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河南睢县孤儿项目调查报告
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



这篇由爱知行研究所主持的河南睢县农村爱滋孤儿状况调查报告,就这些不幸儿童受到的歧视、冷落、和不公正的无情待遇提供了第一手材料。

Between October 2 and 5, 2002, with the assistance of local AIDS activists in Sui County, Henan Province, the AIZHIXING Institute, a Chinese advocacy group for HIV/AIDS affected people, interviewed a number of villagers who take care of, or are familiar with, children orphaned by their relatives who died of AIDS. Many villagers in Henan had developed AIDS after being infected with HIV during blood sales in the mid-1990s. These interviews offer rare insights into the grave needs to care for rural AIDS orphans. Based on these inerviews, the group highlights the obstacles and identifies workable solutions for this humanitarian crisis.



调查地点﹕河南省睢县
调查时间﹕10月2日至10月5日
关键词﹕孤儿﹐这里指的包括三类人﹕1)父母双亡的孩子﹔2)父母一方死亡﹐但是另一方不愿意承担抚养义务的孩子﹔3)有监护人﹐但是经济上不能养活的孩子。


有关孤儿项目的调查结果


个案访谈一﹕


地点﹕睢县尤吉屯小林店村 距城关镇约2.5公里
访谈对象﹕孙家(孙秀堂、宋学荣、大儿子、孙新义、孙新菊、孙新胜、孙博文、孙博剑)

一、家庭组成﹕


孙秀堂、宋学荣 (大儿子) 孙新义、孙新愿、孙新菊、孙新胜、孙秀堂、宋学荣 (小儿子) 孙博文、孙博剑


姓名或称谓性别年龄教育程度备注
孙秀堂71--
宋学荣69--
大儿子49-妻子因身患肿瘤去世
孙新义21小学三年级已婚﹐在家种地
孙新愿17小学四年级外出打工
孙新菊14小学四年级在当地的福建人开办的饼干厂做临时工
孙新胜12在读小学三年级他是大儿子一家中唯一个在上学的
小儿子36-因卖血感染艾滋病而死
孙博文12初中一年级-
孙博剑9小学四年级-

二、家庭经济状况


当地主要的农作物是小麦、玉米、大荳、花生等﹐其中小麦与玉米多用来买钱养家﹐而大荳、红薯、南瓜等作物多留作自用。

种地收益分析﹕
以小麦为例﹐一亩地可以生产300~350公斤﹐一个人有约有一亩二分地﹐其中要交公粮100公斤﹐折合化肥、农机等成本构成的投资约100公斤﹐即还剩100~150公斤作为收益。

而按每公斤的小麦八角钱来计算﹕小麦的收益为 100~1500.8?= 80~120?﹐其它还有玉米等农作物的收益。

种地成本份析﹕
电费﹕一度电=1? 一亩地浇地一次约需要15度电
每年最低浇水三次至四次﹐即电费每年要花费45至60元。
化肥﹕80元

生活费﹕
大人﹕男 1500元/月/人(男人需要买烟、买酒)
女 1000元/月/人
孩子﹕500元
生活的花费主要体现在吃与穿的方面

学费﹕
孙博文 初中 700元/年
孙博剑 小学 400元/年
杂费约为200元/人﹐杂费主要包括资料、作文辅导、数学补充材料等的花销

其它经济情况﹕
当地居民种地的方式基本上是靠天吃饭﹐所以除了农忙时节要回到家里打理农务外﹐其它的时间都在外打工﹐比如﹕大儿子和他的二儿子孙新愿就每年去天 津等地去做泥瓦匠的工作。只有这样才能抵补所有的花费﹐而且他们外出一来打工还面临著被骗﹐老板不给钱的危险﹔二来是挣的钱除去外出打工的往返车费﹐剩下 的就不多了。

大儿子的女儿﹐就是老三孙新菊﹐在访问前不久刚刚被福建人在当地开办的饼干人辞退﹐她在该厂当临时工的时候﹐做的是向饼干上抹奶油的工作﹐每天工作12小时﹐每个月的收入为70元﹐她们那?埵陶多与她年龄相仿的姑娘们从事著同样的工作。

老孙家采取借新债还旧债的方式﹐他家在秋收的时候变卖了家里打的粮食﹐卖的钱用来还上一年借的钱。而在同样处于秋收季节的学校开学时间﹐为了让孩子们上学﹐再次向另一家借债。年复一年﹐他们就陷入了这样借债─还债─借债─还债的恶性回圈中。

孙家所在村的大队有2000多人﹐分11个生产队﹐每队200人左右﹐他们在第五生产队。

三、孤儿父母的基本情况


  • 孤儿﹕孙博文 孙博剑
  • 父亲(小儿子)﹕2001年9月份发病﹐在家里休养三个月﹐治疗无效后于今年初死亡。
    死因﹕因为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
    为了给他治病﹐家里花掉了四五万元
  • 母亲﹕也曾经卖过血﹐但并未检查过﹐丈夫死后改嫁。现在两个孩子跟她和他们的继`父生活在一起﹐母亲与继父对待他们都不好﹐据 观察﹐两人的衣服不是特别的整洁﹐据他们的奶奶说﹐他们的母亲是很少照顾他们的。是因为他们的户口是与一定的地份挂钩的﹐所以母亲为了有地种才愿意抚养他 们﹐当时据了解﹐当地的土地与户口之间的关系是每年划分一次﹐所以明年属于他们的土地就要划归到他们的继父与母亲的名下了。

四、有关监护人的问题


两个孩子目前的监护人﹕他们的母亲

但是孙秀堂、宋学荣二老希望由他们来承担抚养两个孩子的义务﹐并且希望两个孩子与他们住在一起。两位老人都一致同意采取资助的方式﹐而不是开办孤 儿院﹐让两个孙子住在孤儿院的方式﹐并且明确同意在接受资助时﹐愿意对于所承担的各项义务及应尽到的责任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个案访谈二﹕


地点﹕睢县阮楼乡郭庄
访谈对象﹕蒋家(蒋成玉、蒋丽丽、蒋鲲鹏、蒋志鹏)

一、家庭组成


姓名或称谓家庭情况备注
老母亲现由蒋成玉赡养-
老 大-不在家﹐在外地教书
老 二一子一女-
蒋成玉(老三)一个女儿﹐六口之家卖血多次﹐并未检查﹐
老 四四口之家没有卖过血
老 五两个儿子已故﹐蒋鲲鹏、蒋志鹏的父亲
老 六一子一女﹐四口之家卖血约十五六次﹐并未检查﹐
老 七两个儿子﹐四口之家卖血十多次﹐并未检查
蒋丽丽-蒋成玉之女﹐在读初中一年级
蒋鲲鹏现由蒋成玉抚养13岁﹐老五之子﹐在读初中二年级
蒋志鹏现由蒋成玉抚养9岁﹐老五之子﹐在读小学一年级

二、家庭经济状况


种地收益分析﹕

每人6分3地﹐如蒋成玉家六口之家(包括赡养老母亲﹐抚养蒋鲲鹏与蒋志鹏)共有3亩多地。郭庄的人口与土地的关系比个案访谈1中的孙家所在的小林店村要紧张﹐所以每个人只有六分三的土地﹐不及小林店村的每人一亩二分地。
麦子﹕0.90?/公斤
玉米﹕0.88?/公斤
另外还种植花生。
全年的收入约为2000~3000元

种地成本份析﹕每年的成本约为300~400元

生活费﹕蒋成玉家的生活费约为2000元/年

学费﹕(包括杂费及文具的费用)
蒋丽丽、蒋鲲鹏 初中 500~600元/学期
蒋志鹏 小学 200~300元/学期

其它经济情况﹕
蒋玉成也外出打工﹐他曾经到过内蒙古、山西等地﹐打工时每天能够挣到10多元。现在他在当地以用三轮车拉客为副业﹐每年的收益为两三千元。据他说﹐他只有搞副业、去打工﹐才能够勉强负担起孩子的学费和家庭成员的生活费。

三、孤儿父母的基本情况


  • 孤儿﹕蒋鲲鹏 蒋志鹏
  • 父亲(老五)﹕1994年老五夫妻一起卖血﹐他们的献血本当时有许多﹐后来由于国家在1994年明令禁止有偿献血的血站﹐献血 本不再有用了﹐所以他们就把献血本销毁或丢掉了。他于2000年冬天在北京打工的时候发病﹐咳嗽﹐并感觉胸闷﹐持续不断地发低烧﹐后来不得以回到了家里养 病。2001年2月医疗无效﹐去世。
  • 母亲﹕2002年1月发病﹐2002年5月去世。
    死因﹕死因﹕因为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
    为了给老五夫妻治病﹐家里花掉了几万元

四、有关监护人的问题


蒋鲲鹏目前的监护人﹕蒋玉成(老三)
蒋志鹏目前的监护人﹕老母亲(实际经济上的抚养人是蒋玉成)
蒋玉成愿意承担起两个孤儿的抚养义务﹐并且努力保证他们不辍学(在蒋玉成家的家庭负担不轻的情况下﹐他仍然让自己的女儿蒋丽丽、两名孤儿蒋鲲鹏和蒋志鹏继续学习)。

他希望可以采取资助的方式﹐而不是开办孤儿院方式﹐并且明确同意在接受资助时﹐愿意对于所承担的各项义务及应尽到的责任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个案访谈三﹕


地点﹕睢县三里屯村
访谈对象﹕欢欢家

这次访谈并没有见到访谈对象男孩子欢欢和他的妹妹﹐所以下面对于两个孤儿的家庭情况和他们本人的介绍都是从他们的邻居、认识他们的母亲的赵的母亲处了解并整理得出的。

一、没有见到访谈对象的原因


这是一个意料中的不成功的访谈﹐因为在此次访谈中要见两个孩子在父母双亡后﹐只能相依为命﹐并且男孩子欢欢在城关镇里靠给人洗盘子为生﹐经常很长 时间不回家一次﹐没有人知道他在那?堙Q女孩子的下落也是不明。所以我们去的时候就是抱著试试看的想法去的﹐因为他们虽然是最难找到的访谈对象﹐但是 他们却是最值得获得救助的孩子﹐也是最适合采取孤儿院的形式救助的孩子。

二、家庭组成


姓名或称谓性 别备注
奶 奶欢欢的父母死后改嫁到了东关南村﹐此次打听到她的姓名
父 亲死于卖血感染的艾滋病
母 亲死于卖血感染的艾滋病
欢 欢12岁左右﹐辍学在城关镇打工为生
欢欢的妹妹 姓名与年龄不详﹐下落不详

三、孤儿母亲的大致情况


注﹕此处的资料由赵母提供﹐因为欢欢的母亲曾经城关镇里摆摊做生意﹐并租房子与两个人孩子一起住在城关镇中。而她做生意的地方和住的地方就赵母家 的附近。后来欢欢的母亲发病后﹐由于赵也是艾滋病病人﹐并且那时正在北京接受新药的治疗﹐所以他让他的母亲问欢欢的母亲是否愿意使用新药控制一下体内的病 毒﹐但是当时被欢欢的母亲拒绝了﹐其原因就是当地人非常的封建?炮诨A认为得到艾滋病是不光彩的事情﹐所以多数都不愿意透露自己是艾滋病病人。

欢欢的母亲发病时﹐她的丈夫﹐即欢欢的父亲已经因为艾滋病而去世了。在她谢绝使用新药后﹐就把在城关镇的房子退掉了﹐而在家中养病﹐其间﹐别没有 什么人帮助她们﹐只有她的父亲﹐即欢欢的姥爷不断地给予她和她的两个孩子帮助。最后帮助她办理了后事﹐姥爷也管不住两个孩子﹐也不再管两个孩子了。她去世 后﹐她的婆婆﹐即欢欢的奶奶就改嫁到了别的村子。

四、孤儿的基本情况


注﹕此处的资料由赵及欢欢的邻居们提供。

男孩子叫做欢欢﹐邻居们称他为非人﹐即因为在长期的困苦下让他变得非常的叛逆﹐一来总爱和别人对著干﹔二来是因为他从小就不学无术﹐经常逃学 ﹐经常出没于城关镇的卡拉OK厅、录像厅等地﹐并且经常与别人打架﹐他的父母也管不了他﹔三来是他的脾气很坏﹐经常会打骂他的妹妹。但是据赵说﹐上一次他 偶然见到他的时候﹐他表示了愿意上学的意思。欢欢现在通常是不回家的﹐他是否会露宿于城关镇﹐我不得而知﹐但是他却是在城关镇的火锅城之类的地方在为别人 刷盘子度日。偶尔他也回家﹐邻居们也会接济他和他的妹妹一些吃的和用的东西。

女孩子的姓名和年龄暂不详﹐对于她的下落有如下的几种说法﹕一说是她与欢欢一起在城关镇给别人刷盘子﹔一说是她还有一个阿姨﹐于是她去投奔她的阿姨了﹔另一说是她被别人要去养了。

邻居们说他们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这一点可以由他们的家一侧已经倒塌的院?朁M院子内荒芜的草木证明。

五、不成功中的小成功


一是我们打听到了两个孩子的奶奶的姓名和她改嫁后的地址﹐通过这一线索﹐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两个孩子。

二是我们和邻居们达成协议﹐帮助我们关注两个孩子﹐一旦他们回家﹐希望他们能够通知住在睢县东关村的赵﹐并且让他们帮助照顾一下两个孩子。

三是我们决心一定要找到两个孩子﹐帮助他们好好地生活。



调查总结



一、有关援助方式的问题


通过访谈成功的这两个家庭﹐我们推测﹕目前阶段﹐采取资助的方式比采取筹建孤儿院的方式更加的有可操作性。原因如下﹕第一﹐虽然他们的父母已经去 世了﹐与他们关系最近的监护人已经没有了﹐但是他们的家庭成员﹐如他们的奶奶、叔叔等仍然愿意成为他们的监护人﹐愿意履行抚养他们的义务。第二﹐影响孩子 被抚养的质量的最重要的因素是资金的不足。第三﹐在访谈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浓浓的亲情﹐如果让他们生活在孤儿院中﹐可能会阻断他们感受亲情的机会。这种亲 属的关爱往往可以帮助孩子们从失去父母的阴翳下走出来﹐而孤儿院中的生活可能会对孩子的发展产生负面效应。

由此可见﹐目前阶段﹐应该采取资助的方式﹐所谓资助的方式﹐即将捐助给孤儿的生活费和学费直接交给孩子的监护人﹐通常是孩子的亲属﹐让他们在履行各项抚养义务和执行各项资金使用规定的前提下﹐自行运用资金来照顾孤儿们的生活。

而且他们都明确地表达了只要是为了孩子好﹐愿意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书。

但是﹐我们的另一个结论是﹕不应该放弃筹办孤儿院的计划。原因如下﹕第一﹐不排除有些家庭的成员即使给他足够的资金也不愿意抚养孤儿的情况﹔第二 ﹐现在多数家庭是因为艾滋病而夺走父母一方生命的单亲家庭﹐而由于当年通常是夫妻、兄弟一起卖血﹐不久后的将来﹐父母中健在的一方、孤儿的叔叔、伯伯、阿 姨等都有可能死于因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到那时孩子们就成为了真正无依无靠的孤儿。所以待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应该再将筹办孤儿院的计划摆到议事日程上来。

二、有关资金不足的问题


资金不足主要体现在学费与生活费上。

抚养一个孩子的花费中最让家庭担心的费用是他们的学费﹐因为从上面两个成功的个案中列举的生活费与学费的对比中可以看到﹐学费一次性支付的数量大﹐容易出现借债让孩子上学的现象﹐所以通常是家庭债务的产生的主要原因。

在生活费用方面﹐主要的花费在穿衣方面。而对于这一点﹐可以通过社会捐助的形式得到解决﹐一方面是城里人因更新换代而淘汰的衣服﹐另一方面是贫困 地区买不起衣服﹐这两者可以很好的结合一下﹐从而解决贫困地区人们穿衣的问题。目前﹐高校与社会各界正在开展的向贫困地区人民捐赠的活动已经取得了很大的 成效。

但是吃的问题在于是否可以满足孩子成长所需要的营养﹐原因在于﹕第一﹐由于小麦多用来卖钱﹐所以当地人的主要以玉米、红薯、绿荳与南瓜为主食﹐加 之由于贫穷﹐逢年过节才能吃到好的﹐所以营养状况比较差﹔第二﹐如上所述﹐由于学费的负担﹐使很多家庭不得不靠卖粮食来度过经济困难﹐粮食卖掉了﹐他们就 不得不到市场上去买自己吃的粮食﹐这就又加大了当地人的负担。

因此﹐资助一个孩子的费用应该至少包括他的学费与生活费中用于饮食的花销。

三、有关家庭关爱的问题


农村人多为大家庭﹐所以他们中间往往有比较浓的亲情﹐尤其是对于孩子的关爱让我有所感触。

当年他们的家长们趋之若骛般地参与卖血﹐是受比种地、打工更大的经济利益的驱使﹐但是40~50元/ 800毫升血液的价钱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吸引力﹐是因为生活贫困的压力。而种种的压力中很大一部份就是抚养孩子的费用﹐特别是孩子上学的学费。而今这些家长 们之所以除了种地还要外出打工﹐很大一部份原因也是为了孩子。

在访谈中﹐这些家长们从本意上是希望他们的孩子上学的﹐是希望他们的孩子们吃的好些﹐穿的好些的。他们卖血而感染艾滋病的悲剧﹐他们外出打工的艰辛﹐用个案访谈2中蒋玉成的的话来说就是 ──一切为了孩子。

四、有关失学的问题


在睢县的农村中﹐失学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比如﹐个案访谈1中的大儿子一家人﹐他们的学历都是没有上满小学。下面是我分析的失学的主要原因就是 贫困﹐而造成贫困的原因主要是计划生育政策实施得不得力﹐地少人多﹐如个案访谈1中有大儿子家有四个孩子﹐小儿子家有两个孩子﹔个案访谈2中老二、老五、 老六、老七都有两个孩子﹐老四有四个孩子﹐而只有老三只有一个女儿。计划生育作为我国的基本国策被提出是有其实际意义的﹐因为中国贫困的原因之一就是人口 太多了。

浓缩到一个家庭﹐人口太多将导致如下的问题﹕

  • 第一﹐本来可以用在一个的费用要分给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用﹐自然每个孩子的发展都不会充份。这样 解决的办法只能是要么让几个孩子都上到小学高年级就停止﹐要么倾其全力﹐资助一个比较小的孩子不断地学习﹐而让其它比较大或者家里的女孩子外出打工﹐就像 个案访谈1中大儿子家的孙新义、孙新愿和孙新菊一样。

