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审慎的欢迎
刘青



A Cautious Welcome

While welcoming China’s announcement that it will allow UN experts to inspect Chinese prisons and investigate allegations of torture, arbitrary detention, and religious persecution, without restriction, Liu Qing cautions that it remains to be seen whether this promise can be kept. He points to three serious obstacles.

在欢迎中方同意邀请联合国就狱中酷刑、任意羁押和宗教自由问题到中国进行无条件调查之余,刘青对于其是否能将此承诺真正严格执行持审慎观察态度。他认为要真正达到接纳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中国监押场所,至少存在三个极其顽固的阻碍因素。




在去年底的中美人权对话后,传出了一系列有关人权的信息。其中最令人鼓舞和欢迎的,是美国助理国务卿克兰纳公布的消息:中方同意邀请联合国官员就 狱中酷刑、任意逮捕和宗教自由的问题到中国进行调查,而且调查将是无条件、并将立即有效。国际舆论对这一消息比较重视,人权团体和有关观察员纷纷发表评 论。有的评论指出,这是中美此次人权对话的最大成果,甚至是中国与国际开展对话以来的最大成果。美国助理国务卿克兰纳也兴奋地表示,中国“承认他们以前从 未承认过的问题”,称中美人权对话取得了空前的进展。
  
应该说克兰纳确有理由兴奋。这次对话的其它情况都不去说,单是真能无条件允许联合国官员调查监狱和任意逮捕的情况,这在中国的人权方面就是一个实 质的进展。中国的监狱和看守所酷刑严重而且十分普遍,司法部门任意逮捕的现象比比皆是,早为国际国内所了解,并且长期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压力。中国之所 以普遍存在使用酷刑的问题,首先是公安警察等执法人员,靠采用酷刑逼取嫌疑犯口供,并作为定罪判刑的主要依据;其次是监狱、看守所这类关押场所,将酷刑以 及唆使放纵狱霸毒打其它犯人,作为管理和完成生产任务的手段。
  
这种情况中国政府心知肚明,所以历来决不答应国际社会无条件地到拘押场所调查。中国过去的态度是:可以邀请联合国和其它国际机构,到中国的这类场 所参观。但参观哪个监狱或看守所,与哪个犯人或嫌疑人员谈话,则要由中国有关机构决定,而且要有中国官方代表及看管人员在场。这与国际社会调查监押场所的 条件恰恰相反。联合国或其它国际机构的调查原则是,调查的时间、场所和对象,必须由调查一方自行决定,而且不允许被调查一方的官方人员在现场。
  
两个相反的调查原则,决定著调查结果的真伪。按中国政府过去的原则,调查的一方不可能了解监押场所实情。唯一的可能就是看中国政府的展示品,从而 只能向外界报告不真实的信息,使调查失去意义。 国际社会的调查原则,虽然不能保证一定可以调查出实情;但要调查出实情则必须遵守这些原则。只有了解监押场所的实情,才可能实行监督并迫使放弃酷刑。所以 中国政府同意联合国无条件调查监押场所,为中国减少冤案和酷刑,维护人权开启了有利的大门。
  
但是,我们虽然欢迎中国政府在这一人权问题上的态度转变,对于其是否能将目前的承诺,真正严格执行还有待审慎观察。要真正达到接纳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中国监押场所,至少存在著三个极其顽固的阻碍因素。

第一,酷刑是中国数千年监狱史的有机组成部分,已经成为思维习惯的共同生命体。要改变这种习惯的作风,绝非轻而易举,一蹴而就之 举,会有艰难漫长,痛苦反复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监押场所即使仅出于惯性的需要,也会极力隐瞒事实,拒绝或阻碍调查,或者使调查者得不到真实的情况。
  
第二,酷刑是中国公安部门和监押场所逼取口供,进行管理所依赖的工作手段。要中国警察放弃酷刑,他们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无所适从,不知如何开展工作,取得成绩。因此,未来他们必然还会轻车熟驾地使用酷刑,并且对国际社会的调查阻碍刁难。
  
