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改革的终结和中国共产党人事业的终结
悼念最后一名共产党员赵紫阳先生



北京高校教授 吴大志

赵先生是最后一名共产党人,他的去世,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合上了其历史的最后一页。

上 个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充满悲剧。与其他悲剧不一样在于,这场悲剧的大量受害者是共产党人本身,这就使得事情有了更为复杂的面貌。为什么当周围的同伴一 个接着一个被排斥、被迫害,仍然有人前仆后继地坚持这项事业?抑或一旦自己解除了被隔离、被怀疑的状况,马上便会重新投入原先的那项事业中去?从这个角度 看过去,简单地从共产主义运动所造成的负面后果来看待它,是不全面的。想必这项事业中有某些十分吸引人的东西,人们在其中所得到的满足和成功,是由其他的 意识形态和社会运动所不能提供的。

可 以大致把这种吸引人的东西归结为两条:人民利益和社会进步,至少在中国共产党人当中是这样。共产主义是一种理想,接受理想的人多少受过一些教育, 而在中国受教育者的传统中,民本思想是贯穿其中的一根红线,来自传统文化的底蕴和西方左派同情社会弱者的立场一拍即合。我自己接触过这样的共产党人,对他 们来说,人民的利益是一种宗教情怀,是高于一切的东西,是可以用来衡量和判断眼下的事情有哪儿不对头的最终尺度。为了人民的利益,他们的确可以放弃个人的 一切。

社 会进步在中国也有着一个悠久的文化传统。中国古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到近代打开国门之后,中国有志之士感到中华民族的积弱,感到世界潮流浩浩荡荡 不可阻挡,觉得应该有意识地、主动地推动中国社会进步,使得中国能够跟上日新月异的世界发展趋势,这也达成了不同历史时期人们的深刻共识,不仅仅是共产 党人的意识形态。在1921年中国共产党创立之后的相当长的时期内,社会进步是该党吸取社会资源、赢得社会信任的重要口号。

虽 然这两者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但是由于它们侧重点不一样,有时候也有可能发生矛盾。一种乌托邦的社会理想,看起来可能非常先进,但是要把它拿到实际生活中 来,很有可能完全破坏社会现有的肌理纹路,将整个社会拖进一种灾难之中,造成人民的生产生活得不到基本保障,人民的利益受到根本损害。1958年的所谓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便是。

如 果反过来,仅仅强调人民利益,强调满足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要求,乃至以人民群众物质利益为借口,拒绝搭建表达人民利益的制度平台,排斥人民参政议 政当家作主,压制新闻言论自由以及舆论对于政府、司法的监督作用,会再次把中国社会拖入野蛮、愚昧和落后之中。制度性腐败同时导致整个社会的全面蜕化,人 心冷漠,道德堕落,精神虚无,暴力现象猖獗。

因 此,光有社会进步这一个维度不行,光有人民利益这一个维度也不行。只有当这两个尺度同时存在,让它们互相制约、互相生发,同时得到贯彻落实,才能 够保持共产党人所标举的先锋性、先进性。那些在不同时期奉献出自己生命的人们,正是视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视中国的社会进步为最后宗旨,于身后赢得了人民 无比的尊敬和爱戴。

赵 紫阳先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他以自己的杰出实践,为中国共产党的旗帜增添了光辉。现在还不是谈论他整整一生对祖国和人民所作出的伟大贡献的时候。 由于当前的封锁和压制,我们无从得知他的生平事迹,无从了解身边的人们对他的深情回忆,但是仅就举世皆知的两件事情上面可以见出,赵紫阳先生把人民利 益和社会进步这两大重任,神圣地担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七 十年代末期他在四川工作,率先进行了农村联产承包制的改革,让千百万农民能够吃饱饭,民间因此有要吃粮,找紫阳的美名。这种敢为天下先的做法,在当时 是需要相当勇气的,是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乃至生命的危险。弄得不好,家破人亡只在咫尺之间。背后支撑紫阳先生的动力是什么?比他个人的政治生命更加重要的 是什么?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是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要求!现在看来这一切多么简单,但越是简单的真相越是容易被人们掩盖。

1989年春天赵紫阳先生在广场上的那一幕,不仅仅出于个人的洁身自好,也不仅仅出于个人的良知;比个人在历史上的功过得失更重要的,是对于中国社会进步凝重的历史感,是对于我们民族到了1989年这一刻历史性前进的自觉意识。我们老了,不中用了,你们还年轻,其中所流露出来的,远远不只是个人生命的沧桑感,而是感到有一项重要的事业没有完成,感到这桩事业对于民族是多么不可缺失,对于民族的崛起和未来是多么重要,而它如今正在面临着强行中断的巨大危机,令人感到难以挽回的深刻痛苦。

19896月, 赵紫阳先生这样来解释自己一个月前的行为:在实际工作中,我还深深感到时代不同了,社会和人民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变化;民主已经成为世界的时代潮流 人们的民主观念已普遍增强因此,我想我们必须适应新的时代的要求和新情况,学会用民主等新办法来解决问题。今后党的领导作用的重要方面,要表现在 积极领导人民进行民主和法制建设上,使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成为真正的法制国家;而且民主的旗帜,我们党不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我觉得,我们迟早要 走上这条路,我们与其被动地走,不如自觉地自动地走。(19896月批赵会议上赵的发言摘录,见宗凤鸣《理想信念追求》324页)

时 隔十五年,我们今天读这些话,仍然如同洪钟般震响。政治体制改革是共产党人自己的提法,是他们自己动手解决问题的思路。赵紫阳本人没有离开这个思路, 这并不是他的不足和遗憾;相反,是他作为一个共产党人忠心耿耿的体现。这种忠诚是任何时代、任何人群中最宝贵的。即使在被软禁很长时间之后,他仍然一如既 往,念念不忘社会的进步、民族的前途。在一篇未署名的题为《夏日拜访》的文章中,记载了2004年夏天与赵紫阳先生的一席谈,来访者看起来是赵的儿女们的朋友,其父母也是赵熟识的。其中写到赵紫阳先生谈到并不认为自己有机会和有可能搞成功政治体制改革。但如果让他来做的话,赵说我会搞开明政治。我想过让民主党派发展,我说过,为什么只在政协里有民主党派的活动?人大代表是按地区组团的,为什么人大没有民主党派?反正共产党还占多数嘛。我还想过像解放初期那样,让党外人士、民主党派人士当部长、当副总理。还有一个细节十分耐人寻味。赵提到把在某份正式文件中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改为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去掉一个下字,为的是传达共产党和其他党派是平等的美好愿望。据该文作者观察,果然迄今沿用的,仍然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这一提法。

