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关注民众疾苦,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行动(首发)
(湖南)楚文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 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当我把这篇文章转贴到一些网上中文论坛的时 候,某些新左派以及构成新左派基础的愤青们,对我的文章进行了攻击,尽管他们的攻击拿不出丝毫的事实。而我文章中所表达出的鲜明观点,不仅被过去的事 实所印证,也不断地被新近所发生的一些事实所印证。

如果说,在刚刚过去的2003年,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为维护底层民众的权利而奔走呼号、殚精竭虑的话;那么,2004年新年伊始,自由知识分子在关 注底层民众、服务底层民众方面所做的事情,则显得更加具体和扎实。最近,颇为引人注目的一件事是,北京的一些网民向生活在绝望之中的底层民众上访者,伸出 了人道主义的援助之手。

众所周知,北京作为中国的首善之地,每年都聚集著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成千上万的上访者,他们居住在北京南站附近一带的上访村。早不久,那篇在 中文互联网流传甚广的《上访村,谁的眼泪在飞?》(见中国思维网,作者不详)的文章,对生活在上访村里的上访者极限生存的悲惨境遇,有过详细 的记载。近日,尽管随著去年孙志刚事件而导致的收容遣送恶法的废除,上访村里的上访者不再担忧逢年过节时被清理,但北京持续大风而出现的严寒天 气,却使他们在这个盛世的年关异常难过。上访者自杀、自焚事件在天安门、中南海等地陆续出现,上访村里在数天内亦相继传出上访者冻饿而死的消息。

上访村发生的这一幕幕人间惨剧,使自由知识分子的书斋之中,再也不可能安放得下一台平静的计算机了。最近,北京的一些网民在关天茶社、 世纪沙龙等有影响的网站上,自发地发起了一场人道主义的救助活动,并得到了包括上海等外地网民在内的众多网民们的热烈回应。经过短短几天的筹划,1月 17日上午11:20分左右,一批网友捐助的衣被、食品和药品等救助物,已有条不紊地分发到上访村里的村民手中。而且,据组织者说,这样的活动在 春节后还将进行。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发起、筹备和组织这次人道救助行动的,竟是被新左派指责为为资产阶级利益代言、站在广大劳苦大众利益对立面的清一色的中国 自由知识分子。让我们记住这些自由知识分子的名字:杨支柱、崔卫平、胡星斗、张祖桦、五岳散人(排名不分先后),当然同样还应该记住,那许许多多参与此事 的不知名的网络自由知识分子。其实,在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和李思怡案等人权案中,我们就目睹了他们为底层民众的疾苦和权利啼血呐喊的身影。这一次,我们再 次目睹了他们的身影。他们是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良心,他们更是中国人的良心。他们不仅拥有渊博的学识,他们更拥有高尚、正直的人品。

新左派总是以劳苦大众的代言人自居,把自己装扮成扞卫平等与公正的使者,他们歪曲自由主义的理念,指责自由知识分子对效率与公平的重构是为富人和 强者说话。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真正追求平等的是自由知识分子,真正关注弱势群体疾苦、扞卫弱势群体利益的是自由知识分子。平等与公正的敌人不是效率与市 场,而是极权体制;造成民不聊生的不是全球资本主义,而是极权体制。寄生于极权体制内、并为极权体制辩护和鼓吹的新左派,怎么可能会成为普通民众利益的代 言人呢?因而,在关注普通民众疾苦方面,过去和现在,我们看不到新左派们的身影;今后,我们仍将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完稿于2004年1月18日深夜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 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当我把这篇文章转贴到一些网上中文论坛的时 候,某些新左派以及构成新左派基础的愤青们,对我的文章进行了攻击,尽管他们的攻击拿不出丝毫的事实。而我文章中所表达出的鲜明观点,不仅被过去的事 实所印证,也不断地被新近所发生的一些事实所印证。

如果说,在刚刚过去的2003年,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为维护底层民众的权利而奔走呼号、殚精竭虑的话;那么,2004年新年伊始,自由知识分子在关 注底层民众、服务底层民众方面所做的事情,则显得更加具体和扎实。最近,颇为引人注目的一件事是,北京的一些网民向生活在绝望之中的底层民众上访者,伸出 了人道主义的援助之手。

