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一场婚礼引起的争论:艾滋病人婚姻权利窥视
亦言



A Controversial Wedding - Should HIV/AIDS Patients Be Permitted to Marry?

On paper, the Chinese Marriage Law guarantees people's right to marry freely. Other laws and health regulations are vague about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people living wiht HIV/AIDS can marry. Yet a number of local regulations specifically prohibit such marriage, or they have made such marriage practically impossible.

国内各级部门和地方法规对爱滋病人是否有婚育权问题答复不一。作者从不少法规中发现一个共同点:爱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在法律上受到种种歧视。难怪社会上人们对他们充满惧怕、仇视、和偏见!




2002 年11月, 一个艾滋病毒携带者将要举行的婚礼在中国大陆掀起了轩然大波, 并引发了一场有关艾滋病人婚姻权利的争论。从媒体捕捉到这一新闻起,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 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有关机构,司法界、 医学界的学者, 民间艾滋活动人士以及普通老百姓竞相表示其立场和看法, 再加上新闻界的炒作, 事情几经演变, 最终以当事人的京城公开婚礼半路夭折了事。 整个事件的利弊对不同方面有不同的结果, 最消极的影响似乎是落在了当事人的身上 私生活和照片被大量曝光,被迫戴上了艾滋女的帽子,亲友关系受到影响;另一面是,这一事件无意中或许对艾滋普及教育和引起社会对艾滋病人权利关注 方面产生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事情的开始纯属偶然。 去年11月13日, 贵阳的报纸刊出艾滋病毒感染者要结婚的消息。这条新闻立即被多家报刊转载,在全国范围引起注意。许多新闻单位从全国各地到当地采访小琴 那位准备结婚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和她的未婚夫小明(两人皆化名)。小琴5年以前由于吸毒,与他人共享针头而感染艾滋病毒。她一度对生活失去信心,曾两次企图 自杀。后来,贵阳市疾病防控中心帮助她戒掉毒瘾,健康的男朋友小明也对她不弃不离,这才重新建立生活的勇气,并决定与小明结为夫妻。随后传出二人受到邀 请,将到北京以治疗艾滋病著名的地坛医院举行婚礼,由演艺界的名人为其证婚的消息。至此,小琴和小明身不由己,成为全国注视的焦点,私人婚礼成为公众事 件,并由此引出了关于艾滋病人是否应该结婚的讨论。

事发时恰值12月1 日国际艾滋日的前夕,加之近年来国际上对于中国的艾滋病危机问题的密切注意,艾滋病问题在大陆成为一个敏感的热门话题。所以当这个事件公开以后,除新闻界大作文章以外,其它各方面也都纷纷响应,或表明立场或提供信息,有些则提出疑问。

这其中最为敏感的问题是:法律是否允许,或是否应该允许艾滋病人或艾滋病毒感染者享有结婚的权利。这个问题在某种意义上不是一个单纯的法律问题。 它牵涉到许多其它相互关联的问题,比如:社会对艾滋病和艾滋病人的态度,大众对艾滋病在医学上的了解程度,政府在艾滋病防治上采取了什么措施、对艾滋病人 和病毒感染者是否愿意和有没有能力提供帮助,等等。

这些问题纠葛在一起,使这一事件变得极为复杂。但由于小琴和小明的事件在全国范围内造成的巨大影响,将艾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结婚权利的问题提到前台,同时也使现存的有关法规受到前所未有的审视和值疑。

中国的婚姻法在明确规定婚姻自由的前提下,有这样一条规定:患麻风病未经治愈或患其它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的人禁止结婚,但这条规定 没有对其它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做出任何详细说明。根据《法制日报》在小琴事件的过程中发表的,署名莫纪宏的文章《艾滋病人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 护》(Beijing AIZHI Action Project 11/25/2002)中的解释,根据我国现行婚姻法的规定,艾滋病人不属于法律禁止结婚的范围,艾滋病人是可以结婚的,法律不禁止即为自 由。但婚姻法实际和其它的中国法律一样,在国家基本法之外还有其它许多补充规定,这些规定常常就给法律在实际执行上留下很多余地。如果对下面列出的有关 结婚的规定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对艾滋病人结婚的限制实际上于婚姻法所说的婚姻自由有相当的距离:

  • 《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九条规定:经婚前医学检查,对患指定传染病在传染期内或者有关精神病在发病期内 的,医生应当提出医学意见:准备结婚的双方应该暂缓结婚。第三十八条:指定传染病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 》中规定的艾滋病,淋病,梅毒,麻风病以及医学上影响结婚和生育的其它疾病。

  • 《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十二条:申请登记结婚的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登记管理机关不予登记。其中的第五种情形是患有法律规定的禁止结婚和暂缓结婚的疾病的

  • 《关于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的管理意见》中提出:艾滋病病人应暂缓结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如申请结婚,双方应接受医学咨询。
但是各地方法规的规定,经仔细研读,进一步对婚姻自由加以限制:

  • 《黑龙江省艾滋病性病预防控制办法》第十三条: 婚姻登记机关在办理结婚登记时应当严格审查申请人所持的婚前医学检查证明,对艾滋病病人和梅毒、淋病未治愈者不予登记。

  • 《广州市性病防治规定》第二条:本规定所指的性病是:艾滋病、淋病、梅毒、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非淋菌性阴道炎、尖锐湿 疣、生殖器疱疹。第十四条实行婚前保健制度中有:婚前健康检查的医疗机构,发现性病患者必须及时报告辖区内性病监测点,并进行治疗。未经治愈的性病患者, 民政部门不得办理结婚登记。

  • 《青岛市防治性病规定》第二条: 本规定所称性病是指,艾滋病、淋病、梅毒、非淋菌性尿道炎、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以及国家、省、市卫生行政部门确定的其它性传 播疾病病种。第十三条,经青岛市人民政府批准实行婚前健康检查的地区,须将性病检查列为必查项目。申请结婚的当事人凭指定医疗单位检查证明办理结婚登记手 续。婚姻登记机关对双方或一方患有性病未治愈的,不予登记、禁止其结婚。 对患性病未治愈的已婚者,计划生育主管部门不发给其准生证。

  • 《四川省预防控制性病艾滋病条例》:民政部门在办理结婚登记(含涉外结婚登记)时应对申请人所持的婚前医学检查报告进行审查。对艾滋病、梅毒、淋病病人及感染者未治愈的,不予登记。
从 上面列举的中央和地方有关法规条例中不难看出,尽管婚姻法中没有直接、明确地规定禁止艾滋病人结婚,但在行政部门结婚登记的实际工作中,绝大部分的艾滋病 患登记结婚的要求将会被拒绝。也就是说艾滋病人并没有结婚的自由。即使婚姻法中结婚自由的条款明确地包括艾滋病人,在实际的实施中这一条款也会丧失其意义 和效力。

艾滋病人自由婚姻的权利之所以至今才被公开地提出,大概是因为以往艾滋病人或艾滋病毒携带者申请结婚的情形少之又少。即使有人的结婚申请遭到否 决,站出来公开说自己是艾滋病患、要求享有结婚甚至生育的权利,没有巨大的勇气和好运也是不可能的。小琴小明的结婚愿望若非一连串的碰巧成为新闻,又将是 什么样的结局呢?现在中国艾滋病人人数正在以灾难性的速度增长,可以预见,包括艾滋病人的结婚自由权在内的一些法律问题,他们在生活和医疗上的保障等问题 都将逐渐引起社会的注意,对现存法规提出质疑。 

现在,艾滋病人结婚自由的权利问题借小琴小明事件已经被推出前台,对司法和行政部门来说,修改基本法则上的含混不清,解决法律和实际规定的不一 致,真正保障艾滋病人婚姻自由的权利成了无法回避的问题。针对社会和普通民众来说,广泛普及有关艾滋病的知识,从医学的角度了解艾滋病人的婚姻和生育问 题,不仅可以提供一个文明宽容的社会环境,更在艾滋病的防治方面有深远的意义。小琴小明事件的积极作用之一便是它造成的广泛社会影响,提供了一个民众教育 的机会。然而,要使保障爱滋病人合法权益成为可能,首先要帮助为卫生和行政部门的有关人员,特别是那些在政策制定修改上起作用的官员,对艾滋病有一个科学 和全面的认识。  

上面列举的法规条例的另一特征是将艾滋病归于性病的范畴,和梅毒,淋病等传统上被认为是荒淫纵欲之疾并列。这不仅表现出政策制定人员对艾滋病了解 不够。在目前大部分中国人对艾滋病几乎没有什么认识的情况下,这些法规对普通民众至少有两个误导作用:一是把艾滋病当成只是通过淫乱性交传染的疾病,而忽 略了其它传染途径,尤其是非个人可以负责的传染途径,如医疗上使用不洁针头,混乱的血液管理等。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河南农村成千上万的农民信了政府官员血 浆经济的宣传,在豪不知情的状态下,卖血换钱,染上艾滋病。二是艾滋病患者当成道德败坏的荒淫之徒来对待,示意与他们结婚便会遭传染。这样,不许他们结 婚、防备他们贻害人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在一个对艾滋病惧如瘟疫、对艾滋病人充满歧视和偏见的社会环境里无疑是很容易被民众接受的。
  
