恨自己没有这个本事!

多么可怕的爱国主义!

在欧洲,国家概念日益淡漠。因为欧洲人已经在他们从野蛮走向文明的过程中,通过一战二战,在付出了可怕的鲜血和尸骨之后,明白了什么叫做国家主义!而我们很多人还不明白!

国家主义好听一点叫爱国主义,难听一点叫法西斯主义。

20世纪的两大危害就是国家主义和共产主义,人们不应该忘记,国家主义几乎毁灭掉当代文明!那些不要命的法西斯分子,不管是德国的,还是日本的、意大利的,统统都是极端的爱国主义者,都是最正统、最狂热的国家主义者。

他们残酷地屠杀犹太人、中国人、俄罗斯人、奥会人的时候,也是很疑惑的,海因里希看到焚尸炉就晕了过去,他们都是为了他们的国家而置人伦于不顾,他们坚信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当美国宣布独立的时候,英国派兵镇压;但是到了1907年新西兰宣布独立的时候,英国只是祝福他们,同时表示愿意保护他们的独立!

也就是从20世纪初起,英国人放弃了国家主义,英国人建立的现代文明终于达到了高峰!

尽管大英帝国从此衰落!他们卷入一战二战,都是违反他们国家利益的,但从1907年起,正义和信约在英国人心目中已高于国家主义!

其实这正是英美现代文明与其它国家传统文明之间巨大差异之处。普京、希拉克像小偷一样偷偷地卖军火给萨达姆,干这种丢脸的事,都是传统的国家主义在作崇。

欧洲的民主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是美英以武力建立的。即使法国,也还没有成熟。凡是国家主义曾经高于一切的国家,到现在还深受国家主义的损害。与 美英相比,法国还没有充分贯彻住民自决原理,从而导致国家权力过大,各级地方政府权力过小,各行政部门的权力分配也不合理,弊病重重。

法国中央政府一贯腐败,几乎历届总统都贪污受贿,而英美的首相、总统近100年都没出这样的问题了。连法国的脸面-戴高乐机场都管理不好,那?媢麉搕什磥H的态度,比当年纳粹对待法国人还要恶劣!

另一个更典型的例子是日本,日本经济已停滞了10多年,经济学家从各种角度分析,得出了各种结论,而依我看,这个问题应该从政治和文化上找原因,就像小泉坚持参拜靖国神社一样,他们始终还在国家主义这个圈子里打转转。

日本所有的巨型跨国公司,都是靠政府担保提供巨额银行贷款支持,这种做法首先导致了黑金政治,其次违反了市场公平竞争的原则,第三掩盖了这些大公司的弊病,最终反而害了他们。这样拖到后来,日本政府就很难解决这些恐龙了。

日本国民对这些问题还没有足够的认识,只得任由政阀和财阀勾结起来宰割他们。所以尽管日本人拚命干活,人均收入比美国还高,但日本人的实际生活水 平却只相当于美国人的1卅3左右,一个东京普通职员干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东京的单元住宅!而一个纽约普通职员轻轻松松工作3年就行了。

50多年来,西欧和日本尽管在美国的庇护下,政治和经济获得了巨大进步,但迄今并没有成熟,还有许多政治问题要解决,还不能承担应有的国际公民义务,伊拉克战争就充分暴露了这些问题。

英国是现代文明的发源地,虽然她的国力很有限,但在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她一直在认真履行自己的国际公民义务,许多情况下甚至比美国还积极。

回顾历史,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国家主义是人类大部分战争的根源。在我的印象里,信奉国家主义的国民,受害最深的还不是德、日、意,而是南美洲小 国巴拉圭。在19世纪60年代,因为一点点国土争执,220万巴拉圭国民高呼著征服,或者死的口号,与巴西、阿根廷、乌拉圭作战,90%的国民都战死 了,战到最后全国只剩下22万拿不动枪的老人儿童,何其可悲!

在21世纪,如何恰当地看待国家主义已经成为检验一个人、一个国家是否真正文明的度量衡。国家主义在本质上不承认别的国家、别的人民的权利。

在正义、信约、人权问题上,哪一个更重要?所谓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就是等于声明:只要我的国家需要,谁都应该死,其它国民更应该死!

我爱我的家人,但是当我的家人侵害别人的时候,我也去助纣为虐吗?

我爱我的国家,但是当我的国家侵害别人的时候,我也去助纣为虐吗?

两个国家为了一寸土地就打个你死我活,与两个人为了一分钱争执就拚起命来是同样愚蠢的。盲目的、过时的爱国主义,可以休矣。

当然,我们也不能放弃国家观念,就像我们不能丢掉我们的家庭观念一样。但是,过分强调恐怕有害无益。忠诚于家庭决不意味著必须合伙犯罪,忠诚于国家也不意味著必须同流合污。全世界所有的专制独裁者,现在都是高举国家主义大旗,残酷压榨本国人民,威胁国际和平。

坦率的说,我并不支持台独,但台独毕竟是一股代表部分民意的民主性质的政治力量,他们没有拿刀子威胁任何人,所以我们要尊重愿意与我们平等对话的台独,而反对视我们为奴隶,并进而企图奴役台湾人的中共,这个原则立场是不能动摇的!

