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我们这个时代的道德
长江后浪



中国的道德是权力者的道德,统治的道德。其维持独裁者的专制,而要无数个体一代代让出自己幸福与自由的权利。

我无法相信,人类社会可以离开道德而存在。但是道德却有公共道德以及统治道德之分。前者是维系人类最基本的正义和伦理 价值的一般行为准绳;而后者则是统治权力的道德化。两千多年来中国传统文化所建构的正是这样一种统治道德。有意思的是,在对人类精神的禁锢上,古代中国与 中世纪欧洲表现出了惊人的一致。如果说在中世纪的神学那?堙A惟有上帝才 是最高的善,上帝的意志至高无上;那么在中国,就是君王的利益高于一切,君权神授,代表上天。朕即是国家,这是一切道德和价值的起点。君君、臣臣、父父、 子子,这就是天道。天道是人世间最完美的等级秩序,任何人都应当以之规范自己,报效朝庭国家。否则人无礼仪 ,则何异于禽兽呢?

因此在古代中国,人不是作为一个自我独立的精神主体,人的价值和意义不取决于人本身,而是整个儿服从于国家社会的需要。现在很多人对天人合一 的思想大加发挥,认为其主张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因而是对人的尊重和强调。殊不知在古代中国,头上的日月星辰从来就对应著人世间的等级秩序。所谓 天与人的交融实质上在历代儒学及其道德实践的话语体系中,恰恰体现著存天理、灭人欲伦理,其以泯灭个性,消解自我来作为代价,从而达到个人与 世界、与国家和社会同步一致。所以古时候君子总是耻谈个人的荣辱得失、七情六欲,他一生的目的就是修身立本,经世致用。这样他的人生价值和意义才算有了著 落。他总是把朝庭的利益放在首位,也总是在朝纲败坏、社稷危难的时刻挺身而出,坚决地维护道,匡复道,殉于道。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 比道更加神圣更加正确,因而更加重要的呢?

所有这一切归结 就 是一句话:天道高于一切,天理永远大于人性! 而在当代,官方的主流意识:共产主义道德,也同样从根本上泯灭个体,是人性的精神统治。整个社会依然只能有一个主义,一个信仰,一种声音,大家团结一致跟 党走。至于个人的命运、悲欢离合不能一顾,谁过多地表现了个人的境遇、自我心灵,谁就是资产阶级个人主义。革命需要、 政 治需要、改革需要、工作需要,实质是极权统治的需要,却偏偏没有个人需要。建国前后,由于需要兵源,则多生子女者美其名为光荣妈妈;后来形势 一变则又成了计划生育光荣。那个年代,雷锋甘愿做 锣丝钉;为抢救几根木头,金训华献出生命。就是到了2002年,《中国儿童画报》依然正面报导了一名少年从车轮底下冒险抢出一枚硬币,理由是为保护神 圣的国徽不被污损。今天在大学,谁偷吃禁果谁就被开 除学籍。

但是在中国社会的另一端,却是极端的残酷和自私。1994年12月新疆克拉玛依的一场大火中,有人在危急关头竟然 撇下三百多名儿童,高呼让领导先走。这是何等正义?多年来的教化早已使人们深信,在个人的生命之上还有一种更重要更神圣的东西,需要为之奉献牺牲,这 就是权力。正如三国时曹洪在急难中对曹操所说的:天下可以无洪,而不可以无公!在中国国家、领袖可以有负个人,而个人却不可以有负国家、领袖。无数个林 昭、遇罗克牺牲就牺牲了吧,还有无数不知名的反革命或右派屈死的也就屈死,埋没的 也就埋没了吧,象灰尘一般无声无息。谁还会想起他们?

中国不会对谁负责,而权力依然要继续统治下去,该维护的也还是要继续维护下去。真可谓天不变,道亦不变。因此为了政权的稳定,媒体、舆论、以及网 络、新闻和出版等等,该封锁的还是要封锁,该钳制的也还是要钳制。谁敢于直抒真实的己见,敢于揭露底层处境的悲惨,谁的言论和著作就要被查禁。新一代的林 昭、遇罗克们也还是要重新出现。中国需要的不是个体充满活力的生命创造,不是执著于真理,直面社会 的正义与良知,而依旧是安分守己、浑噩麻木以及歌功颂德。

四十年前,中国一边是数千万饿死的灾民,一边却是人定胜 天、 捷报频传的谎言;而四十年后的今天,一边是无数下岗的工人、流落的农民、失学的孩子,一边却是对歌舞升平太平盛世的颂词。大批百姓为了国家利益失去土地或 纷纷下岗失业,但官员们尔虞我诈巧取豪夺,将成亿的资产转移海外。他们永远只要百姓顺从党和国家,服从他们神圣的组织和纪律;而从不把人当人,尊重人起码 的权益。即使你失业街头,妻儿 嗷嗷待哺,父母重病无医,他们说还是要奉献,要重头再来。