  • 第二﹐人均土地少﹐所以当地农民靠光靠种地是不能够满足自身生活的需要的﹐于是他们必须外出打工以抵补亏空。

  • 第三﹐影响科技进步﹐因为当地农民在非农忙的日子里都不在村子里面﹐而是不得不外出打工﹐所以他们的根本没有时间去学习与运用新的科学技术﹐没有了农业技术方面的提高﹐而单纯的靠天吃饭﹐就没有了单位产量的提高﹐就不会使得农业生产满足他们的生活需要。

五、有关雇佣童工的问题


通过个案访谈1中的孙新菊和个案访谈3中的男孩子欢欢的经历可以得到下面的结论﹕当地存在比较普遍的雇佣童工的现象。这主要体现了下面几点﹕

  • 第一﹐当地人明显缺乏法律意识。
  • 第二﹐家庭的贫困使得这样的现象可以存在﹐因为孩子们必须工作﹐才能够帮助家庭分担经济上的压力。
  • 第三﹐当地的企业正是利用了孩子们家庭贫困﹐需要挣钱养家这一点﹐雇佣廉价的童工来降低自己的生产成本﹐某种意义上是剥削这些孩子们。这一点集中体现在个案访谈1中的孙新菊的身上。
下面需要做到的﹕

  • 第一﹐制度建设﹐体现在对于人事制度、财务制度的建立。尤其是资金的如何下放﹐资金下放后如何监督其使用﹐如何向被资助的家长给予咨询与帮助等问题一定要设计出健全的方案。
  • 第二﹐编写项目建议书﹐向各种基金会申请资金﹐设立项目。
  • 第三﹐与当地政府和学校方面达成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使得我们的工作在日后能够顺利地开展。这一点的提出是基于中国国情﹐办事一定要先与政府打好招呼。
其它的发现﹕

一、存在大量的未检查人群


其原因是﹕
  • 第一﹐检查费对当地人来讲是一笔不小的花销﹕单纯的HIV检查的费用约为100元/人﹐比较全面的身体检查(包括HIV检查)的费用约为500元/人。

  • 第二﹐思想观念的封建闭塞﹐睢县中除了距离城关镇不远的东关村在接受外来冲击后﹐思想比较的开放外﹐其它的乡或村都还对艾滋病有偏见﹐认为得这种病是一种不光彩的病﹐所以这些村庄的村民都不愿让别人发现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

  • 第三﹐村民们从心理上也不愿意接受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这个事实﹐如果不知道的话﹐还抱著一种侥幸的心理﹕或许自己没有这种病。
综上所述﹐各种原因中最重要的因素是缺少检查费﹐如果给予他们足够的费用﹐他们还是愿意接受检查的。

二、存在母婴传播的可能性


案例﹕赵宪珍的来访

在孙家访谈的时候﹐一位叫赵宪珍的妇女赶了过来﹐据她反映﹕她的28岁的弟弟赵福林在不久前刚刚去世﹐他与其妻子张春燕均因为卖血感染了艾滋病﹐ 他们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儿﹐5岁﹐一个儿子﹐8个月﹐均有可能因为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不幸的是﹐这两个孩子均没有检查过﹐如果他们真的感染了艾滋病的话 ﹐那又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是摆在了要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张春燕的面前﹐同时也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三、医疗政策的不平衡发展


东关村现在已经通过团结起来﹐不断地争取自己的权益﹐获得了不少的好处﹐其中包括﹕免费的HIV检查﹐每周发药三次﹐减免艾滋病感染者的孩子的学费﹐发放代金券﹐逢年过节发放粮食等。但是其它各村则并不享受这种待遇﹐他们往往什么好处都没有。

为了改变这种现象应该帮助其它村的村民思想开放起来﹐正确认识艾滋病﹐学习团结起来争取自己的权益﹐同时注意与外界媒介的联系﹐让自己的声音从狭小的村庄中传播到整个的中国﹐乃至世界上去。

四、艾滋病有向外扩散的危险


此次本来应该访谈14个孩子的﹐但是却只访谈了6个孩子(包括不成功的个案访谈3)﹐原因就是有8个孩子随著他们的亲属移民到新疆去了。

睢县的村民每年都有约100人移民到新疆﹐这样的移民始于1996年至1997年之间。

移民的主要原因是﹕

  • 第一﹐多数移民的家里人或是认识的人在新疆做生意或是种地﹐并已经基本稳定下来﹐所以每年都会让睢县里生活比较困难的亲戚、朋友去新疆做生意或种地。

  • 第二﹐新疆面积广大﹐有许多地可以种庄稼﹐但是没有那么多的人可以种地﹐所以每年从各地移民农民去那?媞埵a﹐村民之所以愿意去那?碱O因为在新疆所能耕种的地比在河南所能种的地要大得多﹐这样平摊在每个人身上的盈利还能多一些。

  • 第三﹐移民的人离土不离乡﹐离开自己的土地﹐但是户口还在睢县﹐这样他们在睢县的地份还没有被回收﹐他们在睢县的亲属﹐比如叔叔、阿姨兄弟姊妹就可以种他们的土地﹐实际上改善了睢县亲属的收成﹐使平摊到没有移民的亲属的头上的盈利也相对扩大了。
对于移民政策的思考﹕

  • 第一﹐开发西部的移民政策不失为一种利用资源的好方法﹐不仅使每个人的地份增加了﹐而且使西北的许多闲置的地力得到了使用﹐促进了资源的优化配置。

  • 第二﹐由于移民的人中不乏有艾滋病患者﹐所以他们移民的过程中如若隐瞒自己的病情的话﹐就有可能造成艾滋病在新疆的进一步传 播。据赵勇说﹐这种担懮已经成为现实﹐由于移民的地点多为南疆﹐而南疆的汉民比较多﹐所以极有可能进一步传播﹐而北疆由于民族问题的缘故﹐这种机遇被大大 地降低了。

  • 第三﹐可以对此事进行一下追踪报导﹐一来由于移民的地点相对集中﹐二来由于移民的人都是通过睢县的劳务公司介绍的﹐所以找人去问的话﹐就可以打听出他们具体到新疆的什么地方去了。

五、有关妇女改嫁的问题


通过对艾滋病村死亡人数的统计﹐我们发现在丈夫去世后﹐许多妇女都选择了改嫁。一个更为典型的例子是个案访谈中的欢欢的奶奶改嫁他村的例子。据赵 说﹐妇女改嫁往往是无奈之举﹐因为在丈夫或家人去世后﹐往往无依无靠﹐还要抚养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十分的不容易。所以这时她们选择改嫁他人﹐是为了找 到一种依靠﹐很多也是为了孩子。

来源: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


相关文章:



这篇由爱知行研究所主持的河南睢县农村爱滋孤儿状况调查报告,就这些不幸儿童受到的歧视、冷落、和不公正的无情待遇提供了第一手材料。

Between October 2 and 5, 2002, with the assistance of local AIDS activists in Sui County, Henan Province, the AIZHIXING Institute, a Chinese advocacy group for HIV/AIDS affected people, interviewed a number of villagers who take care of, or are familiar with, children orphaned by their relatives who died of AIDS. Many villagers in Henan had developed AIDS after being infected with HIV during blood sales in the mid-1990s. These interviews offer rare insights into the grave needs to care for rural AIDS orphans. Based on these inerviews, the group highlights the obstacles and identifies workable solutions for this humanitarian crisis.



调查地点﹕河南省睢县
调查时间﹕10月2日至10月5日
关键词﹕孤儿﹐这里指的包括三类人﹕1)父母双亡的孩子﹔2)父母一方死亡﹐但是另一方不愿意承担抚养义务的孩子﹔3)有监护人﹐但是经济上不能养活的孩子。


有关孤儿项目的调查结果


个案访谈一﹕


地点﹕睢县尤吉屯小林店村 距城关镇约2.5公里
访谈对象﹕孙家(孙秀堂、宋学荣、大儿子、孙新义、孙新菊、孙新胜、孙博文、孙博剑)

一、家庭组成﹕


孙秀堂、宋学荣 (大儿子) 孙新义、孙新愿、孙新菊、孙新胜、孙秀堂、宋学荣 (小儿子) 孙博文、孙博剑


姓名或称谓性别年龄教育程度备注
孙秀堂71--
宋学荣69--
大儿子49-妻子因身患肿瘤去世
孙新义21小学三年级已婚﹐在家种地
孙新愿17小学四年级外出打工
孙新菊14小学四年级在当地的福建人开办的饼干厂做临时工
孙新胜12在读小学三年级他是大儿子一家中唯一个在上学的
小儿子36-因卖血感染艾滋病而死
孙博文12初中一年级-
孙博剑9小学四年级-

二、家庭经济状况


当地主要的农作物是小麦、玉米、大荳、花生等﹐其中小麦与玉米多用来买钱养家﹐而大荳、红薯、南瓜等作物多留作自用。

种地收益分析﹕
以小麦为例﹐一亩地可以生产300~350公斤﹐一个人有约有一亩二分地﹐其中要交公粮100公斤﹐折合化肥、农机等成本构成的投资约100公斤﹐即还剩100~150公斤作为收益。

而按每公斤的小麦八角钱来计算﹕小麦的收益为 100~1500.8?= 80~120?﹐其它还有玉米等农作物的收益。

种地成本份析﹕
电费﹕一度电=1? 一亩地浇地一次约需要15度电
每年最低浇水三次至四次﹐即电费每年要花费45至60元。
化肥﹕80元

生活费﹕
大人﹕男 1500元/月/人(男人需要买烟、买酒)
女 1000元/月/人
孩子﹕500元
生活的花费主要体现在吃与穿的方面

学费﹕
孙博文 初中 700元/年
孙博剑 小学 400元/年
杂费约为200元/人﹐杂费主要包括资料、作文辅导、数学补充材料等的花销

其它经济情况﹕
当地居民种地的方式基本上是靠天吃饭﹐所以除了农忙时节要回到家里打理农务外﹐其它的时间都在外打工﹐比如﹕大儿子和他的二儿子孙新愿就每年去天 津等地去做泥瓦匠的工作。只有这样才能抵补所有的花费﹐而且他们外出一来打工还面临著被骗﹐老板不给钱的危险﹔二来是挣的钱除去外出打工的往返车费﹐剩下 的就不多了。

大儿子的女儿﹐就是老三孙新菊﹐在访问前不久刚刚被福建人在当地开办的饼干人辞退﹐她在该厂当临时工的时候﹐做的是向饼干上抹奶油的工作﹐每天工作12小时﹐每个月的收入为70元﹐她们那?埵陶多与她年龄相仿的姑娘们从事著同样的工作。

老孙家采取借新债还旧债的方式﹐他家在秋收的时候变卖了家里打的粮食﹐卖的钱用来还上一年借的钱。而在同样处于秋收季节的学校开学时间﹐为了让孩子们上学﹐再次向另一家借债。年复一年﹐他们就陷入了这样借债─还债─借债─还债的恶性回圈中。

孙家所在村的大队有2000多人﹐分11个生产队﹐每队200人左右﹐他们在第五生产队。

三、孤儿父母的基本情况


  • 孤儿﹕孙博文 孙博剑
  • 父亲(小儿子)﹕2001年9月份发病﹐在家里休养三个月﹐治疗无效后于今年初死亡。
    死因﹕因为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
    为了给他治病﹐家里花掉了四五万元
  • 母亲﹕也曾经卖过血﹐但并未检查过﹐丈夫死后改嫁。现在两个孩子跟她和他们的继`父生活在一起﹐母亲与继父对待他们都不好﹐据 观察﹐两人的衣服不是特别的整洁﹐据他们的奶奶说﹐他们的母亲是很少照顾他们的。是因为他们的户口是与一定的地份挂钩的﹐所以母亲为了有地种才愿意抚养他 们﹐当时据了解﹐当地的土地与户口之间的关系是每年划分一次﹐所以明年属于他们的土地就要划归到他们的继父与母亲的名下了。

四、有关监护人的问题


两个孩子目前的监护人﹕他们的母亲

但是孙秀堂、宋学荣二老希望由他们来承担抚养两个孩子的义务﹐并且希望两个孩子与他们住在一起。两位老人都一致同意采取资助的方式﹐而不是开办孤 儿院﹐让两个孙子住在孤儿院的方式﹐并且明确同意在接受资助时﹐愿意对于所承担的各项义务及应尽到的责任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个案访谈二﹕


地点﹕睢县阮楼乡郭庄
访谈对象﹕蒋家(蒋成玉、蒋丽丽、蒋鲲鹏、蒋志鹏)

一、家庭组成


姓名或称谓家庭情况备注
老母亲现由蒋成玉赡养-
老 大-不在家﹐在外地教书
老 二一子一女-
蒋成玉(老三)一个女儿﹐六口之家卖血多次﹐并未检查﹐
老 四四口之家没有卖过血
老 五两个儿子已故﹐蒋鲲鹏、蒋志鹏的父亲
老 六一子一女﹐四口之家卖血约十五六次﹐并未检查﹐
老 七两个儿子﹐四口之家卖血十多次﹐并未检查
蒋丽丽-蒋成玉之女﹐在读初中一年级
蒋鲲鹏现由蒋成玉抚养13岁﹐老五之子﹐在读初中二年级
蒋志鹏现由蒋成玉抚养9岁﹐老五之子﹐在读小学一年级

二、家庭经济状况


种地收益分析﹕

每人6分3地﹐如蒋成玉家六口之家(包括赡养老母亲﹐抚养蒋鲲鹏与蒋志鹏)共有3亩多地。郭庄的人口与土地的关系比个案访谈1中的孙家所在的小林店村要紧张﹐所以每个人只有六分三的土地﹐不及小林店村的每人一亩二分地。
麦子﹕0.90?/公斤
玉米﹕0.88?/公斤
另外还种植花生。
全年的收入约为2000~3000元

种地成本份析﹕每年的成本约为300~400元

生活费﹕蒋成玉家的生活费约为2000元/年

学费﹕(包括杂费及文具的费用)
蒋丽丽、蒋鲲鹏 初中 500~600元/学期
蒋志鹏 小学 200~300元/学期

其它经济情况﹕
蒋玉成也外出打工﹐他曾经到过内蒙古、山西等地﹐打工时每天能够挣到10多元。现在他在当地以用三轮车拉客为副业﹐每年的收益为两三千元。据他说﹐他只有搞副业、去打工﹐才能够勉强负担起孩子的学费和家庭成员的生活费。

三、孤儿父母的基本情况


  • 孤儿﹕蒋鲲鹏 蒋志鹏
  • 父亲(老五)﹕1994年老五夫妻一起卖血﹐他们的献血本当时有许多﹐后来由于国家在1994年明令禁止有偿献血的血站﹐献血 本不再有用了﹐所以他们就把献血本销毁或丢掉了。他于2000年冬天在北京打工的时候发病﹐咳嗽﹐并感觉胸闷﹐持续不断地发低烧﹐后来不得以回到了家里养 病。2001年2月医疗无效﹐去世。
  • 母亲﹕2002年1月发病﹐2002年5月去世。
    死因﹕死因﹕因为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
    为了给老五夫妻治病﹐家里花掉了几万元

四、有关监护人的问题


蒋鲲鹏目前的监护人﹕蒋玉成(老三)
蒋志鹏目前的监护人﹕老母亲(实际经济上的抚养人是蒋玉成)
蒋玉成愿意承担起两个孤儿的抚养义务﹐并且努力保证他们不辍学(在蒋玉成家的家庭负担不轻的情况下﹐他仍然让自己的女儿蒋丽丽、两名孤儿蒋鲲鹏和蒋志鹏继续学习)。

他希望可以采取资助的方式﹐而不是开办孤儿院方式﹐并且明确同意在接受资助时﹐愿意对于所承担的各项义务及应尽到的责任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个案访谈三﹕


地点﹕睢县三里屯村
访谈对象﹕欢欢家

这次访谈并没有见到访谈对象男孩子欢欢和他的妹妹﹐所以下面对于两个孤儿的家庭情况和他们本人的介绍都是从他们的邻居、认识他们的母亲的赵的母亲处了解并整理得出的。

一、没有见到访谈对象的原因


这是一个意料中的不成功的访谈﹐因为在此次访谈中要见两个孩子在父母双亡后﹐只能相依为命﹐并且男孩子欢欢在城关镇里靠给人洗盘子为生﹐经常很长 时间不回家一次﹐没有人知道他在那?堙Q女孩子的下落也是不明。所以我们去的时候就是抱著试试看的想法去的﹐因为他们虽然是最难找到的访谈对象﹐但是 他们却是最值得获得救助的孩子﹐也是最适合采取孤儿院的形式救助的孩子。

二、家庭组成


姓名或称谓性 别备注
奶 奶欢欢的父母死后改嫁到了东关南村﹐此次打听到她的姓名
父 亲死于卖血感染的艾滋病
母 亲死于卖血感染的艾滋病
欢 欢12岁左右﹐辍学在城关镇打工为生
欢欢的妹妹 姓名与年龄不详﹐下落不详

三、孤儿母亲的大致情况


注﹕此处的资料由赵母提供﹐因为欢欢的母亲曾经城关镇里摆摊做生意﹐并租房子与两个人孩子一起住在城关镇中。而她做生意的地方和住的地方就赵母家 的附近。后来欢欢的母亲发病后﹐由于赵也是艾滋病病人﹐并且那时正在北京接受新药的治疗﹐所以他让他的母亲问欢欢的母亲是否愿意使用新药控制一下体内的病 毒﹐但是当时被欢欢的母亲拒绝了﹐其原因就是当地人非常的封建?炮诨A认为得到艾滋病是不光彩的事情﹐所以多数都不愿意透露自己是艾滋病病人。

欢欢的母亲发病时﹐她的丈夫﹐即欢欢的父亲已经因为艾滋病而去世了。在她谢绝使用新药后﹐就把在城关镇的房子退掉了﹐而在家中养病﹐其间﹐别没有 什么人帮助她们﹐只有她的父亲﹐即欢欢的姥爷不断地给予她和她的两个孩子帮助。最后帮助她办理了后事﹐姥爷也管不住两个孩子﹐也不再管两个孩子了。她去世 后﹐她的婆婆﹐即欢欢的奶奶就改嫁到了别的村子。

四、孤儿的基本情况


注﹕此处的资料由赵及欢欢的邻居们提供。

男孩子叫做欢欢﹐邻居们称他为非人﹐即因为在长期的困苦下让他变得非常的叛逆﹐一来总爱和别人对著干﹔二来是因为他从小就不学无术﹐经常逃学 ﹐经常出没于城关镇的卡拉OK厅、录像厅等地﹐并且经常与别人打架﹐他的父母也管不了他﹔三来是他的脾气很坏﹐经常会打骂他的妹妹。但是据赵说﹐上一次他 偶然见到他的时候﹐他表示了愿意上学的意思。欢欢现在通常是不回家的﹐他是否会露宿于城关镇﹐我不得而知﹐但是他却是在城关镇的火锅城之类的地方在为别人 刷盘子度日。偶尔他也回家﹐邻居们也会接济他和他的妹妹一些吃的和用的东西。

