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如何看待人大代表辞职的问题
乔新生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人大代表应为社会活动家,善于体察民情。今后应有更多的人大代表来于普通民众。

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委员高明伦因自己法律知识有限和为了集中精力做好本职工作,主动提出不再担任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职务。他的辞呈在安徽省第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上高票通过。

高委员在辞职报告中说,立法工作专业性强,但我既没有相关知识也没有相应的经验,难以发表负责任的意见和投下负责任的一票。为了保障国家立法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还是让更多的专业同志担任常委工作更好一些。点

媒体对他负责任的态度表示赞赏,但同时也提出了人大制度改革的话题。一些人认为,人大代表担负著立法的职能,所以人大代表首先应当具备相应的立法 素质。但也有相反的意见,认为人大代表其实是民意代表,只要他们能够充分反映民意,是否具备立法的素质、是否实行代表的专职化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 人大代表要真正能够贴近民众,充分听取百姓的意见。如果需要的话,可以为人大代表配备专职的立法助理,帮助他们实现立法的职能。

人大代表是由选民选举产生的代表选民管理国家事务的公民。人大代表素质的高低从某些方面反映出一个国家公民整体素质的高低。在我国,那些具备专业 知识,在各行各业作出特殊贡献的专家往往具备较高的素质,因而他们很容易被选举为人大代表。但现实情况是,这些人虽然是某一方面的专家,但却未必具有管理 国家事务的能力,他们往往不了解国家立法的基本程序,更不了解法律文件、法律体系之间的逻辑关系。让这样的人担任人大代表,确实不利于我国政治文明、法治 文明的发展。所以,各个领域的专家特别是技术专家退出人大,为那些具有较高参政议政能力的公民参选留下政治空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参政议政能力并不等于立法的技术能力,强化人大代表的参政议政能力并不等于让更多的法律专家进入人民代表大会,并且担任领导工作。参政议政 能力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首先必须有与公众沟通的能力,必须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和基层工作经验。而我们许多法律专家除了一些书本知识之外,并不了解基层的基 本状况,缺乏与民众的沟通能力。更有甚者,有些法学专家崇洋媚外,将眼光始终集中在国外的立法动态上,根本不屑于深入基层,了解中国的特殊社会关系,这样 的人进入人大不但不能提高人大的立法质量,反而会制定出许多不合情理的规则。所以,强调人大代表参政议政的能力,首先要著重考察人大代表的民意基础,考察 人大代表与选民之间的沟通能力。

其次,参政议政能力还要体现在人大代表之间的协调能力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一种集体领导制度。在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来自不同党派、不同阶 层、不同地方的人大代表共同讨论,决定国家的大政方针,制定具有普遍约束力的法律规则。如果人大代表缺乏沟通和协调能力,缺乏妥协精神,那么,人大代表就 不可能充分维护选民的利益。从这个角度来说,人大代表必须是政治活动家,必须能够将自己的立法意见通过合法的方式推广出去,并且能够在人大会议上争取到最 广泛的支持。而这一点恰恰是当前法学界许多法律专家所不具备的素质。所以,如果片面强调人大代表的法学背景,而没有考虑到人大代表的沟通能力和妥协艺术, 那么,人大代表仍然不能很好履行自己的职责。

第三,参政议政能力还包括政治表达能力。有些人大代表满怀管理国家事务的热情,但是却无法用政治语言将自己的意愿表达出来,无法在立法过程中,从 权利义务的角度阐述自己的观点。人大会议上沉默的大多数并不表明人大代表无话可说,而是因为有的人大代表不善于在国家权力机关充分表达自己的想法。这 样的人或许满腹经纶,充满著政治抱负,但是,由于他们无法将自己的思想通过现代媒体表达出来,所以,在当今社会仍然不能真正履行代表的职责。

