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黑龙江省精神病院黑幕重重:关入疯人院的上访者
陈世忠



Detained in Psychiatric Institution for Petitioning Authorities About Abuse

"人与人权"编辑部全体成员:

我 向你们紧急呼吁:请共同帮助已经在精神病院被关押四年多,现又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逮捕的幼儿教师张共来女士脱离苦海。 2003年1月9日,此案将在北京开庭公开审理。 我衷心希望此案会引起你们的严重关注,尽可能派记者或观察员到北京出席旁听庭审过程,并公开揭露此事。我更希望借此案揭露大陆政府几十年来,一贯地以精神 病为借口,迫害大量无辜的上访者的滔天罪行。附上三篇文章。

请与我保持联系, 谢谢!
祝2003年新年快乐。

陈世忠
2003年1月4日





附件一: 张共来的上访信


我叫张共来,1981年毕业于哈尔滨市幼儿师范学校,事发前是哈尔滨市妇联职工幼儿师范学校附属第二幼儿园的人民教师。1990年我因在怀孕期间及产后受到本单位领导的不公正对待,同他们发生了争执,于是就被剥夺了教师权利和工作权利直到现在。

多年来,我不断上访,要求发还一直被非法扣发的工资,恢复教师工作、职称和名誉。为此,我先后去过哈尔滨市信访办、黑龙江省妇联,还得到过两任市 委书记转给哈尔滨市妇联给予解决问题的批示。可市妇联的几届领导总是刁难,使问题得不到解决。而且因为我去省、市领导那?塈i了她们的状,她们更加深了对 我的仇恨。

1998年7月29日那一天,我去省信访部门继续上访。我手里拿著一块牌子,上面简要地写著我的遭遇和上访要求。省信访办的人看了很是恼火,就让 我等著,然后挂电话让我们单位及哈尔滨市妇联来人把我接回去解决问题。可是哈尔滨市妇联的单芸部长、我单位的滕秀芝、张瑞芳两个校长来了之后,省信访办的 那个工作人员却让我到黑龙江省信访办的后门去,说是要给我解决问题。我上访的目的不就是想要解决问题吗?所以我就信以为真地来到后门。可是万万没想到,他 们带来了四名身穿白大褂的壮汉连踢带拽地把我塞进汽车,一直绑架到哈尔滨市精神病院。滕秀芝、张瑞芳二人亲自签字,做了我的所谓监护人,并交上公款支 票,作为我的医药费。所有这一切,我的家里人却久久一无所知。

进了哈尔滨市精神病院后,我被反锁在一个进去就别想出来的男女混合的四病区里。搜身后没作任何身体检查,我就被推进了一个12平方米左右,有五张 病床的病房。他们把我指定在中间的一张床上,其它四张床围著我,都是精神病患者。我的床上只有褥子没有被子,褥子上有著尚未干的屎、尿、月经血等残留物, 室内臭气熏天。我问了几句,一个男的说:你以为你是谁?再多说就把床拿走,让你睡在水泥地上。吃中午饭时他们没让我吃,并在没作任何检查的情况下,两 个男的上来把我按住,由一个女护士强行给我打了一针,使我昏迷过去。我昏迷了两天两夜,屎尿都拉在床上。他们没有给我一口水、一粒米。这期间还要不间断地 打针,一天二至三针,口服药好几种,如不服从就要绑在床上强行往嘴里灌,或是遭电击等等。我醒后还要遭到周围疯子的打骂折磨,护士的训斥。我的处境既不如 犯人也不如精神病人。监狱里的犯人还有放风的时间,精神病人也可被家属带出去晒晒太阳,而我却没有这种权利!后来我悄悄托了一位精神病人的家属给家里人打 了电话,才使家人在我失踪一周之后终于找到了我。当我家人见到我时,我已是从头到脚生满了虱子,头发被疯子拽掉许多,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浑身带著屎 尿及血。这些人的法西斯野蛮暴行不仅使我在精神和肉体上受著痛苦折磨,还使我的许多旧病复发。

哈尔滨市妇联的共产党官员还逼我家人承认我有精神病,企图强迫他们做我的监护人,并要求他们写出保证书:放人后张共来永远不得上访。我的家人回答 说:上访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张共来是一个正常的人,不是精神病患者,根本谈不上什么监护的问题。就这样,我单位领导和哈尔滨市妇联的卑鄙目的没能达到,接 下来就是继续关押、打针、吃药、让疯子折磨我。哈尔滨市妇联主席张桂华竟然对我家人说:你们是个人,我们是公家,你们拿人治气,我们能出得起钱,拿出三 四十万没问题。

有一次,一位病人家属对我说:我看你不是病人,怎么也和她们一样吃药打针呢?我告诉他:我确实不是病人,是因为上访被抓来的。一个护士马 上说: 别听她胡说,她是精神病,精神病(患者)的话你也信吗?医护人员及相关部门常常提醒我是一个精神病病人,他们想用暗示引诱的方法,加上打针强 迫服药使我真的变成精神病人。有的病人家属想借给我手机用,护士说:家属不许借给病人东西,不许同病人接触。这一切使我蒙受了极大的侮辱。多少次医护 人员一边打针一边对我喊道:叫你告,这回看你还告不告
了。谁能说日本电影追捕的情节是虚构的,而且只会发生在日本呢?

2000年下半年,精神病院院长张聪沛让我的家人接我出院。我的家人请他拿出诊断书和出院手续,并要求我单位的滕秀芝、张瑞芳两个所谓的监护人接 我出院。院方因为办不到而没有答应。可是,接下来他们居然把我所住的男女混合病房改为男病区,只留下我一个女的同男疯子们住在一起。当家人找到院方质问并 强烈要求改变病房环境时,院方和哈尔滨市政府又搞了个阴谋,他们让我在家等候通知,可是直到今天也没有一点答复。现在哈尔滨市妇联主席张桂华早已调走,新 任的领导则以不是当事人为由不闻不问不管。而原来的当事人单芸部长,却当著新任妇联主席的面对我家人大声喊道:张共来的病治好了,早就出院了,不存在住 院的问题了。这时候,我家人拿出精神病院2002年4月24日开出的住院催款单来,哈尔滨市妇联的领导人又装聋作哑,不予理睬了。

至今,我已被迫在精神病院滞留四年多。我的儿子现在已经十三岁了,却长期得不到母爱。我的教师工作得不到恢复,十几年的工资得不到补发,由于她们 的迫害给我造成的多种疾病没人过问。他们这些人哪有什么人性和良知可言?令我不明白的是:共产党的妇女联合会怎么成了违法乱纪,迫害妇女的场所?我从小受 的是共产主义的教育,中学时期和参加工作后一直担任著共青团干部的工作。我从来不想争个一官半职,也没有什么宗教信仰。我的哥哥姐姐都是开垦北大荒的知 青,我们一家处处都在响应党的号召,奉公守法。可是我们至今也不明白到底错在哪?为什么这些当权者们对待我比对待杀人、放火、强奸、抢劫的刑事犯罪分子还 要残忍?她们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律,多年来不断严重侵犯著我的人格权、健康权、教师权、劳动权、孕产妇的保护权、未成年儿童权,其行为令人发指。望上级部门 调查处理,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还法律以尊严,还我一个公道.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妇联第二幼儿园人民教师 张共来

2002年5月25日




附件二: 黑龙江省精神病院黑幕重重-迫害上访者,关入疯人院


世界精神病学会在日本横滨召开大会,决定调查中国大陆利用精神病对异议人士和法轮功信徒进行残酷镇压的行为。就此想谈一宗我知道的个案。

中国大陆奉行一对夫妻一个孩的国策。但结婚后生小孩,还需要申请生育指标,否则胎儿就成了不准出生的人。不是强迫你(哪怕已怀孕七,八个月!)堕胎,就是在孩子出生后惩罚爸爸妈妈。但这还不够,有了生育指标,还得有本单位负责人的同意。否则,生儿育女还有麻烦。

未获领导批准怀孕受打击报复


我的朋友张共来女士就因为未获领导批准怀了孕而受打击报复,因不服而不断上诉抗议,最后竟被关进精神病院达四年之久.
  
张共来于1988年7月通过考试,被哈尔滨市妇联第二幼儿园录取为教师。她31岁才结婚,在考核录取时她曾承诺两年内不生孩子。后来考虑到医生的意见,她在32岁时怀了孕。单位负责人觉得她违反了承诺,对她十分恼火,想尽办法给她穿小鞋。

1989年她放完产假后不给她工作,让她去扫厕所,按临时工对待。幼儿园领导还不准她报销生孩子费用,甚至扣发她应得的独生子女 费。张共来与园长因此发生争执后,领导便以不听从分配和扰乱工作为由,停止了张的工作,并停发工资,欲逼她离开。张共来向市纪检委投诉。1991年在纪检 委的干涉下,单位认错,纪委和妇联还决定:为了缓解双方的紧张关系,张可以休一段长假。半年后,她要去上班却被领导按编制外处理了,不允许她上班。幼师滕 校长(全国劳模)说:你不是能告状吗? 把我们告到纪检委,有能耐告到市长那去!想上班没那么容易。从1997年1月起,张共来不断给市委领导写信要求讨回公道,获得工作权利,但校方反诬她有 偏激性精神病。


被强行绑架到疯人院


她在市里解决不了问题,只得去省委、省政府上访。她一个人举著一块小小标语牌,没有人理睬。到了1998年7月29日,她又来到省 政府上访。一位干部出来说:你进来吧,今天我们一定解决你的问题。 她一进信访办公室, 幼师两校长早就等在那?堙C接著进来四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子,不由分说地把她反绑双手,连踢带拽地塞进汽车,从省政府直接拉到精神病院。两校长以监护人的身 份签了字,并为张交了所谓医疗费!
 
张被押到该院的第四病区,反锁在男女混合的重患群体里。先对她搜身,然后未作体检就把她推进约一间约12平方米的病房里。里面一共五张床。她的床 上没有被子,只有一条屎尿未干,带有月经血的褥子。室内臭气熏天。张要求和家属联系,一个男子走过来冲著她喊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再敢多嘴连床也搬走, 让你睡在水泥地上。就这样,当天一点饭也没给她吃,也没进行任何身体检查,却上来两个男人,将她按住,由护士强行给她打了一针,使她昏死过去。此后两昼 夜里,张共来大小便失控,这两昼夜里,医院没给她吃一口饭,喝一口水,只是不间断地逼她吃各种药,一天两三次地打针。她如果不服从,就绑起来过电。她还要 遭到同室真正疯子的打骂。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衣服被撕破,头发被扯掉,苦不堪言。有 一次护士让她吃药时说: 这里的药比药店的药毒性大几倍。张听后责问她说:这不是故意杀人吗,你们的职业道德哪去了? 护士回答说:这你跟我说不著,没病谁到这里来?你 们单位拿了钱你就得吃药,否则我们没法交待。
 
不仅如此,他们把张共来抓进精神病院后,故意不通知家属。一周后,张苦苦哀求一位护理病人的家属打了电话,才使家人找到了她。见面时她已经从头到脚生满了虱子,浑身上下也臭气难闻。
 
这个精神病院里有不少因上访而被当作精神病患者关进来的健康人。病院对他们特别残忍,不准他们说话, 待他们连犯人也不如。犯人还有放风的时间,精神病人也可被家属带出去晒晒太阳,而上访人却没有这种权利,而且要忍受著打针吃药的痛苦折磨。如果有谁敢同医 护人员理论,就被绑在床上,不能动弹,或是增加打针剂量和增加服药用量。
 
张的哥哥姐姐找到她以后,多次同市妇联交涉要求放人。市妇联的张桂华主席说:我们是公家,能拿得起钱,二三十万没问题。甚至扬言让她老死在里面。又提示张共来的家属说:如果写出书面保证,永不上访,就可以放人!
 
由于家属的不断交涉,两个月之后张可以出去放风,见见阳光,后来还可以回家照顾一下孩子。尽管如此,她仍然没有人身自由和正常人讲话的权利。

写了保证书才可能获得平反


时至今日,她在疯人院已经四年多了。她不仅在精神上受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更造成了身体上的多种疾病。她患有心脏病、肺炎、 萎缩性胃炎、十二脂肠球炎、胆胰炎等,还有许多旧病复发。就连本来正常的月经也不正常了。因为单位负责人不愿出钱给她看病,这些都得不到应有的医治。.张 共来有段时间住在市立医院治疗肺炎。一天半夜,园领导竟指挥民警把她强行押回精神病院,由医护人员逼她吃治疗精神病的药,而不是吃治肺炎的药。护士一面恶 狠狠地给她灌药,一面问她:看你还告不告啦? 妇联和医院已终止了对她的一切疾病的治疗。
 
张共来女士在精神病院里亲眼目睹许许多多惊心动魄的事,时间长了,也会被刺激得不正常。有一次护士给病人做静脉点滴时,针掉在地上,沾满了细菌, 该护士拿起来就要往病人身上扎。该精神病院因上访被关进来的就有三十多人!后来,一些人陆续被放了出去。通常是由家属前来苦苦哀求,写保证书。一是答应当 事人向领导承认错误,不再告状;二是保证不与任何媒体接触;三要保证不向外界透露精神病院的所见所闻。如果出院以后还不老实,他们随时随地可以用旧病复 发为由再把人抓回来!张共来拒绝妥协,所以一直留在精神病院的病员花名册上。
  
就这样,从不准生孩子起,到如今孩子已经13周岁了。他幼小的心灵充满了创伤,而当妈妈的苦难却一个接一个不断,远远看不到出头之日!(此文原载"开放杂志"2002年11期)




附件三
从黑龙江省精神病院到北京市公安局拘留所----张共来苦难历程有续篇----大陆读者:知情人



张共来被强行关进哈尔滨市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已经四年了。为了讨还公道,她决定上京城找共产党的包公,她对此仍抱希望。到 了北京后,她找遍了所有该找能找的共产党衙门。然而,她的东奔西走不但没有得到丝毫的公道或同情,反而是北京的共产党衙门向黑龙江省政府反馈信息。据可靠 消息,中共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兼纪检委书记杨光洪为此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研究如何进一步整治张共来。结果就发生了下面的一幕。

