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自杀的民族
东海一枭



Suicidal Nation

“作为一个执政党,不正视自身的缺点错误,不吸取别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不允许批评异议,不允许人民老百姓以及党内、体制内的普通干部说话,择劣汰 优,择丑汰美,撒谎成瘾,欺世盗名,种种倒行逆施,无异于自缚手脚、自断筋脉、自闭耳目、自行绝路,与’自杀’何异?”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refuses to reflect on its own mistakes, never learns from others’ lessons of success and failures; it is intolerant of criticism and dissent and it silences the people, including party members and officials; ... its many behaviors manifest “suicidal” complexes, dragging with it the Chinese nation.




马克思曾经铁齿钢牙地预言:资本主义是腐朽、堕落的,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帝国主义是没落、垂死的。言犹在耳,历史却与他开了一个大玩笑:腐朽、堕落、没落、垂死的,恰恰是“就是好就是好”的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曾以不同凡响的方式创造过社会、经济奇迹,取得过相当巨大的成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二十多年里,计划经济威扬东方世界。例如今日令人闻之色变的毛泽东代,中国从一个完全的农业国家变成了一个以工业为主的国家。

然而,老马克思们低估了资本主义的创新、适应能力,高估了脱离实际、违反人性的马列主义的魅力和生命力。社会主义的光芒转瞬即逝,计划经济的奇迹 迅速消亡。原因是综合性的,既有现实的,也有历史的;既有政治的,也有经济的;既有社会的,也有传统的;既有思想意识形态的,也有文化的。若要详细讨论, 非短文所能。但老枭以为,其中至关重要的一条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普遍没有言论自由,执政党严厉压制批评和异议,严重缺乏反思过去、纠正错误、改过自新 的能力。

朱总理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针对西方记者的提问曾反驳:你们那里有腐败嘛。我们腐败现象比较严重,因为我们国家大嘛。有人在“道可道”(网名)上 说:社会主义不尊重人权,资本主义未必真的尊重人权,都有缺点,只是方式和程度的问题而已。还有许多胡涂虫说: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制度,也没有至善至美的 社会。西方社会也有很多问题、丑闻、劣迹,阴暗龌龊的东西。这都不错。但别忘了,他们的阴暗龌龊的东西,都是他们自己揭露、“宣传”出来的。大到 9.11,安信安然做假帐,小到克林顿拉链门事件,政府、议会、媒体和社会各方面无不严查深挖,穷追到底!

在咱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党和政府却一贯只知一味自称自赞自誉自夸,把所有高帽子往自个头上戴,把所有功劳往自个身上堆,把所有脏水污水往别人 身上泼!并且明里暗里逼著广大民众歌功颂德大拍马屁。相反,对于问题、丑闻、劣迹和阴暗面,则是严加封锁,死不承认。封锁不住的时候,还可以颠倒黑白,混 淆是非,用谎言掩盖事实,将酷暑严寒称做“莺歌燕舞” 春光大好。更可耻可悲的是,不惜将所犯错误以及罪恶列入“国家机密”,把有意揭露的人以泄露,出卖“国家机密”之罪投入大狱。真正是以假为真、以黑暗为光 明、以恶疾为美好,可谓“红肿之处,艳若桃李;溃烂之时,美如乳酪”啊。

细观美国国务院一年一度人权报告有关中国部分,所举侵犯人权的事例,多是通过各种地下渠道秘密收集的,而中国国务院专为反击美国而出笼的美国人权 报告,所举美国侵犯人权事例,都是美国各大媒体上照抄来的。孔夫子曰:友直友谅友多闻,益友也。西方国家在猛揭自家疮疤的同时,直率地指出我们的各种新疾 旧痼,原是好事,何必气急败坏,视若仇敌?纵是仇敌之言,也不妨听听看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日前,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首次发表了一份全球新闻自由排名表。根据此表,在全球一百三十九个国家和地区中,新闻自由度最差的国家主要 集中在亚洲,中国和朝鲜分别排列在第一百三十八和第一百三十九位。此表是该组织经过向记者、研究人员和法律专家进行问卷调查后产生的。问卷含五十个涉及新 闻自由的问题,包括记者被杀、被逮捕关押、国家对新闻的柯断和审查,以及违反新闻法规的处罚等。

全球新闻自由度最差的五个国家,除中国和朝鲜外,还有缅甸、土库曼斯坦和不丹。记者无国界组织在报导中指出:在上述国家不存在新闻自由,不存在独 立的新闻媒体。由政府控制的国家新闻机构是人们所能听到的唯一声音。极少数的独立记者往往遭到骚扰和迫害。外国媒体只有极小的活动空间并受到监督。在得知 我中华与朝鲜并列殿后,真是百感交集,悲从中来。

作为一个执政党,不正视自身的缺点错误,不吸取别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不允许批评异议,不允许人民老百姓以及党内、体制内的普通干部说话,择劣汰优,择丑汰美,撒谎成瘾,欺世盗名,种种倒行逆施,无异于自缚手脚、自断筋脉、自闭耳目、自行绝路,与“自杀”何异?

绝大多数人民,包括体制内的进步力量,对于老共的“自杀”行为,在万般无奈的绝望之后,相信都是抱著“幸灾乐祸”的态度“乐观其成”的。而党内一 小撮特权分子却都在拼命为自己找退路、找后路,或要在沉船之前趁机大捞一把,或把老婆儿女资金偷偷弄到国外,办好几个护照,随时准备开溜…。

问题是作为一个执政五十多年的大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临死之前,挣扎之际,势必拉上大批替死伴死鬼,势必死死拉著中国发展的后腿,拦住历史 的滚滚车轮,势必把中国人民变成了猪牛般只有部分生存权的奴隶和鹰犬般为虎作伥的奴才,势必连累中华民族又一次落入灾难的深渊!大规模的资金外逃,大范围 的官民腐败,大面积的道德滑坡等等可惊可怖的现象,都是老共“自杀”的并发症和后遗症。

有怎样的政府就有怎样的人民,有怎样的人民就像怎样的政府。与历代末代专制统治者一样,共产党挥刀自宫的同时又不断进行自杀实验,充分说明了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浓厚顽固的自杀情结的民族。这使我想起动物界的自杀现象。

许多动物如飞鸟、牛、耗牛、马、旅鼠等都会自杀,甚至集体自杀。原因大多至今还是谜。特别是鲸的“集体自杀”现象是生物界的一大奥秘。早在汉代, 我国就有人观察到了鲸鱼的这种非正常死亡现象,《淮南子》中就曾多次提到。世界上第一个记录鲸鱼自杀现象的,是古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他曾直率地告诉 人们:“鲸究竟为什么会搁浅?我无法回答这一难题。” 1997年8月底,马尔维纳斯群岛海岸有300余头鲸鱼集体自杀,成为迄今为止最大的鲸鱼自杀惨剧。人们曾看到这样的情景:在波浪滚滚的近岸海面,突然会 出现成群的巨鲸。它们朝著一个方向,沿著一条路线,集体冲向海滩,自取灭亡。人们对此无能为力,只好任凭它们一个劲地向岸边冲去。那种死不回头的傻劲,与 共产党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鲸鱼自杀的原因,各国科学家通过大量考察和研究,提出了鲨鱼围剿说、噪声影响说、小虫影响说、地磁场异常影响说、病毒侵袭说、神经中毒说、彗 星影响说等说法,不一而足。共产党的自杀,具有多种体制和人性的原因,也曾出现种种推断和解释,都有一定道理。我个人比较看重“特权说”:党内“鲸鱼”为 了维护一党独大和他们手中的特权,不得不朝著一个方向,沿著一条绝路走到底,明知尽头是亡党亡国也顾不得了……至少,暂时特权不亡,私利不亡、作威作福不 亡就行!他们才不傻呢,两害相权取其轻,只要个人辉煌,那管国乱民伤,只要生前享乐,那管死后洪水滔天!