可以说,能否对法律表达意见只是表面现象,更重要的是要考察人大代表是否具备三种能力。如果具备了与公众沟通的能力,那么他就会善于将公众的意见 转化为自己的立法意见,并且在法律的制定和修改中充分体现出来。如果具备了协调能力,那么在立法的过程中,他就可以把自己所代表选民的意见充分表达出来, 并且通过恰当的时机、恰当的方式争取到更多的支持。如果具备了政治表达能力,那么他就能通过各种场合将自己的政治诉求告诉选民,从而赢得选民的拥戴。

政治与立法并不是一种专业性的活动,政治无非是发现舆论、引导舆论、影响舆论的过程,而立法则是将公众普遍的价值追求通过条文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国 家行为。从根本上说,政治是一种经验,而立法则是一种经验的产物。任何将政治与立法神秘化的倾向都是不可取的,人大代表应当成为社会活动家,应当善于体察 民情,并且善于将搜集的选民意见通过各种方式转化为国家的大政方针。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国的人大代表不是专业化不够,而是平民化不够。今后应有更多的人大 代表来自于普通民众,因为只有他们才能真正体察民情,反映民意。当然,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他们的素质也应当不断得到提高。

总之,人大代表首先应是一个合格的公民,应当对管理国家事务满怀热情,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应当不断提高自己的沟通能力、协调能力、表达能力,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国家的立法质量。

点 新华社记者蔡敏、储叶来、赵磊报道 《安徽省人大常委辞职引燃中国人大制度改革话题》新华社合肥2005年1月30日电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人大代表应为社会活动家,善于体察民情。今后应有更多的人大代表来于普通民众。

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委员高明伦因自己法律知识有限和为了集中精力做好本职工作,主动提出不再担任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职务。他的辞呈在安徽省第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上高票通过。

高委员在辞职报告中说,立法工作专业性强,但我既没有相关知识也没有相应的经验,难以发表负责任的意见和投下负责任的一票。为了保障国家立法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还是让更多的专业同志担任常委工作更好一些。点

媒体对他负责任的态度表示赞赏,但同时也提出了人大制度改革的话题。一些人认为,人大代表担负著立法的职能,所以人大代表首先应当具备相应的立法 素质。但也有相反的意见,认为人大代表其实是民意代表,只要他们能够充分反映民意,是否具备立法的素质、是否实行代表的专职化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 人大代表要真正能够贴近民众,充分听取百姓的意见。如果需要的话,可以为人大代表配备专职的立法助理,帮助他们实现立法的职能。

人大代表是由选民选举产生的代表选民管理国家事务的公民。人大代表素质的高低从某些方面反映出一个国家公民整体素质的高低。在我国,那些具备专业 知识,在各行各业作出特殊贡献的专家往往具备较高的素质,因而他们很容易被选举为人大代表。但现实情况是,这些人虽然是某一方面的专家,但却未必具有管理 国家事务的能力,他们往往不了解国家立法的基本程序,更不了解法律文件、法律体系之间的逻辑关系。让这样的人担任人大代表,确实不利于我国政治文明、法治 文明的发展。所以,各个领域的专家特别是技术专家退出人大,为那些具有较高参政议政能力的公民参选留下政治空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参政议政能力并不等于立法的技术能力,强化人大代表的参政议政能力并不等于让更多的法律专家进入人民代表大会,并且担任领导工作。参政议政 能力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首先必须有与公众沟通的能力,必须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和基层工作经验。而我们许多法律专家除了一些书本知识之外,并不了解基层的基 本状况,缺乏与民众的沟通能力。更有甚者,有些法学专家崇洋媚外,将眼光始终集中在国外的立法动态上,根本不屑于深入基层,了解中国的特殊社会关系,这样 的人进入人大不但不能提高人大的立法质量,反而会制定出许多不合情理的规则。所以,强调人大代表参政议政的能力,首先要著重考察人大代表的民意基础,考察 人大代表与选民之间的沟通能力。