女孩子的姓名和年龄暂不详﹐对于她的下落有如下的几种说法﹕一说是她与欢欢一起在城关镇给别人刷盘子﹔一说是她还有一个阿姨﹐于是她去投奔她的阿姨了﹔另一说是她被别人要去养了。

邻居们说他们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这一点可以由他们的家一侧已经倒塌的院?朁M院子内荒芜的草木证明。

五、不成功中的小成功


一是我们打听到了两个孩子的奶奶的姓名和她改嫁后的地址﹐通过这一线索﹐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两个孩子。

二是我们和邻居们达成协议﹐帮助我们关注两个孩子﹐一旦他们回家﹐希望他们能够通知住在睢县东关村的赵﹐并且让他们帮助照顾一下两个孩子。

三是我们决心一定要找到两个孩子﹐帮助他们好好地生活。



调查总结



一、有关援助方式的问题


通过访谈成功的这两个家庭﹐我们推测﹕目前阶段﹐采取资助的方式比采取筹建孤儿院的方式更加的有可操作性。原因如下﹕第一﹐虽然他们的父母已经去 世了﹐与他们关系最近的监护人已经没有了﹐但是他们的家庭成员﹐如他们的奶奶、叔叔等仍然愿意成为他们的监护人﹐愿意履行抚养他们的义务。第二﹐影响孩子 被抚养的质量的最重要的因素是资金的不足。第三﹐在访谈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浓浓的亲情﹐如果让他们生活在孤儿院中﹐可能会阻断他们感受亲情的机会。这种亲 属的关爱往往可以帮助孩子们从失去父母的阴翳下走出来﹐而孤儿院中的生活可能会对孩子的发展产生负面效应。

由此可见﹐目前阶段﹐应该采取资助的方式﹐所谓资助的方式﹐即将捐助给孤儿的生活费和学费直接交给孩子的监护人﹐通常是孩子的亲属﹐让他们在履行各项抚养义务和执行各项资金使用规定的前提下﹐自行运用资金来照顾孤儿们的生活。

而且他们都明确地表达了只要是为了孩子好﹐愿意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书。

但是﹐我们的另一个结论是﹕不应该放弃筹办孤儿院的计划。原因如下﹕第一﹐不排除有些家庭的成员即使给他足够的资金也不愿意抚养孤儿的情况﹔第二 ﹐现在多数家庭是因为艾滋病而夺走父母一方生命的单亲家庭﹐而由于当年通常是夫妻、兄弟一起卖血﹐不久后的将来﹐父母中健在的一方、孤儿的叔叔、伯伯、阿 姨等都有可能死于因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到那时孩子们就成为了真正无依无靠的孤儿。所以待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应该再将筹办孤儿院的计划摆到议事日程上来。

二、有关资金不足的问题


资金不足主要体现在学费与生活费上。

抚养一个孩子的花费中最让家庭担心的费用是他们的学费﹐因为从上面两个成功的个案中列举的生活费与学费的对比中可以看到﹐学费一次性支付的数量大﹐容易出现借债让孩子上学的现象﹐所以通常是家庭债务的产生的主要原因。

在生活费用方面﹐主要的花费在穿衣方面。而对于这一点﹐可以通过社会捐助的形式得到解决﹐一方面是城里人因更新换代而淘汰的衣服﹐另一方面是贫困 地区买不起衣服﹐这两者可以很好的结合一下﹐从而解决贫困地区人们穿衣的问题。目前﹐高校与社会各界正在开展的向贫困地区人民捐赠的活动已经取得了很大的 成效。

但是吃的问题在于是否可以满足孩子成长所需要的营养﹐原因在于﹕第一﹐由于小麦多用来卖钱﹐所以当地人的主要以玉米、红薯、绿荳与南瓜为主食﹐加 之由于贫穷﹐逢年过节才能吃到好的﹐所以营养状况比较差﹔第二﹐如上所述﹐由于学费的负担﹐使很多家庭不得不靠卖粮食来度过经济困难﹐粮食卖掉了﹐他们就 不得不到市场上去买自己吃的粮食﹐这就又加大了当地人的负担。

因此﹐资助一个孩子的费用应该至少包括他的学费与生活费中用于饮食的花销。

三、有关家庭关爱的问题


农村人多为大家庭﹐所以他们中间往往有比较浓的亲情﹐尤其是对于孩子的关爱让我有所感触。

当年他们的家长们趋之若骛般地参与卖血﹐是受比种地、打工更大的经济利益的驱使﹐但是40~50元/ 800毫升血液的价钱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吸引力﹐是因为生活贫困的压力。而种种的压力中很大一部份就是抚养孩子的费用﹐特别是孩子上学的学费。而今这些家长 们之所以除了种地还要外出打工﹐很大一部份原因也是为了孩子。

在访谈中﹐这些家长们从本意上是希望他们的孩子上学的﹐是希望他们的孩子们吃的好些﹐穿的好些的。他们卖血而感染艾滋病的悲剧﹐他们外出打工的艰辛﹐用个案访谈2中蒋玉成的的话来说就是 ──一切为了孩子。

四、有关失学的问题


在睢县的农村中﹐失学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比如﹐个案访谈1中的大儿子一家人﹐他们的学历都是没有上满小学。下面是我分析的失学的主要原因就是 贫困﹐而造成贫困的原因主要是计划生育政策实施得不得力﹐地少人多﹐如个案访谈1中有大儿子家有四个孩子﹐小儿子家有两个孩子﹔个案访谈2中老二、老五、 老六、老七都有两个孩子﹐老四有四个孩子﹐而只有老三只有一个女儿。计划生育作为我国的基本国策被提出是有其实际意义的﹐因为中国贫困的原因之一就是人口 太多了。

浓缩到一个家庭﹐人口太多将导致如下的问题﹕

  • 第一﹐本来可以用在一个的费用要分给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用﹐自然每个孩子的发展都不会充份。这样 解决的办法只能是要么让几个孩子都上到小学高年级就停止﹐要么倾其全力﹐资助一个比较小的孩子不断地学习﹐而让其它比较大或者家里的女孩子外出打工﹐就像 个案访谈1中大儿子家的孙新义、孙新愿和孙新菊一样。

  • 第二﹐人均土地少﹐所以当地农民靠光靠种地是不能够满足自身生活的需要的﹐于是他们必须外出打工以抵补亏空。

  • 第三﹐影响科技进步﹐因为当地农民在非农忙的日子里都不在村子里面﹐而是不得不外出打工﹐所以他们的根本没有时间去学习与运用新的科学技术﹐没有了农业技术方面的提高﹐而单纯的靠天吃饭﹐就没有了单位产量的提高﹐就不会使得农业生产满足他们的生活需要。

五、有关雇佣童工的问题


通过个案访谈1中的孙新菊和个案访谈3中的男孩子欢欢的经历可以得到下面的结论﹕当地存在比较普遍的雇佣童工的现象。这主要体现了下面几点﹕

  • 第一﹐当地人明显缺乏法律意识。
  • 第二﹐家庭的贫困使得这样的现象可以存在﹐因为孩子们必须工作﹐才能够帮助家庭分担经济上的压力。
  • 第三﹐当地的企业正是利用了孩子们家庭贫困﹐需要挣钱养家这一点﹐雇佣廉价的童工来降低自己的生产成本﹐某种意义上是剥削这些孩子们。这一点集中体现在个案访谈1中的孙新菊的身上。
下面需要做到的﹕

  • 第一﹐制度建设﹐体现在对于人事制度、财务制度的建立。尤其是资金的如何下放﹐资金下放后如何监督其使用﹐如何向被资助的家长给予咨询与帮助等问题一定要设计出健全的方案。
  • 第二﹐编写项目建议书﹐向各种基金会申请资金﹐设立项目。
  • 第三﹐与当地政府和学校方面达成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使得我们的工作在日后能够顺利地开展。这一点的提出是基于中国国情﹐办事一定要先与政府打好招呼。
其它的发现﹕

一、存在大量的未检查人群


其原因是﹕
  • 第一﹐检查费对当地人来讲是一笔不小的花销﹕单纯的HIV检查的费用约为100元/人﹐比较全面的身体检查(包括HIV检查)的费用约为500元/人。

  • 第二﹐思想观念的封建闭塞﹐睢县中除了距离城关镇不远的东关村在接受外来冲击后﹐思想比较的开放外﹐其它的乡或村都还对艾滋病有偏见﹐认为得这种病是一种不光彩的病﹐所以这些村庄的村民都不愿让别人发现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

  • 第三﹐村民们从心理上也不愿意接受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这个事实﹐如果不知道的话﹐还抱著一种侥幸的心理﹕或许自己没有这种病。
综上所述﹐各种原因中最重要的因素是缺少检查费﹐如果给予他们足够的费用﹐他们还是愿意接受检查的。

二、存在母婴传播的可能性


案例﹕赵宪珍的来访

在孙家访谈的时候﹐一位叫赵宪珍的妇女赶了过来﹐据她反映﹕她的28岁的弟弟赵福林在不久前刚刚去世﹐他与其妻子张春燕均因为卖血感染了艾滋病﹐ 他们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儿﹐5岁﹐一个儿子﹐8个月﹐均有可能因为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不幸的是﹐这两个孩子均没有检查过﹐如果他们真的感染了艾滋病的话 ﹐那又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是摆在了要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张春燕的面前﹐同时也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三、医疗政策的不平衡发展


东关村现在已经通过团结起来﹐不断地争取自己的权益﹐获得了不少的好处﹐其中包括﹕免费的HIV检查﹐每周发药三次﹐减免艾滋病感染者的孩子的学费﹐发放代金券﹐逢年过节发放粮食等。但是其它各村则并不享受这种待遇﹐他们往往什么好处都没有。

为了改变这种现象应该帮助其它村的村民思想开放起来﹐正确认识艾滋病﹐学习团结起来争取自己的权益﹐同时注意与外界媒介的联系﹐让自己的声音从狭小的村庄中传播到整个的中国﹐乃至世界上去。

四、艾滋病有向外扩散的危险


此次本来应该访谈14个孩子的﹐但是却只访谈了6个孩子(包括不成功的个案访谈3)﹐原因就是有8个孩子随著他们的亲属移民到新疆去了。

睢县的村民每年都有约100人移民到新疆﹐这样的移民始于1996年至1997年之间。

移民的主要原因是﹕

  • 第一﹐多数移民的家里人或是认识的人在新疆做生意或是种地﹐并已经基本稳定下来﹐所以每年都会让睢县里生活比较困难的亲戚、朋友去新疆做生意或种地。

  • 第二﹐新疆面积广大﹐有许多地可以种庄稼﹐但是没有那么多的人可以种地﹐所以每年从各地移民农民去那?媞埵a﹐村民之所以愿意去那?碱O因为在新疆所能耕种的地比在河南所能种的地要大得多﹐这样平摊在每个人身上的盈利还能多一些。

  • 第三﹐移民的人离土不离乡﹐离开自己的土地﹐但是户口还在睢县﹐这样他们在睢县的地份还没有被回收﹐他们在睢县的亲属﹐比如叔叔、阿姨兄弟姊妹就可以种他们的土地﹐实际上改善了睢县亲属的收成﹐使平摊到没有移民的亲属的头上的盈利也相对扩大了。
对于移民政策的思考﹕

  • 第一﹐开发西部的移民政策不失为一种利用资源的好方法﹐不仅使每个人的地份增加了﹐而且使西北的许多闲置的地力得到了使用﹐促进了资源的优化配置。

  • 第二﹐由于移民的人中不乏有艾滋病患者﹐所以他们移民的过程中如若隐瞒自己的病情的话﹐就有可能造成艾滋病在新疆的进一步传 播。据赵勇说﹐这种担懮已经成为现实﹐由于移民的地点多为南疆﹐而南疆的汉民比较多﹐所以极有可能进一步传播﹐而北疆由于民族问题的缘故﹐这种机遇被大大 地降低了。

  • 第三﹐可以对此事进行一下追踪报导﹐一来由于移民的地点相对集中﹐二来由于移民的人都是通过睢县的劳务公司介绍的﹐所以找人去问的话﹐就可以打听出他们具体到新疆的什么地方去了。

五、有关妇女改嫁的问题


通过对艾滋病村死亡人数的统计﹐我们发现在丈夫去世后﹐许多妇女都选择了改嫁。一个更为典型的例子是个案访谈中的欢欢的奶奶改嫁他村的例子。据赵 说﹐妇女改嫁往往是无奈之举﹐因为在丈夫或家人去世后﹐往往无依无靠﹐还要抚养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十分的不容易。所以这时她们选择改嫁他人﹐是为了找 到一种依靠﹐很多也是为了孩子。

来源: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


相关文章:



这篇由爱知行研究所主持的河南睢县农村爱滋孤儿状况调查报告,就这些不幸儿童受到的歧视、冷落、和不公正的无情待遇提供了第一手材料。

Between October 2 and 5, 2002, with the assistance of local AIDS activists in Sui County, Henan Province, the AIZHIXING Institute, a Chinese advocacy group for HIV/AIDS affected people, interviewed a number of villagers who take care of, or are familiar with, children orphaned by their relatives who died of AIDS. Many villagers in Henan had developed AIDS after being infected with HIV during blood sales in the mid-1990s. These interviews offer rare insights into the grave needs to care for rural AIDS orphans. Based on these inerviews, the group highlights the obstacles and identifies workable solutions for this humanitarian crisis.



调查地点﹕河南省睢县
调查时间﹕10月2日至10月5日
关键词﹕孤儿﹐这里指的包括三类人﹕1)父母双亡的孩子﹔2)父母一方死亡﹐但是另一方不愿意承担抚养义务的孩子﹔3)有监护人﹐但是经济上不能养活的孩子。


有关孤儿项目的调查结果


个案访谈一﹕


地点﹕睢县尤吉屯小林店村 距城关镇约2.5公里
访谈对象﹕孙家(孙秀堂、宋学荣、大儿子、孙新义、孙新菊、孙新胜、孙博文、孙博剑)

一、家庭组成﹕


孙秀堂、宋学荣 (大儿子) 孙新义、孙新愿、孙新菊、孙新胜、孙秀堂、宋学荣 (小儿子) 孙博文、孙博剑


姓名或称谓性别年龄教育程度备注
孙秀堂71--
宋学荣69--
大儿子49-妻子因身患肿瘤去世
孙新义21小学三年级已婚﹐在家种地
孙新愿17小学四年级外出打工
孙新菊14小学四年级在当地的福建人开办的饼干厂做临时工
孙新胜12在读小学三年级他是大儿子一家中唯一个在上学的
小儿子36-因卖血感染艾滋病而死
孙博文12初中一年级-
孙博剑9小学四年级-

二、家庭经济状况


当地主要的农作物是小麦、玉米、大荳、花生等﹐其中小麦与玉米多用来买钱养家﹐而大荳、红薯、南瓜等作物多留作自用。

种地收益分析﹕
以小麦为例﹐一亩地可以生产300~350公斤﹐一个人有约有一亩二分地﹐其中要交公粮100公斤﹐折合化肥、农机等成本构成的投资约100公斤﹐即还剩100~150公斤作为收益。

而按每公斤的小麦八角钱来计算﹕小麦的收益为 100~1500.8?= 80~120?﹐其它还有玉米等农作物的收益。

种地成本份析﹕
电费﹕一度电=1? 一亩地浇地一次约需要15度电
每年最低浇水三次至四次﹐即电费每年要花费45至60元。
化肥﹕80元

生活费﹕
大人﹕男 1500元/月/人(男人需要买烟、买酒)
女 1000元/月/人
孩子﹕500元
生活的花费主要体现在吃与穿的方面

学费﹕
孙博文 初中 700元/年
孙博剑 小学 400元/年
杂费约为200元/人﹐杂费主要包括资料、作文辅导、数学补充材料等的花销

其它经济情况﹕
当地居民种地的方式基本上是靠天吃饭﹐所以除了农忙时节要回到家里打理农务外﹐其它的时间都在外打工﹐比如﹕大儿子和他的二儿子孙新愿就每年去天 津等地去做泥瓦匠的工作。只有这样才能抵补所有的花费﹐而且他们外出一来打工还面临著被骗﹐老板不给钱的危险﹔二来是挣的钱除去外出打工的往返车费﹐剩下 的就不多了。

大儿子的女儿﹐就是老三孙新菊﹐在访问前不久刚刚被福建人在当地开办的饼干人辞退﹐她在该厂当临时工的时候﹐做的是向饼干上抹奶油的工作﹐每天工作12小时﹐每个月的收入为70元﹐她们那?埵陶多与她年龄相仿的姑娘们从事著同样的工作。

老孙家采取借新债还旧债的方式﹐他家在秋收的时候变卖了家里打的粮食﹐卖的钱用来还上一年借的钱。而在同样处于秋收季节的学校开学时间﹐为了让孩子们上学﹐再次向另一家借债。年复一年﹐他们就陷入了这样借债─还债─借债─还债的恶性回圈中。

孙家所在村的大队有2000多人﹐分11个生产队﹐每队200人左右﹐他们在第五生产队。

三、孤儿父母的基本情况


  • 孤儿﹕孙博文 孙博剑
  • 父亲(小儿子)﹕2001年9月份发病﹐在家里休养三个月﹐治疗无效后于今年初死亡。
    死因﹕因为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
    为了给他治病﹐家里花掉了四五万元
  • 母亲﹕也曾经卖过血﹐但并未检查过﹐丈夫死后改嫁。现在两个孩子跟她和他们的继`父生活在一起﹐母亲与继父对待他们都不好﹐据 观察﹐两人的衣服不是特别的整洁﹐据他们的奶奶说﹐他们的母亲是很少照顾他们的。是因为他们的户口是与一定的地份挂钩的﹐所以母亲为了有地种才愿意抚养他 们﹐当时据了解﹐当地的土地与户口之间的关系是每年划分一次﹐所以明年属于他们的土地就要划归到他们的继父与母亲的名下了。

四、有关监护人的问题


两个孩子目前的监护人﹕他们的母亲

但是孙秀堂、宋学荣二老希望由他们来承担抚养两个孩子的义务﹐并且希望两个孩子与他们住在一起。两位老人都一致同意采取资助的方式﹐而不是开办孤 儿院﹐让两个孙子住在孤儿院的方式﹐并且明确同意在接受资助时﹐愿意对于所承担的各项义务及应尽到的责任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个案访谈二﹕


地点﹕睢县阮楼乡郭庄
访谈对象﹕蒋家(蒋成玉、蒋丽丽、蒋鲲鹏、蒋志鹏)