我们也反对毫无意义的、甚至是虚伪的一国两制。1998年广州市政府以非法入境罪处我三年劳教,我曾愤怒地质问他们:整个世界都视香港 为中国领土,而中国政府为了迫害民运人士,竟然视香港为外国领土。我从香港到广州,是公民在自己的祖国领土上旅行,竟然被视为非法入境!中国的国境线到底 在哪?

由此可见,中共连国境线在哪都不知道,还说什么爱国主义!红军长征的口号和目的便是北上抗日,武装保卫苏联!他们眼里哪有中国?他们从来不爱国!

就大陆与台湾的历史关系来说,我们大陆人先是把他们出卖给日本50年,使他们成了没娘的孩子,然后又以武力威胁他们50年,换任何一群人,他们能信任我们大陆人吗?

即便我们渴望与他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我也认为,我们应该首先考虑他们有什么愿望?有什么要求?我们能为他们做点什么!而不是武断地要求他们为我们做什么!

听说刘少奇同志临死时连写遗书的权利都被剥夺,比一般判死刑的罪犯还要悲惨,连奴隶都不如,所以最近我做了一点善事,替这位国家主席起草了一份遗书:

当毛泽东迫害张国焘的时候,我是打手;当毛泽东迫害王明的时候,我也是打手;当毛泽东迫害高岗、饶漱石、彭德怀的时候,我还是打手;现在毛泽东把矛头指向了我,尽管我的主张是对的,全国人民却都踊跃充当毛泽东的打手,一起打我骂我。

我以毕生精力帮助毛泽东建立了这架绞肉机,现在轮到我被塞进去了。我现在别无选择,只有在开封这间黑牢里病死饿死了。尽管我死不瞑目,但我实在是咎由自取,不应该有一点点怨言。

这个政治原理贯穿了中国专制历史,现在还在激烈地演绎。中国人总喜欢与强者结盟,而不是扶助弱者,坚守正义。所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人人都去保卫毛主席,人人都甘心去作奴隶。

在中共奴役打压西藏的时候,我们不是西藏人,所以我们不吱声;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时候,我们不是法轮功,所以我们也不吱声;在中共打压台湾的时候,我们不是台湾人,所以我们还不吱声;到了最后,当中共再打压民运的时候,我们能指望谁援助我们?

欧洲在联合,美洲在联合,非洲在联合,东盟在联合,这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大家都在克服中世纪式的国家主义情结,走进新世纪。但这都是建立在公平合作基础上,通过谈判实现的,不能以武力强迫的。

在这个全球融合的大趋势里,台湾独立不独立都是一个时间性的、阶段性的、次要的问题,就是她独立了又怎么样?对中国大陆又有什么害处?

香港倒是收回来了,对双方的人民有什么好处吗?在目前这个阶段,还不如让她彻底自治更好。香港人过得不开心,50万人冒著烈日上街游行几个小时抗议,而穷困的大陆人民还要勒紧裤腰带给香港输血,维持虚荣。有什么意义?

如果大陆实行民主制度,100个香港也可以建立起来!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北方领土都可以弃之如敞履,还在乎香港、台湾那弹丸之地?

国家只是为民众办事的服务机构,没有任何神秘色彩,我们应该现实地、理性地看待这个级别的办事机构,给她恰当的地位。

英国人主动放弃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方,那是什么境界!是遇到武装反抗了吗?我看过马哈蒂尔自传,他之所以投身政治活动,建立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 个政治组织,就是为了反对英国政府把一些互不归属的酋长国凑在一起,建立马来西亚联邦,让马来西亚独立,弃马来人不管,任马来人自生自灭!

波多黎各、海地、菲律宾还想与美国统一,想加入美国呢!美国愿意接纳他们,愿意与他们分享一切吗?更明显的是东欧列国,几乎是拚了命地要加入欧盟、加入北约,甘愿放弃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军事上的独立!为什么?

现在台商已控制了大陆制造业的半壁江山,如果中共果真想要统一,就先实现民主,建立法治,保障人权。到那个时候,台湾人既不用维持庞大军备,又可以尽情享用大陆市场;到那个时候,大陆想让台湾更名独立,恐怕台湾民众还不愿意,甚至可能游行示威,坚决要求统一呢!

人类已进入新世纪,该调整一些陈旧的观念了。

金家父子60年来始终高举爱国主义大旗,让人民受尽苦难,纷纷饿毙,还说是为了朝鲜的民族统一。请问这种统一有什么意义?尤其是让金家父子统一朝鲜!那不纯粹是把韩国人往虎口里送吗?那不纯粹是一种人道灾难吗?在当前世界,除了丧心病狂的国家主义者,恐怕谁也不希望如此。

金家父子没有资格去统一朝鲜,我们中国大陆人就有资格统一台湾了吗?我们管理一块地方,难道仅仅是为了占有土地统治人民吗?那跟一个强奸犯还有什么区别?那跟一个法西斯强盗还有什么区别?我们还是文明人吗?

如果我们不能像美军进入欧洲、日本、中东、中欧地区那样,有把握给这些地方的人民带去利益,我们就不应该考虑用兵于这些地区,否则便会有强盗嫌疑!

