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仁爱之光
东海老枭



大仁无敌,大爱无疆。爱心仁德,为天下倡。



有朋友问:老枭一向推崇孔孟之道,讲究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讲究中庸之道,平时爱家庭,好朋友,宽容仁厚,上了网却一反常态,骂骂咧咧,愤世嫉俗,恨恨不已,岂非心态扭曲、精神异常、人格分裂?

是的,我恨!恨我社会贫富悬殊,民生凋蔽,黑恶横行,道德崩溃;恨我同胞饱受蒙蔽,愚昧不醒,是非混淆,看朱成碧;恨我祖国灾难重重,厄运连连, 遭尽折腾,步步落后;恨我个人真知灼见,难以传播,蹉跎华年,有志难酬!我恨造孽累累的专制主义,恨一切假恶丑的事物,一切侵犯我同胞自由人权、阻碍我社 会文明进步的腐朽反动势力!于是,当我发现网络这一适手利器,便当仁不让,登坛开骂了。大半辈子积郁的奇思妙法和大悲大愤,如黄河之水呼啸而下。

在《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文末,老枭曰:如果恶警敲门,老枭一定自废武功,笑脸相迎,积极配合。这是调侃,也属无奈,别说老枭已老,功夫荒 废已久,便是武功绝顶,以一敌十,又如何能与现代武器和国家机器相抗?不笑脸相迎又如何?小乔笑道:老枭有病!一般人躲都躲不及,他还自请往里头钻。

其实,有病的不是我,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归根结柢,是中国政治有病,病在党权高于民权,特权侵犯人权。病入蒿盲啊,病菌所传,流毒所及,万恶丛生,洐生种种人间丑剧、悲剧、惨剧。

我恨,但我内心世界的主旋律是爱,一种推己及人的博爱、大爱、大悲悯。骂往往是爱的表达,恨恰恰是爱的体现,是企图用火焰去焕醒更多火焰,用星 火去唤醒更多星光,用个人牺牲去治社会的病,用一腔热血去疗国家的伤。我的棒喝鞭打喜笑怒骂,都是一种权巧示现的启示,就象禅宗祖师爷们动辄把人打 个鼻青脸肿,甚至要人一条腿一支胳膊一只手指,目的是为弟子及早参悟大道。

枭诗曰:苍天有病待谁针?靡靡声中起浩吟。刺贪刺恶休辞重,痛之太切爱之深!



儒墨两家皆强调爱,墨子倡导无差等的兼爱,强调破私立公,摩顶放踵以利天下,力图取消人我之别,不涉亲疏之分,爱的程度不随对象而异 (基督对路人与亲人一视同仁,释迦的待众生如待人,亦与墨子类似)。我敬之而不认同,人有亲疏之别、爱必有厚薄之分。兼爱不符合普通人性,只有极少数 圣贤可抵此境。

我赞同儒家的有差等的爱。这是一种由近及远、推己及人的爱: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君子亲亲自仁民,仁民而爱物,施 之有序,层次分明,先爱亲人,接著对人民仁爱,之后推爱其它生物。孔子以仁为核心,从人之仁的本性出发,建构起关于人生理想、人生价值的儒学理论,其理想 人格从修己始,以安人终。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礼记-大学》。明明德,修己也,亲民,安人也。从修身齐家开始,将仁爱付诸行动, 去济世救民,使天下百姓皆得安乐。

仁心是道德修养,仁政则属于社会理想,乃使天下百姓皆得安乐的政治大道。两千多年前的孔子,一生栖栖惶惶只好在君主身上打主意做功夫,做梦也想不到世间有民主制度可保仁政永久实现。时至今日,还有什么仁政比还权于民、维护人权更好更高呢。孔孟重生,必同意我。

民主属于公益事业。对于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这个国家的有志之士而言,宣传自由、追求民主要付出一定代价作出相当的牺牲,自绝于人民,自断前程,从政从商,皆大受影响,轻则受监控,重则入监狱。所以为实现民主理想而奋斗堪称最大的仁爱、最高的道德。



仁者爱人。对父母孝,对朋友义,诚信待人,尽心工作,对父母、妻子、儿女、朋友、社会和国家负责,在亲亲、仁民、爱物的人生活动中体现自己的价值,便是仁爱的体现。仁之极至,即所谓修齐治平,内圣外王,乃儒家最高人格理想。

仁者亦自爱,爱我。孔孟之道是很重视自我的,从完善小我出发,达成大我。所以说己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 平,利已利人,爱已爱人,一以贯之。仁在孔子学说中具有人生与社会价值的意义,它既是达到人生与社会完美境界的起点,又是人生与社会的价值目标。孟子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无畏精神,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的为人处世原则,皆为仁德的 体现。

自爱者,才能珍惜自己的生命和清白,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孟子的大勇大义大丈夫精神,乃从平日的集义养气而来,从仁爱之心扩展开来,我善养吾浩 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孟子》)。宋明理学,号称遥接孔孟道统,路子却走反 了,做的尽是去我、无我的工作。灭人欲,绝对化极端化,把人性和自我灭掉了,如中共文革时的大公无私、狠批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闹革命等做法 异曲同工。结果,道学家和革命者、共产党人一样,不是伪君子就成冷血动物,道德本来是拿来自律自我完善的,反成了欺人害人吃人的恶物。

一个不爱自已的人,怎么能爱亲人朋友呢?一个连亲人朋友都不爱的人,怎么会爱人民、爱国家呢。所以,我对于大义灭亲之类说教特别反感。灭亲就是最大的不义。



爱有差等,亦有条件,有原则。孔子的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堪称爱的重要原则之一。

对巨奸大恶的宽容,是对善人良民的犯罪;有奇耻大辱而不雪,有深仇大恨而不报,则是对自己或亲人的犯罪。所以我主张公平合理正义的报复主义,这既 符合传统的道德观念,又带有一定的警世戒恶功能,对于制止假恶丑的泛滥,不无助益。唐君毅先坐在评价儒家复仇观时说过:儒家之忠恕之道,以直报怨,则可以 使人人皆在世间有一立足点,以阻碍自已与他人之过失与罪恶之流行。义愤及与人为善之心,亦皆可以直接使善之在世间,得其自然生长之道路(《中国文化之精神 价值》)。

惩恶即助善,亦仁爱的特殊表现也。对于悖仁乖义的残贼之人,理应加以惩处,置诸法律。那怕贵为君主,在一定条件下也可采取非常手段,闻诛一 独夫纣,未闻弑君也。宽容和恕道应该讲,但应该在仇人或敌人受到公正的惩处并对其恶行罪行有所认识悔改之后。不然,小则是乡愿懦夫,大则成了另一种罪 过。