众所周知,北京作为中国的首善之地,每年都聚集著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成千上万的上访者,他们居住在北京南站附近一带的上访村。早不久,那篇在 中文互联网流传甚广的《上访村,谁的眼泪在飞?》(见中国思维网,作者不详)的文章,对生活在上访村里的上访者极限生存的悲惨境遇,有过详细 的记载。近日,尽管随著去年孙志刚事件而导致的收容遣送恶法的废除,上访村里的上访者不再担忧逢年过节时被清理,但北京持续大风而出现的严寒天 气,却使他们在这个盛世的年关异常难过。上访者自杀、自焚事件在天安门、中南海等地陆续出现,上访村里在数天内亦相继传出上访者冻饿而死的消息。

上访村发生的这一幕幕人间惨剧,使自由知识分子的书斋之中,再也不可能安放得下一台平静的计算机了。最近,北京的一些网民在关天茶社、 世纪沙龙等有影响的网站上,自发地发起了一场人道主义的救助活动,并得到了包括上海等外地网民在内的众多网民们的热烈回应。经过短短几天的筹划,1月 17日上午11:20分左右,一批网友捐助的衣被、食品和药品等救助物,已有条不紊地分发到上访村里的村民手中。而且,据组织者说,这样的活动在 春节后还将进行。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发起、筹备和组织这次人道救助行动的,竟是被新左派指责为为资产阶级利益代言、站在广大劳苦大众利益对立面的清一色的中国 自由知识分子。让我们记住这些自由知识分子的名字:杨支柱、崔卫平、胡星斗、张祖桦、五岳散人(排名不分先后),当然同样还应该记住,那许许多多参与此事 的不知名的网络自由知识分子。其实,在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和李思怡案等人权案中,我们就目睹了他们为底层民众的疾苦和权利啼血呐喊的身影。这一次,我们再 次目睹了他们的身影。他们是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良心,他们更是中国人的良心。他们不仅拥有渊博的学识,他们更拥有高尚、正直的人品。

新左派总是以劳苦大众的代言人自居,把自己装扮成扞卫平等与公正的使者,他们歪曲自由主义的理念,指责自由知识分子对效率与公平的重构是为富人和 强者说话。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真正追求平等的是自由知识分子,真正关注弱势群体疾苦、扞卫弱势群体利益的是自由知识分子。平等与公正的敌人不是效率与市 场,而是极权体制;造成民不聊生的不是全球资本主义,而是极权体制。寄生于极权体制内、并为极权体制辩护和鼓吹的新左派,怎么可能会成为普通民众利益的代 言人呢?因而,在关注普通民众疾苦方面,过去和现在,我们看不到新左派们的身影;今后,我们仍将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完稿于2004年1月18日深夜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 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当我把这篇文章转贴到一些网上中文论坛的时 候,某些新左派以及构成新左派基础的愤青们,对我的文章进行了攻击,尽管他们的攻击拿不出丝毫的事实。而我文章中所表达出的鲜明观点,不仅被过去的事 实所印证,也不断地被新近所发生的一些事实所印证。

如果说,在刚刚过去的2003年,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为维护底层民众的权利而奔走呼号、殚精竭虑的话;那么,2004年新年伊始,自由知识分子在关 注底层民众、服务底层民众方面所做的事情,则显得更加具体和扎实。最近,颇为引人注目的一件事是,北京的一些网民向生活在绝望之中的底层民众上访者,伸出 了人道主义的援助之手。

众所周知,北京作为中国的首善之地,每年都聚集著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成千上万的上访者,他们居住在北京南站附近一带的上访村。早不久,那篇在 中文互联网流传甚广的《上访村,谁的眼泪在飞?》(见中国思维网,作者不详)的文章,对生活在上访村里的上访者极限生存的悲惨境遇,有过详细 的记载。近日,尽管随著去年孙志刚事件而导致的收容遣送恶法的废除,上访村里的上访者不再担忧逢年过节时被清理,但北京持续大风而出现的严寒天 气,却使他们在这个盛世的年关异常难过。上访者自杀、自焚事件在天安门、中南海等地陆续出现,上访村里在数天内亦相继传出上访者冻饿而死的消息。

