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评介曹思源新著《政治文明ABC》
胡平



A Review of Cao Siyuan’s New Book Political Civilization ABC


早有“曹破产”之称的大陆民间学者曹思源,最近在海外出版了一本中国政治改革纲要的小册子,书名是《政治文明ABC》。全书共200页,正文分作 七章,分别论述了政治观念文明、政治制度文明和政治行为文明,其主要观点是“主权在民,四权分立,议会民主,直选总统,党政分开”。由纽约的柯捷出版社出 版。

曹思源这本《政治文明ABC》,篇幅不大,文字通俗浅显。作者阐述了自己的政治理念,并列举出大量事例,分析和批判了旧政治体制 的严重缺陷,还结合自己多年来推动改革的实际经验,提出了政治改革的通盘设想。作者指出,政治文明包含三部分,政治观念文明,政治制度文明和政治行为文 明。借用中国传统语言简练地表达政治文明,那就是一个“仁”字。政治观念文明就是仁爱,政治制度文明就是仁政,政治行为文明就是仁厚。

《政治文明ABC》一书的重点是政治制度文明,作者提出了一整套政治制度改革方案,涉及宪政、四权分立、选举、政党和文化。

这里有个问题需要略作解释。也许有人会问,平常我们只听说过三权分立,那么,什么叫四权分立呢?所谓第四权,是指舆论。所谓四权 分立,是指在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之外,再有舆论的权力。严格地说,舆论不是权力,把舆论称作第四权力是一种比喻。因为权力的特性是有强制力,例如议会通 过的法案,即便你不赞成你也不得不服从,否则你就会受到相应的处罚。舆论没有这种强制力,舆论只有影响力。即便所有的人都赞成某一观点,你一个人也可以唱 反调,别人不得因此而惩罚你。

在民主社会,媒体的力量很大,于是有人问“谁来制约媒体?”其实,媒体不需要其它东西的制约,媒体的制约就是另外的媒体,也就 是出版自由。这就和立法、行政和司法等三权不同。你不能用另一个总统去制约这一个总统。如果一国之内有好几个总统,到底谁说了算呢?媒体则不然,正由于许 多不同的媒体共存,各种意见都有发表的机会,形成观念的自由市场。可见,媒体的力量,舆论的力量是和立法、行政、司法等权力是不一样的。

曹思源把舆论比作第四权力,无非是强调舆论的重要。对此我深表赞同。我认为,舆论独立比三权分立还更基本。杰佛逊曾经说过:如果要我在有政府而无报纸和有报纸而无政府两者之间选择,我宁肯有报纸而无政府。

曹思源主张未来民主中国实行总统制。不过他理解的总统制,是台湾式的、或俄罗斯式的总统制,类似于法国式的总统制;我们平常说的 总统制是指美国式的总统制,二者还有区别。我更倾向于在中国实行议会制或曰内阁制。可惜,大约是限于篇幅,曹思源在他的书里没有对他为什么主张总统制作出 进一步的分析论证。

在“后记----春风化雨谈政改”里,作者提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在中国,政治改革为何一拖再拖?专政体制的寿命为何一延再延?

作者的回答是,专制对专制对象(包括已被专政者和可能被专政者)固然是毒药,但是对掌权的人却是爱不释手的法宝。一旦风水倒转, 掌权者也成了阶下囚,自己的公民权利也得不到保障;可是等到他们重掌大权,只有很少的人能吸取教训,赞成政治改革,相当多的人又沉湎于“一朝权在手,便把 令来行”的得意状态,全然不顾国家的长治久安,不顾子孙后代的命运。至于广大民众,许多人是只要专政还没有专到自己头上,他们就对政治改革无动于衷,对别 人的苦难只当故事来听,一旦自己也挨了整,只知怨天尤人,不知所措。

因此,曹思源说:“当代中国人,无论是国家主席、党中央总书记,还是公安部长或普通老百姓,在不合理的政治体制面前都可以一分为二:一类是实际上的受害人,一类是可能的受害人。他们自觉不自觉地有著共同的需求----对导致无穷灾祸的现存政治体制进行改革。”

这段貌似简单的论述,揭示出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的精髓。它告诉我们,我们追求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首先还不是为了实现更好的公共 管理,尽管事实证明,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确实更有利于实现更好的公共管理;更重要的是,我们追求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首先是为了防止伤害,首先是为了使政 治驯化,也就是说让政治不再血腥,使人们不再因政治而遭受人身伤害。