以直报怨的原则,扩大到国家也同样适用。蒋介石强奸圣人,在抗战胜利后号召中国人民对战败的日本,要以德报怨",反对向日本索取战争赔款;中共 也争著以德报怨,与敌为善,主动放弃战争赔款。以德报怨、做滥好人的结果如何,众所周知。国共两党对日本人民倒是仁爱之至了,对中国人民呢?说它们犯罪也 不为过。



专制特权对人的腐化和异化非同小可,犹如一把伤人而又自伤的双刃剑,又如一把魔刀,让掌握者获得侵害别人的能力的同时,也控制和伤害了其本身。有 一篇《贪官也要退》的网文写道:其实本质上我们也是在利用共产党的制度为自己创造财富,我比任何人都知道共产党要完蛋,甚至任何时候都可能。我得到共产 党好处的同时,我从内心厌恶它,因为它让我精神紧张,活得不幸福,活得矛盾重重。不贪没法混,贪了又会被抓住把柄治你。不论真假,此文描述了当今特权者 们普遍的的内心感受,有一种本质的真实。许多贪官落网后都纷纷慨叹:要是当初受到有效监督,也不至于落到这一步!

反对专制,就是为了夺下特权者手中魔刀,把我们自己、把国家民族从血腥暴力的威胁下拯救出来,同时也是把特权者从魔刀的控制下解放出来。



不能否认暴力的力量,但更不要低估仁爱的力量。那是善的力量,良知灭、人性和文明的力量。英国塞缪尔-斯迈尔斯说得好:我们像一个陌生的敌人在这个世界里已经太久,爱将给这个可怕的旧世界一张新面孔。只有仁爱才能完成暴力永远完成不了的事业。

民主伟业,更是离不开先行者们博大的爱心、高尚的仁德。只有仁爱才能形成抗击假恶丑现象和反动势力堂堂正正之师,只有仁爱才能释放善意,化解仇 恨,达成全民族的大和解。东海枭公曰:敢言敢怒,正正堂堂。尽心尽责,至柔至刚。悲天悯人,呼唤阳光。以仁抗暴,以爱疗伤。大仁无敌,大爱无疆。爱心仁 德,为天下倡。善己度人,仁爱之光。

东海一枭2005、1、29

大仁无敌,大爱无疆。爱心仁德,为天下倡。



有朋友问:老枭一向推崇孔孟之道,讲究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讲究中庸之道,平时爱家庭,好朋友,宽容仁厚,上了网却一反常态,骂骂咧咧,愤世嫉俗,恨恨不已,岂非心态扭曲、精神异常、人格分裂?

是的,我恨!恨我社会贫富悬殊,民生凋蔽,黑恶横行,道德崩溃;恨我同胞饱受蒙蔽,愚昧不醒,是非混淆,看朱成碧;恨我祖国灾难重重,厄运连连, 遭尽折腾,步步落后;恨我个人真知灼见,难以传播,蹉跎华年,有志难酬!我恨造孽累累的专制主义,恨一切假恶丑的事物,一切侵犯我同胞自由人权、阻碍我社 会文明进步的腐朽反动势力!于是,当我发现网络这一适手利器,便当仁不让,登坛开骂了。大半辈子积郁的奇思妙法和大悲大愤,如黄河之水呼啸而下。

在《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文末,老枭曰:如果恶警敲门,老枭一定自废武功,笑脸相迎,积极配合。这是调侃,也属无奈,别说老枭已老,功夫荒 废已久,便是武功绝顶,以一敌十,又如何能与现代武器和国家机器相抗?不笑脸相迎又如何?小乔笑道:老枭有病!一般人躲都躲不及,他还自请往里头钻。

其实,有病的不是我,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归根结柢,是中国政治有病,病在党权高于民权,特权侵犯人权。病入蒿盲啊,病菌所传,流毒所及,万恶丛生,洐生种种人间丑剧、悲剧、惨剧。

我恨,但我内心世界的主旋律是爱,一种推己及人的博爱、大爱、大悲悯。骂往往是爱的表达,恨恰恰是爱的体现,是企图用火焰去焕醒更多火焰,用星 火去唤醒更多星光,用个人牺牲去治社会的病,用一腔热血去疗国家的伤。我的棒喝鞭打喜笑怒骂,都是一种权巧示现的启示,就象禅宗祖师爷们动辄把人打 个鼻青脸肿,甚至要人一条腿一支胳膊一只手指,目的是为弟子及早参悟大道。

枭诗曰:苍天有病待谁针?靡靡声中起浩吟。刺贪刺恶休辞重,痛之太切爱之深!



儒墨两家皆强调爱,墨子倡导无差等的兼爱,强调破私立公,摩顶放踵以利天下,力图取消人我之别,不涉亲疏之分,爱的程度不随对象而异 (基督对路人与亲人一视同仁,释迦的待众生如待人,亦与墨子类似)。我敬之而不认同,人有亲疏之别、爱必有厚薄之分。兼爱不符合普通人性,只有极少数 圣贤可抵此境。

我赞同儒家的有差等的爱。这是一种由近及远、推己及人的爱: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君子亲亲自仁民,仁民而爱物,施 之有序,层次分明,先爱亲人,接著对人民仁爱,之后推爱其它生物。孔子以仁为核心,从人之仁的本性出发,建构起关于人生理想、人生价值的儒学理论,其理想 人格从修己始,以安人终。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礼记-大学》。明明德,修己也,亲民,安人也。从修身齐家开始,将仁爱付诸行动, 去济世救民,使天下百姓皆得安乐。

仁心是道德修养,仁政则属于社会理想,乃使天下百姓皆得安乐的政治大道。两千多年前的孔子,一生栖栖惶惶只好在君主身上打主意做功夫,做梦也想不到世间有民主制度可保仁政永久实现。时至今日,还有什么仁政比还权于民、维护人权更好更高呢。孔孟重生,必同意我。

民主属于公益事业。对于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这个国家的有志之士而言,宣传自由、追求民主要付出一定代价作出相当的牺牲,自绝于人民,自断前程,从政从商,皆大受影响,轻则受监控,重则入监狱。所以为实现民主理想而奋斗堪称最大的仁爱、最高的道德。



仁者爱人。对父母孝,对朋友义,诚信待人,尽心工作,对父母、妻子、儿女、朋友、社会和国家负责,在亲亲、仁民、爱物的人生活动中体现自己的价值,便是仁爱的体现。仁之极至,即所谓修齐治平,内圣外王,乃儒家最高人格理想。