在法律上禁止或限制艾滋病人结婚其中是否有道德歧视的因素在内?即使有大概也不会公然承认。那么其堂而皇之的理论基础就是防止艾滋病人通过婚姻关 系将艾滋病传染他人。在小琴小明事件中,一些医学专家通过媒体提供知识,帮助人们了解经由婚姻传染艾滋病的危险及其预防的可能性,以及艾滋病人的生育问题 等。比如,中国新闻网11月21日报道了北京市艾滋病临床研究中心副主任赵红心的观点:从临床统计来看,结婚并不是使艾滋病蔓延的途径。11月20日信息 时报报道,广东省艾滋病防治研究所何群副所长认为,如果艾滋病人接受医生的指导,严格和正确地使用避孕套,夫妻间传染艾滋的可能性极低,最为保守的估计可 以降低90%以上,传染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11月22日南方周末报道据研究,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一个健康男子和一位携带艾滋病毒的女性性交一次,感染艾滋病的几率大约是1卅 500,如果将上述两人性别交换,健康女性感染艾滋病毒的几率约为1卅200。在同一篇报道中,还谈到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对18对一方感染艾 滋病毒的夫妻进行了调查,发现他们共同生活三年后,所有健康的一方均未被感染。湖北艾滋病专家桂希恩对60对夫妻进行过同类调查,最终有6对夫妻双方均被 感染。遗憾的是这篇文章没有提供有价值的细节,如这些被调查的夫妻对艾滋病及其防治的知识的了解程度,他们的性生活习惯,避孕套的使用情况等。总而言之, 从上述专家的介绍来看,把禁止艾滋病人结婚看成是预防艾滋病蔓延的途径,除了剥夺他们的权力、造成对他们的歧视外,在预防艾滋病蔓延上没有多少价值。更有 价值的是帮助这类夫妻在实际生活中有效地预防传染的同时,普及有关的知识,教育民众,为艾滋病人在法律和社会上创造一个不受歧视,不被羞辱,宽容相助的环 境,以保证他们的权利。
  
关于艾滋病人的生存环境,在小琴小明事件有关的报道中也涉及到一些。比如,南方周末的文章谈到记者在北京街头随机向10位行人发问:你是否可以 和艾滋病人握手时,7人说怕传染,还有一人当场跑掉。2001年5月,桂希恩将6位艾滋病人带回家中照料,遭到邻居的一致抗议。记者还在某些公开出版物 上看到诸如苍天有眼,终于让那些荒淫之徒得到了报应的字眼。艾滋病人失去工作,被停发工资甚至失去独生子女费。

歧视艾滋病人的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在民众对艾滋病没有多少了解的中国无论歧视的程度多深,歧视的原因多么荒谬都不足为怪,这必须经过广泛的长久的教育才能改变。如果中国仍然以法律的形式剥夺艾滋病人的平等和自由的权利,又如何指望一个宽容的社会环境呢?
  
小琴小明事件就艾滋病人的权利保护问题引起了社会的广泛注意和讨论;现行法律上的缺陷和困惑得到曝光,同时也提供了一次社会教育的机会。艾滋病作 为21世纪的巨大隐患,终于在中国引起了注意和警惕,对于政府来说,仅仅承认艾滋病在中国灾难性的蔓延是远远不够的,更应该检讨政府的责任,教育政府官员 和普通民众,支持而不是迫害民间防艾人士,同时在法律上保障艾滋病人生存和生活的权利。

A Controversial Wedding - Should HIV/AIDS Patients Be Permitted to Marry?

On paper, the Chinese Marriage Law guarantees people's right to marry freely. Other laws and health regulations are vague about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people living wiht HIV/AIDS can marry. Yet a number of local regulations specifically prohibit such marriage, or they have made such marriage practically impossible.

国内各级部门和地方法规对爱滋病人是否有婚育权问题答复不一。作者从不少法规中发现一个共同点:爱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在法律上受到种种歧视。难怪社会上人们对他们充满惧怕、仇视、和偏见!




2002 年11月, 一个艾滋病毒携带者将要举行的婚礼在中国大陆掀起了轩然大波, 并引发了一场有关艾滋病人婚姻权利的争论。从媒体捕捉到这一新闻起,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 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有关机构,司法界、 医学界的学者, 民间艾滋活动人士以及普通老百姓竞相表示其立场和看法, 再加上新闻界的炒作, 事情几经演变, 最终以当事人的京城公开婚礼半路夭折了事。 整个事件的利弊对不同方面有不同的结果, 最消极的影响似乎是落在了当事人的身上 私生活和照片被大量曝光,被迫戴上了艾滋女的帽子,亲友关系受到影响;另一面是,这一事件无意中或许对艾滋普及教育和引起社会对艾滋病人权利关注 方面产生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事情的开始纯属偶然。 去年11月13日, 贵阳的报纸刊出艾滋病毒感染者要结婚的消息。这条新闻立即被多家报刊转载,在全国范围引起注意。许多新闻单位从全国各地到当地采访小琴 那位准备结婚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和她的未婚夫小明(两人皆化名)。小琴5年以前由于吸毒,与他人共享针头而感染艾滋病毒。她一度对生活失去信心,曾两次企图 自杀。后来,贵阳市疾病防控中心帮助她戒掉毒瘾,健康的男朋友小明也对她不弃不离,这才重新建立生活的勇气,并决定与小明结为夫妻。随后传出二人受到邀 请,将到北京以治疗艾滋病著名的地坛医院举行婚礼,由演艺界的名人为其证婚的消息。至此,小琴和小明身不由己,成为全国注视的焦点,私人婚礼成为公众事 件,并由此引出了关于艾滋病人是否应该结婚的讨论。

事发时恰值12月1 日国际艾滋日的前夕,加之近年来国际上对于中国的艾滋病危机问题的密切注意,艾滋病问题在大陆成为一个敏感的热门话题。所以当这个事件公开以后,除新闻界大作文章以外,其它各方面也都纷纷响应,或表明立场或提供信息,有些则提出疑问。

这其中最为敏感的问题是:法律是否允许,或是否应该允许艾滋病人或艾滋病毒感染者享有结婚的权利。这个问题在某种意义上不是一个单纯的法律问题。 它牵涉到许多其它相互关联的问题,比如:社会对艾滋病和艾滋病人的态度,大众对艾滋病在医学上的了解程度,政府在艾滋病防治上采取了什么措施、对艾滋病人 和病毒感染者是否愿意和有没有能力提供帮助,等等。

这些问题纠葛在一起,使这一事件变得极为复杂。但由于小琴和小明的事件在全国范围内造成的巨大影响,将艾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结婚权利的问题提到前台,同时也使现存的有关法规受到前所未有的审视和值疑。

中国的婚姻法在明确规定婚姻自由的前提下,有这样一条规定:患麻风病未经治愈或患其它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的人禁止结婚,但这条规定 没有对其它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做出任何详细说明。根据《法制日报》在小琴事件的过程中发表的,署名莫纪宏的文章《艾滋病人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 护》(Beijing AIZHI Action Project 11/25/2002)中的解释,根据我国现行婚姻法的规定,艾滋病人不属于法律禁止结婚的范围,艾滋病人是可以结婚的,法律不禁止即为自 由。但婚姻法实际和其它的中国法律一样,在国家基本法之外还有其它许多补充规定,这些规定常常就给法律在实际执行上留下很多余地。如果对下面列出的有关 结婚的规定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对艾滋病人结婚的限制实际上于婚姻法所说的婚姻自由有相当的距离:

  • 《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九条规定:经婚前医学检查,对患指定传染病在传染期内或者有关精神病在发病期内 的,医生应当提出医学意见:准备结婚的双方应该暂缓结婚。第三十八条:指定传染病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 》中规定的艾滋病,淋病,梅毒,麻风病以及医学上影响结婚和生育的其它疾病。

  • 《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十二条:申请登记结婚的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登记管理机关不予登记。其中的第五种情形是患有法律规定的禁止结婚和暂缓结婚的疾病的

  • 《关于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的管理意见》中提出:艾滋病病人应暂缓结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如申请结婚,双方应接受医学咨询。
但是各地方法规的规定,经仔细研读,进一步对婚姻自由加以限制:

  • 《黑龙江省艾滋病性病预防控制办法》第十三条: 婚姻登记机关在办理结婚登记时应当严格审查申请人所持的婚前医学检查证明,对艾滋病病人和梅毒、淋病未治愈者不予登记。

  • 《广州市性病防治规定》第二条:本规定所指的性病是:艾滋病、淋病、梅毒、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非淋菌性阴道炎、尖锐湿 疣、生殖器疱疹。第十四条实行婚前保健制度中有:婚前健康检查的医疗机构,发现性病患者必须及时报告辖区内性病监测点,并进行治疗。未经治愈的性病患者, 民政部门不得办理结婚登记。

  • 《青岛市防治性病规定》第二条: 本规定所称性病是指,艾滋病、淋病、梅毒、非淋菌性尿道炎、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以及国家、省、市卫生行政部门确定的其它性传 播疾病病种。第十三条,经青岛市人民政府批准实行婚前健康检查的地区,须将性病检查列为必查项目。申请结婚的当事人凭指定医疗单位检查证明办理结婚登记手 续。婚姻登记机关对双方或一方患有性病未治愈的,不予登记、禁止其结婚。 对患性病未治愈的已婚者,计划生育主管部门不发给其准生证。

