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在表面的平静背后
胡平



当局的高压显示了其虚弱;而民众普遍的无奈和绝望,使我们看到人心的向背,这就使我们有理由感到力量和希望。

赵 紫阳先生去世,中共当局如临大敌。北京市高度戒备,敏感人士统统被非法软禁,自发吊唁民众多人遭到军警便衣公然殴打;天安门广场更是荷枪实弹,警车云集, 俨然进入紧急状态。这一次,中共当局真是连一点遮羞布都不要了,其残暴、蛮横、虚弱、无耻,暴露得极其充分。这也难怪,死猪不怕开水烫,当年连坦克车都开 进天安门了,如今还有什么可顾忌的,我是流氓我怕谁?这清楚地表明,十六年来,中国政治形势的紧张并未消除,当局与民众的对立也并未缓和。从中共当局 的这场丑恶表演,我们可以明白无误地感觉到,来自社会(包括来自党内)的不满有多强有多深。

然而又有不少报道说,北京人对赵紫阳的去世反应很平淡很平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1、水果商的案例分析

捷克著名异议作家、前总统哈维尔多次分析过一个水果商的故事,对我们理解今日中国民众的心态很有启发。哈维尔讲,一个水果店的经理在他的橱窗里贴了一条标语: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这位水果商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他是不是对全世界无产者的大联合真的十分热衷,以至于热衷到非得让公众都了解他的理想不可的程度呢?他是不是真的想过,这个大联合应该怎么实现,实现了又怎么样呢?

哈 维尔说:大多数商店经理对于橱窗上的标语的意义是从来不会过问的。标语是上面批发苹果和胡萝卜时一起发下来的,经理只有照贴不误,否则便会有麻烦。他这样 做不过是表示:我,某某经理,懂得自己该作什么,是个安分守己的良民,所以应该让我平平安安过日子。如果这个经理奉命贴上另外一条标语:我胆小怕 事,唯命是从。虽然意思是真的,但是经理倒不会无动于衷,因为这样做就承认了自己是个胆小鬼,而这有辱他做人的尊严。

由 此可见,共产党统治的基础是恐惧,民众是出于恐惧才不得不在表面上表示顺从。如哈维尔所说,每个人都有东西可以失去,因此每个人都有理由恐惧:因为恐惧 失去自己的工作。中学老师讲授他自己并不相信的东西,因为恐惧自己的前途不稳;学生跟在老师后面重复他的话,因为恐惧自己不被允许继续自己的学业;青年人 加入共青团参加不论是否必要的活动。在这种畸形的制度下,因为恐惧自己的儿子或女儿是否取得必要的入学总分,使得父亲采用所有责任和自愿的方式去做每 一件被要求的事。恐惧拒绝的后果,导致人们参加选举,给推荐出来的候选人投票,并且假装他们认为这种形同虚设的走过场是真正的选举。出于对生计、地位或者 前程的恐惧,他们投票赞成每一项决议,或者至少保持沉默。

问 题不在于恐惧,我们知道,恐惧原是出于自我保存的本能,是人皆有之的本能。问题在于:为什么一个人明明是恐惧却不肯公开承认呢?为什么水果商不肯直截了当 地说,我胆小怕事,唯命是从,而要重复官方的口号呢?这是因为:人是有自尊心的。人高于动物,动物只是趋利避害,凭本能而行动;人却是道德实践的主体,人 有道德感、正义感,人不仅仅是根据自身的利害而行动,而且还根据道义原则而行动。人能够把道义原则置于个人利害之上而作出正确的选择,坚持正义,反对邪 恶。水果商只是小市民,不是什么精英。然而就连区区水果商这样的小市民也会认为自己是有尊严的,有道德感正义感的,因而当众承认自己胆小怕事,屈从邪恶, 是很丢人的,很可耻的,很失尊严的,因此他就需要找到一套自欺欺人的说法,来掩饰自己的怯懦和屈从。水果商贴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标语,一方面掩 盖了水果商自己的屈从邪恶,另一方面也掩盖了邪恶本身。这好比有些强奸案的受害者不去报案,因为她们耻于承认自己被强奸;如果被强奸不是被强奸,那么,强 奸犯也就不是强奸犯了。

2、理由背后的理由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北京市民对赵紫阳去世的反应这个问题上来。根据一些报道,很多市民在回答记者的采访时都表示他们对赵紫阳的问题不感兴趣,他们不想去参加任何悼念活动,可是他们讲出的种种理由却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

例 如有的受访者说,他们现在整天忙着赚钱,对政治不感兴趣。不对不对。就算你整天忙着赚钱,难道连参加悼念活动的那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么?难道你自己的亲友 死了你也忙得没工夫去悼念吗?至于说到政治,悼念一位可尊敬的老人就是参与政治吗?一个人要远离政治,他就必须连一点人情都不要吗?

有 人说,大部分北京人都是改革的受益者,他们对现状比较满意,对政府也比较满意,所以他们不会去悼念赵紫阳,不会去抗议政府。这话就更不通了。第一,八九年 是改革的蜜月期,人人有糖吃,大家都受益,然而那时却发生了大规模抗议,可见,受益不受益和抗议不抗议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第二,赵紫阳是推动改革的大 功臣,你既然受益于改革,饮水思源,你就更应该去悼念才对,怎么能反过来把自己的受益当作拒绝悼念的理由呢?第三,你说你对现状是满意的,对现政府是满意 的,试问,你对于现政府把赵紫阳软禁十六年至死方休的做法也满意吗?赵紫阳仅仅是反对向北京市民开枪镇压就受到如此对待,难道你也满意?很多人仅仅是想悼 念赵紫阳就遭到殴打禁闭,难道你也满意?

至 于有些大学生说,他们不了解赵紫阳,甚至没怎么听说过赵紫阳,所以他们不会去悼念不会去抗议。这话也不通。假如在先前你们没听说,不了解,那么现在总听说 了吧?现在总该去了解了吧?因此,你们就应该根据你们的了解作出应有的表示,而不能再以不了解作为不表示的借口。其实,不凭别的,单单凭着政府把这么重要 的人和事一手遮天整整隐瞒欺骗了你们十六年之久,这个政府就非抗议不可。

不 难看出,上述种种理由其实都不是理由。它们只不过是托词,是借口,用以掩饰自己的恐惧。就像水果商的故事所说明的那样,恐惧的人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恐惧 的,因为承认自己的恐惧会使你有耻辱感,更何况,公开讲出自己的恐惧就是对制造恐惧者即中共当局的揭发控诉,那本身就可能招致当局的报复。真害怕的人不敢 公开说出自己的害怕。敢于公开说出自己的害怕已经是一种不害怕。我们害怕说出自己的害怕,我们就会用的别的说词掩饰我们的害怕,装出不害怕的样子。我们宁 可找出别的什么理由为自己的做法辩护,哪怕这些理由在逻辑上通都不通,只要能掩饰自己的恐惧就好。

