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谁的毛泽东?
刘晓波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中共现政权及其喉舌进行大规模的纪念,党魁胡锦涛在座谈会上发表讲话,军头江泽民出席《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大型音乐会,现任常委们也都参加各类纪念活动。

与毛沾边的人-毛家的儿女、儿媳、女婿、孙子、外孙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及御用研究人员-几乎倾巢出动,赶场似地出席各类活动,座谈会、大型晚会、电 视访谈、网络聊天,文献片首映式、图书首发式讲述所谓人间毛泽东,阐发毛思想的现实意义。他们在把暴君塑造为伟大领袖之外,还想在生活细节上 神化毛,塑造慈父仁夫的凡人形象,而全不管毛的行宫遍布全国,毛在紫禁城后宫里的淫荡生活。

非常讽刺的是,一生致力于消灭商品经济的老毛,却被作为名牌商品四处叫卖,还有专门探讨毛思想的商业价值的座谈会。从十年前的毛百年诞辰就知 道可以借毛大赚的商家,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引进了商业策划人,以纪念活动作为市场:晚会、出版、旅游、论坛涉及金额高达数亿元以上,可谓空 前规模。第一套纯金版《毛泽东诗词手迹》已于11月亮相发售,国内绝版发行5000套,每套价二万元。近几年靠卖毛而名利双全的新左们,也觉得毛思想完 全也是支持商业社会和商业人生的,

然而,在中共政权主导的政治正确之下,即便毛已经死了27年,即便在中共已经否定了大跃进和文革之后,对暴君亡灵的评说仍然充满了独裁式的歧 视:能够大声发言者都是毛泽东及其时代的既得利益者,而毛泽东和毛时代的无数受害者,却完全被排除在对毛的祭奠之外,特别是没有死于毛时代的无辜亡灵们来 自坟墓的声音!

我们听不到在镇反、三五反中被镇压的人们的呻吟,我们看不到胡风的家人和其它受牵连者的影像,五十万右派及其家人和彭德怀案的受害者及其家人的诉 说,看不到大跃进死于非命的上千万人的冤魂,听不到文革中的无数受害者及其家人的控诉,看不到千百万被糟蹋了青春的知青的记忆,甚至连刘少奇、邓小平等的 家人的声音也被压制;没有对毛泽东深有研究的李锐先生、单少杰先生、高华先生的声音,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先生的回忆录长期被拒之于国门之外,毛时代的笔杆 子姚文元的回忆录也在封杀之列甚至,毛也不属于借助毛泽东的合法性来讨还公道的失业者、农民和自焚者,君不见,扛著毛像上街的辽阳工人,至今还被关在 黑牢里,即便身患重病也得不到保外就医。

毛泽东,作为共产独裁制度的奠基者,不论其罪恶多么深重,其思想多么落伍,也不论现在的权贵们多么言不由衷,一面仍然是所有既得利益者的歌功颂 德,另一面依旧是所有受害者的禁声失语及掩盖罪恶。只要独裁制度不变,中共及其既得利益者们,就要在公开祭奠暴君阴魂的同时,把毛时代的冤魂们封锁在暗狱 之中。

新党魁胡锦涛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中国共产党的骄傲,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而实质上,这种骄傲,只属于独裁党,而不属于所有反独裁的人们。对于中国人来说,暴君毛泽东的僵尸一天不离开天安门广场,中华民族也就一天走不出独裁的阴影。

2003年12月27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批评家

转载自《观察》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中共现政权及其喉舌进行大规模的纪念,党魁胡锦涛在座谈会上发表讲话,军头江泽民出席《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大型音乐会,现任常委们也都参加各类纪念活动。

与毛沾边的人-毛家的儿女、儿媳、女婿、孙子、外孙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及御用研究人员-几乎倾巢出动,赶场似地出席各类活动,座谈会、大型晚会、电 视访谈、网络聊天,文献片首映式、图书首发式讲述所谓人间毛泽东,阐发毛思想的现实意义。他们在把暴君塑造为伟大领袖之外,还想在生活细节上 神化毛,塑造慈父仁夫的凡人形象,而全不管毛的行宫遍布全国,毛在紫禁城后宫里的淫荡生活。