  • 《四川省预防控制性病艾滋病条例》:民政部门在办理结婚登记(含涉外结婚登记)时应对申请人所持的婚前医学检查报告进行审查。对艾滋病、梅毒、淋病病人及感染者未治愈的,不予登记。
从 上面列举的中央和地方有关法规条例中不难看出,尽管婚姻法中没有直接、明确地规定禁止艾滋病人结婚,但在行政部门结婚登记的实际工作中,绝大部分的艾滋病 患登记结婚的要求将会被拒绝。也就是说艾滋病人并没有结婚的自由。即使婚姻法中结婚自由的条款明确地包括艾滋病人,在实际的实施中这一条款也会丧失其意义 和效力。

艾滋病人自由婚姻的权利之所以至今才被公开地提出,大概是因为以往艾滋病人或艾滋病毒携带者申请结婚的情形少之又少。即使有人的结婚申请遭到否 决,站出来公开说自己是艾滋病患、要求享有结婚甚至生育的权利,没有巨大的勇气和好运也是不可能的。小琴小明的结婚愿望若非一连串的碰巧成为新闻,又将是 什么样的结局呢?现在中国艾滋病人人数正在以灾难性的速度增长,可以预见,包括艾滋病人的结婚自由权在内的一些法律问题,他们在生活和医疗上的保障等问题 都将逐渐引起社会的注意,对现存法规提出质疑。 

现在,艾滋病人结婚自由的权利问题借小琴小明事件已经被推出前台,对司法和行政部门来说,修改基本法则上的含混不清,解决法律和实际规定的不一 致,真正保障艾滋病人婚姻自由的权利成了无法回避的问题。针对社会和普通民众来说,广泛普及有关艾滋病的知识,从医学的角度了解艾滋病人的婚姻和生育问 题,不仅可以提供一个文明宽容的社会环境,更在艾滋病的防治方面有深远的意义。小琴小明事件的积极作用之一便是它造成的广泛社会影响,提供了一个民众教育 的机会。然而,要使保障爱滋病人合法权益成为可能,首先要帮助为卫生和行政部门的有关人员,特别是那些在政策制定修改上起作用的官员,对艾滋病有一个科学 和全面的认识。  

上面列举的法规条例的另一特征是将艾滋病归于性病的范畴,和梅毒,淋病等传统上被认为是荒淫纵欲之疾并列。这不仅表现出政策制定人员对艾滋病了解 不够。在目前大部分中国人对艾滋病几乎没有什么认识的情况下,这些法规对普通民众至少有两个误导作用:一是把艾滋病当成只是通过淫乱性交传染的疾病,而忽 略了其它传染途径,尤其是非个人可以负责的传染途径,如医疗上使用不洁针头,混乱的血液管理等。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河南农村成千上万的农民信了政府官员血 浆经济的宣传,在豪不知情的状态下,卖血换钱,染上艾滋病。二是艾滋病患者当成道德败坏的荒淫之徒来对待,示意与他们结婚便会遭传染。这样,不许他们结 婚、防备他们贻害人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在一个对艾滋病惧如瘟疫、对艾滋病人充满歧视和偏见的社会环境里无疑是很容易被民众接受的。
  
在法律上禁止或限制艾滋病人结婚其中是否有道德歧视的因素在内?即使有大概也不会公然承认。那么其堂而皇之的理论基础就是防止艾滋病人通过婚姻关 系将艾滋病传染他人。在小琴小明事件中,一些医学专家通过媒体提供知识,帮助人们了解经由婚姻传染艾滋病的危险及其预防的可能性,以及艾滋病人的生育问题 等。比如,中国新闻网11月21日报道了北京市艾滋病临床研究中心副主任赵红心的观点:从临床统计来看,结婚并不是使艾滋病蔓延的途径。11月20日信息 时报报道,广东省艾滋病防治研究所何群副所长认为,如果艾滋病人接受医生的指导,严格和正确地使用避孕套,夫妻间传染艾滋的可能性极低,最为保守的估计可 以降低90%以上,传染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11月22日南方周末报道据研究,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一个健康男子和一位携带艾滋病毒的女性性交一次,感染艾滋病的几率大约是1卅 500,如果将上述两人性别交换,健康女性感染艾滋病毒的几率约为1卅200。在同一篇报道中,还谈到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对18对一方感染艾 滋病毒的夫妻进行了调查,发现他们共同生活三年后,所有健康的一方均未被感染。湖北艾滋病专家桂希恩对60对夫妻进行过同类调查,最终有6对夫妻双方均被 感染。遗憾的是这篇文章没有提供有价值的细节,如这些被调查的夫妻对艾滋病及其防治的知识的了解程度,他们的性生活习惯,避孕套的使用情况等。总而言之, 从上述专家的介绍来看,把禁止艾滋病人结婚看成是预防艾滋病蔓延的途径,除了剥夺他们的权力、造成对他们的歧视外,在预防艾滋病蔓延上没有多少价值。更有 价值的是帮助这类夫妻在实际生活中有效地预防传染的同时,普及有关的知识,教育民众,为艾滋病人在法律和社会上创造一个不受歧视,不被羞辱,宽容相助的环 境,以保证他们的权利。
  
关于艾滋病人的生存环境,在小琴小明事件有关的报道中也涉及到一些。比如,南方周末的文章谈到记者在北京街头随机向10位行人发问:你是否可以 和艾滋病人握手时,7人说怕传染,还有一人当场跑掉。2001年5月,桂希恩将6位艾滋病人带回家中照料,遭到邻居的一致抗议。记者还在某些公开出版物 上看到诸如苍天有眼,终于让那些荒淫之徒得到了报应的字眼。艾滋病人失去工作,被停发工资甚至失去独生子女费。

歧视艾滋病人的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在民众对艾滋病没有多少了解的中国无论歧视的程度多深,歧视的原因多么荒谬都不足为怪,这必须经过广泛的长久的教育才能改变。如果中国仍然以法律的形式剥夺艾滋病人的平等和自由的权利,又如何指望一个宽容的社会环境呢?
  
小琴小明事件就艾滋病人的权利保护问题引起了社会的广泛注意和讨论;现行法律上的缺陷和困惑得到曝光,同时也提供了一次社会教育的机会。艾滋病作 为21世纪的巨大隐患,终于在中国引起了注意和警惕,对于政府来说,仅仅承认艾滋病在中国灾难性的蔓延是远远不够的,更应该检讨政府的责任,教育政府官员 和普通民众,支持而不是迫害民间防艾人士,同时在法律上保障艾滋病人生存和生活的权利。

A Controversial Wedding - Should HIV/AIDS Patients Be Permitted to Marry?

On paper, the Chinese Marriage Law guarantees people's right to marry freely. Other laws and health regulations are vague about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people living wiht HIV/AIDS can marry. Yet a number of local regulations specifically prohibit such marriage, or they have made such marriage practically impossible.

国内各级部门和地方法规对爱滋病人是否有婚育权问题答复不一。作者从不少法规中发现一个共同点:爱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在法律上受到种种歧视。难怪社会上人们对他们充满惧怕、仇视、和偏见!




2002 年11月, 一个艾滋病毒携带者将要举行的婚礼在中国大陆掀起了轩然大波, 并引发了一场有关艾滋病人婚姻权利的争论。从媒体捕捉到这一新闻起,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 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有关机构,司法界、 医学界的学者, 民间艾滋活动人士以及普通老百姓竞相表示其立场和看法, 再加上新闻界的炒作, 事情几经演变, 最终以当事人的京城公开婚礼半路夭折了事。 整个事件的利弊对不同方面有不同的结果, 最消极的影响似乎是落在了当事人的身上 私生活和照片被大量曝光,被迫戴上了艾滋女的帽子,亲友关系受到影响;另一面是,这一事件无意中或许对艾滋普及教育和引起社会对艾滋病人权利关注 方面产生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事情的开始纯属偶然。 去年11月13日, 贵阳的报纸刊出艾滋病毒感染者要结婚的消息。这条新闻立即被多家报刊转载,在全国范围引起注意。许多新闻单位从全国各地到当地采访小琴 那位准备结婚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和她的未婚夫小明(两人皆化名)。小琴5年以前由于吸毒,与他人共享针头而感染艾滋病毒。她一度对生活失去信心,曾两次企图 自杀。后来,贵阳市疾病防控中心帮助她戒掉毒瘾,健康的男朋友小明也对她不弃不离,这才重新建立生活的勇气,并决定与小明结为夫妻。随后传出二人受到邀 请,将到北京以治疗艾滋病著名的地坛医院举行婚礼,由演艺界的名人为其证婚的消息。至此,小琴和小明身不由己,成为全国注视的焦点,私人婚礼成为公众事 件,并由此引出了关于艾滋病人是否应该结婚的讨论。

事发时恰值12月1 日国际艾滋日的前夕,加之近年来国际上对于中国的艾滋病危机问题的密切注意,艾滋病问题在大陆成为一个敏感的热门话题。所以当这个事件公开以后,除新闻界大作文章以外,其它各方面也都纷纷响应,或表明立场或提供信息,有些则提出疑问。

这其中最为敏感的问题是:法律是否允许,或是否应该允许艾滋病人或艾滋病毒感染者享有结婚的权利。这个问题在某种意义上不是一个单纯的法律问题。 它牵涉到许多其它相互关联的问题,比如:社会对艾滋病和艾滋病人的态度,大众对艾滋病在医学上的了解程度,政府在艾滋病防治上采取了什么措施、对艾滋病人 和病毒感染者是否愿意和有没有能力提供帮助,等等。