海外的记者大多数都确实too simpletoo naive (太简单,太天真)。他们往往缺少共产专制下大众政治心理学的基本知识,不善于挖掘出受访者的真实思想,很容易被那些似是而非的掩饰之词所迷惑,其实要看 穿那套掩饰的破绽和发现它们背后的东西并不需要太高的智力。有人纳闷,如今是信息时代了,为什么还有人,而且还包括那些有知识的、见过世面的人,仍然在被 官方的谎言所欺骗?共产党的洗脑功夫真是太厉害了。其实不然。并不是共产党的谎言有多高明多巧妙,能蒙骗这么多有知识的人,而是有很多人出于恐惧,不敢面 对真实--包括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宁肯用那些似是而非的论调麻痹自己。用刘晓波的话叫对良心撒谎。少有被欺者不先自欺也;如今我们很多人的问题首先 是自欺。

3、希望与力量

中 共当局不顾起码的国际形象,赤膊上阵,虎视眈眈,动用强大的军警力量,以防止可能出现的大规模的群众抗争运动。这正好从反面证明了当局的虚弱,证明了民众 反抗的潜在的巨大力量。对于那些在高压下挺身而出公开悼念赵紫阳的人们,我十分钦佩。对于那些出于恐惧而不敢公开表达的人们,我十分理解。我这里只是对那 些自欺欺人的论调加以分析。我要指出的是,这种自欺欺人的论调,一方面掩盖了当事人自己对邪恶的屈从,另一方面也掩盖了邪恶本身。我无意对以此类论调掩盖 自身恐惧者苛责。我只是希望通过对这种论调的分析深入了解国人的真实心态。当然,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勇敢地面对真实,勇敢地面对恐惧。是的,面对自己的恐 惧会让人深感耻辱,但,知耻近乎勇,真正的道义勇气正是产生于这种耻感。是的,在当局的高压下,民众都普遍地感到无奈、无力,有的甚至感到绝望;然 而,正是通过当局的高压,我们看到了当局的虚弱;正是通过民众的普遍的无力感和绝望,我们看到了人心的向背,这就使我们有理由感到力量,感到希望。

近 代自由主义思想鼻祖洛克说得好:当人民普遍地遭受压迫和得不到公正待遇时,一有机会就会摆脱紧压在他们头上的沉重负担。他们将希望和寻求机会,这种机会 在人事变迁、暴露弱点和机缘凑巧的情况下,是不会迟迟不出现的。谁从未见过这种事例,他一定是阅世未深;如果他不能从世间各种政府中举出这样一些事例,他 一定是读书极少。



当局的高压显示了其虚弱;而民众普遍的无奈和绝望,使我们看到人心的向背,这就使我们有理由感到力量和希望。

赵 紫阳先生去世,中共当局如临大敌。北京市高度戒备,敏感人士统统被非法软禁,自发吊唁民众多人遭到军警便衣公然殴打;天安门广场更是荷枪实弹,警车云集, 俨然进入紧急状态。这一次,中共当局真是连一点遮羞布都不要了,其残暴、蛮横、虚弱、无耻,暴露得极其充分。这也难怪,死猪不怕开水烫,当年连坦克车都开 进天安门了,如今还有什么可顾忌的,我是流氓我怕谁?这清楚地表明,十六年来,中国政治形势的紧张并未消除,当局与民众的对立也并未缓和。从中共当局 的这场丑恶表演,我们可以明白无误地感觉到,来自社会(包括来自党内)的不满有多强有多深。

然而又有不少报道说,北京人对赵紫阳的去世反应很平淡很平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1、水果商的案例分析

捷克著名异议作家、前总统哈维尔多次分析过一个水果商的故事,对我们理解今日中国民众的心态很有启发。哈维尔讲,一个水果店的经理在他的橱窗里贴了一条标语: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这位水果商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他是不是对全世界无产者的大联合真的十分热衷,以至于热衷到非得让公众都了解他的理想不可的程度呢?他是不是真的想过,这个大联合应该怎么实现,实现了又怎么样呢?

哈 维尔说:大多数商店经理对于橱窗上的标语的意义是从来不会过问的。标语是上面批发苹果和胡萝卜时一起发下来的,经理只有照贴不误,否则便会有麻烦。他这样 做不过是表示:我,某某经理,懂得自己该作什么,是个安分守己的良民,所以应该让我平平安安过日子。如果这个经理奉命贴上另外一条标语:我胆小怕 事,唯命是从。虽然意思是真的,但是经理倒不会无动于衷,因为这样做就承认了自己是个胆小鬼,而这有辱他做人的尊严。

由 此可见,共产党统治的基础是恐惧,民众是出于恐惧才不得不在表面上表示顺从。如哈维尔所说,每个人都有东西可以失去,因此每个人都有理由恐惧:因为恐惧 失去自己的工作。中学老师讲授他自己并不相信的东西,因为恐惧自己的前途不稳;学生跟在老师后面重复他的话,因为恐惧自己不被允许继续自己的学业;青年人 加入共青团参加不论是否必要的活动。在这种畸形的制度下,因为恐惧自己的儿子或女儿是否取得必要的入学总分,使得父亲采用所有责任和自愿的方式去做每 一件被要求的事。恐惧拒绝的后果,导致人们参加选举,给推荐出来的候选人投票,并且假装他们认为这种形同虚设的走过场是真正的选举。出于对生计、地位或者 前程的恐惧,他们投票赞成每一项决议,或者至少保持沉默。

问 题不在于恐惧,我们知道,恐惧原是出于自我保存的本能,是人皆有之的本能。问题在于:为什么一个人明明是恐惧却不肯公开承认呢?为什么水果商不肯直截了当 地说,我胆小怕事,唯命是从,而要重复官方的口号呢?这是因为:人是有自尊心的。人高于动物,动物只是趋利避害,凭本能而行动;人却是道德实践的主体,人 有道德感、正义感,人不仅仅是根据自身的利害而行动,而且还根据道义原则而行动。人能够把道义原则置于个人利害之上而作出正确的选择,坚持正义,反对邪 恶。水果商只是小市民,不是什么精英。然而就连区区水果商这样的小市民也会认为自己是有尊严的,有道德感正义感的,因而当众承认自己胆小怕事,屈从邪恶, 是很丢人的,很可耻的,很失尊严的,因此他就需要找到一套自欺欺人的说法,来掩饰自己的怯懦和屈从。水果商贴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标语,一方面掩 盖了水果商自己的屈从邪恶,另一方面也掩盖了邪恶本身。这好比有些强奸案的受害者不去报案,因为她们耻于承认自己被强奸;如果被强奸不是被强奸,那么,强 奸犯也就不是强奸犯了。

2、理由背后的理由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北京市民对赵紫阳去世的反应这个问题上来。根据一些报道,很多市民在回答记者的采访时都表示他们对赵紫阳的问题不感兴趣,他们不想去参加任何悼念活动,可是他们讲出的种种理由却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

例 如有的受访者说,他们现在整天忙着赚钱,对政治不感兴趣。不对不对。就算你整天忙着赚钱,难道连参加悼念活动的那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么?难道你自己的亲友 死了你也忙得没工夫去悼念吗?至于说到政治,悼念一位可尊敬的老人就是参与政治吗?一个人要远离政治,他就必须连一点人情都不要吗?