这一点至关重要,国人务当深长思之。


相关文章:
在改革的十字路口

A Review of Cao Siyuan’s New Book Political Civilization ABC


早有“曹破产”之称的大陆民间学者曹思源,最近在海外出版了一本中国政治改革纲要的小册子,书名是《政治文明ABC》。全书共200页,正文分作 七章,分别论述了政治观念文明、政治制度文明和政治行为文明,其主要观点是“主权在民,四权分立,议会民主,直选总统,党政分开”。由纽约的柯捷出版社出 版。

曹思源这本《政治文明ABC》,篇幅不大,文字通俗浅显。作者阐述了自己的政治理念,并列举出大量事例,分析和批判了旧政治体制 的严重缺陷,还结合自己多年来推动改革的实际经验,提出了政治改革的通盘设想。作者指出,政治文明包含三部分,政治观念文明,政治制度文明和政治行为文 明。借用中国传统语言简练地表达政治文明,那就是一个“仁”字。政治观念文明就是仁爱,政治制度文明就是仁政,政治行为文明就是仁厚。

《政治文明ABC》一书的重点是政治制度文明,作者提出了一整套政治制度改革方案,涉及宪政、四权分立、选举、政党和文化。

这里有个问题需要略作解释。也许有人会问,平常我们只听说过三权分立,那么,什么叫四权分立呢?所谓第四权,是指舆论。所谓四权 分立,是指在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之外,再有舆论的权力。严格地说,舆论不是权力,把舆论称作第四权力是一种比喻。因为权力的特性是有强制力,例如议会通 过的法案,即便你不赞成你也不得不服从,否则你就会受到相应的处罚。舆论没有这种强制力,舆论只有影响力。即便所有的人都赞成某一观点,你一个人也可以唱 反调,别人不得因此而惩罚你。

在民主社会,媒体的力量很大,于是有人问“谁来制约媒体?”其实,媒体不需要其它东西的制约,媒体的制约就是另外的媒体,也就 是出版自由。这就和立法、行政和司法等三权不同。你不能用另一个总统去制约这一个总统。如果一国之内有好几个总统,到底谁说了算呢?媒体则不然,正由于许 多不同的媒体共存,各种意见都有发表的机会,形成观念的自由市场。可见,媒体的力量,舆论的力量是和立法、行政、司法等权力是不一样的。

曹思源把舆论比作第四权力,无非是强调舆论的重要。对此我深表赞同。我认为,舆论独立比三权分立还更基本。杰佛逊曾经说过:如果要我在有政府而无报纸和有报纸而无政府两者之间选择,我宁肯有报纸而无政府。

曹思源主张未来民主中国实行总统制。不过他理解的总统制,是台湾式的、或俄罗斯式的总统制,类似于法国式的总统制;我们平常说的 总统制是指美国式的总统制,二者还有区别。我更倾向于在中国实行议会制或曰内阁制。可惜,大约是限于篇幅,曹思源在他的书里没有对他为什么主张总统制作出 进一步的分析论证。

在“后记----春风化雨谈政改”里,作者提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在中国,政治改革为何一拖再拖?专政体制的寿命为何一延再延?

作者的回答是,专制对专制对象(包括已被专政者和可能被专政者)固然是毒药,但是对掌权的人却是爱不释手的法宝。一旦风水倒转, 掌权者也成了阶下囚,自己的公民权利也得不到保障;可是等到他们重掌大权,只有很少的人能吸取教训,赞成政治改革,相当多的人又沉湎于“一朝权在手,便把 令来行”的得意状态,全然不顾国家的长治久安,不顾子孙后代的命运。至于广大民众,许多人是只要专政还没有专到自己头上,他们就对政治改革无动于衷,对别 人的苦难只当故事来听,一旦自己也挨了整,只知怨天尤人,不知所措。

因此,曹思源说:“当代中国人,无论是国家主席、党中央总书记,还是公安部长或普通老百姓,在不合理的政治体制面前都可以一分为二:一类是实际上的受害人,一类是可能的受害人。他们自觉不自觉地有著共同的需求----对导致无穷灾祸的现存政治体制进行改革。”

这段貌似简单的论述,揭示出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的精髓。它告诉我们,我们追求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首先还不是为了实现更好的公共 管理,尽管事实证明,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确实更有利于实现更好的公共管理;更重要的是,我们追求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首先是为了防止伤害,首先是为了使政 治驯化,也就是说让政治不再血腥,使人们不再因政治而遭受人身伤害。