第三,酷刑是中国专制体制实行统治的基石。最近的,可以明显证明这一点的就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为了压制对社会,对他人完全无害的法轮功,使法 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和练功,公安警察对被捕的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造成了难以统计的伤残,据说仅仅在酷刑虐待下死亡的已有五百多人。这些酷刑以及所造成的伤 残死亡,中国权力核心并非完全不知,但却听之任之,甚至促使如此去做,以实现权力核心所期望的政治管理目标。总而言之,对普遍,严重的酷刑和任意逮捕等违 反人权的现象,中国高层不是不知道,但他们更知道,如果失去这些残酷的手段,对社会镇慑压制的链条就会断裂。中国政府长期对酷刑的存在视若无睹,并且阻碍 国际社会的干涉,是出于维护专制统治的需要。这种需要很可能会继续成为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监押场所酷刑的最大阻碍。

A Cautious Welcome

While welcoming China’s announcement that it will allow UN experts to inspect Chinese prisons and investigate allegations of torture, arbitrary detention, and religious persecution, without restriction, Liu Qing cautions that it remains to be seen whether this promise can be kept. He points to three serious obstacles.

在欢迎中方同意邀请联合国就狱中酷刑、任意羁押和宗教自由问题到中国进行无条件调查之余,刘青对于其是否能将此承诺真正严格执行持审慎观察态度。他认为要真正达到接纳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中国监押场所,至少存在三个极其顽固的阻碍因素。




在去年底的中美人权对话后,传出了一系列有关人权的信息。其中最令人鼓舞和欢迎的,是美国助理国务卿克兰纳公布的消息:中方同意邀请联合国官员就 狱中酷刑、任意逮捕和宗教自由的问题到中国进行调查,而且调查将是无条件、并将立即有效。国际舆论对这一消息比较重视,人权团体和有关观察员纷纷发表评 论。有的评论指出,这是中美此次人权对话的最大成果,甚至是中国与国际开展对话以来的最大成果。美国助理国务卿克兰纳也兴奋地表示,中国“承认他们以前从 未承认过的问题”,称中美人权对话取得了空前的进展。
  
应该说克兰纳确有理由兴奋。这次对话的其它情况都不去说,单是真能无条件允许联合国官员调查监狱和任意逮捕的情况,这在中国的人权方面就是一个实 质的进展。中国的监狱和看守所酷刑严重而且十分普遍,司法部门任意逮捕的现象比比皆是,早为国际国内所了解,并且长期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压力。中国之所 以普遍存在使用酷刑的问题,首先是公安警察等执法人员,靠采用酷刑逼取嫌疑犯口供,并作为定罪判刑的主要依据;其次是监狱、看守所这类关押场所,将酷刑以 及唆使放纵狱霸毒打其它犯人,作为管理和完成生产任务的手段。
  
这种情况中国政府心知肚明,所以历来决不答应国际社会无条件地到拘押场所调查。中国过去的态度是:可以邀请联合国和其它国际机构,到中国的这类场 所参观。但参观哪个监狱或看守所,与哪个犯人或嫌疑人员谈话,则要由中国有关机构决定,而且要有中国官方代表及看管人员在场。这与国际社会调查监押场所的 条件恰恰相反。联合国或其它国际机构的调查原则是,调查的时间、场所和对象,必须由调查一方自行决定,而且不允许被调查一方的官方人员在现场。
  
两个相反的调查原则,决定著调查结果的真伪。按中国政府过去的原则,调查的一方不可能了解监押场所实情。唯一的可能就是看中国政府的展示品,从而 只能向外界报告不真实的信息,使调查失去意义。 国际社会的调查原则,虽然不能保证一定可以调查出实情;但要调查出实情则必须遵守这些原则。只有了解监押场所的实情,才可能实行监督并迫使放弃酷刑。所以 中国政府同意联合国无条件调查监押场所,为中国减少冤案和酷刑,维护人权开启了有利的大门。
  
但是,我们虽然欢迎中国政府在这一人权问题上的态度转变,对于其是否能将目前的承诺,真正严格执行还有待审慎观察。要真正达到接纳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中国监押场所,至少存在著三个极其顽固的阻碍因素。

