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一位普通中国人的人权意识
刘青



The Human Rights Conscience of One Chinese Person

What differences could one person make? Meet Mr. Chen Shizhong, who has for many years persistently advocated the rights of victims of abuses. China needs many people like Mr. Chen. (Mr. Chen’s letter to editor exposing torture and detention in a Chinese psychiatric institution is published in this issue.)

陈世忠是一位普通的中国人,然而他多年来默默无闻地为人权受害者击鼓鸣冤、声张正义之举却十分难能可贵。中国的人权事业需要许许多多像陈先生这样的人。(见本期登载的陈世忠先生为哈尔滨市张共来因上访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并面临刑事审判的申诉信。)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女教师张共来,三十二岁怀孕生子时,没有得到上级领导的批准,因而备受各种歧视和迫害,甚至丧失了工作权利。张共来被迫上访寻 求解决,不但多年得不到公正,领导还与公安警察及精神病院勾结,在一九九八年将她关入精神病院。张共来至今已经在精神病院四年多,院方连诊断证明都不敢开 出,却继续关押不办出院手续。张共来愤而趁离院外出机会到北京上访,却在北京天降无妄之灾面临刑事罪的审判,而造成张共来无中生有的刑事纠纷的前因后果就 有黑龙江省党政官员的阴影。
  
像张共来一样长期遭受非人虐待迫害的,在中国并不罕见而是大有人在。除了极个别的人可能侥幸逃脱厄运,绝大多数的人最后不是忍泣含冤苟且偷生,便 是怒目苍天饮恨黄泉。在遭遇官员借政府力量侵权迫害的不幸事件时,一般情况下中国人都是单独抗争,至多直系亲属为之鸣冤叫屈寻求公正。但是个人或者家庭的 弱小声音,常常在政府的压制下消失得无形无迹。幸而张共来在她的人生不幸事件中,遇到了一位叫陈世忠的人物。他了解了张共来得的遭遇后,义无反顾地挺身而 出为她仗义直言。靠陈世忠在国际国内四处联系,介绍案情诉说冤屈,张共来多年的不幸终于引起舆论的一定关注和各界的声援。
  
援救张共来,并非是陈世忠第一次为受冤屈,遭迫害的人击鼓鸣冤,声张正义。他曾经为监狱中被无辜枪杀的犯人奔波多年,此事在刘宾雁的报告文学“第 二种忠诚”里有翔实报道。陈世忠本人就曾遭迫害,在监狱里服过十几年的漫漫苦刑。然而,在他的冤案终于获得改判平反之后的第三天,他便开始为他在监狱中亲 眼目睹的一起警戒军人枪杀犯人案而奔走。陈世忠前后到各级部门上访六十三次,历时六十三个月才使这件凶杀案得以立案开庭。由于两名值勤军人枪杀犯人李植荣 时,有数十名目击者可以证明,值勤军人马洪才面对证据,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国民党投诚军官李植荣,在冤死几乎二十年后终于得以改正平冤。
  
谁能想到,事情到此并没完。在以权代法,官官相护的中国,本应被绳之以法的二名杀害犯人的凶手不久即被交保释放。然后又恢复了他们的党籍公职,补 发了工资,主犯王忠全还由法院助理审判员提升为法庭庭长。一九九七年更有军队作家在报上发表文章,声称两名杀人军人不是凶手而是忠于职守的好战士。文章还 诬蔑陈世忠饱受冤狱之苦后又给他人制造冤案。陈世忠为此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上访告状,奔走了近两年的时间才得以开庭审理。法庭判决被告在报纸上公开向陈世忠 赔礼道歉,并且赔偿陈世忠的各项损失二十五万元整。陈世忠在自己的官司打赢之后,带著判决书继续前往北京上访告状,因为两名杀害犯人的军人凶手还没有依法 惩处,有的甚至还在继续担当代表正义和执行法律的法官。事情到了今天,陈世忠还未能争取到公正,凶手继续逍遥法外,而他则依然进行著不懈的努力。
  