既然我们自认是文明人,我们就必须承认一个冷酷的事实:我们中国大陆人是目前世界上最无能的管理者,我们的政治能力最差!自从1949年以来,看 看我们的国家都干了些什么?我们自己受苦受累受折磨不说,还明确输出共产主义,暗中支持恐怖主义,扰乱世界安宁,威胁人类和平,从来没有尽国际义务,没作 过一点好事,而始终都是一个捣乱者和破坏者。我们不应该羞愧吗?

我们不能说这都是共产党的事,这与我们也有关,这都是我们的父老乡亲族人同胞干的!每个中国大陆人都有一份责任的!你若爱国,先担其责!

我们连自己的家乡,自己的祖国都没有管理好,我们在自己的故土上都不能立足,不得不忍受共产党的邪恶统治,或流亡国外,这不已经充分说明了我们的 无能吗?中国人讲究修身齐家平天下,我们连老家都没修齐,几乎沦落到叫花子的境地,我们还有什么能力去管理别人!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管理别人?谁能信 任我们,谁会授权给我们?

尤其对于不堪忍受中共奴役,逃到美国的人,你自己有权利追求自由,不愿被奴役,2300万台湾人就没有这种权利、就无权决定自己的命运了吗?就必 须捆绑在共产党的战车上了吗?就不能来一次集体大逃亡了吗?就算逃走时带走和海南岛差不多大的一块房地产,又算什么?跟几百万北方领土相比,简直不值一 提!

人的生命、人的权利、人的尊严、人类正义高于一切,离开这个主体,国家就剩下房地产了,能够与无数生命的价值相提并论吗?

国家的道理既不复杂,也不神秘。很简单,国同于家:捆绑不成夫妻,打压不成兄弟。

2004年1月2日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人们之所以建立各级政府,把自己的政治权利分别授予联邦、州、县、市镇,是因为他们有不同的功能,能够更好地为我们服务。人们之所以建立这些政府,不是为自己寻找一个主子,而是为了保障自己的基本政治权利,使自己生活得更好。

当然,彻底贯彻这个原则,人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不能回避,我们传统的国家概念,应该根据自由民主和人权理念重新定义。

在美国,每个州、每个县、每个市、每个村都有权立法,只要这些法律不损害别地居民的利益。所以许多地方的法律是千奇百怪的,有点类似几个不同地方来的人在一起玩牌,很多规矩都是临时匆匆商定的。

美国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国家,而是联邦,类似于联合体或联合国的概念,更像一个董事会。与传统的国家概念相比,美国的一个州,甚至一个县,才更像一个国家。

假如美国存在一个类似台湾的地方,早就独立了。加拿大的魁北克,就独立问题不是进行了两次住民公决吗?被人们遗忘的波多黎各,一直是独立的,只是他们宁愿让美国托管下去。

各地美国人之所以不愿独立,是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这个联邦是他们所有人共同建立的,也值得他们热爱。美国人民对联邦政府的授权,也是不断通过大选调整的。如果哪一天美国总统实行独裁,各州会立即宣布独立,应该是毫无疑问的。

对于今天的人类,国家不再是我们唯一忠诚的对象,我们不能在批评美国处理每一件国际事务还不能完全公正的时候,还把自己的国家当作唯一效忠的对象。这不是太自私、太狭隘了吗?对于今天的人类,公平、正义、契约,自由、民主、基本人权更重要。

如果我们在国家概念上永远停留在中世纪,那么人类的所有进步随时都可能毁于一旦。

《尼克松回忆录里》写道,当勃列日涅夫告诉尼克松,苏共准备在必要的时候,用核武库彻底毁灭中共,当然也包括所有中国人的时候,尼克松感到简直不可思议。毫无疑问,文明的美国人确实无法理解怎么能这样干?竟然要这样对待10亿中国人!这不是赤裸裸的种族灭绝罪吗?

同样毫无疑问的是,勃列日涅夫、毛泽东、希特勒、金正日、萨达姆、波尔布特、卡扎菲却认为这样干是天经地义的!只要符合自己国家的利益,他们随时准备毁掉全人类!这些愚昧的恶棍只恨自己没有这个本事!

多么可怕的爱国主义!

在欧洲,国家概念日益淡漠。因为欧洲人已经在他们从野蛮走向文明的过程中,通过一战二战,在付出了可怕的鲜血和尸骨之后,明白了什么叫做国家主义!而我们很多人还不明白!

国家主义好听一点叫爱国主义,难听一点叫法西斯主义。

20世纪的两大危害就是国家主义和共产主义,人们不应该忘记,国家主义几乎毁灭掉当代文明!那些不要命的法西斯分子,不管是德国的,还是日本的、意大利的,统统都是极端的爱国主义者,都是最正统、最狂热的国家主义者。

他们残酷地屠杀犹太人、中国人、俄罗斯人、奥会人的时候,也是很疑惑的,海因里希看到焚尸炉就晕了过去,他们都是为了他们的国家而置人伦于不顾,他们坚信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当美国宣布独立的时候,英国派兵镇压;但是到了1907年新西兰宣布独立的时候,英国只是祝福他们,同时表示愿意保护他们的独立!