一、家庭组成


姓名或称谓家庭情况备注
老母亲现由蒋成玉赡养-
老 大-不在家﹐在外地教书
老 二一子一女-
蒋成玉(老三)一个女儿﹐六口之家卖血多次﹐并未检查﹐
老 四四口之家没有卖过血
老 五两个儿子已故﹐蒋鲲鹏、蒋志鹏的父亲
老 六一子一女﹐四口之家卖血约十五六次﹐并未检查﹐
老 七两个儿子﹐四口之家卖血十多次﹐并未检查
蒋丽丽-蒋成玉之女﹐在读初中一年级
蒋鲲鹏现由蒋成玉抚养13岁﹐老五之子﹐在读初中二年级
蒋志鹏现由蒋成玉抚养9岁﹐老五之子﹐在读小学一年级

二、家庭经济状况


种地收益分析﹕

每人6分3地﹐如蒋成玉家六口之家(包括赡养老母亲﹐抚养蒋鲲鹏与蒋志鹏)共有3亩多地。郭庄的人口与土地的关系比个案访谈1中的孙家所在的小林店村要紧张﹐所以每个人只有六分三的土地﹐不及小林店村的每人一亩二分地。
麦子﹕0.90?/公斤
玉米﹕0.88?/公斤
另外还种植花生。
全年的收入约为2000~3000元

种地成本份析﹕每年的成本约为300~400元

生活费﹕蒋成玉家的生活费约为2000元/年

学费﹕(包括杂费及文具的费用)
蒋丽丽、蒋鲲鹏 初中 500~600元/学期
蒋志鹏 小学 200~300元/学期

其它经济情况﹕
蒋玉成也外出打工﹐他曾经到过内蒙古、山西等地﹐打工时每天能够挣到10多元。现在他在当地以用三轮车拉客为副业﹐每年的收益为两三千元。据他说﹐他只有搞副业、去打工﹐才能够勉强负担起孩子的学费和家庭成员的生活费。

三、孤儿父母的基本情况


  • 孤儿﹕蒋鲲鹏 蒋志鹏
  • 父亲(老五)﹕1994年老五夫妻一起卖血﹐他们的献血本当时有许多﹐后来由于国家在1994年明令禁止有偿献血的血站﹐献血 本不再有用了﹐所以他们就把献血本销毁或丢掉了。他于2000年冬天在北京打工的时候发病﹐咳嗽﹐并感觉胸闷﹐持续不断地发低烧﹐后来不得以回到了家里养 病。2001年2月医疗无效﹐去世。
  • 母亲﹕2002年1月发病﹐2002年5月去世。
    死因﹕死因﹕因为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
    为了给老五夫妻治病﹐家里花掉了几万元

四、有关监护人的问题


蒋鲲鹏目前的监护人﹕蒋玉成(老三)
蒋志鹏目前的监护人﹕老母亲(实际经济上的抚养人是蒋玉成)
蒋玉成愿意承担起两个孤儿的抚养义务﹐并且努力保证他们不辍学(在蒋玉成家的家庭负担不轻的情况下﹐他仍然让自己的女儿蒋丽丽、两名孤儿蒋鲲鹏和蒋志鹏继续学习)。

他希望可以采取资助的方式﹐而不是开办孤儿院方式﹐并且明确同意在接受资助时﹐愿意对于所承担的各项义务及应尽到的责任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个案访谈三﹕


地点﹕睢县三里屯村
访谈对象﹕欢欢家

这次访谈并没有见到访谈对象男孩子欢欢和他的妹妹﹐所以下面对于两个孤儿的家庭情况和他们本人的介绍都是从他们的邻居、认识他们的母亲的赵的母亲处了解并整理得出的。

一、没有见到访谈对象的原因


这是一个意料中的不成功的访谈﹐因为在此次访谈中要见两个孩子在父母双亡后﹐只能相依为命﹐并且男孩子欢欢在城关镇里靠给人洗盘子为生﹐经常很长 时间不回家一次﹐没有人知道他在那?堙Q女孩子的下落也是不明。所以我们去的时候就是抱著试试看的想法去的﹐因为他们虽然是最难找到的访谈对象﹐但是 他们却是最值得获得救助的孩子﹐也是最适合采取孤儿院的形式救助的孩子。

二、家庭组成


姓名或称谓性 别备注
奶 奶欢欢的父母死后改嫁到了东关南村﹐此次打听到她的姓名
父 亲死于卖血感染的艾滋病
母 亲死于卖血感染的艾滋病
欢 欢12岁左右﹐辍学在城关镇打工为生
欢欢的妹妹 姓名与年龄不详﹐下落不详

三、孤儿母亲的大致情况


注﹕此处的资料由赵母提供﹐因为欢欢的母亲曾经城关镇里摆摊做生意﹐并租房子与两个人孩子一起住在城关镇中。而她做生意的地方和住的地方就赵母家 的附近。后来欢欢的母亲发病后﹐由于赵也是艾滋病病人﹐并且那时正在北京接受新药的治疗﹐所以他让他的母亲问欢欢的母亲是否愿意使用新药控制一下体内的病 毒﹐但是当时被欢欢的母亲拒绝了﹐其原因就是当地人非常的封建?炮诨A认为得到艾滋病是不光彩的事情﹐所以多数都不愿意透露自己是艾滋病病人。

欢欢的母亲发病时﹐她的丈夫﹐即欢欢的父亲已经因为艾滋病而去世了。在她谢绝使用新药后﹐就把在城关镇的房子退掉了﹐而在家中养病﹐其间﹐别没有 什么人帮助她们﹐只有她的父亲﹐即欢欢的姥爷不断地给予她和她的两个孩子帮助。最后帮助她办理了后事﹐姥爷也管不住两个孩子﹐也不再管两个孩子了。她去世 后﹐她的婆婆﹐即欢欢的奶奶就改嫁到了别的村子。

四、孤儿的基本情况


注﹕此处的资料由赵及欢欢的邻居们提供。

男孩子叫做欢欢﹐邻居们称他为非人﹐即因为在长期的困苦下让他变得非常的叛逆﹐一来总爱和别人对著干﹔二来是因为他从小就不学无术﹐经常逃学 ﹐经常出没于城关镇的卡拉OK厅、录像厅等地﹐并且经常与别人打架﹐他的父母也管不了他﹔三来是他的脾气很坏﹐经常会打骂他的妹妹。但是据赵说﹐上一次他 偶然见到他的时候﹐他表示了愿意上学的意思。欢欢现在通常是不回家的﹐他是否会露宿于城关镇﹐我不得而知﹐但是他却是在城关镇的火锅城之类的地方在为别人 刷盘子度日。偶尔他也回家﹐邻居们也会接济他和他的妹妹一些吃的和用的东西。

女孩子的姓名和年龄暂不详﹐对于她的下落有如下的几种说法﹕一说是她与欢欢一起在城关镇给别人刷盘子﹔一说是她还有一个阿姨﹐于是她去投奔她的阿姨了﹔另一说是她被别人要去养了。

邻居们说他们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这一点可以由他们的家一侧已经倒塌的院?朁M院子内荒芜的草木证明。

五、不成功中的小成功


一是我们打听到了两个孩子的奶奶的姓名和她改嫁后的地址﹐通过这一线索﹐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两个孩子。

二是我们和邻居们达成协议﹐帮助我们关注两个孩子﹐一旦他们回家﹐希望他们能够通知住在睢县东关村的赵﹐并且让他们帮助照顾一下两个孩子。

三是我们决心一定要找到两个孩子﹐帮助他们好好地生活。



调查总结



一、有关援助方式的问题


通过访谈成功的这两个家庭﹐我们推测﹕目前阶段﹐采取资助的方式比采取筹建孤儿院的方式更加的有可操作性。原因如下﹕第一﹐虽然他们的父母已经去 世了﹐与他们关系最近的监护人已经没有了﹐但是他们的家庭成员﹐如他们的奶奶、叔叔等仍然愿意成为他们的监护人﹐愿意履行抚养他们的义务。第二﹐影响孩子 被抚养的质量的最重要的因素是资金的不足。第三﹐在访谈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浓浓的亲情﹐如果让他们生活在孤儿院中﹐可能会阻断他们感受亲情的机会。这种亲 属的关爱往往可以帮助孩子们从失去父母的阴翳下走出来﹐而孤儿院中的生活可能会对孩子的发展产生负面效应。

由此可见﹐目前阶段﹐应该采取资助的方式﹐所谓资助的方式﹐即将捐助给孤儿的生活费和学费直接交给孩子的监护人﹐通常是孩子的亲属﹐让他们在履行各项抚养义务和执行各项资金使用规定的前提下﹐自行运用资金来照顾孤儿们的生活。

而且他们都明确地表达了只要是为了孩子好﹐愿意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书。

但是﹐我们的另一个结论是﹕不应该放弃筹办孤儿院的计划。原因如下﹕第一﹐不排除有些家庭的成员即使给他足够的资金也不愿意抚养孤儿的情况﹔第二 ﹐现在多数家庭是因为艾滋病而夺走父母一方生命的单亲家庭﹐而由于当年通常是夫妻、兄弟一起卖血﹐不久后的将来﹐父母中健在的一方、孤儿的叔叔、伯伯、阿 姨等都有可能死于因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到那时孩子们就成为了真正无依无靠的孤儿。所以待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应该再将筹办孤儿院的计划摆到议事日程上来。

二、有关资金不足的问题


资金不足主要体现在学费与生活费上。

抚养一个孩子的花费中最让家庭担心的费用是他们的学费﹐因为从上面两个成功的个案中列举的生活费与学费的对比中可以看到﹐学费一次性支付的数量大﹐容易出现借债让孩子上学的现象﹐所以通常是家庭债务的产生的主要原因。

在生活费用方面﹐主要的花费在穿衣方面。而对于这一点﹐可以通过社会捐助的形式得到解决﹐一方面是城里人因更新换代而淘汰的衣服﹐另一方面是贫困 地区买不起衣服﹐这两者可以很好的结合一下﹐从而解决贫困地区人们穿衣的问题。目前﹐高校与社会各界正在开展的向贫困地区人民捐赠的活动已经取得了很大的 成效。

但是吃的问题在于是否可以满足孩子成长所需要的营养﹐原因在于﹕第一﹐由于小麦多用来卖钱﹐所以当地人的主要以玉米、红薯、绿荳与南瓜为主食﹐加 之由于贫穷﹐逢年过节才能吃到好的﹐所以营养状况比较差﹔第二﹐如上所述﹐由于学费的负担﹐使很多家庭不得不靠卖粮食来度过经济困难﹐粮食卖掉了﹐他们就 不得不到市场上去买自己吃的粮食﹐这就又加大了当地人的负担。

因此﹐资助一个孩子的费用应该至少包括他的学费与生活费中用于饮食的花销。

三、有关家庭关爱的问题


农村人多为大家庭﹐所以他们中间往往有比较浓的亲情﹐尤其是对于孩子的关爱让我有所感触。

当年他们的家长们趋之若骛般地参与卖血﹐是受比种地、打工更大的经济利益的驱使﹐但是40~50元/ 800毫升血液的价钱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吸引力﹐是因为生活贫困的压力。而种种的压力中很大一部份就是抚养孩子的费用﹐特别是孩子上学的学费。而今这些家长 们之所以除了种地还要外出打工﹐很大一部份原因也是为了孩子。

在访谈中﹐这些家长们从本意上是希望他们的孩子上学的﹐是希望他们的孩子们吃的好些﹐穿的好些的。他们卖血而感染艾滋病的悲剧﹐他们外出打工的艰辛﹐用个案访谈2中蒋玉成的的话来说就是 ──一切为了孩子。

四、有关失学的问题


在睢县的农村中﹐失学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比如﹐个案访谈1中的大儿子一家人﹐他们的学历都是没有上满小学。下面是我分析的失学的主要原因就是 贫困﹐而造成贫困的原因主要是计划生育政策实施得不得力﹐地少人多﹐如个案访谈1中有大儿子家有四个孩子﹐小儿子家有两个孩子﹔个案访谈2中老二、老五、 老六、老七都有两个孩子﹐老四有四个孩子﹐而只有老三只有一个女儿。计划生育作为我国的基本国策被提出是有其实际意义的﹐因为中国贫困的原因之一就是人口 太多了。

浓缩到一个家庭﹐人口太多将导致如下的问题﹕

  • 第一﹐本来可以用在一个的费用要分给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用﹐自然每个孩子的发展都不会充份。这样 解决的办法只能是要么让几个孩子都上到小学高年级就停止﹐要么倾其全力﹐资助一个比较小的孩子不断地学习﹐而让其它比较大或者家里的女孩子外出打工﹐就像 个案访谈1中大儿子家的孙新义、孙新愿和孙新菊一样。

  • 第二﹐人均土地少﹐所以当地农民靠光靠种地是不能够满足自身生活的需要的﹐于是他们必须外出打工以抵补亏空。

  • 第三﹐影响科技进步﹐因为当地农民在非农忙的日子里都不在村子里面﹐而是不得不外出打工﹐所以他们的根本没有时间去学习与运用新的科学技术﹐没有了农业技术方面的提高﹐而单纯的靠天吃饭﹐就没有了单位产量的提高﹐就不会使得农业生产满足他们的生活需要。

五、有关雇佣童工的问题


通过个案访谈1中的孙新菊和个案访谈3中的男孩子欢欢的经历可以得到下面的结论﹕当地存在比较普遍的雇佣童工的现象。这主要体现了下面几点﹕

  • 第一﹐当地人明显缺乏法律意识。
  • 第二﹐家庭的贫困使得这样的现象可以存在﹐因为孩子们必须工作﹐才能够帮助家庭分担经济上的压力。
  • 第三﹐当地的企业正是利用了孩子们家庭贫困﹐需要挣钱养家这一点﹐雇佣廉价的童工来降低自己的生产成本﹐某种意义上是剥削这些孩子们。这一点集中体现在个案访谈1中的孙新菊的身上。
下面需要做到的﹕

  • 第一﹐制度建设﹐体现在对于人事制度、财务制度的建立。尤其是资金的如何下放﹐资金下放后如何监督其使用﹐如何向被资助的家长给予咨询与帮助等问题一定要设计出健全的方案。
  • 第二﹐编写项目建议书﹐向各种基金会申请资金﹐设立项目。
  • 第三﹐与当地政府和学校方面达成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使得我们的工作在日后能够顺利地开展。这一点的提出是基于中国国情﹐办事一定要先与政府打好招呼。
其它的发现﹕

一、存在大量的未检查人群


其原因是﹕
  • 第一﹐检查费对当地人来讲是一笔不小的花销﹕单纯的HIV检查的费用约为100元/人﹐比较全面的身体检查(包括HIV检查)的费用约为500元/人。

  • 第二﹐思想观念的封建闭塞﹐睢县中除了距离城关镇不远的东关村在接受外来冲击后﹐思想比较的开放外﹐其它的乡或村都还对艾滋病有偏见﹐认为得这种病是一种不光彩的病﹐所以这些村庄的村民都不愿让别人发现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

  • 第三﹐村民们从心理上也不愿意接受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这个事实﹐如果不知道的话﹐还抱著一种侥幸的心理﹕或许自己没有这种病。
综上所述﹐各种原因中最重要的因素是缺少检查费﹐如果给予他们足够的费用﹐他们还是愿意接受检查的。

二、存在母婴传播的可能性


案例﹕赵宪珍的来访

在孙家访谈的时候﹐一位叫赵宪珍的妇女赶了过来﹐据她反映﹕她的28岁的弟弟赵福林在不久前刚刚去世﹐他与其妻子张春燕均因为卖血感染了艾滋病﹐ 他们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儿﹐5岁﹐一个儿子﹐8个月﹐均有可能因为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不幸的是﹐这两个孩子均没有检查过﹐如果他们真的感染了艾滋病的话 ﹐那又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是摆在了要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张春燕的面前﹐同时也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三、医疗政策的不平衡发展


东关村现在已经通过团结起来﹐不断地争取自己的权益﹐获得了不少的好处﹐其中包括﹕免费的HIV检查﹐每周发药三次﹐减免艾滋病感染者的孩子的学费﹐发放代金券﹐逢年过节发放粮食等。但是其它各村则并不享受这种待遇﹐他们往往什么好处都没有。

为了改变这种现象应该帮助其它村的村民思想开放起来﹐正确认识艾滋病﹐学习团结起来争取自己的权益﹐同时注意与外界媒介的联系﹐让自己的声音从狭小的村庄中传播到整个的中国﹐乃至世界上去。

四、艾滋病有向外扩散的危险


此次本来应该访谈14个孩子的﹐但是却只访谈了6个孩子(包括不成功的个案访谈3)﹐原因就是有8个孩子随著他们的亲属移民到新疆去了。

睢县的村民每年都有约100人移民到新疆﹐这样的移民始于1996年至1997年之间。

移民的主要原因是﹕

  • 第一﹐多数移民的家里人或是认识的人在新疆做生意或是种地﹐并已经基本稳定下来﹐所以每年都会让睢县里生活比较困难的亲戚、朋友去新疆做生意或种地。

  • 第二﹐新疆面积广大﹐有许多地可以种庄稼﹐但是没有那么多的人可以种地﹐所以每年从各地移民农民去那?媞埵a﹐村民之所以愿意去那?碱O因为在新疆所能耕种的地比在河南所能种的地要大得多﹐这样平摊在每个人身上的盈利还能多一些。

  • 第三﹐移民的人离土不离乡﹐离开自己的土地﹐但是户口还在睢县﹐这样他们在睢县的地份还没有被回收﹐他们在睢县的亲属﹐比如叔叔、阿姨兄弟姊妹就可以种他们的土地﹐实际上改善了睢县亲属的收成﹐使平摊到没有移民的亲属的头上的盈利也相对扩大了。
对于移民政策的思考﹕

  • 第一﹐开发西部的移民政策不失为一种利用资源的好方法﹐不仅使每个人的地份增加了﹐而且使西北的许多闲置的地力得到了使用﹐促进了资源的优化配置。

  • 第二﹐由于移民的人中不乏有艾滋病患者﹐所以他们移民的过程中如若隐瞒自己的病情的话﹐就有可能造成艾滋病在新疆的进一步传 播。据赵勇说﹐这种担懮已经成为现实﹐由于移民的地点多为南疆﹐而南疆的汉民比较多﹐所以极有可能进一步传播﹐而北疆由于民族问题的缘故﹐这种机遇被大大 地降低了。

  • 第三﹐可以对此事进行一下追踪报导﹐一来由于移民的地点相对集中﹐二来由于移民的人都是通过睢县的劳务公司介绍的﹐所以找人去问的话﹐就可以打听出他们具体到新疆的什么地方去了。

五、有关妇女改嫁的问题


通过对艾滋病村死亡人数的统计﹐我们发现在丈夫去世后﹐许多妇女都选择了改嫁。一个更为典型的例子是个案访谈中的欢欢的奶奶改嫁他村的例子。据赵 说﹐妇女改嫁往往是无奈之举﹐因为在丈夫或家人去世后﹐往往无依无靠﹐还要抚养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十分的不容易。所以这时她们选择改嫁他人﹐是为了找 到一种依靠﹐很多也是为了孩子。

来源: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


相关文章:



这篇由爱知行研究所主持的河南睢县农村爱滋孤儿状况调查报告,就这些不幸儿童受到的歧视、冷落、和不公正的无情待遇提供了第一手材料。

Between October 2 and 5, 2002, with the assistance of local AIDS activists in Sui County, Henan Province, the AIZHIXING Institute, a Chinese advocacy group for HIV/AIDS affected people, interviewed a number of villagers who take care of, or are familiar with, children orphaned by their relatives who died of AIDS. Many villagers in Henan had developed AIDS after being infected with HIV during blood sales in the mid-1990s. These interviews offer rare insights into the grave needs to care for rural AIDS orphans. Based on these inerviews, the group highlights the obstacles and identifies workable solutions for this humanitarian crisis.