中国的道德永远是权力者的道德,统治的道德,在此道德中个人永远是卑微的奴隶,彻底泯灭自我,牺牲全部。如果说中国两千年间的传统道德曾经吃人, 那么两千年以后的中共道德依然在吃人!这样的道德就是为了维持独裁者的专制统治,而需要无数个体一代代让出自己幸福与自由的权利,甚至生命。这样的道德就 是谁不服从XX主义和党,谁就是敌人;谁坚持独立思考,真实的自我,谁就必将不容于社会,自毁前程。如果说从前的中国百姓只是磕头作揖的顺民,现在又有人 企图借稳定的名义来整固极权统治,要百姓忍耐再忍耐。尚若稳定就是维护统治者,剥夺人的权利,麻醉人的自由意志和灵魂,造就大批的愚民,甘心做奴隶,那么 这种道德什么价值和意义呢?

一个人的世界,唯有人的意义才是绝对不变的法则,一切也只能以人的价值为终极价值,以人的标准为终极标准。费尔巴哈曾经说过,追求幸福的欲望是每 个人生下来就有的,因而应当成为一切道德的基础。如果道德的本身不是建立在合乎人性的基础之上 ,那么人民就有权力摒弃它。如果世界的存在只是无数个体精神和权利的丧失,那
么其就是非人世界,是地狱!

2004-12-01



中国的道德是权力者的道德,统治的道德。其维持独裁者的专制,而要无数个体一代代让出自己幸福与自由的权利。

我无法相信,人类社会可以离开道德而存在。但是道德却有公共道德以及统治道德之分。前者是维系人类最基本的正义和伦理 价值的一般行为准绳;而后者则是统治权力的道德化。两千多年来中国传统文化所建构的正是这样一种统治道德。有意思的是,在对人类精神的禁锢上,古代中国与 中世纪欧洲表现出了惊人的一致。如果说在中世纪的神学那?堙A惟有上帝才 是最高的善,上帝的意志至高无上;那么在中国,就是君王的利益高于一切,君权神授,代表上天。朕即是国家,这是一切道德和价值的起点。君君、臣臣、父父、 子子,这就是天道。天道是人世间最完美的等级秩序,任何人都应当以之规范自己,报效朝庭国家。否则人无礼仪 ,则何异于禽兽呢?

因此在古代中国,人不是作为一个自我独立的精神主体,人的价值和意义不取决于人本身,而是整个儿服从于国家社会的需要。现在很多人对天人合一 的思想大加发挥,认为其主张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因而是对人的尊重和强调。殊不知在古代中国,头上的日月星辰从来就对应著人世间的等级秩序。所谓 天与人的交融实质上在历代儒学及其道德实践的话语体系中,恰恰体现著存天理、灭人欲伦理,其以泯灭个性,消解自我来作为代价,从而达到个人与 世界、与国家和社会同步一致。所以古时候君子总是耻谈个人的荣辱得失、七情六欲,他一生的目的就是修身立本,经世致用。这样他的人生价值和意义才算有了著 落。他总是把朝庭的利益放在首位,也总是在朝纲败坏、社稷危难的时刻挺身而出,坚决地维护道,匡复道,殉于道。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 比道更加神圣更加正确,因而更加重要的呢?

所有这一切归结 就 是一句话:天道高于一切,天理永远大于人性! 而在当代,官方的主流意识:共产主义道德,也同样从根本上泯灭个体,是人性的精神统治。整个社会依然只能有一个主义,一个信仰,一种声音,大家团结一致跟 党走。至于个人的命运、悲欢离合不能一顾,谁过多地表现了个人的境遇、自我心灵,谁就是资产阶级个人主义。革命需要、 政 治需要、改革需要、工作需要,实质是极权统治的需要,却偏偏没有个人需要。建国前后,由于需要兵源,则多生子女者美其名为光荣妈妈;后来形势 一变则又成了计划生育光荣。那个年代,雷锋甘愿做 锣丝钉;为抢救几根木头,金训华献出生命。就是到了2002年,《中国儿童画报》依然正面报导了一名少年从车轮底下冒险抢出一枚硬币,理由是为保护神 圣的国徽不被污损。今天在大学,谁偷吃禁果谁就被开 除学籍。

但是在中国社会的另一端,却是极端的残酷和自私。1994年12月新疆克拉玛依的一场大火中,有人在危急关头竟然 撇下三百多名儿童,高呼让领导先走。这是何等正义?多年来的教化早已使人们深信,在个人的生命之上还有一种更重要更神圣的东西,需要为之奉献牺牲,这 就是权力。正如三国时曹洪在急难中对曹操所说的:天下可以无洪,而不可以无公!在中国国家、领袖可以有负个人,而个人却不可以有负国家、领袖。无数个林 昭、遇罗克牺牲就牺牲了吧,还有无数不知名的反革命或右派屈死的也就屈死,埋没的 也就埋没了吧,象灰尘一般无声无息。谁还会想起他们?