也就是从20世纪初起,英国人放弃了国家主义,英国人建立的现代文明终于达到了高峰!

尽管大英帝国从此衰落!他们卷入一战二战,都是违反他们国家利益的,但从1907年起,正义和信约在英国人心目中已高于国家主义!

其实这正是英美现代文明与其它国家传统文明之间巨大差异之处。普京、希拉克像小偷一样偷偷地卖军火给萨达姆,干这种丢脸的事,都是传统的国家主义在作崇。

欧洲的民主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是美英以武力建立的。即使法国,也还没有成熟。凡是国家主义曾经高于一切的国家,到现在还深受国家主义的损害。与 美英相比,法国还没有充分贯彻住民自决原理,从而导致国家权力过大,各级地方政府权力过小,各行政部门的权力分配也不合理,弊病重重。

法国中央政府一贯腐败,几乎历届总统都贪污受贿,而英美的首相、总统近100年都没出这样的问题了。连法国的脸面-戴高乐机场都管理不好,那?媢麉搕什磥H的态度,比当年纳粹对待法国人还要恶劣!

另一个更典型的例子是日本,日本经济已停滞了10多年,经济学家从各种角度分析,得出了各种结论,而依我看,这个问题应该从政治和文化上找原因,就像小泉坚持参拜靖国神社一样,他们始终还在国家主义这个圈子里打转转。

日本所有的巨型跨国公司,都是靠政府担保提供巨额银行贷款支持,这种做法首先导致了黑金政治,其次违反了市场公平竞争的原则,第三掩盖了这些大公司的弊病,最终反而害了他们。这样拖到后来,日本政府就很难解决这些恐龙了。

日本国民对这些问题还没有足够的认识,只得任由政阀和财阀勾结起来宰割他们。所以尽管日本人拚命干活,人均收入比美国还高,但日本人的实际生活水 平却只相当于美国人的1卅3左右,一个东京普通职员干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东京的单元住宅!而一个纽约普通职员轻轻松松工作3年就行了。

50多年来,西欧和日本尽管在美国的庇护下,政治和经济获得了巨大进步,但迄今并没有成熟,还有许多政治问题要解决,还不能承担应有的国际公民义务,伊拉克战争就充分暴露了这些问题。

英国是现代文明的发源地,虽然她的国力很有限,但在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她一直在认真履行自己的国际公民义务,许多情况下甚至比美国还积极。

回顾历史,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国家主义是人类大部分战争的根源。在我的印象里,信奉国家主义的国民,受害最深的还不是德、日、意,而是南美洲小 国巴拉圭。在19世纪60年代,因为一点点国土争执,220万巴拉圭国民高呼著征服,或者死的口号,与巴西、阿根廷、乌拉圭作战,90%的国民都战死 了,战到最后全国只剩下22万拿不动枪的老人儿童,何其可悲!

在21世纪,如何恰当地看待国家主义已经成为检验一个人、一个国家是否真正文明的度量衡。国家主义在本质上不承认别的国家、别的人民的权利。

在正义、信约、人权问题上,哪一个更重要?所谓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就是等于声明:只要我的国家需要,谁都应该死,其它国民更应该死!

我爱我的家人,但是当我的家人侵害别人的时候,我也去助纣为虐吗?

我爱我的国家,但是当我的国家侵害别人的时候,我也去助纣为虐吗?

两个国家为了一寸土地就打个你死我活,与两个人为了一分钱争执就拚起命来是同样愚蠢的。盲目的、过时的爱国主义,可以休矣。

当然,我们也不能放弃国家观念,就像我们不能丢掉我们的家庭观念一样。但是,过分强调恐怕有害无益。忠诚于家庭决不意味著必须合伙犯罪,忠诚于国家也不意味著必须同流合污。全世界所有的专制独裁者,现在都是高举国家主义大旗,残酷压榨本国人民,威胁国际和平。

坦率的说,我并不支持台独,但台独毕竟是一股代表部分民意的民主性质的政治力量,他们没有拿刀子威胁任何人,所以我们要尊重愿意与我们平等对话的台独,而反对视我们为奴隶,并进而企图奴役台湾人的中共,这个原则立场是不能动摇的!

我们也反对毫无意义的、甚至是虚伪的一国两制。1998年广州市政府以非法入境罪处我三年劳教,我曾愤怒地质问他们:整个世界都视香港 为中国领土,而中国政府为了迫害民运人士,竟然视香港为外国领土。我从香港到广州,是公民在自己的祖国领土上旅行,竟然被视为非法入境!中国的国境线到底 在哪?

由此可见,中共连国境线在哪都不知道,还说什么爱国主义!红军长征的口号和目的便是北上抗日,武装保卫苏联!他们眼里哪有中国?他们从来不爱国!

就大陆与台湾的历史关系来说,我们大陆人先是把他们出卖给日本50年,使他们成了没娘的孩子,然后又以武力威胁他们50年,换任何一群人,他们能信任我们大陆人吗?

即便我们渴望与他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我也认为,我们应该首先考虑他们有什么愿望?有什么要求?我们能为他们做点什么!而不是武断地要求他们为我们做什么!