他 生命中最后一个夏天头脑所驻留的问题,既深关我们民族的历史进步,也深关共产党本身的生死存亡,触及了最为核心的那个问题。能否回应赵紫阳先生的呼吁要 求,能否把民主和法制的建设当作共产党目前的头等工作去做,是今天的共产党是否能够延续自身传统、延续共产党这个称号的一个分水岭。未来的历史将 会证明正如赵紫阳先生在七十年代后期搞农民联产责任制的改革,代表了当时中国前进的方向一样,1989年 和这之后赵先生所选择的立场,同样是我们民族走向再度新生、再度崛起的唯一方向。在这个意义上,赵紫阳先生本人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块试金石。按照赵先生所提 出的方向去做,共产党则存;朝着赵先生所指出的相反方向去做,则共产党亡。而共产党亡,这只是问题的一小部分;随之发生的全部事情是:我们民族的历史将倒 退若干年?我们的人民将遭遇什么样的不幸灾祸?我们的制度、文化、精神、人与人的关系将遭受多少损失?这是一件令人不敢去想的可怕事情。

在那篇《夏日拜访》的文章中,最后提到了赵先生用了终身软禁这个词。当某位比较重要的人物,在该文的作者拜访赵先生之后,于某日出现在赵先生的家中。老人听来人说过寒暄问候的话之后,突然说:有一句话请你如实转上去,如实!因为我以前说过的许多话,传上去之后就变了样。我要说,我已经被软禁十几年了,这种状况再继续下去,就是终身软禁。这是要写进历史的!这对共产党的影响将是很坏的!

令 人痛心的结果是,赵先生到临死也没有走出家门一步。那些幽禁赵先生的人,用自己的手结束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结束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事业,结束了中国共产党 人在民族历史上可能发挥的进步作用。在这个意义上,赵先生是最后一名共产党人,他的去世,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合上了其历史的最后一页。其后存在的,不过是既 得利益集团和它们的代理人。

赵紫阳先生永垂不朽!他将永远活在我们民族不灭的记忆当中!他是中国人民忠实的儿子,是我们民族的光荣和骄傲!作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他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光辉榜样!

我们这些儿女辈的人们,将会对我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永远地传颂赵紫阳先生的不朽贡献,传播赵紫阳先生未竟的事业!

2005121

北京高校教授 吴大志

赵先生是最后一名共产党人,他的去世,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合上了其历史的最后一页。

上 个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充满悲剧。与其他悲剧不一样在于,这场悲剧的大量受害者是共产党人本身,这就使得事情有了更为复杂的面貌。为什么当周围的同伴一 个接着一个被排斥、被迫害,仍然有人前仆后继地坚持这项事业?抑或一旦自己解除了被隔离、被怀疑的状况,马上便会重新投入原先的那项事业中去?从这个角度 看过去,简单地从共产主义运动所造成的负面后果来看待它,是不全面的。想必这项事业中有某些十分吸引人的东西,人们在其中所得到的满足和成功,是由其他的 意识形态和社会运动所不能提供的。

可 以大致把这种吸引人的东西归结为两条:人民利益和社会进步,至少在中国共产党人当中是这样。共产主义是一种理想,接受理想的人多少受过一些教育, 而在中国受教育者的传统中,民本思想是贯穿其中的一根红线,来自传统文化的底蕴和西方左派同情社会弱者的立场一拍即合。我自己接触过这样的共产党人,对他 们来说,人民的利益是一种宗教情怀,是高于一切的东西,是可以用来衡量和判断眼下的事情有哪儿不对头的最终尺度。为了人民的利益,他们的确可以放弃个人的 一切。

社 会进步在中国也有着一个悠久的文化传统。中国古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到近代打开国门之后,中国有志之士感到中华民族的积弱,感到世界潮流浩浩荡荡 不可阻挡,觉得应该有意识地、主动地推动中国社会进步,使得中国能够跟上日新月异的世界发展趋势,这也达成了不同历史时期人们的深刻共识,不仅仅是共产 党人的意识形态。在1921年中国共产党创立之后的相当长的时期内,社会进步是该党吸取社会资源、赢得社会信任的重要口号。

虽 然这两者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但是由于它们侧重点不一样,有时候也有可能发生矛盾。一种乌托邦的社会理想,看起来可能非常先进,但是要把它拿到实际生活中 来,很有可能完全破坏社会现有的肌理纹路,将整个社会拖进一种灾难之中,造成人民的生产生活得不到基本保障,人民的利益受到根本损害。1958年的所谓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便是。

如 果反过来,仅仅强调人民利益,强调满足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要求,乃至以人民群众物质利益为借口,拒绝搭建表达人民利益的制度平台,排斥人民参政议 政当家作主,压制新闻言论自由以及舆论对于政府、司法的监督作用,会再次把中国社会拖入野蛮、愚昧和落后之中。制度性腐败同时导致整个社会的全面蜕化,人 心冷漠,道德堕落,精神虚无,暴力现象猖獗。

因 此,光有社会进步这一个维度不行,光有人民利益这一个维度也不行。只有当这两个尺度同时存在,让它们互相制约、互相生发,同时得到贯彻落实,才能 够保持共产党人所标举的先锋性、先进性。那些在不同时期奉献出自己生命的人们,正是视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视中国的社会进步为最后宗旨,于身后赢得了人民 无比的尊敬和爱戴。

赵 紫阳先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他以自己的杰出实践,为中国共产党的旗帜增添了光辉。现在还不是谈论他整整一生对祖国和人民所作出的伟大贡献的时候。 由于当前的封锁和压制,我们无从得知他的生平事迹,无从了解身边的人们对他的深情回忆,但是仅就举世皆知的两件事情上面可以见出,赵紫阳先生把人民利 益和社会进步这两大重任,神圣地担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七 十年代末期他在四川工作,率先进行了农村联产承包制的改革,让千百万农民能够吃饱饭,民间因此有要吃粮,找紫阳的美名。这种敢为天下先的做法,在当时 是需要相当勇气的,是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乃至生命的危险。弄得不好,家破人亡只在咫尺之间。背后支撑紫阳先生的动力是什么?比他个人的政治生命更加重要的 是什么?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是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要求!现在看来这一切多么简单,但越是简单的真相越是容易被人们掩盖。

1989年春天赵紫阳先生在广场上的那一幕,不仅仅出于个人的洁身自好,也不仅仅出于个人的良知;比个人在历史上的功过得失更重要的,是对于中国社会进步凝重的历史感,是对于我们民族到了1989年这一刻历史性前进的自觉意识。我们老了,不中用了,你们还年轻,其中所流露出来的,远远不只是个人生命的沧桑感,而是感到有一项重要的事业没有完成,感到这桩事业对于民族是多么不可缺失,对于民族的崛起和未来是多么重要,而它如今正在面临着强行中断的巨大危机,令人感到难以挽回的深刻痛苦。