中国不会对谁负责,而权力依然要继续统治下去,该维护的也还是要继续维护下去。真可谓天不变,道亦不变。因此为了政权的稳定,媒体、舆论、以及网 络、新闻和出版等等,该封锁的还是要封锁,该钳制的也还是要钳制。谁敢于直抒真实的己见,敢于揭露底层处境的悲惨,谁的言论和著作就要被查禁。新一代的林 昭、遇罗克们也还是要重新出现。中国需要的不是个体充满活力的生命创造,不是执著于真理,直面社会 的正义与良知,而依旧是安分守己、浑噩麻木以及歌功颂德。

四十年前,中国一边是数千万饿死的灾民,一边却是人定胜 天、 捷报频传的谎言;而四十年后的今天,一边是无数下岗的工人、流落的农民、失学的孩子,一边却是对歌舞升平太平盛世的颂词。大批百姓为了国家利益失去土地或 纷纷下岗失业,但官员们尔虞我诈巧取豪夺,将成亿的资产转移海外。他们永远只要百姓顺从党和国家,服从他们神圣的组织和纪律;而从不把人当人,尊重人起码 的权益。即使你失业街头,妻儿 嗷嗷待哺,父母重病无医,他们说还是要奉献,要重头再来。

中国的道德永远是权力者的道德,统治的道德,在此道德中个人永远是卑微的奴隶,彻底泯灭自我,牺牲全部。如果说中国两千年间的传统道德曾经吃人, 那么两千年以后的中共道德依然在吃人!这样的道德就是为了维持独裁者的专制统治,而需要无数个体一代代让出自己幸福与自由的权利,甚至生命。这样的道德就 是谁不服从XX主义和党,谁就是敌人;谁坚持独立思考,真实的自我,谁就必将不容于社会,自毁前程。如果说从前的中国百姓只是磕头作揖的顺民,现在又有人 企图借稳定的名义来整固极权统治,要百姓忍耐再忍耐。尚若稳定就是维护统治者,剥夺人的权利,麻醉人的自由意志和灵魂,造就大批的愚民,甘心做奴隶,那么 这种道德什么价值和意义呢?

一个人的世界,唯有人的意义才是绝对不变的法则,一切也只能以人的价值为终极价值,以人的标准为终极标准。费尔巴哈曾经说过,追求幸福的欲望是每 个人生下来就有的,因而应当成为一切道德的基础。如果道德的本身不是建立在合乎人性的基础之上 ,那么人民就有权力摒弃它。如果世界的存在只是无数个体精神和权利的丧失,那
么其就是非人世界,是地狱!

2004-12-01



中国的道德是权力者的道德,统治的道德。其维持独裁者的专制,而要无数个体一代代让出自己幸福与自由的权利。

我无法相信,人类社会可以离开道德而存在。但是道德却有公共道德以及统治道德之分。前者是维系人类最基本的正义和伦理 价值的一般行为准绳;而后者则是统治权力的道德化。两千多年来中国传统文化所建构的正是这样一种统治道德。有意思的是,在对人类精神的禁锢上,古代中国与 中世纪欧洲表现出了惊人的一致。如果说在中世纪的神学那?堙A惟有上帝才 是最高的善,上帝的意志至高无上;那么在中国,就是君王的利益高于一切,君权神授,代表上天。朕即是国家,这是一切道德和价值的起点。君君、臣臣、父父、 子子,这就是天道。天道是人世间最完美的等级秩序,任何人都应当以之规范自己,报效朝庭国家。否则人无礼仪 ,则何异于禽兽呢?

因此在古代中国,人不是作为一个自我独立的精神主体,人的价值和意义不取决于人本身,而是整个儿服从于国家社会的需要。现在很多人对天人合一 的思想大加发挥,认为其主张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因而是对人的尊重和强调。殊不知在古代中国,头上的日月星辰从来就对应著人世间的等级秩序。所谓 天与人的交融实质上在历代儒学及其道德实践的话语体系中,恰恰体现著存天理、灭人欲伦理,其以泯灭个性,消解自我来作为代价,从而达到个人与 世界、与国家和社会同步一致。所以古时候君子总是耻谈个人的荣辱得失、七情六欲,他一生的目的就是修身立本,经世致用。这样他的人生价值和意义才算有了著 落。他总是把朝庭的利益放在首位,也总是在朝纲败坏、社稷危难的时刻挺身而出,坚决地维护道,匡复道,殉于道。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 比道更加神圣更加正确,因而更加重要的呢?