听说刘少奇同志临死时连写遗书的权利都被剥夺,比一般判死刑的罪犯还要悲惨,连奴隶都不如,所以最近我做了一点善事,替这位国家主席起草了一份遗书:

当毛泽东迫害张国焘的时候,我是打手;当毛泽东迫害王明的时候,我也是打手;当毛泽东迫害高岗、饶漱石、彭德怀的时候,我还是打手;现在毛泽东把矛头指向了我,尽管我的主张是对的,全国人民却都踊跃充当毛泽东的打手,一起打我骂我。

我以毕生精力帮助毛泽东建立了这架绞肉机,现在轮到我被塞进去了。我现在别无选择,只有在开封这间黑牢里病死饿死了。尽管我死不瞑目,但我实在是咎由自取,不应该有一点点怨言。

这个政治原理贯穿了中国专制历史,现在还在激烈地演绎。中国人总喜欢与强者结盟,而不是扶助弱者,坚守正义。所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人人都去保卫毛主席,人人都甘心去作奴隶。

在中共奴役打压西藏的时候,我们不是西藏人,所以我们不吱声;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时候,我们不是法轮功,所以我们也不吱声;在中共打压台湾的时候,我们不是台湾人,所以我们还不吱声;到了最后,当中共再打压民运的时候,我们能指望谁援助我们?

欧洲在联合,美洲在联合,非洲在联合,东盟在联合,这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大家都在克服中世纪式的国家主义情结,走进新世纪。但这都是建立在公平合作基础上,通过谈判实现的,不能以武力强迫的。

在这个全球融合的大趋势里,台湾独立不独立都是一个时间性的、阶段性的、次要的问题,就是她独立了又怎么样?对中国大陆又有什么害处?

香港倒是收回来了,对双方的人民有什么好处吗?在目前这个阶段,还不如让她彻底自治更好。香港人过得不开心,50万人冒著烈日上街游行几个小时抗议,而穷困的大陆人民还要勒紧裤腰带给香港输血,维持虚荣。有什么意义?

如果大陆实行民主制度,100个香港也可以建立起来!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北方领土都可以弃之如敞履,还在乎香港、台湾那弹丸之地?

国家只是为民众办事的服务机构,没有任何神秘色彩,我们应该现实地、理性地看待这个级别的办事机构,给她恰当的地位。

英国人主动放弃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方,那是什么境界!是遇到武装反抗了吗?我看过马哈蒂尔自传,他之所以投身政治活动,建立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 个政治组织,就是为了反对英国政府把一些互不归属的酋长国凑在一起,建立马来西亚联邦,让马来西亚独立,弃马来人不管,任马来人自生自灭!

波多黎各、海地、菲律宾还想与美国统一,想加入美国呢!美国愿意接纳他们,愿意与他们分享一切吗?更明显的是东欧列国,几乎是拚了命地要加入欧盟、加入北约,甘愿放弃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军事上的独立!为什么?

现在台商已控制了大陆制造业的半壁江山,如果中共果真想要统一,就先实现民主,建立法治,保障人权。到那个时候,台湾人既不用维持庞大军备,又可以尽情享用大陆市场;到那个时候,大陆想让台湾更名独立,恐怕台湾民众还不愿意,甚至可能游行示威,坚决要求统一呢!

人类已进入新世纪,该调整一些陈旧的观念了。

金家父子60年来始终高举爱国主义大旗,让人民受尽苦难,纷纷饿毙,还说是为了朝鲜的民族统一。请问这种统一有什么意义?尤其是让金家父子统一朝鲜!那不纯粹是把韩国人往虎口里送吗?那不纯粹是一种人道灾难吗?在当前世界,除了丧心病狂的国家主义者,恐怕谁也不希望如此。

金家父子没有资格去统一朝鲜,我们中国大陆人就有资格统一台湾了吗?我们管理一块地方,难道仅仅是为了占有土地统治人民吗?那跟一个强奸犯还有什么区别?那跟一个法西斯强盗还有什么区别?我们还是文明人吗?

如果我们不能像美军进入欧洲、日本、中东、中欧地区那样,有把握给这些地方的人民带去利益,我们就不应该考虑用兵于这些地区,否则便会有强盗嫌疑!

既然我们自认是文明人,我们就必须承认一个冷酷的事实:我们中国大陆人是目前世界上最无能的管理者,我们的政治能力最差!自从1949年以来,看 看我们的国家都干了些什么?我们自己受苦受累受折磨不说,还明确输出共产主义,暗中支持恐怖主义,扰乱世界安宁,威胁人类和平,从来没有尽国际义务,没作 过一点好事,而始终都是一个捣乱者和破坏者。我们不应该羞愧吗?

我们不能说这都是共产党的事,这与我们也有关,这都是我们的父老乡亲族人同胞干的!每个中国大陆人都有一份责任的!你若爱国,先担其责!

我们连自己的家乡,自己的祖国都没有管理好,我们在自己的故土上都不能立足,不得不忍受共产党的邪恶统治,或流亡国外,这不已经充分说明了我们的 无能吗?中国人讲究修身齐家平天下,我们连老家都没修齐,几乎沦落到叫花子的境地,我们还有什么能力去管理别人!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管理别人?谁能信 任我们,谁会授权给我们?