这些问题纠葛在一起,使这一事件变得极为复杂。但由于小琴和小明的事件在全国范围内造成的巨大影响,将艾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结婚权利的问题提到前台,同时也使现存的有关法规受到前所未有的审视和值疑。

中国的婚姻法在明确规定婚姻自由的前提下,有这样一条规定:患麻风病未经治愈或患其它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的人禁止结婚,但这条规定 没有对其它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做出任何详细说明。根据《法制日报》在小琴事件的过程中发表的,署名莫纪宏的文章《艾滋病人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 护》(Beijing AIZHI Action Project 11/25/2002)中的解释,根据我国现行婚姻法的规定,艾滋病人不属于法律禁止结婚的范围,艾滋病人是可以结婚的,法律不禁止即为自 由。但婚姻法实际和其它的中国法律一样,在国家基本法之外还有其它许多补充规定,这些规定常常就给法律在实际执行上留下很多余地。如果对下面列出的有关 结婚的规定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对艾滋病人结婚的限制实际上于婚姻法所说的婚姻自由有相当的距离:

  • 《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九条规定:经婚前医学检查,对患指定传染病在传染期内或者有关精神病在发病期内 的,医生应当提出医学意见:准备结婚的双方应该暂缓结婚。第三十八条:指定传染病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 》中规定的艾滋病,淋病,梅毒,麻风病以及医学上影响结婚和生育的其它疾病。

  • 《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十二条:申请登记结婚的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登记管理机关不予登记。其中的第五种情形是患有法律规定的禁止结婚和暂缓结婚的疾病的

  • 《关于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的管理意见》中提出:艾滋病病人应暂缓结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如申请结婚,双方应接受医学咨询。
但是各地方法规的规定,经仔细研读,进一步对婚姻自由加以限制:

  • 《黑龙江省艾滋病性病预防控制办法》第十三条: 婚姻登记机关在办理结婚登记时应当严格审查申请人所持的婚前医学检查证明,对艾滋病病人和梅毒、淋病未治愈者不予登记。

  • 《广州市性病防治规定》第二条:本规定所指的性病是:艾滋病、淋病、梅毒、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非淋菌性阴道炎、尖锐湿 疣、生殖器疱疹。第十四条实行婚前保健制度中有:婚前健康检查的医疗机构,发现性病患者必须及时报告辖区内性病监测点,并进行治疗。未经治愈的性病患者, 民政部门不得办理结婚登记。

  • 《青岛市防治性病规定》第二条: 本规定所称性病是指,艾滋病、淋病、梅毒、非淋菌性尿道炎、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以及国家、省、市卫生行政部门确定的其它性传 播疾病病种。第十三条,经青岛市人民政府批准实行婚前健康检查的地区,须将性病检查列为必查项目。申请结婚的当事人凭指定医疗单位检查证明办理结婚登记手 续。婚姻登记机关对双方或一方患有性病未治愈的,不予登记、禁止其结婚。 对患性病未治愈的已婚者,计划生育主管部门不发给其准生证。

  • 《四川省预防控制性病艾滋病条例》:民政部门在办理结婚登记(含涉外结婚登记)时应对申请人所持的婚前医学检查报告进行审查。对艾滋病、梅毒、淋病病人及感染者未治愈的,不予登记。
从 上面列举的中央和地方有关法规条例中不难看出,尽管婚姻法中没有直接、明确地规定禁止艾滋病人结婚,但在行政部门结婚登记的实际工作中,绝大部分的艾滋病 患登记结婚的要求将会被拒绝。也就是说艾滋病人并没有结婚的自由。即使婚姻法中结婚自由的条款明确地包括艾滋病人,在实际的实施中这一条款也会丧失其意义 和效力。

艾滋病人自由婚姻的权利之所以至今才被公开地提出,大概是因为以往艾滋病人或艾滋病毒携带者申请结婚的情形少之又少。即使有人的结婚申请遭到否 决,站出来公开说自己是艾滋病患、要求享有结婚甚至生育的权利,没有巨大的勇气和好运也是不可能的。小琴小明的结婚愿望若非一连串的碰巧成为新闻,又将是 什么样的结局呢?现在中国艾滋病人人数正在以灾难性的速度增长,可以预见,包括艾滋病人的结婚自由权在内的一些法律问题,他们在生活和医疗上的保障等问题 都将逐渐引起社会的注意,对现存法规提出质疑。 

现在,艾滋病人结婚自由的权利问题借小琴小明事件已经被推出前台,对司法和行政部门来说,修改基本法则上的含混不清,解决法律和实际规定的不一 致,真正保障艾滋病人婚姻自由的权利成了无法回避的问题。针对社会和普通民众来说,广泛普及有关艾滋病的知识,从医学的角度了解艾滋病人的婚姻和生育问 题,不仅可以提供一个文明宽容的社会环境,更在艾滋病的防治方面有深远的意义。小琴小明事件的积极作用之一便是它造成的广泛社会影响,提供了一个民众教育 的机会。然而,要使保障爱滋病人合法权益成为可能,首先要帮助为卫生和行政部门的有关人员,特别是那些在政策制定修改上起作用的官员,对艾滋病有一个科学 和全面的认识。  

上面列举的法规条例的另一特征是将艾滋病归于性病的范畴,和梅毒,淋病等传统上被认为是荒淫纵欲之疾并列。这不仅表现出政策制定人员对艾滋病了解 不够。在目前大部分中国人对艾滋病几乎没有什么认识的情况下,这些法规对普通民众至少有两个误导作用:一是把艾滋病当成只是通过淫乱性交传染的疾病,而忽 略了其它传染途径,尤其是非个人可以负责的传染途径,如医疗上使用不洁针头,混乱的血液管理等。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河南农村成千上万的农民信了政府官员血 浆经济的宣传,在豪不知情的状态下,卖血换钱,染上艾滋病。二是艾滋病患者当成道德败坏的荒淫之徒来对待,示意与他们结婚便会遭传染。这样,不许他们结 婚、防备他们贻害人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在一个对艾滋病惧如瘟疫、对艾滋病人充满歧视和偏见的社会环境里无疑是很容易被民众接受的。
  
在法律上禁止或限制艾滋病人结婚其中是否有道德歧视的因素在内?即使有大概也不会公然承认。那么其堂而皇之的理论基础就是防止艾滋病人通过婚姻关 系将艾滋病传染他人。在小琴小明事件中,一些医学专家通过媒体提供知识,帮助人们了解经由婚姻传染艾滋病的危险及其预防的可能性,以及艾滋病人的生育问题 等。比如,中国新闻网11月21日报道了北京市艾滋病临床研究中心副主任赵红心的观点:从临床统计来看,结婚并不是使艾滋病蔓延的途径。11月20日信息 时报报道,广东省艾滋病防治研究所何群副所长认为,如果艾滋病人接受医生的指导,严格和正确地使用避孕套,夫妻间传染艾滋的可能性极低,最为保守的估计可 以降低90%以上,传染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11月22日南方周末报道据研究,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一个健康男子和一位携带艾滋病毒的女性性交一次,感染艾滋病的几率大约是1卅 500,如果将上述两人性别交换,健康女性感染艾滋病毒的几率约为1卅200。在同一篇报道中,还谈到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对18对一方感染艾 滋病毒的夫妻进行了调查,发现他们共同生活三年后,所有健康的一方均未被感染。湖北艾滋病专家桂希恩对60对夫妻进行过同类调查,最终有6对夫妻双方均被 感染。遗憾的是这篇文章没有提供有价值的细节,如这些被调查的夫妻对艾滋病及其防治的知识的了解程度,他们的性生活习惯,避孕套的使用情况等。总而言之, 从上述专家的介绍来看,把禁止艾滋病人结婚看成是预防艾滋病蔓延的途径,除了剥夺他们的权力、造成对他们的歧视外,在预防艾滋病蔓延上没有多少价值。更有 价值的是帮助这类夫妻在实际生活中有效地预防传染的同时,普及有关的知识,教育民众,为艾滋病人在法律和社会上创造一个不受歧视,不被羞辱,宽容相助的环 境,以保证他们的权利。
  
关于艾滋病人的生存环境,在小琴小明事件有关的报道中也涉及到一些。比如,南方周末的文章谈到记者在北京街头随机向10位行人发问:你是否可以 和艾滋病人握手时,7人说怕传染,还有一人当场跑掉。2001年5月,桂希恩将6位艾滋病人带回家中照料,遭到邻居的一致抗议。记者还在某些公开出版物 上看到诸如苍天有眼,终于让那些荒淫之徒得到了报应的字眼。艾滋病人失去工作,被停发工资甚至失去独生子女费。

歧视艾滋病人的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在民众对艾滋病没有多少了解的中国无论歧视的程度多深,歧视的原因多么荒谬都不足为怪,这必须经过广泛的长久的教育才能改变。如果中国仍然以法律的形式剥夺艾滋病人的平等和自由的权利,又如何指望一个宽容的社会环境呢?
  
小琴小明事件就艾滋病人的权利保护问题引起了社会的广泛注意和讨论;现行法律上的缺陷和困惑得到曝光,同时也提供了一次社会教育的机会。艾滋病作 为21世纪的巨大隐患,终于在中国引起了注意和警惕,对于政府来说,仅仅承认艾滋病在中国灾难性的蔓延是远远不够的,更应该检讨政府的责任,教育政府官员 和普通民众,支持而不是迫害民间防艾人士,同时在法律上保障艾滋病人生存和生活的权利。

A Controversial Wedding - Should HIV/AIDS Patients Be Permitted to Marry?