张共来到北京后,住在西城区缸瓦市羊皮胡同5号好运来旅店。今年8月3日晚,住在同一房间的女子唐忆正连续咳嗽,不停地往寝室地上吐痰(此人还亲 口讲过,她曾患过肺结核病)。包括张共来在内的所有同寝室的人对这种影响公共卫生的行为进行了劝阻。不料,唐女士不仅不听,反而暴跳如雷地冲大家满口脏 话,大喊大叫。于是张将旅店老板请了来。这下唐忆正更加恼羞成怒,突然冲到张共来的床前,摁住张的双手,朝其头部猛打。张出于自卫,用唯一可以活动的脚将 她踢开。不料,唐就此故意躺倒在地,大喊起来,引来了旅店服务员等很多人。接著有人报了警。当救护人员赶来时,唐忆正仍躺地不起,高声叫喊腰断了, 用担架抬我。救护人员只好用担架将其抬起,送往北京市120急救中心。经120急救中心诊查和CT片检查,均未发现唐忆正腰部有任何异常。唐忆正也不 再喊叫了,乖乖地自己走回到旅店。事后的第三天,派出所负责办案的民警朱增强正式告诉张共来说唐忆正没啥事,并发还给她被扣押了三天的身份证。可见,至此 此事已正式了结。此后的十几天里,唐忆正与往日一样,上街购物,办事和游玩。
  
可是,8月20日,也就是事过十七天后,办案民警又找到张共来,说唐忆正已构成轻伤,并据此将张刑事拘留,把她羁押在西城公安分局看守所直到今天。家人不能探监,更不能得知张的丝毫消息。
  
不需要高深的法律知识即可看出,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公安分局关押张共来的行为实属违法,因为:
  
一. 张共来出于维护公共卫生,劝阻曾患有肺病的唐忆正不要随地吐痰,致使唐忆正对其施以暴力。是唐忆正突如其来地冲到张床边,将张的双手按住且 猛打其头部。张出于不得已,才采取紧急行动,用仅能活动的脚来自卫。当时有同房间的其它人员和旅馆老板及报警现场检查为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二十一条,张共来对唐忆正的所谓轻伤(?)不应负责。作为执法人员不去追查先动手打人、挑起事端、破坏社会治安的人,反而抓住被打的张共来不放,甚至 拘押。这不是帮助坏人,打击好人又是什么?
  
二. 事发当时,唐忆正坐到地上大叫,说张踢坏了她的腰 ,让救护人员用担架抬她到120急救中心。当时经多方检查,未见唐忆正的腰部有任何伤害,有120急救中心诊断和CT片检查为证。经检查腰部未见异常后, 她立即站起,轻松自如地走回旅馆,可见她纯属讹诈。 且事后她的行动自如,连续十几天逛大街、逛商店、出门办事等等无所不为。此等行动,岂能说明其腰受伤?
  
三. 事发三天后,唐忆正跑到北医大医院,拿来一份由一个连处方权也没有的实习医生开具的腰横突骨骨折的X光片和诊断证明,诬告张共来,岂能服人?!有谁能证实唐忆正在这三日内没在别处受过撞击与伤害?
  
四. 这件小事本来已经了结了,可是时隔17天,公安人员竟然以构成轻伤的罪名拘押了张共来。他们不看事发当时的医务诊断,却硬要以唐忆正事后私自弄来的一份所谓诊断为依据,把张非法拘留达四个月之久,还扬言要判她刑。这不是目无执法原则又是什么呢?
  
所有这些是因为北京市的公安干警业务素质太差吗?根本不是。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详细介绍事情的前后经过,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隐藏在背后的见不得人 的肮脏东西(据说,自从杨光洪召开会议以后,中共政府就利用唐忆正,加以收买,借机抓捕张共来)。在这个国家里,一切制度性的文件,都是以维护当权者的利 益为出发点。法制的性质是维护权力,压制人民,而不像西方国家的法制是限制权力。所以,当今的中共当权者大都是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为 所欲为,有的甚至无恶不作。受害的平民百姓只好忍气吞声,而那些敢于向当权者依法论理的人们则往往没有好结果。时值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为了营造共产党王 朝的太平盛世,对于象张共来那样的不屈不挠的上访者,必然要想尽一切卑鄙伎俩来迫害她。
  
张共来在大陆的命运是可悲的,又是很典型的。她从来没有过任何政治诉求;她从来也没有想要反对中国共产党。但是,就是因为她既不会向领导溜须拍马 送礼进贡,又不肯忍气吞声委曲求全,竟然遭到如此迫害。她每一次越级上访,总以为把她培养成人的共产党会替她主持正义,辨明是非。可是,事实上她的每一次 越级上访的结果都给自己招致更大的麻。到头来,被抓进了精神病院,受尽折磨和侮辱。而今又被人陷害,抓进了拘留所,面临著判刑劳改的厄运。
  
张共来的遭遇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中国大陆无数上访者的悲惨结局,他们的吃亏就因为他们依然幻想著在中国还有说理的地方。

(此文将发表在"中国之路"电子杂志2003年第1期上)

Detained in Psychiatric Institution for Petitioning Authorities About Abuse

"人与人权"编辑部全体成员:

我 向你们紧急呼吁:请共同帮助已经在精神病院被关押四年多,现又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逮捕的幼儿教师张共来女士脱离苦海。 2003年1月9日,此案将在北京开庭公开审理。 我衷心希望此案会引起你们的严重关注,尽可能派记者或观察员到北京出席旁听庭审过程,并公开揭露此事。我更希望借此案揭露大陆政府几十年来,一贯地以精神 病为借口,迫害大量无辜的上访者的滔天罪行。附上三篇文章。

请与我保持联系, 谢谢!
祝2003年新年快乐。

陈世忠
2003年1月4日





附件一: 张共来的上访信


我叫张共来,1981年毕业于哈尔滨市幼儿师范学校,事发前是哈尔滨市妇联职工幼儿师范学校附属第二幼儿园的人民教师。1990年我因在怀孕期间及产后受到本单位领导的不公正对待,同他们发生了争执,于是就被剥夺了教师权利和工作权利直到现在。

多年来,我不断上访,要求发还一直被非法扣发的工资,恢复教师工作、职称和名誉。为此,我先后去过哈尔滨市信访办、黑龙江省妇联,还得到过两任市 委书记转给哈尔滨市妇联给予解决问题的批示。可市妇联的几届领导总是刁难,使问题得不到解决。而且因为我去省、市领导那?塈i了她们的状,她们更加深了对 我的仇恨。

1998年7月29日那一天,我去省信访部门继续上访。我手里拿著一块牌子,上面简要地写著我的遭遇和上访要求。省信访办的人看了很是恼火,就让 我等著,然后挂电话让我们单位及哈尔滨市妇联来人把我接回去解决问题。可是哈尔滨市妇联的单芸部长、我单位的滕秀芝、张瑞芳两个校长来了之后,省信访办的 那个工作人员却让我到黑龙江省信访办的后门去,说是要给我解决问题。我上访的目的不就是想要解决问题吗?所以我就信以为真地来到后门。可是万万没想到,他 们带来了四名身穿白大褂的壮汉连踢带拽地把我塞进汽车,一直绑架到哈尔滨市精神病院。滕秀芝、张瑞芳二人亲自签字,做了我的所谓监护人,并交上公款支 票,作为我的医药费。所有这一切,我的家里人却久久一无所知。

进了哈尔滨市精神病院后,我被反锁在一个进去就别想出来的男女混合的四病区里。搜身后没作任何身体检查,我就被推进了一个12平方米左右,有五张 病床的病房。他们把我指定在中间的一张床上,其它四张床围著我,都是精神病患者。我的床上只有褥子没有被子,褥子上有著尚未干的屎、尿、月经血等残留物, 室内臭气熏天。我问了几句,一个男的说:你以为你是谁?再多说就把床拿走,让你睡在水泥地上。吃中午饭时他们没让我吃,并在没作任何检查的情况下,两 个男的上来把我按住,由一个女护士强行给我打了一针,使我昏迷过去。我昏迷了两天两夜,屎尿都拉在床上。他们没有给我一口水、一粒米。这期间还要不间断地 打针,一天二至三针,口服药好几种,如不服从就要绑在床上强行往嘴里灌,或是遭电击等等。我醒后还要遭到周围疯子的打骂折磨,护士的训斥。我的处境既不如 犯人也不如精神病人。监狱里的犯人还有放风的时间,精神病人也可被家属带出去晒晒太阳,而我却没有这种权利!后来我悄悄托了一位精神病人的家属给家里人打 了电话,才使家人在我失踪一周之后终于找到了我。当我家人见到我时,我已是从头到脚生满了虱子,头发被疯子拽掉许多,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浑身带著屎 尿及血。这些人的法西斯野蛮暴行不仅使我在精神和肉体上受著痛苦折磨,还使我的许多旧病复发。

哈尔滨市妇联的共产党官员还逼我家人承认我有精神病,企图强迫他们做我的监护人,并要求他们写出保证书:放人后张共来永远不得上访。我的家人回答 说:上访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张共来是一个正常的人,不是精神病患者,根本谈不上什么监护的问题。就这样,我单位领导和哈尔滨市妇联的卑鄙目的没能达到,接 下来就是继续关押、打针、吃药、让疯子折磨我。哈尔滨市妇联主席张桂华竟然对我家人说:你们是个人,我们是公家,你们拿人治气,我们能出得起钱,拿出三 四十万没问题。

有一次,一位病人家属对我说:我看你不是病人,怎么也和她们一样吃药打针呢?我告诉他:我确实不是病人,是因为上访被抓来的。一个护士马 上说: 别听她胡说,她是精神病,精神病(患者)的话你也信吗?医护人员及相关部门常常提醒我是一个精神病病人,他们想用暗示引诱的方法,加上打针强 迫服药使我真的变成精神病人。有的病人家属想借给我手机用,护士说:家属不许借给病人东西,不许同病人接触。这一切使我蒙受了极大的侮辱。多少次医护 人员一边打针一边对我喊道:叫你告,这回看你还告不告
了。谁能说日本电影追捕的情节是虚构的,而且只会发生在日本呢?

2000年下半年,精神病院院长张聪沛让我的家人接我出院。我的家人请他拿出诊断书和出院手续,并要求我单位的滕秀芝、张瑞芳两个所谓的监护人接 我出院。院方因为办不到而没有答应。可是,接下来他们居然把我所住的男女混合病房改为男病区,只留下我一个女的同男疯子们住在一起。当家人找到院方质问并 强烈要求改变病房环境时,院方和哈尔滨市政府又搞了个阴谋,他们让我在家等候通知,可是直到今天也没有一点答复。现在哈尔滨市妇联主席张桂华早已调走,新 任的领导则以不是当事人为由不闻不问不管。而原来的当事人单芸部长,却当著新任妇联主席的面对我家人大声喊道:张共来的病治好了,早就出院了,不存在住 院的问题了。这时候,我家人拿出精神病院2002年4月24日开出的住院催款单来,哈尔滨市妇联的领导人又装聋作哑,不予理睬了。

至今,我已被迫在精神病院滞留四年多。我的儿子现在已经十三岁了,却长期得不到母爱。我的教师工作得不到恢复,十几年的工资得不到补发,由于她们 的迫害给我造成的多种疾病没人过问。他们这些人哪有什么人性和良知可言?令我不明白的是:共产党的妇女联合会怎么成了违法乱纪,迫害妇女的场所?我从小受 的是共产主义的教育,中学时期和参加工作后一直担任著共青团干部的工作。我从来不想争个一官半职,也没有什么宗教信仰。我的哥哥姐姐都是开垦北大荒的知 青,我们一家处处都在响应党的号召,奉公守法。可是我们至今也不明白到底错在哪?为什么这些当权者们对待我比对待杀人、放火、强奸、抢劫的刑事犯罪分子还 要残忍?她们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律,多年来不断严重侵犯著我的人格权、健康权、教师权、劳动权、孕产妇的保护权、未成年儿童权,其行为令人发指。望上级部门 调查处理,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还法律以尊严,还我一个公道.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妇联第二幼儿园人民教师 张共来

2002年5月25日




附件二: 黑龙江省精神病院黑幕重重-迫害上访者,关入疯人院


世界精神病学会在日本横滨召开大会,决定调查中国大陆利用精神病对异议人士和法轮功信徒进行残酷镇压的行为。就此想谈一宗我知道的个案。

中国大陆奉行一对夫妻一个孩的国策。但结婚后生小孩,还需要申请生育指标,否则胎儿就成了不准出生的人。不是强迫你(哪怕已怀孕七,八个月!)堕胎,就是在孩子出生后惩罚爸爸妈妈。但这还不够,有了生育指标,还得有本单位负责人的同意。否则,生儿育女还有麻烦。

未获领导批准怀孕受打击报复


我的朋友张共来女士就因为未获领导批准怀了孕而受打击报复,因不服而不断上诉抗议,最后竟被关进精神病院达四年之久.
  
张共来于1988年7月通过考试,被哈尔滨市妇联第二幼儿园录取为教师。她31岁才结婚,在考核录取时她曾承诺两年内不生孩子。后来考虑到医生的意见,她在32岁时怀了孕。单位负责人觉得她违反了承诺,对她十分恼火,想尽办法给她穿小鞋。

1989年她放完产假后不给她工作,让她去扫厕所,按临时工对待。幼儿园领导还不准她报销生孩子费用,甚至扣发她应得的独生子女 费。张共来与园长因此发生争执后,领导便以不听从分配和扰乱工作为由,停止了张的工作,并停发工资,欲逼她离开。张共来向市纪检委投诉。1991年在纪检 委的干涉下,单位认错,纪委和妇联还决定:为了缓解双方的紧张关系,张可以休一段长假。半年后,她要去上班却被领导按编制外处理了,不允许她上班。幼师滕 校长(全国劳模)说:你不是能告状吗? 把我们告到纪检委,有能耐告到市长那去!想上班没那么容易。从1997年1月起,张共来不断给市委领导写信要求讨回公道,获得工作权利,但校方反诬她有 偏激性精神病。


被强行绑架到疯人院


她在市里解决不了问题,只得去省委、省政府上访。她一个人举著一块小小标语牌,没有人理睬。到了1998年7月29日,她又来到省 政府上访。一位干部出来说:你进来吧,今天我们一定解决你的问题。 她一进信访办公室, 幼师两校长早就等在那?堙C接著进来四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子,不由分说地把她反绑双手,连踢带拽地塞进汽车,从省政府直接拉到精神病院。两校长以监护人的身 份签了字,并为张交了所谓医疗费!
 