所有这一切归结 就 是一句话:天道高于一切,天理永远大于人性! 而在当代,官方的主流意识:共产主义道德,也同样从根本上泯灭个体,是人性的精神统治。整个社会依然只能有一个主义,一个信仰,一种声音,大家团结一致跟 党走。至于个人的命运、悲欢离合不能一顾,谁过多地表现了个人的境遇、自我心灵,谁就是资产阶级个人主义。革命需要、 政 治需要、改革需要、工作需要,实质是极权统治的需要,却偏偏没有个人需要。建国前后,由于需要兵源,则多生子女者美其名为光荣妈妈;后来形势 一变则又成了计划生育光荣。那个年代,雷锋甘愿做 锣丝钉;为抢救几根木头,金训华献出生命。就是到了2002年,《中国儿童画报》依然正面报导了一名少年从车轮底下冒险抢出一枚硬币,理由是为保护神 圣的国徽不被污损。今天在大学,谁偷吃禁果谁就被开 除学籍。

但是在中国社会的另一端,却是极端的残酷和自私。1994年12月新疆克拉玛依的一场大火中,有人在危急关头竟然 撇下三百多名儿童,高呼让领导先走。这是何等正义?多年来的教化早已使人们深信,在个人的生命之上还有一种更重要更神圣的东西,需要为之奉献牺牲,这 就是权力。正如三国时曹洪在急难中对曹操所说的:天下可以无洪,而不可以无公!在中国国家、领袖可以有负个人,而个人却不可以有负国家、领袖。无数个林 昭、遇罗克牺牲就牺牲了吧,还有无数不知名的反革命或右派屈死的也就屈死,埋没的 也就埋没了吧,象灰尘一般无声无息。谁还会想起他们?

中国不会对谁负责,而权力依然要继续统治下去,该维护的也还是要继续维护下去。真可谓天不变,道亦不变。因此为了政权的稳定,媒体、舆论、以及网 络、新闻和出版等等,该封锁的还是要封锁,该钳制的也还是要钳制。谁敢于直抒真实的己见,敢于揭露底层处境的悲惨,谁的言论和著作就要被查禁。新一代的林 昭、遇罗克们也还是要重新出现。中国需要的不是个体充满活力的生命创造,不是执著于真理,直面社会 的正义与良知,而依旧是安分守己、浑噩麻木以及歌功颂德。

四十年前,中国一边是数千万饿死的灾民,一边却是人定胜 天、 捷报频传的谎言;而四十年后的今天,一边是无数下岗的工人、流落的农民、失学的孩子,一边却是对歌舞升平太平盛世的颂词。大批百姓为了国家利益失去土地或 纷纷下岗失业,但官员们尔虞我诈巧取豪夺,将成亿的资产转移海外。他们永远只要百姓顺从党和国家,服从他们神圣的组织和纪律;而从不把人当人,尊重人起码 的权益。即使你失业街头,妻儿 嗷嗷待哺,父母重病无医,他们说还是要奉献,要重头再来。

中国的道德永远是权力者的道德,统治的道德,在此道德中个人永远是卑微的奴隶,彻底泯灭自我,牺牲全部。如果说中国两千年间的传统道德曾经吃人, 那么两千年以后的中共道德依然在吃人!这样的道德就是为了维持独裁者的专制统治,而需要无数个体一代代让出自己幸福与自由的权利,甚至生命。这样的道德就 是谁不服从XX主义和党,谁就是敌人;谁坚持独立思考,真实的自我,谁就必将不容于社会,自毁前程。如果说从前的中国百姓只是磕头作揖的顺民,现在又有人 企图借稳定的名义来整固极权统治,要百姓忍耐再忍耐。尚若稳定就是维护统治者,剥夺人的权利,麻醉人的自由意志和灵魂,造就大批的愚民,甘心做奴隶,那么 这种道德什么价值和意义呢?

一个人的世界,唯有人的意义才是绝对不变的法则,一切也只能以人的价值为终极价值,以人的标准为终极标准。费尔巴哈曾经说过,追求幸福的欲望是每 个人生下来就有的,因而应当成为一切道德的基础。如果道德的本身不是建立在合乎人性的基础之上 ,那么人民就有权力摒弃它。如果世界的存在只是无数个体精神和权利的丧失,那
么其就是非人世界,是地狱!