有 人说,大部分北京人都是改革的受益者,他们对现状比较满意,对政府也比较满意,所以他们不会去悼念赵紫阳,不会去抗议政府。这话就更不通了。第一,八九年 是改革的蜜月期,人人有糖吃,大家都受益,然而那时却发生了大规模抗议,可见,受益不受益和抗议不抗议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第二,赵紫阳是推动改革的大 功臣,你既然受益于改革,饮水思源,你就更应该去悼念才对,怎么能反过来把自己的受益当作拒绝悼念的理由呢?第三,你说你对现状是满意的,对现政府是满意 的,试问,你对于现政府把赵紫阳软禁十六年至死方休的做法也满意吗?赵紫阳仅仅是反对向北京市民开枪镇压就受到如此对待,难道你也满意?很多人仅仅是想悼 念赵紫阳就遭到殴打禁闭,难道你也满意?

至 于有些大学生说,他们不了解赵紫阳,甚至没怎么听说过赵紫阳,所以他们不会去悼念不会去抗议。这话也不通。假如在先前你们没听说,不了解,那么现在总听说 了吧?现在总该去了解了吧?因此,你们就应该根据你们的了解作出应有的表示,而不能再以不了解作为不表示的借口。其实,不凭别的,单单凭着政府把这么重要 的人和事一手遮天整整隐瞒欺骗了你们十六年之久,这个政府就非抗议不可。

不 难看出,上述种种理由其实都不是理由。它们只不过是托词,是借口,用以掩饰自己的恐惧。就像水果商的故事所说明的那样,恐惧的人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恐惧 的,因为承认自己的恐惧会使你有耻辱感,更何况,公开讲出自己的恐惧就是对制造恐惧者即中共当局的揭发控诉,那本身就可能招致当局的报复。真害怕的人不敢 公开说出自己的害怕。敢于公开说出自己的害怕已经是一种不害怕。我们害怕说出自己的害怕,我们就会用的别的说词掩饰我们的害怕,装出不害怕的样子。我们宁 可找出别的什么理由为自己的做法辩护,哪怕这些理由在逻辑上通都不通,只要能掩饰自己的恐惧就好。

海外的记者大多数都确实too simpletoo naive (太简单,太天真)。他们往往缺少共产专制下大众政治心理学的基本知识,不善于挖掘出受访者的真实思想,很容易被那些似是而非的掩饰之词所迷惑,其实要看 穿那套掩饰的破绽和发现它们背后的东西并不需要太高的智力。有人纳闷,如今是信息时代了,为什么还有人,而且还包括那些有知识的、见过世面的人,仍然在被 官方的谎言所欺骗?共产党的洗脑功夫真是太厉害了。其实不然。并不是共产党的谎言有多高明多巧妙,能蒙骗这么多有知识的人,而是有很多人出于恐惧,不敢面 对真实--包括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宁肯用那些似是而非的论调麻痹自己。用刘晓波的话叫对良心撒谎。少有被欺者不先自欺也;如今我们很多人的问题首先 是自欺。

3、希望与力量

中 共当局不顾起码的国际形象,赤膊上阵,虎视眈眈,动用强大的军警力量,以防止可能出现的大规模的群众抗争运动。这正好从反面证明了当局的虚弱,证明了民众 反抗的潜在的巨大力量。对于那些在高压下挺身而出公开悼念赵紫阳的人们,我十分钦佩。对于那些出于恐惧而不敢公开表达的人们,我十分理解。我这里只是对那 些自欺欺人的论调加以分析。我要指出的是,这种自欺欺人的论调,一方面掩盖了当事人自己对邪恶的屈从,另一方面也掩盖了邪恶本身。我无意对以此类论调掩盖 自身恐惧者苛责。我只是希望通过对这种论调的分析深入了解国人的真实心态。当然,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勇敢地面对真实,勇敢地面对恐惧。是的,面对自己的恐 惧会让人深感耻辱,但,知耻近乎勇,真正的道义勇气正是产生于这种耻感。是的,在当局的高压下,民众都普遍地感到无奈、无力,有的甚至感到绝望;然 而,正是通过当局的高压,我们看到了当局的虚弱;正是通过民众的普遍的无力感和绝望,我们看到了人心的向背,这就使我们有理由感到力量,感到希望。

近 代自由主义思想鼻祖洛克说得好:当人民普遍地遭受压迫和得不到公正待遇时,一有机会就会摆脱紧压在他们头上的沉重负担。他们将希望和寻求机会,这种机会 在人事变迁、暴露弱点和机缘凑巧的情况下,是不会迟迟不出现的。谁从未见过这种事例,他一定是阅世未深;如果他不能从世间各种政府中举出这样一些事例,他 一定是读书极少。



当局的高压显示了其虚弱;而民众普遍的无奈和绝望,使我们看到人心的向背,这就使我们有理由感到力量和希望。

赵 紫阳先生去世,中共当局如临大敌。北京市高度戒备,敏感人士统统被非法软禁,自发吊唁民众多人遭到军警便衣公然殴打;天安门广场更是荷枪实弹,警车云集, 俨然进入紧急状态。这一次,中共当局真是连一点遮羞布都不要了,其残暴、蛮横、虚弱、无耻,暴露得极其充分。这也难怪,死猪不怕开水烫,当年连坦克车都开 进天安门了,如今还有什么可顾忌的,我是流氓我怕谁?这清楚地表明,十六年来,中国政治形势的紧张并未消除,当局与民众的对立也并未缓和。从中共当局 的这场丑恶表演,我们可以明白无误地感觉到,来自社会(包括来自党内)的不满有多强有多深。

然而又有不少报道说,北京人对赵紫阳的去世反应很平淡很平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1、水果商的案例分析

捷克著名异议作家、前总统哈维尔多次分析过一个水果商的故事,对我们理解今日中国民众的心态很有启发。哈维尔讲,一个水果店的经理在他的橱窗里贴了一条标语: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这位水果商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他是不是对全世界无产者的大联合真的十分热衷,以至于热衷到非得让公众都了解他的理想不可的程度呢?他是不是真的想过,这个大联合应该怎么实现,实现了又怎么样呢?