第一,酷刑是中国数千年监狱史的有机组成部分,已经成为思维习惯的共同生命体。要改变这种习惯的作风,绝非轻而易举,一蹴而就之 举,会有艰难漫长,痛苦反复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监押场所即使仅出于惯性的需要,也会极力隐瞒事实,拒绝或阻碍调查,或者使调查者得不到真实的情况。
  
第二,酷刑是中国公安部门和监押场所逼取口供,进行管理所依赖的工作手段。要中国警察放弃酷刑,他们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无所适从,不知如何开展工作,取得成绩。因此,未来他们必然还会轻车熟驾地使用酷刑,并且对国际社会的调查阻碍刁难。
  
第三,酷刑是中国专制体制实行统治的基石。最近的,可以明显证明这一点的就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为了压制对社会,对他人完全无害的法轮功,使法 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和练功,公安警察对被捕的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造成了难以统计的伤残,据说仅仅在酷刑虐待下死亡的已有五百多人。这些酷刑以及所造成的伤 残死亡,中国权力核心并非完全不知,但却听之任之,甚至促使如此去做,以实现权力核心所期望的政治管理目标。总而言之,对普遍,严重的酷刑和任意逮捕等违 反人权的现象,中国高层不是不知道,但他们更知道,如果失去这些残酷的手段,对社会镇慑压制的链条就会断裂。中国政府长期对酷刑的存在视若无睹,并且阻碍 国际社会的干涉,是出于维护专制统治的需要。这种需要很可能会继续成为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监押场所酷刑的最大阻碍。

A Cautious Welcome

While welcoming China’s announcement that it will allow UN experts to inspect Chinese prisons and investigate allegations of torture, arbitrary detention, and religious persecution, without restriction, Liu Qing cautions that it remains to be seen whether this promise can be kept. He points to three serious obstacles.

在欢迎中方同意邀请联合国就狱中酷刑、任意羁押和宗教自由问题到中国进行无条件调查之余,刘青对于其是否能将此承诺真正严格执行持审慎观察态度。他认为要真正达到接纳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中国监押场所,至少存在三个极其顽固的阻碍因素。




在去年底的中美人权对话后,传出了一系列有关人权的信息。其中最令人鼓舞和欢迎的,是美国助理国务卿克兰纳公布的消息:中方同意邀请联合国官员就 狱中酷刑、任意逮捕和宗教自由的问题到中国进行调查,而且调查将是无条件、并将立即有效。国际舆论对这一消息比较重视,人权团体和有关观察员纷纷发表评 论。有的评论指出,这是中美此次人权对话的最大成果,甚至是中国与国际开展对话以来的最大成果。美国助理国务卿克兰纳也兴奋地表示,中国“承认他们以前从 未承认过的问题”,称中美人权对话取得了空前的进展。
  
应该说克兰纳确有理由兴奋。这次对话的其它情况都不去说,单是真能无条件允许联合国官员调查监狱和任意逮捕的情况,这在中国的人权方面就是一个实 质的进展。中国的监狱和看守所酷刑严重而且十分普遍,司法部门任意逮捕的现象比比皆是,早为国际国内所了解,并且长期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压力。中国之所 以普遍存在使用酷刑的问题,首先是公安警察等执法人员,靠采用酷刑逼取嫌疑犯口供,并作为定罪判刑的主要依据;其次是监狱、看守所这类关押场所,将酷刑以 及唆使放纵狱霸毒打其它犯人,作为管理和完成生产任务的手段。
  
这种情况中国政府心知肚明,所以历来决不答应国际社会无条件地到拘押场所调查。中国过去的态度是:可以邀请联合国和其它国际机构,到中国的这类场 所参观。但参观哪个监狱或看守所,与哪个犯人或嫌疑人员谈话,则要由中国有关机构决定,而且要有中国官方代表及看管人员在场。这与国际社会调查监押场所的 条件恰恰相反。联合国或其它国际机构的调查原则是,调查的时间、场所和对象,必须由调查一方自行决定,而且不允许被调查一方的官方人员在现场。
  