2004-12-01



中国的道德是权力者的道德,统治的道德。其维持独裁者的专制,而要无数个体一代代让出自己幸福与自由的权利。

我无法相信,人类社会可以离开道德而存在。但是道德却有公共道德以及统治道德之分。前者是维系人类最基本的正义和伦理 价值的一般行为准绳;而后者则是统治权力的道德化。两千多年来中国传统文化所建构的正是这样一种统治道德。有意思的是,在对人类精神的禁锢上,古代中国与 中世纪欧洲表现出了惊人的一致。如果说在中世纪的神学那?堙A惟有上帝才 是最高的善,上帝的意志至高无上;那么在中国,就是君王的利益高于一切,君权神授,代表上天。朕即是国家,这是一切道德和价值的起点。君君、臣臣、父父、 子子,这就是天道。天道是人世间最完美的等级秩序,任何人都应当以之规范自己,报效朝庭国家。否则人无礼仪 ,则何异于禽兽呢?

因此在古代中国,人不是作为一个自我独立的精神主体,人的价值和意义不取决于人本身,而是整个儿服从于国家社会的需要。现在很多人对天人合一 的思想大加发挥,认为其主张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因而是对人的尊重和强调。殊不知在古代中国,头上的日月星辰从来就对应著人世间的等级秩序。所谓 天与人的交融实质上在历代儒学及其道德实践的话语体系中,恰恰体现著存天理、灭人欲伦理,其以泯灭个性,消解自我来作为代价,从而达到个人与 世界、与国家和社会同步一致。所以古时候君子总是耻谈个人的荣辱得失、七情六欲,他一生的目的就是修身立本,经世致用。这样他的人生价值和意义才算有了著 落。他总是把朝庭的利益放在首位,也总是在朝纲败坏、社稷危难的时刻挺身而出,坚决地维护道,匡复道,殉于道。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 比道更加神圣更加正确,因而更加重要的呢?

所有这一切归结 就 是一句话:天道高于一切,天理永远大于人性! 而在当代,官方的主流意识:共产主义道德,也同样从根本上泯灭个体,是人性的精神统治。整个社会依然只能有一个主义,一个信仰,一种声音,大家团结一致跟 党走。至于个人的命运、悲欢离合不能一顾,谁过多地表现了个人的境遇、自我心灵,谁就是资产阶级个人主义。革命需要、 政 治需要、改革需要、工作需要,实质是极权统治的需要,却偏偏没有个人需要。建国前后,由于需要兵源,则多生子女者美其名为光荣妈妈;后来形势 一变则又成了计划生育光荣。那个年代,雷锋甘愿做 锣丝钉;为抢救几根木头,金训华献出生命。就是到了2002年,《中国儿童画报》依然正面报导了一名少年从车轮底下冒险抢出一枚硬币,理由是为保护神 圣的国徽不被污损。今天在大学,谁偷吃禁果谁就被开 除学籍。

但是在中国社会的另一端,却是极端的残酷和自私。1994年12月新疆克拉玛依的一场大火中,有人在危急关头竟然 撇下三百多名儿童,高呼让领导先走。这是何等正义?多年来的教化早已使人们深信,在个人的生命之上还有一种更重要更神圣的东西,需要为之奉献牺牲,这 就是权力。正如三国时曹洪在急难中对曹操所说的:天下可以无洪,而不可以无公!在中国国家、领袖可以有负个人,而个人却不可以有负国家、领袖。无数个林 昭、遇罗克牺牲就牺牲了吧,还有无数不知名的反革命或右派屈死的也就屈死,埋没的 也就埋没了吧,象灰尘一般无声无息。谁还会想起他们?

中国不会对谁负责,而权力依然要继续统治下去,该维护的也还是要继续维护下去。真可谓天不变,道亦不变。因此为了政权的稳定,媒体、舆论、以及网 络、新闻和出版等等,该封锁的还是要封锁,该钳制的也还是要钳制。谁敢于直抒真实的己见,敢于揭露底层处境的悲惨,谁的言论和著作就要被查禁。新一代的林 昭、遇罗克们也还是要重新出现。中国需要的不是个体充满活力的生命创造,不是执著于真理,直面社会 的正义与良知,而依旧是安分守己、浑噩麻木以及歌功颂德。

四十年前,中国一边是数千万饿死的灾民,一边却是人定胜 天、 捷报频传的谎言;而四十年后的今天,一边是无数下岗的工人、流落的农民、失学的孩子,一边却是对歌舞升平太平盛世的颂词。大批百姓为了国家利益失去土地或 纷纷下岗失业,但官员们尔虞我诈巧取豪夺,将成亿的资产转移海外。他们永远只要百姓顺从党和国家,服从他们神圣的组织和纪律;而从不把人当人,尊重人起码 的权益。即使你失业街头,妻儿 嗷嗷待哺,父母重病无医,他们说还是要奉献,要重头再来。

