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艾滋孤儿”出路探讨
高耀洁



"AIDS Orphans:" What's the Best Care for Them?

Find out why Dr. Gao Yaojie,the well-known “AIDS doctor” in Henan, thinks that there is no reason for people to fear “AIDS orphans” and society should care for these children, and why she prefers family-based care to orphanages.

高耀洁大夫认为人们对“爱滋孤儿”的惧怕和隔离是没有医学根据的,她还认为“艾滋孤儿” 通过领养、在正常家庭里分散抚养,比集中在特殊“爱滋孤儿院”里抚养更有利于他们的发育成长。

艾滋孤儿,是那些被艾滋病夺取生命的人们的遗孤。这些孤儿本身不一定染上艾滋病病毒,许多是健康无恙的孩子。他们和艾滋病毒感染或已患艾滋病的儿 童有区别。有人问我,河南究竟有多少艾滋孤儿,我无法说出一个准确的数码。只记得我每每在艾滋病村调查时,家家户户满眼看到的不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就是艾滋 病病人。有病人就有死亡,他们身后留下的就是1~2个孤儿,甚至更多。这些艾滋孤儿怎样才能有饭吃、有衣穿、有学上、和正常儿童一样过生活呢?

时下,人们对艾滋病知识了解甚少,不敢接近这些无病的孩子们,怕染上艾滋病。 他们的父母不幸死于艾滋病,孩子是健康的是无辜的。武汉桂希恩主任报道:“我们调查了67位感染艾滋病的母亲,她们所生育的86名子女中,33人被艾滋病 病毒感染,母婴传播率为38%。父亲是否会将艾滋病传播给子女?我们调查了56户家庭,父亲感染艾滋病病毒,但其子女76人均未被感染。”作者有联系的 160多名孤儿,其父母因艾滋病而死亡,而这些儿童均未被艾滋病病毒感染,说明艾滋病在家庭中传播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

由于艾滋病和性、死亡联系在一起,艾滋病从80年代开始,已不是一个简单的医学问题,而是社会学、伦理学、医学等多个视角审视的社会问题。它远远 超出了其它疾病对人们的危害,不少人对待艾滋病如临大敌,极力地歧视、敌视、羞辱艾滋病人及其亲属,因此,造成了艾滋孤儿的心理变态。

孤儿的其它亲属们呢?逼孩子打工挣钱,或唆使他们向别人要钱。那些13~14岁的小男孩,被迫出去做苦力,不少孩子在工地上、河滩上装卸石子或挖 沙,稍有怠慢还要挨打。如冯团伟,父母双亡,留下三男一女四个孩子,老大17岁,老二15岁,已辍学外出打工二年多了,小团伟才13岁,正在读书,我每期 我都给他寄学费,他伯父伯母不让他读书,叫他去装卸石子!这种现象并非小团伟一人,有的好心人给他们寄钱,孩子们却收不到(我已经查知了多起)!这到底是 为什么?有好心人自愿供他们读书生活,孤儿的亲属们却不同意,他们一心想拿孩子来赚钱……已经发现有的孩子承受不了这种重体力劳动,流落到社会上偷盗,被 判劳动教养,如程某。

女孩呢?就更惨了,十四五岁就被那些无懒们 —— 三四十岁的老光棍们盯上了,他们用尽手段把这些少女弄去做小媳妇。今年八九月份,我帮助一个14岁的少女打官司,把她从一个30多岁的无懒那?婺拲洏X来。此类事情并不罕见。

从上述情况来看,单纯经济上援助是不行的,集中办孤儿院、孤儿学校也是困难重重,多数孤儿养成了一种懒惰、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习惯,个别人甚至仇视社会。由于他们的精神状态和思想意识,若把他们集中在一起生活,更是弊多利少,极不利于他们成长为一个完善的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2002年5月下旬的一天,新蔡古吕镇好心人打来电话说:“高闯的麦子被他叔叔强行收割了,高闯已经没有粮食可吃、学也上不下去了。”正巧一位山东人来我家,他们愿意收养这位无依无靠的孤儿 —— 高闯。

2002年6月1日,高闯被山东曹县一位50多岁丧子的陈姓夫妇收养了,改名叫陈祥鸽。十天后把他送到百集小学五年级读书,7月学期终了,祥鸽的 学习成绩全班第一名。他幸福生活的消息不胫而走,高闯14岁的姐姐冬莉在她们姨母家里受虐待。2002年7月她打电话要求赴曹县,该县民众心地善良,对弱 势群体争先恐后伸出援助之手。7月29日冬莉被曹县高新庄一对缺少女儿的王姓夫妇收养了,改名威王媛媛。她心恨手毒的姨母扣了她的户口薄和学费,无奈她起 诉了姨母。为此,她养父及当地村干部多次赴疫区找她姨母理论。该县的艾滋孤儿都听说曹县生活好、有饭吃、有学上,纷纷要求投奔曹县。熊林果现名杨静10 岁、马金现名张蕊7岁、马浩现名祝清寒5岁、张辉现名颜炳政11岁,相继来到了李仙堂村、梁堂村、白庄村等处,被缺少子女者收养了。