19896月, 赵紫阳先生这样来解释自己一个月前的行为:在实际工作中,我还深深感到时代不同了,社会和人民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变化;民主已经成为世界的时代潮流 人们的民主观念已普遍增强因此,我想我们必须适应新的时代的要求和新情况,学会用民主等新办法来解决问题。今后党的领导作用的重要方面,要表现在 积极领导人民进行民主和法制建设上,使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成为真正的法制国家;而且民主的旗帜,我们党不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我觉得,我们迟早要 走上这条路,我们与其被动地走,不如自觉地自动地走。(19896月批赵会议上赵的发言摘录,见宗凤鸣《理想信念追求》324页)

时 隔十五年,我们今天读这些话,仍然如同洪钟般震响。政治体制改革是共产党人自己的提法,是他们自己动手解决问题的思路。赵紫阳本人没有离开这个思路, 这并不是他的不足和遗憾;相反,是他作为一个共产党人忠心耿耿的体现。这种忠诚是任何时代、任何人群中最宝贵的。即使在被软禁很长时间之后,他仍然一如既 往,念念不忘社会的进步、民族的前途。在一篇未署名的题为《夏日拜访》的文章中,记载了2004年夏天与赵紫阳先生的一席谈,来访者看起来是赵的儿女们的朋友,其父母也是赵熟识的。其中写到赵紫阳先生谈到并不认为自己有机会和有可能搞成功政治体制改革。但如果让他来做的话,赵说我会搞开明政治。我想过让民主党派发展,我说过,为什么只在政协里有民主党派的活动?人大代表是按地区组团的,为什么人大没有民主党派?反正共产党还占多数嘛。我还想过像解放初期那样,让党外人士、民主党派人士当部长、当副总理。还有一个细节十分耐人寻味。赵提到把在某份正式文件中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改为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去掉一个下字,为的是传达共产党和其他党派是平等的美好愿望。据该文作者观察,果然迄今沿用的,仍然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这一提法。

他 生命中最后一个夏天头脑所驻留的问题,既深关我们民族的历史进步,也深关共产党本身的生死存亡,触及了最为核心的那个问题。能否回应赵紫阳先生的呼吁要 求,能否把民主和法制的建设当作共产党目前的头等工作去做,是今天的共产党是否能够延续自身传统、延续共产党这个称号的一个分水岭。未来的历史将 会证明正如赵紫阳先生在七十年代后期搞农民联产责任制的改革,代表了当时中国前进的方向一样,1989年 和这之后赵先生所选择的立场,同样是我们民族走向再度新生、再度崛起的唯一方向。在这个意义上,赵紫阳先生本人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块试金石。按照赵先生所提 出的方向去做,共产党则存;朝着赵先生所指出的相反方向去做,则共产党亡。而共产党亡,这只是问题的一小部分;随之发生的全部事情是:我们民族的历史将倒 退若干年?我们的人民将遭遇什么样的不幸灾祸?我们的制度、文化、精神、人与人的关系将遭受多少损失?这是一件令人不敢去想的可怕事情。

在那篇《夏日拜访》的文章中,最后提到了赵先生用了终身软禁这个词。当某位比较重要的人物,在该文的作者拜访赵先生之后,于某日出现在赵先生的家中。老人听来人说过寒暄问候的话之后,突然说:有一句话请你如实转上去,如实!因为我以前说过的许多话,传上去之后就变了样。我要说,我已经被软禁十几年了,这种状况再继续下去,就是终身软禁。这是要写进历史的!这对共产党的影响将是很坏的!

令 人痛心的结果是,赵先生到临死也没有走出家门一步。那些幽禁赵先生的人,用自己的手结束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结束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事业,结束了中国共产党 人在民族历史上可能发挥的进步作用。在这个意义上,赵先生是最后一名共产党人,他的去世,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合上了其历史的最后一页。其后存在的,不过是既 得利益集团和它们的代理人。

赵紫阳先生永垂不朽!他将永远活在我们民族不灭的记忆当中!他是中国人民忠实的儿子,是我们民族的光荣和骄傲!作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他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光辉榜样!

我们这些儿女辈的人们,将会对我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永远地传颂赵紫阳先生的不朽贡献,传播赵紫阳先生未竟的事业!

2005121

北京高校教授 吴大志

赵先生是最后一名共产党人,他的去世,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合上了其历史的最后一页。

上 个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充满悲剧。与其他悲剧不一样在于,这场悲剧的大量受害者是共产党人本身,这就使得事情有了更为复杂的面貌。为什么当周围的同伴一 个接着一个被排斥、被迫害,仍然有人前仆后继地坚持这项事业?抑或一旦自己解除了被隔离、被怀疑的状况,马上便会重新投入原先的那项事业中去?从这个角度 看过去,简单地从共产主义运动所造成的负面后果来看待它,是不全面的。想必这项事业中有某些十分吸引人的东西,人们在其中所得到的满足和成功,是由其他的 意识形态和社会运动所不能提供的。

可 以大致把这种吸引人的东西归结为两条:人民利益和社会进步,至少在中国共产党人当中是这样。共产主义是一种理想,接受理想的人多少受过一些教育, 而在中国受教育者的传统中,民本思想是贯穿其中的一根红线,来自传统文化的底蕴和西方左派同情社会弱者的立场一拍即合。我自己接触过这样的共产党人,对他 们来说,人民的利益是一种宗教情怀,是高于一切的东西,是可以用来衡量和判断眼下的事情有哪儿不对头的最终尺度。为了人民的利益,他们的确可以放弃个人的 一切。

社 会进步在中国也有着一个悠久的文化传统。中国古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到近代打开国门之后,中国有志之士感到中华民族的积弱,感到世界潮流浩浩荡荡 不可阻挡,觉得应该有意识地、主动地推动中国社会进步,使得中国能够跟上日新月异的世界发展趋势,这也达成了不同历史时期人们的深刻共识,不仅仅是共产 党人的意识形态。在1921年中国共产党创立之后的相当长的时期内,社会进步是该党吸取社会资源、赢得社会信任的重要口号。

虽 然这两者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但是由于它们侧重点不一样,有时候也有可能发生矛盾。一种乌托邦的社会理想,看起来可能非常先进,但是要把它拿到实际生活中 来,很有可能完全破坏社会现有的肌理纹路,将整个社会拖进一种灾难之中,造成人民的生产生活得不到基本保障,人民的利益受到根本损害。1958年的所谓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便是。