陈世忠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地为自己和他人争取公正的决心和意志,正是中国建立人权法制体制最为珍贵的力量。陈世忠能够这样做,至少有三项重要的人 格起著决定作用。第一是陈世忠的良心和正义感。这是陈世忠辨别善恶是非的基础,是他消除邪恶的动力源泉。没有良知正义或混混噩噩的人,从本质上就不可能有 陈世忠这样的壮举。第二是陈世忠的胆识和勇气。中国一定有相当多的人具有良心和正义感,但是敢于象陈世忠一样做的却是凤毛麟角。第三是陈世忠强烈的社会责 任感。从陈世忠大量的书信和其它资料中,可以深刻地感受到他对社会的关注,对国家忧患,人民疾苦的强烈情感和责任意识。要想做陈世忠,三种人格缺一不可!
  
在中国建设自己的人权体制的艰难进程中,最迫切需要的就是有越来越多的陈世忠。其实那些已经建立起来人权体制的国家,都是因为社会有了很多陈世忠 一样的人,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地为自己为他人的权益抗争。他们唤醒更多的人,逐渐形成浩瀚的人群和伟大的力量,迫使专制政体步步退缩,保护人的权利和尊严的 思维习惯,社会准则,和法律系统不断发展完善,最终形成一个新的政治体制。法国作家艾米尔•左拉为犹太军人伸张正义的事件,就是这样人权历史的形成过程中 的一个著名典范。

The Human Rights Conscience of One Chinese Person

What differences could one person make? Meet Mr. Chen Shizhong, who has for many years persistently advocated the rights of victims of abuses. China needs many people like Mr. Chen. (Mr. Chen’s letter to editor exposing torture and detention in a Chinese psychiatric institution is published in this issue.)

陈世忠是一位普通的中国人,然而他多年来默默无闻地为人权受害者击鼓鸣冤、声张正义之举却十分难能可贵。中国的人权事业需要许许多多像陈先生这样的人。(见本期登载的陈世忠先生为哈尔滨市张共来因上访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并面临刑事审判的申诉信。)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女教师张共来,三十二岁怀孕生子时,没有得到上级领导的批准,因而备受各种歧视和迫害,甚至丧失了工作权利。张共来被迫上访寻 求解决,不但多年得不到公正,领导还与公安警察及精神病院勾结,在一九九八年将她关入精神病院。张共来至今已经在精神病院四年多,院方连诊断证明都不敢开 出,却继续关押不办出院手续。张共来愤而趁离院外出机会到北京上访,却在北京天降无妄之灾面临刑事罪的审判,而造成张共来无中生有的刑事纠纷的前因后果就 有黑龙江省党政官员的阴影。
  
像张共来一样长期遭受非人虐待迫害的,在中国并不罕见而是大有人在。除了极个别的人可能侥幸逃脱厄运,绝大多数的人最后不是忍泣含冤苟且偷生,便 是怒目苍天饮恨黄泉。在遭遇官员借政府力量侵权迫害的不幸事件时,一般情况下中国人都是单独抗争,至多直系亲属为之鸣冤叫屈寻求公正。但是个人或者家庭的 弱小声音,常常在政府的压制下消失得无形无迹。幸而张共来在她的人生不幸事件中,遇到了一位叫陈世忠的人物。他了解了张共来得的遭遇后,义无反顾地挺身而 出为她仗义直言。靠陈世忠在国际国内四处联系,介绍案情诉说冤屈,张共来多年的不幸终于引起舆论的一定关注和各界的声援。
  
援救张共来,并非是陈世忠第一次为受冤屈,遭迫害的人击鼓鸣冤,声张正义。他曾经为监狱中被无辜枪杀的犯人奔波多年,此事在刘宾雁的报告文学“第 二种忠诚”里有翔实报道。陈世忠本人就曾遭迫害,在监狱里服过十几年的漫漫苦刑。然而,在他的冤案终于获得改判平反之后的第三天,他便开始为他在监狱中亲 眼目睹的一起警戒军人枪杀犯人案而奔走。陈世忠前后到各级部门上访六十三次,历时六十三个月才使这件凶杀案得以立案开庭。由于两名值勤军人枪杀犯人李植荣 时,有数十名目击者可以证明,值勤军人马洪才面对证据,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国民党投诚军官李植荣,在冤死几乎二十年后终于得以改正平冤。
  