她们真幸运,其养父母对她们真好。作者到了梁堂村,亲眼见到张蕊看见养母回来了,大叫妈、妈、妈,喊个不停,把我给她的二百元钱从兜里掏出来交给 了妈妈,怎么也看不出来她是个收养的艾滋孤儿。王媛媛精神状态全变了,原来的木呆消失了,长高了也长胖了。她在苏集镇中读初三,期中考试年级第一名,全校 千余人第二名。

艾滋孤儿分散抚养进入正常人的家庭,他们接触的全是正常的小伙伴、小同学。几个月后,慢慢地忘记了往日的痛苦,精神集中在正常的学习上了。作者认为这种方法是可取的。

但令人不测的是,当地计划生育的官员们要把这些孩子按计划外论处,因此,6个孩子有4个没有落下户口。她们在出生地均属于计划内出生,并有户口关 系,为什么来到曹县就按计划外出生需要交纳罚款?此举,已影响了艾滋孤儿收养工作的进展。正如艾滋孤儿董某所说:“我们这些孩子比当年地、富、反、坏、右 的子女还孬……”在我看来,这是为艾滋孤儿的一条可行出路设置障碍!

2003年1月3日

"AIDS Orphans:" What's the Best Care for Them?

Find out why Dr. Gao Yaojie,the well-known “AIDS doctor” in Henan, thinks that there is no reason for people to fear “AIDS orphans” and society should care for these children, and why she prefers family-based care to orphanages.

高耀洁大夫认为人们对“爱滋孤儿”的惧怕和隔离是没有医学根据的,她还认为“艾滋孤儿” 通过领养、在正常家庭里分散抚养,比集中在特殊“爱滋孤儿院”里抚养更有利于他们的发育成长。

艾滋孤儿,是那些被艾滋病夺取生命的人们的遗孤。这些孤儿本身不一定染上艾滋病病毒,许多是健康无恙的孩子。他们和艾滋病毒感染或已患艾滋病的儿 童有区别。有人问我,河南究竟有多少艾滋孤儿,我无法说出一个准确的数码。只记得我每每在艾滋病村调查时,家家户户满眼看到的不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就是艾滋 病病人。有病人就有死亡,他们身后留下的就是1~2个孤儿,甚至更多。这些艾滋孤儿怎样才能有饭吃、有衣穿、有学上、和正常儿童一样过生活呢?

时下,人们对艾滋病知识了解甚少,不敢接近这些无病的孩子们,怕染上艾滋病。 他们的父母不幸死于艾滋病,孩子是健康的是无辜的。武汉桂希恩主任报道:“我们调查了67位感染艾滋病的母亲,她们所生育的86名子女中,33人被艾滋病 病毒感染,母婴传播率为38%。父亲是否会将艾滋病传播给子女?我们调查了56户家庭,父亲感染艾滋病病毒,但其子女76人均未被感染。”作者有联系的 160多名孤儿,其父母因艾滋病而死亡,而这些儿童均未被艾滋病病毒感染,说明艾滋病在家庭中传播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

由于艾滋病和性、死亡联系在一起,艾滋病从80年代开始,已不是一个简单的医学问题,而是社会学、伦理学、医学等多个视角审视的社会问题。它远远 超出了其它疾病对人们的危害,不少人对待艾滋病如临大敌,极力地歧视、敌视、羞辱艾滋病人及其亲属,因此,造成了艾滋孤儿的心理变态。

孤儿的其它亲属们呢?逼孩子打工挣钱,或唆使他们向别人要钱。那些13~14岁的小男孩,被迫出去做苦力,不少孩子在工地上、河滩上装卸石子或挖 沙,稍有怠慢还要挨打。如冯团伟,父母双亡,留下三男一女四个孩子,老大17岁,老二15岁,已辍学外出打工二年多了,小团伟才13岁,正在读书,我每期 我都给他寄学费,他伯父伯母不让他读书,叫他去装卸石子!这种现象并非小团伟一人,有的好心人给他们寄钱,孩子们却收不到(我已经查知了多起)!这到底是 为什么?有好心人自愿供他们读书生活,孤儿的亲属们却不同意,他们一心想拿孩子来赚钱……已经发现有的孩子承受不了这种重体力劳动,流落到社会上偷盗,被 判劳动教养,如程某。