仁者亦自爱,爱我。孔孟之道是很重视自我的,从完善小我出发,达成大我。所以说己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 平,利已利人,爱已爱人,一以贯之。仁在孔子学说中具有人生与社会价值的意义,它既是达到人生与社会完美境界的起点,又是人生与社会的价值目标。孟子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无畏精神,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的为人处世原则,皆为仁德的 体现。

自爱者,才能珍惜自己的生命和清白,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孟子的大勇大义大丈夫精神,乃从平日的集义养气而来,从仁爱之心扩展开来,我善养吾浩 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孟子》)。宋明理学,号称遥接孔孟道统,路子却走反 了,做的尽是去我、无我的工作。灭人欲,绝对化极端化,把人性和自我灭掉了,如中共文革时的大公无私、狠批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闹革命等做法 异曲同工。结果,道学家和革命者、共产党人一样,不是伪君子就成冷血动物,道德本来是拿来自律自我完善的,反成了欺人害人吃人的恶物。

一个不爱自已的人,怎么能爱亲人朋友呢?一个连亲人朋友都不爱的人,怎么会爱人民、爱国家呢。所以,我对于大义灭亲之类说教特别反感。灭亲就是最大的不义。



爱有差等,亦有条件,有原则。孔子的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堪称爱的重要原则之一。

对巨奸大恶的宽容,是对善人良民的犯罪;有奇耻大辱而不雪,有深仇大恨而不报,则是对自己或亲人的犯罪。所以我主张公平合理正义的报复主义,这既 符合传统的道德观念,又带有一定的警世戒恶功能,对于制止假恶丑的泛滥,不无助益。唐君毅先坐在评价儒家复仇观时说过:儒家之忠恕之道,以直报怨,则可以 使人人皆在世间有一立足点,以阻碍自已与他人之过失与罪恶之流行。义愤及与人为善之心,亦皆可以直接使善之在世间,得其自然生长之道路(《中国文化之精神 价值》)。

惩恶即助善,亦仁爱的特殊表现也。对于悖仁乖义的残贼之人,理应加以惩处,置诸法律。那怕贵为君主,在一定条件下也可采取非常手段,闻诛一 独夫纣,未闻弑君也。宽容和恕道应该讲,但应该在仇人或敌人受到公正的惩处并对其恶行罪行有所认识悔改之后。不然,小则是乡愿懦夫,大则成了另一种罪 过。

以直报怨的原则,扩大到国家也同样适用。蒋介石强奸圣人,在抗战胜利后号召中国人民对战败的日本,要以德报怨",反对向日本索取战争赔款;中共 也争著以德报怨,与敌为善,主动放弃战争赔款。以德报怨、做滥好人的结果如何,众所周知。国共两党对日本人民倒是仁爱之至了,对中国人民呢?说它们犯罪也 不为过。



专制特权对人的腐化和异化非同小可,犹如一把伤人而又自伤的双刃剑,又如一把魔刀,让掌握者获得侵害别人的能力的同时,也控制和伤害了其本身。有 一篇《贪官也要退》的网文写道:其实本质上我们也是在利用共产党的制度为自己创造财富,我比任何人都知道共产党要完蛋,甚至任何时候都可能。我得到共产 党好处的同时,我从内心厌恶它,因为它让我精神紧张,活得不幸福,活得矛盾重重。不贪没法混,贪了又会被抓住把柄治你。不论真假,此文描述了当今特权者 们普遍的的内心感受,有一种本质的真实。许多贪官落网后都纷纷慨叹:要是当初受到有效监督,也不至于落到这一步!

反对专制,就是为了夺下特权者手中魔刀,把我们自己、把国家民族从血腥暴力的威胁下拯救出来,同时也是把特权者从魔刀的控制下解放出来。



不能否认暴力的力量,但更不要低估仁爱的力量。那是善的力量,良知灭、人性和文明的力量。英国塞缪尔-斯迈尔斯说得好:我们像一个陌生的敌人在这个世界里已经太久,爱将给这个可怕的旧世界一张新面孔。只有仁爱才能完成暴力永远完成不了的事业。

民主伟业,更是离不开先行者们博大的爱心、高尚的仁德。只有仁爱才能形成抗击假恶丑现象和反动势力堂堂正正之师,只有仁爱才能释放善意,化解仇 恨,达成全民族的大和解。东海枭公曰:敢言敢怒,正正堂堂。尽心尽责,至柔至刚。悲天悯人,呼唤阳光。以仁抗暴,以爱疗伤。大仁无敌,大爱无疆。爱心仁 德,为天下倡。善己度人,仁爱之光。

东海一枭2005、1、29

大仁无敌,大爱无疆。爱心仁德,为天下倡。



有朋友问:老枭一向推崇孔孟之道,讲究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讲究中庸之道,平时爱家庭,好朋友,宽容仁厚,上了网却一反常态,骂骂咧咧,愤世嫉俗,恨恨不已,岂非心态扭曲、精神异常、人格分裂?

是的,我恨!恨我社会贫富悬殊,民生凋蔽,黑恶横行,道德崩溃;恨我同胞饱受蒙蔽,愚昧不醒,是非混淆,看朱成碧;恨我祖国灾难重重,厄运连连, 遭尽折腾,步步落后;恨我个人真知灼见,难以传播,蹉跎华年,有志难酬!我恨造孽累累的专制主义,恨一切假恶丑的事物,一切侵犯我同胞自由人权、阻碍我社 会文明进步的腐朽反动势力!于是,当我发现网络这一适手利器,便当仁不让,登坛开骂了。大半辈子积郁的奇思妙法和大悲大愤,如黄河之水呼啸而下。

在《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文末,老枭曰:如果恶警敲门,老枭一定自废武功,笑脸相迎,积极配合。这是调侃,也属无奈,别说老枭已老,功夫荒 废已久,便是武功绝顶,以一敌十,又如何能与现代武器和国家机器相抗?不笑脸相迎又如何?小乔笑道:老枭有病!一般人躲都躲不及,他还自请往里头钻。

其实,有病的不是我,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归根结柢,是中国政治有病,病在党权高于民权,特权侵犯人权。病入蒿盲啊,病菌所传,流毒所及,万恶丛生,洐生种种人间丑剧、悲剧、惨剧。

我恨,但我内心世界的主旋律是爱,一种推己及人的博爱、大爱、大悲悯。骂往往是爱的表达,恨恰恰是爱的体现,是企图用火焰去焕醒更多火焰,用星 火去唤醒更多星光,用个人牺牲去治社会的病,用一腔热血去疗国家的伤。我的棒喝鞭打喜笑怒骂,都是一种权巧示现的启示,就象禅宗祖师爷们动辄把人打 个鼻青脸肿,甚至要人一条腿一支胳膊一只手指,目的是为弟子及早参悟大道。

枭诗曰:苍天有病待谁针?靡靡声中起浩吟。刺贪刺恶休辞重,痛之太切爱之深!