这一点至关重要,国人务当深长思之。


相关文章:
在改革的十字路口

A Review of Cao Siyuan’s New Book Political Civilization ABC


早有“曹破产”之称的大陆民间学者曹思源,最近在海外出版了一本中国政治改革纲要的小册子,书名是《政治文明ABC》。全书共200页,正文分作 七章,分别论述了政治观念文明、政治制度文明和政治行为文明,其主要观点是“主权在民,四权分立,议会民主,直选总统,党政分开”。由纽约的柯捷出版社出 版。

曹思源这本《政治文明ABC》,篇幅不大,文字通俗浅显。作者阐述了自己的政治理念,并列举出大量事例,分析和批判了旧政治体制 的严重缺陷,还结合自己多年来推动改革的实际经验,提出了政治改革的通盘设想。作者指出,政治文明包含三部分,政治观念文明,政治制度文明和政治行为文 明。借用中国传统语言简练地表达政治文明,那就是一个“仁”字。政治观念文明就是仁爱,政治制度文明就是仁政,政治行为文明就是仁厚。

《政治文明ABC》一书的重点是政治制度文明,作者提出了一整套政治制度改革方案,涉及宪政、四权分立、选举、政党和文化。

这里有个问题需要略作解释。也许有人会问,平常我们只听说过三权分立,那么,什么叫四权分立呢?所谓第四权,是指舆论。所谓四权 分立,是指在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之外,再有舆论的权力。严格地说,舆论不是权力,把舆论称作第四权力是一种比喻。因为权力的特性是有强制力,例如议会通 过的法案,即便你不赞成你也不得不服从,否则你就会受到相应的处罚。舆论没有这种强制力,舆论只有影响力。即便所有的人都赞成某一观点,你一个人也可以唱 反调,别人不得因此而惩罚你。

在民主社会,媒体的力量很大,于是有人问“谁来制约媒体?”其实,媒体不需要其它东西的制约,媒体的制约就是另外的媒体,也就 是出版自由。这就和立法、行政和司法等三权不同。你不能用另一个总统去制约这一个总统。如果一国之内有好几个总统,到底谁说了算呢?媒体则不然,正由于许 多不同的媒体共存,各种意见都有发表的机会,形成观念的自由市场。可见,媒体的力量,舆论的力量是和立法、行政、司法等权力是不一样的。

曹思源把舆论比作第四权力,无非是强调舆论的重要。对此我深表赞同。我认为,舆论独立比三权分立还更基本。杰佛逊曾经说过:如果要我在有政府而无报纸和有报纸而无政府两者之间选择,我宁肯有报纸而无政府。

曹思源主张未来民主中国实行总统制。不过他理解的总统制,是台湾式的、或俄罗斯式的总统制,类似于法国式的总统制;我们平常说的 总统制是指美国式的总统制,二者还有区别。我更倾向于在中国实行议会制或曰内阁制。可惜,大约是限于篇幅,曹思源在他的书里没有对他为什么主张总统制作出 进一步的分析论证。

在“后记----春风化雨谈政改”里,作者提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在中国,政治改革为何一拖再拖?专政体制的寿命为何一延再延?

作者的回答是,专制对专制对象(包括已被专政者和可能被专政者)固然是毒药,但是对掌权的人却是爱不释手的法宝。一旦风水倒转, 掌权者也成了阶下囚,自己的公民权利也得不到保障;可是等到他们重掌大权,只有很少的人能吸取教训,赞成政治改革,相当多的人又沉湎于“一朝权在手,便把 令来行”的得意状态,全然不顾国家的长治久安,不顾子孙后代的命运。至于广大民众,许多人是只要专政还没有专到自己头上,他们就对政治改革无动于衷,对别 人的苦难只当故事来听,一旦自己也挨了整,只知怨天尤人,不知所措。

因此,曹思源说:“当代中国人,无论是国家主席、党中央总书记,还是公安部长或普通老百姓,在不合理的政治体制面前都可以一分为二:一类是实际上的受害人,一类是可能的受害人。他们自觉不自觉地有著共同的需求----对导致无穷灾祸的现存政治体制进行改革。”

这段貌似简单的论述,揭示出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的精髓。它告诉我们,我们追求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首先还不是为了实现更好的公共 管理,尽管事实证明,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确实更有利于实现更好的公共管理;更重要的是,我们追求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首先是为了防止伤害,首先是为了使政 治驯化,也就是说让政治不再血腥,使人们不再因政治而遭受人身伤害。

