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2003, 从重庆到北京
戴隆中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据报道,井口附近村民大多全家遇难,死状惨不忍睹。

这个时候,号称三个代表、执政为民的中共领导集体,却正在北京紧锣密鼓地筹备举行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的大会。十二月二十五日晚 间,据官方报道,重庆开县悲剧事故中已有一百九十一人死亡,是历来同类最大事故。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北京红旗猎猎,花篮簇簇,人民大会堂照样举行纪念毛 泽东座谈会,领导人照样长篇大论,官话连篇侈言高举毛泽东伟大旗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重庆高桥镇难民的哭声,与北京人民大会堂的热烈掌声,就 这样诡异残忍地交织成中国二00三年的年尾曲。

岂止重庆有这般悲切的哭声?二十六日上午八时整,就在中央领导人整理他们的领带准备出席大会的同时,比重庆更加靠近北京的河北邯郸,据报也发生了 煤矿火灾事故,已知二十六人死于非命。根据中国官方《中国日报》的报道,二00三年一至十一月,中国已经有十二万人死于工业安全意外事故。十二万!就事故 伤亡而言,这在全世界都是天文数码。十二万个中国家庭,在二00三年岁尾,正在为今年失去了亲人而痛哭!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工业安全事故?为什么重庆井喷导致这么多人死亡?尽管中国政府想方设法掩盖真相,但是,这几天,人们在把同情的目光投向重庆开 县高桥镇的同时,不能不尝试追问事件的真相。最为初步的信息馈集已经告诉大家:中国国营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集团如何为压缩成本而压榨矿工,乃至违章作 业;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如何试图掩盖真相,妄图把天大的灾难在他们的报道中消弭于无形;重庆地方官员如何延误时机,导致中毒和死亡人数一天内暴升几十倍 然后,还有歌功颂德,还有推卸责任,还有见死不救,还有扯淡扯皮,那一整套官僚嘴脸!

据说,事发突然,重庆并没有足够的防毒面具。这个,我相信。可是,重庆有没有无数的官员小轿车?有没有足够的镇暴警察及相应设施?如果有,那是为 什么?重庆之外,看看全国,不是刚刚有神舟五号载人升天,足够让中国人自豪到宣称实现了千古梦想吗?在这样一个具有上天入地之能、无论技术能力还是财 政能力都超英赶美的伟大中国,为什么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的重庆,却连起码的灾难救援能力都没有?为什么全国各地接二连三发生矿难悲剧?为什么不到一年就有 十二万人死于工业事故?

草菅人命,这是大家谈到这类话题时最为常用的一个成语。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天下的官僚体制也许都一样倾向于草菅人命,可是,为什么独独中国可以 让这类事故悲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发生?萨斯来了,北京领导层终于认真对待,因为他们发现,这个病也可以传染到他们自己头上,至少会把外国人吓跑;工 业安全事故死人,却从来不会死掉一个外国人,也不会死掉中国的任何一个有身份、有地位、有权力的人!除非你找到一种办法,让有权力的人受到小民的制约,否 则他们宁愿把精力用在纪念毛泽东,以彰显他们的权力正统地位上来,也不可能中断这类权力游戏,而匆忙赶到重庆高桥镇。随后也许会来,惺惺作态一番,可是, 事情已经发生,死的人已经死了,国家主席揪心也好,总理半夜流泪,那又有什么用?不进行制度的变革,让民众真正能够影响国家政策,决定领导人选,制约 官僚行为,草民就永远是草民,他们的命就永远不如一棵草!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哪还有什么真正的自然灾害?同样是六级多的地震,前后发生不过五天,美国加州两人死亡,伊朗巴姆城则死亡人数高达两万五千 人。同样是突发事故,真正的改革者、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中断外国访问,赶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基地,中国的所谓新政(更不论旧政)领导人,却 面对重庆的巨大灾难,仍然心安理得地在北京缅怀暴君毛泽东,出席歌唱毛泽东的盛大晚会。上苍啊,不要再惩罚中国人了。中国草民无罪。有罪的,是那些还在口 口声声说毛泽东拯救了中国人的人-他们要求草民对毛泽东创立的专制和暴政驯顺、驯顺、再驯顺,然后驱赶驯顺的草民以死亡为代价,成就他们的百年盛世和千年 史诗。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据报道,井口附近村民大多全家遇难,死状惨不忍睹。