大自然中,据说海豚能阻止鲸的“集体自杀”,挽救它们的生命。新西兰海岸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40多头向南极海域迁徙的巨鲸.飞快地向岸边游来。 在场的人们闻风而动,立即驱驶快艇,前去阻止,企图将它们赶回深海。然而,这群巨鲸仍然死心塌地冲向岸边,宁死不回。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海面上出现 了几只海豚。它们象箭出弦一样,向鲸群冲去,拦住了鲸的去路,并使它们回过头来重返深海!专家分析,海豚救巨鲸的行为是它们的一种特有本能,因为海豚在做 父母时就形成了把婴儿托出水面呼吸的习性。

人类社会也有这样的“海豚”—良知未泯、正气犹存的有识有志之士。他们不忍见生灵涂炭、国家危亡,挺身而出,大声疾呼,将个人安危生死置于度外,欲力挽狂澜于既倒,挽救中华民族也挽救共产党。

按梭罗说法,为国家服务的人们可分为三种:军人、狱卒、警官等用身体,政治家、律师、政府官员用头脑,第三种人则用良知为国家服务。民主人士,异 议分子大概就是这第三种人。因为他们的努力和挽救行为,通常是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的“合理反抗、合法斗争”,所以毫无疑问,他们会受到手中握有极权,可随 意操纵国家机器的独裁政府的敌视和迫害。轻则被冷落,受警告或行政处罚;重则遭囚禁、受驱逐,甚至被杀害。

然而,他们的努力,抗争,乃至他们的牺牲都不会被浪费。人民终有一天会彻底觉醒,成为阻止民族“自杀”的真正勇士和英雄!


(作者系网上活跃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Suicidal Nation

“作为一个执政党,不正视自身的缺点错误,不吸取别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不允许批评异议,不允许人民老百姓以及党内、体制内的普通干部说话,择劣汰 优,择丑汰美,撒谎成瘾,欺世盗名,种种倒行逆施,无异于自缚手脚、自断筋脉、自闭耳目、自行绝路,与’自杀’何异?”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refuses to reflect on its own mistakes, never learns from others’ lessons of success and failures; it is intolerant of criticism and dissent and it silences the people, including party members and officials; ... its many behaviors manifest “suicidal” complexes, dragging with it the Chinese nation.




马克思曾经铁齿钢牙地预言:资本主义是腐朽、堕落的,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帝国主义是没落、垂死的。言犹在耳,历史却与他开了一个大玩笑:腐朽、堕落、没落、垂死的,恰恰是“就是好就是好”的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曾以不同凡响的方式创造过社会、经济奇迹,取得过相当巨大的成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二十多年里,计划经济威扬东方世界。例如今日令人闻之色变的毛泽东代,中国从一个完全的农业国家变成了一个以工业为主的国家。

然而,老马克思们低估了资本主义的创新、适应能力,高估了脱离实际、违反人性的马列主义的魅力和生命力。社会主义的光芒转瞬即逝,计划经济的奇迹 迅速消亡。原因是综合性的,既有现实的,也有历史的;既有政治的,也有经济的;既有社会的,也有传统的;既有思想意识形态的,也有文化的。若要详细讨论, 非短文所能。但老枭以为,其中至关重要的一条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普遍没有言论自由,执政党严厉压制批评和异议,严重缺乏反思过去、纠正错误、改过自新 的能力。

朱总理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针对西方记者的提问曾反驳:你们那里有腐败嘛。我们腐败现象比较严重,因为我们国家大嘛。有人在“道可道”(网名)上 说:社会主义不尊重人权,资本主义未必真的尊重人权,都有缺点,只是方式和程度的问题而已。还有许多胡涂虫说: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制度,也没有至善至美的 社会。西方社会也有很多问题、丑闻、劣迹,阴暗龌龊的东西。这都不错。但别忘了,他们的阴暗龌龊的东西,都是他们自己揭露、“宣传”出来的。大到 9.11,安信安然做假帐,小到克林顿拉链门事件,政府、议会、媒体和社会各方面无不严查深挖,穷追到底!

在咱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党和政府却一贯只知一味自称自赞自誉自夸,把所有高帽子往自个头上戴,把所有功劳往自个身上堆,把所有脏水污水往别人 身上泼!并且明里暗里逼著广大民众歌功颂德大拍马屁。相反,对于问题、丑闻、劣迹和阴暗面,则是严加封锁,死不承认。封锁不住的时候,还可以颠倒黑白,混 淆是非,用谎言掩盖事实,将酷暑严寒称做“莺歌燕舞” 春光大好。更可耻可悲的是,不惜将所犯错误以及罪恶列入“国家机密”,把有意揭露的人以泄露,出卖“国家机密”之罪投入大狱。真正是以假为真、以黑暗为光 明、以恶疾为美好,可谓“红肿之处,艳若桃李;溃烂之时,美如乳酪”啊。

细观美国国务院一年一度人权报告有关中国部分,所举侵犯人权的事例,多是通过各种地下渠道秘密收集的,而中国国务院专为反击美国而出笼的美国人权 报告,所举美国侵犯人权事例,都是美国各大媒体上照抄来的。孔夫子曰:友直友谅友多闻,益友也。西方国家在猛揭自家疮疤的同时,直率地指出我们的各种新疾 旧痼,原是好事,何必气急败坏,视若仇敌?纵是仇敌之言,也不妨听听看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日前,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首次发表了一份全球新闻自由排名表。根据此表,在全球一百三十九个国家和地区中,新闻自由度最差的国家主要 集中在亚洲,中国和朝鲜分别排列在第一百三十八和第一百三十九位。此表是该组织经过向记者、研究人员和法律专家进行问卷调查后产生的。问卷含五十个涉及新 闻自由的问题,包括记者被杀、被逮捕关押、国家对新闻的柯断和审查,以及违反新闻法规的处罚等。

全球新闻自由度最差的五个国家,除中国和朝鲜外,还有缅甸、土库曼斯坦和不丹。记者无国界组织在报导中指出:在上述国家不存在新闻自由,不存在独 立的新闻媒体。由政府控制的国家新闻机构是人们所能听到的唯一声音。极少数的独立记者往往遭到骚扰和迫害。外国媒体只有极小的活动空间并受到监督。在得知 我中华与朝鲜并列殿后,真是百感交集,悲从中来。

作为一个执政党,不正视自身的缺点错误,不吸取别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不允许批评异议,不允许人民老百姓以及党内、体制内的普通干部说话,择劣汰优,择丑汰美,撒谎成瘾,欺世盗名,种种倒行逆施,无异于自缚手脚、自断筋脉、自闭耳目、自行绝路,与“自杀”何异?