这一点至关重要,国人务当深长思之。


相关文章:
在改革的十字路口

A Review of Cao Siyuan’s New Book Political Civilization ABC


早有“曹破产”之称的大陆民间学者曹思源,最近在海外出版了一本中国政治改革纲要的小册子,书名是《政治文明ABC》。全书共200页,正文分作 七章,分别论述了政治观念文明、政治制度文明和政治行为文明,其主要观点是“主权在民,四权分立,议会民主,直选总统,党政分开”。由纽约的柯捷出版社出 版。

曹思源这本《政治文明ABC》,篇幅不大,文字通俗浅显。作者阐述了自己的政治理念,并列举出大量事例,分析和批判了旧政治体制 的严重缺陷,还结合自己多年来推动改革的实际经验,提出了政治改革的通盘设想。作者指出,政治文明包含三部分,政治观念文明,政治制度文明和政治行为文 明。借用中国传统语言简练地表达政治文明,那就是一个“仁”字。政治观念文明就是仁爱,政治制度文明就是仁政,政治行为文明就是仁厚。

《政治文明ABC》一书的重点是政治制度文明,作者提出了一整套政治制度改革方案,涉及宪政、四权分立、选举、政党和文化。

这里有个问题需要略作解释。也许有人会问,平常我们只听说过三权分立,那么,什么叫四权分立呢?所谓第四权,是指舆论。所谓四权 分立,是指在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之外,再有舆论的权力。严格地说,舆论不是权力,把舆论称作第四权力是一种比喻。因为权力的特性是有强制力,例如议会通 过的法案,即便你不赞成你也不得不服从,否则你就会受到相应的处罚。舆论没有这种强制力,舆论只有影响力。即便所有的人都赞成某一观点,你一个人也可以唱 反调,别人不得因此而惩罚你。

在民主社会,媒体的力量很大,于是有人问“谁来制约媒体?”其实,媒体不需要其它东西的制约,媒体的制约就是另外的媒体,也就 是出版自由。这就和立法、行政和司法等三权不同。你不能用另一个总统去制约这一个总统。如果一国之内有好几个总统,到底谁说了算呢?媒体则不然,正由于许 多不同的媒体共存,各种意见都有发表的机会,形成观念的自由市场。可见,媒体的力量,舆论的力量是和立法、行政、司法等权力是不一样的。

曹思源把舆论比作第四权力,无非是强调舆论的重要。对此我深表赞同。我认为,舆论独立比三权分立还更基本。杰佛逊曾经说过:如果要我在有政府而无报纸和有报纸而无政府两者之间选择,我宁肯有报纸而无政府。

曹思源主张未来民主中国实行总统制。不过他理解的总统制,是台湾式的、或俄罗斯式的总统制,类似于法国式的总统制;我们平常说的 总统制是指美国式的总统制,二者还有区别。我更倾向于在中国实行议会制或曰内阁制。可惜,大约是限于篇幅,曹思源在他的书里没有对他为什么主张总统制作出 进一步的分析论证。

在“后记----春风化雨谈政改”里,作者提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在中国,政治改革为何一拖再拖?专政体制的寿命为何一延再延?

作者的回答是,专制对专制对象(包括已被专政者和可能被专政者)固然是毒药,但是对掌权的人却是爱不释手的法宝。一旦风水倒转, 掌权者也成了阶下囚,自己的公民权利也得不到保障;可是等到他们重掌大权,只有很少的人能吸取教训,赞成政治改革,相当多的人又沉湎于“一朝权在手,便把 令来行”的得意状态,全然不顾国家的长治久安,不顾子孙后代的命运。至于广大民众,许多人是只要专政还没有专到自己头上,他们就对政治改革无动于衷,对别 人的苦难只当故事来听,一旦自己也挨了整,只知怨天尤人,不知所措。

因此,曹思源说:“当代中国人,无论是国家主席、党中央总书记,还是公安部长或普通老百姓,在不合理的政治体制面前都可以一分为二:一类是实际上的受害人,一类是可能的受害人。他们自觉不自觉地有著共同的需求----对导致无穷灾祸的现存政治体制进行改革。”

这段貌似简单的论述,揭示出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的精髓。它告诉我们,我们追求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首先还不是为了实现更好的公共 管理,尽管事实证明,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确实更有利于实现更好的公共管理;更重要的是,我们追求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首先是为了防止伤害,首先是为了使政 治驯化,也就是说让政治不再血腥,使人们不再因政治而遭受人身伤害。