如 果反过来,仅仅强调人民利益,强调满足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要求,乃至以人民群众物质利益为借口,拒绝搭建表达人民利益的制度平台,排斥人民参政议 政当家作主,压制新闻言论自由以及舆论对于政府、司法的监督作用,会再次把中国社会拖入野蛮、愚昧和落后之中。制度性腐败同时导致整个社会的全面蜕化,人 心冷漠,道德堕落,精神虚无,暴力现象猖獗。

因 此,光有社会进步这一个维度不行,光有人民利益这一个维度也不行。只有当这两个尺度同时存在,让它们互相制约、互相生发,同时得到贯彻落实,才能 够保持共产党人所标举的先锋性、先进性。那些在不同时期奉献出自己生命的人们,正是视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视中国的社会进步为最后宗旨,于身后赢得了人民 无比的尊敬和爱戴。

赵 紫阳先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他以自己的杰出实践,为中国共产党的旗帜增添了光辉。现在还不是谈论他整整一生对祖国和人民所作出的伟大贡献的时候。 由于当前的封锁和压制,我们无从得知他的生平事迹,无从了解身边的人们对他的深情回忆,但是仅就举世皆知的两件事情上面可以见出,赵紫阳先生把人民利 益和社会进步这两大重任,神圣地担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七 十年代末期他在四川工作,率先进行了农村联产承包制的改革,让千百万农民能够吃饱饭,民间因此有要吃粮,找紫阳的美名。这种敢为天下先的做法,在当时 是需要相当勇气的,是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乃至生命的危险。弄得不好,家破人亡只在咫尺之间。背后支撑紫阳先生的动力是什么?比他个人的政治生命更加重要的 是什么?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是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要求!现在看来这一切多么简单,但越是简单的真相越是容易被人们掩盖。

1989年春天赵紫阳先生在广场上的那一幕,不仅仅出于个人的洁身自好,也不仅仅出于个人的良知;比个人在历史上的功过得失更重要的,是对于中国社会进步凝重的历史感,是对于我们民族到了1989年这一刻历史性前进的自觉意识。我们老了,不中用了,你们还年轻,其中所流露出来的,远远不只是个人生命的沧桑感,而是感到有一项重要的事业没有完成,感到这桩事业对于民族是多么不可缺失,对于民族的崛起和未来是多么重要,而它如今正在面临着强行中断的巨大危机,令人感到难以挽回的深刻痛苦。

19896月, 赵紫阳先生这样来解释自己一个月前的行为:在实际工作中,我还深深感到时代不同了,社会和人民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变化;民主已经成为世界的时代潮流 人们的民主观念已普遍增强因此,我想我们必须适应新的时代的要求和新情况,学会用民主等新办法来解决问题。今后党的领导作用的重要方面,要表现在 积极领导人民进行民主和法制建设上,使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成为真正的法制国家;而且民主的旗帜,我们党不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我觉得,我们迟早要 走上这条路,我们与其被动地走,不如自觉地自动地走。(19896月批赵会议上赵的发言摘录,见宗凤鸣《理想信念追求》324页)

时 隔十五年,我们今天读这些话,仍然如同洪钟般震响。政治体制改革是共产党人自己的提法,是他们自己动手解决问题的思路。赵紫阳本人没有离开这个思路, 这并不是他的不足和遗憾;相反,是他作为一个共产党人忠心耿耿的体现。这种忠诚是任何时代、任何人群中最宝贵的。即使在被软禁很长时间之后,他仍然一如既 往,念念不忘社会的进步、民族的前途。在一篇未署名的题为《夏日拜访》的文章中,记载了2004年夏天与赵紫阳先生的一席谈,来访者看起来是赵的儿女们的朋友,其父母也是赵熟识的。其中写到赵紫阳先生谈到并不认为自己有机会和有可能搞成功政治体制改革。但如果让他来做的话,赵说我会搞开明政治。我想过让民主党派发展,我说过,为什么只在政协里有民主党派的活动?人大代表是按地区组团的,为什么人大没有民主党派?反正共产党还占多数嘛。我还想过像解放初期那样,让党外人士、民主党派人士当部长、当副总理。还有一个细节十分耐人寻味。赵提到把在某份正式文件中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改为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去掉一个下字,为的是传达共产党和其他党派是平等的美好愿望。据该文作者观察,果然迄今沿用的,仍然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这一提法。

他 生命中最后一个夏天头脑所驻留的问题,既深关我们民族的历史进步,也深关共产党本身的生死存亡,触及了最为核心的那个问题。能否回应赵紫阳先生的呼吁要 求,能否把民主和法制的建设当作共产党目前的头等工作去做,是今天的共产党是否能够延续自身传统、延续共产党这个称号的一个分水岭。未来的历史将 会证明正如赵紫阳先生在七十年代后期搞农民联产责任制的改革,代表了当时中国前进的方向一样,1989年 和这之后赵先生所选择的立场,同样是我们民族走向再度新生、再度崛起的唯一方向。在这个意义上,赵紫阳先生本人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块试金石。按照赵先生所提 出的方向去做,共产党则存;朝着赵先生所指出的相反方向去做,则共产党亡。而共产党亡,这只是问题的一小部分;随之发生的全部事情是:我们民族的历史将倒 退若干年?我们的人民将遭遇什么样的不幸灾祸?我们的制度、文化、精神、人与人的关系将遭受多少损失?这是一件令人不敢去想的可怕事情。

在那篇《夏日拜访》的文章中,最后提到了赵先生用了终身软禁这个词。当某位比较重要的人物,在该文的作者拜访赵先生之后,于某日出现在赵先生的家中。老人听来人说过寒暄问候的话之后,突然说:有一句话请你如实转上去,如实!因为我以前说过的许多话,传上去之后就变了样。我要说,我已经被软禁十几年了,这种状况再继续下去,就是终身软禁。这是要写进历史的!这对共产党的影响将是很坏的!

令 人痛心的结果是,赵先生到临死也没有走出家门一步。那些幽禁赵先生的人,用自己的手结束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结束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事业,结束了中国共产党 人在民族历史上可能发挥的进步作用。在这个意义上,赵先生是最后一名共产党人,他的去世,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合上了其历史的最后一页。其后存在的,不过是既 得利益集团和它们的代理人。

赵紫阳先生永垂不朽!他将永远活在我们民族不灭的记忆当中!他是中国人民忠实的儿子,是我们民族的光荣和骄傲!作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他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光辉榜样!

我们这些儿女辈的人们,将会对我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永远地传颂赵紫阳先生的不朽贡献,传播赵紫阳先生未竟的事业!