尤其对于不堪忍受中共奴役,逃到美国的人,你自己有权利追求自由,不愿被奴役,2300万台湾人就没有这种权利、就无权决定自己的命运了吗?就必 须捆绑在共产党的战车上了吗?就不能来一次集体大逃亡了吗?就算逃走时带走和海南岛差不多大的一块房地产,又算什么?跟几百万北方领土相比,简直不值一 提!

人的生命、人的权利、人的尊严、人类正义高于一切,离开这个主体,国家就剩下房地产了,能够与无数生命的价值相提并论吗?

国家的道理既不复杂,也不神秘。很简单,国同于家:捆绑不成夫妻,打压不成兄弟。

2004年1月2日

既然一个人都能有完整的政治权利,那么一个村庄、一个市镇也应该拥有完整的政治权利。这就是住民自决的基本原理。

人们之所以建立各级政府,把自己的政治权利分别授予联邦、州、县、市镇,是因为他们有不同的功能,能够更好地为我们服务。人们之所以建立这些政府,不是为自己寻找一个主子,而是为了保障自己的基本政治权利,使自己生活得更好。

当然,彻底贯彻这个原则,人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不能回避,我们传统的国家概念,应该根据自由民主和人权理念重新定义。

在美国,每个州、每个县、每个市、每个村都有权立法,只要这些法律不损害别地居民的利益。所以许多地方的法律是千奇百怪的,有点类似几个不同地方来的人在一起玩牌,很多规矩都是临时匆匆商定的。

美国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国家,而是联邦,类似于联合体或联合国的概念,更像一个董事会。与传统的国家概念相比,美国的一个州,甚至一个县,才更像一个国家。

假如美国存在一个类似台湾的地方,早就独立了。加拿大的魁北克,就独立问题不是进行了两次住民公决吗?被人们遗忘的波多黎各,一直是独立的,只是他们宁愿让美国托管下去。

各地美国人之所以不愿独立,是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这个联邦是他们所有人共同建立的,也值得他们热爱。美国人民对联邦政府的授权,也是不断通过大选调整的。如果哪一天美国总统实行独裁,各州会立即宣布独立,应该是毫无疑问的。

对于今天的人类,国家不再是我们唯一忠诚的对象,我们不能在批评美国处理每一件国际事务还不能完全公正的时候,还把自己的国家当作唯一效忠的对象。这不是太自私、太狭隘了吗?对于今天的人类,公平、正义、契约,自由、民主、基本人权更重要。

如果我们在国家概念上永远停留在中世纪,那么人类的所有进步随时都可能毁于一旦。

《尼克松回忆录里》写道,当勃列日涅夫告诉尼克松,苏共准备在必要的时候,用核武库彻底毁灭中共,当然也包括所有中国人的时候,尼克松感到简直不可思议。毫无疑问,文明的美国人确实无法理解怎么能这样干?竟然要这样对待10亿中国人!这不是赤裸裸的种族灭绝罪吗?

同样毫无疑问的是,勃列日涅夫、毛泽东、希特勒、金正日、萨达姆、波尔布特、卡扎菲却认为这样干是天经地义的!只要符合自己国家的利益,他们随时准备毁掉全人类!这些愚昧的恶棍只恨自己没有这个本事!

多么可怕的爱国主义!

在欧洲,国家概念日益淡漠。因为欧洲人已经在他们从野蛮走向文明的过程中,通过一战二战,在付出了可怕的鲜血和尸骨之后,明白了什么叫做国家主义!而我们很多人还不明白!

国家主义好听一点叫爱国主义,难听一点叫法西斯主义。

20世纪的两大危害就是国家主义和共产主义,人们不应该忘记,国家主义几乎毁灭掉当代文明!那些不要命的法西斯分子,不管是德国的,还是日本的、意大利的,统统都是极端的爱国主义者,都是最正统、最狂热的国家主义者。

他们残酷地屠杀犹太人、中国人、俄罗斯人、奥会人的时候,也是很疑惑的,海因里希看到焚尸炉就晕了过去,他们都是为了他们的国家而置人伦于不顾,他们坚信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当美国宣布独立的时候,英国派兵镇压;但是到了1907年新西兰宣布独立的时候,英国只是祝福他们,同时表示愿意保护他们的独立!

也就是从20世纪初起,英国人放弃了国家主义,英国人建立的现代文明终于达到了高峰!

尽管大英帝国从此衰落!他们卷入一战二战,都是违反他们国家利益的,但从1907年起,正义和信约在英国人心目中已高于国家主义!

其实这正是英美现代文明与其它国家传统文明之间巨大差异之处。普京、希拉克像小偷一样偷偷地卖军火给萨达姆,干这种丢脸的事,都是传统的国家主义在作崇。

欧洲的民主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是美英以武力建立的。即使法国,也还没有成熟。凡是国家主义曾经高于一切的国家,到现在还深受国家主义的损害。与 美英相比,法国还没有充分贯彻住民自决原理,从而导致国家权力过大,各级地方政府权力过小,各行政部门的权力分配也不合理,弊病重重。

法国中央政府一贯腐败,几乎历届总统都贪污受贿,而英美的首相、总统近100年都没出这样的问题了。连法国的脸面-戴高乐机场都管理不好,那?媢麉搕什磥H的态度,比当年纳粹对待法国人还要恶劣!