On paper, the Chinese Marriage Law guarantees people's right to marry freely. Other laws and health regulations are vague about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people living wiht HIV/AIDS can marry. Yet a number of local regulations specifically prohibit such marriage, or they have made such marriage practically impossible.

国内各级部门和地方法规对爱滋病人是否有婚育权问题答复不一。作者从不少法规中发现一个共同点:爱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在法律上受到种种歧视。难怪社会上人们对他们充满惧怕、仇视、和偏见!




2002 年11月, 一个艾滋病毒携带者将要举行的婚礼在中国大陆掀起了轩然大波, 并引发了一场有关艾滋病人婚姻权利的争论。从媒体捕捉到这一新闻起,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 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有关机构,司法界、 医学界的学者, 民间艾滋活动人士以及普通老百姓竞相表示其立场和看法, 再加上新闻界的炒作, 事情几经演变, 最终以当事人的京城公开婚礼半路夭折了事。 整个事件的利弊对不同方面有不同的结果, 最消极的影响似乎是落在了当事人的身上 私生活和照片被大量曝光,被迫戴上了艾滋女的帽子,亲友关系受到影响;另一面是,这一事件无意中或许对艾滋普及教育和引起社会对艾滋病人权利关注 方面产生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事情的开始纯属偶然。 去年11月13日, 贵阳的报纸刊出艾滋病毒感染者要结婚的消息。这条新闻立即被多家报刊转载,在全国范围引起注意。许多新闻单位从全国各地到当地采访小琴 那位准备结婚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和她的未婚夫小明(两人皆化名)。小琴5年以前由于吸毒,与他人共享针头而感染艾滋病毒。她一度对生活失去信心,曾两次企图 自杀。后来,贵阳市疾病防控中心帮助她戒掉毒瘾,健康的男朋友小明也对她不弃不离,这才重新建立生活的勇气,并决定与小明结为夫妻。随后传出二人受到邀 请,将到北京以治疗艾滋病著名的地坛医院举行婚礼,由演艺界的名人为其证婚的消息。至此,小琴和小明身不由己,成为全国注视的焦点,私人婚礼成为公众事 件,并由此引出了关于艾滋病人是否应该结婚的讨论。

事发时恰值12月1 日国际艾滋日的前夕,加之近年来国际上对于中国的艾滋病危机问题的密切注意,艾滋病问题在大陆成为一个敏感的热门话题。所以当这个事件公开以后,除新闻界大作文章以外,其它各方面也都纷纷响应,或表明立场或提供信息,有些则提出疑问。

这其中最为敏感的问题是:法律是否允许,或是否应该允许艾滋病人或艾滋病毒感染者享有结婚的权利。这个问题在某种意义上不是一个单纯的法律问题。 它牵涉到许多其它相互关联的问题,比如:社会对艾滋病和艾滋病人的态度,大众对艾滋病在医学上的了解程度,政府在艾滋病防治上采取了什么措施、对艾滋病人 和病毒感染者是否愿意和有没有能力提供帮助,等等。

这些问题纠葛在一起,使这一事件变得极为复杂。但由于小琴和小明的事件在全国范围内造成的巨大影响,将艾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结婚权利的问题提到前台,同时也使现存的有关法规受到前所未有的审视和值疑。

中国的婚姻法在明确规定婚姻自由的前提下,有这样一条规定:患麻风病未经治愈或患其它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的人禁止结婚,但这条规定 没有对其它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做出任何详细说明。根据《法制日报》在小琴事件的过程中发表的,署名莫纪宏的文章《艾滋病人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 护》(Beijing AIZHI Action Project 11/25/2002)中的解释,根据我国现行婚姻法的规定,艾滋病人不属于法律禁止结婚的范围,艾滋病人是可以结婚的,法律不禁止即为自 由。但婚姻法实际和其它的中国法律一样,在国家基本法之外还有其它许多补充规定,这些规定常常就给法律在实际执行上留下很多余地。如果对下面列出的有关 结婚的规定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对艾滋病人结婚的限制实际上于婚姻法所说的婚姻自由有相当的距离:

  • 《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九条规定:经婚前医学检查,对患指定传染病在传染期内或者有关精神病在发病期内 的,医生应当提出医学意见:准备结婚的双方应该暂缓结婚。第三十八条:指定传染病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 》中规定的艾滋病,淋病,梅毒,麻风病以及医学上影响结婚和生育的其它疾病。

  • 《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十二条:申请登记结婚的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登记管理机关不予登记。其中的第五种情形是患有法律规定的禁止结婚和暂缓结婚的疾病的

  • 《关于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的管理意见》中提出:艾滋病病人应暂缓结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如申请结婚,双方应接受医学咨询。
但是各地方法规的规定,经仔细研读,进一步对婚姻自由加以限制:

  • 《黑龙江省艾滋病性病预防控制办法》第十三条: 婚姻登记机关在办理结婚登记时应当严格审查申请人所持的婚前医学检查证明,对艾滋病病人和梅毒、淋病未治愈者不予登记。

  • 《广州市性病防治规定》第二条:本规定所指的性病是:艾滋病、淋病、梅毒、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非淋菌性阴道炎、尖锐湿 疣、生殖器疱疹。第十四条实行婚前保健制度中有:婚前健康检查的医疗机构,发现性病患者必须及时报告辖区内性病监测点,并进行治疗。未经治愈的性病患者, 民政部门不得办理结婚登记。

  • 《青岛市防治性病规定》第二条: 本规定所称性病是指,艾滋病、淋病、梅毒、非淋菌性尿道炎、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以及国家、省、市卫生行政部门确定的其它性传 播疾病病种。第十三条,经青岛市人民政府批准实行婚前健康检查的地区,须将性病检查列为必查项目。申请结婚的当事人凭指定医疗单位检查证明办理结婚登记手 续。婚姻登记机关对双方或一方患有性病未治愈的,不予登记、禁止其结婚。 对患性病未治愈的已婚者,计划生育主管部门不发给其准生证。

  • 《四川省预防控制性病艾滋病条例》:民政部门在办理结婚登记(含涉外结婚登记)时应对申请人所持的婚前医学检查报告进行审查。对艾滋病、梅毒、淋病病人及感染者未治愈的,不予登记。
从 上面列举的中央和地方有关法规条例中不难看出,尽管婚姻法中没有直接、明确地规定禁止艾滋病人结婚,但在行政部门结婚登记的实际工作中,绝大部分的艾滋病 患登记结婚的要求将会被拒绝。也就是说艾滋病人并没有结婚的自由。即使婚姻法中结婚自由的条款明确地包括艾滋病人,在实际的实施中这一条款也会丧失其意义 和效力。

艾滋病人自由婚姻的权利之所以至今才被公开地提出,大概是因为以往艾滋病人或艾滋病毒携带者申请结婚的情形少之又少。即使有人的结婚申请遭到否 决,站出来公开说自己是艾滋病患、要求享有结婚甚至生育的权利,没有巨大的勇气和好运也是不可能的。小琴小明的结婚愿望若非一连串的碰巧成为新闻,又将是 什么样的结局呢?现在中国艾滋病人人数正在以灾难性的速度增长,可以预见,包括艾滋病人的结婚自由权在内的一些法律问题,他们在生活和医疗上的保障等问题 都将逐渐引起社会的注意,对现存法规提出质疑。 

现在,艾滋病人结婚自由的权利问题借小琴小明事件已经被推出前台,对司法和行政部门来说,修改基本法则上的含混不清,解决法律和实际规定的不一 致,真正保障艾滋病人婚姻自由的权利成了无法回避的问题。针对社会和普通民众来说,广泛普及有关艾滋病的知识,从医学的角度了解艾滋病人的婚姻和生育问 题,不仅可以提供一个文明宽容的社会环境,更在艾滋病的防治方面有深远的意义。小琴小明事件的积极作用之一便是它造成的广泛社会影响,提供了一个民众教育 的机会。然而,要使保障爱滋病人合法权益成为可能,首先要帮助为卫生和行政部门的有关人员,特别是那些在政策制定修改上起作用的官员,对艾滋病有一个科学 和全面的认识。  

上面列举的法规条例的另一特征是将艾滋病归于性病的范畴,和梅毒,淋病等传统上被认为是荒淫纵欲之疾并列。这不仅表现出政策制定人员对艾滋病了解 不够。在目前大部分中国人对艾滋病几乎没有什么认识的情况下,这些法规对普通民众至少有两个误导作用:一是把艾滋病当成只是通过淫乱性交传染的疾病,而忽 略了其它传染途径,尤其是非个人可以负责的传染途径,如医疗上使用不洁针头,混乱的血液管理等。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河南农村成千上万的农民信了政府官员血 浆经济的宣传,在豪不知情的状态下,卖血换钱,染上艾滋病。二是艾滋病患者当成道德败坏的荒淫之徒来对待,示意与他们结婚便会遭传染。这样,不许他们结 婚、防备他们贻害人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在一个对艾滋病惧如瘟疫、对艾滋病人充满歧视和偏见的社会环境里无疑是很容易被民众接受的。
  