中国的道德永远是权力者的道德,统治的道德,在此道德中个人永远是卑微的奴隶,彻底泯灭自我,牺牲全部。如果说中国两千年间的传统道德曾经吃人, 那么两千年以后的中共道德依然在吃人!这样的道德就是为了维持独裁者的专制统治,而需要无数个体一代代让出自己幸福与自由的权利,甚至生命。这样的道德就 是谁不服从XX主义和党,谁就是敌人;谁坚持独立思考,真实的自我,谁就必将不容于社会,自毁前程。如果说从前的中国百姓只是磕头作揖的顺民,现在又有人 企图借稳定的名义来整固极权统治,要百姓忍耐再忍耐。尚若稳定就是维护统治者,剥夺人的权利,麻醉人的自由意志和灵魂,造就大批的愚民,甘心做奴隶,那么 这种道德什么价值和意义呢?

一个人的世界,唯有人的意义才是绝对不变的法则,一切也只能以人的价值为终极价值,以人的标准为终极标准。费尔巴哈曾经说过,追求幸福的欲望是每 个人生下来就有的,因而应当成为一切道德的基础。如果道德的本身不是建立在合乎人性的基础之上 ,那么人民就有权力摒弃它。如果世界的存在只是无数个体精神和权利的丧失,那
么其就是非人世界,是地狱!

2004-12-01



中国的道德是权力者的道德,统治的道德。其维持独裁者的专制,而要无数个体一代代让出自己幸福与自由的权利。

我无法相信,人类社会可以离开道德而存在。但是道德却有公共道德以及统治道德之分。前者是维系人类最基本的正义和伦理 价值的一般行为准绳;而后者则是统治权力的道德化。两千多年来中国传统文化所建构的正是这样一种统治道德。有意思的是,在对人类精神的禁锢上,古代中国与 中世纪欧洲表现出了惊人的一致。如果说在中世纪的神学那?堙A惟有上帝才 是最高的善,上帝的意志至高无上;那么在中国,就是君王的利益高于一切,君权神授,代表上天。朕即是国家,这是一切道德和价值的起点。君君、臣臣、父父、 子子,这就是天道。天道是人世间最完美的等级秩序,任何人都应当以之规范自己,报效朝庭国家。否则人无礼仪 ,则何异于禽兽呢?

因此在古代中国,人不是作为一个自我独立的精神主体,人的价值和意义不取决于人本身,而是整个儿服从于国家社会的需要。现在很多人对天人合一 的思想大加发挥,认为其主张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因而是对人的尊重和强调。殊不知在古代中国,头上的日月星辰从来就对应著人世间的等级秩序。所谓 天与人的交融实质上在历代儒学及其道德实践的话语体系中,恰恰体现著存天理、灭人欲伦理,其以泯灭个性,消解自我来作为代价,从而达到个人与 世界、与国家和社会同步一致。所以古时候君子总是耻谈个人的荣辱得失、七情六欲,他一生的目的就是修身立本,经世致用。这样他的人生价值和意义才算有了著 落。他总是把朝庭的利益放在首位,也总是在朝纲败坏、社稷危难的时刻挺身而出,坚决地维护道,匡复道,殉于道。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 比道更加神圣更加正确,因而更加重要的呢?

所有这一切归结 就 是一句话:天道高于一切,天理永远大于人性! 而在当代,官方的主流意识:共产主义道德,也同样从根本上泯灭个体,是人性的精神统治。整个社会依然只能有一个主义,一个信仰,一种声音,大家团结一致跟 党走。至于个人的命运、悲欢离合不能一顾,谁过多地表现了个人的境遇、自我心灵,谁就是资产阶级个人主义。革命需要、 政 治需要、改革需要、工作需要,实质是极权统治的需要,却偏偏没有个人需要。建国前后,由于需要兵源,则多生子女者美其名为光荣妈妈;后来形势 一变则又成了计划生育光荣。那个年代,雷锋甘愿做 锣丝钉;为抢救几根木头,金训华献出生命。就是到了2002年,《中国儿童画报》依然正面报导了一名少年从车轮底下冒险抢出一枚硬币,理由是为保护神 圣的国徽不被污损。今天在大学,谁偷吃禁果谁就被开 除学籍。

但是在中国社会的另一端,却是极端的残酷和自私。1994年12月新疆克拉玛依的一场大火中,有人在危急关头竟然 撇下三百多名儿童,高呼让领导先走。这是何等正义?多年来的教化早已使人们深信,在个人的生命之上还有一种更重要更神圣的东西,需要为之奉献牺牲,这 就是权力。正如三国时曹洪在急难中对曹操所说的:天下可以无洪,而不可以无公!在中国国家、领袖可以有负个人,而个人却不可以有负国家、领袖。无数个林 昭、遇罗克牺牲就牺牲了吧,还有无数不知名的反革命或右派屈死的也就屈死,埋没的 也就埋没了吧,象灰尘一般无声无息。谁还会想起他们?