这个时候,号称三个代表、执政为民的中共领导集体,却正在北京紧锣密鼓地筹备举行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的大会。十二月二十五日晚 间,据官方报道,重庆开县悲剧事故中已有一百九十一人死亡,是历来同类最大事故。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北京红旗猎猎,花篮簇簇,人民大会堂照样举行纪念毛 泽东座谈会,领导人照样长篇大论,官话连篇侈言高举毛泽东伟大旗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重庆高桥镇难民的哭声,与北京人民大会堂的热烈掌声,就 这样诡异残忍地交织成中国二00三年的年尾曲。

岂止重庆有这般悲切的哭声?二十六日上午八时整,就在中央领导人整理他们的领带准备出席大会的同时,比重庆更加靠近北京的河北邯郸,据报也发生了 煤矿火灾事故,已知二十六人死于非命。根据中国官方《中国日报》的报道,二00三年一至十一月,中国已经有十二万人死于工业安全意外事故。十二万!就事故 伤亡而言,这在全世界都是天文数码。十二万个中国家庭,在二00三年岁尾,正在为今年失去了亲人而痛哭!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工业安全事故?为什么重庆井喷导致这么多人死亡?尽管中国政府想方设法掩盖真相,但是,这几天,人们在把同情的目光投向重庆开 县高桥镇的同时,不能不尝试追问事件的真相。最为初步的信息馈集已经告诉大家:中国国营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集团如何为压缩成本而压榨矿工,乃至违章作 业;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如何试图掩盖真相,妄图把天大的灾难在他们的报道中消弭于无形;重庆地方官员如何延误时机,导致中毒和死亡人数一天内暴升几十倍 然后,还有歌功颂德,还有推卸责任,还有见死不救,还有扯淡扯皮,那一整套官僚嘴脸!

据说,事发突然,重庆并没有足够的防毒面具。这个,我相信。可是,重庆有没有无数的官员小轿车?有没有足够的镇暴警察及相应设施?如果有,那是为 什么?重庆之外,看看全国,不是刚刚有神舟五号载人升天,足够让中国人自豪到宣称实现了千古梦想吗?在这样一个具有上天入地之能、无论技术能力还是财 政能力都超英赶美的伟大中国,为什么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的重庆,却连起码的灾难救援能力都没有?为什么全国各地接二连三发生矿难悲剧?为什么不到一年就有 十二万人死于工业事故?

草菅人命,这是大家谈到这类话题时最为常用的一个成语。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天下的官僚体制也许都一样倾向于草菅人命,可是,为什么独独中国可以 让这类事故悲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发生?萨斯来了,北京领导层终于认真对待,因为他们发现,这个病也可以传染到他们自己头上,至少会把外国人吓跑;工 业安全事故死人,却从来不会死掉一个外国人,也不会死掉中国的任何一个有身份、有地位、有权力的人!除非你找到一种办法,让有权力的人受到小民的制约,否 则他们宁愿把精力用在纪念毛泽东,以彰显他们的权力正统地位上来,也不可能中断这类权力游戏,而匆忙赶到重庆高桥镇。随后也许会来,惺惺作态一番,可是, 事情已经发生,死的人已经死了,国家主席揪心也好,总理半夜流泪,那又有什么用?不进行制度的变革,让民众真正能够影响国家政策,决定领导人选,制约 官僚行为,草民就永远是草民,他们的命就永远不如一棵草!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哪还有什么真正的自然灾害?同样是六级多的地震,前后发生不过五天,美国加州两人死亡,伊朗巴姆城则死亡人数高达两万五千 人。同样是突发事故,真正的改革者、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中断外国访问,赶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基地,中国的所谓新政(更不论旧政)领导人,却 面对重庆的巨大灾难,仍然心安理得地在北京缅怀暴君毛泽东,出席歌唱毛泽东的盛大晚会。上苍啊,不要再惩罚中国人了。中国草民无罪。有罪的,是那些还在口 口声声说毛泽东拯救了中国人的人-他们要求草民对毛泽东创立的专制和暴政驯顺、驯顺、再驯顺,然后驱赶驯顺的草民以死亡为代价,成就他们的百年盛世和千年 史诗。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据报道,井口附近村民大多全家遇难,死状惨不忍睹。