谁能想到,事情到此并没完。在以权代法,官官相护的中国,本应被绳之以法的二名杀害犯人的凶手不久即被交保释放。然后又恢复了他们的党籍公职,补 发了工资,主犯王忠全还由法院助理审判员提升为法庭庭长。一九九七年更有军队作家在报上发表文章,声称两名杀人军人不是凶手而是忠于职守的好战士。文章还 诬蔑陈世忠饱受冤狱之苦后又给他人制造冤案。陈世忠为此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上访告状,奔走了近两年的时间才得以开庭审理。法庭判决被告在报纸上公开向陈世忠 赔礼道歉,并且赔偿陈世忠的各项损失二十五万元整。陈世忠在自己的官司打赢之后,带著判决书继续前往北京上访告状,因为两名杀害犯人的军人凶手还没有依法 惩处,有的甚至还在继续担当代表正义和执行法律的法官。事情到了今天,陈世忠还未能争取到公正,凶手继续逍遥法外,而他则依然进行著不懈的努力。
  
陈世忠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地为自己和他人争取公正的决心和意志,正是中国建立人权法制体制最为珍贵的力量。陈世忠能够这样做,至少有三项重要的人 格起著决定作用。第一是陈世忠的良心和正义感。这是陈世忠辨别善恶是非的基础,是他消除邪恶的动力源泉。没有良知正义或混混噩噩的人,从本质上就不可能有 陈世忠这样的壮举。第二是陈世忠的胆识和勇气。中国一定有相当多的人具有良心和正义感,但是敢于象陈世忠一样做的却是凤毛麟角。第三是陈世忠强烈的社会责 任感。从陈世忠大量的书信和其它资料中,可以深刻地感受到他对社会的关注,对国家忧患,人民疾苦的强烈情感和责任意识。要想做陈世忠,三种人格缺一不可!
  
在中国建设自己的人权体制的艰难进程中,最迫切需要的就是有越来越多的陈世忠。其实那些已经建立起来人权体制的国家,都是因为社会有了很多陈世忠 一样的人,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地为自己为他人的权益抗争。他们唤醒更多的人,逐渐形成浩瀚的人群和伟大的力量,迫使专制政体步步退缩,保护人的权利和尊严的 思维习惯,社会准则,和法律系统不断发展完善,最终形成一个新的政治体制。法国作家艾米尔•左拉为犹太军人伸张正义的事件,就是这样人权历史的形成过程中 的一个著名典范。

The Human Rights Conscience of One Chinese Person

What differences could one person make? Meet Mr. Chen Shizhong, who has for many years persistently advocated the rights of victims of abuses. China needs many people like Mr. Chen. (Mr. Chen’s letter to editor exposing torture and detention in a Chinese psychiatric institution is published in this issue.)

陈世忠是一位普通的中国人,然而他多年来默默无闻地为人权受害者击鼓鸣冤、声张正义之举却十分难能可贵。中国的人权事业需要许许多多像陈先生这样的人。(见本期登载的陈世忠先生为哈尔滨市张共来因上访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并面临刑事审判的申诉信。)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女教师张共来,三十二岁怀孕生子时,没有得到上级领导的批准,因而备受各种歧视和迫害,甚至丧失了工作权利。张共来被迫上访寻 求解决,不但多年得不到公正,领导还与公安警察及精神病院勾结,在一九九八年将她关入精神病院。张共来至今已经在精神病院四年多,院方连诊断证明都不敢开 出,却继续关押不办出院手续。张共来愤而趁离院外出机会到北京上访,却在北京天降无妄之灾面临刑事罪的审判,而造成张共来无中生有的刑事纠纷的前因后果就 有黑龙江省党政官员的阴影。
  