在法律上禁止或限制艾滋病人结婚其中是否有道德歧视的因素在内?即使有大概也不会公然承认。那么其堂而皇之的理论基础就是防止艾滋病人通过婚姻关 系将艾滋病传染他人。在小琴小明事件中,一些医学专家通过媒体提供知识,帮助人们了解经由婚姻传染艾滋病的危险及其预防的可能性,以及艾滋病人的生育问题 等。比如,中国新闻网11月21日报道了北京市艾滋病临床研究中心副主任赵红心的观点:从临床统计来看,结婚并不是使艾滋病蔓延的途径。11月20日信息 时报报道,广东省艾滋病防治研究所何群副所长认为,如果艾滋病人接受医生的指导,严格和正确地使用避孕套,夫妻间传染艾滋的可能性极低,最为保守的估计可 以降低90%以上,传染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11月22日南方周末报道据研究,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一个健康男子和一位携带艾滋病毒的女性性交一次,感染艾滋病的几率大约是1卅 500,如果将上述两人性别交换,健康女性感染艾滋病毒的几率约为1卅200。在同一篇报道中,还谈到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对18对一方感染艾 滋病毒的夫妻进行了调查,发现他们共同生活三年后,所有健康的一方均未被感染。湖北艾滋病专家桂希恩对60对夫妻进行过同类调查,最终有6对夫妻双方均被 感染。遗憾的是这篇文章没有提供有价值的细节,如这些被调查的夫妻对艾滋病及其防治的知识的了解程度,他们的性生活习惯,避孕套的使用情况等。总而言之, 从上述专家的介绍来看,把禁止艾滋病人结婚看成是预防艾滋病蔓延的途径,除了剥夺他们的权力、造成对他们的歧视外,在预防艾滋病蔓延上没有多少价值。更有 价值的是帮助这类夫妻在实际生活中有效地预防传染的同时,普及有关的知识,教育民众,为艾滋病人在法律和社会上创造一个不受歧视,不被羞辱,宽容相助的环 境,以保证他们的权利。
  
关于艾滋病人的生存环境,在小琴小明事件有关的报道中也涉及到一些。比如,南方周末的文章谈到记者在北京街头随机向10位行人发问:你是否可以 和艾滋病人握手时,7人说怕传染,还有一人当场跑掉。2001年5月,桂希恩将6位艾滋病人带回家中照料,遭到邻居的一致抗议。记者还在某些公开出版物 上看到诸如苍天有眼,终于让那些荒淫之徒得到了报应的字眼。艾滋病人失去工作,被停发工资甚至失去独生子女费。

歧视艾滋病人的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在民众对艾滋病没有多少了解的中国无论歧视的程度多深,歧视的原因多么荒谬都不足为怪,这必须经过广泛的长久的教育才能改变。如果中国仍然以法律的形式剥夺艾滋病人的平等和自由的权利,又如何指望一个宽容的社会环境呢?
  
小琴小明事件就艾滋病人的权利保护问题引起了社会的广泛注意和讨论;现行法律上的缺陷和困惑得到曝光,同时也提供了一次社会教育的机会。艾滋病作 为21世纪的巨大隐患,终于在中国引起了注意和警惕,对于政府来说,仅仅承认艾滋病在中国灾难性的蔓延是远远不够的,更应该检讨政府的责任,教育政府官员 和普通民众,支持而不是迫害民间防艾人士,同时在法律上保障艾滋病人生存和生活的权利。

A Controversial Wedding - Should HIV/AIDS Patients Be Permitted to Marry?

On paper, the Chinese Marriage Law guarantees people's right to marry freely. Other laws and health regulations are vague about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people living wiht HIV/AIDS can marry. Yet a number of local regulations specifically prohibit such marriage, or they have made such marriage practically impossible.

国内各级部门和地方法规对爱滋病人是否有婚育权问题答复不一。作者从不少法规中发现一个共同点:爱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在法律上受到种种歧视。难怪社会上人们对他们充满惧怕、仇视、和偏见!




2002 年11月, 一个艾滋病毒携带者将要举行的婚礼在中国大陆掀起了轩然大波, 并引发了一场有关艾滋病人婚姻权利的争论。从媒体捕捉到这一新闻起,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 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有关机构,司法界、 医学界的学者, 民间艾滋活动人士以及普通老百姓竞相表示其立场和看法, 再加上新闻界的炒作, 事情几经演变, 最终以当事人的京城公开婚礼半路夭折了事。 整个事件的利弊对不同方面有不同的结果, 最消极的影响似乎是落在了当事人的身上 私生活和照片被大量曝光,被迫戴上了艾滋女的帽子,亲友关系受到影响;另一面是,这一事件无意中或许对艾滋普及教育和引起社会对艾滋病人权利关注 方面产生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事情的开始纯属偶然。 去年11月13日, 贵阳的报纸刊出艾滋病毒感染者要结婚的消息。这条新闻立即被多家报刊转载,在全国范围引起注意。许多新闻单位从全国各地到当地采访小琴 那位准备结婚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和她的未婚夫小明(两人皆化名)。小琴5年以前由于吸毒,与他人共享针头而感染艾滋病毒。她一度对生活失去信心,曾两次企图 自杀。后来,贵阳市疾病防控中心帮助她戒掉毒瘾,健康的男朋友小明也对她不弃不离,这才重新建立生活的勇气,并决定与小明结为夫妻。随后传出二人受到邀 请,将到北京以治疗艾滋病著名的地坛医院举行婚礼,由演艺界的名人为其证婚的消息。至此,小琴和小明身不由己,成为全国注视的焦点,私人婚礼成为公众事 件,并由此引出了关于艾滋病人是否应该结婚的讨论。

事发时恰值12月1 日国际艾滋日的前夕,加之近年来国际上对于中国的艾滋病危机问题的密切注意,艾滋病问题在大陆成为一个敏感的热门话题。所以当这个事件公开以后,除新闻界大作文章以外,其它各方面也都纷纷响应,或表明立场或提供信息,有些则提出疑问。

这其中最为敏感的问题是:法律是否允许,或是否应该允许艾滋病人或艾滋病毒感染者享有结婚的权利。这个问题在某种意义上不是一个单纯的法律问题。 它牵涉到许多其它相互关联的问题,比如:社会对艾滋病和艾滋病人的态度,大众对艾滋病在医学上的了解程度,政府在艾滋病防治上采取了什么措施、对艾滋病人 和病毒感染者是否愿意和有没有能力提供帮助,等等。

这些问题纠葛在一起,使这一事件变得极为复杂。但由于小琴和小明的事件在全国范围内造成的巨大影响,将艾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结婚权利的问题提到前台,同时也使现存的有关法规受到前所未有的审视和值疑。

中国的婚姻法在明确规定婚姻自由的前提下,有这样一条规定:患麻风病未经治愈或患其它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的人禁止结婚,但这条规定 没有对其它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做出任何详细说明。根据《法制日报》在小琴事件的过程中发表的,署名莫纪宏的文章《艾滋病人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 护》(Beijing AIZHI Action Project 11/25/2002)中的解释,根据我国现行婚姻法的规定,艾滋病人不属于法律禁止结婚的范围,艾滋病人是可以结婚的,法律不禁止即为自 由。但婚姻法实际和其它的中国法律一样,在国家基本法之外还有其它许多补充规定,这些规定常常就给法律在实际执行上留下很多余地。如果对下面列出的有关 结婚的规定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对艾滋病人结婚的限制实际上于婚姻法所说的婚姻自由有相当的距离:

  • 《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九条规定:经婚前医学检查,对患指定传染病在传染期内或者有关精神病在发病期内 的,医生应当提出医学意见:准备结婚的双方应该暂缓结婚。第三十八条:指定传染病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 》中规定的艾滋病,淋病,梅毒,麻风病以及医学上影响结婚和生育的其它疾病。

  • 《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十二条:申请登记结婚的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登记管理机关不予登记。其中的第五种情形是患有法律规定的禁止结婚和暂缓结婚的疾病的

  • 《关于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的管理意见》中提出:艾滋病病人应暂缓结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如申请结婚,双方应接受医学咨询。
但是各地方法规的规定,经仔细研读,进一步对婚姻自由加以限制:

  • 《黑龙江省艾滋病性病预防控制办法》第十三条: 婚姻登记机关在办理结婚登记时应当严格审查申请人所持的婚前医学检查证明,对艾滋病病人和梅毒、淋病未治愈者不予登记。

  • 《广州市性病防治规定》第二条:本规定所指的性病是:艾滋病、淋病、梅毒、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非淋菌性阴道炎、尖锐湿 疣、生殖器疱疹。第十四条实行婚前保健制度中有:婚前健康检查的医疗机构,发现性病患者必须及时报告辖区内性病监测点,并进行治疗。未经治愈的性病患者, 民政部门不得办理结婚登记。

  • 《青岛市防治性病规定》第二条: 本规定所称性病是指,艾滋病、淋病、梅毒、非淋菌性尿道炎、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以及国家、省、市卫生行政部门确定的其它性传 播疾病病种。第十三条,经青岛市人民政府批准实行婚前健康检查的地区,须将性病检查列为必查项目。申请结婚的当事人凭指定医疗单位检查证明办理结婚登记手 续。婚姻登记机关对双方或一方患有性病未治愈的,不予登记、禁止其结婚。 对患性病未治愈的已婚者,计划生育主管部门不发给其准生证。