女孩呢?就更惨了,十四五岁就被那些无懒们 —— 三四十岁的老光棍们盯上了,他们用尽手段把这些少女弄去做小媳妇。今年八九月份,我帮助一个14岁的少女打官司,把她从一个30多岁的无懒那?婺拲洏X来。此类事情并不罕见。

从上述情况来看,单纯经济上援助是不行的,集中办孤儿院、孤儿学校也是困难重重,多数孤儿养成了一种懒惰、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习惯,个别人甚至仇视社会。由于他们的精神状态和思想意识,若把他们集中在一起生活,更是弊多利少,极不利于他们成长为一个完善的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2002年5月下旬的一天,新蔡古吕镇好心人打来电话说:“高闯的麦子被他叔叔强行收割了,高闯已经没有粮食可吃、学也上不下去了。”正巧一位山东人来我家,他们愿意收养这位无依无靠的孤儿 —— 高闯。

2002年6月1日,高闯被山东曹县一位50多岁丧子的陈姓夫妇收养了,改名叫陈祥鸽。十天后把他送到百集小学五年级读书,7月学期终了,祥鸽的 学习成绩全班第一名。他幸福生活的消息不胫而走,高闯14岁的姐姐冬莉在她们姨母家里受虐待。2002年7月她打电话要求赴曹县,该县民众心地善良,对弱 势群体争先恐后伸出援助之手。7月29日冬莉被曹县高新庄一对缺少女儿的王姓夫妇收养了,改名威王媛媛。她心恨手毒的姨母扣了她的户口薄和学费,无奈她起 诉了姨母。为此,她养父及当地村干部多次赴疫区找她姨母理论。该县的艾滋孤儿都听说曹县生活好、有饭吃、有学上,纷纷要求投奔曹县。熊林果现名杨静10 岁、马金现名张蕊7岁、马浩现名祝清寒5岁、张辉现名颜炳政11岁,相继来到了李仙堂村、梁堂村、白庄村等处,被缺少子女者收养了。

她们真幸运,其养父母对她们真好。作者到了梁堂村,亲眼见到张蕊看见养母回来了,大叫妈、妈、妈,喊个不停,把我给她的二百元钱从兜里掏出来交给 了妈妈,怎么也看不出来她是个收养的艾滋孤儿。王媛媛精神状态全变了,原来的木呆消失了,长高了也长胖了。她在苏集镇中读初三,期中考试年级第一名,全校 千余人第二名。

艾滋孤儿分散抚养进入正常人的家庭,他们接触的全是正常的小伙伴、小同学。几个月后,慢慢地忘记了往日的痛苦,精神集中在正常的学习上了。作者认为这种方法是可取的。

但令人不测的是,当地计划生育的官员们要把这些孩子按计划外论处,因此,6个孩子有4个没有落下户口。她们在出生地均属于计划内出生,并有户口关 系,为什么来到曹县就按计划外出生需要交纳罚款?此举,已影响了艾滋孤儿收养工作的进展。正如艾滋孤儿董某所说:“我们这些孩子比当年地、富、反、坏、右 的子女还孬……”在我看来,这是为艾滋孤儿的一条可行出路设置障碍!

2003年1月3日

"AIDS Orphans:" What's the Best Care for Them?

Find out why Dr. Gao Yaojie,the well-known “AIDS doctor” in Henan, thinks that there is no reason for people to fear “AIDS orphans” and society should care for these children, and why she prefers family-based care to orphanages.

高耀洁大夫认为人们对“爱滋孤儿”的惧怕和隔离是没有医学根据的,她还认为“艾滋孤儿” 通过领养、在正常家庭里分散抚养,比集中在特殊“爱滋孤儿院”里抚养更有利于他们的发育成长。

艾滋孤儿,是那些被艾滋病夺取生命的人们的遗孤。这些孤儿本身不一定染上艾滋病病毒,许多是健康无恙的孩子。他们和艾滋病毒感染或已患艾滋病的儿 童有区别。有人问我,河南究竟有多少艾滋孤儿,我无法说出一个准确的数码。只记得我每每在艾滋病村调查时,家家户户满眼看到的不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就是艾滋 病病人。有病人就有死亡,他们身后留下的就是1~2个孤儿,甚至更多。这些艾滋孤儿怎样才能有饭吃、有衣穿、有学上、和正常儿童一样过生活呢?