像张共来一样长期遭受非人虐待迫害的,在中国并不罕见而是大有人在。除了极个别的人可能侥幸逃脱厄运,绝大多数的人最后不是忍泣含冤苟且偷生,便 是怒目苍天饮恨黄泉。在遭遇官员借政府力量侵权迫害的不幸事件时,一般情况下中国人都是单独抗争,至多直系亲属为之鸣冤叫屈寻求公正。但是个人或者家庭的 弱小声音,常常在政府的压制下消失得无形无迹。幸而张共来在她的人生不幸事件中,遇到了一位叫陈世忠的人物。他了解了张共来得的遭遇后,义无反顾地挺身而 出为她仗义直言。靠陈世忠在国际国内四处联系,介绍案情诉说冤屈,张共来多年的不幸终于引起舆论的一定关注和各界的声援。
  
援救张共来,并非是陈世忠第一次为受冤屈,遭迫害的人击鼓鸣冤,声张正义。他曾经为监狱中被无辜枪杀的犯人奔波多年,此事在刘宾雁的报告文学“第 二种忠诚”里有翔实报道。陈世忠本人就曾遭迫害,在监狱里服过十几年的漫漫苦刑。然而,在他的冤案终于获得改判平反之后的第三天,他便开始为他在监狱中亲 眼目睹的一起警戒军人枪杀犯人案而奔走。陈世忠前后到各级部门上访六十三次,历时六十三个月才使这件凶杀案得以立案开庭。由于两名值勤军人枪杀犯人李植荣 时,有数十名目击者可以证明,值勤军人马洪才面对证据,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国民党投诚军官李植荣,在冤死几乎二十年后终于得以改正平冤。
  
谁能想到,事情到此并没完。在以权代法,官官相护的中国,本应被绳之以法的二名杀害犯人的凶手不久即被交保释放。然后又恢复了他们的党籍公职,补 发了工资,主犯王忠全还由法院助理审判员提升为法庭庭长。一九九七年更有军队作家在报上发表文章,声称两名杀人军人不是凶手而是忠于职守的好战士。文章还 诬蔑陈世忠饱受冤狱之苦后又给他人制造冤案。陈世忠为此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上访告状,奔走了近两年的时间才得以开庭审理。法庭判决被告在报纸上公开向陈世忠 赔礼道歉,并且赔偿陈世忠的各项损失二十五万元整。陈世忠在自己的官司打赢之后,带著判决书继续前往北京上访告状,因为两名杀害犯人的军人凶手还没有依法 惩处,有的甚至还在继续担当代表正义和执行法律的法官。事情到了今天,陈世忠还未能争取到公正,凶手继续逍遥法外,而他则依然进行著不懈的努力。
  
陈世忠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地为自己和他人争取公正的决心和意志,正是中国建立人权法制体制最为珍贵的力量。陈世忠能够这样做,至少有三项重要的人 格起著决定作用。第一是陈世忠的良心和正义感。这是陈世忠辨别善恶是非的基础,是他消除邪恶的动力源泉。没有良知正义或混混噩噩的人,从本质上就不可能有 陈世忠这样的壮举。第二是陈世忠的胆识和勇气。中国一定有相当多的人具有良心和正义感,但是敢于象陈世忠一样做的却是凤毛麟角。第三是陈世忠强烈的社会责 任感。从陈世忠大量的书信和其它资料中,可以深刻地感受到他对社会的关注,对国家忧患,人民疾苦的强烈情感和责任意识。要想做陈世忠,三种人格缺一不可!
  
在中国建设自己的人权体制的艰难进程中,最迫切需要的就是有越来越多的陈世忠。其实那些已经建立起来人权体制的国家,都是因为社会有了很多陈世忠 一样的人,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地为自己为他人的权益抗争。他们唤醒更多的人,逐渐形成浩瀚的人群和伟大的力量,迫使专制政体步步退缩,保护人的权利和尊严的 思维习惯,社会准则,和法律系统不断发展完善,最终形成一个新的政治体制。法国作家艾米尔•左拉为犹太军人伸张正义的事件,就是这样人权历史的形成过程中 的一个著名典范。

The Human Rights Conscience of One Chinese Person

What differences could one person make? Meet Mr. Chen Shizhong, who has for many years persistently advocated the rights of victims of abuses. China needs many people like Mr. Chen. (Mr. Chen’s letter to editor exposing torture and detention in a Chinese psychiatric institution is published in this issue.)