张被押到该院的第四病区,反锁在男女混合的重患群体里。先对她搜身,然后未作体检就把她推进约一间约12平方米的病房里。里面一共五张床。她的床 上没有被子,只有一条屎尿未干,带有月经血的褥子。室内臭气熏天。张要求和家属联系,一个男子走过来冲著她喊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再敢多嘴连床也搬走, 让你睡在水泥地上。就这样,当天一点饭也没给她吃,也没进行任何身体检查,却上来两个男人,将她按住,由护士强行给她打了一针,使她昏死过去。此后两昼 夜里,张共来大小便失控,这两昼夜里,医院没给她吃一口饭,喝一口水,只是不间断地逼她吃各种药,一天两三次地打针。她如果不服从,就绑起来过电。她还要 遭到同室真正疯子的打骂。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衣服被撕破,头发被扯掉,苦不堪言。有 一次护士让她吃药时说: 这里的药比药店的药毒性大几倍。张听后责问她说:这不是故意杀人吗,你们的职业道德哪去了? 护士回答说:这你跟我说不著,没病谁到这里来?你 们单位拿了钱你就得吃药,否则我们没法交待。
 
不仅如此,他们把张共来抓进精神病院后,故意不通知家属。一周后,张苦苦哀求一位护理病人的家属打了电话,才使家人找到了她。见面时她已经从头到脚生满了虱子,浑身上下也臭气难闻。
 
这个精神病院里有不少因上访而被当作精神病患者关进来的健康人。病院对他们特别残忍,不准他们说话, 待他们连犯人也不如。犯人还有放风的时间,精神病人也可被家属带出去晒晒太阳,而上访人却没有这种权利,而且要忍受著打针吃药的痛苦折磨。如果有谁敢同医 护人员理论,就被绑在床上,不能动弹,或是增加打针剂量和增加服药用量。
 
张的哥哥姐姐找到她以后,多次同市妇联交涉要求放人。市妇联的张桂华主席说:我们是公家,能拿得起钱,二三十万没问题。甚至扬言让她老死在里面。又提示张共来的家属说:如果写出书面保证,永不上访,就可以放人!
 
由于家属的不断交涉,两个月之后张可以出去放风,见见阳光,后来还可以回家照顾一下孩子。尽管如此,她仍然没有人身自由和正常人讲话的权利。

写了保证书才可能获得平反


时至今日,她在疯人院已经四年多了。她不仅在精神上受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更造成了身体上的多种疾病。她患有心脏病、肺炎、 萎缩性胃炎、十二脂肠球炎、胆胰炎等,还有许多旧病复发。就连本来正常的月经也不正常了。因为单位负责人不愿出钱给她看病,这些都得不到应有的医治。.张 共来有段时间住在市立医院治疗肺炎。一天半夜,园领导竟指挥民警把她强行押回精神病院,由医护人员逼她吃治疗精神病的药,而不是吃治肺炎的药。护士一面恶 狠狠地给她灌药,一面问她:看你还告不告啦? 妇联和医院已终止了对她的一切疾病的治疗。
 
张共来女士在精神病院里亲眼目睹许许多多惊心动魄的事,时间长了,也会被刺激得不正常。有一次护士给病人做静脉点滴时,针掉在地上,沾满了细菌, 该护士拿起来就要往病人身上扎。该精神病院因上访被关进来的就有三十多人!后来,一些人陆续被放了出去。通常是由家属前来苦苦哀求,写保证书。一是答应当 事人向领导承认错误,不再告状;二是保证不与任何媒体接触;三要保证不向外界透露精神病院的所见所闻。如果出院以后还不老实,他们随时随地可以用旧病复 发为由再把人抓回来!张共来拒绝妥协,所以一直留在精神病院的病员花名册上。
  
就这样,从不准生孩子起,到如今孩子已经13周岁了。他幼小的心灵充满了创伤,而当妈妈的苦难却一个接一个不断,远远看不到出头之日!(此文原载"开放杂志"2002年11期)




附件三
从黑龙江省精神病院到北京市公安局拘留所----张共来苦难历程有续篇----大陆读者:知情人



张共来被强行关进哈尔滨市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已经四年了。为了讨还公道,她决定上京城找共产党的包公,她对此仍抱希望。到 了北京后,她找遍了所有该找能找的共产党衙门。然而,她的东奔西走不但没有得到丝毫的公道或同情,反而是北京的共产党衙门向黑龙江省政府反馈信息。据可靠 消息,中共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兼纪检委书记杨光洪为此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研究如何进一步整治张共来。结果就发生了下面的一幕。

张共来到北京后,住在西城区缸瓦市羊皮胡同5号好运来旅店。今年8月3日晚,住在同一房间的女子唐忆正连续咳嗽,不停地往寝室地上吐痰(此人还亲 口讲过,她曾患过肺结核病)。包括张共来在内的所有同寝室的人对这种影响公共卫生的行为进行了劝阻。不料,唐女士不仅不听,反而暴跳如雷地冲大家满口脏 话,大喊大叫。于是张将旅店老板请了来。这下唐忆正更加恼羞成怒,突然冲到张共来的床前,摁住张的双手,朝其头部猛打。张出于自卫,用唯一可以活动的脚将 她踢开。不料,唐就此故意躺倒在地,大喊起来,引来了旅店服务员等很多人。接著有人报了警。当救护人员赶来时,唐忆正仍躺地不起,高声叫喊腰断了, 用担架抬我。救护人员只好用担架将其抬起,送往北京市120急救中心。经120急救中心诊查和CT片检查,均未发现唐忆正腰部有任何异常。唐忆正也不 再喊叫了,乖乖地自己走回到旅店。事后的第三天,派出所负责办案的民警朱增强正式告诉张共来说唐忆正没啥事,并发还给她被扣押了三天的身份证。可见,至此 此事已正式了结。此后的十几天里,唐忆正与往日一样,上街购物,办事和游玩。
  
可是,8月20日,也就是事过十七天后,办案民警又找到张共来,说唐忆正已构成轻伤,并据此将张刑事拘留,把她羁押在西城公安分局看守所直到今天。家人不能探监,更不能得知张的丝毫消息。
  
不需要高深的法律知识即可看出,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公安分局关押张共来的行为实属违法,因为:
  
一. 张共来出于维护公共卫生,劝阻曾患有肺病的唐忆正不要随地吐痰,致使唐忆正对其施以暴力。是唐忆正突如其来地冲到张床边,将张的双手按住且 猛打其头部。张出于不得已,才采取紧急行动,用仅能活动的脚来自卫。当时有同房间的其它人员和旅馆老板及报警现场检查为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二十一条,张共来对唐忆正的所谓轻伤(?)不应负责。作为执法人员不去追查先动手打人、挑起事端、破坏社会治安的人,反而抓住被打的张共来不放,甚至 拘押。这不是帮助坏人,打击好人又是什么?
  
二. 事发当时,唐忆正坐到地上大叫,说张踢坏了她的腰 ,让救护人员用担架抬她到120急救中心。当时经多方检查,未见唐忆正的腰部有任何伤害,有120急救中心诊断和CT片检查为证。经检查腰部未见异常后, 她立即站起,轻松自如地走回旅馆,可见她纯属讹诈。 且事后她的行动自如,连续十几天逛大街、逛商店、出门办事等等无所不为。此等行动,岂能说明其腰受伤?
  
三. 事发三天后,唐忆正跑到北医大医院,拿来一份由一个连处方权也没有的实习医生开具的腰横突骨骨折的X光片和诊断证明,诬告张共来,岂能服人?!有谁能证实唐忆正在这三日内没在别处受过撞击与伤害?
  
四. 这件小事本来已经了结了,可是时隔17天,公安人员竟然以构成轻伤的罪名拘押了张共来。他们不看事发当时的医务诊断,却硬要以唐忆正事后私自弄来的一份所谓诊断为依据,把张非法拘留达四个月之久,还扬言要判她刑。这不是目无执法原则又是什么呢?
  
所有这些是因为北京市的公安干警业务素质太差吗?根本不是。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详细介绍事情的前后经过,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隐藏在背后的见不得人 的肮脏东西(据说,自从杨光洪召开会议以后,中共政府就利用唐忆正,加以收买,借机抓捕张共来)。在这个国家里,一切制度性的文件,都是以维护当权者的利 益为出发点。法制的性质是维护权力,压制人民,而不像西方国家的法制是限制权力。所以,当今的中共当权者大都是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为 所欲为,有的甚至无恶不作。受害的平民百姓只好忍气吞声,而那些敢于向当权者依法论理的人们则往往没有好结果。时值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为了营造共产党王 朝的太平盛世,对于象张共来那样的不屈不挠的上访者,必然要想尽一切卑鄙伎俩来迫害她。
  
张共来在大陆的命运是可悲的,又是很典型的。她从来没有过任何政治诉求;她从来也没有想要反对中国共产党。但是,就是因为她既不会向领导溜须拍马 送礼进贡,又不肯忍气吞声委曲求全,竟然遭到如此迫害。她每一次越级上访,总以为把她培养成人的共产党会替她主持正义,辨明是非。可是,事实上她的每一次 越级上访的结果都给自己招致更大的麻。到头来,被抓进了精神病院,受尽折磨和侮辱。而今又被人陷害,抓进了拘留所,面临著判刑劳改的厄运。
  
张共来的遭遇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中国大陆无数上访者的悲惨结局,他们的吃亏就因为他们依然幻想著在中国还有说理的地方。

(此文将发表在"中国之路"电子杂志2003年第1期上)

Detained in Psychiatric Institution for Petitioning Authorities About Abuse

"人与人权"编辑部全体成员:

我 向你们紧急呼吁:请共同帮助已经在精神病院被关押四年多,现又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逮捕的幼儿教师张共来女士脱离苦海。 2003年1月9日,此案将在北京开庭公开审理。 我衷心希望此案会引起你们的严重关注,尽可能派记者或观察员到北京出席旁听庭审过程,并公开揭露此事。我更希望借此案揭露大陆政府几十年来,一贯地以精神 病为借口,迫害大量无辜的上访者的滔天罪行。附上三篇文章。

请与我保持联系, 谢谢!
祝2003年新年快乐。

陈世忠
2003年1月4日





附件一: 张共来的上访信


我叫张共来,1981年毕业于哈尔滨市幼儿师范学校,事发前是哈尔滨市妇联职工幼儿师范学校附属第二幼儿园的人民教师。1990年我因在怀孕期间及产后受到本单位领导的不公正对待,同他们发生了争执,于是就被剥夺了教师权利和工作权利直到现在。

多年来,我不断上访,要求发还一直被非法扣发的工资,恢复教师工作、职称和名誉。为此,我先后去过哈尔滨市信访办、黑龙江省妇联,还得到过两任市 委书记转给哈尔滨市妇联给予解决问题的批示。可市妇联的几届领导总是刁难,使问题得不到解决。而且因为我去省、市领导那?塈i了她们的状,她们更加深了对 我的仇恨。

1998年7月29日那一天,我去省信访部门继续上访。我手里拿著一块牌子,上面简要地写著我的遭遇和上访要求。省信访办的人看了很是恼火,就让 我等著,然后挂电话让我们单位及哈尔滨市妇联来人把我接回去解决问题。可是哈尔滨市妇联的单芸部长、我单位的滕秀芝、张瑞芳两个校长来了之后,省信访办的 那个工作人员却让我到黑龙江省信访办的后门去,说是要给我解决问题。我上访的目的不就是想要解决问题吗?所以我就信以为真地来到后门。可是万万没想到,他 们带来了四名身穿白大褂的壮汉连踢带拽地把我塞进汽车,一直绑架到哈尔滨市精神病院。滕秀芝、张瑞芳二人亲自签字,做了我的所谓监护人,并交上公款支 票,作为我的医药费。所有这一切,我的家里人却久久一无所知。

进了哈尔滨市精神病院后,我被反锁在一个进去就别想出来的男女混合的四病区里。搜身后没作任何身体检查,我就被推进了一个12平方米左右,有五张 病床的病房。他们把我指定在中间的一张床上,其它四张床围著我,都是精神病患者。我的床上只有褥子没有被子,褥子上有著尚未干的屎、尿、月经血等残留物, 室内臭气熏天。我问了几句,一个男的说:你以为你是谁?再多说就把床拿走,让你睡在水泥地上。吃中午饭时他们没让我吃,并在没作任何检查的情况下,两 个男的上来把我按住,由一个女护士强行给我打了一针,使我昏迷过去。我昏迷了两天两夜,屎尿都拉在床上。他们没有给我一口水、一粒米。这期间还要不间断地 打针,一天二至三针,口服药好几种,如不服从就要绑在床上强行往嘴里灌,或是遭电击等等。我醒后还要遭到周围疯子的打骂折磨,护士的训斥。我的处境既不如 犯人也不如精神病人。监狱里的犯人还有放风的时间,精神病人也可被家属带出去晒晒太阳,而我却没有这种权利!后来我悄悄托了一位精神病人的家属给家里人打 了电话,才使家人在我失踪一周之后终于找到了我。当我家人见到我时,我已是从头到脚生满了虱子,头发被疯子拽掉许多,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浑身带著屎 尿及血。这些人的法西斯野蛮暴行不仅使我在精神和肉体上受著痛苦折磨,还使我的许多旧病复发。

哈尔滨市妇联的共产党官员还逼我家人承认我有精神病,企图强迫他们做我的监护人,并要求他们写出保证书:放人后张共来永远不得上访。我的家人回答 说:上访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张共来是一个正常的人,不是精神病患者,根本谈不上什么监护的问题。就这样,我单位领导和哈尔滨市妇联的卑鄙目的没能达到,接 下来就是继续关押、打针、吃药、让疯子折磨我。哈尔滨市妇联主席张桂华竟然对我家人说:你们是个人,我们是公家,你们拿人治气,我们能出得起钱,拿出三 四十万没问题。

有一次,一位病人家属对我说:我看你不是病人,怎么也和她们一样吃药打针呢?我告诉他:我确实不是病人,是因为上访被抓来的。一个护士马 上说: 别听她胡说,她是精神病,精神病(患者)的话你也信吗?医护人员及相关部门常常提醒我是一个精神病病人,他们想用暗示引诱的方法,加上打针强 迫服药使我真的变成精神病人。有的病人家属想借给我手机用,护士说:家属不许借给病人东西,不许同病人接触。这一切使我蒙受了极大的侮辱。多少次医护 人员一边打针一边对我喊道:叫你告,这回看你还告不告
了。谁能说日本电影追捕的情节是虚构的,而且只会发生在日本呢?