这个时候,号称三个代表、执政为民的中共领导集体,却正在北京紧锣密鼓地筹备举行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的大会。十二月二十五日晚 间,据官方报道,重庆开县悲剧事故中已有一百九十一人死亡,是历来同类最大事故。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北京红旗猎猎,花篮簇簇,人民大会堂照样举行纪念毛 泽东座谈会,领导人照样长篇大论,官话连篇侈言高举毛泽东伟大旗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重庆高桥镇难民的哭声,与北京人民大会堂的热烈掌声,就 这样诡异残忍地交织成中国二00三年的年尾曲。

岂止重庆有这般悲切的哭声?二十六日上午八时整,就在中央领导人整理他们的领带准备出席大会的同时,比重庆更加靠近北京的河北邯郸,据报也发生了 煤矿火灾事故,已知二十六人死于非命。根据中国官方《中国日报》的报道,二00三年一至十一月,中国已经有十二万人死于工业安全意外事故。十二万!就事故 伤亡而言,这在全世界都是天文数码。十二万个中国家庭,在二00三年岁尾,正在为今年失去了亲人而痛哭!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工业安全事故?为什么重庆井喷导致这么多人死亡?尽管中国政府想方设法掩盖真相,但是,这几天,人们在把同情的目光投向重庆开 县高桥镇的同时,不能不尝试追问事件的真相。最为初步的信息馈集已经告诉大家:中国国营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集团如何为压缩成本而压榨矿工,乃至违章作 业;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如何试图掩盖真相,妄图把天大的灾难在他们的报道中消弭于无形;重庆地方官员如何延误时机,导致中毒和死亡人数一天内暴升几十倍 然后,还有歌功颂德,还有推卸责任,还有见死不救,还有扯淡扯皮,那一整套官僚嘴脸!

据说,事发突然,重庆并没有足够的防毒面具。这个,我相信。可是,重庆有没有无数的官员小轿车?有没有足够的镇暴警察及相应设施?如果有,那是为 什么?重庆之外,看看全国,不是刚刚有神舟五号载人升天,足够让中国人自豪到宣称实现了千古梦想吗?在这样一个具有上天入地之能、无论技术能力还是财 政能力都超英赶美的伟大中国,为什么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的重庆,却连起码的灾难救援能力都没有?为什么全国各地接二连三发生矿难悲剧?为什么不到一年就有 十二万人死于工业事故?

草菅人命,这是大家谈到这类话题时最为常用的一个成语。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天下的官僚体制也许都一样倾向于草菅人命,可是,为什么独独中国可以 让这类事故悲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发生?萨斯来了,北京领导层终于认真对待,因为他们发现,这个病也可以传染到他们自己头上,至少会把外国人吓跑;工 业安全事故死人,却从来不会死掉一个外国人,也不会死掉中国的任何一个有身份、有地位、有权力的人!除非你找到一种办法,让有权力的人受到小民的制约,否 则他们宁愿把精力用在纪念毛泽东,以彰显他们的权力正统地位上来,也不可能中断这类权力游戏,而匆忙赶到重庆高桥镇。随后也许会来,惺惺作态一番,可是, 事情已经发生,死的人已经死了,国家主席揪心也好,总理半夜流泪,那又有什么用?不进行制度的变革,让民众真正能够影响国家政策,决定领导人选,制约 官僚行为,草民就永远是草民,他们的命就永远不如一棵草!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哪还有什么真正的自然灾害?同样是六级多的地震,前后发生不过五天,美国加州两人死亡,伊朗巴姆城则死亡人数高达两万五千 人。同样是突发事故,真正的改革者、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中断外国访问,赶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基地,中国的所谓新政(更不论旧政)领导人,却 面对重庆的巨大灾难,仍然心安理得地在北京缅怀暴君毛泽东,出席歌唱毛泽东的盛大晚会。上苍啊,不要再惩罚中国人了。中国草民无罪。有罪的,是那些还在口 口声声说毛泽东拯救了中国人的人-他们要求草民对毛泽东创立的专制和暴政驯顺、驯顺、再驯顺,然后驱赶驯顺的草民以死亡为代价,成就他们的百年盛世和千年 史诗。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据报道,井口附近村民大多全家遇难,死状惨不忍睹。