时下,人们对艾滋病知识了解甚少,不敢接近这些无病的孩子们,怕染上艾滋病。 他们的父母不幸死于艾滋病,孩子是健康的是无辜的。武汉桂希恩主任报道:“我们调查了67位感染艾滋病的母亲,她们所生育的86名子女中,33人被艾滋病 病毒感染,母婴传播率为38%。父亲是否会将艾滋病传播给子女?我们调查了56户家庭,父亲感染艾滋病病毒,但其子女76人均未被感染。”作者有联系的 160多名孤儿,其父母因艾滋病而死亡,而这些儿童均未被艾滋病病毒感染,说明艾滋病在家庭中传播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

由于艾滋病和性、死亡联系在一起,艾滋病从80年代开始,已不是一个简单的医学问题,而是社会学、伦理学、医学等多个视角审视的社会问题。它远远 超出了其它疾病对人们的危害,不少人对待艾滋病如临大敌,极力地歧视、敌视、羞辱艾滋病人及其亲属,因此,造成了艾滋孤儿的心理变态。

孤儿的其它亲属们呢?逼孩子打工挣钱,或唆使他们向别人要钱。那些13~14岁的小男孩,被迫出去做苦力,不少孩子在工地上、河滩上装卸石子或挖 沙,稍有怠慢还要挨打。如冯团伟,父母双亡,留下三男一女四个孩子,老大17岁,老二15岁,已辍学外出打工二年多了,小团伟才13岁,正在读书,我每期 我都给他寄学费,他伯父伯母不让他读书,叫他去装卸石子!这种现象并非小团伟一人,有的好心人给他们寄钱,孩子们却收不到(我已经查知了多起)!这到底是 为什么?有好心人自愿供他们读书生活,孤儿的亲属们却不同意,他们一心想拿孩子来赚钱……已经发现有的孩子承受不了这种重体力劳动,流落到社会上偷盗,被 判劳动教养,如程某。

女孩呢?就更惨了,十四五岁就被那些无懒们 —— 三四十岁的老光棍们盯上了,他们用尽手段把这些少女弄去做小媳妇。今年八九月份,我帮助一个14岁的少女打官司,把她从一个30多岁的无懒那?婺拲洏X来。此类事情并不罕见。

从上述情况来看,单纯经济上援助是不行的,集中办孤儿院、孤儿学校也是困难重重,多数孤儿养成了一种懒惰、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习惯,个别人甚至仇视社会。由于他们的精神状态和思想意识,若把他们集中在一起生活,更是弊多利少,极不利于他们成长为一个完善的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2002年5月下旬的一天,新蔡古吕镇好心人打来电话说:“高闯的麦子被他叔叔强行收割了,高闯已经没有粮食可吃、学也上不下去了。”正巧一位山东人来我家,他们愿意收养这位无依无靠的孤儿 —— 高闯。

2002年6月1日,高闯被山东曹县一位50多岁丧子的陈姓夫妇收养了,改名叫陈祥鸽。十天后把他送到百集小学五年级读书,7月学期终了,祥鸽的 学习成绩全班第一名。他幸福生活的消息不胫而走,高闯14岁的姐姐冬莉在她们姨母家里受虐待。2002年7月她打电话要求赴曹县,该县民众心地善良,对弱 势群体争先恐后伸出援助之手。7月29日冬莉被曹县高新庄一对缺少女儿的王姓夫妇收养了,改名威王媛媛。她心恨手毒的姨母扣了她的户口薄和学费,无奈她起 诉了姨母。为此,她养父及当地村干部多次赴疫区找她姨母理论。该县的艾滋孤儿都听说曹县生活好、有饭吃、有学上,纷纷要求投奔曹县。熊林果现名杨静10 岁、马金现名张蕊7岁、马浩现名祝清寒5岁、张辉现名颜炳政11岁,相继来到了李仙堂村、梁堂村、白庄村等处,被缺少子女者收养了。

她们真幸运,其养父母对她们真好。作者到了梁堂村,亲眼见到张蕊看见养母回来了,大叫妈、妈、妈,喊个不停,把我给她的二百元钱从兜里掏出来交给 了妈妈,怎么也看不出来她是个收养的艾滋孤儿。王媛媛精神状态全变了,原来的木呆消失了,长高了也长胖了。她在苏集镇中读初三,期中考试年级第一名,全校 千余人第二名。

艾滋孤儿分散抚养进入正常人的家庭,他们接触的全是正常的小伙伴、小同学。几个月后,慢慢地忘记了往日的痛苦,精神集中在正常的学习上了。作者认为这种方法是可取的。

但令人不测的是,当地计划生育的官员们要把这些孩子按计划外论处,因此,6个孩子有4个没有落下户口。她们在出生地均属于计划内出生,并有户口关 系,为什么来到曹县就按计划外出生需要交纳罚款?此举,已影响了艾滋孤儿收养工作的进展。正如艾滋孤儿董某所说:“我们这些孩子比当年地、富、反、坏、右 的子女还孬……”在我看来,这是为艾滋孤儿的一条可行出路设置障碍!