哈 维尔说:大多数商店经理对于橱窗上的标语的意义是从来不会过问的。标语是上面批发苹果和胡萝卜时一起发下来的,经理只有照贴不误,否则便会有麻烦。他这样 做不过是表示:我,某某经理,懂得自己该作什么,是个安分守己的良民,所以应该让我平平安安过日子。如果这个经理奉命贴上另外一条标语:我胆小怕 事,唯命是从。虽然意思是真的,但是经理倒不会无动于衷,因为这样做就承认了自己是个胆小鬼,而这有辱他做人的尊严。

由 此可见,共产党统治的基础是恐惧,民众是出于恐惧才不得不在表面上表示顺从。如哈维尔所说,每个人都有东西可以失去,因此每个人都有理由恐惧:因为恐惧 失去自己的工作。中学老师讲授他自己并不相信的东西,因为恐惧自己的前途不稳;学生跟在老师后面重复他的话,因为恐惧自己不被允许继续自己的学业;青年人 加入共青团参加不论是否必要的活动。在这种畸形的制度下,因为恐惧自己的儿子或女儿是否取得必要的入学总分,使得父亲采用所有责任和自愿的方式去做每 一件被要求的事。恐惧拒绝的后果,导致人们参加选举,给推荐出来的候选人投票,并且假装他们认为这种形同虚设的走过场是真正的选举。出于对生计、地位或者 前程的恐惧,他们投票赞成每一项决议,或者至少保持沉默。

问 题不在于恐惧,我们知道,恐惧原是出于自我保存的本能,是人皆有之的本能。问题在于:为什么一个人明明是恐惧却不肯公开承认呢?为什么水果商不肯直截了当 地说,我胆小怕事,唯命是从,而要重复官方的口号呢?这是因为:人是有自尊心的。人高于动物,动物只是趋利避害,凭本能而行动;人却是道德实践的主体,人 有道德感、正义感,人不仅仅是根据自身的利害而行动,而且还根据道义原则而行动。人能够把道义原则置于个人利害之上而作出正确的选择,坚持正义,反对邪 恶。水果商只是小市民,不是什么精英。然而就连区区水果商这样的小市民也会认为自己是有尊严的,有道德感正义感的,因而当众承认自己胆小怕事,屈从邪恶, 是很丢人的,很可耻的,很失尊严的,因此他就需要找到一套自欺欺人的说法,来掩饰自己的怯懦和屈从。水果商贴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标语,一方面掩 盖了水果商自己的屈从邪恶,另一方面也掩盖了邪恶本身。这好比有些强奸案的受害者不去报案,因为她们耻于承认自己被强奸;如果被强奸不是被强奸,那么,强 奸犯也就不是强奸犯了。

2、理由背后的理由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北京市民对赵紫阳去世的反应这个问题上来。根据一些报道,很多市民在回答记者的采访时都表示他们对赵紫阳的问题不感兴趣,他们不想去参加任何悼念活动,可是他们讲出的种种理由却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

例 如有的受访者说,他们现在整天忙着赚钱,对政治不感兴趣。不对不对。就算你整天忙着赚钱,难道连参加悼念活动的那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么?难道你自己的亲友 死了你也忙得没工夫去悼念吗?至于说到政治,悼念一位可尊敬的老人就是参与政治吗?一个人要远离政治,他就必须连一点人情都不要吗?

有 人说,大部分北京人都是改革的受益者,他们对现状比较满意,对政府也比较满意,所以他们不会去悼念赵紫阳,不会去抗议政府。这话就更不通了。第一,八九年 是改革的蜜月期,人人有糖吃,大家都受益,然而那时却发生了大规模抗议,可见,受益不受益和抗议不抗议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第二,赵紫阳是推动改革的大 功臣,你既然受益于改革,饮水思源,你就更应该去悼念才对,怎么能反过来把自己的受益当作拒绝悼念的理由呢?第三,你说你对现状是满意的,对现政府是满意 的,试问,你对于现政府把赵紫阳软禁十六年至死方休的做法也满意吗?赵紫阳仅仅是反对向北京市民开枪镇压就受到如此对待,难道你也满意?很多人仅仅是想悼 念赵紫阳就遭到殴打禁闭,难道你也满意?

至 于有些大学生说,他们不了解赵紫阳,甚至没怎么听说过赵紫阳,所以他们不会去悼念不会去抗议。这话也不通。假如在先前你们没听说,不了解,那么现在总听说 了吧?现在总该去了解了吧?因此,你们就应该根据你们的了解作出应有的表示,而不能再以不了解作为不表示的借口。其实,不凭别的,单单凭着政府把这么重要 的人和事一手遮天整整隐瞒欺骗了你们十六年之久,这个政府就非抗议不可。

不 难看出,上述种种理由其实都不是理由。它们只不过是托词,是借口,用以掩饰自己的恐惧。就像水果商的故事所说明的那样,恐惧的人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恐惧 的,因为承认自己的恐惧会使你有耻辱感,更何况,公开讲出自己的恐惧就是对制造恐惧者即中共当局的揭发控诉,那本身就可能招致当局的报复。真害怕的人不敢 公开说出自己的害怕。敢于公开说出自己的害怕已经是一种不害怕。我们害怕说出自己的害怕,我们就会用的别的说词掩饰我们的害怕,装出不害怕的样子。我们宁 可找出别的什么理由为自己的做法辩护,哪怕这些理由在逻辑上通都不通,只要能掩饰自己的恐惧就好。

海外的记者大多数都确实too simpletoo naive (太简单,太天真)。他们往往缺少共产专制下大众政治心理学的基本知识,不善于挖掘出受访者的真实思想,很容易被那些似是而非的掩饰之词所迷惑,其实要看 穿那套掩饰的破绽和发现它们背后的东西并不需要太高的智力。有人纳闷,如今是信息时代了,为什么还有人,而且还包括那些有知识的、见过世面的人,仍然在被 官方的谎言所欺骗?共产党的洗脑功夫真是太厉害了。其实不然。并不是共产党的谎言有多高明多巧妙,能蒙骗这么多有知识的人,而是有很多人出于恐惧,不敢面 对真实--包括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宁肯用那些似是而非的论调麻痹自己。用刘晓波的话叫对良心撒谎。少有被欺者不先自欺也;如今我们很多人的问题首先 是自欺。

3、希望与力量

中 共当局不顾起码的国际形象,赤膊上阵,虎视眈眈,动用强大的军警力量,以防止可能出现的大规模的群众抗争运动。这正好从反面证明了当局的虚弱,证明了民众 反抗的潜在的巨大力量。对于那些在高压下挺身而出公开悼念赵紫阳的人们,我十分钦佩。对于那些出于恐惧而不敢公开表达的人们,我十分理解。我这里只是对那 些自欺欺人的论调加以分析。我要指出的是,这种自欺欺人的论调,一方面掩盖了当事人自己对邪恶的屈从,另一方面也掩盖了邪恶本身。我无意对以此类论调掩盖 自身恐惧者苛责。我只是希望通过对这种论调的分析深入了解国人的真实心态。当然,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勇敢地面对真实,勇敢地面对恐惧。是的,面对自己的恐 惧会让人深感耻辱,但,知耻近乎勇,真正的道义勇气正是产生于这种耻感。是的,在当局的高压下,民众都普遍地感到无奈、无力,有的甚至感到绝望;然 而,正是通过当局的高压,我们看到了当局的虚弱;正是通过民众的普遍的无力感和绝望,我们看到了人心的向背,这就使我们有理由感到力量,感到希望。

近 代自由主义思想鼻祖洛克说得好:当人民普遍地遭受压迫和得不到公正待遇时,一有机会就会摆脱紧压在他们头上的沉重负担。他们将希望和寻求机会,这种机会 在人事变迁、暴露弱点和机缘凑巧的情况下,是不会迟迟不出现的。谁从未见过这种事例,他一定是阅世未深;如果他不能从世间各种政府中举出这样一些事例,他 一定是读书极少。