非常讽刺的是,一生致力于消灭商品经济的老毛,却被作为名牌商品四处叫卖,还有专门探讨毛思想的商业价值的座谈会。从十年前的毛百年诞辰就知 道可以借毛大赚的商家,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引进了商业策划人,以纪念活动作为市场:晚会、出版、旅游、论坛涉及金额高达数亿元以上,可谓空 前规模。第一套纯金版《毛泽东诗词手迹》已于11月亮相发售,国内绝版发行5000套,每套价二万元。近几年靠卖毛而名利双全的新左们,也觉得毛思想完 全也是支持商业社会和商业人生的,

然而,在中共政权主导的政治正确之下,即便毛已经死了27年,即便在中共已经否定了大跃进和文革之后,对暴君亡灵的评说仍然充满了独裁式的歧 视:能够大声发言者都是毛泽东及其时代的既得利益者,而毛泽东和毛时代的无数受害者,却完全被排除在对毛的祭奠之外,特别是没有死于毛时代的无辜亡灵们来 自坟墓的声音!

我们听不到在镇反、三五反中被镇压的人们的呻吟,我们看不到胡风的家人和其它受牵连者的影像,五十万右派及其家人和彭德怀案的受害者及其家人的诉 说,看不到大跃进死于非命的上千万人的冤魂,听不到文革中的无数受害者及其家人的控诉,看不到千百万被糟蹋了青春的知青的记忆,甚至连刘少奇、邓小平等的 家人的声音也被压制;没有对毛泽东深有研究的李锐先生、单少杰先生、高华先生的声音,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先生的回忆录长期被拒之于国门之外,毛时代的笔杆 子姚文元的回忆录也在封杀之列甚至,毛也不属于借助毛泽东的合法性来讨还公道的失业者、农民和自焚者,君不见,扛著毛像上街的辽阳工人,至今还被关在 黑牢里,即便身患重病也得不到保外就医。

毛泽东,作为共产独裁制度的奠基者,不论其罪恶多么深重,其思想多么落伍,也不论现在的权贵们多么言不由衷,一面仍然是所有既得利益者的歌功颂 德,另一面依旧是所有受害者的禁声失语及掩盖罪恶。只要独裁制度不变,中共及其既得利益者们,就要在公开祭奠暴君阴魂的同时,把毛时代的冤魂们封锁在暗狱 之中。

新党魁胡锦涛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中国共产党的骄傲,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而实质上,这种骄傲,只属于独裁党,而不属于所有反独裁的人们。对于中国人来说,暴君毛泽东的僵尸一天不离开天安门广场,中华民族也就一天走不出独裁的阴影。

2003年12月27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批评家

转载自《观察》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中共现政权及其喉舌进行大规模的纪念,党魁胡锦涛在座谈会上发表讲话,军头江泽民出席《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大型音乐会,现任常委们也都参加各类纪念活动。

与毛沾边的人-毛家的儿女、儿媳、女婿、孙子、外孙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及御用研究人员-几乎倾巢出动,赶场似地出席各类活动,座谈会、大型晚会、电 视访谈、网络聊天,文献片首映式、图书首发式讲述所谓人间毛泽东,阐发毛思想的现实意义。他们在把暴君塑造为伟大领袖之外,还想在生活细节上 神化毛,塑造慈父仁夫的凡人形象,而全不管毛的行宫遍布全国,毛在紫禁城后宫里的淫荡生活。

非常讽刺的是,一生致力于消灭商品经济的老毛,却被作为名牌商品四处叫卖,还有专门探讨毛思想的商业价值的座谈会。从十年前的毛百年诞辰就知 道可以借毛大赚的商家,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引进了商业策划人,以纪念活动作为市场:晚会、出版、旅游、论坛涉及金额高达数亿元以上,可谓空 前规模。第一套纯金版《毛泽东诗词手迹》已于11月亮相发售,国内绝版发行5000套,每套价二万元。近几年靠卖毛而名利双全的新左们,也觉得毛思想完 全也是支持商业社会和商业人生的,

然而,在中共政权主导的政治正确之下,即便毛已经死了27年,即便在中共已经否定了大跃进和文革之后,对暴君亡灵的评说仍然充满了独裁式的歧 视:能够大声发言者都是毛泽东及其时代的既得利益者,而毛泽东和毛时代的无数受害者,却完全被排除在对毛的祭奠之外,特别是没有死于毛时代的无辜亡灵们来 自坟墓的声音!