调查地点﹕河南省睢县
调查时间﹕10月2日至10月5日
关键词﹕孤儿﹐这里指的包括三类人﹕1)父母双亡的孩子﹔2)父母一方死亡﹐但是另一方不愿意承担抚养义务的孩子﹔3)有监护人﹐但是经济上不能养活的孩子。


有关孤儿项目的调查结果


个案访谈一﹕


地点﹕睢县尤吉屯小林店村 距城关镇约2.5公里
访谈对象﹕孙家(孙秀堂、宋学荣、大儿子、孙新义、孙新菊、孙新胜、孙博文、孙博剑)

一、家庭组成﹕


孙秀堂、宋学荣 (大儿子) 孙新义、孙新愿、孙新菊、孙新胜、孙秀堂、宋学荣 (小儿子) 孙博文、孙博剑


姓名或称谓性别年龄教育程度备注
孙秀堂71--
宋学荣69--
大儿子49-妻子因身患肿瘤去世
孙新义21小学三年级已婚﹐在家种地
孙新愿17小学四年级外出打工
孙新菊14小学四年级在当地的福建人开办的饼干厂做临时工
孙新胜12在读小学三年级他是大儿子一家中唯一个在上学的
小儿子36-因卖血感染艾滋病而死
孙博文12初中一年级-
孙博剑9小学四年级-

二、家庭经济状况


当地主要的农作物是小麦、玉米、大荳、花生等﹐其中小麦与玉米多用来买钱养家﹐而大荳、红薯、南瓜等作物多留作自用。

种地收益分析﹕
以小麦为例﹐一亩地可以生产300~350公斤﹐一个人有约有一亩二分地﹐其中要交公粮100公斤﹐折合化肥、农机等成本构成的投资约100公斤﹐即还剩100~150公斤作为收益。

而按每公斤的小麦八角钱来计算﹕小麦的收益为 100~1500.8?= 80~120?﹐其它还有玉米等农作物的收益。

种地成本份析﹕
电费﹕一度电=1? 一亩地浇地一次约需要15度电
每年最低浇水三次至四次﹐即电费每年要花费45至60元。
化肥﹕80元

生活费﹕
大人﹕男 1500元/月/人(男人需要买烟、买酒)
女 1000元/月/人
孩子﹕500元
生活的花费主要体现在吃与穿的方面

学费﹕
孙博文 初中 700元/年
孙博剑 小学 400元/年
杂费约为200元/人﹐杂费主要包括资料、作文辅导、数学补充材料等的花销

其它经济情况﹕
当地居民种地的方式基本上是靠天吃饭﹐所以除了农忙时节要回到家里打理农务外﹐其它的时间都在外打工﹐比如﹕大儿子和他的二儿子孙新愿就每年去天 津等地去做泥瓦匠的工作。只有这样才能抵补所有的花费﹐而且他们外出一来打工还面临著被骗﹐老板不给钱的危险﹔二来是挣的钱除去外出打工的往返车费﹐剩下 的就不多了。

大儿子的女儿﹐就是老三孙新菊﹐在访问前不久刚刚被福建人在当地开办的饼干人辞退﹐她在该厂当临时工的时候﹐做的是向饼干上抹奶油的工作﹐每天工作12小时﹐每个月的收入为70元﹐她们那?埵陶多与她年龄相仿的姑娘们从事著同样的工作。

老孙家采取借新债还旧债的方式﹐他家在秋收的时候变卖了家里打的粮食﹐卖的钱用来还上一年借的钱。而在同样处于秋收季节的学校开学时间﹐为了让孩子们上学﹐再次向另一家借债。年复一年﹐他们就陷入了这样借债─还债─借债─还债的恶性回圈中。

孙家所在村的大队有2000多人﹐分11个生产队﹐每队200人左右﹐他们在第五生产队。

三、孤儿父母的基本情况


  • 孤儿﹕孙博文 孙博剑
  • 父亲(小儿子)﹕2001年9月份发病﹐在家里休养三个月﹐治疗无效后于今年初死亡。
    死因﹕因为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
    为了给他治病﹐家里花掉了四五万元
  • 母亲﹕也曾经卖过血﹐但并未检查过﹐丈夫死后改嫁。现在两个孩子跟她和他们的继`父生活在一起﹐母亲与继父对待他们都不好﹐据 观察﹐两人的衣服不是特别的整洁﹐据他们的奶奶说﹐他们的母亲是很少照顾他们的。是因为他们的户口是与一定的地份挂钩的﹐所以母亲为了有地种才愿意抚养他 们﹐当时据了解﹐当地的土地与户口之间的关系是每年划分一次﹐所以明年属于他们的土地就要划归到他们的继父与母亲的名下了。

四、有关监护人的问题


两个孩子目前的监护人﹕他们的母亲

但是孙秀堂、宋学荣二老希望由他们来承担抚养两个孩子的义务﹐并且希望两个孩子与他们住在一起。两位老人都一致同意采取资助的方式﹐而不是开办孤 儿院﹐让两个孙子住在孤儿院的方式﹐并且明确同意在接受资助时﹐愿意对于所承担的各项义务及应尽到的责任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个案访谈二﹕


地点﹕睢县阮楼乡郭庄
访谈对象﹕蒋家(蒋成玉、蒋丽丽、蒋鲲鹏、蒋志鹏)

一、家庭组成


姓名或称谓家庭情况备注
老母亲现由蒋成玉赡养-
老 大-不在家﹐在外地教书
老 二一子一女-
蒋成玉(老三)一个女儿﹐六口之家卖血多次﹐并未检查﹐
老 四四口之家没有卖过血
老 五两个儿子已故﹐蒋鲲鹏、蒋志鹏的父亲
老 六一子一女﹐四口之家卖血约十五六次﹐并未检查﹐
老 七两个儿子﹐四口之家卖血十多次﹐并未检查
蒋丽丽-蒋成玉之女﹐在读初中一年级
蒋鲲鹏现由蒋成玉抚养13岁﹐老五之子﹐在读初中二年级
蒋志鹏现由蒋成玉抚养9岁﹐老五之子﹐在读小学一年级

二、家庭经济状况


种地收益分析﹕

每人6分3地﹐如蒋成玉家六口之家(包括赡养老母亲﹐抚养蒋鲲鹏与蒋志鹏)共有3亩多地。郭庄的人口与土地的关系比个案访谈1中的孙家所在的小林店村要紧张﹐所以每个人只有六分三的土地﹐不及小林店村的每人一亩二分地。
麦子﹕0.90?/公斤
玉米﹕0.88?/公斤
另外还种植花生。
全年的收入约为2000~3000元

种地成本份析﹕每年的成本约为300~400元

生活费﹕蒋成玉家的生活费约为2000元/年

学费﹕(包括杂费及文具的费用)
蒋丽丽、蒋鲲鹏 初中 500~600元/学期
蒋志鹏 小学 200~300元/学期

其它经济情况﹕
蒋玉成也外出打工﹐他曾经到过内蒙古、山西等地﹐打工时每天能够挣到10多元。现在他在当地以用三轮车拉客为副业﹐每年的收益为两三千元。据他说﹐他只有搞副业、去打工﹐才能够勉强负担起孩子的学费和家庭成员的生活费。

三、孤儿父母的基本情况


  • 孤儿﹕蒋鲲鹏 蒋志鹏
  • 父亲(老五)﹕1994年老五夫妻一起卖血﹐他们的献血本当时有许多﹐后来由于国家在1994年明令禁止有偿献血的血站﹐献血 本不再有用了﹐所以他们就把献血本销毁或丢掉了。他于2000年冬天在北京打工的时候发病﹐咳嗽﹐并感觉胸闷﹐持续不断地发低烧﹐后来不得以回到了家里养 病。2001年2月医疗无效﹐去世。
  • 母亲﹕2002年1月发病﹐2002年5月去世。
    死因﹕死因﹕因为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
    为了给老五夫妻治病﹐家里花掉了几万元

四、有关监护人的问题


蒋鲲鹏目前的监护人﹕蒋玉成(老三)
蒋志鹏目前的监护人﹕老母亲(实际经济上的抚养人是蒋玉成)
蒋玉成愿意承担起两个孤儿的抚养义务﹐并且努力保证他们不辍学(在蒋玉成家的家庭负担不轻的情况下﹐他仍然让自己的女儿蒋丽丽、两名孤儿蒋鲲鹏和蒋志鹏继续学习)。

他希望可以采取资助的方式﹐而不是开办孤儿院方式﹐并且明确同意在接受资助时﹐愿意对于所承担的各项义务及应尽到的责任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个案访谈三﹕


地点﹕睢县三里屯村
访谈对象﹕欢欢家

这次访谈并没有见到访谈对象男孩子欢欢和他的妹妹﹐所以下面对于两个孤儿的家庭情况和他们本人的介绍都是从他们的邻居、认识他们的母亲的赵的母亲处了解并整理得出的。

一、没有见到访谈对象的原因


这是一个意料中的不成功的访谈﹐因为在此次访谈中要见两个孩子在父母双亡后﹐只能相依为命﹐并且男孩子欢欢在城关镇里靠给人洗盘子为生﹐经常很长 时间不回家一次﹐没有人知道他在那?堙Q女孩子的下落也是不明。所以我们去的时候就是抱著试试看的想法去的﹐因为他们虽然是最难找到的访谈对象﹐但是 他们却是最值得获得救助的孩子﹐也是最适合采取孤儿院的形式救助的孩子。

二、家庭组成


姓名或称谓性 别备注
奶 奶欢欢的父母死后改嫁到了东关南村﹐此次打听到她的姓名
父 亲死于卖血感染的艾滋病
母 亲死于卖血感染的艾滋病
欢 欢12岁左右﹐辍学在城关镇打工为生
欢欢的妹妹 姓名与年龄不详﹐下落不详

三、孤儿母亲的大致情况


注﹕此处的资料由赵母提供﹐因为欢欢的母亲曾经城关镇里摆摊做生意﹐并租房子与两个人孩子一起住在城关镇中。而她做生意的地方和住的地方就赵母家 的附近。后来欢欢的母亲发病后﹐由于赵也是艾滋病病人﹐并且那时正在北京接受新药的治疗﹐所以他让他的母亲问欢欢的母亲是否愿意使用新药控制一下体内的病 毒﹐但是当时被欢欢的母亲拒绝了﹐其原因就是当地人非常的封建?炮诨A认为得到艾滋病是不光彩的事情﹐所以多数都不愿意透露自己是艾滋病病人。

欢欢的母亲发病时﹐她的丈夫﹐即欢欢的父亲已经因为艾滋病而去世了。在她谢绝使用新药后﹐就把在城关镇的房子退掉了﹐而在家中养病﹐其间﹐别没有 什么人帮助她们﹐只有她的父亲﹐即欢欢的姥爷不断地给予她和她的两个孩子帮助。最后帮助她办理了后事﹐姥爷也管不住两个孩子﹐也不再管两个孩子了。她去世 后﹐她的婆婆﹐即欢欢的奶奶就改嫁到了别的村子。

四、孤儿的基本情况


注﹕此处的资料由赵及欢欢的邻居们提供。

男孩子叫做欢欢﹐邻居们称他为非人﹐即因为在长期的困苦下让他变得非常的叛逆﹐一来总爱和别人对著干﹔二来是因为他从小就不学无术﹐经常逃学 ﹐经常出没于城关镇的卡拉OK厅、录像厅等地﹐并且经常与别人打架﹐他的父母也管不了他﹔三来是他的脾气很坏﹐经常会打骂他的妹妹。但是据赵说﹐上一次他 偶然见到他的时候﹐他表示了愿意上学的意思。欢欢现在通常是不回家的﹐他是否会露宿于城关镇﹐我不得而知﹐但是他却是在城关镇的火锅城之类的地方在为别人 刷盘子度日。偶尔他也回家﹐邻居们也会接济他和他的妹妹一些吃的和用的东西。

女孩子的姓名和年龄暂不详﹐对于她的下落有如下的几种说法﹕一说是她与欢欢一起在城关镇给别人刷盘子﹔一说是她还有一个阿姨﹐于是她去投奔她的阿姨了﹔另一说是她被别人要去养了。

邻居们说他们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这一点可以由他们的家一侧已经倒塌的院?朁M院子内荒芜的草木证明。

五、不成功中的小成功


一是我们打听到了两个孩子的奶奶的姓名和她改嫁后的地址﹐通过这一线索﹐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两个孩子。

二是我们和邻居们达成协议﹐帮助我们关注两个孩子﹐一旦他们回家﹐希望他们能够通知住在睢县东关村的赵﹐并且让他们帮助照顾一下两个孩子。

三是我们决心一定要找到两个孩子﹐帮助他们好好地生活。



调查总结



一、有关援助方式的问题


通过访谈成功的这两个家庭﹐我们推测﹕目前阶段﹐采取资助的方式比采取筹建孤儿院的方式更加的有可操作性。原因如下﹕第一﹐虽然他们的父母已经去 世了﹐与他们关系最近的监护人已经没有了﹐但是他们的家庭成员﹐如他们的奶奶、叔叔等仍然愿意成为他们的监护人﹐愿意履行抚养他们的义务。第二﹐影响孩子 被抚养的质量的最重要的因素是资金的不足。第三﹐在访谈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浓浓的亲情﹐如果让他们生活在孤儿院中﹐可能会阻断他们感受亲情的机会。这种亲 属的关爱往往可以帮助孩子们从失去父母的阴翳下走出来﹐而孤儿院中的生活可能会对孩子的发展产生负面效应。

由此可见﹐目前阶段﹐应该采取资助的方式﹐所谓资助的方式﹐即将捐助给孤儿的生活费和学费直接交给孩子的监护人﹐通常是孩子的亲属﹐让他们在履行各项抚养义务和执行各项资金使用规定的前提下﹐自行运用资金来照顾孤儿们的生活。

而且他们都明确地表达了只要是为了孩子好﹐愿意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书。

但是﹐我们的另一个结论是﹕不应该放弃筹办孤儿院的计划。原因如下﹕第一﹐不排除有些家庭的成员即使给他足够的资金也不愿意抚养孤儿的情况﹔第二 ﹐现在多数家庭是因为艾滋病而夺走父母一方生命的单亲家庭﹐而由于当年通常是夫妻、兄弟一起卖血﹐不久后的将来﹐父母中健在的一方、孤儿的叔叔、伯伯、阿 姨等都有可能死于因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到那时孩子们就成为了真正无依无靠的孤儿。所以待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应该再将筹办孤儿院的计划摆到议事日程上来。

二、有关资金不足的问题


资金不足主要体现在学费与生活费上。

抚养一个孩子的花费中最让家庭担心的费用是他们的学费﹐因为从上面两个成功的个案中列举的生活费与学费的对比中可以看到﹐学费一次性支付的数量大﹐容易出现借债让孩子上学的现象﹐所以通常是家庭债务的产生的主要原因。

在生活费用方面﹐主要的花费在穿衣方面。而对于这一点﹐可以通过社会捐助的形式得到解决﹐一方面是城里人因更新换代而淘汰的衣服﹐另一方面是贫困 地区买不起衣服﹐这两者可以很好的结合一下﹐从而解决贫困地区人们穿衣的问题。目前﹐高校与社会各界正在开展的向贫困地区人民捐赠的活动已经取得了很大的 成效。

但是吃的问题在于是否可以满足孩子成长所需要的营养﹐原因在于﹕第一﹐由于小麦多用来卖钱﹐所以当地人的主要以玉米、红薯、绿荳与南瓜为主食﹐加 之由于贫穷﹐逢年过节才能吃到好的﹐所以营养状况比较差﹔第二﹐如上所述﹐由于学费的负担﹐使很多家庭不得不靠卖粮食来度过经济困难﹐粮食卖掉了﹐他们就 不得不到市场上去买自己吃的粮食﹐这就又加大了当地人的负担。

因此﹐资助一个孩子的费用应该至少包括他的学费与生活费中用于饮食的花销。

三、有关家庭关爱的问题


农村人多为大家庭﹐所以他们中间往往有比较浓的亲情﹐尤其是对于孩子的关爱让我有所感触。

当年他们的家长们趋之若骛般地参与卖血﹐是受比种地、打工更大的经济利益的驱使﹐但是40~50元/ 800毫升血液的价钱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吸引力﹐是因为生活贫困的压力。而种种的压力中很大一部份就是抚养孩子的费用﹐特别是孩子上学的学费。而今这些家长 们之所以除了种地还要外出打工﹐很大一部份原因也是为了孩子。

在访谈中﹐这些家长们从本意上是希望他们的孩子上学的﹐是希望他们的孩子们吃的好些﹐穿的好些的。他们卖血而感染艾滋病的悲剧﹐他们外出打工的艰辛﹐用个案访谈2中蒋玉成的的话来说就是 ──一切为了孩子。

四、有关失学的问题


在睢县的农村中﹐失学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比如﹐个案访谈1中的大儿子一家人﹐他们的学历都是没有上满小学。下面是我分析的失学的主要原因就是 贫困﹐而造成贫困的原因主要是计划生育政策实施得不得力﹐地少人多﹐如个案访谈1中有大儿子家有四个孩子﹐小儿子家有两个孩子﹔个案访谈2中老二、老五、 老六、老七都有两个孩子﹐老四有四个孩子﹐而只有老三只有一个女儿。计划生育作为我国的基本国策被提出是有其实际意义的﹐因为中国贫困的原因之一就是人口 太多了。

浓缩到一个家庭﹐人口太多将导致如下的问题﹕

  • 第一﹐本来可以用在一个的费用要分给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用﹐自然每个孩子的发展都不会充份。这样 解决的办法只能是要么让几个孩子都上到小学高年级就停止﹐要么倾其全力﹐资助一个比较小的孩子不断地学习﹐而让其它比较大或者家里的女孩子外出打工﹐就像 个案访谈1中大儿子家的孙新义、孙新愿和孙新菊一样。

  • 第二﹐人均土地少﹐所以当地农民靠光靠种地是不能够满足自身生活的需要的﹐于是他们必须外出打工以抵补亏空。

  • 第三﹐影响科技进步﹐因为当地农民在非农忙的日子里都不在村子里面﹐而是不得不外出打工﹐所以他们的根本没有时间去学习与运用新的科学技术﹐没有了农业技术方面的提高﹐而单纯的靠天吃饭﹐就没有了单位产量的提高﹐就不会使得农业生产满足他们的生活需要。