2000年下半年,精神病院院长张聪沛让我的家人接我出院。我的家人请他拿出诊断书和出院手续,并要求我单位的滕秀芝、张瑞芳两个所谓的监护人接 我出院。院方因为办不到而没有答应。可是,接下来他们居然把我所住的男女混合病房改为男病区,只留下我一个女的同男疯子们住在一起。当家人找到院方质问并 强烈要求改变病房环境时,院方和哈尔滨市政府又搞了个阴谋,他们让我在家等候通知,可是直到今天也没有一点答复。现在哈尔滨市妇联主席张桂华早已调走,新 任的领导则以不是当事人为由不闻不问不管。而原来的当事人单芸部长,却当著新任妇联主席的面对我家人大声喊道:张共来的病治好了,早就出院了,不存在住 院的问题了。这时候,我家人拿出精神病院2002年4月24日开出的住院催款单来,哈尔滨市妇联的领导人又装聋作哑,不予理睬了。

至今,我已被迫在精神病院滞留四年多。我的儿子现在已经十三岁了,却长期得不到母爱。我的教师工作得不到恢复,十几年的工资得不到补发,由于她们 的迫害给我造成的多种疾病没人过问。他们这些人哪有什么人性和良知可言?令我不明白的是:共产党的妇女联合会怎么成了违法乱纪,迫害妇女的场所?我从小受 的是共产主义的教育,中学时期和参加工作后一直担任著共青团干部的工作。我从来不想争个一官半职,也没有什么宗教信仰。我的哥哥姐姐都是开垦北大荒的知 青,我们一家处处都在响应党的号召,奉公守法。可是我们至今也不明白到底错在哪?为什么这些当权者们对待我比对待杀人、放火、强奸、抢劫的刑事犯罪分子还 要残忍?她们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律,多年来不断严重侵犯著我的人格权、健康权、教师权、劳动权、孕产妇的保护权、未成年儿童权,其行为令人发指。望上级部门 调查处理,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还法律以尊严,还我一个公道.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妇联第二幼儿园人民教师 张共来

2002年5月25日




附件二: 黑龙江省精神病院黑幕重重-迫害上访者,关入疯人院


世界精神病学会在日本横滨召开大会,决定调查中国大陆利用精神病对异议人士和法轮功信徒进行残酷镇压的行为。就此想谈一宗我知道的个案。

中国大陆奉行一对夫妻一个孩的国策。但结婚后生小孩,还需要申请生育指标,否则胎儿就成了不准出生的人。不是强迫你(哪怕已怀孕七,八个月!)堕胎,就是在孩子出生后惩罚爸爸妈妈。但这还不够,有了生育指标,还得有本单位负责人的同意。否则,生儿育女还有麻烦。

未获领导批准怀孕受打击报复


我的朋友张共来女士就因为未获领导批准怀了孕而受打击报复,因不服而不断上诉抗议,最后竟被关进精神病院达四年之久.
  
张共来于1988年7月通过考试,被哈尔滨市妇联第二幼儿园录取为教师。她31岁才结婚,在考核录取时她曾承诺两年内不生孩子。后来考虑到医生的意见,她在32岁时怀了孕。单位负责人觉得她违反了承诺,对她十分恼火,想尽办法给她穿小鞋。

1989年她放完产假后不给她工作,让她去扫厕所,按临时工对待。幼儿园领导还不准她报销生孩子费用,甚至扣发她应得的独生子女 费。张共来与园长因此发生争执后,领导便以不听从分配和扰乱工作为由,停止了张的工作,并停发工资,欲逼她离开。张共来向市纪检委投诉。1991年在纪检 委的干涉下,单位认错,纪委和妇联还决定:为了缓解双方的紧张关系,张可以休一段长假。半年后,她要去上班却被领导按编制外处理了,不允许她上班。幼师滕 校长(全国劳模)说:你不是能告状吗? 把我们告到纪检委,有能耐告到市长那去!想上班没那么容易。从1997年1月起,张共来不断给市委领导写信要求讨回公道,获得工作权利,但校方反诬她有 偏激性精神病。


被强行绑架到疯人院


她在市里解决不了问题,只得去省委、省政府上访。她一个人举著一块小小标语牌,没有人理睬。到了1998年7月29日,她又来到省 政府上访。一位干部出来说:你进来吧,今天我们一定解决你的问题。 她一进信访办公室, 幼师两校长早就等在那?堙C接著进来四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子,不由分说地把她反绑双手,连踢带拽地塞进汽车,从省政府直接拉到精神病院。两校长以监护人的身 份签了字,并为张交了所谓医疗费!
 
张被押到该院的第四病区,反锁在男女混合的重患群体里。先对她搜身,然后未作体检就把她推进约一间约12平方米的病房里。里面一共五张床。她的床 上没有被子,只有一条屎尿未干,带有月经血的褥子。室内臭气熏天。张要求和家属联系,一个男子走过来冲著她喊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再敢多嘴连床也搬走, 让你睡在水泥地上。就这样,当天一点饭也没给她吃,也没进行任何身体检查,却上来两个男人,将她按住,由护士强行给她打了一针,使她昏死过去。此后两昼 夜里,张共来大小便失控,这两昼夜里,医院没给她吃一口饭,喝一口水,只是不间断地逼她吃各种药,一天两三次地打针。她如果不服从,就绑起来过电。她还要 遭到同室真正疯子的打骂。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衣服被撕破,头发被扯掉,苦不堪言。有 一次护士让她吃药时说: 这里的药比药店的药毒性大几倍。张听后责问她说:这不是故意杀人吗,你们的职业道德哪去了? 护士回答说:这你跟我说不著,没病谁到这里来?你 们单位拿了钱你就得吃药,否则我们没法交待。
 
不仅如此,他们把张共来抓进精神病院后,故意不通知家属。一周后,张苦苦哀求一位护理病人的家属打了电话,才使家人找到了她。见面时她已经从头到脚生满了虱子,浑身上下也臭气难闻。
 
这个精神病院里有不少因上访而被当作精神病患者关进来的健康人。病院对他们特别残忍,不准他们说话, 待他们连犯人也不如。犯人还有放风的时间,精神病人也可被家属带出去晒晒太阳,而上访人却没有这种权利,而且要忍受著打针吃药的痛苦折磨。如果有谁敢同医 护人员理论,就被绑在床上,不能动弹,或是增加打针剂量和增加服药用量。
 
张的哥哥姐姐找到她以后,多次同市妇联交涉要求放人。市妇联的张桂华主席说:我们是公家,能拿得起钱,二三十万没问题。甚至扬言让她老死在里面。又提示张共来的家属说:如果写出书面保证,永不上访,就可以放人!
 
由于家属的不断交涉,两个月之后张可以出去放风,见见阳光,后来还可以回家照顾一下孩子。尽管如此,她仍然没有人身自由和正常人讲话的权利。

写了保证书才可能获得平反


时至今日,她在疯人院已经四年多了。她不仅在精神上受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更造成了身体上的多种疾病。她患有心脏病、肺炎、 萎缩性胃炎、十二脂肠球炎、胆胰炎等,还有许多旧病复发。就连本来正常的月经也不正常了。因为单位负责人不愿出钱给她看病,这些都得不到应有的医治。.张 共来有段时间住在市立医院治疗肺炎。一天半夜,园领导竟指挥民警把她强行押回精神病院,由医护人员逼她吃治疗精神病的药,而不是吃治肺炎的药。护士一面恶 狠狠地给她灌药,一面问她:看你还告不告啦? 妇联和医院已终止了对她的一切疾病的治疗。
 
张共来女士在精神病院里亲眼目睹许许多多惊心动魄的事,时间长了,也会被刺激得不正常。有一次护士给病人做静脉点滴时,针掉在地上,沾满了细菌, 该护士拿起来就要往病人身上扎。该精神病院因上访被关进来的就有三十多人!后来,一些人陆续被放了出去。通常是由家属前来苦苦哀求,写保证书。一是答应当 事人向领导承认错误,不再告状;二是保证不与任何媒体接触;三要保证不向外界透露精神病院的所见所闻。如果出院以后还不老实,他们随时随地可以用旧病复 发为由再把人抓回来!张共来拒绝妥协,所以一直留在精神病院的病员花名册上。
  
就这样,从不准生孩子起,到如今孩子已经13周岁了。他幼小的心灵充满了创伤,而当妈妈的苦难却一个接一个不断,远远看不到出头之日!(此文原载"开放杂志"2002年11期)




附件三
从黑龙江省精神病院到北京市公安局拘留所----张共来苦难历程有续篇----大陆读者:知情人



张共来被强行关进哈尔滨市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已经四年了。为了讨还公道,她决定上京城找共产党的包公,她对此仍抱希望。到 了北京后,她找遍了所有该找能找的共产党衙门。然而,她的东奔西走不但没有得到丝毫的公道或同情,反而是北京的共产党衙门向黑龙江省政府反馈信息。据可靠 消息,中共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兼纪检委书记杨光洪为此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研究如何进一步整治张共来。结果就发生了下面的一幕。

张共来到北京后,住在西城区缸瓦市羊皮胡同5号好运来旅店。今年8月3日晚,住在同一房间的女子唐忆正连续咳嗽,不停地往寝室地上吐痰(此人还亲 口讲过,她曾患过肺结核病)。包括张共来在内的所有同寝室的人对这种影响公共卫生的行为进行了劝阻。不料,唐女士不仅不听,反而暴跳如雷地冲大家满口脏 话,大喊大叫。于是张将旅店老板请了来。这下唐忆正更加恼羞成怒,突然冲到张共来的床前,摁住张的双手,朝其头部猛打。张出于自卫,用唯一可以活动的脚将 她踢开。不料,唐就此故意躺倒在地,大喊起来,引来了旅店服务员等很多人。接著有人报了警。当救护人员赶来时,唐忆正仍躺地不起,高声叫喊腰断了, 用担架抬我。救护人员只好用担架将其抬起,送往北京市120急救中心。经120急救中心诊查和CT片检查,均未发现唐忆正腰部有任何异常。唐忆正也不 再喊叫了,乖乖地自己走回到旅店。事后的第三天,派出所负责办案的民警朱增强正式告诉张共来说唐忆正没啥事,并发还给她被扣押了三天的身份证。可见,至此 此事已正式了结。此后的十几天里,唐忆正与往日一样,上街购物,办事和游玩。
  
可是,8月20日,也就是事过十七天后,办案民警又找到张共来,说唐忆正已构成轻伤,并据此将张刑事拘留,把她羁押在西城公安分局看守所直到今天。家人不能探监,更不能得知张的丝毫消息。
  
不需要高深的法律知识即可看出,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公安分局关押张共来的行为实属违法,因为:
  
一. 张共来出于维护公共卫生,劝阻曾患有肺病的唐忆正不要随地吐痰,致使唐忆正对其施以暴力。是唐忆正突如其来地冲到张床边,将张的双手按住且 猛打其头部。张出于不得已,才采取紧急行动,用仅能活动的脚来自卫。当时有同房间的其它人员和旅馆老板及报警现场检查为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二十一条,张共来对唐忆正的所谓轻伤(?)不应负责。作为执法人员不去追查先动手打人、挑起事端、破坏社会治安的人,反而抓住被打的张共来不放,甚至 拘押。这不是帮助坏人,打击好人又是什么?
  
二. 事发当时,唐忆正坐到地上大叫,说张踢坏了她的腰 ,让救护人员用担架抬她到120急救中心。当时经多方检查,未见唐忆正的腰部有任何伤害,有120急救中心诊断和CT片检查为证。经检查腰部未见异常后, 她立即站起,轻松自如地走回旅馆,可见她纯属讹诈。 且事后她的行动自如,连续十几天逛大街、逛商店、出门办事等等无所不为。此等行动,岂能说明其腰受伤?
  
三. 事发三天后,唐忆正跑到北医大医院,拿来一份由一个连处方权也没有的实习医生开具的腰横突骨骨折的X光片和诊断证明,诬告张共来,岂能服人?!有谁能证实唐忆正在这三日内没在别处受过撞击与伤害?
  
四. 这件小事本来已经了结了,可是时隔17天,公安人员竟然以构成轻伤的罪名拘押了张共来。他们不看事发当时的医务诊断,却硬要以唐忆正事后私自弄来的一份所谓诊断为依据,把张非法拘留达四个月之久,还扬言要判她刑。这不是目无执法原则又是什么呢?
  