绝大多数人民,包括体制内的进步力量,对于老共的“自杀”行为,在万般无奈的绝望之后,相信都是抱著“幸灾乐祸”的态度“乐观其成”的。而党内一 小撮特权分子却都在拼命为自己找退路、找后路,或要在沉船之前趁机大捞一把,或把老婆儿女资金偷偷弄到国外,办好几个护照,随时准备开溜…。

问题是作为一个执政五十多年的大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临死之前,挣扎之际,势必拉上大批替死伴死鬼,势必死死拉著中国发展的后腿,拦住历史 的滚滚车轮,势必把中国人民变成了猪牛般只有部分生存权的奴隶和鹰犬般为虎作伥的奴才,势必连累中华民族又一次落入灾难的深渊!大规模的资金外逃,大范围 的官民腐败,大面积的道德滑坡等等可惊可怖的现象,都是老共“自杀”的并发症和后遗症。

有怎样的政府就有怎样的人民,有怎样的人民就像怎样的政府。与历代末代专制统治者一样,共产党挥刀自宫的同时又不断进行自杀实验,充分说明了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浓厚顽固的自杀情结的民族。这使我想起动物界的自杀现象。

许多动物如飞鸟、牛、耗牛、马、旅鼠等都会自杀,甚至集体自杀。原因大多至今还是谜。特别是鲸的“集体自杀”现象是生物界的一大奥秘。早在汉代, 我国就有人观察到了鲸鱼的这种非正常死亡现象,《淮南子》中就曾多次提到。世界上第一个记录鲸鱼自杀现象的,是古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他曾直率地告诉 人们:“鲸究竟为什么会搁浅?我无法回答这一难题。” 1997年8月底,马尔维纳斯群岛海岸有300余头鲸鱼集体自杀,成为迄今为止最大的鲸鱼自杀惨剧。人们曾看到这样的情景:在波浪滚滚的近岸海面,突然会 出现成群的巨鲸。它们朝著一个方向,沿著一条路线,集体冲向海滩,自取灭亡。人们对此无能为力,只好任凭它们一个劲地向岸边冲去。那种死不回头的傻劲,与 共产党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鲸鱼自杀的原因,各国科学家通过大量考察和研究,提出了鲨鱼围剿说、噪声影响说、小虫影响说、地磁场异常影响说、病毒侵袭说、神经中毒说、彗 星影响说等说法,不一而足。共产党的自杀,具有多种体制和人性的原因,也曾出现种种推断和解释,都有一定道理。我个人比较看重“特权说”:党内“鲸鱼”为 了维护一党独大和他们手中的特权,不得不朝著一个方向,沿著一条绝路走到底,明知尽头是亡党亡国也顾不得了……至少,暂时特权不亡,私利不亡、作威作福不 亡就行!他们才不傻呢,两害相权取其轻,只要个人辉煌,那管国乱民伤,只要生前享乐,那管死后洪水滔天!

大自然中,据说海豚能阻止鲸的“集体自杀”,挽救它们的生命。新西兰海岸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40多头向南极海域迁徙的巨鲸.飞快地向岸边游来。 在场的人们闻风而动,立即驱驶快艇,前去阻止,企图将它们赶回深海。然而,这群巨鲸仍然死心塌地冲向岸边,宁死不回。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海面上出现 了几只海豚。它们象箭出弦一样,向鲸群冲去,拦住了鲸的去路,并使它们回过头来重返深海!专家分析,海豚救巨鲸的行为是它们的一种特有本能,因为海豚在做 父母时就形成了把婴儿托出水面呼吸的习性。

人类社会也有这样的“海豚”—良知未泯、正气犹存的有识有志之士。他们不忍见生灵涂炭、国家危亡,挺身而出,大声疾呼,将个人安危生死置于度外,欲力挽狂澜于既倒,挽救中华民族也挽救共产党。

按梭罗说法,为国家服务的人们可分为三种:军人、狱卒、警官等用身体,政治家、律师、政府官员用头脑,第三种人则用良知为国家服务。民主人士,异 议分子大概就是这第三种人。因为他们的努力和挽救行为,通常是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的“合理反抗、合法斗争”,所以毫无疑问,他们会受到手中握有极权,可随 意操纵国家机器的独裁政府的敌视和迫害。轻则被冷落,受警告或行政处罚;重则遭囚禁、受驱逐,甚至被杀害。

然而,他们的努力,抗争,乃至他们的牺牲都不会被浪费。人民终有一天会彻底觉醒,成为阻止民族“自杀”的真正勇士和英雄!


(作者系网上活跃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Suicidal Nation

“作为一个执政党,不正视自身的缺点错误,不吸取别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不允许批评异议,不允许人民老百姓以及党内、体制内的普通干部说话,择劣汰 优,择丑汰美,撒谎成瘾,欺世盗名,种种倒行逆施,无异于自缚手脚、自断筋脉、自闭耳目、自行绝路,与’自杀’何异?”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refuses to reflect on its own mistakes, never learns from others’ lessons of success and failures; it is intolerant of criticism and dissent and it silences the people, including party members and officials; ... its many behaviors manifest “suicidal” complexes, dragging with it the Chinese nation.




马克思曾经铁齿钢牙地预言:资本主义是腐朽、堕落的,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帝国主义是没落、垂死的。言犹在耳,历史却与他开了一个大玩笑:腐朽、堕落、没落、垂死的,恰恰是“就是好就是好”的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曾以不同凡响的方式创造过社会、经济奇迹,取得过相当巨大的成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二十多年里,计划经济威扬东方世界。例如今日令人闻之色变的毛泽东代,中国从一个完全的农业国家变成了一个以工业为主的国家。

然而,老马克思们低估了资本主义的创新、适应能力,高估了脱离实际、违反人性的马列主义的魅力和生命力。社会主义的光芒转瞬即逝,计划经济的奇迹 迅速消亡。原因是综合性的,既有现实的,也有历史的;既有政治的,也有经济的;既有社会的,也有传统的;既有思想意识形态的,也有文化的。若要详细讨论, 非短文所能。但老枭以为,其中至关重要的一条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普遍没有言论自由,执政党严厉压制批评和异议,严重缺乏反思过去、纠正错误、改过自新 的能力。

朱总理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针对西方记者的提问曾反驳:你们那里有腐败嘛。我们腐败现象比较严重,因为我们国家大嘛。有人在“道可道”(网名)上 说:社会主义不尊重人权,资本主义未必真的尊重人权,都有缺点,只是方式和程度的问题而已。还有许多胡涂虫说: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制度,也没有至善至美的 社会。西方社会也有很多问题、丑闻、劣迹,阴暗龌龊的东西。这都不错。但别忘了,他们的阴暗龌龊的东西,都是他们自己揭露、“宣传”出来的。大到 9.11,安信安然做假帐,小到克林顿拉链门事件,政府、议会、媒体和社会各方面无不严查深挖,穷追到底!