2003年1月3日

"AIDS Orphans:" What's the Best Care for Them?

Find out why Dr. Gao Yaojie,the well-known “AIDS doctor” in Henan, thinks that there is no reason for people to fear “AIDS orphans” and society should care for these children, and why she prefers family-based care to orphanages.

高耀洁大夫认为人们对“爱滋孤儿”的惧怕和隔离是没有医学根据的,她还认为“艾滋孤儿” 通过领养、在正常家庭里分散抚养,比集中在特殊“爱滋孤儿院”里抚养更有利于他们的发育成长。

艾滋孤儿,是那些被艾滋病夺取生命的人们的遗孤。这些孤儿本身不一定染上艾滋病病毒,许多是健康无恙的孩子。他们和艾滋病毒感染或已患艾滋病的儿 童有区别。有人问我,河南究竟有多少艾滋孤儿,我无法说出一个准确的数码。只记得我每每在艾滋病村调查时,家家户户满眼看到的不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就是艾滋 病病人。有病人就有死亡,他们身后留下的就是1~2个孤儿,甚至更多。这些艾滋孤儿怎样才能有饭吃、有衣穿、有学上、和正常儿童一样过生活呢?

时下,人们对艾滋病知识了解甚少,不敢接近这些无病的孩子们,怕染上艾滋病。 他们的父母不幸死于艾滋病,孩子是健康的是无辜的。武汉桂希恩主任报道:“我们调查了67位感染艾滋病的母亲,她们所生育的86名子女中,33人被艾滋病 病毒感染,母婴传播率为38%。父亲是否会将艾滋病传播给子女?我们调查了56户家庭,父亲感染艾滋病病毒,但其子女76人均未被感染。”作者有联系的 160多名孤儿,其父母因艾滋病而死亡,而这些儿童均未被艾滋病病毒感染,说明艾滋病在家庭中传播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

由于艾滋病和性、死亡联系在一起,艾滋病从80年代开始,已不是一个简单的医学问题,而是社会学、伦理学、医学等多个视角审视的社会问题。它远远 超出了其它疾病对人们的危害,不少人对待艾滋病如临大敌,极力地歧视、敌视、羞辱艾滋病人及其亲属,因此,造成了艾滋孤儿的心理变态。

孤儿的其它亲属们呢?逼孩子打工挣钱,或唆使他们向别人要钱。那些13~14岁的小男孩,被迫出去做苦力,不少孩子在工地上、河滩上装卸石子或挖 沙,稍有怠慢还要挨打。如冯团伟,父母双亡,留下三男一女四个孩子,老大17岁,老二15岁,已辍学外出打工二年多了,小团伟才13岁,正在读书,我每期 我都给他寄学费,他伯父伯母不让他读书,叫他去装卸石子!这种现象并非小团伟一人,有的好心人给他们寄钱,孩子们却收不到(我已经查知了多起)!这到底是 为什么?有好心人自愿供他们读书生活,孤儿的亲属们却不同意,他们一心想拿孩子来赚钱……已经发现有的孩子承受不了这种重体力劳动,流落到社会上偷盗,被 判劳动教养,如程某。

女孩呢?就更惨了,十四五岁就被那些无懒们 —— 三四十岁的老光棍们盯上了,他们用尽手段把这些少女弄去做小媳妇。今年八九月份,我帮助一个14岁的少女打官司,把她从一个30多岁的无懒那?婺拲洏X来。此类事情并不罕见。

从上述情况来看,单纯经济上援助是不行的,集中办孤儿院、孤儿学校也是困难重重,多数孤儿养成了一种懒惰、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习惯,个别人甚至仇视社会。由于他们的精神状态和思想意识,若把他们集中在一起生活,更是弊多利少,极不利于他们成长为一个完善的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2002年5月下旬的一天,新蔡古吕镇好心人打来电话说:“高闯的麦子被他叔叔强行收割了,高闯已经没有粮食可吃、学也上不下去了。”正巧一位山东人来我家,他们愿意收养这位无依无靠的孤儿 —— 高闯。

2002年6月1日,高闯被山东曹县一位50多岁丧子的陈姓夫妇收养了,改名叫陈祥鸽。十天后把他送到百集小学五年级读书,7月学期终了,祥鸽的 学习成绩全班第一名。他幸福生活的消息不胫而走,高闯14岁的姐姐冬莉在她们姨母家里受虐待。2002年7月她打电话要求赴曹县,该县民众心地善良,对弱 势群体争先恐后伸出援助之手。7月29日冬莉被曹县高新庄一对缺少女儿的王姓夫妇收养了,改名威王媛媛。她心恨手毒的姨母扣了她的户口薄和学费,无奈她起 诉了姨母。为此,她养父及当地村干部多次赴疫区找她姨母理论。该县的艾滋孤儿都听说曹县生活好、有饭吃、有学上,纷纷要求投奔曹县。熊林果现名杨静10 岁、马金现名张蕊7岁、马浩现名祝清寒5岁、张辉现名颜炳政11岁,相继来到了李仙堂村、梁堂村、白庄村等处,被缺少子女者收养了。