两个相反的调查原则,决定著调查结果的真伪。按中国政府过去的原则,调查的一方不可能了解监押场所实情。唯一的可能就是看中国政府的展示品,从而 只能向外界报告不真实的信息,使调查失去意义。 国际社会的调查原则,虽然不能保证一定可以调查出实情;但要调查出实情则必须遵守这些原则。只有了解监押场所的实情,才可能实行监督并迫使放弃酷刑。所以 中国政府同意联合国无条件调查监押场所,为中国减少冤案和酷刑,维护人权开启了有利的大门。
  
但是,我们虽然欢迎中国政府在这一人权问题上的态度转变,对于其是否能将目前的承诺,真正严格执行还有待审慎观察。要真正达到接纳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中国监押场所,至少存在著三个极其顽固的阻碍因素。

第一,酷刑是中国数千年监狱史的有机组成部分,已经成为思维习惯的共同生命体。要改变这种习惯的作风,绝非轻而易举,一蹴而就之 举,会有艰难漫长,痛苦反复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监押场所即使仅出于惯性的需要,也会极力隐瞒事实,拒绝或阻碍调查,或者使调查者得不到真实的情况。
  
第二,酷刑是中国公安部门和监押场所逼取口供,进行管理所依赖的工作手段。要中国警察放弃酷刑,他们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无所适从,不知如何开展工作,取得成绩。因此,未来他们必然还会轻车熟驾地使用酷刑,并且对国际社会的调查阻碍刁难。
  
第三,酷刑是中国专制体制实行统治的基石。最近的,可以明显证明这一点的就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为了压制对社会,对他人完全无害的法轮功,使法 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和练功,公安警察对被捕的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造成了难以统计的伤残,据说仅仅在酷刑虐待下死亡的已有五百多人。这些酷刑以及所造成的伤 残死亡,中国权力核心并非完全不知,但却听之任之,甚至促使如此去做,以实现权力核心所期望的政治管理目标。总而言之,对普遍,严重的酷刑和任意逮捕等违 反人权的现象,中国高层不是不知道,但他们更知道,如果失去这些残酷的手段,对社会镇慑压制的链条就会断裂。中国政府长期对酷刑的存在视若无睹,并且阻碍 国际社会的干涉,是出于维护专制统治的需要。这种需要很可能会继续成为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监押场所酷刑的最大阻碍。

A Cautious Welcome

While welcoming China’s announcement that it will allow UN experts to inspect Chinese prisons and investigate allegations of torture, arbitrary detention, and religious persecution, without restriction, Liu Qing cautions that it remains to be seen whether this promise can be kept. He points to three serious obstacles.

在欢迎中方同意邀请联合国就狱中酷刑、任意羁押和宗教自由问题到中国进行无条件调查之余,刘青对于其是否能将此承诺真正严格执行持审慎观察态度。他认为要真正达到接纳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中国监押场所,至少存在三个极其顽固的阻碍因素。




在去年底的中美人权对话后,传出了一系列有关人权的信息。其中最令人鼓舞和欢迎的,是美国助理国务卿克兰纳公布的消息:中方同意邀请联合国官员就 狱中酷刑、任意逮捕和宗教自由的问题到中国进行调查,而且调查将是无条件、并将立即有效。国际舆论对这一消息比较重视,人权团体和有关观察员纷纷发表评 论。有的评论指出,这是中美此次人权对话的最大成果,甚至是中国与国际开展对话以来的最大成果。美国助理国务卿克兰纳也兴奋地表示,中国“承认他们以前从 未承认过的问题”,称中美人权对话取得了空前的进展。
  
应该说克兰纳确有理由兴奋。这次对话的其它情况都不去说,单是真能无条件允许联合国官员调查监狱和任意逮捕的情况,这在中国的人权方面就是一个实 质的进展。中国的监狱和看守所酷刑严重而且十分普遍,司法部门任意逮捕的现象比比皆是,早为国际国内所了解,并且长期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压力。中国之所 以普遍存在使用酷刑的问题,首先是公安警察等执法人员,靠采用酷刑逼取嫌疑犯口供,并作为定罪判刑的主要依据;其次是监狱、看守所这类关押场所,将酷刑以 及唆使放纵狱霸毒打其它犯人,作为管理和完成生产任务的手段。
  