上访村发生的这一幕幕人间惨剧,使自由知识分子的书斋之中,再也不可能安放得下一台平静的计算机了。最近,北京的一些网民在关天茶社、 世纪沙龙等有影响的网站上,自发地发起了一场人道主义的救助活动,并得到了包括上海等外地网民在内的众多网民们的热烈回应。经过短短几天的筹划,1月 17日上午11:20分左右,一批网友捐助的衣被、食品和药品等救助物,已有条不紊地分发到上访村里的村民手中。而且,据组织者说,这样的活动在 春节后还将进行。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发起、筹备和组织这次人道救助行动的,竟是被新左派指责为为资产阶级利益代言、站在广大劳苦大众利益对立面的清一色的中国 自由知识分子。让我们记住这些自由知识分子的名字:杨支柱、崔卫平、胡星斗、张祖桦、五岳散人(排名不分先后),当然同样还应该记住,那许许多多参与此事 的不知名的网络自由知识分子。其实,在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和李思怡案等人权案中,我们就目睹了他们为底层民众的疾苦和权利啼血呐喊的身影。这一次,我们再 次目睹了他们的身影。他们是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良心,他们更是中国人的良心。他们不仅拥有渊博的学识,他们更拥有高尚、正直的人品。

新左派总是以劳苦大众的代言人自居,把自己装扮成扞卫平等与公正的使者,他们歪曲自由主义的理念,指责自由知识分子对效率与公平的重构是为富人和 强者说话。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真正追求平等的是自由知识分子,真正关注弱势群体疾苦、扞卫弱势群体利益的是自由知识分子。平等与公正的敌人不是效率与市 场,而是极权体制;造成民不聊生的不是全球资本主义,而是极权体制。寄生于极权体制内、并为极权体制辩护和鼓吹的新左派,怎么可能会成为普通民众利益的代 言人呢?因而,在关注普通民众疾苦方面,过去和现在,我们看不到新左派们的身影;今后,我们仍将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完稿于2004年1月18日深夜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 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当我把这篇文章转贴到一些网上中文论坛的时 候,某些新左派以及构成新左派基础的愤青们,对我的文章进行了攻击,尽管他们的攻击拿不出丝毫的事实。而我文章中所表达出的鲜明观点,不仅被过去的事 实所印证,也不断地被新近所发生的一些事实所印证。

如果说,在刚刚过去的2003年,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为维护底层民众的权利而奔走呼号、殚精竭虑的话;那么,2004年新年伊始,自由知识分子在关 注底层民众、服务底层民众方面所做的事情,则显得更加具体和扎实。最近,颇为引人注目的一件事是,北京的一些网民向生活在绝望之中的底层民众上访者,伸出 了人道主义的援助之手。

众所周知,北京作为中国的首善之地,每年都聚集著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成千上万的上访者,他们居住在北京南站附近一带的上访村。早不久,那篇在 中文互联网流传甚广的《上访村,谁的眼泪在飞?》(见中国思维网,作者不详)的文章,对生活在上访村里的上访者极限生存的悲惨境遇,有过详细 的记载。近日,尽管随著去年孙志刚事件而导致的收容遣送恶法的废除,上访村里的上访者不再担忧逢年过节时被清理,但北京持续大风而出现的严寒天 气,却使他们在这个盛世的年关异常难过。上访者自杀、自焚事件在天安门、中南海等地陆续出现,上访村里在数天内亦相继传出上访者冻饿而死的消息。

上访村发生的这一幕幕人间惨剧,使自由知识分子的书斋之中,再也不可能安放得下一台平静的计算机了。最近,北京的一些网民在关天茶社、 世纪沙龙等有影响的网站上,自发地发起了一场人道主义的救助活动,并得到了包括上海等外地网民在内的众多网民们的热烈回应。经过短短几天的筹划,1月 17日上午11:20分左右,一批网友捐助的衣被、食品和药品等救助物,已有条不紊地分发到上访村里的村民手中。而且,据组织者说,这样的活动在 春节后还将进行。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发起、筹备和组织这次人道救助行动的,竟是被新左派指责为为资产阶级利益代言、站在广大劳苦大众利益对立面的清一色的中国 自由知识分子。让我们记住这些自由知识分子的名字:杨支柱、崔卫平、胡星斗、张祖桦、五岳散人(排名不分先后),当然同样还应该记住,那许许多多参与此事 的不知名的网络自由知识分子。其实,在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和李思怡案等人权案中,我们就目睹了他们为底层民众的疾苦和权利啼血呐喊的身影。这一次,我们再 次目睹了他们的身影。他们是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良心,他们更是中国人的良心。他们不仅拥有渊博的学识,他们更拥有高尚、正直的人品。