儒墨两家皆强调爱,墨子倡导无差等的兼爱,强调破私立公,摩顶放踵以利天下,力图取消人我之别,不涉亲疏之分,爱的程度不随对象而异 (基督对路人与亲人一视同仁,释迦的待众生如待人,亦与墨子类似)。我敬之而不认同,人有亲疏之别、爱必有厚薄之分。兼爱不符合普通人性,只有极少数 圣贤可抵此境。

我赞同儒家的有差等的爱。这是一种由近及远、推己及人的爱: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君子亲亲自仁民,仁民而爱物,施 之有序,层次分明,先爱亲人,接著对人民仁爱,之后推爱其它生物。孔子以仁为核心,从人之仁的本性出发,建构起关于人生理想、人生价值的儒学理论,其理想 人格从修己始,以安人终。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礼记-大学》。明明德,修己也,亲民,安人也。从修身齐家开始,将仁爱付诸行动, 去济世救民,使天下百姓皆得安乐。

仁心是道德修养,仁政则属于社会理想,乃使天下百姓皆得安乐的政治大道。两千多年前的孔子,一生栖栖惶惶只好在君主身上打主意做功夫,做梦也想不到世间有民主制度可保仁政永久实现。时至今日,还有什么仁政比还权于民、维护人权更好更高呢。孔孟重生,必同意我。

民主属于公益事业。对于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这个国家的有志之士而言,宣传自由、追求民主要付出一定代价作出相当的牺牲,自绝于人民,自断前程,从政从商,皆大受影响,轻则受监控,重则入监狱。所以为实现民主理想而奋斗堪称最大的仁爱、最高的道德。



仁者爱人。对父母孝,对朋友义,诚信待人,尽心工作,对父母、妻子、儿女、朋友、社会和国家负责,在亲亲、仁民、爱物的人生活动中体现自己的价值,便是仁爱的体现。仁之极至,即所谓修齐治平,内圣外王,乃儒家最高人格理想。

仁者亦自爱,爱我。孔孟之道是很重视自我的,从完善小我出发,达成大我。所以说己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 平,利已利人,爱已爱人,一以贯之。仁在孔子学说中具有人生与社会价值的意义,它既是达到人生与社会完美境界的起点,又是人生与社会的价值目标。孟子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无畏精神,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的为人处世原则,皆为仁德的 体现。

自爱者,才能珍惜自己的生命和清白,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孟子的大勇大义大丈夫精神,乃从平日的集义养气而来,从仁爱之心扩展开来,我善养吾浩 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孟子》)。宋明理学,号称遥接孔孟道统,路子却走反 了,做的尽是去我、无我的工作。灭人欲,绝对化极端化,把人性和自我灭掉了,如中共文革时的大公无私、狠批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闹革命等做法 异曲同工。结果,道学家和革命者、共产党人一样,不是伪君子就成冷血动物,道德本来是拿来自律自我完善的,反成了欺人害人吃人的恶物。

一个不爱自已的人,怎么能爱亲人朋友呢?一个连亲人朋友都不爱的人,怎么会爱人民、爱国家呢。所以,我对于大义灭亲之类说教特别反感。灭亲就是最大的不义。



爱有差等,亦有条件,有原则。孔子的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堪称爱的重要原则之一。

对巨奸大恶的宽容,是对善人良民的犯罪;有奇耻大辱而不雪,有深仇大恨而不报,则是对自己或亲人的犯罪。所以我主张公平合理正义的报复主义,这既 符合传统的道德观念,又带有一定的警世戒恶功能,对于制止假恶丑的泛滥,不无助益。唐君毅先坐在评价儒家复仇观时说过:儒家之忠恕之道,以直报怨,则可以 使人人皆在世间有一立足点,以阻碍自已与他人之过失与罪恶之流行。义愤及与人为善之心,亦皆可以直接使善之在世间,得其自然生长之道路(《中国文化之精神 价值》)。

惩恶即助善,亦仁爱的特殊表现也。对于悖仁乖义的残贼之人,理应加以惩处,置诸法律。那怕贵为君主,在一定条件下也可采取非常手段,闻诛一 独夫纣,未闻弑君也。宽容和恕道应该讲,但应该在仇人或敌人受到公正的惩处并对其恶行罪行有所认识悔改之后。不然,小则是乡愿懦夫,大则成了另一种罪 过。

以直报怨的原则,扩大到国家也同样适用。蒋介石强奸圣人,在抗战胜利后号召中国人民对战败的日本,要以德报怨",反对向日本索取战争赔款;中共 也争著以德报怨,与敌为善,主动放弃战争赔款。以德报怨、做滥好人的结果如何,众所周知。国共两党对日本人民倒是仁爱之至了,对中国人民呢?说它们犯罪也 不为过。



专制特权对人的腐化和异化非同小可,犹如一把伤人而又自伤的双刃剑,又如一把魔刀,让掌握者获得侵害别人的能力的同时,也控制和伤害了其本身。有 一篇《贪官也要退》的网文写道:其实本质上我们也是在利用共产党的制度为自己创造财富,我比任何人都知道共产党要完蛋,甚至任何时候都可能。我得到共产 党好处的同时,我从内心厌恶它,因为它让我精神紧张,活得不幸福,活得矛盾重重。不贪没法混,贪了又会被抓住把柄治你。不论真假,此文描述了当今特权者 们普遍的的内心感受,有一种本质的真实。许多贪官落网后都纷纷慨叹:要是当初受到有效监督,也不至于落到这一步!

反对专制,就是为了夺下特权者手中魔刀,把我们自己、把国家民族从血腥暴力的威胁下拯救出来,同时也是把特权者从魔刀的控制下解放出来。



不能否认暴力的力量,但更不要低估仁爱的力量。那是善的力量,良知灭、人性和文明的力量。英国塞缪尔-斯迈尔斯说得好:我们像一个陌生的敌人在这个世界里已经太久,爱将给这个可怕的旧世界一张新面孔。只有仁爱才能完成暴力永远完成不了的事业。

民主伟业,更是离不开先行者们博大的爱心、高尚的仁德。只有仁爱才能形成抗击假恶丑现象和反动势力堂堂正正之师,只有仁爱才能释放善意,化解仇 恨,达成全民族的大和解。东海枭公曰:敢言敢怒,正正堂堂。尽心尽责,至柔至刚。悲天悯人,呼唤阳光。以仁抗暴,以爱疗伤。大仁无敌,大爱无疆。爱心仁 德,为天下倡。善己度人,仁爱之光。

东海一枭2005、1、29

大仁无敌,大爱无疆。爱心仁德,为天下倡。



有朋友问:老枭一向推崇孔孟之道,讲究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讲究中庸之道,平时爱家庭,好朋友,宽容仁厚,上了网却一反常态,骂骂咧咧,愤世嫉俗,恨恨不已,岂非心态扭曲、精神异常、人格分裂?