这种情况中国政府心知肚明,所以历来决不答应国际社会无条件地到拘押场所调查。中国过去的态度是:可以邀请联合国和其它国际机构,到中国的这类场 所参观。但参观哪个监狱或看守所,与哪个犯人或嫌疑人员谈话,则要由中国有关机构决定,而且要有中国官方代表及看管人员在场。这与国际社会调查监押场所的 条件恰恰相反。联合国或其它国际机构的调查原则是,调查的时间、场所和对象,必须由调查一方自行决定,而且不允许被调查一方的官方人员在现场。
  
两个相反的调查原则,决定著调查结果的真伪。按中国政府过去的原则,调查的一方不可能了解监押场所实情。唯一的可能就是看中国政府的展示品,从而 只能向外界报告不真实的信息,使调查失去意义。 国际社会的调查原则,虽然不能保证一定可以调查出实情;但要调查出实情则必须遵守这些原则。只有了解监押场所的实情,才可能实行监督并迫使放弃酷刑。所以 中国政府同意联合国无条件调查监押场所,为中国减少冤案和酷刑,维护人权开启了有利的大门。
  
但是,我们虽然欢迎中国政府在这一人权问题上的态度转变,对于其是否能将目前的承诺,真正严格执行还有待审慎观察。要真正达到接纳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中国监押场所,至少存在著三个极其顽固的阻碍因素。

第一,酷刑是中国数千年监狱史的有机组成部分,已经成为思维习惯的共同生命体。要改变这种习惯的作风,绝非轻而易举,一蹴而就之 举,会有艰难漫长,痛苦反复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监押场所即使仅出于惯性的需要,也会极力隐瞒事实,拒绝或阻碍调查,或者使调查者得不到真实的情况。
  
第二,酷刑是中国公安部门和监押场所逼取口供,进行管理所依赖的工作手段。要中国警察放弃酷刑,他们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无所适从,不知如何开展工作,取得成绩。因此,未来他们必然还会轻车熟驾地使用酷刑,并且对国际社会的调查阻碍刁难。
  
第三,酷刑是中国专制体制实行统治的基石。最近的,可以明显证明这一点的就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为了压制对社会,对他人完全无害的法轮功,使法 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和练功,公安警察对被捕的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造成了难以统计的伤残,据说仅仅在酷刑虐待下死亡的已有五百多人。这些酷刑以及所造成的伤 残死亡,中国权力核心并非完全不知,但却听之任之,甚至促使如此去做,以实现权力核心所期望的政治管理目标。总而言之,对普遍,严重的酷刑和任意逮捕等违 反人权的现象,中国高层不是不知道,但他们更知道,如果失去这些残酷的手段,对社会镇慑压制的链条就会断裂。中国政府长期对酷刑的存在视若无睹,并且阻碍 国际社会的干涉,是出于维护专制统治的需要。这种需要很可能会继续成为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监押场所酷刑的最大阻碍。

A Cautious Welcome

While welcoming China’s announcement that it will allow UN experts to inspect Chinese prisons and investigate allegations of torture, arbitrary detention, and religious persecution, without restriction, Liu Qing cautions that it remains to be seen whether this promise can be kept. He points to three serious obstacles.

在欢迎中方同意邀请联合国就狱中酷刑、任意羁押和宗教自由问题到中国进行无条件调查之余,刘青对于其是否能将此承诺真正严格执行持审慎观察态度。他认为要真正达到接纳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中国监押场所,至少存在三个极其顽固的阻碍因素。




在去年底的中美人权对话后,传出了一系列有关人权的信息。其中最令人鼓舞和欢迎的,是美国助理国务卿克兰纳公布的消息:中方同意邀请联合国官员就 狱中酷刑、任意逮捕和宗教自由的问题到中国进行调查,而且调查将是无条件、并将立即有效。国际舆论对这一消息比较重视,人权团体和有关观察员纷纷发表评 论。有的评论指出,这是中美此次人权对话的最大成果,甚至是中国与国际开展对话以来的最大成果。美国助理国务卿克兰纳也兴奋地表示,中国“承认他们以前从 未承认过的问题”,称中美人权对话取得了空前的进展。
  