中国不会对谁负责,而权力依然要继续统治下去,该维护的也还是要继续维护下去。真可谓天不变,道亦不变。因此为了政权的稳定,媒体、舆论、以及网 络、新闻和出版等等,该封锁的还是要封锁,该钳制的也还是要钳制。谁敢于直抒真实的己见,敢于揭露底层处境的悲惨,谁的言论和著作就要被查禁。新一代的林 昭、遇罗克们也还是要重新出现。中国需要的不是个体充满活力的生命创造,不是执著于真理,直面社会 的正义与良知,而依旧是安分守己、浑噩麻木以及歌功颂德。

四十年前,中国一边是数千万饿死的灾民,一边却是人定胜 天、 捷报频传的谎言;而四十年后的今天,一边是无数下岗的工人、流落的农民、失学的孩子,一边却是对歌舞升平太平盛世的颂词。大批百姓为了国家利益失去土地或 纷纷下岗失业,但官员们尔虞我诈巧取豪夺,将成亿的资产转移海外。他们永远只要百姓顺从党和国家,服从他们神圣的组织和纪律;而从不把人当人,尊重人起码 的权益。即使你失业街头,妻儿 嗷嗷待哺,父母重病无医,他们说还是要奉献,要重头再来。

中国的道德永远是权力者的道德,统治的道德,在此道德中个人永远是卑微的奴隶,彻底泯灭自我,牺牲全部。如果说中国两千年间的传统道德曾经吃人, 那么两千年以后的中共道德依然在吃人!这样的道德就是为了维持独裁者的专制统治,而需要无数个体一代代让出自己幸福与自由的权利,甚至生命。这样的道德就 是谁不服从XX主义和党,谁就是敌人;谁坚持独立思考,真实的自我,谁就必将不容于社会,自毁前程。如果说从前的中国百姓只是磕头作揖的顺民,现在又有人 企图借稳定的名义来整固极权统治,要百姓忍耐再忍耐。尚若稳定就是维护统治者,剥夺人的权利,麻醉人的自由意志和灵魂,造就大批的愚民,甘心做奴隶,那么 这种道德什么价值和意义呢?

一个人的世界,唯有人的意义才是绝对不变的法则,一切也只能以人的价值为终极价值,以人的标准为终极标准。费尔巴哈曾经说过,追求幸福的欲望是每 个人生下来就有的,因而应当成为一切道德的基础。如果道德的本身不是建立在合乎人性的基础之上 ,那么人民就有权力摒弃它。如果世界的存在只是无数个体精神和权利的丧失,那
么其就是非人世界,是地狱!

2004-12-01



中国的道德是权力者的道德,统治的道德。其维持独裁者的专制,而要无数个体一代代让出自己幸福与自由的权利。

我无法相信,人类社会可以离开道德而存在。但是道德却有公共道德以及统治道德之分。前者是维系人类最基本的正义和伦理 价值的一般行为准绳;而后者则是统治权力的道德化。两千多年来中国传统文化所建构的正是这样一种统治道德。有意思的是,在对人类精神的禁锢上,古代中国与 中世纪欧洲表现出了惊人的一致。如果说在中世纪的神学那?堙A惟有上帝才 是最高的善,上帝的意志至高无上;那么在中国,就是君王的利益高于一切,君权神授,代表上天。朕即是国家,这是一切道德和价值的起点。君君、臣臣、父父、 子子,这就是天道。天道是人世间最完美的等级秩序,任何人都应当以之规范自己,报效朝庭国家。否则人无礼仪 ,则何异于禽兽呢?

因此在古代中国,人不是作为一个自我独立的精神主体,人的价值和意义不取决于人本身,而是整个儿服从于国家社会的需要。现在很多人对天人合一 的思想大加发挥,认为其主张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因而是对人的尊重和强调。殊不知在古代中国,头上的日月星辰从来就对应著人世间的等级秩序。所谓 天与人的交融实质上在历代儒学及其道德实践的话语体系中,恰恰体现著存天理、灭人欲伦理,其以泯灭个性,消解自我来作为代价,从而达到个人与 世界、与国家和社会同步一致。所以古时候君子总是耻谈个人的荣辱得失、七情六欲,他一生的目的就是修身立本,经世致用。这样他的人生价值和意义才算有了著 落。他总是把朝庭的利益放在首位,也总是在朝纲败坏、社稷危难的时刻挺身而出,坚决地维护道,匡复道,殉于道。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 比道更加神圣更加正确,因而更加重要的呢?