新左派总是以劳苦大众的代言人自居,把自己装扮成扞卫平等与公正的使者,他们歪曲自由主义的理念,指责自由知识分子对效率与公平的重构是为富人和 强者说话。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真正追求平等的是自由知识分子,真正关注弱势群体疾苦、扞卫弱势群体利益的是自由知识分子。平等与公正的敌人不是效率与市 场,而是极权体制;造成民不聊生的不是全球资本主义,而是极权体制。寄生于极权体制内、并为极权体制辩护和鼓吹的新左派,怎么可能会成为普通民众利益的代 言人呢?因而,在关注普通民众疾苦方面,过去和现在,我们看不到新左派们的身影;今后,我们仍将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完稿于2004年1月18日深夜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 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当我把这篇文章转贴到一些网上中文论坛的时 候,某些新左派以及构成新左派基础的愤青们,对我的文章进行了攻击,尽管他们的攻击拿不出丝毫的事实。而我文章中所表达出的鲜明观点,不仅被过去的事 实所印证,也不断地被新近所发生的一些事实所印证。

如果说,在刚刚过去的2003年,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为维护底层民众的权利而奔走呼号、殚精竭虑的话;那么,2004年新年伊始,自由知识分子在关 注底层民众、服务底层民众方面所做的事情,则显得更加具体和扎实。最近,颇为引人注目的一件事是,北京的一些网民向生活在绝望之中的底层民众上访者,伸出 了人道主义的援助之手。

众所周知,北京作为中国的首善之地,每年都聚集著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成千上万的上访者,他们居住在北京南站附近一带的上访村。早不久,那篇在 中文互联网流传甚广的《上访村,谁的眼泪在飞?》(见中国思维网,作者不详)的文章,对生活在上访村里的上访者极限生存的悲惨境遇,有过详细 的记载。近日,尽管随著去年孙志刚事件而导致的收容遣送恶法的废除,上访村里的上访者不再担忧逢年过节时被清理,但北京持续大风而出现的严寒天 气,却使他们在这个盛世的年关异常难过。上访者自杀、自焚事件在天安门、中南海等地陆续出现,上访村里在数天内亦相继传出上访者冻饿而死的消息。

上访村发生的这一幕幕人间惨剧,使自由知识分子的书斋之中,再也不可能安放得下一台平静的计算机了。最近,北京的一些网民在关天茶社、 世纪沙龙等有影响的网站上,自发地发起了一场人道主义的救助活动,并得到了包括上海等外地网民在内的众多网民们的热烈回应。经过短短几天的筹划,1月 17日上午11:20分左右,一批网友捐助的衣被、食品和药品等救助物,已有条不紊地分发到上访村里的村民手中。而且,据组织者说,这样的活动在 春节后还将进行。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发起、筹备和组织这次人道救助行动的,竟是被新左派指责为为资产阶级利益代言、站在广大劳苦大众利益对立面的清一色的中国 自由知识分子。让我们记住这些自由知识分子的名字:杨支柱、崔卫平、胡星斗、张祖桦、五岳散人(排名不分先后),当然同样还应该记住,那许许多多参与此事 的不知名的网络自由知识分子。其实,在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和李思怡案等人权案中,我们就目睹了他们为底层民众的疾苦和权利啼血呐喊的身影。这一次,我们再 次目睹了他们的身影。他们是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良心,他们更是中国人的良心。他们不仅拥有渊博的学识,他们更拥有高尚、正直的人品。