应该说克兰纳确有理由兴奋。这次对话的其它情况都不去说,单是真能无条件允许联合国官员调查监狱和任意逮捕的情况,这在中国的人权方面就是一个实 质的进展。中国的监狱和看守所酷刑严重而且十分普遍,司法部门任意逮捕的现象比比皆是,早为国际国内所了解,并且长期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压力。中国之所 以普遍存在使用酷刑的问题,首先是公安警察等执法人员,靠采用酷刑逼取嫌疑犯口供,并作为定罪判刑的主要依据;其次是监狱、看守所这类关押场所,将酷刑以 及唆使放纵狱霸毒打其它犯人,作为管理和完成生产任务的手段。
  
这种情况中国政府心知肚明,所以历来决不答应国际社会无条件地到拘押场所调查。中国过去的态度是:可以邀请联合国和其它国际机构,到中国的这类场 所参观。但参观哪个监狱或看守所,与哪个犯人或嫌疑人员谈话,则要由中国有关机构决定,而且要有中国官方代表及看管人员在场。这与国际社会调查监押场所的 条件恰恰相反。联合国或其它国际机构的调查原则是,调查的时间、场所和对象,必须由调查一方自行决定,而且不允许被调查一方的官方人员在现场。
  
两个相反的调查原则,决定著调查结果的真伪。按中国政府过去的原则,调查的一方不可能了解监押场所实情。唯一的可能就是看中国政府的展示品,从而 只能向外界报告不真实的信息,使调查失去意义。 国际社会的调查原则,虽然不能保证一定可以调查出实情;但要调查出实情则必须遵守这些原则。只有了解监押场所的实情,才可能实行监督并迫使放弃酷刑。所以 中国政府同意联合国无条件调查监押场所,为中国减少冤案和酷刑,维护人权开启了有利的大门。
  
但是,我们虽然欢迎中国政府在这一人权问题上的态度转变,对于其是否能将目前的承诺,真正严格执行还有待审慎观察。要真正达到接纳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中国监押场所,至少存在著三个极其顽固的阻碍因素。

第一,酷刑是中国数千年监狱史的有机组成部分,已经成为思维习惯的共同生命体。要改变这种习惯的作风,绝非轻而易举,一蹴而就之 举,会有艰难漫长,痛苦反复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监押场所即使仅出于惯性的需要,也会极力隐瞒事实,拒绝或阻碍调查,或者使调查者得不到真实的情况。
  
第二,酷刑是中国公安部门和监押场所逼取口供,进行管理所依赖的工作手段。要中国警察放弃酷刑,他们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无所适从,不知如何开展工作,取得成绩。因此,未来他们必然还会轻车熟驾地使用酷刑,并且对国际社会的调查阻碍刁难。
  
第三,酷刑是中国专制体制实行统治的基石。最近的,可以明显证明这一点的就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为了压制对社会,对他人完全无害的法轮功,使法 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和练功,公安警察对被捕的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造成了难以统计的伤残,据说仅仅在酷刑虐待下死亡的已有五百多人。这些酷刑以及所造成的伤 残死亡,中国权力核心并非完全不知,但却听之任之,甚至促使如此去做,以实现权力核心所期望的政治管理目标。总而言之,对普遍,严重的酷刑和任意逮捕等违 反人权的现象,中国高层不是不知道,但他们更知道,如果失去这些残酷的手段,对社会镇慑压制的链条就会断裂。中国政府长期对酷刑的存在视若无睹,并且阻碍 国际社会的干涉,是出于维护专制统治的需要。这种需要很可能会继续成为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监押场所酷刑的最大阻碍。

A Cautious Welcome

While welcoming China’s announcement that it will allow UN experts to inspect Chinese prisons and investigate allegations of torture, arbitrary detention, and religious persecution, without restriction, Liu Qing cautions that it remains to be seen whether this promise can be kept. He points to three serious obstacles.