这一点至关重要,国人务当深长思之。


相关文章:
在改革的十字路口

A Review of Cao Siyuan’s New Book Political Civilization ABC


早有“曹破产”之称的大陆民间学者曹思源,最近在海外出版了一本中国政治改革纲要的小册子,书名是《政治文明ABC》。全书共200页,正文分作 七章,分别论述了政治观念文明、政治制度文明和政治行为文明,其主要观点是“主权在民,四权分立,议会民主,直选总统,党政分开”。由纽约的柯捷出版社出 版。

曹思源这本《政治文明ABC》,篇幅不大,文字通俗浅显。作者阐述了自己的政治理念,并列举出大量事例,分析和批判了旧政治体制 的严重缺陷,还结合自己多年来推动改革的实际经验,提出了政治改革的通盘设想。作者指出,政治文明包含三部分,政治观念文明,政治制度文明和政治行为文 明。借用中国传统语言简练地表达政治文明,那就是一个“仁”字。政治观念文明就是仁爱,政治制度文明就是仁政,政治行为文明就是仁厚。

《政治文明ABC》一书的重点是政治制度文明,作者提出了一整套政治制度改革方案,涉及宪政、四权分立、选举、政党和文化。

这里有个问题需要略作解释。也许有人会问,平常我们只听说过三权分立,那么,什么叫四权分立呢?所谓第四权,是指舆论。所谓四权 分立,是指在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之外,再有舆论的权力。严格地说,舆论不是权力,把舆论称作第四权力是一种比喻。因为权力的特性是有强制力,例如议会通 过的法案,即便你不赞成你也不得不服从,否则你就会受到相应的处罚。舆论没有这种强制力,舆论只有影响力。即便所有的人都赞成某一观点,你一个人也可以唱 反调,别人不得因此而惩罚你。

在民主社会,媒体的力量很大,于是有人问“谁来制约媒体?”其实,媒体不需要其它东西的制约,媒体的制约就是另外的媒体,也就 是出版自由。这就和立法、行政和司法等三权不同。你不能用另一个总统去制约这一个总统。如果一国之内有好几个总统,到底谁说了算呢?媒体则不然,正由于许 多不同的媒体共存,各种意见都有发表的机会,形成观念的自由市场。可见,媒体的力量,舆论的力量是和立法、行政、司法等权力是不一样的。

曹思源把舆论比作第四权力,无非是强调舆论的重要。对此我深表赞同。我认为,舆论独立比三权分立还更基本。杰佛逊曾经说过:如果要我在有政府而无报纸和有报纸而无政府两者之间选择,我宁肯有报纸而无政府。

曹思源主张未来民主中国实行总统制。不过他理解的总统制,是台湾式的、或俄罗斯式的总统制,类似于法国式的总统制;我们平常说的 总统制是指美国式的总统制,二者还有区别。我更倾向于在中国实行议会制或曰内阁制。可惜,大约是限于篇幅,曹思源在他的书里没有对他为什么主张总统制作出 进一步的分析论证。

在“后记----春风化雨谈政改”里,作者提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在中国,政治改革为何一拖再拖?专政体制的寿命为何一延再延?

作者的回答是,专制对专制对象(包括已被专政者和可能被专政者)固然是毒药,但是对掌权的人却是爱不释手的法宝。一旦风水倒转, 掌权者也成了阶下囚,自己的公民权利也得不到保障;可是等到他们重掌大权,只有很少的人能吸取教训,赞成政治改革,相当多的人又沉湎于“一朝权在手,便把 令来行”的得意状态,全然不顾国家的长治久安,不顾子孙后代的命运。至于广大民众,许多人是只要专政还没有专到自己头上,他们就对政治改革无动于衷,对别 人的苦难只当故事来听,一旦自己也挨了整,只知怨天尤人,不知所措。

因此,曹思源说:“当代中国人,无论是国家主席、党中央总书记,还是公安部长或普通老百姓,在不合理的政治体制面前都可以一分为二:一类是实际上的受害人,一类是可能的受害人。他们自觉不自觉地有著共同的需求----对导致无穷灾祸的现存政治体制进行改革。”

这段貌似简单的论述,揭示出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的精髓。它告诉我们,我们追求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首先还不是为了实现更好的公共 管理,尽管事实证明,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确实更有利于实现更好的公共管理;更重要的是,我们追求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首先是为了防止伤害,首先是为了使政 治驯化,也就是说让政治不再血腥,使人们不再因政治而遭受人身伤害。