新左派总是以劳苦大众的代言人自居,把自己装扮成扞卫平等与公正的使者,他们歪曲自由主义的理念,指责自由知识分子对效率与公平的重构是为富人和 强者说话。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真正追求平等的是自由知识分子,真正关注弱势群体疾苦、扞卫弱势群体利益的是自由知识分子。平等与公正的敌人不是效率与市 场,而是极权体制;造成民不聊生的不是全球资本主义,而是极权体制。寄生于极权体制内、并为极权体制辩护和鼓吹的新左派,怎么可能会成为普通民众利益的代 言人呢?因而,在关注普通民众疾苦方面,过去和现在,我们看不到新左派们的身影;今后,我们仍将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完稿于2004年1月18日深夜

早不久,我曾在《人格分裂的新左派》(见《议报》127期,2004年1月5日)一文中,对新左派漠视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疾苦的行径,进行了揭露和谴 责;同时,对与新左派相对立的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在关心民众疾苦、扞卫民众权利方面所做的不屈努力进行了讴歌。当我把这篇文章转贴到一些网上中文论坛的时 候,某些新左派以及构成新左派基础的愤青们,对我的文章进行了攻击,尽管他们的攻击拿不出丝毫的事实。而我文章中所表达出的鲜明观点,不仅被过去的事 实所印证,也不断地被新近所发生的一些事实所印证。

如果说,在刚刚过去的2003年,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为维护底层民众的权利而奔走呼号、殚精竭虑的话;那么,2004年新年伊始,自由知识分子在关 注底层民众、服务底层民众方面所做的事情,则显得更加具体和扎实。最近,颇为引人注目的一件事是,北京的一些网民向生活在绝望之中的底层民众上访者,伸出 了人道主义的援助之手。

众所周知,北京作为中国的首善之地,每年都聚集著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成千上万的上访者,他们居住在北京南站附近一带的上访村。早不久,那篇在 中文互联网流传甚广的《上访村,谁的眼泪在飞?》(见中国思维网,作者不详)的文章,对生活在上访村里的上访者极限生存的悲惨境遇,有过详细 的记载。近日,尽管随著去年孙志刚事件而导致的收容遣送恶法的废除,上访村里的上访者不再担忧逢年过节时被清理,但北京持续大风而出现的严寒天 气,却使他们在这个盛世的年关异常难过。上访者自杀、自焚事件在天安门、中南海等地陆续出现,上访村里在数天内亦相继传出上访者冻饿而死的消息。

上访村发生的这一幕幕人间惨剧,使自由知识分子的书斋之中,再也不可能安放得下一台平静的计算机了。最近,北京的一些网民在关天茶社、 世纪沙龙等有影响的网站上,自发地发起了一场人道主义的救助活动,并得到了包括上海等外地网民在内的众多网民们的热烈回应。经过短短几天的筹划,1月 17日上午11:20分左右,一批网友捐助的衣被、食品和药品等救助物,已有条不紊地分发到上访村里的村民手中。而且,据组织者说,这样的活动在 春节后还将进行。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发起、筹备和组织这次人道救助行动的,竟是被新左派指责为为资产阶级利益代言、站在广大劳苦大众利益对立面的清一色的中国 自由知识分子。让我们记住这些自由知识分子的名字:杨支柱、崔卫平、胡星斗、张祖桦、五岳散人(排名不分先后),当然同样还应该记住,那许许多多参与此事 的不知名的网络自由知识分子。其实,在孙志刚案、孙大午案和李思怡案等人权案中,我们就目睹了他们为底层民众的疾苦和权利啼血呐喊的身影。这一次,我们再 次目睹了他们的身影。他们是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良心,他们更是中国人的良心。他们不仅拥有渊博的学识,他们更拥有高尚、正直的人品。

新左派总是以劳苦大众的代言人自居,把自己装扮成扞卫平等与公正的使者,他们歪曲自由主义的理念,指责自由知识分子对效率与公平的重构是为富人和 强者说话。然而,在现实生活中,真正追求平等的是自由知识分子,真正关注弱势群体疾苦、扞卫弱势群体利益的是自由知识分子。平等与公正的敌人不是效率与市 场,而是极权体制;造成民不聊生的不是全球资本主义,而是极权体制。寄生于极权体制内、并为极权体制辩护和鼓吹的新左派,怎么可能会成为普通民众利益的代 言人呢?因而,在关注普通民众疾苦方面,过去和现在,我们看不到新左派们的身影;今后,我们仍将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完稿于2004年1月18日深夜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