这个时候,号称三个代表、执政为民的中共领导集体,却正在北京紧锣密鼓地筹备举行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的大会。十二月二十五日晚 间,据官方报道,重庆开县悲剧事故中已有一百九十一人死亡,是历来同类最大事故。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北京红旗猎猎,花篮簇簇,人民大会堂照样举行纪念毛 泽东座谈会,领导人照样长篇大论,官话连篇侈言高举毛泽东伟大旗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重庆高桥镇难民的哭声,与北京人民大会堂的热烈掌声,就 这样诡异残忍地交织成中国二00三年的年尾曲。

岂止重庆有这般悲切的哭声?二十六日上午八时整,就在中央领导人整理他们的领带准备出席大会的同时,比重庆更加靠近北京的河北邯郸,据报也发生了 煤矿火灾事故,已知二十六人死于非命。根据中国官方《中国日报》的报道,二00三年一至十一月,中国已经有十二万人死于工业安全意外事故。十二万!就事故 伤亡而言,这在全世界都是天文数码。十二万个中国家庭,在二00三年岁尾,正在为今年失去了亲人而痛哭!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工业安全事故?为什么重庆井喷导致这么多人死亡?尽管中国政府想方设法掩盖真相,但是,这几天,人们在把同情的目光投向重庆开 县高桥镇的同时,不能不尝试追问事件的真相。最为初步的信息馈集已经告诉大家:中国国营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集团如何为压缩成本而压榨矿工,乃至违章作 业;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如何试图掩盖真相,妄图把天大的灾难在他们的报道中消弭于无形;重庆地方官员如何延误时机,导致中毒和死亡人数一天内暴升几十倍 然后,还有歌功颂德,还有推卸责任,还有见死不救,还有扯淡扯皮,那一整套官僚嘴脸!

据说,事发突然,重庆并没有足够的防毒面具。这个,我相信。可是,重庆有没有无数的官员小轿车?有没有足够的镇暴警察及相应设施?如果有,那是为 什么?重庆之外,看看全国,不是刚刚有神舟五号载人升天,足够让中国人自豪到宣称实现了千古梦想吗?在这样一个具有上天入地之能、无论技术能力还是财 政能力都超英赶美的伟大中国,为什么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的重庆,却连起码的灾难救援能力都没有?为什么全国各地接二连三发生矿难悲剧?为什么不到一年就有 十二万人死于工业事故?

草菅人命,这是大家谈到这类话题时最为常用的一个成语。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天下的官僚体制也许都一样倾向于草菅人命,可是,为什么独独中国可以 让这类事故悲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发生?萨斯来了,北京领导层终于认真对待,因为他们发现,这个病也可以传染到他们自己头上,至少会把外国人吓跑;工 业安全事故死人,却从来不会死掉一个外国人,也不会死掉中国的任何一个有身份、有地位、有权力的人!除非你找到一种办法,让有权力的人受到小民的制约,否 则他们宁愿把精力用在纪念毛泽东,以彰显他们的权力正统地位上来,也不可能中断这类权力游戏,而匆忙赶到重庆高桥镇。随后也许会来,惺惺作态一番,可是, 事情已经发生,死的人已经死了,国家主席揪心也好,总理半夜流泪,那又有什么用?不进行制度的变革,让民众真正能够影响国家政策,决定领导人选,制约 官僚行为,草民就永远是草民,他们的命就永远不如一棵草!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哪还有什么真正的自然灾害?同样是六级多的地震,前后发生不过五天,美国加州两人死亡,伊朗巴姆城则死亡人数高达两万五千 人。同样是突发事故,真正的改革者、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中断外国访问,赶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基地,中国的所谓新政(更不论旧政)领导人,却 面对重庆的巨大灾难,仍然心安理得地在北京缅怀暴君毛泽东,出席歌唱毛泽东的盛大晚会。上苍啊,不要再惩罚中国人了。中国草民无罪。有罪的,是那些还在口 口声声说毛泽东拯救了中国人的人-他们要求草民对毛泽东创立的专制和暴政驯顺、驯顺、再驯顺,然后驱赶驯顺的草民以死亡为代价,成就他们的百年盛世和千年 史诗。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据报道,井口附近村民大多全家遇难,死状惨不忍睹。