是的,我恨!恨我社会贫富悬殊,民生凋蔽,黑恶横行,道德崩溃;恨我同胞饱受蒙蔽,愚昧不醒,是非混淆,看朱成碧;恨我祖国灾难重重,厄运连连, 遭尽折腾,步步落后;恨我个人真知灼见,难以传播,蹉跎华年,有志难酬!我恨造孽累累的专制主义,恨一切假恶丑的事物,一切侵犯我同胞自由人权、阻碍我社 会文明进步的腐朽反动势力!于是,当我发现网络这一适手利器,便当仁不让,登坛开骂了。大半辈子积郁的奇思妙法和大悲大愤,如黄河之水呼啸而下。

在《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文末,老枭曰:如果恶警敲门,老枭一定自废武功,笑脸相迎,积极配合。这是调侃,也属无奈,别说老枭已老,功夫荒 废已久,便是武功绝顶,以一敌十,又如何能与现代武器和国家机器相抗?不笑脸相迎又如何?小乔笑道:老枭有病!一般人躲都躲不及,他还自请往里头钻。

其实,有病的不是我,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归根结柢,是中国政治有病,病在党权高于民权,特权侵犯人权。病入蒿盲啊,病菌所传,流毒所及,万恶丛生,洐生种种人间丑剧、悲剧、惨剧。

我恨,但我内心世界的主旋律是爱,一种推己及人的博爱、大爱、大悲悯。骂往往是爱的表达,恨恰恰是爱的体现,是企图用火焰去焕醒更多火焰,用星 火去唤醒更多星光,用个人牺牲去治社会的病,用一腔热血去疗国家的伤。我的棒喝鞭打喜笑怒骂,都是一种权巧示现的启示,就象禅宗祖师爷们动辄把人打 个鼻青脸肿,甚至要人一条腿一支胳膊一只手指,目的是为弟子及早参悟大道。

枭诗曰:苍天有病待谁针?靡靡声中起浩吟。刺贪刺恶休辞重,痛之太切爱之深!



儒墨两家皆强调爱,墨子倡导无差等的兼爱,强调破私立公,摩顶放踵以利天下,力图取消人我之别,不涉亲疏之分,爱的程度不随对象而异 (基督对路人与亲人一视同仁,释迦的待众生如待人,亦与墨子类似)。我敬之而不认同,人有亲疏之别、爱必有厚薄之分。兼爱不符合普通人性,只有极少数 圣贤可抵此境。

我赞同儒家的有差等的爱。这是一种由近及远、推己及人的爱: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君子亲亲自仁民,仁民而爱物,施 之有序,层次分明,先爱亲人,接著对人民仁爱,之后推爱其它生物。孔子以仁为核心,从人之仁的本性出发,建构起关于人生理想、人生价值的儒学理论,其理想 人格从修己始,以安人终。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礼记-大学》。明明德,修己也,亲民,安人也。从修身齐家开始,将仁爱付诸行动, 去济世救民,使天下百姓皆得安乐。

仁心是道德修养,仁政则属于社会理想,乃使天下百姓皆得安乐的政治大道。两千多年前的孔子,一生栖栖惶惶只好在君主身上打主意做功夫,做梦也想不到世间有民主制度可保仁政永久实现。时至今日,还有什么仁政比还权于民、维护人权更好更高呢。孔孟重生,必同意我。

民主属于公益事业。对于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这个国家的有志之士而言,宣传自由、追求民主要付出一定代价作出相当的牺牲,自绝于人民,自断前程,从政从商,皆大受影响,轻则受监控,重则入监狱。所以为实现民主理想而奋斗堪称最大的仁爱、最高的道德。



仁者爱人。对父母孝,对朋友义,诚信待人,尽心工作,对父母、妻子、儿女、朋友、社会和国家负责,在亲亲、仁民、爱物的人生活动中体现自己的价值,便是仁爱的体现。仁之极至,即所谓修齐治平,内圣外王,乃儒家最高人格理想。

仁者亦自爱,爱我。孔孟之道是很重视自我的,从完善小我出发,达成大我。所以说己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 平,利已利人,爱已爱人,一以贯之。仁在孔子学说中具有人生与社会价值的意义,它既是达到人生与社会完美境界的起点,又是人生与社会的价值目标。孟子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无畏精神,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的为人处世原则,皆为仁德的 体现。

自爱者,才能珍惜自己的生命和清白,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孟子的大勇大义大丈夫精神,乃从平日的集义养气而来,从仁爱之心扩展开来,我善养吾浩 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孟子》)。宋明理学,号称遥接孔孟道统,路子却走反 了,做的尽是去我、无我的工作。灭人欲,绝对化极端化,把人性和自我灭掉了,如中共文革时的大公无私、狠批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闹革命等做法 异曲同工。结果,道学家和革命者、共产党人一样,不是伪君子就成冷血动物,道德本来是拿来自律自我完善的,反成了欺人害人吃人的恶物。

一个不爱自已的人,怎么能爱亲人朋友呢?一个连亲人朋友都不爱的人,怎么会爱人民、爱国家呢。所以,我对于大义灭亲之类说教特别反感。灭亲就是最大的不义。



爱有差等,亦有条件,有原则。孔子的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堪称爱的重要原则之一。

对巨奸大恶的宽容,是对善人良民的犯罪;有奇耻大辱而不雪,有深仇大恨而不报,则是对自己或亲人的犯罪。所以我主张公平合理正义的报复主义,这既 符合传统的道德观念,又带有一定的警世戒恶功能,对于制止假恶丑的泛滥,不无助益。唐君毅先坐在评价儒家复仇观时说过:儒家之忠恕之道,以直报怨,则可以 使人人皆在世间有一立足点,以阻碍自已与他人之过失与罪恶之流行。义愤及与人为善之心,亦皆可以直接使善之在世间,得其自然生长之道路(《中国文化之精神 价值》)。

惩恶即助善,亦仁爱的特殊表现也。对于悖仁乖义的残贼之人,理应加以惩处,置诸法律。那怕贵为君主,在一定条件下也可采取非常手段,闻诛一 独夫纣,未闻弑君也。宽容和恕道应该讲,但应该在仇人或敌人受到公正的惩处并对其恶行罪行有所认识悔改之后。不然,小则是乡愿懦夫,大则成了另一种罪 过。