当局的高压显示了其虚弱;而民众普遍的无奈和绝望,使我们看到人心的向背,这就使我们有理由感到力量和希望。

赵 紫阳先生去世,中共当局如临大敌。北京市高度戒备,敏感人士统统被非法软禁,自发吊唁民众多人遭到军警便衣公然殴打;天安门广场更是荷枪实弹,警车云集, 俨然进入紧急状态。这一次,中共当局真是连一点遮羞布都不要了,其残暴、蛮横、虚弱、无耻,暴露得极其充分。这也难怪,死猪不怕开水烫,当年连坦克车都开 进天安门了,如今还有什么可顾忌的,我是流氓我怕谁?这清楚地表明,十六年来,中国政治形势的紧张并未消除,当局与民众的对立也并未缓和。从中共当局 的这场丑恶表演,我们可以明白无误地感觉到,来自社会(包括来自党内)的不满有多强有多深。

然而又有不少报道说,北京人对赵紫阳的去世反应很平淡很平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1、水果商的案例分析

捷克著名异议作家、前总统哈维尔多次分析过一个水果商的故事,对我们理解今日中国民众的心态很有启发。哈维尔讲,一个水果店的经理在他的橱窗里贴了一条标语: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这位水果商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他是不是对全世界无产者的大联合真的十分热衷,以至于热衷到非得让公众都了解他的理想不可的程度呢?他是不是真的想过,这个大联合应该怎么实现,实现了又怎么样呢?

哈 维尔说:大多数商店经理对于橱窗上的标语的意义是从来不会过问的。标语是上面批发苹果和胡萝卜时一起发下来的,经理只有照贴不误,否则便会有麻烦。他这样 做不过是表示:我,某某经理,懂得自己该作什么,是个安分守己的良民,所以应该让我平平安安过日子。如果这个经理奉命贴上另外一条标语:我胆小怕 事,唯命是从。虽然意思是真的,但是经理倒不会无动于衷,因为这样做就承认了自己是个胆小鬼,而这有辱他做人的尊严。

由 此可见,共产党统治的基础是恐惧,民众是出于恐惧才不得不在表面上表示顺从。如哈维尔所说,每个人都有东西可以失去,因此每个人都有理由恐惧:因为恐惧 失去自己的工作。中学老师讲授他自己并不相信的东西,因为恐惧自己的前途不稳;学生跟在老师后面重复他的话,因为恐惧自己不被允许继续自己的学业;青年人 加入共青团参加不论是否必要的活动。在这种畸形的制度下,因为恐惧自己的儿子或女儿是否取得必要的入学总分,使得父亲采用所有责任和自愿的方式去做每 一件被要求的事。恐惧拒绝的后果,导致人们参加选举,给推荐出来的候选人投票,并且假装他们认为这种形同虚设的走过场是真正的选举。出于对生计、地位或者 前程的恐惧,他们投票赞成每一项决议,或者至少保持沉默。

问 题不在于恐惧,我们知道,恐惧原是出于自我保存的本能,是人皆有之的本能。问题在于:为什么一个人明明是恐惧却不肯公开承认呢?为什么水果商不肯直截了当 地说,我胆小怕事,唯命是从,而要重复官方的口号呢?这是因为:人是有自尊心的。人高于动物,动物只是趋利避害,凭本能而行动;人却是道德实践的主体,人 有道德感、正义感,人不仅仅是根据自身的利害而行动,而且还根据道义原则而行动。人能够把道义原则置于个人利害之上而作出正确的选择,坚持正义,反对邪 恶。水果商只是小市民,不是什么精英。然而就连区区水果商这样的小市民也会认为自己是有尊严的,有道德感正义感的,因而当众承认自己胆小怕事,屈从邪恶, 是很丢人的,很可耻的,很失尊严的,因此他就需要找到一套自欺欺人的说法,来掩饰自己的怯懦和屈从。水果商贴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标语,一方面掩 盖了水果商自己的屈从邪恶,另一方面也掩盖了邪恶本身。这好比有些强奸案的受害者不去报案,因为她们耻于承认自己被强奸;如果被强奸不是被强奸,那么,强 奸犯也就不是强奸犯了。

2、理由背后的理由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北京市民对赵紫阳去世的反应这个问题上来。根据一些报道,很多市民在回答记者的采访时都表示他们对赵紫阳的问题不感兴趣,他们不想去参加任何悼念活动,可是他们讲出的种种理由却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

例 如有的受访者说,他们现在整天忙着赚钱,对政治不感兴趣。不对不对。就算你整天忙着赚钱,难道连参加悼念活动的那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么?难道你自己的亲友 死了你也忙得没工夫去悼念吗?至于说到政治,悼念一位可尊敬的老人就是参与政治吗?一个人要远离政治,他就必须连一点人情都不要吗?

有 人说,大部分北京人都是改革的受益者,他们对现状比较满意,对政府也比较满意,所以他们不会去悼念赵紫阳,不会去抗议政府。这话就更不通了。第一,八九年 是改革的蜜月期,人人有糖吃,大家都受益,然而那时却发生了大规模抗议,可见,受益不受益和抗议不抗议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第二,赵紫阳是推动改革的大 功臣,你既然受益于改革,饮水思源,你就更应该去悼念才对,怎么能反过来把自己的受益当作拒绝悼念的理由呢?第三,你说你对现状是满意的,对现政府是满意 的,试问,你对于现政府把赵紫阳软禁十六年至死方休的做法也满意吗?赵紫阳仅仅是反对向北京市民开枪镇压就受到如此对待,难道你也满意?很多人仅仅是想悼 念赵紫阳就遭到殴打禁闭,难道你也满意?

至 于有些大学生说,他们不了解赵紫阳,甚至没怎么听说过赵紫阳,所以他们不会去悼念不会去抗议。这话也不通。假如在先前你们没听说,不了解,那么现在总听说 了吧?现在总该去了解了吧?因此,你们就应该根据你们的了解作出应有的表示,而不能再以不了解作为不表示的借口。其实,不凭别的,单单凭着政府把这么重要 的人和事一手遮天整整隐瞒欺骗了你们十六年之久,这个政府就非抗议不可。

不 难看出,上述种种理由其实都不是理由。它们只不过是托词,是借口,用以掩饰自己的恐惧。就像水果商的故事所说明的那样,恐惧的人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恐惧 的,因为承认自己的恐惧会使你有耻辱感,更何况,公开讲出自己的恐惧就是对制造恐惧者即中共当局的揭发控诉,那本身就可能招致当局的报复。真害怕的人不敢 公开说出自己的害怕。敢于公开说出自己的害怕已经是一种不害怕。我们害怕说出自己的害怕,我们就会用的别的说词掩饰我们的害怕,装出不害怕的样子。我们宁 可找出别的什么理由为自己的做法辩护,哪怕这些理由在逻辑上通都不通,只要能掩饰自己的恐惧就好。