她们真幸运,其养父母对她们真好。作者到了梁堂村,亲眼见到张蕊看见养母回来了,大叫妈、妈、妈,喊个不停,把我给她的二百元钱从兜里掏出来交给 了妈妈,怎么也看不出来她是个收养的艾滋孤儿。王媛媛精神状态全变了,原来的木呆消失了,长高了也长胖了。她在苏集镇中读初三,期中考试年级第一名,全校 千余人第二名。

艾滋孤儿分散抚养进入正常人的家庭,他们接触的全是正常的小伙伴、小同学。几个月后,慢慢地忘记了往日的痛苦,精神集中在正常的学习上了。作者认为这种方法是可取的。

但令人不测的是,当地计划生育的官员们要把这些孩子按计划外论处,因此,6个孩子有4个没有落下户口。她们在出生地均属于计划内出生,并有户口关 系,为什么来到曹县就按计划外出生需要交纳罚款?此举,已影响了艾滋孤儿收养工作的进展。正如艾滋孤儿董某所说:“我们这些孩子比当年地、富、反、坏、右 的子女还孬……”在我看来,这是为艾滋孤儿的一条可行出路设置障碍!

2003年1月3日

"AIDS Orphans:" What's the Best Care for Them?

Find out why Dr. Gao Yaojie,the well-known “AIDS doctor” in Henan, thinks that there is no reason for people to fear “AIDS orphans” and society should care for these children, and why she prefers family-based care to orphanages.

高耀洁大夫认为人们对“爱滋孤儿”的惧怕和隔离是没有医学根据的,她还认为“艾滋孤儿” 通过领养、在正常家庭里分散抚养,比集中在特殊“爱滋孤儿院”里抚养更有利于他们的发育成长。

艾滋孤儿,是那些被艾滋病夺取生命的人们的遗孤。这些孤儿本身不一定染上艾滋病病毒,许多是健康无恙的孩子。他们和艾滋病毒感染或已患艾滋病的儿 童有区别。有人问我,河南究竟有多少艾滋孤儿,我无法说出一个准确的数码。只记得我每每在艾滋病村调查时,家家户户满眼看到的不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就是艾滋 病病人。有病人就有死亡,他们身后留下的就是1~2个孤儿,甚至更多。这些艾滋孤儿怎样才能有饭吃、有衣穿、有学上、和正常儿童一样过生活呢?

时下,人们对艾滋病知识了解甚少,不敢接近这些无病的孩子们,怕染上艾滋病。 他们的父母不幸死于艾滋病,孩子是健康的是无辜的。武汉桂希恩主任报道:“我们调查了67位感染艾滋病的母亲,她们所生育的86名子女中,33人被艾滋病 病毒感染,母婴传播率为38%。父亲是否会将艾滋病传播给子女?我们调查了56户家庭,父亲感染艾滋病病毒,但其子女76人均未被感染。”作者有联系的 160多名孤儿,其父母因艾滋病而死亡,而这些儿童均未被艾滋病病毒感染,说明艾滋病在家庭中传播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

由于艾滋病和性、死亡联系在一起,艾滋病从80年代开始,已不是一个简单的医学问题,而是社会学、伦理学、医学等多个视角审视的社会问题。它远远 超出了其它疾病对人们的危害,不少人对待艾滋病如临大敌,极力地歧视、敌视、羞辱艾滋病人及其亲属,因此,造成了艾滋孤儿的心理变态。

孤儿的其它亲属们呢?逼孩子打工挣钱,或唆使他们向别人要钱。那些13~14岁的小男孩,被迫出去做苦力,不少孩子在工地上、河滩上装卸石子或挖 沙,稍有怠慢还要挨打。如冯团伟,父母双亡,留下三男一女四个孩子,老大17岁,老二15岁,已辍学外出打工二年多了,小团伟才13岁,正在读书,我每期 我都给他寄学费,他伯父伯母不让他读书,叫他去装卸石子!这种现象并非小团伟一人,有的好心人给他们寄钱,孩子们却收不到(我已经查知了多起)!这到底是 为什么?有好心人自愿供他们读书生活,孤儿的亲属们却不同意,他们一心想拿孩子来赚钱……已经发现有的孩子承受不了这种重体力劳动,流落到社会上偷盗,被 判劳动教养,如程某。