五、有关雇佣童工的问题


通过个案访谈1中的孙新菊和个案访谈3中的男孩子欢欢的经历可以得到下面的结论﹕当地存在比较普遍的雇佣童工的现象。这主要体现了下面几点﹕

  • 第一﹐当地人明显缺乏法律意识。
  • 第二﹐家庭的贫困使得这样的现象可以存在﹐因为孩子们必须工作﹐才能够帮助家庭分担经济上的压力。
  • 第三﹐当地的企业正是利用了孩子们家庭贫困﹐需要挣钱养家这一点﹐雇佣廉价的童工来降低自己的生产成本﹐某种意义上是剥削这些孩子们。这一点集中体现在个案访谈1中的孙新菊的身上。
下面需要做到的﹕

  • 第一﹐制度建设﹐体现在对于人事制度、财务制度的建立。尤其是资金的如何下放﹐资金下放后如何监督其使用﹐如何向被资助的家长给予咨询与帮助等问题一定要设计出健全的方案。
  • 第二﹐编写项目建议书﹐向各种基金会申请资金﹐设立项目。
  • 第三﹐与当地政府和学校方面达成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使得我们的工作在日后能够顺利地开展。这一点的提出是基于中国国情﹐办事一定要先与政府打好招呼。
其它的发现﹕

一、存在大量的未检查人群


其原因是﹕
  • 第一﹐检查费对当地人来讲是一笔不小的花销﹕单纯的HIV检查的费用约为100元/人﹐比较全面的身体检查(包括HIV检查)的费用约为500元/人。

  • 第二﹐思想观念的封建闭塞﹐睢县中除了距离城关镇不远的东关村在接受外来冲击后﹐思想比较的开放外﹐其它的乡或村都还对艾滋病有偏见﹐认为得这种病是一种不光彩的病﹐所以这些村庄的村民都不愿让别人发现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

  • 第三﹐村民们从心理上也不愿意接受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这个事实﹐如果不知道的话﹐还抱著一种侥幸的心理﹕或许自己没有这种病。
综上所述﹐各种原因中最重要的因素是缺少检查费﹐如果给予他们足够的费用﹐他们还是愿意接受检查的。

二、存在母婴传播的可能性


案例﹕赵宪珍的来访

在孙家访谈的时候﹐一位叫赵宪珍的妇女赶了过来﹐据她反映﹕她的28岁的弟弟赵福林在不久前刚刚去世﹐他与其妻子张春燕均因为卖血感染了艾滋病﹐ 他们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儿﹐5岁﹐一个儿子﹐8个月﹐均有可能因为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不幸的是﹐这两个孩子均没有检查过﹐如果他们真的感染了艾滋病的话 ﹐那又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是摆在了要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张春燕的面前﹐同时也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三、医疗政策的不平衡发展


东关村现在已经通过团结起来﹐不断地争取自己的权益﹐获得了不少的好处﹐其中包括﹕免费的HIV检查﹐每周发药三次﹐减免艾滋病感染者的孩子的学费﹐发放代金券﹐逢年过节发放粮食等。但是其它各村则并不享受这种待遇﹐他们往往什么好处都没有。

为了改变这种现象应该帮助其它村的村民思想开放起来﹐正确认识艾滋病﹐学习团结起来争取自己的权益﹐同时注意与外界媒介的联系﹐让自己的声音从狭小的村庄中传播到整个的中国﹐乃至世界上去。

四、艾滋病有向外扩散的危险


此次本来应该访谈14个孩子的﹐但是却只访谈了6个孩子(包括不成功的个案访谈3)﹐原因就是有8个孩子随著他们的亲属移民到新疆去了。

睢县的村民每年都有约100人移民到新疆﹐这样的移民始于1996年至1997年之间。

移民的主要原因是﹕

  • 第一﹐多数移民的家里人或是认识的人在新疆做生意或是种地﹐并已经基本稳定下来﹐所以每年都会让睢县里生活比较困难的亲戚、朋友去新疆做生意或种地。

  • 第二﹐新疆面积广大﹐有许多地可以种庄稼﹐但是没有那么多的人可以种地﹐所以每年从各地移民农民去那?媞埵a﹐村民之所以愿意去那?碱O因为在新疆所能耕种的地比在河南所能种的地要大得多﹐这样平摊在每个人身上的盈利还能多一些。

  • 第三﹐移民的人离土不离乡﹐离开自己的土地﹐但是户口还在睢县﹐这样他们在睢县的地份还没有被回收﹐他们在睢县的亲属﹐比如叔叔、阿姨兄弟姊妹就可以种他们的土地﹐实际上改善了睢县亲属的收成﹐使平摊到没有移民的亲属的头上的盈利也相对扩大了。
对于移民政策的思考﹕

  • 第一﹐开发西部的移民政策不失为一种利用资源的好方法﹐不仅使每个人的地份增加了﹐而且使西北的许多闲置的地力得到了使用﹐促进了资源的优化配置。

  • 第二﹐由于移民的人中不乏有艾滋病患者﹐所以他们移民的过程中如若隐瞒自己的病情的话﹐就有可能造成艾滋病在新疆的进一步传 播。据赵勇说﹐这种担懮已经成为现实﹐由于移民的地点多为南疆﹐而南疆的汉民比较多﹐所以极有可能进一步传播﹐而北疆由于民族问题的缘故﹐这种机遇被大大 地降低了。

  • 第三﹐可以对此事进行一下追踪报导﹐一来由于移民的地点相对集中﹐二来由于移民的人都是通过睢县的劳务公司介绍的﹐所以找人去问的话﹐就可以打听出他们具体到新疆的什么地方去了。

五、有关妇女改嫁的问题


通过对艾滋病村死亡人数的统计﹐我们发现在丈夫去世后﹐许多妇女都选择了改嫁。一个更为典型的例子是个案访谈中的欢欢的奶奶改嫁他村的例子。据赵 说﹐妇女改嫁往往是无奈之举﹐因为在丈夫或家人去世后﹐往往无依无靠﹐还要抚养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十分的不容易。所以这时她们选择改嫁他人﹐是为了找 到一种依靠﹐很多也是为了孩子。

来源: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


相关文章:



这篇由爱知行研究所主持的河南睢县农村爱滋孤儿状况调查报告,就这些不幸儿童受到的歧视、冷落、和不公正的无情待遇提供了第一手材料。

Between October 2 and 5, 2002, with the assistance of local AIDS activists in Sui County, Henan Province, the AIZHIXING Institute, a Chinese advocacy group for HIV/AIDS affected people, interviewed a number of villagers who take care of, or are familiar with, children orphaned by their relatives who died of AIDS. Many villagers in Henan had developed AIDS after being infected with HIV during blood sales in the mid-1990s. These interviews offer rare insights into the grave needs to care for rural AIDS orphans. Based on these inerviews, the group highlights the obstacles and identifies workable solutions for this humanitarian crisis.



调查地点﹕河南省睢县
调查时间﹕10月2日至10月5日
关键词﹕孤儿﹐这里指的包括三类人﹕1)父母双亡的孩子﹔2)父母一方死亡﹐但是另一方不愿意承担抚养义务的孩子﹔3)有监护人﹐但是经济上不能养活的孩子。


有关孤儿项目的调查结果


个案访谈一﹕


地点﹕睢县尤吉屯小林店村 距城关镇约2.5公里
访谈对象﹕孙家(孙秀堂、宋学荣、大儿子、孙新义、孙新菊、孙新胜、孙博文、孙博剑)

一、家庭组成﹕


孙秀堂、宋学荣 (大儿子) 孙新义、孙新愿、孙新菊、孙新胜、孙秀堂、宋学荣 (小儿子) 孙博文、孙博剑


姓名或称谓性别年龄教育程度备注
孙秀堂71--
宋学荣69--
大儿子49-妻子因身患肿瘤去世
孙新义21小学三年级已婚﹐在家种地
孙新愿17小学四年级外出打工
孙新菊14小学四年级在当地的福建人开办的饼干厂做临时工
孙新胜12在读小学三年级他是大儿子一家中唯一个在上学的
小儿子36-因卖血感染艾滋病而死
孙博文12初中一年级-
孙博剑9小学四年级-

二、家庭经济状况


当地主要的农作物是小麦、玉米、大荳、花生等﹐其中小麦与玉米多用来买钱养家﹐而大荳、红薯、南瓜等作物多留作自用。

种地收益分析﹕
以小麦为例﹐一亩地可以生产300~350公斤﹐一个人有约有一亩二分地﹐其中要交公粮100公斤﹐折合化肥、农机等成本构成的投资约100公斤﹐即还剩100~150公斤作为收益。

而按每公斤的小麦八角钱来计算﹕小麦的收益为 100~1500.8?= 80~120?﹐其它还有玉米等农作物的收益。

种地成本份析﹕
电费﹕一度电=1? 一亩地浇地一次约需要15度电
每年最低浇水三次至四次﹐即电费每年要花费45至60元。
化肥﹕80元

生活费﹕
大人﹕男 1500元/月/人(男人需要买烟、买酒)
女 1000元/月/人
孩子﹕500元
生活的花费主要体现在吃与穿的方面

学费﹕
孙博文 初中 700元/年
孙博剑 小学 400元/年
杂费约为200元/人﹐杂费主要包括资料、作文辅导、数学补充材料等的花销

其它经济情况﹕
当地居民种地的方式基本上是靠天吃饭﹐所以除了农忙时节要回到家里打理农务外﹐其它的时间都在外打工﹐比如﹕大儿子和他的二儿子孙新愿就每年去天 津等地去做泥瓦匠的工作。只有这样才能抵补所有的花费﹐而且他们外出一来打工还面临著被骗﹐老板不给钱的危险﹔二来是挣的钱除去外出打工的往返车费﹐剩下 的就不多了。

大儿子的女儿﹐就是老三孙新菊﹐在访问前不久刚刚被福建人在当地开办的饼干人辞退﹐她在该厂当临时工的时候﹐做的是向饼干上抹奶油的工作﹐每天工作12小时﹐每个月的收入为70元﹐她们那?埵陶多与她年龄相仿的姑娘们从事著同样的工作。

老孙家采取借新债还旧债的方式﹐他家在秋收的时候变卖了家里打的粮食﹐卖的钱用来还上一年借的钱。而在同样处于秋收季节的学校开学时间﹐为了让孩子们上学﹐再次向另一家借债。年复一年﹐他们就陷入了这样借债─还债─借债─还债的恶性回圈中。

孙家所在村的大队有2000多人﹐分11个生产队﹐每队200人左右﹐他们在第五生产队。

三、孤儿父母的基本情况


  • 孤儿﹕孙博文 孙博剑
  • 父亲(小儿子)﹕2001年9月份发病﹐在家里休养三个月﹐治疗无效后于今年初死亡。
    死因﹕因为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
    为了给他治病﹐家里花掉了四五万元
  • 母亲﹕也曾经卖过血﹐但并未检查过﹐丈夫死后改嫁。现在两个孩子跟她和他们的继`父生活在一起﹐母亲与继父对待他们都不好﹐据 观察﹐两人的衣服不是特别的整洁﹐据他们的奶奶说﹐他们的母亲是很少照顾他们的。是因为他们的户口是与一定的地份挂钩的﹐所以母亲为了有地种才愿意抚养他 们﹐当时据了解﹐当地的土地与户口之间的关系是每年划分一次﹐所以明年属于他们的土地就要划归到他们的继父与母亲的名下了。

四、有关监护人的问题


两个孩子目前的监护人﹕他们的母亲

但是孙秀堂、宋学荣二老希望由他们来承担抚养两个孩子的义务﹐并且希望两个孩子与他们住在一起。两位老人都一致同意采取资助的方式﹐而不是开办孤 儿院﹐让两个孙子住在孤儿院的方式﹐并且明确同意在接受资助时﹐愿意对于所承担的各项义务及应尽到的责任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个案访谈二﹕


地点﹕睢县阮楼乡郭庄
访谈对象﹕蒋家(蒋成玉、蒋丽丽、蒋鲲鹏、蒋志鹏)

一、家庭组成


姓名或称谓家庭情况备注
老母亲现由蒋成玉赡养-
老 大-不在家﹐在外地教书
老 二一子一女-
蒋成玉(老三)一个女儿﹐六口之家卖血多次﹐并未检查﹐
老 四四口之家没有卖过血
老 五两个儿子已故﹐蒋鲲鹏、蒋志鹏的父亲
老 六一子一女﹐四口之家卖血约十五六次﹐并未检查﹐
老 七两个儿子﹐四口之家卖血十多次﹐并未检查
蒋丽丽-蒋成玉之女﹐在读初中一年级
蒋鲲鹏现由蒋成玉抚养13岁﹐老五之子﹐在读初中二年级
蒋志鹏现由蒋成玉抚养9岁﹐老五之子﹐在读小学一年级

二、家庭经济状况


种地收益分析﹕

每人6分3地﹐如蒋成玉家六口之家(包括赡养老母亲﹐抚养蒋鲲鹏与蒋志鹏)共有3亩多地。郭庄的人口与土地的关系比个案访谈1中的孙家所在的小林店村要紧张﹐所以每个人只有六分三的土地﹐不及小林店村的每人一亩二分地。
麦子﹕0.90?/公斤
玉米﹕0.88?/公斤
另外还种植花生。
全年的收入约为2000~3000元

种地成本份析﹕每年的成本约为300~400元

生活费﹕蒋成玉家的生活费约为2000元/年

学费﹕(包括杂费及文具的费用)
蒋丽丽、蒋鲲鹏 初中 500~600元/学期
蒋志鹏 小学 200~300元/学期

其它经济情况﹕
蒋玉成也外出打工﹐他曾经到过内蒙古、山西等地﹐打工时每天能够挣到10多元。现在他在当地以用三轮车拉客为副业﹐每年的收益为两三千元。据他说﹐他只有搞副业、去打工﹐才能够勉强负担起孩子的学费和家庭成员的生活费。

三、孤儿父母的基本情况


  • 孤儿﹕蒋鲲鹏 蒋志鹏
  • 父亲(老五)﹕1994年老五夫妻一起卖血﹐他们的献血本当时有许多﹐后来由于国家在1994年明令禁止有偿献血的血站﹐献血 本不再有用了﹐所以他们就把献血本销毁或丢掉了。他于2000年冬天在北京打工的时候发病﹐咳嗽﹐并感觉胸闷﹐持续不断地发低烧﹐后来不得以回到了家里养 病。2001年2月医疗无效﹐去世。
  • 母亲﹕2002年1月发病﹐2002年5月去世。
    死因﹕死因﹕因为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
    为了给老五夫妻治病﹐家里花掉了几万元

四、有关监护人的问题


蒋鲲鹏目前的监护人﹕蒋玉成(老三)
蒋志鹏目前的监护人﹕老母亲(实际经济上的抚养人是蒋玉成)
蒋玉成愿意承担起两个孤儿的抚养义务﹐并且努力保证他们不辍学(在蒋玉成家的家庭负担不轻的情况下﹐他仍然让自己的女儿蒋丽丽、两名孤儿蒋鲲鹏和蒋志鹏继续学习)。

他希望可以采取资助的方式﹐而不是开办孤儿院方式﹐并且明确同意在接受资助时﹐愿意对于所承担的各项义务及应尽到的责任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个案访谈三﹕


地点﹕睢县三里屯村
访谈对象﹕欢欢家

这次访谈并没有见到访谈对象男孩子欢欢和他的妹妹﹐所以下面对于两个孤儿的家庭情况和他们本人的介绍都是从他们的邻居、认识他们的母亲的赵的母亲处了解并整理得出的。

一、没有见到访谈对象的原因


这是一个意料中的不成功的访谈﹐因为在此次访谈中要见两个孩子在父母双亡后﹐只能相依为命﹐并且男孩子欢欢在城关镇里靠给人洗盘子为生﹐经常很长 时间不回家一次﹐没有人知道他在那?堙Q女孩子的下落也是不明。所以我们去的时候就是抱著试试看的想法去的﹐因为他们虽然是最难找到的访谈对象﹐但是 他们却是最值得获得救助的孩子﹐也是最适合采取孤儿院的形式救助的孩子。

二、家庭组成


姓名或称谓性 别备注
奶 奶欢欢的父母死后改嫁到了东关南村﹐此次打听到她的姓名
父 亲死于卖血感染的艾滋病
母 亲死于卖血感染的艾滋病
欢 欢12岁左右﹐辍学在城关镇打工为生
欢欢的妹妹 姓名与年龄不详﹐下落不详

三、孤儿母亲的大致情况


注﹕此处的资料由赵母提供﹐因为欢欢的母亲曾经城关镇里摆摊做生意﹐并租房子与两个人孩子一起住在城关镇中。而她做生意的地方和住的地方就赵母家 的附近。后来欢欢的母亲发病后﹐由于赵也是艾滋病病人﹐并且那时正在北京接受新药的治疗﹐所以他让他的母亲问欢欢的母亲是否愿意使用新药控制一下体内的病 毒﹐但是当时被欢欢的母亲拒绝了﹐其原因就是当地人非常的封建?炮诨A认为得到艾滋病是不光彩的事情﹐所以多数都不愿意透露自己是艾滋病病人。

欢欢的母亲发病时﹐她的丈夫﹐即欢欢的父亲已经因为艾滋病而去世了。在她谢绝使用新药后﹐就把在城关镇的房子退掉了﹐而在家中养病﹐其间﹐别没有 什么人帮助她们﹐只有她的父亲﹐即欢欢的姥爷不断地给予她和她的两个孩子帮助。最后帮助她办理了后事﹐姥爷也管不住两个孩子﹐也不再管两个孩子了。她去世 后﹐她的婆婆﹐即欢欢的奶奶就改嫁到了别的村子。

四、孤儿的基本情况


注﹕此处的资料由赵及欢欢的邻居们提供。

男孩子叫做欢欢﹐邻居们称他为非人﹐即因为在长期的困苦下让他变得非常的叛逆﹐一来总爱和别人对著干﹔二来是因为他从小就不学无术﹐经常逃学 ﹐经常出没于城关镇的卡拉OK厅、录像厅等地﹐并且经常与别人打架﹐他的父母也管不了他﹔三来是他的脾气很坏﹐经常会打骂他的妹妹。但是据赵说﹐上一次他 偶然见到他的时候﹐他表示了愿意上学的意思。欢欢现在通常是不回家的﹐他是否会露宿于城关镇﹐我不得而知﹐但是他却是在城关镇的火锅城之类的地方在为别人 刷盘子度日。偶尔他也回家﹐邻居们也会接济他和他的妹妹一些吃的和用的东西。