  • 《四川省预防控制性病艾滋病条例》:民政部门在办理结婚登记(含涉外结婚登记)时应对申请人所持的婚前医学检查报告进行审查。对艾滋病、梅毒、淋病病人及感染者未治愈的,不予登记。
从 上面列举的中央和地方有关法规条例中不难看出,尽管婚姻法中没有直接、明确地规定禁止艾滋病人结婚,但在行政部门结婚登记的实际工作中,绝大部分的艾滋病 患登记结婚的要求将会被拒绝。也就是说艾滋病人并没有结婚的自由。即使婚姻法中结婚自由的条款明确地包括艾滋病人,在实际的实施中这一条款也会丧失其意义 和效力。

艾滋病人自由婚姻的权利之所以至今才被公开地提出,大概是因为以往艾滋病人或艾滋病毒携带者申请结婚的情形少之又少。即使有人的结婚申请遭到否 决,站出来公开说自己是艾滋病患、要求享有结婚甚至生育的权利,没有巨大的勇气和好运也是不可能的。小琴小明的结婚愿望若非一连串的碰巧成为新闻,又将是 什么样的结局呢?现在中国艾滋病人人数正在以灾难性的速度增长,可以预见,包括艾滋病人的结婚自由权在内的一些法律问题,他们在生活和医疗上的保障等问题 都将逐渐引起社会的注意,对现存法规提出质疑。 

现在,艾滋病人结婚自由的权利问题借小琴小明事件已经被推出前台,对司法和行政部门来说,修改基本法则上的含混不清,解决法律和实际规定的不一 致,真正保障艾滋病人婚姻自由的权利成了无法回避的问题。针对社会和普通民众来说,广泛普及有关艾滋病的知识,从医学的角度了解艾滋病人的婚姻和生育问 题,不仅可以提供一个文明宽容的社会环境,更在艾滋病的防治方面有深远的意义。小琴小明事件的积极作用之一便是它造成的广泛社会影响,提供了一个民众教育 的机会。然而,要使保障爱滋病人合法权益成为可能,首先要帮助为卫生和行政部门的有关人员,特别是那些在政策制定修改上起作用的官员,对艾滋病有一个科学 和全面的认识。  

上面列举的法规条例的另一特征是将艾滋病归于性病的范畴,和梅毒,淋病等传统上被认为是荒淫纵欲之疾并列。这不仅表现出政策制定人员对艾滋病了解 不够。在目前大部分中国人对艾滋病几乎没有什么认识的情况下,这些法规对普通民众至少有两个误导作用:一是把艾滋病当成只是通过淫乱性交传染的疾病,而忽 略了其它传染途径,尤其是非个人可以负责的传染途径,如医疗上使用不洁针头,混乱的血液管理等。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河南农村成千上万的农民信了政府官员血 浆经济的宣传,在豪不知情的状态下,卖血换钱,染上艾滋病。二是艾滋病患者当成道德败坏的荒淫之徒来对待,示意与他们结婚便会遭传染。这样,不许他们结 婚、防备他们贻害人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在一个对艾滋病惧如瘟疫、对艾滋病人充满歧视和偏见的社会环境里无疑是很容易被民众接受的。
  
在法律上禁止或限制艾滋病人结婚其中是否有道德歧视的因素在内?即使有大概也不会公然承认。那么其堂而皇之的理论基础就是防止艾滋病人通过婚姻关 系将艾滋病传染他人。在小琴小明事件中,一些医学专家通过媒体提供知识,帮助人们了解经由婚姻传染艾滋病的危险及其预防的可能性,以及艾滋病人的生育问题 等。比如,中国新闻网11月21日报道了北京市艾滋病临床研究中心副主任赵红心的观点:从临床统计来看,结婚并不是使艾滋病蔓延的途径。11月20日信息 时报报道,广东省艾滋病防治研究所何群副所长认为,如果艾滋病人接受医生的指导,严格和正确地使用避孕套,夫妻间传染艾滋的可能性极低,最为保守的估计可 以降低90%以上,传染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11月22日南方周末报道据研究,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一个健康男子和一位携带艾滋病毒的女性性交一次,感染艾滋病的几率大约是1卅 500,如果将上述两人性别交换,健康女性感染艾滋病毒的几率约为1卅200。在同一篇报道中,还谈到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对18对一方感染艾 滋病毒的夫妻进行了调查,发现他们共同生活三年后,所有健康的一方均未被感染。湖北艾滋病专家桂希恩对60对夫妻进行过同类调查,最终有6对夫妻双方均被 感染。遗憾的是这篇文章没有提供有价值的细节,如这些被调查的夫妻对艾滋病及其防治的知识的了解程度,他们的性生活习惯,避孕套的使用情况等。总而言之, 从上述专家的介绍来看,把禁止艾滋病人结婚看成是预防艾滋病蔓延的途径,除了剥夺他们的权力、造成对他们的歧视外,在预防艾滋病蔓延上没有多少价值。更有 价值的是帮助这类夫妻在实际生活中有效地预防传染的同时,普及有关的知识,教育民众,为艾滋病人在法律和社会上创造一个不受歧视,不被羞辱,宽容相助的环 境,以保证他们的权利。
  
关于艾滋病人的生存环境,在小琴小明事件有关的报道中也涉及到一些。比如,南方周末的文章谈到记者在北京街头随机向10位行人发问:你是否可以 和艾滋病人握手时,7人说怕传染,还有一人当场跑掉。2001年5月,桂希恩将6位艾滋病人带回家中照料,遭到邻居的一致抗议。记者还在某些公开出版物 上看到诸如苍天有眼,终于让那些荒淫之徒得到了报应的字眼。艾滋病人失去工作,被停发工资甚至失去独生子女费。

歧视艾滋病人的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在民众对艾滋病没有多少了解的中国无论歧视的程度多深,歧视的原因多么荒谬都不足为怪,这必须经过广泛的长久的教育才能改变。如果中国仍然以法律的形式剥夺艾滋病人的平等和自由的权利,又如何指望一个宽容的社会环境呢?
  
小琴小明事件就艾滋病人的权利保护问题引起了社会的广泛注意和讨论;现行法律上的缺陷和困惑得到曝光,同时也提供了一次社会教育的机会。艾滋病作 为21世纪的巨大隐患,终于在中国引起了注意和警惕,对于政府来说,仅仅承认艾滋病在中国灾难性的蔓延是远远不够的,更应该检讨政府的责任,教育政府官员 和普通民众,支持而不是迫害民间防艾人士,同时在法律上保障艾滋病人生存和生活的权利。

A Controversial Wedding - Should HIV/AIDS Patients Be Permitted to Marry?

On paper, the Chinese Marriage Law guarantees people's right to marry freely. Other laws and health regulations are vague about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people living wiht HIV/AIDS can marry. Yet a number of local regulations specifically prohibit such marriage, or they have made such marriage practically impossible.

国内各级部门和地方法规对爱滋病人是否有婚育权问题答复不一。作者从不少法规中发现一个共同点:爱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在法律上受到种种歧视。难怪社会上人们对他们充满惧怕、仇视、和偏见!




2002 年11月, 一个艾滋病毒携带者将要举行的婚礼在中国大陆掀起了轩然大波, 并引发了一场有关艾滋病人婚姻权利的争论。从媒体捕捉到这一新闻起,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 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有关机构,司法界、 医学界的学者, 民间艾滋活动人士以及普通老百姓竞相表示其立场和看法, 再加上新闻界的炒作, 事情几经演变, 最终以当事人的京城公开婚礼半路夭折了事。 整个事件的利弊对不同方面有不同的结果, 最消极的影响似乎是落在了当事人的身上 私生活和照片被大量曝光,被迫戴上了艾滋女的帽子,亲友关系受到影响;另一面是,这一事件无意中或许对艾滋普及教育和引起社会对艾滋病人权利关注 方面产生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事情的开始纯属偶然。 去年11月13日, 贵阳的报纸刊出艾滋病毒感染者要结婚的消息。这条新闻立即被多家报刊转载,在全国范围引起注意。许多新闻单位从全国各地到当地采访小琴 那位准备结婚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和她的未婚夫小明(两人皆化名)。小琴5年以前由于吸毒,与他人共享针头而感染艾滋病毒。她一度对生活失去信心,曾两次企图 自杀。后来,贵阳市疾病防控中心帮助她戒掉毒瘾,健康的男朋友小明也对她不弃不离,这才重新建立生活的勇气,并决定与小明结为夫妻。随后传出二人受到邀 请,将到北京以治疗艾滋病著名的地坛医院举行婚礼,由演艺界的名人为其证婚的消息。至此,小琴和小明身不由己,成为全国注视的焦点,私人婚礼成为公众事 件,并由此引出了关于艾滋病人是否应该结婚的讨论。

事发时恰值12月1 日国际艾滋日的前夕,加之近年来国际上对于中国的艾滋病危机问题的密切注意,艾滋病问题在大陆成为一个敏感的热门话题。所以当这个事件公开以后,除新闻界大作文章以外,其它各方面也都纷纷响应,或表明立场或提供信息,有些则提出疑问。

这其中最为敏感的问题是:法律是否允许,或是否应该允许艾滋病人或艾滋病毒感染者享有结婚的权利。这个问题在某种意义上不是一个单纯的法律问题。 它牵涉到许多其它相互关联的问题,比如:社会对艾滋病和艾滋病人的态度,大众对艾滋病在医学上的了解程度,政府在艾滋病防治上采取了什么措施、对艾滋病人 和病毒感染者是否愿意和有没有能力提供帮助,等等。