其次,参政议政能力还要体现在人大代表之间的协调能力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一种集体领导制度。在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来自不同党派、不同阶 层、不同地方的人大代表共同讨论,决定国家的大政方针,制定具有普遍约束力的法律规则。如果人大代表缺乏沟通和协调能力,缺乏妥协精神,那么,人大代表就 不可能充分维护选民的利益。从这个角度来说,人大代表必须是政治活动家,必须能够将自己的立法意见通过合法的方式推广出去,并且能够在人大会议上争取到最 广泛的支持。而这一点恰恰是当前法学界许多法律专家所不具备的素质。所以,如果片面强调人大代表的法学背景,而没有考虑到人大代表的沟通能力和妥协艺术, 那么,人大代表仍然不能很好履行自己的职责。

第三,参政议政能力还包括政治表达能力。有些人大代表满怀管理国家事务的热情,但是却无法用政治语言将自己的意愿表达出来,无法在立法过程中,从 权利义务的角度阐述自己的观点。人大会议上沉默的大多数并不表明人大代表无话可说,而是因为有的人大代表不善于在国家权力机关充分表达自己的想法。这 样的人或许满腹经纶,充满著政治抱负,但是,由于他们无法将自己的思想通过现代媒体表达出来,所以,在当今社会仍然不能真正履行代表的职责。

可以说,能否对法律表达意见只是表面现象,更重要的是要考察人大代表是否具备三种能力。如果具备了与公众沟通的能力,那么他就会善于将公众的意见 转化为自己的立法意见,并且在法律的制定和修改中充分体现出来。如果具备了协调能力,那么在立法的过程中,他就可以把自己所代表选民的意见充分表达出来, 并且通过恰当的时机、恰当的方式争取到更多的支持。如果具备了政治表达能力,那么他就能通过各种场合将自己的政治诉求告诉选民,从而赢得选民的拥戴。

政治与立法并不是一种专业性的活动,政治无非是发现舆论、引导舆论、影响舆论的过程,而立法则是将公众普遍的价值追求通过条文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国 家行为。从根本上说,政治是一种经验,而立法则是一种经验的产物。任何将政治与立法神秘化的倾向都是不可取的,人大代表应当成为社会活动家,应当善于体察 民情,并且善于将搜集的选民意见通过各种方式转化为国家的大政方针。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国的人大代表不是专业化不够,而是平民化不够。今后应有更多的人大 代表来自于普通民众,因为只有他们才能真正体察民情,反映民意。当然,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他们的素质也应当不断得到提高。

总之,人大代表首先应是一个合格的公民,应当对管理国家事务满怀热情,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应当不断提高自己的沟通能力、协调能力、表达能力,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国家的立法质量。

点 新华社记者蔡敏、储叶来、赵磊报道 《安徽省人大常委辞职引燃中国人大制度改革话题》新华社合肥2005年1月30日电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人大代表应为社会活动家,善于体察民情。今后应有更多的人大代表来于普通民众。

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委员高明伦因自己法律知识有限和为了集中精力做好本职工作,主动提出不再担任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职务。他的辞呈在安徽省第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上高票通过。

高委员在辞职报告中说,立法工作专业性强,但我既没有相关知识也没有相应的经验,难以发表负责任的意见和投下负责任的一票。为了保障国家立法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还是让更多的专业同志担任常委工作更好一些。点

媒体对他负责任的态度表示赞赏,但同时也提出了人大制度改革的话题。一些人认为,人大代表担负著立法的职能,所以人大代表首先应当具备相应的立法 素质。但也有相反的意见,认为人大代表其实是民意代表,只要他们能够充分反映民意,是否具备立法的素质、是否实行代表的专职化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 人大代表要真正能够贴近民众,充分听取百姓的意见。如果需要的话,可以为人大代表配备专职的立法助理,帮助他们实现立法的职能。