2005121

北京高校教授 吴大志

赵先生是最后一名共产党人,他的去世,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合上了其历史的最后一页。

上 个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充满悲剧。与其他悲剧不一样在于,这场悲剧的大量受害者是共产党人本身,这就使得事情有了更为复杂的面貌。为什么当周围的同伴一 个接着一个被排斥、被迫害,仍然有人前仆后继地坚持这项事业?抑或一旦自己解除了被隔离、被怀疑的状况,马上便会重新投入原先的那项事业中去?从这个角度 看过去,简单地从共产主义运动所造成的负面后果来看待它,是不全面的。想必这项事业中有某些十分吸引人的东西,人们在其中所得到的满足和成功,是由其他的 意识形态和社会运动所不能提供的。

可 以大致把这种吸引人的东西归结为两条:人民利益和社会进步,至少在中国共产党人当中是这样。共产主义是一种理想,接受理想的人多少受过一些教育, 而在中国受教育者的传统中,民本思想是贯穿其中的一根红线,来自传统文化的底蕴和西方左派同情社会弱者的立场一拍即合。我自己接触过这样的共产党人,对他 们来说,人民的利益是一种宗教情怀,是高于一切的东西,是可以用来衡量和判断眼下的事情有哪儿不对头的最终尺度。为了人民的利益,他们的确可以放弃个人的 一切。

社 会进步在中国也有着一个悠久的文化传统。中国古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到近代打开国门之后,中国有志之士感到中华民族的积弱,感到世界潮流浩浩荡荡 不可阻挡,觉得应该有意识地、主动地推动中国社会进步,使得中国能够跟上日新月异的世界发展趋势,这也达成了不同历史时期人们的深刻共识,不仅仅是共产 党人的意识形态。在1921年中国共产党创立之后的相当长的时期内,社会进步是该党吸取社会资源、赢得社会信任的重要口号。

虽 然这两者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但是由于它们侧重点不一样,有时候也有可能发生矛盾。一种乌托邦的社会理想,看起来可能非常先进,但是要把它拿到实际生活中 来,很有可能完全破坏社会现有的肌理纹路,将整个社会拖进一种灾难之中,造成人民的生产生活得不到基本保障,人民的利益受到根本损害。1958年的所谓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便是。

如 果反过来,仅仅强调人民利益,强调满足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要求,乃至以人民群众物质利益为借口,拒绝搭建表达人民利益的制度平台,排斥人民参政议 政当家作主,压制新闻言论自由以及舆论对于政府、司法的监督作用,会再次把中国社会拖入野蛮、愚昧和落后之中。制度性腐败同时导致整个社会的全面蜕化,人 心冷漠,道德堕落,精神虚无,暴力现象猖獗。

因 此,光有社会进步这一个维度不行,光有人民利益这一个维度也不行。只有当这两个尺度同时存在,让它们互相制约、互相生发,同时得到贯彻落实,才能 够保持共产党人所标举的先锋性、先进性。那些在不同时期奉献出自己生命的人们,正是视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视中国的社会进步为最后宗旨,于身后赢得了人民 无比的尊敬和爱戴。

赵 紫阳先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他以自己的杰出实践,为中国共产党的旗帜增添了光辉。现在还不是谈论他整整一生对祖国和人民所作出的伟大贡献的时候。 由于当前的封锁和压制,我们无从得知他的生平事迹,无从了解身边的人们对他的深情回忆,但是仅就举世皆知的两件事情上面可以见出,赵紫阳先生把人民利 益和社会进步这两大重任,神圣地担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七 十年代末期他在四川工作,率先进行了农村联产承包制的改革,让千百万农民能够吃饱饭,民间因此有要吃粮,找紫阳的美名。这种敢为天下先的做法,在当时 是需要相当勇气的,是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乃至生命的危险。弄得不好,家破人亡只在咫尺之间。背后支撑紫阳先生的动力是什么?比他个人的政治生命更加重要的 是什么?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是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要求!现在看来这一切多么简单,但越是简单的真相越是容易被人们掩盖。

1989年春天赵紫阳先生在广场上的那一幕,不仅仅出于个人的洁身自好,也不仅仅出于个人的良知;比个人在历史上的功过得失更重要的,是对于中国社会进步凝重的历史感,是对于我们民族到了1989年这一刻历史性前进的自觉意识。我们老了,不中用了,你们还年轻,其中所流露出来的,远远不只是个人生命的沧桑感,而是感到有一项重要的事业没有完成,感到这桩事业对于民族是多么不可缺失,对于民族的崛起和未来是多么重要,而它如今正在面临着强行中断的巨大危机,令人感到难以挽回的深刻痛苦。

19896月, 赵紫阳先生这样来解释自己一个月前的行为:在实际工作中,我还深深感到时代不同了,社会和人民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变化;民主已经成为世界的时代潮流 人们的民主观念已普遍增强因此,我想我们必须适应新的时代的要求和新情况,学会用民主等新办法来解决问题。今后党的领导作用的重要方面,要表现在 积极领导人民进行民主和法制建设上,使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成为真正的法制国家;而且民主的旗帜,我们党不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我觉得,我们迟早要 走上这条路,我们与其被动地走,不如自觉地自动地走。(19896月批赵会议上赵的发言摘录,见宗凤鸣《理想信念追求》324页)

时 隔十五年,我们今天读这些话,仍然如同洪钟般震响。政治体制改革是共产党人自己的提法,是他们自己动手解决问题的思路。赵紫阳本人没有离开这个思路, 这并不是他的不足和遗憾;相反,是他作为一个共产党人忠心耿耿的体现。这种忠诚是任何时代、任何人群中最宝贵的。即使在被软禁很长时间之后,他仍然一如既 往,念念不忘社会的进步、民族的前途。在一篇未署名的题为《夏日拜访》的文章中,记载了2004年夏天与赵紫阳先生的一席谈,来访者看起来是赵的儿女们的朋友,其父母也是赵熟识的。其中写到赵紫阳先生谈到并不认为自己有机会和有可能搞成功政治体制改革。但如果让他来做的话,赵说我会搞开明政治。我想过让民主党派发展,我说过,为什么只在政协里有民主党派的活动?人大代表是按地区组团的,为什么人大没有民主党派?反正共产党还占多数嘛。我还想过像解放初期那样,让党外人士、民主党派人士当部长、当副总理。还有一个细节十分耐人寻味。赵提到把在某份正式文件中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改为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去掉一个下字,为的是传达共产党和其他党派是平等的美好愿望。据该文作者观察,果然迄今沿用的,仍然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这一提法。