陈世忠是一位普通的中国人,然而他多年来默默无闻地为人权受害者击鼓鸣冤、声张正义之举却十分难能可贵。中国的人权事业需要许许多多像陈先生这样的人。(见本期登载的陈世忠先生为哈尔滨市张共来因上访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并面临刑事审判的申诉信。)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女教师张共来,三十二岁怀孕生子时,没有得到上级领导的批准,因而备受各种歧视和迫害,甚至丧失了工作权利。张共来被迫上访寻 求解决,不但多年得不到公正,领导还与公安警察及精神病院勾结,在一九九八年将她关入精神病院。张共来至今已经在精神病院四年多,院方连诊断证明都不敢开 出,却继续关押不办出院手续。张共来愤而趁离院外出机会到北京上访,却在北京天降无妄之灾面临刑事罪的审判,而造成张共来无中生有的刑事纠纷的前因后果就 有黑龙江省党政官员的阴影。
  
像张共来一样长期遭受非人虐待迫害的,在中国并不罕见而是大有人在。除了极个别的人可能侥幸逃脱厄运,绝大多数的人最后不是忍泣含冤苟且偷生,便 是怒目苍天饮恨黄泉。在遭遇官员借政府力量侵权迫害的不幸事件时,一般情况下中国人都是单独抗争,至多直系亲属为之鸣冤叫屈寻求公正。但是个人或者家庭的 弱小声音,常常在政府的压制下消失得无形无迹。幸而张共来在她的人生不幸事件中,遇到了一位叫陈世忠的人物。他了解了张共来得的遭遇后,义无反顾地挺身而 出为她仗义直言。靠陈世忠在国际国内四处联系,介绍案情诉说冤屈,张共来多年的不幸终于引起舆论的一定关注和各界的声援。
  
援救张共来,并非是陈世忠第一次为受冤屈,遭迫害的人击鼓鸣冤,声张正义。他曾经为监狱中被无辜枪杀的犯人奔波多年,此事在刘宾雁的报告文学“第 二种忠诚”里有翔实报道。陈世忠本人就曾遭迫害,在监狱里服过十几年的漫漫苦刑。然而,在他的冤案终于获得改判平反之后的第三天,他便开始为他在监狱中亲 眼目睹的一起警戒军人枪杀犯人案而奔走。陈世忠前后到各级部门上访六十三次,历时六十三个月才使这件凶杀案得以立案开庭。由于两名值勤军人枪杀犯人李植荣 时,有数十名目击者可以证明,值勤军人马洪才面对证据,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国民党投诚军官李植荣,在冤死几乎二十年后终于得以改正平冤。
  
谁能想到,事情到此并没完。在以权代法,官官相护的中国,本应被绳之以法的二名杀害犯人的凶手不久即被交保释放。然后又恢复了他们的党籍公职,补 发了工资,主犯王忠全还由法院助理审判员提升为法庭庭长。一九九七年更有军队作家在报上发表文章,声称两名杀人军人不是凶手而是忠于职守的好战士。文章还 诬蔑陈世忠饱受冤狱之苦后又给他人制造冤案。陈世忠为此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上访告状,奔走了近两年的时间才得以开庭审理。法庭判决被告在报纸上公开向陈世忠 赔礼道歉,并且赔偿陈世忠的各项损失二十五万元整。陈世忠在自己的官司打赢之后,带著判决书继续前往北京上访告状,因为两名杀害犯人的军人凶手还没有依法 惩处,有的甚至还在继续担当代表正义和执行法律的法官。事情到了今天,陈世忠还未能争取到公正,凶手继续逍遥法外,而他则依然进行著不懈的努力。
  