这一点至关重要,国人务当深长思之。


相关文章:
在改革的十字路口

A Review of Cao Siyuan’s New Book Political Civilization ABC


早有“曹破产”之称的大陆民间学者曹思源,最近在海外出版了一本中国政治改革纲要的小册子,书名是《政治文明ABC》。全书共200页,正文分作 七章,分别论述了政治观念文明、政治制度文明和政治行为文明,其主要观点是“主权在民,四权分立,议会民主,直选总统,党政分开”。由纽约的柯捷出版社出 版。

曹思源这本《政治文明ABC》,篇幅不大,文字通俗浅显。作者阐述了自己的政治理念,并列举出大量事例,分析和批判了旧政治体制 的严重缺陷,还结合自己多年来推动改革的实际经验,提出了政治改革的通盘设想。作者指出,政治文明包含三部分,政治观念文明,政治制度文明和政治行为文 明。借用中国传统语言简练地表达政治文明,那就是一个“仁”字。政治观念文明就是仁爱,政治制度文明就是仁政,政治行为文明就是仁厚。

《政治文明ABC》一书的重点是政治制度文明,作者提出了一整套政治制度改革方案,涉及宪政、四权分立、选举、政党和文化。

这里有个问题需要略作解释。也许有人会问,平常我们只听说过三权分立,那么,什么叫四权分立呢?所谓第四权,是指舆论。所谓四权 分立,是指在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之外,再有舆论的权力。严格地说,舆论不是权力,把舆论称作第四权力是一种比喻。因为权力的特性是有强制力,例如议会通 过的法案,即便你不赞成你也不得不服从,否则你就会受到相应的处罚。舆论没有这种强制力,舆论只有影响力。即便所有的人都赞成某一观点,你一个人也可以唱 反调,别人不得因此而惩罚你。

在民主社会,媒体的力量很大,于是有人问“谁来制约媒体?”其实,媒体不需要其它东西的制约,媒体的制约就是另外的媒体,也就 是出版自由。这就和立法、行政和司法等三权不同。你不能用另一个总统去制约这一个总统。如果一国之内有好几个总统,到底谁说了算呢?媒体则不然,正由于许 多不同的媒体共存,各种意见都有发表的机会,形成观念的自由市场。可见,媒体的力量,舆论的力量是和立法、行政、司法等权力是不一样的。

曹思源把舆论比作第四权力,无非是强调舆论的重要。对此我深表赞同。我认为,舆论独立比三权分立还更基本。杰佛逊曾经说过:如果要我在有政府而无报纸和有报纸而无政府两者之间选择,我宁肯有报纸而无政府。

曹思源主张未来民主中国实行总统制。不过他理解的总统制,是台湾式的、或俄罗斯式的总统制,类似于法国式的总统制;我们平常说的 总统制是指美国式的总统制,二者还有区别。我更倾向于在中国实行议会制或曰内阁制。可惜,大约是限于篇幅,曹思源在他的书里没有对他为什么主张总统制作出 进一步的分析论证。

在“后记----春风化雨谈政改”里,作者提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在中国,政治改革为何一拖再拖?专政体制的寿命为何一延再延?

作者的回答是,专制对专制对象(包括已被专政者和可能被专政者)固然是毒药,但是对掌权的人却是爱不释手的法宝。一旦风水倒转, 掌权者也成了阶下囚,自己的公民权利也得不到保障;可是等到他们重掌大权,只有很少的人能吸取教训,赞成政治改革,相当多的人又沉湎于“一朝权在手,便把 令来行”的得意状态,全然不顾国家的长治久安,不顾子孙后代的命运。至于广大民众,许多人是只要专政还没有专到自己头上,他们就对政治改革无动于衷,对别 人的苦难只当故事来听,一旦自己也挨了整,只知怨天尤人,不知所措。

因此,曹思源说:“当代中国人,无论是国家主席、党中央总书记,还是公安部长或普通老百姓,在不合理的政治体制面前都可以一分为二:一类是实际上的受害人,一类是可能的受害人。他们自觉不自觉地有著共同的需求----对导致无穷灾祸的现存政治体制进行改革。”

这段貌似简单的论述,揭示出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的精髓。它告诉我们,我们追求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首先还不是为了实现更好的公共 管理,尽管事实证明,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确实更有利于实现更好的公共管理;更重要的是,我们追求政治文明和自由民主,首先是为了防止伤害,首先是为了使政 治驯化,也就是说让政治不再血腥,使人们不再因政治而遭受人身伤害。

这一点至关重要,国人务当深长思之。


相关文章:
在改革的十字路口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