人大代表是由选民选举产生的代表选民管理国家事务的公民。人大代表素质的高低从某些方面反映出一个国家公民整体素质的高低。在我国,那些具备专业 知识,在各行各业作出特殊贡献的专家往往具备较高的素质,因而他们很容易被选举为人大代表。但现实情况是,这些人虽然是某一方面的专家,但却未必具有管理 国家事务的能力,他们往往不了解国家立法的基本程序,更不了解法律文件、法律体系之间的逻辑关系。让这样的人担任人大代表,确实不利于我国政治文明、法治 文明的发展。所以,各个领域的专家特别是技术专家退出人大,为那些具有较高参政议政能力的公民参选留下政治空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参政议政能力并不等于立法的技术能力,强化人大代表的参政议政能力并不等于让更多的法律专家进入人民代表大会,并且担任领导工作。参政议政 能力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首先必须有与公众沟通的能力,必须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和基层工作经验。而我们许多法律专家除了一些书本知识之外,并不了解基层的基 本状况,缺乏与民众的沟通能力。更有甚者,有些法学专家崇洋媚外,将眼光始终集中在国外的立法动态上,根本不屑于深入基层,了解中国的特殊社会关系,这样 的人进入人大不但不能提高人大的立法质量,反而会制定出许多不合情理的规则。所以,强调人大代表参政议政的能力,首先要著重考察人大代表的民意基础,考察 人大代表与选民之间的沟通能力。

其次,参政议政能力还要体现在人大代表之间的协调能力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一种集体领导制度。在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来自不同党派、不同阶 层、不同地方的人大代表共同讨论,决定国家的大政方针,制定具有普遍约束力的法律规则。如果人大代表缺乏沟通和协调能力,缺乏妥协精神,那么,人大代表就 不可能充分维护选民的利益。从这个角度来说,人大代表必须是政治活动家,必须能够将自己的立法意见通过合法的方式推广出去,并且能够在人大会议上争取到最 广泛的支持。而这一点恰恰是当前法学界许多法律专家所不具备的素质。所以,如果片面强调人大代表的法学背景,而没有考虑到人大代表的沟通能力和妥协艺术, 那么,人大代表仍然不能很好履行自己的职责。

第三,参政议政能力还包括政治表达能力。有些人大代表满怀管理国家事务的热情,但是却无法用政治语言将自己的意愿表达出来,无法在立法过程中,从 权利义务的角度阐述自己的观点。人大会议上沉默的大多数并不表明人大代表无话可说,而是因为有的人大代表不善于在国家权力机关充分表达自己的想法。这 样的人或许满腹经纶,充满著政治抱负,但是,由于他们无法将自己的思想通过现代媒体表达出来,所以,在当今社会仍然不能真正履行代表的职责。

可以说,能否对法律表达意见只是表面现象,更重要的是要考察人大代表是否具备三种能力。如果具备了与公众沟通的能力,那么他就会善于将公众的意见 转化为自己的立法意见,并且在法律的制定和修改中充分体现出来。如果具备了协调能力,那么在立法的过程中,他就可以把自己所代表选民的意见充分表达出来, 并且通过恰当的时机、恰当的方式争取到更多的支持。如果具备了政治表达能力,那么他就能通过各种场合将自己的政治诉求告诉选民,从而赢得选民的拥戴。

政治与立法并不是一种专业性的活动,政治无非是发现舆论、引导舆论、影响舆论的过程,而立法则是将公众普遍的价值追求通过条文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国 家行为。从根本上说,政治是一种经验,而立法则是一种经验的产物。任何将政治与立法神秘化的倾向都是不可取的,人大代表应当成为社会活动家,应当善于体察 民情,并且善于将搜集的选民意见通过各种方式转化为国家的大政方针。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国的人大代表不是专业化不够,而是平民化不够。今后应有更多的人大 代表来自于普通民众,因为只有他们才能真正体察民情,反映民意。当然,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他们的素质也应当不断得到提高。

总之,人大代表首先应是一个合格的公民,应当对管理国家事务满怀热情,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应当不断提高自己的沟通能力、协调能力、表达能力,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国家的立法质量。

点 新华社记者蔡敏、储叶来、赵磊报道 《安徽省人大常委辞职引燃中国人大制度改革话题》新华社合肥2005年1月30日电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人大代表应为社会活动家,善于体察民情。今后应有更多的人大代表来于普通民众。