他 生命中最后一个夏天头脑所驻留的问题,既深关我们民族的历史进步,也深关共产党本身的生死存亡,触及了最为核心的那个问题。能否回应赵紫阳先生的呼吁要 求,能否把民主和法制的建设当作共产党目前的头等工作去做,是今天的共产党是否能够延续自身传统、延续共产党这个称号的一个分水岭。未来的历史将 会证明正如赵紫阳先生在七十年代后期搞农民联产责任制的改革,代表了当时中国前进的方向一样,1989年 和这之后赵先生所选择的立场,同样是我们民族走向再度新生、再度崛起的唯一方向。在这个意义上,赵紫阳先生本人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块试金石。按照赵先生所提 出的方向去做,共产党则存;朝着赵先生所指出的相反方向去做,则共产党亡。而共产党亡,这只是问题的一小部分;随之发生的全部事情是:我们民族的历史将倒 退若干年?我们的人民将遭遇什么样的不幸灾祸?我们的制度、文化、精神、人与人的关系将遭受多少损失?这是一件令人不敢去想的可怕事情。

在那篇《夏日拜访》的文章中,最后提到了赵先生用了终身软禁这个词。当某位比较重要的人物,在该文的作者拜访赵先生之后,于某日出现在赵先生的家中。老人听来人说过寒暄问候的话之后,突然说:有一句话请你如实转上去,如实!因为我以前说过的许多话,传上去之后就变了样。我要说,我已经被软禁十几年了,这种状况再继续下去,就是终身软禁。这是要写进历史的!这对共产党的影响将是很坏的!

令 人痛心的结果是,赵先生到临死也没有走出家门一步。那些幽禁赵先生的人,用自己的手结束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结束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事业,结束了中国共产党 人在民族历史上可能发挥的进步作用。在这个意义上,赵先生是最后一名共产党人,他的去世,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合上了其历史的最后一页。其后存在的,不过是既 得利益集团和它们的代理人。

赵紫阳先生永垂不朽!他将永远活在我们民族不灭的记忆当中!他是中国人民忠实的儿子,是我们民族的光荣和骄傲!作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他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光辉榜样!

我们这些儿女辈的人们,将会对我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永远地传颂赵紫阳先生的不朽贡献,传播赵紫阳先生未竟的事业!

2005121

北京高校教授 吴大志

赵先生是最后一名共产党人,他的去世,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合上了其历史的最后一页。

上 个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充满悲剧。与其他悲剧不一样在于,这场悲剧的大量受害者是共产党人本身,这就使得事情有了更为复杂的面貌。为什么当周围的同伴一 个接着一个被排斥、被迫害,仍然有人前仆后继地坚持这项事业?抑或一旦自己解除了被隔离、被怀疑的状况,马上便会重新投入原先的那项事业中去?从这个角度 看过去,简单地从共产主义运动所造成的负面后果来看待它,是不全面的。想必这项事业中有某些十分吸引人的东西,人们在其中所得到的满足和成功,是由其他的 意识形态和社会运动所不能提供的。

可 以大致把这种吸引人的东西归结为两条:人民利益和社会进步,至少在中国共产党人当中是这样。共产主义是一种理想,接受理想的人多少受过一些教育, 而在中国受教育者的传统中,民本思想是贯穿其中的一根红线,来自传统文化的底蕴和西方左派同情社会弱者的立场一拍即合。我自己接触过这样的共产党人,对他 们来说,人民的利益是一种宗教情怀,是高于一切的东西,是可以用来衡量和判断眼下的事情有哪儿不对头的最终尺度。为了人民的利益,他们的确可以放弃个人的 一切。

社 会进步在中国也有着一个悠久的文化传统。中国古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到近代打开国门之后,中国有志之士感到中华民族的积弱,感到世界潮流浩浩荡荡 不可阻挡,觉得应该有意识地、主动地推动中国社会进步,使得中国能够跟上日新月异的世界发展趋势,这也达成了不同历史时期人们的深刻共识,不仅仅是共产 党人的意识形态。在1921年中国共产党创立之后的相当长的时期内,社会进步是该党吸取社会资源、赢得社会信任的重要口号。

虽 然这两者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但是由于它们侧重点不一样,有时候也有可能发生矛盾。一种乌托邦的社会理想,看起来可能非常先进,但是要把它拿到实际生活中 来,很有可能完全破坏社会现有的肌理纹路,将整个社会拖进一种灾难之中,造成人民的生产生活得不到基本保障,人民的利益受到根本损害。1958年的所谓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便是。

如 果反过来,仅仅强调人民利益,强调满足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要求,乃至以人民群众物质利益为借口,拒绝搭建表达人民利益的制度平台,排斥人民参政议 政当家作主,压制新闻言论自由以及舆论对于政府、司法的监督作用,会再次把中国社会拖入野蛮、愚昧和落后之中。制度性腐败同时导致整个社会的全面蜕化,人 心冷漠,道德堕落,精神虚无,暴力现象猖獗。

因 此,光有社会进步这一个维度不行,光有人民利益这一个维度也不行。只有当这两个尺度同时存在,让它们互相制约、互相生发,同时得到贯彻落实,才能 够保持共产党人所标举的先锋性、先进性。那些在不同时期奉献出自己生命的人们,正是视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视中国的社会进步为最后宗旨,于身后赢得了人民 无比的尊敬和爱戴。

赵 紫阳先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他以自己的杰出实践,为中国共产党的旗帜增添了光辉。现在还不是谈论他整整一生对祖国和人民所作出的伟大贡献的时候。 由于当前的封锁和压制,我们无从得知他的生平事迹,无从了解身边的人们对他的深情回忆,但是仅就举世皆知的两件事情上面可以见出,赵紫阳先生把人民利 益和社会进步这两大重任,神圣地担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七 十年代末期他在四川工作,率先进行了农村联产承包制的改革,让千百万农民能够吃饱饭,民间因此有要吃粮,找紫阳的美名。这种敢为天下先的做法,在当时 是需要相当勇气的,是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乃至生命的危险。弄得不好,家破人亡只在咫尺之间。背后支撑紫阳先生的动力是什么?比他个人的政治生命更加重要的 是什么?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是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要求!现在看来这一切多么简单,但越是简单的真相越是容易被人们掩盖。

1989年春天赵紫阳先生在广场上的那一幕,不仅仅出于个人的洁身自好,也不仅仅出于个人的良知;比个人在历史上的功过得失更重要的,是对于中国社会进步凝重的历史感,是对于我们民族到了1989年这一刻历史性前进的自觉意识。我们老了,不中用了,你们还年轻,其中所流露出来的,远远不只是个人生命的沧桑感,而是感到有一项重要的事业没有完成,感到这桩事业对于民族是多么不可缺失,对于民族的崛起和未来是多么重要,而它如今正在面临着强行中断的巨大危机,令人感到难以挽回的深刻痛苦。