海外的记者大多数都确实too simpletoo naive (太简单,太天真)。他们往往缺少共产专制下大众政治心理学的基本知识,不善于挖掘出受访者的真实思想,很容易被那些似是而非的掩饰之词所迷惑,其实要看 穿那套掩饰的破绽和发现它们背后的东西并不需要太高的智力。有人纳闷,如今是信息时代了,为什么还有人,而且还包括那些有知识的、见过世面的人,仍然在被 官方的谎言所欺骗?共产党的洗脑功夫真是太厉害了。其实不然。并不是共产党的谎言有多高明多巧妙,能蒙骗这么多有知识的人,而是有很多人出于恐惧,不敢面 对真实--包括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宁肯用那些似是而非的论调麻痹自己。用刘晓波的话叫对良心撒谎。少有被欺者不先自欺也;如今我们很多人的问题首先 是自欺。

3、希望与力量

中 共当局不顾起码的国际形象,赤膊上阵,虎视眈眈,动用强大的军警力量,以防止可能出现的大规模的群众抗争运动。这正好从反面证明了当局的虚弱,证明了民众 反抗的潜在的巨大力量。对于那些在高压下挺身而出公开悼念赵紫阳的人们,我十分钦佩。对于那些出于恐惧而不敢公开表达的人们,我十分理解。我这里只是对那 些自欺欺人的论调加以分析。我要指出的是,这种自欺欺人的论调,一方面掩盖了当事人自己对邪恶的屈从,另一方面也掩盖了邪恶本身。我无意对以此类论调掩盖 自身恐惧者苛责。我只是希望通过对这种论调的分析深入了解国人的真实心态。当然,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勇敢地面对真实,勇敢地面对恐惧。是的,面对自己的恐 惧会让人深感耻辱,但,知耻近乎勇,真正的道义勇气正是产生于这种耻感。是的,在当局的高压下,民众都普遍地感到无奈、无力,有的甚至感到绝望;然 而,正是通过当局的高压,我们看到了当局的虚弱;正是通过民众的普遍的无力感和绝望,我们看到了人心的向背,这就使我们有理由感到力量,感到希望。

近 代自由主义思想鼻祖洛克说得好:当人民普遍地遭受压迫和得不到公正待遇时,一有机会就会摆脱紧压在他们头上的沉重负担。他们将希望和寻求机会,这种机会 在人事变迁、暴露弱点和机缘凑巧的情况下,是不会迟迟不出现的。谁从未见过这种事例,他一定是阅世未深;如果他不能从世间各种政府中举出这样一些事例,他 一定是读书极少。



当局的高压显示了其虚弱;而民众普遍的无奈和绝望,使我们看到人心的向背,这就使我们有理由感到力量和希望。

赵 紫阳先生去世,中共当局如临大敌。北京市高度戒备,敏感人士统统被非法软禁,自发吊唁民众多人遭到军警便衣公然殴打;天安门广场更是荷枪实弹,警车云集, 俨然进入紧急状态。这一次,中共当局真是连一点遮羞布都不要了,其残暴、蛮横、虚弱、无耻,暴露得极其充分。这也难怪,死猪不怕开水烫,当年连坦克车都开 进天安门了,如今还有什么可顾忌的,我是流氓我怕谁?这清楚地表明,十六年来,中国政治形势的紧张并未消除,当局与民众的对立也并未缓和。从中共当局 的这场丑恶表演,我们可以明白无误地感觉到,来自社会(包括来自党内)的不满有多强有多深。

然而又有不少报道说,北京人对赵紫阳的去世反应很平淡很平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1、水果商的案例分析

捷克著名异议作家、前总统哈维尔多次分析过一个水果商的故事,对我们理解今日中国民众的心态很有启发。哈维尔讲,一个水果店的经理在他的橱窗里贴了一条标语: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这位水果商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他是不是对全世界无产者的大联合真的十分热衷,以至于热衷到非得让公众都了解他的理想不可的程度呢?他是不是真的想过,这个大联合应该怎么实现,实现了又怎么样呢?

哈 维尔说:大多数商店经理对于橱窗上的标语的意义是从来不会过问的。标语是上面批发苹果和胡萝卜时一起发下来的,经理只有照贴不误,否则便会有麻烦。他这样 做不过是表示:我,某某经理,懂得自己该作什么,是个安分守己的良民,所以应该让我平平安安过日子。如果这个经理奉命贴上另外一条标语:我胆小怕 事,唯命是从。虽然意思是真的,但是经理倒不会无动于衷,因为这样做就承认了自己是个胆小鬼,而这有辱他做人的尊严。

由 此可见,共产党统治的基础是恐惧,民众是出于恐惧才不得不在表面上表示顺从。如哈维尔所说,每个人都有东西可以失去,因此每个人都有理由恐惧:因为恐惧 失去自己的工作。中学老师讲授他自己并不相信的东西,因为恐惧自己的前途不稳;学生跟在老师后面重复他的话,因为恐惧自己不被允许继续自己的学业;青年人 加入共青团参加不论是否必要的活动。在这种畸形的制度下,因为恐惧自己的儿子或女儿是否取得必要的入学总分,使得父亲采用所有责任和自愿的方式去做每 一件被要求的事。恐惧拒绝的后果,导致人们参加选举,给推荐出来的候选人投票,并且假装他们认为这种形同虚设的走过场是真正的选举。出于对生计、地位或者 前程的恐惧,他们投票赞成每一项决议,或者至少保持沉默。

问 题不在于恐惧,我们知道,恐惧原是出于自我保存的本能,是人皆有之的本能。问题在于:为什么一个人明明是恐惧却不肯公开承认呢?为什么水果商不肯直截了当 地说,我胆小怕事,唯命是从,而要重复官方的口号呢?这是因为:人是有自尊心的。人高于动物,动物只是趋利避害,凭本能而行动;人却是道德实践的主体,人 有道德感、正义感,人不仅仅是根据自身的利害而行动,而且还根据道义原则而行动。人能够把道义原则置于个人利害之上而作出正确的选择,坚持正义,反对邪 恶。水果商只是小市民,不是什么精英。然而就连区区水果商这样的小市民也会认为自己是有尊严的,有道德感正义感的,因而当众承认自己胆小怕事,屈从邪恶, 是很丢人的,很可耻的,很失尊严的,因此他就需要找到一套自欺欺人的说法,来掩饰自己的怯懦和屈从。水果商贴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标语,一方面掩 盖了水果商自己的屈从邪恶,另一方面也掩盖了邪恶本身。这好比有些强奸案的受害者不去报案,因为她们耻于承认自己被强奸;如果被强奸不是被强奸,那么,强 奸犯也就不是强奸犯了。

2、理由背后的理由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北京市民对赵紫阳去世的反应这个问题上来。根据一些报道,很多市民在回答记者的采访时都表示他们对赵紫阳的问题不感兴趣,他们不想去参加任何悼念活动,可是他们讲出的种种理由却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

例 如有的受访者说,他们现在整天忙着赚钱,对政治不感兴趣。不对不对。就算你整天忙着赚钱,难道连参加悼念活动的那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么?难道你自己的亲友 死了你也忙得没工夫去悼念吗?至于说到政治,悼念一位可尊敬的老人就是参与政治吗?一个人要远离政治,他就必须连一点人情都不要吗?