这个时候,号称三个代表、执政为民的中共领导集体,却正在北京紧锣密鼓地筹备举行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的大会。十二月二十五日晚 间,据官方报道,重庆开县悲剧事故中已有一百九十一人死亡,是历来同类最大事故。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北京红旗猎猎,花篮簇簇,人民大会堂照样举行纪念毛 泽东座谈会,领导人照样长篇大论,官话连篇侈言高举毛泽东伟大旗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重庆高桥镇难民的哭声,与北京人民大会堂的热烈掌声,就 这样诡异残忍地交织成中国二00三年的年尾曲。

岂止重庆有这般悲切的哭声?二十六日上午八时整,就在中央领导人整理他们的领带准备出席大会的同时,比重庆更加靠近北京的河北邯郸,据报也发生了 煤矿火灾事故,已知二十六人死于非命。根据中国官方《中国日报》的报道,二00三年一至十一月,中国已经有十二万人死于工业安全意外事故。十二万!就事故 伤亡而言,这在全世界都是天文数码。十二万个中国家庭,在二00三年岁尾,正在为今年失去了亲人而痛哭!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工业安全事故?为什么重庆井喷导致这么多人死亡?尽管中国政府想方设法掩盖真相,但是,这几天,人们在把同情的目光投向重庆开 县高桥镇的同时,不能不尝试追问事件的真相。最为初步的信息馈集已经告诉大家:中国国营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集团如何为压缩成本而压榨矿工,乃至违章作 业;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如何试图掩盖真相,妄图把天大的灾难在他们的报道中消弭于无形;重庆地方官员如何延误时机,导致中毒和死亡人数一天内暴升几十倍 然后,还有歌功颂德,还有推卸责任,还有见死不救,还有扯淡扯皮,那一整套官僚嘴脸!

据说,事发突然,重庆并没有足够的防毒面具。这个,我相信。可是,重庆有没有无数的官员小轿车?有没有足够的镇暴警察及相应设施?如果有,那是为 什么?重庆之外,看看全国,不是刚刚有神舟五号载人升天,足够让中国人自豪到宣称实现了千古梦想吗?在这样一个具有上天入地之能、无论技术能力还是财 政能力都超英赶美的伟大中国,为什么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的重庆,却连起码的灾难救援能力都没有?为什么全国各地接二连三发生矿难悲剧?为什么不到一年就有 十二万人死于工业事故?

草菅人命,这是大家谈到这类话题时最为常用的一个成语。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天下的官僚体制也许都一样倾向于草菅人命,可是,为什么独独中国可以 让这类事故悲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发生?萨斯来了,北京领导层终于认真对待,因为他们发现,这个病也可以传染到他们自己头上,至少会把外国人吓跑;工 业安全事故死人,却从来不会死掉一个外国人,也不会死掉中国的任何一个有身份、有地位、有权力的人!除非你找到一种办法,让有权力的人受到小民的制约,否 则他们宁愿把精力用在纪念毛泽东,以彰显他们的权力正统地位上来,也不可能中断这类权力游戏,而匆忙赶到重庆高桥镇。随后也许会来,惺惺作态一番,可是, 事情已经发生,死的人已经死了,国家主席揪心也好,总理半夜流泪,那又有什么用?不进行制度的变革,让民众真正能够影响国家政策,决定领导人选,制约 官僚行为,草民就永远是草民,他们的命就永远不如一棵草!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哪还有什么真正的自然灾害?同样是六级多的地震,前后发生不过五天,美国加州两人死亡,伊朗巴姆城则死亡人数高达两万五千 人。同样是突发事故,真正的改革者、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中断外国访问,赶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基地,中国的所谓新政(更不论旧政)领导人,却 面对重庆的巨大灾难,仍然心安理得地在北京缅怀暴君毛泽东,出席歌唱毛泽东的盛大晚会。上苍啊,不要再惩罚中国人了。中国草民无罪。有罪的,是那些还在口 口声声说毛泽东拯救了中国人的人-他们要求草民对毛泽东创立的专制和暴政驯顺、驯顺、再驯顺,然后驱赶驯顺的草民以死亡为代价,成就他们的百年盛世和千年 史诗。

苍天无眼,灾难再一次在举世欢庆的时刻,降临在我的无辜同胞头上。圣诞节前一天深夜,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处天然气矿井突然井喷,剧毒硫化氢气体四处弥漫,导致几千人中毒,数百人死亡。据报道,井口附近村民大多全家遇难,死状惨不忍睹。