在咱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党和政府却一贯只知一味自称自赞自誉自夸,把所有高帽子往自个头上戴,把所有功劳往自个身上堆,把所有脏水污水往别人 身上泼!并且明里暗里逼著广大民众歌功颂德大拍马屁。相反,对于问题、丑闻、劣迹和阴暗面,则是严加封锁,死不承认。封锁不住的时候,还可以颠倒黑白,混 淆是非,用谎言掩盖事实,将酷暑严寒称做“莺歌燕舞” 春光大好。更可耻可悲的是,不惜将所犯错误以及罪恶列入“国家机密”,把有意揭露的人以泄露,出卖“国家机密”之罪投入大狱。真正是以假为真、以黑暗为光 明、以恶疾为美好,可谓“红肿之处,艳若桃李;溃烂之时,美如乳酪”啊。

细观美国国务院一年一度人权报告有关中国部分,所举侵犯人权的事例,多是通过各种地下渠道秘密收集的,而中国国务院专为反击美国而出笼的美国人权 报告,所举美国侵犯人权事例,都是美国各大媒体上照抄来的。孔夫子曰:友直友谅友多闻,益友也。西方国家在猛揭自家疮疤的同时,直率地指出我们的各种新疾 旧痼,原是好事,何必气急败坏,视若仇敌?纵是仇敌之言,也不妨听听看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日前,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首次发表了一份全球新闻自由排名表。根据此表,在全球一百三十九个国家和地区中,新闻自由度最差的国家主要 集中在亚洲,中国和朝鲜分别排列在第一百三十八和第一百三十九位。此表是该组织经过向记者、研究人员和法律专家进行问卷调查后产生的。问卷含五十个涉及新 闻自由的问题,包括记者被杀、被逮捕关押、国家对新闻的柯断和审查,以及违反新闻法规的处罚等。

全球新闻自由度最差的五个国家,除中国和朝鲜外,还有缅甸、土库曼斯坦和不丹。记者无国界组织在报导中指出:在上述国家不存在新闻自由,不存在独 立的新闻媒体。由政府控制的国家新闻机构是人们所能听到的唯一声音。极少数的独立记者往往遭到骚扰和迫害。外国媒体只有极小的活动空间并受到监督。在得知 我中华与朝鲜并列殿后,真是百感交集,悲从中来。

作为一个执政党,不正视自身的缺点错误,不吸取别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不允许批评异议,不允许人民老百姓以及党内、体制内的普通干部说话,择劣汰优,择丑汰美,撒谎成瘾,欺世盗名,种种倒行逆施,无异于自缚手脚、自断筋脉、自闭耳目、自行绝路,与“自杀”何异?

绝大多数人民,包括体制内的进步力量,对于老共的“自杀”行为,在万般无奈的绝望之后,相信都是抱著“幸灾乐祸”的态度“乐观其成”的。而党内一 小撮特权分子却都在拼命为自己找退路、找后路,或要在沉船之前趁机大捞一把,或把老婆儿女资金偷偷弄到国外,办好几个护照,随时准备开溜…。

问题是作为一个执政五十多年的大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临死之前,挣扎之际,势必拉上大批替死伴死鬼,势必死死拉著中国发展的后腿,拦住历史 的滚滚车轮,势必把中国人民变成了猪牛般只有部分生存权的奴隶和鹰犬般为虎作伥的奴才,势必连累中华民族又一次落入灾难的深渊!大规模的资金外逃,大范围 的官民腐败,大面积的道德滑坡等等可惊可怖的现象,都是老共“自杀”的并发症和后遗症。

有怎样的政府就有怎样的人民,有怎样的人民就像怎样的政府。与历代末代专制统治者一样,共产党挥刀自宫的同时又不断进行自杀实验,充分说明了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浓厚顽固的自杀情结的民族。这使我想起动物界的自杀现象。

许多动物如飞鸟、牛、耗牛、马、旅鼠等都会自杀,甚至集体自杀。原因大多至今还是谜。特别是鲸的“集体自杀”现象是生物界的一大奥秘。早在汉代, 我国就有人观察到了鲸鱼的这种非正常死亡现象,《淮南子》中就曾多次提到。世界上第一个记录鲸鱼自杀现象的,是古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他曾直率地告诉 人们:“鲸究竟为什么会搁浅?我无法回答这一难题。” 1997年8月底,马尔维纳斯群岛海岸有300余头鲸鱼集体自杀,成为迄今为止最大的鲸鱼自杀惨剧。人们曾看到这样的情景:在波浪滚滚的近岸海面,突然会 出现成群的巨鲸。它们朝著一个方向,沿著一条路线,集体冲向海滩,自取灭亡。人们对此无能为力,只好任凭它们一个劲地向岸边冲去。那种死不回头的傻劲,与 共产党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鲸鱼自杀的原因,各国科学家通过大量考察和研究,提出了鲨鱼围剿说、噪声影响说、小虫影响说、地磁场异常影响说、病毒侵袭说、神经中毒说、彗 星影响说等说法,不一而足。共产党的自杀,具有多种体制和人性的原因,也曾出现种种推断和解释,都有一定道理。我个人比较看重“特权说”:党内“鲸鱼”为 了维护一党独大和他们手中的特权,不得不朝著一个方向,沿著一条绝路走到底,明知尽头是亡党亡国也顾不得了……至少,暂时特权不亡,私利不亡、作威作福不 亡就行!他们才不傻呢,两害相权取其轻,只要个人辉煌,那管国乱民伤,只要生前享乐,那管死后洪水滔天!

大自然中,据说海豚能阻止鲸的“集体自杀”,挽救它们的生命。新西兰海岸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40多头向南极海域迁徙的巨鲸.飞快地向岸边游来。 在场的人们闻风而动,立即驱驶快艇,前去阻止,企图将它们赶回深海。然而,这群巨鲸仍然死心塌地冲向岸边,宁死不回。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海面上出现 了几只海豚。它们象箭出弦一样,向鲸群冲去,拦住了鲸的去路,并使它们回过头来重返深海!专家分析,海豚救巨鲸的行为是它们的一种特有本能,因为海豚在做 父母时就形成了把婴儿托出水面呼吸的习性。

人类社会也有这样的“海豚”—良知未泯、正气犹存的有识有志之士。他们不忍见生灵涂炭、国家危亡,挺身而出,大声疾呼,将个人安危生死置于度外,欲力挽狂澜于既倒,挽救中华民族也挽救共产党。

按梭罗说法,为国家服务的人们可分为三种:军人、狱卒、警官等用身体,政治家、律师、政府官员用头脑,第三种人则用良知为国家服务。民主人士,异 议分子大概就是这第三种人。因为他们的努力和挽救行为,通常是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的“合理反抗、合法斗争”,所以毫无疑问,他们会受到手中握有极权,可随 意操纵国家机器的独裁政府的敌视和迫害。轻则被冷落,受警告或行政处罚;重则遭囚禁、受驱逐,甚至被杀害。

然而,他们的努力,抗争,乃至他们的牺牲都不会被浪费。人民终有一天会彻底觉醒,成为阻止民族“自杀”的真正勇士和英雄!