陈世忠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地为自己和他人争取公正的决心和意志,正是中国建立人权法制体制最为珍贵的力量。陈世忠能够这样做,至少有三项重要的人 格起著决定作用。第一是陈世忠的良心和正义感。这是陈世忠辨别善恶是非的基础,是他消除邪恶的动力源泉。没有良知正义或混混噩噩的人,从本质上就不可能有 陈世忠这样的壮举。第二是陈世忠的胆识和勇气。中国一定有相当多的人具有良心和正义感,但是敢于象陈世忠一样做的却是凤毛麟角。第三是陈世忠强烈的社会责 任感。从陈世忠大量的书信和其它资料中,可以深刻地感受到他对社会的关注,对国家忧患,人民疾苦的强烈情感和责任意识。要想做陈世忠,三种人格缺一不可!
  
在中国建设自己的人权体制的艰难进程中,最迫切需要的就是有越来越多的陈世忠。其实那些已经建立起来人权体制的国家,都是因为社会有了很多陈世忠 一样的人,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地为自己为他人的权益抗争。他们唤醒更多的人,逐渐形成浩瀚的人群和伟大的力量,迫使专制政体步步退缩,保护人的权利和尊严的 思维习惯,社会准则,和法律系统不断发展完善,最终形成一个新的政治体制。法国作家艾米尔•左拉为犹太军人伸张正义的事件,就是这样人权历史的形成过程中 的一个著名典范。

The Human Rights Conscience of One Chinese Person

What differences could one person make? Meet Mr. Chen Shizhong, who has for many years persistently advocated the rights of victims of abuses. China needs many people like Mr. Chen. (Mr. Chen’s letter to editor exposing torture and detention in a Chinese psychiatric institution is published in this issue.)

陈世忠是一位普通的中国人,然而他多年来默默无闻地为人权受害者击鼓鸣冤、声张正义之举却十分难能可贵。中国的人权事业需要许许多多像陈先生这样的人。(见本期登载的陈世忠先生为哈尔滨市张共来因上访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并面临刑事审判的申诉信。)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女教师张共来,三十二岁怀孕生子时,没有得到上级领导的批准,因而备受各种歧视和迫害,甚至丧失了工作权利。张共来被迫上访寻 求解决,不但多年得不到公正,领导还与公安警察及精神病院勾结,在一九九八年将她关入精神病院。张共来至今已经在精神病院四年多,院方连诊断证明都不敢开 出,却继续关押不办出院手续。张共来愤而趁离院外出机会到北京上访,却在北京天降无妄之灾面临刑事罪的审判,而造成张共来无中生有的刑事纠纷的前因后果就 有黑龙江省党政官员的阴影。
  
像张共来一样长期遭受非人虐待迫害的,在中国并不罕见而是大有人在。除了极个别的人可能侥幸逃脱厄运,绝大多数的人最后不是忍泣含冤苟且偷生,便 是怒目苍天饮恨黄泉。在遭遇官员借政府力量侵权迫害的不幸事件时,一般情况下中国人都是单独抗争,至多直系亲属为之鸣冤叫屈寻求公正。但是个人或者家庭的 弱小声音,常常在政府的压制下消失得无形无迹。幸而张共来在她的人生不幸事件中,遇到了一位叫陈世忠的人物。他了解了张共来得的遭遇后,义无反顾地挺身而 出为她仗义直言。靠陈世忠在国际国内四处联系,介绍案情诉说冤屈,张共来多年的不幸终于引起舆论的一定关注和各界的声援。
  
援救张共来,并非是陈世忠第一次为受冤屈,遭迫害的人击鼓鸣冤,声张正义。他曾经为监狱中被无辜枪杀的犯人奔波多年,此事在刘宾雁的报告文学“第 二种忠诚”里有翔实报道。陈世忠本人就曾遭迫害,在监狱里服过十几年的漫漫苦刑。然而,在他的冤案终于获得改判平反之后的第三天,他便开始为他在监狱中亲 眼目睹的一起警戒军人枪杀犯人案而奔走。陈世忠前后到各级部门上访六十三次,历时六十三个月才使这件凶杀案得以立案开庭。由于两名值勤军人枪杀犯人李植荣 时,有数十名目击者可以证明,值勤军人马洪才面对证据,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国民党投诚军官李植荣,在冤死几乎二十年后终于得以改正平冤。
  