这个时候,号称三个代表、执政为民的中共领导集体,却正在北京紧锣密鼓地筹备举行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的大会。十二月二十五日晚 间,据官方报道,重庆开县悲剧事故中已有一百九十一人死亡,是历来同类最大事故。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北京红旗猎猎,花篮簇簇,人民大会堂照样举行纪念毛 泽东座谈会,领导人照样长篇大论,官话连篇侈言高举毛泽东伟大旗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重庆高桥镇难民的哭声,与北京人民大会堂的热烈掌声,就 这样诡异残忍地交织成中国二00三年的年尾曲。

岂止重庆有这般悲切的哭声?二十六日上午八时整,就在中央领导人整理他们的领带准备出席大会的同时,比重庆更加靠近北京的河北邯郸,据报也发生了 煤矿火灾事故,已知二十六人死于非命。根据中国官方《中国日报》的报道,二00三年一至十一月,中国已经有十二万人死于工业安全意外事故。十二万!就事故 伤亡而言,这在全世界都是天文数码。十二万个中国家庭,在二00三年岁尾,正在为今年失去了亲人而痛哭!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工业安全事故?为什么重庆井喷导致这么多人死亡?尽管中国政府想方设法掩盖真相,但是,这几天,人们在把同情的目光投向重庆开 县高桥镇的同时,不能不尝试追问事件的真相。最为初步的信息馈集已经告诉大家:中国国营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集团如何为压缩成本而压榨矿工,乃至违章作 业;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如何试图掩盖真相,妄图把天大的灾难在他们的报道中消弭于无形;重庆地方官员如何延误时机,导致中毒和死亡人数一天内暴升几十倍 然后,还有歌功颂德,还有推卸责任,还有见死不救,还有扯淡扯皮,那一整套官僚嘴脸!

据说,事发突然,重庆并没有足够的防毒面具。这个,我相信。可是,重庆有没有无数的官员小轿车?有没有足够的镇暴警察及相应设施?如果有,那是为 什么?重庆之外,看看全国,不是刚刚有神舟五号载人升天,足够让中国人自豪到宣称实现了千古梦想吗?在这样一个具有上天入地之能、无论技术能力还是财 政能力都超英赶美的伟大中国,为什么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的重庆,却连起码的灾难救援能力都没有?为什么全国各地接二连三发生矿难悲剧?为什么不到一年就有 十二万人死于工业事故?

草菅人命,这是大家谈到这类话题时最为常用的一个成语。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天下的官僚体制也许都一样倾向于草菅人命,可是,为什么独独中国可以 让这类事故悲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发生?萨斯来了,北京领导层终于认真对待,因为他们发现,这个病也可以传染到他们自己头上,至少会把外国人吓跑;工 业安全事故死人,却从来不会死掉一个外国人,也不会死掉中国的任何一个有身份、有地位、有权力的人!除非你找到一种办法,让有权力的人受到小民的制约,否 则他们宁愿把精力用在纪念毛泽东,以彰显他们的权力正统地位上来,也不可能中断这类权力游戏,而匆忙赶到重庆高桥镇。随后也许会来,惺惺作态一番,可是, 事情已经发生,死的人已经死了,国家主席揪心也好,总理半夜流泪,那又有什么用?不进行制度的变革,让民众真正能够影响国家政策,决定领导人选,制约 官僚行为,草民就永远是草民,他们的命就永远不如一棵草!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哪还有什么真正的自然灾害?同样是六级多的地震,前后发生不过五天,美国加州两人死亡,伊朗巴姆城则死亡人数高达两万五千 人。同样是突发事故,真正的改革者、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中断外国访问,赶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基地,中国的所谓新政(更不论旧政)领导人,却 面对重庆的巨大灾难,仍然心安理得地在北京缅怀暴君毛泽东,出席歌唱毛泽东的盛大晚会。上苍啊,不要再惩罚中国人了。中国草民无罪。有罪的,是那些还在口 口声声说毛泽东拯救了中国人的人-他们要求草民对毛泽东创立的专制和暴政驯顺、驯顺、再驯顺,然后驱赶驯顺的草民以死亡为代价,成就他们的百年盛世和千年 史诗。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