(作者系网上活跃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Suicidal Nation

“作为一个执政党,不正视自身的缺点错误,不吸取别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不允许批评异议,不允许人民老百姓以及党内、体制内的普通干部说话,择劣汰 优,择丑汰美,撒谎成瘾,欺世盗名,种种倒行逆施,无异于自缚手脚、自断筋脉、自闭耳目、自行绝路,与’自杀’何异?”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refuses to reflect on its own mistakes, never learns from others’ lessons of success and failures; it is intolerant of criticism and dissent and it silences the people, including party members and officials; ... its many behaviors manifest “suicidal” complexes, dragging with it the Chinese nation.




马克思曾经铁齿钢牙地预言:资本主义是腐朽、堕落的,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帝国主义是没落、垂死的。言犹在耳,历史却与他开了一个大玩笑:腐朽、堕落、没落、垂死的,恰恰是“就是好就是好”的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曾以不同凡响的方式创造过社会、经济奇迹,取得过相当巨大的成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二十多年里,计划经济威扬东方世界。例如今日令人闻之色变的毛泽东代,中国从一个完全的农业国家变成了一个以工业为主的国家。

然而,老马克思们低估了资本主义的创新、适应能力,高估了脱离实际、违反人性的马列主义的魅力和生命力。社会主义的光芒转瞬即逝,计划经济的奇迹 迅速消亡。原因是综合性的,既有现实的,也有历史的;既有政治的,也有经济的;既有社会的,也有传统的;既有思想意识形态的,也有文化的。若要详细讨论, 非短文所能。但老枭以为,其中至关重要的一条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普遍没有言论自由,执政党严厉压制批评和异议,严重缺乏反思过去、纠正错误、改过自新 的能力。

朱总理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针对西方记者的提问曾反驳:你们那里有腐败嘛。我们腐败现象比较严重,因为我们国家大嘛。有人在“道可道”(网名)上 说:社会主义不尊重人权,资本主义未必真的尊重人权,都有缺点,只是方式和程度的问题而已。还有许多胡涂虫说: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制度,也没有至善至美的 社会。西方社会也有很多问题、丑闻、劣迹,阴暗龌龊的东西。这都不错。但别忘了,他们的阴暗龌龊的东西,都是他们自己揭露、“宣传”出来的。大到 9.11,安信安然做假帐,小到克林顿拉链门事件,政府、议会、媒体和社会各方面无不严查深挖,穷追到底!

在咱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党和政府却一贯只知一味自称自赞自誉自夸,把所有高帽子往自个头上戴,把所有功劳往自个身上堆,把所有脏水污水往别人 身上泼!并且明里暗里逼著广大民众歌功颂德大拍马屁。相反,对于问题、丑闻、劣迹和阴暗面,则是严加封锁,死不承认。封锁不住的时候,还可以颠倒黑白,混 淆是非,用谎言掩盖事实,将酷暑严寒称做“莺歌燕舞” 春光大好。更可耻可悲的是,不惜将所犯错误以及罪恶列入“国家机密”,把有意揭露的人以泄露,出卖“国家机密”之罪投入大狱。真正是以假为真、以黑暗为光 明、以恶疾为美好,可谓“红肿之处,艳若桃李;溃烂之时,美如乳酪”啊。

细观美国国务院一年一度人权报告有关中国部分,所举侵犯人权的事例,多是通过各种地下渠道秘密收集的,而中国国务院专为反击美国而出笼的美国人权 报告,所举美国侵犯人权事例,都是美国各大媒体上照抄来的。孔夫子曰:友直友谅友多闻,益友也。西方国家在猛揭自家疮疤的同时,直率地指出我们的各种新疾 旧痼,原是好事,何必气急败坏,视若仇敌?纵是仇敌之言,也不妨听听看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日前,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首次发表了一份全球新闻自由排名表。根据此表,在全球一百三十九个国家和地区中,新闻自由度最差的国家主要 集中在亚洲,中国和朝鲜分别排列在第一百三十八和第一百三十九位。此表是该组织经过向记者、研究人员和法律专家进行问卷调查后产生的。问卷含五十个涉及新 闻自由的问题,包括记者被杀、被逮捕关押、国家对新闻的柯断和审查,以及违反新闻法规的处罚等。

全球新闻自由度最差的五个国家,除中国和朝鲜外,还有缅甸、土库曼斯坦和不丹。记者无国界组织在报导中指出:在上述国家不存在新闻自由,不存在独 立的新闻媒体。由政府控制的国家新闻机构是人们所能听到的唯一声音。极少数的独立记者往往遭到骚扰和迫害。外国媒体只有极小的活动空间并受到监督。在得知 我中华与朝鲜并列殿后,真是百感交集,悲从中来。

作为一个执政党,不正视自身的缺点错误,不吸取别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不允许批评异议,不允许人民老百姓以及党内、体制内的普通干部说话,择劣汰优,择丑汰美,撒谎成瘾,欺世盗名,种种倒行逆施,无异于自缚手脚、自断筋脉、自闭耳目、自行绝路,与“自杀”何异?

绝大多数人民,包括体制内的进步力量,对于老共的“自杀”行为,在万般无奈的绝望之后,相信都是抱著“幸灾乐祸”的态度“乐观其成”的。而党内一 小撮特权分子却都在拼命为自己找退路、找后路,或要在沉船之前趁机大捞一把,或把老婆儿女资金偷偷弄到国外,办好几个护照,随时准备开溜…。

问题是作为一个执政五十多年的大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临死之前,挣扎之际,势必拉上大批替死伴死鬼,势必死死拉著中国发展的后腿,拦住历史 的滚滚车轮,势必把中国人民变成了猪牛般只有部分生存权的奴隶和鹰犬般为虎作伥的奴才,势必连累中华民族又一次落入灾难的深渊!大规模的资金外逃,大范围 的官民腐败,大面积的道德滑坡等等可惊可怖的现象,都是老共“自杀”的并发症和后遗症。

有怎样的政府就有怎样的人民,有怎样的人民就像怎样的政府。与历代末代专制统治者一样,共产党挥刀自宫的同时又不断进行自杀实验,充分说明了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浓厚顽固的自杀情结的民族。这使我想起动物界的自杀现象。

许多动物如飞鸟、牛、耗牛、马、旅鼠等都会自杀,甚至集体自杀。原因大多至今还是谜。特别是鲸的“集体自杀”现象是生物界的一大奥秘。早在汉代, 我国就有人观察到了鲸鱼的这种非正常死亡现象,《淮南子》中就曾多次提到。世界上第一个记录鲸鱼自杀现象的,是古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他曾直率地告诉 人们:“鲸究竟为什么会搁浅?我无法回答这一难题。” 1997年8月底,马尔维纳斯群岛海岸有300余头鲸鱼集体自杀,成为迄今为止最大的鲸鱼自杀惨剧。人们曾看到这样的情景:在波浪滚滚的近岸海面,突然会 出现成群的巨鲸。它们朝著一个方向,沿著一条路线,集体冲向海滩,自取灭亡。人们对此无能为力,只好任凭它们一个劲地向岸边冲去。那种死不回头的傻劲,与 共产党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鲸鱼自杀的原因,各国科学家通过大量考察和研究,提出了鲨鱼围剿说、噪声影响说、小虫影响说、地磁场异常影响说、病毒侵袭说、神经中毒说、彗 星影响说等说法,不一而足。共产党的自杀,具有多种体制和人性的原因,也曾出现种种推断和解释,都有一定道理。我个人比较看重“特权说”:党内“鲸鱼”为 了维护一党独大和他们手中的特权,不得不朝著一个方向,沿著一条绝路走到底,明知尽头是亡党亡国也顾不得了……至少,暂时特权不亡,私利不亡、作威作福不 亡就行!他们才不傻呢,两害相权取其轻,只要个人辉煌,那管国乱民伤,只要生前享乐,那管死后洪水滔天!