女孩呢?就更惨了,十四五岁就被那些无懒们 —— 三四十岁的老光棍们盯上了,他们用尽手段把这些少女弄去做小媳妇。今年八九月份,我帮助一个14岁的少女打官司,把她从一个30多岁的无懒那?婺拲洏X来。此类事情并不罕见。

从上述情况来看,单纯经济上援助是不行的,集中办孤儿院、孤儿学校也是困难重重,多数孤儿养成了一种懒惰、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习惯,个别人甚至仇视社会。由于他们的精神状态和思想意识,若把他们集中在一起生活,更是弊多利少,极不利于他们成长为一个完善的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2002年5月下旬的一天,新蔡古吕镇好心人打来电话说:“高闯的麦子被他叔叔强行收割了,高闯已经没有粮食可吃、学也上不下去了。”正巧一位山东人来我家,他们愿意收养这位无依无靠的孤儿 —— 高闯。

2002年6月1日,高闯被山东曹县一位50多岁丧子的陈姓夫妇收养了,改名叫陈祥鸽。十天后把他送到百集小学五年级读书,7月学期终了,祥鸽的 学习成绩全班第一名。他幸福生活的消息不胫而走,高闯14岁的姐姐冬莉在她们姨母家里受虐待。2002年7月她打电话要求赴曹县,该县民众心地善良,对弱 势群体争先恐后伸出援助之手。7月29日冬莉被曹县高新庄一对缺少女儿的王姓夫妇收养了,改名威王媛媛。她心恨手毒的姨母扣了她的户口薄和学费,无奈她起 诉了姨母。为此,她养父及当地村干部多次赴疫区找她姨母理论。该县的艾滋孤儿都听说曹县生活好、有饭吃、有学上,纷纷要求投奔曹县。熊林果现名杨静10 岁、马金现名张蕊7岁、马浩现名祝清寒5岁、张辉现名颜炳政11岁,相继来到了李仙堂村、梁堂村、白庄村等处,被缺少子女者收养了。

她们真幸运,其养父母对她们真好。作者到了梁堂村,亲眼见到张蕊看见养母回来了,大叫妈、妈、妈,喊个不停,把我给她的二百元钱从兜里掏出来交给 了妈妈,怎么也看不出来她是个收养的艾滋孤儿。王媛媛精神状态全变了,原来的木呆消失了,长高了也长胖了。她在苏集镇中读初三,期中考试年级第一名,全校 千余人第二名。

艾滋孤儿分散抚养进入正常人的家庭,他们接触的全是正常的小伙伴、小同学。几个月后,慢慢地忘记了往日的痛苦,精神集中在正常的学习上了。作者认为这种方法是可取的。

但令人不测的是,当地计划生育的官员们要把这些孩子按计划外论处,因此,6个孩子有4个没有落下户口。她们在出生地均属于计划内出生,并有户口关 系,为什么来到曹县就按计划外出生需要交纳罚款?此举,已影响了艾滋孤儿收养工作的进展。正如艾滋孤儿董某所说:“我们这些孩子比当年地、富、反、坏、右 的子女还孬……”在我看来,这是为艾滋孤儿的一条可行出路设置障碍!

2003年1月3日

"AIDS Orphans:" What's the Best Care for Them?

Find out why Dr. Gao Yaojie,the well-known “AIDS doctor” in Henan, thinks that there is no reason for people to fear “AIDS orphans” and society should care for these children, and why she prefers family-based care to orphanages.

高耀洁大夫认为人们对“爱滋孤儿”的惧怕和隔离是没有医学根据的,她还认为“艾滋孤儿” 通过领养、在正常家庭里分散抚养,比集中在特殊“爱滋孤儿院”里抚养更有利于他们的发育成长。

艾滋孤儿,是那些被艾滋病夺取生命的人们的遗孤。这些孤儿本身不一定染上艾滋病病毒,许多是健康无恙的孩子。他们和艾滋病毒感染或已患艾滋病的儿 童有区别。有人问我,河南究竟有多少艾滋孤儿,我无法说出一个准确的数码。只记得我每每在艾滋病村调查时,家家户户满眼看到的不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就是艾滋 病病人。有病人就有死亡,他们身后留下的就是1~2个孤儿,甚至更多。这些艾滋孤儿怎样才能有饭吃、有衣穿、有学上、和正常儿童一样过生活呢?