谁能想到,事情到此并没完。在以权代法,官官相护的中国,本应被绳之以法的二名杀害犯人的凶手不久即被交保释放。然后又恢复了他们的党籍公职,补 发了工资,主犯王忠全还由法院助理审判员提升为法庭庭长。一九九七年更有军队作家在报上发表文章,声称两名杀人军人不是凶手而是忠于职守的好战士。文章还 诬蔑陈世忠饱受冤狱之苦后又给他人制造冤案。陈世忠为此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上访告状,奔走了近两年的时间才得以开庭审理。法庭判决被告在报纸上公开向陈世忠 赔礼道歉,并且赔偿陈世忠的各项损失二十五万元整。陈世忠在自己的官司打赢之后,带著判决书继续前往北京上访告状,因为两名杀害犯人的军人凶手还没有依法 惩处,有的甚至还在继续担当代表正义和执行法律的法官。事情到了今天,陈世忠还未能争取到公正,凶手继续逍遥法外,而他则依然进行著不懈的努力。
  
陈世忠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地为自己和他人争取公正的决心和意志,正是中国建立人权法制体制最为珍贵的力量。陈世忠能够这样做,至少有三项重要的人 格起著决定作用。第一是陈世忠的良心和正义感。这是陈世忠辨别善恶是非的基础,是他消除邪恶的动力源泉。没有良知正义或混混噩噩的人,从本质上就不可能有 陈世忠这样的壮举。第二是陈世忠的胆识和勇气。中国一定有相当多的人具有良心和正义感,但是敢于象陈世忠一样做的却是凤毛麟角。第三是陈世忠强烈的社会责 任感。从陈世忠大量的书信和其它资料中,可以深刻地感受到他对社会的关注,对国家忧患,人民疾苦的强烈情感和责任意识。要想做陈世忠,三种人格缺一不可!
  
在中国建设自己的人权体制的艰难进程中,最迫切需要的就是有越来越多的陈世忠。其实那些已经建立起来人权体制的国家,都是因为社会有了很多陈世忠 一样的人,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地为自己为他人的权益抗争。他们唤醒更多的人,逐渐形成浩瀚的人群和伟大的力量,迫使专制政体步步退缩,保护人的权利和尊严的 思维习惯,社会准则,和法律系统不断发展完善,最终形成一个新的政治体制。法国作家艾米尔•左拉为犹太军人伸张正义的事件,就是这样人权历史的形成过程中 的一个著名典范。

The Human Rights Conscience of One Chinese Person

What differences could one person make? Meet Mr. Chen Shizhong, who has for many years persistently advocated the rights of victims of abuses. China needs many people like Mr. Chen. (Mr. Chen’s letter to editor exposing torture and detention in a Chinese psychiatric institution is published in this issue.)

陈世忠是一位普通的中国人,然而他多年来默默无闻地为人权受害者击鼓鸣冤、声张正义之举却十分难能可贵。中国的人权事业需要许许多多像陈先生这样的人。(见本期登载的陈世忠先生为哈尔滨市张共来因上访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并面临刑事审判的申诉信。)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女教师张共来,三十二岁怀孕生子时,没有得到上级领导的批准,因而备受各种歧视和迫害,甚至丧失了工作权利。张共来被迫上访寻 求解决,不但多年得不到公正,领导还与公安警察及精神病院勾结,在一九九八年将她关入精神病院。张共来至今已经在精神病院四年多,院方连诊断证明都不敢开 出,却继续关押不办出院手续。张共来愤而趁离院外出机会到北京上访,却在北京天降无妄之灾面临刑事罪的审判,而造成张共来无中生有的刑事纠纷的前因后果就 有黑龙江省党政官员的阴影。
  