以直报怨的原则,扩大到国家也同样适用。蒋介石强奸圣人,在抗战胜利后号召中国人民对战败的日本,要以德报怨",反对向日本索取战争赔款;中共 也争著以德报怨,与敌为善,主动放弃战争赔款。以德报怨、做滥好人的结果如何,众所周知。国共两党对日本人民倒是仁爱之至了,对中国人民呢?说它们犯罪也 不为过。



专制特权对人的腐化和异化非同小可,犹如一把伤人而又自伤的双刃剑,又如一把魔刀,让掌握者获得侵害别人的能力的同时,也控制和伤害了其本身。有 一篇《贪官也要退》的网文写道:其实本质上我们也是在利用共产党的制度为自己创造财富,我比任何人都知道共产党要完蛋,甚至任何时候都可能。我得到共产 党好处的同时,我从内心厌恶它,因为它让我精神紧张,活得不幸福,活得矛盾重重。不贪没法混,贪了又会被抓住把柄治你。不论真假,此文描述了当今特权者 们普遍的的内心感受,有一种本质的真实。许多贪官落网后都纷纷慨叹:要是当初受到有效监督,也不至于落到这一步!

反对专制,就是为了夺下特权者手中魔刀,把我们自己、把国家民族从血腥暴力的威胁下拯救出来,同时也是把特权者从魔刀的控制下解放出来。



不能否认暴力的力量,但更不要低估仁爱的力量。那是善的力量,良知灭、人性和文明的力量。英国塞缪尔-斯迈尔斯说得好:我们像一个陌生的敌人在这个世界里已经太久,爱将给这个可怕的旧世界一张新面孔。只有仁爱才能完成暴力永远完成不了的事业。

民主伟业,更是离不开先行者们博大的爱心、高尚的仁德。只有仁爱才能形成抗击假恶丑现象和反动势力堂堂正正之师,只有仁爱才能释放善意,化解仇 恨,达成全民族的大和解。东海枭公曰:敢言敢怒,正正堂堂。尽心尽责,至柔至刚。悲天悯人,呼唤阳光。以仁抗暴,以爱疗伤。大仁无敌,大爱无疆。爱心仁 德,为天下倡。善己度人,仁爱之光。

东海一枭2005、1、29

大仁无敌,大爱无疆。爱心仁德,为天下倡。



有朋友问:老枭一向推崇孔孟之道,讲究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讲究中庸之道,平时爱家庭,好朋友,宽容仁厚,上了网却一反常态,骂骂咧咧,愤世嫉俗,恨恨不已,岂非心态扭曲、精神异常、人格分裂?

是的,我恨!恨我社会贫富悬殊,民生凋蔽,黑恶横行,道德崩溃;恨我同胞饱受蒙蔽,愚昧不醒,是非混淆,看朱成碧;恨我祖国灾难重重,厄运连连, 遭尽折腾,步步落后;恨我个人真知灼见,难以传播,蹉跎华年,有志难酬!我恨造孽累累的专制主义,恨一切假恶丑的事物,一切侵犯我同胞自由人权、阻碍我社 会文明进步的腐朽反动势力!于是,当我发现网络这一适手利器,便当仁不让,登坛开骂了。大半辈子积郁的奇思妙法和大悲大愤,如黄河之水呼啸而下。

在《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文末,老枭曰:如果恶警敲门,老枭一定自废武功,笑脸相迎,积极配合。这是调侃,也属无奈,别说老枭已老,功夫荒 废已久,便是武功绝顶,以一敌十,又如何能与现代武器和国家机器相抗?不笑脸相迎又如何?小乔笑道:老枭有病!一般人躲都躲不及,他还自请往里头钻。

其实,有病的不是我,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归根结柢,是中国政治有病,病在党权高于民权,特权侵犯人权。病入蒿盲啊,病菌所传,流毒所及,万恶丛生,洐生种种人间丑剧、悲剧、惨剧。

我恨,但我内心世界的主旋律是爱,一种推己及人的博爱、大爱、大悲悯。骂往往是爱的表达,恨恰恰是爱的体现,是企图用火焰去焕醒更多火焰,用星 火去唤醒更多星光,用个人牺牲去治社会的病,用一腔热血去疗国家的伤。我的棒喝鞭打喜笑怒骂,都是一种权巧示现的启示,就象禅宗祖师爷们动辄把人打 个鼻青脸肿,甚至要人一条腿一支胳膊一只手指,目的是为弟子及早参悟大道。

枭诗曰:苍天有病待谁针?靡靡声中起浩吟。刺贪刺恶休辞重,痛之太切爱之深!



儒墨两家皆强调爱,墨子倡导无差等的兼爱,强调破私立公,摩顶放踵以利天下,力图取消人我之别,不涉亲疏之分,爱的程度不随对象而异 (基督对路人与亲人一视同仁,释迦的待众生如待人,亦与墨子类似)。我敬之而不认同,人有亲疏之别、爱必有厚薄之分。兼爱不符合普通人性,只有极少数 圣贤可抵此境。

我赞同儒家的有差等的爱。这是一种由近及远、推己及人的爱: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君子亲亲自仁民,仁民而爱物,施 之有序,层次分明,先爱亲人,接著对人民仁爱,之后推爱其它生物。孔子以仁为核心,从人之仁的本性出发,建构起关于人生理想、人生价值的儒学理论,其理想 人格从修己始,以安人终。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礼记-大学》。明明德,修己也,亲民,安人也。从修身齐家开始,将仁爱付诸行动, 去济世救民,使天下百姓皆得安乐。

仁心是道德修养,仁政则属于社会理想,乃使天下百姓皆得安乐的政治大道。两千多年前的孔子,一生栖栖惶惶只好在君主身上打主意做功夫,做梦也想不到世间有民主制度可保仁政永久实现。时至今日,还有什么仁政比还权于民、维护人权更好更高呢。孔孟重生,必同意我。

民主属于公益事业。对于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这个国家的有志之士而言,宣传自由、追求民主要付出一定代价作出相当的牺牲,自绝于人民,自断前程,从政从商,皆大受影响,轻则受监控,重则入监狱。所以为实现民主理想而奋斗堪称最大的仁爱、最高的道德。



仁者爱人。对父母孝,对朋友义,诚信待人,尽心工作,对父母、妻子、儿女、朋友、社会和国家负责,在亲亲、仁民、爱物的人生活动中体现自己的价值,便是仁爱的体现。仁之极至,即所谓修齐治平,内圣外王,乃儒家最高人格理想。