19896月, 赵紫阳先生这样来解释自己一个月前的行为:在实际工作中,我还深深感到时代不同了,社会和人民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变化;民主已经成为世界的时代潮流 人们的民主观念已普遍增强因此,我想我们必须适应新的时代的要求和新情况,学会用民主等新办法来解决问题。今后党的领导作用的重要方面,要表现在 积极领导人民进行民主和法制建设上,使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成为真正的法制国家;而且民主的旗帜,我们党不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我觉得,我们迟早要 走上这条路,我们与其被动地走,不如自觉地自动地走。(19896月批赵会议上赵的发言摘录,见宗凤鸣《理想信念追求》324页)

时 隔十五年,我们今天读这些话,仍然如同洪钟般震响。政治体制改革是共产党人自己的提法,是他们自己动手解决问题的思路。赵紫阳本人没有离开这个思路, 这并不是他的不足和遗憾;相反,是他作为一个共产党人忠心耿耿的体现。这种忠诚是任何时代、任何人群中最宝贵的。即使在被软禁很长时间之后,他仍然一如既 往,念念不忘社会的进步、民族的前途。在一篇未署名的题为《夏日拜访》的文章中,记载了2004年夏天与赵紫阳先生的一席谈,来访者看起来是赵的儿女们的朋友,其父母也是赵熟识的。其中写到赵紫阳先生谈到并不认为自己有机会和有可能搞成功政治体制改革。但如果让他来做的话,赵说我会搞开明政治。我想过让民主党派发展,我说过,为什么只在政协里有民主党派的活动?人大代表是按地区组团的,为什么人大没有民主党派?反正共产党还占多数嘛。我还想过像解放初期那样,让党外人士、民主党派人士当部长、当副总理。还有一个细节十分耐人寻味。赵提到把在某份正式文件中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改为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去掉一个下字,为的是传达共产党和其他党派是平等的美好愿望。据该文作者观察,果然迄今沿用的,仍然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这一提法。

他 生命中最后一个夏天头脑所驻留的问题,既深关我们民族的历史进步,也深关共产党本身的生死存亡,触及了最为核心的那个问题。能否回应赵紫阳先生的呼吁要 求,能否把民主和法制的建设当作共产党目前的头等工作去做,是今天的共产党是否能够延续自身传统、延续共产党这个称号的一个分水岭。未来的历史将 会证明正如赵紫阳先生在七十年代后期搞农民联产责任制的改革,代表了当时中国前进的方向一样,1989年 和这之后赵先生所选择的立场,同样是我们民族走向再度新生、再度崛起的唯一方向。在这个意义上,赵紫阳先生本人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块试金石。按照赵先生所提 出的方向去做,共产党则存;朝着赵先生所指出的相反方向去做,则共产党亡。而共产党亡,这只是问题的一小部分;随之发生的全部事情是:我们民族的历史将倒 退若干年?我们的人民将遭遇什么样的不幸灾祸?我们的制度、文化、精神、人与人的关系将遭受多少损失?这是一件令人不敢去想的可怕事情。

在那篇《夏日拜访》的文章中,最后提到了赵先生用了终身软禁这个词。当某位比较重要的人物,在该文的作者拜访赵先生之后,于某日出现在赵先生的家中。老人听来人说过寒暄问候的话之后,突然说:有一句话请你如实转上去,如实!因为我以前说过的许多话,传上去之后就变了样。我要说,我已经被软禁十几年了,这种状况再继续下去,就是终身软禁。这是要写进历史的!这对共产党的影响将是很坏的!

令 人痛心的结果是,赵先生到临死也没有走出家门一步。那些幽禁赵先生的人,用自己的手结束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结束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事业,结束了中国共产党 人在民族历史上可能发挥的进步作用。在这个意义上,赵先生是最后一名共产党人,他的去世,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合上了其历史的最后一页。其后存在的,不过是既 得利益集团和它们的代理人。

赵紫阳先生永垂不朽!他将永远活在我们民族不灭的记忆当中!他是中国人民忠实的儿子,是我们民族的光荣和骄傲!作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他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光辉榜样!

我们这些儿女辈的人们,将会对我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永远地传颂赵紫阳先生的不朽贡献,传播赵紫阳先生未竟的事业!

2005121

北京高校教授 吴大志

赵先生是最后一名共产党人,他的去世,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合上了其历史的最后一页。

上 个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充满悲剧。与其他悲剧不一样在于,这场悲剧的大量受害者是共产党人本身,这就使得事情有了更为复杂的面貌。为什么当周围的同伴一 个接着一个被排斥、被迫害,仍然有人前仆后继地坚持这项事业?抑或一旦自己解除了被隔离、被怀疑的状况,马上便会重新投入原先的那项事业中去?从这个角度 看过去,简单地从共产主义运动所造成的负面后果来看待它,是不全面的。想必这项事业中有某些十分吸引人的东西,人们在其中所得到的满足和成功,是由其他的 意识形态和社会运动所不能提供的。

可 以大致把这种吸引人的东西归结为两条:人民利益和社会进步,至少在中国共产党人当中是这样。共产主义是一种理想,接受理想的人多少受过一些教育, 而在中国受教育者的传统中,民本思想是贯穿其中的一根红线,来自传统文化的底蕴和西方左派同情社会弱者的立场一拍即合。我自己接触过这样的共产党人,对他 们来说,人民的利益是一种宗教情怀,是高于一切的东西,是可以用来衡量和判断眼下的事情有哪儿不对头的最终尺度。为了人民的利益,他们的确可以放弃个人的 一切。

社 会进步在中国也有着一个悠久的文化传统。中国古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到近代打开国门之后,中国有志之士感到中华民族的积弱,感到世界潮流浩浩荡荡 不可阻挡,觉得应该有意识地、主动地推动中国社会进步,使得中国能够跟上日新月异的世界发展趋势,这也达成了不同历史时期人们的深刻共识,不仅仅是共产 党人的意识形态。在1921年中国共产党创立之后的相当长的时期内,社会进步是该党吸取社会资源、赢得社会信任的重要口号。

虽 然这两者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但是由于它们侧重点不一样,有时候也有可能发生矛盾。一种乌托邦的社会理想,看起来可能非常先进,但是要把它拿到实际生活中 来,很有可能完全破坏社会现有的肌理纹路,将整个社会拖进一种灾难之中,造成人民的生产生活得不到基本保障,人民的利益受到根本损害。1958年的所谓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便是。