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委员高明伦因自己法律知识有限和为了集中精力做好本职工作,主动提出不再担任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职务。他的辞呈在安徽省第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上高票通过。

高委员在辞职报告中说,立法工作专业性强,但我既没有相关知识也没有相应的经验,难以发表负责任的意见和投下负责任的一票。为了保障国家立法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还是让更多的专业同志担任常委工作更好一些。点

媒体对他负责任的态度表示赞赏,但同时也提出了人大制度改革的话题。一些人认为,人大代表担负著立法的职能,所以人大代表首先应当具备相应的立法 素质。但也有相反的意见,认为人大代表其实是民意代表,只要他们能够充分反映民意,是否具备立法的素质、是否实行代表的专职化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 人大代表要真正能够贴近民众,充分听取百姓的意见。如果需要的话,可以为人大代表配备专职的立法助理,帮助他们实现立法的职能。

人大代表是由选民选举产生的代表选民管理国家事务的公民。人大代表素质的高低从某些方面反映出一个国家公民整体素质的高低。在我国,那些具备专业 知识,在各行各业作出特殊贡献的专家往往具备较高的素质,因而他们很容易被选举为人大代表。但现实情况是,这些人虽然是某一方面的专家,但却未必具有管理 国家事务的能力,他们往往不了解国家立法的基本程序,更不了解法律文件、法律体系之间的逻辑关系。让这样的人担任人大代表,确实不利于我国政治文明、法治 文明的发展。所以,各个领域的专家特别是技术专家退出人大,为那些具有较高参政议政能力的公民参选留下政治空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参政议政能力并不等于立法的技术能力,强化人大代表的参政议政能力并不等于让更多的法律专家进入人民代表大会,并且担任领导工作。参政议政 能力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首先必须有与公众沟通的能力,必须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和基层工作经验。而我们许多法律专家除了一些书本知识之外,并不了解基层的基 本状况,缺乏与民众的沟通能力。更有甚者,有些法学专家崇洋媚外,将眼光始终集中在国外的立法动态上,根本不屑于深入基层,了解中国的特殊社会关系,这样 的人进入人大不但不能提高人大的立法质量,反而会制定出许多不合情理的规则。所以,强调人大代表参政议政的能力,首先要著重考察人大代表的民意基础,考察 人大代表与选民之间的沟通能力。

其次,参政议政能力还要体现在人大代表之间的协调能力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一种集体领导制度。在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来自不同党派、不同阶 层、不同地方的人大代表共同讨论,决定国家的大政方针,制定具有普遍约束力的法律规则。如果人大代表缺乏沟通和协调能力,缺乏妥协精神,那么,人大代表就 不可能充分维护选民的利益。从这个角度来说,人大代表必须是政治活动家,必须能够将自己的立法意见通过合法的方式推广出去,并且能够在人大会议上争取到最 广泛的支持。而这一点恰恰是当前法学界许多法律专家所不具备的素质。所以,如果片面强调人大代表的法学背景,而没有考虑到人大代表的沟通能力和妥协艺术, 那么,人大代表仍然不能很好履行自己的职责。

第三,参政议政能力还包括政治表达能力。有些人大代表满怀管理国家事务的热情,但是却无法用政治语言将自己的意愿表达出来,无法在立法过程中,从 权利义务的角度阐述自己的观点。人大会议上沉默的大多数并不表明人大代表无话可说,而是因为有的人大代表不善于在国家权力机关充分表达自己的想法。这 样的人或许满腹经纶,充满著政治抱负,但是,由于他们无法将自己的思想通过现代媒体表达出来,所以,在当今社会仍然不能真正履行代表的职责。