女孩子的姓名和年龄暂不详﹐对于她的下落有如下的几种说法﹕一说是她与欢欢一起在城关镇给别人刷盘子﹔一说是她还有一个阿姨﹐于是她去投奔她的阿姨了﹔另一说是她被别人要去养了。

邻居们说他们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这一点可以由他们的家一侧已经倒塌的院?朁M院子内荒芜的草木证明。

五、不成功中的小成功


一是我们打听到了两个孩子的奶奶的姓名和她改嫁后的地址﹐通过这一线索﹐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两个孩子。

二是我们和邻居们达成协议﹐帮助我们关注两个孩子﹐一旦他们回家﹐希望他们能够通知住在睢县东关村的赵﹐并且让他们帮助照顾一下两个孩子。

三是我们决心一定要找到两个孩子﹐帮助他们好好地生活。



调查总结



一、有关援助方式的问题


通过访谈成功的这两个家庭﹐我们推测﹕目前阶段﹐采取资助的方式比采取筹建孤儿院的方式更加的有可操作性。原因如下﹕第一﹐虽然他们的父母已经去 世了﹐与他们关系最近的监护人已经没有了﹐但是他们的家庭成员﹐如他们的奶奶、叔叔等仍然愿意成为他们的监护人﹐愿意履行抚养他们的义务。第二﹐影响孩子 被抚养的质量的最重要的因素是资金的不足。第三﹐在访谈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浓浓的亲情﹐如果让他们生活在孤儿院中﹐可能会阻断他们感受亲情的机会。这种亲 属的关爱往往可以帮助孩子们从失去父母的阴翳下走出来﹐而孤儿院中的生活可能会对孩子的发展产生负面效应。

由此可见﹐目前阶段﹐应该采取资助的方式﹐所谓资助的方式﹐即将捐助给孤儿的生活费和学费直接交给孩子的监护人﹐通常是孩子的亲属﹐让他们在履行各项抚养义务和执行各项资金使用规定的前提下﹐自行运用资金来照顾孤儿们的生活。

而且他们都明确地表达了只要是为了孩子好﹐愿意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书。

但是﹐我们的另一个结论是﹕不应该放弃筹办孤儿院的计划。原因如下﹕第一﹐不排除有些家庭的成员即使给他足够的资金也不愿意抚养孤儿的情况﹔第二 ﹐现在多数家庭是因为艾滋病而夺走父母一方生命的单亲家庭﹐而由于当年通常是夫妻、兄弟一起卖血﹐不久后的将来﹐父母中健在的一方、孤儿的叔叔、伯伯、阿 姨等都有可能死于因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到那时孩子们就成为了真正无依无靠的孤儿。所以待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应该再将筹办孤儿院的计划摆到议事日程上来。

二、有关资金不足的问题


资金不足主要体现在学费与生活费上。

抚养一个孩子的花费中最让家庭担心的费用是他们的学费﹐因为从上面两个成功的个案中列举的生活费与学费的对比中可以看到﹐学费一次性支付的数量大﹐容易出现借债让孩子上学的现象﹐所以通常是家庭债务的产生的主要原因。

在生活费用方面﹐主要的花费在穿衣方面。而对于这一点﹐可以通过社会捐助的形式得到解决﹐一方面是城里人因更新换代而淘汰的衣服﹐另一方面是贫困 地区买不起衣服﹐这两者可以很好的结合一下﹐从而解决贫困地区人们穿衣的问题。目前﹐高校与社会各界正在开展的向贫困地区人民捐赠的活动已经取得了很大的 成效。

但是吃的问题在于是否可以满足孩子成长所需要的营养﹐原因在于﹕第一﹐由于小麦多用来卖钱﹐所以当地人的主要以玉米、红薯、绿荳与南瓜为主食﹐加 之由于贫穷﹐逢年过节才能吃到好的﹐所以营养状况比较差﹔第二﹐如上所述﹐由于学费的负担﹐使很多家庭不得不靠卖粮食来度过经济困难﹐粮食卖掉了﹐他们就 不得不到市场上去买自己吃的粮食﹐这就又加大了当地人的负担。

因此﹐资助一个孩子的费用应该至少包括他的学费与生活费中用于饮食的花销。

三、有关家庭关爱的问题


农村人多为大家庭﹐所以他们中间往往有比较浓的亲情﹐尤其是对于孩子的关爱让我有所感触。

当年他们的家长们趋之若骛般地参与卖血﹐是受比种地、打工更大的经济利益的驱使﹐但是40~50元/ 800毫升血液的价钱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吸引力﹐是因为生活贫困的压力。而种种的压力中很大一部份就是抚养孩子的费用﹐特别是孩子上学的学费。而今这些家长 们之所以除了种地还要外出打工﹐很大一部份原因也是为了孩子。

在访谈中﹐这些家长们从本意上是希望他们的孩子上学的﹐是希望他们的孩子们吃的好些﹐穿的好些的。他们卖血而感染艾滋病的悲剧﹐他们外出打工的艰辛﹐用个案访谈2中蒋玉成的的话来说就是 ──一切为了孩子。

四、有关失学的问题


在睢县的农村中﹐失学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比如﹐个案访谈1中的大儿子一家人﹐他们的学历都是没有上满小学。下面是我分析的失学的主要原因就是 贫困﹐而造成贫困的原因主要是计划生育政策实施得不得力﹐地少人多﹐如个案访谈1中有大儿子家有四个孩子﹐小儿子家有两个孩子﹔个案访谈2中老二、老五、 老六、老七都有两个孩子﹐老四有四个孩子﹐而只有老三只有一个女儿。计划生育作为我国的基本国策被提出是有其实际意义的﹐因为中国贫困的原因之一就是人口 太多了。

浓缩到一个家庭﹐人口太多将导致如下的问题﹕

  • 第一﹐本来可以用在一个的费用要分给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用﹐自然每个孩子的发展都不会充份。这样 解决的办法只能是要么让几个孩子都上到小学高年级就停止﹐要么倾其全力﹐资助一个比较小的孩子不断地学习﹐而让其它比较大或者家里的女孩子外出打工﹐就像 个案访谈1中大儿子家的孙新义、孙新愿和孙新菊一样。

  • 第二﹐人均土地少﹐所以当地农民靠光靠种地是不能够满足自身生活的需要的﹐于是他们必须外出打工以抵补亏空。

  • 第三﹐影响科技进步﹐因为当地农民在非农忙的日子里都不在村子里面﹐而是不得不外出打工﹐所以他们的根本没有时间去学习与运用新的科学技术﹐没有了农业技术方面的提高﹐而单纯的靠天吃饭﹐就没有了单位产量的提高﹐就不会使得农业生产满足他们的生活需要。

五、有关雇佣童工的问题


通过个案访谈1中的孙新菊和个案访谈3中的男孩子欢欢的经历可以得到下面的结论﹕当地存在比较普遍的雇佣童工的现象。这主要体现了下面几点﹕

  • 第一﹐当地人明显缺乏法律意识。
  • 第二﹐家庭的贫困使得这样的现象可以存在﹐因为孩子们必须工作﹐才能够帮助家庭分担经济上的压力。
  • 第三﹐当地的企业正是利用了孩子们家庭贫困﹐需要挣钱养家这一点﹐雇佣廉价的童工来降低自己的生产成本﹐某种意义上是剥削这些孩子们。这一点集中体现在个案访谈1中的孙新菊的身上。
下面需要做到的﹕

  • 第一﹐制度建设﹐体现在对于人事制度、财务制度的建立。尤其是资金的如何下放﹐资金下放后如何监督其使用﹐如何向被资助的家长给予咨询与帮助等问题一定要设计出健全的方案。
  • 第二﹐编写项目建议书﹐向各种基金会申请资金﹐设立项目。
  • 第三﹐与当地政府和学校方面达成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使得我们的工作在日后能够顺利地开展。这一点的提出是基于中国国情﹐办事一定要先与政府打好招呼。
其它的发现﹕

一、存在大量的未检查人群


其原因是﹕
  • 第一﹐检查费对当地人来讲是一笔不小的花销﹕单纯的HIV检查的费用约为100元/人﹐比较全面的身体检查(包括HIV检查)的费用约为500元/人。

  • 第二﹐思想观念的封建闭塞﹐睢县中除了距离城关镇不远的东关村在接受外来冲击后﹐思想比较的开放外﹐其它的乡或村都还对艾滋病有偏见﹐认为得这种病是一种不光彩的病﹐所以这些村庄的村民都不愿让别人发现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

  • 第三﹐村民们从心理上也不愿意接受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这个事实﹐如果不知道的话﹐还抱著一种侥幸的心理﹕或许自己没有这种病。
综上所述﹐各种原因中最重要的因素是缺少检查费﹐如果给予他们足够的费用﹐他们还是愿意接受检查的。

二、存在母婴传播的可能性


案例﹕赵宪珍的来访

在孙家访谈的时候﹐一位叫赵宪珍的妇女赶了过来﹐据她反映﹕她的28岁的弟弟赵福林在不久前刚刚去世﹐他与其妻子张春燕均因为卖血感染了艾滋病﹐ 他们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儿﹐5岁﹐一个儿子﹐8个月﹐均有可能因为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不幸的是﹐这两个孩子均没有检查过﹐如果他们真的感染了艾滋病的话 ﹐那又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是摆在了要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张春燕的面前﹐同时也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三、医疗政策的不平衡发展


东关村现在已经通过团结起来﹐不断地争取自己的权益﹐获得了不少的好处﹐其中包括﹕免费的HIV检查﹐每周发药三次﹐减免艾滋病感染者的孩子的学费﹐发放代金券﹐逢年过节发放粮食等。但是其它各村则并不享受这种待遇﹐他们往往什么好处都没有。

为了改变这种现象应该帮助其它村的村民思想开放起来﹐正确认识艾滋病﹐学习团结起来争取自己的权益﹐同时注意与外界媒介的联系﹐让自己的声音从狭小的村庄中传播到整个的中国﹐乃至世界上去。

四、艾滋病有向外扩散的危险


此次本来应该访谈14个孩子的﹐但是却只访谈了6个孩子(包括不成功的个案访谈3)﹐原因就是有8个孩子随著他们的亲属移民到新疆去了。

睢县的村民每年都有约100人移民到新疆﹐这样的移民始于1996年至1997年之间。

移民的主要原因是﹕

  • 第一﹐多数移民的家里人或是认识的人在新疆做生意或是种地﹐并已经基本稳定下来﹐所以每年都会让睢县里生活比较困难的亲戚、朋友去新疆做生意或种地。

  • 第二﹐新疆面积广大﹐有许多地可以种庄稼﹐但是没有那么多的人可以种地﹐所以每年从各地移民农民去那?媞埵a﹐村民之所以愿意去那?碱O因为在新疆所能耕种的地比在河南所能种的地要大得多﹐这样平摊在每个人身上的盈利还能多一些。

  • 第三﹐移民的人离土不离乡﹐离开自己的土地﹐但是户口还在睢县﹐这样他们在睢县的地份还没有被回收﹐他们在睢县的亲属﹐比如叔叔、阿姨兄弟姊妹就可以种他们的土地﹐实际上改善了睢县亲属的收成﹐使平摊到没有移民的亲属的头上的盈利也相对扩大了。
对于移民政策的思考﹕

  • 第一﹐开发西部的移民政策不失为一种利用资源的好方法﹐不仅使每个人的地份增加了﹐而且使西北的许多闲置的地力得到了使用﹐促进了资源的优化配置。

  • 第二﹐由于移民的人中不乏有艾滋病患者﹐所以他们移民的过程中如若隐瞒自己的病情的话﹐就有可能造成艾滋病在新疆的进一步传 播。据赵勇说﹐这种担懮已经成为现实﹐由于移民的地点多为南疆﹐而南疆的汉民比较多﹐所以极有可能进一步传播﹐而北疆由于民族问题的缘故﹐这种机遇被大大 地降低了。

  • 第三﹐可以对此事进行一下追踪报导﹐一来由于移民的地点相对集中﹐二来由于移民的人都是通过睢县的劳务公司介绍的﹐所以找人去问的话﹐就可以打听出他们具体到新疆的什么地方去了。

五、有关妇女改嫁的问题


通过对艾滋病村死亡人数的统计﹐我们发现在丈夫去世后﹐许多妇女都选择了改嫁。一个更为典型的例子是个案访谈中的欢欢的奶奶改嫁他村的例子。据赵 说﹐妇女改嫁往往是无奈之举﹐因为在丈夫或家人去世后﹐往往无依无靠﹐还要抚养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十分的不容易。所以这时她们选择改嫁他人﹐是为了找 到一种依靠﹐很多也是为了孩子。

来源: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


相关文章:



这篇由爱知行研究所主持的河南睢县农村爱滋孤儿状况调查报告,就这些不幸儿童受到的歧视、冷落、和不公正的无情待遇提供了第一手材料。

Between October 2 and 5, 2002, with the assistance of local AIDS activists in Sui County, Henan Province, the AIZHIXING Institute, a Chinese advocacy group for HIV/AIDS affected people, interviewed a number of villagers who take care of, or are familiar with, children orphaned by their relatives who died of AIDS. Many villagers in Henan had developed AIDS after being infected with HIV during blood sales in the mid-1990s. These interviews offer rare insights into the grave needs to care for rural AIDS orphans. Based on these inerviews, the group highlights the obstacles and identifies workable solutions for this humanitarian crisis.



调查地点﹕河南省睢县
调查时间﹕10月2日至10月5日
关键词﹕孤儿﹐这里指的包括三类人﹕1)父母双亡的孩子﹔2)父母一方死亡﹐但是另一方不愿意承担抚养义务的孩子﹔3)有监护人﹐但是经济上不能养活的孩子。


有关孤儿项目的调查结果


个案访谈一﹕


地点﹕睢县尤吉屯小林店村 距城关镇约2.5公里
访谈对象﹕孙家(孙秀堂、宋学荣、大儿子、孙新义、孙新菊、孙新胜、孙博文、孙博剑)

一、家庭组成﹕


孙秀堂、宋学荣 (大儿子) 孙新义、孙新愿、孙新菊、孙新胜、孙秀堂、宋学荣 (小儿子) 孙博文、孙博剑


姓名或称谓性别年龄教育程度备注
孙秀堂71--
宋学荣69--
大儿子49-妻子因身患肿瘤去世
孙新义21小学三年级已婚﹐在家种地
孙新愿17小学四年级外出打工
孙新菊14小学四年级在当地的福建人开办的饼干厂做临时工
孙新胜12在读小学三年级他是大儿子一家中唯一个在上学的
小儿子36-因卖血感染艾滋病而死
孙博文12初中一年级-
孙博剑9小学四年级-

二、家庭经济状况


当地主要的农作物是小麦、玉米、大荳、花生等﹐其中小麦与玉米多用来买钱养家﹐而大荳、红薯、南瓜等作物多留作自用。

种地收益分析﹕
以小麦为例﹐一亩地可以生产300~350公斤﹐一个人有约有一亩二分地﹐其中要交公粮100公斤﹐折合化肥、农机等成本构成的投资约100公斤﹐即还剩100~150公斤作为收益。

而按每公斤的小麦八角钱来计算﹕小麦的收益为 100~1500.8?= 80~120?﹐其它还有玉米等农作物的收益。

种地成本份析﹕
电费﹕一度电=1? 一亩地浇地一次约需要15度电
每年最低浇水三次至四次﹐即电费每年要花费45至60元。
化肥﹕80元

生活费﹕
大人﹕男 1500元/月/人(男人需要买烟、买酒)
女 1000元/月/人
孩子﹕500元
生活的花费主要体现在吃与穿的方面

学费﹕
孙博文 初中 700元/年
孙博剑 小学 400元/年
杂费约为200元/人﹐杂费主要包括资料、作文辅导、数学补充材料等的花销

其它经济情况﹕
当地居民种地的方式基本上是靠天吃饭﹐所以除了农忙时节要回到家里打理农务外﹐其它的时间都在外打工﹐比如﹕大儿子和他的二儿子孙新愿就每年去天 津等地去做泥瓦匠的工作。只有这样才能抵补所有的花费﹐而且他们外出一来打工还面临著被骗﹐老板不给钱的危险﹔二来是挣的钱除去外出打工的往返车费﹐剩下 的就不多了。

大儿子的女儿﹐就是老三孙新菊﹐在访问前不久刚刚被福建人在当地开办的饼干人辞退﹐她在该厂当临时工的时候﹐做的是向饼干上抹奶油的工作﹐每天工作12小时﹐每个月的收入为70元﹐她们那?埵陶多与她年龄相仿的姑娘们从事著同样的工作。

老孙家采取借新债还旧债的方式﹐他家在秋收的时候变卖了家里打的粮食﹐卖的钱用来还上一年借的钱。而在同样处于秋收季节的学校开学时间﹐为了让孩子们上学﹐再次向另一家借债。年复一年﹐他们就陷入了这样借债─还债─借债─还债的恶性回圈中。

孙家所在村的大队有2000多人﹐分11个生产队﹐每队200人左右﹐他们在第五生产队。

三、孤儿父母的基本情况


  • 孤儿﹕孙博文 孙博剑
  • 父亲(小儿子)﹕2001年9月份发病﹐在家里休养三个月﹐治疗无效后于今年初死亡。
    死因﹕因为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
    为了给他治病﹐家里花掉了四五万元
  • 母亲﹕也曾经卖过血﹐但并未检查过﹐丈夫死后改嫁。现在两个孩子跟她和他们的继`父生活在一起﹐母亲与继父对待他们都不好﹐据 观察﹐两人的衣服不是特别的整洁﹐据他们的奶奶说﹐他们的母亲是很少照顾他们的。是因为他们的户口是与一定的地份挂钩的﹐所以母亲为了有地种才愿意抚养他 们﹐当时据了解﹐当地的土地与户口之间的关系是每年划分一次﹐所以明年属于他们的土地就要划归到他们的继父与母亲的名下了。

四、有关监护人的问题


两个孩子目前的监护人﹕他们的母亲

但是孙秀堂、宋学荣二老希望由他们来承担抚养两个孩子的义务﹐并且希望两个孩子与他们住在一起。两位老人都一致同意采取资助的方式﹐而不是开办孤 儿院﹐让两个孙子住在孤儿院的方式﹐并且明确同意在接受资助时﹐愿意对于所承担的各项义务及应尽到的责任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个案访谈二﹕


地点﹕睢县阮楼乡郭庄
访谈对象﹕蒋家(蒋成玉、蒋丽丽、蒋鲲鹏、蒋志鹏)