如 果反过来,仅仅强调人民利益,强调满足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要求,乃至以人民群众物质利益为借口,拒绝搭建表达人民利益的制度平台,排斥人民参政议 政当家作主,压制新闻言论自由以及舆论对于政府、司法的监督作用,会再次把中国社会拖入野蛮、愚昧和落后之中。制度性腐败同时导致整个社会的全面蜕化,人 心冷漠,道德堕落,精神虚无,暴力现象猖獗。

因 此,光有社会进步这一个维度不行,光有人民利益这一个维度也不行。只有当这两个尺度同时存在,让它们互相制约、互相生发,同时得到贯彻落实,才能 够保持共产党人所标举的先锋性、先进性。那些在不同时期奉献出自己生命的人们,正是视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视中国的社会进步为最后宗旨,于身后赢得了人民 无比的尊敬和爱戴。

赵 紫阳先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他以自己的杰出实践,为中国共产党的旗帜增添了光辉。现在还不是谈论他整整一生对祖国和人民所作出的伟大贡献的时候。 由于当前的封锁和压制,我们无从得知他的生平事迹,无从了解身边的人们对他的深情回忆,但是仅就举世皆知的两件事情上面可以见出,赵紫阳先生把人民利 益和社会进步这两大重任,神圣地担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七 十年代末期他在四川工作,率先进行了农村联产承包制的改革,让千百万农民能够吃饱饭,民间因此有要吃粮,找紫阳的美名。这种敢为天下先的做法,在当时 是需要相当勇气的,是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乃至生命的危险。弄得不好,家破人亡只在咫尺之间。背后支撑紫阳先生的动力是什么?比他个人的政治生命更加重要的 是什么?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是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要求!现在看来这一切多么简单,但越是简单的真相越是容易被人们掩盖。

1989年春天赵紫阳先生在广场上的那一幕,不仅仅出于个人的洁身自好,也不仅仅出于个人的良知;比个人在历史上的功过得失更重要的,是对于中国社会进步凝重的历史感,是对于我们民族到了1989年这一刻历史性前进的自觉意识。我们老了,不中用了,你们还年轻,其中所流露出来的,远远不只是个人生命的沧桑感,而是感到有一项重要的事业没有完成,感到这桩事业对于民族是多么不可缺失,对于民族的崛起和未来是多么重要,而它如今正在面临着强行中断的巨大危机,令人感到难以挽回的深刻痛苦。

19896月, 赵紫阳先生这样来解释自己一个月前的行为:在实际工作中,我还深深感到时代不同了,社会和人民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变化;民主已经成为世界的时代潮流 人们的民主观念已普遍增强因此,我想我们必须适应新的时代的要求和新情况,学会用民主等新办法来解决问题。今后党的领导作用的重要方面,要表现在 积极领导人民进行民主和法制建设上,使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成为真正的法制国家;而且民主的旗帜,我们党不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我觉得,我们迟早要 走上这条路,我们与其被动地走,不如自觉地自动地走。(19896月批赵会议上赵的发言摘录,见宗凤鸣《理想信念追求》324页)

时 隔十五年,我们今天读这些话,仍然如同洪钟般震响。政治体制改革是共产党人自己的提法,是他们自己动手解决问题的思路。赵紫阳本人没有离开这个思路, 这并不是他的不足和遗憾;相反,是他作为一个共产党人忠心耿耿的体现。这种忠诚是任何时代、任何人群中最宝贵的。即使在被软禁很长时间之后,他仍然一如既 往,念念不忘社会的进步、民族的前途。在一篇未署名的题为《夏日拜访》的文章中,记载了2004年夏天与赵紫阳先生的一席谈,来访者看起来是赵的儿女们的朋友,其父母也是赵熟识的。其中写到赵紫阳先生谈到并不认为自己有机会和有可能搞成功政治体制改革。但如果让他来做的话,赵说我会搞开明政治。我想过让民主党派发展,我说过,为什么只在政协里有民主党派的活动?人大代表是按地区组团的,为什么人大没有民主党派?反正共产党还占多数嘛。我还想过像解放初期那样,让党外人士、民主党派人士当部长、当副总理。还有一个细节十分耐人寻味。赵提到把在某份正式文件中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改为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去掉一个下字,为的是传达共产党和其他党派是平等的美好愿望。据该文作者观察,果然迄今沿用的,仍然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这一提法。

他 生命中最后一个夏天头脑所驻留的问题,既深关我们民族的历史进步,也深关共产党本身的生死存亡,触及了最为核心的那个问题。能否回应赵紫阳先生的呼吁要 求,能否把民主和法制的建设当作共产党目前的头等工作去做,是今天的共产党是否能够延续自身传统、延续共产党这个称号的一个分水岭。未来的历史将 会证明正如赵紫阳先生在七十年代后期搞农民联产责任制的改革,代表了当时中国前进的方向一样,1989年 和这之后赵先生所选择的立场,同样是我们民族走向再度新生、再度崛起的唯一方向。在这个意义上,赵紫阳先生本人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块试金石。按照赵先生所提 出的方向去做,共产党则存;朝着赵先生所指出的相反方向去做,则共产党亡。而共产党亡,这只是问题的一小部分;随之发生的全部事情是:我们民族的历史将倒 退若干年?我们的人民将遭遇什么样的不幸灾祸?我们的制度、文化、精神、人与人的关系将遭受多少损失?这是一件令人不敢去想的可怕事情。

在那篇《夏日拜访》的文章中,最后提到了赵先生用了终身软禁这个词。当某位比较重要的人物,在该文的作者拜访赵先生之后,于某日出现在赵先生的家中。老人听来人说过寒暄问候的话之后,突然说:有一句话请你如实转上去,如实!因为我以前说过的许多话,传上去之后就变了样。我要说,我已经被软禁十几年了,这种状况再继续下去,就是终身软禁。这是要写进历史的!这对共产党的影响将是很坏的!

令 人痛心的结果是,赵先生到临死也没有走出家门一步。那些幽禁赵先生的人,用自己的手结束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结束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事业,结束了中国共产党 人在民族历史上可能发挥的进步作用。在这个意义上,赵先生是最后一名共产党人,他的去世,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合上了其历史的最后一页。其后存在的,不过是既 得利益集团和它们的代理人。

赵紫阳先生永垂不朽!他将永远活在我们民族不灭的记忆当中!他是中国人民忠实的儿子,是我们民族的光荣和骄傲!作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他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光辉榜样!

我们这些儿女辈的人们,将会对我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永远地传颂赵紫阳先生的不朽贡献,传播赵紫阳先生未竟的事业!

2005121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