另一个更典型的例子是日本,日本经济已停滞了10多年,经济学家从各种角度分析,得出了各种结论,而依我看,这个问题应该从政治和文化上找原因,就像小泉坚持参拜靖国神社一样,他们始终还在国家主义这个圈子里打转转。

日本所有的巨型跨国公司,都是靠政府担保提供巨额银行贷款支持,这种做法首先导致了黑金政治,其次违反了市场公平竞争的原则,第三掩盖了这些大公司的弊病,最终反而害了他们。这样拖到后来,日本政府就很难解决这些恐龙了。

日本国民对这些问题还没有足够的认识,只得任由政阀和财阀勾结起来宰割他们。所以尽管日本人拚命干活,人均收入比美国还高,但日本人的实际生活水 平却只相当于美国人的1卅3左右,一个东京普通职员干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东京的单元住宅!而一个纽约普通职员轻轻松松工作3年就行了。

50多年来,西欧和日本尽管在美国的庇护下,政治和经济获得了巨大进步,但迄今并没有成熟,还有许多政治问题要解决,还不能承担应有的国际公民义务,伊拉克战争就充分暴露了这些问题。

英国是现代文明的发源地,虽然她的国力很有限,但在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她一直在认真履行自己的国际公民义务,许多情况下甚至比美国还积极。

回顾历史,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国家主义是人类大部分战争的根源。在我的印象里,信奉国家主义的国民,受害最深的还不是德、日、意,而是南美洲小 国巴拉圭。在19世纪60年代,因为一点点国土争执,220万巴拉圭国民高呼著征服,或者死的口号,与巴西、阿根廷、乌拉圭作战,90%的国民都战死 了,战到最后全国只剩下22万拿不动枪的老人儿童,何其可悲!

在21世纪,如何恰当地看待国家主义已经成为检验一个人、一个国家是否真正文明的度量衡。国家主义在本质上不承认别的国家、别的人民的权利。

在正义、信约、人权问题上,哪一个更重要?所谓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就是等于声明:只要我的国家需要,谁都应该死,其它国民更应该死!

我爱我的家人,但是当我的家人侵害别人的时候,我也去助纣为虐吗?

我爱我的国家,但是当我的国家侵害别人的时候,我也去助纣为虐吗?

两个国家为了一寸土地就打个你死我活,与两个人为了一分钱争执就拚起命来是同样愚蠢的。盲目的、过时的爱国主义,可以休矣。

当然,我们也不能放弃国家观念,就像我们不能丢掉我们的家庭观念一样。但是,过分强调恐怕有害无益。忠诚于家庭决不意味著必须合伙犯罪,忠诚于国家也不意味著必须同流合污。全世界所有的专制独裁者,现在都是高举国家主义大旗,残酷压榨本国人民,威胁国际和平。

坦率的说,我并不支持台独,但台独毕竟是一股代表部分民意的民主性质的政治力量,他们没有拿刀子威胁任何人,所以我们要尊重愿意与我们平等对话的台独,而反对视我们为奴隶,并进而企图奴役台湾人的中共,这个原则立场是不能动摇的!

我们也反对毫无意义的、甚至是虚伪的一国两制。1998年广州市政府以非法入境罪处我三年劳教,我曾愤怒地质问他们:整个世界都视香港 为中国领土,而中国政府为了迫害民运人士,竟然视香港为外国领土。我从香港到广州,是公民在自己的祖国领土上旅行,竟然被视为非法入境!中国的国境线到底 在哪?

由此可见,中共连国境线在哪都不知道,还说什么爱国主义!红军长征的口号和目的便是北上抗日,武装保卫苏联!他们眼里哪有中国?他们从来不爱国!

就大陆与台湾的历史关系来说,我们大陆人先是把他们出卖给日本50年,使他们成了没娘的孩子,然后又以武力威胁他们50年,换任何一群人,他们能信任我们大陆人吗?

即便我们渴望与他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我也认为,我们应该首先考虑他们有什么愿望?有什么要求?我们能为他们做点什么!而不是武断地要求他们为我们做什么!

听说刘少奇同志临死时连写遗书的权利都被剥夺,比一般判死刑的罪犯还要悲惨,连奴隶都不如,所以最近我做了一点善事,替这位国家主席起草了一份遗书:

当毛泽东迫害张国焘的时候,我是打手;当毛泽东迫害王明的时候,我也是打手;当毛泽东迫害高岗、饶漱石、彭德怀的时候,我还是打手;现在毛泽东把矛头指向了我,尽管我的主张是对的,全国人民却都踊跃充当毛泽东的打手,一起打我骂我。

我以毕生精力帮助毛泽东建立了这架绞肉机,现在轮到我被塞进去了。我现在别无选择,只有在开封这间黑牢里病死饿死了。尽管我死不瞑目,但我实在是咎由自取,不应该有一点点怨言。

这个政治原理贯穿了中国专制历史,现在还在激烈地演绎。中国人总喜欢与强者结盟,而不是扶助弱者,坚守正义。所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人人都去保卫毛主席,人人都甘心去作奴隶。

在中共奴役打压西藏的时候,我们不是西藏人,所以我们不吱声;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时候,我们不是法轮功,所以我们也不吱声;在中共打压台湾的时候,我们不是台湾人,所以我们还不吱声;到了最后,当中共再打压民运的时候,我们能指望谁援助我们?