所有这些是因为北京市的公安干警业务素质太差吗?根本不是。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详细介绍事情的前后经过,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隐藏在背后的见不得人 的肮脏东西(据说,自从杨光洪召开会议以后,中共政府就利用唐忆正,加以收买,借机抓捕张共来)。在这个国家里,一切制度性的文件,都是以维护当权者的利 益为出发点。法制的性质是维护权力,压制人民,而不像西方国家的法制是限制权力。所以,当今的中共当权者大都是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为 所欲为,有的甚至无恶不作。受害的平民百姓只好忍气吞声,而那些敢于向当权者依法论理的人们则往往没有好结果。时值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为了营造共产党王 朝的太平盛世,对于象张共来那样的不屈不挠的上访者,必然要想尽一切卑鄙伎俩来迫害她。
  
张共来在大陆的命运是可悲的,又是很典型的。她从来没有过任何政治诉求;她从来也没有想要反对中国共产党。但是,就是因为她既不会向领导溜须拍马 送礼进贡,又不肯忍气吞声委曲求全,竟然遭到如此迫害。她每一次越级上访,总以为把她培养成人的共产党会替她主持正义,辨明是非。可是,事实上她的每一次 越级上访的结果都给自己招致更大的麻。到头来,被抓进了精神病院,受尽折磨和侮辱。而今又被人陷害,抓进了拘留所,面临著判刑劳改的厄运。
  
张共来的遭遇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中国大陆无数上访者的悲惨结局,他们的吃亏就因为他们依然幻想著在中国还有说理的地方。

(此文将发表在"中国之路"电子杂志2003年第1期上)

Detained in Psychiatric Institution for Petitioning Authorities About Abuse

"人与人权"编辑部全体成员:

我 向你们紧急呼吁:请共同帮助已经在精神病院被关押四年多,现又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逮捕的幼儿教师张共来女士脱离苦海。 2003年1月9日,此案将在北京开庭公开审理。 我衷心希望此案会引起你们的严重关注,尽可能派记者或观察员到北京出席旁听庭审过程,并公开揭露此事。我更希望借此案揭露大陆政府几十年来,一贯地以精神 病为借口,迫害大量无辜的上访者的滔天罪行。附上三篇文章。

请与我保持联系, 谢谢!
祝2003年新年快乐。

陈世忠
2003年1月4日





附件一: 张共来的上访信


我叫张共来,1981年毕业于哈尔滨市幼儿师范学校,事发前是哈尔滨市妇联职工幼儿师范学校附属第二幼儿园的人民教师。1990年我因在怀孕期间及产后受到本单位领导的不公正对待,同他们发生了争执,于是就被剥夺了教师权利和工作权利直到现在。

多年来,我不断上访,要求发还一直被非法扣发的工资,恢复教师工作、职称和名誉。为此,我先后去过哈尔滨市信访办、黑龙江省妇联,还得到过两任市 委书记转给哈尔滨市妇联给予解决问题的批示。可市妇联的几届领导总是刁难,使问题得不到解决。而且因为我去省、市领导那?塈i了她们的状,她们更加深了对 我的仇恨。

1998年7月29日那一天,我去省信访部门继续上访。我手里拿著一块牌子,上面简要地写著我的遭遇和上访要求。省信访办的人看了很是恼火,就让 我等著,然后挂电话让我们单位及哈尔滨市妇联来人把我接回去解决问题。可是哈尔滨市妇联的单芸部长、我单位的滕秀芝、张瑞芳两个校长来了之后,省信访办的 那个工作人员却让我到黑龙江省信访办的后门去,说是要给我解决问题。我上访的目的不就是想要解决问题吗?所以我就信以为真地来到后门。可是万万没想到,他 们带来了四名身穿白大褂的壮汉连踢带拽地把我塞进汽车,一直绑架到哈尔滨市精神病院。滕秀芝、张瑞芳二人亲自签字,做了我的所谓监护人,并交上公款支 票,作为我的医药费。所有这一切,我的家里人却久久一无所知。

进了哈尔滨市精神病院后,我被反锁在一个进去就别想出来的男女混合的四病区里。搜身后没作任何身体检查,我就被推进了一个12平方米左右,有五张 病床的病房。他们把我指定在中间的一张床上,其它四张床围著我,都是精神病患者。我的床上只有褥子没有被子,褥子上有著尚未干的屎、尿、月经血等残留物, 室内臭气熏天。我问了几句,一个男的说:你以为你是谁?再多说就把床拿走,让你睡在水泥地上。吃中午饭时他们没让我吃,并在没作任何检查的情况下,两 个男的上来把我按住,由一个女护士强行给我打了一针,使我昏迷过去。我昏迷了两天两夜,屎尿都拉在床上。他们没有给我一口水、一粒米。这期间还要不间断地 打针,一天二至三针,口服药好几种,如不服从就要绑在床上强行往嘴里灌,或是遭电击等等。我醒后还要遭到周围疯子的打骂折磨,护士的训斥。我的处境既不如 犯人也不如精神病人。监狱里的犯人还有放风的时间,精神病人也可被家属带出去晒晒太阳,而我却没有这种权利!后来我悄悄托了一位精神病人的家属给家里人打 了电话,才使家人在我失踪一周之后终于找到了我。当我家人见到我时,我已是从头到脚生满了虱子,头发被疯子拽掉许多,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浑身带著屎 尿及血。这些人的法西斯野蛮暴行不仅使我在精神和肉体上受著痛苦折磨,还使我的许多旧病复发。

哈尔滨市妇联的共产党官员还逼我家人承认我有精神病,企图强迫他们做我的监护人,并要求他们写出保证书:放人后张共来永远不得上访。我的家人回答 说:上访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张共来是一个正常的人,不是精神病患者,根本谈不上什么监护的问题。就这样,我单位领导和哈尔滨市妇联的卑鄙目的没能达到,接 下来就是继续关押、打针、吃药、让疯子折磨我。哈尔滨市妇联主席张桂华竟然对我家人说:你们是个人,我们是公家,你们拿人治气,我们能出得起钱,拿出三 四十万没问题。

有一次,一位病人家属对我说:我看你不是病人,怎么也和她们一样吃药打针呢?我告诉他:我确实不是病人,是因为上访被抓来的。一个护士马 上说: 别听她胡说,她是精神病,精神病(患者)的话你也信吗?医护人员及相关部门常常提醒我是一个精神病病人,他们想用暗示引诱的方法,加上打针强 迫服药使我真的变成精神病人。有的病人家属想借给我手机用,护士说:家属不许借给病人东西,不许同病人接触。这一切使我蒙受了极大的侮辱。多少次医护 人员一边打针一边对我喊道:叫你告,这回看你还告不告
了。谁能说日本电影追捕的情节是虚构的,而且只会发生在日本呢?

2000年下半年,精神病院院长张聪沛让我的家人接我出院。我的家人请他拿出诊断书和出院手续,并要求我单位的滕秀芝、张瑞芳两个所谓的监护人接 我出院。院方因为办不到而没有答应。可是,接下来他们居然把我所住的男女混合病房改为男病区,只留下我一个女的同男疯子们住在一起。当家人找到院方质问并 强烈要求改变病房环境时,院方和哈尔滨市政府又搞了个阴谋,他们让我在家等候通知,可是直到今天也没有一点答复。现在哈尔滨市妇联主席张桂华早已调走,新 任的领导则以不是当事人为由不闻不问不管。而原来的当事人单芸部长,却当著新任妇联主席的面对我家人大声喊道:张共来的病治好了,早就出院了,不存在住 院的问题了。这时候,我家人拿出精神病院2002年4月24日开出的住院催款单来,哈尔滨市妇联的领导人又装聋作哑,不予理睬了。

至今,我已被迫在精神病院滞留四年多。我的儿子现在已经十三岁了,却长期得不到母爱。我的教师工作得不到恢复,十几年的工资得不到补发,由于她们 的迫害给我造成的多种疾病没人过问。他们这些人哪有什么人性和良知可言?令我不明白的是:共产党的妇女联合会怎么成了违法乱纪,迫害妇女的场所?我从小受 的是共产主义的教育,中学时期和参加工作后一直担任著共青团干部的工作。我从来不想争个一官半职,也没有什么宗教信仰。我的哥哥姐姐都是开垦北大荒的知 青,我们一家处处都在响应党的号召,奉公守法。可是我们至今也不明白到底错在哪?为什么这些当权者们对待我比对待杀人、放火、强奸、抢劫的刑事犯罪分子还 要残忍?她们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律,多年来不断严重侵犯著我的人格权、健康权、教师权、劳动权、孕产妇的保护权、未成年儿童权,其行为令人发指。望上级部门 调查处理,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还法律以尊严,还我一个公道.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妇联第二幼儿园人民教师 张共来

2002年5月25日




附件二: 黑龙江省精神病院黑幕重重-迫害上访者,关入疯人院


世界精神病学会在日本横滨召开大会,决定调查中国大陆利用精神病对异议人士和法轮功信徒进行残酷镇压的行为。就此想谈一宗我知道的个案。

中国大陆奉行一对夫妻一个孩的国策。但结婚后生小孩,还需要申请生育指标,否则胎儿就成了不准出生的人。不是强迫你(哪怕已怀孕七,八个月!)堕胎,就是在孩子出生后惩罚爸爸妈妈。但这还不够,有了生育指标,还得有本单位负责人的同意。否则,生儿育女还有麻烦。

未获领导批准怀孕受打击报复


我的朋友张共来女士就因为未获领导批准怀了孕而受打击报复,因不服而不断上诉抗议,最后竟被关进精神病院达四年之久.
  
张共来于1988年7月通过考试,被哈尔滨市妇联第二幼儿园录取为教师。她31岁才结婚,在考核录取时她曾承诺两年内不生孩子。后来考虑到医生的意见,她在32岁时怀了孕。单位负责人觉得她违反了承诺,对她十分恼火,想尽办法给她穿小鞋。

1989年她放完产假后不给她工作,让她去扫厕所,按临时工对待。幼儿园领导还不准她报销生孩子费用,甚至扣发她应得的独生子女 费。张共来与园长因此发生争执后,领导便以不听从分配和扰乱工作为由,停止了张的工作,并停发工资,欲逼她离开。张共来向市纪检委投诉。1991年在纪检 委的干涉下,单位认错,纪委和妇联还决定:为了缓解双方的紧张关系,张可以休一段长假。半年后,她要去上班却被领导按编制外处理了,不允许她上班。幼师滕 校长(全国劳模)说:你不是能告状吗? 把我们告到纪检委,有能耐告到市长那去!想上班没那么容易。从1997年1月起,张共来不断给市委领导写信要求讨回公道,获得工作权利,但校方反诬她有 偏激性精神病。


被强行绑架到疯人院


她在市里解决不了问题,只得去省委、省政府上访。她一个人举著一块小小标语牌,没有人理睬。到了1998年7月29日,她又来到省 政府上访。一位干部出来说:你进来吧,今天我们一定解决你的问题。 她一进信访办公室, 幼师两校长早就等在那?堙C接著进来四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子,不由分说地把她反绑双手,连踢带拽地塞进汽车,从省政府直接拉到精神病院。两校长以监护人的身 份签了字,并为张交了所谓医疗费!
 
张被押到该院的第四病区,反锁在男女混合的重患群体里。先对她搜身,然后未作体检就把她推进约一间约12平方米的病房里。里面一共五张床。她的床 上没有被子,只有一条屎尿未干,带有月经血的褥子。室内臭气熏天。张要求和家属联系,一个男子走过来冲著她喊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再敢多嘴连床也搬走, 让你睡在水泥地上。就这样,当天一点饭也没给她吃,也没进行任何身体检查,却上来两个男人,将她按住,由护士强行给她打了一针,使她昏死过去。此后两昼 夜里,张共来大小便失控,这两昼夜里,医院没给她吃一口饭,喝一口水,只是不间断地逼她吃各种药,一天两三次地打针。她如果不服从,就绑起来过电。她还要 遭到同室真正疯子的打骂。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衣服被撕破,头发被扯掉,苦不堪言。有 一次护士让她吃药时说: 这里的药比药店的药毒性大几倍。张听后责问她说:这不是故意杀人吗,你们的职业道德哪去了? 护士回答说:这你跟我说不著,没病谁到这里来?你 们单位拿了钱你就得吃药,否则我们没法交待。
 
不仅如此,他们把张共来抓进精神病院后,故意不通知家属。一周后,张苦苦哀求一位护理病人的家属打了电话,才使家人找到了她。见面时她已经从头到脚生满了虱子,浑身上下也臭气难闻。
 
这个精神病院里有不少因上访而被当作精神病患者关进来的健康人。病院对他们特别残忍,不准他们说话, 待他们连犯人也不如。犯人还有放风的时间,精神病人也可被家属带出去晒晒太阳,而上访人却没有这种权利,而且要忍受著打针吃药的痛苦折磨。如果有谁敢同医 护人员理论,就被绑在床上,不能动弹,或是增加打针剂量和增加服药用量。
 
张的哥哥姐姐找到她以后,多次同市妇联交涉要求放人。市妇联的张桂华主席说:我们是公家,能拿得起钱,二三十万没问题。甚至扬言让她老死在里面。又提示张共来的家属说:如果写出书面保证,永不上访,就可以放人!
 
由于家属的不断交涉,两个月之后张可以出去放风,见见阳光,后来还可以回家照顾一下孩子。尽管如此,她仍然没有人身自由和正常人讲话的权利。

写了保证书才可能获得平反


时至今日,她在疯人院已经四年多了。她不仅在精神上受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更造成了身体上的多种疾病。她患有心脏病、肺炎、 萎缩性胃炎、十二脂肠球炎、胆胰炎等,还有许多旧病复发。就连本来正常的月经也不正常了。因为单位负责人不愿出钱给她看病,这些都得不到应有的医治。.张 共来有段时间住在市立医院治疗肺炎。一天半夜,园领导竟指挥民警把她强行押回精神病院,由医护人员逼她吃治疗精神病的药,而不是吃治肺炎的药。护士一面恶 狠狠地给她灌药,一面问她:看你还告不告啦? 妇联和医院已终止了对她的一切疾病的治疗。
 
张共来女士在精神病院里亲眼目睹许许多多惊心动魄的事,时间长了,也会被刺激得不正常。有一次护士给病人做静脉点滴时,针掉在地上,沾满了细菌, 该护士拿起来就要往病人身上扎。该精神病院因上访被关进来的就有三十多人!后来,一些人陆续被放了出去。通常是由家属前来苦苦哀求,写保证书。一是答应当 事人向领导承认错误,不再告状;二是保证不与任何媒体接触;三要保证不向外界透露精神病院的所见所闻。如果出院以后还不老实,他们随时随地可以用旧病复 发为由再把人抓回来!张共来拒绝妥协,所以一直留在精神病院的病员花名册上。
  
就这样,从不准生孩子起,到如今孩子已经13周岁了。他幼小的心灵充满了创伤,而当妈妈的苦难却一个接一个不断,远远看不到出头之日!(此文原载"开放杂志"2002年11期)




附件三
从黑龙江省精神病院到北京市公安局拘留所----张共来苦难历程有续篇----大陆读者:知情人



张共来被强行关进哈尔滨市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已经四年了。为了讨还公道,她决定上京城找共产党的包公,她对此仍抱希望。到 了北京后,她找遍了所有该找能找的共产党衙门。然而,她的东奔西走不但没有得到丝毫的公道或同情,反而是北京的共产党衙门向黑龙江省政府反馈信息。据可靠 消息,中共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兼纪检委书记杨光洪为此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研究如何进一步整治张共来。结果就发生了下面的一幕。

张共来到北京后,住在西城区缸瓦市羊皮胡同5号好运来旅店。今年8月3日晚,住在同一房间的女子唐忆正连续咳嗽,不停地往寝室地上吐痰(此人还亲 口讲过,她曾患过肺结核病)。包括张共来在内的所有同寝室的人对这种影响公共卫生的行为进行了劝阻。不料,唐女士不仅不听,反而暴跳如雷地冲大家满口脏 话,大喊大叫。于是张将旅店老板请了来。这下唐忆正更加恼羞成怒,突然冲到张共来的床前,摁住张的双手,朝其头部猛打。张出于自卫,用唯一可以活动的脚将 她踢开。不料,唐就此故意躺倒在地,大喊起来,引来了旅店服务员等很多人。接著有人报了警。当救护人员赶来时,唐忆正仍躺地不起,高声叫喊腰断了, 用担架抬我。救护人员只好用担架将其抬起,送往北京市120急救中心。经120急救中心诊查和CT片检查,均未发现唐忆正腰部有任何异常。唐忆正也不 再喊叫了,乖乖地自己走回到旅店。事后的第三天,派出所负责办案的民警朱增强正式告诉张共来说唐忆正没啥事,并发还给她被扣押了三天的身份证。可见,至此 此事已正式了结。此后的十几天里,唐忆正与往日一样,上街购物,办事和游玩。
  
可是,8月20日,也就是事过十七天后,办案民警又找到张共来,说唐忆正已构成轻伤,并据此将张刑事拘留,把她羁押在西城公安分局看守所直到今天。家人不能探监,更不能得知张的丝毫消息。
  
不需要高深的法律知识即可看出,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公安分局关押张共来的行为实属违法,因为:
  
一. 张共来出于维护公共卫生,劝阻曾患有肺病的唐忆正不要随地吐痰,致使唐忆正对其施以暴力。是唐忆正突如其来地冲到张床边,将张的双手按住且 猛打其头部。张出于不得已,才采取紧急行动,用仅能活动的脚来自卫。当时有同房间的其它人员和旅馆老板及报警现场检查为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二十一条,张共来对唐忆正的所谓轻伤(?)不应负责。作为执法人员不去追查先动手打人、挑起事端、破坏社会治安的人,反而抓住被打的张共来不放,甚至 拘押。这不是帮助坏人,打击好人又是什么?
  