一、家庭组成


姓名或称谓家庭情况备注
老母亲现由蒋成玉赡养-
老 大-不在家﹐在外地教书
老 二一子一女-
蒋成玉(老三)一个女儿﹐六口之家卖血多次﹐并未检查﹐
老 四四口之家没有卖过血
老 五两个儿子已故﹐蒋鲲鹏、蒋志鹏的父亲
老 六一子一女﹐四口之家卖血约十五六次﹐并未检查﹐
老 七两个儿子﹐四口之家卖血十多次﹐并未检查
蒋丽丽-蒋成玉之女﹐在读初中一年级
蒋鲲鹏现由蒋成玉抚养13岁﹐老五之子﹐在读初中二年级
蒋志鹏现由蒋成玉抚养9岁﹐老五之子﹐在读小学一年级

二、家庭经济状况


种地收益分析﹕

每人6分3地﹐如蒋成玉家六口之家(包括赡养老母亲﹐抚养蒋鲲鹏与蒋志鹏)共有3亩多地。郭庄的人口与土地的关系比个案访谈1中的孙家所在的小林店村要紧张﹐所以每个人只有六分三的土地﹐不及小林店村的每人一亩二分地。
麦子﹕0.90?/公斤
玉米﹕0.88?/公斤
另外还种植花生。
全年的收入约为2000~3000元

种地成本份析﹕每年的成本约为300~400元

生活费﹕蒋成玉家的生活费约为2000元/年

学费﹕(包括杂费及文具的费用)
蒋丽丽、蒋鲲鹏 初中 500~600元/学期
蒋志鹏 小学 200~300元/学期

其它经济情况﹕
蒋玉成也外出打工﹐他曾经到过内蒙古、山西等地﹐打工时每天能够挣到10多元。现在他在当地以用三轮车拉客为副业﹐每年的收益为两三千元。据他说﹐他只有搞副业、去打工﹐才能够勉强负担起孩子的学费和家庭成员的生活费。

三、孤儿父母的基本情况


  • 孤儿﹕蒋鲲鹏 蒋志鹏
  • 父亲(老五)﹕1994年老五夫妻一起卖血﹐他们的献血本当时有许多﹐后来由于国家在1994年明令禁止有偿献血的血站﹐献血 本不再有用了﹐所以他们就把献血本销毁或丢掉了。他于2000年冬天在北京打工的时候发病﹐咳嗽﹐并感觉胸闷﹐持续不断地发低烧﹐后来不得以回到了家里养 病。2001年2月医疗无效﹐去世。
  • 母亲﹕2002年1月发病﹐2002年5月去世。
    死因﹕死因﹕因为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
    为了给老五夫妻治病﹐家里花掉了几万元

四、有关监护人的问题


蒋鲲鹏目前的监护人﹕蒋玉成(老三)
蒋志鹏目前的监护人﹕老母亲(实际经济上的抚养人是蒋玉成)
蒋玉成愿意承担起两个孤儿的抚养义务﹐并且努力保证他们不辍学(在蒋玉成家的家庭负担不轻的情况下﹐他仍然让自己的女儿蒋丽丽、两名孤儿蒋鲲鹏和蒋志鹏继续学习)。

他希望可以采取资助的方式﹐而不是开办孤儿院方式﹐并且明确同意在接受资助时﹐愿意对于所承担的各项义务及应尽到的责任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个案访谈三﹕


地点﹕睢县三里屯村
访谈对象﹕欢欢家

这次访谈并没有见到访谈对象男孩子欢欢和他的妹妹﹐所以下面对于两个孤儿的家庭情况和他们本人的介绍都是从他们的邻居、认识他们的母亲的赵的母亲处了解并整理得出的。

一、没有见到访谈对象的原因


这是一个意料中的不成功的访谈﹐因为在此次访谈中要见两个孩子在父母双亡后﹐只能相依为命﹐并且男孩子欢欢在城关镇里靠给人洗盘子为生﹐经常很长 时间不回家一次﹐没有人知道他在那?堙Q女孩子的下落也是不明。所以我们去的时候就是抱著试试看的想法去的﹐因为他们虽然是最难找到的访谈对象﹐但是 他们却是最值得获得救助的孩子﹐也是最适合采取孤儿院的形式救助的孩子。

二、家庭组成


姓名或称谓性 别备注
奶 奶欢欢的父母死后改嫁到了东关南村﹐此次打听到她的姓名
父 亲死于卖血感染的艾滋病
母 亲死于卖血感染的艾滋病
欢 欢12岁左右﹐辍学在城关镇打工为生
欢欢的妹妹 姓名与年龄不详﹐下落不详

三、孤儿母亲的大致情况


注﹕此处的资料由赵母提供﹐因为欢欢的母亲曾经城关镇里摆摊做生意﹐并租房子与两个人孩子一起住在城关镇中。而她做生意的地方和住的地方就赵母家 的附近。后来欢欢的母亲发病后﹐由于赵也是艾滋病病人﹐并且那时正在北京接受新药的治疗﹐所以他让他的母亲问欢欢的母亲是否愿意使用新药控制一下体内的病 毒﹐但是当时被欢欢的母亲拒绝了﹐其原因就是当地人非常的封建?炮诨A认为得到艾滋病是不光彩的事情﹐所以多数都不愿意透露自己是艾滋病病人。

欢欢的母亲发病时﹐她的丈夫﹐即欢欢的父亲已经因为艾滋病而去世了。在她谢绝使用新药后﹐就把在城关镇的房子退掉了﹐而在家中养病﹐其间﹐别没有 什么人帮助她们﹐只有她的父亲﹐即欢欢的姥爷不断地给予她和她的两个孩子帮助。最后帮助她办理了后事﹐姥爷也管不住两个孩子﹐也不再管两个孩子了。她去世 后﹐她的婆婆﹐即欢欢的奶奶就改嫁到了别的村子。

四、孤儿的基本情况


注﹕此处的资料由赵及欢欢的邻居们提供。

男孩子叫做欢欢﹐邻居们称他为非人﹐即因为在长期的困苦下让他变得非常的叛逆﹐一来总爱和别人对著干﹔二来是因为他从小就不学无术﹐经常逃学 ﹐经常出没于城关镇的卡拉OK厅、录像厅等地﹐并且经常与别人打架﹐他的父母也管不了他﹔三来是他的脾气很坏﹐经常会打骂他的妹妹。但是据赵说﹐上一次他 偶然见到他的时候﹐他表示了愿意上学的意思。欢欢现在通常是不回家的﹐他是否会露宿于城关镇﹐我不得而知﹐但是他却是在城关镇的火锅城之类的地方在为别人 刷盘子度日。偶尔他也回家﹐邻居们也会接济他和他的妹妹一些吃的和用的东西。

女孩子的姓名和年龄暂不详﹐对于她的下落有如下的几种说法﹕一说是她与欢欢一起在城关镇给别人刷盘子﹔一说是她还有一个阿姨﹐于是她去投奔她的阿姨了﹔另一说是她被别人要去养了。

邻居们说他们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这一点可以由他们的家一侧已经倒塌的院?朁M院子内荒芜的草木证明。

五、不成功中的小成功


一是我们打听到了两个孩子的奶奶的姓名和她改嫁后的地址﹐通过这一线索﹐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两个孩子。

二是我们和邻居们达成协议﹐帮助我们关注两个孩子﹐一旦他们回家﹐希望他们能够通知住在睢县东关村的赵﹐并且让他们帮助照顾一下两个孩子。

三是我们决心一定要找到两个孩子﹐帮助他们好好地生活。



调查总结



一、有关援助方式的问题


通过访谈成功的这两个家庭﹐我们推测﹕目前阶段﹐采取资助的方式比采取筹建孤儿院的方式更加的有可操作性。原因如下﹕第一﹐虽然他们的父母已经去 世了﹐与他们关系最近的监护人已经没有了﹐但是他们的家庭成员﹐如他们的奶奶、叔叔等仍然愿意成为他们的监护人﹐愿意履行抚养他们的义务。第二﹐影响孩子 被抚养的质量的最重要的因素是资金的不足。第三﹐在访谈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浓浓的亲情﹐如果让他们生活在孤儿院中﹐可能会阻断他们感受亲情的机会。这种亲 属的关爱往往可以帮助孩子们从失去父母的阴翳下走出来﹐而孤儿院中的生活可能会对孩子的发展产生负面效应。

由此可见﹐目前阶段﹐应该采取资助的方式﹐所谓资助的方式﹐即将捐助给孤儿的生活费和学费直接交给孩子的监护人﹐通常是孩子的亲属﹐让他们在履行各项抚养义务和执行各项资金使用规定的前提下﹐自行运用资金来照顾孤儿们的生活。

而且他们都明确地表达了只要是为了孩子好﹐愿意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书。

但是﹐我们的另一个结论是﹕不应该放弃筹办孤儿院的计划。原因如下﹕第一﹐不排除有些家庭的成员即使给他足够的资金也不愿意抚养孤儿的情况﹔第二 ﹐现在多数家庭是因为艾滋病而夺走父母一方生命的单亲家庭﹐而由于当年通常是夫妻、兄弟一起卖血﹐不久后的将来﹐父母中健在的一方、孤儿的叔叔、伯伯、阿 姨等都有可能死于因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到那时孩子们就成为了真正无依无靠的孤儿。所以待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应该再将筹办孤儿院的计划摆到议事日程上来。

二、有关资金不足的问题


资金不足主要体现在学费与生活费上。

抚养一个孩子的花费中最让家庭担心的费用是他们的学费﹐因为从上面两个成功的个案中列举的生活费与学费的对比中可以看到﹐学费一次性支付的数量大﹐容易出现借债让孩子上学的现象﹐所以通常是家庭债务的产生的主要原因。

在生活费用方面﹐主要的花费在穿衣方面。而对于这一点﹐可以通过社会捐助的形式得到解决﹐一方面是城里人因更新换代而淘汰的衣服﹐另一方面是贫困 地区买不起衣服﹐这两者可以很好的结合一下﹐从而解决贫困地区人们穿衣的问题。目前﹐高校与社会各界正在开展的向贫困地区人民捐赠的活动已经取得了很大的 成效。

但是吃的问题在于是否可以满足孩子成长所需要的营养﹐原因在于﹕第一﹐由于小麦多用来卖钱﹐所以当地人的主要以玉米、红薯、绿荳与南瓜为主食﹐加 之由于贫穷﹐逢年过节才能吃到好的﹐所以营养状况比较差﹔第二﹐如上所述﹐由于学费的负担﹐使很多家庭不得不靠卖粮食来度过经济困难﹐粮食卖掉了﹐他们就 不得不到市场上去买自己吃的粮食﹐这就又加大了当地人的负担。

因此﹐资助一个孩子的费用应该至少包括他的学费与生活费中用于饮食的花销。

三、有关家庭关爱的问题


农村人多为大家庭﹐所以他们中间往往有比较浓的亲情﹐尤其是对于孩子的关爱让我有所感触。

当年他们的家长们趋之若骛般地参与卖血﹐是受比种地、打工更大的经济利益的驱使﹐但是40~50元/ 800毫升血液的价钱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吸引力﹐是因为生活贫困的压力。而种种的压力中很大一部份就是抚养孩子的费用﹐特别是孩子上学的学费。而今这些家长 们之所以除了种地还要外出打工﹐很大一部份原因也是为了孩子。

在访谈中﹐这些家长们从本意上是希望他们的孩子上学的﹐是希望他们的孩子们吃的好些﹐穿的好些的。他们卖血而感染艾滋病的悲剧﹐他们外出打工的艰辛﹐用个案访谈2中蒋玉成的的话来说就是 ──一切为了孩子。

四、有关失学的问题


在睢县的农村中﹐失学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比如﹐个案访谈1中的大儿子一家人﹐他们的学历都是没有上满小学。下面是我分析的失学的主要原因就是 贫困﹐而造成贫困的原因主要是计划生育政策实施得不得力﹐地少人多﹐如个案访谈1中有大儿子家有四个孩子﹐小儿子家有两个孩子﹔个案访谈2中老二、老五、 老六、老七都有两个孩子﹐老四有四个孩子﹐而只有老三只有一个女儿。计划生育作为我国的基本国策被提出是有其实际意义的﹐因为中国贫困的原因之一就是人口 太多了。

浓缩到一个家庭﹐人口太多将导致如下的问题﹕

  • 第一﹐本来可以用在一个的费用要分给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用﹐自然每个孩子的发展都不会充份。这样 解决的办法只能是要么让几个孩子都上到小学高年级就停止﹐要么倾其全力﹐资助一个比较小的孩子不断地学习﹐而让其它比较大或者家里的女孩子外出打工﹐就像 个案访谈1中大儿子家的孙新义、孙新愿和孙新菊一样。

  • 第二﹐人均土地少﹐所以当地农民靠光靠种地是不能够满足自身生活的需要的﹐于是他们必须外出打工以抵补亏空。

  • 第三﹐影响科技进步﹐因为当地农民在非农忙的日子里都不在村子里面﹐而是不得不外出打工﹐所以他们的根本没有时间去学习与运用新的科学技术﹐没有了农业技术方面的提高﹐而单纯的靠天吃饭﹐就没有了单位产量的提高﹐就不会使得农业生产满足他们的生活需要。

五、有关雇佣童工的问题


通过个案访谈1中的孙新菊和个案访谈3中的男孩子欢欢的经历可以得到下面的结论﹕当地存在比较普遍的雇佣童工的现象。这主要体现了下面几点﹕

  • 第一﹐当地人明显缺乏法律意识。
  • 第二﹐家庭的贫困使得这样的现象可以存在﹐因为孩子们必须工作﹐才能够帮助家庭分担经济上的压力。
  • 第三﹐当地的企业正是利用了孩子们家庭贫困﹐需要挣钱养家这一点﹐雇佣廉价的童工来降低自己的生产成本﹐某种意义上是剥削这些孩子们。这一点集中体现在个案访谈1中的孙新菊的身上。
下面需要做到的﹕

  • 第一﹐制度建设﹐体现在对于人事制度、财务制度的建立。尤其是资金的如何下放﹐资金下放后如何监督其使用﹐如何向被资助的家长给予咨询与帮助等问题一定要设计出健全的方案。
  • 第二﹐编写项目建议书﹐向各种基金会申请资金﹐设立项目。
  • 第三﹐与当地政府和学校方面达成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使得我们的工作在日后能够顺利地开展。这一点的提出是基于中国国情﹐办事一定要先与政府打好招呼。
其它的发现﹕

一、存在大量的未检查人群


其原因是﹕
  • 第一﹐检查费对当地人来讲是一笔不小的花销﹕单纯的HIV检查的费用约为100元/人﹐比较全面的身体检查(包括HIV检查)的费用约为500元/人。

  • 第二﹐思想观念的封建闭塞﹐睢县中除了距离城关镇不远的东关村在接受外来冲击后﹐思想比较的开放外﹐其它的乡或村都还对艾滋病有偏见﹐认为得这种病是一种不光彩的病﹐所以这些村庄的村民都不愿让别人发现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

  • 第三﹐村民们从心理上也不愿意接受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这个事实﹐如果不知道的话﹐还抱著一种侥幸的心理﹕或许自己没有这种病。
综上所述﹐各种原因中最重要的因素是缺少检查费﹐如果给予他们足够的费用﹐他们还是愿意接受检查的。

二、存在母婴传播的可能性


案例﹕赵宪珍的来访

在孙家访谈的时候﹐一位叫赵宪珍的妇女赶了过来﹐据她反映﹕她的28岁的弟弟赵福林在不久前刚刚去世﹐他与其妻子张春燕均因为卖血感染了艾滋病﹐ 他们有两个孩子﹐一个女儿﹐5岁﹐一个儿子﹐8个月﹐均有可能因为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不幸的是﹐这两个孩子均没有检查过﹐如果他们真的感染了艾滋病的话 ﹐那又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是摆在了要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张春燕的面前﹐同时也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三、医疗政策的不平衡发展


东关村现在已经通过团结起来﹐不断地争取自己的权益﹐获得了不少的好处﹐其中包括﹕免费的HIV检查﹐每周发药三次﹐减免艾滋病感染者的孩子的学费﹐发放代金券﹐逢年过节发放粮食等。但是其它各村则并不享受这种待遇﹐他们往往什么好处都没有。

为了改变这种现象应该帮助其它村的村民思想开放起来﹐正确认识艾滋病﹐学习团结起来争取自己的权益﹐同时注意与外界媒介的联系﹐让自己的声音从狭小的村庄中传播到整个的中国﹐乃至世界上去。

四、艾滋病有向外扩散的危险


此次本来应该访谈14个孩子的﹐但是却只访谈了6个孩子(包括不成功的个案访谈3)﹐原因就是有8个孩子随著他们的亲属移民到新疆去了。

睢县的村民每年都有约100人移民到新疆﹐这样的移民始于1996年至1997年之间。

移民的主要原因是﹕

  • 第一﹐多数移民的家里人或是认识的人在新疆做生意或是种地﹐并已经基本稳定下来﹐所以每年都会让睢县里生活比较困难的亲戚、朋友去新疆做生意或种地。

  • 第二﹐新疆面积广大﹐有许多地可以种庄稼﹐但是没有那么多的人可以种地﹐所以每年从各地移民农民去那?媞埵a﹐村民之所以愿意去那?碱O因为在新疆所能耕种的地比在河南所能种的地要大得多﹐这样平摊在每个人身上的盈利还能多一些。

  • 第三﹐移民的人离土不离乡﹐离开自己的土地﹐但是户口还在睢县﹐这样他们在睢县的地份还没有被回收﹐他们在睢县的亲属﹐比如叔叔、阿姨兄弟姊妹就可以种他们的土地﹐实际上改善了睢县亲属的收成﹐使平摊到没有移民的亲属的头上的盈利也相对扩大了。
对于移民政策的思考﹕

  • 第一﹐开发西部的移民政策不失为一种利用资源的好方法﹐不仅使每个人的地份增加了﹐而且使西北的许多闲置的地力得到了使用﹐促进了资源的优化配置。

  • 第二﹐由于移民的人中不乏有艾滋病患者﹐所以他们移民的过程中如若隐瞒自己的病情的话﹐就有可能造成艾滋病在新疆的进一步传 播。据赵勇说﹐这种担懮已经成为现实﹐由于移民的地点多为南疆﹐而南疆的汉民比较多﹐所以极有可能进一步传播﹐而北疆由于民族问题的缘故﹐这种机遇被大大 地降低了。

  • 第三﹐可以对此事进行一下追踪报导﹐一来由于移民的地点相对集中﹐二来由于移民的人都是通过睢县的劳务公司介绍的﹐所以找人去问的话﹐就可以打听出他们具体到新疆的什么地方去了。

五、有关妇女改嫁的问题


通过对艾滋病村死亡人数的统计﹐我们发现在丈夫去世后﹐许多妇女都选择了改嫁。一个更为典型的例子是个案访谈中的欢欢的奶奶改嫁他村的例子。据赵 说﹐妇女改嫁往往是无奈之举﹐因为在丈夫或家人去世后﹐往往无依无靠﹐还要抚养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十分的不容易。所以这时她们选择改嫁他人﹐是为了找 到一种依靠﹐很多也是为了孩子。

来源: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


相关文章: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