时下,人们对艾滋病知识了解甚少,不敢接近这些无病的孩子们,怕染上艾滋病。 他们的父母不幸死于艾滋病,孩子是健康的是无辜的。武汉桂希恩主任报道:“我们调查了67位感染艾滋病的母亲,她们所生育的86名子女中,33人被艾滋病 病毒感染,母婴传播率为38%。父亲是否会将艾滋病传播给子女?我们调查了56户家庭,父亲感染艾滋病病毒,但其子女76人均未被感染。”作者有联系的 160多名孤儿,其父母因艾滋病而死亡,而这些儿童均未被艾滋病病毒感染,说明艾滋病在家庭中传播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

由于艾滋病和性、死亡联系在一起,艾滋病从80年代开始,已不是一个简单的医学问题,而是社会学、伦理学、医学等多个视角审视的社会问题。它远远 超出了其它疾病对人们的危害,不少人对待艾滋病如临大敌,极力地歧视、敌视、羞辱艾滋病人及其亲属,因此,造成了艾滋孤儿的心理变态。

孤儿的其它亲属们呢?逼孩子打工挣钱,或唆使他们向别人要钱。那些13~14岁的小男孩,被迫出去做苦力,不少孩子在工地上、河滩上装卸石子或挖 沙,稍有怠慢还要挨打。如冯团伟,父母双亡,留下三男一女四个孩子,老大17岁,老二15岁,已辍学外出打工二年多了,小团伟才13岁,正在读书,我每期 我都给他寄学费,他伯父伯母不让他读书,叫他去装卸石子!这种现象并非小团伟一人,有的好心人给他们寄钱,孩子们却收不到(我已经查知了多起)!这到底是 为什么?有好心人自愿供他们读书生活,孤儿的亲属们却不同意,他们一心想拿孩子来赚钱……已经发现有的孩子承受不了这种重体力劳动,流落到社会上偷盗,被 判劳动教养,如程某。

女孩呢?就更惨了,十四五岁就被那些无懒们 —— 三四十岁的老光棍们盯上了,他们用尽手段把这些少女弄去做小媳妇。今年八九月份,我帮助一个14岁的少女打官司,把她从一个30多岁的无懒那?婺拲洏X来。此类事情并不罕见。

从上述情况来看,单纯经济上援助是不行的,集中办孤儿院、孤儿学校也是困难重重,多数孤儿养成了一种懒惰、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习惯,个别人甚至仇视社会。由于他们的精神状态和思想意识,若把他们集中在一起生活,更是弊多利少,极不利于他们成长为一个完善的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2002年5月下旬的一天,新蔡古吕镇好心人打来电话说:“高闯的麦子被他叔叔强行收割了,高闯已经没有粮食可吃、学也上不下去了。”正巧一位山东人来我家,他们愿意收养这位无依无靠的孤儿 —— 高闯。

2002年6月1日,高闯被山东曹县一位50多岁丧子的陈姓夫妇收养了,改名叫陈祥鸽。十天后把他送到百集小学五年级读书,7月学期终了,祥鸽的 学习成绩全班第一名。他幸福生活的消息不胫而走,高闯14岁的姐姐冬莉在她们姨母家里受虐待。2002年7月她打电话要求赴曹县,该县民众心地善良,对弱 势群体争先恐后伸出援助之手。7月29日冬莉被曹县高新庄一对缺少女儿的王姓夫妇收养了,改名威王媛媛。她心恨手毒的姨母扣了她的户口薄和学费,无奈她起 诉了姨母。为此,她养父及当地村干部多次赴疫区找她姨母理论。该县的艾滋孤儿都听说曹县生活好、有饭吃、有学上,纷纷要求投奔曹县。熊林果现名杨静10 岁、马金现名张蕊7岁、马浩现名祝清寒5岁、张辉现名颜炳政11岁,相继来到了李仙堂村、梁堂村、白庄村等处,被缺少子女者收养了。

她们真幸运,其养父母对她们真好。作者到了梁堂村,亲眼见到张蕊看见养母回来了,大叫妈、妈、妈,喊个不停,把我给她的二百元钱从兜里掏出来交给 了妈妈,怎么也看不出来她是个收养的艾滋孤儿。王媛媛精神状态全变了,原来的木呆消失了,长高了也长胖了。她在苏集镇中读初三,期中考试年级第一名,全校 千余人第二名。

艾滋孤儿分散抚养进入正常人的家庭,他们接触的全是正常的小伙伴、小同学。几个月后,慢慢地忘记了往日的痛苦,精神集中在正常的学习上了。作者认为这种方法是可取的。

但令人不测的是,当地计划生育的官员们要把这些孩子按计划外论处,因此,6个孩子有4个没有落下户口。她们在出生地均属于计划内出生,并有户口关 系,为什么来到曹县就按计划外出生需要交纳罚款?此举,已影响了艾滋孤儿收养工作的进展。正如艾滋孤儿董某所说:“我们这些孩子比当年地、富、反、坏、右 的子女还孬……”在我看来,这是为艾滋孤儿的一条可行出路设置障碍!

2003年1月3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