可以说,能否对法律表达意见只是表面现象,更重要的是要考察人大代表是否具备三种能力。如果具备了与公众沟通的能力,那么他就会善于将公众的意见 转化为自己的立法意见,并且在法律的制定和修改中充分体现出来。如果具备了协调能力,那么在立法的过程中,他就可以把自己所代表选民的意见充分表达出来, 并且通过恰当的时机、恰当的方式争取到更多的支持。如果具备了政治表达能力,那么他就能通过各种场合将自己的政治诉求告诉选民,从而赢得选民的拥戴。

政治与立法并不是一种专业性的活动,政治无非是发现舆论、引导舆论、影响舆论的过程,而立法则是将公众普遍的价值追求通过条文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国 家行为。从根本上说,政治是一种经验,而立法则是一种经验的产物。任何将政治与立法神秘化的倾向都是不可取的,人大代表应当成为社会活动家,应当善于体察 民情,并且善于将搜集的选民意见通过各种方式转化为国家的大政方针。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国的人大代表不是专业化不够,而是平民化不够。今后应有更多的人大 代表来自于普通民众,因为只有他们才能真正体察民情,反映民意。当然,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他们的素质也应当不断得到提高。

总之,人大代表首先应是一个合格的公民,应当对管理国家事务满怀热情,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应当不断提高自己的沟通能力、协调能力、表达能力,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国家的立法质量。

点 新华社记者蔡敏、储叶来、赵磊报道 《安徽省人大常委辞职引燃中国人大制度改革话题》新华社合肥2005年1月30日电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人大代表应为社会活动家,善于体察民情。今后应有更多的人大代表来于普通民众。

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委员高明伦因自己法律知识有限和为了集中精力做好本职工作,主动提出不再担任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职务。他的辞呈在安徽省第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上高票通过。

高委员在辞职报告中说,立法工作专业性强,但我既没有相关知识也没有相应的经验,难以发表负责任的意见和投下负责任的一票。为了保障国家立法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还是让更多的专业同志担任常委工作更好一些。点

媒体对他负责任的态度表示赞赏,但同时也提出了人大制度改革的话题。一些人认为,人大代表担负著立法的职能,所以人大代表首先应当具备相应的立法 素质。但也有相反的意见,认为人大代表其实是民意代表,只要他们能够充分反映民意,是否具备立法的素质、是否实行代表的专职化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 人大代表要真正能够贴近民众,充分听取百姓的意见。如果需要的话,可以为人大代表配备专职的立法助理,帮助他们实现立法的职能。

人大代表是由选民选举产生的代表选民管理国家事务的公民。人大代表素质的高低从某些方面反映出一个国家公民整体素质的高低。在我国,那些具备专业 知识,在各行各业作出特殊贡献的专家往往具备较高的素质,因而他们很容易被选举为人大代表。但现实情况是,这些人虽然是某一方面的专家,但却未必具有管理 国家事务的能力,他们往往不了解国家立法的基本程序,更不了解法律文件、法律体系之间的逻辑关系。让这样的人担任人大代表,确实不利于我国政治文明、法治 文明的发展。所以,各个领域的专家特别是技术专家退出人大,为那些具有较高参政议政能力的公民参选留下政治空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参政议政能力并不等于立法的技术能力,强化人大代表的参政议政能力并不等于让更多的法律专家进入人民代表大会,并且担任领导工作。参政议政 能力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首先必须有与公众沟通的能力,必须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和基层工作经验。而我们许多法律专家除了一些书本知识之外,并不了解基层的基 本状况,缺乏与民众的沟通能力。更有甚者,有些法学专家崇洋媚外,将眼光始终集中在国外的立法动态上,根本不屑于深入基层,了解中国的特殊社会关系,这样 的人进入人大不但不能提高人大的立法质量,反而会制定出许多不合情理的规则。所以,强调人大代表参政议政的能力,首先要著重考察人大代表的民意基础,考察 人大代表与选民之间的沟通能力。