有 人说,大部分北京人都是改革的受益者,他们对现状比较满意,对政府也比较满意,所以他们不会去悼念赵紫阳,不会去抗议政府。这话就更不通了。第一,八九年 是改革的蜜月期,人人有糖吃,大家都受益,然而那时却发生了大规模抗议,可见,受益不受益和抗议不抗议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第二,赵紫阳是推动改革的大 功臣,你既然受益于改革,饮水思源,你就更应该去悼念才对,怎么能反过来把自己的受益当作拒绝悼念的理由呢?第三,你说你对现状是满意的,对现政府是满意 的,试问,你对于现政府把赵紫阳软禁十六年至死方休的做法也满意吗?赵紫阳仅仅是反对向北京市民开枪镇压就受到如此对待,难道你也满意?很多人仅仅是想悼 念赵紫阳就遭到殴打禁闭,难道你也满意?

至 于有些大学生说,他们不了解赵紫阳,甚至没怎么听说过赵紫阳,所以他们不会去悼念不会去抗议。这话也不通。假如在先前你们没听说,不了解,那么现在总听说 了吧?现在总该去了解了吧?因此,你们就应该根据你们的了解作出应有的表示,而不能再以不了解作为不表示的借口。其实,不凭别的,单单凭着政府把这么重要 的人和事一手遮天整整隐瞒欺骗了你们十六年之久,这个政府就非抗议不可。

不 难看出,上述种种理由其实都不是理由。它们只不过是托词,是借口,用以掩饰自己的恐惧。就像水果商的故事所说明的那样,恐惧的人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恐惧 的,因为承认自己的恐惧会使你有耻辱感,更何况,公开讲出自己的恐惧就是对制造恐惧者即中共当局的揭发控诉,那本身就可能招致当局的报复。真害怕的人不敢 公开说出自己的害怕。敢于公开说出自己的害怕已经是一种不害怕。我们害怕说出自己的害怕,我们就会用的别的说词掩饰我们的害怕,装出不害怕的样子。我们宁 可找出别的什么理由为自己的做法辩护,哪怕这些理由在逻辑上通都不通,只要能掩饰自己的恐惧就好。

海外的记者大多数都确实too simpletoo naive (太简单,太天真)。他们往往缺少共产专制下大众政治心理学的基本知识,不善于挖掘出受访者的真实思想,很容易被那些似是而非的掩饰之词所迷惑,其实要看 穿那套掩饰的破绽和发现它们背后的东西并不需要太高的智力。有人纳闷,如今是信息时代了,为什么还有人,而且还包括那些有知识的、见过世面的人,仍然在被 官方的谎言所欺骗?共产党的洗脑功夫真是太厉害了。其实不然。并不是共产党的谎言有多高明多巧妙,能蒙骗这么多有知识的人,而是有很多人出于恐惧,不敢面 对真实--包括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宁肯用那些似是而非的论调麻痹自己。用刘晓波的话叫对良心撒谎。少有被欺者不先自欺也;如今我们很多人的问题首先 是自欺。

3、希望与力量

中 共当局不顾起码的国际形象,赤膊上阵,虎视眈眈,动用强大的军警力量,以防止可能出现的大规模的群众抗争运动。这正好从反面证明了当局的虚弱,证明了民众 反抗的潜在的巨大力量。对于那些在高压下挺身而出公开悼念赵紫阳的人们,我十分钦佩。对于那些出于恐惧而不敢公开表达的人们,我十分理解。我这里只是对那 些自欺欺人的论调加以分析。我要指出的是,这种自欺欺人的论调,一方面掩盖了当事人自己对邪恶的屈从,另一方面也掩盖了邪恶本身。我无意对以此类论调掩盖 自身恐惧者苛责。我只是希望通过对这种论调的分析深入了解国人的真实心态。当然,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勇敢地面对真实,勇敢地面对恐惧。是的,面对自己的恐 惧会让人深感耻辱,但,知耻近乎勇,真正的道义勇气正是产生于这种耻感。是的,在当局的高压下,民众都普遍地感到无奈、无力,有的甚至感到绝望;然 而,正是通过当局的高压,我们看到了当局的虚弱;正是通过民众的普遍的无力感和绝望,我们看到了人心的向背,这就使我们有理由感到力量,感到希望。

近 代自由主义思想鼻祖洛克说得好:当人民普遍地遭受压迫和得不到公正待遇时,一有机会就会摆脱紧压在他们头上的沉重负担。他们将希望和寻求机会,这种机会 在人事变迁、暴露弱点和机缘凑巧的情况下,是不会迟迟不出现的。谁从未见过这种事例,他一定是阅世未深;如果他不能从世间各种政府中举出这样一些事例,他 一定是读书极少。



当局的高压显示了其虚弱;而民众普遍的无奈和绝望,使我们看到人心的向背,这就使我们有理由感到力量和希望。

赵 紫阳先生去世,中共当局如临大敌。北京市高度戒备,敏感人士统统被非法软禁,自发吊唁民众多人遭到军警便衣公然殴打;天安门广场更是荷枪实弹,警车云集, 俨然进入紧急状态。这一次,中共当局真是连一点遮羞布都不要了,其残暴、蛮横、虚弱、无耻,暴露得极其充分。这也难怪,死猪不怕开水烫,当年连坦克车都开 进天安门了,如今还有什么可顾忌的,我是流氓我怕谁?这清楚地表明,十六年来,中国政治形势的紧张并未消除,当局与民众的对立也并未缓和。从中共当局 的这场丑恶表演,我们可以明白无误地感觉到,来自社会(包括来自党内)的不满有多强有多深。

然而又有不少报道说,北京人对赵紫阳的去世反应很平淡很平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1、水果商的案例分析

捷克著名异议作家、前总统哈维尔多次分析过一个水果商的故事,对我们理解今日中国民众的心态很有启发。哈维尔讲,一个水果店的经理在他的橱窗里贴了一条标语: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这位水果商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他是不是对全世界无产者的大联合真的十分热衷,以至于热衷到非得让公众都了解他的理想不可的程度呢?他是不是真的想过,这个大联合应该怎么实现,实现了又怎么样呢?