我们听不到在镇反、三五反中被镇压的人们的呻吟,我们看不到胡风的家人和其它受牵连者的影像,五十万右派及其家人和彭德怀案的受害者及其家人的诉 说,看不到大跃进死于非命的上千万人的冤魂,听不到文革中的无数受害者及其家人的控诉,看不到千百万被糟蹋了青春的知青的记忆,甚至连刘少奇、邓小平等的 家人的声音也被压制;没有对毛泽东深有研究的李锐先生、单少杰先生、高华先生的声音,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先生的回忆录长期被拒之于国门之外,毛时代的笔杆 子姚文元的回忆录也在封杀之列甚至,毛也不属于借助毛泽东的合法性来讨还公道的失业者、农民和自焚者,君不见,扛著毛像上街的辽阳工人,至今还被关在 黑牢里,即便身患重病也得不到保外就医。

毛泽东,作为共产独裁制度的奠基者,不论其罪恶多么深重,其思想多么落伍,也不论现在的权贵们多么言不由衷,一面仍然是所有既得利益者的歌功颂 德,另一面依旧是所有受害者的禁声失语及掩盖罪恶。只要独裁制度不变,中共及其既得利益者们,就要在公开祭奠暴君阴魂的同时,把毛时代的冤魂们封锁在暗狱 之中。

新党魁胡锦涛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中国共产党的骄傲,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而实质上,这种骄傲,只属于独裁党,而不属于所有反独裁的人们。对于中国人来说,暴君毛泽东的僵尸一天不离开天安门广场,中华民族也就一天走不出独裁的阴影。

2003年12月27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批评家

转载自《观察》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中共现政权及其喉舌进行大规模的纪念,党魁胡锦涛在座谈会上发表讲话,军头江泽民出席《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大型音乐会,现任常委们也都参加各类纪念活动。

与毛沾边的人-毛家的儿女、儿媳、女婿、孙子、外孙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及御用研究人员-几乎倾巢出动,赶场似地出席各类活动,座谈会、大型晚会、电 视访谈、网络聊天,文献片首映式、图书首发式讲述所谓人间毛泽东,阐发毛思想的现实意义。他们在把暴君塑造为伟大领袖之外,还想在生活细节上 神化毛,塑造慈父仁夫的凡人形象,而全不管毛的行宫遍布全国,毛在紫禁城后宫里的淫荡生活。

非常讽刺的是,一生致力于消灭商品经济的老毛,却被作为名牌商品四处叫卖,还有专门探讨毛思想的商业价值的座谈会。从十年前的毛百年诞辰就知 道可以借毛大赚的商家,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引进了商业策划人,以纪念活动作为市场:晚会、出版、旅游、论坛涉及金额高达数亿元以上,可谓空 前规模。第一套纯金版《毛泽东诗词手迹》已于11月亮相发售,国内绝版发行5000套,每套价二万元。近几年靠卖毛而名利双全的新左们,也觉得毛思想完 全也是支持商业社会和商业人生的,

然而,在中共政权主导的政治正确之下,即便毛已经死了27年,即便在中共已经否定了大跃进和文革之后,对暴君亡灵的评说仍然充满了独裁式的歧 视:能够大声发言者都是毛泽东及其时代的既得利益者,而毛泽东和毛时代的无数受害者,却完全被排除在对毛的祭奠之外,特别是没有死于毛时代的无辜亡灵们来 自坟墓的声音!