仁者亦自爱,爱我。孔孟之道是很重视自我的,从完善小我出发,达成大我。所以说己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 平,利已利人,爱已爱人,一以贯之。仁在孔子学说中具有人生与社会价值的意义,它既是达到人生与社会完美境界的起点,又是人生与社会的价值目标。孟子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无畏精神,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的为人处世原则,皆为仁德的 体现。

自爱者,才能珍惜自己的生命和清白,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孟子的大勇大义大丈夫精神,乃从平日的集义养气而来,从仁爱之心扩展开来,我善养吾浩 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孟子》)。宋明理学,号称遥接孔孟道统,路子却走反 了,做的尽是去我、无我的工作。灭人欲,绝对化极端化,把人性和自我灭掉了,如中共文革时的大公无私、狠批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闹革命等做法 异曲同工。结果,道学家和革命者、共产党人一样,不是伪君子就成冷血动物,道德本来是拿来自律自我完善的,反成了欺人害人吃人的恶物。

一个不爱自已的人,怎么能爱亲人朋友呢?一个连亲人朋友都不爱的人,怎么会爱人民、爱国家呢。所以,我对于大义灭亲之类说教特别反感。灭亲就是最大的不义。



爱有差等,亦有条件,有原则。孔子的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堪称爱的重要原则之一。

对巨奸大恶的宽容,是对善人良民的犯罪;有奇耻大辱而不雪,有深仇大恨而不报,则是对自己或亲人的犯罪。所以我主张公平合理正义的报复主义,这既 符合传统的道德观念,又带有一定的警世戒恶功能,对于制止假恶丑的泛滥,不无助益。唐君毅先坐在评价儒家复仇观时说过:儒家之忠恕之道,以直报怨,则可以 使人人皆在世间有一立足点,以阻碍自已与他人之过失与罪恶之流行。义愤及与人为善之心,亦皆可以直接使善之在世间,得其自然生长之道路(《中国文化之精神 价值》)。

惩恶即助善,亦仁爱的特殊表现也。对于悖仁乖义的残贼之人,理应加以惩处,置诸法律。那怕贵为君主,在一定条件下也可采取非常手段,闻诛一 独夫纣,未闻弑君也。宽容和恕道应该讲,但应该在仇人或敌人受到公正的惩处并对其恶行罪行有所认识悔改之后。不然,小则是乡愿懦夫,大则成了另一种罪 过。

以直报怨的原则,扩大到国家也同样适用。蒋介石强奸圣人,在抗战胜利后号召中国人民对战败的日本,要以德报怨",反对向日本索取战争赔款;中共 也争著以德报怨,与敌为善,主动放弃战争赔款。以德报怨、做滥好人的结果如何,众所周知。国共两党对日本人民倒是仁爱之至了,对中国人民呢?说它们犯罪也 不为过。



专制特权对人的腐化和异化非同小可,犹如一把伤人而又自伤的双刃剑,又如一把魔刀,让掌握者获得侵害别人的能力的同时,也控制和伤害了其本身。有 一篇《贪官也要退》的网文写道:其实本质上我们也是在利用共产党的制度为自己创造财富,我比任何人都知道共产党要完蛋,甚至任何时候都可能。我得到共产 党好处的同时,我从内心厌恶它,因为它让我精神紧张,活得不幸福,活得矛盾重重。不贪没法混,贪了又会被抓住把柄治你。不论真假,此文描述了当今特权者 们普遍的的内心感受,有一种本质的真实。许多贪官落网后都纷纷慨叹:要是当初受到有效监督,也不至于落到这一步!

反对专制,就是为了夺下特权者手中魔刀,把我们自己、把国家民族从血腥暴力的威胁下拯救出来,同时也是把特权者从魔刀的控制下解放出来。



不能否认暴力的力量,但更不要低估仁爱的力量。那是善的力量,良知灭、人性和文明的力量。英国塞缪尔-斯迈尔斯说得好:我们像一个陌生的敌人在这个世界里已经太久,爱将给这个可怕的旧世界一张新面孔。只有仁爱才能完成暴力永远完成不了的事业。

民主伟业,更是离不开先行者们博大的爱心、高尚的仁德。只有仁爱才能形成抗击假恶丑现象和反动势力堂堂正正之师,只有仁爱才能释放善意,化解仇 恨,达成全民族的大和解。东海枭公曰:敢言敢怒,正正堂堂。尽心尽责,至柔至刚。悲天悯人,呼唤阳光。以仁抗暴,以爱疗伤。大仁无敌,大爱无疆。爱心仁 德,为天下倡。善己度人,仁爱之光。

东海一枭2005、1、29

大仁无敌,大爱无疆。爱心仁德,为天下倡。



有朋友问:老枭一向推崇孔孟之道,讲究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讲究中庸之道,平时爱家庭,好朋友,宽容仁厚,上了网却一反常态,骂骂咧咧,愤世嫉俗,恨恨不已,岂非心态扭曲、精神异常、人格分裂?

是的,我恨!恨我社会贫富悬殊,民生凋蔽,黑恶横行,道德崩溃;恨我同胞饱受蒙蔽,愚昧不醒,是非混淆,看朱成碧;恨我祖国灾难重重,厄运连连, 遭尽折腾,步步落后;恨我个人真知灼见,难以传播,蹉跎华年,有志难酬!我恨造孽累累的专制主义,恨一切假恶丑的事物,一切侵犯我同胞自由人权、阻碍我社 会文明进步的腐朽反动势力!于是,当我发现网络这一适手利器,便当仁不让,登坛开骂了。大半辈子积郁的奇思妙法和大悲大愤,如黄河之水呼啸而下。

在《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文末,老枭曰:如果恶警敲门,老枭一定自废武功,笑脸相迎,积极配合。这是调侃,也属无奈,别说老枭已老,功夫荒 废已久,便是武功绝顶,以一敌十,又如何能与现代武器和国家机器相抗?不笑脸相迎又如何?小乔笑道:老枭有病!一般人躲都躲不及,他还自请往里头钻。

其实,有病的不是我,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归根结柢,是中国政治有病,病在党权高于民权,特权侵犯人权。病入蒿盲啊,病菌所传,流毒所及,万恶丛生,洐生种种人间丑剧、悲剧、惨剧。

我恨,但我内心世界的主旋律是爱,一种推己及人的博爱、大爱、大悲悯。骂往往是爱的表达,恨恰恰是爱的体现,是企图用火焰去焕醒更多火焰,用星 火去唤醒更多星光,用个人牺牲去治社会的病,用一腔热血去疗国家的伤。我的棒喝鞭打喜笑怒骂,都是一种权巧示现的启示,就象禅宗祖师爷们动辄把人打 个鼻青脸肿,甚至要人一条腿一支胳膊一只手指,目的是为弟子及早参悟大道。

枭诗曰:苍天有病待谁针?靡靡声中起浩吟。刺贪刺恶休辞重,痛之太切爱之深!