二. 事发当时,唐忆正坐到地上大叫,说张踢坏了她的腰 ,让救护人员用担架抬她到120急救中心。当时经多方检查,未见唐忆正的腰部有任何伤害,有120急救中心诊断和CT片检查为证。经检查腰部未见异常后, 她立即站起,轻松自如地走回旅馆,可见她纯属讹诈。 且事后她的行动自如,连续十几天逛大街、逛商店、出门办事等等无所不为。此等行动,岂能说明其腰受伤?
  
三. 事发三天后,唐忆正跑到北医大医院,拿来一份由一个连处方权也没有的实习医生开具的腰横突骨骨折的X光片和诊断证明,诬告张共来,岂能服人?!有谁能证实唐忆正在这三日内没在别处受过撞击与伤害?
  
四. 这件小事本来已经了结了,可是时隔17天,公安人员竟然以构成轻伤的罪名拘押了张共来。他们不看事发当时的医务诊断,却硬要以唐忆正事后私自弄来的一份所谓诊断为依据,把张非法拘留达四个月之久,还扬言要判她刑。这不是目无执法原则又是什么呢?
  
所有这些是因为北京市的公安干警业务素质太差吗?根本不是。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详细介绍事情的前后经过,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隐藏在背后的见不得人 的肮脏东西(据说,自从杨光洪召开会议以后,中共政府就利用唐忆正,加以收买,借机抓捕张共来)。在这个国家里,一切制度性的文件,都是以维护当权者的利 益为出发点。法制的性质是维护权力,压制人民,而不像西方国家的法制是限制权力。所以,当今的中共当权者大都是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为 所欲为,有的甚至无恶不作。受害的平民百姓只好忍气吞声,而那些敢于向当权者依法论理的人们则往往没有好结果。时值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为了营造共产党王 朝的太平盛世,对于象张共来那样的不屈不挠的上访者,必然要想尽一切卑鄙伎俩来迫害她。
  
张共来在大陆的命运是可悲的,又是很典型的。她从来没有过任何政治诉求;她从来也没有想要反对中国共产党。但是,就是因为她既不会向领导溜须拍马 送礼进贡,又不肯忍气吞声委曲求全,竟然遭到如此迫害。她每一次越级上访,总以为把她培养成人的共产党会替她主持正义,辨明是非。可是,事实上她的每一次 越级上访的结果都给自己招致更大的麻。到头来,被抓进了精神病院,受尽折磨和侮辱。而今又被人陷害,抓进了拘留所,面临著判刑劳改的厄运。
  
张共来的遭遇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中国大陆无数上访者的悲惨结局,他们的吃亏就因为他们依然幻想著在中国还有说理的地方。

(此文将发表在"中国之路"电子杂志2003年第1期上)

Detained in Psychiatric Institution for Petitioning Authorities About Abuse

"人与人权"编辑部全体成员:

我 向你们紧急呼吁:请共同帮助已经在精神病院被关押四年多,现又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逮捕的幼儿教师张共来女士脱离苦海。 2003年1月9日,此案将在北京开庭公开审理。 我衷心希望此案会引起你们的严重关注,尽可能派记者或观察员到北京出席旁听庭审过程,并公开揭露此事。我更希望借此案揭露大陆政府几十年来,一贯地以精神 病为借口,迫害大量无辜的上访者的滔天罪行。附上三篇文章。

请与我保持联系, 谢谢!
祝2003年新年快乐。

陈世忠
2003年1月4日





附件一: 张共来的上访信


我叫张共来,1981年毕业于哈尔滨市幼儿师范学校,事发前是哈尔滨市妇联职工幼儿师范学校附属第二幼儿园的人民教师。1990年我因在怀孕期间及产后受到本单位领导的不公正对待,同他们发生了争执,于是就被剥夺了教师权利和工作权利直到现在。

多年来,我不断上访,要求发还一直被非法扣发的工资,恢复教师工作、职称和名誉。为此,我先后去过哈尔滨市信访办、黑龙江省妇联,还得到过两任市 委书记转给哈尔滨市妇联给予解决问题的批示。可市妇联的几届领导总是刁难,使问题得不到解决。而且因为我去省、市领导那?塈i了她们的状,她们更加深了对 我的仇恨。

1998年7月29日那一天,我去省信访部门继续上访。我手里拿著一块牌子,上面简要地写著我的遭遇和上访要求。省信访办的人看了很是恼火,就让 我等著,然后挂电话让我们单位及哈尔滨市妇联来人把我接回去解决问题。可是哈尔滨市妇联的单芸部长、我单位的滕秀芝、张瑞芳两个校长来了之后,省信访办的 那个工作人员却让我到黑龙江省信访办的后门去,说是要给我解决问题。我上访的目的不就是想要解决问题吗?所以我就信以为真地来到后门。可是万万没想到,他 们带来了四名身穿白大褂的壮汉连踢带拽地把我塞进汽车,一直绑架到哈尔滨市精神病院。滕秀芝、张瑞芳二人亲自签字,做了我的所谓监护人,并交上公款支 票,作为我的医药费。所有这一切,我的家里人却久久一无所知。

进了哈尔滨市精神病院后,我被反锁在一个进去就别想出来的男女混合的四病区里。搜身后没作任何身体检查,我就被推进了一个12平方米左右,有五张 病床的病房。他们把我指定在中间的一张床上,其它四张床围著我,都是精神病患者。我的床上只有褥子没有被子,褥子上有著尚未干的屎、尿、月经血等残留物, 室内臭气熏天。我问了几句,一个男的说:你以为你是谁?再多说就把床拿走,让你睡在水泥地上。吃中午饭时他们没让我吃,并在没作任何检查的情况下,两 个男的上来把我按住,由一个女护士强行给我打了一针,使我昏迷过去。我昏迷了两天两夜,屎尿都拉在床上。他们没有给我一口水、一粒米。这期间还要不间断地 打针,一天二至三针,口服药好几种,如不服从就要绑在床上强行往嘴里灌,或是遭电击等等。我醒后还要遭到周围疯子的打骂折磨,护士的训斥。我的处境既不如 犯人也不如精神病人。监狱里的犯人还有放风的时间,精神病人也可被家属带出去晒晒太阳,而我却没有这种权利!后来我悄悄托了一位精神病人的家属给家里人打 了电话,才使家人在我失踪一周之后终于找到了我。当我家人见到我时,我已是从头到脚生满了虱子,头发被疯子拽掉许多,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浑身带著屎 尿及血。这些人的法西斯野蛮暴行不仅使我在精神和肉体上受著痛苦折磨,还使我的许多旧病复发。

哈尔滨市妇联的共产党官员还逼我家人承认我有精神病,企图强迫他们做我的监护人,并要求他们写出保证书:放人后张共来永远不得上访。我的家人回答 说:上访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张共来是一个正常的人,不是精神病患者,根本谈不上什么监护的问题。就这样,我单位领导和哈尔滨市妇联的卑鄙目的没能达到,接 下来就是继续关押、打针、吃药、让疯子折磨我。哈尔滨市妇联主席张桂华竟然对我家人说:你们是个人,我们是公家,你们拿人治气,我们能出得起钱,拿出三 四十万没问题。

有一次,一位病人家属对我说:我看你不是病人,怎么也和她们一样吃药打针呢?我告诉他:我确实不是病人,是因为上访被抓来的。一个护士马 上说: 别听她胡说,她是精神病,精神病(患者)的话你也信吗?医护人员及相关部门常常提醒我是一个精神病病人,他们想用暗示引诱的方法,加上打针强 迫服药使我真的变成精神病人。有的病人家属想借给我手机用,护士说:家属不许借给病人东西,不许同病人接触。这一切使我蒙受了极大的侮辱。多少次医护 人员一边打针一边对我喊道:叫你告,这回看你还告不告
了。谁能说日本电影追捕的情节是虚构的,而且只会发生在日本呢?

2000年下半年,精神病院院长张聪沛让我的家人接我出院。我的家人请他拿出诊断书和出院手续,并要求我单位的滕秀芝、张瑞芳两个所谓的监护人接 我出院。院方因为办不到而没有答应。可是,接下来他们居然把我所住的男女混合病房改为男病区,只留下我一个女的同男疯子们住在一起。当家人找到院方质问并 强烈要求改变病房环境时,院方和哈尔滨市政府又搞了个阴谋,他们让我在家等候通知,可是直到今天也没有一点答复。现在哈尔滨市妇联主席张桂华早已调走,新 任的领导则以不是当事人为由不闻不问不管。而原来的当事人单芸部长,却当著新任妇联主席的面对我家人大声喊道:张共来的病治好了,早就出院了,不存在住 院的问题了。这时候,我家人拿出精神病院2002年4月24日开出的住院催款单来,哈尔滨市妇联的领导人又装聋作哑,不予理睬了。

至今,我已被迫在精神病院滞留四年多。我的儿子现在已经十三岁了,却长期得不到母爱。我的教师工作得不到恢复,十几年的工资得不到补发,由于她们 的迫害给我造成的多种疾病没人过问。他们这些人哪有什么人性和良知可言?令我不明白的是:共产党的妇女联合会怎么成了违法乱纪,迫害妇女的场所?我从小受 的是共产主义的教育,中学时期和参加工作后一直担任著共青团干部的工作。我从来不想争个一官半职,也没有什么宗教信仰。我的哥哥姐姐都是开垦北大荒的知 青,我们一家处处都在响应党的号召,奉公守法。可是我们至今也不明白到底错在哪?为什么这些当权者们对待我比对待杀人、放火、强奸、抢劫的刑事犯罪分子还 要残忍?她们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律,多年来不断严重侵犯著我的人格权、健康权、教师权、劳动权、孕产妇的保护权、未成年儿童权,其行为令人发指。望上级部门 调查处理,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还法律以尊严,还我一个公道.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妇联第二幼儿园人民教师 张共来

2002年5月25日




附件二: 黑龙江省精神病院黑幕重重-迫害上访者,关入疯人院


世界精神病学会在日本横滨召开大会,决定调查中国大陆利用精神病对异议人士和法轮功信徒进行残酷镇压的行为。就此想谈一宗我知道的个案。

中国大陆奉行一对夫妻一个孩的国策。但结婚后生小孩,还需要申请生育指标,否则胎儿就成了不准出生的人。不是强迫你(哪怕已怀孕七,八个月!)堕胎,就是在孩子出生后惩罚爸爸妈妈。但这还不够,有了生育指标,还得有本单位负责人的同意。否则,生儿育女还有麻烦。

未获领导批准怀孕受打击报复


我的朋友张共来女士就因为未获领导批准怀了孕而受打击报复,因不服而不断上诉抗议,最后竟被关进精神病院达四年之久.
  
张共来于1988年7月通过考试,被哈尔滨市妇联第二幼儿园录取为教师。她31岁才结婚,在考核录取时她曾承诺两年内不生孩子。后来考虑到医生的意见,她在32岁时怀了孕。单位负责人觉得她违反了承诺,对她十分恼火,想尽办法给她穿小鞋。

1989年她放完产假后不给她工作,让她去扫厕所,按临时工对待。幼儿园领导还不准她报销生孩子费用,甚至扣发她应得的独生子女 费。张共来与园长因此发生争执后,领导便以不听从分配和扰乱工作为由,停止了张的工作,并停发工资,欲逼她离开。张共来向市纪检委投诉。1991年在纪检 委的干涉下,单位认错,纪委和妇联还决定:为了缓解双方的紧张关系,张可以休一段长假。半年后,她要去上班却被领导按编制外处理了,不允许她上班。幼师滕 校长(全国劳模)说:你不是能告状吗? 把我们告到纪检委,有能耐告到市长那去!想上班没那么容易。从1997年1月起,张共来不断给市委领导写信要求讨回公道,获得工作权利,但校方反诬她有 偏激性精神病。


被强行绑架到疯人院


她在市里解决不了问题,只得去省委、省政府上访。她一个人举著一块小小标语牌,没有人理睬。到了1998年7月29日,她又来到省 政府上访。一位干部出来说:你进来吧,今天我们一定解决你的问题。 她一进信访办公室, 幼师两校长早就等在那?堙C接著进来四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子,不由分说地把她反绑双手,连踢带拽地塞进汽车,从省政府直接拉到精神病院。两校长以监护人的身 份签了字,并为张交了所谓医疗费!
 