这些问题纠葛在一起,使这一事件变得极为复杂。但由于小琴和小明的事件在全国范围内造成的巨大影响,将艾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结婚权利的问题提到前台,同时也使现存的有关法规受到前所未有的审视和值疑。

中国的婚姻法在明确规定婚姻自由的前提下,有这样一条规定:患麻风病未经治愈或患其它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的人禁止结婚,但这条规定 没有对其它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做出任何详细说明。根据《法制日报》在小琴事件的过程中发表的,署名莫纪宏的文章《艾滋病人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 护》(Beijing AIZHI Action Project 11/25/2002)中的解释,根据我国现行婚姻法的规定,艾滋病人不属于法律禁止结婚的范围,艾滋病人是可以结婚的,法律不禁止即为自 由。但婚姻法实际和其它的中国法律一样,在国家基本法之外还有其它许多补充规定,这些规定常常就给法律在实际执行上留下很多余地。如果对下面列出的有关 结婚的规定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对艾滋病人结婚的限制实际上于婚姻法所说的婚姻自由有相当的距离:

  • 《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九条规定:经婚前医学检查,对患指定传染病在传染期内或者有关精神病在发病期内 的,医生应当提出医学意见:准备结婚的双方应该暂缓结婚。第三十八条:指定传染病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 》中规定的艾滋病,淋病,梅毒,麻风病以及医学上影响结婚和生育的其它疾病。

  • 《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十二条:申请登记结婚的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登记管理机关不予登记。其中的第五种情形是患有法律规定的禁止结婚和暂缓结婚的疾病的

  • 《关于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的管理意见》中提出:艾滋病病人应暂缓结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如申请结婚,双方应接受医学咨询。
但是各地方法规的规定,经仔细研读,进一步对婚姻自由加以限制:

  • 《黑龙江省艾滋病性病预防控制办法》第十三条: 婚姻登记机关在办理结婚登记时应当严格审查申请人所持的婚前医学检查证明,对艾滋病病人和梅毒、淋病未治愈者不予登记。

  • 《广州市性病防治规定》第二条:本规定所指的性病是:艾滋病、淋病、梅毒、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非淋菌性阴道炎、尖锐湿 疣、生殖器疱疹。第十四条实行婚前保健制度中有:婚前健康检查的医疗机构,发现性病患者必须及时报告辖区内性病监测点,并进行治疗。未经治愈的性病患者, 民政部门不得办理结婚登记。

  • 《青岛市防治性病规定》第二条: 本规定所称性病是指,艾滋病、淋病、梅毒、非淋菌性尿道炎、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软下疳、性病性淋巴肉芽肿以及国家、省、市卫生行政部门确定的其它性传 播疾病病种。第十三条,经青岛市人民政府批准实行婚前健康检查的地区,须将性病检查列为必查项目。申请结婚的当事人凭指定医疗单位检查证明办理结婚登记手 续。婚姻登记机关对双方或一方患有性病未治愈的,不予登记、禁止其结婚。 对患性病未治愈的已婚者,计划生育主管部门不发给其准生证。

  • 《四川省预防控制性病艾滋病条例》:民政部门在办理结婚登记(含涉外结婚登记)时应对申请人所持的婚前医学检查报告进行审查。对艾滋病、梅毒、淋病病人及感染者未治愈的,不予登记。
从 上面列举的中央和地方有关法规条例中不难看出,尽管婚姻法中没有直接、明确地规定禁止艾滋病人结婚,但在行政部门结婚登记的实际工作中,绝大部分的艾滋病 患登记结婚的要求将会被拒绝。也就是说艾滋病人并没有结婚的自由。即使婚姻法中结婚自由的条款明确地包括艾滋病人,在实际的实施中这一条款也会丧失其意义 和效力。

艾滋病人自由婚姻的权利之所以至今才被公开地提出,大概是因为以往艾滋病人或艾滋病毒携带者申请结婚的情形少之又少。即使有人的结婚申请遭到否 决,站出来公开说自己是艾滋病患、要求享有结婚甚至生育的权利,没有巨大的勇气和好运也是不可能的。小琴小明的结婚愿望若非一连串的碰巧成为新闻,又将是 什么样的结局呢?现在中国艾滋病人人数正在以灾难性的速度增长,可以预见,包括艾滋病人的结婚自由权在内的一些法律问题,他们在生活和医疗上的保障等问题 都将逐渐引起社会的注意,对现存法规提出质疑。 

现在,艾滋病人结婚自由的权利问题借小琴小明事件已经被推出前台,对司法和行政部门来说,修改基本法则上的含混不清,解决法律和实际规定的不一 致,真正保障艾滋病人婚姻自由的权利成了无法回避的问题。针对社会和普通民众来说,广泛普及有关艾滋病的知识,从医学的角度了解艾滋病人的婚姻和生育问 题,不仅可以提供一个文明宽容的社会环境,更在艾滋病的防治方面有深远的意义。小琴小明事件的积极作用之一便是它造成的广泛社会影响,提供了一个民众教育 的机会。然而,要使保障爱滋病人合法权益成为可能,首先要帮助为卫生和行政部门的有关人员,特别是那些在政策制定修改上起作用的官员,对艾滋病有一个科学 和全面的认识。  

上面列举的法规条例的另一特征是将艾滋病归于性病的范畴,和梅毒,淋病等传统上被认为是荒淫纵欲之疾并列。这不仅表现出政策制定人员对艾滋病了解 不够。在目前大部分中国人对艾滋病几乎没有什么认识的情况下,这些法规对普通民众至少有两个误导作用:一是把艾滋病当成只是通过淫乱性交传染的疾病,而忽 略了其它传染途径,尤其是非个人可以负责的传染途径,如医疗上使用不洁针头,混乱的血液管理等。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河南农村成千上万的农民信了政府官员血 浆经济的宣传,在豪不知情的状态下,卖血换钱,染上艾滋病。二是艾滋病患者当成道德败坏的荒淫之徒来对待,示意与他们结婚便会遭传染。这样,不许他们结 婚、防备他们贻害人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这在一个对艾滋病惧如瘟疫、对艾滋病人充满歧视和偏见的社会环境里无疑是很容易被民众接受的。
  
在法律上禁止或限制艾滋病人结婚其中是否有道德歧视的因素在内?即使有大概也不会公然承认。那么其堂而皇之的理论基础就是防止艾滋病人通过婚姻关 系将艾滋病传染他人。在小琴小明事件中,一些医学专家通过媒体提供知识,帮助人们了解经由婚姻传染艾滋病的危险及其预防的可能性,以及艾滋病人的生育问题 等。比如,中国新闻网11月21日报道了北京市艾滋病临床研究中心副主任赵红心的观点:从临床统计来看,结婚并不是使艾滋病蔓延的途径。11月20日信息 时报报道,广东省艾滋病防治研究所何群副所长认为,如果艾滋病人接受医生的指导,严格和正确地使用避孕套,夫妻间传染艾滋的可能性极低,最为保守的估计可 以降低90%以上,传染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11月22日南方周末报道据研究,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一个健康男子和一位携带艾滋病毒的女性性交一次,感染艾滋病的几率大约是1卅 500,如果将上述两人性别交换,健康女性感染艾滋病毒的几率约为1卅200。在同一篇报道中,还谈到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对18对一方感染艾 滋病毒的夫妻进行了调查,发现他们共同生活三年后,所有健康的一方均未被感染。湖北艾滋病专家桂希恩对60对夫妻进行过同类调查,最终有6对夫妻双方均被 感染。遗憾的是这篇文章没有提供有价值的细节,如这些被调查的夫妻对艾滋病及其防治的知识的了解程度,他们的性生活习惯,避孕套的使用情况等。总而言之, 从上述专家的介绍来看,把禁止艾滋病人结婚看成是预防艾滋病蔓延的途径,除了剥夺他们的权力、造成对他们的歧视外,在预防艾滋病蔓延上没有多少价值。更有 价值的是帮助这类夫妻在实际生活中有效地预防传染的同时,普及有关的知识,教育民众,为艾滋病人在法律和社会上创造一个不受歧视,不被羞辱,宽容相助的环 境,以保证他们的权利。
  
关于艾滋病人的生存环境,在小琴小明事件有关的报道中也涉及到一些。比如,南方周末的文章谈到记者在北京街头随机向10位行人发问:你是否可以 和艾滋病人握手时,7人说怕传染,还有一人当场跑掉。2001年5月,桂希恩将6位艾滋病人带回家中照料,遭到邻居的一致抗议。记者还在某些公开出版物 上看到诸如苍天有眼,终于让那些荒淫之徒得到了报应的字眼。艾滋病人失去工作,被停发工资甚至失去独生子女费。

歧视艾滋病人的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在民众对艾滋病没有多少了解的中国无论歧视的程度多深,歧视的原因多么荒谬都不足为怪,这必须经过广泛的长久的教育才能改变。如果中国仍然以法律的形式剥夺艾滋病人的平等和自由的权利,又如何指望一个宽容的社会环境呢?
  
小琴小明事件就艾滋病人的权利保护问题引起了社会的广泛注意和讨论;现行法律上的缺陷和困惑得到曝光,同时也提供了一次社会教育的机会。艾滋病作 为21世纪的巨大隐患,终于在中国引起了注意和警惕,对于政府来说,仅仅承认艾滋病在中国灾难性的蔓延是远远不够的,更应该检讨政府的责任,教育政府官员 和普通民众,支持而不是迫害民间防艾人士,同时在法律上保障艾滋病人生存和生活的权利。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