像张共来一样长期遭受非人虐待迫害的,在中国并不罕见而是大有人在。除了极个别的人可能侥幸逃脱厄运,绝大多数的人最后不是忍泣含冤苟且偷生,便 是怒目苍天饮恨黄泉。在遭遇官员借政府力量侵权迫害的不幸事件时,一般情况下中国人都是单独抗争,至多直系亲属为之鸣冤叫屈寻求公正。但是个人或者家庭的 弱小声音,常常在政府的压制下消失得无形无迹。幸而张共来在她的人生不幸事件中,遇到了一位叫陈世忠的人物。他了解了张共来得的遭遇后,义无反顾地挺身而 出为她仗义直言。靠陈世忠在国际国内四处联系,介绍案情诉说冤屈,张共来多年的不幸终于引起舆论的一定关注和各界的声援。
  
援救张共来,并非是陈世忠第一次为受冤屈,遭迫害的人击鼓鸣冤,声张正义。他曾经为监狱中被无辜枪杀的犯人奔波多年,此事在刘宾雁的报告文学“第 二种忠诚”里有翔实报道。陈世忠本人就曾遭迫害,在监狱里服过十几年的漫漫苦刑。然而,在他的冤案终于获得改判平反之后的第三天,他便开始为他在监狱中亲 眼目睹的一起警戒军人枪杀犯人案而奔走。陈世忠前后到各级部门上访六十三次,历时六十三个月才使这件凶杀案得以立案开庭。由于两名值勤军人枪杀犯人李植荣 时,有数十名目击者可以证明,值勤军人马洪才面对证据,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国民党投诚军官李植荣,在冤死几乎二十年后终于得以改正平冤。
  
谁能想到,事情到此并没完。在以权代法,官官相护的中国,本应被绳之以法的二名杀害犯人的凶手不久即被交保释放。然后又恢复了他们的党籍公职,补 发了工资,主犯王忠全还由法院助理审判员提升为法庭庭长。一九九七年更有军队作家在报上发表文章,声称两名杀人军人不是凶手而是忠于职守的好战士。文章还 诬蔑陈世忠饱受冤狱之苦后又给他人制造冤案。陈世忠为此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上访告状,奔走了近两年的时间才得以开庭审理。法庭判决被告在报纸上公开向陈世忠 赔礼道歉,并且赔偿陈世忠的各项损失二十五万元整。陈世忠在自己的官司打赢之后,带著判决书继续前往北京上访告状,因为两名杀害犯人的军人凶手还没有依法 惩处,有的甚至还在继续担当代表正义和执行法律的法官。事情到了今天,陈世忠还未能争取到公正,凶手继续逍遥法外,而他则依然进行著不懈的努力。
  
陈世忠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地为自己和他人争取公正的决心和意志,正是中国建立人权法制体制最为珍贵的力量。陈世忠能够这样做,至少有三项重要的人 格起著决定作用。第一是陈世忠的良心和正义感。这是陈世忠辨别善恶是非的基础,是他消除邪恶的动力源泉。没有良知正义或混混噩噩的人,从本质上就不可能有 陈世忠这样的壮举。第二是陈世忠的胆识和勇气。中国一定有相当多的人具有良心和正义感,但是敢于象陈世忠一样做的却是凤毛麟角。第三是陈世忠强烈的社会责 任感。从陈世忠大量的书信和其它资料中,可以深刻地感受到他对社会的关注,对国家忧患,人民疾苦的强烈情感和责任意识。要想做陈世忠,三种人格缺一不可!
  
在中国建设自己的人权体制的艰难进程中,最迫切需要的就是有越来越多的陈世忠。其实那些已经建立起来人权体制的国家,都是因为社会有了很多陈世忠 一样的人,百折不挠锲而不舍地为自己为他人的权益抗争。他们唤醒更多的人,逐渐形成浩瀚的人群和伟大的力量,迫使专制政体步步退缩,保护人的权利和尊严的 思维习惯,社会准则,和法律系统不断发展完善,最终形成一个新的政治体制。法国作家艾米尔•左拉为犹太军人伸张正义的事件,就是这样人权历史的形成过程中 的一个著名典范。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