哈 维尔说:大多数商店经理对于橱窗上的标语的意义是从来不会过问的。标语是上面批发苹果和胡萝卜时一起发下来的,经理只有照贴不误,否则便会有麻烦。他这样 做不过是表示:我,某某经理,懂得自己该作什么,是个安分守己的良民,所以应该让我平平安安过日子。如果这个经理奉命贴上另外一条标语:我胆小怕 事,唯命是从。虽然意思是真的,但是经理倒不会无动于衷,因为这样做就承认了自己是个胆小鬼,而这有辱他做人的尊严。

由 此可见,共产党统治的基础是恐惧,民众是出于恐惧才不得不在表面上表示顺从。如哈维尔所说,每个人都有东西可以失去,因此每个人都有理由恐惧:因为恐惧 失去自己的工作。中学老师讲授他自己并不相信的东西,因为恐惧自己的前途不稳;学生跟在老师后面重复他的话,因为恐惧自己不被允许继续自己的学业;青年人 加入共青团参加不论是否必要的活动。在这种畸形的制度下,因为恐惧自己的儿子或女儿是否取得必要的入学总分,使得父亲采用所有责任和自愿的方式去做每 一件被要求的事。恐惧拒绝的后果,导致人们参加选举,给推荐出来的候选人投票,并且假装他们认为这种形同虚设的走过场是真正的选举。出于对生计、地位或者 前程的恐惧,他们投票赞成每一项决议,或者至少保持沉默。

问 题不在于恐惧,我们知道,恐惧原是出于自我保存的本能,是人皆有之的本能。问题在于:为什么一个人明明是恐惧却不肯公开承认呢?为什么水果商不肯直截了当 地说,我胆小怕事,唯命是从,而要重复官方的口号呢?这是因为:人是有自尊心的。人高于动物,动物只是趋利避害,凭本能而行动;人却是道德实践的主体,人 有道德感、正义感,人不仅仅是根据自身的利害而行动,而且还根据道义原则而行动。人能够把道义原则置于个人利害之上而作出正确的选择,坚持正义,反对邪 恶。水果商只是小市民,不是什么精英。然而就连区区水果商这样的小市民也会认为自己是有尊严的,有道德感正义感的,因而当众承认自己胆小怕事,屈从邪恶, 是很丢人的,很可耻的,很失尊严的,因此他就需要找到一套自欺欺人的说法,来掩饰自己的怯懦和屈从。水果商贴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标语,一方面掩 盖了水果商自己的屈从邪恶,另一方面也掩盖了邪恶本身。这好比有些强奸案的受害者不去报案,因为她们耻于承认自己被强奸;如果被强奸不是被强奸,那么,强 奸犯也就不是强奸犯了。

2、理由背后的理由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北京市民对赵紫阳去世的反应这个问题上来。根据一些报道,很多市民在回答记者的采访时都表示他们对赵紫阳的问题不感兴趣,他们不想去参加任何悼念活动,可是他们讲出的种种理由却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

例 如有的受访者说,他们现在整天忙着赚钱,对政治不感兴趣。不对不对。就算你整天忙着赚钱,难道连参加悼念活动的那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么?难道你自己的亲友 死了你也忙得没工夫去悼念吗?至于说到政治,悼念一位可尊敬的老人就是参与政治吗?一个人要远离政治,他就必须连一点人情都不要吗?

有 人说,大部分北京人都是改革的受益者,他们对现状比较满意,对政府也比较满意,所以他们不会去悼念赵紫阳,不会去抗议政府。这话就更不通了。第一,八九年 是改革的蜜月期,人人有糖吃,大家都受益,然而那时却发生了大规模抗议,可见,受益不受益和抗议不抗议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第二,赵紫阳是推动改革的大 功臣,你既然受益于改革,饮水思源,你就更应该去悼念才对,怎么能反过来把自己的受益当作拒绝悼念的理由呢?第三,你说你对现状是满意的,对现政府是满意 的,试问,你对于现政府把赵紫阳软禁十六年至死方休的做法也满意吗?赵紫阳仅仅是反对向北京市民开枪镇压就受到如此对待,难道你也满意?很多人仅仅是想悼 念赵紫阳就遭到殴打禁闭,难道你也满意?

至 于有些大学生说,他们不了解赵紫阳,甚至没怎么听说过赵紫阳,所以他们不会去悼念不会去抗议。这话也不通。假如在先前你们没听说,不了解,那么现在总听说 了吧?现在总该去了解了吧?因此,你们就应该根据你们的了解作出应有的表示,而不能再以不了解作为不表示的借口。其实,不凭别的,单单凭着政府把这么重要 的人和事一手遮天整整隐瞒欺骗了你们十六年之久,这个政府就非抗议不可。

不 难看出,上述种种理由其实都不是理由。它们只不过是托词,是借口,用以掩饰自己的恐惧。就像水果商的故事所说明的那样,恐惧的人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恐惧 的,因为承认自己的恐惧会使你有耻辱感,更何况,公开讲出自己的恐惧就是对制造恐惧者即中共当局的揭发控诉,那本身就可能招致当局的报复。真害怕的人不敢 公开说出自己的害怕。敢于公开说出自己的害怕已经是一种不害怕。我们害怕说出自己的害怕,我们就会用的别的说词掩饰我们的害怕,装出不害怕的样子。我们宁 可找出别的什么理由为自己的做法辩护,哪怕这些理由在逻辑上通都不通,只要能掩饰自己的恐惧就好。

海外的记者大多数都确实too simpletoo naive (太简单,太天真)。他们往往缺少共产专制下大众政治心理学的基本知识,不善于挖掘出受访者的真实思想,很容易被那些似是而非的掩饰之词所迷惑,其实要看 穿那套掩饰的破绽和发现它们背后的东西并不需要太高的智力。有人纳闷,如今是信息时代了,为什么还有人,而且还包括那些有知识的、见过世面的人,仍然在被 官方的谎言所欺骗?共产党的洗脑功夫真是太厉害了。其实不然。并不是共产党的谎言有多高明多巧妙,能蒙骗这么多有知识的人,而是有很多人出于恐惧,不敢面 对真实--包括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宁肯用那些似是而非的论调麻痹自己。用刘晓波的话叫对良心撒谎。少有被欺者不先自欺也;如今我们很多人的问题首先 是自欺。

3、希望与力量

中 共当局不顾起码的国际形象,赤膊上阵,虎视眈眈,动用强大的军警力量,以防止可能出现的大规模的群众抗争运动。这正好从反面证明了当局的虚弱,证明了民众 反抗的潜在的巨大力量。对于那些在高压下挺身而出公开悼念赵紫阳的人们,我十分钦佩。对于那些出于恐惧而不敢公开表达的人们,我十分理解。我这里只是对那 些自欺欺人的论调加以分析。我要指出的是,这种自欺欺人的论调,一方面掩盖了当事人自己对邪恶的屈从,另一方面也掩盖了邪恶本身。我无意对以此类论调掩盖 自身恐惧者苛责。我只是希望通过对这种论调的分析深入了解国人的真实心态。当然,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勇敢地面对真实,勇敢地面对恐惧。是的,面对自己的恐 惧会让人深感耻辱,但,知耻近乎勇,真正的道义勇气正是产生于这种耻感。是的,在当局的高压下,民众都普遍地感到无奈、无力,有的甚至感到绝望;然 而,正是通过当局的高压,我们看到了当局的虚弱;正是通过民众的普遍的无力感和绝望,我们看到了人心的向背,这就使我们有理由感到力量,感到希望。

近 代自由主义思想鼻祖洛克说得好:当人民普遍地遭受压迫和得不到公正待遇时,一有机会就会摆脱紧压在他们头上的沉重负担。他们将希望和寻求机会,这种机会 在人事变迁、暴露弱点和机缘凑巧的情况下,是不会迟迟不出现的。谁从未见过这种事例,他一定是阅世未深;如果他不能从世间各种政府中举出这样一些事例,他 一定是读书极少。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