大自然中,据说海豚能阻止鲸的“集体自杀”,挽救它们的生命。新西兰海岸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40多头向南极海域迁徙的巨鲸.飞快地向岸边游来。 在场的人们闻风而动,立即驱驶快艇,前去阻止,企图将它们赶回深海。然而,这群巨鲸仍然死心塌地冲向岸边,宁死不回。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海面上出现 了几只海豚。它们象箭出弦一样,向鲸群冲去,拦住了鲸的去路,并使它们回过头来重返深海!专家分析,海豚救巨鲸的行为是它们的一种特有本能,因为海豚在做 父母时就形成了把婴儿托出水面呼吸的习性。

人类社会也有这样的“海豚”—良知未泯、正气犹存的有识有志之士。他们不忍见生灵涂炭、国家危亡,挺身而出,大声疾呼,将个人安危生死置于度外,欲力挽狂澜于既倒,挽救中华民族也挽救共产党。

按梭罗说法,为国家服务的人们可分为三种:军人、狱卒、警官等用身体,政治家、律师、政府官员用头脑,第三种人则用良知为国家服务。民主人士,异 议分子大概就是这第三种人。因为他们的努力和挽救行为,通常是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的“合理反抗、合法斗争”,所以毫无疑问,他们会受到手中握有极权,可随 意操纵国家机器的独裁政府的敌视和迫害。轻则被冷落,受警告或行政处罚;重则遭囚禁、受驱逐,甚至被杀害。

然而,他们的努力,抗争,乃至他们的牺牲都不会被浪费。人民终有一天会彻底觉醒,成为阻止民族“自杀”的真正勇士和英雄!


(作者系网上活跃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Suicidal Nation

“作为一个执政党,不正视自身的缺点错误,不吸取别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不允许批评异议,不允许人民老百姓以及党内、体制内的普通干部说话,择劣汰 优,择丑汰美,撒谎成瘾,欺世盗名,种种倒行逆施,无异于自缚手脚、自断筋脉、自闭耳目、自行绝路,与’自杀’何异?”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refuses to reflect on its own mistakes, never learns from others’ lessons of success and failures; it is intolerant of criticism and dissent and it silences the people, including party members and officials; ... its many behaviors manifest “suicidal” complexes, dragging with it the Chinese nation.




马克思曾经铁齿钢牙地预言:资本主义是腐朽、堕落的,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帝国主义是没落、垂死的。言犹在耳,历史却与他开了一个大玩笑:腐朽、堕落、没落、垂死的,恰恰是“就是好就是好”的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曾以不同凡响的方式创造过社会、经济奇迹,取得过相当巨大的成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二十多年里,计划经济威扬东方世界。例如今日令人闻之色变的毛泽东代,中国从一个完全的农业国家变成了一个以工业为主的国家。

然而,老马克思们低估了资本主义的创新、适应能力,高估了脱离实际、违反人性的马列主义的魅力和生命力。社会主义的光芒转瞬即逝,计划经济的奇迹 迅速消亡。原因是综合性的,既有现实的,也有历史的;既有政治的,也有经济的;既有社会的,也有传统的;既有思想意识形态的,也有文化的。若要详细讨论, 非短文所能。但老枭以为,其中至关重要的一条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普遍没有言论自由,执政党严厉压制批评和异议,严重缺乏反思过去、纠正错误、改过自新 的能力。

朱总理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针对西方记者的提问曾反驳:你们那里有腐败嘛。我们腐败现象比较严重,因为我们国家大嘛。有人在“道可道”(网名)上 说:社会主义不尊重人权,资本主义未必真的尊重人权,都有缺点,只是方式和程度的问题而已。还有许多胡涂虫说: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制度,也没有至善至美的 社会。西方社会也有很多问题、丑闻、劣迹,阴暗龌龊的东西。这都不错。但别忘了,他们的阴暗龌龊的东西,都是他们自己揭露、“宣传”出来的。大到 9.11,安信安然做假帐,小到克林顿拉链门事件,政府、议会、媒体和社会各方面无不严查深挖,穷追到底!

在咱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党和政府却一贯只知一味自称自赞自誉自夸,把所有高帽子往自个头上戴,把所有功劳往自个身上堆,把所有脏水污水往别人 身上泼!并且明里暗里逼著广大民众歌功颂德大拍马屁。相反,对于问题、丑闻、劣迹和阴暗面,则是严加封锁,死不承认。封锁不住的时候,还可以颠倒黑白,混 淆是非,用谎言掩盖事实,将酷暑严寒称做“莺歌燕舞” 春光大好。更可耻可悲的是,不惜将所犯错误以及罪恶列入“国家机密”,把有意揭露的人以泄露,出卖“国家机密”之罪投入大狱。真正是以假为真、以黑暗为光 明、以恶疾为美好,可谓“红肿之处,艳若桃李;溃烂之时,美如乳酪”啊。

细观美国国务院一年一度人权报告有关中国部分,所举侵犯人权的事例,多是通过各种地下渠道秘密收集的,而中国国务院专为反击美国而出笼的美国人权 报告,所举美国侵犯人权事例,都是美国各大媒体上照抄来的。孔夫子曰:友直友谅友多闻,益友也。西方国家在猛揭自家疮疤的同时,直率地指出我们的各种新疾 旧痼,原是好事,何必气急败坏,视若仇敌?纵是仇敌之言,也不妨听听看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日前,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首次发表了一份全球新闻自由排名表。根据此表,在全球一百三十九个国家和地区中,新闻自由度最差的国家主要 集中在亚洲,中国和朝鲜分别排列在第一百三十八和第一百三十九位。此表是该组织经过向记者、研究人员和法律专家进行问卷调查后产生的。问卷含五十个涉及新 闻自由的问题,包括记者被杀、被逮捕关押、国家对新闻的柯断和审查,以及违反新闻法规的处罚等。

全球新闻自由度最差的五个国家,除中国和朝鲜外,还有缅甸、土库曼斯坦和不丹。记者无国界组织在报导中指出:在上述国家不存在新闻自由,不存在独 立的新闻媒体。由政府控制的国家新闻机构是人们所能听到的唯一声音。极少数的独立记者往往遭到骚扰和迫害。外国媒体只有极小的活动空间并受到监督。在得知 我中华与朝鲜并列殿后,真是百感交集,悲从中来。

作为一个执政党,不正视自身的缺点错误,不吸取别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不允许批评异议,不允许人民老百姓以及党内、体制内的普通干部说话,择劣汰优,择丑汰美,撒谎成瘾,欺世盗名,种种倒行逆施,无异于自缚手脚、自断筋脉、自闭耳目、自行绝路,与“自杀”何异?