张被押到该院的第四病区,反锁在男女混合的重患群体里。先对她搜身,然后未作体检就把她推进约一间约12平方米的病房里。里面一共五张床。她的床 上没有被子,只有一条屎尿未干,带有月经血的褥子。室内臭气熏天。张要求和家属联系,一个男子走过来冲著她喊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再敢多嘴连床也搬走, 让你睡在水泥地上。就这样,当天一点饭也没给她吃,也没进行任何身体检查,却上来两个男人,将她按住,由护士强行给她打了一针,使她昏死过去。此后两昼 夜里,张共来大小便失控,这两昼夜里,医院没给她吃一口饭,喝一口水,只是不间断地逼她吃各种药,一天两三次地打针。她如果不服从,就绑起来过电。她还要 遭到同室真正疯子的打骂。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衣服被撕破,头发被扯掉,苦不堪言。有 一次护士让她吃药时说: 这里的药比药店的药毒性大几倍。张听后责问她说:这不是故意杀人吗,你们的职业道德哪去了? 护士回答说:这你跟我说不著,没病谁到这里来?你 们单位拿了钱你就得吃药,否则我们没法交待。
 
不仅如此,他们把张共来抓进精神病院后,故意不通知家属。一周后,张苦苦哀求一位护理病人的家属打了电话,才使家人找到了她。见面时她已经从头到脚生满了虱子,浑身上下也臭气难闻。
 
这个精神病院里有不少因上访而被当作精神病患者关进来的健康人。病院对他们特别残忍,不准他们说话, 待他们连犯人也不如。犯人还有放风的时间,精神病人也可被家属带出去晒晒太阳,而上访人却没有这种权利,而且要忍受著打针吃药的痛苦折磨。如果有谁敢同医 护人员理论,就被绑在床上,不能动弹,或是增加打针剂量和增加服药用量。
 
张的哥哥姐姐找到她以后,多次同市妇联交涉要求放人。市妇联的张桂华主席说:我们是公家,能拿得起钱,二三十万没问题。甚至扬言让她老死在里面。又提示张共来的家属说:如果写出书面保证,永不上访,就可以放人!
 
由于家属的不断交涉,两个月之后张可以出去放风,见见阳光,后来还可以回家照顾一下孩子。尽管如此,她仍然没有人身自由和正常人讲话的权利。

写了保证书才可能获得平反


时至今日,她在疯人院已经四年多了。她不仅在精神上受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更造成了身体上的多种疾病。她患有心脏病、肺炎、 萎缩性胃炎、十二脂肠球炎、胆胰炎等,还有许多旧病复发。就连本来正常的月经也不正常了。因为单位负责人不愿出钱给她看病,这些都得不到应有的医治。.张 共来有段时间住在市立医院治疗肺炎。一天半夜,园领导竟指挥民警把她强行押回精神病院,由医护人员逼她吃治疗精神病的药,而不是吃治肺炎的药。护士一面恶 狠狠地给她灌药,一面问她:看你还告不告啦? 妇联和医院已终止了对她的一切疾病的治疗。
 
张共来女士在精神病院里亲眼目睹许许多多惊心动魄的事,时间长了,也会被刺激得不正常。有一次护士给病人做静脉点滴时,针掉在地上,沾满了细菌, 该护士拿起来就要往病人身上扎。该精神病院因上访被关进来的就有三十多人!后来,一些人陆续被放了出去。通常是由家属前来苦苦哀求,写保证书。一是答应当 事人向领导承认错误,不再告状;二是保证不与任何媒体接触;三要保证不向外界透露精神病院的所见所闻。如果出院以后还不老实,他们随时随地可以用旧病复 发为由再把人抓回来!张共来拒绝妥协,所以一直留在精神病院的病员花名册上。
  
就这样,从不准生孩子起,到如今孩子已经13周岁了。他幼小的心灵充满了创伤,而当妈妈的苦难却一个接一个不断,远远看不到出头之日!(此文原载"开放杂志"2002年11期)




附件三
从黑龙江省精神病院到北京市公安局拘留所----张共来苦难历程有续篇----大陆读者:知情人



张共来被强行关进哈尔滨市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已经四年了。为了讨还公道,她决定上京城找共产党的包公,她对此仍抱希望。到 了北京后,她找遍了所有该找能找的共产党衙门。然而,她的东奔西走不但没有得到丝毫的公道或同情,反而是北京的共产党衙门向黑龙江省政府反馈信息。据可靠 消息,中共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兼纪检委书记杨光洪为此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研究如何进一步整治张共来。结果就发生了下面的一幕。

张共来到北京后,住在西城区缸瓦市羊皮胡同5号好运来旅店。今年8月3日晚,住在同一房间的女子唐忆正连续咳嗽,不停地往寝室地上吐痰(此人还亲 口讲过,她曾患过肺结核病)。包括张共来在内的所有同寝室的人对这种影响公共卫生的行为进行了劝阻。不料,唐女士不仅不听,反而暴跳如雷地冲大家满口脏 话,大喊大叫。于是张将旅店老板请了来。这下唐忆正更加恼羞成怒,突然冲到张共来的床前,摁住张的双手,朝其头部猛打。张出于自卫,用唯一可以活动的脚将 她踢开。不料,唐就此故意躺倒在地,大喊起来,引来了旅店服务员等很多人。接著有人报了警。当救护人员赶来时,唐忆正仍躺地不起,高声叫喊腰断了, 用担架抬我。救护人员只好用担架将其抬起,送往北京市120急救中心。经120急救中心诊查和CT片检查,均未发现唐忆正腰部有任何异常。唐忆正也不 再喊叫了,乖乖地自己走回到旅店。事后的第三天,派出所负责办案的民警朱增强正式告诉张共来说唐忆正没啥事,并发还给她被扣押了三天的身份证。可见,至此 此事已正式了结。此后的十几天里,唐忆正与往日一样,上街购物,办事和游玩。
  
可是,8月20日,也就是事过十七天后,办案民警又找到张共来,说唐忆正已构成轻伤,并据此将张刑事拘留,把她羁押在西城公安分局看守所直到今天。家人不能探监,更不能得知张的丝毫消息。
  
不需要高深的法律知识即可看出,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公安分局关押张共来的行为实属违法,因为:
  
一. 张共来出于维护公共卫生,劝阻曾患有肺病的唐忆正不要随地吐痰,致使唐忆正对其施以暴力。是唐忆正突如其来地冲到张床边,将张的双手按住且 猛打其头部。张出于不得已,才采取紧急行动,用仅能活动的脚来自卫。当时有同房间的其它人员和旅馆老板及报警现场检查为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二十一条,张共来对唐忆正的所谓轻伤(?)不应负责。作为执法人员不去追查先动手打人、挑起事端、破坏社会治安的人,反而抓住被打的张共来不放,甚至 拘押。这不是帮助坏人,打击好人又是什么?
  
二. 事发当时,唐忆正坐到地上大叫,说张踢坏了她的腰 ,让救护人员用担架抬她到120急救中心。当时经多方检查,未见唐忆正的腰部有任何伤害,有120急救中心诊断和CT片检查为证。经检查腰部未见异常后, 她立即站起,轻松自如地走回旅馆,可见她纯属讹诈。 且事后她的行动自如,连续十几天逛大街、逛商店、出门办事等等无所不为。此等行动,岂能说明其腰受伤?
  
三. 事发三天后,唐忆正跑到北医大医院,拿来一份由一个连处方权也没有的实习医生开具的腰横突骨骨折的X光片和诊断证明,诬告张共来,岂能服人?!有谁能证实唐忆正在这三日内没在别处受过撞击与伤害?
  
四. 这件小事本来已经了结了,可是时隔17天,公安人员竟然以构成轻伤的罪名拘押了张共来。他们不看事发当时的医务诊断,却硬要以唐忆正事后私自弄来的一份所谓诊断为依据,把张非法拘留达四个月之久,还扬言要判她刑。这不是目无执法原则又是什么呢?
  
所有这些是因为北京市的公安干警业务素质太差吗?根本不是。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详细介绍事情的前后经过,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隐藏在背后的见不得人 的肮脏东西(据说,自从杨光洪召开会议以后,中共政府就利用唐忆正,加以收买,借机抓捕张共来)。在这个国家里,一切制度性的文件,都是以维护当权者的利 益为出发点。法制的性质是维护权力,压制人民,而不像西方国家的法制是限制权力。所以,当今的中共当权者大都是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为 所欲为,有的甚至无恶不作。受害的平民百姓只好忍气吞声,而那些敢于向当权者依法论理的人们则往往没有好结果。时值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为了营造共产党王 朝的太平盛世,对于象张共来那样的不屈不挠的上访者,必然要想尽一切卑鄙伎俩来迫害她。
  
张共来在大陆的命运是可悲的,又是很典型的。她从来没有过任何政治诉求;她从来也没有想要反对中国共产党。但是,就是因为她既不会向领导溜须拍马 送礼进贡,又不肯忍气吞声委曲求全,竟然遭到如此迫害。她每一次越级上访,总以为把她培养成人的共产党会替她主持正义,辨明是非。可是,事实上她的每一次 越级上访的结果都给自己招致更大的麻。到头来,被抓进了精神病院,受尽折磨和侮辱。而今又被人陷害,抓进了拘留所,面临著判刑劳改的厄运。
  
张共来的遭遇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中国大陆无数上访者的悲惨结局,他们的吃亏就因为他们依然幻想著在中国还有说理的地方。

(此文将发表在"中国之路"电子杂志2003年第1期上)

Detained in Psychiatric Institution for Petitioning Authorities About Abuse

"人与人权"编辑部全体成员:

我 向你们紧急呼吁:请共同帮助已经在精神病院被关押四年多,现又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逮捕的幼儿教师张共来女士脱离苦海。 2003年1月9日,此案将在北京开庭公开审理。 我衷心希望此案会引起你们的严重关注,尽可能派记者或观察员到北京出席旁听庭审过程,并公开揭露此事。我更希望借此案揭露大陆政府几十年来,一贯地以精神 病为借口,迫害大量无辜的上访者的滔天罪行。附上三篇文章。

请与我保持联系, 谢谢!
祝2003年新年快乐。

陈世忠
2003年1月4日





附件一: 张共来的上访信


我叫张共来,1981年毕业于哈尔滨市幼儿师范学校,事发前是哈尔滨市妇联职工幼儿师范学校附属第二幼儿园的人民教师。1990年我因在怀孕期间及产后受到本单位领导的不公正对待,同他们发生了争执,于是就被剥夺了教师权利和工作权利直到现在。

多年来,我不断上访,要求发还一直被非法扣发的工资,恢复教师工作、职称和名誉。为此,我先后去过哈尔滨市信访办、黑龙江省妇联,还得到过两任市 委书记转给哈尔滨市妇联给予解决问题的批示。可市妇联的几届领导总是刁难,使问题得不到解决。而且因为我去省、市领导那?塈i了她们的状,她们更加深了对 我的仇恨。

1998年7月29日那一天,我去省信访部门继续上访。我手里拿著一块牌子,上面简要地写著我的遭遇和上访要求。省信访办的人看了很是恼火,就让 我等著,然后挂电话让我们单位及哈尔滨市妇联来人把我接回去解决问题。可是哈尔滨市妇联的单芸部长、我单位的滕秀芝、张瑞芳两个校长来了之后,省信访办的 那个工作人员却让我到黑龙江省信访办的后门去,说是要给我解决问题。我上访的目的不就是想要解决问题吗?所以我就信以为真地来到后门。可是万万没想到,他 们带来了四名身穿白大褂的壮汉连踢带拽地把我塞进汽车,一直绑架到哈尔滨市精神病院。滕秀芝、张瑞芳二人亲自签字,做了我的所谓监护人,并交上公款支 票,作为我的医药费。所有这一切,我的家里人却久久一无所知。

进了哈尔滨市精神病院后,我被反锁在一个进去就别想出来的男女混合的四病区里。搜身后没作任何身体检查,我就被推进了一个12平方米左右,有五张 病床的病房。他们把我指定在中间的一张床上,其它四张床围著我,都是精神病患者。我的床上只有褥子没有被子,褥子上有著尚未干的屎、尿、月经血等残留物, 室内臭气熏天。我问了几句,一个男的说:你以为你是谁?再多说就把床拿走,让你睡在水泥地上。吃中午饭时他们没让我吃,并在没作任何检查的情况下,两 个男的上来把我按住,由一个女护士强行给我打了一针,使我昏迷过去。我昏迷了两天两夜,屎尿都拉在床上。他们没有给我一口水、一粒米。这期间还要不间断地 打针,一天二至三针,口服药好几种,如不服从就要绑在床上强行往嘴里灌,或是遭电击等等。我醒后还要遭到周围疯子的打骂折磨,护士的训斥。我的处境既不如 犯人也不如精神病人。监狱里的犯人还有放风的时间,精神病人也可被家属带出去晒晒太阳,而我却没有这种权利!后来我悄悄托了一位精神病人的家属给家里人打 了电话,才使家人在我失踪一周之后终于找到了我。当我家人见到我时,我已是从头到脚生满了虱子,头发被疯子拽掉许多,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浑身带著屎 尿及血。这些人的法西斯野蛮暴行不仅使我在精神和肉体上受著痛苦折磨,还使我的许多旧病复发。

哈尔滨市妇联的共产党官员还逼我家人承认我有精神病,企图强迫他们做我的监护人,并要求他们写出保证书:放人后张共来永远不得上访。我的家人回答 说:上访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张共来是一个正常的人,不是精神病患者,根本谈不上什么监护的问题。就这样,我单位领导和哈尔滨市妇联的卑鄙目的没能达到,接 下来就是继续关押、打针、吃药、让疯子折磨我。哈尔滨市妇联主席张桂华竟然对我家人说:你们是个人,我们是公家,你们拿人治气,我们能出得起钱,拿出三 四十万没问题。

有一次,一位病人家属对我说:我看你不是病人,怎么也和她们一样吃药打针呢?我告诉他:我确实不是病人,是因为上访被抓来的。一个护士马 上说: 别听她胡说,她是精神病,精神病(患者)的话你也信吗?医护人员及相关部门常常提醒我是一个精神病病人,他们想用暗示引诱的方法,加上打针强 迫服药使我真的变成精神病人。有的病人家属想借给我手机用,护士说:家属不许借给病人东西,不许同病人接触。这一切使我蒙受了极大的侮辱。多少次医护 人员一边打针一边对我喊道:叫你告,这回看你还告不告
了。谁能说日本电影追捕的情节是虚构的,而且只会发生在日本呢?