儒墨两家皆强调爱,墨子倡导无差等的兼爱,强调破私立公,摩顶放踵以利天下,力图取消人我之别,不涉亲疏之分,爱的程度不随对象而异 (基督对路人与亲人一视同仁,释迦的待众生如待人,亦与墨子类似)。我敬之而不认同,人有亲疏之别、爱必有厚薄之分。兼爱不符合普通人性,只有极少数 圣贤可抵此境。

我赞同儒家的有差等的爱。这是一种由近及远、推己及人的爱: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君子亲亲自仁民,仁民而爱物,施 之有序,层次分明,先爱亲人,接著对人民仁爱,之后推爱其它生物。孔子以仁为核心,从人之仁的本性出发,建构起关于人生理想、人生价值的儒学理论,其理想 人格从修己始,以安人终。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礼记-大学》。明明德,修己也,亲民,安人也。从修身齐家开始,将仁爱付诸行动, 去济世救民,使天下百姓皆得安乐。

仁心是道德修养,仁政则属于社会理想,乃使天下百姓皆得安乐的政治大道。两千多年前的孔子,一生栖栖惶惶只好在君主身上打主意做功夫,做梦也想不到世间有民主制度可保仁政永久实现。时至今日,还有什么仁政比还权于民、维护人权更好更高呢。孔孟重生,必同意我。

民主属于公益事业。对于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这个国家的有志之士而言,宣传自由、追求民主要付出一定代价作出相当的牺牲,自绝于人民,自断前程,从政从商,皆大受影响,轻则受监控,重则入监狱。所以为实现民主理想而奋斗堪称最大的仁爱、最高的道德。



仁者爱人。对父母孝,对朋友义,诚信待人,尽心工作,对父母、妻子、儿女、朋友、社会和国家负责,在亲亲、仁民、爱物的人生活动中体现自己的价值,便是仁爱的体现。仁之极至,即所谓修齐治平,内圣外王,乃儒家最高人格理想。

仁者亦自爱,爱我。孔孟之道是很重视自我的,从完善小我出发,达成大我。所以说己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 平,利已利人,爱已爱人,一以贯之。仁在孔子学说中具有人生与社会价值的意义,它既是达到人生与社会完美境界的起点,又是人生与社会的价值目标。孟子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无畏精神,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的为人处世原则,皆为仁德的 体现。

自爱者,才能珍惜自己的生命和清白,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孟子的大勇大义大丈夫精神,乃从平日的集义养气而来,从仁爱之心扩展开来,我善养吾浩 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孟子》)。宋明理学,号称遥接孔孟道统,路子却走反 了,做的尽是去我、无我的工作。灭人欲,绝对化极端化,把人性和自我灭掉了,如中共文革时的大公无私、狠批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闹革命等做法 异曲同工。结果,道学家和革命者、共产党人一样,不是伪君子就成冷血动物,道德本来是拿来自律自我完善的,反成了欺人害人吃人的恶物。

一个不爱自已的人,怎么能爱亲人朋友呢?一个连亲人朋友都不爱的人,怎么会爱人民、爱国家呢。所以,我对于大义灭亲之类说教特别反感。灭亲就是最大的不义。



爱有差等,亦有条件,有原则。孔子的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堪称爱的重要原则之一。

对巨奸大恶的宽容,是对善人良民的犯罪;有奇耻大辱而不雪,有深仇大恨而不报,则是对自己或亲人的犯罪。所以我主张公平合理正义的报复主义,这既 符合传统的道德观念,又带有一定的警世戒恶功能,对于制止假恶丑的泛滥,不无助益。唐君毅先坐在评价儒家复仇观时说过:儒家之忠恕之道,以直报怨,则可以 使人人皆在世间有一立足点,以阻碍自已与他人之过失与罪恶之流行。义愤及与人为善之心,亦皆可以直接使善之在世间,得其自然生长之道路(《中国文化之精神 价值》)。

惩恶即助善,亦仁爱的特殊表现也。对于悖仁乖义的残贼之人,理应加以惩处,置诸法律。那怕贵为君主,在一定条件下也可采取非常手段,闻诛一 独夫纣,未闻弑君也。宽容和恕道应该讲,但应该在仇人或敌人受到公正的惩处并对其恶行罪行有所认识悔改之后。不然,小则是乡愿懦夫,大则成了另一种罪 过。

以直报怨的原则,扩大到国家也同样适用。蒋介石强奸圣人,在抗战胜利后号召中国人民对战败的日本,要以德报怨",反对向日本索取战争赔款;中共 也争著以德报怨,与敌为善,主动放弃战争赔款。以德报怨、做滥好人的结果如何,众所周知。国共两党对日本人民倒是仁爱之至了,对中国人民呢?说它们犯罪也 不为过。



专制特权对人的腐化和异化非同小可,犹如一把伤人而又自伤的双刃剑,又如一把魔刀,让掌握者获得侵害别人的能力的同时,也控制和伤害了其本身。有 一篇《贪官也要退》的网文写道:其实本质上我们也是在利用共产党的制度为自己创造财富,我比任何人都知道共产党要完蛋,甚至任何时候都可能。我得到共产 党好处的同时,我从内心厌恶它,因为它让我精神紧张,活得不幸福,活得矛盾重重。不贪没法混,贪了又会被抓住把柄治你。不论真假,此文描述了当今特权者 们普遍的的内心感受,有一种本质的真实。许多贪官落网后都纷纷慨叹:要是当初受到有效监督,也不至于落到这一步!

反对专制,就是为了夺下特权者手中魔刀,把我们自己、把国家民族从血腥暴力的威胁下拯救出来,同时也是把特权者从魔刀的控制下解放出来。



不能否认暴力的力量,但更不要低估仁爱的力量。那是善的力量,良知灭、人性和文明的力量。英国塞缪尔-斯迈尔斯说得好:我们像一个陌生的敌人在这个世界里已经太久,爱将给这个可怕的旧世界一张新面孔。只有仁爱才能完成暴力永远完成不了的事业。

民主伟业,更是离不开先行者们博大的爱心、高尚的仁德。只有仁爱才能形成抗击假恶丑现象和反动势力堂堂正正之师,只有仁爱才能释放善意,化解仇 恨,达成全民族的大和解。东海枭公曰:敢言敢怒,正正堂堂。尽心尽责,至柔至刚。悲天悯人,呼唤阳光。以仁抗暴,以爱疗伤。大仁无敌,大爱无疆。爱心仁 德,为天下倡。善己度人,仁爱之光。

东海一枭2005、1、29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