欧洲在联合,美洲在联合,非洲在联合,东盟在联合,这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大家都在克服中世纪式的国家主义情结,走进新世纪。但这都是建立在公平合作基础上,通过谈判实现的,不能以武力强迫的。

在这个全球融合的大趋势里,台湾独立不独立都是一个时间性的、阶段性的、次要的问题,就是她独立了又怎么样?对中国大陆又有什么害处?

香港倒是收回来了,对双方的人民有什么好处吗?在目前这个阶段,还不如让她彻底自治更好。香港人过得不开心,50万人冒著烈日上街游行几个小时抗议,而穷困的大陆人民还要勒紧裤腰带给香港输血,维持虚荣。有什么意义?

如果大陆实行民主制度,100个香港也可以建立起来!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北方领土都可以弃之如敞履,还在乎香港、台湾那弹丸之地?

国家只是为民众办事的服务机构,没有任何神秘色彩,我们应该现实地、理性地看待这个级别的办事机构,给她恰当的地位。

英国人主动放弃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方,那是什么境界!是遇到武装反抗了吗?我看过马哈蒂尔自传,他之所以投身政治活动,建立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 个政治组织,就是为了反对英国政府把一些互不归属的酋长国凑在一起,建立马来西亚联邦,让马来西亚独立,弃马来人不管,任马来人自生自灭!

波多黎各、海地、菲律宾还想与美国统一,想加入美国呢!美国愿意接纳他们,愿意与他们分享一切吗?更明显的是东欧列国,几乎是拚了命地要加入欧盟、加入北约,甘愿放弃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军事上的独立!为什么?

现在台商已控制了大陆制造业的半壁江山,如果中共果真想要统一,就先实现民主,建立法治,保障人权。到那个时候,台湾人既不用维持庞大军备,又可以尽情享用大陆市场;到那个时候,大陆想让台湾更名独立,恐怕台湾民众还不愿意,甚至可能游行示威,坚决要求统一呢!

人类已进入新世纪,该调整一些陈旧的观念了。

金家父子60年来始终高举爱国主义大旗,让人民受尽苦难,纷纷饿毙,还说是为了朝鲜的民族统一。请问这种统一有什么意义?尤其是让金家父子统一朝鲜!那不纯粹是把韩国人往虎口里送吗?那不纯粹是一种人道灾难吗?在当前世界,除了丧心病狂的国家主义者,恐怕谁也不希望如此。

金家父子没有资格去统一朝鲜,我们中国大陆人就有资格统一台湾了吗?我们管理一块地方,难道仅仅是为了占有土地统治人民吗?那跟一个强奸犯还有什么区别?那跟一个法西斯强盗还有什么区别?我们还是文明人吗?

如果我们不能像美军进入欧洲、日本、中东、中欧地区那样,有把握给这些地方的人民带去利益,我们就不应该考虑用兵于这些地区,否则便会有强盗嫌疑!

既然我们自认是文明人,我们就必须承认一个冷酷的事实:我们中国大陆人是目前世界上最无能的管理者,我们的政治能力最差!自从1949年以来,看 看我们的国家都干了些什么?我们自己受苦受累受折磨不说,还明确输出共产主义,暗中支持恐怖主义,扰乱世界安宁,威胁人类和平,从来没有尽国际义务,没作 过一点好事,而始终都是一个捣乱者和破坏者。我们不应该羞愧吗?

我们不能说这都是共产党的事,这与我们也有关,这都是我们的父老乡亲族人同胞干的!每个中国大陆人都有一份责任的!你若爱国,先担其责!

我们连自己的家乡,自己的祖国都没有管理好,我们在自己的故土上都不能立足,不得不忍受共产党的邪恶统治,或流亡国外,这不已经充分说明了我们的 无能吗?中国人讲究修身齐家平天下,我们连老家都没修齐,几乎沦落到叫花子的境地,我们还有什么能力去管理别人!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管理别人?谁能信 任我们,谁会授权给我们?

尤其对于不堪忍受中共奴役,逃到美国的人,你自己有权利追求自由,不愿被奴役,2300万台湾人就没有这种权利、就无权决定自己的命运了吗?就必 须捆绑在共产党的战车上了吗?就不能来一次集体大逃亡了吗?就算逃走时带走和海南岛差不多大的一块房地产,又算什么?跟几百万北方领土相比,简直不值一 提!

人的生命、人的权利、人的尊严、人类正义高于一切,离开这个主体,国家就剩下房地产了,能够与无数生命的价值相提并论吗?

国家的道理既不复杂,也不神秘。很简单,国同于家:捆绑不成夫妻,打压不成兄弟。

2004年1月2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