其次,参政议政能力还要体现在人大代表之间的协调能力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一种集体领导制度。在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来自不同党派、不同阶 层、不同地方的人大代表共同讨论,决定国家的大政方针,制定具有普遍约束力的法律规则。如果人大代表缺乏沟通和协调能力,缺乏妥协精神,那么,人大代表就 不可能充分维护选民的利益。从这个角度来说,人大代表必须是政治活动家,必须能够将自己的立法意见通过合法的方式推广出去,并且能够在人大会议上争取到最 广泛的支持。而这一点恰恰是当前法学界许多法律专家所不具备的素质。所以,如果片面强调人大代表的法学背景,而没有考虑到人大代表的沟通能力和妥协艺术, 那么,人大代表仍然不能很好履行自己的职责。

第三,参政议政能力还包括政治表达能力。有些人大代表满怀管理国家事务的热情,但是却无法用政治语言将自己的意愿表达出来,无法在立法过程中,从 权利义务的角度阐述自己的观点。人大会议上沉默的大多数并不表明人大代表无话可说,而是因为有的人大代表不善于在国家权力机关充分表达自己的想法。这 样的人或许满腹经纶,充满著政治抱负,但是,由于他们无法将自己的思想通过现代媒体表达出来,所以,在当今社会仍然不能真正履行代表的职责。

可以说,能否对法律表达意见只是表面现象,更重要的是要考察人大代表是否具备三种能力。如果具备了与公众沟通的能力,那么他就会善于将公众的意见 转化为自己的立法意见,并且在法律的制定和修改中充分体现出来。如果具备了协调能力,那么在立法的过程中,他就可以把自己所代表选民的意见充分表达出来, 并且通过恰当的时机、恰当的方式争取到更多的支持。如果具备了政治表达能力,那么他就能通过各种场合将自己的政治诉求告诉选民,从而赢得选民的拥戴。

政治与立法并不是一种专业性的活动,政治无非是发现舆论、引导舆论、影响舆论的过程,而立法则是将公众普遍的价值追求通过条文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国 家行为。从根本上说,政治是一种经验,而立法则是一种经验的产物。任何将政治与立法神秘化的倾向都是不可取的,人大代表应当成为社会活动家,应当善于体察 民情,并且善于将搜集的选民意见通过各种方式转化为国家的大政方针。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国的人大代表不是专业化不够,而是平民化不够。今后应有更多的人大 代表来自于普通民众,因为只有他们才能真正体察民情,反映民意。当然,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他们的素质也应当不断得到提高。

总之,人大代表首先应是一个合格的公民,应当对管理国家事务满怀热情,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应当不断提高自己的沟通能力、协调能力、表达能力,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国家的立法质量。

点 新华社记者蔡敏、储叶来、赵磊报道 《安徽省人大常委辞职引燃中国人大制度改革话题》新华社合肥2005年1月30日电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人大代表应为社会活动家,善于体察民情。今后应有更多的人大代表来于普通民众。

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委员高明伦因自己法律知识有限和为了集中精力做好本职工作,主动提出不再担任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职务。他的辞呈在安徽省第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上高票通过。

高委员在辞职报告中说,立法工作专业性强,但我既没有相关知识也没有相应的经验,难以发表负责任的意见和投下负责任的一票。为了保障国家立法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还是让更多的专业同志担任常委工作更好一些。点

媒体对他负责任的态度表示赞赏,但同时也提出了人大制度改革的话题。一些人认为,人大代表担负著立法的职能,所以人大代表首先应当具备相应的立法 素质。但也有相反的意见,认为人大代表其实是民意代表,只要他们能够充分反映民意,是否具备立法的素质、是否实行代表的专职化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 人大代表要真正能够贴近民众,充分听取百姓的意见。如果需要的话,可以为人大代表配备专职的立法助理,帮助他们实现立法的职能。