绝大多数人民,包括体制内的进步力量,对于老共的“自杀”行为,在万般无奈的绝望之后,相信都是抱著“幸灾乐祸”的态度“乐观其成”的。而党内一 小撮特权分子却都在拼命为自己找退路、找后路,或要在沉船之前趁机大捞一把,或把老婆儿女资金偷偷弄到国外,办好几个护照,随时准备开溜…。

问题是作为一个执政五十多年的大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临死之前,挣扎之际,势必拉上大批替死伴死鬼,势必死死拉著中国发展的后腿,拦住历史 的滚滚车轮,势必把中国人民变成了猪牛般只有部分生存权的奴隶和鹰犬般为虎作伥的奴才,势必连累中华民族又一次落入灾难的深渊!大规模的资金外逃,大范围 的官民腐败,大面积的道德滑坡等等可惊可怖的现象,都是老共“自杀”的并发症和后遗症。

有怎样的政府就有怎样的人民,有怎样的人民就像怎样的政府。与历代末代专制统治者一样,共产党挥刀自宫的同时又不断进行自杀实验,充分说明了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浓厚顽固的自杀情结的民族。这使我想起动物界的自杀现象。

许多动物如飞鸟、牛、耗牛、马、旅鼠等都会自杀,甚至集体自杀。原因大多至今还是谜。特别是鲸的“集体自杀”现象是生物界的一大奥秘。早在汉代, 我国就有人观察到了鲸鱼的这种非正常死亡现象,《淮南子》中就曾多次提到。世界上第一个记录鲸鱼自杀现象的,是古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他曾直率地告诉 人们:“鲸究竟为什么会搁浅?我无法回答这一难题。” 1997年8月底,马尔维纳斯群岛海岸有300余头鲸鱼集体自杀,成为迄今为止最大的鲸鱼自杀惨剧。人们曾看到这样的情景:在波浪滚滚的近岸海面,突然会 出现成群的巨鲸。它们朝著一个方向,沿著一条路线,集体冲向海滩,自取灭亡。人们对此无能为力,只好任凭它们一个劲地向岸边冲去。那种死不回头的傻劲,与 共产党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鲸鱼自杀的原因,各国科学家通过大量考察和研究,提出了鲨鱼围剿说、噪声影响说、小虫影响说、地磁场异常影响说、病毒侵袭说、神经中毒说、彗 星影响说等说法,不一而足。共产党的自杀,具有多种体制和人性的原因,也曾出现种种推断和解释,都有一定道理。我个人比较看重“特权说”:党内“鲸鱼”为 了维护一党独大和他们手中的特权,不得不朝著一个方向,沿著一条绝路走到底,明知尽头是亡党亡国也顾不得了……至少,暂时特权不亡,私利不亡、作威作福不 亡就行!他们才不傻呢,两害相权取其轻,只要个人辉煌,那管国乱民伤,只要生前享乐,那管死后洪水滔天!

大自然中,据说海豚能阻止鲸的“集体自杀”,挽救它们的生命。新西兰海岸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40多头向南极海域迁徙的巨鲸.飞快地向岸边游来。 在场的人们闻风而动,立即驱驶快艇,前去阻止,企图将它们赶回深海。然而,这群巨鲸仍然死心塌地冲向岸边,宁死不回。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海面上出现 了几只海豚。它们象箭出弦一样,向鲸群冲去,拦住了鲸的去路,并使它们回过头来重返深海!专家分析,海豚救巨鲸的行为是它们的一种特有本能,因为海豚在做 父母时就形成了把婴儿托出水面呼吸的习性。

人类社会也有这样的“海豚”—良知未泯、正气犹存的有识有志之士。他们不忍见生灵涂炭、国家危亡,挺身而出,大声疾呼,将个人安危生死置于度外,欲力挽狂澜于既倒,挽救中华民族也挽救共产党。

按梭罗说法,为国家服务的人们可分为三种:军人、狱卒、警官等用身体,政治家、律师、政府官员用头脑,第三种人则用良知为国家服务。民主人士,异 议分子大概就是这第三种人。因为他们的努力和挽救行为,通常是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的“合理反抗、合法斗争”,所以毫无疑问,他们会受到手中握有极权,可随 意操纵国家机器的独裁政府的敌视和迫害。轻则被冷落,受警告或行政处罚;重则遭囚禁、受驱逐,甚至被杀害。

然而,他们的努力,抗争,乃至他们的牺牲都不会被浪费。人民终有一天会彻底觉醒,成为阻止民族“自杀”的真正勇士和英雄!


(作者系网上活跃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Suicidal Nation

“作为一个执政党,不正视自身的缺点错误,不吸取别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不允许批评异议,不允许人民老百姓以及党内、体制内的普通干部说话,择劣汰 优,择丑汰美,撒谎成瘾,欺世盗名,种种倒行逆施,无异于自缚手脚、自断筋脉、自闭耳目、自行绝路,与’自杀’何异?”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refuses to reflect on its own mistakes, never learns from others’ lessons of success and failures; it is intolerant of criticism and dissent and it silences the people, including party members and officials; ... its many behaviors manifest “suicidal” complexes, dragging with it the Chinese nation.




马克思曾经铁齿钢牙地预言:资本主义是腐朽、堕落的,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帝国主义是没落、垂死的。言犹在耳,历史却与他开了一个大玩笑:腐朽、堕落、没落、垂死的,恰恰是“就是好就是好”的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曾以不同凡响的方式创造过社会、经济奇迹,取得过相当巨大的成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二十多年里,计划经济威扬东方世界。例如今日令人闻之色变的毛泽东代,中国从一个完全的农业国家变成了一个以工业为主的国家。

然而,老马克思们低估了资本主义的创新、适应能力,高估了脱离实际、违反人性的马列主义的魅力和生命力。社会主义的光芒转瞬即逝,计划经济的奇迹 迅速消亡。原因是综合性的,既有现实的,也有历史的;既有政治的,也有经济的;既有社会的,也有传统的;既有思想意识形态的,也有文化的。若要详细讨论, 非短文所能。但老枭以为,其中至关重要的一条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普遍没有言论自由,执政党严厉压制批评和异议,严重缺乏反思过去、纠正错误、改过自新 的能力。

朱总理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针对西方记者的提问曾反驳:你们那里有腐败嘛。我们腐败现象比较严重,因为我们国家大嘛。有人在“道可道”(网名)上 说:社会主义不尊重人权,资本主义未必真的尊重人权,都有缺点,只是方式和程度的问题而已。还有许多胡涂虫说: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制度,也没有至善至美的 社会。西方社会也有很多问题、丑闻、劣迹,阴暗龌龊的东西。这都不错。但别忘了,他们的阴暗龌龊的东西,都是他们自己揭露、“宣传”出来的。大到 9.11,安信安然做假帐,小到克林顿拉链门事件,政府、议会、媒体和社会各方面无不严查深挖,穷追到底!