所有这一切归结 就 是一句话:天道高于一切,天理永远大于人性! 而在当代,官方的主流意识:共产主义道德,也同样从根本上泯灭个体,是人性的精神统治。整个社会依然只能有一个主义,一个信仰,一种声音,大家团结一致跟 党走。至于个人的命运、悲欢离合不能一顾,谁过多地表现了个人的境遇、自我心灵,谁就是资产阶级个人主义。革命需要、 政 治需要、改革需要、工作需要,实质是极权统治的需要,却偏偏没有个人需要。建国前后,由于需要兵源,则多生子女者美其名为光荣妈妈;后来形势 一变则又成了计划生育光荣。那个年代,雷锋甘愿做 锣丝钉;为抢救几根木头,金训华献出生命。就是到了2002年,《中国儿童画报》依然正面报导了一名少年从车轮底下冒险抢出一枚硬币,理由是为保护神 圣的国徽不被污损。今天在大学,谁偷吃禁果谁就被开 除学籍。

但是在中国社会的另一端,却是极端的残酷和自私。1994年12月新疆克拉玛依的一场大火中,有人在危急关头竟然 撇下三百多名儿童,高呼让领导先走。这是何等正义?多年来的教化早已使人们深信,在个人的生命之上还有一种更重要更神圣的东西,需要为之奉献牺牲,这 就是权力。正如三国时曹洪在急难中对曹操所说的:天下可以无洪,而不可以无公!在中国国家、领袖可以有负个人,而个人却不可以有负国家、领袖。无数个林 昭、遇罗克牺牲就牺牲了吧,还有无数不知名的反革命或右派屈死的也就屈死,埋没的 也就埋没了吧,象灰尘一般无声无息。谁还会想起他们?

中国不会对谁负责,而权力依然要继续统治下去,该维护的也还是要继续维护下去。真可谓天不变,道亦不变。因此为了政权的稳定,媒体、舆论、以及网 络、新闻和出版等等,该封锁的还是要封锁,该钳制的也还是要钳制。谁敢于直抒真实的己见,敢于揭露底层处境的悲惨,谁的言论和著作就要被查禁。新一代的林 昭、遇罗克们也还是要重新出现。中国需要的不是个体充满活力的生命创造,不是执著于真理,直面社会 的正义与良知,而依旧是安分守己、浑噩麻木以及歌功颂德。

四十年前,中国一边是数千万饿死的灾民,一边却是人定胜 天、 捷报频传的谎言;而四十年后的今天,一边是无数下岗的工人、流落的农民、失学的孩子,一边却是对歌舞升平太平盛世的颂词。大批百姓为了国家利益失去土地或 纷纷下岗失业,但官员们尔虞我诈巧取豪夺,将成亿的资产转移海外。他们永远只要百姓顺从党和国家,服从他们神圣的组织和纪律;而从不把人当人,尊重人起码 的权益。即使你失业街头,妻儿 嗷嗷待哺,父母重病无医,他们说还是要奉献,要重头再来。

中国的道德永远是权力者的道德,统治的道德,在此道德中个人永远是卑微的奴隶,彻底泯灭自我,牺牲全部。如果说中国两千年间的传统道德曾经吃人, 那么两千年以后的中共道德依然在吃人!这样的道德就是为了维持独裁者的专制统治,而需要无数个体一代代让出自己幸福与自由的权利,甚至生命。这样的道德就 是谁不服从XX主义和党,谁就是敌人;谁坚持独立思考,真实的自我,谁就必将不容于社会,自毁前程。如果说从前的中国百姓只是磕头作揖的顺民,现在又有人 企图借稳定的名义来整固极权统治,要百姓忍耐再忍耐。尚若稳定就是维护统治者,剥夺人的权利,麻醉人的自由意志和灵魂,造就大批的愚民,甘心做奴隶,那么 这种道德什么价值和意义呢?

一个人的世界,唯有人的意义才是绝对不变的法则,一切也只能以人的价值为终极价值,以人的标准为终极标准。费尔巴哈曾经说过,追求幸福的欲望是每 个人生下来就有的,因而应当成为一切道德的基础。如果道德的本身不是建立在合乎人性的基础之上 ,那么人民就有权力摒弃它。如果世界的存在只是无数个体精神和权利的丧失,那
么其就是非人世界,是地狱!

2004-12-01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