在欢迎中方同意邀请联合国就狱中酷刑、任意羁押和宗教自由问题到中国进行无条件调查之余,刘青对于其是否能将此承诺真正严格执行持审慎观察态度。他认为要真正达到接纳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中国监押场所,至少存在三个极其顽固的阻碍因素。




在去年底的中美人权对话后,传出了一系列有关人权的信息。其中最令人鼓舞和欢迎的,是美国助理国务卿克兰纳公布的消息:中方同意邀请联合国官员就 狱中酷刑、任意逮捕和宗教自由的问题到中国进行调查,而且调查将是无条件、并将立即有效。国际舆论对这一消息比较重视,人权团体和有关观察员纷纷发表评 论。有的评论指出,这是中美此次人权对话的最大成果,甚至是中国与国际开展对话以来的最大成果。美国助理国务卿克兰纳也兴奋地表示,中国“承认他们以前从 未承认过的问题”,称中美人权对话取得了空前的进展。
  
应该说克兰纳确有理由兴奋。这次对话的其它情况都不去说,单是真能无条件允许联合国官员调查监狱和任意逮捕的情况,这在中国的人权方面就是一个实 质的进展。中国的监狱和看守所酷刑严重而且十分普遍,司法部门任意逮捕的现象比比皆是,早为国际国内所了解,并且长期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压力。中国之所 以普遍存在使用酷刑的问题,首先是公安警察等执法人员,靠采用酷刑逼取嫌疑犯口供,并作为定罪判刑的主要依据;其次是监狱、看守所这类关押场所,将酷刑以 及唆使放纵狱霸毒打其它犯人,作为管理和完成生产任务的手段。
  
这种情况中国政府心知肚明,所以历来决不答应国际社会无条件地到拘押场所调查。中国过去的态度是:可以邀请联合国和其它国际机构,到中国的这类场 所参观。但参观哪个监狱或看守所,与哪个犯人或嫌疑人员谈话,则要由中国有关机构决定,而且要有中国官方代表及看管人员在场。这与国际社会调查监押场所的 条件恰恰相反。联合国或其它国际机构的调查原则是,调查的时间、场所和对象,必须由调查一方自行决定,而且不允许被调查一方的官方人员在现场。
  
两个相反的调查原则,决定著调查结果的真伪。按中国政府过去的原则,调查的一方不可能了解监押场所实情。唯一的可能就是看中国政府的展示品,从而 只能向外界报告不真实的信息,使调查失去意义。 国际社会的调查原则,虽然不能保证一定可以调查出实情;但要调查出实情则必须遵守这些原则。只有了解监押场所的实情,才可能实行监督并迫使放弃酷刑。所以 中国政府同意联合国无条件调查监押场所,为中国减少冤案和酷刑,维护人权开启了有利的大门。
  
但是,我们虽然欢迎中国政府在这一人权问题上的态度转变,对于其是否能将目前的承诺,真正严格执行还有待审慎观察。要真正达到接纳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中国监押场所,至少存在著三个极其顽固的阻碍因素。

第一,酷刑是中国数千年监狱史的有机组成部分,已经成为思维习惯的共同生命体。要改变这种习惯的作风,绝非轻而易举,一蹴而就之 举,会有艰难漫长,痛苦反复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监押场所即使仅出于惯性的需要,也会极力隐瞒事实,拒绝或阻碍调查,或者使调查者得不到真实的情况。
  
第二,酷刑是中国公安部门和监押场所逼取口供,进行管理所依赖的工作手段。要中国警察放弃酷刑,他们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无所适从,不知如何开展工作,取得成绩。因此,未来他们必然还会轻车熟驾地使用酷刑,并且对国际社会的调查阻碍刁难。
  
第三,酷刑是中国专制体制实行统治的基石。最近的,可以明显证明这一点的就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为了压制对社会,对他人完全无害的法轮功,使法 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和练功,公安警察对被捕的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造成了难以统计的伤残,据说仅仅在酷刑虐待下死亡的已有五百多人。这些酷刑以及所造成的伤 残死亡,中国权力核心并非完全不知,但却听之任之,甚至促使如此去做,以实现权力核心所期望的政治管理目标。总而言之,对普遍,严重的酷刑和任意逮捕等违 反人权的现象,中国高层不是不知道,但他们更知道,如果失去这些残酷的手段,对社会镇慑压制的链条就会断裂。中国政府长期对酷刑的存在视若无睹,并且阻碍 国际社会的干涉,是出于维护专制统治的需要。这种需要很可能会继续成为国际社会无条件调查监押场所酷刑的最大阻碍。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