2000年下半年,精神病院院长张聪沛让我的家人接我出院。我的家人请他拿出诊断书和出院手续,并要求我单位的滕秀芝、张瑞芳两个所谓的监护人接 我出院。院方因为办不到而没有答应。可是,接下来他们居然把我所住的男女混合病房改为男病区,只留下我一个女的同男疯子们住在一起。当家人找到院方质问并 强烈要求改变病房环境时,院方和哈尔滨市政府又搞了个阴谋,他们让我在家等候通知,可是直到今天也没有一点答复。现在哈尔滨市妇联主席张桂华早已调走,新 任的领导则以不是当事人为由不闻不问不管。而原来的当事人单芸部长,却当著新任妇联主席的面对我家人大声喊道:张共来的病治好了,早就出院了,不存在住 院的问题了。这时候,我家人拿出精神病院2002年4月24日开出的住院催款单来,哈尔滨市妇联的领导人又装聋作哑,不予理睬了。

至今,我已被迫在精神病院滞留四年多。我的儿子现在已经十三岁了,却长期得不到母爱。我的教师工作得不到恢复,十几年的工资得不到补发,由于她们 的迫害给我造成的多种疾病没人过问。他们这些人哪有什么人性和良知可言?令我不明白的是:共产党的妇女联合会怎么成了违法乱纪,迫害妇女的场所?我从小受 的是共产主义的教育,中学时期和参加工作后一直担任著共青团干部的工作。我从来不想争个一官半职,也没有什么宗教信仰。我的哥哥姐姐都是开垦北大荒的知 青,我们一家处处都在响应党的号召,奉公守法。可是我们至今也不明白到底错在哪?为什么这些当权者们对待我比对待杀人、放火、强奸、抢劫的刑事犯罪分子还 要残忍?她们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律,多年来不断严重侵犯著我的人格权、健康权、教师权、劳动权、孕产妇的保护权、未成年儿童权,其行为令人发指。望上级部门 调查处理,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还法律以尊严,还我一个公道.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妇联第二幼儿园人民教师 张共来

2002年5月25日




附件二: 黑龙江省精神病院黑幕重重-迫害上访者,关入疯人院


世界精神病学会在日本横滨召开大会,决定调查中国大陆利用精神病对异议人士和法轮功信徒进行残酷镇压的行为。就此想谈一宗我知道的个案。

中国大陆奉行一对夫妻一个孩的国策。但结婚后生小孩,还需要申请生育指标,否则胎儿就成了不准出生的人。不是强迫你(哪怕已怀孕七,八个月!)堕胎,就是在孩子出生后惩罚爸爸妈妈。但这还不够,有了生育指标,还得有本单位负责人的同意。否则,生儿育女还有麻烦。

未获领导批准怀孕受打击报复


我的朋友张共来女士就因为未获领导批准怀了孕而受打击报复,因不服而不断上诉抗议,最后竟被关进精神病院达四年之久.
  
张共来于1988年7月通过考试,被哈尔滨市妇联第二幼儿园录取为教师。她31岁才结婚,在考核录取时她曾承诺两年内不生孩子。后来考虑到医生的意见,她在32岁时怀了孕。单位负责人觉得她违反了承诺,对她十分恼火,想尽办法给她穿小鞋。

1989年她放完产假后不给她工作,让她去扫厕所,按临时工对待。幼儿园领导还不准她报销生孩子费用,甚至扣发她应得的独生子女 费。张共来与园长因此发生争执后,领导便以不听从分配和扰乱工作为由,停止了张的工作,并停发工资,欲逼她离开。张共来向市纪检委投诉。1991年在纪检 委的干涉下,单位认错,纪委和妇联还决定:为了缓解双方的紧张关系,张可以休一段长假。半年后,她要去上班却被领导按编制外处理了,不允许她上班。幼师滕 校长(全国劳模)说:你不是能告状吗? 把我们告到纪检委,有能耐告到市长那去!想上班没那么容易。从1997年1月起,张共来不断给市委领导写信要求讨回公道,获得工作权利,但校方反诬她有 偏激性精神病。


被强行绑架到疯人院


她在市里解决不了问题,只得去省委、省政府上访。她一个人举著一块小小标语牌,没有人理睬。到了1998年7月29日,她又来到省 政府上访。一位干部出来说:你进来吧,今天我们一定解决你的问题。 她一进信访办公室, 幼师两校长早就等在那?堙C接著进来四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子,不由分说地把她反绑双手,连踢带拽地塞进汽车,从省政府直接拉到精神病院。两校长以监护人的身 份签了字,并为张交了所谓医疗费!
 
张被押到该院的第四病区,反锁在男女混合的重患群体里。先对她搜身,然后未作体检就把她推进约一间约12平方米的病房里。里面一共五张床。她的床 上没有被子,只有一条屎尿未干,带有月经血的褥子。室内臭气熏天。张要求和家属联系,一个男子走过来冲著她喊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再敢多嘴连床也搬走, 让你睡在水泥地上。就这样,当天一点饭也没给她吃,也没进行任何身体检查,却上来两个男人,将她按住,由护士强行给她打了一针,使她昏死过去。此后两昼 夜里,张共来大小便失控,这两昼夜里,医院没给她吃一口饭,喝一口水,只是不间断地逼她吃各种药,一天两三次地打针。她如果不服从,就绑起来过电。她还要 遭到同室真正疯子的打骂。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衣服被撕破,头发被扯掉,苦不堪言。有 一次护士让她吃药时说: 这里的药比药店的药毒性大几倍。张听后责问她说:这不是故意杀人吗,你们的职业道德哪去了? 护士回答说:这你跟我说不著,没病谁到这里来?你 们单位拿了钱你就得吃药,否则我们没法交待。
 
不仅如此,他们把张共来抓进精神病院后,故意不通知家属。一周后,张苦苦哀求一位护理病人的家属打了电话,才使家人找到了她。见面时她已经从头到脚生满了虱子,浑身上下也臭气难闻。
 
这个精神病院里有不少因上访而被当作精神病患者关进来的健康人。病院对他们特别残忍,不准他们说话, 待他们连犯人也不如。犯人还有放风的时间,精神病人也可被家属带出去晒晒太阳,而上访人却没有这种权利,而且要忍受著打针吃药的痛苦折磨。如果有谁敢同医 护人员理论,就被绑在床上,不能动弹,或是增加打针剂量和增加服药用量。
 
张的哥哥姐姐找到她以后,多次同市妇联交涉要求放人。市妇联的张桂华主席说:我们是公家,能拿得起钱,二三十万没问题。甚至扬言让她老死在里面。又提示张共来的家属说:如果写出书面保证,永不上访,就可以放人!
 
由于家属的不断交涉,两个月之后张可以出去放风,见见阳光,后来还可以回家照顾一下孩子。尽管如此,她仍然没有人身自由和正常人讲话的权利。

写了保证书才可能获得平反


时至今日,她在疯人院已经四年多了。她不仅在精神上受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更造成了身体上的多种疾病。她患有心脏病、肺炎、 萎缩性胃炎、十二脂肠球炎、胆胰炎等,还有许多旧病复发。就连本来正常的月经也不正常了。因为单位负责人不愿出钱给她看病,这些都得不到应有的医治。.张 共来有段时间住在市立医院治疗肺炎。一天半夜,园领导竟指挥民警把她强行押回精神病院,由医护人员逼她吃治疗精神病的药,而不是吃治肺炎的药。护士一面恶 狠狠地给她灌药,一面问她:看你还告不告啦? 妇联和医院已终止了对她的一切疾病的治疗。
 
张共来女士在精神病院里亲眼目睹许许多多惊心动魄的事,时间长了,也会被刺激得不正常。有一次护士给病人做静脉点滴时,针掉在地上,沾满了细菌, 该护士拿起来就要往病人身上扎。该精神病院因上访被关进来的就有三十多人!后来,一些人陆续被放了出去。通常是由家属前来苦苦哀求,写保证书。一是答应当 事人向领导承认错误,不再告状;二是保证不与任何媒体接触;三要保证不向外界透露精神病院的所见所闻。如果出院以后还不老实,他们随时随地可以用旧病复 发为由再把人抓回来!张共来拒绝妥协,所以一直留在精神病院的病员花名册上。
  
就这样,从不准生孩子起,到如今孩子已经13周岁了。他幼小的心灵充满了创伤,而当妈妈的苦难却一个接一个不断,远远看不到出头之日!(此文原载"开放杂志"2002年11期)




附件三
从黑龙江省精神病院到北京市公安局拘留所----张共来苦难历程有续篇----大陆读者:知情人



张共来被强行关进哈尔滨市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已经四年了。为了讨还公道,她决定上京城找共产党的包公,她对此仍抱希望。到 了北京后,她找遍了所有该找能找的共产党衙门。然而,她的东奔西走不但没有得到丝毫的公道或同情,反而是北京的共产党衙门向黑龙江省政府反馈信息。据可靠 消息,中共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兼纪检委书记杨光洪为此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研究如何进一步整治张共来。结果就发生了下面的一幕。

张共来到北京后,住在西城区缸瓦市羊皮胡同5号好运来旅店。今年8月3日晚,住在同一房间的女子唐忆正连续咳嗽,不停地往寝室地上吐痰(此人还亲 口讲过,她曾患过肺结核病)。包括张共来在内的所有同寝室的人对这种影响公共卫生的行为进行了劝阻。不料,唐女士不仅不听,反而暴跳如雷地冲大家满口脏 话,大喊大叫。于是张将旅店老板请了来。这下唐忆正更加恼羞成怒,突然冲到张共来的床前,摁住张的双手,朝其头部猛打。张出于自卫,用唯一可以活动的脚将 她踢开。不料,唐就此故意躺倒在地,大喊起来,引来了旅店服务员等很多人。接著有人报了警。当救护人员赶来时,唐忆正仍躺地不起,高声叫喊腰断了, 用担架抬我。救护人员只好用担架将其抬起,送往北京市120急救中心。经120急救中心诊查和CT片检查,均未发现唐忆正腰部有任何异常。唐忆正也不 再喊叫了,乖乖地自己走回到旅店。事后的第三天,派出所负责办案的民警朱增强正式告诉张共来说唐忆正没啥事,并发还给她被扣押了三天的身份证。可见,至此 此事已正式了结。此后的十几天里,唐忆正与往日一样,上街购物,办事和游玩。
  
可是,8月20日,也就是事过十七天后,办案民警又找到张共来,说唐忆正已构成轻伤,并据此将张刑事拘留,把她羁押在西城公安分局看守所直到今天。家人不能探监,更不能得知张的丝毫消息。
  
不需要高深的法律知识即可看出,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公安分局关押张共来的行为实属违法,因为:
  
一. 张共来出于维护公共卫生,劝阻曾患有肺病的唐忆正不要随地吐痰,致使唐忆正对其施以暴力。是唐忆正突如其来地冲到张床边,将张的双手按住且 猛打其头部。张出于不得已,才采取紧急行动,用仅能活动的脚来自卫。当时有同房间的其它人员和旅馆老板及报警现场检查为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二十一条,张共来对唐忆正的所谓轻伤(?)不应负责。作为执法人员不去追查先动手打人、挑起事端、破坏社会治安的人,反而抓住被打的张共来不放,甚至 拘押。这不是帮助坏人,打击好人又是什么?
  
二. 事发当时,唐忆正坐到地上大叫,说张踢坏了她的腰 ,让救护人员用担架抬她到120急救中心。当时经多方检查,未见唐忆正的腰部有任何伤害,有120急救中心诊断和CT片检查为证。经检查腰部未见异常后, 她立即站起,轻松自如地走回旅馆,可见她纯属讹诈。 且事后她的行动自如,连续十几天逛大街、逛商店、出门办事等等无所不为。此等行动,岂能说明其腰受伤?
  
三. 事发三天后,唐忆正跑到北医大医院,拿来一份由一个连处方权也没有的实习医生开具的腰横突骨骨折的X光片和诊断证明,诬告张共来,岂能服人?!有谁能证实唐忆正在这三日内没在别处受过撞击与伤害?
  
四. 这件小事本来已经了结了,可是时隔17天,公安人员竟然以构成轻伤的罪名拘押了张共来。他们不看事发当时的医务诊断,却硬要以唐忆正事后私自弄来的一份所谓诊断为依据,把张非法拘留达四个月之久,还扬言要判她刑。这不是目无执法原则又是什么呢?
  
所有这些是因为北京市的公安干警业务素质太差吗?根本不是。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详细介绍事情的前后经过,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隐藏在背后的见不得人 的肮脏东西(据说,自从杨光洪召开会议以后,中共政府就利用唐忆正,加以收买,借机抓捕张共来)。在这个国家里,一切制度性的文件,都是以维护当权者的利 益为出发点。法制的性质是维护权力,压制人民,而不像西方国家的法制是限制权力。所以,当今的中共当权者大都是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为 所欲为,有的甚至无恶不作。受害的平民百姓只好忍气吞声,而那些敢于向当权者依法论理的人们则往往没有好结果。时值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为了营造共产党王 朝的太平盛世,对于象张共来那样的不屈不挠的上访者,必然要想尽一切卑鄙伎俩来迫害她。
  
张共来在大陆的命运是可悲的,又是很典型的。她从来没有过任何政治诉求;她从来也没有想要反对中国共产党。但是,就是因为她既不会向领导溜须拍马 送礼进贡,又不肯忍气吞声委曲求全,竟然遭到如此迫害。她每一次越级上访,总以为把她培养成人的共产党会替她主持正义,辨明是非。可是,事实上她的每一次 越级上访的结果都给自己招致更大的麻。到头来,被抓进了精神病院,受尽折磨和侮辱。而今又被人陷害,抓进了拘留所,面临著判刑劳改的厄运。
  
张共来的遭遇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中国大陆无数上访者的悲惨结局,他们的吃亏就因为他们依然幻想著在中国还有说理的地方。

(此文将发表在"中国之路"电子杂志2003年第1期上)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