人大代表是由选民选举产生的代表选民管理国家事务的公民。人大代表素质的高低从某些方面反映出一个国家公民整体素质的高低。在我国,那些具备专业 知识,在各行各业作出特殊贡献的专家往往具备较高的素质,因而他们很容易被选举为人大代表。但现实情况是,这些人虽然是某一方面的专家,但却未必具有管理 国家事务的能力,他们往往不了解国家立法的基本程序,更不了解法律文件、法律体系之间的逻辑关系。让这样的人担任人大代表,确实不利于我国政治文明、法治 文明的发展。所以,各个领域的专家特别是技术专家退出人大,为那些具有较高参政议政能力的公民参选留下政治空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参政议政能力并不等于立法的技术能力,强化人大代表的参政议政能力并不等于让更多的法律专家进入人民代表大会,并且担任领导工作。参政议政 能力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首先必须有与公众沟通的能力,必须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和基层工作经验。而我们许多法律专家除了一些书本知识之外,并不了解基层的基 本状况,缺乏与民众的沟通能力。更有甚者,有些法学专家崇洋媚外,将眼光始终集中在国外的立法动态上,根本不屑于深入基层,了解中国的特殊社会关系,这样 的人进入人大不但不能提高人大的立法质量,反而会制定出许多不合情理的规则。所以,强调人大代表参政议政的能力,首先要著重考察人大代表的民意基础,考察 人大代表与选民之间的沟通能力。

其次,参政议政能力还要体现在人大代表之间的协调能力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一种集体领导制度。在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来自不同党派、不同阶 层、不同地方的人大代表共同讨论,决定国家的大政方针,制定具有普遍约束力的法律规则。如果人大代表缺乏沟通和协调能力,缺乏妥协精神,那么,人大代表就 不可能充分维护选民的利益。从这个角度来说,人大代表必须是政治活动家,必须能够将自己的立法意见通过合法的方式推广出去,并且能够在人大会议上争取到最 广泛的支持。而这一点恰恰是当前法学界许多法律专家所不具备的素质。所以,如果片面强调人大代表的法学背景,而没有考虑到人大代表的沟通能力和妥协艺术, 那么,人大代表仍然不能很好履行自己的职责。

第三,参政议政能力还包括政治表达能力。有些人大代表满怀管理国家事务的热情,但是却无法用政治语言将自己的意愿表达出来,无法在立法过程中,从 权利义务的角度阐述自己的观点。人大会议上沉默的大多数并不表明人大代表无话可说,而是因为有的人大代表不善于在国家权力机关充分表达自己的想法。这 样的人或许满腹经纶,充满著政治抱负,但是,由于他们无法将自己的思想通过现代媒体表达出来,所以,在当今社会仍然不能真正履行代表的职责。

可以说,能否对法律表达意见只是表面现象,更重要的是要考察人大代表是否具备三种能力。如果具备了与公众沟通的能力,那么他就会善于将公众的意见 转化为自己的立法意见,并且在法律的制定和修改中充分体现出来。如果具备了协调能力,那么在立法的过程中,他就可以把自己所代表选民的意见充分表达出来, 并且通过恰当的时机、恰当的方式争取到更多的支持。如果具备了政治表达能力,那么他就能通过各种场合将自己的政治诉求告诉选民,从而赢得选民的拥戴。

政治与立法并不是一种专业性的活动,政治无非是发现舆论、引导舆论、影响舆论的过程,而立法则是将公众普遍的价值追求通过条文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国 家行为。从根本上说,政治是一种经验,而立法则是一种经验的产物。任何将政治与立法神秘化的倾向都是不可取的,人大代表应当成为社会活动家,应当善于体察 民情,并且善于将搜集的选民意见通过各种方式转化为国家的大政方针。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国的人大代表不是专业化不够,而是平民化不够。今后应有更多的人大 代表来自于普通民众,因为只有他们才能真正体察民情,反映民意。当然,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他们的素质也应当不断得到提高。

总之,人大代表首先应是一个合格的公民,应当对管理国家事务满怀热情,在参政议政的过程中,应当不断提高自己的沟通能力、协调能力、表达能力,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国家的立法质量。

点 新华社记者蔡敏、储叶来、赵磊报道 《安徽省人大常委辞职引燃中国人大制度改革话题》新华社合肥2005年1月30日电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