在咱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党和政府却一贯只知一味自称自赞自誉自夸,把所有高帽子往自个头上戴,把所有功劳往自个身上堆,把所有脏水污水往别人 身上泼!并且明里暗里逼著广大民众歌功颂德大拍马屁。相反,对于问题、丑闻、劣迹和阴暗面,则是严加封锁,死不承认。封锁不住的时候,还可以颠倒黑白,混 淆是非,用谎言掩盖事实,将酷暑严寒称做“莺歌燕舞” 春光大好。更可耻可悲的是,不惜将所犯错误以及罪恶列入“国家机密”,把有意揭露的人以泄露,出卖“国家机密”之罪投入大狱。真正是以假为真、以黑暗为光 明、以恶疾为美好,可谓“红肿之处,艳若桃李;溃烂之时,美如乳酪”啊。

细观美国国务院一年一度人权报告有关中国部分,所举侵犯人权的事例,多是通过各种地下渠道秘密收集的,而中国国务院专为反击美国而出笼的美国人权 报告,所举美国侵犯人权事例,都是美国各大媒体上照抄来的。孔夫子曰:友直友谅友多闻,益友也。西方国家在猛揭自家疮疤的同时,直率地指出我们的各种新疾 旧痼,原是好事,何必气急败坏,视若仇敌?纵是仇敌之言,也不妨听听看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日前,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首次发表了一份全球新闻自由排名表。根据此表,在全球一百三十九个国家和地区中,新闻自由度最差的国家主要 集中在亚洲,中国和朝鲜分别排列在第一百三十八和第一百三十九位。此表是该组织经过向记者、研究人员和法律专家进行问卷调查后产生的。问卷含五十个涉及新 闻自由的问题,包括记者被杀、被逮捕关押、国家对新闻的柯断和审查,以及违反新闻法规的处罚等。

全球新闻自由度最差的五个国家,除中国和朝鲜外,还有缅甸、土库曼斯坦和不丹。记者无国界组织在报导中指出:在上述国家不存在新闻自由,不存在独 立的新闻媒体。由政府控制的国家新闻机构是人们所能听到的唯一声音。极少数的独立记者往往遭到骚扰和迫害。外国媒体只有极小的活动空间并受到监督。在得知 我中华与朝鲜并列殿后,真是百感交集,悲从中来。

作为一个执政党,不正视自身的缺点错误,不吸取别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不允许批评异议,不允许人民老百姓以及党内、体制内的普通干部说话,择劣汰优,择丑汰美,撒谎成瘾,欺世盗名,种种倒行逆施,无异于自缚手脚、自断筋脉、自闭耳目、自行绝路,与“自杀”何异?

绝大多数人民,包括体制内的进步力量,对于老共的“自杀”行为,在万般无奈的绝望之后,相信都是抱著“幸灾乐祸”的态度“乐观其成”的。而党内一 小撮特权分子却都在拼命为自己找退路、找后路,或要在沉船之前趁机大捞一把,或把老婆儿女资金偷偷弄到国外,办好几个护照,随时准备开溜…。

问题是作为一个执政五十多年的大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临死之前,挣扎之际,势必拉上大批替死伴死鬼,势必死死拉著中国发展的后腿,拦住历史 的滚滚车轮,势必把中国人民变成了猪牛般只有部分生存权的奴隶和鹰犬般为虎作伥的奴才,势必连累中华民族又一次落入灾难的深渊!大规模的资金外逃,大范围 的官民腐败,大面积的道德滑坡等等可惊可怖的现象,都是老共“自杀”的并发症和后遗症。

有怎样的政府就有怎样的人民,有怎样的人民就像怎样的政府。与历代末代专制统治者一样,共产党挥刀自宫的同时又不断进行自杀实验,充分说明了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浓厚顽固的自杀情结的民族。这使我想起动物界的自杀现象。

许多动物如飞鸟、牛、耗牛、马、旅鼠等都会自杀,甚至集体自杀。原因大多至今还是谜。特别是鲸的“集体自杀”现象是生物界的一大奥秘。早在汉代, 我国就有人观察到了鲸鱼的这种非正常死亡现象,《淮南子》中就曾多次提到。世界上第一个记录鲸鱼自杀现象的,是古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他曾直率地告诉 人们:“鲸究竟为什么会搁浅?我无法回答这一难题。” 1997年8月底,马尔维纳斯群岛海岸有300余头鲸鱼集体自杀,成为迄今为止最大的鲸鱼自杀惨剧。人们曾看到这样的情景:在波浪滚滚的近岸海面,突然会 出现成群的巨鲸。它们朝著一个方向,沿著一条路线,集体冲向海滩,自取灭亡。人们对此无能为力,只好任凭它们一个劲地向岸边冲去。那种死不回头的傻劲,与 共产党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鲸鱼自杀的原因,各国科学家通过大量考察和研究,提出了鲨鱼围剿说、噪声影响说、小虫影响说、地磁场异常影响说、病毒侵袭说、神经中毒说、彗 星影响说等说法,不一而足。共产党的自杀,具有多种体制和人性的原因,也曾出现种种推断和解释,都有一定道理。我个人比较看重“特权说”:党内“鲸鱼”为 了维护一党独大和他们手中的特权,不得不朝著一个方向,沿著一条绝路走到底,明知尽头是亡党亡国也顾不得了……至少,暂时特权不亡,私利不亡、作威作福不 亡就行!他们才不傻呢,两害相权取其轻,只要个人辉煌,那管国乱民伤,只要生前享乐,那管死后洪水滔天!

大自然中,据说海豚能阻止鲸的“集体自杀”,挽救它们的生命。新西兰海岸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40多头向南极海域迁徙的巨鲸.飞快地向岸边游来。 在场的人们闻风而动,立即驱驶快艇,前去阻止,企图将它们赶回深海。然而,这群巨鲸仍然死心塌地冲向岸边,宁死不回。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海面上出现 了几只海豚。它们象箭出弦一样,向鲸群冲去,拦住了鲸的去路,并使它们回过头来重返深海!专家分析,海豚救巨鲸的行为是它们的一种特有本能,因为海豚在做 父母时就形成了把婴儿托出水面呼吸的习性。

人类社会也有这样的“海豚”—良知未泯、正气犹存的有识有志之士。他们不忍见生灵涂炭、国家危亡,挺身而出,大声疾呼,将个人安危生死置于度外,欲力挽狂澜于既倒,挽救中华民族也挽救共产党。

按梭罗说法,为国家服务的人们可分为三种:军人、狱卒、警官等用身体,政治家、律师、政府官员用头脑,第三种人则用良知为国家服务。民主人士,异 议分子大概就是这第三种人。因为他们的努力和挽救行为,通常是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的“合理反抗、合法斗争”,所以毫无疑问,他们会受到手中握有极权,可随 意操纵国家机器的独裁政府的敌视和迫害。轻则被冷落,受警告或行政处罚;重则遭囚禁、受驱逐,甚至被杀害。

然而,他们的努力,抗争,乃至他们的牺牲都不会被浪费。人民终有一天会彻底觉醒,成为阻止民族“自杀”的真正勇士和英雄!


(作者系网上活跃自由撰稿人,现居大陆)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