我们听不到在镇反、三五反中被镇压的人们的呻吟,我们看不到胡风的家人和其它受牵连者的影像,五十万右派及其家人和彭德怀案的受害者及其家人的诉 说,看不到大跃进死于非命的上千万人的冤魂,听不到文革中的无数受害者及其家人的控诉,看不到千百万被糟蹋了青春的知青的记忆,甚至连刘少奇、邓小平等的 家人的声音也被压制;没有对毛泽东深有研究的李锐先生、单少杰先生、高华先生的声音,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先生的回忆录长期被拒之于国门之外,毛时代的笔杆 子姚文元的回忆录也在封杀之列甚至,毛也不属于借助毛泽东的合法性来讨还公道的失业者、农民和自焚者,君不见,扛著毛像上街的辽阳工人,至今还被关在 黑牢里,即便身患重病也得不到保外就医。

毛泽东,作为共产独裁制度的奠基者,不论其罪恶多么深重,其思想多么落伍,也不论现在的权贵们多么言不由衷,一面仍然是所有既得利益者的歌功颂 德,另一面依旧是所有受害者的禁声失语及掩盖罪恶。只要独裁制度不变,中共及其既得利益者们,就要在公开祭奠暴君阴魂的同时,把毛时代的冤魂们封锁在暗狱 之中。

新党魁胡锦涛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中国共产党的骄傲,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而实质上,这种骄傲,只属于独裁党,而不属于所有反独裁的人们。对于中国人来说,暴君毛泽东的僵尸一天不离开天安门广场,中华民族也就一天走不出独裁的阴影。

2003年12月27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批评家

转载自《观察》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中共现政权及其喉舌进行大规模的纪念,党魁胡锦涛在座谈会上发表讲话,军头江泽民出席《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大型音乐会,现任常委们也都参加各类纪念活动。

与毛沾边的人-毛家的儿女、儿媳、女婿、孙子、外孙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及御用研究人员-几乎倾巢出动,赶场似地出席各类活动,座谈会、大型晚会、电 视访谈、网络聊天,文献片首映式、图书首发式讲述所谓人间毛泽东,阐发毛思想的现实意义。他们在把暴君塑造为伟大领袖之外,还想在生活细节上 神化毛,塑造慈父仁夫的凡人形象,而全不管毛的行宫遍布全国,毛在紫禁城后宫里的淫荡生活。

非常讽刺的是,一生致力于消灭商品经济的老毛,却被作为名牌商品四处叫卖,还有专门探讨毛思想的商业价值的座谈会。从十年前的毛百年诞辰就知 道可以借毛大赚的商家,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引进了商业策划人,以纪念活动作为市场:晚会、出版、旅游、论坛涉及金额高达数亿元以上,可谓空 前规模。第一套纯金版《毛泽东诗词手迹》已于11月亮相发售,国内绝版发行5000套,每套价二万元。近几年靠卖毛而名利双全的新左们,也觉得毛思想完 全也是支持商业社会和商业人生的,

然而,在中共政权主导的政治正确之下,即便毛已经死了27年,即便在中共已经否定了大跃进和文革之后,对暴君亡灵的评说仍然充满了独裁式的歧 视:能够大声发言者都是毛泽东及其时代的既得利益者,而毛泽东和毛时代的无数受害者,却完全被排除在对毛的祭奠之外,特别是没有死于毛时代的无辜亡灵们来 自坟墓的声音!

我们听不到在镇反、三五反中被镇压的人们的呻吟,我们看不到胡风的家人和其它受牵连者的影像,五十万右派及其家人和彭德怀案的受害者及其家人的诉 说,看不到大跃进死于非命的上千万人的冤魂,听不到文革中的无数受害者及其家人的控诉,看不到千百万被糟蹋了青春的知青的记忆,甚至连刘少奇、邓小平等的 家人的声音也被压制;没有对毛泽东深有研究的李锐先生、单少杰先生、高华先生的声音,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先生的回忆录长期被拒之于国门之外,毛时代的笔杆 子姚文元的回忆录也在封杀之列甚至,毛也不属于借助毛泽东的合法性来讨还公道的失业者、农民和自焚者,君不见,扛著毛像上街的辽阳工人,至今还被关在 黑牢里,即便身患重病也得不到保外就医。

毛泽东,作为共产独裁制度的奠基者,不论其罪恶多么深重,其思想多么落伍,也不论现在的权贵们多么言不由衷,一面仍然是所有既得利益者的歌功颂 德,另一面依旧是所有受害者的禁声失语及掩盖罪恶。只要独裁制度不变,中共及其既得利益者们,就要在公开祭奠暴君阴魂的同时,把毛时代的冤魂们封锁在暗狱 之中。

新党魁胡锦涛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中国共产党的骄傲,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而实质上,这种骄傲,只属于独裁党,而不属于所有反独裁的人们。对于中国人来说,暴君毛泽东的僵尸一天不离开天安门广场,中华民族也就一天走不出独裁的阴影。

2003年12月27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批评家

转载自《观察》

暴君毛泽东110周年诞辰,独裁下的小康中国再掀颂毛热潮,为独裁党的护身符献祭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声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

中共现政权及其喉舌进行大规模的纪念,党魁胡锦涛在座谈会上发表讲话,军头江泽民出席《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大型音乐会,现任常委们也都参加各类纪念活动。

与毛沾边的人-毛家的儿女、儿媳、女婿、孙子、外孙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及御用研究人员-几乎倾巢出动,赶场似地出席各类活动,座谈会、大型晚会、电 视访谈、网络聊天,文献片首映式、图书首发式讲述所谓人间毛泽东,阐发毛思想的现实意义。他们在把暴君塑造为伟大领袖之外,还想在生活细节上 神化毛,塑造慈父仁夫的凡人形象,而全不管毛的行宫遍布全国,毛在紫禁城后宫里的淫荡生活。

非常讽刺的是,一生致力于消灭商品经济的老毛,却被作为名牌商品四处叫卖,还有专门探讨毛思想的商业价值的座谈会。从十年前的毛百年诞辰就知 道可以借毛大赚的商家,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引进了商业策划人,以纪念活动作为市场:晚会、出版、旅游、论坛涉及金额高达数亿元以上,可谓空 前规模。第一套纯金版《毛泽东诗词手迹》已于11月亮相发售,国内绝版发行5000套,每套价二万元。近几年靠卖毛而名利双全的新左们,也觉得毛思想完 全也是支持商业社会和商业人生的,

然而,在中共政权主导的政治正确之下,即便毛已经死了27年,即便在中共已经否定了大跃进和文革之后,对暴君亡灵的评说仍然充满了独裁式的歧 视:能够大声发言者都是毛泽东及其时代的既得利益者,而毛泽东和毛时代的无数受害者,却完全被排除在对毛的祭奠之外,特别是没有死于毛时代的无辜亡灵们来 自坟墓的声音!

我们听不到在镇反、三五反中被镇压的人们的呻吟,我们看不到胡风的家人和其它受牵连者的影像,五十万右派及其家人和彭德怀案的受害者及其家人的诉 说,看不到大跃进死于非命的上千万人的冤魂,听不到文革中的无数受害者及其家人的控诉,看不到千百万被糟蹋了青春的知青的记忆,甚至连刘少奇、邓小平等的 家人的声音也被压制;没有对毛泽东深有研究的李锐先生、单少杰先生、高华先生的声音,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先生的回忆录长期被拒之于国门之外,毛时代的笔杆 子姚文元的回忆录也在封杀之列甚至,毛也不属于借助毛泽东的合法性来讨还公道的失业者、农民和自焚者,君不见,扛著毛像上街的辽阳工人,至今还被关在 黑牢里,即便身患重病也得不到保外就医。

毛泽东,作为共产独裁制度的奠基者,不论其罪恶多么深重,其思想多么落伍,也不论现在的权贵们多么言不由衷,一面仍然是所有既得利益者的歌功颂 德,另一面依旧是所有受害者的禁声失语及掩盖罪恶。只要独裁制度不变,中共及其既得利益者们,就要在公开祭奠暴君阴魂的同时,把毛时代的冤魂们封锁在暗狱 之中。

新党魁胡锦涛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中国共产党的骄傲,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而实质上,这种骄傲,只属于独裁党,而不属于所有反独裁的人们。对于中国人来说,暴君毛泽东的僵尸一天不离开天安门广场,中华民族也就一天走不出独裁的阴影。

2003年12月27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批评家

转载自《观察》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